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15天:制作需要公开的我的表达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我自己有一个相当“本能”的心智反应/模式,即是: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里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件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出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情形下。我看见我里面就像是一个“开关”在随机地“启动”去极其快速地投入心智想象/猜想/幻想关于“其他人看到我这个/那个书写/字词/图片等呈现=我的表达,将是否容易明白/理解、是否会夸奖我做得好/清晰/正确,或是否会看不懂/在他们心里暗自说我不好/不够好/完全是错的,或他人会否说我写的字难看/太乱……?”这种心智活动真确可以进入到极其细微的细节/部分,因此我体验到我里面紧张/焦虑/害怕 和欲望/想要/希望正负两极摩擦/冲突来回摇摆/纠结而立刻失去了平衡/稳定在我里面。
我相信,一个人制作后续将要公开发布到各种平台/场合而令他人看到自己的表达的作品,当然必须要“过自己这一关”=自己感到满意了才能拿得出手。那么什么叫“自己感到满意”?意思是,当我制作“我的表达”作品期间,我需要在我自己里面基于我做的相同/相似作品及其以往它们在现实/使用中所收到来自他人的回馈/评价的过去记忆,去在我心智里“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下一次我的表达作品令其他人看到他们将会有怎样的内在体验/想法;和也把我自己“换位”到观者的位置上“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我是看这个作品的人们我将会如何体验/感觉我自己、及我觉得哪里不舒服/需要修改…… 用这种方式直到我在我心智中关于我的这个表达作品我自己无论换到哪个位置/角度来观看而再也“挑不出问题”的时候,那时我才在我自己里面足以相信/肯定我自己的这个作品=我的表达是OK的即可以公开给其他人看见的。

物质事件——
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程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时

心智秘聊——
“其他人看到我这个/那个书写/字词/图片等呈现=我的表达,将是否容易明白/理解、是否会夸奖我做得好/清晰/正确,或是否会看不懂/在他们心里暗自说我不好/不够好/完全是错的,或他人会否说我写的字难看/太乱……?”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害怕和欲望/想要/希望正负两极摩擦/冲突来回摇摆/纠结而立刻失去平衡/稳定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一个人制作后续将要公开发布到各种平台/场合而令他人看到自己的表达的作品,当然必须要“过自己这一关”=自己感到满意了才能拿得出手。那么什么叫“自己感到满意”?意思是,当我制作“我的表达”作品期间,我需要在我自己里面基于我做的相同/相似作品及其以往它们在现实/使用中所收到来自他人的回馈/评价的过去记忆,去在我心智里“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下一次我的表达作品令其他人看到他们将会有怎样的内在体验/想法;和也把我自己“换位”到观者的位置上“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我是看这个作品的人们我将会如何体验/感觉我自己、及我觉得哪里不舒服/需要修改…… 用这种方式直到我在我心智中关于我的这个表达作品我自己无论换到哪个位置/角度来观看而再也“挑不出问题”的时候,那时我才在我自己里面足以相信/肯定我自己的这个作品=我的表达是OK的即可以公开给其他人看见的。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到一个小时候时常播出的关于“我犯错/不对/不好”的过去记忆。每一次在看见/听着父母/外婆/老师他们如何批评/斥责我哪里哪里做错/不对/不好的过程中,我允许自己投入心智反复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各种“错/不好”和“害怕”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然后在下一次我将要从事/做那些相同/相似的有过“犯错/不好”的事情/工作时,我立刻启动了我里面我自创的“错/不好”和“害怕”,也同时钻进心智冲向对立正极制造出“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的心智模式/反应,去“模拟”一个图片关于这个场景在我自己里面,在其中我令我自己去竭尽所能地编造各种“可能性”(大部分是坏/不好的)、和同时制造针对这每一个“他人会如何评判/说我”的“可能的图片/想象”去制造多种方案的“应对办法=我的说话/表达”……而当我发现我在我的心智“想象/猜想/幻想”之中“想出了解决办法”的时候我立刻体验我里面恢复了平衡/稳定即我很好的感觉——因此随着时间我在现实生活中一次又一次强化我的这个心智模式/行为,以至于我越来越相信:我朝向任何他人的任何每一个“我的表达”,必须在我里面“充分准备/酝酿”直到我感到“百分百确定”之后才能去公开给他人看见,因为我已经无数次在现实中看到我的这种做法给我带来的“好”结果,比如少了他人对我不好/错的评判、多了说我好/称赞的回馈。于此我领悟到,从一开始就只是我独自一个人在我自己的心智里,玩耍着“想尽办法去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 的心智模式/反应,妄想去抑制/打倒/消灭我自己里面前面我已创造出来的许多“错/不好”和“害怕”即我标签为是令我感觉不好的负面东西,如此在我里面与我自己战斗着,不仅蒙蔽我的双眼无视实际情形、而且真确流出各种摩擦/冲突到我的现实中。
 我也看见上述小时候的过去记忆中另外一个细节,记得每当我做了某些事情而大人们评判/说我错/不好/不对的时候,经常会说这类话“你穿/写/做成这副样子出门/其他人看见了,别人会怎么看/说你?/会笑死的呢!”那时显然我看见我里面冒出一大堆我自创的“低下/次等/不好”和“害怕”而感觉很糟糕——此后每当我穿好衣服、写好作业/做某事/工作,我都会冲进我的心智里启动这个相同的“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模式/反应,去好像在我里面制作一张图片“换到其他人的位置/视角”上来反复地评判/说我这里那里怎样怎样……然后依据我在心智里创造/看见的这些“他人将如何评判/说我”的“反馈”去在我的现实生活中调整/修改我自己,直到那一刻我在我自己里面“感到满意/确定”之后,我才感知/相信我自己里面“有自信”去走出门公开我自己/发布/上交我的表达作品。但是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自始至终我只允许和接受我沉浸在我自己里面心智封闭的小空间中,基于正负两极化玩耍着图片/猜想的幻觉/幻象迷占能量上瘾,而没有基于物质现实的实际需要/考虑去倾听/了解和参照他人给予我关于我的呈现/表达作品的反馈/评判,并在普同常识原则下去调整/修改和扩展我的不同表达形式。
 我领悟到,为什么一直以来我看见并感知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模式/反应,怎么如此“本能”和看起来“它很强大而我无能/无力去立刻停止它”?——实际上是因为,正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每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那些我自创的“不好/错”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的时候,我作为创造者,立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把我的全部注意力/力量统统投注到心智虚拟现实中即这些我定义为“负面/不好”的能量体验上了,而因此实际上给我自己重新制造了一个新的时间环圈“欲望好—害怕不好”来回循环在正负两极摩擦之间……因此显然我等如是我自己的信任,也全都被放置到心智两极能量而非我眼前的物质现实上了——可见是我一点点分离/放弃了我作为创造者对我自创的心智现实等如外在物质现实的自我责任/自我信任/自己力量,并因此令到我的内在心智创造物等如外在现实创造后果——好像都成了“高等/优越”于而我在它们面前如此“低下/次等因此无力/无能/无助”的受害者。事实上这只是一个“骗局”在我自己里面,因为它只是一个能量而从来没有真正实际地存在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
 我也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来自外在任何他人给予我的他们如何看待/评判我的每一个定义/概念,统统拿来并投入心智归类到正负两极、并完全=毫不质疑地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也依据这一切去决定/主导我在现实世界里每一刻的我所是者/我是谁/我应该是什么/如何的全部等如每一个细节——如此设置了无数的条框/制约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即我的表达上,以至于达到彻底迷失了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生命的自由表达。因此我需要为我自己去从每一个我曾经放弃了我的自我主导/责任的“我的表达点”当中去拿起/调查/处理/负起责任进而重新编写我自己在每一个片刻每一口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的我的表达。
 我还领悟到,在现实生活中这么多年以来我从事的各种类型/方面的“我的表达”事项/工作,其中有着我个人收获/累积的经验/方式/方法,因此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再次使用它们的过程中,保持觉察在我里面并拿起普同常识原则作为参照,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如何运用/使用它们到每一片刻我的表达上,而不是再次跌回心智成了给系统制造/供应能量的素材。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程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开始书写/制作/打字之前,先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缓慢地深呼吸、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并放松、放慢和敞开我自己里面,也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任何的心智反应,并即刻说出自我宽恕释放我自己,直到我看见我里面稳定/平静/踏实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去我指导我自己缓慢/稳定地做我的书写、制作、写字、打字等身体动作,在期间一旦我察看到心智里跳出这个“启动想象/猜想/幻想”的秘聊/活动时,我仅仅深吸一口气并停止它、或起身在呼吸中活动几下身体放开/放手它,然后再次将注意力放回到我的物质身体即面前正在从事的“我的表达”工作上继续。并且最终,在呼吸中、在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检查/评估/确定和进而行动做发布“我的表达”的动作。
我承诺我自己在任何“我的表达”已经发布出去之后我收到来自他人的反馈/评价/评判的时候,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专注在物质身体即面前的现实中,以实际上看见/听到他人反馈的字词/话语,并通过交流帮助我进一步了解,然后将他人的反馈视作为一个参照给回我自己,从中学习/借鉴和修正/扩展我的表达的更多可能性。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16天:制作需要公开的我的表达-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我自己有一个相当“本能”的心智反应/模式,即是: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里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件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出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情形下。我看见我里面就像是一个“开关”在随机地“启动”去极其快速地投入心智想象/猜想/幻想关于“其他人看到我这个/那个书写/字词/图片等呈现=我的表达,将是否容易明白/理解、是否会夸奖我做得好/清晰/正确,或是否会看不懂/在他们心里暗自说我不好/不够好/完全是错的,或他人会否说我写的字难看/太乱……?”这种心智活动真确可以进入到极其细微的细节/部分,因此我体验到我里面紧张/焦虑/害怕 和欲望/想要/希望正负两极摩擦/冲突来回摇摆/纠结而立刻失去了平衡/稳定在我里面。
我相信,一个人制作后续将要公开发布到各种平台/场合而令他人看到自己的表达的作品,当然必须要“过自己这一关”=自己感到满意了才能拿得出手。那么什么叫“自己感到满意”?意思是,当我制作“我的表达”作品期间,我需要在我自己里面基于我做的相同/相似作品及其以往它们在现实/使用中所收到来自他人的回馈/评价的过去记忆,去在我心智里“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下一次我的表达作品令其他人看到他们将会有怎样的内在体验/想法;和也把我自己“换位”到观者的位置上“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我是看这个作品的人们我将会如何体验/感觉我自己、及我觉得哪里不舒服/需要修改…… 用这种方式直到我在我心智中关于我的这个表达作品我自己无论换到哪个位置/角度来观看而再也“挑不出问题”的时候,那时我才在我自己里面足以相信/肯定我自己的这个作品=我的表达是OK的即可以公开给其他人看见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程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其他人看到我这个/那个书写/字词/图片等呈现=我的表达,将是否容易明白/理解、是否会夸奖我做得好/清晰/正确,或是否会看不懂/在他们心里暗自说我不好/不够好/完全是错的,或他人会否说我写的字难看/太乱……?”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连接上紧张/焦虑/害怕和欲望/想要/希望正负两极摩擦/冲突来回摇摆/纠结而立刻失去平衡/稳定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一个人制作后续将要公开发布到各种平台/场合而令他人看到自己的表达的作品,当然必须要“过自己这一关”=自己感到满意了才能拿得出手。那么什么叫“自己感到满意”?意思是,当我制作“我的表达”作品期间,我需要在我自己里面基于我做的相同/相似作品及其以往它们在现实/使用中所收到来自他人的回馈/评价的过去记忆,去在我心智里“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下一次我的表达作品令其他人看到他们将会有怎样的内在体验/想法;和也把我自己“换位”到观者的位置上“模拟=想象/猜想/幻想”假如我是看这个作品的人们我将会如何体验/感觉我自己、及我觉得哪里不舒服/需要修改…… 用这种方式直到我在我心智中关于我的这个表达作品我自己无论换到哪个位置/角度来观看而再也“挑不出问题”的时候,那时我才在我自己里面足以相信/肯定我自己的这个作品=我的表达是OK的即可以公开给其他人看见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陷入一个小时候时常播出的关于“我犯错/不对/不好”的过去记忆。每一次在看见/听着父母/外婆/老师他们如何批评/斥责我哪里哪里做错/不对/不好的过程中,我允许自己投入心智反复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各种“错/不好”和“害怕”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然后在下一次我将要从事/做那些相同/相似的有过“犯错/不好”的事情/工作时,我在启动了我里面我自创的“错/不好”和“害怕”,同时也钻进心智冲向对立正极制造出“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的心智模式/反应,去“模拟”一个图片关于这个场景在我自己里面,在其中我令我自己去竭尽所能地编造各种“可能性”(大部分是坏/不好的)、和同时制造针对这每一个“他人会如何评判/说我”的“可能的图片/想象”去制造多种方案的“应对办法=我的说话/表达”……而当我发现我在我的心智“想象/猜想/幻想”之中“想出了解决办法”的时候我立刻体验我里面恢复了平衡/稳定即我很好的感觉——因此随着时间我在现实生活中一次又一次强化我的这个心智模式/行为,以至于我越来越相信:我朝向任何他人的任何每一个“我的表达”,必须在我里面“充分准备/酝酿”直到我感到“百分百确定”之后才能去公开给他人看见,因为我已经无数次在现实中看到我的这种做法给我带来的“好”结果,比如少了他人对我不好/错的评判、多了说我好/称赞的回馈。于此我领悟到,从一开始就只是我独自一个人在我自己的心智里,玩耍着“想尽办法去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 的心智模式/反应,妄想去抑制/打倒/消灭我自己里面前面我已创造出来的许多“错/不好”和“害怕”即我标签为是令我感觉不好的负面东西,如此在我里面与我自己战斗着,不仅蒙蔽我的双眼无视实际情形、而且真确流出各种摩擦/冲突到我的现实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看见上述小时候的过去记忆中另外一个细节,记得每当我做了某些事情而大人们评判/说我错/不好/不对的时候,经常会说这类话“你穿/写/做成这副样子出门/其他人看见了,别人会怎么看/说你?/会笑死的呢!”那时显然我看见我里面冒出一大堆我自创的“低下/次等/不好”和“害怕”而感觉很糟糕——此后每当我穿好衣服、写好作业/做某事/工作,我都会冲进我的心智里启动这个相同的“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模式/反应,去好像在我里面制作一张图片“换到其他人的位置/视角”上来反复地评判/说我这里那里怎样怎样……然后依据我在心智里创造/看见的这些“他人将如何评判/说我”的“反馈”去在我的现实生活中调整/修改我自己,直到那一刻我在我自己里面“感到满意/确定”之后,我才感知/相信我自己里面“有自信”去走出门公开我自己/发布/上交我的表达作品。但是我没有为我自己去看见/领悟到,自始至终我只允许和接受我沉浸在我自己里面心智封闭的小空间中,基于正负两极化玩耍着图片/猜想的幻觉/幻象迷占能量上瘾,而没有基于物质现实的实际需要/考虑去倾听/了解和参照他人给予我关于我的呈现/表达作品的反馈/评判,并在普同常识原则下去调整/修改和扩展我的不同表达形式。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为什么一直以来我看见并感知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刻意启动想象/猜想/幻想”模式/反应,怎么如此“本能”和看起来“它很强大而我无能/无力去立刻停止它”?——实际上是因为,正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每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那些我自创的“不好/错”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的时候,我作为创造者,立刻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把我的全部注意力/力量统统投注到心智虚拟现实中即这些我定义为“负面/不好”的能量体验上了,而因此实际上给我自己重新制造了一个新的时间环圈“欲望好—害怕不好”来回循环在正负两极摩擦之间……因此显然我等如是我自己的信任,也全都被放置到心智两极能量而非我眼前的物质现实上了——可见是我一点点分离/放弃了我作为创造者对我自创的心智现实等如外在物质现实的自我责任/自我信任/自己力量,并因此令到我的内在心智创造物等如外在现实创造后果——好像都成了“高等/优越”于而我在它们面前如此“低下/次等因此无力/无能/无助”的受害者。事实上这只是一个“骗局”在我自己里面,因为它只是一个能量而从来没有真正实际地存在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来自外在任何他人给予我的他们如何看待/评判我的每一个定义/概念,统统拿来并投入心智归类到正负两极、并完全=毫不质疑地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也依据这一切去决定/主导我在现实世界里每一刻的我所是者/我是谁/我应该是什么/如何的全部等如每一个细节——如此设置了无数的条框/制约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即我的表达上,以至于达到彻底迷失了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生命的自由表达。因此我需要为我自己去从每一个我曾经放弃了我的自我主导/责任的“我的表达点”当中去拿起/调查/处理/负起责任进而重新编写我自己在每一个片刻每一口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的我的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现实生活中这么多年以来我从事的各种类型/方面的“我的表达”事项/工作,其中有着我个人收获/累积的经验/方式/方法,因此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在再次使用它们的过程中,保持觉察在我里面并拿起普同常识原则作为参照,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如何运用/使用它们到每一片刻我的表达上,而不是再次跌回心智成了给系统制造/供应能量的素材。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正在书写/制作后续需要去公开在不同平台/场合令其他人们可以看到的我的表达(比如邮件、博文、课程PPT、网络交谈工具上发送文字信息、还有我的翻译文档/作业、写在本子上的内容/字词……等等)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开始书写/制作/打字之前,先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缓慢地深呼吸、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即我的胸口位置,并放松、放慢和敞开我自己里面,也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是否有任何的心智反应,并即刻说出自我宽恕释放我自己,直到我看见我里面稳定/平静/踏实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去我指导我自己缓慢/稳定地做我的书写、制作、写字、打字等身体动作,在期间一旦我察看到心智里跳出这个“启动想象/猜想/幻想”的秘聊/活动时,我仅仅深吸一口气并停止它、或起身在呼吸中活动几下身体放开/放手它,然后再次将注意力放回到我的物质身体即面前正在从事的“我的表达”工作上继续。并且最终,在呼吸中、在自我诚实的自我觉察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检查/评估/确定和进而行动做发布“我的表达”的动作。

我承诺我自己在任何“我的表达”已经发布出去之后我收到来自他人的反馈/评价/评判的时候,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专注在物质身体即面前的现实中,以实际上看见/听到他人反馈的字词/话语,并通过交流帮助我进一步了解,然后将他人的反馈视作为一个参照给回我自己,从中学习/借鉴和修正/扩展我的表达的更多可能性。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17天:观影-会死人

自我书写——
在观看影片/电影期间,我观察自己属于那种俗称“代入感”相当强烈的反应模式。在自我调查我自己的这些年当中我了解到这是我如何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附于心智/意识而沉迷两极化能量上瘾,因此它只是一个心智的系统/程式。昨天我看了一部与暗杀有关的影视剧,我看到我里面出现这个关于“有人会死”的心智反应,今天来为我自己书写一下它。
我看见,每当随着剧情的发展进入某些场景,而观众已经可以“预知”到很快将会发生谋杀、厮杀、突袭等情境——这时我已经感到我的整个物质身体等如其中好像每一个细胞/肌肉/组织收缩/抽紧并越来越缩紧的感觉,也会感到浑身发冷/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我可以看到背景中我的秘聊/想法,比如“天哪,又要杀人/死人了,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咦……这2个人扭打在一起,我好怕主角/好人会死呀。”或“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或“哎呀,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等等。我体验到我里面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恐惧、和有时产生一种想让视线立刻离开某个画面的感觉。
我记得,从我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抱在怀里一起去电影院里观影开始,那时听着父母如何讨论影片中的人物并对他们即他们的不同行为/言行举止作出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结论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地相信,无论如何在影片中一定是“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显然,我当然希望好人活下去而坏人死掉呀。
另外,我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话关于“死”这个字词,如何是某个不可以乱说/随意使用甚至恨不得避而远之的字词、和任何关联到“死亡”的图片(各种不同的死法)也是不可以让小孩子看到的——因为从大人们的各种说话/描述中我觉得“死”这个东西,好像是某种神秘不可知、同时看起来很坏/可怕=不好的,而因此必须要抑制/隐藏或逃离掉的东西,最好永远地。

物质事件——
每当我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的时候

心智秘聊——
“天哪,又要杀人/死人了,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咦……这2个人扭打在一起,我好怕主角/好人会死呀。”或“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或“哎呀,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

情绪/感受能量——
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恐惧、和有时产生一种想让视线立刻离开某个画面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记得,从我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抱在怀里一起去电影院里观影开始,那时听着父母如何讨论影片中的人物并对他们即他们的不同行为/言行举止作出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结论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地相信,无论如何在影片中一定是“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显然,我当然希望好人活下去而坏人死掉呀。
另外,我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话关于“死”这个字词,如何是某个不可以乱说/随意使用甚至恨不得避而远之的字词、和任何关联到“死亡”的图片(各种不同的死法)也是不可以让小孩子看到的——因此从大人们的各种说话/描述中我觉得“死”这个东西,好像是某种神秘不可知、同时看起来很坏/可怕=不好的,而因此必须要抑制/隐藏或逃离掉的东西,最好永远地。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当我仅仅接受并允许我自己沉浸和紧抓这些我小时候允许我被教导/洗脑而在我自己里面编程/创造的关于“好人”、“坏人”和“死亡”的信念/定义,即“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时——它已经被我制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借口/辩解,目的只为将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看见/听到,从正正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转移注意力,并沉迷心智为系统制造/供应能量。因为很显然,在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类等如是他们的物质身体平等一体都是一个生命,而我仅仅允许我自己躲在心智的正负两极当中去拿个人“信奉”的某个标准/规条作为“唯一”依据/视角,去分类/定义其他人为“好人”和“坏人”,并以此来判定他们等如是他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死亡”的价值高低/优劣——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 我也看见,当我仅仅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完全绝对地遵循/相信来自前辈们如何讨论关于“死亡”的信息/说话时,我只是在允许自己去复制/模仿并一模一样地做着抑制/隐藏或逃离掉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关联到字词“死亡”上的极性判定/能量反应,和同时遮蔽我的物质之眼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和调查/了解在物质世界地球上死亡事实上是一个什么事物/过程,即一直在物质性地发生、发展并转化 的真相。却反而随着我对我自己在我里面循环往复的抑制/隐藏或逃离掉死亡的 接受和允许,而实际上在我里面制造了更多的“害怕死亡/害怕我自创的害怕死亡”的压倒性“害怕”性格/能量迷占——哈哈,可见我一直以来是被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死亡”=只是一个心智产物 而几乎吓死了。
 我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的秘聊/念头/图片当中时,我只是在对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在自己里面编程/制造的一幅从小形成的“黑暗”图片和连接其上的能量反应,在起反应——即,我相信“黑色/黑暗”当中充满了未知/不确定,因此每当我看见“黑色/黑暗”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未知/不确定、危险、可能受到伤害进而痛/死亡”等一系列“最坏情境”的想象/幻想/图片播出,和朝向它们的压倒性“害怕/恐惧”,显然再一次“吓死我自己了”。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以实际上调查/查看黑色/黑暗是什么、在那片黑暗当中包含什么东西 的事实,和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相信“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的心智想法/秘聊时,再次我只是将我自己卡困在我从小自创在我里面的一个价值判断中了,即是“被他人帮助/拯救生命当然要知恩图报=好”并连接上正极电荷,而“被他人帮助/拯救生命之后却将救起自己的恩人杀死=极端恶劣”并连接大量负极电荷;并且进而有时继续钻进心智去制造出憎恨/报复的极端情绪能量朝向/投射到影片中这类角色/人物身上…… 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只是在接受并允许自己沉迷心智去相信/认为:我已经相信并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的一个信念/价值,正在被其他人即他们的行为/做法“攻击/证明无效”,而因此我必须“奋起反抗/战斗”。因此可见,再次这只是又一个我自创在我里面的心智幻觉/幻象,只为给我的持续参与心智两极化能量迷占上瘾的作为 去开脱/逃避责任。
 我看见/觉察到,当我令我自己躲在“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这心智秘聊/想法中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用触发/激活一个“害怕”性格/能量反应作为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去继续遮蔽我的眼睛——以便对内在继续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些“关联到死亡的害怕”和我是“唯一创造者”这个事实;同时对外在逃避直接看见/面对 这个物质世界地球上已经/正在每时每刻发生的所有人与人之间如何一直以来对我们自己和彼此做着各种欺骗、分离、滥虐、冲突/摩擦以至于杀死等作为/后果,以及我即是参与/创造者 的事实真相。
 我还领悟到,影片,仅仅是我自己等如心智系统接受并允许而创造/发展/进化在物质现实里的一个创造物,目的主要为了“娱乐”=激发/加强/重新制造更多的心智两极化能量供应给系统/程式,因此,按照我个人以前的工作方式在观影期间仅仅立刻“全身心投入”影片及其中的人物/情感波动去忙于沉迷能量上瘾、或者采用根本“不去观看影片”如同将所有“令我感觉不好/很不好”的影片全部与我自己隔离开/从我眼前清除掉 的方式——实际上我再次令我自己走进了心智的两极化,它们并不是最佳解决方案。因此我看见/理解到,这些影片作为我自己=心智系统所创造的创造物之一,正是我自己等如心智的“一面镜子”,透过它的反映即协助,可以支持我拿起并反省/检查我的心智“反应点”和进而去面对/处理/负起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呼吸、并放慢、放开我自己里面,并将注意力放在我的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上;然后在呼吸中去睁大我的眼睛,一方面直接看着我自己心智里我自创的“害怕”等如秘聊/图片/能量,支持我自己随着呼吸通过它们;另一方面直接看向屏幕上正在播出的场景/图片是什么/如何,以便把对故事情节、事件、空间的实际看见和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看见某些场景显示出暗黑色的光线时我觉察到我内在产生能量波动时,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并注意力回到身体上,然后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仔细查看正在播出的场景/图片,以为我自己去实际上看见/看清那个“暗黑色”及其中包含的人事物是什么/如何是的样子。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看见影片中的“坏人/杀人者”角色即他们表现出来的杀人行为/某种特定眼神时我觉察到我里面出现心智反应时,去深呼吸并回到物质身体现实中,进而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看清画面/场景,同时检查我心智中的反应以便为我自己继续去调查他们的不同行为/脸部表情/眼神——反映给我关于我自己里面尚未面对/处理的“点”是什么。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18天:观影-会死人-自我宽恕

在观看影片/电影期间,我观察自己属于那种俗称“代入感”相当强烈的反应模式。在自我调查我自己的这些年当中我了解到这是我如何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附于心智/意识而沉迷两极化能量上瘾,因此它只是一个心智的系统/程式。昨天我看了一部与暗杀有关的影视剧,我看到我里面出现这个关于“有人会死”的心智反应,今天来为我自己书写一下它。
我看见,每当随着剧情的发展进入某些场景,而观众已经可以“预知”到很快将会发生谋杀、厮杀、突袭等情境——这时我已经感到我的整个物质身体等如其中好像每一个细胞/肌肉/组织收缩/抽紧并越来越缩紧的感觉,也会感到浑身发冷/起鸡皮疙瘩的感觉。我可以看到背景中我的秘聊/想法,比如“天哪,又要杀人/死人了,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咦……这2个人扭打在一起,我好怕主角/好人会死呀。”或“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或“哎呀,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等等。我体验到我里面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恐惧、和有时产生一种想让视线立刻离开某个画面的感觉。
我记得,从我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抱在怀里一起去电影院里观影开始,那时听着父母如何讨论影片中的人物并对他们即他们的不同行为/言行举止作出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结论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地相信,无论如何在影片中一定是“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显然,我当然希望好人活下去而坏人死掉呀。
另外,我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话关于“死”这个字词,如何是某个不可以乱说/随意使用甚至恨不得避而远之的字词、和任何关联到“死亡”的图片(各种不同的死法)也是不可以让小孩子看到的——因为从大人们的各种说话/描述中我觉得“死”这个东西,好像是某种神秘不可知、同时看起来很坏/可怕=不好的,而因此必须要抑制/隐藏或逃离掉的东西,最好永远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天哪,又要杀人/死人了,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咦……这2个人扭打在一起,我好怕主角/好人会死呀。”或“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或“哎呀,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和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和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恐惧、和有时产生一种想让视线立刻离开某个画面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记得,从我很小的时候被父母抱在怀里一起去电影院里观影开始,那时听着父母如何讨论影片中的人物并对他们即他们的不同行为/言行举止作出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结论的过程中,我开始慢慢地相信,无论如何在影片中一定是“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所以显然,我当然希望好人活下去而坏人死掉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记得从小就听大人们说话关于“死”这个字词,如何是某个不可以乱说/随意使用甚至恨不得避而远之的字词、和任何关联到“死亡”的图片(各种不同的死法)也是不可以让小孩子看到的——因此从大人们的各种说话/描述中我觉得“死”这个东西,好像是某种神秘不可知、同时看起来很坏/可怕=不好的,而因此必须要抑制/隐藏或逃离掉的东西,最好永远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仅仅接受并允许我自己沉浸和紧抓这些我小时候允许我被教导/洗脑而在我自己里面编程/创造的关于“好人”、“坏人”和“死亡”的信念/定义,即“好人要活下去,坏人得死掉”、“坏人被杀死那个是‘罪有应得’,而好人如果死了那就是令人伤心/遗憾和感动的,那个叫‘牺牲’,是一种相当伟大的壮举,一般人做不到的。”时——它已经被我制作为一个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借口/辩解,目的只为将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看见/听到,从正正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转移注意力,并沉迷心智为系统制造/供应能量。因为很显然,在这个地球上任何一个人类等如是他们的物质身体平等一体都是一个生命,而我仅仅允许我自己躲在心智的正负两极当中去拿个人“信奉”的某个标准/规条作为“唯一”依据/视角,去分类/定义其他人为“好人”和“坏人”,并以此来判定他们等如是他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死亡”的价值高低/优劣——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仅仅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完全绝对地遵循/相信来自前辈们如何讨论关于“死亡”的信息/说话时,我只是在允许自己去复制/模仿并一模一样地做着抑制/隐藏或逃离掉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关联到字词“死亡”上的极性判定/能量反应,和同时遮蔽我的物质之眼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和调查/了解在物质世界地球上死亡事实上是一个什么事物/过程,即一直在物质性地发生、发展并转化 的真相。却反而随着我对我自己在我里面循环往复的抑制/隐藏或逃离掉死亡的 接受和允许,而实际上在我里面制造了更多的“害怕死亡/害怕我自创的害怕死亡”的压倒性“害怕”性格/能量迷占——哈哈,可见我一直以来是被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害怕死亡”=只是一个心智产物 而几乎吓死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太可怕了!他们干嘛要把场景都制造/拍摄得如此紧张/压抑即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这太让人感到紧张/恐怖了。”的秘聊/念头/图片当中时,我只是在对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在自己里面编程/制造的一幅从小形成的“黑暗”图片和连接其上的能量反应,在起反应——即,我相信“黑色/黑暗”当中充满了未知/不确定,因此每当我看见“黑色/黑暗”出现在我眼前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未知/不确定、危险、可能受到伤害进而痛/死亡”等一系列“最坏情境”的想象/幻想/图片播出,和朝向它们的压倒性“害怕/恐惧”,显然再一次“吓死我自己了”。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以实际上调查/查看黑色/黑暗是什么、在那片黑暗当中包含什么东西 的事实,和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自己相信“这个人怎么这么恶劣,把救了他的人杀死了。太残忍了!”、“他的眼神很凶恶,他会不会又想要去把这个平民也杀死呀?真可怕……”的心智想法/秘聊时,再次我只是将我自己卡困在我从小自创在我里面的一个价值判断中了,即是“被他人帮助/拯救生命当然要知恩图报=好”并连接上正极电荷,而“被他人帮助/拯救生命之后却将救起自己的恩人杀死=极端恶劣”并连接大量负极电荷;并且进而有时继续钻进心智去制造出憎恨/报复的极端情绪能量朝向/投射到影片中这类角色/人物身上…… 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只是在接受并允许自己沉迷心智去相信/认为:我已经相信并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的一个信念/价值,正在被其他人即他们的行为/做法“攻击/证明无效”,而因此我必须“奋起反抗/战斗”。因此可见,再次这只是又一个我自创在我里面的心智幻觉/幻象,只为给我的持续参与心智两极化能量迷占上瘾的作为 去开脱/逃避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令我自己躲在“这些死人的样子看起来死得好惨呀,真是不敢睁眼去看……”这心智秘聊/想法中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用触发/激活一个“害怕”性格/能量反应作为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的方法,去继续遮蔽我的眼睛——以便对内在继续抑制/隐藏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那些“关联到死亡的害怕”和我是“唯一创造者”这个事实;同时对外在逃避直接看见/面对 这个物质世界地球上已经/正在每时每刻发生的所有人与人之间如何一直以来对我们自己和彼此做着各种欺骗、分离、滥虐、冲突/摩擦以至于杀死等作为/后果,以及我即是参与/创造者 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影片,仅仅是我自己等如心智系统接受并允许而创造/发展/进化在物质现实里的一个创造物,目的主要为了“娱乐”=激发/加强/重新制造更多的心智两极化能量供应给系统/程式,因此,按照我个人以前的工作方式在观影期间仅仅立刻“全身心投入”影片及其中的人物/情感波动去忙于沉迷能量上瘾、或者采用根本“不去观看影片”如同将所有“令我感觉不好/很不好”的影片全部与我自己隔离开/从我眼前清除掉 的方式——实际上我再次令我自己走进了心智的两极化,它们并不是最佳解决方案。因此我看见/理解到,这些影片作为我自己=心智系统所创造的创造物之一,正是我自己等如心智的“一面镜子”,透过它的反映即协助,可以支持我拿起并反省/检查我的心智“反应点”和进而去面对/处理/负起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观看影片期间看到将要/已经出现有人死亡的趋势/情境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呼吸、并放慢、放开我自己里面,并将注意力放在我的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上;然后在呼吸中去睁大我的眼睛,一方面直接看着我自己心智里我自创的“害怕”等如秘聊/图片/能量,支持我自己随着呼吸通过它们;另一方面直接看向屏幕上正在播出的场景/图片是什么/如何,以便把对故事情节、事件、空间的实际看见和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看见某些场景显示出暗黑色的光线时我觉察到我内在产生能量波动时,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并注意力回到身体上,然后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仔细查看正在播出的场景/图片,以为我自己去实际上看见/看清那个“暗黑色”及其中包含的人事物是什么/如何是的样子。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看见影片中的“坏人/杀人者”角色即他们表现出来的杀人行为/某种特定眼神时我觉察到我里面出现心智反应时,去深呼吸并回到物质身体现实中,进而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看清画面/场景,同时检查我心智中的反应以便为我自己继续去调查他们的不同行为/脸部表情/眼神——反映给我关于我自己里面尚未面对/处理的“点”是什么。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19天:过度检讨

自我书写——
早晨我打开厨房门那一刻看见台面上那盘红枣,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一个想法“哎呀糟糕!我昨晚忘记焙红枣了。下面那几个红枣还泡在水里呢,会不会泡烂了呀?”立刻我感到紧张/焦虑情绪升起在我里面。随着这个念头我看见我头脑中开始启动并播放昨天晚上晚饭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的图片,并且在播出这些图片的那一刻我看见我继续深入心智好像想要仔细检查那一张张图片及其中的细节,以便有可能找到/发现“在哪里/何时我忘记掉了”=我的犯错/不好点?也看见一些心智秘聊/想法在背景中“是在这里、那里忘记了吗?……嗯?好像**时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厨房的门,如果有一刻我能去打开门,就能看见了,也不会出现这种‘忘记=错/不好’的结果了……”在紧张/焦虑的同时我也感到遗憾并对我自己即这个“犯错的结果”不满/自责。
因为我记得小时候每次被批评/挨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一开始我只是一瞬间被大人们那种极其大的喊叫/吼叫声音“惊吓到了”,因此处于某种“发蒙/呆住”的状态中,并且在听着他们的大声喊叫/吼叫当中相当一段时间里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完全不清楚/了解我到底错在哪里?”并且内在充满了震惊/困惑的情绪反应;可是同时间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涌起大量/广泛的害怕/恐惧/紧张/焦虑情绪等如整个物质身体的收缩/抽紧,而这种感觉很不好——因此,那一刻我继续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转回身重新走进心智去“寻找解决办法”,使用刻意拿起我正在被批评的那个事件=过去记忆的图片在我头脑中并一张接一张地播放,而且甚至放大某些图片和仔细查看它,因为我想要用这种方法回顾/检讨我自己“是不是如同大人们所批评的那样做了一件错/不好的事情/结果?”和同时“是否有可能帮我自己找回清白=不是我的错?”——而因此随后一次又一次相同的经历,我慢慢发现当我允许我自己在这种被批评的情境中仅仅“躲进”我自己的心智中,去播放过去记忆的图片,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帮助我通过仔细的回顾来检讨我自己和看清“错误点”以避免下次再犯,同时也可以既挡住我的眼/耳而不必听到来自外在他人正在对/朝向我说着的各种负面/不好的评判、也挡住我的眼睛不用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一些,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

心智秘聊——
开始启动并播放昨天晚上晚饭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的图片,并且在播出这些图片的那一刻继续深入心智好像想要仔细检查那一张张图片及其中的细节
“是在这里、那里忘记了吗?……嗯?好像**时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厨房的门,如果有一刻我能去打开门,就能看见了,也不会出现这种‘忘记=错/不好’的结果了……”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的同时我也感到遗憾并对我自己即这个“犯错的结果”不满/自责

结论和行为——
我记得小时候每次被批评/挨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一开始我只是一瞬间被大人们那种极其大的喊叫/吼叫声音“惊吓到了”,因此处于某种“发蒙/呆住”的状态中,并且在听着他们的大声喊叫/吼叫当中相当一段时间里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完全不清楚/了解我到底错在哪里?”并且内在充满了震惊/困惑的情绪反应;可是同时间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涌起大量/广泛的害怕/恐惧/紧张/焦虑情绪等如整个物质身体的收缩/抽紧,而这种感觉很不好——因此,那一刻我继续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转回身重新走进心智去“寻找解决办法”,使用刻意拿起我正在被批评的那个事件=过去记忆的图片在我头脑中并一张接一张地播放,而且甚至放大某些图片和仔细查看它,因为我想要用这种方法回顾/检讨我自己“是不是如同大人们所批评的那样做了一件错/不好的事情/结果?”和同时“是否有可能帮我自己找回清白=不是我的错?”——而因此随后一次又一次相同的经历,我慢慢发现当我允许我自己在这种被批评的情境中仅仅“躲进”我自己的心智中,去播放过去记忆的图片,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帮助我通过仔细的回顾来检讨我自己和看清“错误点”以避免下次再犯,同时也可以既挡住我的眼/耳而不必听到来自外在他人正在对/朝向我说着的各种负面/不好的评判、也挡住我的眼睛不用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一些,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在上面这个我小时候时常发生的“过去记忆”当中,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独自一人在我自己里面,接受并允许我自己每当遇到物质现实中那些令我暂时感到震惊和困惑的现实情境时,只是立刻放弃了我自己和把我的全部注意力/力量/自我信赖,彻底交出给予心智,并依循心智的原则去以“害怕”为出发点,发展/进化各种工作于我自己/我的现实的方法——逃、逃、逃……不仅逃离正正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而且逃离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每一个我自创的心智产物,真确活出了字词“忽视/无视”在我的生活里。而不是用一口呼吸将我自己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并专注在此刻去看见/看清和听到/听明大人/他人正在说话的字词是什么/他们所描述的我的错/不对实际上是什么/在哪里/什么原因,去把了解给回我自己——因为很显然,其他人评判我错/不对的东西必定是基于我们眼前的物质现实,因此“解决方案”必定正正在物质现实中而非在我的心智幻觉里。
 我也看见,长期以来正是我一直接受并允许我自己躲避/沉迷在这个我自创/发展的心智工作于我自己的“解决方法”当中以至于给它附加了大量正极电荷,即使我早已成年而身边不再有父母/大人对/朝向我大声批评/斥责的情境在现实里,但我允许自己用模拟/想象的方式沉浸在心智中玩耍着“我作为父母/大人大声斥责我自己即那些我评判为错/不好的作为”、和同时启动这个“躲进心智工作于我自己的解决方法幻觉中去过度检讨我自己”——此刻我看见,显然我再次陷入了一模一样的“害怕错/不好—欲望正确/好”这极端两极能量游戏仅仅在我自己里面冲突/摩擦我自己。而不是回到现实为我自己去实际上调查、看清,这么多年以来有多少件我曾经做错/不对的事情/作为在物质现实当中“实际上改正/调整好了”,还是我仅仅继续在那些错/不对的事件/情境中循环在心智两极之间搞砸我自己和我的生活?
 我领悟到,在小时候那些过去记忆当中,每一个大人们评判/批评我为“错/不好”的事件/作为,全都是在物质现实里的,但是,由于我一直以来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以心智“害怕”镜片看世界/察看我自己并立刻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以至于我允许了自己将大量/压倒性的“害怕”负面情绪能量,一次又一次附加到每一个我被评判为“错/不好”的事件/情境/他人和我自己的行为/说话上,而极度限制/缩紧/卡困我自己即物质身体的我的表达……因此这已经是一个我自创的现实后果。因此我没有必要继续用这个“过度检讨”的旧有模式来卡困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眼睛的看/耳朵的听,而是宁可支持/援助我自己停止“重新走回心智”、并在呼吸中将注意力带回我的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了解关于这个已经被我自己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是否是实际的错/不对?这个实际的错/不对哪里错/不对、为什么?以及,我可以在哪些方面/如何修正/改正我自己对齐对全体最好?
 我也领悟到,每当在物质现实眼前遇到某些令我暂时不清晰/明白、或一瞬间有些震惊的情境时我仅仅允许我自己立刻冲进心智激活困惑/疑惑和发蒙的情绪能量时,实际上我又一次困住了我自己——用我重新制造的这个心智“防御机制”实际上挡住我的视线、并在那些我暂时不清晰/明白的人事物面前活出了“低下/次等”的自我定义,因此它不仅妨碍/妨害我去实际上看见/听到眼前的事实、现实如其所是的样子,而且放弃了我的自我力量/信任去为我自己在那一刻直接面对现实、并立刻负起责任的自我主导权。因为很显然普同常识是,遇到任何不清晰/明白的事物/信息,去提问或收集信息/调查以获得答案,完全不需要任何害怕/困惑等情绪能量的介入。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些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深呼吸和注意力回到现实,并保持觉察看看我心智里有没有出现图片/秘聊,如果有我就立刻呼吸和停止继续走下去。如果我看见我里面跳出任何的“困惑/疑惑/发蒙或害怕”,我承诺我自己去在一口吸气中回到现实,然后我推动我自己实际上前进/行动调查/看见我所“困惑/害怕”的东西/情境此刻的实际情况是什么,同时在呼吸中通过并轻轻放手/放开它们。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眼前的现实情境和其中的不同细节、听到/听明环境里他人的说话字词/声音,把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进而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关于这个已经被我自己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是否是实际的错/不对?这个实际的错/不对哪里错/不对、为什么?以及,我可以在哪些方面/如何修正/改正我自己对齐对全体最好?
我承诺我自己,对于所有的在我现实中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被归类/判定为两极化“错/不对/不好”的事物/我的行为/说话,去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耐性/稳定/踏实的一个接一个拿起它们,并调查/解构和释放我自己,进而重新定义和实践活每一个字词作为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0天:过度检讨-自我宽恕

早晨我打开厨房门那一刻看见台面上那盘红枣,立刻看见我里面跳出一个想法“哎呀糟糕!我昨晚忘记焙红枣了。下面那几个红枣还泡在水里呢,会不会泡烂了呀?”立刻我感到紧张/焦虑情绪升起在我里面。随着这个念头我看见我头脑中开始启动并播放昨天晚上晚饭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的图片,并且在播出这些图片的那一刻我看见我继续深入心智好像想要仔细检查那一张张图片及其中的细节,以便有可能找到/发现“在哪里/何时我忘记掉了”=我的犯错/不好点?也看见一些心智秘聊/想法在背景中“是在这里、那里忘记了吗?……嗯?好像**时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厨房的门,如果有一刻我能去打开门,就能看见了,也不会出现这种‘忘记=错/不好’的结果了……”在紧张/焦虑的同时我也感到遗憾并对我自己即这个“犯错的结果”不满/自责。
因为我记得小时候每次被批评/挨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一开始我只是一瞬间被大人们那种极其大的喊叫/吼叫声音“惊吓到了”,因此处于某种“发蒙/呆住”的状态中,并且在听着他们的大声喊叫/吼叫当中相当一段时间里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完全不清楚/了解我到底错在哪里?”并且内在充满了震惊/困惑的情绪反应;可是同时间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涌起大量/广泛的害怕/恐惧/紧张/焦虑情绪等如整个物质身体的收缩/抽紧,而这种感觉很不好——因此,那一刻我继续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转回身重新走进心智去“寻找解决办法”,使用刻意拿起我正在被批评的那个事件=过去记忆的图片在我头脑中并一张接一张地播放,而且甚至放大某些图片和仔细查看它,因为我想要用这种方法回顾/检讨我自己“是不是如同大人们所批评的那样做了一件错/不好的事情/结果?”和同时“是否有可能帮我自己找回清白=不是我的错?”——而因此随后一次又一次相同的经历,我慢慢发现当我允许我自己在这种被批评的情境中仅仅“躲进”我自己的心智中,去播放过去记忆的图片,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帮助我通过仔细的回顾来检讨我自己和看清“错误点”以避免下次再犯,同时也可以既挡住我的眼/耳而不必听到来自外在他人正在对/朝向我说着的各种负面/不好的评判、也挡住我的眼睛不用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一些,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是在这里、那里忘记了吗?……嗯?好像**时间以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厨房的门,如果有一刻我能去打开门,就能看见了,也不会出现这种‘忘记=错/不好’的结果了……”、和开始启动并播放昨天晚上晚饭之后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的图片,并且在播出这些图片的那一刻继续深入心智好像想要仔细检查那一张张图片及其中的细节,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图片、过去记忆、联想、想象之中,去连接上紧张/焦虑同时也感到遗憾并对我自己即这个“犯错的结果”不满/自责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图片、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记得小时候每次被批评/挨训的时候,很多情况下一开始我只是一瞬间被大人们那种极其大的喊叫/吼叫声音“惊吓到了”,因此处于某种“发蒙/呆住”的状态中,并且在听着他们的大声喊叫/吼叫当中相当一段时间里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完全不清楚/了解我到底错在哪里?”并且内在充满了震惊/困惑的情绪反应;可是同时间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涌起大量/广泛的害怕/恐惧/紧张/焦虑情绪等如整个物质身体的收缩/抽紧,而这种感觉很不好——因此,那一刻我继续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转回身重新走进心智去“寻找解决办法”,使用刻意拿起我正在被批评的那个事件=过去记忆的图片在我头脑中并一张接一张地播放,而且甚至放大某些图片和仔细查看它,因为我想要用这种方法回顾/检讨我自己“是不是如同大人们所批评的那样做了一件错/不好的事情/结果?”和同时“是否有可能帮我自己找回清白=不是我的错?”——而因此随后一次又一次相同的经历,我慢慢发现当我允许我自己在这种被批评的情境中仅仅“躲进”我自己的心智中,去播放过去记忆的图片,这种方法不仅可以帮助我通过仔细的回顾来检讨我自己和看清“错误点”以避免下次再犯,同时也可以既挡住我的眼/耳而不必听到来自外在他人正在对/朝向我说着的各种负面/不好的评判、也挡住我的眼睛不用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这使我对我自己感觉好一些,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面这个我小时候时常发生的“过去记忆”当中,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独自一人在我自己里面,接受并允许我自己每当遇到物质现实中那些令我暂时感到震惊和困惑的现实情境时,只是立刻放弃了我自己和把我的全部注意力/力量/自我信赖,彻底交出给予心智,并依循心智的原则去以“害怕”为出发点,发展/进化各种工作于我自己/我的现实的方法——逃、逃、逃……不仅逃离正正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而且逃离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每一个我自创的心智产物,真确活出了字词“忽视/无视”在我的生活里。而不是用一口呼吸将我自己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并专注在此刻去看见/看清和听到/听明大人/他人正在说话的字词是什么/他们所描述的我的错/不对实际上是什么/在哪里/什么原因,去把了解给回我自己——因为很显然,其他人评判我错/不对的东西必定是基于我们眼前的物质现实,因此“解决方案”必定正正在物质现实中而非在我的心智幻觉里。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长期以来正是我一直接受并允许我自己躲避/沉迷在这个我自创/发展的心智工作于我自己的“解决方法”当中以至于给它附加了大量正极电荷,即使我早已成年而身边不再有父母/大人对/朝向我大声批评/斥责的情境在现实里,但我允许自己用模拟/想象的方式沉浸在心智中玩耍着“我作为父母/大人大声斥责我自己即那些我评判为错/不好的作为”、和同时启动这个“躲进心智工作于我自己的解决方法幻觉中去过度检讨我自己”——此刻我看见,显然我再次陷入了一模一样的“害怕错/不好—欲望正确/好”这极端两极能量游戏中仅仅在我自己里面冲突/摩擦我自己。而不是回到现实为我自己去实际上调查、看清,这么多年以来有多少件我曾经做错/不对的事情/作为在物质现实当中“实际上改正/调整好了”,还是我仅仅继续在那些错/不对的事件/情境中循环在心智两极之间搞砸我自己和我的生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小时候那些过去记忆当中,每一个大人们评判/批评我为“错/不好”的事件/作为,全都是在物质现实里的,但是,由于我一直以来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以心智“害怕”镜片看世界/察看我自己并立刻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以至于我允许了自己将大量/压倒性的“害怕”负面情绪能量,一次又一次附加到每一个我被评判为“错/不好”的事件/情境/他人和我自己的行为/说话上,而极度限制/缩紧/卡困我自己即物质身体的我的表达……因此这已经是一个我自创的现实后果。因此我没有必要继续用这个“过度检讨”的旧有模式来卡困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眼睛的看/耳朵的听,而是宁可支持/援助我自己停止“重新走回心智”、并在呼吸中将注意力带回我的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了解关于这个已经被我自己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是否是实际的错/不对?这个实际的错/不对哪里错/不对、为什么?以及,我可以在哪些方面/如何修正/改正我自己对齐对全体最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在物质现实眼前遇到某些令我暂时不清晰/明白、或一瞬间有些震惊的情境时我仅仅允许我自己立刻冲进心智激活困惑/疑惑和发蒙的情绪能量时,实际上我又一次困住了我自己——用我重新制造的这个心智“防御机制”实际上挡住我的视线、并在那些我暂时不清晰/明白的人事物面前活出了“低下/次等”的自我定义,因此它不仅妨碍/妨害我去实际上看见/听到眼前的事实、现实如其所是的样子,而且放弃了我的自我力量/信任和去为我自己在那一刻直接面对现实、并立刻负起责任的自我主导权。因为很显然普同常识是,遇到任何不清晰/明白的事物/信息,去提问或收集信息/调查以获得答案,完全不需要任何害怕/困惑等情绪能量的介入。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出于我曾经做/未做某件事情而出现/导致了被我自己归类/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的情形/结果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深呼吸和注意力回到现实,并保持觉察看看我心智里有没有出现图片/秘聊,如果有我就立刻呼吸和停止继续走下去。如果我看见我里面跳出任何的“困惑/疑惑/发蒙或害怕”,我承诺我自己去在一口吸气中回到现实,然后我推动我自己实际上前进/行动调查/看见我所“困惑/害怕”的东西/情境此刻的实际情况是什么,同时在呼吸中通过并轻轻放手/放开它们。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眼前的现实情境和其中的不同细节、听到/听明环境里他人的说话字词/声音,把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进而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关于这个已经被我自己评判为负面的“错/不好”是否是实际的错/不对?这个实际的错/不对哪里错/不对、为什么?以及,我可以在哪些方面/如何修正/改正我自己对齐对全体最好?

我承诺我自己,对于所有的在我现实中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被归类/判定为两极化“错/不对/不好”的事物/我的行为/说话,去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耐性/稳定/踏实的一个接一个拿起它们,并调查/解构和释放我自己,进而重新定义和实践活每一个字词作为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1天:我的“害怕失去”人格

自我书写——
关于我心智中我自创的这个“害怕失去”性格/人格,随着我的进程我调查了很多次从不同的面向/层面和细节,而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令我看见了我作为创造者在哪里、何时、如何创造/形成/塑造我自己等如它的来源。现在来书写和展开它看看——
最近一个月女儿晚间加班到9点下班,前些日子她基本上都是在9点20到40之间进的家门。而昨晚到了9点40没有动静,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50分…… 我看见我里面开始升起紧张/害怕/焦虑的情绪并越来越强烈,我的身体已经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并一次次走到窗口那里往下看,也感到在椅子上坐不住的感觉。我在想“这都快10点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按理说走路的话,有一次好像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呀。难道今天加班延长时间了/或是她自己画高兴啦?”、“天这么黑,路上不会遇到什么状况吧?我要不要发信息问她一下?可是,这会不会显得我担忧过度而令她讨厌呀?”同时我也看见曾经在我女儿小时候我如何基于所看到新闻里许多丢失孩子的事件去在心智里想象/幻想“万一我把女儿弄丢/找不到了”的各种图片和连接的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 的过去记忆播出在我头脑中,真确体验到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并好像迷占其中出不来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在我3岁多被我母亲送到上海外婆家里而某一天的某一刻我醒来并到处喊叫/寻找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妈妈不见了,妈妈肯定不要我了!”——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这个念头时,我极度震惊并然后害怕/恐惧,我相信我不仅“失去了妈妈”也“失去了从我出生起所有一切我所熟悉/认识的人事物/环境”,那好像是一种“完全彻底的抽空”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里面=我觉得好像“我失去了我自己”——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些,并看见现实是一个我完全陌生/不了解的人事物,而再次我里面涌起新一轮的“害怕/恐惧”朝向这个新的环境/人事物,那一刻我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因此,我立刻允许我自己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我看见我心智里蓬勃汹涌的就是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且看起来“很大很大”=显得比我有力量得多——那一刻我相信“这是一根我的救命稻草”,然后我令我自己紧紧抓住它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并相信它一定会保护/照顾我即我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我相信这个“失去”和“害怕失去”人格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

心智秘聊——
“这都快10点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按理说走路的话,有一次好像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呀。难道今天加班延长时间了/或是她自己画高兴啦?”、“天这么黑,路上不会遇到什么状况吧?我要不要发信息问她一下?可是,这会不会显得我担忧过度而令她讨厌呀?”

情绪/感受能量——
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真确体验到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并好像迷占其中出不来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记得,在我3岁多被我母亲送到上海外婆家里而某一天的某一刻我醒来并到处喊叫/寻找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妈妈不见了,妈妈肯定不要我了!”——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这个念头时,我极度震惊并然后害怕/恐惧,我相信我不仅“失去了妈妈”也“失去了从我出生起所有一切我所熟悉/认识的人事物/环境”,那好像是一种“完全彻底的抽空”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里面=我觉得好像“我失去了我自己”——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些,并看见现实是一个我完全陌生/不了解的人事物,而再次我里面涌起新一轮的“害怕/恐惧”朝向这个新的环境/人事物,那一刻我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因此,我立刻允许我自己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我看见我心智里蓬勃汹涌的就是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且看起来“很大很大”=显得比我有力量得多——那一刻我相信“这是一根我的救命稻草”,然后我令我自己紧紧抓住它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并相信它一定会保护/照顾我即我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我相信这个“失去”和“害怕失去”人格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在这个我童年的过去记忆当中在我看见我看不见妈妈了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的时候,立刻冲进心智启动了“害怕”,并且将“看不见妈妈”这现实=“妈妈不要我”=“我失去妈妈”,以此心智逻辑/推演直接去向了“失去我自己”的“生存危机”模式,因为我等如心智系统早已将我出生起所看见/熟知的环境/人事物拿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那些都是“我的、我的、我的”,因此在妈妈离开我身边的这一刻我仅仅跌回心智触发了这个“害怕失去”的害怕性格在我里面——因为我相信“只要我失去了‘我的’,那肯定是失去了我自己即我的一部分”。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开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实际上看见/看清楚: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确实/正正地在这里在此刻在呼吸存在着的事实!以及,我完全有能力/力量去自我主导走向外婆提出关于“妈妈去了哪里、为什么”等问题,以便把对这个“我看不见妈妈”的现实的背后脉络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
 我也看见,在这个我童年的过去记忆当中,在允许我自己去触发“害怕失去我自己”的“害怕”之下,我重新编造了一个新的害怕在我里面=“害怕改变=面对新事物”,因为我相信那些人事物不是“我的”,所以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走近/靠近和与他们交流/互动,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任何对我/令我感到不好/很不好的作为/事情?这当然很令人感到害怕/恐惧呀。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的是,正正摆在我眼前的事实是——外婆家里面三个人,如同我的父母/兄长如同我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是一样的人类,这并没有什么差别。而是我把我自己封闭在我自己的心智两极化虚拟现实中,去将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负面/不好即想象/幻想/图片即连接的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去投射到一个我第一次走进/遇见和生活在一起的“新的”环境/人们身上,而彻底隔离/分离/分裂了我自己与我的外婆及其他人和这个现实环境。
 我领悟到,在这个童年记忆当中,当我沉浸在我自己的心智中去令我自己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的时候,再次我仅仅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我自己”和我的全部注意力=自我信任/力量等如我的每一口呼吸去交出给了我的心智意识系统而不是我正活在这里在此刻正在呼吸着的物质人类身体本身——如此活成了一个紧抓不放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循环加强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作为我是谁的全部,真是达到了“死都不肯放手”的极端程度在我里面——如此彻底迷失了我自己即显而易见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生命平等一体的事实真相。
 我也领悟到,以这个基本人格/性格模式作为我的心智意识系统的地基,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仅仅是:通过我的物质身体五官而接触到 物质现实之中、等如我自己内在心智虚拟现实中任何的人事物、信息和秘聊/信念/图片/能量反应=可以这样说,所有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被我归类/定义为是“我的”的一切人事物 的那一刻,我立刻启动了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和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同时冲向对立面制造出一个同等强度的“欲望得到/紧抓不放”性格并连接正极电荷——因此长时间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这个“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在我自己里面循环往复地冲突/摩擦我自己,真确实际上活成了一个“焦虑”的心智僵尸=令我的整个物质身体极度紧绷/僵化和疼痛的后果显现;而不是把注意力带回来并看见/看清就在我眼前的实际现实和在普同常识之下为我自己去轻松/稳定/舒适/踏实地面对、处理和解决现实情况。
 因此我看见/领悟到,在这个女儿晚回来一些时间的现实情境中,我再次跟着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滑入了心智的更深处,而摇摆在“欲望得到/满足”我心智里的“女儿在我所预期的时间内回到家的预期”/“女儿说我是好妈妈”和“害怕失去这个预期”/“害怕女儿说我不好”的极端两极之间反复冲突/摩擦我自己,因此将我自己从我身处其中的物质现实完全彻底抽离/分开了。而不是简单地在身体中呼吸、用联络方式去实际询问并获得女儿的反馈以了解她的现实情况——反而我等如心智把一切事情都搞复杂/更混乱了。
 我也看见/领悟到,我创造的所谓心智“预期”,实际上是我经由曾经在现实空间中行走过的事件/时间,而形成的“过去记忆”,并且在那些片刻我已经走进心智给那些情境/事件/人定义/附加了正面/好的含义/电荷,进而我允许自己同样以“害怕”作为出发点,去拿这些带有正极的“过去记忆”重新制造出一个“欲望再次/继续/最好永远持有它们”的欲望性格——而同时,实际上我也创造了一个它的对立负极“害怕失去我重新创造的这个欲望/正极”的“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因为心智必须拥有两极共存它才能活下去。而没有支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注意力专注在眼前的物质现实,随着空间时间去推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实际上行走通过每一个现实事件活在这里在此刻。
 我也领悟到,在我的过去记忆里那些沉浸于“万一失去女儿”的想象/幻想/图片和能量迷占的片刻中,实际上我正在接受和允许我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是:拿这个我自己童年记忆里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投射到女儿和我与女儿的关系上,妄想通过沉迷于我自己心智里的“欲望永远紧抓—害怕再次失去”这极端两极摩擦/冲突/纠结之中——去有可能操纵我自己去操纵外在物质现实里我的女儿即她的物质身体所处之位置,以便远离我里面这个我自创的“害怕失去女儿的害怕”和我是这一切的“唯一创造者”这事实真相。而没有看见/领悟到我所长期对我的心智“欲望/得到--害怕/失去”两极化能量迷占上瘾的接受和允许——有多么严重地限制/卡困/滥虐我自己和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我女儿这位人仕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和反而实际上累积导致/流出着各种“我所害怕=不希望再次出现”的摩擦/冲突在我与女儿的互动/交流之间再次爆发 的后果显现——现在,我可以随着我的呼吸慢慢地、轻轻地放手/放开/放下它了,因为我为我自己看见/看清楚了——它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觉察到我里面再次升起这个紧张/焦虑/害怕的“害怕失去”性格/能量反应时,立刻深呼吸/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或用活动/拥抱身体的方式协助,并提醒我自己“这个害怕失去性格不是我真正是谁,它只会将我带离此刻的现实越来越远,我不参与。”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行走通过并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进而实际上查看时间、并且我指导我自己去决定是否/何时给女儿发送信息以了解她此刻的现状是什么/在哪里。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如同秘聊/图片/想象的片刻中,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并随着身体的呼吸同时拿起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害怕失去”点,检查/调查在之前的哪些片刻里我已经制造了什么“预期”关联到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然后为我自己去书写和说出以解构/宽恕释放它、并在这个点上去负起我的自我责任改正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欲望/预期拥有/得到”性格/人格如同秘聊/图片/想象的片刻中,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并随着身体的呼吸同时拿起我自己里面的这个“欲望拥有/得到”点,去检查/调查我已经在哪里/制造了什么“失去”/“害怕失去”关联到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然后为我自己去书写和说出以解构/宽恕释放它、并在这个点上去负起我的自我责任改正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去为我自己领悟到,这两个“欲望得到—害怕失去”性格/人格/程式和两极化摩擦/冲突模式,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之下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内在等如外在物质现实中活成了可以说无所不在的广泛程度/现实后果——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给予我自己更多耐心、宽容、接纳、拥抱、照顾、理解、给回我自己,以便在每一口呼吸中在物质现实的此刻在这里去缓慢但肯定地支持/援助我自己从我曾经如何“放弃了我自己”的每一个点之中——站立起来并负起责任重新编写我自己的生命脚本,然后因此释放我自己去实践活真正的自由作为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的一个活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2天:我的“害怕失去”人格-自我宽恕

关于我心智中我自创的这个“害怕失去”性格/人格,随着我的进程我调查了很多次从不同的面向/层面和细节,而昨天发生的一件事情令我看见了我作为创造者在哪里、何时、如何创造/形成/塑造我自己等如它的来源。现在来书写和展开它看看——
最近一个月女儿晚间加班到9点下班,前些日子她基本上都是在9点20到40之间进的家门。而昨晚到了9点40没有动静,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50分…… 我看见我里面开始升起紧张/害怕/焦虑的情绪并越来越强烈,我的身体已经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并一次次走到窗口那里往下看,也感到在椅子上坐不住的感觉。我在想“这都快10点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按理说走路的话,有一次好像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呀。难道今天加班延长时间了/或是她自己画高兴啦?”、“天这么黑,路上不会遇到什么状况吧?我要不要发信息问她一下?可是,这会不会显得我担忧过度而令她讨厌呀?”同时我也看见曾经在我女儿小时候我如何基于所看到新闻里许多丢失孩子的事件去在心智里想象/幻想“万一我把女儿弄丢/找不到了”的各种图片和连接的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 的过去记忆播出在我头脑中,真确体验到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并好像迷占其中出不来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在我3岁多被我母亲送到上海外婆家里而某一天的某一刻我醒来并到处喊叫/寻找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妈妈不见了,妈妈肯定不要我了!”——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这个念头时,我极度震惊并然后害怕/恐惧,我相信我不仅“失去了妈妈”也“失去了从我出生起所有一切我所熟悉/认识的人事物/环境”,那好像是一种“完全彻底的抽空”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里面=我觉得好像“我失去了我自己”——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些,并看见现实是一个我完全陌生/不了解的人事物,而再次我里面涌起新一轮的“害怕/恐惧”朝向这个新的环境/人事物,那一刻我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因此,我立刻允许我自己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我看见我心智里蓬勃汹涌的就是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且看起来“很大很大”=显得比我有力量得多——那一刻我相信“这是一根我的救命稻草”,然后我令我自己紧紧抓住它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并相信它一定会保护/照顾我即我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我相信这个“失去”和“害怕失去”人格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都快10点了,今天怎么这么晚?按理说走路的话,有一次好像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就到家了呀。难道今天加班延长时间了/或是她自己画高兴啦?”、“天这么黑,路上不会遇到什么状况吧?我要不要发信息问她一下?可是,这会不会显得我担忧过度而令她讨厌呀?”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等之中,去立刻连接上压倒性害怕/恐惧情绪能量,真确体验到一种全身发冷的感觉并好像迷占其中出不来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记得,在我3岁多被我母亲送到上海外婆家里而某一天的某一刻我醒来并到处喊叫/寻找了一会儿,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妈妈不见了,妈妈肯定不要我了!”——当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这个念头时,我极度震惊并然后害怕/恐惧,我相信我不仅“失去了妈妈”也“失去了从我出生起所有一切我所熟悉/认识的人事物/环境”,那好像是一种“完全彻底的抽空”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里面=我觉得好像“我失去了我自己”——一会儿我回过神来一些,并看见现实是一个我完全陌生/不了解的人事物,而再次我里面涌起新一轮的“害怕/恐惧”朝向这个新的环境/人事物,那一刻我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因此,我立刻允许我自己重新走回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我看见我心智里蓬勃汹涌的就是那个“失去”和“害怕失去”即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而且看起来“很大很大”=显得比我有力量得多——那一刻我相信“这是一根我的救命稻草”,然后我令我自己紧紧抓住它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并相信它一定会保护/照顾我即我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所以我相信这个“失去”和“害怕失去”人格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我童年的过去记忆当中在我看见我看不见妈妈了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的时候,立刻冲进心智启动了“害怕”,并且将“看不见妈妈”这现实=“妈妈不要我”=“我失去妈妈”,以此心智逻辑/推演直接去向了“失去我自己”的“生存危机”模式,因为我等如心智系统早已将我出生起所看见/熟知的环境/人事物拿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那些都是“我的、我的、我的”,因此在妈妈离开我身边的这一刻我仅仅跌回心智触发了这个“害怕失去”的害怕性格在我里面——因为我相信“只要我失去了‘我的’,那肯定是失去了我自己即我的一部分”。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开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实际上看见/看清楚: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确实/正正地在这里在此刻在呼吸存在着的事实!以及,我完全有能力/力量去自我主导走向外婆提出关于“妈妈去了哪里、为什么”等问题,以便把对这个“我看不见妈妈”的现实的背后脉络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我童年的过去记忆当中,在允许我自己去触发“害怕失去我自己”的“害怕”之下,我重新编造了一个新的害怕在我里面=“害怕改变=面对新事物”,因为我相信那些人事物不是“我的”,所以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走近/靠近和与他们交流/互动,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做任何对我/令我感到不好/很不好的作为/事情?这当然很令人感到害怕/恐惧呀。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的是,正正摆在我眼前的事实是——外婆家里面三个人,如同我的父母/兄长如同我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是一样的人类,这并没有什么差别。而是我把我自己封闭在我自己的心智两极化虚拟现实中,去将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负面/不好即想象/幻想/图片即连接的害怕/恐惧压倒性情绪能量,去投射到一个我第一次走进/遇见和生活在一起的“新的”环境/人们身上,而彻底隔离/分离/分裂了我自己与我的外婆及其他人和这个现实环境。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童年记忆当中,当我沉浸在我自己的心智中去令我自己相信“妈妈不要我了,我没有人可以去依靠/仰仗,只能完全依靠我自己了。”的时候,再次我仅仅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我自己”和我的全部注意力=自我信任/力量等如我的每一口呼吸去交出给了我的心智意识系统而不是我正活在这里在此刻正在呼吸着的物质人类身体本身——如此活成了一个紧抓不放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循环加强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作为我是谁的全部,真是达到了“死都不肯放手”的极端程度在我里面——如此彻底迷失了我自己即显而易见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生命平等一体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以这个基本人格/性格模式作为我的心智意识系统的地基,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仅仅是:通过我的物质身体五官而接触到 物质现实之中、等如我自己内在心智虚拟现实中任何的人事物、信息和秘聊/信念/图片/能量反应=可以这样说,所有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被我归类/定义为是“我的”的一切人事物 的那一刻,我立刻启动了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和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同时冲向对立面制造出一个同等强度的“欲望得到/紧抓不放”性格并连接正极电荷——因此长时间我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这个“欲望得到=好——害怕失去=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在我自己里面循环往复地冲突/摩擦我自己,真确实际上活成了一个“焦虑”的心智僵尸=令我的整个物质身体极度紧绷/僵化和疼痛的后果显现;而不是把注意力带回来并看见/看清就在我眼前的实际现实和在普同常识之下为我自己去轻松/稳定/舒适/踏实地面对、处理和解决现实情况。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女儿晚回来一些时间的现实情境中,我再次跟着这个“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滑入了心智的更深处,而摇摆在“欲望得到/满足”我心智里的“女儿在我所预期的时间内回到家的预期”/“女儿说我是好妈妈”和“害怕失去这个预期”/“害怕女儿说我不好”的极端两极之间反复冲突/摩擦我自己,因此将我自己从我身处其中的物质现实完全彻底抽离/分开了。而不是简单地在身体中呼吸、用联络方式去实际询问并获得女儿的反馈以了解她的现实情况——反而我等如心智把一切事情都搞复杂/更混乱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创造的所谓心智“预期”,实际上是我经由曾经在现实空间中行走过的事件/时间而形成的“过去记忆”,并且在那些片刻我已经走进心智给那些情境/事件/人定义/附加了正面/好的含义/电荷,进而我允许自己同样以“害怕”作为出发点,去拿这些带有正极的“过去记忆”重新制造出一个“欲望再次/继续/最好永远持有它们”的欲望性格——而同时,实际上我也创造了一个它的对立负极“害怕失去我重新创造的这个欲望/正极”的“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因为心智必须拥有两极共存它才能活下去。而没有支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注意力专注在眼前的物质现实,随着空间时间去推动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实际上行走通过每一个现实事件活在这里在此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的过去记忆里那些沉浸于“万一失去女儿”的想象/幻想/图片和能量迷占的片刻中,实际上我正在接受和允许我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作为是:拿这个我自己童年记忆里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性格/人格等如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投射到女儿和我与女儿的关系上,妄想通过沉迷于我自己心智里的“欲望永远紧抓—害怕再次失去”这极端两极摩擦/冲突/纠结之中——去有可能操纵我自己去操纵外在物质现实里我的女儿即她的物质身体所处之位置,以便远离我里面这个我自创的“害怕失去女儿的害怕”和我是这一切的“唯一创造者”这事实真相。而没有看见/领悟到我所长期对我的心智“欲望/得到--害怕/失去”两极化能量迷占上瘾的接受和允许——有多么严重地限制/卡困/滥虐我自己和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我女儿这位人仕等如是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和反而实际上累积导致/流出着各种“我所害怕=不希望再次出现”的摩擦/冲突在我与女儿的互动/交流之间再次爆发 的后果显现——现在,我可以随着我的呼吸慢慢地、轻轻地放手/放开/放下它了,因为我为我自己看见/看清楚了——它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在晚上我所预期的时间之内女儿还没有回到家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觉察到我里面再次升起这个紧张/焦虑/害怕的“害怕失去”性格/能量反应时,立刻深呼吸/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或用活动/拥抱身体的方式协助,并提醒我自己“这个害怕失去性格不是我真正是谁,它只会将我带离此刻的现实越来越远,我不参与。”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行走通过并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进而实际上查看时间、并且我指导我自己去决定是否/何时给女儿发送信息以了解她此刻的现状是什么/在哪里。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害怕失去”性格/人格如同秘聊/图片/想象的片刻中,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并随着身体的呼吸同时拿起我自己里面的这个“害怕失去”点,检查/调查在之前的哪些片刻里我已经制造了什么“预期”关联到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然后为我自己去书写和说出以解构/宽恕释放它、并在这个点上去负起我的自我责任改正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每一个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欲望/预期拥有/得到”性格/人格如同秘聊/图片/想象的片刻中,去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带回到我的物质身体/眼前的现实中,并随着身体的呼吸同时拿起我自己里面的这个“欲望拥有/得到”点,去检查/调查我已经在哪里/制造了什么“失去”/“害怕失去”关联到这个物质现实情境?然后为我自己去书写和说出以解构/宽恕释放它、并在这个点上去负起我的自我责任改正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去为我自己领悟到,这两个“欲望得到—害怕失去”性格/人格/程式和两极化摩擦/冲突模式,已经在我自己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之下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内在等如外在物质现实中活成了可以说无所不在的广泛程度/现实后果——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给予我自己更多耐心、宽容、接纳、拥抱、照顾、理解、给回我自己,以便在每一口呼吸中在物质现实的此刻在这里去缓慢但肯定地支持/援助我自己从我曾经如何“放弃了我自己”的每一个点之中——站立起来并负起责任重新编写我自己的生命脚本,然后因此释放我自己去实践活真正的自由作为我等如是我的人类物质身体的一个活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3天:尝到茶很苦

自我书写——
今天我泡茶喝的时候舌头/嘴里有一种苦/涩味道、而且有点强烈的感觉,我边喝边工作于我的电脑,没过多少时间我开始感到胃部肌肉慢慢收缩而且胃里产生一种细微反胃/恶心的感觉,并且额头连到眼部区域有一种模糊/发胀和有些地方微微疼痛的感觉。我看见有许多心智秘聊/念头出现“哎呀,今天泡的茶太浓了、茶叶放多了,好苦呀。”“这么苦会不会让我的胃不舒服?记得曾经在茶庄喝茶太浓而醉茶了,恶心想呕吐,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啊,真苦!等一下再泡时多兑些水……不行,我吃不消了,现在就去加水稀释它……”我感到紧张/焦虑/害怕的情绪升起、并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从小就听到来自许多方面/人们的各种信息说道,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等。而且这么多年我自己喝/品尝茶的过程中,也感到泡得稍微淡一些的茶能够喝到茶叶的香味而且有时嘴里还会有细微甜香的余味,那是一种相当舒适的好感觉;但一旦尝到发苦的茶水,我就会感到从里到外都充满了缩紧/抗拒和想要逃离的感觉,显然令我对我自己感觉相当不舒服。

物质事件——
每当我的舌头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

心智秘聊——
“哎呀,今天泡的茶太浓了、茶叶放多了,好苦呀。”“这么苦会不会让我的胃不舒服?记得曾经在茶庄喝茶太浓而醉茶了,恶心想呕吐,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啊,真苦!等一下再泡时多兑些水……不行,我吃不消了,现在就去加水稀释它……”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害怕的情绪升起、并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从小就听到来自许多方面/人们的各种信息说道,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等。而且这么多年我自己喝/品尝茶的过程中,也感到泡得稍微淡一些的茶能够喝到茶叶的香味而且有时嘴里还会有细微甜香的余味,那是一种相当舒适的好感觉;但一旦尝到发苦的茶水,我就会感到从里到外都充满了缩紧/抗拒和想要逃离的感觉,显然令我对我自己感觉相当不舒服。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童年记忆出现在我头脑中。记得每当患病期间往往要吃一些味道发苦即很难吃的药片/中药汤水,那种味道一进入我的鼻孔/一沾上我的舌头和很多时候喝到最后一口都会反呕一下,这使我感到一瞬间全身肌肉抽紧/收缩——而这种感觉太糟糕我很想要立刻推开或逃离它,并且我相信“苦味”一定不是个好东西,因为就是它让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如此不舒服/难受的。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正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在我自己里面将这种身体上肌肉抽紧/收缩的体验/感觉,仅透过心智“害怕”镜片去分类为“负面/不好的”,因此那一刻我立刻启动了抗拒/防御或逃离的反应机制,朝向我所体验到这种身体上的感觉等如我的鼻子所闻到/舌头所品尝到的“苦味”。如此将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和物质身体正在闻到/品尝的一种苦味实际上如其所是的味道,完全分离开来。并且我躲在我里面去抗拒/防御或逃离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自创的一个“害怕身体上不舒服/不好的害怕”即心智的能量幻觉而已。
 我也看见在我很小的时候的记忆中,我作为心智对/朝向我所感觉到的我的物质身体的即时体验有着相当的敏感/聚焦,因为我已经将我的物质身体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全部——它是“我的”,因此但凡我体验到物质身体上有任何地方的任何程度的别扭/不舒服感觉的时候,立刻我相信“我正在/将要失去我自己即我的一部分”,这直接启动了我等如心智系统的“生存”模式,因为我相信我的物质身体正在遭受威胁/伤害甚至直面死亡的危险。因此我看见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把我自己卡困在这个预编程“欲望/想要我=我的身体完全绝对舒适/好的感觉”和对立面的“害怕失去我的这个欲望/想要”的极端两极之间,同时关联到“欲望活下去—害怕死亡”这极端对立两极——如此困住我自己、分离了我与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面前的物质现实。
 我领悟到,事实上无论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通过五官接触到外在物质现实里的任何东西,比如鼻子/舌头闻到/品尝到任何种类的味道,即这些味道会令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产生某些体验/感觉,或许有一部分是别扭/不太舒服或我无法定义的——无论如何,它们=无论是味道、还是影像、图片、声音、触感……等等,都没有物质性地实际上“破坏/伤害”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呈在/完整性——这是一个摆在我眼前的事实真相,从未发生过变化。但是正是长期以来我所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只为沉迷心智两极化摩擦/冲突能量上瘾,和仅透过“害怕”镜片去看、听、触摸、闻、尝——而把我自己等如物质身体限困在我自创的“欲望永远紧抓/保持我心智的欲望=正极电荷/能量填充—害怕失去这个正面/好的欲望”极端两极之间,因此从我眼前将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我的物质人类身体即五官彻底绝对地分离/分裂成为无数个碎片、也真确只是活成了一个“害怕失去”人格的心智机器僵尸,它并不是我真正是谁。
 我也领悟到,当我仅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的信念/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对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做着 沉迷两极化冲突/摩擦能量而大量消耗/滥虐我自己 的作为——这必定制造了更多负担进而导致/流出各种我不想要/希望发生的身体上不舒服/不好的体验/感觉重现。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拉我自己回到此刻的现实,去实际上研究、调查茶水泡得浓或淡,是否真确对我们的物质身体有任何物质性的影响?以及我的舌头/身体喜欢/偏向什么程度的味道是舒适/有支持性的。
 我也领悟到,当我仅允许我自己拿我多年来喝茶过程中舌头/身体的体验/感觉,去又一次投入心智重新编造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能量关联进而甚至继续拿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拿这些“评判”等如记忆/知识作为心智系统一轮又一轮的“防御机制”——去阻止/妨害我立刻深吸一口气停止/走出心智的两极化,和回到身体中敞开/放松/踏实/舒适的专注于现实去实际上闻/尝这一刻我所泡出的茶水它如其所是的味道是什么 这事实、并享受我的喝茶过程。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感到舌头再次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等如我的舌头/手拿着杯子的感觉/触觉上,并随呼吸缓慢/轻柔地去活动几下舌头以实际上品尝茶水的味道是什么;然后在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评估比如是否我需要加水稀释,并采取行动。如果我看见心智反应再次出现我仅仅随呼吸轻轻地放手/放下它,或者拿起这个点去做调查/释放以便支持/援助我自己更多专注在物质身体中在这里在此刻去闻/喝/尝茶的味道本身。

我承诺我自己在我体验到任何身体上不舒服/别扭的感觉时,去在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个不是负面/不好的,而恰恰是我需要去调查/了解关于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点。”我在呼吸中张开双臂拥抱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等如这个不舒服/别扭的感觉和部位等如一个平等和一体。进而在呼吸中去调查解它,以察看其中是否有我已经放弃了我的自我指导/责任的“点”,然后去拿回指导权/负起责任并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6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24天:尝到茶很苦-自我宽恕

今天我泡茶喝的时候舌头/嘴里有一种苦/涩味道、而且有点强烈的感觉,我边喝边工作于我的电脑,没过多少时间我开始感到胃部肌肉慢慢收缩而且胃里产生一种细微反胃/恶心的感觉,并且额头连到眼部区域有一种模糊/发胀和有些地方微微疼痛的感觉。我看见有许多心智秘聊/念头出现“哎呀,今天泡的茶太浓了、茶叶放多了,好苦呀。”“这么苦会不会让我的胃不舒服?记得曾经在茶庄喝茶太浓而醉茶了,恶心想呕吐,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啊,真苦!等一下再泡时多兑些水……不行,我吃不消了,现在就去加水稀释它……”我感到紧张/焦虑/害怕的情绪升起、并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从小就听到来自许多方面/人们的各种信息说道,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等。而且这么多年我自己喝/品尝茶的过程中,也感到泡得稍微淡一些的茶能够喝到茶叶的香味而且有时嘴里还会有细微甜香的余味,那是一种相当舒适的好感觉;但一旦尝到发苦的茶水,我就会感到从里到外都充满了缩紧/抗拒和想要逃离的感觉,显然令我对我自己感觉相当不舒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的舌头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的舌头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哎呀,今天泡的茶太浓了、茶叶放多了,好苦呀。”“这么苦会不会让我的胃不舒服?记得曾经在茶庄喝茶太浓而醉茶了,恶心想呕吐,那种感觉太难受了……”“啊,真苦!等一下再泡时多兑些水……不行,我吃不消了,现在就去加水稀释它……”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的舌头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紧张/焦虑/害怕的情绪和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想法/秘聊、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2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从小就听到来自许多方面/人们的各种信息说道,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等。而且这么多年我自己喝/品尝茶的过程中,也感到泡得稍微淡一些的茶能够喝到茶叶的香味而且有时嘴里还会有细微甜香的余味,那是一种相当舒适的好感觉;但一旦尝到发苦的茶水,我就会感到从里到外都充满了缩紧/抗拒和想要逃离的感觉,显然令我对我自己感觉相当不舒服。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关于“苦味”我已经启动了一个童年记忆在我里面,记得每当患病期间往往要吃一些味道发苦即很难吃的药片/中药汤水,那种味道一进入我的鼻孔/一沾上我的舌头和很多时候喝到最后一口都会反呕一下,这使我感到一瞬间全身肌肉抽紧/收缩——而这种感觉太糟糕我很想要立刻推开或逃离它,并且我相信“苦味”一定不是个好东西,因为就是它让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如此不舒服/难受的。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正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在我自己里面将这种身体上肌肉抽紧/收缩的体验/感觉,仅透过心智“害怕”镜片去分类为“负面/不好的”,因此那一刻我立刻启动了抗拒/防御或逃离的反应机制,朝向我所体验到这种身体上的感觉等如我的鼻子所闻到/舌头所尝到的“苦味”。如此将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和物质身体正在闻到/品尝的一种苦味实际上如其所是的味道,完全分离开来。并且我躲在我里面去抗拒/防御或逃离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自创的一个“害怕身体上不舒服/不好的害怕”即心智的能量幻觉而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我很小的时候的记忆中,我作为心智对/朝向我所感觉到的我的物质身体的即时体验有着相当的敏感/聚焦,因为我已经将我的物质身体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全部——它是“我的”,因此但凡我体验到物质身体上有任何地方的任何程度的别扭/不舒服感觉的时候,立刻我相信“我正在/将要失去我自己即我的一部分”,这直接启动了我等如心智系统的“生存”模式,因为我相信我的物质身体正在遭受威胁/伤害甚至直面死亡的危险。因此我看见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把我自己卡困在这个预编程“欲望/想要我=我的身体完全绝对舒适/好的感觉”和对立面的“害怕失去我的这个欲望/想要”的极端对立两极之间,同时关联到“欲望活下去—害怕死亡”这极端两极——如此困住我自己、分离了我与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面前的物质现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事实上无论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通过五官接触到外在物质现实里的任何东西,比如鼻子/舌头闻到/品尝到任何种类的味道,即这些味道会令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产生某些体验/感觉,或许有一部分是别扭/不太舒服或我无法定义的——无论如何,它们=无论是味道、还是影像、图片、声音、触感……等等,都没有物质性地实际上“破坏/伤害”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正正在这里在此刻的呈在/完整性——这是一个摆在我眼前的事实真相,从未发生过变化。但是正是长期以来我所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只为沉迷心智两极化摩擦/冲突能量上瘾,和仅透过“害怕”镜片去看、听、触摸、闻、尝——而把我自己等如物质身体限困在我自创的“欲望永远紧抓/保持我心智的欲望=正极电荷/能量填充—害怕失去这个正面/好的欲望”极端两极之间,因此从我眼前将我自己与等同如一于我自己的我的物质人类身体即五官彻底绝对地分离/分裂成为无数个碎片、也真确只是活成了一个“害怕失去”人格的心智机器僵尸,它并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仅允许我自己沉浸在“泡茶不能泡得太浓,那样其实对身体不好、反而是在给身体增加负担,好像是我们的身体需要付出更多工作去稀释那些浓烈程度的茶因此耗费更多水分及其他营养素等”的信念/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对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做着 沉迷两极化冲突/摩擦能量而大量消耗/滥虐我自己 的作为——这必定制造了更多负担进而导致/流出各种我不想要/希望发生的身体上不舒服/不好的体验/感觉重现。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拉我自己回到此刻的现实,去实际上研究、调查茶水泡得浓或淡,是否真确对我们的物质身体有任何物质性的影响?以及我的舌头/身体喜欢/偏向什么程度的味道是舒适/有支持性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仅允许我自己拿我多年来喝茶过程中舌头/身体的体验/感觉,去又一次投入心智重新编造要么正面、要么负面的评判/能量关联进而甚至继续拿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拿这些“评判”等如记忆/知识作为心智系统一轮又一轮的“防御机制”——去阻止/妨害我立刻深吸一口气停止/走出心智的两极化,和回到身体中敞开/放松/踏实/舒适的专注于现实去实际上闻/尝这一刻我所泡出的茶水它如其所是的味道是什么 这事实、并享受我的喝茶过程。

每当下一次我感到舌头再次品尝到茶水发苦的味道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等如我的舌头/手拿着杯子的感觉/触觉上,并随呼吸缓慢/轻柔地去活动几下舌头以实际上品尝茶水的味道是什么;然后在呼吸中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去评估比如是否我需要加水稀释,并采取行动。如果我看见心智反应再次出现我仅仅随呼吸轻轻地放手/放下它,或者拿起这个点去做调查/释放以便支持/援助我自己更多专注在物质身体中在这里在此刻去闻/喝/尝茶的味道本身。

我承诺我自己在我体验到任何身体上不舒服/别扭的感觉时,去在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个不是负面/不好的,而恰恰是我需要去调查/了解关于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点。”我在呼吸中张开双臂拥抱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等如这个不舒服/别扭的感觉和部位等如一个平等和一体。进而在呼吸中去调查解它,以察看其中是否有我已经放弃了我的自我指导/责任的“点”,然后去拿回指导权/负起责任并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