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2天:好东西与好朋友分享

这句话好像我们从小就会被父母、大人教导为好/对的作为并要求我们尽量去做。我与朋友们也时常这样做并享受相互分享的信息或事物,这感觉不错。而同时,我观察到我的母亲也有这样的说话/行为,以前时常发生的是,她遇见或买到某东西她感觉好并且相当兴奋/高兴对我说话,大部分情况下早已行动为我和我哥买了并电话里说当我们下一次回家的时候可以带回来,那时候我会感到烦躁和不满和有时立刻抗拒说我不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认为/相信好东西一定要与好朋友分享。因为当我使用某东西感觉好,我也想要让我身边朋友/家人也如我一样体验到这种“好感觉”——因为我相信,假如他们因为我所介绍的某东西在使用之后“感觉好”,那么他们必定会给我正面的反馈,例如夸奖/感谢/认同我——这会令我感到好上加好的感觉,当然我想要拥有它且最好越多越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在我与朋友们相互分享好东西期间感到好/很好的感觉。因为我看到朋友们脸上的微笑和听到他们给我的正面反馈、或是我得到来自朋友的分享而发现我可以有更多好东西在未来的得到/满足=我感知/相信我的那个“想要好上加好”的欲望正在得到满足/充实,当然感觉好极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听到我妈妈说某东西好并要留给我用或吃的话语时,去走进烦躁/不满或抗拒的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很多次在妈妈对我说某东西如何好并要留给我的话语/字词时,我看到我里面并没有对该东西的欲望/想要、或有时反而是不喜欢/需要的状况,因此我感到好像目前这种“我觉得满足/都好”的状态=我归类/定义为正面的我是谁,正在受到攻击/被证明无效,而这立刻触发了我自创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感觉很不好;并且我认为我的不好感觉都是我妈妈即她这种说话的错/不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早已接受和允许把生活中我的各种需要/需求在心智中归类为“欲望人格”作为正面的我所是者/我是谁定义,而因此每当在我自己搜寻到或与他人的分享中获得时就去充正电荷,而遇到找不到或他人的分享非我所要的情形时去充负电荷,如此把自己卡困在“欲望—害怕”两极之间。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与他人相互分享信息/事物的过程中,普同常识是:无论个人目前有或没有这类的需要,它都发生在物质现实中出于实际的考虑,而与心智的两极能量无关。其次,我如同我的物质身体恒常在这里在此刻,从未因为所分享的东西“有或满足需要”而增加,或因“不需要”而缺损/减少什么、甚或面对死亡威胁。因此我有着完全的自我信任/力量来决定在那一刻我是谁、我如何分享或反馈并体验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与朋友在一起相互分享事物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平静、舒适、稳定的说话、交流和倾听,若是发现我里面走进正面能量充电时,去只是放慢呼吸、并随呼吸轻轻地释放它们;然后注意力回到身体、回到现实,以实际的观看、触碰、讨论该事物。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问我要不要、或说某物将来要给我的话语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并回到身体,缓慢的呼吸并提醒我自己“这只是母亲表达分享的一种方式,我不必去个人化。”然后只是与她交流她提到的事物是什么/如何来了解多一些。进而我指导我自己去作出回应。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3天:我与母亲的关系45-每天找东西

母亲表现出的“找东西”行为,可以说每天都在发生,而我看到自己对这个现实情境总是起反应。就像一天早晨起来没多久听她说他们吃药剂用的吸管有一把她刚从盒子里拿出来抓在手中,而然后就找不见了。我看到母亲脸上、眼角肌肉下垂和微驼着背行动快速/来回走动因此一副慌乱的样子,也听到她反复说着像自言自语的话语、语气感到焦虑/紧张,那一刻我好像同步感到我里面焦虑/紧张并且担心、好像还有难过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一听/看到母亲在找东西就感到焦虑/紧张。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每次听/看到她找东西的情境,我都会看到她身体上行为快、更快和由于着急而走路显得磕磕绊绊的样子,这触发我里面从小编程的与母亲关系中“她的快--令我失去我的欲望、或我跟不上”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其次她的行色慌张/走路磕绊也触发我里面“担心/害怕她再次摔跤”的害怕;第三,她的说话“**找不到”的字词,也触发我里面“欲望找到/紧抓—害怕找不到=失去我的东西”这两极冲突——因此,三者叠加我感到越来越焦虑/紧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一听/看到母亲在找东西就感到担心。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曾经数不清多少次她时常找东西、和/或叫喊父亲帮她找东西,而有时我会听到父亲突然大吼一声然后他们开始了一个争吵的过程——那时候一次次触发我里面从小看着爸爸殴打哥哥、和父母之间发生越吵越激烈争吵的过去记忆,和依附其上的压倒性“失去/死亡害怕/恐惧”而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当今天我再次看到这个相同情境在我眼前播出,必然会担心这个事件会否再次走向我最害怕发生的“父母之间发生争吵”的最坏情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上述那些情境下,是我一直在接受并允许自己沉浸并紧抓各种心智里的“过去记忆”和依附的两极化能量冲突,并拿它去投射在每个现实的片刻中我所观看到“母亲找东西”的情境,如此卡困/制约我自己在那一刻,更别提去看到母亲实际上正将她自己限困在某个心智循环点当中、和其实她需要一个协助而非责备/投射 的事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一听/看到母亲在找东西、和有时她说她自己“脑萎缩”的时候有难过的情绪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曾经外婆已经有段时间表现出“记忆力减退/容易忘事”的情况,然后由于从一楼厨房端菜上二楼滑下楼梯而引发痴呆症,然后谁都不认识……没多久就去世了,当时我对外婆的老年痴呆症及其死亡感到难过/遗憾;以及看到任何与“老年痴呆症”有关的新闻/介绍或影片都会产生这种情绪——而因此每次听到母亲如此说她自己“脑萎缩”的字词时,我立刻联想到这些过去记忆并感到难过,也会有担心/害怕母亲未来真的患这种疾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我自己和/或我的父母患老年痴呆症。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并相信“老年痴呆症”的意思是,个人会失去对自己和周围的人事物的一切认识和记忆,这让我觉得“我必定失去了对‘我是谁’的认知/定义”,而显然这个判定/想法——立刻触发我里面自编程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而吓死我自己了。

同时,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基于曾经观看的各种新闻/影片/介绍而相信/觉得,如果我的家人患了该病,那么我将必定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学习/了解这种疾病、并陪伴/照顾他们,或寻找适合的养老院付出金钱由他人来照顾他们,而且这样的病人时常会走丢因此需要特别的关注…… 这一切情形令我看到我自己里面跳出:我尚未有该疾病的相关知识/如何照顾等方法的了解,我将失去现有一切我觉得顺利/舒适/平缓的生活状态,失去时间/金钱、失去身心平衡/稳定而是陷入循环的担忧/焦虑/紧张关于“应该如何照顾、找不到或失去我患病的家人”等等,由此我允许自己沉浸心智反复触发多层面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如此吓唬我自己到达某种极端的后果。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老年痴呆症(阿尔茨海默病)是一个疾病,因此它已经是一个在身体上显化的后果,经由我自己如同全体人类接受和允许参与心智两极摩擦/冲突反复消耗/滥虐我们自己即物质身体而导致的,因此这必定是我的自我责任,害怕或逃避它并不是解决方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关于任何疾病,例如这个阿尔茨海默病,普同常识是:去了解/调查它,拿它作为一面镜子来调查我自己如同心智系统的接受和允许,假如真确被确诊患病,那么解决方法可以是一方面寻求医生给予的治疗方案,另一方面用书写/宽恕和改正承诺/实际改正应用我自己等方法,为我自己的内在/外在现实如同这个患病的结果去一点点负起责任。同样,假如我的家人患此病,那么解决方法是一推进我自己去学习/了解这个病症及其原因/来源(网络及EQAFE上有我需要的所有资讯)、还有如何照顾这样的病人的知识/信息;二与医生保持沟通寻求治疗方案并及时反馈病人的信息;三实践并保持弹性/开放地调整如何协助/照顾病人的工作方法;四过程中保持觉察我的内在心智反应并为自己做功课释放两极能量卡困,和然后回归物质身体/现实活如解决方法来支持我自己以支持家中的病人。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母亲忙于找东西、或说她自己“脑萎缩”/“老年痴呆”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缓慢的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这是我的一个尚未为自己负起责任的点,是我与我的物质身体如同阿尔茨海默病的关系。”然后,在呼吸中只是令自己平静、放慢下来,无论看到心智有什么反应我保持活支柱如同我的物质身体稳定的站立在这里,不参与。
我承诺我自己然后在呼吸中打开眼睛和我里面去如其所是的观看/倾听母亲找东西的现实情境,确保我里面扎稳/平衡;然后也许询问母亲是否需要任何帮忙并提供协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4天:我与母亲的关系46-既想亲近又要抗拒

观察我自己随着这些年的行走进程,在与母亲的互动中从以前我根本不要靠近/面对,慢慢的来到可以看见/靠近和身体上亲近些了。最近我发现,假如这个靠近/亲近是由我主动发出的那么我身体上的接受度会更好/舒适些,但是如果这个行为/动作是由我妈妈主动发出来亲近/亲密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那会触发我里面一个瞬间的“抗拒”像是一个防御机制的启动,这令我掉入一种相当冲突/挣扎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每当与母亲有身体上接触/亲近时去走进一种既想亲近又要抗拒的内在冲突/挣扎的体验。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起来在三岁多我跟着妈妈一起到上海外婆家,而后有一天的某一刻我醒来发现无论怎样也找不到妈妈的身影了…… 那一刻虽然我在我里面感知/相信“妈妈不要我了”但同时我看到我里面升起一个强烈的“欲望/渴望”=想要重新获得/拿回在三岁以前的生活中我所一直感觉/体验的我与妈妈无比亲近/亲密的身心好体验,那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但是,看看这一刻“妈妈不要我了”,这使我看见我里面跳出那个吓死我自己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并且我相信“都是因为妈妈的‘不要我’才让我有这么坏的感觉,所以全都是她的错/不好!”,因此然后我允许自己走进生气/愤怒并累积它和甚至到达怨恨/报复极端负面的程度/后果,以至于形成一个念头/信念“你不要我了,哼,我也从此以后不要你了!”并拿它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我与母亲的关系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长期以来沉浸并紧抓这个幼儿期形成在我里面的怨恨/报复人格/模式即我是谁定义朝向我的妈妈,由此必然将自己制约/限制/卡困在“欲望得到/拿回妈妈即她在我身边带来的好感觉”和害怕失去该欲望=如同欲望活—害怕死的极端两极冲突中,循环抽紧/消耗因此对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相当的身心痛苦体验,也同时妨碍/导致我与母亲之间的交流要么卡住、要么流出冲突/误解的后果。而我没有看见/了解/领悟到,那个“欲望/渴望妈妈陪在我身边/永远与我亲密/在一起”的正极欲望、和它对立面的“害怕失去=害怕死亡”的负极害怕——真的只是心智的能量体验、频率共鸣在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中,它只是一个能量的幻觉而从未是我真正是谁。我可以轻轻地放手、放开、放下它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相信“不要我”的意思是父母“抛弃了我”,意思是,他们把我留在一个对我而言完全陌生的环境/人事物当中而他们自己却从我眼前消失不见了,而然后令我作为一个小幼儿掉入了彻底的“孤独”——在那里面,我感知/相信:不再会有人像妈妈曾经照顾我作为婴幼儿那种方式给予我全部的关注/重视/在意/关心和照顾=极好的感觉,并且我仅仅以婴幼儿的视角迷占在“如果我失去了妈妈即她的全部关注/重视/在意/关心和照顾,我会死掉的”这个信念/自我定义=“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中,必然吓死了我自己。由此我领悟到,是我自己作为创造者,躲在/沉迷心智两极当中将“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连接到字词“孤独”和“抛弃=不要”上,如此的卡困我自己。并且拿我感知/认为我的心智正极欲望没有得到/满足如同一个“空洞/缺失”投射到我的父母即他们将我送到外婆家长大的做法/事件上,因此一直责备/抱怨父母累积相当的负极能量直到“恨”的程度/后果朝向他们/分离我自己与他们,因此,这是我的自我责任!真确与我的父母他们所是者/如何/是什么无关。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三岁多看到“我再也看不到妈妈”的那一刻,我听到小舅笑着说了一句“你妈妈不要你了”的话,但事实上,在那一刻是我允许自己走进心智启动了“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压倒性能量吓唬/卡困我自己,并绝对相信“妈妈不要我了”的感知/信念也拿它来定义为我是谁——从那时直到现在,即使我早已知道/了解在那时候妈妈身体不佳和工作强度大、同时哥哥调皮/不认真学习和爸爸几乎天天殴打哥哥等情形,而因此父母商量将我=那个更加乖/听话因此好带一些的小孩送到外婆家请她代为照顾我的决定,并且现在我也看到或许在那时这是一个对父母和我们两个孩子最好的选择。同时在上海那十年期间外婆一直给予我尽可能多的关注/重视/关心/照顾并陪伴我的长大——但即使如此,我依然一直接受和允许紧抓/迷占在三岁时的那个过去记忆如同能量卡困点中,因此用责备/投射和怨恨/报复对待我的父母,并因此逃避面对 事实上从始至终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真相,因为只有在我自己里面为/如同我自己决定我的一切。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作为人类的幼崽,是需要有他人给予全然的关注/重视/在意/关心和照顾才能够生存/活下来,这是一个事实在现实中。而随着小孩即物质身体的成长,个体学会/具有越来越多在生活中如何关注/重视/在意/关心和照顾自己的知识和能力,这是一个发展/成长的过程。同时在我自己身上的普同常识是,这么多年以来我也学习并能够关注/重视/在意/关心和照顾我自己及家人许多方面,而因此,完全不必继续允许我去沉迷心智的这个“生存模式”极端两极能量幻觉的冲突中卡困我自己和妨害我与父母的互动,放下/放手这个能量迷占我可以更轻松、舒适、舒展的在我父母面前表达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回到父母家/与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时候——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练习温和的呼吸、注意力专注在我身体上,并且敞开我里面去如其所是的观察/倾听我的母亲和父亲即他们的说话/行为。当我觉察到心智里出现反应时,去停止它,温和的对待我自己、或说话/书写自我宽恕解构/了解我自己多一些。当我看到我里面已经涌起能量反应/秘聊/评判朝向母亲、或已经朝她冲出/爆发时,去深吸一口气并提醒我自己温和的对待我的妈妈如同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我与母亲身体上接触时,去在缓慢/轻柔的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与母亲身体接触的触感上,并随呼吸敞开我里面用想象力拥抱我的妈妈如同我自己。如果我看到当我们身体接触的片刻有一个“抗拒”或“挣扎”出现在我里面,我提醒并呼吸和松开能量,而是专注于身体去实际上感觉我与母亲身体上触碰或拥抱时的身心体验。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活字词:温和

定义--对气候不冷不热令身体感到适宜,或个体表现为不严厉/粗暴而是相对平缓/顺应的态度的一种描述。

活出—每当我看到自己掉入害怕/焦虑或担心/不确定的情绪能量波动、或已经参与秘聊/想法导致一些心智/身体上、或现实中的后果显现时,我深吸一口气并提醒我温和的对待自己如同面前我的作为和后果。然后缓慢/放松的深呼吸一会儿对齐我的物质身体,并用温和的声音说话自我宽恕松开/释放能量,进而打开眼睛/我里面去实际观察/了解现况并参照普同常识寻找解决方法。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5天:害怕被否定

早起醒来回想起刚才在做一个梦,是与我的一位好友在交流,当时感到交流的内容记得很清晰但是一醒来就全忘记了,但是那个“感觉/体验”非常清楚:我感到焦虑,很焦虑,极度焦虑——因为我听来/感知我的好友完全不认同/否定我在说的话/作的解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我感知/认为他人在否定/不认同我的时候去走进相当焦虑和害怕的反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每当我向父母/外婆说/表达我对某事物的观点/看法、或我想要某东西……的说话期间,然后我听到他们对我说“不对”或“不行”,同时我看到他们的脸部是那种我最害怕/恐惧的“紧皱眉头、脸上肌肉下拉或瞪眼”和听到提高/较大的声音,也看到我自己里面在说话之前已经启动的那些“观点/看法”或“欲望”因为大人的否定而消失/失去,显然这触发了2个层面关联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因此那时候我在里面感知/相信“被他人否定/不认同”是一件糟糕/可怕的事情,我不想要再次遇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向他人说话/表达我的某些“观点/看法”时,那些只是我在心智里基于我的个人视角/经历/体验而得出的一些结论/判定,和 我的一个“欲望”只是我对自己的现状/生活有一个想要改变/调整的“想法/念头”——不管怎样,它们都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心智里的东西,但是我没有必要拿它们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因为很显然即使他人“同意/认同”了我的“观点/看法”或我的某个“想法”随时间在物质现实中显化=实现了,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并没有多出什么,反之也从未缺损/减少什么或面对死亡威胁的情形。我不必令自己继续紧抓这些心智里我所创造的“观点/看法”或“欲望”如同能量迷占去限制/卡困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事实上他人也只是在说话/表达他们自己如同他们所编造的心智“观点/看法”或“想要/想法”,在我没有向他们提问或确认“他们的某些说话/字词是否在否定/不认同我的看法/观点”之前,我所作出的任何结论/判断——仅仅是我躲在自己心智里制造并投射到他人身上的一个“背聊/念头”,而真确与他人无关。所以可见再次我只是把自己限困在心智中与我自己编造的一个“他人在否定/不认同我”的“想法/结论”PK、战斗着——因此那个否定、不认同我的人,正是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他人朝向我说“不”字的情形,只意味着,他们对我所表达的“观点/看法”有不一样的视角或需要补充一些部分,而因此这是一个我可以敞开自己去倾听/了解他人并扩展我的视角的机会。其次,当他人对我提出的一个“想要/希望”的事情说“不”时,这提示我可能对现实或他人他们所是者/是什么的情形有一些方面未同时看见/考虑到,因此这恰恰是一个我可以重新查看/评估以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然后再作决定的片刻。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他人对我说带有“不”字类似否定/不认同我的某些“观点/看法”或“想要/希望”的反馈时——
我承诺我自己保持在呼吸中并提醒自己“注意!这是我的一个自我卡困点关联到字词‘不’,我不必掉入心智的能量。”并且检查我里面是否有活动/反应出现,如果有就停止并识别它。
我承诺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令自己平缓、安静下来,敞开我里面、打开眼睛去观看/倾听他人的说话/视角,并然后看一看我可以向他们学习什么?有哪些视角是我可以参照并整合起来的?以及,反省自己有哪些面向是我未察看/考虑到的?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6天:我与母亲的关系47-责备

我观察到自己对我母亲表现出来的一个说话/行为模式有着相当的快速反应模式,那就是“责备/都是他人或事物的错/不好”。例如我听到她时常讲的几句话“今天买来的某食物怎么这样或那样不好,明天我找他去!”或“我又上当/受骗了”或“某东西才买来没多久怎么长虫了?肯定是他们卖给我的就有虫/是坏的”等,而每当我听到这些相似的话语/字词时我感知/相信我妈妈又在“责备”他人了,立刻我里面瞬间爆发生气/烦躁情绪朝向我的母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听到我母亲相似的责备话语/字词时去走进生气/烦躁的情绪。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我一犯错误就会受到批评,在被批评的过程中我听到的大部分都是“责备”我这样不好/不乖那样有错/是坏的,期间我反复看到大人们脸上那副我最害怕/恐惧的“紧皱眉、脸上肌肉下拉或瞪眼”的表情并听到高音调/大的声音;还会反复听到许多“不好、坏、错误、差劲、没用”等负面字词朝向我,显然这触发了我里面好几层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而吓坏我自己。因此那时我相信“责备”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最好离它远点。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事实上是我将自己预编程并定义为我所是者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压倒性能量,依附/投射到字词“责备”及他人表现出来的那3个表情1个声音上,并然后启动/加强生气/烦躁等情绪作为防御机制以隐藏/逃避面对我自己内在的事实真相。而没有觉察到当我朝向他人爆发生气/烦躁情绪时我所说出的话语/字词如同他们一样都是在“责备”其他人,而非为我自己的内外现实负起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当个人在说“责备”的话语/字词时,正是个人有可能遇见难题/困难、有疑问或不理解、或甚至对自己的某些行为/做法看不懂——因此也许也在寻找解决方法的过程中,于此我领悟到:事实上这是一个可以询问和了解他人如同我自己更多的片刻,是一个我可以支持自己走向并与他人一起讨论和寻找解决方法的片刻,而非允许我自己反复掉入心智两极搞砸我自己和制造摩擦/冲突在我的现实中在我与母亲/他人的互动中。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母亲/他人在“责备”其他人/事物或他们自己的话语/字词时——
我承诺我自己提醒自己深呼吸、并把注意力放在身体胸口位置,随呼吸放慢、平静下来我里面;然后敞开我里面去倾听母亲正在说话的如其所是的字词并且字面上的听到和理解它。
我承诺我自己察看现实情况、同时觉察我里面是否有反应出现,如果有看到就只是识别并停止它。然后推进我自己走上前去询问/与母亲/他人一起讨论他们是否遇到一些难题/疑问、或是否需要我提供协助?或者,我只是在呼吸中指导我自己去作出不回应的决定。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7天:我的失去人格

这些年调查我自己的过程中越来越多观察到我心智里有相当广泛/大量的“失去、害怕失去”人格/性格点,我不仅将它关联到我自己的物质身体、我心智里面我所创造的每一个想法/念头/记忆和情绪/感受能量和人格/性格/习惯/模式等,还投射到我生活中周围的人们、我与他们不同类别的关系上,还有我在生活中所购得并使用/经历/拥有(过)的各种事物上……

并且,我看到在我里面不仅将这个我自己预编程/激活的“失去/害怕失去”人格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而且恒常“紧抓+不放”它在我里面和身体中,尤其在胃和腹部的下部里面时常有一个绷紧/抽紧的焦虑感出现,并且看起来无论我如何想要去松开/放开它都会遭遇我里面一个相当的抵抗/抗衡的力量——而这循环在我里面制造/显化出一种内在纠结/拉扯即挣扎的感觉。多年以来这令我感到相当不舒服和痛苦。

最近在继续调查“我与母亲的关系”当中对这一点我有了新的发现。我自创我与母亲的关系经常发生摩擦/冲突,出于我对母亲的许多说话/行为潜无意识地起反应并走进烦躁/生气和爆发愤怒朝向她。因此我感觉我一直在我里面“推开、排斥、逃避”我的母亲——但是随着调查的深入,我看到,实际上从小我有多么把我与母亲的关系编程为某种“极端亲近/亲密”以至于达到“完全合一/不可分开”的部分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并定义为我是谁,并且牢牢地紧抓+不放它。

记得小时候大约从我能自主行走并玩耍开始,在我与母亲的互动中她的某些说话/行为形式,例如行动快速、讲话跳跃等,每一次我看到我里面有任何想法/欲望,在我作为小孩还没有说出/行动之前母亲已经说话/行动出来了——而因此我感知我正在失去“我的想法/欲望”和“它显化在现实中的未来结果”,同时出于我自创的“害怕”视角我相信我是“低下/不如”于母亲如同权威的,所以我感知“我只能按照母亲如何说话的那样去行动/活我是谁”——如此,我接受并允许在我里面编造出一个对立极性:既想要紧抓/得到我自己的欲望及其显化结果在现实中、又想要在母亲面前做一个听话的好孩子;同时,时刻都处在既害怕失去我的欲望/未来投射、又害怕失去“我是听话的好孩子”这正面信念/我是谁定义 的害怕/恐惧/焦虑情绪中。

然而,我没有觉察到所有这一切内在的极性/冲突全都是在我自己的接受和允许之下而编程/激活并运行着的,我只是感到在与母亲的互动中我里面会触发那么多的不好/不舒服的感觉/体验,并然后走进了投射和责备=我里面出现这么多负面的体验全都是我的妈妈即她那些说话/行为的错/不好,而因此我是一个受害者。并以此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与我妈妈的关系中。

时间到了我3岁多被母亲送到上海而后醒来之后再也找不到妈妈。那一刻我看到这个事件引发我心智里像是一个“地震”,基于我相信“妈妈不要我了”和“我失去了曾经熟知的一切人事物”而掉入一个相当的“失去人格”并触发压倒性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能量,在我体验自己如此糟糕/不好的感觉当中,我允许自己在里面启动大量负面情绪反应对/朝向妈妈并甚至走到了恨、和报复的极端后果,并用这一切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在我与妈妈的关系中。可见显然,是我编程/制造并投射了我与母亲之间如同“敌人/对手”般的关系,而事实上它只是“我与我自己关系”的镜子之一。

随着时间在每一个与母亲互动的片刻中我接受和允许去叠加/累积上述那两个“失去、害怕失去”人格/能量迷占,以至于到达“只要一听到母亲说话要我做什么”的现实情境下我就立刻触发我里面这2个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来吓唬/限制我自己,并然后激活烦躁/生气和抗拒/对立等防御机制逃避我内在的事实真相,也因此妨害我与母亲的简单互动在现实中 的后果。

而我没有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允许自己沉浸其中并害怕失去的仅仅是在我心智里我自创的概念/图片/想象或能量体验等等,从我感知/相信“我与母亲是完全合一/不可分开”的正极、到“我彻底失去了母亲=我自己”的负极。而显然在物质现实的这里,实际上我从未失去过我的母亲、同样我在我的物质身体中绝大部分情况下活着稳定/踏实/确实的事实也从未失去过我自己。

我也领悟到,在当我的母亲朝向我说话“我可以/应该做某事/用某物”的情境下,她说话的只是字词,这也是她从小学会的如何关心/在意家人的表达方式之一,因此她从未说话/行动任何逼迫/压制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的作为;并且我在我的物质身体中拥有完全的自我力量/信任可以赋权我自己去为我自己作出决定/表达我自己,而真的不必掉入心智的两极而放弃/妥协我自己——这才是真正束缚/逼迫/压制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如同生命本身的东西——而这是我的接受和允许。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再次看到我里面跳出“失去、害怕失去”人格/能量反应时,去深吸一口气、把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专注胸口位置,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只是一个我创造的人格/模式/能量,会失去的东西从来都不是我真正是谁。而我是呼吸、我是物质身体、我是在这里。”然后保持在缓慢的呼吸中放松并对齐我的物质身体,进而专注于我面前的现实,以支持我自己在身体的稳定/踏实/扎稳当中去察看我有什么在这里?我可以为自己做些什么是对全体最好的?什么是这一刻的解决方案?等等。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8天:与灰尘战斗

这些年我一直在刻意调查“我与灰尘的关系”出于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面对房屋里各处的灰尘,和需要扫拖地、清洁物品等事情。特别今年大半年的时间里小区做旧城改造因此灰尘明显增多起来,我观察到自己每当走进相同情境就会身体上肌肉收缩/绷紧并且许多时候无意识身体上有一种过度用力的感觉,有时也可以觉察到我里面涌起紧张/焦虑和害怕的情绪反应朝向我正在看到或摸到和打扫的灰尘。最近我看到我如何接受并允许去编织出正负对立两极的点和细节关联到字词“灰尘”。

我看到从小被教导或吓唬、和出于我自己编程/触发的“害怕/恐惧”,我已经给字词“灰尘”附加了相当大量的负面评判/定义,例如:脏的、有细菌、不干净、对身体不好=会导致生病、肚子疼然后会打针/吃药等等,连接着关于身体上不舒服/疼痛的“害怕人格”即压倒性能量反应,这不仅吓坏我自己而且令我感到身体上非常难受/不好的感觉。因此一直以来我允许自己用各种方式防御/抑制或逃离“灰尘”,或是在不得不面对的情境下我看到自己会走进一种“战斗模式”去想要并行动上用力且快速地消除掉灰尘最好。

在小时候同时间被反复教导的一个字词是“劳动”,有趣的是,它几乎直接关联到字词“灰尘”即它所依附的负极定义,比如,在家里我长大些外婆教我扫地、如何清洁把地面/桌子等上面的灰尘或脏东西清扫干净。在学校里是相同的情境,班级里会安排值日生以小队为单位,那时候我记得我扫地拖地的时候已经是这种努力、用力且认真、仔细有时把每一个角落都要扫到的行为模式…… 因此无论在家里还是在学校里,我的清扫行为及其结果,往往会得到外婆、老师即我心目中的“权威”们给予我夸奖/表扬,那使我对于“劳动=清洁掉灰尘”这件事感到好/很好的感觉;并且记得好像几乎每学期拿到的老师评语中总会有这样一句对我的评价“热爱劳动”,哈哈。

然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当我在行动清扫灰尘的时候,实际上我早已在里面触发了依附于字词“灰尘”的多层面/压倒性负极电荷在我的胃部和整个身体中占据;同时躲在心智里在给自己充正极电荷关联到字词“劳动”,并且妄想用这种表现得“正面”的行为方式以逃避/抑制我里面关于“灰尘”的害怕/恐惧/焦虑——因此我看到,在我身体上行动清扫灰尘的时候,我一直在接受并允许在我里面触发/叠加“欲望清扫掉--害怕灰尘”这两极化人格/压倒性能量冲突/战斗我自己,因此导致身体上肌肉绷紧/僵化甚至做完清扫灰尘之事后感到某些部位肌肉酸痛的后果。

我领悟到,在我小时候在我与灰尘一起玩耍的期间大人们全都用一种大声喊叫、快速阻拦或把我身体上拉开等行为,以及后续一连串的话语/字词“吓唬我”,实际上那是他们自己如同心智出于“害怕”的反应,不过那些都只是字词、声音和一些身体接触,因此普同常识是无论他们喊得多大声音、如何阻拦或拉动我的身体等,从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有任何伤害/减损或死亡威胁——可见,是我躲在心智的“害怕”背后,对我从小编程的依附大量极化电荷的字词“灰尘”反复起反应而制约/限制/卡困我的物质身体到达今天这种后果/程度,也真确把我与灰尘的“关系”制作成一种绝对的分裂/隔离/对立。

我也领悟到,实际上“灰尘”等如是“土壤”,那是我如同我的物质身体等如地球上所有的生命体来自并被滋养和生存/生长、发展、扩展并生活的来源/起源/本源,它只是恒常在这里存在,默默地滋养、协助、支持所有生命平等一体每一者,很明显它从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做任何不好/有伤害的事情。因此,我一直抗拒/战斗着的仅仅是我在心智中编造的关联到字词“灰尘”的一些概念/定义/极性能量,所以我可以慢慢地放开、放手、放下它们,并且在呼吸中支持我自己去看到普同常识:在日常生活中定期为自己和房屋做清洁/打扫这是我的责任,不过我可以协助自己在呼吸中活字词放松、轻松、舒适并且有弹性的来做它。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看到/用手触摸到家里的灰尘时,提醒自己深呼吸、注意力在我身体上,然后在呼吸中打开我里面/眼睛去实际上看清、或感觉手指摸着灰尘的感觉是什么;同时觉察我里面和身体上的反应或变化,并只是保持在身体中呼吸和缓慢的随呼吸放开/放下能量体验,直到我看到我在身体中如同支柱稳定的站立在这里。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我在做清扫灰尘/拖地等事情时,先做几下深呼吸并对齐于我物质身体的感觉,然后在呼吸中专注于清扫。过程中提醒自己练习呼吸并保持觉察,若是观察到我的注意力偏移到心智里,我就再次随呼吸回到身体、回到现实并且活字词放松、轻松、舒适和弹性来继续做清扫灰尘之事。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29天:我与母亲的关系48-听话!

前些时候见面一位老同学,聊天中她提到一件与母亲的事件,其中她讲到“我对我妈说‘你要听话嘛!那天你早按我说的来做这伤口就会好得更快’。”的话语,那一刻我愣了一下出于我听到孩子长大以后会对自己的父母说“你要听话”的字词,就像小时候父母如何对待我们作为小孩反复说要我们“听话”的方式一样。

我在与母亲近2个月的一起生活当中反省/调查我自己,观察到虽然我没有直接说话字词“听话”但相同的含义也时常在我里面跳出,特别发生在我要求母亲或我们俩一起做某事/做成某个结果,而我看到她没做/做得有偏差或只按她自己的方式来做 的情境下。那些片刻我会瞬间掉入烦躁/生气情绪,或大部分情况下朝母亲爆发出来=用提高、更提高声音的方式朝她讲话,我观察到我不仅令自己掉入情绪化,而且好像在背后有一个“故意”在给“愤怒”情绪“加燃料”的接受和允许在我里面。

我看到在这种情形下,当我说话/要求母亲帮我或我们一起做某事/做成某个结果的时候,我早已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走进心智激活了一个“欲望”关联到这个做事,并且一头扎入这个“欲望”只想要让它最终显化在我眼前的现实中,因此,出于我里面同时启动的“害怕失去该欲望”的“害怕失去人格”显然我吓坏了自己,进而我把生气/愤怒人格/能量反应制作成防御机制挡在我眼前,既可以不必正视我心智里正在发生的事实,又可以用“故意”给生气/愤怒人格“加燃料”的方式以显得我颇“有力量/强大”、或也许母亲/对方被我的“力量/强大”吓住而走向“听话”并依照我的“欲望”行动/完成的方向/结果。由此可见,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去为了仅仅满足我等如心智的“自我利益”而故意启动/加强“生气/愤怒”情绪能量,以便操纵自己去操纵我的母亲,这是不诚实/自我不诚实和分离。

我也看到在小时候,实际上我接受并允许给字词“听话”依附了相当的“害怕/恐惧”。因为我记得很多时候家长/老师朝向我们作为小孩说话字词“听话”时,我要么会看到三个表情(皱眉头、脸上肌肉紧绷/下拉或瞪眼)、要么听到提高的音调,而我早已接受并允许给这3个表情和1个声音依附了压倒性的“失去/死亡害怕/恐惧”和因此焦虑/紧张能量依据从小看到“爸爸殴打哥哥”的过去记忆。因此在那些片刻中我也同样把这个压倒性能量连接到字词“听话”上。并然后基于“害怕”出发点而感知/相信,我必须听清和理解大人要求我做这做那的话语/字词并完全绝对地照做/做出结果才对/好。

我也记得在小时候,每当我们作为小孩听到大人的要求,而后若是我们没听懂、不会做、没做对、忘记做等情形出现,多数情况下,我会听到大人们用一声比一声更加提高的声音/音调朝我或其他小孩反复说相同的话语/字词,直到我们要么听到并去做对、要么承认自己错了、要么被吓傻在原地…… 那时候我觉得/相信,假如对方没有听到/明白个人的说话那么自己就可以用提高声音的方法去有可能让对方听到/明白。于此我领悟到,我小时候编程的这个正面想法/信念,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也成了今天我与母亲交流过程中遇到她没有听清/明白的情境下我去用“故意”提高声音的方式说话 的背景之一。

我还领悟到,在下层面我从小接受并允许编程我与母亲的关系如同“合一等同/不可分开”的极端正面“完全/完整/完美的好感觉”,并且在我身体上与母亲分开之后,继续接受并允许自己沉迷心智这个能量迷占中上瘾并重新编程“我的妈妈应该知道/了解我如同我在我里面如何知道/了解我自己”和反之亦然 的正面信念/想法/我是谁定义——从这里累积/显化出:一旦我发现在现实中或是我的说话我妈妈不了解/没明白、或是我对我母亲的说话听不懂/难理解的情形,立刻触发我里面的“失去/害怕失去人格”,因为我感知/相信我所创造的这个我与母亲的“关系”和连接的正面想法/信念/我是谁定义,正在受到攻击/被证明无效。这也导致我允许去启动生气/愤怒防御机制如同一声比一声更高的喊叫朝向我母亲的后果。

于此,从上述三个层面的调查中我了解/领悟到,是我在接受和允许紧抓我作为心智编造出来的这些想法/信念/定义关于字词欲望、母亲、关系、听话等,只是活着不放手和继续定义为我是谁。而不是在呼吸中回到身体、看清现实——我与母亲的交流中无论是否听懂/明白对方表达的含义;或 我心智里出现的一个想法/做事的预想等东西,我或我与母亲一起行动最终它们是否显化在现实中作为一个结果,这些情形从来没有影响/干扰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稳定站立在这里、和我主导/决定我自己的活表达,更别提遇到死亡威胁了。

查阅《百度词典》字词“听话”的定义:
1.用耳朵接受别人的话音:他耳背,~有困难。
2.听从长辈或领导的话;能顺从长辈或领导的意志:这孩子很~。他把手下不听他话的人都辞退了。
3.等候别人给回话:同意还是不同意你去,你明天就~吧。

我看到在上述定义当中,关于第2点:我已接受并允许把字词“听话”=“顺从”,而“顺从”我给它附加了两极化的定义/能量。意思是,当他人要求我“听话”时我进入我自编程的“低下/次等”和“害怕人格”,这是负面的;而当我要求他人“听话”时我走进给自己加燃料显得“高等/优越”或“正确/合理”,这些是正面的。因此我了解在这个点上还需要为自己进一步反省/调查和宽恕我自己,以便回归字词“听话”如其所是的含义,以便不再将我自己卡困在多层面的两极能量冲突中并妨害我与母亲简单、直接的对话和更多亲近/亲密我的母亲等如我自己。

我也领悟到,我与母亲的交流,正如我与任何其他人的交流是一样的,其中必定会有听不明白、不懂或误解/偏差出现,这不是什么不好/坏的事情,因为母亲与我是两个独特的个体,而它只是在提醒我们:有些信息传递偏差了,因此需要我们进一步向对方询问或确认以便确保信息的有效传递和相互理解。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在我与母亲交流中我听不懂她的说话时,我提醒自己深呼吸并对齐我的物质身体,也提醒我“这是一个我可以来练习活字词倾听的机会,而非习惯性的走进情绪化和因此搞砸我与母亲的交流。”然后缓慢的保持在身体中呼吸,并打开我里面去看见/听到母亲即这一刻她的说话/表达是什么/如何。
在我有疑问的时候,我承诺我自己去缓慢的深吸一口气、放慢我里面,对齐我的身体并实际上感觉我身体的感觉而非掉入心智的困惑人格。然后在呼吸中慢慢地稳定、平静我自己,进而去我决定/指导自己走上前去向母亲提问以了解更多。

我承诺我自己每当在我与母亲交流/互动中我发现她没明白我的说话或做出来的结果有偏差时,我提醒自己深呼吸并对齐我的物质身体呼吸一会儿,同时检查我里面是否掉入任何的能量反应,也提醒我自己“我不需要欲望或害怕人格来告诉我我是谁,我可以为自己决定我是谁在这一刻。”然后保持缓慢的在身体中呼吸,并专注于面前的物质现实,在稳定、平静和放松/舒适中来调查现实情况,或询问/与母亲交流了解她的做事或考虑,进而与母亲一起讨论以便看一看如何结合我们两个的想法/考虑以及什么解决方法是对全体最好的在此刻。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006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30天:计划&欲望

我观察自己相当一段时间了,每当我为自己制订或大或小的“计划”之后,总是可以看到我里面潜无意识地将它习惯性的制作成一个“欲望”,显然这一次次将我自己卡困在焦虑感如同胃部肌肉的绷紧当中,以至于相当限制我物质身体的行动/表达和舒适/稳定性。

我记起来小时候作为学生被老师/家长教导,例如,个人要学会为自己做计划,有计划的去行动这样将会给自己带来这些那些的好处,如果一个人的人生是无计划、或随意/乱冲乱撞的那不可能取得好/更好的成绩/成就或受到好评…… 而我躲在心智“害怕”的背后,立刻编织出一个正面的定义/能量依附到字词“计划”和同时“害怕失去计划”的害怕人格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

然后我观察到我自己每当制订了“计划”之后,往往可以看到从我当中升起一股“动力”好像一直在推着我前进/行动,并令我感到整个身体有力量/稳定和能够较快速行动,这使我感到身体上感觉好/很好;同时我看到在现实中我的“计划”在随时间一点一点地形成/显化为一个结果,和有时得到老师/家长的正面反馈,这让我感觉更加好。因此我感知/相信“计划”一定是个好东西,我要紧抓并活出它在我的生活中。

同时我也发现,在我里面对某事若是我没有“计划”或不太清晰的时候,我会感到缺乏动力、甚至下沉的无力感从胃部并充满整个身体,而那些时候,我再次走进心智去确认我的这个“必须有计划我才有动力”的正面想法/信念/我是谁定义的正确/有效。

我还观察到,每当我听到老师/家长们反复要求我们行为/做事要表现得积极向上、有动力/精神的话语/字词时,我看到我里面只有当我内在有一个“想要=欲望”的时候才能够体验到一种“动力”,可是一旦我里面没有这个“想要=欲望”的时候,无论我在里面如何“命令/用力”我自己好像效果都不明显。这令我一方面相信“欲望=动力”和“我只有为自己创造一个欲望才能有动力”,并拿它们来定义我所是者。

另一方面我有了困惑关于有时候对某些事情我里面无论如何寻找都无法建立那个“欲望=动力”,可是回看现实那是一些老师/家长要求、或社会上称之为“好/善”的作为、或是工作/生活中必须负起/完成的责任/任务等等,然后我再次走回心智寻找解答发展出一个人格:用把全部注意力投注在头部显意识区域,就好像在我里面有一个“指挥官”并然后向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发布“命令/要求/标准”的方法,然后我发现这样可以“彻底隔绝”实际上我早已触发并感知到在我里面/身体中涌起的各种压倒性能量体验,起码令我看到表面上我看起来是稳定/明确和有能力做事/负责的,这使我感觉好很多。

而我没有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一直接受并允许只透过我自编程的“欲望得到—害怕失去我的欲望”两极,去听话/解读从小老师/家长们提到字词“计划”及“动力”的说话,并将我触发/激活在我里面依附于“欲望得到”的正电荷/能量、和同时依附于“害怕失去”的负电荷/能量,全都拿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并因此任由它们彻底接管我在每一个片刻每一口呼吸中,让它们来操纵/控制=告诉我我是谁、我应该是什么、如何在那一刻的现实中。

由此可见,我只是接受并允许把我自己卡困在我自创的连接到字词“计划”及“动力”上的正负两极概念/定义/能量依附,而仅仅把自己限制/卡困在“只有把计划与欲望连接我才能有动力去行动/做事”的心智能量幻觉/体验即自我信念/定义中。却没有觉察/领悟到,在这样的接受和允许之下我已经放弃了我决定、主导、赋权我自己关于我是谁、什么以及如何活我自己的自我决定在每一个关于“计划/打算/想要”的情境/片刻下!

查阅《百度词典》字词“计划”的定义:工作或行动以前预先拟定的具体内容和步骤:科研~。五年~。以及我为自己重新定义字词“欲望”的定义:想要得到某种事物或达到某个目的的内在正面体验和/或言行表现。

在这里我看见/了解/领悟到,首先,我可以为自己“想要/欲望”得到或做到或达到某个目的/目标/结果等,并体验那个正面感受能量一会儿,然后在为我自己清晰它之后,我能够支持/主导我自己去随呼吸轻轻地放手/放下那些心智的正极能量而不必迷占其中来限制我自己。其次,“计划”是我为了得到或做到或达到我的某个“想要/欲望”的目的/目标/结果而提前制定的行动步骤和具体内容,它必定需要我如同我的物质身体在每一口呼吸中、在每一个行动里去做到/完成,它需要时间、它是一个过程。而因此在实行“计划”的过程当中我可以为自己拿回自我指导权/信任/力量来赋权我自己,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我是谁、什么、如何对齐对全体最好。而完全不需要心智来告诉我“动力”对我意味着什么。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