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4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1部分)

从另一个角度看,我发现我对身边许多的人事物会觉得他们的存在和给我的各种帮助/互动似乎都是“理所当然”的,而因此从未考虑到/想过要感谢他们。例如:

 父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父母把我生下就负有养育我的责任,因此他们对我的各种照顾、帮助、支持、付出都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作为小孩又没有主动跟你们说我想要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来,以及你们也没有征求过我的意见呀,所以这种我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你们就做在我身上,当然不是我的责任咯。而没有看见/领悟到这是我以我的害怕出发点和转移注意力策略为依据而听到过并将它制成借口/辩解在我里面并定义为我是谁,以为我的放弃/妥协自我觉察、自我诚实、自我指导和自我责任的接受和允许开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观察并相信,从小就看着我的父母/外婆如何照顾我、和周围的同学都有并被父母/祖父母照顾生活/学习的,而且看起来就是代代相传的,以至于我自动的相信“这应该就是事情是什么/如何所是的事实”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从不质疑。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在我自己心智里我把极端正向能量依附到这个信念/定义,而因此将它绝对化成为一个唯一标准的“应该”,意思是,如果有父母没有履行这个责任那就是坏/不好的,就像看到过许多次新闻中对一些弃婴的父母总会听到批评/责备说他们不应该这样做的评论,我也会参与这些秘聊/讨论。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沉浸在自己的心智里以害怕这唯一的出发点感知我自己、并看/观察和解读外部现实,因此在完全矮化/削弱和放弃/妥协我的自我主导/决定权的脉络下去自动接收并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即他们如何表达他们所是者/如何所是的一切,不仅拿来定义为我是谁而且在我里面绝对相信“这就是真理般的东西”——却没有觉察到,这些定义/感知实际上仅仅是我给其依附了极端两极能量我紧抓而在我里面的体验,就像是一个锁定/卡住=绝对不可动摇的“感觉”,它是能量性的幻象我一直紧抓并保持持续激活/给它加燃料。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是的,我们每个人出生后都需要父母或其他教养者给予足够的照顾/支持/帮助得以生存/发展,这是一个事实,这是一个责任作为教养者应当行事的,但这同样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平等一体生命的贡献、支持、给予、分享、协助因此是有价值和值得被感谢的作为,平等地。

 伴侣/孩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的伴侣/孩子他们做照顾/帮助/协助/支持我的事情也是应该的,不必每次都去谢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看着大人们以及一些影视片中总是有“我的丈夫/夫人或老婆/老公,我的孩子”及“你是我的,所以你就应该按我说的那样这样去做”/“你说你爱我,你说我是你的宝贝,那你就应该满足我的这些那些需要”之类的对话/字词,而然后,我以我自己里面已经被我制成绝对能量依附的字词“我的”和“应该”的自我解读作为唯一依据去感知并下结论:一个人或事物被界定义为“我的”就意味着我拥有/占有/对其有全部的所有权,而后我对其提要求/他们为我提供帮助/好处或我对他们的作为/结果不满意而随意朝向他们发泄责备和生气/不满情绪……等等作为,就都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应该”,那就是该人或事物对我而言的责任/价值/目的所在,意思是在我面前在与我互动的某些特定情境下他们应当/必然有这样那样的作为/表现或做出结果才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就在看/听着爸爸随意殴打哥哥、时不时大声吼叫发起愤怒朝向家人、或与母亲之间发生冲突等情境下生活,我看到我里面立刻触发关联到“发声/声频率”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并保持循环叠加/累积增强压倒性能量;我同时看到眼前的外部现实是,一次又一次哥哥/母亲看似被父亲的大声吼叫爆发愤怒的样子吓住、并然后顺从/屈服或妥协于=不再说话或与父亲争吵、或然后依照父亲所说过的去行事他们自己。以及听到父母/其他大人日常交流或在介绍自己的家人/孩子时都经常说话字词“我的、我的、我的”——而然后,非常有趣的,我接受和允许依循自己的心智逻辑以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为唯一出发点去将这两个场景“连接起来”形成了这个信念:一个人或事物如果是我的的,那么我就看似拥有某种对其绝对的占有/所有和操纵/控制的权力,并给它依附极端正电荷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是我在我自己心智里建立的一个极端对立两极:以我的初始“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为基础,制造出对立的“重回母体”极端正向能量。从此仅透过并紧抓这唯一的极端两极化能量视角去感知/体验我自己在我里面、和观察/看待我所投射出去的外部现实,以至于将我在身体中的每一个需要感觉、和我在心智里自动激活的每一个对外部某人或事物投射的欲望/想要,全都制成了依附极端压倒性正极能量的“欲望”和负极“害怕失去/得不到”人格并作为我是谁定义。从这里随时间随着我观察家人/其他人们之间的互动方式、及我与家人互动期间我的内在体验,累积/增强压倒性能量在我里面并因此将字词“我的”极端化成为一种绝对紧抓/占有和不可以失去/得不到的能量迷占幻觉/体验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正是我、只有我允许自己紧抓上述极端两极能量迷占上瘾以满足我的存有体/心智自我利益的充实,而完全忽视/看不见普同常识的事实在我面前:我身边的伴侣和孩子平等一体等如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字词“我的”的介绍仅是在个人在家庭中的所在位置/承担角色的脉络下来描述的,而显然,个人在这个物质现实即世界系统中所处于的不同位置/担当的不同角色上,这些多面向的表达形式是我们活表达我们自己的一部分等如我们是谁的声明在这个世界上,而真的不必要如此极端化去拿其中某个单一维度来定义个人所是者/是什么/如何所是的整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身边的伴侣和孩子是平等一体等如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的个体,他们给予我的帮助/支持或照顾/关心/体贴对我而言是一个支持/协助/贡献和分享、也令我对他们如同我自己多了一些了解,因此我愿意并决定向他们表达我的感谢,这是一个平等的交流/互动。

(待续)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5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2部分)

 亲近的朋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好朋友之间相互协助/帮忙是很正常的事情,总是对对方说谢谢反而显得见外了。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就听到这样的说法“谢谢是说给外面陌生或不相干的人们的,而家人和关系比较近的好朋友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因此不用说谢谢,否则显得见外了。”而我早已自动地将它定义为我是谁、并依附正电荷,意思是“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并相信,家人/亲密朋友是一种关系很近/相互熟悉/了解因此日常交流比较直接/坦白,同时自己内在有情绪的时候也会比较松弛的发泄出来——这是一种令我感到比较放松/舒适的状态。而我从小就观察到并被教导走出去面见任一别人/陌生人,必须有礼貌/对他们客气相待\别人给我东西或帮了我必须说“谢谢”,那是在一次次被家长大声喊叫要有礼貌、或批评我没礼貌的情境下我建立在我里面的信念/我是谁定义,并且我在自己里面“逼着”我必须去顺从并照做,因为我害怕每当他们大声批评我时我看到我里面涌起那么多层面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这使我感到紧张/害怕/充满压力,因此我好像自动的在里面想要远离那些被我投射了的别人/陌生人。而因此在那些时候我在心智里得出这样的结论:与家人/朋友是一种更多靠近/亲密的关系和放松/舒适好感受,而与别人/陌生人相处是一种有点隔阂/距离较远和警惕/紧张于是否礼貌的压力/害怕的不好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见外”的意思是,依据上述我在心智里形成的想法/逻辑,我推理并得出结论如下:由于与距离较远/隔阂和与之相处警惕/有压力的别人/陌生人在一起/互动,是必须要说“谢谢”的,否则要挨骂的——可见“见外”对我而言是一个不好的感觉。而与靠近/亲密的家人/好朋友之间是放松/舒适的且不必经常说“谢谢”。因此,假如在与家人/好友在一起/互动也要去说“谢谢”,那么我会感到就好像我正面面对的是别人/陌生人(或是把家人/好友当作别人/陌生人)并立刻触发那么多负面能量/不好的感觉,所以我当然不想去做并也要紧抓“见外”作为一个借口/辩解合理化我的接受和允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沉浸在心智唯一的害怕出发点中,从小观察/学习家长们在哪里/何时/如何表达“谢谢”以及谈论字词“见外”,而将实际上平等一体于我的家人/好友与别人/陌生人分类成为两种类型的对象,并仅依据我内在感知能量体验去投射的正面好感觉与负面不好感觉来判断/决定我与他们的“距离远近/亲密程度”,进而得出是否需要反馈“谢谢”的结论/决定——我看到,这整个逻辑/分析和做判断的过程全都只依据我心智里正负两极能量波动和我对其的感觉如何 来作出的,因此这不是我真正是谁,我放弃/妥协了我的自我指导/决定权力/能力而是任由心智即极化能量来接管和控制我。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的好朋友是平等一体等如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的其他个体,他们给予我的帮助/支持对我而言同样是一个支持/协助/贡献和分享、也令我对他们如同我自己多了一些了解,因此我愿意并决定向他们表达我的感谢,这是一个平等的交流/互动。

 我购买并使用的食物/生活用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所购买供我自己与家人使用的衣食住行的一切物品理所当然是我应得的,因为是我用我的钱买来的呀。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我就听着父母/其他大人都这样说话/陈述他们与他们获得的收入=金钱、与他们用钱买来的所有东西的关系,同样是字词“我的、我的、我的”。以及,大人带着我都是走到商场/店铺选取自己想要的食物/用品然后付钱并获得它们/带回家使用的情境。因此我以害怕为出发点去自动复制/拷贝并相信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从不质疑和调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每当大人给我买来一样玩具或新衣服我穿上,并听他们告诉我“这是你的/买给你的”或“你的节日礼物”等话语时,我看/拿着手中的物品并在我心智里确认“啊!这个是我的、我的、我的”——那一刻我感到好像我里面有某个“不足够/空缺”的部分“被填上”了,或是我本来觉得足够/可以而现在得到更多因此有一种惊喜/满足得溢出来的感觉——这一切当然是好/极好的感受,我自动在心智里把这个“获得/拥有”制成一个新的“欲望”在里面并暗自希望/想要更多、越多越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是我紧抓从小以害怕为出发点构建的关于钱/物的上述“事情本应该是这样的”的绝对化信念/定义,并拿这唯一视角来看待并活出“我与钱、与物的互动模式”在我里面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沉浸在“欲望得到更多、占有更多”和“害怕得不到、失去”极端两极能量冲突中,而完全忽视/看不到如下普同常识:一个食物/物品最终来到我们手中,它经历了相当多的过程,从种植或培育/生长/成熟、到采摘/加工,到运输/售卖等过程,最终由我们用钱买回来。因此这当中有许多许多他人参与、付出、贡献并实际上一起共同创造出这些成果供应我们日常生活的所需,所有这些人们必定是贡献/支持到我们全体的生命价值和因此值得感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所购买供我自己与家人使用的衣食住行的一切物品是无生命的东西,当然不需要去感谢它们。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察/被教导哪些是有生命的事物哪些不是,例如微生物/动植物/人类是有生命的,而土壤/石头/大山、及人类制作的砖块/水泥并然后建造的房屋等是无生命的东西;但是植物例如枯萎/拔出根部就会死亡,那么家里面用砍下的树木制作的家具就成为“死的”的定义了等等。而我也记得一直以来我们区分有无生命的要素好像是,呼吸/脉动。因此我以害怕为出发点同样完全复制并绝对相信这就是“事情本应该是怎样的”的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地球如同土壤孕育了无数的生命=各种各样的植物,而植物供养着无数的动物/人类即我们的物质身体,许多动物供养着其他动物和人类…… 而显然必然只有生命才能孕育/创造生命,所有事物来自并等如地球是平等一体生命本身各种不同形式的活表达、都有觉察并活在这里,而且相互作用/支持每一个生命体的生命价值/潜能发挥因此是非常值得感谢的。

(待续)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6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3部分)

 我吃入的各种肉类,猪、鸡、鸭、鱼、虾、牛、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所吃入的各种肉类,猪、鸡、鸭、鱼、虾、牛、羊……它们就只是肉、是我们餐桌上的食物之一,又听不懂人话,我当然不必向它们说感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察并跟随父母一起吃饭菜,听到的讨论多半是关于这次买的某种肉太老咬不动或挺嫩的不错,或是今天做得入味好吃或太淡了不香,或是这次买这种肉便宜或买贵了……等等话语/字词;而当我去品尝肉类的时候,我的味觉感到好吃/很香然后还想要吃、吃更多、下次有更多机会来吃它的秘聊/想要的正向能量充电且动力强烈,或是咬不动/费力、怎么做得这么难吃/太咸/太甜了、不要吃等秘聊/讨厌或抗拒的负向情绪朝向。因此我一直感知/相信“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从没有注意到有哪里不对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小以初始“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作为唯一视角观察/与外部现实互动,因此出于害怕我自己在心智里制造的并转移注意力去自动投射到外部人事物的 那么多层面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我令自己进入一个“完全屈服/顺从”的位置对/朝向我心智里的所有秘聊/活动/反应和能量体验、也朝向外部现实被我投射了的所有人和事物——这必然导致,我将自己限困在“欲望好—害怕不好/失去好”的极端两极能量冲突中,仅仅完全自动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的一切活表达形式、也加上完全接受并将我心智里所有冒出来的东西全都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和绝对相信这就是“事情就应该是怎样的”的事实。这就是我如何将自己锁定/卡困在只有单一维度视角的心智狭窄空间里去观察/看待我自己/我的内部和我生活的外部现实,只有缩限没有站立/稳定/扩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事实上一直呈现在我面前的普同常识是:这些上了我们的餐桌成为食物的动物,是平等一体等如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的活的生命体,因此他们实际上在用贡献/牺牲生命的方式供应给我们我们如同物质身体有效生存/活在这个物质现实中所必需的食物和营养的支持,这是一个平等一体的站立和支持/援助因此是对生命本身最大的价值/贡献/分享,值得我们深深的感谢。

 大自然如同其中的土壤/植物/树木/大海/河流/大气层/空气/水……地球本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我生活在之中的地球大自然如同其中的土壤/植物/树木/大海/河流/大气层/空气/水……地球本身 这一切是理所当然在这里存在的,而且他们不是活的生命体因此我从未意识到需要感谢这一切。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我出生起就看/观察到我生活的环境及走在我前面的人如何生活在现实中的一切表达形式/方式,都是如此的相似/相同,就像:我们住在扎根在地面下的房屋里,每日去工作获得收入,用钱买来生活所需品、满足我们自己的衣食住行等需求……以及从小到大听着父母/老师们的教导和与我们作为小孩的交流当中,都是关于我们的行为/说话/学习等方面的好坏、对错,及他们之间讨论的也都与生活/工作环境相关的人事物和钱……而我从未听到过任何大人提起过与地球/大自然有关的话题、甚至我也没有觉察到我一直如此自然在呼吸着的空气,而因此我自动感知/相信他们经常提起/讨论或向我强调的东西一定是重要即我必须重视/关注和去努力的事情,而从未提及和讨论的东西就像地球/大自然及包含的一切看似是理所当然在这里和好像一直会这样下去=不会消失/不存在的,因此不必有什么关注给予那一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被教导有呼吸、能活动的东西是活的,就像我们人类一样,而那些固定在那里物理位置/空间长时间肉眼看不到移动/变化的东西是死的,例如“物”早已在我的心智里被我定义为“死的”=非生命体。因此依据我心智的这个理论,虽然随着我的长大慢慢学习到关于地球的大陆板块及其演变、不同国家位置、气候变化及形成等知识,也了解到植物和我们吃的谷物/蔬菜是从土壤中培育/成长而后获得果实等信息,我也依然认为/相信,这一切都是非生命体存在于现实中、供我们人类去获得和满足需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一直以我的预编程“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为出发点矮化/削弱我自己的生命力、并且去完全复制/拷贝和屈服/顺从于我所投射害怕并因此高等/优越于我的走在我前面的人,并将复制/拷贝而来的所有程式/系统/人格和极化能量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如何所是。并继续将害怕也投射到我们生活在之中的地球/大自然和其中一切事物,拿我心智里单一维度的信念/价值/理论去看待/解读和评论外部物质现实,以至于在我里面将我如同心智系统凌驾于平等一体于我真正的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的地球/大自然如同土壤/植物/树木/大海/河流/大气层/空气/水……所有生命体 之上,而完全忽视/看不到所有平等一体的生命一直在无条件地付出、贡献、分享、表达他们所是者/如何所是,和供应/支持/援助我们作为人类如同我们的物质身体得以有效生存/活在这里在物质现实中 的事实。而我作为人类一直沉迷在心智极端的极化能量冲突中只为满足自我利益迷占上瘾,只有索取没有付出/贡献到支持平等一体的生命。因此,地球/大自然是我们全体人类和所有一切事物的家园,一直无条件付出、贡献、分享、表达着支持所有的生命价值和活出最大潜能,我深深的感谢这一切。

(待续)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7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4部分)

 我的物质身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物质身体只是一个容器/皮囊,我在它之中经历我的这一生,我就只管“使用”它来为/帮我追求/达成那样这样的目标/成果以去向高、更高的水平、级别或境界,而当我死亡时就扔掉这个皮囊,而进入下一世就再换一个身体=容器/皮囊,这就是它的功能/作用,因此没有需要去感谢它。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曾经看过一些开悟之人/大师/灵性导师等的书籍或演讲或藏传佛教转世灵通等信息,也听到社会上有这类说法关于物质身体是我们在之中的皮囊、或物质层面是更低级的而精神层面的东西和追求是更高等/优越的…… 那时候我看到我在自己里面有一个“立刻的接受和认同”并走进一种绝对的“相信/信任”和然后想要更多甚至着迷的状态 朝向这些信息。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再次是我接受和允许而制造的又一个心智系统的借口/辩解=防御机制,出于从小我接受和允许把“我与物质身体如同舒适度的关系”制成一种极端对立两极的能量冲突——我只想要/欲望感觉/体验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是舒适/放松/对劲的好感受,而绝对不要且害怕/抗拒感觉/体验到任何一丁点身体上的别扭/不舒服/难受/疼痛等不好的感觉,那一刻会触发我里面我所创造并依附到这些身体不舒服感觉上的一整个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我感到非常可怕因此想要立刻逃离/隐藏为好,而我阅读/听到社会上这类信息、并看到那些发布这类信息的人都被视为某种更加“高等/优越或超越”的人群 的时候,立刻感知/相信并将其制成逃离/抑制我对“我与物质身体如同舒适度关系”的编程/极化冲突和分离/滥虐我自己/身体的事实 的借口/辩解了,它不仅可以令我离身体的不好感觉远一点而且还能使我觉得我会靠那类“高人”更近一点,这感觉好极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我的存有体只对心智极化能量有兴趣/被吸引/迷占上瘾而只把我的身体视作为一个“事物/容器”,并只管为了满足心智极化能量充电的好感觉去使用它而实际上大部分情况下完全忽视/不顾物质身体的实际感觉/状况如何,以至于导致这样那样的慢性疾病/不舒服情况频繁发生。而没有觉察到,事实上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本身是一个自给自足、有效运作的生命体、是活着的,而且一直在无条件地尽其最大潜能来支持/援助我扎稳在之中并稳定/踏实/确定的行走我的日常生活每一天、行走我的自我进程——这是一个很酷的支持/援助和贡献/分享值得我深深感谢,而且是我要去学习的榜样。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8天:我与母亲的关系59-不肯扔旧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每次一看到父母还在使用某个已经用了几十年的锅具/物品时去自动走进烦躁/抗拒的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使用这类锅具/物品过程中我看到一些这类物品不好/不够好的部分,例如锅盖已经变形而无法盖严、物品已经表面破损/生锈/缺少部件,或者,煤气灶使用远远超出目前产品设定的有效期间……在这些情境下,我总会看到我里面跳出朝向这些锅具/物品/灶具等的缺少/破旧/损坏甚至可能有安全隐患等的负面/不好或失去好/有效工作的判定、或对父母即他们的身体健康/安全的担心/害怕想法/想象,显然这些我的秘聊/感知/判定或想象触发朝向负面/不好或失去好和身体健康/安全等多层面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而我再次为了逃避我自己里面的不好感觉而自动转移注意力去投射父母即他们这种行为方式,可见我所烦躁/抗拒的是我在心智里自创的这一切东西,而与我的父母即他们这种使用东西的行为模式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把从小我沉浸在心智“欲望好—害怕不好/失去好”两极化视角下而编程的“我与物的关系”制成某种相当极端能量依附/投射的对象,例如,我有并使用的物品一定要保持如它们“新的”时候的样子,因为我看到物品新的样子令我感觉好/很好。而在使用过程中一看到它们随时间出现表面破损/斑驳或缺部件/变形/损坏或甚至无法有效运作的情境,我立刻走进心智并感知我失去了我的物品的新如同一个正面的我是谁定义/信念,而这触发一整个害怕失去+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我害怕失去的只是我在心智里激活/沉迷并投射到我面前我有或使用的某物品如同它刚被创造出来“新”的形式的一个正向能量好感受,而真确与该物品它所是者/是什么/如何所是、以及随时间在使用过程中的每一个变化等实际情形 无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每次一看到父母对于某个已经用了几十年的锅具/物品表现出不肯扔掉或说“有谁要/送给谁”的话语时去自动走进生气/愤怒的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感知/相信,他们用了几十年的锅具/物品在我面前已经如此破损/斑驳或缺部件/变形/损坏或甚至无法有效运作——这些现实情形早已触发我里面那么多层面的负面/不好、失去好和依附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而令我感觉很不好。而现在我看到父母继续“不肯扔掉=让它们从我眼前消失”,显然我看到我将不得不继续且必须时常面对并使用这些令我感觉已经很不好的锅具/物品当我在父母家做饭菜期间=我将不得不继续面对我在自己心智里所创造并投射到这些物品上的那么多不好感觉。以及,我听到母亲说“有谁要/送给谁”的话语时,我看到我里面跳出一幅想象的图片:就好像,已经被我依附那么多层面负面/不好和害怕能量的“旧物=不好东西”,不仅没有“彻底从我眼前消失”而且母亲还想要去把它转给别人继续使用,这不仅触发我里面将不得不继续面对它们等如我内在的不好感觉、而且触发我所编程朝向“别人”和别人会如何看待我的那么多负面/不好定义和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这等于更多更强烈的负面/不好感觉在我里面涌动/增强。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自始至终就是我、只有我把自己锁困在我的心智中拿我所编程的“我与物的关系”和“我与别人的关系”两极能量冲突中,去投射我的父母即他们如何使用物的表达形式、并在我与他们之间制造摩擦/冲突后果。这真的毫无必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人类所创造出来的器具/物品有一定的使用/有效期限,和随着时间随着我们的使用器具/物品出现表面破损/斑驳或缺部件/变形/损坏或甚至无法有效运作等情形,这一切已经是后果在物质现实中显化,出于我们全体人类创造任一器具/物品和我们如何使用它们的出发点并没有站立并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因此我不允许自己去再次对这一切我所创造的后果起反应。

每当再次我看到父母使用某个已经用了几十年的锅具/物品和/或表现出不肯扔掉/说“有谁要/送给谁”的话语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自己深呼吸并对齐物质身体,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能量波动并立刻处理和释放它,也为我自己看到每个人已经形成自己如何面对/使用所购买器具/物品的行为模式,与其继续令我掉入心智极化能量对他人即他们如何使用的形式起反应,还不如深呼吸并后退一步,扎稳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去稳定/敞开的了解他人、了解我面前的器具/物品及在使用过程中它们的变化以扩展更多信息/视角给回我自己作为礼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9天:报复人格

这天早晨我在一个梦境中醒来,在那里面,我正在对一个我曾经非常生气/怨恨的对象他说要吃一包我的咖啡的要求,感到极端生气/愤怒并已经行为上将那包咖啡摔在地上和跳起双脚一下又一下踩踏在其上并将袋子踩破和迸发出许多咖啡粉末……我体验到一种实现报复的相当亢奋和爽快的好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朝向某对象施以报复行为时去走进相当亢奋和爽快的正向好感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起这个对象曾经对我做过这样或那种的坏/不好之事、和因此给我带来那么多负面/不好的体验,而在以往我们之间的交流中我看到他对自己的曾经作为对我表达过一些歉意——而今天,我看到他居然好意思/那么厚脸皮走过来拿“我的”东西,而且满脸微笑像是我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这真的气死人了!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看影片和听大人们的讨论,而自动的相信/认为,一个对我做了某些“亏心事”的人在我面前应该是满脸歉意、弯腰鞠躬或努力讨好我才对,这样也许某些时候我心情好一些然后会原谅他们多一些。否则我将绝不肯轻易饶过他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看两方明争暗斗的影片、以及观察到父母及周围大人是如何对影片中的情境作出反应的情形——那时,我看到只要敌方对我方做了某些令我方损失、减少或成员死亡的情况,我方及父母都会特别生气/愤怒的大声喊叫“报仇、一定要报仇”的字词;以及,当我方也用相同/相似的手段/方法去令敌方损失、减少或成员死亡的情况之后,我看到我方的人以及父母他们都会表现出一种特别激动/亢奋的喊叫、和/或右手握拳从上至下快速划过且脸上有笑意浮现的情形。而那时我在自己里面复制并相信,一旦有人对我做了令我感到失去/不好感觉的事情,那么我将一定要用相同/相似手段/方法朝向他们做回去,这才是对、好、有效的解决方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每当我感到/觉得其他人/小朋友对我做了某件令我感到负面/不好感觉的事情,之后我立刻也用相同/相似的方式把那件我觉得不好的作为/事情去同样做到对方身上,然后我看到对方反应生气/不满、或不高兴或哭了,那时我感到像是一股能量从胃直冲到胸口、脖颈、头部而因此我体验到一种似乎我如同物质身体整个的被抬升/升高到某个比对方更高等/优越的位置上,这使我感到非常爽快的好感觉。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在观影期间,每当看到其中角色身上发生任何身体/拥有事物的缺少/损失/破坏或面对或遭遇死亡的情境下,我早已接受和允许去激活我自己里面预编程关于“失去、负面/不好”和依附于它们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进而由于害怕我的害怕我在心智里转移注意力去投注到外部现实中影片里和身边其他人他们在说话/表达什么/如何的形式上,并拿来制成一个防御机制而且故意/自动的激活和跌入它,以便在如此强烈能量迷占的报复人格之下我不必正视/处理我自己在心智里的作为和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上述所有的活动/反应和过程全都只发生在我自己的心智内部,在当他人对/朝向我说/做了某事而我起反应并掉入负面/不好或害怕等情绪能量波动中并感觉不好/很不好时,我故意转移注意力去把我里面所有的不好全都投射/责备他人,并如此将我推入一个低下/次等的受害者位置。而然后我自动激活并活出从小编程的这个报复人格朝向他人用同样/相似的手段/方式去故意把负面/不好之事做在他人身上,并相信这样就会令对方也体验我所体验到的不好感觉=令他们也掉入这种低下/次等/矮化的不好感觉中——我感觉这相当于我从对方如何对待我的低下/次等位置中站高起来、或我把对方拉下来,总之我们两个在同样的位置=扯平了。可见我沉浸在心智里在玩耍的只是一个正或负极的能量游戏,而与对方他人无关,因为我并未与对方做任何实际的交流、讨论关于一开始我对他们对/朝向我说/做了某事的我的看法/理解和体验如何,反而我只是用想象/投射去猜疑/判定/下结论和然后采取行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报复人格实际上是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里将我在自己里面制造/迷占的正负两极能量摩擦/冲突,去转移注意力向外投射/责备他人并推向极端的一个后果: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样的行为模式已经导致/流出在这个世界地球上人与人、国与国、以及群体/派别/区域等之间无休止的比较、竞争甚至冲突/战争的恶劣后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在我与他人交流/互动的过程中普同常识是:我们之间用于交流的是字词、发声,假如我在与他人互动中感到我里面出现不舒服/不好的感觉,显然这确实是我的自我责任——因为,很显然字词/发声不会攻击/伤害到我,而他人也没有用任何肢体动作/器具击打/触及我的物质身体,这是在我眼前的事实!因此,那么伤害/令我感到受害的人是谁?——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忙于沉浸于心智为了逃避/远离或战斗我在自己里面编程/制造/累积/加强的负面/不好以及那么多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体验,而转移注意力去投射并责备他人即他们的说话字词/发声/肢体等表达形式,而且随时间故意/自动循环加强更多负面情绪能量投射/连接到对方和迷占上瘾于能量游戏 以至于去到激发/活出报复人格的极端后果。这必须停止!

我承诺我自己在我的日常生活中继续提醒并在呼吸中检查、调查我自己里面跳出的任一部分/细节朝向周围人或事物的责备人格、受害人格,解构/释放我给自己制造的能量性卡困/制约,然后支持并将我自己带回这里、对齐身体、专注于物质现实来与他人直接简单的交流。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10天:靠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每当我独自一人在做家里的事情遇到一些难题或挑战时去自动走进并活出靠自己人格,甚至去到咬牙坚持和张不开口叫家人帮忙的卡困。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每当想到要去寻求他人帮助的时候立刻看到头脑中跳出许多声音,例如:担心/害怕他人很忙没空来,担心/害怕我的请求帮助会打扰到他人,因此担心/害怕别人会讨厌/嫌我烦……我觉得只是想一想这些念头和图片就已经吓坏我自己了,更别提去直接面对和向他人表达我要向他们寻求帮助的说话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经常会记起小时候许多次我在做或学习某个事物/实做的过程中遇到难题或挑战或我看到自己怎么都弄不好的时候,我会很自然走向身边大人去发出求助的表达,但是我观察到许多次要么他们在忙碌事情并朝我快速说话“没空,等会儿”,但然后很多次就没有然后了;要么很快语速/大声给我一些讲解/信息就转身去忙碌而留下我一人在这里还处在没有听明白他们的信息的迷茫中;要么我兴高采烈的跑到大人面前而他们不知在忙某个重要的事情而朝我突然大吼一声“烦死了!捣什么乱!没看到我忙着呢吗?这小孩一点眼色都没有!”而然后我被吓得僵化/呆滞在原地几秒钟并立刻害怕得转身就跑……因此那么多次,我慢慢的接受和允许自己出于害怕权威、害怕别人、害怕大声的害怕/恐惧,而也把这个“我有需要向周围他人寻求帮助”的现实情境和我的表达及他人给予我的反馈,全都编程/连接害怕/恐惧能量并相信和预期/想象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我最好避开/远离和永远都不要去遇见它为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在与同学/好朋友的玩耍/互动中,我遇到难题和困难也会直接向他们说话寻求帮助,但我观察到有很多次他们为我提供的某些/个帮助和结果,并没有非常好的与我在心智里已经创造的某个“想要/欲望的图片”符合/一致,这使我感到我好像“失去了我里面我拿来定义为我是谁的一部分”也自动激活一整个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那感觉总之很不好,因此那时候我感知/相信,请别人帮忙看似没有或比不上我自己去做和做出成果而给我带来的内在体验好/更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3岁多以后我在外婆家生活了十年多,那些时候我总是在旁边默默的观察外婆的做事,我看到并惊叹“外婆真厉害!”你看她每日在家中忙碌所有的内外之事,从买菜和给我们一家4口人做每日的三顿饭菜、到清洁家里的衣服/家具/地面,再到照顾太外婆,还有一段时间还担任街道居委会的某个职务,有时还要去做邻里纠纷的调解工作,对了为了抓老鼠需要每日给一只猫准备好饭;以及我去了以后照顾我及我的患病,再后来我上学后还要检查我的作业/给我讲解许多人生的道理等等等等…… 我也看到外婆所忙碌/从事的所有面向/事情我感到她仅靠她自己独自一人都能够做得那么好、甚至完美,而且我没有看到她什么时候做不好或搞砸某件事,那时我觉得很惊奇,怎么看似好像外婆生来就会做这所有的事情,真牛/是高人,而且看似“靠自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早已接受和允许去以我的害怕作为唯一出发点/视角观察外部现实和我与他人的互动、以及我如何体验自己在我里面的感知/能量体验,去给字词“靠自己”和“求助他人”依附正负两极性的定义和感觉并定义为我是谁,以至于仅仅总是在我里面的能量波动/摇摆或摩擦/冲突中在观察/与我的生活现实互动、和允许心智极化能量替/为我作出“是否要向他人求助”的我的决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普同常识是,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早已在诸多生活需要方面得到了许多许多他人的帮助/协助,并且获得如此便利/舒适的生活状况和体验,从这个视角来看因此我个人从没有真正意义上“仅只靠自己”生活/生存的含义。其次,我在做家务事当中遇到困难/挑战向周围家人或别人寻求帮助,这只是我与他人的一个简单直接的交流,传递的只是字词/发声,我可以放开/放下/放手我所编程并投射到“我向他人求助”这现实情境上的多层面负面情绪体验,这完全不必要;第三,我向他人发出请求帮助的信息,之后他人当然可以基于他们的实际情况作出回应关于“是或否”向我提供帮助,而这也绝没有干扰/减损关于我是谁的活状态,而我有能力指导并为我自己尝试不同的方法或看看其他人那里我是否可以寻求帮助。

当并作为我在做家中事情期间遇到困难/挑战并想到要去寻求他人帮助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对齐身体,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并且不允许自己滑入两极化能量,而是扎根在脚底、稳定在身体中,并给我一会儿时间查看此刻我现实中的情形以及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的实际状况,然后我主导自己去清晰/明确的为我自己作出此事此刻我是否及将向谁发出请求帮助的信息,进而我指导并推进自己去写字或说话表达我的需要。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11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5部分-1)

有一个人我从来没有意识到那是真的要好好感谢的,是——我/我自己。
问自己:为什么如此长久我甚至都没有看到/发现我对我/我自己是谁/什么/如何所是已经忽视/隐藏/抑制/迷失到达如此极端的程度/后果?

我看到这与我接受和允许而预编程我自己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的一个“空白人格”有关联性。因为我接受和允许对我在自己里面所看见/感知为的“空白”定义为,1)我没有我是谁;2)我失去了我是谁;3)我空无一物=虚空=什么都没有;4)我感觉“我/我自己”是不存在的。而很有趣的是,我没有调查/觉察到——那么,那个看着我/我自己如同空白并创造出这些定义且来限制我自己的人,又是谁呢?哈哈

当我以我在自己里面如何感知/解释“空白”的脉络为唯一依据/参考 去投射并观察和然后解读/假设外部即我生活在之中的周围环境/人事物的时候,我将“空白”的定义发展更多成为制约/限制/卡困我自己的信念/自我判断,例如:1)我没有预先的知识/信息,因此我肯定没有面对/处理此刻现实的解决方法/能力;2)由于“空白=我没有方法/能力”因此我只能呆滞的站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3)由于我相信我什么都做不了因此面对外部物质现实和我与人事物的互动期间我总是会感到时不时的无能为力;4)当我感到“无能为力”的能量涌起并占据我如同整个物质身体的时候,我觉得我只有一条路可走——妥协/放弃我自己、我是谁、我的自我表达/回应能力。

哈哈,于此我看见领悟和理解到,这就是我如同心智在我里面给自己所创造、编程的一层又一层心智逻辑/推演/结论,而由于我紧抓最初我预编程并定义为我是谁的“空白人格”和依附于它的多层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能量,并然后自动地逃离或与之战斗在我自己里面——因此,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故意拿我在心智里所创造/编程一层又一层那么多逻辑/推演/结论,全部拿来“塞入”并定义为我是谁——这使我觉得我里面那个可怕的“空白”正在一点一点的被填入、塞满,这使我感觉好、更好。从这里,实际上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拿我在自己心智里所编造并随时随刻投射外部环境/人事物 然后再返回来加强/确认我是谁的所有一切心智里的东西,随时间在忽视/放弃我如同物质身体的每一口呼吸的背景下,填入、累积、加强和定义为我是谁/是什么/如何所是,从不质疑/调查。

问自己:为什么我不仅紧抓“空白人格”定义我是谁而且继续制造更多借口/辩解强化我对它的害怕/恐惧和抗拒,而这实际上是在给它供应更多能量而越来越强大?

我看见领悟并理解到,我事实上在用这种方式隐藏/逃避关于我/我自己的事实真相。因为,当我最初看到这个“空白”的时候,实际上我在自己里面有觉察到这个“空白”中实际上包含万事万物所有一切、包含我作为存有体本就拥有所有我需要的知识/信息/技能/方法以及我可以活的潜能 全都是在这里在我之中、在我的现实中 的事实;但是,我的存有体更多对我看到在自己里面由我而创造/激发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更感兴趣/着迷于它给我带来的起伏波动感,因为给它定义为:像是一种我获得重回并一体于母体和在其中随着母亲的呼吸/行动节奏起伏波动的“好、极好的感受能量”保持加燃料的满足/充实感。

于此我也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是我、只有我作为存有体在我里面接受和允许为了满足/充实我对极化能量的兴趣/着迷上瘾/持续加燃料的自我利益,而故意制造“空白人格”并定义为我是谁和将它制成终极防御机制之一的。如此,我可以放开/放手/放下这个“空白人格”,而是宁可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正视和继续调查我给它依附的害怕/恐惧和控制人格,然后敞开并了解/学习我的自己、我的潜能。
(待续)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12天:感谢是真的吗3(第5部分-2)

(接续前一篇)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下定决心要自我诚实的对待我自己和我已经对我自己及周围一切所做的一切作为/后果。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不管看到我跌倒、陷入无力/混乱/迷茫的能量性困境多少次、阻力多么大,我都深吸一口气拉我自己重新站起来并在呼吸中继续前进。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无论我看到我在自己里面用旧有模式如何过度评判/批判/责备/打击/否定/挫败/恐吓我自己,我都与我自己手拉手、鼓励自己尽我最大努力向前迈一步,哪怕只是2句话的自我宽恕也是酷的。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随着行走自我宽恕解构/释放我给自己束缚的制约/限制/卡困的过程,开始扩展/学习并尝试/练习曾经我给自己大量负面评判和绝对怀疑/不相信我自己能够做到的技能,例如烹饪、学习/锻炼身体等……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时不时自动化掉入我对自己的怀疑/不信任如同情绪能量失衡/失稳状态中,每一次在我觉察到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并坚持练习站立起来,无论当时我对自己感觉有多糟。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每当看到自己再次滑入、跌倒在我心智里那种极端下沉、下降的无力/虚弱感或好像看似当时没有任何希望/新的可能性的能量迷占视角中时,我一次次提醒自己“这只是一个心智的能量人格/体验,不是我真正是谁”并将我带回来重新对齐我的身体、和从事于我的现实。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每一次看到自己在一种忍不住/控制不住我自己的动力驱使下去故意朝向母亲发泄相当的生气/愤怒情绪而因此搞砸我们简单的日常交流之后,不管怎样我都在深呼吸中拉着我自己重新站起来和为我自己领悟到“这些能量现在看起来如此压倒性/强大得好像超过我那么多,是在我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制造/成为的”,然后宁可把每一次这样的“搞砸”视作为我了解我的母亲如同我自己的一个“机会”,并走进我里面展开/看见我自己我是谁的事实。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调查到我曾经接受和允许在心智里编造出一个看似高等/优越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极端正向能量充电的人格/程式/能量体验作为自我欺骗/保持迷占 的脉络下,我决定/指导自己将它转化为——我支持自己行走自我进程以释放/解放我自己和推进我缓慢但确实地活字词作为一个实例、并然后支持我自己去支持他人作为我的活表达——把它制成我的指南针/对我即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看到我行走书写/自我宽恕过程中时不时掉入一种相当绕圈即迷惑我自己的形式、而且总是自动把我与其他伙伴的书写作比较和贬低/削弱我自己 的循环模式,我用深呼吸和书写/自我宽恕等工具来协助我自己前进每一个小点,无论如何不允许我放弃/妥协我自己。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坚持、认真、毅力、绝不妥协我自己推进我行走我的自我进程直到今天,从一开始我看到我在之中但完全对其没有任何“感觉”的物质身体而领悟到我将我与我的自己/物质身体分离/隔绝到何种程度,到今天我指导/推进自己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应用在身体中呼吸、扎根在脚底、活支柱作为物质身体的稳定在这里、拥抱/亲密我自己/物质身体……在重建我与物质身体了解/关心/支持/整合的关系。

我感谢并欣赏我自己因为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我自创在心智里并相当锁定我自己投射他人的“害怕他人如何看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卡困中,在与任一他人的互动中或之后尽我所能提醒自己并把他人视作我即我内在心智现实的一面“镜子”,把转移出去的注意力一次次拿回并重新对齐/扎稳在物质身体中去调查/反省和解构/释放我自己的过程。

我感谢我自己,我欣赏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13天:都是我的错/不好人格

这个“都是我的错/不好”人格,我看到在我里面相当深刻且固化,它会在任一片刻在我自己独自一人做事/行动和/或与他人互动期间好像“突然”跳出并接管,然后我观察到我里面会陷入一连串的自责、自我怀疑/否定和害怕/担心、紧张/恐惧情绪能量反应/波动。这些年我也对错/不好、自责等人格/程式做了相当大量的解构/调查,但依然观察到它在我里面有一个相当的“紧抓感”不肯放开,最近对这个人格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我观察到母亲身上同样是非常自动化活出这个人格作为她所是者/如何所是的表达方式。我看到其中一个关联来自我出生时接受和允许制造并紧抓“重回母体”人格并依附极端正电荷去投射母亲如同她的所有表达形式在我面前,因此显然在我观察到日常母亲在自己做事和/或与父亲/与我或兄长的互动中经常说话“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以及后续一连串说话自责/自我否定、担心/害怕等字词/情绪流出的时候,我早已自动复制/拷贝母亲这个表达形式并铭印到我身体中来定义为我是谁,而这个做法我给它依附并连接如同“重回母体”人格的极端正电荷。

随着我慢慢长大我观察到在我与父母、外婆以及其他权威老师们的互动中,我非常害怕/恐惧面对他们对/朝向我大声喊叫批评/责备/骂我这里那里错/不好;而然后我也观察到每当他们如此对待并大声质问我“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啊?说呀,说话呀!说给我听听你觉得你自己错在哪里了。”的时候我处于极度害怕/恐惧和整个身体僵化/锁定的状态下尽我所能去回忆他们批评/责备我的说话字词并颤抖着挤出这些字词之后,大部分情况下我看到他们的脸部肌肉松开一些、听到他们的发声降低/平缓下来一些,然后不多会儿就结束了对我的这场批评/责备/训斥的过程。从那里开始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我里面发展这个人格并相信它可以帮我尽快避开/逃离更多、更长时间我所极度害怕/恐惧的被大声责备/批评/训斥的情境,也给它依附许多正电荷。

另外一个情境是,我观察到当在我与他人互动或工作当中出现偏差/做错、或领导/同事为我指出的时候,立刻这个人格跳出并接管我,我会自动地表现出一种低头、缩肩、矮化自己的姿态并快速说话“这是我的错/不好,因为我没有考虑、想到……”等陈述。然后我发现很多情况下小时候外婆/老师或后来工作中他人/上级会减少大声批评/责备或骂我的时间比起我一直不肯承认自己的犯错或赌气不吭声/回答他们的情况而言,那让我感觉早已因为看到自己的“错/不好”而涌起在我自己里面那么多负面情绪能量和我感觉非常可怕的“他们是不是将会再次开启一段相当长时间对我的批评/责备/训斥我的过程”的我的预期+想象,好像开始减少/缓和或慢慢消散,这使我感觉松了口气而放松下来一些;或者是有时有他人对我表示赞赏/说我能够自我反省这样才是能够支持自己改进和做得更好的方法,当时我感觉好极了。在这些情境下我也自动给这个人格依附和加强更多正电荷并相信活出它面对外部世界/人们一定会给我带来好感觉。

于此我看见/领悟到,必然我不会放开/放手/放下这个人格/程式由于我给它依附并连接了这么多正面的感觉和判断/信念及能量,虽然我对它在我身体上造成的后果有许多不舒服的感觉/体验——而这也早已编程/制造对立两极性到这个“都是我的错/不好”人格,哈哈,真是相当奇妙的心智结构,每一个我所接受并允许而沉迷负面情绪能量并加强的人格/程式或点,它背后实际上我早已给它依附并连接了正向人格/程式/能量保持自动强化。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