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5天:借出钱后担忧

自我书写——
一天一位老朋友找我借钱,由于疫情一季度没有开张因此他资金情况紧迫,我们相互了解信息之后我确定第二天借给他一笔钱。之后我观察到我里面开始忙碌起来,想起来他以前也向我借过钱或拖延相当长时间才归还我的过去记忆,我在想“这次借钱他说3个月之内肯定是还不了我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一年之内他能够还给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看看他以前拖呀拖的,拖得我心急/焦虑又无奈。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拖很久呀?可是我自己也需要用钱的呀。”、“哎!其实每次借钱给他对我而言都是一个挑战,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周转过来和还给我钱。我知道他不会不还的,但是这个时间……实在是不确定啊。”我感到我里面升起很多紧张/焦虑和担忧/害怕的情绪。
因为我相信,我的钱都是我自己工作得来的收入和这些年留下的积蓄因此是“我的”呀,所以每当它们被“借出”我就会感到好像我的一部分被掏空,因此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当然感觉很不好。 另一方面,其他人我也借给过钱,但他们都会提前告知我一个大概的还钱时间并且后续基本上都按他们自己所说的时间还给我,这让我感到比较安心/确定,但是这个朋友借钱时没法说出何时还、并且曾经记忆中我等的时间很多次且超出我的心理预期很多,这让我感觉很大的不确定而令我心生焦虑/紧张/着急因此左右摇摆/彻底失衡在我里面,这感觉糟透了。我真的不想要再次体验到它。

物质事件——
每当朋友W向我借钱时

心智秘聊——
“这次借钱他说3个月之内肯定是还不了我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一年之内他能够还给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看看他以前拖呀拖的,拖得我心急/焦虑又无奈。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拖很久呀?可是我自己也需要用钱的呀。”、“哎!其实每次借钱给他对我而言都是一个挑战,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周转过来和还给我钱。我知道他不会不还的,但是这个时间……实在是不确定啊。”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和担忧/害怕的情绪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我的钱都是我自己工作得来的收入和这些年留下的积蓄因此是“我的”呀,所以每当它们被“借出”我就会感到好像我的一部分被掏空,因此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当然感觉很不好。 另一方面,其他人我也借给过钱,但他们都会提前告知我一个大概的还钱时间并且后续基本上都按他们自己所说的时间还给我,这让我感到比较安心/确定,但是这个朋友借钱时没法说出何时还、并且曾经记忆中我等的时间很多次且超出我的心理预期很多,这让我感觉很大的不确定而令我心生焦虑/紧张/着急因此左右摇摆/彻底失衡在我里面,这感觉糟透了。我真的不想要再次体验到它。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好像从小耳濡目染和长大后与周围他人的聊天中对于金钱都有这样的认识,那即是:每个人付出劳动/工作获得的收入是应得的=“我的”,然后可以用自己的合理收入去购买想要/需要/欲望的必需品及其他物品给自己和家人使用,因此个人花钱买来的东西也全都是“我的”呀。因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有一种感知/图片是:每个月输入到我的银行账户里面的那些数字=钱,就好像把我的口袋一点点填多、填满起来,这会令我感到我自己内在等如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充实起来的好感觉;而且当我用“我的钱”去购买来“我的东西”并使用它们期间,我感知/相信我“没有失去”因为钱转换成物品并且我正在使用它们,所以我依然还在“拥有/使用着‘我的’”,这令我感觉还是这种充实/满足的正面感受。但是,如果我口袋里的钱被他人“借出去”,那时我立刻在我里面感知/想象“我的口袋瘪下去=我的钱少了”,即使我知道这个钱在未来某一刻回“回到口袋里”也不能令我感觉好一些;因为我早已触发心智中我从小编程/制造的“失去/害怕失去”等如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如同一个“空洞”在我身体中的幻觉/图片,甚至钻进心智更深处编造出“我将失去‘我的钱’多久多久”的失落/遗憾感去加强负面能量,而将我囚困其中迷占于“害怕我的害怕失去”中上瘾。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他人借去的只是我储存在银行账户=口袋里的钱,它从来没有令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缺少/出现任何一点破洞,这是一个事实在我眼前。哈哈,可见我一直活在心智幻觉里哦。
 我也看见,从小被教导/洗脑而在我心智中创建的关于“收入=钱”的合理/应得性的信念也相当牢固。我记得小时候无数次听外婆教导我说“不劳动者不得食”,意思是大人们是用工作/劳动的付出获得自己的收入=这是应该得到的回报,而我作为小孩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每天都要帮外婆做协助之事,比如跑腿买酱油、饭前把碗筷摆在桌上、帮外婆跑楼下端菜上来等等,否则将没有饭吃。那时听到这些话语/字词我一次次看到我里面跳出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饿/饿死/害怕死亡”这些“坏东西”因此把我自己真的快要“吓死了”在我里面,然后我钻进心智更深处制造出“为了填饱肚子=获得活下去的机会,我必须帮外婆做多多的事情”的信念,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我没有领悟到,事实上外婆一直教导我的这句信念,这种情形从来没有出现在我身上过,即使我有时不愿意干一天都没有协助,外婆大不了批评几句而我从来没有少吃过一顿饭,因此从未在现实中直接面对真正的“饿到严重或濒临饿死”的境地;同时外婆只是拿这个信念依循传统模式给我传承什么是正确/对的价值观/理念,并没有做任何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有威胁/伤害的作为或导致后果出现,因此再次是我在沉迷心智把外婆的说话/字词来个人化我自己了。
 我观察到,我允许我自己将上面这个“不劳动者不得食”信念/自我定义同样放置到我参加工作和获得收入的现实情境上,时常把我自己卡困在“收入”与“付出”这两个已经被我放置在对立位置的字词上循环制造各种各样的两极化判定/概念/能量连接去冲突我自己在我里面,比如这个他人向我“借钱”的现实情境,在其中我会感知/相信“这些都是我付出/工作而获得的应得的钱,现在被他人借去那么多,会令我感到好像我的付出或工作价值/重要性被削减/降低了”,显然再次面对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负面能量。而我没有领悟到,实际上在这个“工作付出——获得收入”的等式中,它发生在我处于工作环境里、和按月结算我的工资收入期间的现实情境里,而它作为一个事件真确已经过去了;而现在发生的事实是:朋友“借出”的只是我储存在“银行口袋”里的钱,同时这个“借出”从未并且永远不会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际的损伤/破坏/减少——这是一个事实在我眼前。
 我领悟到,在当今世界系统现实中的确这个“工作付出——获得收入”的等式存在并且通用,这是我们全人类接受并允许和随着时间发展/进化而成的一个系统/制度,但是,我没有必要继续允许我自己将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活字词自我价值/重要 去依附于我所获得的收入=钱以及它的数量多少 上,这个的后果只会将我卡困在我自创的“得钱多=我感到有价值/重要”并充电正极电荷、和“得钱少=我感到少/没价值/不重要”并充电负极电荷 而因此摇摆在心智的两极之间FUCK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觉察到,我作为一个个体生活在世界系统中,我的参与工作可以是一个我的展现/分享/表达/输出,并且我的获得收入和供养我自己及家人也是我的活责任/价值/重要的表达形式之一,这一切是我可以站在我自己的正中心并且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呈现/展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每一刻的,不必令心智即关于“钱/收入”的极化定义/能量操纵和搞砸我自己及我的生活。
 我也看见,从小受教导/洗脑也形成这样一个信念:在生活中必须要给自己积攒下一些积蓄以便发生突发事件或家人/自己患病时可以有足够的钱帮助自己渡过这些难关。因此我看到我在我自己里面时常规划比如需要留下多少数量的钱属于“灵活型储蓄”、而另外的可以作成较长时间的投资理财等方式,因此每当我看着并相信“我为自己预留了足够的灵活的钱在口袋里”时我体验到安心/踏实/安全因此充实/满足的好感觉。因此显然,当今天朋友向我借钱而我把这个“灵活口袋”里的一部分钱拿出借给他人,这令我感知/相信“我的储备万一状况所需的口袋瘪了”,因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和“担心在他人还钱之前那些万一状况出现在我生活中而我将面临钱不够”的危险情形 的害怕/恐惧,显然我陷入了相同的心智模式因此在我里面再次“吓死我自己”了。而我没有领悟到,再次他人借去的是钱并没有从我的身体中掏走任何一块肉或细胞组织,因此它不可能影响我在我身体中去活安心/踏实/安全作为自我表达的指导权;另外,所谓的“万一状况”都是发生在物质现实中在我眼前的、而且实际上是无法预估的,无论我如何允许我自己沉迷心智去想象/幻想任何的“万一状况”它们都只是幻觉/图片,我紧抓它们和沉迷害怕/恐惧情绪能量中,并不能协助我更多清晰/理性地专注于我的生活/家人的实际现实情况来规划“灵活”的钱我需要储存多少数量 的决定。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纠结在“朋友曾经拖很长时间才还我钱”的过去记忆中时,实际上我只是触发并沉迷在那个过去记忆中我自创的“欲望看到我的钱口袋被填满---害怕它继续空缺着”极端两极之间玩耍能量游戏呢,显然这必定制造更多的摩擦/挣扎/摇摆在我里面因此消耗/滥虐我的物质身体使我感觉很不好的感觉。但是我并没有支持/援助我自己要么走出去询问朋友他们可以预估的还钱时间把了解给回我自己、和/或为我自己基于我的生活/家人的现实情况重新规划关于“我的灵活资金数量”的比例。所以我看见,一直以来那个囚困我自己在所有“没有解决方案的困局/卡困”迷宫中的那个人,正是我,只有我自己。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朋友(尤其是W)向我借钱的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把我带回物质身体、并将注意力放在胸口位置,给我几秒钟在呼吸中稳定/平静我自己里面,然后敞开我里面去倾听他们的话语/字词,并提问了解更多背景、与他们讨论预计还我钱的时间等信息。同时在我里面测算/规划我自己的生活和现状,并在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向他人回应关于是否我现在就可以给予答复、或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然后可以重新查看我的生活/家人的现实情况,并为我自己做一个重新规划。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关于金钱这个卡困点,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等同并活出了它等如一个自我限制/奴役,因此我给我自己多一些时间/耐心去行走通过它其中的每一小点。”因此,每次遇到这个相似/相同事件,宁可在呼吸中我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跳出任何反应/活动,并标记它和过后去面对/处理/负责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6天:借出钱后担忧-自我宽恕

一天一位老朋友找我借钱,由于疫情一季度没有开张因此他资金情况紧迫,我们相互了解信息之后我确定第二天借给他一笔钱。之后我观察到我里面开始忙碌起来,想起来他以前也向我借过钱或拖延相当长时间才归还我的过去记忆,我在想“这次借钱他说3个月之内肯定是还不了我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一年之内他能够还给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看看他以前拖呀拖的,拖得我心急/焦虑又无奈。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拖很久呀?可是我自己也需要用钱的呀。”、“哎!其实每次借钱给他对我而言都是一个挑战,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周转过来和还给我钱。我知道他不会不还的,但是这个时间……实在是不确定啊。”我感到我里面升起很多紧张/焦虑和担忧/害怕的情绪。
因为我相信,我的钱都是我自己工作得来的收入和这些年留下的积蓄因此是“我的”呀,所以每当它们被“借出”我就会感到好像我的一部分被掏空,因此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当然感觉很不好。 另一方面,其他人我也借给过钱,但他们都会提前告知我一个大概的还钱时间并且后续基本上都按他们自己所说的时间还给我,这让我感到比较安心/确定,但是这个朋友借钱时没法说出何时还、并且曾经记忆中我等的时间很多次且超出我的心理预期很多,这让我感觉很大的不确定而令我心生焦虑/紧张/着急因此左右摇摆/彻底失衡在我里面,这感觉糟透了。我真的不想要再次体验到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朋友W向我借钱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朋友W向我借钱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次借钱他说3个月之内肯定是还不了我的。可是我怎么觉得一年之内他能够还给我我就已经很高兴了,看看他以前拖呀拖的,拖得我心急/焦虑又无奈。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拖很久呀?可是我自己也需要用钱的呀。”、“哎!其实每次借钱给他对我而言都是一个挑战,我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周转过来和还给我钱。我知道他不会不还的,但是这个时间……实在是不确定啊。”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朋友W向我借钱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立刻连接上紧张/焦虑和担忧/害怕的情绪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我的钱都是我自己工作得来的收入和这些年留下的积蓄因此是“我的”呀,所以每当它们被“借出”我就会感到好像我的一部分被掏空,因此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当然感觉很不好。 另一方面,其他人我也借给过钱,但他们都会提前告知我一个大概的还钱时间并且后续基本上都按他们自己所说的时间还给我,这让我感到比较安心/确定,但是这个朋友借钱时没法说出何时还、并且曾经记忆中我等的时间很多次且超出我的心理预期很多,这让我感觉很大的不确定而令我心生焦虑/紧张/着急因此左右摇摆/彻底失衡在我里面,这感觉糟透了。我真的不想要再次体验到它。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好像从小耳濡目染和长大后与周围他人的聊天中对于金钱都有这样的认识,那即是:每个人付出劳动/工作获得的收入是应得的=“我的”,然后可以用自己的合理收入去购买想要/需要/欲望的必需品及其他物品给自己和家人使用,因此个人花钱买来的东西也全都是“我的”呀。因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有一种感知/图片是:每个月输入到我的银行账户里面的那些数字=钱,就好像把我的口袋一点点填多、填满起来,这会令我感到我自己内在等如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充实起来的好感觉;而且当我用“我的钱”去购买来“我的东西”并使用它们期间,我感知/相信我“没有失去”因为钱转换成物品并且我正在使用它们,所以我依然还在“拥有/使用着‘我的’”,这令我感觉还是这种充实/满足的正面感受。但是,如果我口袋里的钱被他人“借出去”,那时我立刻在我里面感知/想象“我的口袋瘪下去=我的钱少了”,即使我知道这个钱在未来某一刻回“回到口袋里”也不能令我感觉好一些;因为我早已触发心智中我自己编程/制造的“失去/害怕失去”等如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如同一个“空洞”在我身体中的幻觉/图片,甚至钻进心智更深处编造出“我将失去‘我的钱’多久多久”的失落/遗憾感去加强负面能量,而将我囚困其中迷占于“害怕我的害怕失去”中上瘾。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他人借去的只是我储存在银行账户=口袋里的钱,它从来没有令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缺少/出现任何一点破洞,这是一个事实在我眼前。哈哈,可见我一直活在心智幻觉里哦。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从小被教导/洗脑而在我心智中创建的关于“收入=钱”的合理/应得性的信念也相当牢固。我记得小时候无数次听外婆教导我说“不劳动者不得食”,意思是大人们是用工作/劳动的付出获得自己的收入=这是应该得到的回报,而我作为小孩在有能力的情况下每天都要帮外婆做协助之事,比如跑腿买酱油、饭前把碗筷摆在桌上、帮外婆跑楼下端菜上来等等,否则将没有饭吃。那时听到这些话语/字词我一次次看到我里面跳出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饿/饿死/害怕死亡”这些“坏东西”因此把我自己真的快要“吓死了”在我里面,然后我钻进心智更深处制造出“为了填饱肚子=获得活下去的机会,我必须帮外婆做多多的事情”的信念,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我没有领悟到,事实上外婆一直教导我的这句信念,这种情形从来没有出现在我身上过,即使我有时不愿意干一天都没有协助,外婆大不了批评几句而我从来没有少吃过一顿饭,因此从未在现实中直接面对真正的“饿到严重或濒临饿死”的境地;同时外婆只是拿这个信念依循传统模式给我传承什么是正确/对的价值观/理念,并没有做任何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有威胁/伤害的作为或导致后果出现,因此再次是我在沉迷心智把外婆的说话/字词来个人化我自己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允许我自己将上面这个“不劳动者不得食”信念/自我定义同样放置到我参加工作和获得收入的现实情境上,时常把我自己卡困在“收入”与“付出”这两个已经被我放置在对立位置的字词上循环制造各种各样的两极化判定/概念/能量连接去冲突我自己在我里面,比如这个他人向我“借钱”的现实情境,在其中我会感知/相信“这些都是我付出/工作而获得的应得的钱,现在被他人借去那么多,会令我感到好像我的付出或工作价值/重要性被削减/降低了”,显然再次面对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负面能量。而我没有领悟到,实际上在这个“工作付出——获得收入”的等式中,它发生在我处于工作环境里、和按月结算我的工资收入期间的现实情境里,而它作为一个事件真确已经过去了;而现在发生的事实是:朋友“借出”的只是我储存在“银行口袋”里的钱,同时这个“借出”从未并且永远不会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际的损伤/破坏/减少——这是一个事实在我眼前。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当今世界系统现实中的确这个“工作付出——获得收入”的等式存在并且通用,这是我们全人类接受并允许和随着时间发展/进化而成的一个系统/制度,但是,我没有必要继续允许我自己将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活字词自我价值/重要 去依附于我所获得的收入=钱以及它的数量多少 上,这个的后果只会将我卡困在我自创的“得钱多=我感到有价值/重要”并充电正极电荷、和“得钱少=我感到少/没价值/不重要”并充电负极电荷 而因此摇摆在心智的两极之间FUCK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觉察到,我作为一个个体生活在世界系统中,我的参与工作可以是一个我的展现/分享/表达/输出,并且我的获得收入和供养我自己及家人也是我的活责任/价值/重要的表达形式之一,这一切是我可以站在我自己的正中心并且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呈现/展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每一刻的,不必令心智即关于“钱/收入”的极化定义/能量操纵和搞砸我自己及我的生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从小受教导/洗脑也形成这样一个信念:在生活中必须要给自己积攒下一些积蓄以便发生突发事件或家人/自己患病时可以有足够的钱帮助自己渡过这些难关。因此我看到我在我自己里面时常规划比如需要留下多少数量的钱属于“灵活型储蓄”、而另外的可以作成较长时间的投资理财等方式,因此每当我看着并相信“我为自己预留了足够的灵活的钱在口袋里”时我体验到安心/踏实/安全因此充实/满足的好感觉。因此显然,当今天朋友向我借钱而我把这个“灵活口袋”里的一部分钱拿出借给他人,这令我感知/相信“我的储备万一状况所需的口袋瘪了”,因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和“担心在他人还钱之前那些万一状况出现在我生活中而我将面临钱不够”的危险情形 的害怕/恐惧,显然我陷入了相同的心智模式因此在我里面再次“吓死我自己”了。而我没有领悟到,再次他人借去的是钱并没有从我的身体中掏走任何一块肉或细胞组织,因此它不可能影响我在我身体中去活安心/踏实/安全作为自我表达的指导权;另外,所谓的“万一状况”都是发生在物质现实中在我眼前的、而且实际上是无法预估的,无论我如何允许我自己沉迷心智去想象/幻想任何的“万一状况”它们都只是幻觉/图片,我紧抓它们和沉迷害怕/恐惧情绪能量中,并不能协助我更多清晰/理性地专注于我的生活/家人的实际现实情况来规划“灵活”的钱我需要储存多少数量 的决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纠结在“朋友曾经拖很长时间才还我钱”的过去记忆中时,实际上我只是触发并沉迷在那个过去记忆中我自创的“欲望看到我的钱口袋被填满---害怕它继续空缺着”极端两极之间玩耍能量游戏呢,显然这必定制造更多的摩擦/挣扎/摇摆在我里面因此消耗/滥虐我的物质身体使我感觉很不好的感觉。但是我并没有支持/援助我自己要么后续走出去询问朋友他们可以预估的还钱时间把了解给回我自己、和/或为我自己基于我的生活/家人的现实情况重新规划关于“我的灵活资金数量”的比例。所以我看见,一直以来那个囚困我自己在所有“没有解决方案的困局/卡困”迷宫中的那个人,正是我,只有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朋友(尤其是W)向我借钱的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把我带回物质身体、并将注意力放在胸口位置,给我几秒钟在呼吸中稳定/平静我自己里面,然后敞开我里面去倾听他们的话语/字词,并提问了解更多背景、与他们讨论预计还我钱的时间等信息。同时在我里面测算/规划我自己的生活和现状,并在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向他人回应关于是否我现在就可以给予答复、或我需要一些时间考虑。然后可以重新查看我的生活/家人的现实情况,并为我自己做一个重新规划。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关于金钱这个卡困点,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等同并活出了它等如一个自我限制/奴役,因此我给我自己多一些时间/耐心去行走通过它其中的每一小点。”因此,每次遇到这个相似/相同事件,宁可在呼吸中我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跳出任何反应/活动,并标记它和过后去面对/处理/负责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7天:小仓鼠的尿

自我书写——
我观察自己在观看小仓鼠的时候,对它的尿有一个强烈的“控制欲”在我里面升起,和很多时候已经立刻冲出去=采取行动去拿尿砂覆盖住那片尿过的地方。尤其上几周好像它正处于发情期因此不仅尿在尿砂盆里,也在滚轮下面和靠门口的2个位置,并且闻起来尿的味道也比较刺激尤其它刚尿出来的时候。
我看到我心智里的秘聊疯了一般运转“咦?它怎么又在这里尿了,什么毛病?我都已经用白醋清洁笼子并把它尿过的新鲜尿砂放入尿砂盆去吸引它,为什么它还是要在门口这里尿呢?害得我还得再抓一把尿砂盖住它。”“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同时我看见我的意识中有一个知道=它发情期的尿液和尿在何处是有特定目的的,但是每当看到它在尿砂盆之外尿了时,我还是会立刻感到紧张/焦虑和有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已经掀开盖子采取行动去覆盖它尿过之处了。
因为我记得从小被教导或训斥关于尿和屎之类的都是身体排泄物,所以我一直绝对相信:屎尿就是废物/垃圾=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所以你看我们(除了小婴儿/孩子之外)尿的时候都必须避开其他人、和尿完之后立刻冲掉;并且我们从小被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也看到很多人从厕所出来就直接走向洗手台去洗手,那是将有可能粘在手上的尿冲洗掉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时

心智秘聊——
“咦?它怎么又在这里尿了,什么毛病?我都已经用白醋清洁笼子并把它尿过的新鲜尿砂放入尿砂盆去吸引它,为什么它还是要在门口这里尿呢?害得我还得再抓一把尿砂盖住它。”“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紧张/焦虑和有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采取行动去覆盖它尿过之处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因为我记得从小被教导或训斥关于尿和屎之类的都是身体排泄物,所以我一直绝对相信:屎尿就是废物/垃圾=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所以你看我们(除了小婴儿/孩子之外)尿的时候都必须避开其他人、和尿完之后立刻冲掉;并且我们从小被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也看到很多人从厕所出来就直接走向洗手台去洗手,那是将有可能粘在手上的尿冲洗掉呀。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在小时候这些大人如何教导/训斥我关于屎尿如何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的说话/字词期间,我早已允许我自己躲进心智的“害怕”镜片背后去看/听他们的表情/行为/音调和字词,并一次次在我里面制造和相信,屎尿是臭/脏的=不好/坏的东西,因为我看见大人们每当说“臭/脏”字词时全都表现出一种蹙鼻皱眉/左右摆手/远离、避开、排斥的行为/动作,所以我相信这一定是令所有人讨厌的坏东西,如果我沾染上它们就一定会令他人也同样讨厌/排斥我,所以我当然要想尽办法远离它们。其次,屎尿是包含病菌的=会令身体得病/不舒服甚至死亡,显然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患病/痛/失去身体舒适感和死亡”的极端害怕/恐惧负面能量,再次“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这个我自创在我里面并投射到物质身体排泄物=屎尿之上的负面评判,正在反映出我拿它们制作为借口/辩解玩耍投射两极能量游戏,实际上逃避/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的所有“负面/不好”的自我定义、和我是创造者的事实真相,也将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物质身体等如它的排泄物屎尿完全分离开来。
 其次我看见另一个童年记忆,那时好像我6岁左右,有一晚梦到尿尿但睡得太沉没醒来就尿床了。第二天我看见太外婆/小舅都笑着用手指指着我或刮他们的脸颊说“羞羞羞,羞死了!这么大小孩还尿床……”、“你看你尿了床的棉絮/单子晾出去被大家都看到了哦,大家都要来笑话你咯……哈哈哈”那时候,我感到极度羞耻/没脸见人和害怕/恐惧周围他人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笑话或讨厌/排斥我——这令我立刻触发了3岁时我预编程/激活在我里面的“妈妈不要我=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恐惧人格、也连接上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负面能量,因此再次“吓死我自己”了。所以在那时我已经走进心智将尿/尿床这个实际情境关联到“被嘲笑=低下/次等”、“他人讨厌/排斥我”即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反应,且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无论他人如何羞/嘲笑我即我的尿床结果,这些话语/字词或表情,从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本身造成任何影响或缺损或某种程度的死亡威胁——从未!所以可见我尿床、碰到尿或被他人看到我的尿,我是不会死掉的,这是普同常识的事实,哈哈。
 我领悟到,在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笼子里尿和闻到刺激的味道 那时我里面立刻产生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已经掀开盖子去拿尿砂覆盖它的尿的行为,实际上正在为我反映的是:我等如心智系统已经活出了自我操纵人格,在操纵我自己去操纵小仓鼠即它的尿——以便通过用尿砂掩盖住它的尿的方式,去继续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并已经定义我自己为的“屎尿=又臭又脏有病菌=坏/不好”的自我定义和朝向它们的极度害怕/恐惧,也逃避面对我是创造者=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而没有看见/觉察到,这个笼子是小仓鼠的窝、是它住在里面,必然要按它如何喜欢、偏好的方式去生活和在哪里尿尿拉屎呀,又不是我住在里面我如此疯狂地想要按照我如何“想要/欲望”的方式去安排/布置和规定它尿尿的地方(哈哈哈)——这显然是不合理/违背普同常识的。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把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害怕他人嘲笑/嫌弃或排斥/讨厌=不喜欢我”的害怕/恐惧人格/负面能量,早已关联到前一阵我听到女儿如何对/朝向小仓鼠玩耍着说话“你怎么这么臭啊?你这么臭我不喜欢你啦”的字词上,并投射到小仓鼠即它在尿砂盆之外尿尿的行为上——因此可见,再次是我在允许我自己用 把我里面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和害怕/恐惧去投射到小仓鼠即它某个特定行为上 的方式,继续在抑制/隐藏和逃避面对我自己即我的自我责任。而不是去看见/洞察/了解我自己——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活着尊荣/值得生命本身,这本来就不需要依赖于“他人是否喜欢我”这条件/约束/限制,而且即使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上粘上了屎尿和发散出它们那种刺激性的味道,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依然完好/完美/完整地在这里呼吸、活着和表达我自己,不可能受到任何影响或缺损或伤害——这是普同常识在我面前。
 我还领悟到,物质身体排泄出来的屎尿,在人类等如心智的视角视其为“废物/垃圾”或“臭脏/有病菌”,但是在物质现实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普同常识是,它们是相当好的农作物/植物有机肥来源之一,通过一定的时间及处理方式/过程它们变成滋养/供应农产品/植物有效生长的营养素=生命能量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其中正是有着大量的细菌作出的贡献。因此我看见/了解到,物质身体的排泄物是身体=生命本身有效运作过程中的产物之一等如是生命的不同表达形式,它有着它自身独特的气味和颜色特征,与其把我自己囚困在从小被洗脑而编程的心智两极化冲突之中看待它们=分离/分裂我自己,还不如支持/援助我自己回到身体中多一些了解我自己即物质身体的结构、特质、运作方式及流出产物,并重建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及其产物之间的关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和/或闻到刺激的味道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体比如胸口位置、手和脚的触觉上专注在这里的现实中,并察看我心智里是否有反应出现,如果有发现我继续慢且轻的呼吸并慢慢释放这些自我卡困的心智能量在胃部太阳神经丛,直到我感到舒适/放松/轻松。
我承诺我自己为我自己看见/领悟到,小仓鼠发情期特定把尿尿在某些地方和令尿液发出与平时不同的刺激味道,只是出于吸引异性为了交配的目的——很显然它只是在我面前无条件地表达它自己所是/它是谁,这恰恰是我可以协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慢下来、静下来和坐下来在小仓鼠旁边去观察和学习的。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观察小仓鼠即它在哪些尿砂盆之外的地方尿了,那些情况是否需要覆盖尿砂以便不要令它湿了毛、或是我可以不必处理。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次清扫小仓鼠笼子期间我看/感觉到我的手指触碰到小仓鼠尿湿的尿砂和屎时,我察觉到我里面升起排斥/抗拒或想要逃离的动力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放慢我里面和手上的动作,轻且柔的呼吸和注意力聚焦在我的手及正在做的处理事情上,并且去我指导我自己缓慢且稳定地做每一个动作,同时随呼吸释放心智卡困的能量在胃部太阳神经丛。过程中若是看到有心智反应再次跳出,我只是标记它过后来处理/负责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8天:小仓鼠的尿-自我宽恕

我观察自己在观看小仓鼠的时候,对它的尿有一个强烈的“控制欲”在我里面升起,和很多时候已经立刻冲出去=采取行动去拿尿砂覆盖住那片尿过的地方。尤其上几周好像它正处于发情期因此不仅尿在尿砂盆里,也在滚轮下面和靠门口的2个位置,并且闻起来尿的味道也比较刺激尤其它刚尿出来的时候。
我看到我心智里的秘聊疯了一般运转“咦?它怎么又在这里尿了,什么毛病?我都已经用白醋清洁笼子并把它尿过的新鲜尿砂放入尿砂盆去吸引它,为什么它还是要在门口这里尿呢?害得我还得再抓一把尿砂盖住它。”“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同时我看见我的意识中有一个知道=它发情期的尿液和尿在何处是有特定目的的,但是每当看到它在尿砂盆之外尿了时,我还是会立刻感到紧张/焦虑和有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已经掀开盖子采取行动去覆盖它尿过之处了。
因为我记得从小被教导或训斥关于尿和屎之类的都是身体排泄物,所以我一直绝对相信:屎尿就是废物/垃圾=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所以你看我们(除了小婴儿/孩子之外)尿的时候都必须避开其他人、和尿完之后立刻冲掉;并且我们从小被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也看到很多人从厕所出来就直接走向洗手台去洗手,那是将有可能粘在手上的尿冲洗掉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咦?它怎么又在这里尿了,什么毛病?我都已经用白醋清洁笼子并把它尿过的新鲜尿砂放入尿砂盆去吸引它,为什么它还是要在门口这里尿呢?害得我还得再抓一把尿砂盖住它。”“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上感到紧张/焦虑和有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采取行动去覆盖它尿过之处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因为我记得从小被教导或训斥关于尿和屎之类的都是身体排泄物,所以我一直绝对相信:屎尿就是废物/垃圾=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所以你看我们(除了小婴儿/孩子之外)尿的时候都必须避开其他人、和尿完之后立刻冲掉;并且我们从小被教育“饭前便后要洗手”,也看到很多人从厕所出来就直接走向洗手台去洗手,那是将有可能粘在手上的尿冲洗掉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小时候这些大人如何教导/训斥我关于屎尿如何又臭又脏而且充满病菌的说话/字词期间,我早已允许我自己躲进心智的“害怕”镜片背后去看/听他们的表情/行为/音调和字词,并一次次在我里面制造和相信,屎尿是臭/脏的=不好/坏的东西,因为我看见大人们每当说“臭/脏”字词时全都表现出一种蹙鼻皱眉/左右摆手/远离、避开、排斥的行为/动作,所以我相信这一定是令所有人讨厌的坏东西,如果我沾染上它们就一定会令他人也同样讨厌/排斥我,所以我当然要想尽办法远离它们。其次,屎尿是包含病菌的=会令身体得病/不舒服甚至死亡,显然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患病/痛/失去身体舒适感和死亡”的极端害怕/恐惧负面能量,再次“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这个我自创在我里面并投射到物质身体排泄物=屎尿之上的负面评判,正在反映出我拿它们制作为借口/辩解玩耍投射两极能量游戏,实际上逃避/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的所有“负面/不好”的自我定义、和我是创造者的事实真相,也将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物质身体等如它的排泄物屎尿完全分离开来。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已经触发了另一个童年记忆在我里面,那时好像我6岁左右,有一晚梦到尿尿但睡得太沉没醒来就尿床了。第二天我看见太外婆/小舅都笑着用手指指着我或刮他们的脸颊说“羞羞羞,羞死了!这么大小孩还尿床……”、“你看你尿了床的棉絮/单子晾出去被大家都看到了哦,大家都要来笑话你咯……哈哈哈”那时候,我感到极度羞耻/没脸见人和害怕/恐惧周围他人真的如同他们所说的那样笑话或讨厌/排斥我——这令我立刻触发了3岁时我预编程/激活在我里面的“妈妈不要我=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恐惧人格、也连接上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负面能量,因此再次“吓死我自己”了。所以在那时我已经走进心智将尿/尿床这个实际情境关联到“被嘲笑=低下/次等”、“他人讨厌/排斥我”即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反应,且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无论他人如何羞/嘲笑我即我的尿床结果,这些话语/字词或表情,从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本身造成任何影响或缺损或某种程度的死亡威胁——从未!所以可见我尿床、碰到尿或被他人看到我的尿,我是不会死掉的,这是普同常识的事实,哈哈。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每当我看到小仓鼠在笼子里尿和闻到刺激的味道 那时我里面立刻产生一股强烈即好像按耐不住的动力驱使我已经掀开盖子去拿尿砂覆盖它的尿的行为,实际上正在为我反映的是:我等如心智系统已经活出了自我操纵人格,在操纵我自己去操纵小仓鼠即它的尿——以便通过用尿砂掩盖住它的尿的方式,去继续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并已经定义我自己为的“屎尿=又臭又脏有病菌=坏/不好”的自我定义和朝向它们的极度害怕/恐惧,也逃避面对我是创造者=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而没有看见/觉察到,这个笼子是小仓鼠的窝、是它住在里面,必然要按它如何喜欢、偏好的方式去生活和在哪里尿尿拉屎呀,又不是我住在里面我如此疯狂地想要按照我如何“想要/欲望”的方式去安排/布置和规定它尿尿的地方(哈哈哈)——这显然是不合理/违背普同常识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看看你把笼子弄得这么臭,回头你主人又要嫌弃你了……”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把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个“害怕他人嘲笑/嫌弃或排斥/讨厌=不喜欢我”的害怕/恐惧人格/负面能量,早已关联到前一阵我听到女儿如何对/朝向小仓鼠玩耍着说话“你怎么这么臭啊?你这么臭我不喜欢你啦”的字词上,并投射到小仓鼠即它在尿砂盆之外尿尿的行为上——因此可见,再次是我在允许我自己用 把我里面对我自己的负面评判和害怕/恐惧去投射到小仓鼠即它某个特定行为上 的方式,继续在抑制/隐藏和逃避面对我自己即我的自我责任。而不是去看见/洞察/了解我自己——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活着尊荣/值得生命本身,这本来就不需要依赖于“他人是否喜欢我”这条件/约束/限制,而且即使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上粘上了屎尿和发散出它们那种刺激性的味道,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依然完好/完美/完整地在这里呼吸、活着和表达我自己,不可能受到任何影响或缺损或伤害——这是普同常识在我面前。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物质身体排泄出来的屎尿,在人类等如心智的视角视其为“废物/垃圾”或“臭脏/有病菌”,但是在物质现实中可以清楚的看到普同常识是,它们是相当好的农作物/植物有机肥来源之一,通过一定的时间及处理方式/过程它们变成滋养/供应农产品/植物有效生长的营养素=生命能量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其中正是有着大量的细菌作出的贡献。因此我看见/了解到,物质身体的排泄物是身体=生命本身有效运作过程中的产物之一等如是生命的不同表达形式,它有着它自身独特的气味和颜色特征,与其把我自己囚困在从小被洗脑而编程的心智两极化冲突之中看待它们=分离/分裂我自己,还不如支持/援助我自己回到身体中多一些了解我自己即物质身体的结构、特质、运作方式及流出产物,并重建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及其产物之间的关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小仓鼠在尿砂盆之外尿尿和/或闻到刺激的味道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体比如胸口位置、手和脚的触觉上专注在这里的现实中,并察看我心智里是否有反应出现,如果有发现我继续慢且轻的呼吸并慢慢释放这些自我卡困的心智能量在胃部太阳神经丛,直到我感到舒适/放松/轻松。
我承诺我自己为我自己看见/领悟到,小仓鼠发情期特定把尿尿在某些地方和令尿液发出与平时不同的刺激味道,只是出于吸引异性为了交配的目的——很显然它只是在我面前无条件地表达它自己所是/它是谁,这恰恰是我可以协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慢下来、静下来和坐下来在小仓鼠旁边去观察和学习并给回我自己的。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观察小仓鼠即它在哪些尿砂盆之外的地方尿了,那些情况是否需要覆盖尿砂以便不要令它湿了毛、或是我可以不必处理。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次清扫小仓鼠笼子期间我看/感觉到我的手指触碰到小仓鼠尿湿的尿砂和屎时,我察觉到我里面升起排斥/抗拒或想要逃离的动力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放慢我里面和手上的动作,轻且柔的呼吸和注意力聚焦在我的手及正在做的处理事情上,并且去我指导我自己缓慢且稳定地做每一个动作,同时随呼吸释放心智卡困的能量在胃部太阳神经丛。过程中若是看到有心智反应再次跳出,我只是标记它过后来处理/负责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9天:“做准备”人格

自我书写——
我观察我自己有一个反应模式相当快速即看起来“本能”的启动在我里面在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我看到我的心智中时而跳出各种“当我未来那一刻面对那个他人时我将这样那样地说话/表达”的想象/图片播出,真的可以细致达到每个字词、句子和声音/表情/语调等细节,还会有“他人可能如何回应/反馈我”然后我将“如何再次回答或解释”的来回对话…… 然后在我头脑中真确播出着一幅关于我将与他人做的即尚未发生在现实中的这个交流/互动 的“未来预演图片”。这种情境不分人,无论是与家人通电话还是比如只是走出去取一个快递件而与快递员有一个简短的互动。我看到我内在有相当的紧张/焦虑/害怕情绪朝向这个“我将要与他人做一次交流”的未来情境,也察看到一些细微的秘聊/想法在背景中循环播放“准备、准备好、一定要准备好!”、“不准备?那不行,我做不到!我没法相信我自己在不准备的情况下有能力应付那个交流/互动。”
因为我相信,我只有在之前做好这些准备=这会使我感到更多平静/稳定/踏实在我里面,也才能令我在走到他人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更好=说话清楚/重点明确/能多一些做到令他人明白/我内在更有自信呀。如果不做准备的话,万一出现任何突发状况我岂不是可能会再次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那会被他人笑话的,这太可怕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

心智秘聊——
“准备、准备好、一定要准备好!”、“不准备?那不行,我做不到!我没法相信我自己在不准备的情况下有能力应付那个交流/互动。”

情绪/感受能量——
相当的紧张/焦虑/害怕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我只有在之前做好这些准备=这会使我感到更多平静/稳定/踏实在我里面,也才能令我在走到他人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更好=说话清楚/重点明确/能多一些做到令他人明白/我内在更有自信呀。如果不做准备的话,万一出现任何突发状况我岂不是可能会再次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那会被他人笑话的,这太可怕了。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些童年记忆出现,记得3岁多我被妈妈送到上海外婆家之后,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我自创的“害怕/担心外婆也再次不要=讨厌/排斥我”的极端害怕/恐惧负面能量中,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以此去观察/看待外婆/其他家人以及我与外婆之间的互动/交流,而因此在每一次遇到外婆用较大/重的声音和皱眉头/脸部肌肉下拉等行为/表情朝我说话比如“说了半天我也没听懂你到底要说啥呀?”、“问了你3遍了你怎么还不快点回答?快说!”、“你怎么这么笨/没用,连这点事情都说不清楚?”、“大声点,没听清,说话当然要让别人听到呀!你那么小声说给谁听呢?”……等等情境,在那些片刻中我感到我里面一次次被外婆那种“突然”发出的较大声音“惊吓”到,并且看到我自己头脑中“一片空白”——如同是一个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的状态,这令我立刻触发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在我里面——然而,我同时也看见在外部现实里眼前他人/外婆正在与我交流/互动、或他们正在催问我一些问题或答案,但是当我回到头脑=心智中去寻找解答时看到的只是那个“一片空白=没有答案”,显然这令我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我回答不出来=就是错/不好”和将会“挨骂/批评或被惩罚”的害怕/恐惧。因此这两个层面的极端害怕/恐惧情绪能量叠加/增强在我自己里面,令我愈发陷入僵化/呆住而完全不知所措=无法回应的情况,这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而在那些片刻中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无论外婆/他人用什么样的声音/音调或表情/字词与我说话/评判我,实际上从未在我的物质身体层面导致/造成任何实际的损伤/疼痛或有生命威胁之后果,但反而是我把我里面我自创的各种极端害怕/恐惧去投射到外婆/他人即他们的某些说话/行为上,而因此限制/卡困/消耗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而随时间导致/流出不同程度的痛苦/疾病之后果,也阻止/妨碍我与外婆/他人只是简单地做实际的交流/互动在我的现实中。
 其次在上述那些童年记忆中,我还看见,当我把我自己卡困在这个“陷入僵化/呆住而完全不知所措=无法回应的状态”中即行为表现时,有时我会看到外婆/他人或同学对/朝向我哈哈大笑起来、或会说“哈哈哈,你看她那个样子真是呆/傻呀,太可笑了!怎么像个傻子一样?……”等话语/字词,那时候我感到愈发的紧张/恐惧/害怕,因为他们的说话令我再次触发了我里面我自创的“傻/呆=低下/次等/不如”、以及由此触发的“没有人愿意与傻/呆的人一起玩耍=被排斥/讨厌=没人要”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极端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显然再次“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我自己里面那个“被他人笑话我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的想法/信念即自我定义,实际上与外在他人对/朝向我无论什么样的回应方式毫无关联,却只与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并循环参与加强我自创的极端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反应、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其中上瘾 的接受和允许和作为——有关。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 我领悟到,在上述小时候的那些“我在我自己里面吓死我自己了”的片刻中,我允许我自己一次次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而发展出这样一个模式:在每一次我知道将要与老师/外婆或他人做交流/互动时,我就开始参与心智去做各种“未来预演”想象/猜想我与他人的交流过程,并令这些秘聊/内在对话/图片/想象和能量,可以说循环/充满我的头脑/遮挡在我的眼前,因为这样我就不必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些“吓死人”的害怕/恐惧人格/能量了呀。并且在后续实际交流/互动期间,我发现这个“提前做准备”的方法可以令我一方面注意力只放在我头脑中就不用去看着他人的脸部=那会是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的反映,另一方面令我感到我内在极化的能量冲突平缓许多、和与他人交流时头脑中有想法/念头而非“一片空白”、和有时还能得到对方的好评说我说话清楚/明了/回答得快和他们听懂了等正面反馈…… 这使我感觉相当好,并越来越相信“这一定是一个好方法”,也用它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我与他人有交流/互动的情境下。但是我没有觉察到,一直以来我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这个“做准备人格”等如心智大量模拟与他人交流过程“未来预演”想象/猜想/图片 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正挡在我的眼前阻挡/妨害我与每个他人的实际交流、也逃避面对我是我自己心智内在这些“创造物”的唯一创造者/责任者的事实真相。
 我也领悟到,我早已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中把这个“做准备人格”等如心智大量模拟与他人交流过程的“未来预演”想象/猜想/图片——都制作为了一个借口/辩解,为了满足心智“我感觉好/很好”的自私利益、为了永远抑制/隐藏=不用直接面对“我是我自己心智内在等如现实生活外在的唯一创造者”因此我必定必须为此一切现实和后果负起完全无条件的我的自我责任——这是一个普同常识在我面前。而事实上,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不需要这些“人格”=借口/辩解来活我的生活、与他人交流/互动,我在我的身体中、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去如何/什么与他人交流/互动作为我的表达——这也是一个普同常识,哈哈。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我看到我心智中时而跳出各种“当我未来那一刻面对那个他人时我将这样那样地说话/表达”的想象/图片播出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把我带回物质身体和我的现实中,并随轻且柔的呼吸慢慢放松、放慢并放手/放开我已经感觉到累积在胃部肌肉里的卡困能量。然后继续在呼吸中做此刻面前的事情/工作,不允许我自己去跟随心智秘聊=借口/辩解。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觉察到这些秘聊/内在对话多次跳出,我去支持/援助我自己拿起它、调查/宽恕/改正它,也看一看这个交流/互动有无必要做一些“提前的准备”比如写出一些要点提示?如果没有必要,我就在我里面随呼吸轻轻地放手、放下它——直到我实际上走进与他人的交流/互动现实情境。期间我就只是支持我自己练习呼吸、停止和不参与它们。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50天:“做准备”人格-自我宽恕

我观察我自己有一个反应模式相当快速即看起来“本能”的启动在我里面在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我看到我的心智中时而跳出各种“当我未来那一刻面对那个他人时我将这样那样地说话/表达”的想象/图片播出,真的可以细致达到每个字词、句子和声音/表情/语调等细节,还会有“他人可能如何回应/反馈我”然后我将“如何再次回答或解释”的来回对话…… 然后在我头脑中真确播出着一幅关于我将与他人做的即尚未发生在现实中的这个交流/互动 的“未来预演图片”。这种情境不分人,无论是与家人通电话还是比如只是走出去取一个快递件而与快递员有一个简短的互动。我看到我内在有相当的紧张/焦虑/害怕情绪朝向这个“我将要与他人做一次交流”的未来情境,也察看到一些细微的秘聊/想法在背景中循环播放“准备、准备好、一定要准备好!”、“不准备?那不行,我做不到!我没法相信我自己在不准备的情况下有能力应付那个交流/互动。”
因为我相信,我只有在之前做好这些准备=这会使我感到更多平静/稳定/踏实在我里面,也才能令我在走到他人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更好=说话清楚/重点明确/能多一些做到令他人明白/我内在更有自信呀。如果不做准备的话,万一出现任何突发状况我岂不是可能会再次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那会被他人笑话的,这太可怕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准备、准备好、一定要准备好!”、“不准备?那不行,我做不到!我没法相信我自己在不准备的情况下有能力应付那个交流/互动。”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去立刻连接上相当的紧张/焦虑/害怕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我只有在之前做好这些准备=这会使我感到更多平静/稳定/踏实在我里面,也才能令我在走到他人面前的时候表现得更好=说话清楚/重点明确/能多一些做到令他人明白/我内在更有自信呀。如果不做准备的话,万一出现任何突发状况我岂不是可能会再次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那会被他人笑话的,这太可怕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陷入了一些童年记忆,记得3岁多我被妈妈送到上海外婆家之后,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我自创的“害怕/担心外婆也再次不要=讨厌/排斥我”的极端害怕/恐惧负面能量中,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以此去观察/看待外婆/其他家人以及我与外婆之间的互动/交流,而因此在每一次遇到外婆用较大/重的声音和皱眉头/脸部肌肉下拉等行为/表情朝我说话比如“说了半天我也没听懂你到底要说啥呀?”、“问了你3遍了你怎么还不快点回答?快说!”、“你怎么这么笨/没用,连这点事情都说不清楚?”、“大声点,没听清,说话当然要让别人听到呀!你那么小声说给谁听呢?”……等等情境,在那些片刻中我感到我里面一次次被外婆那种“突然”发出的较大声音“惊吓”到,并且看到我自己头脑中“一片空白”——如同是一个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做什么的状态,这令我立刻触发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在我里面——然而,我同时也看见在外部现实里眼前他人/外婆正在与我交流/互动、或他们正在催问我一些问题或答案,但是当我回到头脑=心智中去寻找解答时看到的只是那个“一片空白=没有答案”,显然这令我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我回答不出来=就是错/不好”和将会“挨骂/批评或被惩罚”的害怕/恐惧。因此这两个层面的极端害怕/恐惧情绪能量叠加/增强在我自己里面,令我愈发陷入僵化/呆住而完全不知所措=无法回应的情况,这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而在那些片刻中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无论外婆/他人用什么样的声音/音调或表情/字词与我说话/评判我,实际上从未在我的物质身体层面导致/造成任何实际的损伤/疼痛或有生命威胁之后果,但反而是我把我里面我自创的各种极端害怕/恐惧去投射到外婆/他人即他们的某些说话/行为上,而因此限制/卡困/消耗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而随时间导致/流出不同程度的痛苦/疾病之后果,也阻止/妨碍我与外婆/他人只是简单地做实际的交流/互动在我的现实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述那些童年记忆中,实际上当我把我自己卡困在这个“陷入僵化/呆住而完全不知所措=无法回应的状态”中即行为表现时,有时我会看到外婆/他人或同学对/朝向我哈哈大笑起来、或会说“哈哈哈,你看她那个样子真是呆/傻呀,太可笑了!怎么像个傻子一样?……”等话语/字词,那时候我感到愈发的紧张/恐惧/害怕,因为他们的说话令我再次触发了我里面我自创的“傻/呆=低下/次等/不如”、以及由此触发的“没有人愿意与傻/呆的人一起玩耍=被排斥/讨厌=没人要”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极端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显然再次“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我自己里面那个“被他人笑话我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的想法/信念即自我定义,实际上与外在他人对/朝向我无论什么样的回应方式毫无关联,却只与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并循环参与加强我自创的极端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反应、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其中上瘾并真的实际上困住我自己等如是在任何片刻/情境下我的说话/表达 的接受和允许和作为——有关。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上述小时候的那些“我在我自己里面吓死我自己了”的片刻中,我允许我自己一次次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而发展出这样一个模式:在每一次我知道将要与老师/外婆或他人做交流/互动时,我就开始参与心智去做各种“未来预演”想象/猜想我与他人的交流过程,并令这些秘聊/内在对话/图片/想象和能量,可以说循环/充满我的头脑/遮挡在我的眼前,因为这样我就不必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些“吓死人”的害怕/恐惧人格/能量了呀。并且在后续实际交流/互动期间,我发现这个“提前做准备”的方法可以令我一方面注意力只放在我头脑中就不用去看着他人的脸部=那会是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的反映,另一方面令我感到我内在极化的能量冲突平缓许多、和与他人交流时头脑中有想法/念头而非“一片空白”、和有时还能得到对方的好评说我说话清楚/明了/回答得快和他们听懂了等正面反馈…… 这使我感觉相当好,并越来越相信“这一定是一个好方法”,也用它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我与他人有交流/互动的情境下。但是我没有觉察到,一直以来我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这个“做准备人格”等如心智大量模拟与他人交流过程“未来预演”想象/猜想/图片 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正挡在我的眼前阻挡/妨害我与每个他人的实际交流、也逃避面对我是我自己心智内在这些“创造物”的唯一创造者/责任者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早已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中把这个“做准备人格”等如心智大量模拟与他人交流过程的“未来预演”想象/猜想/图片——都制作为了一个借口/辩解,为了满足心智“我感觉好/很好”的自私利益、为了永远抑制/隐藏=不用直接面对“我是我自己心智内在等如现实生活外在的唯一创造者”因此我必定必须为此一切现实和后果负起完全无条件的我的自我责任——这是一个普同常识在我面前。而事实上,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不需要这些“人格”=借口/辩解来活我的生活、与他人交流/互动,我在我的身体中、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去如何/什么与他人交流/互动作为我的表达——这也是一个普同常识,哈哈。

每当我将要与任何他人在未来某一刻去做实际交流/互动的情境之前,我看到我心智中时而跳出各种“当我未来那一刻面对那个他人时我将这样那样地说话/表达”的想象/图片/内在对话播出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把我带回物质身体和我的现实中,并随轻且柔的呼吸慢慢放松、放慢并放手/放开我已经感觉到累积在胃部肌肉里的卡困能量。然后继续在呼吸中做此刻面前的事情/工作,不允许我自己去跟随心智秘聊=借口/辩解。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觉察到这些秘聊/内在对话多次跳出,我去支持/援助我自己拿起它、调查/宽恕/改正它,也看一看这个交流/互动有无必要做一些“提前的准备”比如写出一些要点提示?如果没有必要,我就在我里面随呼吸轻轻地放手、放下它——直到我实际上走进与他人的交流/互动现实情境。期间我就只是支持我自己练习呼吸、停止和不参与它们。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51天:故人能影响我们的生活吗?

昨天与一位老同学通电话,听到她讲述她家的一件事情,从中我观察到一个好像大部分人们都会或多或少认为/相信或迷信的说法,我自己曾经也无比相信,即是,一位家中的故去之人若是曾经没有“入土为安”则他的后代将可能遇到诸多不好/不顺之事。
在听她讲述的过程中,我在我里面问我自己一个问题:故去之人,是怎么做到能够来影响我们活着的人当前的生活现实的呢?今天来为我自己调查一下这个“信念”。

首先看一下字词“入土为安”,百度词典意为:旧时土葬,人死后埋入土中,死者方得其所,家属方觉心安。
小时候就经常听到这个词语被大人们说起,而且记得历史上从土葬改变为火葬,不同地区也经历过一些波折,很多老年人坚持这个信念,并相信如果一个人死后的身体没有入土、甚至规定必须要入到家族或以前亲人所埋之地,将不仅令故去之人好像成了“孤魂野鬼”而且会令整个家族即后代人陷入各种“动荡/波折/事故/艰难”等等不顺利/顺心的境地。
从上述词典的意义来看,这个相信的意思是:故去之人需要一块土地将身体放入=得到一个所在之位置(看似这个位置更多是归属于家族中的),而只有他们得到了这个“死后之位置”才能令活着的家人们感到“心安”。那么,提问:故去之人即他们的物质身体“是否”放入地球上某一块区域土壤之中的这个做法,是如何“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后代/家人们是否能够“安心”,以及如何影响到在后面的时间中他们在物质现实里的实际生活、情境、人际关系、工作发展的呢?——我没有看到实际的物质性的关联在这里。

现在我拿起普同常识来为我自己检视看一看,这个曾经我无比相信的“事实”如何真确只是一个如同“魔幻剧”一样的心智幻觉/幻象即能量迷占在我们内在——
首先,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来源于地球/大自然即是生命,当它呼出最后一口呼气之后,物质身体,如果没有任何干预方法而只是任由时间和环境的变化,它会慢慢分解、化解并成为滋养土壤/植物的养分=生命能量回归地球即土壤。放入棺木和/或做过防腐处理的尸体只是延缓一段时间的分解,而火化之后的骨灰也只是另一种形式也同样是具有养分的滋养物然后回归地球大自然。因此这只是所有的动植物、生物体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具有完全一样的出生—活—死亡—分解—回归/滋养的生命循环过程;所以显然,一个个体去世之后他们的物质身体以土葬或火葬的形式来处理、或是否埋入某片土地或是否能够埋入家族所选定的那块地方…… 实际上没有差别,结果是一样的。

其次,有趣的是,当我们所有人/每个人都无比相信和紧抓这个“信念”的时候,我看到内在心智开始忙碌起来,显然我们自己作为心智早已制造了一个“欲望/想要自己/家人的生活一切顺利/顺心”的欲望/期待如同一幅“美好的未来图片”作为正极,同时也制造相同等级能量的对立面“害怕失去这个欲望/生活不好/艰难/痛苦”的害怕/恐惧如同一幅“可怕/恐怖的未来图片”作为负极,因此制造了两极化的概念/定义来界定义了我们所是者/我们是谁——因此显然,在我们自己日常的生活中时常会以“害怕”作为出发点去拿上面这个“信念”作为依据来观察/评判我们自己的生活现状/事件,一旦发生“好”事情我们就走进心智去确认这个“信念”的有效/真实性=我家老人入土为安了才令我们后代如何好/顺利;而一旦发生“不好”并且是那种看起来“数量较多或一段时间陆续发生”的情况/事件时,我们走进心智也确认这个“信念”的正确/有效性=我家有老人没有入土为安所以我们后代才如此不好/糟糕——看起来,这是一个不错的借口/辩解——因为,在这些说法/陈述当中我们唯一没有看见的是“我自己”及“我的自我责任”,然后因此,从中我们=心智就不用必须去直接看见、面对和处理:我才是我自己里面心智虚拟现实所有秘聊/想法/能量反应和外在我的生活现实一切人事物及其后果显现的“唯一创造者”这个事实真相,并去为我自己的所作所为反省、调查并负起自我责任,无论是被我们自己评判/定义为的“好”或“坏”。

第三,我看到我里面有一个害怕=害怕故去之人或我自己死后成为一个“孤魂野鬼”。为什么会有这2个害怕在我里面?——
记得小时候听鬼故事,会听到说那类“孤魂野鬼”会来骚扰人类即我们的生活,或给我们带来各种如何可怕/恐怖的影响或后果。那时候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出现各种“失去我现在舒适/不错的生活现状/体验”和“未知/不确定”的害怕/恐惧、也关联到了“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人格即压倒性情绪能量——所以我看见,再次我被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并且投射到“鬼”身上的这些“害怕人格/能量反应”又一次“吓死我自己”了。甚至与物质现实中到底是否真正存在“鬼”、和“鬼”如果存在他们是谁/如何是以及他们为什么以这种形态而存在……的背景/信息/脉络,毫无关联,因为我出于极度害怕/恐惧从来没有看见/考虑到这其实也是一个我可以为我自己去调查/研究和了解的点。
另外,我害怕我自己死后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因为我记得小时候听到这个字词和类似的鬼故事情节的时候,我已经启动心智在编造/播放一副“我=作为一只鬼独自一个漂浮在某个未知的地方,身边没有任何人事物”的图片,那时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孤独/无助”的自我定义和极度的害怕/恐惧负面能量——因此,再次我拿我自己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并加强在我里面的“害怕孤独、害怕无助”=“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又一次“吓死我自己”了。
因此我看见/领悟到,我等如心智自创在我内在的害怕/恐惧,与“鬼”本身和“鬼”是什么/以什么样的形式/为什么/在哪里存在统统无关,而只与我自己=唯一的创造者有关。而“鬼”只是已经被我等如心智制作成去投射和推卸自我责任的一个借口/辩解。

在此也与伙伴们分享我最近听EQAFE产品中的一个系列:
超自然事件的量子機制 Series (23 products) « EQAFE https://eqafe.com/series/127?locale=zh
它介绍了在连接口打开之前有关于我们提到的“鬼”以及一些我们称为的“灵异”事件是什么/如何是、为什么存在的背景/脉络/原因。显然在连接口打开之后,就没有这一切了。

继续提问:为什么我们家(族)里的老人曾经没有“入土”,就会“不知道出于什么情况或原因”而令我们这些作为家属=活着的后辈感到“不安心”呢?
我看到在这里有许多我们从小被教导/洗脑而因此相信的说法或规矩即价值观/信念,比如:1)长辈活着时作为晚辈要孝顺,而他们逝去后葬礼要办的风风光光的,这好像是给家族或老人脸上“增光”呢; 2)将逝去之人说出的心愿=在他们逝去后成了遗愿——这是一个活人必须“无条件地”去照办而好像绝对不可以质疑一点儿的,并且要想尽办法去完成/达到; 3)就是上面这个相似的信念,比如必须入家族或某某墓地逝去之人才能安心呆着“不闹鬼”、比如要土葬不能火葬否则“死人变鬼要来讨债”的……等等等等

我们来一个一个的调查看看:
1)显然,在这里有一个潜台词是:如果我没有把老人的葬礼办好/风光,周围人们会如何说/评判我?的秘聊/内在对话跳出在我里面,因此这是我等如心智预编程/制造在我内在的“害怕他人如何看我”的害怕/恐惧人格,并已经被我投射到身边他人身上了。所以可见我只是又一次被我自己创造的“害怕”吓到了。
2)与3)是有关联的,出于我们害怕“鬼”、害怕“鬼”来“闹鬼”=扰乱/影响我们目前的正常生活在现实中即我们等如心智已经拿来完全界定义了我们所是者/我们是谁的一切人事物,因此在这个害怕的脉络下,我看见我自己里面立刻触发了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因此再次,我被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害怕”吓死了。

由此我看见/领悟到,所谓后辈/家属的“无法安心”,依然是我们等如心智系统制造的又一个借口/辩解——为了抑制/隐藏我里面的“不好/负面”自我定义和“害怕”,同时逃避面对“我才是我自己里面那一大堆价值观/信念/自我定义等如两极冲突”并且在我的现实中拿它们定义/限制/卡困我自己的“唯一创造者”、以及我必须为此去面对/处理并负起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真相。哈哈我可以轻轻的放手、放下这些自我限困的东西了……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52天:理发师说我的头发应该去别处理

自我书写——
这几年日常我都去超市里的一个叫“快剪”的摊位上理发,价格15元,只剪发没有洗和吹。记得大约3月份疫情缓解后我去理发的那一次,这位师傅看到我在付钱时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而之后再去的2次期间,他都看着我的头发说这句相同的话,我感到相当困惑/想不通和懊恼/不满/生气,我看到有许多秘聊出现,“嗯?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第一次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也询问了你的想法,了解你是担心那些难缠的老人因为自己头发硬而埋怨你剪得不好/翘起来,可是那一次我不是向你清楚表达了我挺欣赏你的手艺而且速度快,我喜欢在你这里理发的意思了?这2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忘记啦?”、“哦人流量大你可能记不住我,没关系,可是每次我来理发你都重复说这句话,怎么让我感觉好像我的头发比较硬你就拒绝为我剪发?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理发师,还有挑头发才理的道理吗?”
因为我相信,在社会上像这种服务行业一般来说不都是要求对客户要礼貌/耐心/态度好么?这么多年理发我还头一次见这种理发师,对客户提议你不要在我这里理发因为发质太硬,这让我感知并相信他对我和我的头发有偏见和排斥/讨厌因此一次次不肯为我理发,这令我看到我自己里面编程的那个“害怕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再次跳出来而感觉很糟。其次,以前我在他这里理发很多次,他并没有说过这样的提议,而在他第一次提出时我与他交流挺多了解到原来他遇到了一些比较挑剔的老人而因此他要把话先说在前面、并表达了对那种人的不满和不要给他们理发的观点;而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对他的理发技术有什么不满意呀,因此这使我感到被他人误解的不舒服感。

物质事件——
每当我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

心智秘聊——
“嗯?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第一次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也询问了你的想法,了解你是担心那些难缠的老人因为自己头发硬而埋怨你剪得不好/翘起来,可是那一次我不是向你清楚表达了我挺欣赏你的手艺而且速度快,我喜欢在你这里理发的意思了?这2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忘记啦?”、“哦人流量大你可能记不住我,没关系,可是每次我来理发你都重复说这句话,怎么让我感觉好像我的头发比较硬你就拒绝为我剪发?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理发师,还有挑头发才理的道理吗?”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相当困惑/想不通和懊恼/不满/生气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在社会上像这种服务行业一般来说不都是要求对客户要礼貌/耐心/态度好么?这么多年理发我还头一次见这种理发师,对客户提议你不要在我这里理发因为发质太硬,这让我感知并相信他对我和我的头发有偏见和排斥/讨厌因此一次次不肯为我理发,这令我看到我自己里面编程的那个“害怕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再次跳出来而感觉很糟。其次,以前我在他这里理发很多次,他并没有说过这样的提议,而在他第一次提出时我与他交流挺多了解到原来他遇到了一些比较挑剔的老人而因此他要把话先说在前面、并表达了对那种人的不满和不要给他们理发的观点;而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对他的理发技术有什么不满意呀,因此这使我感到被他人误解的不舒服感。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随着这几十年社会上的发展,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有着不同的标准/要求如同是一个社会印象/形象,而我作为一个消费者也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被洗脑并相信这种“某某类型的企业/行业就应该如何如何”的判定/信念,比如像酒店、餐饮、快递、理发等属于服务型行业,因此人员必须对客户微笑服务、有礼貌、耐心解答、满足客户需要,反正一句话“应该态度好”,并拿它们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我没有觉察到我早已走进心智将它制作为一个“欲望获得态度好的服务”的欲望作为正极,显然同时制造了对立面的“害怕失去态度好的服务/遇到差的”的害怕作为负极,如此将我自己限困在一模一样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并反复在我的生活现实中体验不同服务人员的工作过程中,去或者正面或者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行为/做法。因此将我自己与这些服务人员等如我自己完全分离开来,并阻止/妨害我仅仅专注于此刻的现实与他们做实际的交流信息/互动。
 我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躲在心智中暗暗的在拿上面这个我自创的判定/信念去投射并评判这位理发师,当他表现出用严肃的脸部表情和说这句“你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话语即我感知为“排斥/推开客户而非微笑/服务”的表达方式时,我立刻感知/相信,他的这种说话/行为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服务行业就应该态度好”的自我判定/信念的无效 在我与他做任何实际的交流之前,如此触发了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并继续沉迷在心智的“害怕他人排斥/讨厌我”的害怕中上瘾、和制造不满/生气情绪投射这位理发师——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只是对我在我自己里面制造并投射出去的一个“判定/信念”即与我自己完全分离的概念、以及我循环激活的害怕人格/能量反应,在起反应玩耍这防御、战斗的心智两极化能量冲突/摩擦,而真确与理发师即他如何说话/表达他自己毫无关联。因此可见,那个“讨厌/排斥我自己”的人,就是我自己。
 其次我也看见,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每当我看/听到他人给予我的反馈 我感知到他们对我的说话/行为的理解不是我的本意的时候,我立刻冲进心智启动了害怕/恐惧,比如害怕他人说我说不清/笨/错、害怕他人由于误解我而评判我为不好/坏、进而害怕他人以后再也不和我一起玩=孤单/被排斥/忽视的害怕等等,显然一瞬间我允许我自己用许多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占据了我即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不仅困住了我的物质身体的行为/表达、也妨害/妨碍我去回到呼吸看清现实情境并与他人做实际的交流/讨论以便理清/确认有偏差的信息。由此我领悟到,在面对这位理发师的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我里面关于“被误解”的童年记忆等如压倒性情绪能量,如此一模一样地把我自己卡困在我的心智“害怕/恐惧能量监狱”中,而不是仅仅呼吸和回到在这里,并耐心地提问、了解理发师的想法/考虑也向他表达我自己。
 我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紧抓并沉迷在“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这类想法/念头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接受和允许我去以上述那些多层面/维度的“害怕人格”作为出发点,妄想通过紧抓我心智中我自创的那些“他不对我说这个话的好/正面过去记忆/图片”和这个困惑情绪作为借口/辩解,继续抑制/隐藏和阻止我去——立刻停止参与心智,和仅仅深呼吸拿起这个点来调查、解构和负起我的自我责任。而事实上这些想法/念头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可以轻轻放手/放下它们了。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参与并沉浸在“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的心智想法中循环播放时,实际上我再次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去紧抓我里面“我不是那种难缠的人”的正面想法/信念/自我定义,并且已经感知/相信,这位理发师的这种说话/行为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正面想法/信念/自我定义 的无效——显然,再次触发了“失去我自己/死亡”的极端害怕/恐惧而困住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而我没有领悟到,依据我那一次与他做过的交流/讨论,实际上我已经了解到他的这种表达/说话等如循环播放的形式,也正是由于他曾经经历过与某些理发的客户之间发生的摩擦/不愉快等如一个过去记忆在他的心智中,而因此他基于他自己内在的心智活动/反应作出这样一个“提醒”针对某些人和/或发质,所以这只是他在对他自己的心智活动起反应,而与我无关,我不必去继续拿他如何说话/表达他自己来个人化我自己,这真的没必要。
 我还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对他人表现出这种循环反复对我说几乎完全一样的话语/字词的说话/行为,走进心智循环起反应的时候,事实上正在为我反映的是:我如同他们一模一样正在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躲在我的心智中做着相同的行为/说话=对/朝向他人循环反复播出相同的秘聊/内在对话和情绪反应——因此可见,正是我,还在允许我沉迷心智两极中在循环制造能量在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呢。显然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又一次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走向那个位置之前提醒我自己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注意力在我的物质身体即触感上在这里,稳定/平静并且舒适/放松我即我的物质身体。
我承诺我自己在听到他再次说此话时,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看向他,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注意!他只是在表达/说话他自己的想法/考虑,而且心智的特点就是循环播放,我不允许自己走进心智,我保持在这里在现实中。”然后在轻且慢的呼吸中去缴费并且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是否回应、回应什么,而不是心智。
我承诺我自己在理发过程中若是我再次听到他继续循环说出这个说话/字词时,去保持在轻且慢的呼吸中/注意力在我的胸口位置/身体上,并且敞开我里面倾听他的讲话、并与他实际的交流/互动。也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有出现秘聊/反应,过后来为我自己拿起它并继续调查/负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53天:理发师说我的头发应该去别处理-自我宽恕

这几年日常我都去超市里的一个叫“快剪”的摊位上理发,价格15元,只剪发没有洗和吹。记得大约3月份疫情缓解后我去理发的那一次,这位师傅看到我在付钱时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而之后再去的2次期间,他都看着我的头发说这句相同的话,我感到相当困惑/想不通和懊恼/不满/生气,我看到有许多秘聊出现,“嗯?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第一次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也询问了你的想法,了解你是担心那些难缠的老人因为自己头发硬而埋怨你剪得不好/翘起来,可是那一次我不是向你清楚表达了我挺欣赏你的手艺而且速度快,我喜欢在你这里理发的意思了?这2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忘记啦?”、“哦人流量大你可能记不住我,没关系,可是每次我来理发你都重复说这句话,怎么让我感觉好像我的头发比较硬你就拒绝为我剪发?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理发师,还有挑头发才理的道理吗?”
因为我相信,在社会上像这种服务行业一般来说不都是要求对客户要礼貌/耐心/态度好么?这么多年理发我还头一次见这种理发师,对客户提议你不要在我这里理发因为发质太硬,这让我感知并相信他对我和我的头发有偏见和排斥/讨厌因此一次次不肯为我理发,这令我看到我自己里面编程的那个“害怕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再次跳出来而感觉很糟。其次,以前我在他这里理发很多次,他并没有说过这样的提议,而在他第一次提出时我与他交流挺多了解到原来他遇到了一些比较挑剔的老人而因此他要把话先说在前面、并表达了对那种人的不满和不要给他们理发的观点;而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对他的理发技术有什么不满意呀,因此这使我感到被他人误解的不舒服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嗯?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第一次我们已经讨论过了,我也询问了你的想法,了解你是担心那些难缠的老人因为自己头发硬而埋怨你剪得不好/翘起来,可是那一次我不是向你清楚表达了我挺欣赏你的手艺而且速度快,我喜欢在你这里理发的意思了?这2个月不到的时间你忘记啦?”、“哦人流量大你可能记不住我,没关系,可是每次我来理发你都重复说这句话,怎么让我感觉好像我的头发比较硬你就拒绝为我剪发?这也太不合理了吧,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理发师,还有挑头发才理的道理吗?”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到感到相当困惑/想不通和懊恼/不满/生气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在社会上像这种服务行业一般来说不都是要求对客户要礼貌/耐心/态度好么?这么多年理发我还头一次见这种理发师,对客户提议你不要在我这里理发因为发质太硬,这让我感知并相信他对我和我的头发有偏见和排斥/讨厌因此一次次不肯为我理发,这令我看到我自己里面编程的那个“害怕他人讨厌/排斥我”的害怕再次跳出来而感觉很糟。其次,以前我在他这里理发很多次,他并没有说过这样的提议,而在他第一次提出时我与他交流挺多了解到原来他遇到了一些比较挑剔的老人而因此他要把话先说在前面、并表达了对那种人的不满和不要给他们理发的观点;而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而事实上我并没有对他的理发技术有什么不满意呀,因此这使我感到被他人误解的不舒服感。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陷入了过去记忆,随着这几十年社会上的发展,对不同类型的企业有着不同的标准/要求如同是一个社会印象/形象,而我作为一个消费者也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被洗脑并相信这种“某某类型的企业/行业就应该如何如何”的判定/信念,比如像酒店、餐饮、快递、理发等属于服务型行业,因此人员必须对客户微笑服务、有礼貌、耐心解答、满足客户需要,反正一句话“应该态度好”,并拿它们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我没有觉察到我早已走进心智将它制作为一个“欲望获得态度好的服务”的欲望作为正极,显然同时制造了对立面的“害怕失去态度好的服务/遇到差的”的害怕作为负极,如此将我自己限困在一模一样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并反复在我的生活现实中体验不同服务人员的工作过程中,去或者正面或者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行为/做法。因此将我自己与这些服务人员等如我自己完全分离开来,并阻止/妨害我仅仅专注于此刻的现实与他们做实际的交流信息/互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躲在心智中暗暗的在拿上面这个我自创的判定/信念去投射并评判这位理发师,当他表现出用严肃的脸部表情和说这句“你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话语即我感知为“排斥/推开客户而非微笑/服务”的表达方式时,我立刻感知/相信,他的这种说话/行为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服务行业就应该态度好”的自我判定/信念的无效 在我与他做任何实际的交流之前,如此触发了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并继续沉迷在心智的“害怕他人排斥/讨厌我”的害怕中上瘾、和制造不满/生气情绪投射这位理发师——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只是对我在我自己里面制造并投射出去的一个“判定/信念”即与我自己完全分离的概念、以及我循环激活的害怕人格/能量反应,在起反应玩耍这防御、战斗的心智两极化能量冲突/摩擦,而真确与理发师即他如何说话/表达他自己毫无关联。因此可见,那个“讨厌/排斥我自己”的人,就是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每当我看/听到他人给予我的反馈 我感知到他们对我的说话/行为的理解不是我的本意的时候,我立刻冲进心智启动了害怕/恐惧,比如害怕他人说我说不清/笨/错、害怕他人由于误解我而评判我为不好/坏、进而害怕他人以后再也不和我一起玩=孤单/被排斥/忽视的害怕等等,显然一瞬间我允许我自己用许多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占据了我即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不仅困住了我的物质身体的行为/表达、也妨害/妨碍我去回到呼吸看清现实情境并与他人做实际的交流/讨论以便理清/确认有偏差的信息。由此我领悟到,在面对这位理发师的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我里面关于“被误解”的童年记忆等如压倒性情绪能量,如此一模一样地把我自己卡困在我的心智“害怕/恐惧能量监狱”中,而不是仅仅呼吸和回到在这里,并耐心地提问、了解理发师的想法/考虑也向他表达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紧抓并沉迷在“我一直在这里剪,为什么你突然提出这个建议?啥意思?”这类想法/念头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接受和允许我去以上述那些多层面/维度的“害怕人格”作为出发点,妄想通过紧抓我心智中我自创的那些“他不对我说这个话的好/正面过去记忆/图片”和这个困惑情绪作为借口/辩解,继续抑制/隐藏和阻止我去——立刻停止参与心智,和仅仅深呼吸拿起这个点来调查、解构和负起我的自我责任。而事实上这些想法/念头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可以轻轻放手/放下它们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参与并沉浸在“他这种每一次说相同话提醒我的做法,令我感到好像他把我与那些难缠的人归为一类”的心智想法中循环播放时,实际上我再次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去紧抓我里面“我不是那种难缠的人”的正面想法/信念/自我定义,并且已经感知/相信,这位理发师的这种说话/行为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正面想法/信念/自我定义 的无效——显然,再次触发了“失去我自己/死亡”的极端害怕/恐惧而困住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而我没有领悟到,依据我那一次与他做过的交流/讨论,实际上我已经了解到他的这种表达/说话等如循环播放的形式,也正是由于他曾经经历过与某些理发的客户之间发生的摩擦/不愉快等如一个过去记忆在他的心智中,而因此他基于他自己内在的心智活动/反应作出这样一个“提醒”针对某些人和/或发质,所以这只是他在对他自己的心智活动起反应,而与我无关,我不必去继续拿他如何说话/表达他自己来个人化我自己,这真的没必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对他人表现出这种循环反复对我说几乎完全一样的话语/字词的说话/行为,走进心智循环起反应的时候,事实上正在为我反映的是:我如同他们一模一样正在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躲在我的心智中做着相同的行为/说话=对/朝向他人循环反复播出相同的秘聊/内在对话和情绪反应——因此可见,正是我,还在允许我沉迷心智两极中在循环制造能量在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呢。显然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去这位特定理发师那里理发而听到他又一次对我说“你这头发太硬了应该到洗剪吹那种店里去剪”的相同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走向那个位置之前提醒我自己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注意力在我的物质身体即触感上在这里,稳定/平静并且舒适/放松我即我的物质身体。

我承诺我自己在听到他再次说此话时,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看向他,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注意!他只是在表达/说话他自己的想法/考虑,而且心智的特点就是循环播放,我不允许自己再次走进心智,我保持在这里在现实中。”然后在轻且慢的呼吸中去缴费并且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是否回应、回应什么,而不是心智。

我承诺我自己在理发过程中若是我再次听到他继续循环说出这个说话/字词时,去保持在轻且慢的呼吸中/注意力在我的胸口位置/身体上,并且敞开我里面倾听他的讲话、并与他实际的交流/互动。也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有出现秘聊/反应,过后来为我自己拿起它并继续调查/负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54天:说他人闲话

自我书写——
我一直对身边那种被我视为“说别人闲话的人”有情绪反应,也观察身边他人发现很有趣,大部分人好像都对这种行为/做法或他人有反应,但同时我们也时而会对/朝向其他人有这种行为。我看到我里面会出现许多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人怎么这样,在别人背后说长道短/讨论他人家里是非好坏?关你什么事?”“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我感到生气/不满和想不通。
因为我相信,从小我们全都被教导并相信“在他人背后说别人的闲话/八卦,是一个不好/不太好的行为。”因为当我们当着他人的面讨论/评价他们时多少会顾及他人的感受而尽可能用平缓/正面或普通的文字去描述并作反馈,然而当我们“在背后”议论其他并不在场的他人时,就很可能随意或故意去用某些负面/不好或低等些的字词去描述/评价他人只为那一刻图了个自己的说话爽快感——这种行为是两面的因此是阴暗的=见不得人的做法,因此必须杜绝才行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心智秘聊——
“这人怎么这样,在别人背后说长道短/讨论他人家里是非好坏?关你什么事?”“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生气/不满和想不通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从小我们全都被教导并相信“在他人背后说别人的闲话/八卦,是一个不好/不太好的行为。”因为当我们当着他人的面讨论/评价他们时多少会顾及他人的感受而尽可能用平缓/正面或普通的文字去描述并作反馈,然而当我们“在背后”议论其他并不在场的他人时,就很可能随意或故意去用某些负面/不好或低等些的字词去描述/评价他人只为那一刻图了个自己的说话爽快感——这种行为是两面的因此是阴暗/见不得人的做法,因此必须杜绝才行呀。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记起来小时候外婆很多次教导我关于“做人,一定要表里如一”,意思是,心里是怎样想的与我说出来的话语/字词是相差不多或一样的,记得外婆说,这样的作为才表明这个人对周围其他人是真诚/坦白即“没有坏或歪心眼的”。所以在那时候我允许自己完全接受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作为一个正极的自我定义/信念在我里面。而然后,每当我观察/听到周围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拿来定义我自己为“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正在被攻击/证明无效,这使我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能量跳出,显然又一次“吓死我自己”了。然后我再次想要逃离/远离我自己里面这些“可怕的东西”,因此重新制造负面评判朝向他人即他们这个说闲话的行为,作为借口/辩解继续抑制/隐藏我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正负两极评判/定义/能量冲突的唯一创造者,而与他人即他们如何说话/行为他们自己毫无关联 的事实。
 我也记得,很多次当我与他人聚在一起聊天过程中也在说其他人的闲话的时候,我看见我自己里面:一方面也触发了 我拿来定义我自己为“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正在被我自己的作为攻击/证明无效 的自我感知,而因此感觉很不好;另一方面我看见我里面升起“想要获得他人的好感/认同”的正极欲望,而因此看起来现在跟着他人的话题也一起去说别人的闲话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大部分情况下,我看见我在我里面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仅仅屈服于心智自私利益的欲望/想要的满足而妥协/放弃了我自己并继续参与一起说别人的闲话。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实际上在那一刻我拥有完全的自我信任/力量/能力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不参与说闲话、或起身走开、或听清他们的讨论内容然后为我自己决定是否拿起自我责任作出我的回应,除非我允许我自己屈服于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欲望---害怕”两极化的能量幻觉。
 我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你什么事?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的心智秘聊/想法和困惑情绪中迷占时,我已经将我自己囚困在我自创的这个“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和“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之间冲突我自己,并进而继续紧抓困惑作为一个借口/辩解和投射他人,实际上继续在隐藏/抑制我心智里面的一切活动只与我自己有关而与他人无关、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真相;也真确一直妨碍/妨害我自己去简单的在一口呼吸中停止,并敞开我里面和走上前去提问以实际上倾听/了解他人说话的如其所是的含义并参与交流。
 我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的心智秘聊/想法和不满情绪中迷占时,实际上我已经允许自己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我”和“害怕矛盾/冲突”的害怕/恐惧人格、并投射到那些正在被其他人“在背后说着闲话”的人们身上,反复循环在两极之间给系统制造/供应能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我自己带回来在此刻在这里,并专注于现实情境去了解他人的说话/字词、和实际评估这些内容是否属于“闲话=意为朝向不在场的他人一些偏离实际情况的臆测/猜想或编撰/演绎或负面评判/责怪等说话”,然后为我自己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回应什么/如何。
 我还想起一个童年记忆,小时候从许多方面听到说在他人“背后”说他人闲话是一种相当“阴暗”的行为,而当我听到这个字词的时候我立刻触发了我里面从小观看电影而看到其中的那种“坏人躲在一个光线很暗的地方或角落,比如在谋划一个抓捕/杀人的计划”等场景/图片即过去记忆,而在那里我听大人告诉我“那些是坏人,只有坏人才会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去做那些阴暗的事情,都是如何害别人/好人的极端恶/坏的。所以一定要最终把这些坏人统统抓起来并杀死才解恨……”等说话/字词,因此那时候我走进心智感知/相信“背后=阴暗=一定是一个极端坏/不好并且与死亡有关的东西,我一定要想办法离它越远越好。”的信念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因此显然,当现在我看到在我面前有一个他人如何在其他人背后说闲话的情境出现时,我早已立刻触发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关联到字词“背后=阴暗”的过去记忆等如两极化判定/定义及其连接的“坏/罪恶、失去我自己/死亡”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极端害怕/恐惧,而因此再次“吓死我自己”在我自己里面。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将我立刻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身体和现实中,然后拿起普同常识为我自己去看见/看清:“背后”的意思是,一些人在另一些人不在场的片刻讨论他们的生活/事情。而“阴暗”的意思是,某些空间/区域光照很少或几乎没有因此显得光线暗黑而看不清事物的情境;另外,我看见只有心智意识系统才会分类“正面/光明”和“负面/阴暗/黑暗”两极性对/朝向/投射到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环境/自然现象,如此沉迷能量游戏给系统充电,所以这只是一个幻觉。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然后保持在轻且柔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倾听他们的说话/字词以了解其如其所是的内容/含义。同时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跳出任何的反应朝向这些人,如果我看见了就去标记它并过后来面对/处理/负责它。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与我的朋友们/家人在一起,而聊天中听到他们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然后保持在轻且柔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倾听他们的说话/字词以了解其如其所是的内容/含义。也同时觉察我心智里是否有活动/反应,并为此负起我的自我责任。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保持敞开的倾听,而当我发现他们的谈话方向比如去向更多臆测/猜疑/责备或我看到有偏离普同常识的时候,去参与讨论并提问来帮助我自己对他们了解更多,而非只是走进心智的两极化评判。并且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作出回应。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与我的朋友们/家人在一起,而聊天中我察觉到我也参与一起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停止说话,和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里是自我欺骗/不诚实,我不允许我自己去跟随!”然后给我几秒钟轻且柔地呼吸并且稳定/平静/舒适/踏实在我的身体中。进而支持我先敞开我自己倾听/提问以便了解更多方面的信息,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作为参照一起参与进讨论/交流,但不允许我自己再说他人“闲话”。而如果我听到其他人说他人“闲话”,我指导我自己去给他们作出一个提醒因为显然我们全都不希望其他人在我们背后像这样说我们自己的“闲话”,并也许建议我们更换其他的话题来聊。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