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回复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022-1-9

*我的行为总是不定,会被各种事物分散注意力,还有那些随时升腾起来的欲望。它们像链子一样,感觉被牵着走。 我看到好吃的好喝的会被它们的外包装所吸引,还有女人。被这些东西牵引着,其实最大的问题是我会逐渐弱化对自己的约束,而自己想去做的事会被严重的干扰。不能总是这样被牵着走,一个想法出现了我就挺乐意的追随它。

-当我浮现出想要去逛超市的想法,我允许自己察觉到这是一个欲望,我允许自己察觉到欲望的比重过大自己会丧失自主,我允许我自己察觉到自主是指我存在于这里与这里协调得更好,我允许自己察觉到这里有这些已然觉察到的事物,我允许我自己察觉到我要做的是怎么去对待自己以及与这里如何互动,我允许自己察觉到当我身临其境的在处理未完成与可完善的事项即是在自我表达,我允许自己察觉到力行那些会对自己有益,我允许自己觉察到当自己力行即是书写与自我改编,我允许自己觉察到自己就是字的一部分。而最终我要允许自己觉察到当自己想成为一种字就要克服那些升腾起来的欲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将欲望定义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当自己看向各类物品的包装时,暗地里是欲望在升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通过“看”在自我消耗,这个行为本身并没有利益,只是让眼睛和腿脚疲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与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并无所需,当一个欲望升起之时,我其实正在参与一个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与允许自己认识到,当我希望在事业上有所发展时,它基于一个欲望(更像是想要更好的玩具)。而这欲望所能带来的可能是付出更多的疲劳,这本身或许没有好坏对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淹没在想法与对未来的期望与投射上,而唯一没有的是在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自己现在是不好的,而这个看法本身就有问题。不好的是我现在正在做苦事,我放下对苦事的执着就没有所谓的不好。做为本身的来源来说,放下一直所投入的妄想和执着,会“逐渐”有个恢复的过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看到自己其实一直参与在想法之中。眼睛想看,耳想听,鼻想闻,舌想尝,身想好触,脑子喜欢稀奇古怪的各种思想泡沫。这些都只是各感官的执着,我只是在这些“部门”间疲于奔命,没什么安乐可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允许自己对这些泡沫般的感官体验有所远离,因为自制会对自己带来更好的体验,就像有人喜尝劣酒不曾得尝甘露,而虽知有甘露不知如法获得,只是自甘堕落至苦地。

-我允许自己觉察到自己已然身处这里,我允许自己觉察到当自己追逐欲望尤其是性的时候实际是在开启一个特别的机关(风吹水冷酷严寒),我允许自己觉察到需要远离欲望(尤其是对性的上瘾)可以得到自主以及更多利好。

*所以我已然身处这里,想要获得“某些”的欲望其实是个臆症,我以为能得到些什么,但我又不能另起一个想法去讨伐它,所以我宽恕的理由是因为我认识到自己在做梦,“醒着”做梦。所以这也是我要放下的理由,既然抓不到什么那么抓的更紧只是让手疼。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1-25

*我所感受的境界是我心追随外界妄动的结果。不动相安无事,一动就起了涟漪。动的什么心感召什么境界。每种心所缘的境界似乎都是设定好的,心转境界也跟着转。目前最明显的感受就像是呆在火宅里,我似乎无时不刻在紧抓着欲望而不肯放松。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1-31

*我想看好看的——这是个欲望
我想听好听的——这是个欲望
我想女人——这是个欲望
我想美食——这是个欲望
我想要个不错的环境——这是个欲望
我想有花不完的钱——这是个欲望
我想有精良的设备——这是个欲望
我想环游宇宙——这是个欲望
  总之全部是在欲望的范围里面打转,执着欲望的确让人感到很苦很累。人在爱欲之中独生独死,独往独来,苦乐自当,无有代者。善恶变化 ,追逐所生, 道路不同,会见无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欲望本身有如镜花水月,本是一场空,但是执着它会让自己生死疲劳。越是执着就越是痛苦。因为“空实无华,病者妄执,由妄执故,故有轮转生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走上属于自己的“道”,这“道”是正的,它不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允许自己坚定的相信——欲望带来的是苦难,我还依然对它表面的“糖衣”所诱惑,而那层薄薄的“糖衣”化开以后,所剩唯有苦滋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了解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而自己不仅没看出它们泡沫的本质不可能长久,而反而更加投入制造新的泡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无论是新生成的泡沫或者“灭掉的泡沫”者是自己参与其中,生时不能说有,灭时不能说无。我没有宽恕我自己,而投入在对于过去记忆的投入,要定义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或者是自己是什么样的。而对于所谓的未来,又追加“正向可能的希望”。我唯独没有意识到自己有很多需要处理的事情正在拖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不好的不会变好,而好的亦不能执着。即然不好的不会变好,而我参与恶行自然不可能得到理想的滋味,而处理好的执着于它反而是为自己想要为恶做下掩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在这里的除了一个自己并无他物。我怎么对待“别人”就等于怎么对待自己,或许是一个难题,但不去认清这一点,自己所感受到苦毒就不可能灭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相信自己的思想,允许“思想恶魔”们繁荣昌盛,让它们在自己里面癫狂。我没有认识到,如果放任它们把自己一些资粮吸食干净,那一定不幸的那个人就是我,我只是觉得它们带来的一些“主意”很好玩很有乐趣,但是到后面光看到折磨了,而且折磨的还是我自己,这是万万不行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需要坚持走自己的“道”,因为要么“好道”,要么“无间道”,我不应该对“无间道”保持好奇,因为很不好玩。这好奇背后可能看到的是一切夸张变态的折磨,它们与性德完全悖离,也就是说没有所谓的乐。没有乐还离不了,这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我对自己承诺,降低欲望,除去没有必要的关注与浪费。而去干表面似乎“枯燥”但实质是十分助益的“运动”。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2-2

*我虽然知道执着太重很不好,但光是这样是不够的。因为很多的行为模式已经烙印在我的机体之中,所以必须在行为上改变,不然是不够的。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022-2-8

*道,它本身是简单的。是我自己复杂了。电板上面的每条线,都通往指定的目标。需要就给它通上电,不需要就断掉。就是如此的简单。我自身的徘徊与犹豫,是未对自己诚实的结果之一,至少感受上来说是不怎么样的。也是“情”它不爽快的一种表现。“情”和“欲”。 我想得到什么顺着道去做就行了,一定能得。 而“情”它本身不能使我得到,只是一种自我情感上的纠缠而已。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3-12

*肉就别吃了,爽一会后患无穷。没点缘还吃不到它,能吃到的没准都是沾亲带故的。换个身体谁又认识谁?所以欲望也是个蒙蔽,往往让人忽略背后的代价。目前为止我所有吃肉和食用垃圾食品的原因只是因为贪吃,贪那一点点滋味。吃多了还对消化系统产生负荷,本来身体还不需要处理这堆没用的垃圾,贪这一点滋味要劳苦身体里面的细胞搬运掉一大堆没用的东西,没有意义,而且有代价。同时我也参与了目前这个世界所呈现一些罪恶,恶意总是还存在的。还有“钱”,用它换来了很多的垃圾,没多大用,不过能让人很疲劳。我只是目前比较幸运能坐在这里,眼睛一闭不睁没准比那些难民强不了多少。

  所以我还是不能被身边的同仁带跑偏,我可以在精神上祝福他们往生后少受点罪,不过我可没兴趣和他们一起往生到他们往生的地方,所以目前谁渡谁还很难说,他们没准是来渡我的,渡到坑里也算是渡了。

  所以晚上总结一下:1.别吃肉,因为被做掉的时候会很痛,而且被圈养没什么自由。另外因为被做掉的时候难免会有不快,故而以后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没准他是大兵我是难民,相遇总是凶险的。营养上来说,肉类总是
            带些毒性的(因为谁也不是很开心的把脖子伸出来给人宰,总会有怨气吧。就像鱼汤,一股腥味很重,这鱼的怨念一定很深吧。煮它的女同志你以后可要非常保重了)。
           2.别邪淫,因为邪淫会滋长恶意,它们呈现出来的总是变态而且往更变态的方向发展。邪淫还能把过去不强的恶习给引出来。最主要的是,它看起来很刺激很好玩,但其实是苦的,而且空洞得不到什
么有价值的东西。苦空的就是它了。邪淫过程中也谈不上什么爽快,一坨屎。只有“兴奋”,兴奋完就痿了,就像做功放,电放完就干不了什么了,福漏完就要受困苦了。这是病得治。若它是把邪
            火,那要引阳火,离是火礼也是火温暖而没有破坏性。如果贪是水,慈悲自己和别人是清净水。贪吸=寒冰

*至于是钱重要还是人重要的问题,其实应当是人重要。人没钱他有力气可以干活,人有钱没力气可以让别人帮自己干活,但是那个别人如果不在,钱也就没什么用,就是废纸和废金属和虚妄的符号。我曾经在游戏中靠着作弊拥有了一切,但这些没什么用,都是假的。我也在现实中花钱买过一些东西,但是我发觉很多东西我已找不到它们的踪迹,有些踪迹很明显,但于现在之于我有如垃圾,只起到占地方的作用。当然我自然可以用钱买到很不错的东西,它们或许有非常棒的功能。但是终究是因为它们有个不错的来源,就是它们的创作者,当有很多这样高品质的创作者时,一些制品看起来挺像样流通起来才算带劲。这伙人的通货才有价值。如果是一群乞丐,他们有他们的乞丐币,我想用乞丐币应该也换不到什么好东西,因为从乞丐身上很难得到什么想要的东西。但是人在得到一些基本的满足后还需要什么呢?欲望一时满足后,再看看那个执着的东西,已经没有想要的感觉了。所以其实是个感觉,是个思想,是个浮现出来的泡沫而我去抓那个泡沫的这股冲动,或者说这个行为习惯。而这个习惯不能带来安乐。放下“抓”这个习惯安乐可以现前。就如有人垂涎宽广的舍宅,当他得到没有这个欲望时此时便是安乐,与寻常没有起这个欲望的人相比,并没有两样。 所以说终究是得到还是未得到?多了一个占有,当然那个寻常人也有他的占有物。占有游戏,假的。不可得。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3-18

*在利用手机和电脑上网娱乐时,我其实是在交换。然而在这种交换中我并不能得到太多有价值的东西,反而可能是在用本身的“真金白银”在支付,当“支付”得差不多多了,我就感到了身体传来疲乏的信号。尤其是眼部。眼相当于一个输入端,我在用眼看时,其实是在下载一些媒体传出来的信息,这个过程本身就有所消耗,而且当传输时,感觉也不见得那么畅快,就像是被束缚住一样。我喜欢看国际新闻,但很显然我其实不能参与其中。另外这个世界的走向其实是确定的,我不一定需要新闻来告诉我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所以很多时间都浪费在了一些垃圾信息的关注上,只能给行人增加负担而已,上瘾的对象只是垃圾。既然得不到有价值的东西,过于“专注”它们只是挥霍自身的财富。另外我将比为财富的精华,也看成为一种可以执着的东西,恐怕也有问题。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3-22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相信能在思想中得到什么。而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相信思想是种颠倒,于思想中我并不能得到什么。爱欲由思想生。而一次又一次的经验已经告诉我思想并不可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宁可选择参与思想,到处在看别人说说说,而这些时间大可以参与到现实之中。运动可以让我和自己的身体保持一种联系,而紧盯着银屏不但得不到什么,而且是种受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想摆脱这种情况,我首先不可以相信自己的思想,同时也不可相信由思想衍生出来的欲望,而有些欲望是非常危险的,看上去很诱惑,实则暗藏刀兵,并且空无所得。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信”是一个关键,如果“信”错了,会给自己身心带来巨大的灾难。“获取”有特定的途径,这个途径或许称之为“道”,而“获取”到了便是“德”,我顺着“道”去做便有所“德”。而去顾视邪径,不一定把自己带到哪里(其实是明确的,但是我还未曾勉励自己摆脱这种习惯)。

*星体有特定的规道和转速,这样做这星体就可以支持自身与其他的生命体使其稳定。太阳是个巨大的发光体,可以在一定的半径内为其他天体提供能量,而周遭那些天体只需要选择适合的轨道接取需要的能量就行。故而这种运动当然是有益且必要的。而我可以效法这,远离虚妄的(思想),选择真实的去参与,皆可有所收获。 欲望看起来很诱惑,但会让人感到空洞。 (我能得到什么又能失去什么?对于执着这个习惯要淡化)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3-24

*打游戏的确能够得到临时的“快感”,但实则是麻醉和消耗,本质是苦。这个行为属于无明,无明为一切恶事提供了滋生的环境条件和可能。也叫愚痴,因为没有好处而去做。也称颠倒,因为是苦因非是乐因。干有好处的。

徐鹏飞
帖子: 144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3-26

*关于性。总是会有把虐待施加于异性的冲动,也叫性幻想。这里的问题是,这里真的有一个别人吗?从始自终都是我自己思想所构绘出来的画面,意淫的点在于有一个“我”有一个“她”。那个“她”其实是我自己,更准确的说是一张图片,而这张图片背后是机关,图片是机关的开关,总之触动之后是自己在受。我通过网络向外看的都是别人的表现,或许有一些愉悦吧,但是超过了一定的度,快感就很少,而酸涩就显现出来了。人我已经是有区别,执着于有个我,然后再分别有个别人,从另一个视角如果我在启动一个思想,就是在生成一些画面而自己身临其境。所以怎么对人首先是怎么对自己。 当我对一个悭吝,那我就是在悭吝,这是一种分离,首先是对自己造成的,然后才是对别人施加了影响。 所以关于色情的东西,首先这是“性恶魔”的一种显现,它看起来满好看的,但实则连带了迷恋之类的相关系统,当投入其中就是那一堆东西在奔腾,或许能量维持一般时间后会临时没那么强,这时就感到了只有一种荒凉之感。故实际上是空洞,除了临时一些感官上的刺激,并不能得到更多的东西,但是根据能量守恒定理,或许一些能量分配到了别的什么地方。或许就演化成了什么离奇的事情(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首先要理解,意淫没什么好处是执着,执着会化身成一种恶魔的样貌。就像韩国女画家画的一些地狱,各种恶魔,它们来自空洞的执念。当然也看过某波兰大神的画作,人们支离破碎,放不下那些碎片化般的执念。故而放下也是自爱,先对自己慈悲再能在荒凉处看到些许色彩。所以又能怎么办。执着不到什么,因为思想并不那么稳定,也可以说是一场梦,至少这个世界的东西不可长保。执念只能感受苦,故而世间空虚。美好的色声香味是人所爱,但总是会过去的。它们只能留在记忆里。理解到这点是放下的第一步。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