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4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65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5-我才不想像你呢-自我宽恕

一直以来“我与母亲的关系”是一个我会令自己相当容易掉入“瞬间情绪爆发”的能量迷占点。这些年我观察我自己里面有着相当数量/广泛的我自己编程/制造的想法/信念即我所是者/我是谁自我定义,与我所看/听到我的母亲她如何行为/说话/表达她自己 有着对立两极的判定/价值观和能量冲突/摩擦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
某一天我们正在讨论一件1年前约定了的事情,我对她说“去年你是这样这样说的,我就同意了,也同意在去年你增加一定数量的做法。但是今年你怎么又要增加那些数量给我呢?”然后我听妈妈解释了一些话,我感到生气/不满情绪在我里面升起来,回道“我是因为你说的那个才同意的,那是我们之间的一个约定呀,你怎么可以随便乱变的。”我听母亲说了一句“你也是像我,都很倔。”我一听感到生气/愤怒的情绪在我里面增强/涌起。我心想“谁要像你一样?我才不想像你呢!”
因为我相信,看看我妈妈行事匆忙而且容易慌张、自己的东西都随拿随处乱放并且每天找东西,说出来的话语时常被父亲斥责或嘲笑她怎么这么幼稚,在我父亲面前好像常常是这种胆怯/谨慎或紧张的样子并且一副没主见即许多事情要问了我父亲之后她才能拿决定,还有自己说出的话经常变来变去没个准……有这么多不好/负面的行为/表现在身上的妈妈,我要是像她那我还能好/对我自己感觉好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我妈妈说“你……像我”的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我妈妈说“你……像我”的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谁要像你一样?我才不想像你呢!”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我妈妈说“你……像我”的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去连接上生气/愤怒的情绪在我里面增强/涌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作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看看我妈妈行事匆忙而且容易慌张、自己的东西都随拿随处乱放并且每天找东西,说出来的话语时常被父亲斥责或嘲笑她怎么这么幼稚,在我父亲面前好像常常是这种胆怯/谨慎或紧张的样子并且一副没主见即许多事情要问了我父亲之后她才能拿决定,还有自己说出的话经常变来变去没个准……有这么多不好/负面的行为/表现在身上的妈妈,我要是像她那我还能好/对我自己感觉好吗?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过去记忆,我记得我14岁在与父母分开10年之后回到家里,在与我妈妈的交流/互动中我一次次感知/体验到她的许多说话/行为/表达方式与外婆的怎么那么不一样?这样那样让我感到不舒服、那样这样令我相当抗拒/反感或鄙视/看不起或不耐烦/生气……反正大部分是不好/很不好的感觉/内在体验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那时候我在我里面感知/相信我里面这么多“不好/负面”的体验/感觉全都是我的妈妈即她不同的行为/说话方式 的错/不好。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一直以来正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拿我从小与外婆一起生活期间而编程/制造的各种两极化评判/定义评判我自己,并进而投射/评判我的妈妈即她许多 我感知为“与外婆所教导/互动不一样”的行为/说话/表达方式,并由此流出/导致许多冲突/摩擦在我与妈妈的互动中在我的现实里——可见,我心智里面这一切反应/活动,与我的妈妈她一直以来如何行为/说话/表达她自己的形式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与妈妈在一起/互动期间我允许自己反复参与/激活的各种抗拒/反感或鄙视/看不起或不耐烦/生气反应朝向她,实际上都只是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我等如心智为了满足自我利益而想要/欲望紧抓我编程/制造在我里面并已经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每一个正面想法/信念、并且同时相信我的妈妈即她某个行为/说话正在攻击/证明我的某个正面想法/信念/我是谁定义 的无效——所以可见,我大部分情况下都在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妈妈而活在一个自我限制/卡困的两极能量冲突中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也关联上另一些过去记忆,在那些时期我时常听到爸爸如何评判并嘲笑妈妈比如“说话没主语/那么大一列火车你妈看不见,哈哈哈……”。以及他们两人吵起架来的时候,我听着爸爸大声的吼叫和用极其恶毒的言语骂妈妈,这使我一次次看到我里面我自创的“错/不好、被批评/责骂”等如“失去我自己/死亡”以及朝向它们的害怕/恐惧跳出而感到很不好——因此那时候我在我里面感知/相信“我千万不要像我妈妈那样,那会受到来自他人那么多的负面评判和鄙视/嘲笑或朝向她发脾气,那感觉太糟糕了”。而我没有觉察到的是,事实上一直都是我在我自己里面拿我从小预编程/制造并活成为的这个“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反应,去投射我所观看物质现实中我的妈妈与爸爸之间的互动/交流,如此将我妈妈的说话/行为和他人如何对待她的方式都归类/判定为低下/次等=负面/不好、也连接上害怕/恐惧,因此将我自己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妈妈完全分离开来。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一直以来是我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用制造负面评判/责备朝向我的妈妈即她的许多说话/行为/表达、和紧抓“我不想要像她”的想法/信念 的方式,在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自己心智虚拟现实里面等如外在现实我与妈妈之间时常发生摩擦/冲突后果、以及这一切全都是我创造的 的事实——因此从这个视角来看我一直在对立/抗拒和鄙视/看低的是我自己里面被我归类/评判为“低下/次等/负面/不好”的属于并等如我自己的一部分,而我的妈妈只是我所投射出去的一面镜子而已,由此可见事实上我已经真确“活成像她一样的心智程式/系统”了。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我妈妈说“你……像我”的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去为我自己领悟到——我的妈妈说的是一个事实。我里面跳出任何的心智反应/能量体验朝向我妈妈的这个说话/字词,也在为我反映这是一个事实。因此这正是一个我可以决定、改变我自己,停止心智模式/反应和即刻拿起自我责任的点。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放慢我自己里面,并且给我一会儿时间随着轻且慢的呼吸释放已经涌起在我胃部到胸口部位的能量,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如同平静/稳定/舒适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为止。 然后,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与我的妈妈做实际的交流/互动,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她的行为/说话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之上,了解妈妈多一些,也去向妈妈表达我自己,并尝试/扩展不同的方式/方法。

我承诺我自己同时保持觉察我里面的任何心智秘聊/反应,并为我自己去检查/识别有哪一些我的妈妈在说话/行动的字词我正在对其“起反应”?然后标记、进而去调查/宽恕和重新定义它们。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4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66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6-介绍新产品

自我书写——
早晨我正在厨房水槽边帮父母清洁他们多年用来放置鸡蛋的塑料盒子,里面底部长出一些暗黑色的霉点。某一刻我想起来曾经在网上搜索物品当中看到有这类放置鸡蛋的盒子,当时我感到它漂亮且有趣,我对母亲说“妈,网上也有卖这种冰箱里放置鸡蛋的小盒子的呢,哈哈现在啥都有……”我听母亲说“嗯,家里冰箱太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这几个盒子是那时候……”瞬间我感到里面升起抗拒/排斥和不满的情绪朝向我妈妈,我说“我只是告诉你网上我看到的新产品让你了解一下,我给你介绍任何新的产品从来没有要你去购买的意思哦。”我心想“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为什么就不能只是了解一下呢?”这令我感到困惑/无法理解。
因为我相信,我们在任何时候给他人介绍一些新玩意/家用物品,都是基于个人自己的看见和/或使用过程的体验觉得不错/好然后分享/介绍给身边的家人或朋友的,因此当然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物质事件——
每当我给母亲介绍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时听到母亲表示目前够用/太贵或不想要等话语/字词时

心智秘聊——
“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为什么就不能只是了解一下呢?”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抗拒/排斥和不满、困惑/无法理解的情绪反应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我们在任何时候给他人介绍一些新玩意/家用物品,都是基于个人自己的看见和/或使用过程的体验觉得不错/好然后分享/介绍给身边的家人或朋友的,因此当然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记起来一些过去记忆,那些片刻我与朋友/家人交流,期间我听他们提到他们自己所购买/使用的某东西不错/好或给他们带来便利的说话,并有时我听到他们紧接着问我“你要不要?我也帮你买/送给你一个?”的话语/字词,那时我看到我里面本就是一个一切OK即满足/舒适的状态=没有一个“需要/想要/欲望”如同一个“缺少/不足”因此需要满足/填充的感觉,而这一刻他人的这种说话/字词令我体验/感知好像从外部有一个东西将要“塞入”我自己里面并且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想要——这使我感到一种“被迫”的感觉因此我感觉很不好。所以那时候我感知/相信,我自己千万不要用这种方式/说话朝向他人因为这将令我直接看见我自己里面我自创并投射出去的那些“他人如何说/看待我”的害怕/恐惧,那太可怕了。
 我领悟到,实际上在上面的过去记忆当中,我一直在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紧抓我从小预编程/设计我自己等如心智中的“想要满足我内在的每一个欲望/需要/想要=获得我感知/幻想的‘完全/完美/完整’的极好感觉”的欲望/想要性格等如正面感受能量,且拿它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可以说一切生活现实中、与任何他人的互动中,因此显然一直把我自己卡困/限制在这个“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两极之间反复冲突/摩擦我自己在我自己里面并且投射因此抗拒/推开他人即他们这种说话/表达方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带我自己回到身体中、回到眼前的现实——去看见/看清,事实上他人仅仅在说话/传递一个信息给我、和/或向我发出一个邀请即是否有这方面的需要?因此显然这些声音/字词只是提供我知道/了解而不可能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际的损失/减少/损害或甚至生死存亡的危险/威胁情况。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 我也看见,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等想法/秘聊当中循环的时候,实际上是我允许我自己投入心智用困惑情绪实际上困住了我自己——因为我根本没有敞开我自己、走向我的妈妈并询问她她所说的比如“家里冰箱太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等话语,是否是我所以为的“不要”的意思和为什么的背后脉络/考虑,以及妈妈是如何理解/认为我对她的这些介绍/分享的?等等——这才是专注于物质现实与他人实际交流/对话以便彼此多一些了解的有效方法/做法。
 我也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紧抓不放“个人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等想法/信念的时候,我早已允许我把它在我心智中制作为一个借口/辩解等如一个朝向我妈妈的“论据/道理”,妄想继续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妈妈=与其争辩并说服或压倒她以便有可能让她认同/接受我的观点和改变她的做法,因为我已经出于害怕/恐惧而感知/相信妈妈即她这种说话方式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想法/信念即我是谁定义的 无效。哈哈,可见再一次我自己里面的自我操纵的这些秘聊/想法与我的妈妈完全无关,而这只是我的自己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想要向母亲介绍新玩意之前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放慢我里面,并在身体的呼吸中放松、敞开、舒适我自己,然后询问母亲关于我看到/使用了某个新的家用物品,你是否有兴趣了解一下?然后就只是在呼吸中等待她的回答。
我承诺我自己无论听到母亲怎样的回复,我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听到并了解,不允许我自己去起反应。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给母亲介绍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时听到她说话/表示目前够用/太贵或不想要等话语/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去为我自己领悟到,这是一个我与母亲交流/对话的机会,不是一场战斗/没有生死存亡的威胁在这里在此刻。而且这只是我的母亲她自己的表达/说话习惯/模式,在我没有作任何实际的倾听/了解之前,我的所有评判/结论都只是我自己的自我欺骗/不诚实。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吸一口气、后退一步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放慢/松开并敞开我自己里面,也提醒我自己“注意!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不诚实点,我只是呼吸和停止继续。”然后随着呼吸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听到/听清母亲的话语/字词,并对她话语中我有疑问之处仅仅提问以了解她背后的考虑/脉络是什么,也与她解释我如此作为的背后想法。然后在相互了解之下重新评估我是否继续介绍的我的自我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4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67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6-介绍新产品-自我宽恕

早晨我正在厨房水槽边帮父母清洁他们多年用来放置鸡蛋的塑料盒子,里面底部长出一些暗黑色的霉点。某一刻我想起来曾经在网上搜索物品当中看到有这类放置鸡蛋的盒子,当时我感到它漂亮且有趣,我对母亲说“妈,网上也有卖这种冰箱里放置鸡蛋的小盒子的呢,哈哈现在啥都有……”我听母亲说“嗯,家里冰箱太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这几个盒子是那时候……”瞬间我感到里面升起抗拒/排斥和不满的情绪朝向我妈妈,我说“我只是告诉你网上我看到的新产品让你了解一下,我给你介绍任何新的产品从来没有要你去购买的意思哦。”我心想“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为什么就不能只是了解一下呢?”这令我感到困惑/无法理解。
因为我相信,我们在任何时候给他人介绍一些新玩意/家用物品,都是基于个人自己的看见和/或使用过程的体验觉得不错/好然后分享/介绍给身边的家人或朋友的,因此当然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给母亲介绍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时听到母亲表示目前够用/太贵或不想要等话语/字词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给母亲介绍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时听到母亲表示目前够用/太贵或不想要等话语/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为什么就不能只是了解一下呢?”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立刻连接上抗拒/排斥和不满、困惑/无法理解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我们在任何时候给他人介绍一些新玩意/家用物品,都是基于个人自己的看见和/或使用过程的体验觉得不错/好然后分享/介绍给身边的家人或朋友的,因此当然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触发一些过去记忆在我里面,那些片刻我与朋友/家人交流,期间我听他们提到他们自己所购买/使用的某东西不错/好或给他们带来便利的说话,并有时我听到他们紧接着问我“你要不要?我也帮你买/送给你一个?”的话语/字词,那时我看到我里面本就是一个一切OK即满足/舒适的状态=没有一个“需要/想要/欲望”如同一个“缺少/不足”因此需要满足/填充的感觉,而这一刻他人的这种说话/字词令我体验/感知好像从外部有一个东西将要“塞入”我自己里面并且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愿/想要——这使我感到一种“被迫”的感觉因此我感觉很不好。所以那时候我感知/相信,我自己千万不要用这种方式/说话朝向他人因为这将令我直接看见我自己里面我自创并投射出去的那些“他人如何说/看待我”的害怕/恐惧,那太可怕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上面的过去记忆当中,我一直在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紧抓我从小预编程/设计我自己等如心智中的“想要满足我内在的每一个欲望/需要/想要=获得我感知/幻想的‘完全/完美/完整’的极好感觉”的欲望/想要性格等如正面感受能量,且拿它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可以说一切生活现实中、与任何他人的互动中,因此显然一直把我自己卡困/限制在这个“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两极之间反复冲突/摩擦我自己在我自己里面并且投射因此抗拒/推开他人即他们这种说话/表达方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带我自己回到身体、回到眼前的现实——去看见/看清,事实上他人仅仅在说话/传递一个信息给我、和/或向我发出一个邀请即是否有这方面的需要?因此显然这些声音/字词只是提供我知道/了解而不可能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际的损失/减少/损害或甚至生死存亡的危险/威胁情况。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为什么每一次我给她介绍一些我看到网上卖的有趣新奇的家用物品,我妈都立刻走向了表示不要买的方向?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呀”等想法/秘聊当中循环的时候,实际上是我允许我自己投入心智用困惑情绪实际上困住了我自己——因为我根本没有敞开我自己、走向我的妈妈并询问她她所说的比如“家里冰箱太小放不下那么多东西”等话语,是否是我所以为的“不要”的意思和为什么的背后脉络/考虑,以及妈妈是如何看待/认为我对她的这些介绍/分享的?等等——这才是专注于物质现实与他人实际交流/对话以便彼此多一些了解的有效方法/做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紧抓不放“个人不会基于这种介绍或分享去“要求/命令”他人“一定要”买我给他们推荐的产品呀。我以为每个人都会听一听其他人的推荐/分享然后依据自己的需要来进行挑选和选购的决定。”等想法/信念的时候,我早已允许我把它在我心智中制作为一个借口/辩解等如一个朝向我妈妈的“论据/道理”,妄想继续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妈妈=与其争辩并说服或压倒她以便有可能让她认同/接受我的观点和改变她的做法,因为我已经出于害怕/恐惧而感知/相信妈妈即她这种说话方式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想法/信念即我是谁定义的 无效。哈哈,可见再一次我自己里面的自我操纵的这些秘聊/想法与我的妈妈完全无关,而这只是我的自己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想要向母亲介绍新玩意之前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放慢我里面,并在身体的呼吸中放松、敞开、舒适我自己,然后询问母亲关于我看到/使用了某个新的家用物品,你是否有兴趣了解一下?然后就只是在呼吸中等待她的回答。
我承诺我自己无论听到母亲怎样的回复,我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听到并了解,不允许我自己去起反应。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给母亲介绍一些新的生活用品时听到她说话/表示目前够用/太贵或不想要等话语/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去为我自己领悟到,这是一个我与母亲交流/对话的机会,不是一场战斗/没有生死存亡的威胁在这里在此刻。而且这只是我的母亲她自己的表达/说话习惯/模式,在我没有作任何实际的倾听/了解之前,我的所有评判/结论都只是我自己的自我欺骗/不诚实。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吸一口气、后退一步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放慢/松开并敞开我自己里面,也提醒我自己“注意!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不诚实点,我只是呼吸和停止继续。”然后随着呼吸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听到/听清母亲的话语/字词,并对她话语中我有疑问之处仅仅提问以了解她背后的考虑/脉络是什么,也与她解释我如此作为的背后想法。然后在相互了解之下重新评估我是否继续介绍 的我的自我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4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68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8-太快放弃

自我书写——
我听到母亲在卫生间叫我的声音,我走过去听她在说“这个是不是不要再按下去了?”她在指的是我刚才与她讲过的洗脸盆下水器的按压板,我回答“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平时按下或不按下随你们使用的方便都可以的。”然后我补充道“我考虑明天天亮一些的时候,我再给你讲解一下这个东西和下面的小笼子(弹跳板和下面的弹跳提笼)如何使用和清洗……”我看到妈妈微微咬了一下嘴唇、好像一副下决心的样子说“嗯,这个我再也不动它了!”立刻我感到胃里一股能量向上涌起冲上胸口到我的喉咙口,我感到着急/生气并有些大声地说“哎呀妈呀!你只是害怕弄坏它是没有用的!我明天给你讲解一下它是怎么回事,拿出/放下时要注意些啥,你得了解它是怎么弄呀,不然时间长了你总需要拿出来清理一下毛絮的呀。”我心想“怎么动不动就放弃?对这样东西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了解/学习它是什么、如何拆装、如何清理等方法/过程,就说‘再也不……’了,看起来连听都不想听一下了,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
我相信,面对任何一个新或自己暂时不懂的东西当然得先去学习/了解一下才能说得出自己明不明白、懂不懂呀,不然的话自己从不学习/调查而就只是在那里说着“我不知道/懂、我不会做/再也不弄它”等话语/字词,那不是一个直接的放弃吗?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而且我家里的情况是在一年当中我只有1个多月能来陪伴父母并帮他们处理一些家用物品的问题或状况,所以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的话语/字词时

心智秘聊——
“怎么动不动就放弃?对这样东西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了解/学习它是什么、如何拆装、如何清理等方法/过程,就说‘再也不……’了,看起来连听都不想听一下了,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胃里一股能量向上涌起冲上胸口到我的喉咙口并且着急/生气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面对任何一个新或自己暂时不懂的东西当然得先去学习/了解一下才能说得出自己明不明白、懂不懂呀,不然的话自己从不学习/调查而就只是在那里说着“我不知道/懂、我不会做/再也不弄它”等话语/字词,那不是一个直接的放弃吗?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而且我家里的情况是在一年当中我只有1个多月能来陪伴父母并帮他们处理一些家用物品的问题或状况,所以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记起来小时候很多时候我在学校里对于某个课文/习题不懂想要去走向老师提问、或我在家里想要向外婆要钱来购买一个我喜欢的东西等 的情境下,我已经看到我里面升起“想要走向老师/外婆去提问/表达”的想法/图片/想象如同一个正极的欲望;但同时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对/朝向权威=外婆/老师的极端害怕/恐惧”等如压倒性负极能量而令我感到我的整个身体好像难以动弹——这使我再次“吓坏/吓死了”,并因此开始“打退堂鼓”然后妥协/放弃我自己“算了,我还是问其他同学吧”或“就这样做,错了再说吧。”——然而,我继续沉浸在心智中,又一次对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作出的这个“妥协/放弃”升起了不满/生气/愤怒,出于我感知/相信“我怎么这么没用/无能?不就只是请教一个题目、问一下外婆是否愿意给我买某物吗?至于吓成这副德行吗?!”因此我对我自己的这个作为感到非常鄙视/自责/负面评判。而没有令我自己去觉察/看到,我进一步对/朝向我自己接受和允许的“妥协/放弃”行为的情绪反应/负面评判,只不过是心智系统两极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的继续升级/进化,因此只会越来越多束缚/限制/卡困我自己即我对/朝向那些被我归类/评判为“权威”的他人的我的说话/表达和我的自我主导。
 我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正在将我上述过去记忆即其中的自我体验,去投射到我的母亲即她如何快速说话“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等形式即被我已经评判为的“放弃”行为上,并且用负面评判/快速下结论朝向我母亲的方式在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自己心智现实里面上述这一切事实真相。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实际上提问/与母亲交流她这些说话/字词的意思、及她的背后思路或担忧是什么、如何,以便令我们都对彼此多一些了解、和寻找对我们都好的方法来支持我自己去协助我的妈妈关于这一点。
 我也看见,当我沉迷心智对我妈妈施以“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等负面评判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允许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我从小被教导的“一个人应该/必须好学、勤学,对所有事物勇于探索/尝试,这是好的行为/品质”的正面想法/信念即我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的自我定义 当中,并感知/相信妈妈即她这种说话形式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正极想法/信念即我是谁定义 的无效,并因此立刻走进了抵抗/战斗的防御模式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朝向我的妈妈即她这种说话形式。而没有看见/领悟到,我的妈妈只是在对她自己里面她的心智系统的某个“反应”起反应,却反而是我在拿她的说话形式去个人化我自己而把我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当中、并且分离了我与我的母亲即我们正在交流/说话的这一刻的现实。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这个“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的心智想法即疑惑当中时,实际上我已经启动并仅仅以我里面的“害怕”作为出发点在看待/评判我的妈妈这种说话形式——比如,我害怕在我不在的时候听说他们的家用物品出现问题,因为那样我仅通过电话无法了解或协助他们去解决问题、并且我里面那么多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压倒性情绪能量又会再次涌起、并且我自己里面从小预编程/设计而且一直紧抓不放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我是一个孝顺的好女儿”的正极想法/信念/自我定义 将会被攻击/证明无效……这一切全都令我感觉不好/很不好,所以我要立刻冲出去通过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妈妈的方式,以抑制/隐藏/逃避面对我自己等如心智内部的一切事实、和我如何分离/欺骗/滥虐我自己和我的妈妈等如我自己的物质现实。因此我看见这一切只是我的自我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等话语/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首先为我自己领悟到,母亲的这种说话形式只是我自己里面一模一样的“放弃模式”的一个反映,所以我不允许我自己去掉入心智起反应。其次,母亲正在用这种说话形式向我传递信息关于:她暂时遇到了某些难题或卡困而因此可能不知道/了解可以为她自己协助她自己去了解、做些什么/如何是可以更多有效来面对并处理当前的这个“问题”即显现后果的。因此这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我自己去支持我的妈妈的机会,而非只是躲在心智里玩耍评判的能量游戏。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放慢下来我自己,给我一会儿时间呼吸并检查我自己里面是否有情绪反应涌起并随呼吸通过它们,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平静/稳定/舒适/放松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并且在身体的呼吸中敞开我里面拥抱我自己、也拥抱我的妈妈即她的物质身体以便我靠近/亲近她等如一个平等。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走向我的妈妈,实际、温和且耐心地提问/与其交流她这些说话/字词的意思、及她的背后思路或担忧是什么、如何,以便令我们都对彼此多一些了解、和寻找对我们都好的方法来支持我自己去协助我的妈妈关于这一点。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4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69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7-太快放弃-自我宽恕

我听到母亲在卫生间叫我的声音,我走过去听她在说“这个是不是不要再按下去了?”她在指的是我刚才与她讲过的洗脸盆下水器的按压板,我回答“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平时按下或不按下随你们使用的方便都可以的。”然后我补充道“我考虑明天天亮一些的时候,我再给你讲解一下这个东西和下面的小笼子如何使用和清洗……”我看到妈妈微微咬了一下嘴唇、好像一副下决心的样子说“嗯,这个我再也不动它了!”立刻我感到胃里一股能量向上涌起冲上胸口到我的喉咙口,我感到着急/生气并有些大声地说“哎呀妈呀!你只是害怕弄坏它是没有用的!我明天给你讲解一下它是怎么回事,拿出/放下时要注意些啥,你得了解它是怎么弄呀,不然时间长了你总需要拿出来清理一下毛絮的呀。”我心想“怎么动不动就放弃?对这样东西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了解/学习它是什么、如何拆装、如何清理等方法/过程,就说‘再也不……’了,看起来连听都不想听一下了,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
我相信,面对任何一个新或自己暂时不懂的东西当然得先去学习/了解一下才能说得出自己明不明白、懂不懂呀,不然的话自己从不学习/调查而就只是在那里说着“我不知道/懂、我不会做/再也不弄它”等话语/字词,那不是一个直接的放弃吗?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而且我家里的情况是在一年当中我只有1个多月能来陪伴父母并帮他们处理一些家用物品的问题或状况,所以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的话语/字词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的话语/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怎么动不动就放弃?对这样东西根本没有做任何的了解/学习它是什么、如何拆装、如何清理等方法/过程,就说‘再也不……’了,看起来连听都不想听一下了,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的话语/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到胃里一股能量向上涌起冲上胸口到我的喉咙口并且着急/生气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两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面对任何一个新或自己暂时不懂的东西当然得先去学习/了解一下才能说得出自己明不明白、懂不懂呀,不然的话自己从不学习/调查而就只是在那里说着“我不知道/懂、我不会做/再也不弄它”等话语/字词,那不是一个直接的放弃吗?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而且我家里的情况是在一年当中我只有1个多月能来陪伴父母并帮他们处理一些家用物品的问题或状况,所以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小时候的过去记忆,我记得很多时候我在学校里对于某个课文/习题不懂想要去走向老师提问、或我在家里想要向外婆要钱来购买一个我喜欢的东西等 的情境下,我已经看到我里面升起“想要走向老师/外婆去提问/表达”的想法/图片/想象如同一个正极的欲望;但同时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对/朝向权威=外婆/老师的极端害怕/恐惧”等如压倒性负极能量而令我感到我的整个身体好像难以动弹——这使我再次“吓坏/吓死了”,并因此开始“打退堂鼓”然后妥协/放弃我自己“算了,我还是问其他同学吧”或“就这样做,错了再说吧。”——然而,我继续沉浸在心智中,又一次对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作出的这个“妥协/放弃”升起了不满/生气/愤怒,出于我感知/相信“我怎么这么没用/无能?不就只是请教一个题目、问一下外婆是否愿意给我买某物吗?至于吓成这副德行吗?!”因此我对我自己的这个作为感到非常鄙视/自责/负面评判。而没有令我自己去觉察/看到,我进一步对/朝向我自己接受和允许的“妥协/放弃”行为的情绪反应/负面评判,只不过是心智系统两极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的继续升级/进化,因此只会越来越多束缚/限制/卡困我自己即我对/朝向那些被我归类/评判为“权威”的他人的我的说话/表达和我的自我主导。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正在将我上述过去记忆即其中的自我体验,去投射到我的母亲即她如何快速说话“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等形式即被我已经评判为的“放弃”说话/行为上,并且用负面评判/快速下结论朝向我母亲的方式在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自己心智现实里面上述这一切事实真相。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实际上提问/与母亲交流她这些说话/字词的意思、及她的背后思路或担忧是什么、如何,以便令我们都对彼此多一些了解、和寻找对我们都好的方法来支持我自己去协助我的妈妈关于这一点。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沉迷心智对我妈妈施以“这也放弃得太快了吧/连给自己去稍微了解一下的机会也删除了”等负面评判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允许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我从小被教导的“一个人应该/必须好学、勤学,对所有事物勇于探索/尝试,这是好的行为/品质”的正面想法/信念即我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的自我定义 当中,并感知/相信妈妈即她这种说话形式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正极想法/信念即我是谁定义 的无效,并因此立刻走进了抵抗/战斗的防御模式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朝向我的妈妈即她这种说话形式。而没有看见/领悟到,我的妈妈只是在对她自己里面她的心智系统的某个“反应”起反应,却反而是我在拿她的说话形式去个人化我自己而把我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当中、并且分离了我与我的母亲即我们正在交流/说话的这一刻的现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这个“显然大部分时间是需要我的父母他们自己去面对和处理的呀,尤其我的妈妈使用洗脸盆比较多,这不学会弄它怎么行?不学难道它就不出问题啦?太奇怪了。”的心智想法即疑惑当中时,实际上我已经启动并仅仅以我里面的“害怕”作为出发点在看待/评判我的妈妈这种说话形式——比如,我害怕在我不在的时候听说他们的家用物品出现问题,因为那样我仅通过电话无法了解或协助他们去解决问题、并且我里面那么多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压倒性情绪能量又会再次涌起、并且我自己里面从小预编程/设计而且一直紧抓不放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我是一个孝顺的好女儿”的正极想法/信念/自我定义 将会被攻击/证明无效……这一切全都令我感觉不好/很不好,所以我要立刻冲出去通过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妈妈的方式,以抑制/隐藏/逃避面对我自己等如心智内部的一切事实、和我如何分离/欺骗/滥虐我自己和我的妈妈等如我自己的物质现实。因此我看见这一切只是我的自我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母亲对某事物说“我再也不碰/弄它了”、“算了”等话语/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首先为我自己领悟到,母亲的这种说话形式只是我自己里面一模一样的“放弃模式”的一个反映,所以我不允许我自己去掉入心智起反应。其次,母亲正在用这种说话形式向我传递信息关于:她暂时遇到了某些难题或卡困而因此可能不知道/了解可以为她自己协助她自己去了解、做些什么/如何是可以更多有效来面对并处理当前的这个“问题”即显现后果的。因此这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我自己去支持我的妈妈的机会,而非只是躲在心智里玩耍评判的能量游戏。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放慢下来我自己,给我一会儿时间呼吸并检查我自己里面是否有情绪反应涌起并随呼吸通过它们,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平静/稳定/舒适/放松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并且在身体的呼吸中敞开我里面拥抱我自己、也拥抱我的妈妈即她的物质身体以便我靠近/亲近她等如一个平等。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走向我的妈妈,实际、温和且耐心地提问/与其交流她这些说话/字词的意思、及她的背后思路或担忧是什么、如何,以便令我们都对彼此多一些了解、和寻找对我们都好的方法来支持我自己去协助我的妈妈关于这一点。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