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85天:冲出去助人

我观察自己有一个相当快速的反应模式,每当我看到有伙伴在他们自己的进程中遇到“卡困”、或是母亲/他人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中遇到难处并且经过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或很少变化或前进的时候,我会感到非常担忧/焦虑和紧张,并且感到从我胃里有一股能量动力很强并且有一种想要立刻冲出去和行动做点什么以帮助/协助到他人,哪怕一点点也好 的冲动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观察到身边他人遇到生活或心理困难/卡困并持续一段时间没有或较少变化的情境时去立刻走进担忧/焦虑和紧张的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那一刻去立刻激活我自己里面关于我自己曾经如何遇到生活或心理困难/卡困并且在当中起伏了相当长时间的过去记忆,在那里我感到身体上疲累/酸痛/吃力或无力、我感到心理上虚弱/低落和好像失去了希望/动力、我感到生活中怎么看起来到处都是阻碍/障碍而我还没有跨越过去……那时候我觉得似乎我囚困在一个无形的“囚笼”中并且怎么努力都好像无法冲出一条给我自己的“出路=解决方法”,我感到非常痛苦、挣扎甚至绝望,而我非常害怕/担忧再次遇到“卡困”和体验如此糟糕的内在体验。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一刻实际上是我在接受和允许只是在现实中观察到他人有可能遇到与我曾经相同/相似生活和/或心理的经历过程 而故意且自动地走回心智把我的看见/听到去个人化而投射他人,因此掉入了我自己的两极能量冲突,并允许我去沉迷于过去记忆的能量迷占陷入一个“没有解决方法”的能量性困境中活着自怜、受害和放弃人格。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个现实情境下普同常识是:在我自己里面显然是我、只有我这个唯一的创造者制造出如此强度/深度的“没有出路=解决方法”这自我定义/信念和那么多负面情绪能量累积/加强到达某种程度峰值的后果,因此将我自己“囚困”在这个能量性困境的幻觉/体验中真的卡住了我自己和物质身体、和因此看不到/忽视正正在我面前在现实中的解决方法。却进而走向对立面的“正极”激活并加强“助人”人格推着我自己转移注意力向外并然后以操纵自己去操纵他人的方式逃避/抑制我自己里面这一切事实真相。其次,我所观察到的他人是否真的遇到/经历着与我曾经相同/相似的生活经历和内在体验——事实上我不知道,因为我尚未上前一步向他人提问和了解或只是聆听了一部分信息就在我里面快速“下结论”,可见我对他们的看待/解读都仅是我躲在心智里的“猜测”而与他人即他们的现状无关!并且我只是在用转移注意力策略不去面对/解决/清理和为我自己心智里的“卡困”点负起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当我仅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里去观察、分析和对他人即他们的现状仅依据我所观察到的某些点就去下结论的时候,实际上这只是一个我如同心智“自以为是”的反应模式,而不是支持我自己去看见/洞察/领悟到,真实的“帮助”必定是在物质现实中,通过与对方实际的交流/对话以听到他们对自己现状的描述/分享以及是否有困惑/难处的字词表达,从中我获得信息和他们是否需要我的帮助的反馈,我看到在这里才会是我评估并决定我将能够提供什么/哪些相应的帮助或协助的点的参考。

每当我再次看到当我观察到身边他人有遇到生活或心理困难/卡困并持续一段时间没有或较少变化的情境时去体验到要么担忧/焦虑/紧张反应、要么冲出去要助人的冲动感时——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吸一口气并对齐物质身体,在呼吸中后退一步并检查此刻我在害怕/担心什么然后支持我自己行走通过我的害怕/恐惧与控制。我提醒并保持在呼吸中专注于我在之中并如同物质身体的稳定、确定、清晰和在这里的事实,然后我扩展专注到他人身上以便只是敞开和无条件看到/听清对方的表达/字词是什么并提醒自己去字面上的理解。

我承诺我自己在与对方交流的过程中提醒我呼吸和对齐我的身体以帮助我自己稳定/专注在这里在现实中,然后询问和提问以了解对方是否需要一些帮助/协助,进而我们一起讨论看一看什么样的方式/方法可以帮助/协助到对方是对齐对全体最好原则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86天:客人走了

今天有好友与她伴侣来访并我们一起包和吃饺子,饭后我们坐着聊了一会儿,没多久他们有事就走了。我发现他们走后我的胃里像是自动充气并向胸部移动,我感到胸部里面像是胀鼓一团气顶着咽喉部的感觉。

我看到小时候相同情境的过去记忆,在那里家里来客人,当他们说他们要走了的话语时,我感到失落/空缺和无力感,我会拉着客人的手不想让他们这么快走、希望他们能再多玩一会儿,尤其是有小朋友我们一起玩耍很开心的情况下。并且他们离开之后我会感到胃里有一种空洞的感觉。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记得每次家里来客人的时候,我看到1)外婆会做许多好吃的菜肴、拿出家里有的点心/糖果,那些是平时很少能一起吃到这么多种类和数量的,因此我感到很兴奋/高兴关于今天我能吃、吃、吃很多美味食物,而且那么多“好感受”能量似乎都满的溢出来在我里面。2)我会与客人讲话满足了我“想要说/表达我自己”和不必随时提醒并克制/抑制这个内在动力的欲望;和3)我看到他们以微笑、脸部肌肉柔和/时而点头并回应我的形式给予我这么多正面反馈=令我感到被关注、重视、倾听的好感受,很多很多;而我觉得这2点是我平时在家里比较少能获得/满足的,所以我喜欢家人来客人。4)我看到家里充满了人且大家看起来都是很高兴、快乐、热情的样子,我听着各种发声也感到房间里好像充满了快乐/高兴的正向能量,这使我感到好、非常好的感觉并且我希望/想要这种情形/氛围能保持得久一些更好。5)我可以一直玩耍很长时间而外婆不会来提醒我该学习/做作业、和我不必去面对让我感到痛苦/辛苦的学习之事,好开心。6)我可以跑上跑下、大声说话或与小朋友一起玩耍时喊叫/尖叫,而不会或很少出现外婆对我大声呵斥/皱眉打断/阻止的情况——而这令我有一种好像平时一直习惯于自我抑制/压抑在我自己里面的负面情绪能量得以“爆发式”的释放,我感到痛快/很爽的好感觉。

我看见/理解/领悟到,为什么我想要紧抓/留住客人多一些时间,是因为我害怕失去当我遇见家里来客人的情形期间我允许自己触发在里面上述那么多正向能量的好感受,及我投射的吃/美食、我表达、有人关注/重视、追求快乐/逃避不舒服/喜欢之事等等好事情。

我还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那时候我将“家里来客人”的现实情境,关联/投射成一个可以令我有所释放我平时躲在心智里所接受和允许一直沉迷/累积的压倒性能量在身体里 的“好机会”,那对我而言是一个有点“放松/卸下负重”的好感受,出于我看到外婆的少或不打断/阻止。因此我自动累积“希望家里有客人来”的“欲望”如同“空洞”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这导致,每一次我走进这个现实情境,都成了一个自动的“点燃”而引发大量压倒性能量因此感到一种无法按捺的动力驱动着“我表达”的形式,能量性的。而这真的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决定的我表达。

我的自我抑制是因为自3岁多我找不到并因此相信“妈妈不要我”之后,就基于当时触发/叠加在我里面那么多层面的一整个初始“负面/不好+失去+害怕”人格/程式/系统即压倒性能量,而编程/相信:在外婆家里我必须绝对屈服/顺从/服从否则我预期+害怕会再次遭遇“外婆也不要我”的情境在现实中和/如同我里面巨大可怕压倒性能量大恶魔。因此在日常生活中我形成一个自我抑制人格,一旦我在里面引发责备/不满或生气/愤怒投射朝向外婆时,我会触发害怕人格、并躲在心智里玩秘聊/内在对话/想象,也刻意隐藏/抑制这些被我评判为“不好”的情绪和我的“想要表达”的动力因为我感知/相信这一切是不被外婆=权威允许的,大部分情况下我就只是在自己里面“生闷气”,这给我的身体累积了相当的压力/负重。

而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从始至终都只是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里以我的预编程“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压倒性能量为基础而玩耍、发展、进化心智两极能量并推向一个又一个峰值的后果在我心智里、铭印到我的物质身体中,并对它沉迷上瘾。因此我看到这个“希望家里来客人”人格只不过再次是我接受和允许而制造的又一个转移注意力策略。

我也看见/理解/领悟到,家中来客人,这只是一件在我生活中时而发生的人与人之间交往/走动的事件,客人的来到和一起吃或吃多一些种类/数量的食物、玩耍、交流……这一切并没有对我如同物质身体添加/抬高些什么,反之他们走了或不来一段时间也不可能令我少/失去些什么,因此我可以放开/放下我给这个场景/事件依附的这些两极能量,而宁可支持我自己专注于现实行走这个实际的在一起吃、玩和交流的过程。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87天:感谢是真的吗1

我观察到当我在向他人说话“谢谢/感谢”的时候,很有趣的实际上有不一样的出发点/能量反应在背后。有的时候我感知我处于一个低下/次等的位置在说它,而有时我故意抬高自己在里面并以一种“不屑”的态度对他人说,再有些时候我看到我在头脑中用显意识好像“要求”或“规定”我自己去说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得到他人帮助/协助或解决问题之后去在一个低下/次等的自我感知/定义中朝向他人说话谢谢/感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感知之前当我自己面对这些他人帮助和协助或解决问题的事情时我是无知、无能和没有解决方法的,而因此当这些他人在我面前呈现为拥有知识/能力并实际行动和解决了我所面对的问题或困难时,我在心智里比较并得出结论:在该方面/事情上他们“比”我知道/会做/有解决方法,因此我低下/次等于他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我作为小孩在学习科目、获得考试成绩或体育课不同类型的运动项目以及日常家里做事等等方面,家长/老师都会这样把我们与其他与我相同/相近年龄/年级的小朋友作比较并得出——我记得大部分会是“我低下/次等/不如于他人”的结论,因为“他们做或达到了而我没有呀”。从那时我在里面形成并相信“只要我对某东西的知识/能力/解决方法为没有或少于他人,那么我就是低下/不如于他人”的信念/定义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小接受并允许沉浸于“害怕”镜片背后投射我眼中的“权威=家长/老师”而把他们说的话语/字词放在某种“绝对高等/正确”的位置上,显然我就是“低下/次等”的对立面。而完全忽视正正在我眼前的普同常识:我处在学习和应用的过程中,而这是一个过程、需要时间和练习,因此仅在一个片刻拿知识/能力/解决方法中的一块/一个点来“比较”和因此“彻底”判定/定义个人是谁/什么/如何所是的整体,显然这是不合理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们每个人在自己所在/研究的领域中会投入足够多时间、精力学习/练习并实践应用因此有着更多相应的知识/信息和能力/解决方法应对,我在生活中寻求并得到帮助的不同领域专业人员或周围他人,他们绝没有以任何方式令他们高等/优越于我,他们是来协助/帮助我解决问题的,因此这实际上只是一个平等的感谢/谢谢他人给予我的帮助/协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我觉得我并不需要而家人/他人有一个冲过来并给予我帮助或东西的表达形式时去在我里面故意抬高自己并以一种“不屑”的态度或抗拒的体验对他人说话谢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感知/相信,我又没有“要”你们来给我帮助,是你们自己走过来给我这些我并不需要或甚至有点讨厌的东西或帮助;而且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觉得/相信,帮助他人的人总是有那么些高等/优越于被帮助的人出于他们有我没有的知识/信息/能力及解决方法——因此为令我在自己里面获得某种程度的“平衡/舒服感”我不得不把我自己放高一点才行,和没法对你们有“心甘情愿”的感谢/谢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躲在自己心智里以害怕为出发点把“没有知识/信息/解决方法”的自我感知如同一个“空白”画面在我里面,编程/归类为负面/不好的东西、并依附“害怕我不好/错”的害怕人格。并且,将我在里面“看不到需要帮助”的想法=欲望而现实中有他人走过来并给予我他们认为我需要的东西或帮助这现实情境,投射并感知为“我失去了我里面的‘不需要帮助’的欲望”,并自动相信是他人这个“主动走过来并提供帮助”的行为在攻击/令我的这个“正面欲望”如同“好感受能量”的无效/丢失而归咎于外。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躲在自己的心智中去把“没有知识/信息/解决方法”和“我不需要某个帮助”的感知/想法,编程/制作和紧抓为我是谁/如何所是的自我定义且从不质疑——而完全忽视/看不到物质现实中的普同常识是:“没有知识/信息/解决方法”只是一个暂时的状况,提示我这个点/部分我需要去搜集并学习和扩展我自己;而“我不需要某帮助”,那么我可以直接向他人表达我自己的“不需要”,而不是总是滑入心智极化能量中迷占和卡困而因此放弃/妥协我在之中并如同物质身体在稳定、确定、清晰中自我表达的能力。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88天:感谢是真的吗2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公共场合遇见陌生他人给我帮助或提供我并不需要的帮助时去在头脑中用显意识好像“要求”或“规定”我自己必须且自动地对他们说话感谢/谢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被外婆/父母带着去遇见外面不同的他人、及得到陌生人们的帮助时总会听到大声喊叫/说着“别人帮了你你要说谢谢才对/不说就是没礼貌=错/不好的”、“别人给你糖果吃,你要说谢谢,快!快说呀!这孩子怎么不说?这么没礼貌!”而因此当时我觉得并相信,在外面遇见“别人”给我任何帮助我都必须快速回应/说“谢谢/感谢”=有礼貌=好/正确,而这将令我获得来自他人给我喜欢/认同/夸奖等正面反馈,这感觉好极了,因此我想要更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从小我已经在心智里把这个在外面环境/公共场合遇见陌生他人给我帮助或东西的情境,投射/制成一个“只要我快速/立刻回应谢谢/感谢,就一定可以令我得到心智正向能量充电好感受”的逻辑/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其目的只为保持遮蔽/隐藏/抑制背后的事实:我有多么害怕/恐惧遇见他人给我“错/不好”等任何负面的反馈(从发声到表情到字词到行为等一切)等如可以瞬间触发在我里面的那么多害怕/恐惧/担心/压力情绪能量的不好感觉。因此可见它只是一个我制成并挡在我前面的心智防御机制,而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重新定义字词“感谢/谢谢”: 对于他人的赠予或帮助所表达的正向接受的回馈的一种方式,通常带有正面的感受。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是的,当我获得他人给我的赠予或帮助时我内在会升起许多好感受,例如:拥有一个新的事物,或增加我生活的便利性,或处理并令某个东西得以有效运转,或解答了我的一个疑问/问题,或解决了一个卡住我的难点……等等,我在正向能量中体验并向他人表达感谢/谢谢。但之后,我不必接受和允许去继续沉迷在心智中紧抓这个正向能量如同这些过去记忆去继续编程和定义为我是谁,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因为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而我在之中并如同我的物质身体正正的是在这里,并继续行走我的日常生活,这任意一个我心智里的过去记忆/能量体验,怎么能来定义我是谁呢。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89天:划算&不划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买东西时总是沉浸在划算与不划算的秘聊/能量中摇摆/犹豫/纠结在我里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日常经常谈论钱和用钱的时候会提到字词“划算/不划算”,我理解它的意思是:花了一定数额的钱就应该得到对应价格/相等数量的商品才对。假如花的多买到的少就是不划算、而反之花的少得到的多/质量好就是划算。而我没有看见/觉察到那时候我自动地以我的初始人格视角将这个来自前辈=权威的说话制成一个“信念”并定义为我是谁,是一种类似于绝对真理的东西,这导致只要我在自己心智里“感觉”对应价格数额不匹配、或我所获得物品的数量/质量没有对等的细微体验/想法时,则立刻触发“我损失/失去钱/物”和“我感觉不好”和一整个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而且我将它制成一个“极端敏感的天平秤”在我心智里如同两极能量波动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在听父母/外婆提到钱的时候经常说“假如没有钱就不能买好吃的、买穿的漂亮衣服、买书和供我们上学获取知识”等,因此那时我感知/相信“钱在我们的生活中一定是某种最最重要的东西,没有或缺少了它都会吃不饱肚子”并在我里面给“钱”依附了“求存”的定义/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而我没有觉察/看到在那时候我已经以我的初始人格把这个定义推向极端化:假如我没有/少钱我将会面临活不下去/死亡的可怕境遇 的想象/预期和极端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依附,并定义为我是谁在 我与钱的关系中,成为一个绝对低下/次等和完全没有自我主导/控制能力的仆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外婆会给我零花钱去买一些零食吃,但我经常会遇见我喜欢/想要吃的东西多而我手里的钱数少,而因此我必须在那么多好吃零食面前在心智里来回/左右的盘算这次我将用多少钱买什么/多少数量的零食来满足我自己,也同时留下一些钱数以便维持后续那些天我的能吃到喜爱零食的欲望的满足 而不必一次性花完而后我将必须忍住“嘴馋的难受”并等待下一次外婆给我零花钱的日子的到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时常看到外婆会拿一个小笔记本每日买菜回来记录她买的每一样菜的价格,我问她为什么这样做她说这样可以计算生活费并帮她省钱,并说这叫过日子要精打细算以及我们家不是富贵人家所以每一分钱都要计算着用不能乱花去浪费的。而我没有觉察/看见/领悟到,我在我里面用我的初始人格再次将外婆的这个行为和说话极端化去向:在我心智里确认/相信我用“欲望得到/省下钱多—害怕减少/失去/没有钱”两极定义/能量去如上面所做的那样躲在心智里徘徊在两极之间并仅根据能量动力作为唯一参考来衡量/评估并最终为我作出是否购买及多少的花钱决定 的方法是与权威一致因此是正确/好的做法,来定义为我是谁、并依附更多正电荷。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是我从小以绝对低下/次等/无能和害怕的视角去观察/学习我眼中的权威=父母/外婆即他们如何说话/讨论关于“钱”的内容,并躲在心智里感知/相信:钱这个东西是权威们如此谨慎/小心和担心/害怕没有/不够的东西,所以看起来它比权威们更加高等/掌控一切和像是有一种绝对权力在它里面,我觉得很可怕。而然后我相信我只能依循我的权威=前辈们他们如何活与钱的关系/互动的方式 来在我的生活现实中去活出“我与钱的关系”作为我是谁的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小把自己限制/困住在我预编程的初始人格/压倒性能量中并只透过这唯一镜片看世界,缩减/削弱/矮化我自己在教养/照顾我的父母/外婆面前,并只是把我自己限困在关于钱的“欲望--害怕”两极能量困境中去使用复制/拷贝前人的活法来铭印/定义我是谁并在我的生活中活出它们。这导致我完全看不到/忽视正在我面前的普同常识:钱,是人类全体制造出来为交换生活所需品的代替相同/相似创造价值的物物交换的物品。因此它是平等一体于我们的我们的创造物。并且,显然我花出多少数额的钱和/或得到多少数量的物品的情形,从未令我在我的身体中多或高出一块、或少/低下多少,因此真的不必拿钱、钱与物的交换的形式和数额/数量来制约/限制我在生活现实中的活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从我在生活中几十年购物所获得的观察和经验中我已经了解/看到:在现实中花多少钱买来我们认为“等值、值得或优于”的物品,这个衡量标准从来都不是绝对的——因为世界上物品的标价是多样性的,而个人自身购物的目的首先是为了满足我在生活中方方面面的需要/完善,因此我可以援助/支持自己立足于对自己如同全体最好的原则来选择物品、并依据我的日常收入察看和比较价格,以作出最适合我自己的花钱购买物品让自己享用的计划,而不必放弃/妥协我自己和任由心智的两极能量完全接管并替我做决定。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再次购物期间观察到头脑中跳出“划算还是不划算”的秘聊/两极能量波动时,去深呼吸并对齐身体,首先我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任何“欲望”或“害怕”的点出现,并说话自我宽恕解构/释放它。然后我在呼吸中专注于我的生活现实看一看我对此物品的需要/希望更好的方面是什么/有哪些?进而依据我的实际需要来搜寻/了解物品并选择几种最后查看/比较/评估价格以为我自己挑选并决定最适合我的物品。过程中我也保持觉察是否有陷入能量反应,并继续拿起和行走通过我的害怕/恐惧与控制。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0天:不想听到父亲的情况

在每次与母亲的通话中我观察到自己对母亲总是花更多时间说话/描述我父亲发生/经历了什么、她如何协助他做什么,和她因此有多劳累,以及父亲的身体现在有这样或那样的好转……而我看到里面升起强烈的抗拒:我非常不想要听母亲讲述父亲的病情和身体状况,并且我认为母亲为父亲如此付出/不顾自身的照顾他的行为真是不值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非常不想要听/了解父亲的病情和身体状况,甚至在我里面更深的地方我根本不希望他身体好转/恢复健康。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只要一听到我妈说父亲及他的情况就会在我眼前浮现所有的过去记忆,我看到他是一个只会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到伴侣、孩子身上而不计后果的人,他是一个认为自己全都正确而从不犯错也不会向他人道歉的有着那么饱满的大男子主义的人,他是一个从不替他人考虑、只想和让他自己舒服的人,他用忽视/不理睬的方式对待让他不满的我=女儿,他是一心想要让我按照他为我所规划的人生道路去走并用各种方式操纵母亲即看似我们家里最好说话的、也是我们三人之间的糅合剂的人来操纵我 的人,他是非常固执只按自己的想要去行动而不会听取他人意见/建议的人…… 曾经听母亲说过他在照顾他自己的母亲=我的奶奶患肾癌晚期时有多么经常发泄愤怒朝他母亲吼叫和说她“你怎么还不去死!”——总之,这么一个看起来有这么多负面/不好行为、和对家人尤其对他自己的母亲都是如此恶劣态度的人,我凭什么要对他好、关心他的身体状况和健康?!并且每次听母亲多么辛苦、吃力和用心的照顾父亲的话语/描述和在我眼前播出的过去记忆及想象时,就更加生气了——因为我认为他这么一个“坏/恶人”凭什么能得到我的母亲对他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从小被父母抱着去电影院里观看各种打仗影片,那里面总是播放这样的情境:我们这边的解放军/革命者与对面的敌方/特务如何战斗、斗争或隐秘的传送情报等等,而每当“敌方=坏人”对我们这边的“好人”做了任何“坏事”=指因叛徒而被抓捕、施刑逼供、杀死等作为时,我总是会听到影片中有角色、以及身边父母和周围看电影的他人都带有非常生气/愤怒的情绪在说或喊“我们一定要为牺牲了的某某烈士报仇!让坏人罪有应得!”并且我看到影片里和身边的前辈们对“坏人”的评价/说法几乎都是一样的表达形式=充满生气/愤怒和咬牙切齿的说一定要报仇、消灭对方为快。而然后,情节的发展一般都会走到最终“坏人”被“好人”抓捕并有时公审、然后枪毙的“完美”结局,那时我也会听到父母及他人有欢呼的喊叫声。因此那时候我暗自相信“坏人,就必须用愤怒/对抗和仇恨/报复的方式去对待,而且一定要想尽办法让坏人受到惩罚才是大快人心的好事”这信念并连接正电荷,形成一个正面的我是谁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看影片期间大人们会告诉我、和我长大一些也会向他们提问,只要出来一个新角色/人物我就会立刻问“妈妈,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呀?”然后我会得到一个肯定的关于“是好人”或“是坏人”的答复。而我观察非常有趣的是,在小时候观影期间我在自己里面观察并感知而发现,一旦影片中出现的某人是“好人”我会听到父母/旁边的所有大人都会说话字词“解放军、好人”并在他们的表情/发声中有兴奋、高兴即上升的能量我可以感受到,这使我感觉好/不错的好感觉;而反之出现的某人为他们告诉我的“坏人”时我听到他们说话字词“坏人、敌人、特务、很坏”等并表现得严肃及带有生气/愤怒和怨恨的发声去咒骂那些角色,那时我感到我的身心抽紧/绷紧/僵化而令我感到不舒服——那时候我自动地走进心智去得出结论:让我感觉好感觉多一些的人是好人,让我感觉不好/很不好的人是坏人,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是谁、依附两极化能量。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可见实际上是我沉浸在心智里仅仅依据我从小复制/模仿前辈们如何说话关于“好人、坏人”的表达形式及当时我的内在能量性体验,作为唯一视角/参考走进我的生活现实去观察、看待并感觉我身边的家人、他人,并由此得出某人是好人、某人是坏人的结论——就像,我一直认为我爸是一个坏人的信念/我是谁定义,因为我记得他给我带来的“不好/糟糕感觉”非常多,远远多于好感受。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紧抓我所编程自己为的“负面/不好、失去好”和朝向它们的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系统即压倒性能量、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是谁/如何所是;并仅以这“害怕”出发点作为我观察、参与我的外部物质现实的唯一依据,因此恒常活在“害怕我自己的害怕”人格/能量困境中吓唬我自己,并因此屈服/顺从于我投射到外部世界中的走在我前面的人=权威、和他们如何说话/表达他们所是者/是什么/如何所是及为什么的一切——因此在我的生活现实中,恒常将我自己显化为一个低下/次等于走在我前面的人们=家中的、外面的所有“绝对高等/看似拥有掌控/主宰/决定我是谁权力”的权威们 的自我定义/位置。可见这一切我躲在心智里对我自己、我的指导原则的放弃/妥协事实上与走在我前面的人即他们如何表达/说话他们自己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的父亲即我已经给他归类/评判为“负面/不好”的作为都只是他所接受和允许他自己编程并活出的心智意识系统的人格/程式/系统、能量性的,出于对心智系统的不了解他一直活着自动化的模式而因此他的任一行为/说话形式只是对他自己心智里的活动/反应 去起反应管而困住了他自己,并没有多少刻意“针对”我即我的表达;而我不必继续去接受和允许拿他的行为/说话来“个人化自己”并由此将我困住在我心智的能量性困境中——不必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父亲是平等一体于我的另一个人,他的物质身体正处于年老/虚弱的状态,而照顾他的母亲向我们远在外地的子女通报父亲的身体情况和变化——这可以供我们了解更多/清晰,实际上也是支持我去看见/学习/了解物质身体及其衰老的信息/事实的机会。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再次听母亲讲述父亲身体情况的信息时,去深呼吸并对齐身体,并退后一步、在呼吸中倾听字面上的意思,以了解父亲的身体状况及病情变化;也觉察我心智里是否有活动或对母亲讲述的哪些字词有起反应,并继续调查关于物质身体衰老方面的我的自我卡困。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1天:做成功过的事情压力巨大

今天早晨我买菜回家炖老鸭汤,而我发现在做的过程中我的胃/胸部到咽喉肌肉非常抽紧且随着我的做事过程越来越紧的感觉,我看到这是一个自动化的模式:每当去做一件我曾经做成功过且获得他人正面反馈的事情时,我里面的压力很大、且随着做的过程只会越来越大而完全无法松开、放下,胃/胸/咽喉和肩颈上背部肌肉紧绷/硬化很强烈因此感到压力一直在增大和相当巨大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做一件以前成功过的事情期间陷入紧张/焦虑和充满压力而且压力随时间越来越大的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到每当走进这个相同情境我总会看到我头脑中就在眼睛的前面激活/播放着曾经我如何做此事前中后的所有过程和细节、和他人对我的完成结果有这样那样的正面反馈=喜欢/夸奖或认同/欣赏等,然后我感知/觉得我非常想要紧抓我头脑中这些记忆图片来帮助我今天此刻去行走“完全一样”的过程/细节以便“确保”我也同样做出一个完全/完整/完美的“成功”结果,并且之后也能得到来自他人所有这些令我体验到我里面那么多完全/完整/完美好感受能量的正面反馈——我都想要得到,而且越多越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我在权威面前按照他们的描述/要求而不仅做到并且成功或有时做得比他们要求我的更好的结果时我得到权威给我从表情到发声到字词到行为全面的正面反馈,而我看到这是我在自己里面一直暗自渴望/希望了很久很久的东西,这一刻得到满足/充实或甚至有一种满的要溢出来的好感受——那时候我觉得我“重新得到”了我渴望已久的“完全/完整/完美极好感受”的能量性体验,并相信这就是我是谁,和我需要它更多更多来让我体验/确认这个正面的我是谁定义的存在和活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心智里我允许并不断加强的这个“完全/完整/完美极好感受”的能量性体验,实际上来自于我婴儿期,每当我身体上有任何需要=我把它们归类为“负面/不好体验”产生而我哭喊不一会儿就看到妈妈的脸出现在眼前、听到她熟悉的说话声,我立刻感到安心/安定并放松下来;而且过后我总会感到身体上那些不舒服的地方得到了缓解或解决而重新恢复舒适/温暖等好感觉了——而那时候我感知/相信:我只有得到他人给我关注、重视、在意、照顾才能感觉好,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是谁、连接正电荷。

而后,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以“害怕”这唯一视角去随着我的长大和对我父亲如何对待我及与我一样的哥哥的不同说话/行为方式的观察,去在我心智里感知/相信那类皱眉/肌肉下拉/绷紧/硬化/大声喊叫去责备/咒骂/打击/挫败等形式是“负面反馈”而它们令我感觉很不好,而那类眼眉弯弯/微笑/点头/嘴角上扬/温和/轻柔或比较尖细发声等形式为“正面反馈”会让我感觉好、很好或更好。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已经在心智更深的层面将这些我所归类为来自权威/他人给予我的“正面反馈”与小时候被母亲关注、重视、在意、照顾期间的好感受和正极信念/我是谁定义 连接,并感知/相信:我只有得到他人给我正面反馈才能感觉好、才能更有动力去行动/表达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当我只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上面的信念/定义并将它活出在我的生活中时,实际上我在拿它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去隐藏/抑制对立面的负极和我自创的害怕/恐惧/担心等压倒性能量,并由此沉浸在两极化的能量游戏中上瘾。并且因此我完全放弃/妥协了我的自我指导/决定能力和看不到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本就拥有、且随着长大学习/掌握了相当多面向的自我关注、重视、在意、体贴和照顾的能力,而完全不必投射和仅依赖他人即他们的反馈形式 来决定我是谁和我的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很明显在过往我做成功过一件事情,它一定不是由我里面心智的极端强烈两极能量做到的,而是由我在之中并指导、推进我如同我的物质身体而且在实时时空中一个片刻一个片刻、一口呼吸一口呼吸地缓慢但确实地创造出来的,这是普同常识。其次,我里面和身体中的两极化强烈能量和保持自动累积/增强并推向一个又一个峰值的模式,是在我的接受和允许以及放弃/妥协我自己的脉络下形成/接管并显化的,因为我给心智里的想象、图片、欲望/想要/需要人格全都依附正向能量并且在遇见相同/相似情境/做事时仅仅自动激活,而给它充电的是我的“害怕失去”的害怕人格。可见,这两极化强烈能量从来都不是我是谁,如此紧抓的原因仅仅是我的存有/心智为满足自我利益能量充填的好感受,因为心智需要正负两极能量的存在以维持它的生存/活着,但是我=心智没有看见/洞察/领悟到,我可以支持/指导自己将心智整合到/等如我的存有等如物质身体以构建三位一体作为我是谁的整体,并以这个状态去活作为生命的我是谁的表达,这里面心智是我的一部分并平等一体于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每一个片刻我走进我曾经做成功过的一件事情的前中后每个阶段和细节的时候,实际上在一个瞬间在一口呼吸中我有对我自己关于是深吸一口气拿起自我指导权、还是顺着能量性的习惯/感觉去自动地放弃/妥协并被心智极化能量完全接管/控制——的决定能力,除非我允许自己去妥协/放弃。

每当我再次走进做一件我曾经成功过的事情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对齐身体,并在呼吸中扫描/检查整个身体的状况/感觉,如果有心智活动或身体不舒适点,我支持自己先在呼吸中去调查/宽恕我自己。然后专注在身体中稳定、清晰、确定的做事/行动每个部分/细节,过程中我来指导自己调取做相同事情的过去记忆作为参考以协助我此刻的行动,但在呼吸中我保持觉察并且不允许自己参与能量性波动,而是宁可对齐身体/专注现实的前进。并且我提醒并保持练习一旦发现我走进心智或有能量波动,就只是再次回来并重新对齐身体和专注现实。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2天:害怕迟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参加课程时害怕迟到。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学时我听老师强调准时到校的重要性和批评迟到的同学,并且好像有迟到的同学进教室后老师会罚站他们,让他们站在讲台旁边面对大家站立一段时间,这被称为“示众”是一种惩罚手段。那时候我感到:迟到=罚站=示众在教室前面在所有同学和老师面前=丢人/丢脸,是一种很糟糕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害怕被示众。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看影片/古装戏、故事等会看到一个情境,在那里犯了某个罪行的犯人会被枷锁锁住、站在囚车上或绑住双手并前面拉出一根长绳被拖着在城市的道路上拉着通过,目的为广而告之这是一个犯了某某罪行的囚犯、或将在某时被处刑,以羞辱犯人并警示民众。那时候我感知/相信这个人犯的是比“错/不好”更加“坏/错”的事情=罪,因此自动地触发并依附更更更强烈的一整个初始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关联到字词“罪”和“示众”,也因此把它们制成了“大恶魔”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事实上犯了罪行的、被拉着通过示众的过程的、被道路上所有民众指点/评论/说不好的是影片/故事中的某个他人 而非我所是者/我是谁。其次,即使这个人被拉着示众、被所有人评判/说不好/坏人,我看到事实是他们如同他们的物质身体显然稳定/确定/清晰的在这里而并没有“缺损/减少/失去”某个部位如同整体,更别提我只是坐在屏幕前观看一个影片/故事或过往的某个历史事件、拿着书阅读的全都只是字词——显然,普同常识是,图片、发声和字词绝对没有从任何角度/维度以任何方式攻击、伤害或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死亡威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害怕丢人/脸。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我做了或没做某事/行为,而然后听到大人对我说话“真丢人/丢脸!”的字词,我看到他们是用皱眉/脸部肌肉下拉/绷紧和提高音大声说话的方式、且食指指着我的脸或戳额头——因此这个相似的表情/发声方式早已触发我从小形成的“负面反馈”人格和一整个初始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那时候我感知/相信字词“丢人/丢脸”一定是某种可怕的东西,因为它一出现我就看到我里面如“大恶魔”般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压倒性能量涌起和自动增强/累积和好像身体肌肉绷紧/僵化而失去我喜欢的舒适好感受的糟糕体验。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小时候听着大人们说字词“丢人/丢脸”朝向我的时候,实际上发生在我里面的事实是:经由我所看到的表情和听到的特定发声而触发从小编程的一整个初始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而然后我立刻感知/相信我看到了我里面的“负面/不好+害怕我的害怕”并相信是他人说我这个字词及该字词本身的错/不好,因此我自动给它依附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并也制造一个“我失去=丢掉了某些我在我里面之前感知/相信和紧抓的我的好/正面的东西”的信念/我是谁定义,显然叠加更多层面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循环累积因此卡住了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沉浸在心智里去感知/相信我会“失去”的东西只是心智中我作为创造者随时间制造/定义为我是谁/如何所是/是什么的东西,例如一个想法、想象、观点、感知、记忆、判断/信念等和依附于它们的能量性体验,带有正/负电荷的。而事实上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活着稳定、清晰、确定在这里的事实——从未改变过!从未丢掉/失去过!只有我作为存有故意且自动跟随预编程的能量设计路径而转移并沉浸在心智的极端两极能量中上瘾的接受和允许的作为和后果——这真的令我完全忽视=丢掉我在之中并等如平等一体的身体、物质现实、我的生活、我与他人的关系和互动!

重新定义字词“迟到”:比约定或规定的时间靠后抵达或完成的行为。

我看见/理解/领悟到,“迟到”是一个后果,它可以帮助我回顾并重新调整我下一次再次做这件相同/相似之约/事时的实时计划/安排,把路程中的、或做事过程中的各种相关因素尽可能多面向的考虑进来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在稳定/清晰/确定中去平等的为自己制订一个计划并实际上行走通过它,并评估一下它的有效性。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3天:钱---不可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听到家人/他人告诉我他们的收入/存款有多少金额的数字时去走进紧张/抗拒的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反复提到自己或家里所有的钱及其数额是不可以随便去向外面他人说出的,他们说这个话时总是提高声音、皱眉/脸部肌肉下拉/绷紧一副非常严肃的样子,而当我看到这个表情和听到这类发声则已经走进心智立刻激活与表情/发声早已连接的一整个“负面/不好、失去好”和“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而因此依据我心智的模式/逻辑——这个“自己或自家有多少钱不可以向外面他人随便说出去”的判定/定义,显然也依附同等强度/程度/密度的压倒性能量并因此成了又一个大恶魔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还包含:我作为他人“去询问/听到对方把他们有的钱数说给我听”的情境,我从不质疑就只是绝对相信就好像它是某种真理类的知识/信息在我里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个人不可以在外面/向他人去随意说话自己/自家所有的钱数,这种行为是泄露“隐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听大人们聊天会时常有这个说法,并且他们说如果让外人得知/了解到我们家里拥有钱的数额那就会让“小偷”心动并也许某一天到我们家里来把钱偷走,那样的话我们将“失去/少掉钱”——显然那一刻我在自己里面触发了与“失去/少掉”有关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并也自动连接到字词“泄露隐私”和“钱”和“小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个人不可以在外面/向他人去随意说话自己/自家所有的钱数,这种行为疑似“显富”是不可取的做法。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显富”意思是,在其他人面前通过说话自己/自家拥有多少数额的钱和/或投资形式而抬高自己、显得自己比他人更多有钱=富裕/成功/优秀等等,然后就把他人“比下去”了。这种行为显然会令对方感觉不好、并然后给个人自己负面反馈,这是我害怕/不想要看到的结果。另外,如果个人去提问他人钱的数额的问题,则会被他人视为“探听隐私”并遭遇他人对自己非常防御/远离和猜疑该人是否对自己即自家的财物有任何“想要借去/不合理获取的歪心眼”,而因此经由这些他人在自己心智里的猜想/推测显然会对这个人有负面的看法/评判或甚至再也不想作为朋友往来的后果,我不想要看到这么多负面反馈所以我坚决不能做此事。第三,如此行事难免会令听到或传播的人群中万一有些人“动歪脑筋”而惦记你家的财物/金钱,那么很有可能招来“贼/小偷”去你家偷或用计谋算计/抢走你所拥有的财物而造成个人钱的损失,这也触发我“失去钱”的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很可怕我不希望它发生在我身上,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因为我从小只接受和允许自己透过“害怕”镜片活在绝对低下/次等的位置/自我定义中,去观察/倾听和解读前辈们以及媒体/影片等人们如何说话/讨论关于钱的信息/说法,而复制/拷贝他们与金钱的关系来构建起“我与金钱的关系”,并拿它们定义为我是谁即我活在这个物质现实中我如何看待、使用及处理钱的方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个人不可以在外面/向他人去随意说话自己/自家所有的钱数,这种行为会被称为“傻子”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我说某些话、或做某些事而他人反馈我“你是不是傻/真傻/是个傻子”等字词,而那一刻我同样会看到他人突然提高发声、朝我瞪眼/皱眉等表情,这些相似的发声/表情我再次触发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在我里面,并相信字词“傻子”必定是某种可怕/恐怖的东西。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在外婆家,只要家里来客人我都会听到小舅一遍又一遍的询问他人“你每月工资多少?”然后在得到回复之后直接大声告诉他人他自己每月工资的数字——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看到外婆一边摇头一边低声在客人耳边说“别理他,他有点傻,就这毛病。”和也会大声阻止小舅,那时候我感知小舅这个总是询问客人(无论是否熟悉)他们每月工资的数字的行为是不好/不允许的,而且因为总是听外婆说小舅有点傻而因此看起来他这种行为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被大家宽容和接纳的。但我认为/相信,我可不想去像小舅那样询问他人每月工资多少数额,那岂不是显得我就是一个“傻子”吗?这让我感觉很不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只有我——沉浸在自己的心智中紧抓并拿初始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来定义为我是谁,并只透过这唯一一面镜片看世界、与他人互动;并且将我从小编程并投射父亲即他的大声吼叫、皱眉/瞪眼/脸部肌肉下拉/绷紧的表达形式的害怕人格,去铺展开并投射到任何有相似表情的他人身上、以及关联他们说话的特定字词,例如“傻子”——而然后,从这里,我接受和允许依循我心智的逻辑,继续发展去把他人说话与字词“傻子”有关的行为/做法,也同等依附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哈哈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无论向他人说话、还是询问他人工资或家里有的钱的数额,那就只是一些数字和/或相应面值的货币纸张,因此很显然普同常识是:我说或问了、或不说/问,这些行为不管怎样都不会对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活稳定、清晰、确定在这里有任何冲击或影响,也绝不会令我目前有的钱=数字“魔法般”的变少。因此我可以放开、放手、放下我从小编程/依附到字词“钱”和“谈论钱”上的负面压倒性能量。

当并等如我再次听到他人对我说话他们有的钱的数字时——
我承诺我自己缓慢深呼吸并对齐身体,站立在身体中并等如稳定、清晰、确定在这里,去只是平等的听到他们的说话和数字,然后在我里面轻轻的放开/放下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2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4天:在权威/他人面前我是谁

多年前开始行走自我进程的初期,我观察到只要我与“他人”在一起,无论是在一个空间里、还是短暂的路过/较长时间的交流等,无论“他人”是我的家人或朋友、还是陌生人的情境下,我从里到外整个物质身体都是处于一种相当强烈紧张/害怕和警惕的状态中,似乎随时随刻准备着去要么逃离、要么战斗。这些年中行走了相当大量的自我调查/解构过程,经由昨天与不同他人经历的几个事件我有了新的看见。

我看到很小的时候我的父亲如何接近我、及当时我在我自己里面如何体验我自己的过去记忆——在那里,每当我看到我父亲的脸/眼睛向我靠近并贴近、听到他特定的浑厚、低沉且共鸣振动的发声、感觉到他的双手托起/抱住我身体的感觉时,我看到我自己里面同时浮现两个“画面=记忆”的激活:我看到之前爸爸如何以相同/相似的发声/表情/肢体动作靠近/拥抱并与我说话,那时我感到我里面是舒适/亲密/放松而且有种被重视/关注/在意的好感受能量,好像充满并涌动在我胃/胸和整个身体中,那感觉好极了,因此我自动地想要更多、更多。

我也在自己里面看到之前爸爸如何与哥哥互动=经常殴打/大声呵斥/骂人的记忆,我感到极端强烈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一瞬间涌起/加强并彻底占据/接管我整个身体,因为我早已用我自己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去投射并预期和相信我一定会害怕爸爸用如何对待哥哥的方式来对待我,并拿这个害怕人格来定义我是谁、定义在我面对父亲/与之互动的现实情境下的我是谁。

而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在小时候这个“我面对/与父亲互动”的情境下,实际上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里紧抓上面2个人格=既欲望/想要获得父亲正面反馈即体验我里面那么多好感受能量的充盈感,又害怕失去这个好感受、和同时害怕被父亲用如何对待哥哥的方式给我负面反馈即再次面对/体验我自己里面那么多“吓死我自己”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不好/糟糕的感觉。而我看见/感觉到正负两极的能量层层叠加/累积而去到相当的峰值在我里面、在我的身体中,我感到一种被那么多能量绷紧/僵化/锁定好像完全卡住而动不了的体验。

非常奇妙的,在那些片刻下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即这个能量性卡困里“寻找解答”而依据心智逻辑得出这样的结论:只要我看到/面对或与父亲互动,我就是/必定活成这个两极心智能量同时激活/涌起并叠加/累积、和走向绷紧/僵化/锁定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的极端 的我是谁定义/人格,而且绝对相信/从未质疑过它的真实性。哈哈

而然后,由于从小我把我自己里面预编程并激活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一整个人格/程式/系统即压倒性能量,去投射父亲即他经常大声吼叫/责骂/殴打哥哥、和/或与母亲争吵的情境,并以“害怕”为出发点感知/相信父亲是我们家里的“绝对权威”——意思是,当我听到父亲的发声、看到眼睛/脸部和行为时总是会看到我里面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很多、很大、很强烈,远远多于我与其他人互动期间我在里面所感知到的能量性体验,因此我相信“父亲”是某种我需要去更多更多害怕朝向并因此低下/次等于的对象。——我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自己用我所编程在自己里面这“害怕+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等级的能量性体验作为唯一依据来编织/构建我与外在不同人或事物的关系的。

有趣的是,在我编造在我心智里的这个基础平台之上,我将我与父亲互动期间这个我的内在体验去铺展开来并投射到更多的人身上,他们是我其他的教养者、是教养者特别强调的老师、军人、政体、国家等人或事物还有“别人”,只是因为他们有表现相似/相同的发声、眼神/脸部表情和肢体动作,只是因为他们在强调这些东西时用了相似/相同的发声、眼神/脸部表情和肢体动作,例如“别人”,哈哈——我总是听到家长对我说“你说话/穿着或行为成这样,别人会如何说你不好/难看/差劲/不如”等话语,当时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在心智里去继续故意/自动编造并累积更多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累积,所以这个当时我弄不懂是什么东西的“别人”我已经给它依附/叠加了很多很多害怕朝向并感觉好像比朝向权威更多更多低下/次等于的体验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对自己的这个接受和允许因此导致的后果是:只要我面对/需要向我在心智里所定义的“权威”/“他人”做一个说话/行动,或真的很简单我只是走出去/走在大街上而我身边必然会遇见/擦肩而过不同的他人,这些情境下我早已故意/自动激活并用同时正负两极能量累积/加强在之中并遍布我整个物质身体的方式活出僵化/紧绷/锁定人格作为我是谁定义/自我表达 呈现在这个世界上、在除我之外的他人面前。我了解了我的表达如此自我限制/缩减/妨害的脉络/来源,可以轻轻的放开/放手它了,它只是一个两极化能量相当极端的体验,从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也看见/理解/领悟到,我编程自己为的在他人面前必定“触发内在两极能量到达极端/活出僵化/紧绷/锁定状态”这人格/能量体验,我已经活它几十年,并且随时间用更多的知识、概念、信息编程它并投射他人和某些代表权威的事物,因此我要给自己更多时间、耐心和拥抱、支持以松绑我自己,并提醒我专注于呼吸/对齐身体活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状态来协助我指导/主导我的自我回应/表达能力的练习。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