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5天:时间焦虑4——自我宽恕

在这个我自己或帮家人规划出门去赶交通工具的点上,我也看见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制造了相当严重甚至极端的“焦虑感”。就比如今天我女儿将乘坐1点49分的高铁,昨天我就开始计算出门时间点并猜测“马路上会否由于靠近过春节而车辆较多、或火车站进站那里会否人流量比平时大很多……因此我们出门的时间是不是要提前一些呀?平时提前一个半小时就绰绰有余,但明天要不多提前10分钟?要么还是20分钟吧?宁可早点到那里等也是没关系的。”
而很多情况下,在看到时间越来越接近即将出门的时间点时,我里面会跳出这一类的秘聊/想法“哦,时间快到了,看看有没有落下啥/身份证有没有装好?这个时间应该赶得上吧?可千万不能晚了,错过了可就糟糕了,那太可怕了!而且我也非常不喜欢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或“希望家人把东西全带好了,我太害怕在我把他们送上车以后没多会儿他们突然来一个电话告诉我说某某东西落下/忘带了……”我会感到一阵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情绪、而且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强烈和身体尤其胃部肌肉紧绷/抽紧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首先如果我错过了火车/飞机/大巴汽车的出发时间,那么我将面临许多许多要处理的后续事情,比如重新到售票窗口去改签、向我将去的地方的他人通知/解释我的错过了的情况,还得在我里面去担心/焦虑能不能改签到最近或今天的时间,因为显然如果我身处外地、如果改签的时间需要在第二天,那么我将面对再多一件事情:为我自己找一个住宿一晚的酒店等等等等,哦!还有,有的时候那张票可能就只有作废=失去金钱了;并且我还会担心我的这种“错过交通工具”的行为会不会受到身边朋友/他人的嘲笑=说我不好……一看到我头脑中跳出由于一次错过而多出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和“不好”的可能结果,我当然感觉糟透了。其次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会令我感到我的物质身体喘不上气、吃力、疲累的感觉,这当然也是不好的。所以我要想尽办法避免“错过交通工具”的结果出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马路上会否由于靠近过春节而车辆较多、或火车站进站那里会否人流量比平时大很多……因此我们出门的时间是不是要提前一些呀?平时提前一个半小时就绰绰有余,但明天要不多提前10分钟?要么还是20分钟吧?宁可早点到那里等也是没关系的。”或“哦,时间快到了,看看有没有落下啥/身份证有没有装好?这个时间应该赶得上吧?可千万不能晚了,错过了可就糟糕了,那太可怕了!而且我也非常不喜欢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或“希望家人把东西全带好了,我太害怕在我把他们送上车以后没多会儿他们突然来一个电话告诉我说某某东西落下/忘带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中,去连接上感到一阵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情绪、而且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当中,去立刻给出几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首先如果我错过了火车/飞机/大巴汽车的出发时间,那么我将面临许多许多要处理的后续事情,比如重新到售票窗口去改签、向我将去的地方的他人通知/解释我的错过了的情况,还得在我里面去担心/焦虑能不能改签到最近或今天的时间,因为显然如果我身处外地、如果改签的时间需要在第二天,那么我将面对再多一件事情:为我自己找一个住宿一晚的酒店等等等等,哦!还有,有的时候那张票可能就只有作废=失去金钱了;并且我还会担心我的这种“错过交通工具”的行为会不会受到身边朋友/他人的嘲笑=说我不好……一看到我头脑中跳出由于一次错过而多出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和“不好/失去”的可能结果,我当然感觉糟透了。其次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会令我感到我的物质身体喘不上气、吃力、疲累的感觉,这当然也是不好的。所以我要想尽办法避免“错过交通工具”的结果出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掉入一个过去记忆。我记得小时候好像每当要出门赶火车之前,会看到大人们,尤其是我母亲,表现出行为匆忙、动作很快且慌乱的样子,也会听到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对我作为小孩说或喊道“快!快!快点呀!你咋这么磨叽,要来不及了!赶不上火车就麻烦/糟糕了!”或“什么有没有带好?那个别忘记了,这个别落下了啊!哎,真让人操心。”而且有时候会看到大人们之间发生一些摩擦/冲突在我面前——那时候我感觉到我里面越来越多紧张/焦虑和害怕起来,也感到整个物质身体的肌肉收缩/抽紧起来,因此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那么多我自创的“不好”和“害怕”跳了出来而感到相当的压倒性,因此我觉得/相信“没有赶上/被交通工具落下”一定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我只是接受并允许我在对 我通过观看/听大人们如何说话=催促我行动快一点 的话语/字词/声音而触发在我里面的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不好”和“害怕”在起反应;而真确与大人们即他们的这种说话/表达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一直以我重新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我觉得/相信“没有赶上/被交通工具落下”一定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的定义/信念/反应为基础,继续沉迷心智而发展出紧抓“害怕赶不上交通工具”的“害怕”来作为一个“警示”以便每一次早早地就开始提醒/吓唬我自己去可能或最好“永远”避开/阻止我所害怕的这个“赶不上”的结果在我的物质现实中显化。却没有洞察/领悟到,正是我对我自创的这个“害怕”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实际上收缩/抽紧甚至僵化了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因此反而导致更多行为失常/失衡,最终流出我害怕的这个“最坏情境”播出在我面前——可见,我是我的内在心智现实里的“害怕”、也是我面前物质现实显化之“最坏后果”的唯一创造者,这是一个事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已启动了另一个过去记忆,有一次我们到达火车站时看见离开车时间已经所剩不多,而因此我们必须奔跑着冲向火车车门,那时我一方面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很大的“害怕/担心/焦虑赶不上”而感到相当压倒性的,另一方面我必须好像使出最大的气力去爆发以便用最快的奔跑速度向前冲/跟上大人们的步伐,而当我们最终上了火车之后我体验到呼吸接不上、口/喉咙极干、身体肌肉紧绷/僵硬……我当时想“我快要死了”——这使我感觉/相信,这种拼命奔跑去赶上交通工具的经历,实在是一种极度糟糕/不好的体验,因此我永远也不想要再次体验它。而事实上,我一直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抗拒或逃避/抑制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在经历第一次“奔跑着赶交通工具”的事件当中重新触发/制造的身体上的失去舒适=不好和死亡及朝向它们的“害怕”。可见与“奔跑着”赶交通工具这件事本身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又一个过去记忆在我里面被激活了,那是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几次由于记错日子而要么错过/没赶上、要么早一天去了机场而发现航班是第二天的事件,那时候我与其他朋友交流此事感到相当好笑/滑稽“她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这样的差错呢?看来她在生活上的这些关注和能力的确有些差呢。”因此显然,我当然害怕/担心/焦虑,假如我出现如同我这位朋友一样的“差错”其他朋友们也会如同我如何嘲笑/看低这位朋友一样地来瞧不起/说我不够好咯。再次我领悟到,我在我里面害怕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重新制造且投射到我那位朋友身上的又一个“我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而与我周围他人和他们将如何评说我的“错过”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已经令自己参与进另一个过去记忆。那一次我陪女儿去火车站才发现她的身份证落家里了因此显然无法乘车,并且在我们乘坐公交回家取的过程中由于我慢了一会儿而导致车票无法退的结果。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手脚真慢/笨、我令女儿损失金钱”等许多“不好/失去和不是好母亲”和朝向它们的“害怕”出现,而因此我感觉糟透了,也想着我再也不要出现这样的错误/体验到这样的感觉。因此可见,再次我又在对我自己里面在我自己的允许之下而触发/激活了的那些“不好”和“害怕”在起反应,并且也已经再次把我里面所有这些“不好”和“害怕”向外投射到我的家人身上。而与物质现实中我家人落下某些东西或我实际上做错了的行为/结果并没有直接的关联,更谈不上去调查错误和实际的改正。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面对即将出门赶交通工具的情境时我看见我心智头脑中疯狂飞舞的各种秘聊/想法,实际上,再次它们只是我重新制造的新一轮心智系统防御机制,目的为了继续抑制/隐藏下层面所有那些我在以前已经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制造在我自己里面的许多“不好”和“害怕”,也因此实际上阻止/妨碍/妨害我更多聚焦于物质现实来为我自己/家人查看/测算实时时间、考虑/考量马路上的实际状况以便支持我们有效地安排、行动和抵达车站/机场并因此“赶上”交通工具。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面对“赶交通工具”的事件上我内在等如物质身体上肌肉收缩/抽紧的“焦虑感”,与物质现实中各种交通工具即它们以某个“确定时间”出发 这“规则/规定的形式”无关;与我如何计算/计划去到火车站/汽车站/机场的实时时间无关;与当时马路上车辆多少/是否堵车的现况无关;与我出门前所准备带的东西是否带全或是落下些什么无关;也与我/他人在过程中的行为/动作是快速还是慢速无关;更与在钟表上所显示的物质现实中“实时时间”的参照无关——只与我自己=我里面心智现实等如外在物质现实后果显现 的唯一创造者有关,因为是我把我自创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反复循环去投射到这个“赶交通工具”的现实事件/情境和“实时时间”上的。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一旦察觉到心智中跳出焦虑/紧张感时立刻用深呼吸来支持我自己缓慢地通过它,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个时间焦虑点只是一个我自创的自我欺骗/分离的骗局,它与我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实时时间无关。我停止、我不参与。”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实际上测算路途所需时间、并考虑/考量当时的路况怎样然后来确定出门的时间段,和为我自己安排时间安静地准备需要带的东西、并做检查确认。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出门之前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再次确认一些重要物品,然后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平静/稳定地出门。而当我陪家人一起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稳定、平静以支持我自己去支持/协助他们对一些必带物品做检查确认。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遇见“错过交通工具”或“忘记带重要物品”甚至“到了地点才发现没带上车凭证”等情境=后果出现时,我承诺我自己,我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回到物质身体/现实中,并且在呼吸中打开并放慢我自己里面,去稳定/平静地实际上查看现况、评估实时时间和/或与家人一起讨论,并最后去我决定/行动解决方案。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6天:渴望舞蹈

自我书写——
去年我看到一个电视综艺节目《舞蹈风暴》,一下子我就被它吸引了。我察看到我自己里面非常热闹,在当我观看每一个舞者如何舒展/舞动他们的身体/肢体时,我会想“啊!他/她们的身体好柔软呀!居然能一字马展开还向上翘过去,太厉害了!他/她们的脚面在空中腾起时居然还能绷得这么直,每一个动作的细节做得如此完美!就仿佛是一条飘动的丝带、或绵延的水流——太美太美了!!”或“哇,这些街舞跳得好有力量、太有创意了,这么多人一起跳如此整齐/合拍,真的太了不起了!”我感到我里面升起崇拜/羡慕朝向那些舞者、尤其那些舞蹈得特别柔软/流动/顺畅的舞者,也有一股很渴望/想要我也能成为其中之一舞者的向往/憧憬,并且相当强烈的感觉。
我相信,当我舞蹈时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是舒展、轻柔、灵动、弹性的,而且在那种比如现代舞、街舞等舞蹈类型中,我看到舞蹈可以是自由、奔放、爆发力、有效控制和无限创意的,更多的是舞蹈真美——而所有这一切舞蹈所具有的特质/特点,几乎全都是我从小以来一直希望/想要具备/拥有的能力/表达,但我感知/相信我身上、和我在我生活中一直都没有/不具备或缺乏/逐渐消失的。

物质事件——
每当我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

心智秘聊——
“啊!他/她们的身体好柔软呀!居然能一字马展开还向上翘过去,太厉害了!他/她们的脚面在空中腾起时居然还能绷得这么直,每一个动作的细节做得如此完美!就仿佛是一条飘动的丝带、或绵延的水流——太美太美了!!”或“哇,这些街舞跳得好有力量、太有创意了,这么多人一起跳如此整齐/合拍,真的太了不起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我里面升起崇拜/羡慕朝向那些舞者、尤其那些舞蹈得特别柔软/流动/顺畅的,也有一股很渴望/想要我也能成为其中之一舞者的向往/憧憬,并且相当强烈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当我舞蹈时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是舒展、轻柔、灵动、弹性的,而且在那种比如现代舞、街舞等舞蹈类型中,我看到舞蹈可以是自由、奔放、爆发力、有效控制和无限创意的,更多的是舞蹈真美——而所有这一切舞蹈所具有的特质/特点,几乎全都是我从小以来一直希望/想要具备/拥有的能力/表达,但我感知/相信我身上、和我在我生活中一直都没有/不具备或缺乏/逐渐消失的。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童年记忆出现。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也许2岁左右,跟着父母去电影院看了舞剧“红色娘子军”,回家后我在床上玩跳舞,并且让父母帮我把一个床单挂在高处,舞蹈“哭红旗”那出戏……我舞呀舞地好像完全沉浸并享受在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舒展、轻柔、灵动、自由、绽放的感觉/体验中,而且我看见/听到有时家人在朝我哈哈大笑,但当时无论他们的笑是怎样的都分毫没有影响到我,我只是继续舞蹈我自己,那是一种相当舒适/放松而且我体验我自己等如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如同完全/完美/完整的感觉,我看见在我里面好像有一个“知道”:没有任何东西可能干扰或影响到我即我这一刻作为舞蹈的表达。但是之后,我再也没有体验到过这个相同/相似的“美好”感觉,即使后来在小学我依然在校舞蹈队有机会跳舞,但更多是按照“规定动作”去舞蹈,而且练功期间腿部肌肉感到痛/紧而更多不舒服的感觉。因此我慢慢相信我已经“永远失去”了那种舞蹈完美/完整/完全的美好感觉。哈哈可见,正是我在童年体验到那个舞蹈的“好”感觉之后,已经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编造了正极的“欲望”在我里面关联到“舞蹈”,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实际上我也同时编造了它的对立面=负极的“害怕失去”这个“美好的欲望”的“害怕”。
 我也看见大学期间的过去记忆。那时我加入学校女子体操队,在过了十多年之后再次来压腿/练习很像舞蹈动作的体操动作时,我体验到身体/肢体的紧绷/僵硬和用力压腿时肌肉撕扯的疼痛甚至拉伤的后果,这一切令我感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难以真正意义上的舒展、自由、绽放,反而隐含一种想要刻意用力地抑制/控制以便达到外面看起来的身体/肢体的舒展/自由/绽放的效果,这使我感到更多身体上的肌肉抽紧/收缩和疼痛即根本无法放开/放松我自己。而因此我领悟到,在那时我实际上去增强/加强了上面那个“永远失去”的自我定义/信念在我自己里面。
 再后来有几年我与几位同事一起去舞厅里面跳舞,有一段时间每到中间一段迪斯科音乐响起时,我相当舒展即大幅度地舞动我的头部和身体,而曾经获得周围人们给予的好评/赞赏,这令我感到我很好的感觉。但同时我在我里面相信,像这种身体上的舒展、放开地舞动,显然只能在舞厅里面呈现/表达,好像除此之外如果我在生活现实里,无论家里还是外面去做这种身体上的舞动的话,一定会被周围人视作为有毛病的。于此可见在这里我又一次允许我自己去加强了上面这个关联到舞蹈完美/完整/完全的美好感觉的“永远失去”在我自己里面,且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如此局限/限制/卡困我自己在这个心智的“缺失/不足”的幻觉中沉迷上瘾;而不是我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支持/援助我自己在我的生活现实即每一片刻每一口呼吸中探索/扩展我自己活那些我所定义并关联到“舞蹈”上的字词,比如舒展、轻柔、灵动、自由、绽放、力量、创意还有优美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的自由表达。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
我承诺我自己,首先我领悟到这个关联到“舞蹈”的我的缺失/不足或“永远失去”,实际上从来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只是我作为创造者以“害怕”为出发点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一个两极化概念/判定即心智的能量反应。因此它不可能阻止/妨碍我去活字词“舞蹈”等如我自己,除非我给予它接受和允许。 其次我领悟到我制造在我里面朝向舞者们的羡慕/崇拜的每一小点,只是在为我反映我尚未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活出的我自己的一部分=一个机会点=给回我自己的一个礼物。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看舞蹈节目期间察看到我里面跳出的每一个字词,我允许我自己将它们记录下来,过后为我自己来定义/净化/重新定义和活它们在我的现实生活的每一刻每一口呼吸中在这里作为我的表达之一。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观看舞蹈期间把每一个舞者视作为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的人,看一看他们是如何活某个字词等如他们即他们作为舞蹈的表达,并进而学习和把这些点融合到我自己将去重新定义和活的字词中、并实践在我的生活现实里。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7天:渴望舞蹈-自我宽恕

去年我看到一个电视综艺节目《舞蹈风暴》,一下子我就被它吸引了。我察看到我自己里面非常热闹,在当我观看每一个舞者如何舒展/舞动他们的身体/肢体时,我会想“啊!他/她们的身体好柔软呀!居然能一字马展开还向上翘过去,太厉害了!他/她们的脚面在空中腾起时居然还能绷得这么直,每一个动作的细节做得如此完美!就仿佛是一条飘动的丝带、或绵延的水流——太美太美了!!”或“哇,这些街舞跳得好有力量、太有创意了,这么多人一起跳如此整齐/合拍,真的太了不起了!”我感到我里面升起崇拜/羡慕朝向那些舞者、尤其那些舞蹈得特别柔软/流动/顺畅的舞者,也有一股很渴望/想要我也能成为其中之一舞者的向往/憧憬,并且相当强烈的感觉。
我相信,当我舞蹈时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是舒展、轻柔、灵动、弹性的,而且在那种比如现代舞、街舞等舞蹈类型中,我看到舞蹈可以是自由、奔放、爆发力、有效控制和无限创意的,更多的是舞蹈真美——而所有这一切舞蹈所具有的特质/特点,几乎全都是我从小以来一直希望/想要具备/拥有的能力/表达,但我感知/相信我身上、和我在我生活中一直都没有/不具备或缺乏/逐渐消失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心智秘聊/想法“啊!他/她们的身体好柔软呀!居然能一字马展开还向上翘过去,太厉害了!他/她们的脚面在空中腾起时居然还能绷得这么直,每一个动作的细节做得如此完美!就仿佛是一条飘动的丝带、或绵延的水流——太美太美了!!”或“哇,这些街舞跳得好有力量、太有创意了,这么多人一起跳如此整齐/合拍,真的太了不起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之中,去连接上感到我里面升起崇拜/羡慕朝向那些舞者、尤其那些舞蹈得特别柔软/流动/顺畅的,也有一股很渴望/想要我也能成为其中之一舞者的向往/憧憬,并且相当强烈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当我舞蹈时我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是舒展、轻柔、灵动、弹性的,而且在那种比如现代舞、街舞等舞蹈类型中,我看到舞蹈可以是自由、奔放、爆发力、有效控制和无限创意的,更多的是舞蹈真美——而所有这一切舞蹈所具有的特质/特点,几乎全都是我从小以来一直希望/想要具备/拥有的能力/表达,但我感知/相信我身上、和我在我生活中一直都没有/不具备或缺乏/逐渐消失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此刻我已经走进了一个童年记忆。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也许2岁左右,跟着父母去电影院看了舞剧“红色娘子军”,回家后我在床上玩跳舞,并且让父母帮我把一个床单挂在高处,舞蹈“哭红旗”那出戏……我舞呀舞地好像完全沉浸并享受在我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舒展、轻柔、灵动、自由、绽放的感觉/体验中,而且我看见/听到有时家人在朝我哈哈大笑,但当时无论他们的笑是怎样的都分毫没有影响到我,我只是继续舞蹈我自己,那是一种相当舒适/放松而且我体验我自己等如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如同完全/完美/完整的感觉,我看见在我里面好像有一个“知道”:没有任何东西可能干扰或影响到我即我这一刻作为舞蹈的表达。但是之后,我再也没有体验到过这个相同/相似的“美好”感觉,即使后来在小学我依然在校舞蹈队有机会跳舞,但更多是按照“规定动作”去舞蹈,而且练功期间腿部肌肉感到痛/紧而更多不舒服的感觉。因此我慢慢相信我已经“永远失去”了那种舞蹈完美/完整/完全的美好感觉。哈哈可见,正是我在童年体验到那个舞蹈的“好”感觉之后,已经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编造了正极的“欲望”在我里面关联到“舞蹈”,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实际上我也同时编造了它的对立面=负极的“害怕失去”这个“美好的欲望”的“害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触发了我在大学期间的过去记忆。那时我加入学校女子体操队,在过了十多年之后再次来压腿/练习很像舞蹈动作的体操动作时,我体验到身体/肢体的紧绷/僵硬和用力压腿时肌肉撕扯的疼痛甚至拉伤的后果,这一切令我感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难以真正意义上的舒展、自由、绽放,反而隐含一种想要刻意用力地抑制/控制以便达到外面看起来的身体/肢体的舒展/自由/绽放的效果,这使我感到更多身体上的肌肉抽紧/收缩和疼痛即根本无法放开/放松我自己。而因此我领悟到,在那时我实际上去增强/加强了上面那个“永远失去”的自我定义/信念在我自己里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另一个记忆也同时被启动,我记得再后来有几年我与几位同事一起去舞厅里面跳舞,有一段时间每到中间一段迪斯科音乐响起时,我相当舒展即大幅度地舞动我的头部和身体,而曾经获得周围人们给予的好评/赞赏,这令我感到我很好的感觉。但同时我在我里面相信,像这种身体上的舒展、放开地舞动,显然只能在舞厅里面呈现/表达,好像除此之外如果我在生活现实里,无论家里还是外面去做这种身体上的舞动的话,一定会被周围人视作为有毛病的。于此可见在这里我又一次允许我自己去加强了上面这个关联到舞蹈完美/完整/完全的美好感觉的“永远失去”在我自己里面,且拿它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如此局限/限制/卡困我自己在这个心智的“缺失/不足”的幻觉中沉迷上瘾;而不是我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支持/援助我自己在我的生活现实即每一片刻每一口呼吸中探索/扩展我自己活那些我所定义并关联到“舞蹈”上的字词,比如舒展、轻柔、灵动、自由、绽放、力量、创意还有优美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的自由表达。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观看舞蹈节目/场景时——
我承诺我自己,首先我领悟到这个关联到“舞蹈”的我的缺失/不足或“永远失去”,实际上从来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它只是我作为创造者以“害怕”为出发点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一个两极化概念/判定即心智的能量反应。因此它不可能阻止/妨碍我去活字词“舞蹈”等如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在我的现实里,除非我给予它接受和允许。 其次我领悟到我制造在我里面朝向舞者们的羡慕/崇拜和向往/憧憬的每一小点,只是在为我反映我尚未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活出的我自己的一部分=一个机会点=给回我自己的一个礼物。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看舞蹈节目期间察看到我里面跳出的每一个字词,我允许我自己将它们记录下来,过后为我自己来定义/净化/重新定义和活它们在我的现实生活的每一刻每一口呼吸中在这里作为我的表达之一。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观看舞蹈期间把每一个舞者视作为我可以从他们身上学习的人,看一看他们是如何活某个字词等如他们即他们作为舞蹈的表达,并进而学习和把这些点融合到我自己将去重新定义和活的字词中、并实践在我的生活现实里。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8天:时间焦虑5——考试之前

自我书写——
有一天与伙伴聊天中谈到参加考试之前关联到“时间来不及了”的“焦虑感”,在结束交谈之后我感到胃部里面相当不舒服,检查之后我看见这也触发了我自己里面多年以来累积/增强的“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每次考试之前我都会有相同的焦虑感,而更大的考试会更强烈一些,比如期末考、高考等。那时我会想“有这么多书/内容要看呀,复习的时间到底来不来得及?我还有这么多**没看呢,天哪,急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呀?!”或“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但是好像还是没太理解,希望最好不出这种题啊。”或“哎呀,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是我还没复习完呢,这下完蛋了!明天肯定会考砸的……”等等,甚至有时我看见我头脑中已经在播出各种“我考砸/不及格了”的最坏情境/图像。因此我感到我里面相当紧张/着急和焦虑/担心/害怕会否由于我的这次“没有花足够时间做复习/准备”而最终考试结果不好/很差。
因为我相信,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是一条真理。因此其中之一如果要么不认真复习、要么时间不够,都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物质事件——
每当我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时候

心智秘聊——
“有这么多书/内容要看呀,复习的时间到底来不来得及?我还有这么多**没看呢,天哪,急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呀?!”或“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但是好像还是没太理解,希望最好不出这种题啊。”或“哎呀,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是我还没复习完呢,这下完蛋了!明天肯定会考砸的……”等等,甚至有时我看见我头脑中已经在播出各种“我考砸/不及格了”的最坏情境/图像。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我里面相当紧张/着急和焦虑/担心/害怕会否最终考试不好/很差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是一条真理。因此其中之一如果要么不认真复习、要么时间不够,都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从小到大我上学期间的一个过去记忆。每次考试前都可以听到老师/家长如是说“你们只有***时间了,抓紧时间复习啊,认真点,不要贪玩!每一次考试要进步才行!”或有时遇到我们在玩耍会语速较快地说“还玩哪!赶快回家去复习功课,还有N天就考试了,怎么这么不着急?!快去、快去,别玩了!”每一次听到这些相同/相似的话语/字词我都会感到我里面升起一种紧张/着急/焦虑的情绪,因为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各种“时间来不及/我没有复习完成”甚至“考砸了”的念头/图片/想象,可不把我吓坏了么?所以我当然很想要立刻“想尽办法”去避开/远离我里面这些“不好”和“害怕”。因此可见我害怕的只是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不好后果”和“害怕”,并且我一直在允许我自己用沉迷在“害怕”中上瘾的方式去逃避面对我的自我责任——无论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并等如我内在的心智现实、还是我自己每一次考试前的准备及之后的结果。
 而且我也看见,在上学期间这种情境在各种大小测试/考试期间反复出现,以至于达到了 到现在听/看到“考试”这个字词我都能感到我里面和身体上紧张/抽紧即焦虑的感觉出现。写到这里我领悟到,这个关联到考试之前准备阶段的“时间焦虑感”,实际上正是我一直允许我自己每一次把我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和“害怕”去投射到外在物质现实中的考试/前期准备/实时时间安排以及老师/家长们如是说那些相同/相似的提醒话语/字词上,如此随时间累积/加强以至于把这个“害怕/焦虑”的心智负极能量在我里面制作成某种压倒性=看起来比我=创造者更加强大/吓人的东西了;而没有领悟到我是它的创造者因此它怎么可能“大于”我,更别提在呼吸中拿起我的自己责任去实际上计划、行动、调整以为我自己在考试之前去“做好准备”。
 我领悟到,我所相信的“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定义/信念——实际上这句话本身为我揭示的仅仅是:考试想要取得好成绩/结果,是需要专注于现实花足够的时间、用有效的方法去做好准备的。因此这是一个实际行动即物质性的过程。但是我早已允许我自己以“害怕”为出发点给这句话附加了极端正极的判定/能量,以至重新制造出一个“如果我不去做到花足够时间和全部/充分复习/理解,我将必定失去考试好成绩的可能性”的极端负极定义,如此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完全一样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冲突我自己、和搞砸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和我的专注于现实的复习准备工作。这真确毫无必要。
 因此我也领悟到,我里面的这个关联到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再次实际上与我面前物质现实中考试之前还有多少实时时间、我如何计划我的复习时间、到了考试前一天我已经完成/未完成的复习结果和我身边他人如何说话提醒我关于“时间/准备”等情境……全都无关,它只与我自己作为心智现实中两极化定义/能量的创造者、参与/加强即沉迷者,和长久以来我已经接受并允许做在我自己身上并显化在我的现实/物质身体上的所有后果有关,因为如果没有我对这一切的接受和允许,一个心智现实中虚拟的幻觉“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是不可能完全接管/操纵我即我的现实的——这是我的自己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编程在我里面的心智骗局,卡困我而令我实际上难以专注于现实去更合理、有效的做好考前准备。因此我轻轻地放开、放手它。”
我承诺我自己为我自己坐下来、静下来,在身体的呼吸中放慢、打开我自己里面去拿出笔和纸或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实际上计算、安排直到考试之前我的准备=复习阶段的时间和节奏计划。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这个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活字词实际、稳定、灵活、调整,以便把专注力放在物质现实中实践行动我的各项准备工作。并且期间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承诺我自己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重新走进心智的反应/秘聊,而是一看见它们跳出在我头脑中,就只是去我决定深呼吸和停止它们和回到现实。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9天:时间焦虑5——自我宽恕

有一天与伙伴聊天中谈到参加考试之前关联到“时间来不及了”的“焦虑感”,在结束交谈之后我感到胃部里面相当不舒服,检查之后我看见这也触发了我自己里面多年以来累积/增强的“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今天来调查一下它——
每次考试之前我都会有相同的焦虑感,而更大的考试会更强烈一些,比如期末考、高考等。那时我会想“有这么多书/内容要看呀,复习的时间到底来不来得及?我还有这么多**没看呢,天哪,急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呀?!”或“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但是好像还是没太理解,希望最好不出这种题啊。”或“哎呀,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是我还没复习完呢,这下完蛋了!明天肯定会考砸的……”等等,甚至有时我看见我头脑中已经在播出各种“我考砸/不及格了”的最坏情境/图像。因此我感到我里面相当紧张/着急和焦虑/担心/害怕会否由于我的这次“没有花足够时间做复习/准备”而最终考试结果不好/很差。
因为我相信,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是一条真理。因此其中之一如果要么不认真复习、要么时间不够,都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而因此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有这么多书/内容要看呀,复习的时间到底来不来得及?我还有这么多**没看呢,天哪,急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呀?!”或“虽然**我已经看过了,但是好像还是没太理解,希望最好不出这种题啊。”或“哎呀,明天就要考试了,可是我还没复习完呢,这下完蛋了!明天肯定会考砸的……”等等,甚至有时我看见我头脑中已经在播出各种“我考砸/不及格了”的最坏情境/图像。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中,去连接上相当紧张/着急和焦虑/担心/害怕会否最终考试不好/很差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到了和行为——我相信,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是一条真理。因此其中之一如果要么不认真复习、要么时间不够,都是不可能取得好成绩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启动了从小到大我上学期间的一个过去记忆。每次考试前都可以听到老师/家长如是说“你们只有***时间了,抓紧时间复习啊,认真点,不要贪玩!每一次考试要进步才行!”或有时遇到我们在玩耍会语速较快地说“还玩哪!赶快回家去复习功课,还有N天就考试了,怎么这么不着急?!快去、快去,别玩了!”每一次听到这些相同/相似的话语/字词我都会感到我里面升起一种紧张/着急/焦虑的情绪,因为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各种“时间来不及/我没有复习完成”甚至“考砸了”的念头/图片/想象,可不把我吓坏了么?所以我当然很想要立刻“想尽办法”去避开/远离我里面这些“不好”和“害怕”。因此可见我害怕的只是我自己里面我自创的“不好后果”和“害怕”,并且我一直在允许我自己用沉迷在“害怕”中上瘾的方式去逃避面对我的自我责任——无论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并等如的我内在的心智现实、还是我自己每一次考试前的准备及之后的结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由于在上学期间这种情境在各种大小测试/考试期间反复出现,以至于达到了 到现在听/看到“考试”这个字词我都能感到我里面和身体上紧张/抽紧即焦虑的感觉出现。写到这里我领悟到,这个关联到考试之前准备阶段的“时间焦虑感”,实际上正是我一直允许我自己每一次把我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和“害怕”去投射到外在物质现实中的考试/前期准备/实时时间安排以及老师/家长们如是说那些相同/相似的提醒话语/字词上,如此随时间累积/加强以至于把这个“害怕/焦虑”的心智负极能量在我里面制作成某种压倒性=看起来比我=创造者更加强大/吓人的东西了;而没有领悟到我是它的创造者因此它怎么可能“大于”我,更别提在呼吸中拿起我的自己责任去实际上计划、行动、调整以为我自己在考试之前去“做好准备”。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所相信的“只有认真并花时间复习做好充分的准备=尽可能把全部的知识点/内容都复习到并充分理解,才能够在考试中获得好/更好的成绩”这定义/信念——实际上这句话本身为我揭示的仅仅是:考试想要取得好成绩/结果,是需要专注于现实花足够的时间、用有效的方法去做好准备的。因此这是一个实际行动即物质性的过程。但是我早已允许我自己以“害怕”为出发点给这句话附加了极端正极的判定/能量,以至重新制造出一个“如果我不去做到花足够时间和全部/充分复习/理解,我将必定失去考试好成绩的可能性”的极端负极定义,如此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完全一样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冲突我自己、和搞砸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和我的专注于现实的复习准备工作。这真确毫无必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里面的这个关联到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再次实际上与我面前物质现实中考试之前还有多少实时时间、我如何计划我的复习时间、到了考试前一天我已经完成/未完成的复习结果和我身边他人如何说话提醒我关于“时间/准备”等情境……全都无关,它只与我自己作为心智现实中两极化定义/能量的创造者、参与/加强即沉迷者,和长久以来我已经接受并允许做在我自己身上并显化在我的现实/物质身体上的所有后果有关,因为如果没有我对这一切的接受和允许,一个心智现实中虚拟的幻觉“考试之前的时间焦虑感”是不可能完全接管/操纵我即我的现实的——这是我的自己责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面临过一段时间将考试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接受并允许我自己编程在我里面的心智骗局,卡困我而令我实际上难以专注于现实去更合理、有效的做好考前准备。因此我轻轻地放开、放手它。”
我承诺我自己为我自己坐下来、静下来,在身体的呼吸中放慢、打开我自己里面去拿出笔和纸或在电脑上打开一个空白文档,实际上计算、安排直到考试之前我的准备=复习阶段的时间和节奏计划。

我承诺我自己在这个计划的实施过程中我支持/援助我自己去活字词实际、稳定、灵活、调整,以便把专注力放在物质现实中实践行动我的各项准备工作。并且期间无论发生任何事情,我承诺我自己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重新走进心智的反应/秘聊,而是一看见它们跳出在我头脑中,就只是去我决定深呼吸和停止它们和回到现实。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00天:清洁,必须一尘不染

自我书写——
我观察我自己身上的一个行为模式相当长时间,即是: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比如扫/拖地、擦洗厨房台面/灶具/厨具、擦桌子/家具等,就会感到我内在从里向外冒出一种“恨不得立刻/尽快把我所看见的任何/哪怕一丁点儿的污渍/黑点全都清除干净达到一尘不染”的冲动感。我看见里面会出现秘聊“咦?这个是什么?怎么擦不掉?这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污渍?是这个或那个吗?没弄懂。看来要拿清洁剂/洗衣粉来擦才行。”、“哎呀,我已经这么用力了、胳膊都酸了,还是擦不掉。看着这么白净的地面/桌面上有这些黑点,真有点不舒服……哎,算了,就这样吧。累死我了。”整个清洁过程中我可以感到我里面一直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哪里没弄干净,以至于每一次的清洁之后多少会身体上感到肌肉发硬/酸痛或有些疲累的感觉。
我相信,清洁就是,要做就要做到“全部”打扫/清洁到位=达到每一个细节,要么就不做。弄出个半吊子的事情算怎么回事?!

物质事件——
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

心智秘聊——
“咦?这个是什么?怎么擦不掉?这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污渍?是这个或那个吗?没弄懂。看来要拿清洁剂/洗衣粉来擦才行。”、“哎呀,我已经这么用力了、胳膊都酸了,还是擦不掉。看着这么白净的地面/桌面上有这些黑点,真有点不舒服……哎,算了,就这样吧。累死我了。”

情绪/感受能量——
一直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清洁就是,要做就要做到“全部”打扫/清洁到位=达到每一个细节,要么就不做。弄出个半吊子的事情算怎么回事?!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我里面出现一幅图片即过去记忆。我记得小时候在上海期间,那是夏天,外婆为了给我在地板上铺席子让我凉快些而将地板拖得很干净,我看见她在某些区域甚至跪在地板上拿硬刷子一下一下地用力刷……我看见她花了相当长时间做这件清洁之事。当她完成了的时候,我看见那些以前看起来灰黑色的地板有很多处显出了地板原来的颜色,看起来虽然旧但是非常干净/清爽即地板原本所是的样子,我感觉好极了;然后外婆给我把席子铺在那些刷干净了的地板上,我坐/躺在上面玩耍/睡觉——那时候我体验到我里面如同达到某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这感觉实在太好了,我很想要“持久”拥有它! 写到这里我领悟到,正是我在童年的那个片刻接受和允许我把我里面出现的这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关联上了外婆做的这次比平时更彻底的清洁地板的行为/情境,也立刻连接上正极电荷,并在其上重新制造一个“欲望持久拥有”的欲望而加强正极电荷在其上——却没有觉察到我实际上同时在制造/增强相同能量程度的负极电荷=害怕失去这个欲望=害怕清洁出现任何一丁点儿的“不够完全/完美/完整那般的一尘不染”,如此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得到/好—害怕得不到/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冲突/挣扎我自己,因此导致我自己每次的清洁工作不管怎样都成了“给我自己即身体增加压力”的过程/后果。
 我也看见,在这个童年记忆当中当我仅仅允许和接受我去沉迷在心智的正面感受能量=某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 的幻觉/幻象中去只是满足心智自私利益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完全/彻底忽视/无视关于外婆花了多少时间、使用了哪些工具、采取了怎样的实际方法,做了这一次与平时周期性的清洁不同的清洁地板工作,而因此取得了这个“显现出地板原本所是的样子”的成果 的实际过程。因此可见,正是我允许我自己在这个可以向外婆学习的情境中,仅仅跌入心智去玩耍两极能量游戏而实际上限制/卡困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身体实际上去做清洁的每一个动作/行为。
 我还看见另一个过去记忆出现。那是我小学期间,在学校里每次学期结束老师给我的评语中都会有一句“热爱劳动”的正面评价,因为我在班级里作值日生的时候每一次都是相当认真/细致地打扫/清洁;和有一次我在家里扫地而得到外婆的一位朋友好评说我把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了,真是好孩子。在那些片刻中我一次次体验到我里面升起好/很好的感觉/体验,并因此更加坚信这个“打扫/清洁之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的信念,也拿它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允许自己紧抓这个信念即正面感受能量且沉迷上瘾的作为,只是在抑制/消耗/滥虐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也因此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字词“清洁”分离开来,这个不是我真正是谁。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开始之前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并将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上;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查看需要清洁之处的现实情形,以便把实际的了解给回我自己。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安排时间、选取工具、实际清洁。并且在整个清洁的过程中,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活字词稳定、踏实、放松、舒适去做,一旦察看到我里面注意力转移时仅仅立刻深呼吸并把我自己带回到身体中、聚焦于物质身体/眼前现实继续做实际的清洁工作本身。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01天:清洁,必须一尘不染-自我宽恕

我观察我自己身上的一个行为模式相当长时间,即是: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比如扫/拖地、擦洗厨房台面/灶具/厨具、擦桌子/家具等,就会感到我内在从里向外冒出一种“恨不得立刻/尽快把我所看见的任何/哪怕一丁点儿的污渍/黑点全都清除干净达到一尘不染”的冲动感。我看见里面会出现秘聊“咦?这个是什么?怎么擦不掉?这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污渍?是这个或那个吗?没弄懂。看来要拿清洁剂/洗衣粉来擦才行。”、“哎呀,我已经这么用力了、胳膊都酸了,还是擦不掉。看着这么白净的地面/桌面上有这些黑点,真有点不舒服……哎,算了,就这样吧。累死我了。”整个清洁过程中我可以感到我里面一直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哪里没弄干净,以至于每一次的清洁之后多少会身体上感到肌肉发硬/酸痛或有些疲累的感觉。
我相信,清洁就是,要做就要做到“全部”打扫/清洁到位=达到每一个细节,要么就不做。弄出个半吊子的事情算怎么回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咦?这个是什么?怎么擦不掉?这是什么东西导致的污渍?是这个或那个吗?没弄懂。看来要拿清洁剂/洗衣粉来擦才行。”、“哎呀,我已经这么用力了、胳膊都酸了,还是擦不掉。看着这么白净的地面/桌面上有这些黑点,真有点不舒服……哎,算了,就这样吧。累死我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和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去立刻连接上了非常紧张/焦虑和害怕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清洁就是,要做就要做到“全部”打扫/清洁到位=达到每一个细节,要么就不做。弄出个半吊子的事情算怎么回事?!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启动我里面的一个过去记忆。我记得小时候在上海期间,那是夏天,外婆为了给我在地板上铺席子让我凉快些而将地板拖得很干净,我看见她在某些区域甚至跪在地板上拿硬刷子一下一下地用力刷……我看见她花了相当长时间做这件清洁之事。当她完成了的时候,我看见那些以前看起来灰黑色的地板有很多处显出了地板原来的颜色,看起来虽然旧但是非常干净/清爽即地板原本所是的样子,我感觉好极了;然后外婆给我把席子铺在那些刷干净了的地板上,我坐/躺在上面玩耍/睡觉——那时候我体验到我里面如同达到某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这感觉实在太好了,我很想要“持久”拥有它! 写到这里我领悟到,正是我在童年的那个片刻接受和允许我把我里面出现的这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关联上了外婆做的这次比平时更彻底的清洁地板的行为/情境,也立刻连接上正极电荷,并在其上重新制造一个“欲望持久拥有”的欲望而加强正极电荷在其上——却没有觉察到我实际上同时在制造/增强相同能量程度的负极电荷=害怕失去这个欲望=害怕清洁出现任何一丁点儿的“不够完全/完美/完整那般的一尘不染”,如此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相同的“欲望得到/好—害怕得不到/不好”极端两极之间冲突/挣扎我自己,因此导致我自己每次的清洁工作不管怎样都成了“给我自己即身体增加压力”的过程/后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童年记忆当中当我仅仅允许和接受我去沉迷在心智的正面感受能量=某种完全/完美/完整的舒适感 的幻觉/幻象中去只是满足心智自私利益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完全/彻底忽视/无视关于外婆花了多少时间、使用了哪些工具、采取了怎样的实际方法,做了这一次与平时周期性的清洁不同的清洁地板工作,而因此取得了这个“显现出地板原本所是的样子”的成果 的实际过程。因此可见,正是我允许我自己在这个可以向外婆学习的情境中,仅仅跌入心智去玩耍两极能量游戏而实际上限制/卡困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身体实际上去做清洁的每一个动作/行为。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也已经触发另一个过去记忆。那是我小学期间,在学校里每次学期结束老师给我的评语中都会有一句“热爱劳动”的正面评价,因为我在班级里作值日生的时候每一次都是相当认真/细致地打扫/清洁;和有一次我在家里扫地而得到外婆的一位朋友好评说我把每一个角落都打扫干净了,真是好孩子。在那些片刻中我一次次体验到我里面升起好/很好的感觉/体验,并因此更加坚信这个“打扫/清洁之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的信念,也拿它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我允许自己紧抓这个信念即正面感受能量且沉迷上瘾的作为,只是在抑制/消耗/滥虐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也因此与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字词“清洁”分离开来,这个不是我真正是谁。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清洁物品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开始之前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并将注意力放在物质身体上;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查看需要清洁之处的现实情形,以便把实际的了解给回我自己。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安排时间、选取工具、实际清洁。并且在整个清洁的过程中,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活字词稳定、踏实、放松、舒适去做,一旦察看到我里面注意力转移时仅仅立刻深呼吸并把我自己带回到身体中、聚焦于物质身体/眼前现实继续做实际的清洁工作本身。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02天:时间焦虑6-必须按时完成

自我书写——
关于“时间”在我身上我还观察到一个模式,就是: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或作业都必须在“规定/预定时间之内”完成。从上学期间/学习课程的交作业、到在企业里几乎每一件要做/从事的大小工作/项目或任务,到我给我自己制定的某件事情/一个自我书写“要在某个时间点前/某天内完成”……等等的情境,我都可以感觉到我里面升起紧张/焦虑感并且随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强烈、也在身体上尤其胃部和肩颈部肌肉慢慢抽紧/发硬的感觉。而因此,每当最终“完成了”的时候,我会体验到一种“一下子”释放/解脱因此好像才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负担了的感觉。
我会看见一些心智秘聊/想法出现,比如“哎呀,时间够不够?我来得及完成吗?好像来得及/好像有些紧张……我得抓紧时间了。”“如果我没有按时完成和上交,会不会发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不好事情/后果?…… 我可不想要这种后果,那太糟糕/可怕了!我快点、再快点吧,做完了就没事儿了。”
我相信,任何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对我而言全都好像是一个我拿起在手中/扛起在肩头的“重任/负担”,所以,只要我还没有最终彻底完成/做到它,它将必定一直有一个相当的重量在我身上;如果我随时间没有做到“按时完成/提交”那么这个重量显然会在我身上呆更久=随时间越来越重咯。因此我当然想要通过尽快、再快点去把它做到“按时或最好提前完成/提交”,这样就可以完全彻底地卸下这个“重任/负担”而一身轻松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事情或作业期间时

心智秘聊——
“哎呀,时间够不够?我来得及完成吗?好像来得及/好像有些紧张……我得抓紧时间了。”“如果我没有按时完成和上交,会不会发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不好事情/后果?…… 我可不想要这种后果,那太糟糕/可怕了!我快点、再快点吧,做完了就没事儿了。”

情绪/感受能量——
在做事期间感到紧张/焦虑感并且随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强烈
每当最终“完成了”的时候,我会体验到一种“一下子”释放/解脱因此好像才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负担了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任何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对我而言全都好像是一个我拿起在手中/扛起在肩头的“重任/负担”,所以,只要我还没有最终彻底完成/做到它,它将必定一直有一个相当的重量在我身上;如果我随时间没有做到“按时完成/提交”那么这个重量显然会在我身上呆更久=随时间越来越重咯。因此我当然想要通过尽快、再快点去把它做到“按时或最好提前完成/提交”,这样就可以完全彻底地卸下这个“重任/负担”而一身轻松了。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一个过去记忆关于上小学期间的交作业。我记得那时候老师们几乎天天强调/重复“必须按时完成并上交作业”,他们说,因为这个是你们作为学生最最基本的事情,如同大人们每天要去上班完成工作是一样的,以及,如果你们作为学生的时候连自己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还怎么指望你们将来长大以后去承担建设国家/贡献社会的重任呀?!因此那时候我相信,完成作业=合格/胜任=好的,而不这样做就意味着我是不合格/胜任=没用/无价值因此不好的。而因此,那时在每天有作业的情况下,如果我回家之后没有先去做作业、而是玩耍,我就会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不合格/胜任=没用/无价值”等“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显然它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好像压在我的肩膀和心头,并且随着我玩耍的时间感到越来越沉重或甚至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这感觉糟透了,因此当然我想要立刻/尽快=最好在最短的时间里去完成作业,这样就可以卸下这个“重负”而令我一身轻松地去玩耍了。哈哈,可见那个所谓的“重任/负担”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投射/附加到上学所做的“作业”上面的“无价值/不好”和“害怕”、以及我允许我自己持续不断参与其中增强负面情绪能量,而因此在我的物质身体里累积/流出的后果显现。
 我也看见关于上小学期间交作业的另一个过去记忆。那时候班里总会有一些没有完成/上交作业的即经常被老师视为调皮捣蛋类型的同学,他们都是男生,我看见他们被老师叫起来并站在教室前面的墙边,老师要求他们站成一排“示众和罚站”,并说,好好站/站直了,不许扭来扭去的!想想自己错哪儿了,看下次还敢不敢不交作业?!我也看见那些男生几乎全都低着头看着地面的样子——那时候我感知/相信,不按时完成/交作业,必定会被惩罚和让自己丢脸,这使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我自创的“惩罚/丢脸=我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也同时感到整个身体收缩/紧绷/发硬,这令我感觉太可怕/难受了,因此我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在最短的时间里去完成作业,这样就可以使我自己里面那些可怕的东西/身体上的难受离我远远的,这使我感觉好多了。于此可见,我一直在允许我自己用“加速/尽快/赶快完成作业/工作/事情”的方式去逃避/远离的,仅仅是我在我里面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不好”和“害怕”,而与作业本身、和布置作业的老师即他们如何说话以及那些由于没有完成作业而被惩罚的同学们/情境毫不相干。
 我领悟到,在上述这2个过去记忆当中,无论是老师们的讲话还是那些没完成作业的同学们被罚站的情境,实际上从来没有对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干扰/影响或甚至伤害;但是,在那些片刻中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去触发我童年记忆中我所看见爸爸每天大声斥责/殴打哥哥的场景,即已经关联到字词“惩罚”,也连接上大量/压倒性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负面情绪能量在我自己里面——如此可见,在那2个过去记忆的片刻中,实际上令我感到可怕/身体难受的并不是我眼前的现实情境,而只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预编程/制造并重新制造/加强在我自己里面的那些关联到字词“惩罚”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以及它所导致/流出在我物质身体上各种的不舒服体验,因此我害怕的是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我自己。
 我也领悟到,在每个实时片刻中我正在面对/从事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的期间时,这是一个“过程”,这是一个一件接着一件事件在实时时间/实际空间/现实里的发生、发展、结束的过程——因此可见,这需要我只是保持呼吸和注意力在眼前的物质现实、专注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每一个行动/动作/言语,以推进它们每一样在这里在每一片刻的前进、发展和结束;而不是跌回心智的压倒性能量迷占中妨碍/妨害我自己和我的物质身体的去行动/做该事件的有效性。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期间时——
我承诺我自己,一旦察觉到我里面跳出那个关联到时间的紧张/焦虑感时,我深呼吸并停止它,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只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造的作为害怕的心智防御机制,我不参与。”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指导并推动我自己通过它、和轻轻地放手/放下它。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期间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身体等如我面前的工作/事情上专注在这里在此刻——坚持练习。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保持身体的呼吸、并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和听到/听清我面前每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的实际情形,并为我自己参照实时时间来评估我做它们的进度/是否需要调整,进而作出我的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03天:时间焦虑6-自我宽恕

关于“时间”在我身上我还观察到一个模式,就是: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或作业都必须在“规定/预定时间之内”完成。从上学期间/学习课程的交作业、到在企业里几乎每一件要做/从事的大小工作/项目或任务,到我给我自己制定的某件事情/一个自我书写“要在某个时间点前/某天内完成”……等等的情境,我都可以感觉到我里面升起紧张/焦虑感并且随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强烈、也在身体上尤其胃部和肩颈部肌肉慢慢抽紧/发硬的感觉。而因此,每当最终“完成了”的时候,我会体验到一种“一下子”释放/解脱因此好像才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负担了的感觉。
我会看见一些心智秘聊/想法出现,比如“哎呀,时间够不够?我来得及完成吗?好像来得及/好像有些紧张……我得抓紧时间了。”“如果我没有按时完成和上交,会不会发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不好事情/后果?…… 我可不想要这种后果,那太糟糕/可怕了!我快点、再快点吧,做完了就没事儿了。”
我相信,任何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对我而言全都好像是一个我拿起在手中/扛起在肩头的“重任/负担”,所以,只要我还没有最终彻底完成/做到它,它将必定一直有一个相当的重量在我身上;如果我随时间没有做到“按时完成/提交”那么这个重量显然会在我身上呆更久=随时间越来越重咯。因此我当然想要通过尽快、再快点去把它做到“按时或最好提前完成/提交”,这样就可以完全彻底地卸下这个“重任/负担”而一身轻松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事情或作业期间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事情或作业期间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哎呀,时间够不够?我来得及完成吗?好像来得及/好像有些紧张……我得抓紧时间了。”“如果我没有按时完成和上交,会不会发生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不好事情/后果?…… 我可不想要这种后果,那太糟糕/可怕了!我快点、再快点吧,做完了就没事儿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事情或作业期间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窜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去连接上在做事期间感到紧张/焦虑感并且随时间推移会越来越强烈的感觉;以及每当最终“完成了”的时候,我会体验到一种“一下子”释放/解脱因此好像才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负担了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窜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到了行为——我相信,任何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对我而言全都好像是一个我拿起在手中/扛起在肩头的“重任/负担”,所以,只要我还没有最终彻底完成/做到它,它将必定一直有一个相当的重量在我身上;如果我随时间没有做到“按时完成/提交”那么这个重量显然会在我身上呆更久=随时间越来越重咯。因此我当然想要通过尽快、再快点去把它做到“按时或最好提前完成/提交”,这样就可以完全彻底地卸下这个“重任/负担”而一身轻松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已经掉入一个过去记忆关于上小学期间的交作业。我记得那时候老师们几乎天天强调/重复“必须按时完成并上交作业”,他们说,因为这个是你们作为学生最最基本的事情,如同大人们每天要去上班完成工作是一样的,以及,如果你们作为学生的时候连自己最基本的工作都做不好,还怎么指望你们将来长大以后去承担建设国家/贡献社会的重任呀?!因此那时候我相信,完成作业=合格/胜任=好的,而不这样做就意味着我是不合格/胜任=没用/无价值因此不好的。而因此,那时在每天有作业的情况下,如果我回家之后没有先去做作业、而是玩耍,我就会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不合格/胜任=没用/无价值”等“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显然它如同一块巨大的石头好像压在我的肩膀和心头,并且随着我玩耍的时间感到越来越沉重或甚至压得我透不过气来……这感觉糟透了,因此当然我想要立刻/尽快=最好在最短的时间里去完成作业,这样就可以卸下这个“重负”而令我一身轻松地去玩耍了。哈哈,可见那个所谓的“重任/负担”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投射/附加到上学所做的“作业”上面的“无价值/不好”和“害怕”、以及我允许我自己持续不断参与其中增强负面情绪能量,而因此在我的物质身体里累积/流出的后果显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也触发了关于上小学期间交作业的另一个过去记忆。那时候班里总会有一些没有完成/上交作业的即经常被老师视为调皮捣蛋类型的同学,他们都是男生,我看见他们被老师叫起来并站在教室前面的墙边,老师要求他们站成一排“示众和罚站”,并说,好好站/站直了,不许扭来扭去的!想想自己错哪儿了,看下次还敢不敢不交作业?!我也看见那些男生几乎全都低着头看着地面的样子——那时候我感知/相信,不按时完成/交作业,必定会被惩罚和让自己丢脸,这使我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我自创的“惩罚/丢脸=我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也同时感到整个身体收缩/紧绷/发硬,这令我感觉太可怕/难受了,因此我当然要想尽一切办法在最短的时间里去完成作业,这样就可以使我自己里面那些可怕的东西/身体上的难受离我远远的,这使我感觉好多了。于此可见,我一直在允许我自己用“加速/尽快/赶快完成作业/工作/事情”的方式去逃避/远离的,仅仅是我在我里面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不好”和“害怕”,而与作业本身、和布置作业的老师即他们如何说话以及那些由于没有完成作业而被惩罚的同学们/情境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述这2个过去记忆当中,无论是老师们的讲话还是那些没完成作业的同学们被罚站的情境,实际上从来没有对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干扰/影响或甚至伤害;但是,在那些片刻中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去触发我童年记忆中我所看见爸爸每天大声斥责/殴打哥哥的场景,即已经关联到字词“惩罚”,也连接上大量/压倒性害怕/恐惧/焦虑/紧张的负面情绪能量在我自己里面——如此可见,在那2个过去记忆的片刻中,实际上令我感到可怕/身体难受的并不是我眼前的现实情境,而只是我从小接受和允许预编程/制造并重新制造/加强在我自己里面的那些关联到字词“惩罚”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以及它所导致/流出在我物质身体上各种的不舒服体验,因此我害怕的是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每个实时片刻中我正在面对/从事每一样作业、工作、任务、项目、事情……的期间时,这是一个“过程”,这是一个一件接着一件事件在实时时间/实际空间/现实里的发生、发展、结束的过程——因此可见,这需要我只是保持呼吸和注意力在眼前的物质现实、专注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每一个行动/动作/言语,以推进它们每一样在这里在每一片刻的前进、发展和结束;而不是跌回心智的压倒性能量迷占中妨碍/妨害我自己和我的物质身体的去行动/做该事件的有效性。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走进/处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期间时——
我承诺我自己,一旦察觉到我里面跳出那个关联到时间的紧张/焦虑感时,我深呼吸并停止它,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只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造的作为害怕的心智防御机制,我不参与。”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指导并推动我自己通过它、和轻轻地放手/放下它。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从事/做任何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期间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身体等如我面前的工作/事情上专注在这里在此刻——坚持练习。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保持身体的呼吸、并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和听到/听清我面前每一件工作/任务/事情或作业的实际情形,并为我自己参照实时时间来评估我做它们的进度/是否需要调整,进而作出我的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04天:我与母亲的关系30-说我女儿长大了

自我书写——
我与母亲正在通电话,我们聊着天某一刻聊到了我的女儿。我想不起来我们当时聊的话题是什么,只记得我回答了她向我提问关于我女儿的一个问题,之后我听到母亲说“嗯,JJ长大了啊、长大了……”立刻我看见我里面升起了反感/抗拒/排斥/不耐烦的感觉朝向母亲即她这种说话,也看见心智秘聊“这人怎么回事儿?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说过这种话了,也不搞搞清楚我女儿已经是将近27岁的人了!”我听到我自己已经脱口而出了“哎呀,妈呀,N已经是27岁将近30岁的人了,咋还没长大啊?……你这话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我听到母亲干笑了两声…… 我对我母亲这种说话方式依然感到困惑/难以理解。
我记得从小我内在就对中国传统当中这种“无论孩子多大了,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小孩”的说法及社会上对这种说法/情境的部分正面描述或倡导,感到相当质疑/不解和生气/愤怒,因为我相信,一方面作为小孩子的时候在与父母相处过程中,几乎可以说每时每刻都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低下/次等/不如”跳出在我眼前,所以我一直在我里面暗自欲望/希望“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将能与他们平等对话”,但是如果按照这句话的描述,岂不是在我父母面前我永远都跳不出我自己里面这个“低下/不如”的限制框框了吗?另一方面,在我的生活中我看到非常多的家庭实例,在那里父母一直用这句话的方式来与他们的孩子相处,意思是一直用他们曾经如何看待自己的孩子小时候的样子/特点来与孩子互动,而好像根本看不见现实情况里自己的孩子已经是成年人或年纪老了也体力不足等现状,或有些家庭因此父母与孩子之间时常出现摩擦/冲突,这一切又会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叠加上那些我标签为不好的“被忽视/不重视”/ “争吵/冲突”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跳出在我眼前,当然感觉很糟。

物质事件——
每当我听到母亲对我说我女儿长大了时

心智秘聊——
“这人怎么回事儿?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说过这种话了,也不搞搞清楚我女儿已经是将近27岁的人了!咋还没长大啊?……你这话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

情绪/感受能量——
反感/抗拒/排斥/不耐烦、困惑/难以理解

结论和行为——
我记得从小我内在就对中国传统当中这种“无论孩子多大了,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小孩”的说法及社会上对这种说法/情境的部分正面描述或倡导,感到相当质疑/不解和生气/愤怒,因为我相信,一方面作为小孩子的时候在与父母相处过程中,几乎可以说每时每刻都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低下/次等/不如”跳出在我眼前,所以我一直在我里面暗自欲望/希望“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将能与他们平等对话”,但是如果按照这句话的描述,岂不是在我父母面前我永远都跳不出我自己里面这个“低下/不如”的限制框框了吗?另一方面,在我的生活中我看到非常多的家庭实例,在那里父母一直用这句话的方式来与他们的孩子相处,意思是一直用他们曾经如何看待自己的孩子小时候的样子/特点来与孩子互动,而好像根本看不见现实情况里自己的孩子已经是成年人或年纪老了也体力不足等现状,或有些家庭因此父母与孩子之间时常出现摩擦/冲突,这一切又会令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叠加上那些我标签为不好的“被忽视/不重视”/“争吵/冲突”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跳出在我眼前,当然感觉很糟。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实际上在我小时候的过去记忆当中,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把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低下/次等/不如”以及朝向它们的“害怕”,一次又一次投射到我的父母/外婆长辈们即他们如何用这种“作为小孩子必须听大人话”的说话/字词/声音/姿态上,也连接了大量负极电荷在这种重复播出的情境上;进而允许我自己继续冲进心智对立面制造出“等我长大了以后我将能与他们平等对话”的欲望/希望连接正极电荷——如此再次将我自己卡困在完全一样的“欲望长大——害怕低下”极端两极之间冲突/摩擦我自己在我里面。因此可见我里面所有这些心智反应与外在现实中我的父母/外婆他们朝向我作为小孩子如何说话/表达他们自己并没有直接的关联性,反而是我在把他们这种说话方式拿来个人化我自己。
 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在将我自己囚禁在这个我自创的“欲望长大——害怕低下”心智两极化监狱里面,束缚/限制/卡困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真确活出了我一直害怕的“我永远都跳不出我自己里面这个“低下/不如”的限制框框”的后果——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 我也看见我里面出现一个过去记忆。那是我14岁在离开父母10年之后刚回到LZ自己的家中一段时间,我听到父亲反复不断说的话语是“小洪怎么变了,小时候如何喜欢说话、爱笑、开朗……现在怎么不爱说话了、不怎样不怎样了?”那时候我看见我里面一直在加强的就只是生气/愤怒、更生气/愤怒、更…… 因为我相信我明明已经长大到十五岁了,他怎么还在用我3岁时候的那个我在与现在的我比较和对话——他这种说话只会一次次令我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我最最抗拒/想要压抑掉的“我低下/次等/不如”的负面自我定义和朝向它的“害怕”,所以他是一个极度可恨/气人的家伙!在这种愤怒能量的累积之下我“恨不得”要去朝向父亲爆发愤怒=与他即他这种说话战斗,但同时我里面跳出了朝向父亲等如是力量/权威的巨大“害怕/恐惧”而令我胆怯/退步。写到这里我看见/领悟到,实际上在中国父母的这种传统说话方式上,我已经接受和允许并制造了如此压倒性且冲突激化的心智能量在其上在我自己里面,也因此相当卡困/限制了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和我与我的父母在现实中的日常交流/互动、也妨碍/妨害我去实际上看见/了解他人作为父母或孩子他们之间的实际交流/互动如其所是的样子。
 同时我看见在上面这个过去记忆当中,我也会令我自己走进心智去感知/相信,我的父母亲根本不重视我、忽视我,因为显然呀他们好像根本看不见我现在此刻十多岁的样子,而一个劲儿地唠叨的只是我的小时候如何如何的样子。而没有看见/领悟到,实际上他们只是如同我一样仅仅将自己限制/卡困在自己的心智中玩耍评判/投射的两极化能量游戏,也因此完全忽视/无视正正在自己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其中每一个人事物也包括他们自己如其所是是什么/如何是,可见他们即他们这种说话/行为正在为我反映我自己里面完全一样的心智人格/模式、和这需要我自己去站立/面对/负责的事实真相。
 我也领悟到,在我从小长大的记忆中我的家庭里,无论是父母所在的自己家、还是我长大在其中的外婆家,时常爆发或大或小的冲突/摩擦和殴打孩子的暴力,而我仅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害怕”的背后重新制造出“害怕冲突/摩擦/暴力”的害怕在我自己里面并投射到外在物质现实,作为一个防御机制,不仅阻止/屏蔽我去直面/看见我自己里面我作为唯一创造者/责任者的这一事实,也妨碍/妨害我自己去立刻停止继续分离/分裂、并看见/靠近在我面前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父母/他人每一个在我的现实中在我的每一口呼吸中。这个必需停止。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对我说我女儿长大了、或听她对我说这句“你/你哥在我眼里永远是小孩”的说话/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带回我的物质身体即胸口位置,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我创造的一个自我分离/欺骗点,我不允许我自己跌入心智,同时我了解到这只是母亲在表达/说话她自己已经接受并允许和活成为的心智系统,而并不是她真正所是者,因此我不必起反应而是宁可活呼吸/是在这里。”
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敞开我自己里面,去实际上看见/听到母亲即她的说话/表达是什么/如何是,如果对她的任何说话我有疑问,我承诺我自己宁可上前一步去提出问题获得她的回答=把了解给回我自己,并且聚焦于物质现实去与母亲交流/互动。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现实/媒体新闻中看到类似的“无论孩子多大了,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小孩”的中国传统说法及社会上对这种说法/情境的部分正面描述或倡导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带回我的物质身体即胸口位置,也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只是人类已经接受和允许并活成的复制/拷贝走在我们前面的人们之心智意识系统僵尸、以及为此制造的借口/辩解,目的只为抑制/分离/滥虐我们自己等如是生命平等一体的真相在我们眼前,所以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对它起反应。”
而是,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实际上观察/倾听这个情境/现实即后果显现以把多一点了解给回我自己;同时保持觉察在我里面,如果察看到有任何的心智活动/反应我去标记它并为我自己面对/处理/负起责任。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