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56天:我与运动身体的关系

我观察自己在运动或锻炼身体这件事情上已经卡困我自己相当长时间,要么多年“懒得”锻炼——那像是我身体里好像找不到一个动力来源以推着我自己去行动和坚持,放弃/妥协于我心智头脑里对我说“算了/我懒得动/还不如睡觉”或“那种运动方式强度太大我吃不消的/我只能做些轻微的运动”等秘聊/声音循环洗脑我自己 是经常的事。

要么某一天好像突然全身充满了力量/能量而然后我去运动例如走路、骑车或做瑜伽时感到动力十足因此对身体实际已经运动过度的状况毫无觉知,显然后果是第二天之后不仅肌肉酸痛更是无力/虚弱感布满全身,那像是我的胃部即身体中间有一种“被掏空”的体验很不舒服。然后我以我心智的逻辑继续循环推理而得出结论:你看,我说我的身体做大运动量的锻炼方式不合适吧!看来我还是适合轻量运动的养身方式 等等自我确认。

最近我走出去参加瑜伽团体课,一周2次课程之后我观察到这个模式的再次出现,今天调查它我看到我是如何编程我与运动身体之间的关系一样在两极摩擦/冲突中。我看到那是我在大学期间,我参与学校艺术体操队,而教练正是我们的体育老师,我对这位年轻女老师第一印象非常好,从她的身高/体形以及做动作的姿态等许多细节都无意识自动的连接正向能量/定义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并且产生一种想要靠近/亲密的动力。

而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的是,我已经自动启动了我从小编程的“我与权威的关系”如同一个绝对的低下/次等和服从/听话照做的行为模式。而“老师”早已成为高于“父母”的“权威”在我里面,因此我记得在与这位女老师的互动中在我们的日常训练中我表现得听话、行为上做/达到动作标准,会得到老师正面反馈/夸奖并表扬我“乐感好”而让我做跟随音乐练在行进中踢腿打头的那一个……过程中我感到许多正向能量涌起并增强的好感受。

但是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这种肢体上的训练总会有酸紧痛的感觉出现,而我当时只为满足我的正向能量自我利益填充而跟着心智并故意操纵/控制物质身体去达到“我想要的结果”,这令我走进一个自我操纵的迷占状态——而完全忽视/不关注/感觉我物质身体在我去用力压腿/拉伸等过程中的实际感觉/体验是什么、以及是否需要重新评估和调整用力的情况。却反而抑制/忽视身体上酸紧痛的信号以至于导致多次肌肉拉伤的后果。

而我看到这形成了我与“运动/锻炼身体”的关系如同“欲望做/达到要么老师说的要么社会上普通认为的好/正确/有效果的标准”和对立极性的“害怕失去这欲望=没达到/不够好”。因此我观察自己每一次的“下决心”开始锻炼多半都是由于对身体不舒服/疲累/患病的害怕/恐惧和生存压力的负极,去故意在我里面走向对立面加强这个正极“欲望”形成某种动力推着我行动,但是随着时间这种忽视/抑制身体实际感觉的运动方式总是导致过度用力和消耗身体,没多久我就令自己掉入了虚弱的无力感。然后走向放弃/妥协我自己显然是一个必然的趋势/后果了。

我也发现我编程我自己与身体的关系,对身体上的舒适感定义并连接极端正电荷,反之任何一点不舒服的体验或细微感觉我都依附了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即负电荷。这也导致,例如在我做身体运动/训练当中一旦我感知到身体上出现紧酸痛等已被我定义为“负面/不好”的体验时会立刻自动启动这“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人格/能量并想要逃离我自己的身体即身体上这感觉——而显然把我自己限困/锁定在心智里在能量迷占中,是我一直使用的自我操纵逃离/忽视/不诚实对待我自己的方法。

于此我承诺我自己去支持/援助我自己基于我目前物质身体的体能/力量/肌肉状况并咨询瑜伽教练,来为我自己我指导/决定选取几个强度/节奏/力量比较中低级和更多舒展/放松肌肉的课程练习起来;并且在未来实际练习的过程中每周评估我的身体状况/感觉,然后基于现况来看是否需要调整参课次数和提高强度,循序渐进的与我的身体一起尝试并练习。

每当在课程实际运动中我承诺我自己去跟随老师的指令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专注于呼吸,并且我指导自己以柔和/舒适/中速保持呼吸,同时观察/感觉身体整体及其不同部位/细节的感觉并随呼吸放松、放开、放下我自己只是与身体在一起。
每当我运动中感觉到肌肉拉紧/痛/发抖的情况时,我承诺我自己做几个慢的深呼吸并在身体中评估我此刻的体力状况,然后我决定自己去在何时暂停或放下某个动作并休息几个呼吸然后重新做起来。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仅以心智的能量/动力去操纵和过度运动我的身体。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57天:害怕打扰他人

长期以来我观察到自己的表达中有一个相当的自我限制——每当想到要说某个话题/与家人商量某事,而同时看到他人处于一种忙碌的状态中,我里面这个“害怕打扰他人”的害怕/紧张/压力能量会尤其压倒性以至于胃/咽喉部肌肉抽紧和甚至把自己卡在内在冲突中而无法说出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每当想到要与他人说个话题/商量某事而同时看到他人处于一种忙碌状态中时去立刻走进害怕/紧张/压力的反应中。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很小的时候在我与妈妈的互动中我看到妈妈总是很忙、很忙,走路/说话快、很快,许多时候我里面出现一个“想法”并“想要”走过去向妈妈表达,但是好像总是我没说几个字/句子妈妈就会要么立刻行动去做它了、要么身体上继续在做事且脸和眼睛没有对着我,或要么接过话去说了一些并不是我想要表达的内容、要么打断我的话去说她自己了…… 在那些情境下一次又一次我在里面感知/相信,妈妈太快了我跟不上她=我的表达在她面前总是无法按我的“想要/欲望”被完成,如果他人在忙碌的时候我不能去表达因为他们不会听的——并然后我触发了关于“失去我的欲望、失去我的表达”和“不被听见=接纳/重视/关注”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及紧张人格/能量。然后一次次允许我自己在这种相似情境下去妥协/放弃我自己和我的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普同常识是,妈妈一直是这样一种说话/行动比较快速和忙得较少停歇下来的表达形式而从未故意对我有什么特别之举,并且无论妈妈身体上说话/行动速度有多快和我那时作为小孩的身体有多么跟不上她的现实情境,都从未以任何方式攻击/伤害或让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缺损/少掉些什么部件。因此可见,我失去的只是我躲在心智里以“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为出发点编造的关于我要表达和我要我的表达有他人来倾听的“想要/欲望”=它只是一个想法/概念或定义和我连接的压倒性能量体验,并不是我真正是谁——因为显然,我在我之中如同物质身体,当然我的表达由我指导/决定,无论他人是否快速转移话题/打断、或没听见我的说话,因为我看到我里面拥有在任何片刻为我自己创造我表达的机会、和我决定何时/如何作出回应的能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小时候很多次我里面升起一个“想要表达/说话”的欲望如同动力并然后我依循它走向外婆/同学去自动的开始说话,然后有时他人的确在忙碌我会听到一个大声“没看见我忙着呢吗?快走开/别捣乱!你怎么这么烦人!”或他们呈现出皱眉/脸上肌肉下拉/绷紧或瞪眼朝向我的表情,因此我立刻触发我里面关联到这个特定发声和表情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这困住了我即我的身体。因此从小在我里面我感知/相信,我想要找他人说话/表达我自己,如果这个行为打扰到了他人那一定是一件非常糟糕/可怕的事情。而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我一直所害怕的只是我自创的害怕、和由此投射到他人这个特定发声和表情等如字词“打扰”上的害怕,而与他人无关。

我来为自己重新定义字词“打扰”:外在某人或事物的表现或发生令个体产生混乱或不安或被妨碍的体验的一种描述,或是作为一种接受款待或请人帮忙之后的客套话或道谢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种情境下普同常识是:一,在我想要向他人表达我自己时,首先的确要观察/考虑他人此刻是否正在忙于他们的事情的现况。二,要检查我里面这个“想要表达”是基于极化能量的推动还是我在我正中心作出的自我指导/决定,因为迷占于两极能量必定会令我遮蔽视线/沉迷在自我利益中忽视他人和现实。三,“打扰”只有在自己去接受和允许经由外部人事物的发生/进行而启动/激活在自己里面两极化的秘聊/记忆/联想及能量波动等东西才会导致的体验,毕竟外部的人事物并没有触碰到个人自己的物质身体、也不可能以任何诡异的方式钻进自己里面操纵自己去启动并把自己限制在心智的极化东西中。因此我不必接受和允许自己对他人反馈我“打扰了他们”的反应,去起反应;同时我也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把我的心智内在现实投射和用字词“打扰”去归咎于外部的人或事物身上。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每当我再次想到要说某个话题/与他人商量某事而同时看到他人处于一种忙碌的状态中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对齐身体、把注意力放在胸口和我里面的中心点,并站立如支柱等如脊柱和扎根在脚底,去在呼吸中检查我里面以支持我保持在平静、稳定、扎稳的状态中;然后扩展注意力观察/询问以了解他人目前的情况,并在我里面评估我要讨论的这个话题/事情是否“急迫”即需要尽快交流或其实可以等待一些时间慢慢来的?进而,我在呼吸中去指导/作出我的是否此刻表达的决定,或也许在后面的时间里为我自己创造一个交流的机会与他们商量或表达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活字词练习

关心:
定义--将个人自己的注意力放在某人事物之上并了解/检查其状况的行为。

活出—每当我看到我的注意力正在/已经投注到周围的他人或事物身上、甚至已经走进责备/评论等反应/秘聊中时,我深呼吸对齐身体并在我里面后退一步注意力聚焦胸口和脊柱,也提醒我“这是一个心智的转移注意力策略,我不是它”。我花一些时间稳定、支柱在身体中站立在这里并在呼吸中关心我的身体、关心我此刻的内外状态,并支持我自己平静、扎稳、确定、清晰的然后回来继续面对我的现实并处理。

每当我在与其他人或事物互动期间我看到我的注意力沉浸在心智里忙碌秘聊/联想/想象而非专注于在这里的现实时,我深且慢的吸气对齐身体对齐胸口和脊柱,呼气快速扫描我的全身;我在呼吸中一会儿时间把注意力放在我内在的正中心关心我自己,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平静、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然后呼吸并同时扩展注意力到面前的他人及事物身上以练习关心他们如同我自己。

每当我看到我里面跳出“他人不关心我”这类的小声音时,我深呼吸对齐身体、回到现实并提醒我自己:这个声音在提醒我,现在此刻在这里我需要去活的字词正是——关心我自己。因此我呼吸/放松并把注意力放在我自己身上去关心我的身体,关心我的内在,关心我整个身心此刻有什么体验或需要。

每当我听到家人说我“不关心他们”时我看到我里面有担心/紧张/压力的反应时,我深且慢的呼吸并对齐身体,随呼吸完全无条件看见/拥抱我身体里已经涌起的能量体验,并在我里面指导自己随呼吸释放能量和提醒“它是我在接受并允许去故意且自动启动的投射他人的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恐惧和生存压力,与他人无关。同时我不允许自己去对他人此刻的心智反应起反应!”然后我只是给我一会儿时间在身体中呼吸并放慢、平静下来和关心我自己/物质身体,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回归平静、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并且身体上比较松开/舒适为止。然后我呼吸并察看现况、和/或为自己创造一个交流的机会去询问家人什么事情/我的做法他们认为我没有或不够关心他们,在了解/获得信息之后再次反省/检查看看我可以如何调整/改正我自己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58天:魔法棒

记得小时候看过许多童话故事,里面时而会出现像精灵或拥有魔法能力等类型的人物,他们手中会拿着一根比筷子小的细棍子,例如“灰姑娘”里面,像精灵的她的教母。我看到她只是轻轻摇动一下手里的棍子就帮灰姑娘变出那么多漂亮、神奇、美丽的东西并帮助她达成了自己的愿望,虽然有限定时间。那时候我觉得这太神奇了,并且感觉真的很好,因此我也幻想着我能拥有这样一根“魔法棒”就好了——那样的话,不仅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满足我心智里的每一个想要/需要/欲望”而且还能“显得我比他人高等/优越”,因为显然在物质现实中任何事物的运作是没有“魔法”包含的,而如果我能够“做到”那我将会是某种类型的“神人”啦,哈哈。

然而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把自己卡困/制约在了一个心智的幻觉/能量体验中。因为在日常生活里,我会故意沉迷在心智中用想象/幻想的图片如同一个欲望的动力去驱使、推动或施加压力逼迫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那成了某种极端的“想尽办法”无论如何都要去让我心智里那幅“完美/完全/完整的图片=欲望”得以在物质现实中显化出来 的自我操纵和然后操纵周围他人/事物 的行为。因为我只想要并迷占于那个正向能量、能量、能量的充填/满足。——为什么?

我看到在我小时候的记忆和自我体验中,大部分都是朝向父亲/母亲/外婆及然后老师们的“害怕/恐惧和生存压力”投射好多好多,以及由此我好像绝对“低下/次等/不如于”他们的自我感知/定义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这令我总是感到紧张/压力和充满焦虑以及身体肌肉绷紧/僵硬和行为失常因此感觉很不好或糟透了。因此我钻进心智去“寻找解决方法”而后发现,每当我躲在心智里秘密地去玩耍我的“魔法棒”要么沉浸在想象/幻想中故意激活/增强仿佛“我是一个无所不能/可以满足自己和/或他人所有欲望的人”的正向定义/能量体验;要么暗暗地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的物质身体和/或周围的他人/事物来最终尽可能靠近或达成或做某件事取得更好的结果等,对了之后还可能会得到周围人的认同/接纳/夸奖——这让我在我里面体验某种升起/抬高、或有时更高一些的好感觉,也使我觉得我内在似乎获得了某种微妙的“平衡”而舒服多了。

于此我领悟到,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中玩耍的“魔法棒”只是一个看起来更“漂亮/美好”的面纱,目的同样为继续保持隐藏/抑制我自己内在的事实真相:是我作为存有为了满足想要“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充实/迷占上瘾的自我利益而故意接受和允许我去紧抓“魔法棒”这正向能量幻觉——而将我自己、我的生活、我与他人/事物的互动现实都编程为一个个“完美/完全/完整的欲望”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这样就可以——在每当我在里面细微的感知/觉得我的现实与我内在的“欲望”有细小的偏差时,都立刻自动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启动并增强压倒性的能量,真的可以去到卡住/锁定我自己即我整个物质身体成为一个“完全看不到/没有解决方法”的呆滞/僵化表现形式的极端后果。

够了!这一切必须停止。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看到我在头脑中把一个想法/念头自动地变成一个“欲望”并依附正电荷时,去支持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提醒并练习活字词:现实、实际、清晰、直接、确定和普同常识,援助我自己更多对齐物质身体和专注于现实情况,并经常检查我的内在和外在是否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同时我了解/领悟到这个人格/模式已经相当广泛和深层铭印在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中,因此我承诺我自己继续指导/赋权我自己去活字词耐心、时间、坚持、自发性、一致性行走通过每一个点和细节。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59天:害怕黑/害怕未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黑暗。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当我处于一个完全黑暗的情境下我看到我眼前所看到的是什么都看不见——在这个“什么都看不见”当中我看到我头脑中跳出各种想象/幻想关于前方会否有任何障碍物或一个人会“突然”我撞到或跳出而吓我一跳?会否撞痛我?会否有任何地面落差而令我跌倒/摔痛?……全都是“最坏情境”在循环播放,我里面感到相当的对未知的不确定和同时被我自己心智里这么多“最坏情境”和依附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吓坏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未知。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未知”是一种只要我看到它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会立刻看到我里面跳出“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解决方法”的自我认知/判定在我里面——而只要我看到我里面跳出这个感知/声音,我就会立刻触发我婴儿期在看着爸爸殴打哥哥期间听到三个人都在发出尖锐/强烈的声和声中的压倒性情绪性能量的过去记忆,和那时候我里面感知为“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解决方法”的自我认知/判定、及我身体中铭印的绝对压倒性“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因此我感到卡住/锁定而动不了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两个“害怕”当中,实际上我只是在害怕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心智想象/图片播出、自我感知/形成图片/自我判断以及其中所包含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创造的害怕。并且,事实上,正是我作为存有躲在背景中,对一开始我对我里面这2个跳出的心智反应,去故意连接/依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并编程“害怕我自创的害怕”人格,以此建构2个故意自动/无意识习惯性激活的“害怕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为满足存有=心智渴求/欲望/追逐“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迷占上瘾的自我利益而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物质现实中普同常识是:未知—是对我来说目前我所面对的某个人或事物或情况是我还没有获得知识、信息或接触过的,因此这只意味着我需要去学习/了解而已。而黑暗—只是没有了光亮,因此我们的眼睛看不到环境及其中是否有东西存在,因此需要协助自己的是准备/寻找能照亮的东西。同时,基于当前物质现实的情况,的确那些要做“威胁到他人财物、身体安全的作为”的人群会躲在黑暗的地方以便突然跳出来做“坏事”,因此我们需要为自己提起警惕和做好一定的防范/自我保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突然”。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曾经发生过的“突然”事件,在那里在那一刻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震惊、空白”——立刻触发我婴儿期的过去记忆如同其中“我失去了我是谁”的自我感知/判定,而在这个自我感知中,我又去对它起反应触发“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解决方法”的自我认知/判定、以及依附于它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因此,实际上我早已躲在心智里把“震惊、空白”的心智内在体验/画面,制作成一个故意自动激活的为存有/心智给“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加燃料更多去满足自我利益迷占的“大怪兽”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因此唯一将我卡困/锁定在“没有解决方法”困境当中的人,只是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意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相信,“意外”这个东西一旦出现我就会看到我里面跳出“我之前没有预期/想要的东西”,而这使我感知我“失去了我的‘没有预期’”如同一种比较安静、平静、放松/舒缓的还不错的体验。要么,所有由于“意外事故”关联的过去记忆涌起,那里面都是身体上受伤、死亡、残缺、破损、流许多血、着火、碎裂……等等可怕的情境,因此都会自动触发“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压倒性能量且迷占=锁定/卡住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因此我相信“意外”肯定是个坏东西。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一直以来是我在我里面,以我的存有/心智最初始“渴求/欲望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迷占上瘾”的自我利益为出发点,而将我在心智所观察/感知到的任何“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解决方法”的内在体验,全都依附了“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例如物质现实中“突然”、“意外”这类对我即心智来说完全无预期的情形中触发的我的内在体验,也同时投射字词“突然”、“意外”,如此将我如同物质身体卡住/锁定在相似/相同的情境下。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洞察/领悟到,物质现实如同一切生命平等一体的恒常处于变化、发展、前进的状态中,在我每一口呼吸中在每一个片刻中都是完全“新的”不可预知和充满无限潜能/可能性在这里的,突然/意外的情况会有,那有些是我还未能够觉知/看到在这里的更多维度/层面,或是我只需要敞开并稳定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去直接、清晰的看见和寻找解决方法处理的现实情况。而显然我完全不需要心智的“害怕/吓到”来替我观察和决定这一刻我是谁——从这个角度来看“心智”才是最多制造“突然/意外”而令我失常、失稳、失衡的不确定因素,而是由我来决定/指导自己去把每一个“突然/意外”的事件/情境视作我可以从中学习/了解我自己和扩展视角多一些的机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60天:意见人格

我看到在我与现实互动的过程中在我心智中循环播放的是这样一些秘聊,它们是朝向外部人或事物或环境/情况的各种各样意见、判断、结论,非常快速、非常广泛并已经成为一个故意且自动的习惯模式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以至于我几乎从未质疑过它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以及来自于哪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与我自己和/或外部环境/人事物的互动当中去自动地产生各种各样意见、判断、结论在我里面并流出作为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从小我观察和参与我的环境、与家人/他人互动当中发现每一个人都在这样说话/表达自己的意见/判断/结论,尤其是父母/大人们如何对待孩子的情境,全都一样。因此那时候我在我里面感知/相信,这大概就是什么是说话、表达、与他人交流/互动的含义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每当大人对我说话这样那样的意见/判断/结论时,很多时候我在我里面看到/感知“事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但立刻我接受和允许被我自己里面触发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卡住并掉入“害怕权威”/“害怕我自创的害怕”继续缩紧/困住我自己、并妨害/抑制了我的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每当我在与他人的互动中触发了我自己里面那些“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而感到失衡/失稳在我里面时,那时候我也模仿着去说话我的意见/判断/结论而后发现,它们遮蔽了我里面而使我觉得那些令我害怕的心智东西少或不见了,这使我感觉不错。进而随着我学习并拿更多的知识=字词制作成更多的意见/判断/结论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和在与他人的交流中去表达出来,而因此获得正面反馈和夸奖,例如:有想法、思路清晰、独到见解、透彻、有深度、评断正确/对、有预见性……等等,那使我感觉非常好,并更多确认我心智里这些意见/判断/结论人格一定是好东西并继续紧抓+不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些都是我作为创造者躲在心智里出于害怕我自己编程/制造在我里面并投射外部他人的各种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体验,而自我放弃/妥协并抑制、操纵、逼迫我自己屈服于心智意识系统—如其内如其外,因此创造并定义我是谁和活出的人格/模式/程式。它们不是我真正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对我心智中每个意见/判断/结论走进想要紧抓/不放的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在各种与他人一起交流/互动的情境下我经常看到他人谈笑风生、侃侃而谈并使得整个氛围相当活跃/开心/热闹,但很多时候我查看我里面发现“要么我没有话题可提出、要么我没有资讯/知识或看法/意见可参与进他人的话题”因此我感到一种“无话可说”的体验在我里面,在这种情况下我看到里面跳出“他人会如何看我”的各种害怕/担心和紧张/焦虑,因此更多缩进我里面并尽可能避开与他人的对视/对话而是转而注意力在吃的食物或其他不相干的东西上——那时候我感知/相信如果我里面没有或失去了我自己所创造的每个意见/判断/结论,那一定是很不好的感觉、一件糟糕的事情。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早已接受和允许躲在心智里编织各种意见/判断/结论作为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以遮蔽/抑制下层面我故意且自动激活/加强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去给心智系统加燃料更多并投射外部的他人即他们各种不同的表达形式 的事实真相——而完全忽视/看不到正正在我面前的普同常识是:在我与他人在一起/互动的情境下,我只需要放松/敞开的专注于在这里的现实,去倾听/看到他人表达的字词/发声/行为等,然后基于我对他人的表达字面上的理解去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去或不参与话题、表达我自己的认识/看法/视角;或是,我决定/指导自己上前一步主动提出一个话题创造一个交流。而无论我对他人所谈论的话题有或没有知识/看法都不相干,因为我在之中如同我的物质身体完整的恒常在这里保持呼吸和觉察就只是敞开并无条件倾听/看到他人如同我自己就OK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不肯完全无条件放开/放手/放下我在心智里编造的每一个意见/判断/结论。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并看见几十年以来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拿我在心智里所创造/看见的每一个意见/判断/结论来定义为我是谁/如何是、及为什么是的一切,并仅仅依据它们作为我的表达呈现在现实中,并由此而获得来自他人的许多正面反馈/认同=我继续拿这些东西强化/确认我就是/等如我的每一个意见/判断/结论、这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的定义/信念。而因此,我感知/相信如果我完全放开/放下/放手它们我将不知道/认不出我是谁,这太可怕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这个我对心智中意见/判断/结论的紧抓和不肯放手,实际上仅仅是一个我所创造的能量性体验出于我一直故意且自动的把每一个意见/判断/结论去依附上心智的关联到“错/对、失去/得到”等“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能量,因此把它制造成一个看起来相当压倒性并可以瞬间锁定/卡住我即我物质身体活表达的“大”东西。但事实是,正是在我一直对故意且自动投入/加强/沉迷心智能量上瘾的接受和允许,才令到这意见/判断/结论人格今天看似如此的“强大/压倒性”;并且我看到在我里面我是它们的唯一创造者,因此显然只有我才能停止它,并且我有能力拿回决定/指导权去重新定义并活字词意见/判断/结论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这是普同常识。

查看一下这三个字词的定义是什么——
意见:个人对某人事物的某种看法或想法,或是认为对方有偏误因而不满意的想法或陈述。
判断:对某对象的状况分析并作出结论或指明某对象是否具有某种属性的思维过程。
结论:对某对象经过一系列推论而作出的总结性判断。

从这三个字词的定义我看见/理解/领悟到,它们都是我做在我自己头脑中的活动、思维过程,而由于我一直接受和允许把我限制/锁定在心智正负/好坏两极中在活这些字词,这因此导致我困在管状视觉中只为满足我作为存有/心智的能量充电/迷占的自我利益,去忙着用意见/判断/结论做挡箭牌了。而不是在呼吸和觉察中,站在更宽广的视角、获取更多面向的信息/资讯以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来练习/实践应用活字词意见/判断/结论作为我的表达。

我也看见/理解/领悟到,在物质现实中的任何对象都处于恒常、持续发展、变化的过程中,因此我对某对象在某时段所作出的任一个意见/判断/结论那只是在当下这一刻的,而不代表或判定为该对象是什么、如何是、为什么是的全部或永远,这再次只是我躲在心智里所编造的又一个限制性自我定义/信念而已。同时,任何他人对我说话任何的意见/判断/结论,那只是那一刻他们对我的某个说话/行为或表达形式在发表一个个人的看法/观点,当然这些看法/观点如同字词,并不是对我所是者/我是谁、我如何是/是什么以及为什么是的完整/恒常活表达的“裁定”,不!我可以支持我自己拿他人给我的意见/判断/结论作为我交叉参照我自己的一面镜子和给回我自己的一份礼物。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支持我自己用活字词变化/流动/敞开以协助我练习活字词意见/判断/结论作为我的表达在我的生活现实中。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看到我里面出现并即将表达出一个我的意见/判断/结论时,去深呼吸并对齐身体,给我一会儿时间快速检查我里面这个意见/判断/结论是否依附两极化的能量和定义,若是有我决定先暂停表达而是去立刻拿起并处理它,直到我看到我里面平静、稳定、清晰、确定的。我承诺我自己重新检查并评估这个意见/判断/结论是否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然后我指导自己去自我诚实的表达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听到他人对我发表某个意见/判断/结论时,去深呼吸并站立/扎稳在脚部/对齐脊柱稳定在身体中,提醒我自己去敞开倾听他们说话的字词聚焦于字面上的含义,并也通过询问获取更多信息。同时我保持觉察我里面若是有心智反应/活动出现,我随呼吸停止并放开/放下它,在里面标记然后去处理。也看一看他人给我的意见/判断/结论中有哪些字词是我可以拿起并调查和重新定义去活表达的字词?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61天:时间-幻象与现实

我调查自己内在关于“时间焦虑”的点有相当一段时间了,今天随着一个事件的发展我看到我如何在心智里编织出一个“时间幻象”并真的相当绝对压倒性的能量迷占锁定/卡住我自己,以至于到达呼吸困难的程度/后果。

我看到当例如我在里面已经对未来一个时间段之内我将做什么事情有了一个计划,而那些计划就是一幅又一幅图片处在一个线性的时间线上在我里面,包含一些做事的部分或细节/字词/对话等、和它将在某个时间点达到或成为某种样子/结果,以及不同的事件会在这个或那个时间点衔接或交叉等…… 而我早已故意且自动的给这些图片即其中不同部分/细节及其结果呈现及时间点的衔接/交叉等全都细节的关联/依附上情绪和感受的能量=欲望达成那个正向完美的好结果、害怕失去该图片=欲望/害怕出现不好/糟糕结果。

从这里,我观察到随着表盘上实时时间的前进,我里面开始忙碌着播放朝向这个时间段内每一件事件将如何发展的未来投射,因此欲望—害怕的想法/图片随能量此起彼伏在我心智里运转,循环并累积着激活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及紧张/焦虑压倒性能量。在这样的迷占能量当中我看到头脑中自动循环播放各种“最坏情境播出”全都关联到“来不及/赶不上”的过去记忆和能量体验,导致相当妨害/阻止我去协助自己稳定/后退一步和察看普同常识。

然而,我看见/领悟到,事实上在物质现实中的实时时间参考就是表盘上所行走通过的,而它是一个循环在表盘上一圈一圈的走过。而我们如同物质身体在现实中是通过行走通过一个接一个事件的序列、片刻来行走通过时间的。因此,这个“时间”是三维的而非如心智里那般二维的想法/图片+两极化能量。此刻我明白了“时间,真确是不存在的”这句话的含义。

实际上是我作为存有如同心智一直故意且自动的激活/增强与“时间”关联的两极,因为我早已把它在我心智中制作成一种“绝对精准到秒”的程度的“完美准时”想法/图片,并一次次在现实情境下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抑制或逼迫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必须绝对达到”。而它的来源是我从小所编程我与父亲=权威那特定很大情绪化的发声、和3个表情的关系,如同是绝对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低下/次等和因此无能为力/受害的——因为我观察到大人们、尤其母亲总是用相似的大声、和3个表情的相似细节在说话/喊叫与“时间”有关联的情境,经常听到“来不及、赶不上”这类字词,而然后我故意且自动地也把绝对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和低下/次等和因此无能为力/受害的自我定义,依附/投射到字词即物质现实中作为参照的“时间”上。

可见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沉浸在心智中紧抓+操纵的字词“时间”,实际上与字词“时间”如同物质现实中事件的序列并无相关性,而真确依然是那个深层模式:紧抓+不放我作为存有预编程并循环启动/激活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能量并迷占上瘾。我领悟到,我的存有如同心智一直在故意把我里面每一个“欲望”去推向极端制作成某种“完全/完整/完美”或“绝对精准/正确”的东西,但我的存有/觉察清楚的看见/了解“这必定是不现实、真实和难以在物质现实中实现”的结果,因此它就可以相当完美的成为一个只要我看到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与我心智里那幅“欲望的完美图片”有任何一小点“偏差”就可以故意且自动的瞬间激活并循环加强的生成“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能量并迷占上瘾的程式/系统了。

重新定义——时间:描述大自然及现实行进期间的一个规范或刻度。

我承诺我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提醒并保持觉察以专注于物质现实中事件的序列=时间的计划/安排、和发展/经过、和完成/结束,然后进入下一个片刻…… 并练习活字词与时间“讲和”而非掉入心智去故意且自动地制造摩擦=与实时时间如同我自己战斗。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看到我里面再次陷入自动的时间焦虑感时,去深呼吸并对齐身体,然后专注于胸口/脊柱觉察我在之中/如同物质身体稳定、清晰、确定在这里的事实。也提醒自己“我不需要心智两极创造的时间幻象,那从不是我真正是谁。”然后随呼吸释放累积在胃部的能量,并对齐/专注于我面前的物质现实去制订计划,或拿起计划重新测算/评估随后有多少事情、及每一件事所需大概的实时时间是多少,我也将给自己预留多少的弹性时间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平静、稳定、踏实的在这里一件接一件事件去行走通过在现实中的时间。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62天:害怕伤及弱小

今天在给小仓鼠打扫笼子更换垫料的过程中再次对自己有了更多的了解关于面对任何幼小婴孩/小或很小的动植物的心智反应模式、及其来源/形成的过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面对和/或照顾任何幼小婴孩/小或很小的动植物期间去走进相当紧张/压力和害怕的情绪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我里面出现这样的秘聊/图片:他们长得这么小,看起来很柔弱,好像一碰就会倒/掉下来,因此我很害怕我的动作稍有力度不妥会不会弄伤/痛他们;他们不会说话我不知道他们的这种那种行为/叫声或枝叶上呈现出的状况是什么意思、或我照顾他们的这种做法那种数量是否合适,而我立刻看到我里面出现的是“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应对方法”的“一片空白”/不知所措、以及依附的压倒性“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能量,因此瞬间锁定/卡困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在对我面对他们和如何照顾他们的现实情境下我所看到我心智里触发的“没有预存知识/信息和应对方法”的“一片空白”/不知所措体验,起反应去故意且自动的激活/增强“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能量并迷占其中上瘾。而不是在一口呼吸中回到身体、专注现实去看到实际上我只需要去上网收集信息、学习关于他们及如何照顾他们的知识,并理解关于“我如何熟练/掌握照顾他们的适合/有效实际方法”这也是一个试错、调整、不断修正我自己的过程,这就是我学习每一样新东西的实践应用过程,而我需要支持/协助我自己的是给我更多时间、耐心、接纳、赋权、支持和指导而非放弃/妥协我自己再次限制/卡困在我自创的能量迷占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婴幼儿期我时常看着爸爸吼叫/殴打哥哥的情境播出在我面前,循环再循环——我看见/感知爸爸作为成年男性是一种绝对的力量/强大/权威、而他殴打的哥哥一个小孩显得那么那么小、柔弱因此根本没有力量做反抗或保护自己,并且我经常观察到哥哥作为小孩那些无条件的自然、流动、活跃、绽放、表达,一次次遭到爆炸式的吼叫和暴力的伤害施加到他那么瘦小的身体上……同时间,我看着我自己里面一阵一阵涌起/叠加并增强的那么多层面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压倒性能量、并感知到身体上肌肉只是在持续的收缩/抽紧/僵化和无法呼吸……好像看不到头的感觉,这太太太太太可怕了!从那时起,我感知/相信,小、柔弱以及每一个生命特别是幼苗期一切的无条件自然、流动、活跃、绽放、表达——在这个世界现实环境中,全都是相当危险=很可能遭遇到突然/不可预期和很多时候毫无理由的冲击/伤害/威胁。因此我必须/一定要努力隐藏/抑制掉我里面所有这一切以不让我自己看见、更不给我自己任何细小的机会去有可能展现在这个物质现实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一直以来是我作为存有等如心智,在接受和允许对/朝向我在心智里激活/加强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循环起反应,而制造更多“害怕我自创的害怕”投射到外部物质现实中爸爸滥虐哥哥的现实情境及其中诸多的细节,例如把“强大”与“弱小”放在对立的两极,并也给“强大”依附正向能量/欲望想要活/成为、和同时害怕/恐惧/生存压力朝向“被伤害”的定义;也同样的给“弱小”依附负面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定义并竭尽所能的抑制/隐藏/远离它、和同时激活怜悯/同情、可爱/喜欢、亲近/亲密及保护欲等正向能量依附到“小/柔弱”的活表达上。这真确导致在我自己里面制造多层面的极化摩擦/冲突在面对这个物质世界现实中大大小小的“强大”与“弱小”的不同表达形式的时候,将我自己限困在能量迷占中,而不是深吸一口气对齐身体和看清现实,并然后为我所接受和允许、没有接受和允许的一切后果如其内如其外,进行调查和负起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接受和允许去抓着“害怕伤害弱小”的害怕不放手,只是为了隐藏/抑制下层面的害怕——我害怕无条件敞开并活生命本身的柔软、流动、自然、天真、易受伤害的表达。但事实上,我所害怕的仅仅是我从小如何接受和允许把我心智中去依附到在物质现实中“孩子如同生命本身柔软、流动、自然、天真、易受伤害的活表达如何被对待”的情境,而故意且自动激活/加强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压倒性能量——因此,本质上我仅仅在害怕我作为创造者躲在心智里去故意且自动制造/加强的“害怕”=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今天的物质世界现实中,孩子如同生命本身的柔软、流动、自然、天真、易受伤害的活表达如何被对待已经是一个后果的显化,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而不是继续跟随我心智里一连串的能量反应、人格激活去分离我自己与呼吸/生命本身的自然表达,而这就是在滥虐我自己/物质身体如同生命本身的活表达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害怕伤害弱小”的害怕,并不能支持到我自己去有可能帮助那些“弱小”的事物/他人即他们的现况如同这个世界当今是什么/如何是的现实情境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支持/援助我自己练习活字词无条件、柔软、流动、自然、天真、易受伤害、表达、生命、原则的实践应用,以支持我自己缓慢的扎根更深、和扩展能力以便在未来能支持我自己以平等一体的支持他人/事物以及我生活的环境及更大范围更多一些。
我承诺我自己去调查/释放并重新定义字词强大、弱小,并支持我自己去活它们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63天:我与母亲的关系49-不按我们约好的行动

最近LZ因为疫情发出我们不可以走出小区,这些天看到有卖菜的人固定在后门附近一个区域。这天我与母亲说“家里的菜这几天够了,如果要买就去看看有没有桃子或西红柿就行。”也与她商量4点多我去看一下情况和有哪些蔬菜水果在卖,然后她近5点打牛奶回来,我们早点吃晚饭之后一起去卖菜的地方捡漏,即使没买到东西也是没关系的。我询问母亲“这样你觉得怎样?”母亲回答“好的。”

在她准备出门去打牛奶的时候,我观察到我里面已经涌起一个基于过去记忆而触发的“担忧”=她有可能在打牛奶之后“冲动”的去买菜。随着时间的过去我看到已经相当超过她平时打牛奶所花的时间还没有回家,我开始感到生气/不满和焦虑的情绪在我里面上升并加强,因为我已经预测并相信“她肯定又自己冲动的跑去卖菜的地方了”。而我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允许自己在对我启动在我里面的这个“过去记忆”、及我依附其上的负面情绪起反应,而累积更多生气/愤怒/责备/不满能量对/朝向母亲即我所判定为她就是这样的行为。

我接到妈妈用他人手机打给我的电话并有点大声的告诉我说她已经在卖菜的地方并买了这样那样、和要我帮她拿一个购物袋送过去,我一听瞬间爆发愤怒并朝她喊叫着“哎呀!鸡胸肉我上次超市买了的呀,我分成了4顿,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你还买?!哎!”我心想“真是气死我了!”我听到母亲的声音顿时轻/软下来我觉得她有点退缩和歉疚的状态。而在那一刻即使我内在有一个觉察“知道=这是我进入卡困点在起反应”,但我觉得能量太过压倒性而好像无法停止我自己的感觉。

我带着愤怒情绪快速换衣并冲出门,在电梯里我突然发现我没有戴口罩,在内在犹豫了一下我快速决定就这样冲出去算了。我奔跑着前进而后到了卖菜的地方并把购物袋想要递给妈妈,我刻意拿一张餐巾纸捂着我的口鼻,还是听到收钱处一年轻男性看见我并说“你出门要戴口罩的呀”,我一听又掉入“他人说我不好/错”的自我否定当中而越来越生气/愤怒和怨恨朝向母亲即她“总是”这样冲过来冲过去完全不顾自己八十多岁的身体状况,和答应的事情改来改去,还有也一样不替他人着想和这样岂不是经常让他人给她擦屁股=找麻烦 等负面评判。我看到我胃/胸部里面累积的愤怒已经到达一个相当的程度,以至于离开那里时我忍不住弯腰大吼一声才感觉缓解一点。

我调查自己,看到在小时候我把自己限困在我与母亲关系中的一个对立极性:一方面我想要按我内在的想法/想要去满足/达成我自己的欲望;另一面我想要“乖/听话”妈妈的说话/字词以满足“得到来自权威正面反馈/喜欢/亲密/夸奖”的欲望/好感受。而我觉得这两个“欲望”是无法同时达到/满足的,这令我时常掉入我内在的“选择摇摆”中体验到失衡/失稳和纠结/挣扎的不舒服感觉,因为它早已故意且自动的连接和激活着“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而然后掉入“害怕我自创的害怕”人格/能量迷占中卡住我自己。然后我复制/模仿父母的行为模式,去用故意激发生气/愤怒情绪和责备/抱怨朝向母亲的方式以转移注意力不必正视/直接面对我自己内在的现实/事实是:我对我自己里面把自己限制/卡困在对立两极的“选择”中而感到“无能、无力”作决定,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而掉入没有解决方法的困境,和我其实“知道”我的愤怒只是我对我自己而与母亲无关的知识/道理但看到我行走7年多的自我进程还如此瞬间激活并朝向母亲去发泄压倒性愤怒能量 的接受和允许——感到生气/愤怒,然后投射母亲的。

我看见我有好几个价值观/信念在内在活跃着,例如:1)答应/约好的事情照做=守信,否则说话不算数/骗人;2)年纪大了自己要自我调整走路速度和干活强度,否则是伤害身体、让儿女担心等;3)妈妈不听我说话=失去关注/重视;4)我的欲望没有显化在现实中由于妈妈没有按照我如何在我里面“预期/想象”的那样采取行动,因此都是她的错/不好。

我也看到实际上在下层面早已有自动激活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在涌动,基于目前的现实情况是,大多数居民被限制在家中/小区内不允许或少出门的情境下,1)实际上关于“自由、以前习惯的可以随时出门购买的舒适/放松感”我已经触发“失去”和“害怕失去”人格/能量卡困在我里面;2)我看到家中的蔬菜/水果及米粮等数量随着时间的过去在一点点消耗,已经触发了关于“食物储备”=吃、吃饱、吃得营养多面的“担心/害怕失去”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3)关于购买多少量及哪些品类的食物而走进了“多一些储备因为不确定到底还将被封闭多长时间”和“不能太多因为食物保存时间太长会放坏/造成浪费”这两极的冲突中,经常处于内在的摇摆/失衡/失稳状态。在这里我看到有“够不够吃、会否浪费、失去金钱、购买是否匹配金钱支出的价值”等两极化的字词/价值观,因此已经是多重的“欲望—害怕”两极摩擦/冲突在我里面;4)我作为子女/晚辈也已经自动激活从小被教导并拿来定义我是谁的正面信念/价值观:孝顺、照顾老人,而我发现蔬菜的品类没有多样的选择性、和父母年纪大有些菜放得久或太老他们咬不动时,我走进失落/失去,表面上看似乎是对于食物可选择性较少的不足,但同时下层面实际上激活了对这2个正面我是谁定义/信念——我觉得目前LZ市政/社区的管理方法,好像正在攻击/证明它们的无效,因此再次触发了“失去”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人格和能量迷占。
显然这些早已在心智的更深层面在暗流涌动加上前面几个信念/价值观的两极能量摩擦/冲突,真确是相当多重维度/层面的一起激活和累积因此导致流出那么大强度的愤怒情绪和朝向母亲责备/抱怨的发泄后果。

我看见/理解/领悟到,母亲的这种特定行为模式为我反映的是:1)多么大程度的沉迷心智想法/能量迷占并仅仅基于这些东西来彻底接管和替/为我做决定/采取行动;2)只顾满足我的存有/心智紧抓+沉迷“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上瘾的自我利益,而完全忽视/不顾我自己和母亲如同我们的物质身体、及我们之间基于物质现实简单直接的交流/互动;3)自我操纵去操纵母亲,出于我作为存有在背景中对“害怕/恐惧/生存压力”能量上瘾自我利益的追求/迷占 的接受和允许,依然不肯无条件地放开、放手、放下它;4)是我在接受和允许去故意且自动紧抓+不放各种我所编程/关联到我自己、我与母亲关系中的“正面评判/定义=我是谁”人格/能量依附并去活出这些正面人格、和同时害怕揭露/面对我所评判/定义的负面秘密心智=我是谁人格 的两极能量冲突中,真确卡困/限制我的表达和行为。

我看见/理解/领悟到,母亲从未如我躲在心智里所猜想/推测那般“故意”给我制造“麻烦”、或“不按”我所建议的去做/行动、或不听我说话、或欺骗我…… 实际上她如我一样接受和允许把自己出于“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和“害怕自己的害怕”这“唯一”出发点而限制/锁定/卡困在自创的“欲望—害怕”两极监狱/陷阱中循环制造/沉迷在极端能量摩擦/冲突中,也流出在身体上看似完全自动和好像不受自己“主导/控制”的行为模式,由此也给她自己/身体、和她的生活带来诸多后果。因此,她真的也需要——如同我如何支持/协助我自己走过这些年自我进程一样的“倾听/理解”和“协助/支持”,而不是我继续允许自己去活着从她如同前辈们那里复制/拷贝而来的心智预编程程式/系统/人格,去故意且自动地给“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加燃料而流出与她之间两极化的能量冲突=如同一个自我滥虐/欺骗/分离和与母亲的分离/滥虐和搞砸现实。

每当我下次再次看/听到母亲表现出“快速行动/冲出去”、或“没有按我们约好”的那样行为/做事时——
我承诺我自己去深呼吸并对齐物质身体,也在里面提醒自己“这是母亲如何预编程她自己等如她的心智系统有一种能量性充电的行为方式,从某种程度来说实际上她正陷入一个自我的卡困状态。她从未对我故意过!”然后,我深且慢的呼吸一会儿以确保我把注意力专注在我自己的身体上并实际上感觉身体的体验;也练习敞开里面去听清母亲的说话、看到她的行为在这一刻。

我承诺我自己保持在身体中缓慢的深呼吸,并检查我里面的反应和能量波动;若是体验到能量在胃和胸口的强烈涌起,我去继续更深吸气和抖动身体或伸展双臂随呼气释放累积能量,并且我决定暂时不说话直到我看到里面基本上平静、稳定下来和清晰起来为止。

若是我看到自己已经朝母亲再次“爆发”情绪时,我承诺我自己刻意深吸一口气并练习“我指导/决定自己立刻停止!”的应用,然后给我足够的时间在深呼吸中放慢、平静下来我里面,后退一步提醒自己“我只是在对我自己朝向母亲这特定行为的习惯性能量触发反应模式——在起反应,而与母亲完全无关!”进而,我决定我自己在我里面重新赋权我自己、拿起自我指导去我指导自己在一口呼吸之后作出回应或表达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41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64天:我把我与母亲的关系编程为如此的对立/冲突

这天我与母亲之间再次爆发摩擦,只是因为之前我将阳台一处地面上几块堆叠起来的小木板放在旁边旧鞋架上,而后母亲过去说了一句“你把那几块木板拿走了,那我的拖把桶往哪里放?”的话语,而然后我看到我里面上升并增强着生气/愤怒朝向母亲,还有秘聊。我再次问自己:只是这样的小事情,为什么我把我与母亲的关系编程为如此极端的对立/冲突?到底在哪里、何时以及为什么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这样编程因此卡困我自己?

首先,我看到再次是我内在的价值观/信念与母亲的说话和做法之间出现对立的判断,比如:拖把桶的用途是清洗拖把的,它放在哪里都可以,意思是用完之后就那样放在地上某处就行了。而然后多年来我将母亲这种对某物品在使用过程中表现出特别“仔细/谨慎和爱惜或害怕弄坏”的话语/行为方式,早已判定为“使用物品像是‘供奉’而把它们放在某个高等/优越而自己低下/次等的位置”这定义、显然也依附了负电荷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因此冲突在我内在“爆发”并流出在我与母亲简单的互动中。

而最近,在调查我与母亲如何互动的童年记忆过程中我发现,早期出于害怕我心智中我自创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我同样把“我与母亲的关系”编程为“乖/听话”因此必定要“听清并照做”,因为显然母亲是从一开始与我最亲密和养育/照顾我的人=我心目中的“权威”。然后,我接受和允许以这个“乖/听话”人格去复制/拷贝母亲身上的说话/行为并形成一系列我是谁定义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

在一个事件的发生=3岁多妈妈将我送到上海外婆家而后我找不到妈妈=相信/感知“妈妈不要我了”之后,出于我在自己里面故意且自动激活并加强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我开始“努力”抑制/隐藏我对父母这2个权威的想要/需要/欲望,并绝对相信我必须完全“乖/听话”外婆=权威的话语/字词并“照做”,而且不可以有任何的“错误、违背或小偏差”因为我太太太害怕再次经历“被外婆=权威不要”的恐怖体验。

从这里开始,我没有觉察/看见/领悟到,随着我的学习和能够概念化字词的过程,我接受和允许并拿许多被外婆/老师以及后续更大范围社会面所判定为“正面/优秀/好”的字词来定义为我是谁正面人格,和推并逼着我自己和抑制/隐藏它们的对立“负极”人格/定义的方式,令我在现实中去活出这些东西作为我的表达、面向外部世界。

而然后有趣的是,在我14岁回到父母身边并一起生活期间,我观察到我在外婆身边10年期间所学习/应用并活出的许多信念/价值/判断,好像大部分情况下都看到我妈妈的各种说话/行为表达方式总是与之“不同”或“对立”,我感到我内在的这些信念/价值/判断如同我是谁人格/定义“总是”受到妈妈即她各种说话/行为方式的攻击/被证明无效,因此触发我内在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这令我感到糟透了。

然后,我观察到生气/愤怒情绪/人格在我的心智/身体更深层面看似“自动”的发起并朝向母亲发泄——为什么这个行为模式/人格如此根深蒂固和看似我控制不了我自己?我看见/理解/领悟到,3岁多之前我在父母身边生活,最经常播出在我眼前的重大事件是爸爸殴打哥哥、和期间妈妈在旁边要么同样愤怒的大声喊叫要么/和之后悲伤/自怜/受害的述说 的情境。在那里我接受和允许出于“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及“害怕我自创的害怕”而感知/相信,看起来“最为有效的表达/说话方式”就是用故意激发/充电生气/愤怒情绪能量朝向其他家人大吼大叫的方式,因为不管怎样我反复看到在家里父亲总是活出这个“男人的愤怒人格/能量”朝向周围人,并然后其他人都然后缩进/屈服/顺从和畏惧朝向父亲即他这种特定的表达形式;而哥哥、妈妈无论怎样哭喊、尖叫、喊叫/对骂看起来都完全没有影响到父亲即他如何暴力虐待哥哥、和言语贬低/辱骂妈妈的作为有任何一点的改变——由此我躲在心智里推理/演绎并得出“只有我活出男人的愤怒人格=大喊大叫朝向才是有效的表达、才会令他人听见我”的结论,也拿它来定义为我是谁人格/定义。

但是在那之后我在外婆身边生活的这段经历中,我观察到随着我的长大我允许自己去故意且自动活出“愤怒人格”朝向周围他人和拿它来为我自己解决问题——显然遭到了越来越多的否定、批评和负面评判/定义;因此出于同样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及“害怕我自创的害怕”我感知/相信“这个方法已经无效因此必须改变”。但然后我的“改变”仅仅是再次投入心智的抑制/隐藏到我内在更深的地方以不要让我自己看到、和更不能令外部他人发现这个“坏/不好”的负面我是谁人格/定义在我里面出现和流出在我的行为上。

同时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拿每一个被“权威们”教导/要求我去活出/做到的字词制作为一个个正面的评判/我是谁人格,例如关于“说话/表达”就变成了:要讲道理、明事理、平心静气的好好说话,不能动不动就朝他人发脾气/喊叫,这是没人喜欢/会被讨厌/反感的作为。并真的就像是在我里面玩着“走钢丝”的游戏去保持高度的警惕/敏锐朝向我的内在心智和/如同我身体上的说话/字词及行为流出结果——必须只呈现“正面/好/正确”的、绝不可以流露出“负面/坏/错误”的我是谁定义/人格以及各种信念/价值/判断等等。

然而我没有觉察/看见/领悟到,在对自己这样的接受和允许之下我已经在内在塑造/形成了关于“我的表达”的“非此即彼”的判定/人格模式。导致无论我在外部世界现实中表现得多么讲道理、明事理、平心静气的好好说话和获得许多周围人反馈给我例如讲解的东西简单易懂等正面回应的情况下,只要面对我的母亲这一切看似“正确/正面/好”的东西瞬间崩塌……哈哈。只是因为我从小接受和允许以“害怕”为出发点编程出关于字词“表达”的两极化判定/我是谁定义,在家里:必须用大声喊叫/发脾气/爆发愤怒人格的方式才是有效/被妈妈听到=受到关注/重视;而在外面:必须用讲道理、明事理、平心静气、说话清晰/简单等好好说话的方式才是有效/被听到=受到关注/重视。

由此我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表现为对我母亲不同说话/行为好像处处都“看不顺眼”的行为,实际上本质上与她无关!我只是接受和允许沉浸在我心智中拿着在我成长后期接受/复制来的东西、与小时候前期的作比较,并来回评判/批评/责备因此对我自己非常不满和生气/愤怒,并如此躲在心智两极中沉迷能量和上瘾。而母亲,被我在我里面制作为一个投射=转移注意力对象,以将我困住在责备/归咎于外人格=防御机制当中故意且自动的“爆发”,从而远离/逃避我自己内在的事实、和在我与我母亲之间的关系中关于我是谁/我做什么/如何表达/交流我自己——这是我的自我责任从内到外。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