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4天:说自己人格2

另一方面我观察到在我的经历中我也给这个说自己人格依附了相当的正向判定和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在我作为一名企业培训类讲师期间,我发现当我在讲台上讲课去分享我自己的生活/工作经历中与某个议题或道理/知识有关的我个人内在的领悟、发现和应用方法及取得成果等信息的时候,有一些不错的感觉和效果出现,就像:1)我在我自己里面是清晰/明确的因为那些都是我自己学习/行动/实践过的东西因此更有稳定/自信的好感觉;2)我可以避开我对自己“记不住枯燥的纯理论/知识/道理”和“担心/害怕我讲解理论/知识/道理期间忘记/说错/差误”等负面评判和害怕/紧张的不好感觉;3)得到反馈评价我讲解的比较通俗易懂和有些方法实用=我感知这些正面反馈让我感觉好/很好;4)可以隐藏/抑制我编程并投射他人的“担心我直接指出/回应的方式他人抗拒/讨厌/排斥我”的害怕/恐惧,这使我感到心里压力减少,等等。因此随着时间我在自己里面越来越多相信/确认我这种说自己的讲课/分享方式是好/有用的,也不断依附正电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接触/学习D资料前期时常有一种明显/强烈的动力在我里面好像推着我有点兴奋/急切的想要/欲望把我所获得/有的所有D资料拷贝分享给身边每一个我归类/判定为好/亲近/不错或我觉得他们需要的朋友们,而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这并不是一个较好的方法出于朋友们给我的反馈有的说听不懂/看不下去、有的如石沉大海没有回应。而然后随着我的行走自我进程我慢慢学习/看到其他伙伴的分享方式,并也尝试更多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和我的生活,然后在有朋友提起某议题/问题的时候去仅分享相关的我行走进程的个人领悟和转变/应用方法等,也观察到他人更乐于接受及获得对他们有所帮助等反馈,那些时候我在里面感知/相信“这是一个更有效/好的方法”+“这是D也建议的分享方式”=因此是好上加上的方法,并拿它定义为我是谁也连接许多正向能量。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在日常生活/成长经历中我们都在试错过程中慢慢扩展视角、了解更多并寻找/尝试更为有效的解决方法,但是,当我为自己发现/应用某些更好/有效的工作方法时去允许自己走进心智编程为正面的信念/我是谁定义,这实际上只是将我再次推入“用迷占心智正面好感觉以抑制/隐藏/逃避我给自己那么多负面评判和害怕压倒性能量的坏感觉”这对立两极冲突中,不仅僵化/锁困我自己/物质身体,而且把自己限制在“一或几种好方法”中也同样制约我在每一个实时片刻中在这里为我自己去察看现实并探索/扩展及实践更多方法来支持/协助我面对/解决事情的潜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对我来说用说自己的方式去分享是一个不错的方法,但当我接受和允许迷占在心智正向能量中去这样做时,反而会导致我不希望的后果,例如我忽视/听不到或某种程度曲解他人的说话字词/反馈、或我越说越兴奋而过多输出信息、或出于自己内在的担心/害怕去忙于评判/下结论而不是放慢下来和耐心倾听。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在交流/互动中去提醒并拿起我的自己主导/决定权力,在呼吸中放慢我自己、安静敞开的倾听他人以了解更多,然后评估信息和现实情况,进而由我来作出是否以说自己的方式去分享/表达我自己及如何的自己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5天:遮掩白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每天对镜梳头时去故意用梳子将一些灰黑色的头发遮盖在特别明显的白发上面。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3岁多我第一次见到外婆的时候观察到她的头发有相当数量的白色,而我回顾记忆和比较并发现这个“看到白发”的情境超出我心智里的大部分记忆,而在这里触发了一个出乎意料的“震惊/空白”感知、也连接害怕人格/能量。而没有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我沉浸在心智里对我自己的这个接受和允许实际上创造了一个奇怪的等式:“看到白发=震惊/空白=自动触发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因此限制/锁困我自己在任一种我“看到白发”的现实情境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跟着外婆看到许多老年人都是不同数量/程度的白发覆盖在他们头顶,然后我听他们的交流有很多关于身体上这样不好那样有病的说话,和我听到有些老人说话呼吸期间总是听到呼噜噜的声音并得知他们患有老慢支等疾病,或我看到或听说有老人因中风偏瘫走路颤巍巍/瘫痪而只能躺在床上或连话也说不出因此需要有人全天伺候/陪护…… 那些时候我觉得“白发=老年/老了”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在看/听这些信息的过程中我看到自己里面关于身体上患病/不舒服感觉,以及自己无法控制/指挥自己的物质身体、更别提什么自由行动/活动等想象/图片循环播出——这显然触发越来越多的害怕失去、害怕不好感觉+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在我里面/身体中自动累积/加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有好几次听到不同邻居家里发出特别尖锐/歇斯底里般喊叫着的哭声,有时发生在非常安静的夜晚,我感到全身肌肉瞬间缩紧/绷紧并吓坏了,然后听外婆讲那些是家里的老人去世了,在特别寒冷的冬天和特别酷热的夏天里那是老人们很难度过的日子……那时我感知/相信“老年=白发的人好像是一种特别虚弱/应对能力差的状态,只是因为天气有些极端变化就会死掉”并给这个信念连接相当的害怕/恐惧能量,也在我里面去故意抗拒/逃离或忽视我自己和身边家人即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本身具有的这个“年老/老了”如同功能/运作退化/减弱、并走向死亡的必然趋势/后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我沉浸在心智里去害怕的并不是物质身体年纪大出现的白发、也不是老年人如同物质身体的功能/力量衰退/弱化或甚至丧失/死亡等实际的情况,而是我作为创造者在心智里编程并迷占去故意加燃料/活出的“震惊/空白”人格和各种以害怕为出发点而编织的预期/想象/图片及依附的“害怕失去、害怕不好感觉和害怕死亡”等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体验=我的创造物,真确与眼前的现实/事实无关,我甚至没有给自己机会去静下来平等地看见和了解:我的人类物质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着哪些变化,白发出现的脉络/阶段及原因,我在身体中感到的疲累/虚弱/无力有多少是我接受和允许迷占心智两极能量上瘾而过度消耗导致的后果/有多少是实际的体力/运动的结果……等在我眼前普同常识的事实/现实。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天对镜梳头时在呼吸中放松/舒适/敞开的去直视/看清目前白发的情形,也提醒自己“它是我的一部分我创造等如我是谁”并且随呼吸拥抱/亲密和给回我自己;并以我头皮感到舒适的力度/方向来我指导我如何梳头的动作。也花时间进一步调查/学习关于字词“白发”及“老年”来扩展我的视角。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6天:钱-无法成为我做事的动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感知/相信如果只为挣钱作为目的那是无法成为我做事的动力的。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一心只为钱”从小就被教导为是一个负面/不好的想法和行为。相似的词语例如:钻钱眼里,财迷/抠门/吝啬,利欲熏心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曾经课文里描述钻钱眼里/财迷的代表人物是“守财奴葛朗台”,那里面几乎都是对葛朗台如何守着他的全部财物和不肯花费的负面内容,及印象最深的是他死前颤巍的伸出手指指向正在燃烧照亮的蜡烛,然后旁边有人吹灭了蜡烛他才闭上眼睛死去,这被描述/判断为葛朗台不舍得他花钱买的蜡烛被消耗掉。而我听着老师讲解中对葛朗台即这种吝啬行为有那么多负面/不好的评判/定义,早已陷入相当的害怕/紧张,并相信我一定不能让自己有这种行为倾向,那一定会被周围所有人评判为不好或被鄙视/嘲笑/看不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如果我想或说我做某件事就是为了钱那么一定会被负面评判为眼里只有钱=庸俗、低级、满身铜臭味等。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曾经观看影片描述建国之前的社会下一些人表现得为了获得“钱/财富”而好像许多我们从小被教导/评判为坏/缺德的事情他们也乐于去做;或是,类似两个派别之间谍战/冲突的影片,其中有人被对方的给予钱财等利益/好处所诱惑而“叛变”和“出卖”这一方的信息和令一些人员被逮捕/杀害及机密暴露等很坏的后果。在那些情境下,我总是会听到观影的父母/周围大人们,都在大声且有点咬牙切齿的说这些为了钱财做坏事、叛变/出卖我方好人的人有多么多么恶劣/坏蛋/满身铜臭味,应该千刀万剐/抓住就枪毙……等话语,那时候我感知/相信,如果一心只为获得钱而做任何坏/缺德事情一定会被所有人责骂/批评和甚至恨不得让他死,那是非常可怕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也听大人们讨论弄堂里邻居家的事情,就像某家几兄弟在父亲死后为了争夺财产如何相互殴打/冲突然后都进了医院或是反目成仇,这种为了钱而不要亲情、让家人成仇人、甚至害人害己的做法实在太庸俗/低级/差劲了等话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从小紧抓我的“害怕”作为唯一视角/出发点,而在我心智里早已把从父母开始的每一个“大人”都放在某个相当高等/有某种神秘的绝对权威的位置上,而我在他们面前不仅低下/次等而且好像只有乖乖服从/听话照做这唯一一条路可走,并且总是把他们的说话/字词依附上某种绝对性能量然后来定义为我是谁,从不质疑/调查。而没有觉察到,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沉浸在心智里紧抓从小编程的“我与大声的关系”即总是害怕+害怕我的害怕迷占在多重压倒性能量的锁困中,由此投射父母以及每一个大人、特别是他们以比较/非常大声和严肃表情说话/评判的情境和字词们,然后在我自己里面用害怕能量压迫/操纵我自己去只做我听并理解为“正面/好/正确”的、并抑制/隐藏和不允许自己去做那些“负面/坏/错”的字词即行为/做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被教导/宣传关于“做好事、做好人”的故事/事迹里几乎都是这些好人做了什么、不做什么,而从来没有与钱有关的信息包含。因此那时候我在心智里以上述视角/出发点去感知/相信,只要我也去做那些从小被教导为“好人、好事”的事情/作为而避开/不谈任何与“钱”有关的信息/话题,那么我肯定也能获得来自周围人那么多的正面反馈/称赞,那感觉好极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也被教导关于“做事情”如何要给它赋予某种意义/更高的价值,尤其是属于“精神层面”的意义/价值——那些明显是被整个社会/人们好像都会认同/赞赏/肯定的面向。但显然“钱”属于“物质层面”,它不能成为我做某件事情/工作的一个“意义”=驱动力,虽然我已经接受并允许将“钱的数量”等值于个人在做事/工作及社会上是否足够成功/优秀的评估参量之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钱本身,只是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用于交易和获得个人所需的各方面事物/体验 的一种东西,它是物质的、它是我们的创造物,它身上并没有我所接受和允许去编程/依附的上述正面和负面的心智定义/两极能量冲突。而且同时,它是目前这个世界系统中得以支持每个人生存/活着的要素之一,因此我支持/援助自己站立在我个人的位置上、行走并为我的日常生活每一天挣得相应数量的钱来援助我自己和我家人生活所需的方方面面——这是我的自己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我允许并紧抓在我里面的字词“动力”实际上一直只关联到心智的两极能量,每当我看到自己里面出现一个“想要/需要”时我会自动把它制成一个“欲望”;另一方面,每当我在自己里面看到一个“害怕/恐惧”的时候我也会把它转向对立面并创造一个“欲望”——我发现,这些才是我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去判断/决定/选择我做某事情的“动力”所在以及是否足够“长久/坚持”的脉络/依据。而不是我在呼吸中对齐/扎稳在身体中和察看我及家人的生活现实对齐对我自己对全体最好的原则,来检视/评估并由我主导/决定我自己的挣钱需要及我想要做什么事情来协助我自己的有效挣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7天:抗拒客服的推销方式1

我第二次买一家微商的海鲜,收到货后发现客服又发来几乎一样的信息“……觉得不错的话,你看帮我分享个朋友圈可以吗,简单发个微信就好,不用拍照,立返现金(第一次写的是8元)哈”。我立刻走进了相当抗拒/生气的反应。

为什么我如此强烈抗拒对方提出的“把我购买和享用此店商品后的体验分享到我的朋友圈”这个提议?
我看到我里面有这样的想法/信念:1)朋友圈是“我的”的,当然/肯定应该由我来决定我要发布什么信息。而当我看到客服的信息时我把它解读为“这个与我不相干的他人,似乎想要让我按照他们的要求把他们的商品/我使用他们商品的好评去发布到属于我的的朋友圈”,然后我已经对我头脑里出现的这个想法/字词起反应并感知/相信这个客服即他提出的这个提议=要求,像是在攻击/令我的这个正面/绝对性想法/信念的无效。因此自动激活了“失去/害怕失去”等人格和能量体验。因此实际上我不仅在抗拒而且已经暗暗责备客服和他提出的这种“无理要求”。

我没有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沉浸在自己的心智里从小以正负两极能量感知/体验去把字词“我的”极端化并给它依附极端且绝对性的压倒性能量 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为什么我一直接受和允许自己故意给字词“我的”添加多/更多和强烈的正向能量在我里面?因为我记得从小每当我得到母亲的照顾/协助而令我在身体中的某个不舒服感觉得以缓解、和/或重回放松/舒适感的时候那些体验/感觉好、太好了,几乎每次我都感到“我还想要再次获得/有更多最好”;每当我手里抓着/玩耍被给予/告知是“我的”的玩具时,我体验到好像我的胃/胸部里面满足/充实或有时将要溢出来的好感觉,也激活相同想法“想要更多”;每当我与小朋友们一起玩耍打仗游戏,而我作为一方的“头领”指挥/安排这个人在这个位置、那个人守卫在那里以及我方要这样那样攻打对方等布局的时候,那时我感到这些人都是“我的”的因此我对他们有一种好像可以支配/控制他们所是者/是什么/如何表达的绝对权力,我在自己里面感到一种抬高/优越的好感受,而这种感觉也挺好我也“想要更多”……

我也没有看见领悟和理解到,事实上是我接受和允许从一开始把我在自己里面觉察到心智的一个“空白”直接连接/定义为我是谁,并感知/相信“我没有/缺失我是谁”,并出于害怕和害怕我自己里面那么多我自创的害怕,然后故意去向外转移注意力搜寻、拿取、抓住任意的人事物/情形,就走进心智编织属于/等如/定义我是谁的“我的”的世界在我自己里面。但是实际上外部的物质现实/发生着什么的真实实际情境,真的不是我在自己心智里一直抓紧/以极化能量连接/迷占因此蒙蔽了我的双眼的那幅“图画”呀。

就像,婴幼儿期母亲对我的照顾/协助实际上是在帮助我缓解/消除身体上发出基本需求的实际感觉,那的确有一点点不舒服,并然后满足了我吃喝睡保暖清洁等需要而我在身体中感到了满足/舒适/温暖/放松的体验。这一切身体感觉和变化只是物质身体有效运作和在不足够/可以或满足等片刻向我发出的“提醒”或“信号”。而我被给予/告知是“我的”的玩具/物品且我与它们一起玩耍/使用,那个过程不仅轻松/快乐而且获得更多观察/了解及做事的有效性,的确有很多好感受在我里面,但事实上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多年以来有多少我定义为“我的”的事物走过进入我的生活、我拥有/使用、然后老旧或破损或不再需要而卖废品或丢弃的过程,而我在之中并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没有少掉任何一个部分。因此我真的没有必要将我在物质身体中真实实际的体验和变化、和我在生活中获得/使用即帮助我的物品本身,去锁困在我里面狭小封闭的心智密闭空间里只为给心智系统供应源源不断的能量,同时过度消耗/施压/滥虐我的物质身体。

而在我们小朋友的游戏中我作为“头领”指挥/安排其他人的实例中,我里面的那种“支配/控制他人所是者/是什么/如何表达的绝对权力=高等/优越感”的感知,实际上来自我从小经常在爸爸殴打哥哥的情境中听到他的巨大吼叫声和看到他大力抡胳膊打人的过程中,我在我自己里面看到并被那么多害怕/恐惧/紧张/压力及害怕我的害怕情绪能量好像完全压倒/淹没和陷入僵化/锁定的无力感,因此在这种绝对低下/无能/无力的自我感知中,我投射父亲即他这种愤怒情绪加燃料的表达形式为一种好像拥有某种神秘/绝对的至高无上的权力/力量/威严,并以我在自己里面的负面体验转向对立面编造/感知那必定是一种高等/优越和可以控制一切的极好感受,并也把我在自己里面的这一切感知/活动/体验定义为我是谁。可见这只是一个我在心智里玩耍/迷占两极能量的极化版本,并不是我真正是谁。

于此我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我以我心智所编程的上述原则,同样把目前市场上以个人手机号码关联的通讯工具“微信”即它当中的一个分享平台“朋友圈”来定义为“我的”的,并给它依附极化的信念/能量,例如:这是“我的”朋友圈,因此只有我对它有绝对决定权关于发布什么/如何;而任何外面的其他人不可以对它提出任何关于我发布什么/如何的提议/要求。但是只是我在自己里面用这个依附了绝对性能量的信念/定义来限制了我自己,并总是对他人类似的话语/字词起反应掉入我里面的强烈内在冲突,这真确与他人无关。

其次,从他人说话/写的信息中,我可以清晰看到这只是一个提议或邀请,并不是我迷占冲突能量曲解的含义;而且,当然决定我在自己的朋友圈发布什么/如何的决定权在我自己手中,除非我经由沉浸心智能量而放弃/妥协我自己。另外,“朋友圈”是一个我可以去分享我是谁/我的表达的平台,而不必拿它来定义=因此限制/局限我的自己和表达,因为我指导/决定我是谁/我表达什么/如何的形式本就有无限的潜能/可能性我可以支持自己去探索/扩展。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8天:抗拒客服的推销方式2

想法/信念2)我的朋友圈我的朋友们会看到,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布你们卖的商品作为广告宣传,这算什么事?我的朋友/学员们看到后会怎么看我?
我看到自从我第一次了解/浏览其他人的“朋友圈”开始,就已经自动把“我微信中的朋友圈”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属于我,代表/展示我所是者的平台之一。因此也把我在心智里从小编程的“我想要/欲望在外面/他人面前只展示我评判自己为的正面判断/信念,而同时隐藏/抑制掉所有的负面/不好”这人格/模式,去连接/依附到我的朋友圈。这导致,每一次我是否发布朋友圈/发些什么的“决定”实际上只是基于心智“欲望好/美/不错+想要获得赞/正面反馈”和“害怕且隐藏负面/不好+害怕他人给我负面反馈”极端对立两极能量的冲突和称量然后作出的,而不是我在自己里面稳定/清晰主导自己去作出的。

我领悟到,在抓紧/投射我微信联系人里的朋友/学员们“害怕他人怎么看我”的害怕人格/能量中,实际上我放弃/妥协的自己责任是:我制造并对我自己的正/负面评判,我必需去拿起每一个调查/释放。在这个实例中有:我帮商家在我的朋友圈发布商品信息和我使用后的好评,有一种在帮商家宣传/做售卖的嫌疑。这是不好或令人反感的行为——为什么我评判这个行为是负面/不好的?

因为我记得曾经听说过这样的方式是,个人帮某个企业/他人推荐他们的产品/服务是可以获得销售额一定比例的“提成”作为报酬的,这个“规则”有时候是公开/宣传的但有时候是某种隐匿/私下的操作形式。而由于从小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给字词“隐匿/私下、暗箱操作”等连接了负面=不好、甚至坏的定义/能量以及许多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能量依附,因此在这种情境下的字词“提成=报酬”我也给其依附同样负面的判定和能量体验了。哈哈,再次我领悟到,我在对自己里面跳出的“我帮你们在我的朋友圈发布产品信息和好评,有一种在帮你们推销的嫌疑=好像我暗地里得到了你们给我多少报酬=好处=这是不好/坏的”这个想法/猜疑 起反应,陷入害怕我不好的害怕,并快速转移和投射朋友/他人会如何看我。

我没有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我给“隐藏/隐匿/私下/暗地里”这类字词连接的负面定义来自小时候观看打仗影片当中,那些被大人们大声负面评判/责骂的“坏人们”总是表现得在光线较暗的角落/地方交流/做事、而且行为上压低发声/缩头耸肩/左顾右盼警惕的样子,在这些画面播出的时候我记得总是听到父母/旁边其他人说话“这些坏人又在暗地里/偷偷摸摸阴谋害人呢,太坏了!”——因此我对自己的这个接受和允许实际上导致,只是在日常生活中、在与他人的交流中一听到这类字词出现在我里面或来自外面我就已经掉入我自创的那些负面记忆/评判和能量体验中蒙蔽双眼/锁困我自己,由此造成交流中的误解和冲突后果。

我发现非常有趣的,这个句子如同发声“他人会如何看/看待或说我?”总是像自动的跳出在我头脑中并且循环往复朝我“喊叫”,而我一听/看到它就感到非常害怕/恐惧和紧张/压力感。我看到它来自我小时候的记忆,在那里每次母亲或外婆说要带我一起出门之前都会对我的穿着/样子一边整理一边说着些评判的话语,假如某个衣服是我自己选并要穿而看似她们不太满意的,那时我就会听到这句话经由她们的提高音大声的反复循环“你穿成这样这里那里不好看、难看或不整洁,走出去别人会怎么看你哦,肯定会说你难看/不好看、太丑了,这样太丢人了!”等。那时我早已出于害怕大声/害怕权威的害怕/恐惧而缩紧身体、僵化在原地并然后就像一个木偶任凭她们对我的衣服做决定并更换。

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在那些片刻里实际上我也把当时我在自己里面如何体验我自己的许多害怕/恐惧和无力等情绪能量,去连接/依附到穿衣准备出门这特定情境、和我所听到 “别人会怎么看/说你”这句子,并铭印在我里面/身体中作为我是谁定义。以至于一进入穿戴好/在镜子前打量的准备出门阶段这个记忆即这句话就自动跳出并循环播放在我头脑中;不仅如此,我观察自己随着时间随着长大接受和允许把这个“别人会怎么看我”的担心/害怕/紧张人格,也投射/连接到我以任何形式向他人/外面/平台上去表达/呈现我自己的现实情境,这真的很糟——因为实际上我紧抓这句话活出害怕/紧张人格投射/朝向外面/他人,这相当令我在生活的大部分时间里都锁困在非常紧张/害怕/充满压力的身心体验中,因此根本无法舒适/舒展/轻松/自信的展现/表达我自己。

于此我承诺我自己,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在任一情境/平台上和在与他人的互动中当我为并等如自己去指导/决定我表达的时候而看到头脑中跳出“担心/害怕他人如何看/看待我”的想法和情绪时,去深呼吸并对齐身体,然后在呼吸中令我放慢/平静下来并问自己“此刻我抓紧这个害怕在隐藏什么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定义?为什么?”去调查和释放它。进而察看在此刻在此地我的责任是什么?然后看一看我可以支持自己活什么字词作为我的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29天:抗拒客服的推销方式3

想法/信念3)只有我对你们的产品真的感到好/非常好/各个方面都满意才会心甘情愿的帮你们在我的朋友圈做宣传。
我回忆起曾经我的确做过帮给我装修房屋的装修公司在我的朋友圈转发一个广告信息。记得我对这家装修公司的好印象是慢慢增加的,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时不时有客户回访,我提出遇到的问题会派人来帮我解决…… 后来我购买置物架需要钉在墙上负责的经理来帮我免费装好……再后来,得知曾经给我家做装修的设计师/经理都离开公司,而后一位新的经理联系上我又安排工人上门检查/调整水电、帮我处理提出的需要,并说这是老客户回馈工作等等——我看到自己在里面一次次对他们个人如同这家公司感谢、认同、欣赏越来越多,我觉得该公司做到了售后服务、经理/工人比较负责/认真和帮我解决困扰,如此随着我在自己里面感知对他们的满意越来越多,就像是正向能量随时间添加更多,那感觉必然越来越好。以至于我回想曾经有些工作细节当时我不太满意或有点生气,但与后来累加起来的这么多正面/好/解决问题的舒适/好感觉比较起来已经越来越淡/好像消失了。

但是我察看自己里面对这家卖海鲜的店/产品及后续客服与我的互动,我发现我对他们实际上已经暗暗累积了一些负面评判,例如,1)价格较贵,2)免运费要购买超过二百六十多元太高了,3)每次买东西客服都会这样推销有点烦人,4)店里的东西是不少,但大多数海鲜我不会做,还有5)有些东西我也想买但一单的量太大,买回来冰箱也放不下。所以我看下来,也只有2样东西买回来我们觉得好吃=感觉好,相比而言有这么多负面/不好的方面和感觉,显然我对他们的满意程度还很低,并没有达到令我心甘情愿去帮他们在我的朋友圈发布信息 的水平。

我看到在这里有一个从小建立的信念“只有个人做到/做好才能得到他人肯定/认可/欣赏”,和在销售方面的信念“只有他人肯定/认可/欣赏自己才会愿意帮自己推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只有个人做到/做好才能得到他人肯定/认可/欣赏=才能令我获得我一直暗暗欲望/想要的“正面反馈”。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0岁起我看着爸爸经常责骂/殴打哥哥的情境中会播出这样的细节:父亲大声责骂哥哥“自己说过要做或改正的事情为什么不做/没做到?”然后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吼叫“你说呀!为什么不做?!快说!快说!!”同时他抡起胳膊一下一下大力的打在哥哥小小的身体上…… 在那时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把自己限困在激活并自动累积/加强在我里面的初始害怕/恐惧+对害怕的反应+对这一切反应起反应而跌入无力感一连串人格/程式/能量中而真的卡住/锁困我的自己/整个身体,因此也同时将这连串的人格/程式/能量迷占模式一并连接/依附到爸爸的这种表达形式/字词上关于“自己说过要做/改的没有去做或做到”的特定情形——因此在我心智里我已经把这个情形如同字词制成一个可怕/恐怖的的东西,而且毫无理由/原因而只要听看想读到它就自动激活/运行/累加一整个初始人格/程式/能量迷占来锁定/卡住因此限制我的自己、我的表达。

而与此完全相反的是,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在与父母/其他大人的互动中我观察到,每当我说和做、或没有说和做什么而然后我看到他人表现出微笑/脸上肌肉放松/柔软或朝我点头/竖起大拇指、也听到温和/轻柔或有点儿跳跃/提高音等发声调性说着我这里那里“做得好/很棒”或“不错/能干/心灵手巧”等字词,当时我看到我自己里面有一个松开/放下和/或从胃里有能量上涌到胸口而我在里面感到一种抬升/更高或跳跃的好感受,甚至有时大人们会拉我入他们的身边/怀抱一边说着夸奖/喜欢我的字词一边紧紧的拥抱我,哇,这感觉就更好/好极了,我感到那是更多亲近/亲密/温暖/接纳/包容等好感受混合在一起的好。然后我观察到自己会在心智里强化和铭印这些记忆,并提醒我自己在下一次与他人的互动中去更多做相同的行为/事情和说同样的话语/发声调性,以便为自己得到更多的好感受能量充电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只为满足我自己等如心智欲望/想要的“正面反馈=好感觉”和同时逃离/避开任何细节我所害怕/抗拒的“负面反馈=坏感觉”,而沉溺心智抓住上面带有正负对立两极能量依附的过去记忆,并只以这唯一视角去观察/看待和与他人互动;并然后随着我的长大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用这对立两极能量连接并概念化这个信念“只有个人做到/做好才能得到他人肯定/认可/欣赏”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以此在我的生活现实中作为“原则/准则”——意思是,我只有严格/绝对做到它才是好/优/正确,否则一定是错/不好/不够好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我一直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并迷占上瘾的心智正面好感受与负面坏感觉,真的不是真实的东西在我身体中,它是我故意投入/参与和强化的能量性体验而已,而且它必须从我的物质身体中汲取能量才能够维持/持续获得这种虚幻的“我活着”的体验——而因此我对它的紧抓和迷占上瘾导致蒙蔽我的视线令我完全忽视/看不见正正在我眼前的普同常识:在任一片刻下我说/做什么、或不说/做什么,无论如何这是由我在我自己里面作出的决定和推进的行为及结果;而他人看/听到我的说话/作为然后给予我怎样的反馈这是由他们在他们自己里面经由观察和体验而流出的反馈=由他们为自己而决定,当我允许和接受沉浸在我心智里把我活字词自己肯定/认可/欣赏的权力完全放弃并投注到他人如同他们给我什么反馈上的时候,这真的只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策略,只为抑制/隐藏/逃避面对“事实上我从未为并等如自己去活字词自己肯定/认可/欣赏作为我的表达”的事实真相。哈哈,因此与他人即他们给我什么反馈完全无关。
(未完~)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02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30天:抗拒客服的推销方式3(第2部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相信只有他人肯定/认可/欣赏自己才会愿意帮自己推荐或宣传=才能令我不仅获得来自客户即他人的正面反馈而且得到对应的钱作为收入。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当有销售者在给我推荐/讲解他们售卖的产品过程中,我对他们的介绍方式“感觉好/不错或还行”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可以敞开并允许对方接近我和我也乐于听/了解更多的感觉,也感觉对对方慢慢增强认可/欣赏和信任的感觉,和有时产生可以/想要买一些的动力在自己里面;以及后续当他们提出签字/支付钱的要求时,我感到我里面较少阻力或好像已经考虑清晰并容易下决定,这些感觉总之令我觉得“感觉舒适/好”因此慢慢愿意的体验更多。但反之,如果过程中我“感觉别扭/不好或甚至反感/抗拒”的时候,就会觉得想要立刻把这个人推出去、逃离他们并想着“他们别想从我口袋里骗去钱”的秘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接受和允许把我作为客户在与销售人员互动过程中所观察/感知我在自己里面如何体验我自己“好或不好感觉”的两极能量波动作为唯一的依据/视角/参考,去投射到当我作为销售人员所面对的客户身上,并由此建立上述心智“绝对性”等式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而没有觉察/领悟到,在这个等式之下我已经允许自己把我活字词肯定/认可/欣赏及反馈自己和为我的工作/收入负责的自己责任,完全转移出去和交付到他人手上,而不是我在自己之中如支柱站立和指导/决定我在销售过程中的说话/行为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再看一看我朝向这家店/客户的负面评判:1)价格较贵,2)免运费要购买超过二百六十多元太高了,3)每次买东西客服都会这样推销有点烦人,4)店里的东西是不少,但大多数海鲜我不会做,还有5)有些东西我也想买但一单的量太大,买回来冰箱也放不下。

我没有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在这些字词中实际上反映出的是我在心智里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
1)价格较贵=我买不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给字词“买不起”负面定义/能量依附,因为我感知当我看到某商品的价格而我“感觉它很高=贵”的时候,我里面会跳出一个“震惊”出于该数字=价格超出我的记忆和预期;然后也有一个“想要购买/获得的欲望,落空或达不成”的感觉——因此在我里面触发了多层面关于“失去”的害怕一连串反应,这令我在代表价格的数字、字词“贵”/“买不起”面前有一种低下/次等和无能力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从小把自己锁定在初始预编程害怕视角/出发点中,去听身边父母/大人的说话发声、看他们如何行为表达,而把他们讨论关于钱的信息在我里面以钱的“数量/数额”为依据而设定“数量多/数额大=钱多=有能力买并满足自己的欲望/需要、和显得更高等/自信”这等式,并定义为我是谁。如此,对立面的“钱少”就成了没/不够能力和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需要、和我低下/次等和自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钱的目的/作用是帮助我们获得多方面生活必需品来满足个人需要/想要/欲望并令我们的生活多一些便利/舒适/有效,个人有的钱数量比较多,就可以考虑价格高同时品质更优良的商品/服务来令自身与家人的身体健康/生活环境/体验更佳,这是酷的。而因此无论个人所有的钱的数量多少、用来购买生活必需品或一些额外/奢侈品所花费钱数额有多少——这些仅是个人在自己里面依据收入现状/生活所需/资金储备和个人偏好等面向的考量/考虑而作出的决定,显然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一切从未以任何方式决定/影响个人在物质现实中在人群人我是谁/如何所是的高低/上下/优劣,这是普同常识。因此我可以放开/放下这个等式/信念,我不需要它来矮化/削弱我自己如同我的购买物品/花钱决定。

2)免运费要购买超过二百六十多元太高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在这么多年网购的经历中已经接受和允许拿曾经看到过的多少价格/分量的商品大部分商家会提供“免运费”的优惠举措,并暗自拿它也来定义为我是谁、连接正电荷。故而有趣的是,一旦我看到某店家我所购买的商品需要加一些数额的快递费时,立刻感知我的这个正面的我是谁定义/信念好像受到了攻击/被证明无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认为/相信“免邮/运费”意味着我可以少出“按规则我应该出的”一笔钱就能获得我想要/需要的商品,这使我感知好像“我只需付出少于我预期的钱就可以获得/满足我的需要/想要/欲望”这感觉很好——就像是我所获得东西的价值超出了我的预期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我以我心智里与“付钱少或免费=优惠/省钱”关联的记忆和依附的正向能量好感受作为唯一依据/参考,去看待/评判在每一个现在在这里我网购任何商品的店家,事实上将我自己锁困在关于是否免运费的对立两极冲突中在我挑选/决定网购的行为中。而不是去清晰看到普同常识:不同商品特质、不同地区、不同卖家显然会有不同规则的运费策略,就像距离越远、或货物越重所需要支付的运费有比例升高;而这家卖海鲜的微商我已经收到过货物并清晰看到由于海鲜需要冰袋保持冷冻和泡沫盒密封等手段因此快递费本身就比一般的贵一些。因此我只需要依据我的需要和考虑并评估商品价格和运费数额,来为我自己作出是否购买及多少的自己决定,而不是放弃自己允许心智两极能量冲突来替我决定。

3)每次买东西客服都会这样推销有点烦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感知/认为“烦人”的意思是,经常是我正在忙于做事或工作于电脑,而听到微信铃声然后看到此店客服又发来信息,比如介绍他们今天打捞的某种海鲜如何品质好/数量少/快来抢,尤其最近快过年信息更频繁提醒离快递停发还有几天,也询问我是否需要来一单等等。那些时候我循着铃声去查看信息,看到心智里反应出这些不好感觉,例如:我正在做事的状态被打断,我不需要的内在体验受到冲击,我已经回复过他们几遍我不需要他们就应该记住并且不再给发我同类信息的想法/欲望受到冲击/被证明无效,还有令我看到我里面买不起/不会做/冰箱放不下等朝向我自己的负面评判……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当微信铃声响起而我看到是该客服发来信息的时候,是我、只有我在自己里面去故意从我正在现实中专注做事的状态中立刻转移出注意力,投注到客服即他们发布的信息/字词/图片上,而因此触发了我自己里面相关的记忆和记忆中的负面体验=这些都是我尚未为并支持自己去拿起/调查和解构/释放的点,而我继续允许自己在这些多层面“不好感觉”的负面能量体验中去转移并责备客服即他们只是依据自身的工作节律/要求完成他们的工作。而没有觉察/领悟到,事实上我无法用转移注意力去责备他人的方式来为我处理/解决存在于我自己内在的问题/卡困。

4)店里的东西是不少,但大多数海鲜我不会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我不会做某些菜”意味着我不好/不够好。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就看着外婆每日做饭菜且变换花样,我发现好像没有什么食材是外婆不会做的,有时家里来客人外婆做了满满一桌子好吃的菜肴,听到客人们全都夸奖/称赞外婆“太能干/真厉害”,当时我在自己里面感到在做饭能力这方面外婆在我心目中是非常非常高的位置。而我长大后,当我自己面对食材的时候发现自己里面“不知道/没有多少信息”可供我参考去作出可口的饭菜,因此我掉入童年记忆并感知/相信我几乎没有多少能力会做菜、与外婆比起来差得太远 的负面评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从小我只接受和允许把自己困在害怕这唯一视角/出发点中去观察/看待外婆如何操作各种食材并做出美味菜肴的过程,并只是沉浸在心智里高看外婆和她的做菜能力,因此把我自己放在对立面低下/不如/无能的位置和编造出“我肯定没有能力/做不到如外婆那样”的信念/我是谁定义,也由此锁困/限制我自己支持/推进自己去请教他人/学习/实践应用如何做不同类型菜肴的能力。

5)有些东西我也想买但一单的量太大,买回来冰箱也放不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认为/相信“我家冰箱容量小放不下多的食物”意味着我不好/不够好。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很多次我打开自家冰箱而看到空间有些紧张的时候总会想着“看来重买的冰箱好像也嫌小,但是家里空间小放不下更大的冰箱了”,并随着秘聊走进一种低落/无奈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也记得去过一些朋友家看到他们双开门大冰箱里可以放很多食物,我赞叹“好大呀!”并在身体中感到一股能量从胃部发起并充满/抬升我的感觉,因此我觉得他们拥有大冰箱好像比我只有单门小冰箱更高等/优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领悟和理解到,实际上是我接受和允许仅以我心智能量性体验的高低起伏感去投射/关联我在物质现实中看/使用冰箱放置食物空间大小的实际情况,而把大冰箱=可以放入许多品类食物/空间足够大定义为高大因此高等,而把小冰箱=放食物时常感到空间拥挤/不够大定义为低下/不如。而不是看清普同常识:冰箱的作用是储存/保鲜不同类型的食物,个人可以依据自家需求量选购冰箱的大小,并且,现在物流发达/食物充沛真的不需要过多储存,更不必要去用两极能量对立的视角来看待/评判我自己并因此将我与我使用的冰箱分离开来。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