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021-9-13

目前主要对网络上瘾。这和现实工作有很深的关系。但总要想办法避免其负面作用。所以我来写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上瘾。因为自己所上瘾的对象毫无用处并且有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生命力本身并无局限,完全可以将其投入更有益的事情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上瘾,是因为自己接受懒惰恶魔,因为自己懒惰与许多其他相关心智结构相关联。我同时开启的是多个不好的心智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已有生命力,如果好好善用,它有很多可能。但是所有可能最终流向是生命本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与允许自己“指责”。当我对外某一个人或某一“团队”产生偏见,我实际是在推动心智系统在往一个恶性循环。看起来像燃烧和刀戈相向。在这交锋之中,我是将觉察转移到了互相怨怼的幻象之中,也就是说觉察被这思想掩盖了。反倒象是在给“火”添加燃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与允许自己将焦点错误的转移到了外界而非自己身的能动性上。情形有点像当一个人在对你争执,而你在参与争执之中。只是增长争执,生命力投入争执,得到争执。而这生命力有更多的可能,去活其他更好的东西。

Tanya Chou
帖子: 1199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Tanya Chou »

鵬飛--看到你在自我寬恕中有著支持的理解過程,酷。請持續進行。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昨天连同那一晚上都算是糟糕。起源于一个工作事件。简单的说就是在干活的时候有个重要的因素被我忽略了。在施工前的确有充分的准备时间,我也看到那东西本身有的问题,但我并没有想到把那问题提出来和负责那个项目的人沟通然后共同对策。只是顺着一惯的处事态度,无意识的将那个要素不视为一个“问题”。虽然那负责人反复强调这个活十分重要,“关系重大”。结果的确是“关系重大”,因为那个要素没有去处理,导致搞砸了,不得不返工,而且他也不得不面临被调走的情况(工资要少了)。因为这个导致了晚上没睡好,身体像在快速的消耗。

  整个事件梳理下来,归根结底是准备工作有所缺失。这缺失的原因包括数多的层面。
1.个人的生活态度倾向得过且过,并不对“发财”有多大期望,故而在面对一个较有钱的团体并无太大的迎合欲望。因为维持为其服务的是“金钱”,而我只是一个不得已身处在这样一个尴尬位置的局外人,并非以获取钱为目标。故两者各自的利益诉求发生了乖违。我只是“想过我的小日子”而非“获得很多钱”。而对方集团所需求的是“优质服务”。

2.作为一个较为庞大的团体,自然有其纪律性,其存在的方式与个人独自的小生活是不一样的。即有更多的约束和条文。每个部门负责特定的工作,故需要为其岗位负责。但是我作为一个在这个组织外的个人,“不需要”承担相当的责任,故两者因为位置不同所要面对的压力是不一样的。故面对的情境大为不同。我的出发点只是“把事情做完”,然后可以领钱。

3.我方人员顶多算是“散兵游勇”,“服从性”是较低的,都有各自的观点。我所带的人员本质上是松散的,只是由于各自的原因而临时拼凑起来,面对出现的问题不能齐心协力,各有利益诉求。而我也不喜欢过于对别人施加压力,集合几人只是勉强对将要的工作作出的回应而已。

  4.负责人精神压力过大(要养家糊口,要挣钱,怕下岗,要对领导交差),提出的要求表面上来毫无差错,但对于现实而言太过空洞。不是事先把每个问题具体化提出,并在临时出现问题时受我影响没及时作出应急调整。又被我的惯性所带跑偏。

  暂时找出4点。每个点都有问题。
1.就如人的身体,由各个器官组成,每个器官起特定的功能。如果它们都健康正常,细胞在身体里面才呆得舒服。故我执着于个人舒适,但这舒适离不开团体的正常运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分离”,而非认识到当别人好时自己也会受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我不求财,故无所谓”,这是谎言,只是给临时的安逸与不负责铺上一层粉饰。我执着的是自己的利益。

2.以器官为例,一个器官有特定的蓝图,如果违背这个蓝图,这个器官就会坏死。而条文与规定虽然看起来不通人情和呆板,但他有特定有必要。入乡随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在一个集体中工作,就需要为这个工作负责, 并接受这个集体中一些制度和规范。否则会对这个集体造成破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能允许自己和对方等同,因为允许把自己当成局外人,所以自然会产生不以为然的心态。而这心态对双方都没好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能允许自己认识到,当自己只是基于应付一时而用“小聪明”躲避“代价”时,这个点就是有问题的。如在牛奶中兑水,味道自然变淡,在糖中放砂,入口自然会咬到砂一样。只是留下了后患而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聪明”只是一个心智,它追逐“利益”。而没有发觉它损害整体和实施自我损害的一面。

3.就如种子成长为树,它一方面需要集合土壤中的营养和水份,另一方面又需要承接阳光放能成长。对于人和人也是一样,总是需要有向心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认识到一体和等如。而接受与允许自己的出发点只是从“自己”这个单一维度出发。故只是在拼凑。

4.如果人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感受到了疼痛,其余部分自然想办法帮助那个部位恢复正常。我并没有充分的沟通,并在问题出现时也没能真正去想尽办法解决。只是待在自己的舒适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将责任丢给别人。当我不管不顾,其实就只是允许事态朝更糟的方向发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与我无关”。但这怎么可能?当我不是去把事情处理好,就要面对更多的糟心事。

总的来说。似乎有足够的理由让这一事件变得情有可原。但穿插其中的只是不确定性、侥幸。我并没有真正尽力(或许有很多理由,但都不是真的)。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1-9-15

对网络的上瘾,其实是眼、耳和意识对色尘、声尘、法尘贪着的反显。这个贪着的过程中,其实在不断消耗自身的精力。其实自己没有深刻领悟到的是,于这六尘之中,并不能得到什么样,贪着六尘的“享受”因为自己相信能“得到”,但这并不是真的。只是心智需要不断的刺激而已,也是把这刺激扭曲为心智层面的“享受”。这些尘缘背后是空的,眼根、耳根、意根亦如空旷的聚落,如果对六尘起贪执,这六尘就会化身为六贼来劫夺自己的财宝。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当我允许自己对网络上各种媒体提供的产品上瘾,实际就是在亲近窃贼。这窃贼的高明之处就是会以小利为诱饵,让自己心甘情愿奉上真正的财宝。

而这个心智除了本身这个显化的思想以外,还另有五股势力夹杂其中。就是眼、耳、鼻、舌、身,每一部都有各自的执念。如眼贪爱好看的、耳贪慕好听的、鼻贪闻香气、舌贪尝美味、身贪触感。
这五种贪爱复合成五股势力,加之第六意识就合成了这个心智,“自己”亦被这六种贪恋所控制。不加收摄就成六淫。

我宽恕我自己,我之所以不能戒掉网瘾,是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我眼所看到的无非色尘、耳所听闻无非声尘,意所思维无非法尘,而它们都不能恒常稳定在一个状态,而代价又十分高昂。就如好看的人,你可以对他迷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也在和自己一样往不断衰老的过程进展。另外如果一个人色相微妙,自己十分的爱恋,不肯舍离。那说明自己参与了“迷恋”这个心智(本无今有),并非生命的本质。迷恋就像一种僵化,它需要自己付出不断投入其中的代价,而自己于中并无所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领悟到,色尘、声尘、法尘,这些瘾品如泡沫、如电光,所带来的刺激只是短短的一刹那,而刺激如果维持一段长久的时间,那么自己马上就不会把它当成一种乐,而实际则显示出它的苦性。就如菜中没点咸味会貌似会感到不好吃,但是纯舔干盐,肯定会受不了(这一条又有一个点,就是菜本来的味道并无好与坏,只是自己因为贪着味的刺激而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领悟到,好看、好听、有意思本来具备苦性,并不是真的。如我长时间去看视频,眼睛、耳朵、脑子都会产生厌烦的感受。我的冲动,只是六根贪缘六尘的习气,而这贪缘之心,本就是没有道理,不理性和愚昧的。只是把精力浪费在了一个恶性的周期。如商人听信损友去作赔本买卖,用真金白银去换去各种好看而无用的垃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本有无价宝珠,它被各种粪尿、乱麻所缠绕而不能明现,故想取此珠,必须扫除粪秽、除去种种缠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戒律的重要性是让自己避免不好的。如六根贪着六尘必然衰耗,而今自己贪着如王从六门而出远行他国不回,是很不吉利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既然是水泡则不能长久存在,而水泡已灭,更不可能贪求再有,此有求心本就是病。如人有臆症,妄想有什么好东西在前面,疯狂索取以至于发狂,但实际并没有,只是因为臆症自作自受。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1-9-16

*每天早上起来还是会拿起手机看网页。看来这个习惯与某种执念的根深蒂固密不可分,而拿起手机是因为有某种焦虑和不安想通过看层出不穷的事件来转移对某种恐惧的浮现。其实这是潜意识的执着,这其中包括六根对于六尘的执念(爱欲为因,爱命为果。因爱生怖)。

*手机要放下,如有恶友人念之不舍,则善法日日减损,因善法减损则苦事增多。但不亲近这个恶友,反过来自己会觉得“无聊”。“无聊”是个心智,它需要“食粮”来保证它的存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能允许自己认识到,除了手机和娱乐以外,还另有乐处,即经典。佛所留下经典色香味美,其中大乘方等经其味最上。这些经典如彼善友,可以增长自己的善法,亦如与其随行得入乐处。

*但我有散乱的习惯,没有耐性,一部没看完就想看另一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贪求多有是心智的一种模式,我之所以没有耐心专注于一部,是因为每次当内在升起一种想要“得到更多”的欲望升起时,我就颇为愿意跟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思想,而思想不可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是这里,而那里是不可乐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对谎言上瘾。而谎言只是一个苦空的幻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允许对幻象着迷。既然是幻象,便是不可得。而我于不可得处妄兴执着是谓愚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既然认识到幻象已然不可得,就不应该再去随逐它。不去随逐即是安乐。

*有这么多部经,如果想要全部读完,是不现实的。故比较好的做法是挑一部自己觉得味道最好的,专注其中取其滋味。因为专一则有功。
-我承诺自己,若我产生“无聊”的思想,攀缘力很强的情况,我则改变方向,从娱乐转向读经。
-我承诺自己,此未终,彼勿起。这样力量方能集中,亦可少烦恼。

*我好散乱,故需专一。致心一处,无事不办。应该顺着这条道,增长自己的定力。因为不随逐,所以不动。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出发点。

出发点很重要,我做一件事的出发点是什么?什么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接受?这点要小心辨别。比如一个表达本身是好的,但有一些是基于自我形象营造(名声)的企图夹杂其中。那就目的不纯了。
本来是药,其中掺一点毒,那就是毒药。故我再投入一个行为或者企图时,我会小心观察其出发是否纯正。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9-17

新闻。它也是个瘾品。不能在其中有所获。浪费时间精力而已。只是在呆坐着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相信在媒体之中能得到什么。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1-9-18

饮食男女,人之大欲。性欲并不是个小问题,不好好处理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性欲是最严重的执着,但执着错了,执着之物会给自己身心带来灾难。我感受到的寒气是来源于贪淫中的贪(贪习交计。发于相吸。吸揽不止。如是故有积寒坚冰。于中冻冽。如人以口吸缩风气。有冷触生。二习相陵。故有吒吒、波波、罗罗、青赤白莲、寒冰等事。),贪执一起,尚未身起诸事,便如身坠寒冰,非常难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贪属水。如经中言:“众生分内因诸爱染发起忘情。情积不休,能生爱水。是故众生心忆珍羞,口中水出。心忆前人或怜或恨,目中泪盈。贪求财宝,心发爱涎,举体光润。心著行淫,男女二根自然流液。阿难,诸爱虽别,流结是同。润湿不升,自然从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自己对淫欲产生忆念,此情一生便生爱水,不及时觉察出离,就随其下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爱水生出,再追加执着,试图索求,如在水上吸揽,自然有寒气而生。在身体层面就是突然觉得寒冷非常,而且瞬间感觉僵硬,十分难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自己执着于淫欲时,同时追随而来的是藏在淫欲之中的杀气。这杀气瞬间就化为无数的利刃,向自己或戳或刺。还连带其他的恶习一起随引而出。因为贪执心为首,故寒气在先,潜杀其次,故戳刺割截等感觉在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是心智在执着,而种种这些痛苦的体验本来无,因为自己随顺心智而不断抓取而成现在有。故当自己发觉自己稍一动念,就应该马上出离。随便用什么方法,将自己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拿起手机,不过是别人的是非。不仅毫无所获,且虚耗精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网页上提供的各种没用的信息只是利用各用事端给心智喂食。接近它就等于远离了清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我可以把上网的时间转用到更好的地方。时间宝贵,浪费时间是很可惜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生命本身可以有更多的可能,困在一种没有正收益的模式下并不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自己说不想做XX的时候,是在进入“放弃”这个设计。而“放弃”本不存在,我只是在给心智的“放弃”充能而已,就如电不来我这边跑就往别处去这样。没必要浪费,没有改变的是我一直在这里,并无一个其他的地方去。

徐鹏飞
帖子: 52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1-9-21

身体做为一个载具即是一种困缚,但同时也是一个工具。过于注重工具本身而不使用,这工具便没有意义。今天有这么多令人上瘾的东西,摆脱它们是为了自己更好的生活,并非让自己呆着不动,这是戒的依据。把不好的去的,好的自然就留下来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