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5天:物品的摆放

自我书写——
对于物品的摆放我一直喜欢作分类、归整的工作,并且一般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物品用完之后就再放回原处。而在家里面我发现我的母亲和女儿是那种物品随意放置、同一物品经常会换地方,比如脱下来的衣物/袜子等随手一放,过后会叫喊着某某东西找不到并问我们其他人有没有看见,就像每年在父母家一个多月,可以说天天都能听到母亲寻找物品的说话声;或各种化妆品明明有一个盒子可以放进去,却每天用完之后就随意地摆在桌面上东一个西一个并没有放入那个盒子;或每日脱下来暂时不洗的衣物随手搭在椅背/床边等处,并不在意衣服是否会压皱,而有时等要穿的时候拿起来发现需要先熨烫才能穿了……再比如,每日早晨上班前她会搭配衣物和鞋子,因此几双鞋子全都摆放在靠门口的地面上,试穿OK之后就出门走了留下来一地的鞋子…… 每当在家里面我看见这些情境/场面时,会立刻走进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我感到疑惑/不理解。
因为我相信,在家里面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心智秘聊——
“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

情绪/感受能量——
疑惑/不理解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在家里面/工作中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在我的过去记忆中,很多次我经历“找不到东西”的过程,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升起许多的“欲望找回—害怕失去”秘聊/图片循环播放、并且感到我自己里面摇来摆去/纠结/挣扎、和有时生气/责怪甚至憎恨朝向我自己,这是一种不好/很不好的内在体验,因此当时我就对我自己说“下一次,我一定要做好分类、整理、和从哪里拿就放回哪里去,便于我容易找到和尽量少丢失的情况发生。”——这样我就不用再次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心智两极化冲突/摩擦了。可见,我允许我自己从小开发/形成的这种摆放物品相当分类、整齐、清晰的行为模式,再次仅依据“害怕失去”和“害怕直面我自己里面的各种负面/不好体验”作为出发点,并以此冲向对立面制造/加强/形成“欲望通过摆放物品归类/整齐而满足欲望保有/得到它们”的“欲望”即正极电荷的填充。以至于长期以来在摆放物品这个实际的现实情境中,我一直对/朝向我自己做着压抑/紧绷=操纵/控制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这个我心智的正极“欲望”的图片/能量填充——而因此实际上滥虐/消耗我自己即我的身体。
 我也看见,每当我在观看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物品的行为、动作和现实情境时,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触发了上面这个“害怕找不到/失去”和它的对立面“欲望找回/得到”等如两极化图片/回忆/能量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并去投射他人,和进而重新把我自己卡困在“困惑/疑惑”情绪能量中因此实际上真确“困住”了我自己,如此只能活成一种模式——即要么正面、要么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摆放物品的呈现/表达方式,却因此逃离/避开了我自己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心智反应/波动的唯一创造者、和我一直在逃离/避开的只不过是我里面“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恐惧”即心智幻觉/幻象 的事实真相。
 我领悟到,实际上每个人在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无意识行为/习惯模式,比如这个摆放物品,它是经由个体从小身处生活环境、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去观摩/学习/改进等、也包括我们允许自己对心智两极化参与/投入的接受和允许,而随时间累积/形成/塑造而成为今天的我们所是者/是谁即如何摆放物品的表达方式/形式=后果的显现。因此可见,如果我作为一个个体仅仅躲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中,去以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我所编造/附加在这个行为/情境上的两极化评判/定义/能量连接,在没有对他人即他们的这种表达方式/形式去做过任何倾听/了解/调查的情况下 就轻易地作出结论/判断——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 我也领悟到,关于字词“乱”和“整齐”,它们已经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循从小被教导/洗脑的东西而在我里面形成了正负对立两极的事物,而非这两个字词它们如其所是的定义/含义。因此每当我觉察到它们跳出在我的心智中、无论朝向我自己还是他人的时候——这恰恰是一个机会点,我可以拿起它们调查/了解我自己、解构/释放我自己在这两个字词上的自我限制/卡困,并重新定义它们和进而去活它们作为我自己等如是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 我还领悟到,每当我看/听到他人如此循环地重复一样的行为关于随意摆放和后续经常寻找/喊叫找不到东西的行为/表达时,实际上这正在为我反映回来,一方面我们等如心智有多么严重地将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能量冲突之间而几乎忽视/无视物质现实中实际上我们本人就是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本人正是我们自己现实中的问题制造者)的明显事实在眼前;另一方面也许他人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自己的不了解/困惑和/或希望获得某种协助/帮助。因此这恰恰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或者检查我自己里面、或者上前一步去询问、倾听、与他们交流/讨论的机会,而非只把我自己囚困在自己的心智中玩耍两极能量游戏并搞砸我的现实/与他人的互动。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中聚焦在这里,并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如何一直将负面评判朝向他人而逃避我自己里面的对心智害怕/欲望两极参与的接受和允许。因此我停止!”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观察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和取用物品、东西的行为/动作以及方式/形式是什么/如何是如其所是的样貌/情境。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对他们的某些行为、做法不理解,宁可做一个深呼吸回到物质身体和现实中,检查我自己里面并停止评判;然后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向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询问他们关于为什么以这种形式摆放物品、或摆放时作出某些行为、动作等,只是把对他们的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察到他们表达出某种对自己这种时常循环找不到东西而朝自己生气/恼怒的说话/行为时,去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平静/稳定地观察他们,直到我评估他们恢复到了相对平缓的状态时,去我指导我自己走近并询问他们在这个点上是否需要我给予他们任何协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6天:物品的摆放-自我宽恕

对于物品的摆放我一直喜欢作分类、归整的工作,并且一般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物品用完之后就再放回原处。而在家里面我发现我的母亲和女儿是那种物品随意放置、同一物品经常会换地方,比如脱下来的衣物/袜子等随手一放,过后会叫喊着某某东西找不到并问我们其他人有没有看见,就像每年在父母家一个多月,可以说天天都能听到母亲寻找物品的说话声;或各种化妆品明明有一个盒子可以放进去,却每天用完之后就随意地摆在桌面上东一个西一个并没有放入那个盒子;或每日脱下来暂时不洗的衣物随手搭在椅背/床边等处,并不在意衣服是否会压皱,而有时等要穿的时候拿起来发现需要先熨烫才能穿了……再比如,每日早晨上班前她会搭配衣物和鞋子,因此几双鞋子全都摆放在靠门口的地面上,试穿OK之后就出门走了留下来一地的鞋子…… 每当在家里面我看见这些情境/场面时,会立刻走进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我感到疑惑/不理解。
因为我相信,在家里面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了疑惑/不理解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在家里面/工作中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触发许多过去记忆,记得很多次我经历“找不到东西”的过程,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升起许多的“欲望找回—害怕失去”秘聊/图片循环播放、并且感到我自己里面摇来摆去/纠结/挣扎、和有时生气/责怪甚至憎恨朝向我自己,这是一种不好/很不好的内在体验,因此当时我就对我自己说“下一次,我一定要做好分类、整理、和从哪里拿就放回哪里去,便于我容易找到和尽量少丢失的情况发生。”——这样我就不用再次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心智两极化冲突/摩擦了。可见,我允许我自己从小开发/形成的这种摆放物品相当分类、整齐、清晰的行为模式,再次仅依据“害怕失去”和“害怕直面我自己里面的各种负面/不好体验”作为出发点,并以此冲向对立面制造/加强/形成“欲望通过摆放物品归类/整齐而满足欲望保有/得到它们”的“欲望”即正极电荷的填充。以至于长期以来在摆放物品这个实际的现实情境中,我一直对/朝向我自己做着压抑/紧绷=操纵/控制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这个我心智的正极“欲望”的图片/能量填充——而因此实际上滥虐/消耗我自己即我的身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在观看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物品的行为、动作和现实情境时,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触发了上面这个“害怕找不到/失去”和它的对立面“欲望找回/得到”等如两极化图片/回忆/能量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并去投射他人,和进而重新把我自己卡困在“困惑/疑惑”情绪能量中因此实际上真确“困住”了我自己,如此只能活成一种模式——即要么正面、要么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摆放物品的呈现/表达方式,却因此逃离/避开了我自己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心智反应/波动的唯一创造者、和我一直在逃离/避开的只不过是我里面“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恐惧”即心智幻觉/幻象 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每个人在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无意识行为/习惯模式,比如这个摆放物品,它是经由个体从小身处生活环境、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去观摩/学习/改进等、也包括我们允许自己对心智两极化参与/投入的接受和允许,而随时间累积/形成/塑造而成为今天的我们所是者/是谁即如何摆放物品的表达方式/形式=后果的显现。因此可见,如果我作为一个个体仅仅躲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中,去以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我所编造/附加在这个行为/情境上的两极化评判/定义/能量连接,在没有对他人即他们的这种表达方式/形式去做过任何倾听/了解/调查的情况下 就轻易地作出结论/判断——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关于字词“乱”和“整齐”,它们已经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循从小被教导/洗脑的东西而在我里面形成了正负对立两极的事物,而非这两个字词它们如其所是的定义/含义。因此每当我觉察到它们跳出在我的心智中、无论朝向我自己还是他人的时候——这恰恰是一个机会点,我可以拿起它们调查/了解我自己、解构/释放我自己在这两个字词上的自我限制/卡困,并重新定义它们和进而去活它们作为我自己等如是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看/听到他人如此循环地重复一样的行为关于随意摆放和后续经常寻找/喊叫找不到东西的行为/表达时,实际上这正在为我反映回来,一方面我们等如心智有多么严重地将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能量冲突之间而几乎忽视/无视物质现实中实际上我们本人就是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本人正是我们自己现实中的问题制造者)的明显事实在眼前;另一方面也许他人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自己的不了解/困惑和/或希望获得某种协助/帮助。因此这恰恰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或者检查我自己里面、或者上前一步去询问、倾听、与他们交流/讨论的机会,而非只把我自己囚困在自己的心智中玩耍两极能量游戏并搞砸我的现实/与他人的互动。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中聚焦在这里,并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如何一直将负面评判朝向他人而逃避我自己里面的对心智害怕/欲望两极参与的接受和允许。因此我停止!”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观察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和取用物品、东西的行为/动作以及方式/形式是什么/如何如其所是的样貌/情境。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对他们的某些行为、做法不理解,宁可做一个深呼吸回到物质身体和现实中,检查我自己里面并停止评判;然后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向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询问他们关于为什么以这种形式摆放物品、或摆放时作出某些行为、动作等,只是把对他们的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察到他们表达出某种对自己这种时常循环找不到东西而朝自己生气/恼怒的说话/行为时,去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平静/稳定地观察他们,直到我评估他们恢复到了相对平缓的状态时,去我指导我自己走近并询问他们在这个点上是否需要我给予他们任何协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7天:害怕未来

自我书写——
昨晚女儿来与我讨论她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人与她讨论他个人的一个项目的未来规划并邀请她考虑是否愿意一起加入。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相当的焦虑感,我发现这是关联到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害怕/恐惧。我看到一系列心智秘聊/想法在翻滚:“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同时我已经看见我里面满脑袋都在播放各种“未来情境图片”且大部分是不好/很不好的,显然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焦虑。
因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物质事件——
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心智秘聊——
“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害怕/焦虑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或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一些童年记忆浮现。我记得小时候每当我里面产生一个“想要获得某个玩具/食物/衣物等东西”的欲望/想要的念头时,我早已在我里面启动并播放各种“在未来的某个环境/情境中,我抱/吃/穿着这些我想要的东西而自我感觉良好和也许得到来自他人的称赞/好评”图片即想象/幻想,也触发/加强了大量正极电荷给这些图片因此令我自己沉浸在某种“好/极好”的正面感受中迷占我自己。然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比如某些我的想要/欲望由于各种现实因素或大人的某些决定而最终“没有得到/不够完全达到”等现实情境发生在我眼前,那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那个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而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因此要么生气/愤怒去向外发脾气、要么隐藏/压抑去向内妥协我自己。以至于随时间我接受并允许把这个我的预编程“失去/害怕失去”等如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一层又一层累积/叠加到字词“未来”并投射到所有每一个正在规划中而尚未发生在此刻现在现实中的人事物上——因此将字词“未来”制作为某种看起来像是“大恶魔”般可怕/恐怖=吓死我自己的幻觉在我自己里面。
 我也看见,正是由于一直以来我只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朝向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循环往复地参与/重新制造“害怕/恐惧”缩紧/抑制/隐藏/蒙蔽我自己,而因此令我完全忽视/无视正正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的事实真相:即是,在生活现实中关于“未来”只是一些计划、打算、想要、规划或考虑,而它们必然需要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推动我自己去行动、做事,并在实际上“做”的每一个当下片刻中依据当刻的现状去即时地作出调整以便去向我所计划/想要的方向/目标或结果——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 我领悟到,实际上“未来”的人事物,只存在于我自己内在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是一个虚拟的想象/图片,因此我可以支持我自己运用活想象力的方式去协助我自己比如把某些计划、规划制定得更清晰、考虑更周到一些以便对后续事件/工作的实际行动/操作有帮助,但是,我完全没有必要令我自己去紧抓心智中我自创的“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不够达到这个欲望”这极端两极能量冲突/摩擦,反而令我更加看不清眼前现实的实际状况/情境并作出必要的调整,这真确毫无必要继续下去,我可以轻轻地在呼吸中放下、放开、放手它们了。
 我也领悟到,每当面对各种考虑/讨论“未来”之事的情境时我允许我自己去立刻投入、反复加强的各种心智秘聊/想法/图片/想象/反应等之中,再次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编造/启动的又一轮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其目的只为把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囚禁/卡困/奴役在心智两极化能量中消耗/滥虐。因此它不是我真正是谁,因此在那一刻我有能力、自我信任、力量去深吸一口气并且我决定/主导我自己去立刻停止和回到现实——因为我是它的唯一创造者。
 我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将来会怎样?”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仅仅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自己的过去记忆中,即那些我如何努力、用功也“学不懂某些知识/信息”的过程/卡困的内在体验而令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并因此已经投射到女儿即她正在与我讨论的这个“未来话题”上。因此与女儿即她的话题毫不相干,并且显然我已经抽离/分离在我的心智中而非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去与女儿讨论。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再次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在当我自己独自思考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先给我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把注意力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思考或拿出笔纸书写的方式来作考虑、计划,也参照普同常识去检视/评估我的考虑/计划。如果我察看到我里面跳出任何心智的反应,去只是深呼吸并随呼吸慢慢地放开/放手/放下两极化能量迷占,然后回到现实和继续计划。
在当我与他人一起讨论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敞开我自己里面、睁大眼睛观察/倾听他人的考虑/计划或提出的疑问/细节,如果期间我觉察到内在升起任何心智反应就只是深呼吸放下/放手它,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检视/评估他人的现状和考虑/计划;进而在了解的基础上,去与他人分享/交流我的视角/考虑/建议。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8天:害怕未来-自我宽恕

昨晚女儿来与我讨论她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人与她讨论他个人的一个项目的未来规划并邀请她考虑是否愿意一起加入。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相当的焦虑感,我发现这是关联到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害怕/恐惧。我看到一系列心智秘聊/想法在翻滚:“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同时我已经看见我里面满脑袋都在播放各种“未来情境图片”且大部分是不好/很不好的,显然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焦虑。
因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紧张/害怕/焦虑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或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陷入了童年记忆。我记得小时候每当我里面产生一个“想要获得某个玩具/食物/衣物等东西”的欲望/想要的念头时,我早已在我里面启动并播放各种“在未来的某个环境/情境中,我抱/吃/穿着这些我想要的东西而自我感觉良好和也许得到来自他人的称赞/好评”图片即想象/幻想,也触发/加强了大量正极电荷给这些图片因此令我自己沉浸在某种“好/极好”的正面感受中迷占我自己。然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比如某些我的想要/欲望由于各种现实因素或大人的某些决定而最终“没有得到/不够完全达到”等现实情境发生在我眼前,那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那个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而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因此要么生气/愤怒去向外发脾气、要么隐藏/压抑去向内妥协我自己。以至于随时间我接受并允许把这个我的预编程“失去/害怕失去”等如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一层又一层累积/叠加到字词“未来”并投射到所有每一个正在规划中而尚未发生在此刻现在现实中的人事物上——因此将字词“未来”制作为某种看起来像是“大恶魔”般可怕/恐怖=吓死我自己的幻觉在我自己里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由于一直以来我只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朝向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循环往复地参与/重新制造“害怕/恐惧”缩紧/抑制/隐藏/蒙蔽我自己,而因此令我完全忽视/无视正正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的事实真相:即是,在生活现实中关于“未来”只是一些计划、打算、想要、规划或考虑,而它们必然需要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推动我自己去行动、做事,并在实际上“做”的每一个当下片刻中依据当刻的现状去即时地作出调整以便去向我所计划/想要的方向/目标或结果——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未来”的人事物,只存在于我自己内在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是一个虚拟的想象/图片,因此我可以支持我自己运用活想象力的方式去协助我自己比如把某些计划、规划制定得更清晰、考虑更周到一些以便对后续事件/工作的实际行动/操作有帮助,但是,我完全没有必要令我自己去紧抓心智中我自创的“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不够达到这个欲望即图片”这极端两极能量冲突/摩擦,反而令我更加看不清眼前现实的实际状况/情境并作出必要的调整,这真确毫无必要继续下去,我可以轻轻地在呼吸中放下、放开、放手它们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面对各种考虑/讨论“未来”之事的情境时我允许我自己去立刻投入、反复加强的各种心智秘聊/想法/图片/想象/反应等之中,再次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编造/启动的又一轮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其目的只为把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囚禁/卡困/奴役在心智两极化能量中消耗/滥虐。因此它不是我真正是谁,因此在那一刻我有能力、自我信任、力量去深吸一口气并且我决定/主导我自己去立刻停止和回到现实——因为我是它的唯一创造者。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将来会怎样?”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仅仅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自己的过去记忆中,即那些我如何努力、用功也“学不懂某些知识/信息”的过程/卡困的内在体验而令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并因此已经投射到女儿即她正在与我讨论的这个“未来话题”上。因此与女儿即她的话题毫不相干,并且显然我已经抽离/分离在我的心智中而非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去与女儿讨论。

每当下一次再次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在当我自己独自思考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先给我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把注意力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思考或拿出笔纸书写的方式来作考虑、计划,也参照普同常识去检视/评估我的考虑/计划。如果我察看到我里面跳出任何心智的反应,去只是深呼吸并随呼吸慢慢地放开/放手/放下两极化能量迷占,然后回到现实和继续计划。

在当我与他人一起讨论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敞开我自己里面、睁大眼睛观察/倾听他人的考虑/计划或提出的疑问/细节,如果期间我觉察到内在升起任何心智反应就只是深呼吸放下/放手它,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检视/评估他人的现状和考虑/计划;进而在了解的基础上,去与他人分享/交流我的视角/考虑/建议。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9天:害怕让他人失望

自我书写——
“我是一个害怕让他人失望的人”——当我听到他人说出这样一句陈述时,即刻也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这个相同的卡困点。一直以来每当面对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的现实情境而我在我自己里面感知“我暂时还不够能力”或“担心/害怕我做不到/好”的时候,我只是在我里面催逼/压抑我自己反复循环在焦虑/压力感当中,而从未如此清晰地定义这个人格/性格/模式。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每当我面对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的现实情境、尤其是那种已经被我在我自己里面归类/评判为“是我尊敬/崇拜即我相信我的能力/知识与其相差非常远/低的人”的时候,我看见大量心智秘聊“天哪!他/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份工作/任务交给我,我能行吗?我对这些知识/信息还只是知道一些皮毛根本不够深入、和我从来没有做过呀,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人们面前就让我做这种‘第一次挑战’合适吗?!”、“哎呀,某某的知识/逻辑/经验和从事过的工作类型显然高/多于我,我觉得与他们的能力相比较我还相差太远太远,我还需要时间学习/练习,怎么就突然把我揪出来了?我能胜任吗?他们怎么这么相信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或“哇塞!这个项目听起来好庞大呀,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居然邀请我一起加入去做,我的能力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他们是不是在哄我呀?要是我加入了进去而后续我做不到他们的要求、达不到他们的对我的期许,那不是完蛋了吗?我还怎么有脸再见这些人?”我感到内在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情绪能量越来越增幅、并有一种紧迫和压力感。
因为,首先我相信在工作场所里给每个个体分派工作的依据,当然是基于个体已经掌握/具备的知识/技能/经验,这些是通过比如不同类别的资格证书和/或简历中描述的个人经历和/或做出来的结果/行为来了解/评估并作决定的。因此在那些情境中,我看见我自己一没有相关的知识学习的资格证书或甚至真的是第一次接触、二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类别的经历和经验、三没有实际做过此类工作/事情、四没有做出过相关结果/行为…… 显然我感知/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
其次我感知并相信,当他人叫我帮忙/给我交付一个工作/任务或赋予某种责任/表达某个期许的时候,必定会在他们心里面已经制造出一个“高洪可以/可能做成什么样子/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心智里面的一样,因此假如/一旦最终我作出的结果/行为不够达到/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他们一定会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这令我感觉我自己糟透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

心智秘聊——
“天哪!他/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份工作/任务交给我,我能行吗?我对这些知识/信息还只是知道一些皮毛根本不够深入、和我从来没有做过呀,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人们面前就让我做这种‘第一次挑战’合适吗?!”、“哎呀,某某的知识/逻辑/经验和从事过的工作类型显然高/多于我,我觉得与他们的能力相比较我还相差太远太远,我还需要时间学习/练习,怎么就突然把我揪出来了?我能胜任吗?他们怎么这么相信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或“哇塞!这个项目听起来好庞大呀,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居然邀请我一起加入去做,我的能力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他们是不是在哄我呀?要是我加入了进去而后续我做不到他们的要求、达不到他们的对我的期许,那不是完蛋了吗?我还怎么有脸再见这些人?”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情绪能量越来越增幅和一种紧迫/压力感

结论和行为——
首先我相信在工作场所里给每个个体分派工作的依据,当然是基于个体已经掌握/具备的知识/技能/经验,这些是通过比如不同类别的资格证书和/或简历中描述的个人经历和/或做出来的结果/行为来了解/评估并作决定的。因此在那些情境中,我看见我自己一没有相关的知识学习的资格证书或甚至真的是第一次接触、二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类别的经历和经验、三没有实际做过此类工作/事情、四没有做出过相关结果/行为…… 显然我感知/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
其次我感知并相信,当他人叫我帮忙/给我交付一个工作/任务或赋予某种责任/表达某个期许的时候,必定会在他们心里面已经制造出一个“高洪可以/可能做成什么样子/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心智里面的一样,因此假如/一旦最终我作出的结果/行为不够达到/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他们一定会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这令我感觉我自己糟透了。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记得从小我就有这种相同的内在体验在我里面循环播放——每当大人/老师/同学叫我帮个忙/做个事,我立刻在我里面触发了“欲望/想要/需要去做到/做成他们告诉我近乎完全一样的结果/图片”,并连接上大量正极电荷——而显然当时我没有觉察到的是:一,我已经同时激活了对立面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即大量负极电荷,因此将我自己限制/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欲望的好”极端两极之间;二,我在我心智中制造的那幅“完全一样/完美一般的好结果/图片”,只是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去以“害怕”为出发点重新制造在我心智里的一个对/朝向他人所说的“叫我帮个忙/做个事”的话语/字词的“想象/幻想/猜想”,并且事实上我几乎很少令我自己回到物质现实去实际上向他人提问并确认我头脑中这些“想象/图片”是否是他们所要事物/结果的确实性。由此可见,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害怕让他人失望的害怕”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重新制造并投射出去的我心智虚拟现实中的一个幻觉/幻象,并且事实上与他人即他们如何说话关于“叫我帮个忙/做个事”的现实毫不相干。
 我也看见,每当我叫他人帮我忙/做个事/工作的时候,同样我立刻触发我自己里面一个希望他人将可能最终做成什么样/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即图片、也连接上正极电荷。而随后假如我看见/听说他人并没有做到/完成/达到我心目中早已提前预期/预想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的结果时,立刻冲回心智升起不满/生气并责备/抱怨/负面评判他人在我自己里面。因此我领悟到,我自己里面制造并投射他人的这个“他人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担心/害怕——再次只是我躲在心智虚拟现实中制造的又一个向外投射=防御机制,它阻止/妨害我去为我自己作为创造者制造的这些心智秘聊/能量迷占去负起自我责任、也妨碍/妨害我更多专注于物质现实去与他人实际交流/确认和了解/行动以便推进任何无论是我叫他人还是他人叫我帮忙/分派的工作/任务/项目有效地前进/发展。
 我领悟到,是我允许我自己被教导/洗脑而相信这个社会现实里关于知识、学历/证书、工作、胜任、匹配、资格等许多定义/管理理论/模型,并把它们制作为某种“唯一正确/标准”的选项在我自己里面,进而拿它们作为一把尺子去量度我自己/他人等如我们的工作能力/胜任水平乃至行为举止,如此沉浸在心智的两极化评判/定义中看待我自己和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其他人。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所有这些“唯一正确的标准/选项”作为限制条件已经多么严重地制约/束缚着我自己等如身边每个他人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去从事不同工作、任务、项目的稳定/舒适性和有效性。这真的毫无必要、这必须停止。
 我也领悟到,在这个社会现实里企业选用人员的各种标准/条例/制度、和前人们总结/书写成书的那些工作/管理方面的定义/理论/模型等等,全都是在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制造出来的现实规则/律法/条例和结果,其中会有许多的经验/工具/方法可供我们借鉴/学习、也同时会有没有站在为全体最好的立场上作出的考虑,因此显然如同我以前的那些要么彻底批评/反对、要么完全遵从/执行的作为,全都只是我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两极化当中在玩耍能量游戏的外部行为显现,很多时候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制造摩擦/冲突在我的内在等如外在现实中——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这些字词为我自己做解构、调查和重新定义它们以便把清晰的认识/理解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
 我还领悟到,我仅接受并允许我沉浸在心智中去拿我自己即我感知/认知我自己的某些知识/能力/经验 与我身边那些已经被我定义并极度看高/崇拜的他人即“我认为的”他们具备/掌握的知识/能力/经验“作比较”,而得出“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的自我定义、和朝向我自己深深的自我怀疑——实际上我没有觉察/理解的是:一,我只是在拿现今我所得知/看见的我自己与他人之间那些“知识/能力/经验的结果显现”这单一维度在作比较,但是我没有考虑到比如我与他人在某个工作/知识/技能上所搜集的信息/做调查/研究或训练自己花费的时间有多少、和他们曾经所处与我目前所在的工作/管理环境/人事物有哪些相似性和差异以及因此需要考虑和评估的方面会不同 等方面。二,我仅允许我自己躲在这个“我不够资格/能力、不配”的自我限制性定义当中,而从未支持我自己走出去向委派我工作/任务的他人询问/倾听他们“为什么考虑将某工作/任务交付于我的背后脉络/考虑”,也较少推进我自己去察看关于“要完成/达到某工作/任务/项目”我需要向那些“高人”们去学习哪些知识/技能/视角和需要花多少时间以便支持我自己更多有效去胜任该工作/任务/项目。由此可见我给我自己制造并卡困的这些自我限制/否定,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们,而是注意力回到现实环境中来为我自己拿起普同常识去更多面地考虑/考量并学习/行动就OK啦。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即胸口位置,并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实际上听到/听清他人的话语/字词以了解他们要求/希望我做的是什么/如何/达到怎样的结果或目标等信息。当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朝向他人对我这个交付行为的疑惑或不清晰之处时,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推进我自己向前一步去向他人提问以了解他们的考虑脉络/背景和细节。
我承诺我自己在那期间当我察看到我里面升起紧张/焦虑或压力感时,我在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我在拿自我怀疑/否定作为防御机制削减我的自我赋权/能力和阻挡我自己回到现实。所以我停止!”然后随着身体的呼吸通过这个点、缓慢/轻柔地放手、放开这些自我卡困。也后续为我自己做进一步的书写/自我宽恕等。
我承诺我自己当我觉察到我里面产生担心/焦虑我是否足以胜任/做好等秘聊/反应时,去立刻深呼吸几下令我的注意力回到此刻在这里的现实和我的身体上,然后给我一会儿时间静下来、慢下来、坐下来为我自己拿出笔纸做实际的调查关于这任务/事情/工作是什么/如何、及需要我有的知识/能力/视角等——在普同常识的参照之下来为我自己理清,比如我需要学习的知识、训练的技能、花费多少时间,以及我可以向哪些人们、从哪些书籍中获取?进而在呼吸中推进我自己去采取行动。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0天:害怕让他人失望-自我宽恕

“我是一个害怕让他人失望的人”——当我听到他人说出这样一句陈述时,即刻也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这个相同的卡困点。一直以来每当面对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的现实情境而我在我自己里面感知“我暂时还不够能力”或“担心/害怕我做不到/好”的时候,我只是在我里面催逼/压抑我自己反复循环在焦虑/压力感当中,而从未如此清晰地定义这个人格/性格/模式。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每当我面对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的现实情境、尤其是那种已经被我在我自己里面归类/评判为“是我尊敬/崇拜即我相信我的能力/知识与其相差非常远/低的人”的时候,我看见大量心智秘聊“天哪!他/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份工作/任务交给我,我能行吗?我对这些知识/信息还只是知道一些皮毛根本不够深入、和我从来没有做过呀,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人们面前就让我做这种‘第一次挑战’合适吗?!”、“哎呀,某某的知识/逻辑/经验和从事过的工作类型显然高/多于我,我觉得与他们的能力相比较我还相差太远太远,我还需要时间学习/练习,怎么就突然把我揪出来了?我能胜任吗?他们怎么这么相信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或“哇塞!这个项目听起来好庞大呀,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居然邀请我一起加入去做,我的能力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他们是不是在哄我呀?要是我加入了进去而后续我做不到他们的要求、达不到他们的对我的期许,那不是完蛋了吗?我还怎么有脸再见这些人?”我感到内在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情绪能量越来越增幅、并有一种紧迫和压力感。
因为,首先我相信在工作场所里给每个个体分派工作的依据,当然是基于个体已经掌握/具备的知识/技能/经验,这些是通过比如不同类别的资格证书和/或简历中描述的个人经历和/或做出来的结果/行为来了解/评估并作决定的。因此在那些情境中,我看见我自己一没有相关的知识学习的资格证书或甚至真的是第一次接触、二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类别的经历和经验、三没有实际做过此类工作/事情、四没有做出过相关结果/行为…… 显然我感知/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
其次我感知并相信,当他人叫我帮忙/给我交付一个工作/任务或赋予某种责任/表达某个期许的时候,必定会在他们心里面已经制造出一个“高洪可以/可能做成什么样子/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心智里面的一样,因此假如/一旦最终我作出的结果/行为不够达到/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他们一定会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这令我感觉我自己糟透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他/她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一份工作/任务交给我,我能行吗?我对这些知识/信息还只是知道一些皮毛根本不够深入、和我从来没有做过呀,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人们面前就让我做这种‘第一次挑战’合适吗?!”、“哎呀,某某的知识/逻辑/经验和从事过的工作类型显然高/多于我,我觉得与他们的能力相比较我还相差太远太远,我还需要时间学习/练习,怎么就突然把我揪出来了?我能胜任吗?他们怎么这么相信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或“哇塞!这个项目听起来好庞大呀,这是我第一次听说,他们居然邀请我一起加入去做,我的能力有他们说得那么好吗?他们是不是在哄我呀?要是我加入了进去而后续我做不到他们的要求、达不到他们的对我的期许,那不是完蛋了吗?我还怎么有脸再见这些人?”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和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和图片当中,去立刻连接上紧张/焦虑/担心/害怕的情绪能量越来越增幅和一种紧迫/压力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首先我相信在工作场所里给每个个体分派工作的依据,当然是基于个体已经掌握/具备的知识/技能/经验,这些是通过比如不同类别的资格证书和/或简历中描述的个人经历和/或做出来的结果/行为来了解/评估并作决定的。因此在那些情境中,我看见我自己一没有相关的知识学习的资格证书或甚至真的是第一次接触、二没有从事相关工作类别的经历和经验、三没有实际做过此类工作/事情、四没有做出过相关结果/行为…… 显然我感知/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其次我感知并相信,当他人叫我帮忙/给我交付一个工作/任务或赋予某种责任/表达某个期许的时候,必定会在他们心里面已经制造出一个“高洪可以/可能做成什么样子/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如同我如何做在我自己心智里面的一样,因此假如/一旦最终我作出的结果/行为不够达到/符合他们心目中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他们一定会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这令我感觉我自己糟透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掉入心智的过去记忆,记得从小我就有这种相同的内在体验在我里面循环播放——每当大人/老师/同学叫我帮个忙/做个事,我立刻在我里面触发了“欲望/想要/需要去做到/做成他们告诉我近乎完全一样的结果/图片”,并连接上大量正极电荷——而显然当时我没有觉察到的是:一,我已经同时激活了对立面的“害怕/恐惧失去这个欲望”的“害怕”即大量负极电荷,因此将我自己限制/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欲望的好”极端两极之间;二,我在我心智中制造的那幅“完全一样/完美一般的好结果/图片”,只是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去以“害怕”为出发点重新制造在我心智里的一个对/朝向他人所说的“叫我帮个忙/做个事”的话语/字词的“想象/幻想/猜想”,并且事实上我几乎很少令我自己回到物质现实去实际上向他人提问并确认我头脑中这些“想象/图片”是否是他们所要事物/结果的确实性。由此可见,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害怕让他人失望的害怕”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重新制造并投射出去的我心智虚拟现实中的一个幻觉/幻象,并且事实上与他人即他们如何说话关于“叫我帮个忙/做个事”的现实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叫他人帮我忙/做个事/工作的时候,同样我立刻触发我自己里面一个希望他人将可能最终做成什么样/结果的“欲望/想要/需要”即图片、也连接上正极电荷。而随后假如我看见/听说他人并没有做到/完成/达到我心目中早已提前预期/预想的那个“欲望/想要/需要”的结果时,立刻冲回心智升起不满/生气并责备/抱怨/负面评判他人在我自己里面。因此我领悟到,我自己里面制造并投射他人的这个“他人对/朝向我非常不满/生气并且评判/视我为不好/不够好”的担心/害怕——再次只是我躲在心智虚拟现实中制造的又一个向外投射=防御机制,它阻止/妨害我去为我自己作为创造者制造的这些心智秘聊/能量迷占去负起自我责任、也妨碍/妨害我更多专注于物质现实去与他人实际交流/确认和了解/行动以便推进任何无论是我叫他人还是他人叫我帮忙/分派的工作/任务/项目有效地前进/发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是我允许我自己被教导/洗脑而相信这个社会现实里关于知识、学历/证书、工作、胜任、匹配、资格等许多定义/管理理论/模型,并把它们制作为某种“唯一正确/标准”的选项在我自己里面,进而拿它们作为一把尺子去量度我自己/他人等如我们的工作能力/胜任水平乃至行为举止,如此沉浸在心智的两极化评判/定义中看待我自己和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其他人。而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所有这些“唯一正确的标准/选项”作为限制条件已经多么严重地制约/束缚着我自己等如身边每个他人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去从事不同工作、任务、项目的稳定/舒适性和有效性。这真的毫无必要、这必须停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社会现实里企业选用人员的各种标准/条例/制度、和前人们总结/书写成书的那些工作/管理方面的定义/理论/模型等等,全都是在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制造出来的现实规则/律法/条例和结果,其中会有许多的经验/工具/方法可供我们借鉴/学习、也同时会有没有站在为全体最好的立场上作出的考虑,因此显然如同我以前的那些要么彻底批评/反对、要么完全遵从/执行的作为,全都只是我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两极化当中在玩耍能量游戏的外部行为显现,很多时候不仅于事无补而且制造摩擦/冲突在我的内在等如外在现实中——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这些字词为我自己做解构、调查和重新定义它们以便把清晰的认识/理解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仅接受并允许我沉浸在心智中去拿我自己即我感知/认知我自己的某些知识/能力/经验 与我身边那些已经被我定义并极度看高/崇拜的他人即“我认为的”他们具备/掌握的知识/能力/经验“作比较”,而得出“相信我一定是不够资格/能力、也不能够被赋予信任/权力去负责/承担这个工作/任务的,那是不匹配的”的自我定义、和朝向我自己深深的自我怀疑——实际上我没有觉察/理解的是:一,我只是在拿现今我所得知/看见的我自己与他人之间那些“知识/能力/经验的结果显现”这单一维度在作比较,但是我没有考虑到比如我与他人在某个工作/知识/技能上所搜集的信息/做调查/研究或训练自己花费的时间有多少、和他们曾经所处与我目前所在的工作/管理环境/人事物有哪些相似性和差异以及因此需要考虑和评估的方面会不同 等方面。二,我仅允许我自己躲在这个“我不够资格/能力、不配”的自我限制性定义当中,而从未支持我自己走出去向委派我工作/任务的他人询问/倾听他们“为什么考虑将某工作/任务交付于我的背后脉络/考虑”,也较少推进我自己去察看关于“要完成/达到某工作/任务/项目”我需要向那些“高人”们去学习哪些知识/技能/视角和需要花多少时间以便支持我自己更多有效去胜任该工作/任务/项目。由此可见我给我自己制造并卡困的这些自我限制/否定,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们,而是注意力回到现实环境中来为我自己拿起普同常识去更多面地考虑/考量并学习/行动就OK啦。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他人叫我帮忙/交付给我一件任务/工作或赋予我某种责任/表达对我的某个期许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把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即胸口位置,并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实际上听到/听清他人的话语/字词以了解他们要求/希望我做的是什么/如何/达到怎样的结果或目标等信息。当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朝向他人对我这个交付行为的疑惑或不清晰之处时,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推进我自己向前一步去向他人提问以了解他们的考虑脉络/背景和细节。

我承诺我自己在那期间当我察看到我里面升起紧张/焦虑或压力感时,我在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我在拿自我怀疑/否定作为防御机制削减我的自我赋权/能力和阻挡我自己回到现实。所以我停止!”然后随着身体的呼吸通过这个点、缓慢/轻柔地放手、放开这些自我卡困。也后续为我自己做进一步的书写/自我宽恕等。

我承诺我自己当我觉察到我里面产生担心/焦虑我是否足以胜任/做好等秘聊/反应时,去立刻深呼吸几下令我的注意力回到此刻在这里的现实和我的身体上,然后给我一会儿时间静下来、慢下来、坐下来为我自己拿出笔纸做实际的调查关于这任务/事情/工作是什么/如何、及需要我有的知识/能力/视角等——在普同常识的参照之下来为我自己理清,比如我需要学习的知识、训练的技能、花费多少时间,以及我可以向哪些人们、从哪些书籍中获取?进而在呼吸中推进我自己去采取行动。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1天:评判我自己的长相/身体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在每当我站在镜子面前或者观看我自己的脸部及细节、或者观看我自己的身体整体即各个部位的形状/结构/样貌时,可以察看到我的心智里瞬间启动并疯狂运转秘聊/想法,比如“瞧瞧这眼睛这么小,使劲都睁不大/脸上咋这么多雀斑呀,真难看!/为什么我的眼睛与眉毛之间的距离离得这么远,怎么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的样子?/这头发咋白了这么多?/这头发太多/长太快了!”或者“小矮个干点啥事都得依靠凳子爬高/这里这里怎么长得这么粗/细,看起来不如我见过的某某样子?那里那里好像堆积脂肪了使身材都变形了,真难看!”等等,我会感到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的情绪在我里面翻滚。而少部分情况下会有些正面评判“我脸上的皮肤看起来皱纹的确不太明显,像很多他人反馈给我的那样/还好到了这把年纪我的身材没有特别大的变形。”等,这时我会体验到我里面有一种抬升即优越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从小我如何看见/学习在我身边的大人们他们如何与我交流/互动关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是什么/如何是的过程中、以及我看见/听到整个社会现实里身边他人/影视媒体各种说法/图片宣传/展示的过程中,我听到的全都是这种“什么样是好、不好,什么样是好看/美、难看/丑,什么样是得体/漂亮、见不得人的……”两极化的评判/判定,还有各种“应该如何”的说话/字词。因此我从小就绝对完全相信/认为,这就是我应该与我的物质身体在一起/互动的关系/方式,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

心智秘聊——
“瞧瞧这眼睛这么小,使劲都睁不大/脸上咋这么多雀斑呀,真难看!/为什么我的眼睛与眉毛之间的距离离得这么远,怎么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的样子?/这头发咋白了这么多?/这头发太多/长太快了!”或者“小矮个干点啥事都得依靠凳子爬高/这里这里怎么长得这么粗/细,看起来不如我见过的某某样子?那里那里好像堆积脂肪了使身材都变形了,真难看!”或“我脸上的皮肤看起来皱纹的确不太明显,像很多他人反馈给我的那样/还好到了这把年纪我的身材没有特别大的变形。”

情绪/感受能量——
要么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的情绪、要么抬升即优越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记得从小我如何看见/学习在我身边的大人们他们如何与我交流/互动关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是什么/如何是的过程中、以及我看见/听到整个社会现实里身边他人/影视媒体各种说法/图片宣传/展示的过程中,我听到的全都是这种“什么样是好、不好,什么样是好看/美、难看/丑,什么样是得体/漂亮、见不得人的……”两极化的评判/判定,还有各种“应该如何”的说话/字词。因此我从小就绝对完全相信/认为,这就是我应该与我的物质身体在一起/互动的关系/方式,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些过去记忆当中,在每当我听着身边大人们在看着我的物质身体/长相 和/或与其他小孩子的物质身体/长相作比较,而对/朝向我们说着这些评判好看/难看、美/丑、漂亮/羞羞……的片刻中,实际上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以“害怕”为出发点去听大人们的这些说话/字词,因此已经将我自己限制/卡困在一模一样的“欲望得到好看/美/漂亮的评判—害怕失去这些欲望”极端两极之间实际上冲突/摩擦我自己=消耗/滥虐我的物质身体。并进而拿所有这些评判/定义和心智能量反应统统来定义我自己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且绝对彻底地毫不质疑——如此走上了一条绝对彻底分离/分裂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我的物质身体的道路。可见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 我也看见,在那些童年记忆当中我不是没有过任何质疑这种对待我们的物质身体的评判方式的片刻,但是每当那一刻我看见我里面立刻跳出来的是“害怕/恐惧”=我害怕/恐惧如果我不按照前人们他们如何示范/告诉/要求我的去行为/说话=活我自己,我将可能被他们批评/责备甚至训斥/惩罚、甚至更严重的被扔出去而失去我自己/失去一切而只有等死,显然这使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所有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坏/负面/失去/死亡”和朝向它们的“害怕”,快要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躲藏/沉迷在心智系统“害怕”等如所有我自创的“恐怖图片”的背后,绝对完全放弃了我自己作为一个生命平等一体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的自我信赖/力量和自我指导,反而任由“害怕”性格代替我去主导/活在每一个片刻与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在一起的我是谁的表达/呈现。
 我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紧抓“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的信念/想法时,实际上再次我只是紧抓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继续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是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的关系/互动、及其已经显化在身体上的各种后果的“唯一创造者”因此正是“必然的责任者”这个事实真相。这一点除了阻止/妨碍我支持我自己有效行走我的诞生我自己出生命的进程之外,毫无用处,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 我也领悟到,每个人类的长相/身体本身是个体向这个世界/外在现实展示自我的表达形式之一,我们的物质身体有着相同/相似的结构、组织、构成等,同时也有细节上差异/不同的表达形式,因此任何有悖于对全体最好的“比较”量度/方法,是毫无必要的——因为它不仅将我们自己限困在只存在于心智两极化摩擦中冲突我们自己在我们的内在而因此消耗物质身体的生命能量、也制造冲突在我们与他人的互动中在现实里;而且严重地阻止/妨碍/妨害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我们的孩子,去仅仅在身体的呼吸中轻松、自然、舒适、自由地去表达我们是谁等如是我们的物质身体在每一刻在这里的呈在。
 我还领悟到,的确在现在的物质现实中这种对/朝向我们(也包含动植物们)的物质身体两极化的评判,可以说是一种极端广泛的“正常”状况,意思是所有人都感知/认为这是可以/可以被接受/理解的,源于我们对我们自己等如是生命的物质身体和我们接受并允许做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一切作为的不了解。因此事实上对我而言,这是一面镜子、这是一个机会点——每当我觉察到我里面跳出朝向我自己/他人即物质身体的任何评判,都在提醒我“这里有一个卡困点”,因此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它然后调查/解构/负责它,和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而每当我听到他人在说各种朝向他们自己/我或其他人身体的评判时,我也提醒我自己“这只是他们在对他们自己的心智反应-起反应,而与我无关。”进而继续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活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表达。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把手放在胸口位置专注于物质身体的感觉上;直到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平静/稳定/踏实然后再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入镜子、看清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并进入某些细节。如果我看到任何朝向我的物质身体的心智秘聊/评判跳出,就深呼吸和停止它,然后注意力带回来继续看镜子;或后续拿起点去为我自己做书写/宽恕。

每当下一次我看见我里面跳出朝向他人或动植物即他们的物质身体在某一刻表达的两极化评判/秘聊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我里面的任何评判都与他人/动植物即他们此刻物质身体的表达/呈在/形式无关,这只是在提醒我我自己我里面这个点还尚未被揭示/调查和释放。”然后我支持我自己在呼吸中标记它,进而拿起和调查/书写它,去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看/听见他人对/朝向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在某一刻表达的两极化评判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他人的评判与我无关,我要检视我自己的是:这一刻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站在这里的我是谁?我是否在支持/援助我自己活平静/稳定/踏实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活表达、还是我已经掉入了心智反应?”进而,继续为我自己拿起心智反应点去调查/负责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2天:评判我自己的长相/身体-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在每当我站在镜子面前或者观看我自己的脸部及细节、或者观看我自己的身体整体即各个部位的形状/结构/样貌时,可以察看到我的心智里瞬间启动并疯狂运转秘聊/想法,比如“瞧瞧这眼睛这么小,使劲都睁不大/脸上咋这么多雀斑呀,真难看!/为什么我的眼睛与眉毛之间的距离离得这么远,怎么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的样子?/这头发咋白了这么多?/这头发太多/长太快了!”或者“小矮个干点啥事都得依靠凳子爬高/这里这里怎么长得这么粗/细,看起来不如我见过的某某样子?那里那里好像堆积脂肪了使身材都变形了,真难看!”等等,我会感到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的情绪在我里面翻滚。而少部分情况下会有些正面评判“我脸上的皮肤看起来皱纹的确不太明显,像很多他人反馈给我的那样/还好到了这把年纪我的身材没有特别大的变形。”等,这时我会体验到我里面有一种抬升即优越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从小我如何看见/学习在我身边的大人们他们如何与我交流/互动关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是什么/如何是的过程中、以及我看见/听到整个社会现实里身边他人/影视媒体各种说法/图片宣传/展示的过程中,我听到的全都是这种“什么样是好、不好,什么样是好看/美、难看/丑,什么样是得体/漂亮、见不得人的……”两极化的评判/判定,还有各种“应该如何”的说话/字词。因此我从小就绝对完全相信/认为,这就是我应该与我的物质身体在一起/互动的关系/方式,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瞧瞧这眼睛这么小,使劲都睁不大/脸上咋这么多雀斑呀,真难看!/为什么我的眼睛与眉毛之间的距离离得这么远,怎么看起来都有点傻乎乎的样子?/这头发咋白了这么多?/这头发太多/长太快了!”或者“小矮个干点啥事都得依靠凳子爬高/这里这里怎么长得这么粗/细,看起来不如我见过的某某样子?那里那里好像堆积脂肪了使身材都变形了,真难看!”或“我脸上的皮肤看起来皱纹的确不太明显,像很多他人反馈给我的那样/还好到了这把年纪我的身材没有特别大的变形。”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要么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的情绪、要么抬升即优越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记得从小我如何看见/学习在我身边的大人们他们如何与我交流/互动关于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是什么/如何是的过程中、以及我看见/听到整个社会现实里身边他人/影视媒体各种说法/图片宣传/展示的过程中,我听到的全都是这种“什么样是好、不好,什么样是好看/美、难看/丑,什么样是得体/漂亮、见不得人的……”两极化的评判/判定,还有各种“应该如何”的说话/字词。因此我从小就绝对完全相信/认为,这就是我应该与我的物质身体在一起/互动的关系/方式,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我从小长大的那些过去记忆当中,在每当我听着身边大人们在看着我的物质身体/长相 和/或与其他小孩子的物质身体/长相作比较,而对/朝向我们说着这些评判好看/难看、美/丑、漂亮/羞羞……的片刻中,实际上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以“害怕”为出发点去听大人们的这些说话/字词,因此已经将我自己限制/卡困在一模一样的“欲望得到好看/美/漂亮的评判—害怕失去这些欲望”极端两极之间实际上冲突/摩擦我自己=消耗/滥虐我的物质身体。并进而拿所有这些评判/定义和心智能量反应统统来定义我自己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且绝对彻底地毫不质疑——如此走上了一条绝对彻底分离/分裂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我的物质身体的道路。可见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那些童年记忆当中我不是没有过任何质疑这种对待我们的物质身体的评判方式的片刻,但是每当那一刻我看见我里面立刻跳出来的是“害怕/恐惧”=我害怕/恐惧如果我不按照前人们他们如何示范/告诉/要求我的去行为/说话=活我自己,我将可能被他们批评/责备甚至训斥/惩罚、甚至更严重的被扔出去而失去我自己/失去一切而只有等死,显然这使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所有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坏/负面/失去/死亡”和朝向它们的“害怕”,快要吓死我自己了!于此我领悟到,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躲藏/沉迷在心智系统“害怕”等如所有我自创的“恐怖图片”的背后,绝对完全放弃了我自己作为一个生命平等一体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的自我信赖/力量和自我指导,反而任由“害怕”性格代替我去主导/活在每一个片刻与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在一起的我是谁的表达/呈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紧抓“因为我从小只看到过这一种表达方式呀!因为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呀!”的信念/想法时,实际上再次我只是紧抓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继续隐藏/抑制/逃避面对:我是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的关系/互动、及其已经显化在身体上的各种后果的“唯一创造者”因此正是“必然的责任者”这个事实真相。这一点除了阻止/妨碍我支持我自己有效行走我的诞生我自己出生命的进程之外,毫无用处,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个人类的长相/身体本身是个体向这个世界/外在现实展示自我的表达形式之一,我们的物质身体有着相同/相似的结构、组织、构成等,同时也有细节上差异/不同的表达形式,因此任何有悖于对全体最好的“比较”量度/方法,是毫无必要的——因为它不仅将我们自己限困在只存在于心智两极化摩擦中冲突我们自己在我们的内在而因此消耗物质身体的生命能量、也制造冲突在我们与他人的互动中在现实里;而且严重地阻止/妨碍/妨害我们每一个人、特别是我们的孩子,去仅仅在身体的呼吸中轻松、自然、舒适、自由地去表达我们是谁等如是我们的物质身体在每一刻在这里的呈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的确在现在的物质现实中这种对/朝向我们(也包含动植物们)的物质身体两极化的评判,可以说是一种极端广泛的“正常”状况,意思是所有人都感知/认为这是可以/可以被接受/理解的,源于我们对我们自己等如是生命的物质身体和我们接受并允许做在我们自己身上的一切作为的不了解。因此事实上对我而言,这是一面镜子、这是一个机会点——每当我觉察到我里面跳出朝向我自己/他人即物质身体的任何评判,都在提醒我“这里有一个卡困点”,因此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拿起它然后调查/解构/负责它,和作为礼物给回我自己。而每当我听到他人在说各种朝向他们自己/我或其他人身体的评判时,我也提醒我自己“这只是他们在对他们自己的心智反应-起反应,而与我无关。”进而继续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活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表达。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观看镜子里的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每个细节等如整体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把手放在胸口位置专注于物质身体的感觉上;直到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平静/稳定/踏实然后再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入镜子、看清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并进入某些细节。如果我看到任何朝向我的物质身体的心智秘聊/评判跳出,就深呼吸和停止它,然后注意力带回来继续看镜子;或后续拿起点去为我自己做书写/宽恕。

每当下一次我看见我里面跳出朝向他人或动植物即他们的物质身体在某一刻表达的两极化评判/秘聊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我里面的任何评判都与他人/动植物即他们此刻物质身体的表达/呈在/形式无关,这只是在提醒我我自己我里面这个点还尚未被揭示/调查和释放。”然后我支持我自己在呼吸中标记它,进而拿起和调查/书写它,去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看/听见他人对/朝向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在某一刻表达的两极化评判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他人的评判与我无关,我要检视我自己的是:这一刻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站在这里的我是谁?我是否在支持/援助我自己活平静/稳定/踏实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活表达、还是我已经掉入了心智反应?”进而,继续为我自己拿起心智反应点去调查/负责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3天:我的“归咎于内”人格

自我书写——
归咎于,我查百度词典,意思是:归罪,把罪过推给别人归咎于客观原因。而在这些年行走自我进程过程中我观察我自己里面有一个“归咎于内”人格,就像上个月有一篇博文我讨论我的“过度检讨”模式,而它真确把我自己里面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卡困得相当缩紧/紧绷/僵硬的后果。今天来为我自己调查看一看它。
我观察到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立刻我的心智中跳出这样的秘聊/想法“是不是我刚才/前面哪里哪里没做好/错了/疏漏或忘记掉了,所以现在才出现这种不好/坏的结果?/是不是我的错、我不好?我刚才/前面到底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我影响到他人/造成他们这种不好/坏后果的?”或“哎呀,好像真的是我的错、不好,糟糕!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等等。我感到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升起并且随时间缓慢但肯定地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以至于产生一种好像我会被我自己里面的这种压倒性情绪能量压垮/淹没/窒息即我感觉“我快要死了”的极度恐惧/害怕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我0-3岁多在兰州我自己家里期间,每天或有时一天好几次会“突然”听到巨大的吼叫声=那是爸爸斥责哥哥、和哥哥被打时刺耳的尖叫声,并看到爸爸用大力地殴打着哥哥的情境/图片在我眼前反复播出,那时我只感到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正在被那种声音的频率/强度穿透/震碎以至于我觉得好像“我快死了”或“我已经死了”的感觉。同时我经常听到爸爸吼叫着“你知道错了/不对吗?!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错/做坏事了?!”因此在那种巨大声音/字词的共鸣振动之下,我一次次走进心智开始相信“错/不对/坏/不好”这些一定是某种极坏极坏的东西以至于一旦个人碰到它们将必定会遭到如此严重的殴打/虐待即好像有一种“被往死里打”的程度/后果——这太太太可怕/恐怖了,所以我千万千万要离它们远点、越远越好。因此我重新走回心智去发展更多的“害怕错/不对/坏/不好”性格作为防御机制,妄想挡住我自己里面和外在现实任何“错/不对/坏/不好”的东西或评判碰到/粘到我身上。

物质事件——
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

心智秘聊——
“是不是我刚才/前面哪里哪里没做好/错了/疏漏或忘记掉了,所以现在才出现这种不好/坏的结果?/是不是我的错、我不好?我刚才/前面到底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我影响到他人/造成他们这种不好/坏后果的?”或“哎呀,好像真的是我的错、不好,糟糕!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

情绪/感受能量——
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升起并且随时间缓慢但肯定地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以至于产生一种好像我会被我自己里面的这种压倒性情绪能量压垮/淹没/窒息即我感觉“我快要死了”的极度恐惧/害怕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因为我记得,我0-3岁多在兰州我自己家里期间,每天或有时一天好几次会“突然”听到巨大的吼叫声=那是爸爸斥责哥哥、和哥哥被打时刺耳的尖叫声,并看到爸爸用大力地殴打着哥哥的情境/图片在我眼前反复播出,那时我只感到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正在被那种声音的频率/强度穿透/震碎以至于我觉得好像“我快死了”或“我已经死了”的感觉。同时我经常听到爸爸吼叫着“你知道错了/不对吗?!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错/做坏事了?!”因此在那种巨大声音/字词的共鸣振动之下,我一次次走进心智开始相信“错/不对/坏/不好”这些一定是某种极坏极坏的东西以至于一旦个人碰到它们将必定会遭到如此严重的殴打/虐待即好像有一种“被往死里打”的程度/后果——这太太太可怕/恐怖了,所以我千万千万要离它们远点、越远越好。因此我重新走回心智去发展更多的“害怕错/不对/坏/不好”性格作为防御机制,妄想挡住我自己里面和外在现实任何“错/不对/坏/不好”的东西碰到/粘到我身上。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在我的这个童年记忆里当我面对父亲如何斥责/殴打哥哥的现实情境时,那种巨大的喊叫/尖叫声音的确比较刺激耳膜和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我对我的物质身体在那一刻的体验,但是正正在我眼前的事实真相是: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从未被这种声音实质上伤害到过,无论它有多大/强烈。反而,实际上是我在那一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允许心智的“害怕”介入,并且基于我对我自己的物质身体不好/很不好的感觉而触发/制造我自己预编程/设计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因此再次把我自己囚困在“欲望感觉好/活着—害怕失去这个欲望”两极之间,并以此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实际上看见在我眼前的普同常识。
 我也看见,实际上我依然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只透过“害怕”镜片在听着父亲这些循环说出的字词“错/不对/坏/不好”,并且在那些看着他如何斥责/殴打哥哥的片刻中,反复投入心智循环制造/加强多层面/维度的害怕性格,比如害怕被打、害怕痛、害怕失去/死亡,并将它们都直接关联到“害怕错/不对/坏/不好”的“害怕”……由此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将仅仅是物质现实里面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在时间中一步一步学习、实践、练习、应用每一个技能/方法/工具等过程中任何一丁点儿我所做或他人评判我 的犯错/做得不对/不好或搞坏了 的现实后果,全都制作成了激活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的“欲望好/活下去--害怕失去/死亡”极端两极即生存模式 的触发点——真确是,我制作了一个监狱/地狱,将我自己牢牢地锁困在其中并且将我自己的生存空间越缩越小,也妨害我自己有效面对/了解我自己的每一个“做错/不好”实际上是什么/如何是、进而去改正它们以扩展我的潜能。
 我领悟到,我已经接受和允许并活成的“归咎于内”人格,只不过是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面对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看/听到他人的任何不好、做错、搞砸的现实情境,而立刻冲进心智启动“欲望正确/对/好--害怕错/不好/坏(即失去正确/对/好)”性格/模式/反应和沉浸在两极化能量摩擦中冲突/战斗我自己,实际上我已经将它制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目的只为挡住我的眼睛不让我走进内在看清“我是我里面所有心智活动/能量迷占的唯一创造者=责任者”的事实,也不让我回到现实真正看见/看清我面前“我的做错/不好/坏了的结果/后果”并且去为我自己的这个作为/后果负起责任。显然它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我沉浸在心智里“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的想法/信念等如害怕/恐惧当中时,实际上我已经掉入我的另一个童年记忆中,即是3岁多我被母亲带到上海外婆家,而某一刻我醒来找不见母亲了——那时我启动了“失去/死亡”的害怕在我里面,并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且相信它是我自己里面神一般的存在因此一定会永远保护/照顾我。以此重新制造出“害怕他人不要=排斥/讨厌我”的害怕性格在我里面,并反复投射到我的环境现实里任何被我视为重要/依赖的他人身上、进而随着时间可以说几乎扩展到我身边所接触/交往的所有人们身上——因此在每当我实际上面对/与任何他人交流的时候,去一次又一次投入心智触发这个直接关联“失去/死亡”的害怕=生存模式 的“害怕他人如何看/评判我的害怕”——显然再次锁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在我自创的心智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同一个监狱/地狱的幻觉中,几乎可以说相当困难去令我自己只是在呼吸中回到身体里平静、稳定、自然地与任何他人在任何片刻以任何形式互动。反而每一次与他人的交流,仿佛成了一场“生死之战”,真确搞砸了我自己和我的现实——这一点,我在这里深吸一口气停止它!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给我一会儿时间继续呼吸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一直评判为‘不好/坏/负面’定义的人事物/情境,并关联上了求生存/争取赢的反应模式和活出了归咎于内的人格,但是它不是我真正是谁。我是它的预编程/创造者,因此我能够立刻停止它、就在这里。”然后我支持/援助我自己随着每一口呼吸行走通过这个压倒性能量等如身体上相当抽紧/缩紧的紧绷/僵化的感觉,拥抱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并从我身体里正中心缓慢但肯定地站立起来。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听到/听明此刻在这里正在播出/发展的人事物/情境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把了解给回我自己。也同时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在我里面检查是否有出现心智的波动/反应然后标记它;和 查看/评估眼前的现实情况并为我自己去或者理清/调查我的错/不好是什么/如何是、或者去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关于是否需要即刻采取某些行动/探索解决方法、或者我上前一步去与他人交流/讨论问题是什么以及是否需要作出一些调整/改变等等。
如果我看见我已经走进心智的这个归咎于内人格等如是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迷占中、或有时体验到胃上部心口位置里面好像有一个“空洞”感时,我承诺我自己,深深地吸一口气、手放在我的胸口位置并且注意力放到我的身体等如身体内正中心我是谁的那个位置,吸气-支持我自己站立起来、呼气-释放这些累积的能量,同时身体上站起来活动肢体/拥抱和感觉身体伴随缓慢/轻柔/自然的呼吸以帮助我自己真正回到现实、拿回我的自我力量/自我信任在我里面。并然后去面对现实、调查问题、处理解决。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34天:我的“归咎于内”人格-自我宽恕

归咎于,我查百度词典,意思是:归罪,把罪过推给别人归咎于客观原因。而在这些年行走自我进程过程中我观察我自己里面有一个“归咎于内”人格,就像上个月有一篇博文我讨论我的“过度检讨”模式,而它真确把我自己里面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卡困得相当缩紧/紧绷/僵硬的后果。今天来为我自己调查看一看它。
我观察到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立刻我的心智中跳出这样的秘聊/想法“是不是我刚才/前面哪里哪里没做好/错了/疏漏或忘记掉了,所以现在才出现这种不好/坏的结果?/是不是我的错、我不好?我刚才/前面到底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我影响到他人/造成他们这种不好/坏后果的?”或“哎呀,好像真的是我的错、不好,糟糕!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等等。我感到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升起并且随时间缓慢但肯定地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以至于产生一种好像我会被我自己里面的这种压倒性情绪能量压垮/淹没/窒息即我感觉“我快要死了”的极度恐惧/害怕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我0-3岁多在兰州我自己家里期间,每天或有时一天好几次会“突然”听到巨大的吼叫声=那是爸爸斥责哥哥、和哥哥被打时刺耳的尖叫声,并看到爸爸用大力地殴打着哥哥的情境/图片在我眼前反复播出,那时我只感到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正在被那种声音的频率/强度穿透/震碎以至于我觉得好像“我快死了”或“我已经死了”的感觉。同时我经常听到爸爸吼叫着“你知道错了/不对吗?!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错/做坏事了?!”因此在那种巨大声音/字词的共鸣振动之下,我一次次走进心智开始相信“错/不对/坏/不好”这些一定是某种极坏极坏的东西以至于一旦个人碰到它们将必定会遭到如此严重的殴打/虐待即好像有一种“被往死里打”的程度/后果——这太太太可怕/恐怖了,所以我千万千万要离它们远点、越远越好。因此我重新走回心智去发展更多的“害怕错/不对/坏/不好”性格作为防御机制,妄想挡住我自己里面和外在现实任何“错/不对/坏/不好”的东西或评判碰到/粘到我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眼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是不是我刚才/前面哪里哪里没做好/错了/疏漏或忘记掉了,所以现在才出现这种不好/坏的结果?/是不是我的错、我不好?我刚才/前面到底做了些什么?是不是我影响到他人/造成他们这种不好/坏后果的?”或“哎呀,好像真的是我的错、不好,糟糕!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连接上了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并且随时间缓慢但肯定地越来越强烈、有时候以至于产生一种好像我会被我自己里面的这种压倒性情绪能量压垮/淹没/窒息即我感觉“我快要死了”的极度恐惧/害怕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因为我记得,我0-3岁多在兰州我自己家里期间,每天或有时一天好几次会“突然”听到巨大的吼叫声=那是爸爸斥责哥哥、和哥哥被打时刺耳的尖叫声,并看到爸爸用大力地殴打着哥哥的情境/图片在我眼前反复播出,那时我只感到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好像正在被那种声音的频率/强度穿透/震碎以至于我觉得好像“我快死了”或“我已经死了”的感觉。同时我经常听到爸爸吼叫着“你知道错了/不对吗?!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再错/做坏事了?!”因此在那种巨大声音/字词的共鸣振动之下,我一次次走进心智开始相信“错/不对/坏/不好”这些一定是某种极坏极坏的东西以至于一旦个人碰到它们将必定会遭到如此严重的殴打/虐待即好像有一种“被往死里打”的程度/后果——这太太太可怕/恐怖了,所以我千万千万要离它们远点、越远越好。因此我重新走回心智去发展更多的“害怕错/不对/坏/不好”性格作为防御机制,妄想挡住我自己里面和外在现实任何“错/不对/坏/不好”的东西碰到/粘到我身上。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我的这个童年记忆里当我面对父亲如何斥责/殴打哥哥的现实情境时,那种巨大的喊叫/尖叫声音的确比较刺激耳膜和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我对我的物质身体在那一刻的体验,但是正正在我眼前的事实真相是: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从未被这种声音实质上伤害到过,无论它有多大/强烈。反而,实际上是我在那一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允许心智的“害怕”介入,并且基于我对我自己的物质身体不好/很不好的感觉而触发/制造我自己预编程/设计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因此再次把我自己囚困在“欲望感觉好/活着—害怕失去这个欲望”两极之间,并以此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实际上看见在我眼前的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依然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只透过“害怕”镜片在听着父亲这些循环说出的字词“错/不对/坏/不好”,并且在那些看着他如何斥责/殴打哥哥的片刻中,反复投入心智循环制造/加强多层面/维度的害怕性格,比如害怕被打、害怕痛、害怕失去/死亡,并将它们都直接关联到“害怕错/不对/坏/不好”的“害怕”……由此在我的现实生活中,将仅仅是物质现实里面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在时间中一步一步学习、实践、练习、应用每一个技能/方法/工具等过程中任何一丁点儿我所做或他人评判我 的犯错/做得不对/不好或搞坏了 的现实后果,全都制作成了激活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的“欲望好/活下去--害怕失去/死亡”极端两极即生存模式 的触发点——真确是,我制作了一个监狱/地狱,将我自己牢牢地锁困在其中并且将我自己的生存空间越缩越小,也妨害我自己有效面对/了解我自己的每一个“做错/不好”实际上是什么/如何是、进而去改正它们以扩展我的潜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已经接受和允许并活成的“归咎于内”人格,只不过是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面对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我看/听到他人的任何不好、做错、搞砸的现实情境,而立刻冲进心智启动“欲望正确/对/好--害怕错/不好/坏(即失去正确/对/好)”性格/模式/反应和沉浸在两极化能量摩擦中冲突/战斗我自己,实际上我已经将它制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目的只为挡住我的眼睛不让我走进内在看清“我是我里面所有心智活动/能量迷占的唯一创造者=责任者”的事实,也不让我回到现实真正看见/看清我面前“我的做错/不好/坏了的结果/后果”并且去为我自己的这个作为/后果负起责任。显然它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沉浸在心智里“他人会不会骂/讨厌/嫌弃我?如果他们再也不理我的话,那该多可怕呀!”的想法/信念等如害怕/恐惧当中时,实际上我已经掉入我的另一个童年记忆中,即是3岁多我被母亲带到上海外婆家,而某一刻我醒来找不见母亲了——那时我启动了“失去/死亡”的害怕在我里面,并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且相信它是我自己里面神一般的存在因此一定会永远保护/照顾我。以此重新制造出“害怕他人不要=排斥/讨厌我”的害怕性格在我里面,并反复投射到我的环境现实里任何被我视为重要/依赖的他人身上、进而随着时间可以说几乎扩展到我身边所接触/交往的所有人们身上——因此在每当我实际上面对/与任何他人交流的时候,去一次又一次投入心智触发这个直接关联“失去/死亡”的害怕=生存模式 的“害怕他人如何看/评判我的害怕”——显然再次锁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在我自创的心智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如同一个监狱/地狱的幻觉中,几乎可以说相当困难去令我自己只是在呼吸中回到身体里平静、稳定、自然地与任何他人在任何片刻以任何形式互动。反而每一次与他人的交流,仿佛成了一场“生死之战”,真确搞砸了我自己和我的现实——这一点,我在这里深吸一口气停止它!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面对我自己或任何其他人事物比如出现问题/困难/困局等状况、或听到家人/他人说他们这里那里如何不好/糟糕等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注意力放回到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给我一会儿时间继续呼吸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一直评判为‘不好/坏/负面’定义的人事物/情境,并关联上了求生存/争取赢的反应模式和活出了归咎于内的人格,但是它不是我真正是谁。我是它的预编程/创造者,因此我能够立刻停止它、就在这里。”然后我支持/援助我自己随着每一口呼吸行走通过这个压倒性能量等如身体上相当抽紧/缩紧的紧绷/僵化的感觉,拥抱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并从我身体里正中心缓慢但肯定地站立起来。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听到/听明此刻在这里正在播出/发展的人事物/情境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把了解给回我自己。也同时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在我里面检查是否有出现心智的波动/反应然后标记它;和 查看/评估眼前的现实情况并为我自己去或者理清/调查我的错/不好是什么/如何是、或者去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关于是否需要即刻采取某些行动/探索解决方法、或者我上前一步去与他人交流/讨论问题是什么以及是否需要作出一些调整/改变等等。

如果我看见我已经走进心智的这个归咎于内人格等如是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迷占中、或有时体验到胃上部心口位置里面好像有一个“空洞”感时,我承诺我自己,深深地吸一口气、手放在我的胸口位置并且注意力放到我的身体等如身体内正中心我是谁的那个位置,吸气-支持我自己站立起来、呼气-释放这些累积的能量,同时身体上站起来活动肢体/拥抱和感觉身体伴随缓慢/轻柔/自然的呼吸以帮助我自己真正回到现实、拿回我的自我力量/自我信任在我里面。并然后去面对现实、调查问题、处理解决。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