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5天:我的“自夸”人格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在我从事任何事情/工作、或与任何他人在一起的情境下,除了走进心智的“归咎于内”人格朝向我自己即我的说话/行为/做事结果,也同时反复跳出它的对立面,正面的“自我夸奖”人格。而我看见它一模一样在阻止/妨碍/妨害我在这里的表达/行为什么/如何作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这一刻。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我看见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时常会看到这类心智秘聊/想法跳出来“哦,这里我做的很清晰/整洁,某某/他人会觉得不错吧?他们会说我这样那样好吗?反正我觉得我很好……”、“哇,这个发现很棒、太棒了!我很想与谁谁谁去分享呢”或“我说的这话多有道理/条理多清晰/逻辑多严密,他人肯定能听懂/会佩服我呢……”等等。那一刻我体验我里面立刻有一个抬升并感到自豪/成就/满意的好感觉好像充满全身、并有一种从内向外相当有动力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一个人做事情是需要内驱力的,我们从小长大大部分听到的都是负面评判/批评/责备居多,那样令我感到好像我里面即身体里越来越缺少/没有了动力去做事/与人交流,而我记得曾经听到来自他人的夸奖/称赞话语/字词时,立刻我感到我里面升起一股向上向前的动力好像我全身开始充满力量/激情并有时候很想要去立刻行动,所以经常夸奖一下我自己可以给我带来行动的动力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

心智秘聊——
“哦,这里我做的很清晰/整洁,某某/他人会觉得不错吧?他们会说我这样那样好吗?反正我觉得我很好……”、“哇,这个发现很棒、太棒了!我很想与谁谁谁去分享呢”或“我说的这话多有道理/条理多清晰/逻辑多严密,他人肯定能听懂/会佩服我呢……”

情绪/感受能量——
有一个抬升的体验并感到自豪/成就/满意的好感觉好像充满全身、并有一种从内向外相当有动力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一个人做事情是需要内驱力的,我们从小长大大部分听到的都是负面评判/批评/责备居多,那样令我感到好像我里面即身体里越来越缺少/没有了动力去做事/与人交流,而我记得曾经听到来自他人的夸奖/称赞话语/字词时,立刻我感到我里面升起一股向上向前的动力好像我全身开始充满力量/激情并有时候很想要去立刻行动,所以经常夸奖一下我自己可以给我带来行动的动力呀。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些小时候的过去记忆,那时我听到老师/外婆对我的某些作为/行动给予夸奖/表扬,说我哪里做得好、很仔细、负责任等话语/字词,我立刻体验到我里面有一个明显的抬升,不仅令我感到自豪/得意而且高人一等的感觉,因此我感知并相信这种好感觉实在太好了,我很想要永远持有它。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实际上那一刻我只是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想要获得正面感受能量充实/满足”的欲望等如正极能量中上瘾,而因此将我自己与 夸奖我的他人、我的被夸奖的作为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本身全都分离/分裂开来,也同时在抑制/隐藏掉我自创在我自己里面的那些“错/不好”和“害怕/恐惧”即负面情绪能量,其实已经同步被激活了 的事实——可见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好/正确——害怕失去欲望/错/不好”两极冲突中了。
 我也看见在我曾经阅读一些管理和心理类书籍中了解到“激励原理/马斯洛需求理论”等知识/信息,而然后我相信作为一个人必定需要给予夸奖/称赞/表扬作为“激励”,因为只有它才能够“驱动”个人内在的动力去采取行动,并把这个定义在我里面制作为一个信念也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并连接正极电荷。以至于发展成这样一个模式:每当我看到物质现实里的任何人事物我认为/评判它“违反/不符合”这个我的正面想法/信念的时候,他们就是在攻击/证明我的无效/错误 的程度/后果,因为我已经将它定义为我是谁即我的一部分了。而我没有领悟到,这只不过是我沉迷心智紧抓这些理论/知识作为借口/辩解以便持续维护“欲望获得夸奖/称赞=正确/好”--“害怕失去我的欲望/害怕错/不好”这极端两极冲突并沉迷能量游戏上瘾。因此显然这只是一个我欺骗/分离/滥虐我自己的谎言。
 我领悟到,我允许我自己在接收到上面这些知识/信息的时候仅仅立刻走进完全相信/拿来定义我是谁、并且长期紧抓不放的反应模式,实际上只是在为我=心智系统去满足 “想要获得正面感受能量充实/充电”的欲望=自私利益,也可以同时抑制/隐藏/逃避面对我里面所有被我自创/评判为“负面/不好”的东西。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拿回我的自我指导权去为我自己调查/检视/看清,心智意识系统就是玩耍在正负两极之间的能量游戏,无论正还是负极它们只能维持这么一段时间,这就导致了每当我受到他人夸奖/称赞之后体验到正面感受能量充实的感觉没过多久就消失了,同时我发现想要/欲望从外在他人那里获得更多些的夸奖/称赞好像不太容易(因为我控制不了他人对我的反馈),以至于我=心智制造出另一个给自己充电的模式:重新走回心智去玩耍“自己夸奖我自己”,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给我自己=心智系统充电、再充电啦。——再次可见,这只不过是我等如心智系统开发的“自我意识进阶版本”,它从来就不是我真正是谁。
 我也领悟到,在现实环境中一个人的言行举止/行动/表达必然会得到来自周围他人的反馈/回应,当他人给予反馈的话语/字词令我看见我的错误/不好时,它只是在提醒我这个点/部分也许考虑不周全、也许偏离了方向、也许的确需要作出修正等等;而当他人给予反馈的话语/字词令我看到我的做对/正确/好的时候,它只是在反映给我到目前阶段我的从事/行动/做法是有效/正确/符合方向/标准的,因此这是一个支持我继续下一步行动的参照——而因此,我看见来自他人的反馈/回应无论如何都是对我即我的做事/行动的一个支持/援助,但是如果我允许自己沉迷于心智两极能量游戏中,我将完全忽视/无视上述他人给予我的各种支持/援助,这可以停止了。
 我还领悟到,每当我接收到来自他人给予我的夸奖/称赞,的确那种感觉相当不错,我可以令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享受一会儿“好感觉”然后轻轻地放手/放开它们,并同时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听到/听清他人给我的反馈,并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进而可以为我自己去检视/发现在这些反馈中有哪些字词是我可以进一步为我自己去拿起、调查和负责的?
 我还领悟到,每当我观察到我自己在做事/行动当中有能力改进/提高、获得新的领悟/发现等情形时,这一刻我拥有完全的自我能力/力量去我主导我自己给予我自己一个夸奖/称赞并全然地拥抱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也可以协助我更多看清我的现状、并理清后续的方向/步骤;但是整个过程完全不需要心智两极能量的介入和妨害。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或者某些片刻看到我里面跳出“自我夸奖”的秘聊/内在对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专注在我的胸口位置,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一个心智系统进阶版本,因此我等同如一有能力/力量/自我信赖去立刻停止它。”
然后我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察看我想要夸奖我自己的部分/方面是什么/为什么,以支持我自己去看到并评估我自己的改进/提高方面是否确实/有哪些(基于现实情况也可以为我自己用书写的方式将这一切展开在我自己面前以便有更清晰/实际的了解),然后把确实的夸奖/称赞给回我自己,并且在呼吸中全然地拥抱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如果我观察到那只是心智为了满足正极能量填充的一个自我欺骗,我就随着呼吸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他人在夸奖/称赞我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我的胸口位置以保持专注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如果我觉察到我里面已经升起正面感受能量,我去随着缓慢/轻柔的呼吸慢慢放手/放开它们在我自己里面,并提醒我自己“这是心智的一个陷阱,我不必参与!”。
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向他人,并微笑着感谢他人给予我的夸奖/称赞。(在合适的情况下)也可以继续询问他人他们所夸奖我的方面/部分是什么或哪些细节,以把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进而可以为我自己去检视/发现在这些反馈中有哪些字词是我可以进一步为我自己去拿起、调查和负责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6天:我的“自夸”人格-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在我从事任何事情/工作、或与任何他人在一起的情境下,除了走进心智的“归咎于内”人格朝向我自己即我的说话/行为/做事结果,也同时反复跳出它的对立面,正面的“自我夸奖”人格。而我看见它一模一样在阻止/妨碍/妨害我在这里的表达/行为什么/如何作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这一刻。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我看见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时常会看到这类心智秘聊/想法跳出来“哦,这里我做的很清晰/整洁,某某/他人会觉得不错吧?他们会说我这样那样好吗?反正我觉得我很好……”、“哇,这个发现很棒、太棒了!我很想与谁谁谁去分享呢”或“我说的这话多有道理/条理多清晰/逻辑多严密,他人肯定能听懂/会佩服我呢……”等等。那一刻我体验我里面立刻有一个抬升并感到自豪/成就/满意的好感觉好像充满全身、并有一种从内向外相当有动力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一个人做事情是需要内驱力的,我们从小长大大部分听到的都是负面评判/批评/责备居多,那样令我感到好像我里面即身体里越来越缺少/没有了动力去做事/与人交流,而我记得曾经听到来自他人的夸奖/称赞话语/字词时,立刻我感到我里面升起一股向上向前的动力好像我全身开始充满力量/激情并有时候很想要去立刻行动,所以经常夸奖一下我自己可以给我带来行动的动力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我的心智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哦,这里我做的很清晰/整洁,某某/他人会觉得不错吧?他们会说我这样那样好吗?反正我觉得我很好……”、“哇,这个发现很棒、太棒了!我很想与谁谁谁去分享呢”或“我说的这话多有道理/条理多清晰/逻辑多严密,他人肯定能听懂/会佩服我呢……”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中,连接上一个抬升的体验并感到自豪/成就/满意的好感觉好像充满全身、并有一种从内向外相当有动力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一个人做事情是需要内驱力的,我们从小长大大部分听到的都是负面评判/批评/责备居多,那样令我感到好像我里面即身体里越来越缺少/没有了动力去做事/与人交流,而我记得曾经听到来自他人的夸奖/称赞话语/字词时,立刻我感到我里面升起一股向上向前的动力好像我全身开始充满力量/激情并有时候很想要去立刻行动,所以经常夸奖一下我自己可以给我带来行动的动力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触发了一些小时候的过去记忆在我里面,那时我听到老师/外婆对我的某些作为/行动给予夸奖/表扬,说我哪里做得好、很仔细、负责任等话语/字词,我立刻体验到我里面有一个明显的抬升,不仅令我感到自豪/得意而且高人一等的感觉,因此我感知并相信这种好感觉实在太好了,我很想要永远持有它。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实际上那一刻我只是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想要获得正面感受能量充实/满足”的欲望等如正极能量中上瘾,而因此将我自己与 夸奖我的他人、我的被夸奖的作为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本身全都分离/分裂开来,也同时在抑制/隐藏掉我自创在我自己里面的那些“错/不好”和“害怕/恐惧”即负面情绪能量,其实已经同步被激活了 的事实——可见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好/正确——害怕失去欲望/错/不好”两极冲突中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记得在我曾经阅读一些管理和心理类书籍中了解到“激励原理/马斯洛需求理论”等知识/信息,而然后我相信作为一个人必定需要给予夸奖/称赞/表扬作为“激励”,因为只有它才能够“驱动”个人内在的动力去采取行动,并把这个定义在我里面制作为一个信念也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并连接正极电荷。以至于发展成这样一个模式:每当我看到物质现实里的任何人事物我认为/评判它“违反/不符合”这个我的正面想法/信念的时候,他们就是在攻击/证明我的无效/错误 的程度/后果,因为我已经将它定义为我是谁即我的一部分了。而我没有领悟到,这只不过是我沉迷心智紧抓这些理论/知识作为借口/辩解以便持续维护“欲望获得夸奖/称赞=正确/好”--“害怕失去我的欲望/害怕错/不好”这极端两极冲突并沉迷能量游戏上瘾。因此显然这只是一个我欺骗/分离/滥虐我自己的谎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允许我自己在接收到上面这些知识/信息的时候仅仅立刻走进完全相信/拿来定义我是谁、并且长期紧抓不放的反应模式,实际上只是在为我=心智系统去满足 “想要获得正面感受能量充实/充电”的欲望=自私利益,也可以同时抑制/隐藏/逃避面对我里面所有被我自创/评判为“负面/不好”的东西。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拿回我的自我指导权去为我自己调查/检视/看清,心智意识系统就是玩耍在正负两极之间的能量游戏,无论正还是负极它们只能维持这么一段时间,这就导致了每当我受到他人夸奖/称赞之后体验到正面感受能量充实的感觉没过多久就消失了,同时我发现想要/欲望从外在他人那里获得更多些的夸奖/称赞好像不太容易(因为我控制不了他人对我的反馈),以至于我=心智制造出另一个给自己充电的模式:重新走回心智去玩耍“自己夸奖我自己”,这样就可以随时随地给我自己=心智系统充电、再充电啦。——再次可见,这只不过是我等如心智系统开发的“自我意识进阶版本”,它从来就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现实环境中一个人的言语/行动/表达必然会得到来自周围他人的反馈/回应,当他人给予反馈的话语/字词令我看见我的错误/不好时,它只是在提醒我这个点/部分也许考虑不周全、也许偏离了方向、也许的确需要作出修正等等;而当他人给予反馈的话语/字词令我看到我的做对/正确/好的时候,它只是在反映给我到目前阶段我的从事/行动/做法是有效/正确/符合方向/标准的,因此这是一个支持我继续下一步行动的参照——而因此,我看见来自他人的反馈/回应无论如何都是对我即我的做事/行动的一个支持/援助,但是如果我允许自己沉迷于心智两极能量游戏中,我将完全忽视/无视上述他人给予我的各种支持/援助,这可以停止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接收到来自他人给予我的夸奖/称赞,的确那种感觉相当不错,我可以令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享受一会儿“好感觉”然后轻轻地放手/放开它们,并同时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听到/听清他人给我的反馈,并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进而可以为我自己去检视/发现在这些反馈中有哪些字词是我可以进一步为我自己去拿起、调查和负责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观察到我自己在做事/行动当中有能力改进/提高、获得新的领悟/发现等情形时,这一刻我拥有完全的自我能力/力量去我主导我自己给予我自己一个夸奖/称赞并全然地拥抱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也可以协助我更多看清我的现状、并理清后续的方向/步骤;但是整个过程完全不需要心智两极能量的介入和妨害。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我自身的某些做法/行动/成果我自己感觉有进步/不错/好的时候,或者某些片刻看到我里面跳出“自我夸奖”的秘聊/内在对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专注在我的胸口位置,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一个心智系统进阶版本,因此我等同如一有能力/力量/自我信赖去立刻停止它。”
然后我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察看我想要夸奖我自己的部分/方面是什么/为什么,以支持我自己去看到并评估我自己的改进/提高方面是否确实/有哪些(基于现实情况也可以为我自己用书写的方式将这一切展开在我自己面前以便有更清晰/实际的了解),然后把确实的夸奖/称赞给回我自己,并且在呼吸中全然地拥抱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如果我观察到那只是心智为了满足正极能量填充的一个自我欺骗,我就随着呼吸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
进而也可以为我自己看一看在这些我夸奖我自己的部分当中有哪一些字词是我愿意支持我自己去活它们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的、或哪些字词我还在继续卡困我自己?然后去调查、解构、释放并重新定义它们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他人在夸奖/称赞我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我的胸口位置以保持专注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如果我觉察到我里面已经升起正面感受能量,我去随着缓慢/轻柔的呼吸慢慢放手/放开它们在我自己里面,并提醒我自己“这是心智的一个陷阱,我不必参与!”。
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向他人,并微笑着感谢他人给予我的夸奖/称赞。(在合适的情况下)也可以继续询问他人他们所夸奖我的方面/部分是什么或哪些细节,以把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进而可以为我自己去检视/发现在这些反馈中有哪些字词是我可以进一步为我自己去拿起、调查和负责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7天:害怕说错话/写错字

自我书写——
我观察我心智里的图片播出/内在对话,很多是关于我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我可以看见头脑中飞舞、跳跃的都是,比如对某人写字/句子这样那样、或对某人说话/交流那样这样的话语/字词……并且来回反复地修改、修改……好像“永远”都无法有一个“满意的结果”。而在背后我察看到一些心智的秘聊/念头“这样写行/对吗?那样说是否正确、会不会出错?”或“那个人要求挺严格的,我这样的写/说话能令他们满意/同意吗?我的写法会不会有什么漏洞?”或“我这样那样的写法/句子会不会太多专业性词汇而令他人看不懂?那么那样修改后会不会好一点呢?……”我可以感到紧张/焦虑感在我里面,有时细微但随时间会更加强烈起来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说出去的话语、写出去的字词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那我当然需要在写、说出去之前多多思考/琢磨以便多一些确保我所写出的字词/说出的话语尽量多靠近或最好完全属于“正确/好/对”的那一边、而远离/避开任何“错/不好”的部分在我自己里面。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很多。

物质事件——
每当我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时

心智秘聊——
“这样写行/对吗?那样说是否正确、会不会出错?”或“那个人要求挺严格的,我这样的写/说话能令他们满意/同意吗?我的写法会不会有什么漏洞?”或“我这样那样的写法/句子会不会太多专业性词汇而令他人看不懂?那么那样修改后会不会好一点呢?……”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感,有时细微但随时间会更加强烈起来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说出去的话语、写出去的字词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那我当然需要在写、说出去之前多多思考/琢磨以便多一些确保我所写出的字词/说出的话语尽量多靠近或最好完全属于“正确/好/对”的那一边、而远离/避开任何“错/不好”的部分在我自己里面。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很多。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想起一个过去记忆,记得刚开始上小学那些年,每天的作业需要家长检查而后签字确认的,我外婆是一个做事相当认真的人而且要求严格/很高的那种说话/表达方式,因此很多次我比如写了错别字、或书写格式不够整齐、或橡皮擦得黑乎乎的或算数题计算答案错误等情况时,我看见外婆会皱起眉头、脸上肌肉下拉并用一种较重/音调向下的声音批评我说“写个作业怎么这么不认真的啊?你要知道,说出去的话、写出去的字词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就像是板上钉钉一样。所以你对你自己将要说出/写出来的每个字、每个答案都要负责的哦,认真一点,别这么马马虎虎的!”那时候,我看见我自己里面不仅跳出来童年期间制造并关联到生存害怕/恐惧的那个“我做错了/不好”的害怕性格,而且也看见我头脑中浮现一个“我写/说出的字词被印刻在钢板上而再也不能被擦掉重新写/说一遍”的画面,而因此我看见/相信“完蛋了,我即我的错误/不好将永远被印刻在这块钢板上而公诸于世=再也不能隐藏/抑制掉=我将必须直面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这令我感到太可怕了。”因此触发了更大量的生存害怕/恐惧即压倒性情绪能量在我里面。 哈哈,写到这里我清楚地看见,实际上整个过程真的只有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即“害怕”镜片的背后,不断沉浸在心智的虚幻中去编织各种各样“吓死我自己的”图片/判断/能量增强,而因此——我,囚困了我自己。
 我领悟到,当我允许和接受我自己不仅制造并且沉迷于心智的“完蛋了,我即我的错误/不好将永远被印刻在这块钢板上而公诸于世=再也不能隐藏/抑制掉=我将必须直面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这令我感到太可怕了。”这个想法/信念里面时,实际上我已经将这个“害怕性格”再次制作为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之一,即那个连接了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的图片挡在我眼前,以至于在任何我将要/正在从事写字/说话的情境之前/当刻去只是跌入心智能量迷占中反复循环在“修改、修改、修改”的秘聊/念头中实际上活出了自我操纵,以便妄想操纵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向外的一个表达/说话/展现的流出后果,因此真确严重抑制/束缚/卡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
 我也领悟到,在小时候外婆只是引用了一种“比喻”的方法对我强调/提醒关于写字/说话需要认真专注地面对,因此是我躲在心智里玩耍图片/增强正负电荷的方法去要么重新制造一个“欲望”、要么重新制造一个“害怕”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并且限制/卡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之眼去实际上并且只是放松/敞开/自我诚实地看见/看清即了解我的“错误/不好”之处。
 我还领悟到,即使我即我所写/说出的“错误”的字词/信息,的确如同我如何在心智幻觉中所想象/幻想的那样——被实在地印刻在钢板之上,那个情境也从来不可能影响/干扰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去为我自己决定/指导我自己实际调查/了解我的任何作为“有错误/不好”之处,并进而在生活中缓慢但肯定地逐步改正/修正的实际过程,除非我允许我自己用沉迷两极化能量游戏并迷占上瘾的方式,去将我自己与我面前的现实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的物质之眼的“看见/看清”分离/分裂开来。我看见在我做写字/说话的期间,在活字词认真/专注的同时我也可以添加活字词放松/灵活/弹性来支持我自己。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我看见我心智里冒出各种秘聊/内在对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并给我一点时间缓慢/轻柔的呼吸放松我自己里面,也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说话/表达的情形,这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我写错字/说错话是不会死掉的/我不会失去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的。而且我里面这个吓死人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是我自己创造的,因此我有完全的信任/力量/指导权在我自己里面来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的表达,而不需要害怕的介入。”
我承诺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放慢和敞开我自己里面,在身体的轻松/舒适和稳定/平静中去我写字、我说话=表达我自己。如果我观察到我哪里写/说错了的时候,就只是呼吸/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作出修改/调整。同时也保持觉察我心智中是否有跳出任何的秘聊/反应,然后只是标记、进而调查/解构它和拿起我的自我责任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8天:害怕说错话/写错字-自我宽恕

我观察我心智里的图片播出/内在对话,很多是关于我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我可以看见头脑中飞舞、跳跃的都是,比如对某人写字/句子这样那样、或对某人说话/交流那样这样的话语/字词……并且来回反复地修改、修改……好像“永远”都无法有一个“满意的结果”。而在背后我察看到一些心智的秘聊/念头“这样写行/对吗?那样说是否正确、会不会出错?”或“那个人要求挺严格的,我这样的写/说话能令他们满意/同意吗?我的写法会不会有什么漏洞?”或“我这样那样的写法/句子会不会太多专业性词汇而令他人看不懂?那么那样修改后会不会好一点呢?……”我可以感到紧张/焦虑感在我里面,有时细微但随时间会更加强烈起来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说出去的话语、写出去的字词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那我当然需要在写、说出去之前多多思考/琢磨以便多一些确保我所写出的字词/说出的话语尽量多靠近或最好完全属于“正确/好/对”的那一边、而远离/避开任何“错/不好”的部分在我自己里面。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很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念头“这样写行/对吗?那样说是否正确、会不会出错?”或“那个人要求挺严格的,我这样的写/说话能令他们满意/同意吗?我的写法会不会有什么漏洞?”或“我这样那样的写法/句子会不会太多专业性词汇而令他人看不懂?那么那样修改后会不会好一点呢?……”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紧张/焦虑感,有时细微但随时间会更加强烈起来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说出去的话语、写出去的字词如同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那我当然需要在写、说出去之前多多思考/琢磨以便多一些确保我所写出的字词/说出的话语尽量多靠近或最好完全属于“正确/好/对”的那一边、而远离/避开任何“错/不好”的部分在我自己里面。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很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一个过去记忆,记得刚开始上小学那些年,每天的作业需要家长检查而后签字确认的,我外婆是一个做事相当认真的人而且要求严格/很高的那种说话/表达方式,因此很多次我比如写了错别字、或书写格式不够整齐、或橡皮擦得黑乎乎的或算数题计算答案错误等情况时,我看见外婆会皱起眉头、脸上肌肉下拉并用一种较重/音调向下的声音批评我说“写个作业怎么这么不认真的啊?你要知道,说出去的话、写出去的字词就像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就像是板上钉钉一样。所以你对你自己将要说出/写出来的每个字、每个答案都要负责的哦,认真一点,别这么马马虎虎的!”那时候,我看见我自己里面不仅跳出来童年期间制造并关联到生存害怕/恐惧的那个“我做错了/不好”的害怕性格,而且也看见我头脑中浮现一个“我写/说出的字词被印刻在钢板上而再也不能被擦掉重新写/说一遍”的画面,而因此我看见/相信“完蛋了,我即我的错误/不好将永远被印刻在这块钢板上而公诸于世=再也不能隐藏/抑制掉=我将必须直面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这令我感到太可怕了。”因此触发了更大量的生存害怕/恐惧即压倒性情绪能量在我里面。 哈哈,写到这里我清楚地看见,实际上整个过程真的只有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即“害怕”镜片的背后,不断沉浸在心智的虚幻中去编织各种各样“吓死我自己的”图片/判断/能量增强,而因此——我,囚困了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和接受我自己不仅制造并且沉迷于心智的“完蛋了,我即我的错误/不好将永远被印刻在这块钢板上而公诸于世=再也不能隐藏/抑制掉=我将必须直面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这令我感到太可怕了。”这个想法/信念里面时,实际上我已经将这个“害怕性格”再次制作为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之一,即那个连接了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的图片挡在我眼前并高等/优越于我,以至于在任何我将要/正在从事写字/说话的情境之前/当刻去只是跌入心智能量迷占中反复循环在“修改、修改、修改”的秘聊/念头中实际上活出了自我操纵,以便妄想操纵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向外的一个表达/说话/展现的流出后果,因此真确严重抑制/束缚/卡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小时候外婆只是引用了一种“比喻”的方法对我强调/提醒关于写字/说话需要认真专注地面对,因此是我躲在心智里玩耍图片/增强正负电荷的方法去要么重新制造一个“欲望”、要么重新制造一个“害怕”给心智系统供应能量,并且限制/卡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之眼去实际上并且只是放松/敞开/自我诚实地看见/看清即了解我的“错误/不好”之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即使我即我所写/说出的“错误”的字词/信息,的确如同我如何在心智幻觉中所想象/幻想的那样——被实在地印刻在钢板之上,那个情境也从来不可能影响/干扰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去为我自己决定/指导我自己实际调查/了解我的任何作为“有错误/不好”之处,并进而在生活中缓慢但肯定地逐步改正/修正的实际过程,除非我允许我自己用沉迷两极化能量游戏并迷占上瘾的方式,去将我自己与我面前的现实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的物质之眼的“看见/看清”分离/分裂开来。我看见在我做写字/说话的期间,在活字词认真/专注的同时我也可以添加活字词放松/灵活/弹性来支持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将要/正在写字/说话的未来或现实情境,我看见我心智里冒出各种秘聊/内在对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并给我一点时间缓慢/轻柔的呼吸放松我自己里面,也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说话/表达的情形,这不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我写错字/说错话是不会死掉的/我不会失去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的。而且我里面这个吓死人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是我自己创造的,因此我有完全的信任/力量/指导权在我自己里面来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的表达,而不需要害怕的介入。”
我承诺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放慢和敞开我自己里面,在身体的轻松/舒适和稳定/平静中去我写字、我说话=表达我自己。如果我观察到我哪里写/说错了的时候,就只是呼吸/在我里面后退一步并作出修改/调整。同时也保持觉察我心智中是否有跳出任何的秘聊/反应,然后只是标记、进而调查/解构它和拿起我的自我责任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9天:我的“不容易”人格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我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自己做事情还是与他人交流或一起做事,在那期间尤其在比如:一个阶段完成/与他人经过相当多来回的讨论之后明确了一些东西/终于取得某些成果、或我对自己内在某些自我卡困点调查相当长时间然后某一刻看到一些领悟/洞察 时/之后,立刻会看到我的心智背景里面跳出这样的秘聊/想法“哎哟,终于完成/弄明白了,这可真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真是费劲/累死人了!”等。并体验到一种我即我的身体里面尤其胃/胸部区域里好像有一个瞬间的释放=卸下重量/负担的轻松/放松/舒适的好感觉。
因为我相信,当我正在专注地从事/做事情、或与他人讨论/一起解决某问题、或我书写调查我自己的心智某个卡困点……的时候,我里面非常想要/欲望能够很快/顺利/清楚地将这件事情做到/完成呀,就如同我在我心智里面所编造/想象的那幅完全/完美/完整的图片那样的“成果/结果”;因此显然我同时看见我里面出现与此对立的相同能量程度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此已经在我里面与我自己冲突/战斗/拉扯着,能不费劲/累人吗?而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当然是一个彻底的放松/放下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见我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的时候

心智秘聊——
“哎哟,终于完成/弄明白了,这可真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真是费劲/累死人了!”

情绪/感受能量——
好像有一个瞬间的释放=卸下重量/负担的轻松/放松/舒适的好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当我正在专注地从事/做事情、或与他人讨论/一起解决某问题、或我书写调查我自己的心智某个卡困点……的时候,我里面非常想要/欲望能够很快/顺利/清楚地将这件事情做到/完成呀,就如同我在我心智里面所编造/想象的那幅完全/完美/完整的图片那样的“成果/结果”;因此显然我同时看见我里面出现与此对立的相同能量程度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此已经在我里面与我自己冲突/战斗/拉扯着,能不费劲/累人吗?而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当然是一个彻底的放松/放下呀。

看见、领悟、了解——
 我记得小时候我看着母亲/外婆,在当她们忙碌一件事情/家务之后经常表现出这样一些行为/举止,相当重地将她们的身体落座到椅子上、呼哧喘气、眼眉外侧和肩部往下垂、微微驼背或有时用拳头捶打着她们身体上某些部位的肌肉,并反复说着“哎哟,终于做好/忙完了,好不容易呀!累死我/太累人了!哎,太不容易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等话语/字词,那时候我在我里面感到困惑出于不知道她们表面上这个做事/劳动与她们这种行为/说话之间有什么关联? 进而后续在某些片刻我自己比如做了某件事情而过程中我感知/体验到我里面刻意努力/身体上非常用力或承担了一会儿对我而言颇有重量的东西等情境,之后某一刻我放下/做好/完成了它的时候,一瞬间我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并看到我里面跳出一个声音“哎呀,终于做好了,真不容易呀!”,这时我体验到从里到外都是一种“轻/释放”因此感到轻松/放松/放心和有时可以安心地休息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好/太好了。那时候我走进心智关联并相信“每当我说出‘真/太不容易了’的话语/字词时那是一个释放/放松因此正面的好感觉”,怪不得外婆/妈妈她们总是说。以此我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并从此以后活出和从不质疑它的真实性。 而没有看见/领悟到,这只是我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与我自己玩耍制作谜语-猜谜-解谜的两极化能量游戏给系统供应能量,因为显然整个过程中我从未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向外婆/妈妈实际地提问/了解她们这种说话/行为与她们所做之事/内在体验之间的背景/脉络。
 我看见,每当我自己做完成或做好一部分某事/与他人的交流之后而立刻触发/走进这个“不容易”人格即释放/轻松/放松/放心等正面感受能量并迷占其中的时候,我并没有为我自己去觉察/领悟到,实际上这是一个我早已参与心智两极化能量游戏而导致的后果流出——在我拿起并开始做某事/与他人交流初期,我早已允许和接受我自己冲进心智启动了“欲望得到结果/完成任务---害怕失去欲望/得不到/没完成”这极端两极,并在我里面冲突/摇摆/挣扎我自己,而我只是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心智即那张我自创的“正面图片/想象即好感觉”里而忽视/无视眼前现实和我的物质身体的感觉以至于抑制/过度消耗我的体力/力量,以操纵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仅仅是我心智中的一张图片等如正面能量的充实,因此必然导致我身体上紧张/压力和疲累的后果=我又将它制作为一个心智的“负极”在我里面。然后进而这个从我的前辈们那里“学来”的“不容易”人格,就被我在我心智中制作成一个“释放负面体验”的“正极”定义/信念作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了。 哈,可见整个过程只不过是我允许把我自己囚禁在心智中玩耍两极化能量形成的又一个“升级版”而已。
 我领悟到,当我仅仅允许我自己沉迷在这个“终于……我太不容易了”的自我定义/信念中时,实际上我已经再次放弃/妥协我自己并只是活出了心智的“自怜/受害”模式/人格——因为,显然在“我不容易”的声音的洗脑之下我仿佛是我自己里面等如外在现实里某种“不知道什么玩意/似乎高等优越于我的东西”的“受害者”,也活成了低下/次等于我作为创造者编程/激活在我里面的这个“不容易”人格/能量迷占 的自我定义/位置,然后因此我就不用必须去为我自己拿起我的自我觉察诚实地检视/调查我自己里面:是谁,在哪里,接受/允许或没有接受/允许我自己去做或不做什么,而因此导致/流出这个我的身体上疲惫/累甚至疼痛和/或搞砸我的现实之后果?显然那个唯一的创造者/施害者,即是我自己。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我看见我里面跳出“不容易”的声音/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停止它,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缓慢但肯定地直起我的身体、注意力聚焦在胸口位置和我眼前的物质现实,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内在等如外在的创造者,我不是这个低下/次等。”并且在稳定/平静/舒适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我做了/完成/达到的事情/结果、或与他人确认我们之间的信息/决定等是什么,并且评估是否还需要一些进一步的行动或讨论?
如果我的确感觉到物质身体中有些疲惫/累的体验,我承诺我自己一方面去标记然后调查/解构以释放它,并从这个点中站起来负起我的自我责任;另一方面在我里面检视/评估和给予我的物质身体一会儿休息/放松的时间。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0天:我的“不容易”人格-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我在日常生活中无论是自己做事情还是与他人交流或一起做事,在那期间尤其在比如:一个阶段完成/与他人经过相当多来回的讨论之后明确了一些东西/终于取得某些成果、或我对自己内在某些自我卡困点调查相当长时间然后某一刻看到一些领悟/洞察 时/之后,立刻会看到我的心智背景里面跳出这样的秘聊/想法“哎哟,终于完成/弄明白了,这可真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真是费劲/累死人了!”等。并体验到一种我即我的身体里面尤其胃/胸部区域里好像有一个瞬间的释放=卸下重量/负担的轻松/放松/舒适的好感觉。
因为我相信,当我正在专注地从事/做事情、或与他人讨论/一起解决某问题、或我书写调查我自己的心智某个卡困点……的时候,我里面非常想要/欲望能够很快/顺利/清楚地将这件事情做到/完成呀,就如同我在我心智里面所编造/想象的那幅完全/完美/完整的图片那样的“成果/结果”;因此显然我同时看见我里面出现与此对立的相同能量程度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此已经在我里面与我自己冲突/战斗/拉扯着,能不费劲/累人吗?而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当然是一个彻底的放松/放下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我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我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哎哟,终于完成/弄明白了,这可真不容易呀!太不容易了!真是费劲/累死人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我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上好像有一个瞬间的释放=卸下重量/负担的轻松/放松/舒适的好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作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行为——我相信,当我正在专注地从事/做事情、或与他人讨论/一起解决某问题、或我书写调查我自己的心智某个卡困点……的时候,我里面非常想要/欲望能够很快/顺利/清楚地将这件事情做到/完成呀,就如同我在我心智里面所编造/想象的那幅完全/完美/完整的图片那样的“成果/结果”;因此显然我同时看见我里面出现与此对立的相同能量程度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此已经在我里面与我自己冲突/战斗/拉扯着,能不费劲/累人吗?而当这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当然是一个彻底的放松/放下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掉入了过去记忆。我记得小时候我看着母亲/外婆,在当她们忙碌一件事情/家务之后经常表现出这样一些行为/举止,相当重地将她们的身体落座到椅子上、呼哧喘气、眼眉外侧和肩部往下垂、微微驼背或有时用拳头捶打着她们身体上某些部位的肌肉,并反复说着“哎哟,终于做好/忙完了,好不容易呀!累死我/太累人了!哎,太不容易了……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等话语/字词,那时候我在我里面感到困惑出于不知道她们表面上这个做事/劳动与她们这种行为/说话之间有什么关联? 进而后续在某些片刻我自己比如做了某件事情而过程中我感知/体验到我里面刻意努力/身体上非常用力或承担了一会儿对我而言颇有重量的东西等情境,之后某一刻我放下/做好/完成了它的时候,一瞬间我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并看到我里面跳出一个声音“哎呀,终于做好了,真不容易呀!”,这时我体验到从里到外都是一种“轻/释放”因此感到轻松/放松/放心和有时可以安心地休息的感觉,这种感觉非常好/太好了。那时候我走进心智关联并相信“每当我说出‘真/太不容易了’的话语/字词时那是一个释放/放松因此正面的好感觉”,怪不得外婆/妈妈她们总是说。以此我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并从此以后活出和从不质疑它的真实性。 而没有看见/领悟到,这只是我把我自己封闭在心智中与我自己玩耍制作谜语-猜谜-解谜的两极化能量游戏给系统供应能量,因为显然整个过程中我从未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向外婆/妈妈实际地提问/了解她们这种说话/行为与她们所做之事/内在体验之间的背景/脉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自己做完成或做好一部分某事/与他人的交流之后而立刻触发/走进这个“不容易”人格即释放/轻松/放松/放心等正面感受能量并迷占其中的时候,我并没有为我自己去觉察/领悟到,实际上这是一个我早已参与心智两极化能量游戏而导致的后果流出——在我拿起并开始做某事/与他人交流初期,我早已允许和接受我自己冲进心智启动了“欲望得到结果/完成任务---害怕失去欲望/得不到/没完成”这极端两极,并在我里面冲突/摇摆/挣扎我自己,而我只是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心智即那张我自创的“正面图片/想象即好感觉”里而忽视/无视眼前现实和我的物质身体的感觉以至于抑制/过度消耗我的体力/力量,以操纵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仅仅是我心智中的一张图片等如正面能量的充实,因此必然导致我身体上紧张/压力和疲累的后果=我又将它制作为一个心智的“负极”在我里面。然后进而这个从我的前辈们那里“学来”的“不容易”人格,就被我在我心智中制作成一个“释放负面体验”的“正极”定义/信念作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了。 哈,可见整个过程只不过是我允许把我自己囚禁在心智中玩耍两极化能量形成的又一个“升级版”而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仅仅允许我自己沉迷在这个“终于……我太不容易了”的自我定义/信念中时,实际上我已经再次放弃/妥协我自己并只是活出了心智的“自怜/受害”模式/人格——因为,显然在“我不容易”的声音的洗脑之下我仿佛是我自己里面等如外在现实里某种“不知道什么玩意/似乎高等优越于我的东西”的“受害者”,也活成了低下/次等于我作为创造者编程/激活在我里面的这个“不容易”人格/能量迷占 的自我定义/位置,然后因此我就不用必须去为我自己拿起我的自我觉察诚实地检视/调查我自己里面:是谁,在哪里,接受/允许或没有接受/允许我自己去做或不做什么,而因此导致/流出这个我的身体上疲惫/累甚至疼痛和/或搞砸我的现实之后果?显然那个唯一的创造者/施害者,即是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独自或与他人一起做事/交流而告一段落/取得某些结果,我看见我里面跳出“不容易”的声音/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停止它,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缓慢但肯定地直起我的身体、注意力聚焦在胸口位置和我眼前的物质现实,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我是我自己内在等如外在的创造者,我不是这个低下/次等。”并且在稳定/平静/舒适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我做了/完成/达到的事情/结果、或与他人确认我们之间的信息/决定等是什么,并且评估是否还需要一些进一步的行动或讨论?
如果我的确感觉到物质身体中有些疲惫/累的体验,我承诺我自己一方面去标记然后调查/解构以释放它,并从这个点中站起来负起我的自我责任;另一方面在我里面检视/评估和给予我的物质身体一会儿休息/放松的时间。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1天:害怕忘记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那时候我看见我里面立刻跳出一些声音“这件事情挺重要的/今天可得把它记得做,我可别忘记掉了/我会不会忘记呀?要不现在立刻去记在我的每天工作记录本上,这样就肯定不会忘掉了。”并感到我里面非常紧张/担心/焦虑和害怕的感觉,而且胃部肌肉越来越抽紧。
因为我相信,在当我想起或计划这件事情的3时候,我已经走进心智激活了一个“欲望得到/完成/满足”等如一张图片/想象与其关联,也连接了正极电荷,因此显然我也同时触发了它的对立面“害怕/担心/紧张/焦虑失去这个欲望=得不到”即大量负极电荷;如此我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仅紧抓/充电正极的欲望以制造驱动力、也紧抓/充电负极的害怕以警示/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循环往复地,可不把我自己越抽越紧、越缩越小啦。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

心智秘聊——
“这件事情挺重要的/今天可得把它记得做,我可别忘记掉了/我会不会忘记呀?要不现在立刻去记在我的每天工作记录本上,这样就肯定不会忘掉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非常紧张/担心/焦虑和害怕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在当我想起或计划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已经走进心智激活了一个“欲望得到/完成/满足”等如一张图片/想象与其关联,也连接了正极电荷,因此显然我也同时触发了它的对立面“害怕/担心/紧张/焦虑失去这个欲望=得不到”即大量负极电荷;如此我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仅紧抓/充电正极的欲望以制造驱动力、也紧抓/充电负极的害怕以警示/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循环往复地,可不把我自己越抽越紧、越缩越小啦。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小时候的记忆出现,记得小时候时常会听到父母/外婆某一刻大声说着“哎呀糟糕!我忘记了某某事情”,而且我看见他们立刻开始快速行动、或皱眉头/脸部肌肉下拉、或大声喊叫其他人好像来帮忙等行为/举止,那些时候我立刻看到我里面跳出那个“熟悉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感到全身肌肉收缩/抽紧即很不舒服的感觉,那时候我感知并相信“忘记”多半不是一个好东西,因为你看就是因为它才令我即我的身体感觉这么不好的,我最好尽量远离/避开它为好。 而我没有领悟到,那些片刻是我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去投射到我在物质现实里所看/观察到的大人们如何说话/行为关于他们“忘记了”某事物的情境上,因此在我自己里面制作这张图片并连接上“欲望记得/得到——害怕失去/忘记”两极能量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因此可见在我尚不了解/知道字词“忘记”的含义时已经制造两极化冲突在我自己里面并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了。
 我也记得在生活中时常会有这种情况,某一刻我头脑中跳出一个“想要做某事”的想法,立刻我也将它制作为一个“欲望”并连接了正极电荷在我自己里面,而之后一段时间过后,比如某一刻我“突然想起”我忘记了它,那时候我看见一方面我里面那幅“欲望记得/得到”的图片等如正面感受能量 缺损/失去了,另一方面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我所“欲望/想要”的那幅图片没有“成真”=也失去了——因此我即刻相信我正在失去我自己的一部分等如我自己,显然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并体验到我即我的身体里好像出现一个“空洞”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糟透了,我非常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然后我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钻进心智更深处去“寻找解决方案”,并因此制造出这样一个反应模式:一方面紧抓/充电我里面那个“想要记得某事”的欲望即图片并将它制作为某种驱动力来推动/催逼我自己“去记得”在我里面;另一方面紧抓/充电我里面的“失去/害怕失去”的害怕/恐惧并将它制作为某个警示/警告来威胁/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在我里面——妄想用这种方式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外在物质现实来满足/符合我在我心智中如何想象/幻想/预期的那个完美“记得”的正面图片/能量填充。而没有领悟到,这种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只会将我的注意力完全彻底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抽离/分离开去而沉浸在心智两极能量中冲突我自己,因此恰恰导致更多的“忘记”后果在我的现实中显现。我可以轻轻放手/放下它了。
 我还记得在某些片刻我听到他人叫我帮他们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去提醒一下他们,那些时候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来这个“欲望记住——害怕忘记”的两极冲突,且同时触发了“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性格/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我里面,因为我感知/相信我答应并帮他人去“应该记住”的这件事如果“万一”我“忘记”了,那么我非常害怕/恐惧他人将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的心智中那样=由于他们内在的“失去/害怕失去”而朝向我比如发脾气/责备/说我不好等,这太可怕了,这使我感到我里面极度纠结/挣扎很不好的感觉。 而我没有领悟/觉察到的是,实际上正是我把我自己里面如何沉浸在“欲望记住——害怕忘记”的两极冲突以及“害怕发脾气”的童年过去记忆中的不好体验,去全都投射到他人身上,如此想象并叠加/增强了我里面那个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而真确束缚/卡困住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采取任何实际具体的行为/动作来协助我自己去记得并提醒他人。
 我也领悟到,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时候的确会由于各种情况/原因而出现某些片刻我们“忘记”了某些事情/工作的情形,但是,显然如果我令我自己睁大眼睛去实际调查/观看,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忘记”并没有令我自己等如是我的正站在这里的物质身体缺少/减少任何一点部分,这是一个事实。而同时,这个我的“忘记”的确在我的物质现实里可能令某件事情/工作的进展延后或增加了一些工作量/某种程度上产生了一些问题/困境、或使我受到来自他人的负面评判/斥责等后果显现,但是它从来没有令我直接进入某种对我的物质身体有“生死存亡”威胁/危险的现实情境,这也是一个事实。因此我看见在这里这一刻的普同常识是:在呼吸中去拿起这件“忘记”了的事情/工作及其后果显现,重新开始调查、分析和计划进而采取行动去做或改正我自己=这是解决方案在我的现实中。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我里面出现“害怕忘记”的念头/声音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立刻停止跟着它乱跑,而是在呼吸中把我的注意力放回到我的身体即在面前的现实中,去实际上用工具记录下、睁大眼睛看清或发声读出这个事件/内容是什么 的信息来协助我的记住。

在某一刻我发现我的确“忘记了”某事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这个“忘记点”、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现实中,来为我自己检查/调查它的现状、已经产生的后果及涉及的范围有哪些、是什么?然后重新订计划、或作出某些修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2天:害怕忘记-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那时候我看见我里面立刻跳出一些声音“这件事情挺重要的/今天可得把它记得做,我可别忘记掉了/我会不会忘记呀?要不现在立刻去记在我的每天工作记录本上,这样就肯定不会忘掉了。”并感到我里面非常紧张/担心/焦虑和害怕的感觉,而且胃部肌肉越来越抽紧。
因为我相信,在当我想起或计划这件事情的3时候,我已经走进心智激活了一个“欲望得到/完成/满足”等如一张图片/想象与其关联,也连接了正极电荷,因此显然我也同时触发了它的对立面“害怕/担心/紧张/焦虑失去这个欲望=得不到”即大量负极电荷;如此我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仅紧抓/充电正极的欲望以制造驱动力、也紧抓/充电负极的害怕以警示/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循环往复地,可不把我自己越抽越紧、越缩越小啦。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件事情挺重要的/今天可得把它记得做,我可别忘记掉了/我会不会忘记呀?要不现在立刻去记在我的每天工作记录本上,这样就肯定不会忘掉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上非常紧张/担心/焦虑和害怕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在当我想起或计划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已经走进心智激活了一个“欲望得到/完成/满足”等如一张图片/想象与其关联,也连接了正极电荷,因此显然我也同时触发了它的对立面“害怕/担心/紧张/焦虑失去这个欲望=得不到”即大量负极电荷;如此我允许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仅紧抓/充电正极的欲望以制造驱动力、也紧抓/充电负极的害怕以警示/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循环往复地,可不把我自己越抽越紧、越缩越小啦。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掉入一个过去记忆,记得小时候时常会听到父母/外婆某一刻大声说着“哎呀糟糕!我忘记了某某事情”,而且我看见他们立刻开始快速行动、或皱眉头/脸部肌肉下拉、或大声喊叫其他人好像来帮忙等行为/举止,那些时候我立刻看到我里面跳出那个“熟悉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感到全身肌肉收缩/抽紧即很不舒服的感觉,那时候我感知并相信“忘记”多半不是一个好东西,因为你看就是因为它才令我即我的身体感觉这么不好的,我最好尽量远离/避开它为好。 而我没有领悟到,那些片刻是我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失去我自己=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去投射到我在物质现实里所看/观察到的大人们如何说话/行为关于他们“忘记了”某事物的情境上,因此在我自己里面制作这张图片并连接上“欲望记得/得到——害怕失去/忘记”两极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因此可见在我尚不了解/知道字词“忘记”的含义时已经制造两极化冲突在我自己里面并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在生活中时常循环参与这种情况:某一刻我头脑中跳出一个“想要做某事”的想法,立刻我也将它制作为一个“欲望”并连接了正极电荷在我自己里面,而之后一段时间过后,比如某一刻我“突然想起”我忘记了它,那时候我看见一方面我里面那幅“欲望记得/得到”的图片等如正面感受能量 缺损/失去了,另一方面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我所“欲望/想要”的那幅图片没有“成真”=也失去了——因此我即刻相信我正在失去我自己的一部分等如我自己,显然再次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并体验到我即我的身体里好像出现一个“空洞”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糟透了,我非常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然后我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钻进心智更深处去“寻找解决方案”,并因此制造出这样一个反应模式:一方面紧抓/充电我里面那个“想要记得某事”的欲望即图片并将它制作为某种驱动力来推动/催逼我自己“去记得”在我里面;另一方面紧抓/充电我里面的“失去/害怕失去”的害怕/恐惧并将它制作为某个警示/警告来威胁/吓唬我自己“不要忘记”在我里面——妄想用这种方式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外在物质现实来满足/符合我在我心智中如何想象/幻想/预期的那个完美“记得”的正面图片/能量填充。而没有领悟到,这种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只会将我的注意力完全彻底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抽离/分离开去而沉浸在心智两极能量中冲突我自己,因此恰恰导致更多的“忘记”后果在我的现实中显现。我可以轻轻放手/放下它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也触发了又一个记忆,那是在某些片刻我听到他人叫我帮他们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去提醒一下他们,那些时候我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来这个“欲望记住——害怕忘记”的两极冲突,且同时触发了“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性格/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我里面,因为我感知/相信我答应并帮他人去“应该记住”的这件事如果“万一”我“忘记”了,那么我非常害怕/恐惧他人将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的心智中那样=由于他们内在的“失去/害怕失去”而朝向我比如发脾气/责备/说我不好等,这太可怕了,这使我感到我里面极度纠结/挣扎很不好的感觉。 而我没有领悟/觉察到的是,实际上正是我把我自己里面如何沉浸在“欲望记住——害怕忘记”的两极冲突以及“害怕发脾气”的童年过去记忆中的不好体验,去全都投射到他人身上,如此想象并叠加/增强了我里面那个生死存亡的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而真确束缚/卡困住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采取任何实际具体的行为/动作来协助我自己去记得并提醒他人。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时候的确会由于各种情况/原因而出现某些片刻我们“忘记”了某些事情/工作的情形,但是,显然如果我令我自己睁大眼睛去实际调查/观看,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忘记”并没有令我自己等如是我的正站在这里的物质身体缺少/减少任何一点部分,这是一个事实。而同时,这个我的“忘记”的确在我的物质现实里可能令某件事情/工作的进展延后或增加了一些工作量/某种程度上产生了一些问题/困境、或使我受到来自他人的负面评判/斥责等后果显现,但是它从来没有令我直接进入某种对我的物质身体有“生死存亡”威胁/危险的现实情境,这也是一个事实。因此我看见在这里这一刻的普同常识是:在呼吸中去拿起这件“忘记”了的事情/工作及其后果显现,重新开始调查、分析和计划进而采取行动去做或改正我自己=这是解决方案在我的现实中。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我自己头脑中比如“想起”或我做计划后面将有一件事情要做、或听到他人叫我记下一件事在后面的某一刻提醒一下他们时,我里面出现“害怕忘记”的念头/声音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立刻停止跟着它乱跑,而是在呼吸中把我的注意力放回到我的身体即在面前的现实中,去实际上用工具记录下、睁大眼睛看清或发声读出这个事件/内容是什么 的信息来协助我的记住。

在某一刻我发现我的确“忘记了”某事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这个“忘记点”、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现实中,来为我自己检查/调查它的现状、已经产生的后果及涉及的范围有哪些、是什么?然后重新订计划、或作出某些修正。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3天:我的“解释/辩解”人格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我的心智中有一个成天到晚忙着“解释”或“辩解”的人格,无论我独自一人做事、还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它们=秘聊/内在对话,几乎可以说如影子般在背景中播出着。比如“这个事情这样/那样做更好/有效,因为……所以……”、“这事情/那个人多半或肯定是这样或那样的,因为……所以……”或“我做成的这个事情/结果好像不太好/离要求还差不少,但是我已经尽力了,到目前我只能想出这么多方法没有其他可能了。因为这个原因或那个理由……”、“瞧瞧我做的事儿,怎么弄成这样一团糟,还不是因为我……所以才搞砸的呀!”我感到担心/担忧/焦虑和细微的紧张感。
因为我相信,当我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可以看到其实我里面经过了比较多的思考、分析、推理等等过程然后行动做出来这样的结果、以及这件事为什么用A方法而非其他方法来做的原因/理由,所以当我看见他人只看到了结果时我难免有些担心他人假如不了解我背后的思路/推理过程会可能不理解或认同这个我作出来的“结果”,而这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跳出来了,怎能不紧张。而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时,有时我内心摇摆/不太确定,所以我发现如果我走进心智参与这个解释/辩解人格,就会令我减少一些担忧/焦虑在我里面而多一点明确和清晰,这使我感觉好很多。

物质事件——
每当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我看到我里面忙着“解释”或“辩解”时

心智秘聊——
“这个事情这样/那样做更好/有效,因为……所以……”、“这事情/那个人多半或肯定是这样或那样的,因为……所以……”或“我做成的这个事情/结果好像不太好/离要求还差不少,但是我已经尽力了,到目前我只能想出这么多方法没有其他可能了。因为这个原因或那个理由……”、“瞧瞧我做的事儿,怎么弄成这样一团糟,还不是因为我……所以才搞砸的呀!”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担心/担忧/焦虑和细微的紧张感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当我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可以看到其实我里面经过了比较多的思考、分析、推理等等过程然后行动做出来这样的结果、以及这件事为什么用A方法而非其他方法来做的原因/理由,所以当我看见他人只看到了结果时我难免有些担心他人假如不了解我背后的思路/推理过程会可能不理解或认同这个我作出来的“结果”,而这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跳出来了,怎能不紧张。而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时,有时我内心摇摆/不太确定,所以我发现如果我走进心智参与这个解释/辩解人格,就会令我减少一些担忧/焦虑在我里面而多一点明确和清晰,这使我感觉好很多。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在我小时候有许多这样的记忆,像是我做了一件事或说了一些话语,而之后我听到来自他人的反馈内容我在我里面感知或认为他人要么误解了我、要么完全不搭界,这时我看到我里面跳出担心/害怕他人由于误解我而对我产生“不好的印象”的情绪能量,而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我很想用某种方法去逃离/避开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坏感觉”,因此我走进着急/焦虑想要去多说一些话以便重新解释清楚给他人听的冲动感和行动。很多次我发现经过我的解释他人的确反馈给我他们听到或了解的正是我想要告诉他们的信息,那时我感到我好很多,并因此在我里面相信“这是一个好办法”。然后显然随着时间我一次次在我里面加强这个人格/模式并确认它的正确/有效和好。而没有领悟到,这只是我作为创造者,为了逃避/远离/抑制我里面我自创的“害怕/恐惧”人格/负面能量而冲进心智对立面去制造出的一个“解决方法”并连接了正极电荷。它并不是我真正是谁。
 在另外一些过去记忆中,我记得我由于犯错正在被批评/训斥,那时我看见我里面起伏翻滚的害怕/恐惧能量和想象图片而感到“吓坏了”,因此为了逃避/隐藏/远离我里面这些“坏/不好的感觉”,我继续钻进心智去想办法=开始编造各种借口/辩解以便令我的“已经犯了的错误”看起来不那么“坏”或者如果能令它居然还看起来“还行/挺好”的话,那就更好了呀!并且有时候我发现,当我把我头脑中编造的这些“解释/辩解”去说出给他人,之后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居然相信了我耶”,这令我感到很大的窃喜=我居然逃过了一关=不用再次直接面对外在“我的犯错”后果和内在我自己的负面情绪能量。因此我再次走进心智去强化“这是一个好方法”的念头/信念在我里面。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这只是一个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中为了满足自私利益的正面自我定义/能量填充,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屏障/帷幕挡在我眼前=仅仅囚困/限制住我自己在我里面狭窄的心智小空间里。
 我也看见,在上面这个过去记忆中,我还发现当我允许和沉迷在这类心智的解释/辩解内在对话当中的时候,还可以帮我挡住/屏蔽掉一些来自外在权威/他人和他们如何评判/训斥我的那些“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的声音/字词或表情——这让我感到好/更好的感觉,因此我越来越相信“这就是一个好办法”,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进而扩展到几乎我生活中所有的方面/细节。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这只是我作为心智系统循环在“欲望好---害怕不好”正负两极之间玩耍冲突/摩擦和投射他人的能量游戏,进而发展出一种在我心智头脑中自导自编自演“戏剧”的人格/模式。因此实际上将我自己即我的注意/专注力统统从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身体上抽离/转移到达心智甚至更深处循环持续玩耍两极化能量游戏,去给系统供应能量——所以,我活在这个世界现实中吗?不,显然很少、几乎没有。
 我领悟到,实际上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期间去允许我自己一模一样参与进这个“解释/辩解”人格的时候,同样只为遮蔽/阻挡/隐藏掉那些片刻中我已经激活在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些“欲望做对/好---害怕失去欲望/看到错/不好”极端两极的冲突和由此升起的紧张/担忧/焦虑=被我自己已经归类/评判为“负面/不好”的情绪能量——由此可见,我只是拿着并紧抓/活出“解释/辩解”人格如同一幅幅在我心智中播放的“戏剧”图片,实际上在逃避我自己=我是创造者的事实。这可以停止了,我不需要它去替我决定在每一个片刻的我所是者/我是谁及我如何表达我自己/与他人互动。
 我也领悟到,无论是我独自一人/与他人一起做事/工作、还是与他人交流期间,这一切全都发生在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空间里一个片刻接一个片刻的事件、发展过程,因此普同常识是,无论我检查/评估我独自一人或我与他人一起做成的事情/结果、还是与他人交流/互动的信息了解/确认,都是经由我们一起专注于在这里的物质现实即实际情况/结果去检查/评估或作出决定的,而非仅通过我躲在我心智里的那些自我编造/想象/图片和能量迷占。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而我再次看到我里面在忙着“解释”或“辩解”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并提醒我自己“嘿,那些只是心智的小把戏,只会把我带入我自己挖的坑里,我停止。我不需要它来告诉我这一刻我是谁,而是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然后在轻且慢的呼吸中专注在身体胸口位置和面前的现实,并放慢动作继续做事或放慢语速/我指导我自己去说话。同时也保持觉察我心智中的活动,并标记它然后为我自己去面对/处理它。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44天:我的“解释/辩解”人格-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我的心智中有一个成天到晚忙着“解释”或“辩解”的人格,无论我独自一人做事、还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它们=秘聊/内在对话,几乎可以说如影子般在背景中播出着。比如“这个事情这样/那样做更好/有效,因为……所以……”、“这事情/那个人多半或肯定是这样或那样的,因为……所以……”或“我做成的这个事情/结果好像不太好/离要求还差不少,但是我已经尽力了,到目前我只能想出这么多方法没有其他可能了。因为这个原因或那个理由……”、“瞧瞧我做的事儿,怎么弄成这样一团糟,还不是因为我……所以才搞砸的呀!”我感到担心/担忧/焦虑和细微的紧张感。
因为我相信,当我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可以看到其实我里面经过了比较多的思考、分析、推理等等过程然后行动做出来这样的结果、以及这件事为什么用A方法而非其他方法来做的原因/理由,所以当我看见他人只看到了结果时我难免有些担心他人假如不了解我背后的思路/推理过程会可能不理解或认同这个我作出来的“结果”,而这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跳出来了,怎能不紧张。而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时,有时我内心摇摆/不太确定,所以我发现如果我走进心智参与这个解释/辩解人格,就会令我减少一些担忧/焦虑在我里面而多一点明确和清晰,这使我感觉好很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个事情这样/那样做更好/有效,因为……所以……”、“这事情/那个人多半或肯定是这样或那样的,因为……所以……”或“我做成的这个事情/结果好像不太好/离要求还差不少,但是我已经尽力了,到目前我只能想出这么多方法没有其他可能了。因为这个原因或那个理由……”、“瞧瞧我做的事儿,怎么弄成这样一团糟,还不是因为我……所以才搞砸的呀!”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立刻连接上担心/担忧/焦虑和细微的紧张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当我做一件事情的过程中,我可以看到其实我里面经过了比较多的思考、分析、推理等等过程然后行动做出来这样的结果、以及这件事为什么用A方法而非其他方法来做的原因/理由,所以当我看见他人只看到了结果时我难免有些担心他人假如不了解我背后的思路/推理过程会可能不理解或认同这个我作出来的“结果”,而这令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待我”的害怕跳出来了,怎能不紧张。而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时,有时我内心摇摆/不太确定,所以我发现如果我走进心智参与这个解释/辩解人格,就会令我减少一些担忧/焦虑在我里面而多一点明确和清晰,这使我感觉好很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已经触发了一些我小时候的记忆,像是我做了一件事或说了一些话语,而之后我听到来自他人的反馈内容我在我里面感知或认为他人要么误解了我、要么完全不搭界,这时我看到我里面跳出担心/害怕他人由于误解我而对我产生“不好的印象”的情绪能量,而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我很想用某种方法去逃离/避开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坏感觉”,因此我走进着急/焦虑想要去多说一些话以便重新解释清楚给他人听的冲动感和行动。很多次我发现经过我的解释他人的确反馈给我他们听到或了解的正是我想要告诉他们的信息,那时我感到我好很多,并因此在我里面相信“这是一个好办法”。然后显然随着时间我一次次在我里面加强这个人格/模式并确认它的正确/有效和好。而没有领悟到,这只是我作为创造者,为了逃避/远离/抑制我里面我自创的“害怕/恐惧”人格/负面能量而冲进心智对立面去制造出的一个“心智解决方法”并连接了正极电荷。它并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同时启动了另外一些过去记忆,我记得我由于犯错正在被批评/训斥,那时我看见我里面起伏翻滚的害怕/恐惧能量和想象图片而感到“吓坏了”,因此为了逃避/隐藏/远离我里面这些“坏/不好的感觉”,我继续钻进心智去想办法=开始编造各种借口/辩解以便令我的“已经犯了的错误”看起来不那么“坏”或者如果能令它居然还看起来“还行/挺好”的话,那就更好了呀!并且有时候我发现,当我把我头脑中编造的这些“解释/辩解”去说出给他人,之后在很多情况下他们“居然相信了我耶”,这令我感到很大的窃喜=我居然逃过了一关=不用再次直接面对外在“我的犯错”后果和内在我自己的负面情绪能量。因此我再次走进心智去强化“这是一个好方法”的念头/信念在我里面。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这只是一个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中为了满足自私利益的正面自我定义/能量填充,而创造出来的一个屏障/帷幕挡在我眼前=仅仅囚困/限制住我自己在我里面狭窄的心智小空间里。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面这个过去记忆中,我还发现当我允许和沉迷在这类心智的解释/辩解内在对话当中的时候,还可以帮我挡住/屏蔽掉一些来自外在权威/他人和他们如何评判/训斥我的那些“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的声音/字词或表情——这让我感到好/更好的感觉,因此我越来越相信“这就是一个好办法”,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进而扩展到几乎我生活中所有的方面/细节。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这只是我作为心智系统循环在“欲望好---害怕不好”正负两极之间玩耍冲突/摩擦和投射他人的能量游戏,进而发展出的一种在我心智头脑中自导自编自演“戏剧”的人格/模式。因此实际上将我自己即我的注意/专注力统统从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身体上抽离/转移到达心智甚至更深处循环持续玩耍两极化能量游戏,去给系统供应能量——所以,我活在这个世界现实中吗?不,显然很少、几乎没有。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当我独自一人在做事或做成结果期间去允许我自己一模一样参与进这个“解释/辩解”人格的时候,同样只为遮蔽/阻挡/隐藏掉那些片刻中我已经激活在我里面我自创的那些“欲望做对/好---害怕失去欲望/看到错/不好”两极的冲突和由此升起的紧张/担忧/焦虑=被我自己已经归类/评判为“负面/不好”的情绪能量——由此可见,我只是拿着并紧抓/活出“解释/辩解”人格如同一幅幅在我心智中播放的“戏剧”图片,实际上在逃避我自己=我是创造者的事实。这可以停止了,我不需要它去替我决定在每一个片刻的我所是者/我是谁及我如何表达我自己/与他人互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无论是我独自一人/与他人一起做事/工作、还是与他人交流期间,这一切全都发生在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空间里一个片刻接一个片刻的事件、发展过程,因此普同常识是,无论我检查/评估我独自一人或我与他人一起做成的事情/结果、还是与他人交流/互动的信息了解/确认,都是经由我们一起专注于在这里的物质现实即实际情况/结果去检查/评估或作出决定的,而非仅通过我躲在我心智里的那些自我编造/想象/图片和能量迷占。

每当下一次我独自一人做事、或是面对外在他人/事物的时候而我再次看到我里面在忙着“解释”或“辩解”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把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并提醒我自己“嘿,那些只是心智的小把戏,只会把我带入我自己挖的坑里,我停止。我不需要它来告诉我这一刻我是谁,而是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然后在轻且慢的呼吸中专注在身体胸口位置和面前的现实,并放慢动作继续做事或放慢语速/我指导我自己去说话。同时也保持觉察我心智中的活动,并标记它然后为我自己去面对/处理它。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