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回复
史喆1989
帖子: 15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22, 2012 8:44 pm

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帖子 史喆1989 »

从我最后一次出入精神病院之后,周遭里就有针对我谩骂的人出现了。仿佛是有组织和规划的那样,一步一步瓦解我的心理防线,让我崩溃。他们是有针对性的,针对我的每一个念头,心中出现的每一个字进行谩骂攻击,掩埋我。我不知道这样情况的原因和解决办法。请给我一些建议和支持吧。谢谢!

Tanya Chou
帖子: 1195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帖子 Tanya Chou »

史喆--

抱歉之前遺漏了這個提問。

看來這仍是心智系統的作用,之所以有組織規劃並且如此了解你,是因為那是你自身的心智系統將之投射到外界並令你以為是外界來的訊息。

當仍有這情形的情況,仍然要回去精神科依照醫師的處方服藥。DIP進程有BUDDY的支持要持續的行走,同時也多了解Desteni在心智這類訊息方面的揭露,這些知識方面的領悟和耐心持續的應用的自我支持,還是協助自己的最重要依據。

史喆1989
帖子: 15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22, 2012 8:44 pm

Re: 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帖子 史喆1989 »

譚雅。我已經因爲停藥多次而發生過7次被遣返進精神病院的事情。現在病情很嚴重。我不吃藥是因爲Desteni的訊息說精神類藥物是不會治好精神疾病反而會使精神病人更加的成爲精神病人。現在停了藥之後會有大量的人來説(咄喝)我,用咄喝的言語驚嚇我來入我進精神病院。父母唯一的信任就是依從醫生的吃藥方法,住院就是恐怖,出院就是吃藥。住院是恐怖,出院也是恐怖的。因爲我吃藥之後内部會變得極度壓抑和堵塞而不能自理處境和應該去做什麽事情。我現在不能吃藥,卻又不得不吃藥。吃藥又好不了,不吃藥父母就會受不了。覺得我不好了、有問題了、越來越嚴重了。之後我又不情願的吃藥,又反抗等於不吃藥。過一段時間也許又會有別人來説我,讓我不要吃藥,“乖乖的”到精神病院裏去享受恐怖,之後要是去了精神病院,我就廢了。去精神病院恐怖就又會加重加深加强,我就又會積纍更多被搞的精神病院經歷,惡心的不堪入目的東西。變得更被搞廢、亂,表現出來更為嚴重的精神狀態。那繼續下去的話,我到底是應該吃藥還是靠自己和Desteni的信息來自然恢復好呢?我覺得應該是吃藥,可是我又不想變成精神病人。我該怎麽辦?

Tanya Chou
帖子: 1195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帖子 Tanya Chou »

史喆--

抱歉現在才看到訊息,因為這裡許久才會有人發文,未來我會更注意這個版面。

關於你說到的Desteni關於精神藥物的訊息,是片段和誤解的,Desteni總是會要我們以現有能獲得的最佳方式來進行,因此我們使用的方式更是整合的,幫助我們更加的在身心與生活上平衡的。

通常一個人的精神狀況若令其日常生活作息變得難以維護穩定而影響到多層面時,例如吃睡的不穩定狀況導致工作學習備感困難時,藥物的介入就是需要的,目前的藥物研發已經相當的縮減了副作用的程度,但是也需要因應每個人的體質而在開始服用時有實驗性的觀察階段,所以那是有適應期的,你需要將你服藥的副作用和感覺確實的告知醫生,請醫生調配並合作的服用並觀察,有些人較快適應並有效果,而有些人需要數月或更長的時間來適應,但你首先要能夠將對藥物的偏見去除,我已經觀察到許多人們能夠因為耐心的用藥而維持穩定的作息,因而也能夠提供給自己環境去在生活中有所進展,包括你可以因此穩定行走書寫,緩慢而確實的盡可能地走出你的症狀和模式,那麼當有成效而能維持一段時間的時候,便能與醫生商量適度的減藥,或甚至停藥,但這裏我們也要有長期服用的準備,有些體質是會需要藥物長期輔助的,由於人體的設計本有著缺陷,而且經由人類心智的長期演進中,我們的身體都處在程度不等的後果中,若你的體質較需要外力的支持,這個過程也會是我們的進程的一部分的。而在進行醫療過程的同時,我們同時也研究和納入對自己身心有幫助的活動,如此盡量整合的自我協助與被協助。

這些訊息先提供你參考進行。

史喆1989
帖子: 15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22, 2012 8:44 pm

Re: 关于被无端谩骂的求助

帖子 史喆1989 »

谢谢!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