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對 Bernard, Sunette/門戶 的親身見証

回复
Fred cheung
帖子: 274
注册时间: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Fred 對 Bernard, Sunette/門戶 的親身見証

帖子 Fred cheung »

Fred 對 Bernard, Sunette/門戶 的親身見証

1. 大概在 2009年, 我有一次與 Bernard私人線上聊天的机會. 那時候我因為害怕死亡, 而不想再傷害我的物質性身体, 所以停止了觀看色情物品和自慰(Masturbation), 有一段幾個月的時間, 但是没有人知道的(甚至連我媽與我一起住的也不可能知道). 但是一次感覺很久没有再試過, 而又再觀看和做了, 就又停不了. 因為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我嘗試盡力記回 Bernard他當時對我說的話: Fred, 您停止了 7個月, 但是因為感受太好了(it feels too good), 所以又回復了. 3年內不要再觀看, 然後再看. 如果您 3年內您不想停止就去看吧(watch if you don't want to stop), 我對您有信心.

2. 大概在 2018年左右, 那時候我獨自一個人在香港, 我媽在加拿大. 因為我當時不太十分明白這個存在的運作, 有一天我在想, 一切痛苦都必有始必有終? 我們是否開始了吃東西(物質性)開始了它們的受苦, 而我們最終也轉移受到痛苦? 那時候我就在想如果堅持不吃食物, 會否能夠終止痛苦(這樣的想法)? 所以, 在這個世界上, 包括我媽, 當時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我開始了禁食(基本上是我連水也没有喝多少). 二三天後身体就開始很衰弱, 没有什麼氣力, 我當時也只覺得 Ok, 体重從 217 跌到 150多磅, 然後第 4天感覺到腳趾尖的肉被吸的樣子. 當時因為我抱着計劃想幫助 D. 為畢生志願, 到了第 5天, 我的感覺是清晰的, 没有昏迷, 但是就是没有氣力, 動也不想動, 這時候我還打算繼續禁食下去的. 這時候在晚上 8時左右, Sunette透過 Viber親自打電話給我. 我憶述當時她說: Fred, 您知道我打來必定是極重要的事情(這是真的, 我這 10年間一直他們農場忙到我從來都没有接過任何人從農場那邊打過來給我的), 您的物質性身体透過門戶(Portal)過來求救, 您的身体在尖叫着要求您吃食物(your body is screaming for food), (她再三叮囑)您必需吃一份正常的飯餐, 我想您到附近醫院做個身体檢查, 我還會和那邊的醫生(透過我的手机)通視象, 稍後您把當地醫院名字和地址給我, 我會查一查他們的存有(I'll check their beingness), 然後我就給了她最近的醫院地址, 她稍後回覆我没有問題(I m in good hands). 然後我就到了醫院, 做了身体和心理檢查, 住了幾天醫院.

我在這裏分享我的親身見証, 是希望更多有机會看到的人, 能夠在考慮 Desteni的材料是否真的同時, 也把我盡力的親身個人經歷, 在這裏分享給有机會/有興趣肯聽的人, 讓他們對 Bernard/Sunette Portal(門戶)/Desteni 有更全面的考量, 這兩段親身見証, 能夠流傳下去. 感謝您們的閱讀.

Fred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