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五 1月 25, 2019 10:20 am

第297天:爱思考

自我书写——
我个人身上从小就有一个表现,就是“爱思考”。遇到任何情境/事物/人物我都立刻冲进心智头脑里面去启动一趟“思想火车”开很长“一段旅程”哦。如果遇见“不理解/不懂/困惑”的部分,有时向他人去提问/追问一直到我认为“我获得了答案”为止。而如果身边他人没有给或给不出“答案”,我就开着我里面的“思想火车”,可以说是飞速运转/高速行驶以便去“我自己寻找答案”,同样也会一直到我认为“我找到答案”才罢休=暂停/停止对此事的“思考”。曾经上学期间这种行为/表现,有时被老师/家长表扬为“打破砂锅问到底=有研究/探索精神=好/很好”呢。
自从我开始行走我的自我进程以来,这个无意识的行为反应模式,我也为自己调查了颇长一段时间,最近我开始觉察到:每当我启动这种“思想火车”时,我看见心智的背景里面同时也在循环播放着相似/相同的“背景音乐”,比如,这个点/事件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是这样或那样的?作者/导演/他人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这个……或是那个…… 哦/嗯,多半是这样的含义/原来他们想要呈现的是这种/那种哲理/道理或结论哦,我明白了/我清楚了!等等秘聊/内在对话。同时间我可以感受到我里面有焦虑/着急和困惑情绪甚至好像我里面有某个部分“被卡住了”的感觉;而当我的“思想火车”开到“得到答案”的片刻时,我体验到松开/高兴/满足/成就的感受能量。
因为我相信,不知道/不懂/不理解=笨蛋/差劲,所以为了避免令我自己在我里面看见这个“不好/很不好”的评判/定义和朝向它的害怕性格/能量反应,我要想尽办法从外在或进入我的内在去尽快、再尽快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找到答案”,就可以立刻令这个“笨蛋/差劲=不好”的东西、和我朝向它的害怕,在我里面一瞬间消失掉——这使我感觉非常好。

物质事件——
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时

心智秘聊——
这个点/事件/东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是这样或那样的?作者/导演/他人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这个……或是那个…… 哦/嗯,多半是这样的含义/原来他们想要呈现的是这种/那种哲理/道理或结论哦,我明白了/我清楚了!

情绪/感受能量——
我可以感受到我里面有焦虑/着急和困惑情绪甚至好像我里面有某个部分“被卡住了”的感觉;而当我的“思想火车”开到“得到答案”的片刻时,我体验到松开/高兴/满足/成就的感受能量。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不知道/不懂/不理解=笨蛋/差劲,所以为了避免令我自己在我里面看见这个“不好/很不好”的评判/定义和朝向它的害怕性格/能量反应,我要想尽办法从外在或进入我的内在去尽快、再尽快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找到答案”,就可以立刻令这个“笨蛋/差劲=不好”的东西、和我朝向它的害怕,在我里面一瞬间消失掉——这使我感觉非常好。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我从小长大的过程中每当我看见现实中我不理解/不懂/不知道的东西/情境时去向身边大人们提各种问题或在学习知识期间产生暂时的困惑/不理解的过程中或考试成绩不好时,无数次听到大人们对/朝向我说“笨蛋!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你的学习都学到屁眼里去了!你真是没用/差劲!”的字词/话语和大声训斥的声调,在那些片刻中,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我不好、害怕我不好”的东西跳了出来、也体验到物质身体尤其胃部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这使我感觉非常糟糕/不好;因此我允许我自己仅仅转身进入心智里面去“寻找答案”,而因此不断开发我的心智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等能力,并拿所有这些能力等如与此对应的各种秘聊/内在对话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 我是谁,并随着时间令我自己活成为了心智系统等如这些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能力。
 我领悟到,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虚拟现实里面开发出上述这些心智能力,其目的依然只是为了隐藏/抑制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我不好、害怕我不好”的东西、和我是创造者=神这个事实真相,但是,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认识到的是,我早已以这些心智能力=“爱思考”性格/模式 作为地基在我的日常生活现实里去循环往复启动这一对“欲望/想要获得答案——害怕/恐惧不懂/不理解”极端两极性的判定/定义/能量摩擦,因此沉浸在心智大量秘聊/内在对话/图像/想象甚至幻想当中上瘾而彻底无视/忽视我正身处其中的物质现实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是——这是 我如何搞砸/分离我自己与物质现实的过程/真相。
 我了解到,当我小时候对外在物质世界现实里面的各种东西感到不懂/不理解和好奇/想要知道时去向身边大人们提问题、或在学习知识期间,我听到他们如何评判/说我“笨蛋/差劲/没用”之类的话语/字词/声调的时候,他们仅仅在依据他们如何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等同且活成为的心智意识系统的预编程在说话/表达他们自己,但正是我、只有我一直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拿我所看/听/感觉到的这一切走进心智“个人化”并作为点燃我自己预编程/设计的心智“欲望——害怕”极端两极性冲突判定/能量 的燃料/触发点,显然这是我的自己责任。
 我领悟到,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在物质现实事件/工作当中去学习、开发和提高这些心智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等能力,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仅仅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拿这些能力等如关联的大量心智秘聊/内在对话,制作为心智中的一面“挡箭牌/纱帘”去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才是我的心智内在现实和外在物质现实一切事物显现/后果的创造者=神、因而仅活成了比我自己创造的创造物更加“低下/不如”的定义/位置 这个事实真相,而因此只活成了一个为心智系统供应能量的机器僵尸、并导致/造成物质现实即这个世界地球上如此滥虐、伤害、破坏、毁灭的现实后果——这是最大的问题!这必须停止!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理解/领悟之后,首先我承诺我自己,无条件支持/援助我自己在现实生活的每一个片刻每个在这里的情境中去提醒并保持我自己练习呼吸和专注于我的物质身体等如物质现实在这里在此刻 的实践应用。因为我领悟到,这个心智系统的“爱思考”性格/人格/模式已经在我长年累月的放弃呼吸、放弃每个片刻专注于在这里物质现实 的接受和允许之下成为了相当深刻/本能的无意识反应烙印在我的物质身体整个里面,因此我需要付出更多时间、耐心并活纪律、稳定、平静、踏实、在这里、自我觉察、自我诚实地支持/援助我自己在每一口呼吸中拿起每一个片刻中我的自己责任来给回我自己并重新编写我自己的生命脚本。
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和眼睛/耳朵去实际上看/观察和倾听或触摸我面前的这个事件/情境/人物/事物,同时检查我里面是否有任何心智的秘聊或能量反应出现,如果我看见有心智活动/反应,我宁可支持/援助我自己去立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释放它;并坚持练习无条件看、听、触摸(还有闻/尝)的实践应用。
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同时看见我心智里出现不理解/不懂/困惑的反应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在我里面活字词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并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造的心智挡箭牌=骗局/谎言且被循环制造/加强的点,我只是停止继续参与它!”然后,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练习无条件看、听、触摸(还有闻/尝)的实践应用,坚持、耐心、毅力、纪律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五 1月 25, 2019 10:21 am

第298天:爱思考-自我宽恕

我个人身上从小就有一个表现,就是“爱思考”。遇到任何情境/事物/人物我都立刻冲进心智头脑里面去启动一趟“思想火车”开很长“一段旅程”哦。如果遇见“不理解/不懂/困惑”的部分,有时向他人去提问/追问一直到我认为“我获得了答案”为止。而如果身边他人没有给或给不出“答案”,我就开着我里面的“思想火车”,可以说是飞速运转/高速行驶以便去“我自己寻找答案”,同样也会一直到我认为“我找到答案”才罢休=暂停/停止对此事的“思考”。曾经上学期间这种行为/表现,有时被老师/家长表扬为“打破砂锅问到底=有研究/探索精神=好/很好”呢。
自从我开始行走我的自我进程以来,这个无意识的行为反应模式,我也为自己调查了颇长一段时间,最近我开始觉察到:每当我启动这种“思想火车”时,我看见心智的背景里面同时也在循环播放着相似/相同的“背景音乐”,比如,这个点/事件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是这样或那样的?作者/导演/他人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这个……或是那个…… 哦/嗯,多半是这样的含义/原来他们想要呈现的是这种/那种哲理/道理或结论哦,我明白了/我清楚了!等等秘聊/内在对话。同时间我可以感受到我里面有焦虑/着急和困惑情绪甚至好像我里面有某个部分“被卡住了”的感觉;而当我的“思想火车”开到“得到答案”的片刻时,我体验到松开/高兴/满足/成就的感受能量。
因为我相信,不知道/不懂/不理解=笨蛋/差劲,所以为了避免令我自己在我里面看见这个“不好/很不好”的评判/定义和朝向它的害怕性格/能量反应,我要想尽办法从外在或进入我的内在去尽快、再尽快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找到答案”,就可以立刻令这个“笨蛋/差劲=不好”的东西、和我朝向它的害怕,在我里面一瞬间消失掉——这使我感觉非常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 的物质现实时,去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从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 的物质现实时,去立刻启动我里面的秘聊/想法:这个点/事件/东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它是这样或那样的?作者/导演/他人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什么?是这个……或是那个…… 哦/嗯,多半是这样的含义/原来他们想要呈现的是这种/那种哲理/道理或结论哦,我明白了/我清楚了! 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 的物质现实时,在这一连串的想法/秘聊和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反应当中,我连接到了有些焦虑/着急和困惑情绪甚至好像我里面有某个部分“被卡住了”的感觉;而当我的“思想火车”开到“得到答案”的片刻时,我去连接上某种松开/高兴/满足/成就的感受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所有的想法/秘聊和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反应的循环运转当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到行为——我相信,不知道/不懂/不理解=笨蛋/差劲,所以为了避免令我自己在我里面看见这个“不好/很不好”的评判/定义和朝向它的害怕性格/能量反应,我要想尽办法从外在或进入我的内在去尽快、再尽快寻找答案,因为我相信只要我“找到答案”,就可以立刻令这个“笨蛋/差劲=不好”的东西、和我朝向它的害怕,在我里面一瞬间消失掉——这使我感觉非常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记得从小长大的过程中每当我看见现实中我不理解/不懂/不知道的东西/情境时去向身边大人们提各种问题或在学习知识期间产生暂时的困惑/不理解的过程中或考试成绩不好时,无数次听到大人们对/朝向我说“笨蛋!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连这个也不懂?!你的学习都学到屁眼里去了!你真是没用/差劲!”的字词/话语和大声训斥的声调,在那些片刻中,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我不好、害怕我不好”的东西跳了出来、也体验到物质身体尤其胃部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这使我感觉非常糟糕/不好;因此我允许我自己仅仅转身进入心智里面去“寻找答案”,而因此不断开发我的心智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等能力,并拿所有这些能力等如与此对应的各种秘聊/内在对话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 我是谁,并随着时间令我自己活成为了心智系统等如这些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能力。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虚拟现实里面开发出上述这些心智能力,其目的依然只是为了隐藏/抑制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我不好、害怕我不好”的东西、和我是创造者=神这个事实真相,但是,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认识到的是,我早已以这些心智能力=“爱思考”性格/模式 作为地基在我的日常生活现实里去循环往复启动这一对“欲望/想要获得答案=好——害怕/恐惧不懂/不理解=不好”极端两极性的判定/定义/能量摩擦,因此沉浸在心智大量秘聊/图像/想象甚至幻想和能量当中上瘾而彻底无视/忽视我正身处其中的物质现实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是——这是 我如何搞砸/分离我自己与物质现实的过程/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当我小时候对外在物质世界现实里面的各种东西感到不懂/不理解和好奇/想要知道时去向身边大人们提问题、或在学习知识期间,我听到他们如何评判/说我“笨蛋/差劲/没用”之类的话语/字词/声调的时候,他们仅仅在依据他们如何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等同且活成为的心智意识系统的预编程在说话/表达他们自己,但正是我、只有我一直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拿我所看/听/感觉到的这一切走进心智“个人化”并作为点燃我自己预编程/设计的心智“欲望——害怕”极端两极性冲突判定/能量 的燃料/触发点,显然这是我的自己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在物质现实事件/工作当中去学习、开发和提高这些心智推测、推理、演绎、分析、逻辑等能力,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我仅仅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拿这些能力等如关联的大量心智秘聊/内在对话,制作为心智中的一面“挡箭牌/纱帘”去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才是我的心智内在现实和外在物质现实一切事物显现/后果的创造者=神、因而仅活成了比我自己创造的创造物更加“低下/不如”的定义/位置 这个事实真相,而因此只活成了一个为心智系统供应能量的机器僵尸、并导致/造成物质现实即这个世界地球上如此滥虐、伤害、破坏、毁灭的现实后果——这是最大的问题!这必须停止!


我承诺我自己,首先无条件支持/援助我自己在现实生活的每一个片刻每个在这里的情境中去提醒并保持我自己练习呼吸和专注于我的物质身体等如物质现实在这里在此刻 的实践应用。因为我领悟到,这个心智系统的“爱思考”性格/人格/模式已经在我长年累月的放弃呼吸、放弃每个片刻专注于在这里物质现实 的接受和允许之下成为了相当深刻/本能的无意识反应烙印在我的物质身体整个里面,因此我需要付出更多时间、耐心并活纪律、稳定、平静、踏实、在这里、自我觉察、自我诚实地支持/援助我自己在每一口呼吸中拿起每一个片刻中我的自己责任来给回我自己并重新编写我自己的生命脚本。

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和眼睛/耳朵去实际上看/观察和倾听或触摸我面前的这个事件/情境/人物/事物,同时检查我里面是否有任何心智的秘聊或能量反应出现,如果我看见有心智活动/反应,我宁可支持/援助我自己去立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释放它;并坚持练习无条件看、听、触摸(还有闻/尝)的实践应用。

每当我在物质现实中看见/听到/触摸到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同时看见我心智里出现不理解/不懂/困惑的反应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在我里面活字词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并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造的心智挡箭牌=骗局/谎言且被循环制造/加强的点,我只是停止继续参与它!”然后,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练习无条件看、听、触摸(还有闻/尝)的实践应用,坚持、耐心、毅力、纪律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1月 29, 2019 2:32 pm

第299天:悲观主义

前一篇博文里我展开了我的“爱思考”性格/模式,在这篇博文中我将解剖一下在这些心智的“思考”当中大部分是什么?我为什么允许我自己沉迷在这些“思考”当中?在这些“思考”中我是谁?

自我书写——
我看见,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在我的心智现实里循环播放的“思想火车”中,大多数是负面/不好=即是我所害怕/恐惧/焦虑/担心的东西的秘聊/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也同时感觉到物质身体肩颈部、胃部太阳神经丛部位的肌肉收缩/抽紧或有时越来越紧的感觉。而在心智的“背景音乐”中播放的秘聊/内在对话是,比如,这个事情最糟糕会是怎样的?是这样/那样的?或是那样/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还行、如果是那样的我有点某种不舒服不过还能接受吧……如果有可能成为这种/那种的话那就太好了!不过这可是最完美的结局,我可不敢太多奢望它会发生……等等。同时我体验到我里面焦虑/害怕/紧张的情绪并且有一种非常想要/欲望死死地紧抓住我自己里面的这些焦虑/害怕/紧张情绪而不肯放手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凡事我都要把它想/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并看一看这些“最坏的可能”我是否能接受,如果连这些我都已经能够接受了,那么后续这个事件/情境的发展结果,不管怎样我都可以接受=承受得住了。这样就可以令我自己少或不用再次去直接看见/遭遇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那些“不好/负面”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了——这使我感觉好多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

心智秘聊——
这个事情最糟糕会是怎样的?是这样/那样的?或是那样/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还行、如果是那样的我有点某种不舒服不过还能接受吧……如果有可能成为这种/那种的话那就太好了!不过这可是最完美的结局,我可不敢太多奢望它会发生……等等。

情绪/感受能量——
我体验到我里面焦虑/害怕/紧张的情绪并且有一种非常想要/欲望死死地紧抓住我自己里面的这些焦虑/害怕/紧张情绪而不肯放手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凡事我都要把它想/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并看一看这些“最坏的可能”我是否能接受,如果连这些我都已经能够接受了,那么后续这个事件/情境的发展结果,不管怎样我都可以接受=承受得住了。这样就可以令我自己少或不用再次去直接看见/遭遇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那些“不好/负面”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了——这使我感觉好多了。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曾经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面我相信“我的童年是灰暗、缺少快乐的”。因为我记得在童年的记忆中,要么是父亲几乎每天打哥哥、要么父母吵架相互谩骂、要么妈妈不要我了、要么是外婆与外公老死不相往来、要么是外婆只宠她的小儿子太偏心眼、要么是我时常处于害怕犯错/不好的焦虑/担心/恐惧中…… 而令我感觉并相信我的童年是灰暗、可怕、缺失、不完整因此不快乐的。但是,我没有觉察/领悟到的是:这些所有的“过去记忆”及连接其上的情绪/判定,统统都是我自己在经历不同的物质现实环境、事件、情境期间,仅仅允许我自己投入心智启动了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在我里面的“低下/不如/缺失/不足=不好”和朝向这些所有“不好”的害怕,并只是把这些“不好”和“害怕”统统向外投射到我所经历的每一个物质现实情境、事件、环境、人物上面,因此在我自己心智虚拟现实里面编造/重新制造出大量/广泛的各种“害怕性格”,而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其中沉迷上瘾,当然只能留下这些如同心智幻觉/幻象的灰暗、可怕、缺失、不完整的过去记忆咯——哈,是我自己创造的。
 我看见,在我从小经历/走过上述每个物质现实的情境、事件、环境、人物期间,我对/朝向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循环启动、加强在我自己里面这些每一个“不好/负面”的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性格”——再次制造出一个极度“害怕/恐惧”的性格/反应模式在我里面;进而我允许我自己继续投入心智“寻找解答”而创造出一个 用在我自己里面操纵我自己去紧抓这些“我所害怕的最坏情境/可能性”并挡在我自己眼睛前面的方式,妄想以此来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所有“不好”和“害怕”、也同时阻止/预防这些“我所害怕的最坏情境/可能性”显化在物质现实里我的面前,但实际上,最终我在逃避面对的是“我是我自己内在等如外在一切事物/后果显现的创造者=神”这个事实真相。因此显然,我所经历的童年期间每一个情境、事件、环境、人物的物质现实与我心智中的这些活动/反应,毫不相干,因为我根本没有打开眼睛看向/看见物质现实。
 我看见,在我上述所有这些童年“过去记忆”当中,我早已允许我自己仅仅等同于并活成为了“低下/不如/渺小”因此无力/无能/无奈的“自我受害/自怜”性格/人格模式——而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去允许我自己循环制造并紧抓/沉迷在我所创造的各种“最坏情境/可能性”的秘聊/记忆/图像/想象/情绪当中,只为合理化我的“自我受害”的定义/位置因而活出了“悲观主义”人格,显然我活成了:我作为创造者创造在我自己里面的创造物的受害者! 正是如此,从一开始是我,将我自己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物质现实和其中的环境、情境、人物、事物完全分离开来,也对于我如何稳定、踏实、平静聚焦于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情境,去更多有效了解、认识和面对、处理现状或问题或议题,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的看见、领悟和理解之后,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片刻中保持练习呼吸/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等如我自己身上的实践应用,缓慢但肯定地成为我活呼吸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
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从一个片刻转换到下一个片刻)的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活字词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打开眼睛看向/专注物质现实的事物/他人/环境,同时觉察我自己里面是否清净、平静、稳定、敞开、舒适,如果看见任何心智活动/反应,宁可在呼吸中立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释放它——一点一点地净化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活上述字词当中,支持/援助我自己踏实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在我里面提醒/提问我自己:此刻为全体最好我的考虑/考量是什么?在这个情形中我是谁?在普同常识参照下我将如何处理/解决它?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推动我自己去行动。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1月 29, 2019 2:32 pm

第300天:悲观主义-自我宽恕

我看见,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在我的心智现实里循环播放的“思想火车”中,大多数是负面/不好=即是我所害怕/恐惧/焦虑/担心的东西的秘聊/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也同时感觉到物质身体肩颈部、胃部太阳神经丛部位的肌肉收缩/抽紧或有时越来越紧的感觉。而在心智的“背景音乐”中播放的秘聊/内在对话是,比如,这个事情最糟糕会是怎样的?是这样/那样的?或是那样/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还行、如果是那样的我有点某种不舒服不过还能接受吧……如果有可能成为这种/那种的话那就太好了!不过这可是最完美的结局,我可不敢太多奢望它会发生……等等。同时我体验到我里面焦虑/害怕/紧张的情绪并且有一种非常想要/欲望死死地紧抓住我自己里面的这些焦虑/害怕/紧张情绪而不肯放手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凡事我都要把它想/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并看一看这些“最坏的可能”我是否能接受,如果连这些我都已经能够接受了,那么后续这个事件/情境的发展结果,不管怎样我都可以接受=承受得住了。这样就可以令我自己少或不用再次去直接看见/遭遇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那些“不好/负面”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了——这使我感觉好多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去引发我的心智现实,而因此立刻从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去立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个事情最糟糕会是怎样的?是这样/那样的?或是那样/这样的?如果是这样的还行、如果是那样的我有点某种不舒服不过还能接受吧……如果有可能成为这种/那种的话那就太好了!不过这可是最完美的结局,我可不敢太多奢望它会发生……等等,以及与此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反应当中,去连接到了大量/压倒性焦虑/害怕/紧张的情绪,并且有一种非常想要/欲望死死地紧抓住我自己里面的这些焦虑/害怕/紧张情绪而不肯放手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反应的循环运转当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到了行为——我相信,凡事我都要把它想/考虑到“最坏的可能性”,并看一看这些“最坏的可能”我是否能接受,如果连这些我都已经能够接受了,那么后续这个事件/情境的发展结果,不管怎样我都可以接受=承受得住了。这样就可以令我自己少或不用再次去直接看见/遭遇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那些“不好/负面”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了——这使我感觉好多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记得曾经在很多年的时间里面我相信“我的童年是灰暗、缺少快乐的”。因为我记得在童年的记忆中,要么是父亲几乎每天打哥哥、要么父母吵架相互谩骂、要么妈妈不要我了、要么是外婆与外公老死不相往来、要么是外婆只宠她的小儿子太偏心眼、要么是我时常处于害怕犯错/不好的焦虑/担心/恐惧中…… 而令我感觉并相信我的童年是灰暗、可怕、缺失、不完整因此不快乐的。但是,我没有觉察/领悟到的是:这些所有的“过去记忆”及连接其上的情绪/判定,统统都是我自己在经历不同的物质现实环境、事件、情境期间,仅仅允许我自己投入心智启动了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在我里面的“低下/不如/缺失/不足=不好”和朝向这些所有“不好”的害怕,并只是把这些“不好”和“害怕”统统向外投射到我所经历的每一个物质现实情境、事件、环境、人物上面,因此在我自己心智虚拟现实里面编造/重新制造出大量/广泛的各种“害怕性格”,而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其中沉迷上瘾,当然只能留下这些如同心智幻觉/幻象的灰暗、可怕、缺失、不完整的过去记忆咯——哈,是我自己创造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我从小经历/走过上述每个物质现实的情境、事件、环境、人物期间,我对/朝向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循环启动、加强在我自己里面这些每一个“不好/负面”的东西、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性格”——再次制造出一个极度“害怕/恐惧”的性格/反应模式在我里面;进而我允许我自己继续投入心智“寻找解答”而创造出一个 用在我自己里面操纵我自己去紧抓这些“我所害怕的最坏情境/可能性”并挡在我自己眼睛前面的方式,妄想以此来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所有“不好”和“害怕”、也同时阻止/预防这些“我所害怕的最坏情境/可能性”显化在物质现实里我的面前,但实际上,最终我在逃避面对的是“我是我自己内在等如外在一切事物/后果显现的创造者=神”这个事实真相。因此显然,我所经历的童年期间每一个情境、事件、环境、人物的物质现实与我心智中的这些活动/反应,毫不相干,因为我根本没有打开眼睛看向/看见物质现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我上述所有这些童年“过去记忆”当中,我早已允许我自己仅仅等同于并活成为了“低下/不如/渺小”因此无力/无能/无奈的“自我受害/自怜”性格/人格模式——而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去允许我自己循环制造并紧抓/沉迷在我所创造的各种“最坏情境/可能性”的秘聊/记忆/图像/想象/情绪当中,只为合理化我的“自我受害”的定义/位置因而活出了“悲观主义”人格,显然我活成了:我作为创造者创造在我自己里面的创造物的受害者! 正是如此,从一开始是我,将我自己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物质现实和其中的环境、情境、人物、事物完全分离开来,也对于我如何稳定、踏实、平静聚焦于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情境,去更多有效了解、认识和面对、处理现状或问题或议题,并没有任何的帮助。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片刻中保持练习呼吸/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等如我自己身上的实践应用,缓慢但肯定地成为我活呼吸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的存有体在这里。

每当我面对物质现实中(从一个片刻转换到下一个片刻)的任何事件/情境/人物/事物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活字词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打开眼睛看向/专注物质现实的事物/他人/环境,同时觉察我自己里面是否清净、平静、稳定、敞开、舒适,如果看见任何心智活动/反应,宁可在呼吸中立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释放它——一点一点地净化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活上述字词当中,支持/援助我自己踏实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在我里面提醒/提问我自己:此刻为全体最好我的考虑/考量是什么?在这个情形中我是谁?在普同常识参照下我将如何处理/解决它?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推动我自己去行动。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2月 05, 2019 2:51 pm

第301天:懒得过年

今天是除夕,早起之后我感觉到整个身体里有一种无力/没劲的感觉,而且昨天计划的今天给我自己包饺子之事,我看见我的头脑心智中充满了“不想、不愿、没劲、懒得包饺子”的秘聊,而且一段时间里这种感觉/体验挥之不去。我觉察到“这是一个问题”=这是一个我多年以来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参与并形成的模式,可以在今天这个除夕之日把它拿起来调查、解构一下,哈,是个好机会——再次研究这个点。

自我书写——
每当我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时候,我都可以看见我自己里面出现各种相同/相似的秘聊/想法,比如“过年干嘛要搞那么复杂,有那个必要吗?难道除夕那天晚上我们的胃口/肚子比平时大,搞那么多吃的东西能吃完吗?还不把人都撑着了,而且做饭的人也够累,有病呀?”“干嘛非得过年的时候回家团聚,平常什么日子不行?非要搞这种形式主义,然后过年春运如此拥挤还要把自己也挤进去,真是想不通,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过春节我也体验过了,那次真的热闹、吵闹得把我的头都快搞炸了,一点也不好玩。我看我自己每年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春节,安静/舒适/也不会吃撑我自己,挺好的。”也感觉到烦躁想躲清静、无力/没劲什么都不想干、甚至有一种这个日子与我无关的感觉。
我相信,春节/除夕日是一个与平时一样的日子,没有必要把它搞得好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无论是吃还是与家人团聚也需要量力而为。我个人才不愿意让我自己去挤这个春运的热闹而让自己身心疲惫/受累,我宁可、而且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个条件另选时间去与家人团聚,而在春节期间让我好好享受独自一人的安静/舒适时光——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物质事件——
每当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时候

心智秘聊——
“过年干嘛要搞那么复杂,有那个必要吗?难道除夕那天晚上我们的胃口/肚子比平时大,搞那么多吃的东西能吃完吗?还不把人都撑着了,而且做饭的人也够累,有病呀?”“干嘛非得过年的时候回家团聚,平常什么日子不行?非要搞这种形式主义,然后过年春运如此拥挤还要把自己也挤进去,真是想不通,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过春节我也体验过了,那次真的热闹、吵闹得把我的头都快搞炸了,一点也不好玩。我看我自己每年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春节,安静/舒适/也不会吃撑我自己,挺好的。”

情绪/感受能量——
烦躁想躲清静、无力/没劲什么都不想干、甚至有一种这个日子与我无关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春节/除夕日是一个与平时一样的日子,没有必要把它搞得好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无论是吃还是与家人团聚也需要量力而为。我个人才不愿意让我自己去挤这个春运的热闹而让自己身心疲惫/受累,我宁可、而且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个条件另选时间去与家人团聚,而在春节期间让我好好享受独自一人的安静/舒适时光——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曾经被我定义为“痛苦/不堪回首”的“过去记忆”浮现出来。我14岁回到父母身边。记得那天正是春节除夕夜,我看见母亲忙碌着洗东西、擦窗户,不知母亲与父亲之间因为什么而开始争吵起来,然后越吵声音越大、相互之间骂人的话语越来越多,甚至我听到父亲开始吼起来的声音…… 那时,我躲进了小屋暗自流泪,因为我相信“春节/过年,应该是某种非常喜庆、欢乐、大家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只有好/很好的东西而完全没有糟糕/不好的东西出现的日子,我的父母平时吵架也就算了,为什么专门挑这个春节/除夕之日吵架,而且吵得那么凶?” 因此,我令我自己沉浸在失望/失落/伤心的负面情绪反应中沉迷。 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把我自己封闭在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里面的“春节/过年,应该是某种非常喜庆、欢乐、大家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只有好/很好的东西而完全没有糟糕/不好的东西出现的日子”这个概念/定义中,并把它制作为某种“绝对唯一正确”的选项来定义我自己我是谁,因此已经把我自己卡困在关于该定义的“欲望喜庆/欢乐/高兴=好——害怕/不要冲突/争吵/翻脸=不好”两极性冲突中只是在滥虐/伤害/消耗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也将我自己与春节/除夕和我的父母完全分离开来。
 我看见这个“过去记忆”的继续发展: 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哥哥向我走了过来,我听到他说“你哭了?有什么好哭的,我都已经习惯了。”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我感到更加伤心/难过了,因为我相信,在过去十年我在上海期间经常想念自己的家多么温暖/美好/快乐/和谐而很想要回到父母身边,可是听我哥的意思似乎是他们的吵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而且专挑这种可以说对所有中国人而言应该是大家欢聚一堂、热闹快乐的日子来吵架。这使我对我曾经无比憧憬/向往的这个家=与父母团聚,升起了各种失望/失落、反感/排斥以至于达到绝望而因此很想要永远逃离/再也不要看见父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的感觉。 哈,在这里我领悟到,事实上,在那一刻里我已经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曾经10年期间我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无比憧憬/向往回到自己的家=与父母团聚”的欲望/需要/想要 瞬间失去/落空/消失了 的心智幻觉当中,并进而继续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冲向对立极性,妄想用“逃离/永远不见”的方式,去抑制/隐藏和逃避面对我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欲望得到/满足——害怕失去/落空”两极性概念/定义/能量冲突的创造者、允许者、参与者、沉迷者 的事实真相。
 我领悟到,在这个“过去记忆”当中,其实我的父母只是在说话/表达他们自己早已接受和允许并已经活出的心智意识系统预编程的系统/程式,但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以“害怕”为出发点去沉迷在心智虚拟现实中“个人化”我自己,在“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不好”心智两极性之间玩能量游戏,因此实际上根本没有聚焦于物质现实中去真正看见/听到我的父母他们实际上正在说话/表达的是什么/如何是,即使在他们正在吵架的过程中。所以可见,这个一直将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并且创造出“逃离/永远不见父母”的 幻觉,进而在我的生活现实中铺展开来达到了“不想/懒得过年/过除夕日”的想法/念头/行为模式的程度 的家伙——正是我自己,因为只有我独自一人存在于我自己等如心智虚拟现实中玩/编造着这一切,因此我想永远逃避的那一个——是,我自己。
 我也领悟到,实际上在每一年中的春节/除夕日来到的时候,我早已允许我自己走进心智潜意识、无意识层面去触发、激活了与上述这个“过去记忆”有关联的所有秘聊/想法/图像/联想/想象和情绪反应,而将我自己牢牢地困在了我作为创造者创造的心智虚拟现实里面去沉迷能量上瘾因此消耗/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达到某种无力/没劲的后果显现;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在无论是我独自一人、或是我与家人在一起共度春节/除夕日的物质现实情境中,去保持呼吸聚焦在这里在每一个片刻中享受我自己活放松、放开、轻松、舒适、自然、平静、稳定、踏实还有快乐、高兴等如我的物质身体。
 我领悟到,在物质现实中的“过春节”里社会/大家所宣传/乐于的各种传统/文化的做法,比如提前采购各种年货、写/挂春联福贴等、聚餐吃喝一下、不论多远都赶回家过年等等,只是现实里的一个特定情境、事件的发生,并且也是在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创造/显化出来的后果,因此,我没有必要拿这些物质现实去引发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而陷入两极性摩擦/冲突中去搞砸/消耗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而是我可以在呼吸中基于我对我的生活和春运现状的考虑/考量去我指导我自己做出我的春节我在哪里过、和谁在一起过、如何过的自己决定。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年我再次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做每一件准备过春节的事项,并享受我如何行动/做的过程,专注于此刻这里的物质现实并实践活放松、放开、轻松、舒适、自然、平静、稳定、踏实还有快乐、高兴等如我的物质身体。
我承诺我自己,每一年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春节在哪里过、与谁一起过、如何过,进而在实际上度过期间,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呼吸中练习享受每一个片刻里的每一个人事物,并且在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陷入心智反应/活动,如果有就拿起它说出自我宽恕声明来释放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年进入即将过春节期间,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呼吸中站在为我自己等如全体最好的视角去观察各种关于春节的新闻报道/事件、并把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拿这些物质现实情境/人事物去再次引发我的心智极性摩擦。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2月 05, 2019 2:53 pm

第302天:懒得过年-自我宽恕

每当我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时候,我都可以看见我自己里面出现各种相同/相似的秘聊/想法,比如“过年干嘛要搞那么复杂,有那个必要吗?难道除夕那天晚上我们的胃口/肚子比平时大,搞那么多吃的东西能吃完吗?还不把人都撑着了,而且做饭的人也够累,有病呀?”“干嘛非得过年的时候回家团聚,平常什么日子不行?非要搞这种形式主义,然后过年春运如此拥挤还要把自己也挤进去,真是想不通,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过春节我也体验过了,那次真的热闹、吵闹得把我的头都快搞炸了,一点也不好玩。我看我自己每年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春节,安静/舒适/也不会吃撑我自己,挺好的。”也感觉到烦躁想躲清静、无力/没劲什么都不想干、甚至有一种这个日子与我无关的感觉。
我相信,春节/除夕日是一个与平时一样的日子,没有必要把它搞得好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无论是吃还是与家人团聚也需要量力而为。我个人才不愿意让我自己去挤这个春运的热闹而让自己身心疲惫/受累,我宁可、而且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个条件另选时间去与家人团聚,而在春节期间让我好好享受独自一人的安静/舒适时光——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物质现实时,去引发我的心智现实,而由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物质现实时,去反复启动各种秘聊/想法:“过年干嘛要搞那么复杂,有那个必要吗?难道除夕那天晚上我们的胃口/肚子比平时大,搞那么多吃的东西能吃完吗?还不把人都撑着了,而且做饭的人也够累,有病呀?”“干嘛非得过年的时候回家团聚,平常什么日子不行?非要搞这种形式主义,然后过年春运如此拥挤还要把自己也挤进去,真是想不通,这不是给自己找罪受吗?”“一大家子聚在一起过春节我也体验过了,那次真的热闹、吵闹得把我的头都快搞炸了,一点也不好玩。我看我自己每年自己独自一个人过春节,安静/舒适/也不会吃撑我自己,挺好的。”以及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物质现实时,在这一连串的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当中,去连接到烦躁想躲清静、无力/没劲什么都不想干、甚至有一种这个日子与我无关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各种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行为——我相信,春节/除夕日是一个与平时一样的日子,没有必要把它搞得好像是一个“与众不同的日子”,无论是吃还是与家人团聚也需要量力而为。我个人才不愿意让我自己去挤这个春运的热闹而让自己身心疲惫/受累,我宁可、而且实际上我的确有这个条件另选时间去与家人团聚,而在春节期间让我好好享受独自一人的安静/舒适时光——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已经允许我自己跌入了一个曾经被我定义为“痛苦/不堪回首”的“过去记忆”中。我14岁回到父母身边。记得那天正是春节除夕夜,我看见母亲忙碌着洗东西、擦窗户,不知母亲与父亲之间因为什么而开始争吵起来,然后越吵声音越大、相互之间骂人的话语越来越多,甚至我听到父亲开始吼起来的声音…… 那时,我躲进了小屋暗自流泪,因为我相信“春节/过年,应该是某种非常喜庆、欢乐、大家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只有好/很好的东西而完全没有糟糕/不好的东西出现的日子,我的父母平时吵架也就算了,为什么专门挑这个春节/除夕之日吵架,而且吵得那么凶?”因此,我令我自己沉浸在失望/失落/伤心的负面情绪反应中沉迷。 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把我自己封闭在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里面的“春节/过年,应该是某种非常喜庆、欢乐、大家每个人都高高兴兴=只有好/很好的东西而完全没有糟糕/不好的东西出现的日子”这个概念/定义中,并把它制作为某种“绝对唯一正确”的选项来定义我自己我是谁,因此已经把我自己卡困在关于该定义的“欲望喜庆/欢乐/高兴=好——害怕/不要冲突/争吵/翻脸=不好”两极性冲突中只是在滥虐/伤害/消耗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也将我自己与春节/除夕和我的父母完全分离开来。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过去记忆”的继续发展中:过了一会儿,我看见哥哥向我走了过来,我听到他说“你哭了?有什么好哭的,我都已经习惯了。”听到他说的这句话我感到更加伤心/难过了,因为我相信,在过去十年我在上海期间经常想念自己的家多么温暖/美好/快乐/和谐而很想要回到父母身边,可是听我哥的意思似乎是他们的吵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而且专挑这种可以说对所有中国人而言应该是大家欢聚一堂、热闹快乐的日子来吵架。这使我对我曾经无比憧憬/向往的这个家=与父母团聚,升起了各种失望/失落、反感/排斥以至于达到绝望而因此很想要永远逃离/再也不要看见父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 的感觉。 哈,在这里我领悟到,事实上,在那一刻里我已经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曾经10年期间我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无比憧憬/向往回到自己的家=与父母团聚”的欲望/需要/想要 瞬间失去/落空/消失了 的心智幻觉当中,并进而继续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冲向对立极性,妄想用“逃离/永远不见”的方式,去抑制/隐藏和逃避面对我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欲望得到/满足——害怕失去/落空”两极性概念/定义/能量冲突的创造者、允许者、参与者、沉迷者 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过去记忆”当中,其实我的父母只是在说话/表达他们自己早已接受和允许并已经活出的心智意识系统预编程的系统/程式,但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以“害怕”为出发点去沉迷在心智虚拟现实中“个人化”我自己,在“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不好”两极性之间玩能量游戏,因此实际上根本没有聚焦于物质现实中去真正看见/听到我的父母他们实际上正在说话/表达的是什么/如何是,即使在他们正在吵架的过程中。所以可见,这个一直将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并且创造出“逃离/永远不见父母”的 幻觉,进而在我的生活现实中铺展开来达到了“不想/懒得过年/过除夕日”的想法/念头/行为模式的程度 的家伙——正是我自己,因为只有我独自一人存在于我自己等如心智虚拟现实中玩/编造着这一切,因此我想永远逃避的那一个——是,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每一年的春节/除夕日来到的时候,我早已允许我自己走进心智潜意识、无意识层面去触发、激活了与上述这个“过去记忆”有关联的所有秘聊/想法/图像/联想/想象和情绪反应,而将我自己牢牢地困在了我作为创造者创造的心智虚拟现实里面去沉迷能量上瘾因此消耗/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达到某种无力/没劲的后果显现;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在无论是我独自一人、或是我与家人在一起共度春节/除夕日的物质现实情境中,去保持呼吸聚焦在这里在每一个片刻中享受我自己活放松、放开、轻松、舒适、自然、平静、稳定、踏实还有快乐、高兴等如我的物质身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物质现实中的“过春节”里社会/大家所宣传/乐于的各种传统/文化的做法,比如提前采购各种年货、写/挂春联福贴等、聚餐吃喝一下、不论多远都赶回家过年等等,只是现实里的一个特定情境、事件的发生,并且也是在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创造/显化出来的后果,因此,我没有必要拿这些物质现实去引发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而陷入两极性摩擦/冲突中去搞砸/消耗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而是我可以在呼吸中基于我对我的生活和春运现状的考虑/考量去我指导我自己做出我的春节我在哪里过、和谁在一起过、如何过的自己决定。


每当下一年我再次走进即将过春节、和尤其当天是除夕日的那一天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做每一件准备过春节的事项,并享受我如何行动/做的过程,专注于此刻这里的物质现实并实践活放松、放开、轻松、舒适、自然、平静、稳定、踏实还有快乐、高兴等如我的物质身体。

我承诺我自己,每一年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春节在哪里过、与谁一起过、如何过,进而在实际上度过期间,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呼吸中练习享受每一个片刻里的每一个人事物,并且在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陷入心智反应/活动,如果有就拿起它说出自我宽恕声明来释放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年进入即将过春节期间,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呼吸中站在为我自己等如全体最好的视角去观察各种关于春节的新闻报道/事件、并把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拿这些物质现实情境/人事物去再次引发我的心智极性摩擦。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2月 10, 2019 11:48 am

第303天:害怕冲突

这个“害怕冲突”的性格模式,我记得在我高中期间就有发现,当时我的好友与她男朋友我们三人相处的情境中,时常正正地在我面前表现出相互争论、争吵的行为,那时我在我心里暗暗地问我自己“为什么他们总是在我面前吵来吵去的?”这个“困惑”就如同下了一个锚在我心里。后来进入企业工作期间,同样的情境重复播放,我有一男一女两位工作伙伴且关系较亲密,而当我们三人聚在一起讨论一些项目、议题、课题的时候,也经常会看/听到他们两人之间由于意见相左而发生争论或甚至吵得出现了情绪;以及当我与这位女性在一起相处时,她经常向我述说她对/朝向这位男性的不满=抱怨/责怪……那些时候,这个问题“为什么他们两个人总是在我面前争吵、发脾气?”总是在我心里循环,而好像我一直找不到“解答”困惑了相当长时间。
这些年从我开始为我自己行走解构/了解并释放我自己的自我进程期间,我开始慢慢看见,这个害怕性格如何关联到许多童年的“过去记忆”,比如,小时候经常看/听到父母之间发生大大小小的吵架,好像已经是我生活中类似于家常便饭的东西了。在上海长大期间看见外婆与外公分居、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也曾听外婆告诉我,她如何是包办婚姻、对外公的某些作为如何极度愤怒并抱怨/责怪他的话语。
慢慢地,我开始看见这个“害怕冲突”性格模式,我如何拿它来限困/束缚我自己以至于达到了,每当我与任何人类(自然、植物、动物除外)相处、互动、或甚至只是走在路上与陌生人擦肩而过的情境里,我全部是心智内在等如外在整个物质身体立刻进入了某种“高度警惕/紧张如同备战”的状态,因此收缩/抽紧/僵硬到了一种根本无法放松、放开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的程度的感觉。实际上这个模式/反应,我不仅困惑而且感到痛苦一段时间了,也一直推动我自己去调查、研究它的来源/起源点、和在那当中我是谁?我接受和允许了什么?没有接受和允许什么?

我看见,在我婴幼儿期间那个我看着我的父亲如何恶狠狠训斥/责打我哥哥的场景/图像几乎天天上演在我眼前的“过去记忆”,在那些片刻中,我如何仅仅允许我自己透过“害怕”镜片去看着这个场景/图像,并且在每天的“看/观察”当中,不仅允许我自己转身投入心智去重新制造“害怕”性格/能量迷占,而且制造想象/幻想将这副物质现实当中发生的情境拿来走进心智编造出一副“光线昏暗的地方,我父亲如同那种瞪圆眼珠子、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正在惩罚=给人类制造痛苦/折磨,而我哥哥的哭喊声则变成那种被惩罚的人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画面,并把它关联到字词“地狱”,也连接上大量/压倒性害怕/恐惧/僵化的负极情绪能量。因此,那时候我沉浸在心智中相信:人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因为他们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事、不知道会在什么片刻,然后突然/出乎意料地会在我面前“爆发情绪”而大喊大叫,因此令我立刻看见了我自己里面这个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触发了的“害怕冲突=害怕地狱在我面前重现”的害怕性格/压倒性情绪能量爆发在我里面。
哈哈,可见我心智里的这个“害怕冲突”与任何他人、即人类等如他们在我面前如何说话/行为他们自己毫不相干,因为一直以来,我沉迷在心智虚拟现实中去害怕的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并循环播出/加强在我自己里面=挡在我自己眼前的这个“害怕冲突=害怕看见地狱”的“害怕”性格而已。因此实际上我真正在害怕的是:完全彻底无条件站在我自己作为创造者面前——去直接面对我是创造者、和这全部在我眼前的现实/后果完全是我的自己责任 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面对冲突(无论是我与他人之间、或是我看见其他人他们之间)。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在物质现实中正正地看见/面对我与他人正在发生争论/吵架、或在我面前有另外两个他人相互在争论/吵架 的现实情境,那么我将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那些小时候我如何看着父母之间、外公外婆之间发生各种争论/吵架的画面=过去记忆,并体验到某种我自己内在等如外在物质身体极度害怕/恐惧和抽紧/僵化的体验,而令我感到我不好/很不好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在我婴幼儿期间我看着我的父亲如何恶狠狠训斥/责打我哥哥的场景/图像几乎天天上演在我眼前的“过去记忆”,在那些片刻中我仅允许我自己走进心智去编造出一副“光线昏暗的地方,我父亲如同那种瞪圆眼珠子、张开血盆大口的恶魔正在惩罚=给人类制造痛苦/折磨,而我哥哥的哭喊声则变成那种被惩罚的人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画面,并把它关联到字词“地狱”,也连接上大量/压倒性害怕/恐惧/僵化的负极情绪能量。因此,那时候我相信:人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因为他们莫名其妙、不知怎么回事、不知道会在什么片刻,然后突然/出乎意料地会在我面前“爆发情绪”而大喊大叫,因此令我立刻看见了我自己里面这个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触发了的“害怕冲突=害怕地狱在我面前重现”的害怕性格/压倒性情绪能量爆发在我里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虚拟现实里面以“害怕”为出发点去看、观察和解读我所看见的父亲责骂/殴打我哥哥的现实场景/图像,不仅把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在我自己里面的各种“不好”判定和“害怕”性格,去投射到父亲等如他的行为/表情/说话上面重新制造出“害怕冲突”、“害怕与人类靠近”,而且也在我的生活中把这两个“害怕”铺展开来以至于达到了 每当在任何现实环境中我面对任何他人和/或发生各种类别的“冲突/摩擦”的情境中 的程度,因此令我自己“被”我“囚困/限制”在我自创的“害怕”幻觉当中而实际上几乎可以说,从未有过专注于物质现实与他人做实际、真实的交流、互动和获得对每个他人的了解、认识——由此搞砸我自己和本是在这里简单实际真实的生活及我与他人之间的互动关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允许我自己制造并紧抓不放的这个“害怕冲突”,与外在任何他人、即人类等如他们在我面前如何说话/行为/表达他们自己毫不相干,因为一直以来,我沉迷在心智虚拟现实中去害怕的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并循环播出/加强在我自己里面=挡在我自己眼前的这个“害怕冲突=害怕看见地狱”的“害怕”性格,即我创造在我里面的各种“不好”和“害怕”而已。因此实际上我真正在害怕的是:完全彻底无条件地站在我自己作为创造者面前——去直接面对我是创造者、和这全部在我眼前的现实/后果完全是我的自己责任 的事实真相。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我与他人之间、或是我看见其他人他们之间说话/行为上出现任何摩擦/冲突或观点不同、或甚至打架/相互伤害等现实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且放慢我自己,也提醒我活放松、放开我自己在我里面。进而在呼吸中后退一步聚焦于我的物质身体胸口位置,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允许自己制造害怕冲突性格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的防御/保护机制,阻止/妨害我为我自己去看见、面对和处理我作为创造者/在我面前现实中我所创造的后果 的事实真相,并且去为我自己的作为负起完全的责任 的点。我停止继续参与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我的眼睛和耳朵,同时注意力放在我的胸口位置/身体上,用这种方式练习我自己在看着外在人事物的发生期间同时活在这里/在此刻在我的物质身体中 的实践改正应用。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我的物质身体,在看/观察现实的过程中,也检查我自己里面/物质身体上有否走进任何心智秘聊/反应/行为模式;如果有觉察到则我支持我自己去说出自我宽恕声明在我里面,也随着呼吸缓慢/轻柔地放松/放开物质身体里任何的紧张/收缩或僵硬的感觉。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我的物质身体,去实际上看/观察、倾听他人或他们之间的讲话、行为、声音、表情,以便对他人的想法、观点、理解多一些了解并给回我自己,进而为我自己去尝试/探索练习“站在他人的鞋子里”是什么意思。然后支持/推进我自己去立足于为全体最好的原则作考虑、考量和/或与他人分享我的观点/理解/视角。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2月 10, 2019 11:50 am

第304天:我与母亲的“关系”8

自我书写——
我正趴在榻榻米上更换床单被套。我看见墙边一圈有许多暗红色毛絮,这是我母亲给我寄来的她说是她30年前从上海购买的纯毛毛毯,最近我一直在使用因此出现这些毛絮。记得当时我内心并不很想要它,但是听我妈说“这是我30年前给你和你哥买的,一人一条,放在我这里又没有用。”的话语之后,我想想“算了,就让她寄来吧,省的后续再来烦我。”
此刻在我正在用抹布擦拭这些毛絮的时候,我看见我在想“哎!说了不要还非得塞给我,真是没办法!几十年以来她一直是这样,有什么东西都说是给儿女多年前就准备好了,也从不会先来问问我们的想法/看法,就只是买好了然后才来问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或者用各种方式反正最终好像都要我们接受她的东西才罢休,不然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真的很烦。”我感到我里面升起烦躁、反感、排斥和很想要逃离的感觉 。
我相信,母亲只是一味基于她认为/相信什么物品好/很好的看法/标准不仅给她自己、更多给她的儿女甚至孙辈们买东西,可能她认为她这样做是在帮助我们因此我们会说她好/感谢她。可事实上她的眼光是她自己的喜好,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和选择也会发生变化的呀,而我看见她几乎从来不会提前或当时先问问我们是否想要或喜好她所为或想要为我们购买的东西,就只是买了以后才问我们要不要,甚至如果我说“不要”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它——这种行为显然就是在暗示“你拿去/要了吧!”或“你接受我的一片好心吧!”这怎么都令我感到她好像在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接受她的赠予”,因此当然令我感到非常反感和排斥。

物质事件——
每当我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心智秘聊——
“哎!说了不要还非得塞给我,真是没办法!几十年以来她一直是这样,有什么东西都说是给儿女多年前就准备好了,也从不会先来问问我们的想法/看法,就只是买好了然后才来问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或者用各种方式反正最终好像都要我们接受她的东西才罢休,不然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真的很烦。”

情绪能量——
烦躁、反感、排斥和很想要逃离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母亲只是一味基于她认为/相信什么物品好/很好的看法/标准不仅给她自己、更多给她的儿女甚至孙辈们买东西,可能她认为她这样做是在帮助我们因此我们会说她好/感谢她。可事实上她的眼光是她自己的喜好,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和选择也会发生变化的呀,而我看见她几乎从来不会提前或当时先问问我们是否想要或喜好她所为或想要为我们购买的东西,就只是买了以后才问我们要不要,甚至如果我说“不要”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它——这种行为显然就是在暗示“你拿去/要了吧!”或“你接受我的一片好心吧!”这怎么都令我感到她好像在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接受她的赠予”,因此当然令我感到非常反感和排斥。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记忆浮现在我头脑中。我14岁在与父母分开10年后刚刚回到兰州家中不久,我时常听母亲问我“想要吃某食物吗?”比如苹果,一旦我说“好的,我要吃的。”之后我将会看见母亲一下子买回来大约超过5斤的这类苹果,当时我感到“受到了小小的惊吓”,因为我不了解/没有想到母亲买东西是这样的风格。而后续在我一次次告诉她“买少一些,吃完了可以换品种呀”/“买少一些,不然吃的慢苹果都开始不脆或烂了”等话语,但是我看见她几乎每一次都是相同的行为和买回超出我们所需吃的数量很大分量的食物,那时我开始越来越生气/愤怒和朝母亲对抗/大喊大叫想要制止她的这种行为。那时候我相信,母亲这种我们任何一个人说想、要吃某食物然后她就买回远远超出我们所需要的数量的行为/做法,就是在“规定、催逼”我的“吃”因此反而令我非常“倒胃口”更加吃不下去了。哈,可见那个时候我已经参与心智制造出对立/反感/排斥朝向母亲等如她的这种购买行为了。
 同时,我领悟到,实际上是我在允许我自己用外在想要操纵/控制母亲的购买行为的方式,去隐藏/抑制我自己里面已经被我制造/启动了的“长时间吃一种食物=吃腻了”、“食物的口感变差/腐烂=不好吃、和浪费”这几个“不好/很不好”的自我判定和“害怕我不好”的“害怕”性格;却反而已经再次投入心智编造出“我吃母亲买回来的食物有如此不好的感觉,都是由于母亲这种购买行为而引发/导致的,因此一定是母亲的错/不好。”的责怪/抱怨,在后续生活现实中循环往复玩着朝向母亲即她这种购物行为的投射/爆发愤怒的能量游戏,搞砸我自己、我的吃/物质身体,也搞砸我与母亲之间关于她买东西给我这类实际事件的交流/互动。
 我领悟到,在上面我所作出的“母亲好像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她的赠予”这个结论当中,很明显我只是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里面,通过关起门来推测、揣测母亲这种行为背后的想法、动机是什么/如何是而得出的判定/评判,然后向外投射到我的母亲身上而将我自己与母亲即她的这个说话/行为完全分离开来;而从未在呼吸中去我指导我自己向前一步提问/倾听以了解母亲她这个反复表达的行为模式背后的想法/考虑是什么。可见我心智中的这些秘聊/反应实际上与母亲及她的这种购物行为毫不相干。
 同样,我领悟到,实际上一直以来母亲只是在表达/呈现她如何已经接受和允许她自己预编程/设计且活成了的心智意识系统,反而是我在我里面一直允许和接受我自己去对/朝向母亲即她的这种购物行为“起反应”而投入心智“个人化”我自己,一次又一次跌入我自创在心智中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性之间制造摩擦/冲突,还继续玩“投射”到母亲身上的方式,循环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与母亲一起坐下来,以普同常识为参照和母亲讨论关于某食物/物品我个人/我们全家预计需要的数量、也提问了解她购买她所已经购买的数量的想法/考虑是什么/如何是,以便令我与母亲之间增加多一些的相互了解。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放慢我自己,并且活放松、放开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然后,支持我自己在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倾听母亲说明她提到的东西以及她想要给我的理由,了解她多一点儿。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拿起普同常识作为参照、考虑我的现状和实际需要,在我里面为我自己作出一个评估和自己决定。然后,我主导我自己去向母亲表达/说话我的决定和考虑。期间无论我后续听到母亲如何说话/表达她自己,我承诺我自己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心智去“起反应”,而宁可提醒我自己呼吸、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和把注意力聚焦在身体胸口位置。
我承诺我自己,在某些相似片刻/情境中,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向前一步、与母亲一起坐下来,平等地讨论、交流关于某食物/物品我个人/我们全家预计需要多少、或关于我个人生活所需的购买我的观点/考虑是什么/为什么,也听一听母亲的想法/考虑,让我与母亲之间增加多一些的相互了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2月 10, 2019 11:53 am

第305天:我与母亲的“关系”8-自我宽恕

我正趴在榻榻米上更换床单被套。我看见墙边一圈有许多暗红色毛絮,这是我母亲给我寄来的她说是她30年前从上海购买的纯毛毛毯,最近我一直在使用因此出现这些毛絮。记得当时我内心并不很想要它,但是听我妈说“这是我30年前给你和你哥买的,一人一条,放在我这里又没有用。”的话语之后,我想想“算了,就让她寄来吧,省的后续再来烦我。”
此刻在我正在用抹布擦拭这些毛絮的时候,我看见我在想“哎!说了不要还非得塞给我,真是没办法!几十年以来她一直是这样,有什么东西都说是给儿女多年前就准备好了,也从不会先来问问我们的想法/看法,就只是买好了然后才来问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或者用各种方式反正最终好像都要我们接受她的东西才罢休,不然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真的很烦。”我感到我里面升起烦躁、反感、排斥和很想要逃离的感觉 。
我相信,母亲只是一味基于她认为/相信什么物品好/很好的看法/标准不仅给她自己、更多给她的儿女甚至孙辈们买东西,可能她认为她这样做是在帮助我们因此我们会说她好/感谢她。可事实上她的眼光是她自己的喜好,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和选择也会发生变化的呀,而我看见她几乎从来不会提前或当时先问问我们是否想要或喜好她所为或想要为我们购买的东西,就只是买了以后才问我们要不要,甚至如果我说“不要”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它——这种行为显然就是在暗示“你拿去/要了吧!”或“你接受我的一片好心吧!”这怎么都令我感到她好像在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接受她的赠予”,因此当然令我感到非常反感和排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拿每当我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的物质现实,去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每当我走进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的物质现实时,去立刻启动我的秘聊/想法:“哎!说了不要还非得塞给我,真是没办法!几十年以来她一直是这样,有什么东西都说是给儿女多年前就准备好了,也从不会先来问问我们的想法/看法,就只是买好了然后才来问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或者用各种方式反正最终好像都要我们接受她的东西才罢休,不然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真的很烦。” 以及与此情境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每当我走进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的物质现实时,在这一连串的想法/秘聊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当中,去连接到烦躁、反感、排斥和很想要逃离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各种想法/秘聊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当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行为——我相信,母亲只是一味基于她认为/相信什么物品好/很好的看法/标准不仅给她自己、更多给她的儿女甚至孙辈们买东西,可能她认为她这样做是在帮助我们因此我们会说她好/感谢她。可事实上她的眼光是她自己的喜好,我们当然有我们自己的看法和选择也会发生变化的呀,而我看见她几乎从来不会提前或当时先问问我们是否想要或喜好她所为或想要为我们购买的东西,就只是买了以后才问我们要不要,甚至如果我说“不要”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提起它——这种行为显然就是在暗示“你拿去/要了吧!”或“你接受我的一片好心吧!”这怎么都令我感到她好像在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接受她的赠予”,因此当然令我感到非常反感和排斥。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记得我14岁在与父母分开10年后刚刚回到兰州家中不久,我时常听母亲问我“想要吃某食物吗?”比如苹果,一旦我说“好的,我要吃的。”之后我将会看见母亲一下子买回来大约超过5斤的这类苹果,当时我感到“受到了小小的惊吓”,因为我不了解/没有想到母亲买东西是这样的风格。而后续在我一次次告诉她“买少一些,吃完了可以换品种呀”/“买少一些,不然吃的慢苹果都开始不脆或烂了”等话语,但是我看见她几乎每一次都是相同的行为和买回超出我们所需吃的数量很大分量的食物,那时我开始越来越生气/愤怒和朝母亲对抗/大喊大叫想要制止她的这种行为。那时候我相信,母亲这种我们任何一个人说想/要吃某食物然后她就买回远远超出我们所需要的数量的行为/做法,就是在“规定、催逼”我的“吃”因此反而令我非常“倒胃口”更加吃不下去了。哈,可见那个时候我已经参与心智把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各种“不好”投射到母亲身上,并沉浸于心智中制造出对立/反感/排斥朝向母亲等如她的这种购买行为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在允许我自己用外在想要操纵/控制母亲的购买行为的方式,去隐藏/抑制我自己里面已经被我制造/启动了的“长时间吃一种食物=吃腻了”、“食物的口感变差/腐烂=不好吃、和浪费”这几个“不好/很不好”的自我判定和“害怕我不好”的“害怕”性格;却反而已经再次投入心智编造出“我吃母亲买回来的食物有如此不好的感觉,都是由于母亲这种购买行为而引发/导致的,因此一定是母亲的错/不好”的责怪/抱怨,在后续生活现实中循环往复玩着朝向母亲即她这种购物行为的投射/爆发愤怒的能量游戏,搞砸我自己、我的吃/物质身体,也搞砸我与母亲之间关于她买东西给我这类实际事件的交流/互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上面我所作出的“母亲好像软硬兼施地逼迫我同意她的赠予”这个结论当中,很明显我只是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里面,通过关起门来推测、揣测母亲这种行为背后的想法、动机是什么/如何是而得出的判定/评判,然后向外投射到我的母亲身上因而将我自己与母亲即她的这个说话/行为完全分离开来;而从未在呼吸中去我指导我自己向前一步提问/倾听以了解母亲她这个反复表达的行为模式背后的想法/考虑是什么。可见我心智中的这些秘聊/反应实际上与母亲及她的这种购物行为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一直以来母亲只是在表达/呈现她如何已经接受和允许她自己预编程/设计且活成了的心智意识系统,反而是我在我里面一直允许和接受我自己去对/朝向母亲即她的这种购物行为“起反应”而投入心智“个人化”我自己,一次又一次跌入我自创在心智中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性之间制造摩擦/冲突,还继续玩“投射”到母亲身上的方式,循环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与母亲一起坐下来,以普同常识为参照和母亲讨论关于某食物/物品我个人/我们全家预计需要的数量、也提问了解她购买她所已经购买的数量的想法/考虑是什么/如何是,以便令我与母亲之间增加多一些的相互了解。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问我“某某东西是我N年以前给你和你哥买的,我给你寄去吧?”/“你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放慢我自己,并且活放松、放开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然后,支持我自己在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倾听母亲说明她提到的东西以及她想要给我的理由,了解她多一点儿。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拿起普同常识作为参照、考虑我的现状和实际需要,在我里面为我自己作出一个评估和自己决定。然后,我主导我自己去向母亲表达/说话我的决定和考虑。期间无论我后续听到母亲如何说话/表达她自己,我承诺我自己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心智去“起反应”,而宁可提醒我自己呼吸、放松、放开、放慢我自己和把注意力聚焦在身体胸口位置,同时去倾听、说话、交流。

我承诺我自己,在某些相似片刻/情境中,我宁可支持和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向前一步、与母亲一起坐下来,平等地讨论、交流关于某食物/物品我个人/我们全家预计需要多少、或关于我个人生活所需的购买我的观点/考虑是什么/为什么,也听一听母亲的想法/考虑,让我与母亲之间增加多一些的相互了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400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四 2月 14, 2019 12:22 pm

第306天:我与母亲的“关系”9

自我书写——
我正在与母亲通电话当中,我告诉她明天将有朋友带家人来大理玩耍3天,然后我听到她说“哦,好呀,有朋友来玩你可以有人说说话了。”我立刻回道“可能你不太了解我,其实即使半年时间没有人和我说话我也不介意的,我觉得挺好的。”我在想“这句话我记得我妈曾经说过N次,我身边有些朋友也有提到过。为什么需要有人来和自己说话呢?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不是很好嘛?”我看见我里面出现一些对/朝向母亲和她的这种说话的烦躁/排斥情绪。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形式,相互之间聊天/讨论当然最好的情况是双方都愿意倾听/了解对方的生活方式/形式而少一些评判、论断;像母亲这种总是将她个人喜欢的生活方式来对我说/加在我身上 的行为/讲话,总感觉好像想要“干预”我的个人生活方式/形式而趋向于她所偏好的那一种,这当然令我很烦而且排斥、或想要尽量远离她和她的这种说话。

物质事件——
当我听到母亲对我说“有朋友来玩你可以有人说说话了”之类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心智秘聊——
“这句话我记得我妈曾经说过N次,我身边有些朋友也有提到过。为什么需要有人来和自己说话呢?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不是很好嘛?”、“即使半年时间没有人和我说话我也不介意的,我觉得挺好的。”

情绪能量——
对/朝向母亲和她的这种说话有烦躁/排斥情绪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形式,相互之间聊天/讨论当然最好的情况是双方都愿意倾听/了解对方的生活方式/形式而少一些评判、论断;像母亲这种总是将她个人喜欢的生活方式来对我说/加在我身上 的行为/讲话,总感觉好像想要“干预”我的个人生活方式/形式而趋向于她所偏好的那一种,这当然令我很烦而且排斥、或想要尽量远离她和她的这种说话。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一个过去记忆浮现出来。我14岁刚从上海回到兰州自己家中,我太多经常听到父亲对母亲讲、或对来家玩耍的他们的朋友一遍又一遍地叨叨“小洪变了,变得太多了……小时候那么爱说话、讨人喜欢现在完全不爱说话,而且不爱吃稀饭、喝水太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那些片刻中,我一次又一次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跳出来在我眼前,比如,父亲讨厌/嫌弃/不喜欢我的“不好”,和 父亲肯定想要我完全活成他所希望/要求的那种行为/表现,而这令我非常反感/厌恶/排斥因此感觉“很不好”,以及我内在很想要与他争论、对抗但是我害怕小时候我记忆中他如何打我哥哥的“不好”和“害怕”冲出来而使我直接面对我自创的各种“害怕”,这当然也非常“不好”。 哈,可见当时我只是在允许我自己沉迷在心智虚拟现实中玩着对/朝向我已经激活在我里面的各种“不好”和“害怕”,去起反应=烦躁/反感/排斥,而与我的父亲根本没有任何一点儿实际的交流、互动在现实中。
 我也看见,在这个过去记忆当中,当我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里仅仅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制造并相信“父亲的这种说话/声音/字词,肯定是想要我完全活成他所希望/要求的那种行为/表现甚至人生 的意思”时,我已经把我自己限困在以这个“唯一标准正确”答案为基础而重新制造的“说这种类型的话=想要控制/逼迫/压迫我活成他们所说的那样-负极”和“不说这种话=倾听/了解和给我空间以让我活成我自己想要的那样-正极”这极端两极性的概念/定义和能量冲突中,实际上长时间消耗/滥虐/分离我自己和我的父母即他们这一类说话/声音/字词。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推动我自己上前一步去提问、倾听以了解父亲这种类型的说话他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意思、含义或想法/考虑是什么/如何是,进而为我自己站在为全体最好的立场上来看一看哪些字词我可以拿来修正、整合进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和活它们等如我自己?
 我领悟到,每当我听到母亲对我说这类“有朋友来玩你可以有人说说话了”的话语/声音/字词时,我仅仅已经允许我自己立刻冲进心智启动了上面这个“过去记忆”和能量反应,并把我自己里面的各种“不好”和“害怕”和情绪反应,全都投射到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表达上,而因此已经再次将我自己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完全分离开来,并且实际上已经活出了自我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控制/逼迫/压迫母亲以阻止她说出那些“我不想要听到”的话语/字词/声音,即上面被我自己评判为负极=不好的行为/做法——显然,我活成了我自己反感/排斥=对立/抵抗的那个样子,而不是我的父亲或母亲。
 我也领悟到,如果我继续允许我自己活在这个反应模式当中,那么我实际上一直只是活在我心智虚拟现实中的“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冲突/摩擦中在反感/烦躁/排斥我自己等如我的母亲,因此阻止/妨害我去看见/看清/听到:实际上母亲只是在用她的说话/表达方式在向我表达她给予我的一个关心/在意,也阻止/妨害我去倾听、了解母亲即她的这种说话/表达真确的意思/含义/考虑是什么/如何是如其所是的内容。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对我说“有朋友来玩你可以有人说说话了”之类的话语/声音/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让我自己放慢下来,也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提醒我自己“这是又一个我等如心智系统制造并投射到母亲身上的点,我只是停止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向母亲提问、倾听以了解她这种类型的说话实际上想要表达的意思、含义或想法/考虑是什么/如何是,以便把对母亲多一点儿的了解给回我自己;和进而 为我自己站在为全体最好的立场上来看一看哪些字词我可以拿来修正、整合进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和活它们等如我自己?

谢谢阅读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