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3-12-26

事情总是错综复杂但是脉络又那么的明晰。

人民可以生活在世界上建设他们的家园,建设他们觉得舒适的家园。如果精勤一些在一段不算太长的时期应该能构初步建设理想中的城邦或者诸如此类的。每一伙群裔在展现上应该都颇具特色。在一些所知的上古遗迹中可以了解看到少许过往先民的残骸遗迹。就如中国历经图强几十年单纯从基建上就有如此的规模,假使这种发展的态势延续千年或者更久,那随着时日越深,其展现就越加丰富。

想说的是,如果两个群裔相安无事,随着时日越深,可以欣赏的地方就越为可观。但是若互相毁坏,双方以往积累的好东西就烟消云散了。往昔先民积累的那一段历史现在已经没有了,曾经的辉煌与宏阔早已埋没于时间与历史的洪荒之中再也不可见。会毁坏的世界会让人感觉到遗憾。可以看到照片中的废墟,它曾经安好,但是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了。即便是在游戏里长期积累的资源一下子格式化了,那也会颇让人可惜。而现实这些如果即将灰飞烟灭,肯定是会让人感慨。导致这些的原因表面虽然是错综复杂的利益,但实际上是允许了不平等与毁灭。因为彼此分别所以继而允许无视对方。允许屠戮与自己不一样的东西。但是反过来确保了自己所积存的东西不能长存。

所以短命是一种深刻的悲剧。短命是因为自己允许了别的存有不能长活。因为短命所以不能享受到长久的安定与富足。那些废墟每一摊都曾经健在,如果不去毁坏曾经的积累,随着时间的推移,构建会越来越纯熟和进步。然而从头开始,这种事或许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往复,毁坏/重建,毁坏/重建。一些原因导致了往昔的福祉不能留存。如果那些能够非常长久的存在,积累越久内涵一定是越加丰富和惊艳。

导致短命原因也是有迹可循。一天之中遇到不如意事,会习惯性的希望那些东西去见鬼。还有更显而易见的是为欲望而去窃取和杀戮。很短暂,但是影响又很长远。也可以分析一天的意念中是否夹杂很多这些成分。因窃取而贫乏,因杀戮而短寿。都是苦难。故人喜欢较为温润的东西,和能长久。

——————————————————————————————————————————————————————————————————————————————————————————

“我感觉到了压力,让我不知所措”,这是一种感觉和感受。是一种担忧的具体表现。有害怕损失安逸的成分在。因为安逸成为了一种需求,所以就被这种需求反噬。因为贪图安逸,所以又往动荡这一极流动。而感觉、感受并不影响行为动作,那些感觉感受对现实帮助不大,如果过于强烈那干扰就比较大。而了解到这些只是干扰,那么我就不应该允许这种干扰持续的输出。

另外旁观来看,别人也泵出这种忧虑。如果这是一种开关,可以打开这开关,也可以暂时去关上。所以如果有能力除了给我自己关上,如果顺便给另一个谁也关上,那么空间之中就少了2倍的这种能量。所以有国土名无忧,就是一群没有忧虑的存有在那里生活。如果没有使人忧虑的成因,那么忧虑这种感受自然不能激发。如果有忧虑这种成因,但是有方法可以克服和跨越这种成因,那么忧虑也同样不会被时常激活。如果做为概念的消灭本不存在,用消灭的办法去应对一些出现的现象那么只是多出了一种额外的氛围,等于于原有颜色中又加入了一种颜色色。使颜色更为的浑浊。

如果担忧是一种被激活的光色,那么就如LED没通电之前是不亮的,而通电后就因里面填充物的不同发出不同的光,那亮光不知道该说是电还是光。电本无色,除了可以亮灯,还用极广泛的用途,它没有一定的形状。电是一种力的体现,来自于水或气的流动,光的碰撞,分子间的交换等等的脉动。追溯源头就更无形无相了。

所以当一个担忧浮现,或许不能想着如何消灭它,而是去忆念推动它的是来自于无形无相的某个真实的自己。而如果宽恕也是对自己和解,因为这个自己无解,不是记忆或者是某个感觉。TA只是一个有无限可能的存在,虽然目前是受限的,那是因为有肉身在稳定。

得出的结论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好的业可以有序转变(多念念也没关系)。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3-12-28

印第安人和美国白人我相信在更早之前有一段孽缘。美国的国徽是白头海雕,也就是猛禽这一类。而印第安人头上戴着的装饰就是禽类的羽毛。也算是冤冤相报了。而这伙“美国人”得了国做得比较过份,所以福气耗得比较快。势盛的时候别人不敢找他,势衰了就要面对数不清的“账单”。恃强凌弱不会是个好的循环,所以丛林法则只是动物的习气未尽所以被这个习气带跑偏了。如果清醒哪有这种戏论。“美国梦”和性幻想区别不大,都是一种投射。这和“有计划”性质不一样。因为性幻想主要是显意识在狂奔,然后产生很多的能量,基于成瘾性越是投入进去就感觉越是容易信以为真。现实不是这样,实现某个草图需要和顺于“道”做方才可以稳健实现。幻想本身不具备安定的成因,只是一种成瘾的习惯。在实际妄想的时候产生的是另外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往往即多余又有害。

同时不能定义哪个人种好看。白种人、黄种人、混色人种、黑色人种。哪个人种中都有好看或者丑陋的,区别只是在于习惯不同。追求好看的样貌不如把自己的行为向好的方向改变,样貌自然会转好。

我不知道“美”是什么,但是知道怎样算不丑。我不知道什么样算是“好”,但是可以知道怎样算是不坏。我不知道“乐”是什么,但是可以知道怎样可以不苦。

苦与乐是相对的。如果把苦的行为去掉,得到的是不苦。这个不苦与苦相对。但是找乐子那个乐子实际上可能就是苦,因为通常的苦乐之乐,包含了某种感觉上的刺激,如想吃咖喱,偶尔几顿还可以,顿顿咖喱可能会让人想吐,只是一种心理上瞬时产生的欲望,欲望一时被打发走,继续那个行为会产生了苦。所以想远离苦,找乐的这个办法并不非常可取。还是以除掉会引起苦和苦难的行为更为中道和可持续。所以就能看到大量的习惯实际的产品是“苦”和不可乐。“乐”也只是一种概念,容易执着。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3-12-30

我看到欲望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它指向的方向本身不会带来好的结果,而我习惯性地听从其指挥。多余的饮食和错误的食物,带来的是多余的能量和扰乱,这成为了自困的一环。网络又给迷占心智提供了便利。而手机和游戏手柄就是另类的镣铐,实际是在摧残自身的精神。当心中升起一个想法而去顺从这个想法时,我并不是需要这个想法 或者某种解答。我是对这个行为本身上瘾了。当我不需要某样东西或者不需要去吃什么,就应该拒绝递过来的东西。每一次细节上的纵容都是让自己不得自由的锁扣和环节,我没允许自己认识到必须非常小心得面对无时无处不在的诱惑,只是一个又一个的陷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军需要有明确的目标,有些是攻坚,有些是拉扯。目标是需要清理自身那些多余而有害的习惯,目的是为了更贴近于那个喜欢的自己。所以应该积极一些,放下沉迷的东西,这是一种自我解放(实际有太多的学问是想去了解,但是什么东西在拖了后腿?)。一个懒散的习惯不可得,一个着迷的习惯不可得,一个贪欲的习惯不可得。那些能量仅仅是能量,与其被其支配,不如坚持操守,因为,没 有 好 处。“起来 不愿意做奴隶的人们”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1

对于个人来说,将来会是一场与自己的阵地战。因为窃贼不在外面,在我本身。六根贪求与分别六尘境界,贪求的时候同时相应的是自身在一点一点磨耗。“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每当自己顺从这些贪欲,实际是让自己越来越损失和虚弱。贼寇是错误的心念和贪求,几乎无孔不入(而我感觉也差不多被腌透了),而往往想抽身的时候“它们”已经十分的壮大。

我升起了一个欲望,比如"我要去某站刷视频",当这个想法还没去实现的时候,我可以不去顺从它,此时我还有一定的改变空间。但如果顺从的话,就困难了,这个欲望需要满足也就是占用掉一些时间。如果从围棋的游戏规则去看,一天之中我实际被这些东西占用的时间更多。如果不把这些被消耗的时候夺取回来,其他的几乎不用去谈。

故我要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刹那,我绝不希望在自己挂之前带的是这样一张“成绩单”。当一个欲求升起,必然不能顺从。因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

我希望一次性解决已经形成的习惯,这是困难的。当我想去点开什么前,没意识到这个行为是个比较顽固的习惯,点开的东西不能带来什么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而我应该把去做什么先转为先别去做。1秒钟,1秒钟这样去争取。可以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诱惑自己的东西不少,如果不是有害那么也没必要去回避。所以应该从这个刹那这个刹那这样镇守。

我对自己承诺,在去点之前停下,然后将注意力放回呼吸。我允许自己认识到,不要去投入其中,然后仅仅是将注意力拉回到自身。身体需要借助呼吸来运作,而我实际这样做的时候是在平衡自身。

我允许自己认识到,不论投入或者参与什么“希望”或者做什么,那参与到了时间,进入了时间线,那思想与想法会活跃起来。而有些天然的品质会被遮盖掉。

我允许认识到,别人的“成功”或许能带来榜样与示范,但是如果自己不同样去行,那是没意义的,只是继续一个沉迷对故事上瘾的设定。

我承诺自己坚站起来,放下无意义的在键盘上敲击。

不是去做什么,而是不去做什么。至少目前如此。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13

工作中谁又能保证完全0失误?而紧抓对方失误喋喋不休谁都会厌恶。我发觉我容易参与这个习惯,主要是对自己关系紧密的人。我察觉到这个行为并不会带来实质的利益并且适得其反,那我以后便克制这种冲动。

现如今我最主要的还是争取避免每一次无意义的分散注意。专注于呼吸是个不错的选项,而世界上的事从细小的个人来说无关紧要,只能有限的纠正过往不利的行为,或许能带来一些好处,但是对于整体来说作用尚不大。一些事想看可以,不看更好。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5

有些话总是不吐不快。“这真的是一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我不能准确说为何如此,究其原因不是这僻静的街道和冷清的街边,重点是在这里很贵。这是情绪的来源。因为如此,所以不得不成为“辛勤的小蜜蜂”,但多数情况更像是“无头苍蝇”不知道到底要干嘛(正在忙的事可能真正无关紧要,但不得不做好)。这种情况多半是和受限有关。扯远点,就是有些人得多了就导致有些人匮乏。可以去怪美丽坚,可以怪大财阀,还有一些人可以怪的,他们没了或许能够间接对我有好处。哪里都有或贪婪或愚蠢的人,不是蠢就是利己。可以怪愚蠢的人懒惰,可以怪贪婪的人巧取豪夺,然而就是如此短暂得存在于这个神魔并存的世界。身体是脆弱的,可以轻易得被锐物破开,欲望又没有止境,所以容许了不择手段和无度的索求。即便被反噬的那一刻依然不能停止这种“本性”。如果这样的“亲人”太多,一定会让人非常头痛。所以好的眷属可遇而不可求。总之改变世界不容易。

但自身又存在是输出产品的能力。如闪烁的灯或者放热的烘干器,它们是电能的一种表现形式。同样的电也可以用起别的破坏作用。又基于吸引力法则或者同类相吸之类的定律,应当能通过改变自身投入的行为来试图感应相类似的环境。基于恶欲的贪婪本身不产生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又在起欲时参杂了一些有害的意念,所以投入这条道,得到的是匮乏和凶险。而基于对某人或者某一伙人的恶意与对立,得到的是互相毁灭和摧残。而把恶意转为善意,这对于习惯前面这种生活方式的人来说这不太容易。从输出端来看,波形主要看输出的是什么。

另外还有一个点,就是一秒钟的长度可以是极为之长。比如发一个音待续1秒钟,这1秒可以无穷分下去,而这无穷分之一秒都在为这整个1秒的粗相服务。也可以把1厘米无穷分下去,这无穷分之一厘米都可以包含整个宇宙的缩略图。这里就有某种冥冥中的深邃启示——就是要认真对待看似微不足道的,因为那并非你想相的那样微不足道。这一刹那可以是恒沙劫也说不准。

总之,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如果人做不到不造业,就尽可能去造善业。并不是我有多么崇高,只是因为这是种利己方略(我才不管别人死活,如果我真要管别人死活,那也是因为我刚好有能力,而且助人为快乐之本,因为这对我也有好处,这才是主要的)。

***看起来似乎正确的观点,往往放大的是心智的这个我。当我觉察到这,我允许自己改变继续投入参与在心智之中。***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8

  状态不太好,源自于前天在同一个坑里跌了一下。而这种不好的状态可能要维持个几天,这是一次错误带来的后果。而通过休息来使状态感到很饱满,这不完全是,因为主要还是身体自我修复需要一个时间段。所以期间产生的疲乏感只是自己处于这个周期内。我不是一个容易坚持的人,而我又需要坚持一些守则,因为这些守则可以让我避免重复在同样的陷阱里挣扎。

  负面状态是一种抵消,在身处这种状态一定是不久前(或者有些比较特别的是很久远以前)造作了一些不利于自身和别人的事情。行为产生后果,而行为的积淀又会成为一种定势,这种定势虽然可以改变,但是在改的时候必然会感受到其影响。伶俐的人说改就改了,我这种就资质平平反复挣扎和拉扯让周期变得比较的长。

  总之不好的状态或者是境遇也好是来自于历史,这个历史不是一个充满仁慈的情感生物,它只是一种相当大的存储,可以说它是公正的,同时也能说是无情、直白怎么形容都无所谓。只是自己造作的自己消化,或许仅此而已。所以在状态不好的时候,不要被这种状态过于影响,坚持应当坚持的。做也是做有益的。就如红豆绿豆即便混在一起但是互不相妨。看到整个盘子颜色偏红,那就是红豆比较多,想绿一些就流入绿豆。而豆子不去补充总有吃完的时候。

  我应当鼓励自己继续坚持应当坚持的。我看到了某些设施即起到了工具的作用,又起到了困缚的作用。所以坚持在不需要使用的时候去放下。

  我有时会感慨路边苦寒的人,但是这种感慨并无作用,因为自己的福不够还不足以福荫到四方。而一个人的福气有其来源,但是这个源头被一些有害的垃圾污染了,所以就需要有些方法去净化。净化的方法有了则全看坚持。

  ☆我勉励自己走出上瘾的习惯,在新的一天坚持不在不需要的时候碰电脑。而没有用处的信息除了满足对信息的上瘾,本身不能带来实益,只是在折磨眼睛和自我囚禁。
☆我允许自己相信坚持正确的行为会为自身带来益处,而且长期来看是正向循环。我需要坚持这一种品质,就如太阳永远在发光发热,如果他是个容易放弃的人,我想这对我来说很糟糕。
☆抱怨不会带来很多好处,可以转变一下视角,发现那些地方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处。

  -我要重拾操守-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9

“无聊”,只是心智暂时没有从外界获得得以刺激的信号,在“无聊”的时段无所事事,实则等于没有去做该做的事情。什么是该做的事情?于己于人有益的事情。现前的不如意源自于过往,比如吝啬、视而不见、偷懒、浪费时间、与人矛盾、心怀不平等等,所以这是一种报应。需要改变的是行为,因为过去无始,造作的不善业极其之多,所以现前改变行为不能“马上看出变化和好处”,其实是有好处的,只是量级与比重在整体来看还不够。所以应当继续勉励自己坚持禁戒,然后更多投入到现实去处理好手上需要处理的事情。拖延只是让过程变得更长,不会更好。

我发觉我也不太需要娱乐,那么既然如此就坚持正确。另外态度很重要,尤其对于身边人,他们会是一种很好的测试棒。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12

当下是什么?是真实而又具体。在争取每一个这个片刻的时候,也就是争取自我关爱。诱惑无处不在,随顺诱惑即等同于放下这个片刻对自我的爱护而去追逐于妄念得到无意义的苦劳。每个在这里的呼吸即是对自身的关注和护念。放下诱惑即等同于得到自己。
徐鹏飞
帖子: 270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4-1-14

正如我所体验到的那样,淫欲本身是苦,是一片泥泞。投入得越深,感受到的痛苦就越发的深刻。苦与乐是相对的,如果不参与到产生苦的行为,相对的自然是乐。而追逐乐,追逐本身就是苦,所以求乐应当以离开产生苦这种后果的行为为标准。控制本身不具备安乐因,控制对双方来说都不自在。放下淫欲得到的是清辙和自在。

再温习一遍,不杀可远离中夭同时可以近于慈悲。不盗可远离贫困近于慷慨富饶。不淫远离浑浊近于清辙自在。不妄言远离虚伪近乎于坚实。不酤酒(或者对网络上瘾)远离遮蔽近乎于通透。

大道至简,没有太多神秘。但是在具体落实是具体和深邃的。这些产生苦的行为应当可以称之为罪,应当认识到罪或福是人自己造作的。不淫则有礼有敬,不杀则仁,不盗则义,不妄则信,不酤则智。细节上哪些会引起或嗔或贪或痴,当发觉的时候就应当不作方便。我发觉自己言语上容易产生抵突,那是内在涵养和礼数不周的一种体现。也是功夫浅薄需要再加精进的一种标志。

又因为外界的反馈是自己输出的一种回应尤如回声,改变境界除掉一些友善的外力帮助,主要还是在自己态度的改观。境随心转。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