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85天:物品摆放变了-自我宽恕

这天我刚回到家一会儿,走进厨房给我自己弄吃的。我发现碗柜里面的碗的位置变了,我立刻感到一种浑身难受/别扭的感觉,我把它们一一放回“原位”,又发现放置酱油醋/调料的拉篮里面多了一瓶老酒而菜油的瓶子被换到另一个柜子里了、其他瓶子的位置好像也乱了…… 我在想:“这咋回事儿?他们才做了一次饭就把我摆的东西全都摆乱了,为什么他们就不会‘从哪里拿的就放回哪里去’呢?”“哎,弄得这么乱我真的很不爽!还好没让他再次来做饭,不然每一次我还得多花时间来重新整理我的东西和给他擦屁股,这不是多了很多事儿么!”我感到相当的反感/排斥朝向女儿那个来做饭的朋友。
因为我相信,这个家我是户主、我是出钱购买这个房子的人、我是女主人,所以,我当然拥有“完全的权力”来决定家中物品如何摆放,尤其是厨房里面所有物品的摆放都需要符合我的习惯=让我感到最舒服 才行,因为很显然家里主要就只有我一人使用厨房呀。而今天我看见女儿那个朋友才来了一次做饭他们一起吃,而之后厨房物品的摆放已经“乱”成这幅样子,这使我感觉好像我作为“户主/女主人”=这所房屋/厨房及其物品和摆放的“所有权者”的定义/位置,正在遭受严重的攻击/威胁,这当然令人气愤而因此必须立刻阻止和坚决不让它再次发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离开家一段时间回来时看见家中不同地方(尤其厨房里)的物品摆放的位置变换了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离开家一段时间回来时看见家中不同地方(尤其厨房里)的物品摆放的位置变换了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咋回事儿?他们才做了一次饭就把我摆的东西全都摆乱了,为什么他们就不会‘从哪里拿的就放回哪里去’呢?”“哎,弄得这么乱我真的很不爽!还好没让他再次来做饭,不然每一次我还得多花时间来重新整理我的东西和给他擦屁股,这不是多了很多事儿么!”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我每当离开家一段时间回来时看见家中不同地方(尤其厨房里)的物品摆放的位置变换了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当中,去连接上浑身难受/别扭和相当的反感/排斥的感觉朝向女儿那个来做饭的朋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得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这个家我是户主、我是出钱购买这个房子的人、我是女主人,所以,我当然拥有“完全的权力”来决定家中物品如何摆放,尤其是厨房里面所有物品的摆放都需要符合我的习惯=让我感到最舒服 才行,因为很显然家里主要就只有我一人使用厨房呀。而今天我看见女儿那个朋友才来了一次做饭他们一起吃,而之后厨房物品的摆放已经“乱”成这幅样子,这使我感觉好像我作为“户主/女主人”=这所房屋/厨房及其物品和摆放的“所有权者”的定义/位置,正在遭受严重的攻击/威胁,这当然令人反感/气愤而因此必须立刻阻止和坚决不让它再次发生。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一刻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紧紧抓住我作为心智系统预编程/设计并重新定义的我作为“户主/购买者/女主人”的自我评判,且拿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也在其上连接了大量正极电荷,进而因此活成了心智两极当中的正极的“权力/所有权”,并且视其为“理所当然”,因为显然我身边/世界上所有人都是这样子的,所以我也必须是这样子的才合理。而没有洞察/领悟到,这个点真确只是我自己接受和允许等同于心智意识系统而编程/制造出来的一个幻觉/幻象,是只为满足我自己心智的自私利益而完全彻底忽视/不顾身边任何一个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人事物 的一个极端“骗局”——因为,我作为生命本身怎么能只用“户主/购买者/女主人”等判定/定义来限制/界定而已呢?显然我=生命本身拥有完全的潜力/能力/信赖去为我自己等如全体活生命的自由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紧抓不放这个心智正极的我作为“户主/购买者/女主人”的自我评判时,实际上再次沉迷心智在玩耍着“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化能量摩擦/冲突在我里面,因为我已经把“户主/购买者/女主人”在我里面定义为“好/正面的”,而因此如果我“失去了这些定义=我失去了我的好”,那么这就是非常“不好的”——于此可见,我等如心智所相信的“我=我的权力/所有权正在遭受严重的攻击/威胁”这个信念完全只是一个“幻觉”,因为事实上我将仅仅失去的只是心智系统当中一个被我归类/评判为正极/正面的概念/定义即已经与我自己彻底分离开来的字词“权力/所有权”而已,它们根本不是我真正是谁,并且我也从未支持我自己去活过它们对齐对全体最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再次仅仅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去对/朝向我女儿这位来做饭的朋友投射各种责备/抱怨和反感/气愤的时候,我只是已经拿这些心智反应制作为又一轮“防御机制”在阻止/妨碍/妨害我去简单地立刻深呼吸和停止继续参与心智,和支持/援助我自己去调查/反省 我女儿这位来做饭的朋友他们如何行动/做事摆放厨房里各类物品 的情境/显现,正在为我反映回来和必须去处理/负起责任的点/部分 是什么;而且这真确实际上严重阻碍/妨害我去有效/稳定地行走诞生我自己出生命的自我进程,这个/些可以轻轻放手、放开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家中/厨房里各种物品摆在哪里/如何,的确会由于个人的身体行为方式/习惯的不同而呈现出各个不同的形式/样子,而且基于我们每个人几十年养成的“习惯”的确刚开始使用其他人摆放的物品/形式会有一段时间的 身体上的别扭/不顺的情况发生;但是,无论如何任何一种物品摆放的形式/样子,从来不会实际上干扰/影响到我作为操作者/使用者如何运用/使用它们的有效性——除非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早已跌入心智的两极化能量反应,而彻底忽视/无视物质现实在这里的具体情形 而因此“被干扰/影响”并导致行为上的失衡/混乱之后果。因此事实上,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拥有完全的能力/力量/自我信赖去我决定我主导我自己打开我自己的眼睛/我里面,去实际上看清/观察每个物品的位置/形式,并在每一口呼吸中去我指导我自己来拿取、使用、放回。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离开家一段时间回来时看见家中不同地方(尤其厨房里)的物品摆放的位置变换了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等如心智拿来界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的正极自我判定,它不是我真正是谁。我停止参与!”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放慢、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且打开眼睛/我里面去花一些时间实际上查看、观察物品的位置/顺序,并为我自己我指导我自己去做一些调整以便令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在取用/使用过程中有更多便利和舒适。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86天:时间焦虑1-一堆连续发生的事件

自我书写——
我给好友Y的父亲刚刚打好电话与他相约明天下午去他家取需要我带给Y的食物,我感到我里面那种熟悉的“焦虑感”虽然细微但是正在增强的感觉,而胃部、小腹里面和甚至咽喉部位的肌肉抽紧/收缩和细微抖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我在想:“今天我要完成a/b/c三件事、哦还有d,明天上午去买带给Y的RS、下午去Y父亲那里取东西、还要洗油烟机、还要给4S点的小L打电话告知他我的大约时间……后天早晨我早一点开车出发去KM吧,九点半、要不还是九点出发?可是,后天到了KM我是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还是先去4S店弄车子呢?……天哪,好乱呀!怎么感觉时间那么紧张?”同时,我看着我的工作记录本上面所记录的事项,对我自己说“其实这些事情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会太多,没必要如此紧张/焦虑的,一件一件去做就行了。”只是,我看见我自己里面的紧张/焦虑情绪依然在加强/升高,而且胃部里面继续抽紧/缩紧以至于感到连每一口呼吸都无法放松、放开的感觉。
首先我相信,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被时间追着跑的人,因此我很喜欢提前足够的时间量把事情一件一件计划/安排好,以便对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充分的提前准备”而因此当事件发生时我“不会再次出现慌乱/混乱”的不舒服感觉。因此在计划每一件事的时候我难免会担心/焦虑于“我的提前准备”是否“足够充分”呀。 其次我相信,本来我按原计划去KM的Y家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不插进来一件要去4S店做质检之事,如果能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就不必担心检车时后备箱货物过多也许影响工人的操作,可是我也不知道Y他们方便的时间是否能与我的到达时间吻合;另外我也同时担心如果先去4S店, Y家带给他的食物捂在车里多出1个多小时会不会变质/受损,所以能不焦虑吗? 第三我相信,后天我要开高速去KM,一路上当然无法“绝对保证”完全按照我如何计划一切顺利的时间点到达,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他妈的能不令人极度焦虑/紧张吗?

物质事件——
每当我遇到在后续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

心智秘聊——
“今天我要完成a/b/c三件事、哦还有d,明天上午去买带给Y的RS、下午去Y父亲那里取东西、还要洗油烟机、还要给4S点的小L打电话告知他我的大约时间……后天早晨我早一点开车出发去KM吧,九点半、要不还是九点出发?可是,后天到了KM我是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还是先去4S店弄车子呢?……天哪,好乱呀!怎么感觉时间那么紧张?”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焦虑/紧张情绪虽然细微但是越来越增强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首先我相信,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被时间追着跑的人,因此我很喜欢提前足够的时间量把事情一件一件计划/安排好,以便对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充分的提前准备”而因此当事件发生时我“不会再次出现慌乱/混乱”的不舒服感觉。因此在计划每一件事的时候我难免会担心/焦虑于“我的提前准备”是否“足够充分”呀。 其次我相信,本来我按原计划去KM的Y家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不插进来一件要去4S店做质检之事,如果能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就不必担心检车时后备箱货物过多也许影响工人的操作,可是我也不知道Y他们方便的时间是否能与我的到达时间吻合;另外我也同时担心如果先去4S店, Y家带给他的食物捂在车里多出1个多小时会不会变质/受损,所以能不焦虑吗? 第三我相信,后天我要开高速去KM,一路上当然无法“绝对保证”完全按照我如何计划一切顺利的时间点到达,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他妈的能不令人极度焦虑/紧张吗?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见小时候的一个过去记忆出现。那时候我刚开始学习认识钟表上的“时间”,我是通过每一次比如老师组织我们学生一个活动,而告知我们必须在几点几分在哪里集合,那时我回到家就去问外婆这个几点几分在钟表上长针、短针分别所在的位置…… 我记得当老师告诉我们集合时间、或外婆教我认识时间的时候,他们都会用较大/重的声音、重复多次来强调“必须遵守时间/不可以迟到”或迟到了要么让大家等你、要么你就被落下而无法与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这次活动了……等等,而且他们的表情是那种相当肌肉下拉/紧绷或微微皱眉/眼睛盯着我看的样子,那使我感知并相信“时间”是某种必须“绝对严格/严肃”地“遵守”而不可以相差一丝/分毫的东西——因为显然,当我在听老师/外婆讲“没有遵守时间=迟到”的一系列后果的时候,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各种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失去”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这当然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紧张/焦虑,因此进而我允许我自己去发展出一种:一方面紧抓“遵守时间”来催逼/压制我自己去靠近/达到我心智中那个极端正极的“绝对严格地遵守”时间、另一方面也同时紧抓负面的“迟到=不好”和“害怕迟到=不好”的害怕,以作为一个“警钟”时刻挂在我眼前敲打/警告我自己“不要去向那个方向” 的心智行为反应/模式。
 如此我领悟到,正是我作为创造者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心智中关联到两极性的“时间”概念里面,玩耍着“欲望做到‘绝对严格地遵守’时间=好”和“害怕差一点做/达不到这个欲望的好=不好”极端两极冲突/摩擦这“时间环圈的幻觉”在我里面,而因此实际上随时间越来越多收缩/抽紧和催逼/压制我自己=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以至于达到某种“无法放松/松开”的后果/程度。而不是在呼吸中去实际上看见、测算、估量物质现实中的实时时间,以拿它作为协助/帮助我更多清晰/有效一件接一件来安排、计划和执行工作/事情的工具。
 于此我也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在我自己里面把“心智时间”制作为某种对我而言“压力巨大”的一个幻觉,因此形成了某种“我被时间追着跑”的作为负极性的幻象/想象在我里面;进而继续沉浸心智制造出“凡事充分的提前准备”作为一个带正极电荷的防御机制,以此阻止/妨碍/妨害我去为我自己实际上看见、看清:我只是在拿“提前准备”去压抑/隐藏我自己里面已经触发了的负极“慌乱/混乱=不好”和“害怕”,和 我才是我自己里面关联到字词“时间”的极端两极冲突/逃避/绕圈=卡困住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唯一创造者”这个事实真相;也真确妨害我为我自己去停止并支持我自己在实时时间的每一刻在这里在我的每一口呼吸中负起自己责任。
 我了解到,当我允许我把我自己限制在我已经朝向并投射到Y和4S 店工作人员L身上的关于“时间”的两极冲突中时,我实际上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是:将我同时卡困在心智中我自创的且已经是两极对立的2个“欲望他人说我好—害怕他人说我不好”冲突/摩擦中,反复循环地收缩/抽紧=滥虐/压制/催逼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 的作为。而不是回到我的身体/我的呼吸,去我指导我自己聚焦于现实、并与双方做清晰的交流,以找到对我自己也对他们都好的时间安排方案。
 我也了解到,当我把自己囚困在“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个心智信念/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再次陷入了“欲望我的预期如计划实现—害怕预期缺损/无法达成”的极端两极冲突中而再次搞砸我自己和我的实际计划及执行过程。而不是我支持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专注于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其中正在发生的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的实际情境,并打开我的眼睛/我里面去实际上察看、调查、决定、调整和行动我自己。
 我领悟到,在这个物质世界现实当中的“时间”,是可以用钟表来计算/测量的、是实时的在我身处其中的空间里按照事件的顺序一件一件发生/进行的,因此它不会由于我对我自己=心智系统的参与/加强两极化能量摩擦/冲突而发生任何一点改变(比如时间前进得更快或更慢了),因此可见我允许我自己对“时间”的心智两极能量参与/加强除了扰乱我自己里面/束缚我的物质身体=导致我面对/处理事件/情境时一团糟 之外,没有任何帮助。因此我停止!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遇到在后续一段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且已经投射到外在事物/空间事件/实时时间上的两极化概念/定义和能量冲突的点,因此我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害怕/欲望的两极=焦虑去搞砸我自己,而是宁可呼吸通过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放慢/坐下来实际上察看和计算时间,并为我自己制订一个“灵活的”计划,意思是,在我支持我自己制订计划期间保持呼吸和觉察和不允许我自己去重新触发/制造心智中“新一轮的欲望-害怕两极性”,而是基于现实状况和考虑对我自己和其他人的“计划”对齐对全体最好,并且允许我自己在实施过程中一旦遇到任何变化/干扰/更改,仅仅支持我自己去聚焦于现实情境调查、重新决定/调整和行动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87天:时间焦虑1-自我宽恕

我给好友Y的父亲刚刚打好电话与他相约明天下午去他家取需要我带给Y的食物,我感到我里面那种熟悉的“焦虑感”虽然细微但是正在增强的感觉,而胃部、小腹里面和甚至咽喉部位的肌肉抽紧/收缩和细微抖动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起来。我在想:“今天我要完成a/b/c三件事、哦还有d,明天上午去买带给Y的RS、下午去Y父亲那里取东西、还要洗油烟机、还要给4S点的小L打电话告知他我的大约时间……后天早晨我早一点开车出发去KM吧,九点半、要不还是九点出发?可是,后天到了KM我是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还是先去4S店弄车子呢?……天哪,好乱呀!怎么感觉时间那么紧张?”同时,我看着我的工作记录本上面所记录的事项,对我自己说“其实这些事情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会太多,没必要如此紧张/焦虑的,一件一件去做就行了。”只是,我看见我自己里面的紧张/焦虑情绪依然在加强/升高,而且胃部里面继续抽紧/缩紧以至于感到连每一口呼吸都无法放松、放开的感觉。
首先我相信,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被时间追着跑的人,因此我很喜欢提前足够的时间量把事情一件一件计划/安排好,以便对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充分的提前准备”而因此当事件发生时我“不会再次出现慌乱/混乱”的不舒服感觉。因此在计划每一件事的时候我难免会担心/焦虑于“我的提前准备”是否“足够充分”呀。 其次我相信,本来我按原计划去KM的Y家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不插进来一件要去4S店做质检之事,如果能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就不必担心检车时后备箱货物过多也许影响工人的操作,可是我也不知道Y他们方便的时间是否能与我的到达时间吻合;另外我也同时担心如果先去4S店, Y家带给他的食物捂在车里多出1个多小时会不会变质/受损,所以能不焦虑吗? 第三我相信,后天我要开高速去KM,一路上当然无法“绝对保证”完全按照我如何计划一切顺利的时间点到达,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他妈的能不令人极度焦虑/紧张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遇到在后续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遇到在后续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今天我要完成a/b/c三件事、哦还有d,明天上午去买带给Y的RS、下午去Y父亲那里取东西、还要洗油烟机、还要给4S点的小L打电话告知他我的大约时间……后天早晨我早一点开车出发去KM吧,九点半、要不还是九点出发?可是,后天到了KM我是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还是先去4S店弄车子呢?……天哪,好乱呀!怎么感觉时间那么紧张?”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遇到在后续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中,去连接到焦虑/紧张情绪、并且越来越增强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几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首先我相信,我是一个很不喜欢被时间追着跑的人,因此我很喜欢提前足够的时间量把事情一件一件计划/安排好,以便对每一件事情我都有“充分的提前准备”而因此当事件发生时我“不会再次出现慌乱/混乱”的不舒服感觉。因此在计划每一件事的时候我难免会担心/焦虑于“我的提前准备”是否“足够充分”呀。 其次我相信,本来我按原计划去KM的Y家是没问题的,但是,这不插进来一件要去4S店做质检之事,如果能先去Y家把东西放下就不必担心检车时后备箱货物过多也许影响工人的操作,可是我也不知道Y他们方便的时间是否能与我的到达时间吻合;另外我也同时担心如果先去4S店, Y家带给他的食物捂在车里多出1个多小时会不会变质/受损,所以能不焦虑吗? 第三我相信,后天我要开高速去KM,一路上当然无法“绝对保证”完全按照我如何计划一切顺利的时间点到达,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他妈的能不令人极度焦虑/紧张吗?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掉入小时候的一个过去记忆。那时候我刚开始学习认识钟表上的“时间”,我是通过每一次比如老师组织我们学生一个活动,而告知我们必须在几点几分在哪里集合,那时我回到家就去问外婆这个几点几分在钟表上长针、短针分别所在的位置…… 我记得当老师告诉我们集合时间、或外婆教我认识时间的时候,他们都会用较大/重的声音、重复多次来强调“必须遵守时间/不可以迟到”或迟到了要么让大家等你、要么你就被落下而无法与其他同学一起参加这次活动了……等等,而且他们的表情是那种相当肌肉下拉/紧绷或微微皱眉/眼睛盯着我看的样子,那使我感知并相信“时间”是某种必须“绝对严格/严肃”地“遵守”而不可以相差一丝/分毫的东西——因为显然,当我在听老师/外婆讲“没有遵守时间=迟到”的一系列后果的时候,我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各种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失去”和朝向它们的“害怕”了,这当然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紧张/焦虑,因此进而我允许我自己去发展出一种:一方面紧抓“遵守时间”来催逼/压制我自己去靠近/达到我心智中那个极端正极的“绝对严格地遵守”时间、另一方面也同时紧抓负面的“迟到=不好”和“害怕迟到=不好”的害怕,以作为一个“警钟”时刻挂在我眼前敲打/警告我自己“不要去向那个方向” 的心智行为反应/模式。

如此,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我作为创造者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心智中关联到两极性的“时间”概念里面,玩耍着“欲望做到‘绝对严格地遵守’时间=好”和“害怕差一点做/达不到这个欲望的好=不好”极端两极冲突/摩擦这“时间环圈的幻觉”在我里面,而因此实际上随时间越来越多收缩/抽紧和催逼/压制我自己=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以至于达到某种“无法放松/松开”的后果/程度。而不是在呼吸中去实际上看见、测算、估量物质现实中的实时时间,以拿它作为协助/帮助我更多清晰/有效一件接一件来安排、计划和执行工作/事情的工具。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在我自己里面把“心智时间”制作为某种对我而言“压力巨大”的一个幻觉,因此形成了某种“我被时间追着跑”的作为负极性的幻象/想象在我里面;进而继续沉浸心智制造出“凡事充分的提前准备”作为一个带正极电荷的防御机制,以此阻止/妨碍/妨害我去为我自己实际上看见、看清:我只是在拿“提前准备”去压抑/隐藏我自己里面已经触发了的负极“慌乱/混乱=不好”和“害怕”,和 我才是我自己里面关联到字词“时间”的极端两极冲突/逃避/绕圈=卡困住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唯一创造者”这个事实真相;也真确妨害我为我自己去停止心智反应并支持我自己在实时时间的每一刻在这里在我的每一口呼吸中负起自己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把我自己限制在我已经朝向并投射到Y和4S 店工作人员L身上的关于“时间”的两极冲突中时,我实际上做在我自己身上的事情是:将我同时卡困在心智中我自创的且已经是两极对立的2个“欲望他人说我好—害怕他人说我不好”的冲突/摩擦中,反复循环地收缩/抽紧=滥虐/压制/催逼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 的作为。而不是回到我的身体/我的呼吸,去我指导我自己聚焦于现实、并与双方做清晰的交流,以找到对我自己也对他们都好的时间安排方案。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把自己囚困在“万一路上发生一些或大或小的堵车情况,我前面所费尽心思计划的“时间点”岂不是将很可能“全部泡汤”?”这个心智信念/想法中时,实际上我再次陷入了“欲望我的预期如计划实现—害怕预期缺损/无法达成”的极端两极冲突中而再次搞砸我自己和我的实际计划及执行过程。而不是我支持我自己保持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专注于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其中正在发生的一个事件接着一个事件的实际情境,并打开我的眼睛/我里面去实际上察看、调查、决定、调整和行动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这个物质世界现实当中的“时间”,是可以用钟表来计算/测量的、是实时的在我身处其中的空间里按照事件的顺序一件一件发生/进行的,因此它不会由于我对我自己=心智系统的参与/加强两极化能量摩擦/冲突而发生任何一点改变(比如时间前进得更快或更慢了),因此可见我允许我自己对“时间”的心智两极概念/能量的参与/加强除了扰乱我自己里面/束缚我的物质身体=导致我面对/处理事件/情境时一团糟 之外,没有任何帮助。因此我停止!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遇到在后续一段时间里面将有一连串连续发生的事件 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制造且已经投射到外在事物/空间事件/实时时间上的两极化概念/定义和能量冲突的点,因此我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投入害怕/欲望的两极=焦虑去搞砸我自己,而是宁可呼吸通过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打开我自己里面,去放慢/坐下来实际上察看和计算时间,并为我自己制订一个“灵活的”计划,意思是,在我支持我自己制订计划期间保持呼吸和觉察和不允许我自己去重新触发/制造心智中“新一轮的欲望-害怕两极性”,而是基于现实状况和考虑对我自己和其他人的“计划”对齐对全体最好,并且允许我自己在实施过程中一旦遇到任何变化/干扰/更改,仅仅支持我自己去聚焦于现实情境调查、重新决定/调整和行动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88天:对我的焦虑感很焦虑

自我书写——
(接续前一个事件)
当我令我自己陷入了心智头脑中这一堆连续发生的事件“应该这样还是那样安排/时间上是否合理”等各种各样飞舞的秘聊/想法/图片/想象,而因此我感到我里面的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尤其连呼吸都是堵/卡住的感觉的时候——这时,我看见我里面跳出秘聊:“哎呀,糟糕!这回我的胃里又要由于紧张/焦虑而不舒服了,而这很可能又会伴随着我的头脑过于兴奋…… 晚上可别又一次睡不着觉呀!今晚如果有一段时间睡不着明天还能补补觉,可是明晚如果睡不好 后天可是要开车4-5个小时呢,那岂不更糟了!”我感到对于今晚我是否能够睡个好觉而更多担心/紧张/害怕/焦虑起来。
我相信,由于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多半是由于我过度焦虑/兴奋因此对心智两极化能量的参与/加强,而导致身体/胃部肌肉越来越紧张,而后胃里虚空/搅动的感觉持续,最终导致晚间无法顺利入睡或甚至整晚清醒的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的后果出现。而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我怎么能不担心/害怕有可能我将“再次”经历这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情境/内在体验咯。同时我也非常想要放松我的身体和肌肉,可是无论我怎么练习呼吸它就是如此紧绷/抽紧我能怎么办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

心智秘聊——
“哎呀,糟糕!这回我的胃里又要由于紧张/焦虑而不舒服了,而这很可能又会伴随着我的头脑过于兴奋…… 晚上可别又一次睡不着觉呀!今晚如果有一段时间睡不着明天还能补补觉,可是明晚如果睡不好 后天可是要开车4-5个小时呢,那岂不更糟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更多担心/紧张/害怕/焦虑起来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由于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多半是由于我过度焦虑/兴奋因此对心智两极化能量的参与/加强,而导致身体/胃部肌肉越来越紧张,而后胃里虚空/搅动的感觉持续,最终导致晚间无法顺利入睡或甚至整晚清醒的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的后果出现。而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我怎么能不担心/害怕有可能我将“再次”经历这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情境/内在体验咯。同时我也非常想要放松我的身体和肌肉,可是无论我怎么练习呼吸它就是如此紧绷/抽紧我能怎么办呀?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领悟到,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看见我头脑中“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的时候,我只是一味允许我自己重新投入心智触发/激活“新一轮”的害怕/紧张/焦虑“可能再次经历/体验到那个因过度焦虑/兴奋而睡不着觉的不好体验”的“害怕/恐惧”,如此循环往复实际上仅仅越来越多收缩/抽紧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尤其胃部,因此显然导致/流出更多/更深的身体上不舒服/睡不着觉的后果了——可见,正是因为我对“害怕/恐惧”性格/模式/能量的“紧抓不放/反复参与”而最终令我自己睡不着觉的,因为我已经拿“害怕/恐惧”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也因此活出了躲在“害怕/恐惧”背后逃避我的现实逃避我自己。
 我也领悟到,当我感知/相信“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的时候,实际上再次我已经激活了害怕“我自己的害怕/恐惧”而因此令我自己处在比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这一个又一个/一轮又一轮的“害怕/恐惧”性格/模式/能量和已经显化在我的物质身体/肌肉或现实中的“负面/不好”的后果,更加或甚至极端“低下/不如”的位置,因此仅仅在这一刻早已瞬间放弃了我自己、我的自我指导/决定权,或甚至进而仅仅活出了自怜/受害的人格,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 我看见在我的“过去记忆”当中,每当我陷入心智这种“焦虑感”的时候,立刻体验到我内在/身体里各种的不舒服/难受/别扭的感觉,因此我相信,这是一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体验/感觉,因此我要想尽办法逃避/远离或抑制/隐藏掉它们——而这时我=心智相信“害怕”是一个不错的东西,它可以被放置在我眼前作为一个像“警钟”一样的提醒,保护我自己警示、避开和远离这种“焦虑感”不好体验 的“再次发生”。因此可见,一直以来我允许我自己沉迷心智去警示、避开和逃离或抑制的——只是 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本身等如我面前的现实,因为无论我=心智已经标签/评判为“正面/好”或“负面/不好”的心智现实内在东西 和/或我的物质身体即其上的感觉/体验,它们全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等同如一于整个的我自己=我是它们的唯一创造者。
 我也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陷入了心智头脑中这一堆连续发生的事件“应该这样还是那样安排/时间上是否合理”等各种各样飞舞的秘聊/想法/图片/想象 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跌入了心智的自我分离和欺骗——因为我了解到,我正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我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心智中等如心智的觉察上,妄想通过沉迷于心智的“思考、分析、推理、演绎”等运作去为我找到正正在我面前物质现实中这些“在未来将连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该如何有效安排/计划时间”这个实际情境的“解决方案”,因此令我自己去到了心智的“那里”=两极化定义/能量冲突中,而非在身体的呼吸中简单地在这里“停止”并专注于物质身体/现实的觉察和观察/了解进而去实际上计划事件/采取行动。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并在呼吸中放慢、放开我自己里面,也为我自己领悟到,这是一个自我欺骗/分离的心智人格/模式,它不是我真正是谁。 并且我也领悟到,这个“紧张/焦虑”的人格/模式,显然在我长期接受和允许的参与/投入/加强之下真确已经累积/显化在我的心智系统等如物质身体中相当多维度/层面/细节中,因此需要我给予我自己更多时间、耐心、坚持、毅力来缓慢但确定地行走通过它们每一个点。 进而我领悟到,在每一个当我觉察到“害怕/焦虑”跳出在我里面的片刻——实际上我拥有一个机会=完全的自我主导/决定权在一口呼吸中,因此我可以去决定/指导我自己的停止/不参与。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张开双臂去拥抱我的物质身体和我所觉察到的这个“焦虑感”点,并且在呼吸中立刻从我里面正中心站立起来平等一体于这个点等如我身体上的肌肉收缩/抽紧等如我面前的现实情境、并且停止继续参与心智的秘聊/反应;或者暂停手头的事情/工作,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来书写/说出自我宽恕调查这个点,然后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和转而聚焦于我面前的物质现实/我的物质身体去察看、计划和行动或调整。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89天:对我的焦虑感很焦虑-自我宽恕

(接续前一个事件)
当我令我自己陷入了心智头脑中这一堆连续发生的事件“应该这样还是那样安排/时间上是否合理”等各种各样飞舞的秘聊/想法/图片/想象,而因此我感到我里面的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尤其连呼吸都是堵/卡住的感觉的时候——这时,我看见我里面跳出秘聊:“哎呀,糟糕!这回我的胃里又要由于紧张/焦虑而不舒服了,而这很可能又会伴随着我的头脑过于兴奋…… 晚上可别又一次睡不着觉呀!今晚如果有一段时间睡不着明天还能补补觉,可是明晚如果睡不好 后天可是要开车4-5个小时呢,那岂不更糟了!”我感到对于今晚我是否能够睡个好觉而更多担心/紧张/害怕/焦虑起来。
我相信,由于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多半是由于我过度焦虑/兴奋因此对心智两极化能量的参与/加强,而导致身体/胃部肌肉越来越紧张,而后胃里虚空/搅动的感觉持续,最终导致晚间无法顺利入睡或甚至整晚清醒的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的后果出现。而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我怎么能不担心/害怕有可能我将“再次”经历这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情境/内在体验咯。同时我也非常想要放松我的身体和肌肉,可是无论我怎么练习呼吸它就是如此紧绷/抽紧我能怎么办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身体上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哎呀,糟糕!这回我的胃里又要由于紧张/焦虑而不舒服了,而这很可能又会伴随着我的头脑过于兴奋…… 晚上可别又一次睡不着觉呀!今晚如果有一段时间睡不着明天还能补补觉,可是明晚如果睡不好 后天可是要开车4-5个小时呢,那岂不更糟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中,去连接到更多担心/紧张/害怕/焦虑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由于我已经看见我里面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多半是由于我过度焦虑/兴奋因此对心智两极化能量的参与/加强,而导致身体/胃部肌肉越来越紧张,而后胃里虚空/搅动的感觉持续,最终导致晚间无法顺利入睡或甚至整晚清醒的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的后果出现。而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我怎么能不担心/害怕有可能我将“再次”经历这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情境/内在体验咯。同时我也非常想要放松我的身体和肌肉,可是无论我怎么练习呼吸它就是如此紧绷/抽紧我能怎么办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正是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看见我头脑中“跳出许多关联到这个相似情境上的过去记忆”的时候,我只是一味允许我自己重新投入心智触发/激活“新一轮”的害怕/紧张/焦虑“可能再次经历/体验到那个因过度焦虑/兴奋而睡不着觉的不好体验”的“害怕/恐惧”,如此循环往复实际上仅仅越来越多收缩/抽紧我自己/我的物质身体、尤其胃部,因此显然导致/流出更多/更深的身体上不舒服/睡不着觉的后果了——可见,正是因为我对“害怕/恐惧”性格/模式/能量的“紧抓不放/反复参与”而最终令我自己睡不着觉的,因为我已经拿“害怕/恐惧”来定义了我所是者/我是谁,也因此活出了躲在“害怕/恐惧”背后逃避我的现实逃避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感知/相信“此刻我已经体验到我身体里那种“熟悉的”焦虑感再次出现且增强着”的时候,实际上再次我已经激活了害怕“我自己的害怕/恐惧”而因此令我自己处在比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这一个又一个/一轮又一轮的“害怕/恐惧”性格/模式/能量和已经显化在我的物质身体/肌肉或现实中的“负面/不好”的后果,更加或甚至极端“低下/不如”的位置,因此仅仅在这一刻早已瞬间放弃了我自己、我的自我指导/决定权,或甚至进而仅仅活出了自怜/受害的人格,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的“过去记忆”当中,每当我陷入心智这种“焦虑感”的时候,立刻体验到我内在/身体里各种的不舒服/难受/别扭的感觉,因此我相信,这是一种非常不好/很不好的体验/感觉,因此我要想尽办法逃避/远离或抑制/隐藏掉它们——而这时我=心智相信“害怕”是一个不错的东西,它可以被放置在我眼前作为一个像“警钟”一样的东西,保护我自己提醒/警示、避开和远离这种“焦虑感”不好体验 的“再次发生”。因此可见,一直以来我允许我自己沉迷心智去警示、避开和逃离或抑制的——只是 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本身等如我面前的现实,因为无论我=心智已经标签/评判为“正面/好”或“负面/不好”的心智现实内在东西 和/或我的物质身体即其上的感觉/体验,它们全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等同如一于整个的我自己=我是它们的唯一创造者。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陷入了心智头脑中这一堆连续发生的事件“应该这样还是那样安排/时间上是否合理”等各种各样飞舞的秘聊/想法/图片/想象 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跌入了心智的自我分离和欺骗——因为我了解到,我正在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把我的全部注意力集中在心智中等如心智的觉察上,妄想通过沉迷于心智的“思考、分析、推理、演绎”等运作去为我找到正正在我面前物质现实中这些“在未来将连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该如何有效安排/计划时间”这个实际情境的“解决方案”,因此令我自己去到了心智的“那里”=两极化定义/能量冲突中,而非在身体的呼吸中简单地在这里“停止”并专注于物质身体/现实的觉察和观察/了解进而去实际上计划事件/采取行动。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在面对一堆连续事件期间而体验到我里面有紧张/焦虑情绪=整个物质身体中肌肉收缩/抽紧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激化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并在呼吸中放慢、放开我自己里面,也为我自己领悟到,这是一个自我欺骗/分离的心智人格/模式,它不是我真正是谁。 并且我也领悟到,这个“紧张/焦虑”的人格/模式,显然在我长期接受和允许的参与/投入/加强之下真确已经累积/显化在我的心智系统等如物质身体中相当多维度/层面/细节中,因此需要我给予我自己更多时间、耐心、坚持、毅力来缓慢但确定地行走通过它们每一个点。 进而我领悟到,在每一个当我觉察到“害怕/焦虑”跳出在我里面的片刻——实际上我拥有一个机会=拿起完全的自我主导/决定权在一口呼吸中,进而去决定/指导我自己的停止/不参与。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张开双臂去拥抱我的物质身体和我所觉察到的这个“焦虑感”点,并且在呼吸中立刻从我里面正中心站立起来平等一体于这个点等如我身体上的肌肉收缩/抽紧等如我面前的现实情境、并且停止继续参与心智的秘聊/反应;或者暂停手头的事情/工作,给我自己一会儿时间来书写/说出自我宽恕调查这个点,然后轻轻放手/放下它在我自己里面,和转而聚焦于我面前的物质现实/我的物质身体去察看、计划和行动或调整。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0天:时间焦虑2-- 吃饭要按时

自我书写——
我观察到我自己在每当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洗、切、炒菜的整个过程期间只要我去看钟表上的时间或只是想到“几点了/离开饭的点还有多少时间”的想法时,就可以立刻感觉到我里面跳出紧张的“时间焦虑感”、并体验到身体中尤其胃部里面肌肉收缩/抽紧或有时越来越紧的感觉。我会想:“某点吃饭,那么我提前1个小时开始可以了吧?先开电饭煲、再去洗菜、再干嘛干嘛……”“哎哟,已经这个点啦,我还有2个菜没做,会不会晚过某点?晚了的话家人会不会不高兴?”或者“啊!还好就晚了/提前了5/10分钟,还行。不过我这么准时做好了,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忙好?万一她像以前一样需要等一会儿再吃,我又怕饭菜因为天气冷而凉了……哎,难办呀!”随着这些想法/秘聊,我感到我里面的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情绪越来越增强着。
我相信,家人告诉我“某个时间点”吃饭,那么他们一定如同我一样已经在自己里面制造出一个“某点吃饭”的欲望/想要了,而如果我“几乎准时/靠近”地“做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给予我正面的好评/认同/肯定,而反之如果我“晚了/相差太多时间”才做好,那么一方面他人内在的这个“欲望”“被”失去/破损了、另一方面他们的胃里面或许会因为饿得时间过长而体验到身体上不舒服/难受的感觉,而因此开始说/评判我如何不好/差劲或令他们感觉不好/糟糕——这当然是我不想要再次看见/面对的“不好”后果呀。

物质事件——
每当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

心智秘聊——
“某点吃饭,那么我提前1个小时开始可以了吧?先开电饭煲、再去洗菜、再干嘛干嘛……”“哎哟,已经这个点啦,我还有2个菜没做,会不会晚过某点?晚了的话家人会不会不高兴?”或者“啊!还好就晚了/提前了5/10分钟,还行。不过我这么准时做好了,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忙好?万一她像以前一样需要等一会儿再吃,我又怕饭菜因为天气冷而凉了……哎,难办呀!”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我里面的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情绪越来越增强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家人告诉我“某个时间点”吃饭,那么他们一定如同我一样已经在自己里面制造出一个“某点吃饭”的欲望/想要了,而如果我“几乎准时/靠近”地“做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给予我正面的好评/认同/肯定,而反之如果我“晚了/相差太多时间”才做好,那么一方面他人内在的这个“欲望”“被”失去/破损了、另一方面他们的胃里面或许会因为饿得时间过长而体验到身体上不舒服/难受的感觉,而因此开始说/评判我如何不好/差劲或令他们感觉不好/糟糕——这当然是我不想要再次看见/面对的“不好”后果呀。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一个童年记忆出现在我里面。我记得小时候每当外婆/父母对我说“我们某点吃饭啊!”的话语/字词之后,我里面就开始制造关于“某点吃饭”的一个想法/图片也连接上欲望/渴望的正极电荷在我里面,而当后续差不多到“某点”开饭了时我会立刻冲进心智触发高兴/兴奋的感受;而如果过了“某点”相当一段时间还没有开饭,我就会在我里面烦躁/不满起来,也参与各种秘聊去责备/抱怨外婆/父母“为什么到了点还没有做好饭菜/吃不上?为什么如此说话不算数=不好”等等。因此显然,当我现在发现我将如同我的外婆/父母他们某一次无法做到“按时开饭”的结果时,我当然非常担心/害怕我的家人会如同我曾经如何对待他们那样反过来对待我呀——因此可见,我在担心/害怕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里面且投射到他人身上的各种“不好”和“害怕”,而与身边他人和实际的开饭“时间” 毫不相干。
 我也看见另外一个记忆,即每当靠近/过了“饭点”我感到饿的时候会体验到胃部里面有一种挖空/缩紧的感觉而因此浑身不舒服,那时候我开始走进心智去制造责备/抱怨朝向正在从事做饭的外婆或父母或他人,因此当我现在发现我无法做到“按时开饭”时,立刻看见我心智里跳出关于“他人会否也如同我一样感到饿了因此不舒服并且责备/抱怨我作为做饭的人做晚了”的担心/害怕而因此感觉很不好。于此我领悟到,我一直在害怕/焦虑的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投射到他人身上的那些“不好”和“害怕”即我里面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因此我在害怕的是,我自己。
 我领悟到,在我操作做饭期间我内在的这股“焦虑感”,实际上与“时间”无关、与早于或晚于“预定时间”开饭无关、与无论我何时做好饭菜能吃时家人的反馈/说话无关,它只与我作为创造者制造、重新制造在我自己里面并已经标签/评判我自己为“正面/好”和“负面/不好”的东西及朝向它们的“欲望-害怕”两极摩擦/冲突有关,因此可见自始至终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做着参与和紧抓心智而“搞砸/搞乱”我自己/我的现实的作为;而不是在呼吸中拿回我的自己力量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聚焦于物质现实的实时时间做打算、安排、操作、调整到最终开饭的整个过程。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再次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打算菜谱、测算时间并为我自己预留多一些时间量。如有需要也可以拿起笔和纸将计划列出来给我自己看见。
每当过程中我察看到我里面升起焦虑感及各种秘聊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收回我的胸口正中心位置,停止继续参与心智活动;而是睁开眼睛去实际上看钟表上此刻的时间给我自己作为一个参照,并且继续专注于现实去做菜。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1天:时间焦虑2—自我宽恕

我观察到我自己在每当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洗、切、炒菜的整个过程期间只要我去看钟表上的时间或只是想到“几点了/离开饭的点还有多少时间”的想法时,就可以立刻感觉到我里面跳出紧张的“时间焦虑感”、并体验到身体中尤其胃部里面肌肉收缩/抽紧或有时越来越紧的感觉。我会想:“某点吃饭,那么我提前1个小时开始可以了吧?先开电饭煲、再去洗菜、再干嘛干嘛……”“哎哟,已经这个点啦,我还有2个菜没做,会不会晚过某点?晚了的话家人会不会不高兴?”或者“啊!还好就晚了/提前了5/10分钟,还行。不过我这么准时做好了,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忙好?万一她像以前一样需要等一会儿再吃,我又怕饭菜因为天气冷而凉了……哎,难办呀!”随着这些想法/秘聊,我感到我里面的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情绪越来越增强着。
我相信,家人告诉我“某个时间点”吃饭,那么他们一定如同我一样已经在自己里面制造出一个“某点吃饭”的欲望/想要了,而如果我“几乎准时/靠近”地“做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给予我正面的好评/认同/肯定,而反之如果我“晚了/相差太多时间”才做好,那么一方面他人内在的这个“欲望”“被”失去/破损了、另一方面他们的胃里面或许会因为饿得时间过长而体验到身体上不舒服/难受的感觉,而因此开始说/评判我如何不好/差劲或令他们感觉不好/糟糕——这当然是我不想要再次看见/面对的“不好”后果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某点吃饭,那么我提前1个小时开始可以了吧?先开电饭煲、再去洗菜、再干嘛干嘛……”“哎哟,已经这个点啦,我还有2个菜没做,会不会晚过某点?晚了的话家人会不会不高兴?”或者“啊!还好就晚了/提前了5/10分钟,还行。不过我这么准时做好了,不知道女儿有没有忙好?万一她像以前一样需要等一会儿再吃,我又怕饭菜因为天气冷而凉了……哎,难办呀!”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中,去连接上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的情绪反应且越来越增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家人告诉我“某个时间点”吃饭,那么他们一定如同我一样已经在自己里面制造出一个“某点吃饭”的欲望/想要了,而如果我“几乎准时/靠近”地“做到了”那么他们一定会给予我正面的好评/认同/肯定,而反之如果我“晚了/相差太多时间”才做好,那么一方面他人内在的这个“欲望”“被”失去/破损了、另一方面他们的胃里面或许会因为饿得时间过长而体验到身体上不舒服/难受的感觉,而因此开始说/评判我如何不好/差劲或令他们感觉不好/糟糕——这当然是我不想要再次看见/面对的“不好”后果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此刻我已经陷入了一个童年记忆。我记得小时候每当外婆/父母对我说“我们某点吃饭啊!”的话语/字词之后,我里面就开始制造关于“某点吃饭”的一个想法/图片也连接上欲望/渴望的正极电荷在我里面,而当后续差不多到“某点”开饭了时我会立刻冲进心智触发高兴/兴奋的感受;而如果过了“某点”相当一段时间还没有开饭,我就会在我里面烦躁/不满起来,也参与各种秘聊去责备/抱怨外婆/父母“为什么到了点还没有做好饭菜/吃不上?为什么如此说话不算数=不好”等等。因此显然,当我现在发现我将如同我的外婆/父母他们某一次无法做到“按时开饭”的结果时,我当然非常担心/害怕我的家人会如同我曾经如何对待他们那样反过来对待我呀——因此可见,我在担心/害怕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里面且投射到他人身上的各种“不好”和“害怕”,而与身边他人和实际的开饭“时间” 毫不相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也已经触发了另外一个记忆,即每当靠近/过了“饭点”我感到饿的时候会体验到胃部里面有一种挖空/缩紧的感觉而因此浑身不舒服,那时候我开始走进心智去制造责备/抱怨朝向正在从事做饭的外婆或父母或他人,因此当我现在发现我无法做到“按时开饭”时,立刻看见我心智里跳出关于“他人会否也如同我一样感到饿了因此不舒服并且责备/抱怨我作为做饭的人做晚了”的担心/害怕而因此感觉很不好。于此我领悟到,我一直在害怕/焦虑的只不过是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且投射到他人身上的那些“不好”和“害怕”即我里面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因此我在害怕的是,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操作做饭期间我内在的这股“焦虑感”,实际上与“时间”无关、与早于或晚于“预定时间”开饭无关、与无论我何时做好饭菜能吃时家人的反馈/说话无关,它只与我作为创造者制造、重新制造在我自己里面并已经标签/评判我自己为“正面/好”和“负面/不好”的东西及朝向它们的“欲望-害怕”两极摩擦/冲突有关,因此可见自始至终只有我在我自己里面做着参与和紧抓心智而“搞砸/搞乱”我自己/我的现实的作为;而不是在呼吸中拿回我的自己力量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聚焦于物质现实的实时时间做打算、安排、操作、调整到最终开饭的整个过程。

每当下一次再次我与家人商量好“某个时间点吃饭”之后,在我操作做饭菜的期间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打算菜谱、测算时间并为我自己预留多一些时间量。如有需要也可以拿起笔和纸将计划列出来给我自己看见。

每当过程中我察看到我里面升起焦虑感及各种秘聊时,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收回到我的胸口正中心位置,停止继续参与心智活动;而是在呼吸孩子睁开眼睛去实际上看钟表上此刻的时间给我自己作为一个参照,并且继续专注于现实去做菜。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2天:时间焦虑3-必须准时到

自我书写——
我也观察到,在这个“准时到达”某约见地点的“点”上面,我已经将我自己束缚/卡困以至于达到我里面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几乎动弹不得”的程度/后果了。就像这一天我再次需要在上午9点45分抵达某个地点并参与一个会议。几天前我就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这个“时间焦虑感”在启动并增强,我也为我自己说出自我宽恕来解构/释放一些点。但是在这天早上我与女儿互动/给她做早饭期间,的确观察到我的行为表现出某种“兴奋”而实际上我里面已经启动了“焦虑感”,我在想“不知道女儿能否在9点前吃完饭,这样我就可以清洗完毕餐具及时出门。希望她能吧。”“那万一她晚了一些时间吃完,我会不会迟到?坐公交去那里在导航上显示需要近40分钟,按我过去使用导航的经验应该时间会短些,但是这个难以确定呀。”“要是我真的迟到了,他们会怎么看我?要不让他们先开始会议?哎,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就我们几个人开会,晚上几分钟应该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呀……”我里面依然有些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今天我是去给我以前的一个下属即他的团队指导如何召开年度总结/规划会议的,这是我的一个“强项”因此我当然希望我的反馈/指导是“好/正确”和“对他们有帮助”的而害怕/担心出现任何“不好/错”的说话咯。同时,我认为/相信我的下属他们对过去的我有一些“好的印象”,而因此这一次的会面我当然“希望能够”——也同时“害怕失去”“继续保持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好印象”呀,所以“准时到达”看起来也挺重要的呢。

物质事件——
每当我将要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 的时候

心智秘聊——
“不知道女儿能否在9点前吃完饭,这样我就可以清洗完毕餐具及时出门。希望她能吧。”“那万一她晚了一些时间吃完,我会不会迟到?坐公交去那里在导航上显示需要近40分钟,按我过去使用导航的经验应该时间会短些,但是这个难以确定呀。”“要是我真的迟到了,他们会怎么看我?要不让他们先开始会议?哎,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就我们几个人开会,晚上几分钟应该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呀……”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今天我是去给我以前的一个下属即他的团队指导如何召开年度总结/规划会议的,这是我的一个“强项”因此我当然希望我的反馈/指导是“好/正确”和“对他们有帮助”的而害怕/担心出现任何“不好/错”的说话咯。同时,我认为/相信我的下属他们对过去的我有一些“好的印象”,而因此这一次的会面我当然“希望能够”——也同时“害怕失去”“继续保持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好印象”呀,所以“准时到达”看起来也挺重要的呢。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一个小时候时常发生的过去记忆。我记得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或可以说身边几乎所有人都会强调“与他人约会/会面要准时/按时”的重要性,并说这是“有礼貌”=好的表现,而反之“迟到/不准时”将是“没礼貌、浪费他人时间”因此不好/很不好的。所以那时候我相信我一定要牢牢抓住“准时/按时”作为我的行为准则之一,并同时紧抓“害怕无法准时/按时”的“害怕”以让它时刻警示我不要去犯这样的“错误/不好”——因此可见,再次是我作为创造者以“害怕”为出发点而将我自己卡困在我自创的关于“准时/按时”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挣扎/冲突并且抽紧/收缩我自己即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因此严重束缚/限制/卡困我的物质身体即我自己去在每一口呼吸中舒适/自然且有效的行动“准时/按时”等如我自己。
 我也看见,每当我将要去面见我的一些老朋友/同事之前,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去启动/激活了各种与这些老朋友/同事曾经在一起如何相处/互动的“过去记忆”等如秘聊/图片/想象等在我里面翻滚,如此把我自己卡困在一模一样的关于这一次与他们的见面他们将会如何看待我的“欲望他人说我好—害怕他人说我不好”这两极摩擦/冲突中。因此可见我只是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心智中关联到我将见面的老朋友/同事的过去记忆中,而不是回到身体的呼吸专注于此刻在这里的现实空间、时间和情境去为我自己规划去约会地点的路线和实时时间以支持我自己趋向于实际上的“准时/按时”。
 我领悟到,在每一个我将去与他人分享/交流关于我个人“曾经做了成功/有效/正确/好之事情/结果”的情境 之前,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再次跌入了心智,依然拿起“害怕”作为出发点去看/看待我的“这一次在这里的分享/交流”——因此如出一辙地在我里面重新制造出关于“我的分享/交流”的“欲望再次好/正确/他人说我好—害怕不好/出错/他人说我不好”这两极化冲突中了,显然可不就只是越来越多去收缩/抽紧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并因此阻止/妨碍/妨害我更多专注在身体的呼吸中去聚焦于现实/实际倾听他人和与他们分享/互动。
 我也领悟到,我里面这股“焦虑感”,实际上与我与他人商定的见面“时间”无关、与这个世界社会上其他人如何评判“准时/不守时”无关、与我将去面见的人们是哪些人无关、与我将与他们交流的议题是什么无关…… 而因此它只与我自己作为我里面的心智系统的创造者、我所接受并允许的参与和紧抓不放和逃避面对/不肯负责任有关——于此我领悟到,是我在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中紧抓并将这股“焦虑感”制作为一个防御机制,一直在阻止/妨害我去仅仅在呼吸中简单地停止和回到此刻在这里我的物质身体/现实中,以便为我自己实际的查看/规划实时时间、并行动和调整我自己。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将要再次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我看见我里面升起焦虑感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个焦虑只是一个心智的防御机制=自我欺骗的骗局,我只需轻轻的放开/放手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拥抱我里面的“焦虑感”即我自己并随着呼吸通过它,然后专注于物质身体/现实,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测算去到“约会地点”的路径和所需时间,并依据现实情况(比如是否会遇上节假日/早晚高峰时间而道路比较拥堵等)来制订计划和行动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3天:时间焦虑3-自我宽恕

我也观察到,在这个“准时到达”某约见地点的“点”上面,我已经将我自己束缚/卡困以至于达到我里面等如是我的物质人类身体“几乎动弹不得”的程度/后果了。就像这一天我再次需要在上午9点45分抵达某个地点并参与一个会议。几天前我就已经看见我自己里面这个“时间焦虑感”在启动并增强,我也为我自己说出自我宽恕来解构/释放一些点。但是在这天早上我与女儿互动/给她做早饭期间,的确观察到我的行为表现出某种“兴奋”而实际上我里面已经启动了“焦虑感”,我在想“不知道女儿能否在9点前吃完饭,这样我就可以清洗完毕餐具及时出门。希望她能吧。”“那万一她晚了一些时间吃完,我会不会迟到?坐公交去那里在导航上显示需要近40分钟,按我过去使用导航的经验应该时间会短些,但是这个难以确定呀。”“要是我真的迟到了,他们会怎么看我?要不让他们先开始会议?哎,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就我们几个人开会,晚上几分钟应该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呀……”我里面依然有些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今天我是去给我以前的一个下属即他的团队指导如何召开年度总结/规划会议的,这是我的一个“强项”因此我当然希望我的反馈/指导是“好/正确”和“对他们有帮助”的而害怕/担心出现任何“不好/错”的说话咯。同时,我认为/相信我的下属他们对过去的我有一些“好的印象”,而因此这一次的会面我当然“希望能够”——也同时“害怕失去”“继续保持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好印象”呀,所以“准时到达”看起来也挺重要的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将要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 的时候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而因此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将要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 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不知道女儿能否在9点前吃完饭,这样我就可以清洗完毕餐具及时出门。希望她能吧。”“那万一她晚了一些时间吃完,我会不会迟到?坐公交去那里在导航上显示需要近40分钟,按我过去使用导航的经验应该时间会短些,但是这个难以确定呀。”“要是我真的迟到了,他们会怎么看我?要不让他们先开始会议?哎,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就我们几个人开会,晚上几分钟应该他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况且我也不是故意的呀……”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每当我将要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 的时候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当中,连接上紧张/焦虑和害怕/担心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中,去立刻给出几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今天我是去给我以前的一个下属即他的团队指导如何召开年度总结/规划会议的,这是我的一个“强项”因此我当然希望我的反馈/指导是“好/正确”和“对他们有帮助”的而害怕/担心出现任何“不好/错”的说话咯。同时,我认为/相信我的下属他们对过去的我有一些“好的印象”,而因此这一次的会面我当然“希望能够”——也同时“害怕失去”“继续保持我在他们心目中的好印象”呀,所以“准时到达”看起来也挺重要的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触发了一个小时候时常发生的过去记忆在我里面。我记得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或可以说身边几乎所有人都会强调“与他人约会/会面要准时/按时”的重要性,并说这是“有礼貌”=好的表现,而反之“迟到/不准时”将是“没礼貌、浪费他人时间”因此不好/很不好的。所以那时候我相信我一定要牢牢抓住“准时/按时”作为我的行为准则之一,并同时紧抓“害怕无法准时/按时”的“害怕”以让它时刻警示我不要去犯这样的“错误/不好”——因此可见,再次是我作为创造者以“害怕”为出发点而将我自己卡困在我自创的关于“准时/按时”的“欲望好—害怕不好”极端两极之间挣扎/冲突并且抽紧/收缩我自己即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因此严重束缚/限制/卡困我的物质身体即我自己去在每一口呼吸中舒适/自然且有效的行动“准时/按时”等如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每当我将要去面见我的一些老朋友/同事之前,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去启动/激活了各种与这些老朋友/同事曾经在一起如何相处/互动的“过去记忆”等如秘聊/图片/想象等在我里面翻滚,如此把我自己卡困在一模一样的关于这一次与他们的见面他们将会如何看待我的“欲望他人说我好—害怕他人说我不好”这两极摩擦/冲突中。因此可见我只是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心智中关联到我将见面的老朋友/同事的过去记忆中,而不是回到身体的呼吸专注于此刻在这里的现实空间、时间和情境去为我自己规划去约会地点的路线和实时时间以支持我自己趋向于实际上的“准时/按时”。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每一个我将去与他人分享/交流关于我个人“曾经做了成功/有效/正确/好之事情/结果”的情境 之前,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再次跌入了心智,依然拿起“害怕”作为出发点去看/看待我的“这一次在这里的分享/交流”——因此如出一辙地在我里面重新制造出关于“我的分享/交流”的“欲望再次好/正确/他人说我好—害怕不好/出错/他人说我不好”这两极化冲突中了,显然可不就只是越来越多去收缩/抽紧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并因此阻止/妨碍/妨害我更多专注在身体的呼吸中去聚焦于现实/实际倾听他人和与他们分享/互动。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里面这股“焦虑感”,实际上与我与他人商定的见面“时间”无关、与这个世界社会上其他人如何评判“准时/不守时”无关、与我将去面见的人们是哪些人无关、与我将与他们交流的议题是什么无关…… 而因此它只与我自己作为我里面的心智系统的创造者、我所接受并允许的参与和紧抓不放和逃避面对/不肯负责任有关——于此我领悟到,是我在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心智中紧抓并将这股“焦虑感”制作为一个防御机制,一直在阻止/妨害我去仅仅在呼吸中简单地停止和回到此刻在这里我的物质身体/现实中,以便为我自己实际的查看/规划实时时间、并行动和调整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将要再次在某个时间点抵达某地与某人会面/参与会议之前,我看见我里面升起焦虑感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深呼吸和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个焦虑只是一个心智的防御机制=自我欺骗的骗局,我只需轻轻的放开/放手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打开我自己里面拥抱我里面的“焦虑感”即我自己并随着呼吸通过它,然后专注于物质身体/现实,去为我自己实际上调查/测算去到“约会地点”的路径和所需时间,并依据现实情况(比如是否会遇上节假日/早晚高峰时间而道路比较拥堵等)来制订计划和行动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394天:时间焦虑4——赶交通工具

自我书写——
在这个我自己或帮家人规划出门去赶交通工具的点上,我也看见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制造了相当严重甚至极端的“焦虑感”。就比如今天我女儿将乘坐1点49分的高铁,昨天我就开始计算出门时间点并猜测“马路上会否由于靠近过春节而车辆较多、或火车站进站那里会否人流量比平时大很多……因此我们出门的时间是不是要提前一些呀?平时提前一个半小时就绰绰有余,但明天要不多提前10分钟?要么还是20分钟吧?宁可早点到那里等也是没关系的。”
而很多情况下,在看到时间越来越接近即将出门的时间点时,我里面会跳出这一类的秘聊/想法“哦,时间快到了,看看有没有落下啥/身份证有没有装好?这个时间应该赶得上吧?可千万不能晚了,错过了可就糟糕了,那太可怕了!而且我也非常不喜欢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或“希望家人把东西全带好了,我太害怕在我把他们送上车以后没多会儿他们突然来一个电话告诉我说某某东西落下/忘带了……”我会感到一阵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情绪、而且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强烈和身体尤其胃部肌肉紧绷/抽紧的感觉。
因为我相信,首先如果我错过了火车/飞机/大巴汽车的出发时间,那么我将面临许多许多要处理的后续事情,比如重新到售票窗口去改签、向我将去的地方的他人通知/解释我的错过了的情况,还得在我里面去担心/焦虑能不能改签到最近或今天的时间,因为显然如果我身处外地、如果改签的时间需要在第二天,那么我将面对再多一件事情:为我自己找一个住宿一晚的酒店等等等等,哦!还有,有的时候那张票可能就只有作废=失去金钱了;并且我还会担心我的这种“错过交通工具”的行为会不会受到身边朋友/他人的嘲笑=说我不好……一看到我头脑中跳出由于一次错过而多出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和“不好”的可能结果,我当然感觉糟透了。其次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会令我感到我的物质身体喘不上气、吃力、疲累的感觉,这当然也是不好的。所以我要想尽办法避免“错过交通工具”的结果出现。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

心智秘聊——
“马路上会否由于靠近过春节而车辆较多、或火车站进站那里会否人流量比平时大很多……因此我们出门的时间是不是要提前一些呀?平时提前一个半小时就绰绰有余,但明天要不多提前10分钟?要么还是20分钟吧?宁可早点到那里等也是没关系的。”
“哦,时间快到了,看看有没有落下啥/身份证有没有装好?这个时间应该赶得上吧?可千万不能晚了,错过了可就糟糕了,那太可怕了!而且我也非常不喜欢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或“希望家人把东西全带好了,我太害怕在我把他们送上车以后没多会儿他们突然来一个电话告诉我说某某东西落下/忘带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一阵紧张/焦虑和担心/害怕情绪、而且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强烈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首先如果我错过了火车/飞机/大巴汽车的出发时间,那么我将面临许多许多要处理的后续事情,比如重新到售票窗口去改签、向我将去的地方的他人通知/解释我的错过了的情况,还得在我里面去担心/焦虑能不能改签到最近或今天的时间,因为显然如果我身处外地、如果改签的时间需要在第二天,那么我将面对再多一件事情:为我自己找一个住宿一晚的酒店等等等等,哦!还有,有的时候那张票可能就只有作废=失去金钱了;并且我还会担心我的这种“错过交通工具”的行为会不会受到身边朋友/他人的嘲笑=说我不好……一看到我头脑中跳出由于一次错过而多出那么多的事情要做和“不好/失去”的可能结果,我当然感觉糟透了。其次那种由于时间所剩不多而必须奔跑着冲上火车的感觉,会令我感到我的物质身体喘不上气、吃力、疲累的感觉,这当然也是不好的。所以我要想尽办法避免“错过交通工具”的结果出现。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我记得小时候好像每当要出门赶火车之前,会看到大人们,尤其是我母亲,表现出行为匆忙、动作很快且慌乱的样子,也会听到他们一次又一次地对我作为小孩说或喊道“快!快!快点呀!你咋这么磨叽,要来不及了!赶不上火车就麻烦/糟糕了!”或“什么有没有带好?那个别忘记了,这个别落下了啊!哎,真让人操心。”而且有时候会看到大人们之间发生一些摩擦/冲突在我面前——那时候我感觉到我里面越来越多紧张/焦虑和害怕起来,也感到整个物质身体的肌肉收缩/抽紧起来,因此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那么多我自创的“不好”和“害怕”跳了出来而感到相当的压倒性,因此我觉得/相信“没有赶上/被交通工具落下”一定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而我没有领悟到的是:我只是接受并允许我在对 我通过观看/听大人们如何说话=催促我行动快一点 的话语/字词/声音而触发在我里面的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的各种“不好”和“害怕”在起反应;而真确与大人们即他们的这种说话/表达无关。
 我也看见,实际上是我一直以我重新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我觉得/相信“没有赶上/被交通工具落下”一定是一件相当可怕的事情”的定义/信念/反应为基础,继续沉迷心智而发展出紧抓“害怕赶不上交通工具”的“害怕”来作为一个“警示”以便每一次早早地就开始提醒/吓唬我自己去可能或最好“永远”避开/阻止我所害怕的这个“赶不上”的结果在我的物质现实中显现。却没有洞察/领悟到,正是我对我自创的这个“害怕”的接受/允许和参与/加强,实际上收缩/抽紧甚至僵化了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因此反而导致更多行为失常/失衡,最终流出我害怕的这个“最坏情境”播出在我面前——可见,我是我的内在心智现实里的“害怕”、也是我面前物质现实显化之“最坏后果”的唯一创造者,这是一个事实。
 我也看见另一个过去记忆,有一次我们到达火车站时看见离开车时间已经所剩不多,而因此我们必须奔跑着冲向火车车门,那时我一方面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很大的“害怕/担心/焦虑赶不上”而感到相当压倒性的,另一方面我必须好像使出最大的气力去爆发以便用最快的奔跑速度向前冲/跟上大人们的步伐,而当我们最终上了火车之后我体验到呼吸接不上、口/喉咙极干、身体肌肉紧绷/僵硬……我当时想“我快要死了”——这使我感觉/相信,这种拼命奔跑去赶上交通工具的经历,实在是一种极度糟糕/不好的体验,因此我永远也不想要再次体验它。而事实上,我一直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抗拒或逃避/抑制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在经历第一次“奔跑着赶交通工具”的事件当中重新触发/制造的身体上的失去舒适=不好和死亡及朝向它们的“害怕”。可见与“奔跑着”赶交通工具这件事本身无关。
 我还看见一个过去记忆,那是我的一位朋友曾经几次由于记错日子而要么错过/没赶上、要么早一天去了机场而发现航班是第二天的事件,那时候我与其他朋友交流此事感到相当好笑/滑稽“她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这样的差错呢?看来她在生活上的这些关注和能力的确有些差呢。”因此显然,我当然害怕/担心/焦虑,假如我出现如同我这位朋友一样的“差错”其他朋友们也会如同我如何嘲笑/看低这位朋友一样地来瞧不起/说我不够好咯。再次我领悟到,我在我里面害怕的只是我作为创造者重新制造且投射到我那位朋友身上的又一个“我不好/他人说我不好”和朝向它们的“害怕”,而与我周围他人和他们将如何评说我的“错过”毫不相干。
 我还看见一个过去记忆跳出。那一次我陪女儿去火车站才发现她的身份证落家里了因此显然无法乘车,并且在我们乘坐公交回家取的过程中由于我慢了一会儿而导致车票无法退的结果。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手脚真慢/笨、我令女儿损失金钱”等许多“不好/不是好母亲”和朝向它们的“害怕”出现,而因此我感觉糟透了,也想着我再也不要出现这样的错误/体验到这样的感觉。因此可见,再次我又在对我自己里面在我自己的允许之下而触发/激活了的那些“不好”和“害怕”在起反应,并且也已经再次把我里面所有这些“不好”和“害怕”向外投射到我的家人身上。而与物质现实中我家人落下某些东西或我实际上做错了的行为/结果并没有直接的关联,更谈不上去调查错误和实际的改正。
 我领悟到,每当我面对即将出门赶交通工具的情境时我看见我心智头脑中疯狂飞舞的各种秘聊/想法,实际上,再次它们只是我重新制造的新一轮心智系统防御机制,目的为了继续抑制/隐藏下层面所有那些我在以前已经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制造在我自己里面的许多“不好”和“害怕”,也因此实际上阻止/妨碍/妨害我更多聚焦于物质现实来为我自己/家人查看/测算实时时间、考虑/考量马路上的实际状况以便支持我们有效地安排、行动和抵达车站/机场并因此“赶上”交通工具。
 于此我领悟到,实际上在面对“赶交通工具”的事件上我内在等如物质身体上肌肉收缩/抽紧的“焦虑感”,与物质现实中各种交通工具即它们以某个“确定时间”出发 这“规则/规定的形式”无关;与我如何计算/计划去到火车站/汽车站/机场的实时时间无关;与当时马路上车辆多少/是否堵车的现况无关;与我出门前所准备带的东西是否带全或是落下些什么无关;也与我/他人在过程中的行为/动作是快速还是慢速无关;更与在钟表上所显示的物质现实中“实时时间”的参照无关——只与我自己=我里面心智现实等如外在物质现实后果显现 的唯一创造者有关,因为是我把我自创的许多“不好”和“害怕”反复循环去投射到这个“赶交通工具”的现实事件/情境和“实时时间”上的。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我陪家人即将去出门赶交通工具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一旦察觉到心智中跳出焦虑/紧张感时立刻用深呼吸来支持我自己缓慢地通过它,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这个时间焦虑点只是一个我自创的自我欺骗/分离的骗局,它与我眼前的物质现实和实时时间无关。我停止、我不参与。”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和觉察中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实际上测算路途所需时间、并考虑/考量当时的路况怎样然后来确定出门的时间段,和为我自己安排时间安静地准备需要带的东西、并做检查确认。
并且,我承诺我自己在出门之前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再次确认一些重要物品,然后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平静/稳定地出门。而当我陪家人一起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稳定、平静以支持我自己去支持/协助他们对一些必带物品做检查确认。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遇见“错过交通工具”或“忘记带重要物品”甚至“到了地点才发现没带上车凭证”等情境=后果出现时,我承诺我自己,我提醒我自己深呼吸和注意力回到物质身体/现实中,并且在呼吸中打开并放慢我自己里面,去稳定/平静地实际上查看现况、评估实时时间和/或与家人一起讨论,并最后去我决定/行动解决方案。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