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29 / 29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发表于 : 周二 1月 11, 2022 7:33 pm
高洪0221
第539天:我完蛋了

我发现在某些情境下我头脑中会跳出“完了/我完蛋了”的字词,并感到大吃一惊和然后紧张的感觉,那时身体上会有一个相当的肌肉收缩/抽紧和因此僵住或好像我被瞬间冻住/脑袋发凉的感觉。例如,在面对某事件时我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忘记了因此判定我自己没有准备好,和/或同时发现时间上再去做准备的确来不及,或遇到某些突发情况/问题是我第一次遇见和/或正在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状态,或那一刻我在里面判定或怀疑我自己做错/不好或搞砸了 的情境下。

我看到在字词“完了/我完蛋了”的背后,我里面有对我自己和现时情形的一个认知/判断:我没准备好、和/或同时剩余时间真的不够、或我没有任何知识/信息或记忆/经验关联——因此我觉得我没有解决方法去面对/处理这个现实情况。或我可能将再次面对我觉得极度可怕的被责骂/批评的情形如同我内在涌起的压倒性能量——一看到它出现在我里面我就感知/相信对于它我是毫无办法/能力去面对和解决的。而紧张、焦虑然后害怕/恐惧就来了。

因为对我来说,我里面“没有解决方法”意味着,我看到里面是一个“一片空白”的图片、并感到里面涌起压倒性能量和体验到整个物质身体僵化/发硬/动不了、也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说“我要死了/我死定了”——因此对我而言那个能量涌起/身体体验已经在我里面被我定义为“死亡”并连接上“害怕死亡”的害怕/恐惧和焦虑/紧张压倒性能量。

而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我所害怕的“死亡”只是一个概念,我给它依附了大量的压倒性能量,而因此流出在我身体上有一个僵化/发硬/动不了和起鸡皮疙瘩如同过电流的体验——而然后我沉浸在心智中把这一切能量和体验 与我认为自己“没有解决方法”的自我判定和/或面对的现实情境 直接关联,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什么/如何在那个物质现实的片刻中。由此可见,字词“我完了/完蛋了”同样是一个我给它依附大量压倒性能量/体验的字词,并经由我的接受和允许来瞬间相当的困住/限制/冻结我自己如同我的物质身体,因此妨害我自己简单的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和直接面对/解决我的现实。

我没有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物质世界现实的这里“没有解决方法”的意思是,目前暂时对于我正在面对的事物/情况/问题我里面的确没有/不足够相关的知识/信息和能力/经验或视野。因此显然我需要并可以支持我自己的是,去搜寻信息/资料、学习知识或向周围人请教/求助,并然后一点点实践应用它和练习我的能力在我的生活中。所以我看到“解决方法”就在我眼前、在我身上等如是我是谁。

我也观察/领悟到,我把自己困在心智中也去紧张/害怕朝向的是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启动并反复加强的压倒性能量在我自己里面,因为我将它视作为高等/强大于我因此可以完全接管/操纵我的“神秘”事物,而我对它没有任何知识/信息和如何工作于它的方法/方向。是的,曾经的我的确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信息和方法协助,但是,到今天我已经支持自己学习/应用调查/解构心智意识系统的许多工具/方法在我自己身上、我的生活中一段时间,并且还在继续研究并扩展我自己,所以不必再抓住这个“我完了/完蛋了”的自我判定去限制/制约我是谁/如何/是什么在我与我所创造的心智系统如同压倒性能量/体验的关系中。

也来察看一下我把自己困住在能量中的几个现实情境——
关于“没准备好”,那也只是一个在“准备”当中的偏差,而我只需将它补充到我的“准备清单”,或即刻看一看物质现实中有没有其他可以补救的方法来协助我。同时我也领悟到,有些“准备”是需要我在日常生活中坚持练习/应用我自己以便将那些“做/行动或改正”重新编程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中并成为我的活表达、能力的体现。

时间不够,仅指的是在那一刻要做到/完成某事情所需要的实时时间不足够,并不会对我即物质身体活在这里的现实有任何影响/破坏,更不会“死掉”。因此我看到我可以给予自己的支持/援助是:温和/亲密的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并专注于现实察看实时时间还有多少?在这当中我需要做或不做什么?我要与相关方交流什么、或寻求哪些帮助?等等

被责骂/批评,再次把我自己带回现实看到:无论他人朝向我/我的作为如何评论/批评/责备,那全都只是字词/声音在空间中传递,从未/永远不会冲击/影响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站立在这里的活表达;而他人带有情绪的表达方式也只是他们在对他们自己的心智反应起反应,我不必去个人化我自己。从中我也看见/领悟到,他人传递过来的字词是我可以拿起去了解/扩展视角并察看来反省/调查和修正我自己的。

某些突发情况/问题是我第一次遇见,一瞬间会让我感到紧张和不知所措。不过也不必令我自己掉入紧张能量/体验太长时间,因为显然现在的生活状况越来越方便,许多突发情况都可以在网络上或打电话寻找到相关专业人士的协助,有时只是可能多一些等待的时间和耐心。因此我可以援助自己的是:在呼吸中平静下来我自己,并专注于现实看一看暂时性的解决方法来帮助到我自己/他人。如果它的确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状态,我可以在呼吸中实际上察看这个“影响”的范围和到达的程度,以此来看看在现实中还有哪些实际的解决方法可以缓解或协助到我暂时的生活。

于此,我领悟到,我心智里跳出来催眠我自己的“我完了/完蛋了”的字词/声音,它只是一个能量和体验在我身心中,它是我创造的。它也是一个“提醒”告诉我这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挑战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立刻改变我自己的片刻。

谢谢阅读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发表于 : 周日 1月 16, 2022 2:54 pm
高洪0221
第540天:我与我自己

这些年为自己做书写调查我自己的过程中,写得最多的字词可以说是“我/自己/我自己”了,但是最近我发现对于这个看起来我最熟悉、常用的字词我里面的定义并不足够清晰/明确,而是在写或读或说话自我宽恕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内在的拉扯/摇摆或不稳定在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恐惧只是放下一切而无条件的直接看见/面对我自己如同我内在的一切。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相信在我里面有着那么多、那么多我归类/评判为负面/不好/坏、甚至邪恶/恶毒/罪恶/暴力/残酷以及可怕/恐怖的东西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而那些东西最终将令我面对的是——轻则被责骂/评判/批评或罚站/写检查/示众、重则被逮捕/审判/裁决/坐牢或枪毙……这些后果太可怕了因为只是想一想它们就会触发我里面许多“失去我的好如同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焦虑/紧张压倒性能量所以我不敢去面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认为,经由这些年的自我调查我已了解/认识到正是在我对自己的接受和允许参与两极冲突而流出到我的现实/这个世界上所有各种负面/不好/坏、甚至邪恶/恶毒/罪恶/暴力/残酷以及可怕/恐怖的后果显化,因此然后我觉得不仅我是坏/不好的,而且被在这个世界上个别/集体显化的那么庞大数量的后果吓坏了并因此怀疑/不相信我自己作为创造者——足以有能力/力量/自我信任来直接面对和负起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这实际上再次是我作为心智重新制造的一个“害怕人格”继续限困我自己,因为我只是启动了“害怕我自创的害怕”人格对/朝向我心智的内在现实和我投射出去的外在现实如同一切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后果”,直接或间接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个世界系统中各种律法/规定以及以此为基准的采取逮捕/审判/裁决/坐牢或死刑等实行行为,其目的是我们全体人类等如是心智意识系统为了管理/限制或以示惩戒流出/导致在现实中的伤害/破坏全体生命的行为/做法 而制订出来的管理办法/方便之举——于此可见它同样是我自己如同全体人类创造的东西在物质现实中如同我们自己,所以再次“害怕”是不必要的,而是只需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专注于物质现实、以普同常识为参照,去宁可多一些学习/了解这些我自己如同全体人类制订的“方便之举”——以便协助/帮到我自己以更全/大的视角来认识/理解这些我自己的“创造物”如同我自己,并然后站立在我所是者如同物质身体的正中央来赋权/指导我自己去决定和行动对全体最好的选择或方向就是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欲望/想要继续紧抓不放我心智里我自创的我已经拿它们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一切东西。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感知/相信,我已经与我心智里的所有东西在一起/互动几十年了因此是相当的熟悉/知道/确定的预编程因此我可以比较舒适/放松的。但是一旦我放开/放下它们我将面对我自己作为生命本身的无限可能性/潜能在这里在我面前的现实中——而这令我看到一个广泛的不确定性,因此触发我里面的“失去明确/确定=正面的我是谁定义”的害怕人格。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普同常识是:我在我身体中平等一体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恒常/一致稳定、确实、明确的站立在这里在我的现实中;并且在我的生活中无论我接受和允许去参与/迷占心智极化能量如何摇摆/失衡/不确定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那些情境下,一直真正支持/援助我还能够保持更大程度上去比较稳定的面对/处理现实事情/问题和互动的——正是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真正的自己存有体。因此,再次我所害怕的“不确定”依然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一个心智幻觉/能量体验而非是存在于物质现实中的真实事物。同时我一直欲望紧抓+不放的仅仅是心智预编程程式/系统那是相当的限制/狭窄/制约我如同物质身体作为生命的自由表达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一开始接受和允许把“自己”与我启动/激活在我里面的心智极化能量连接,并在与物质现实及人事物互动当中去循环编程/激活/加强在里面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如此我领悟到,这个字词“我/自己/我自己”也已经被我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定义为心智系统的“自己”并连接两极化能量。而不是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并看到普同常识是:我作为存有体在我身体的正中央——是驱动我如同物质身体等如是心智系统活表达的动力源,因此我等如是物质身体等如心智意识系统三位一体站立在这里。因此我=存有体是绝对的主导者来决定每口呼吸每个片刻中的我是谁,而心智系统如同物质身体,已经是我所创造的显化后果在这里在现实世界中,所以在这之中必定是我的自我责任如其内如其外。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把字词“我/自己/我自己”重新编程/定义为:我作为存有体如同我的物质身体作为生命本身并等如是我内部的心智意识系统三位一体在这里作为一个整体。
我也领悟/理解到,心智意识系统是/作为我如同存有体编程/流出的我的一部分等如我自己作为存有体,因此它是我可以指导/赋权自己去了解、调查并指导/整合以给回我自己的我的一部分,而非继续把我自己卡困在极化的内在摩擦/冲突中。

我将如何支持自己活字词“我/自己/我自己”在我的生活现实中——
每当我看到我走进心智的两极化秘聊/图片和/或能量/体验,我承诺我自己去轻柔/缓慢深呼吸停止它并直接对齐物质身体对齐呼吸并活支柱如同脊柱稳定/确定的站立在这里;我随呼吸温和的放松我自己即我的整个身体,把注意力专注在胸口/身体某些部位并同时敞开/关注面前的现实,进而在面对/处理事情/问题和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去记得并提醒自己来练习呼吸/对齐物质身体,并活字词耐心/坚持和付出时间。

谢谢阅读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发表于 : 周一 1月 17, 2022 11:42 am
高洪0221
第541天:说到就要做到1

字词“说到做到”在社会上比较普遍是一个大多数人认同/欣赏的行为/做法,它是我从小听外婆多次且特别强调教导或训斥我的,而我把它在我心智里演化成:只有说到做到才能获得他人对我的信任。意思是,我只有做到“说到做到”这行为才能活出字词信任/自信作为我的表达。而我没有察觉/看到,我对自己的这个接受和允许对我自己和我在生活中每一个片刻、面对不同的人或事物期间的我所是者/是什么/如何有着怎样的影响和限制。

首先,我看到这导致我更加抑制我的自我表达。因为在我对字词“说到做到”的自我定义中,它成了:只要是我自己说出来的话语(特指那类我将做、完成什么的)我就必须一定要做到,而因此我对自己说出的类似“答应/承诺”的字词变得更多谨慎和警惕。会花很多时间沉浸在心智里去构想、设想和想象,及来回比较、权衡,直到我想出一个我感知为“是我百分百可以/能够做到、做好”的事情/行动,我才会令自己去表达出来。或有时在那种情境下我就表现得犹豫、退缩或在内在抵抗去作出任何答应/承诺的说话。

在这过程中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我把自己困住在“欲望—害怕”两极冲突中活着焦虑/紧张压倒性能量,并仅仅依靠我头脑中有限的过去记忆为参考来做决定,因此相当的限制/制约我的视野/考虑范围,也因此我成了只做那些我觉得我能掌握、控制、把握的事情的人格/模式。超出此范围的东西都会被我无意识地归类为“危险/不安全”的事情,并避而远之。

第二,我会在做事的过程中更多抑制或逼迫/施压给我自己。由于我的“说到”必须一定要“做到”,因此一旦我说出了某个像是“答应/承诺”的东西,在做的过程中,无论现实情况如何变化/发展,我里面都有一个紧抓“欲望”出于“害怕失去”,因此可以说几乎恒常保持在一种身心的焦虑/紧张状态中。即使在那种自我限制的状态中,我看到我依然会用显意识如同一种“高高在上”的权威/力量,在我里面去命令、催逼或施加压力给我自己以便操纵我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我心智所“欲望”的那个结果呈现在我眼前的现实中。

而我对自己的这个接受和允许导致我在生活中大部分情形下,潜无意识自动且习惯性的抑制/压迫物质身体令肌肉收缩/抽紧或僵化和随时间越来越紧绷,因此身体不堪重负而出现各种病症,例如肌肉酸痛、经络疼痛、慢性病或感冒等。我看到我允许自己沉迷心智活在“我=心智是物质身体的主宰/指挥者”的幻觉能量中上瘾,而完全忽视/看不见我在物质身体中是平等一体的,而且实际上它是我和我心智的根基所在。

第三,在任何我判定/猜测自己为“没做到、做好”的部分/细节或情境下,我立刻跳入自我怀疑/不自信的情绪中。因为我早已接受和允许把“没做到/做好”直接关联上字词“错/不好”,也连接上压倒性的害怕/恐惧/焦虑/紧张情绪能量。因此在我里面的等式就成了:一看到里面跳出字词“没做到/做好”=“我错了/不好或不够好”=怀疑/否定我自己,因为我已经被我自创并触发在我里面的压倒性能量打垮/挫败以至于抬不起头的程度。

而这会导致我例如,在现实的做事当中只要看/察觉到一点偏差/错误就立刻掉入压倒性能量来否定/怀疑我自己,这显然遮蔽我的视线不仅无法有效检查现实的偏差是否有/在哪里、而且也看不到我自己实际上已经做到/做好的那百分之九十多的部分。结果是,我把自己锁困在心智里不断对我施以挫败/打击和批判/责怪因此更加削弱了我的自信。

第四,在我看见并判定我自己的确“做到、完成”或“做得更好”的情形下,我会有意无意地说话/行动以从权威/他人那里获得他们给予我称赞/认同/喜欢和/或对我的信任。而如果没有得到这些我所“欲望”的东西,我就会走进不满/生气/责备或失落/沮丧、甚至有怨恨的情绪。因为在这个“只有说到做到才能获得他人对我的信任”的信念/自我定义中,我在里面早已建立了一个等式:我说到做到=他人夸奖/信任我=我才能信任我自己。

当我现在为自己把它写出来/展开在我眼前时我看到:我令自己沉浸于心智的两极真的可以有多么的荒谬对待我自己!将我活字词自信即我信任我自己的前提条件投射到外在他人即他们对于我判定自己为的“说到做到”回应什么/如何,由此完全将我的自我指导/权力/决定/能力都放弃/妥协而交付给他人手中。

第五,记得有段时间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将这个信念推向另一极端,我相信并践行“做到才说到”并给它依附正电荷。而然后我发现我做事/工作的方式很多时候走向了一种“埋头苦干”的状态,意思是,会一头扎入工作内容/事项而忽视/看不见我做事期间正在发生或变化的现实情形或新的信息,这样的后果会是,要么某些片刻我才“突然”看见/意识到一些需要调整之处而将自己跌入焦虑/紧张/慌乱的情绪,要么因害怕自己不好/不够好而责备那些我认为是干扰/给我找事情/添乱的他人而因此制造摩擦/冲突在我内在和外在。

显然我也完全忽视/无视我的物质身体在我这种“埋头苦干”期间的现状和所承受的负担/压力,因此每次相当时间的工作完成之后,我的心智走进一种“彻底放松/放下”的状态,而导致在物质身体上像是一个崩塌在发生,那像是一种身体生了一场重感冒而后相当虚弱/无力因此需要好好休息/休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体力和精力的感觉。我看到我把自己锁困在字词“说到做到”的两极能量中循环并操纵物质身体只为满足/达到心智的正面欲望和好感觉所到达的程度给物质身体造成了怎样的消耗/滥虐后果。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发表于 : 周二 1月 18, 2022 2:31 pm
高洪0221
第542天:说到就要做到2

现在我来为自己参照普同常识看一看在物质现实里“说到”与“做到”之间的实际逻辑。我看到,当个人“说到”的时候,那是在一个时间空间里基于当时所面对的事件/情况还有心智内在的预期/想法或能量反应等 而为自己作出的在未来将要把事情做到或做成什么样的一个“承诺/答应”。因此每一个“说到”都有它自身的内在心智、和物质现实的背景/脉络。

这也意味着,有的时候我仅以内在能量性的感觉/想象为依据去作出“说到”,而后随着时间那些能量慢慢平复下来,我会看到也许之前我的视角/考虑不够清晰/更多面向、或有一些是不太合理的部分、或也许那其实并不是一件我想要或愿意答应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到在我里面我已经在我自创的“说到”与“做到”之间打起来了或者冲突/挣扎、或者妥协我自己。

而“做到”是发生在物质现实中的,它需要我们通过每一个行动并随时间和事件的推进累积而形成的结果。因此我看到会/可能对其产生影响的东西全都在正正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环境中、和其中所涉及的每个人事物,这是需要我尽可能多方面去看见/澄清和观察/了解并扩展视角/信息的地方,包括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在每一时刻的体验/状态如何,在这样的“我的准备”当中,方能有效地支持到我自己保持稳定/确实专注在现实中,并因此可以及时发现偏差/问题和作出相应的调整或修正。

因此,在物质现实中“说到”必定不会是、也不必要“绝对”等同于“做到”的。因为随着时间空间的转移或变化、和事件的进展,无论是我们内在的心智活动、还是外部环境/人事物/情况等都在时刻发生着细微或明显的变化——这是普同常识。而因此我可以令自己拆解掉心智内在这个等式,而是回到现实、对齐我的物质身体,给予我物质身体更多关注/照顾,同时缓慢但确实地与身体一起行动并推进我为自己的“说到=承诺”在我的现实中呈现,也保持轻松/弹性在我走向“做到”的过程中。

承诺:
定义--同意、答应去做/完成某事。
活出—每当我为自己有一个想要/需要或目标或自我改正时,我首先提醒并放慢呼吸、对齐身体,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清晰/平静、也看一看我为自己设定的“想要/需要或目标/改正”是否对我如同全体最好?并花些时间把我的考虑放入我的现实进行评估,然后作出对我自己的承诺。
每当有他人向我提出帮助/询问或要求时,我呼吸并对齐身体,在缓慢/轻柔的呼吸中我提醒自己字面上地专注于字词来了解他人的要求/疑问等,也同时检查我里面是否清晰/平静,我靠近他人且稳定/温和的确认信息,并把它放入我的生活现实进行考量/评估,最后我决定/指导自己去向他人作出承诺。

谢谢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