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5天:我与母亲的关系57--啰嗦1

经常在我与母亲电话交流期间,多数情况下都是她在说呀说的,说着她与父亲的日常生活吃喝、身体状况、购买东西等。而我只是听着和嗯啊的应和,我看到我里面一方面是“空的”意思是没有什么东西或信息要说出来,另一方面感到不耐烦并评判母亲“啰嗦”,因此有抗拒/不想听的感觉。为什么我总会觉得“我没有什么东西要说/聊天”或“我不会聊天”,并且又对他人的聊天负面评判呢?

我看到在我3岁多到上海后进入幼儿园的时候,小朋友们因为我不会说上海话=是外地人而远离我,嘲笑我是“乡下人”,并且好像一致不跟我玩。我记得有小朋友走近/与我玩一会儿也会有其他同学过来把他拉走并说“她是乡下人,不要和她一起玩”等话语。而有时我也很想与人说话,会找到某个小朋友去说,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们会不理睬或走开,那时我觉得没有人愿意听我说话。我看到我里面一次又一次“想要表达我自己、交朋友/一起玩耍”的想法/欲望——我觉得就是因为没有其他人给我的呼应/回应而破灭/消失/失去,因此我也把“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依附到这个特定情境:我说话/表达而他人不愿意/理睬/回应或转身/离开或拒绝我。并猜疑/害怕他人“不愿意/喜欢听我说话”。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是我接受和允许把“我要表达/说话或交流”与“他人是否呼应/回应我”直接联系起来,并相信这是一个必要条件,就好像如果没有后者就等于我必定失去或我的表达/说话失败了。而实际上,我要表达时我决定/主导自己去朝向某人说话/行动出来,这是我的决定;而他人有权力为他们自己决定是否或如何回应我的表达,或也许有某些我不知晓的脉络在当时那一刻而后他人不回应我。即使他人不回应,我站立在这里在我的身体中并等如什么都没有缺少/失去,没有任何影响。

而在外婆家里面,我记得我挺依赖外婆的,时常我里面有许多话想要向外婆表达/说出,但是外婆整天都很忙,好像较少有安静坐下来一段时间的时候,有时我正在说话也会听她说“等一会儿,这回要忙这个那个,等一会儿你再说啊”,然后我会感觉那是一种“不得不”暂停我的说话的感觉,显然我里面之前激活的“想要说话/说多少话”的欲望,一次次被打断/延后或消失不见了。我也自动激活“失去”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关联到我的表达/说话,并感知/相信外婆很忙没有时间来听我讲话,以至于随时间将它发展成“我感知/相信别人都很忙因此不会有人有足够时间来听我说话/表达”这信念/我是谁人格,并以此信念去作出“我还是少或不表达/说话为好”的结论/行为流出,或仅仅把自己卡困在“害怕我的说话耽误他人时间/给他人添麻烦”的害怕人格中缩限我自己/我的表达。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是我沉浸在心智里接受和允许把我在里面所看到我“想要去说的话及其数量”即心智的想法/秘聊/字词,全都自动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并将我的“说话/表达”与“欲望”人格关联,因此自然掉入了“欲望说话我想要说的所有—害怕失去/害怕不能全部满足”两极能量冲突。并且当在现实中的确遇到他人没有时间等我把要说的内容全部说完 的情境时,去自动激活害怕失去人格,并制造更多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缩限我的表达/说话以至于走到“我还是少或不表达/说话为好”=完全放弃/妥协我的自我表达的极端后果。

有一次印象非常深刻,我放学回家有一种兴高采烈的上升能量在我胃/胸部里涌动而且感到很有冲动去向外婆说话/表达我自己关于某件事,我沉浸在兴冲冲的正向能量里自动的走向外婆,而我没有观察/看到那段时间由于小舅出了工伤事故在家休养,而外婆正在协助他写不知什么重要的文字材料。我回家时实际上已经看到外婆正伏案并就着台灯认真的在信纸上写呀写的……小舅坐在床上并看着外婆写,时而他们交流一下。而显然我的走过去并直接说话的行为确实打扰到外婆正在写的思路,而因此我没说几句话,就突然听到外婆大喊一声“这小孩怎么这么不懂事,没看到外婆忙着呢吗?吵死了,把我思路都打断了,到边上自己玩去,别捣乱了!”那一刻我里面触发震惊/空白和害怕/恐惧——我吓坏了,并有一种好像我在某个“高点”被这一声大喝惊吓而掉下来的跌落感。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那一刻我不仅激活了“失去”和“害怕”人格,也触发了很小时候听/看爸爸大吼并殴打哥哥的过去记忆和依附的相当多层面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因此那时候我相信“我的说话/表达不能打扰到他人”并定义为我是谁,否则很可怕,会被喊、骂、责备、讨厌的。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事实上在上述过去记忆中,当我走向外婆时已经沉溺在心智中在两极能量摩擦中,因此完全忽视/看不见外婆此刻的现实情况并评估或首先询问一下外婆是否我适合上前去说话/表达我自己,因此这个后果是我自己创造的。而后当我看到外婆生气时,去允许自己自动激活从小我编程在里面的“我与大声的关系”是一个绝对的震惊/空白+害怕/恐惧/生存压力压倒性能量涌起+僵化/锁定的身体体验,我把自己困住在一整个人格/程式中仅仅沉浸在“害怕我的害怕”人格/能量迷占中,显然不可能看到任何实际的现实和解决方法。然而普同常识是:无论外婆/他人多么大/高音的喊叫声和朝我发泄生气/愤怒,那一切都只是发声和字词,而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是绝对稳定/确定/清晰站立在这里的,没有受到任何物质性冲击/影响。这一点一直是事实/现实在我眼前。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6天:我与母亲的关系57--啰嗦2

还有一个记忆好像是小学期间,我有时在向好朋友表达/说话的时候,我看到我头脑中的信息/字词是一种不是足够清晰/明确的类型,而因此我在说的过程中出现一些重复某些句子、另一些句子说得磕磕巴巴或断断续续的,而且我自己都觉得说了一会儿似乎也没有说明白我要表达的意思,而这时我会听到有同学回应我说“你要说什么呀?怎么这么啰嗦,我还没有听懂你啥意思。”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实际上当我在说的过程中已经在我里面触发了关于我看到我心智里“想要说出去的信息”处于一种不够清晰/明确或比较模糊/凌乱的体验,而我对/朝向这个心智内在体验已经自动激活“害怕不清楚+害怕我的害怕”人格了,加之,他人给我反馈“没听懂”、“啰嗦”,我再次触发害怕人格投射他人并相信他们在说我“错/不好”、和嫌我说不明白因此不想或没耐心听我讲话。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由于我从一开始就接受和允许去把我在心智即眼睛前面头脑中跳出的声音/字词/图片/能量体验等东西,全都自动的确定/相信为我是谁,因此这必然导致这样的后果:当我看头脑中的声音/字词/图片是清晰的时,我感知“我”清晰和“我”说得出去;而如果我里面的东西模糊/断开/缺一块,那么我感知“我”模糊/接不下去/说话断片了;当头脑中我看到是一个“空白”时,我感知“我”空了=没有了我是谁,而这我早已编程并自动激活一整个“失去我是谁=死亡”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而事实上,这相当程度的制约/限制了我的自我表达,因为我只以我在心智里所看到的东西作为我是谁定义、作为我表达的唯一参考信息,然而它们全都只是两极化的,只会将我带入极化能量的冲突/摩擦中。我没有觉察/领悟/洞察到,我真正是谁远远多于心智即其中的信息/资料,我拥有决定/指导自己在任一片刻去说话/表达我是谁、及如何利用我的心智的权力/能力,我也可以扩展我表达的更多潜能在我的现实生活中。

于此我看见/理解/领悟到,我对母亲聊天方式的负面评判 为我反映出上述我在自己里面依然卡困我的自我表达的点,可见事实上并不是我“没有表达/说话的需要”而是我抑制/压抑我的自我表达太久以至于我相信“我没有太多或不需要去以聊天的方式表达我自己”。

我也看见/理解/领悟到,在我与他人的交流中普同常识是:
1)在我表达/说话我自己的时候,他人可以表达不愿意/喜欢听我的说话,这是OK的;
2)当我想要向某人去说话/表达我自己时,我可以在呼吸中察看现实情形并把他人此刻的状况一并考虑进来;
3)如果我看到自己里面有我此刻的说话/表达会否打扰/给他人添麻烦的担心想法,实际的解决方法是——上前一步去提问以了解他人的实际情况并然后评估/决定我的表达;
4)若是我的表达/说话他人反馈我打扰并大声用发泄生气/愤怒的形式回应我时,我可以在呼吸中支持自己后退一步/对齐身体并稳定的站立在这里,保持觉察并观察/倾听他人的说话,然后为自己决定是否后续我将创造另一个机会去与对方打开一个新的对话;
5)我看到“啰嗦”的表达实际上是把某些话语/字词/事件描述重复循环的说出、说给另一个人的形式,而这正是我们自己的心智系统是什么/如何所是的一个外显形式,因此我看到解决方法是:对我而言我可以支持/援助自己活字词稳定/清晰并专注于现实来说话/表达我自己的方式以取代曾经的活字词“啰嗦”;而当我面对他人这样的表达形式时,我宁可支持自己活字词耐心/倾听以了解/接纳对方如同我自己多一些。
6)字词“聊天”词典定义为“无目的地说话交谈”。当并等如我再次遇见母亲与我聊天的时候,我可以在呼吸中去我决定/指导自己参与进、耐心倾听并且无目的地谈论一些我自己的日常生活情形。并继续调查我心智里是否有反应跳出,也为我自己尝试/扩展不同的形式去聊天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7天:我真正害怕失去的是什么?

一天看了一个喜剧小品,讲的是一个儿子与父亲赌气出外努力工作并想要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能力/价值,3年后的今天他有所成就的归来,经过一番波折后他与父亲坐下来颇为成就/自豪的对父亲说“你看我现在每月挣3万”并拿出几刀钱甩到茶几上,而后他父亲非常认真的看着他的脸问道“你是谁呀?”然后灯光慢慢暗了下来……一瞬间我感到非常悲伤的哭了。

显然这个父亲患了阿兹海默症(老年痴呆症)已经完全认不出自己的儿子了。那一刻我看到我里面这么大的悲伤/伤心情绪中是我正在心智里将我自己代入这个儿子的位置/角色并去想象如果我的父母亲患了这个病症之后我会怎样面对他们——我感知/相信:我好像瞬间完全彻底地失去了我的父或母亲。

我继续调查为什么伤心的情绪能量可以达到这种强烈程度?我看到是因为,我接受和允许自己从出生后第一眼看/听/感觉到父母在我的环境中那一刻起,就自动地把他们如同他们所是者/如何所是的所有一切、和我在自己里面如何体验我自己的所有一切特别是能量体验,随着每一片刻在每一口呼吸中编程到我之内并作为我是谁的定义——那像是“事情本就是如此”的意思。

而这些东西在我心智里实际上仅仅是随着时间我将我与父母相处的每一片刻的事件/经历/体验制作成一个又一个过去记忆=图片+能量,并叠加/累积在心智中归类到“父”或“母”的类别下,紧抓并定义为我是谁、而且投射到物质现实中我的父母他们实际上在不同时空里与我的真实交流的情境。于此我领悟到,我实际上真正害怕失去的——全都只是我在心智里随时间编织起来的关联到某人或事物的“过去记忆+能量”。

就像那些患阿兹海默症的父母,我看到虽然他们如同我所熟悉的物质身体在我面前,但是他们不再认得出我——我感知我失去了我心智里所有那些我曾经与他们如何互动、看着他们如何活表达他们所是者的行为方式/细节,全都消失不见了。也就是我一直以来编程在我里面自动化的预期我会与我父母如何交流/互动及他们会如何回应我的心智东西也一并崩塌了——在某种程度上,这真的像是一个大地震发生在我心智里。

而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把我带回并对齐物质现实我看到普同常识是:1)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会患病/随时间衰老、我们的心智也会患病,最终会死亡——这是一个生命流动/循环的过程。这过程没有那么多我所评判的“负面/不好或失去/缺损”,有的只是一个一个的后果随时间显化在我面前。因此这需要我走上前去在呼吸中支持我自己站立/平等于我眼前的这些后果,无论它发生在我父母还是我自己或其他人身上,进而学习/调查以了解这些后果如同我自己多一些,并从中为我和父母如同我自己寻找解决方法。

2)在我环境中的与我一起生活相当长时间的父母/家人,他们的身体或心智患病,我是在之中并等如我的物质身体站立在这里相当稳定/确定/清晰而根本没有受到任何冲击/影响,而我在心智里所体验到的“崩塌感”仅仅是我从小接受并允许沉迷心智所建构/累积/加强和着迷于的两极化能量及所到达的程度/强度/密度,我也已经为自己看见/证明无论它如何崩塌在我里面而我依然是在这里如同物质身体站立/稳定/确定/清晰。并且这种情形下他们需要我的稳定和支持而不是忙着跌入/沉迷在我自己心智的极化能量里迷占上瘾而因此搞砸我自己和我对他们的协助/照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8天:无能为力人格

我调查自己里面的“无力感”已经有相当一段时间,最近我看到,我给字词“无能为力”即身体上这种胃里空洞/呼吸费力而且浑身感到虚弱/无力/肌肉酸软等不舒服感觉 不仅依附了相当多负面定义/能量,而且也有一个正极电荷的连接。

我看到在我作为婴儿的那段时期,每当我在身体中感到不舒服感觉出现时,我立刻看到里面跳出初始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一连串压倒性能量、和同时陷入无能为力的感觉,因为在我想要逃离我里面/身体中这么多不好感觉时我发现我如同物质身体“无法移动”,而因此在害怕动力的驱使下我用哭喊的方式求助,我观察/发现基本上我一哭就会得到回应并且在不长的时间内我的不舒服体验得以缓解、和/或被满足而重新回到身体的舒适好感觉了。

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我的自己/存有体跟随心智能量的动力去形成一个“逻辑/推理”或“因果”的结论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在我感到身体不舒服=无能为力体验的时候,我只需要“哭喊”就可以得到权威/他人或某种更高等/有力量/权力的对象的帮助(拯救我出“苦海”=身体、心智里任何负面/不好+害怕的糟糕能量性体验)。

非常有趣的是,心智的逻辑是多么的“单一维度”,我看到我在心智里把这个“逻辑/推理/因果”也反过来这样解读:为了能够获得某种更高等/有力量/权力的对象的帮助/拯救我出“苦海”并因此重获正向能量好感受,我必须得令我自己首先陷入这个“无能为力”的负面下沉能量性体验呀,然后在这种状态中什么也不做、只是等待、同时做一些转移注意力的责备/评判或借口/辩解的能量迷占——这实际上成为了:我为自己在我里面创造一个“苦海”并将我自己锁困在其中,只是去制造各种两极化的定义/能量削弱/制约/妨害/消耗我自己/物质身体的生命能量直到显化出这个“身体上胃里空洞/呼吸费力而且浑身感到虚弱/无力/肌肉酸软”的后果,好像为了来证明——我已经进入/活出了“无能为力”所以那个某种高等/权威的对象快点出现吧/什么时候能来拯救我呀?!显然给这个逻辑我依附了欲望/渴望的正电荷,哈哈……

我看到这就是我在自己心智里创造的“在这里的现实=人间/苦海---在心智那里的虚幻=天堂/神/解脱”极端两极定义/能量的来源/起源点,甚至也已经在我里面将它进化/发展到达“死后”的极端以追求这个世界地球上某种宗教/信仰的东西。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我作为婴儿时期的“无能为力”感是身体上的出于人类物质身体尚未发展完成的实际情况。然而随着我的长大我在之中并指导/推动我的自己/物质身体的能力和熟练度更多提高/有效,可见我紧抓并活出的只是一个心智的能量性体验,并且正是因为我对它的持续参与/允许供应能量它才成为今天这种强烈程度的后果。

我看见/理解/领悟到,这些年我一直推着自己前进通过每一个卡困点并更多看到和为自己证明我的自我赋权/主导/指导能力和实践改正应用的有效,继续前进,放开/放手/放下这个能量性的无能为力,而是宁可在每一口呼吸中活稳定、清晰、确定、扎根、在这里站立在之中并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去探索/扩展和应用我的知识、技能和最大潜能。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99天:记忆力=智力?- 1

社会上好像普遍会把“记忆力”与“智力”关联起来,并用来评判个人是否聪明或愚笨的标准。最近调查到我自己里面是如何构建起这个等式即心智的信念/我是谁定义的细节,以及我如何用记忆人格实际上限制/卡困了我自己。

我记得小学期间背课文的时候,我总是会在背诵有效的情境下看到我自己头脑中出现一幅图片,那图片里就像是给我需要去背诵=记住的课文内容拍了一张清晰的照片,照片中每一行每一个字词都清晰/确定的在那里,然后我就好像只需要将它们读出来就完成了背诵的作业并会得到一个合格/通过的评价。而显然,我也早已在这情境下给背诵合格/通过依附正电荷,并因此也给我在心智里所看到的这个“图片记忆”依附正电荷。

当我有疑问请教家长/老师,他们在指导我的过程中问我某个知识点我是否记得/知道,如果我回答说我忘记/不记得了,时常会得到“你怎么这么笨!”、“笨蛋!就学这点知识你就记不住啦?”的回应。而有时外婆日常做事像是自言自语说她某个东西曾经放在哪里自己不记得了、或询问我,而我基于我心智里一个“清晰的记忆图片”去告知或帮外婆找到的时候,总会得到“真聪明”这类的反馈。那些时候我在心智里归类/相信,记忆力好=聪明、为正极,反之=笨,为负极。

而我调查自己里面也发现,一直以来我有刻意在心智里去强化我的“记忆力”,使用我的拍照制作成图片和想象的能力累积记忆、并依附当时我面对那个现实情境期间的所有能量波动/体验。然后当我的长辈们说他们由于年老而记忆力衰退、和我用我心智里的“记忆”给予他们某些帮助后,我看到我里面产生一个“我的记忆力比他们的更好/优越”和“帮助他人=好人”和“获得正面反馈”这3个好感受,也再次给我的“记忆力”充电更多正向能量咯。

然而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从一开始我沉浸在心智里玩耍/强化“记忆”的出发点是“害怕/恐惧”——因为我害怕被父母/外婆评判说错/不好,和欲望获得他们说好/给我夸奖/正面反馈,因此我在里面有点儿警惕和迫使我自己去“必须”记得他们与我互动过的每一个情境/片刻,以便抓取这些过去记忆中他们给过我错/不好这类负面反馈的我的作为、并给其依附负面评判和压倒性的害怕/恐惧能量,这样可以警示/吓唬我自己不要再次去那里/那样做;同时我抓取那些记忆中他们给过我正面反馈的我的作为、并给其依附正面评判和压倒性的欲望能量,这样可以令我在里面充满动力/主动推动自己去再次、更多做这些作为,只为再次获得我所欲望的正面反馈=好感受能量充电。

我也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我在心智里紧抓“记忆(力)”的另一个层面是,因为每当在面对外部物质现实/情境发生的时候我看到我心智里是“空白=什么信息/知识都没有”或不够清晰或就像我背诵时拍照的一页课文图片其中几行、某句子的位置上是断开且空白的样子,立刻我会掉入某种极端的害怕/恐惧能量体验,因为我已经在我里面把我心智里有清晰的图片如同字词判定为:我对某个外部现实的情境/事物“有知识/信息”因此我推理并相信我有解决方法去应对和处理。因此只要我看到心智里是“空白/模糊/断片”的图片时,显然我感知这个图片正在攻击/证明我的这个正面的信念/我是谁定义的无效咯,也陷入“没有解决方法”的能量性卡困体验中。

而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当我仅仅拿我在心智里看到的“我头脑里有清晰的知识/信息如同记忆”这样的图片,来定义我、和作为我有能力去向外说话/表达我自己的唯一依据的时候,我实际上只是在用心智的“记忆”来定义因此限制/制约和框住了我的自己和我的表达。和因此在物质现实的每一个真实片刻/情境下把我自己锁困在心智的两极能量中,然后依据能量天平的称量结果去做决定,在这当中没有我对自己的站立、责任、力量、指导和表达的负责。

词典定义
记忆力:能够记住事物形象或事情经过的能力。

而事实是,记忆,是我行走通过我这一生的实时片刻、事件序列累积起来并储存在我心智里的东西、它们是我的一部分平等一体于我是谁。而我是它们的创造者,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在呼吸中站立在我之内的核心活支柱扎根并稳定等如物质身体,在面对任一物质现实/情境的片刻,我对齐身体/专注现实、以我心智里的记忆作为某种程度的参考资料,来协助我面对和处理我的现实,同时提醒并尝试在实际做/经历的过程中去扩展不同的解决方法/探索我的最大潜能作为我的活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0天:取悦/讨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对取悦/讨好他人的行为感到反感/厌恶。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小观看影片中被大人们说是在溜须拍马/阿谀奉承=讨好/取悦比他自己更高位/有权力的人 的那些角色,我看到他们表现出物质身体刻意弯曲并低于对方的姿态/高度,这使我感到一种低下/次等的不好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在从小观影中每当看到这类反面角色的出现和他们如何表现出卑躬屈膝的姿态朝向他们所讨好/取悦的对象,而这些人多半是影片中的“坏人”类型,那时候我听到身边父母与其他人都在有点生气/愤怒的大声/发紧且硬的声音说话各种“坏、不好、恶劣、不干好事”等负面评判,并预言“这些坏人肯定又在谋着什么坏事情,真是坏透了!太可恨了!”而我早已陷入朝向他们的大声和生气/愤怒情绪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因此我感知/相信做讨好/取悦之事的人是坏人、必定会被所有他人负面评判/咒骂和厌恶/憎恨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在从小观看战争影片中这类表现为取悦/讨好的坏人角色,我看到除了在影片中和我听到身边周围人们全都负面评判/咒骂/厌恶/憎恨他们的说话当中,总是有“一定要把某某抓住绳之以法或枪毙以给好人报仇、或阻止他继续做那些对我方不利的事情”这类话语。而显然那时候我自动激活我里面关于被追捕和杀死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综合所有这些内在体验我感知/相信:坏/坏人、和讨好/取悦一定不是好东西。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些影片中的角色即他们的行为/表现形式,真确是一面镜子为我反映回来的都是我自己内在的心智现实——出于害怕和害怕我自创的害怕,我早已在里面把我放在低下/次等于我的内部心智、和/如同外部现实的位置。其次,是我接受和允许以害怕为出发点去完全接收/复制前辈们的价值评判关于一个人长成什么样、做出怎样的行为/说话表达形式是坏人、或是好人;以及,好人能够获得正面反馈,而坏人只能获得负面反馈并看似被所有人厌恶/反感和否定,甚至将失去生命。然后给所有这些我归类为“负面/不好”或“失去好”的定义全都依附上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一直紧抓并朝向讨好/取悦的厌恶/反感情绪,只是一个我所创造的心智防御机制以遮蔽我在心智里的上述一切作为、和然后流出在我生活现实中我与他人互动中已经造成的后果。而不是为我自己在呼吸中后退一步去察看/调查:从小我接收/复制来的这些好人/坏人评判/价值观,仅仅是立足于“我方=正义/好人”的唯一立场去看待并解读的,而且这样的价值评判/立场在我们日常生活与人们的交流中真的只会激发/引起更多人与人之间不必要的摩擦、误解或冲突后果,因为这些评判的依据仅仅只是我们在心智里基于能量体验的好、或不好感觉而偏向或作出的决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我表现出取悦/讨好人格感到生气/愤怒。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小时候我在自己里面为了满足心智的“获得权威/他人给我正面反馈的好感受”的欲望、以及随着时间我把这个人格铺展开并投射到所有每一个“别人”和“责任”身上,而因此在与每一个他人的面对面/交流中我一直有多么故意/努力/用力的压/逼/推着我自己去只做那些我在记忆中搜集并定义为的正面/好或合格/优秀的作为、而无论如何远离/避开任何负面/不好的部分/细节,而这种长时间令我里面和身体都处于高度紧张/警惕和压力状态中的体验真的很糟。我对我如此对待我自己的作为真的很生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到很多情境下我在自己里面有觉察到我正在活着取悦/讨好人格朝向他人,速度相当快、完全自动化的表现,而同时我也有看到我里面有一部分是“不愿意”的,因此我对于我自己明明是自己不愿意/不要做的事情却已经身体上自动的表达出来 感到很生气。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从我会走路/说话开始在与母亲的互动中我看到我里面经常发生这样的情形:一方面我已习惯于被母亲全方位的照顾/关注和替我做决定/完成事情=这种被关注/重视/在意/关心的体验有强烈的正向能量;另一方面我看到心智里我的自我意识在长大并想要为我自己的想要/欲望去发声和采取行动和实现结果。有的时候我刚刚说话几个字词母亲就已经把话接过去、并非常快速的行动和帮我做好了一件她认为我需要而我当时其实有其他想法 的某事情,而且很奇妙的是,我看到我在自己里面有一个自动的转移并去向母亲为我所做的那一切并想要接受 的动力——但是,那一刻我看到我里面也跳出一个“失去我的想要/需要”和关联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并立刻感知/相信我里面这么糟糕的体验必定是我母亲即她如何替我决定并已经完成 的错/不好,因此触发生气/愤怒情绪朝向并责备母亲。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沉浸在自己的心智中,将我婴儿期被母亲全方位/全时段给予我关注/在意/重视/关心/照顾的形式和内在正向能量充满的好感受,编程为带有正电荷的我是谁定义;然后随着我的长大、随着父母/外婆与我互动形式的变化,我将这个我是谁人格铺展并投射到更多权威/前辈即他们如何给予我所有能够触发我里面相似/相同充满正向能量好感受的 正面反馈形式,并感知/相信“我只有获得来自权威/他人给我正面反馈才能重获这种好感受”。而然后,我仅透过害怕镜片观察并得出结论:我必须去服从/顺从权威反复陈述的那些被称为好/正面/优秀/合格的作为,和远离/避开所有负面/坏/不好的东西,才能重获乖/听话/夸奖等正面反馈以充电好感受——从这里我构建并发展出我的取悦/讨好人格,并随时间固化到并等如物质身体成为一个自动化的表达形式作为我是谁的展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事实上我在自己里面一直有着清晰的觉察和看到——是我、只有我沉浸在心智里紧抓“害怕+害怕我的害怕”初始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作为我是谁定义,并透过且将它投射到我环境中照顾/教养我的人身上玩耍“欲望得到正面反馈—害怕得不到/害怕面对负面反馈”两极能量游戏,由此实际上一直在用循环激发/加强/累积越来越多压倒性能量施压/压迫/削弱我真正的自己存有体和物质身体的方式放弃/妥协我自己、我的表达和指导能力,这才是我对自己如此生气/愤怒的真相而与他人或任何人/我自己表现出类似于取悦/讨好人格/模式的行为方式完全无关。

我为自己调查并重新定义字词“讨好/取悦”:故意使自己的言语或举动符合他人的心意/要求,获得他人的喜欢或称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我自己和他人如同我自己行为上表现出类似于取悦/讨好的表达形式,这已经是一个后果显化在我心智里、流出在我的现实中,并且我是它的创造/参与/强化者——因此,显然对它再次/继续起反应是不必要的,因为我已经为自己向自己证明我能够运用在这里所有的工具/方法来援助/支持我自己尽我所能从我里面我所编程/制造的每一个心智人格/程式/模式即压倒性能量困境中站立起来、解构/释放并负起自我责任。

于此,每当在我与他人的互动中我觉察到我即将或已经自动的滑入取悦/讨好的行为/说话方式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吸一口气提醒/后退一步并把注意力对齐物质身体,慢呼气检查我里面并关注到此刻正正在这里的我的现实,活字词支柱/扎根以稳定在身体中并在呼吸中松开/放慢下来我自己里面。然后在呼吸中保持对齐物质身体同时扩展注意力到并看见面前的他人如同他们整个物质身体的表达/呈现,同时提醒我自己保持在清晰的觉察、确定/专注在这里的状态中去与他人交流,期间一旦我看到我里面发生转移,就只是再次呼吸和把我带回来。
我承诺我自己,不必活字词“取悦/讨好”而是改为活字词:敞开、平等、自我诚实、坦诚在我与他人的互动/交流中。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1天:记忆力=智力?2

再来看看“智力”,有一个字词“智商”我们经常谈到,并拿它来判定一个个体是否足够“聪明”还是有些“愚笨”的指标,并且网上有检测工具来评估。而我会听到不同的人这样来说自己或他人“我/某某人智商是100以上,很高的哟/是个聪明人”或“我/某某人智商是**数字,有点笨/反应慢”等,我记得当我听到他人这样说话时,我感到自己里面有一种好像被这个数值框住、因此似乎我好像就只能是这种智力水准的我是谁了,这让我感到被束缚/限制/卡困的不好体验,故而我自己从未做过相关测试题,也完全不想要用这些数字好像来定义我自己。

因为我记得从小当我学习、做题或学做某件事时,获得权威给我“聪明”的反馈时总是会看到脸部肌肉柔和、向上、微笑、眉眼稍弯和有时朝我竖起大拇指,也会听到上扬/轻快/温和的发声,这些反馈形式都令我感到放松、舒适和高兴/兴奋还有成就/自豪等正向能量充电的好感受,因此我给字词“聪明”依附许多正电荷。

反之,当我得到“笨/笨蛋”的反馈时我总是看到他人脸部肌肉绷紧/下拉、紧皱眉或瞪眼、食指指向或戳我额头、或有时作出抡起胳膊朝我身体向下挥打下来的动作(不过实际上从未打到我身体上过),并听到紧硬、大声喊叫的批评、责备、挫败和骂人的字词。那时候我自动触发我里面小时候观看爸爸殴打哥哥的过去记忆和许多层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压倒性能量、并感到整个身体绷紧/僵硬和好像锁定,这么多不好的身心体验我因此给字词“笨/笨蛋”依附了许多负电荷,并因此想尽办法想要逃离/避开它在我自己里面。

因此我看到,我一直抗拒/躲开任何与“智商”有关的测试或话题讨论,实际上仅仅是因为我把带有极化定义/能量依附的2个字词“聪明”和“笨/笨蛋”与“智商”连接,并相信那些测试而得出的最终数值一定会不知怎么的来“绝对”判定=决定我如同我的整体等如好像我这一生的我是谁,将是/属于在“聪明”和“笨/笨蛋”之间的某一个等级,而我非常害怕/恐惧测试得出我属于负面的“笨/笨蛋”,因此我宁可不进入该测试以便无论怎样我不用看到我自己里面这么多与“笨/笨蛋”关联的负面压倒性能量、及是我如何编程/创造它成为如此的后果在我里面 的事实真相。

查阅词典定义
智力:指人认识、理解客观事物并运用知识、经验等解决问题的能力。
智商:智力商数,个人智力水平的数量化指标。把一个年龄组或团体的平均智商定为100,通过测验和计算得出个人的智商数,分数越高,表明一个人智力水平越高,70以下表明智力有缺陷。
聪明:智力发达,记忆和理解力强。

由此我看见/理解/领悟到,“智力”是一种能力,因此即使它包含有天赋的部分、但也是可以通过自我学习、训练、实践应用的过程获得提高的东西。其次,“智商”是一个量化指标来描述在一个群体或年龄组中,在一群有相同/相似背景的人群中,进行某种特定的测验和计算而获得的数值以表明个体的智力水平处于哪一个层面,它具有一定参考性。同时我也了解到在医疗领域中对个体身心发展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学习、认识、理解事物的能力的某些障碍性表现形式,通过智商测验及其他检查手段以诊断问题或病情。

既然“智力”是一个可以训练而习得的能力,那么显然在任何一个片刻个体通过测试而得到的一个“智商”数值它只是一个暂时性的参考信息,而必定不能拿来定义个体后续的发展、能力水平,更不可能定义个人这一生的智力水平、及如何在生活现实中应用个人的智力的能力、和潜能。

由此我看见/理解/领悟到,字词“聪明”是对个人使用/发挥自身的智力并在面对物质现实不同情境下有效处理事情、解决问题方面表现出的能力/作为,在某个群体中处于上/高等水平的一种描述,通常带有正向能量。而反之,字词“笨”我重新定义为:对于某个对象的理解能力、记忆能力或动手能力在一个群体中表现为中下等水平的一种恶意嘲笑/责骂或玩闹的描述方式。

可见,字词“聪明”或“笨”作为一种描述仅代表或反映出个体在认识/理解、工作、做事的某个阶段中某些面向上的行为/能力情况,且它只是一个相对的说法而非绝对的判定。我也不必拿带有极性能量的这两个字词来评判/给我自己或他人贴标签,和因此限制/制约我自己和/或他人即我们实际上可以一直保持学习/扩展的智力、能力及潜能。

而“智力”、“智商”——我看到它们是一种用来反映个体学习、了解、理解并应用自己的心智作为一个支持/工具的有效性 的参数。于此也完全不必要拿这些阶段性的评估数值或说法或描述来评判/标签我自己或他人。而我真正的自己存有体如同物质身体活表达的能力、潜能是我可以支持/推进自己在我的生活现实中立足于对自己即全体最好的原则去学习、理解、扩展、应用并通过活字词作为我是谁/如何所是的表达展现在这个世界上的,没有也不需要任何的限制/制约。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2天:我与母亲的关系58-抗拒把你的幸福建立在我的身体健康上!

今天早晨8点50,我收到母亲一条很长的微信信息,给我治病她有几点建议,写了2种中成药及疗效……最后还写道,请某朋友给你买一下药,好像找快递小哥。立刻我的胃到胸口里面就像一团火爆发起来。许多秘聊,例如:又来了!前天下午我才告诉你我阳了,到现在还没到48小时=才隔了1天,你就“耐不住”了?找人帮我买药?你以为我动不了/出不了门了?那天我不是告诉你我症状还好、自己买菜吗?想啥呢?!! 从这里我联想起她是如何对待她自己身体上患病的记忆,就像吃或抹药一天多就开始焦虑/紧张说药没效果并想要换药等说话/行为,我心想:天哪!真是催死人了。

我尽量稳定自己,其实我已经看到许多秘聊跳出是一种与她写的信息“对冲”的,且动力相当强烈想要把她怼回去,有一句已经写下去几个字词……我删除,我呼吸、呼吸,我写一些我的情况,买了什么药吃、咳痰情况、包含清火成分,并写明她建议的药我会去药店看看,我自己可以出门的,昨天去买菜虾给自己做着吃。然后看到她回复一句:谢天谢地,妈得到你的消息妈比吃蜜都甜哦!祝你早日恢复健康是妈的幸福。

我看到“祝你早日恢复健康是妈的幸福”这句话的这一刻,我的天哪,我里面的能量爆炸并溢出来的感觉……因为我感知/相信,母亲在把她是否幸福建立在我的身体是否健康或患病的现状上,这太可怕了,让我有一种负担过重且恨不得立刻甩掉它的感觉。我尽可能平复我自己,但我可以感到我里面这股“无论怎样我需要请她离我远一点和给我一些休养/恢复身体的时间”这冲动感,有一种必须表达出去的动力,我就允许自己去表达,我继续写道:我请你等待我一些时间可以吗?患病需要时间,请不要催促。我自己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我需要时间休息和调养和恢复。新冠后续需要休养身体的过程也有一段时间的,也因个人情况会不同。写到这里我看到她回复我:好的,妈听你的,不再打扰了。

我问自己:为什么当我看到母亲这句话,即我认识到这是一个相当程度的操纵表达时、或我感到被操纵的体验时我反应如此激烈?
因为,我看到以我最深层与母亲关系中的“紧抓‘重回母体’人格”模式为基础,我从出生后就一直紧抓“妈妈=我”和“我=妈妈”这极端能量性迷占的体验/幻觉,在物质现实中与母亲互动,这当中有一个逻辑:如果我看到妈妈是高兴、快乐、幸福的,那么=我就是高兴、快乐、幸福;反之,如果我看到/听说妈妈有任何一点不高兴/失落/生气或患病不舒服/辛苦等,那么=我就是不高兴/失落/生气或患病不舒服/辛苦的,总之是不好的感觉。由此我观察自己在里面发展出的模式是:一旦我遇到后面的情境和内在体验,会立刻冲出去要么发脾气评判/训斥她这里那里做得不对自己身体好、要么快速运转心智搜寻记忆去提供解决方法给她和最好能操纵她按我提议的那样去做——哈哈,我实际上做着与她完全一样的操纵之事!

好的,现在拿母亲这句话来解构一下——祝你早日恢复健康是妈的幸福。
我会这样理解:母亲说我身体健康(一切都好)她高兴/快乐/幸福,反之,如果我身体患病/还未恢复健康(或遇到不好)那么她就没有或失去高兴/快乐/幸福。
而我在心智里的逻辑是:妈妈听说我身体患病/还未恢复健康(或遇到不好)=她不高兴/快乐/幸福 =因此我不高兴/快乐/幸福 =因此我身体上更加能量性负重/加压而感觉更不舒服/不好。基于我的这个逻辑和推理我在里面感到“我卡住了”,因为从我的单一视角/逻辑来看解决方法变成了:为了让妈妈重新高兴/快乐/幸福=让我重新高兴/快乐/幸福起来,那么我必须立刻魔法般的把我身体的患病治好/让它恢复到之前我感到的健康有力状态——而显然,我清楚的看到“这是绝对不可能实现的!!!”意思是,依据这个逻辑我在心智里形成的,比如“为了让妈妈重新高兴/快乐/幸福起来,我要让身体立刻恢复健康”这个欲望,不仅不能在物质现实中实现、而且我并没有打算在我里面建立这个欲望。

但是,有趣的是,我在心智里以从小的感知/信念投射母亲并相信“我在我心智里所依据的逻辑/推理然后得出投射母亲的结论,全都是我的母亲她就是这样认为/想法的而且一定会特别着急/急切/焦虑要再次来操纵我的事实!”如此绝对迷占的信念,因为我们“=”呀哈哈。因此然后我创造借口以责备/归咎于外,都是母亲这种盯着我不放或操纵我的说话/行为的错/不好,让我如此难受;并因此我基于此结论采取行动:尽我所能不告诉她我身体上患病的事情、或过后轻描淡写说一下,只在她面前说所有的好/正面情况。或者就像这次一样,一旦她自动化表现出这种因为害怕/恐惧/紧张/焦虑身体患病投射我作为她的女儿而流出操纵行为模式时,我立刻因为害怕面对/负责上述我在我自己心智里所构建的一切事实和自我责任而保持隐藏/抑制/逃离去习惯自动地触发生气/愤怒人格对/朝向母亲=为了将她这面镜子彻底推开/远离我。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从这句话“祝你早日恢复健康是妈的幸福”字面上来看,的确包含这样一个逻辑:你早日恢复健康= 是妈的幸福。但我们对齐物质现实来察看,显然这是一个心智的极化定义/逻辑,而不是物质现实中我们的人类物质身体在患病之后将如何恢复健康的过程和事实——患病后,我们身体上不舒服,就像那句话“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然后我们需要给自己时间和暂停事情并创造独自一人的空间来休息身体,提供水、营养食物、药物来协助到物质身体的自我修复过程,这显然是个体在自己物质身体中如何体验/照顾/觉知自己/心理/身体的过程。而字词“幸福”,显然是某个体在自己里面对自身在某个时空/阶段的状态的一个内在体验,有时也会向他人表达出来,而它必定只属于个人自己在自己里面。因此,作为母亲身份,孩子如同他们的物质身体是否患病、或是否早日恢复健康,与母亲个人在自己里面如何体验自己的“幸福感”之间,显然没有任何物质性关联或作用存在!这是一个心智玩投射的事实。

而从我的母亲如何对待她自己的物质身体患病的过程和做法,我可以看见/理解/领悟到,我的母亲已经接受和允许将她自己卡困在之中并等同于她的心智极化能量参与并将这种流出的表达形式朝向/投射我作为她的孩子,不过,她说话的只是字词、只是发声中我觉知到能量共鸣振动通过我的物质身体,而她这句话如同字词+心智能量,从未以任何方式实质上操纵/控制我的自己/物质身体去必须按她所说的这句话活我是谁。不,从未!而是,经由我接受和允许保持紧抓并活着出生那一刻激活的“害怕+害怕我的害怕”负面压倒性能量、和转而去向对立面的“重回母体”正向压倒性能量 这极端两极摩擦/冲突在我里面并等如我是谁,去转移注意力投射/紧抓母亲,实际上一直在我自己的心智头脑里、在我与母亲之间玩耍着极化能量游戏而导致的我卡困了我自己的后果。感谢这面“镜子”!

我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一直以来我感到胃到胸口里面对/朝向母亲的那一团“如火燃烧般的愤怒情绪能量”,实际上真确与她无关!!!那是——我作为存有体在我里面,从始至终对我所接受和允许的一切作为及其流出后果有非常非常直接清晰的觉察/看见,并了解“这是我的自我责任!”但是我的存有体如同心智只为沉迷预编程去给“害怕/恐惧/生存压力”持续永远加燃料来满足自我利益的充实,因此任由存有体着迷/自动转移并跟随我所预编程这个“重回母体”极端正向能量依附的我与母亲的关系/人格,在我的物质现实中在与母亲的任一互动中去仅仅只是自动激活并沉迷两极能量咯——实际上我是对自己如此对待我自己/物质身体即生命本身的长期伤害/滥虐/消耗作为、以及一直没有绝对无条件停止的作为,感到非常的愤怒——因为我看到我真的是能做到的,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愿意去做的,但是一次又一次为了能量迷占的好感受而放弃/妥协我自己那么多、那么久,真的不必要。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603天:我与记忆的关系

一天我想要在我电脑里的存储资料中寻找一个文档,我观察到我会习惯/自动的走进我的心智里去调取并播放我曾经是如何存入这个文档的文件夹路径,就像一张又一张图片从我心智里面/后面出现并翻页……某一刻我感到胃部肌肉抽紧和头部前额里面有点晕晕的感觉,我察觉到我已经如此钻进心智去想要用仅仅搜寻我心智里过去记忆的方式来帮我自己找到我存储在电脑中的一个文档我放在哪里的现实 有相当一段时间了。哈哈,这太奇妙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一遇到我要找东西的情形去走进自动/习惯的钻进心智搜寻/调取/播放过去记忆来帮我在现实中找东西的行为模式。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很小时候我观察妈妈经常大声叫喊“某某东西不见了/要找这个找那个/那个谁谁你有没有看到我的那样这样东西”这类话语/发声,我总是感到妈妈的发声中那么紧/硬和很快的语速,这使我感到紧张/有压力而且身体上肌肉也同步绷紧/收缩起来这使我感到害怕/恐惧身体会有不舒服出现——因此那时候我依据我在自己心智/身体中如何感知妈妈找东西时的特定发声、和在我自己里面如何体验不太好的感觉而自动地将字词“找东西/不见了”依附上同等的“负面/不好”定义和一整个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并拿这一切我所创造的心智东西来定义为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实际上是我紧抓并以我的初始“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为唯一视角/出发点,去观察外部的物质现实,例如我妈妈如何说话/行为找东西的情境,而然后,自动地对齐并沉浸在心智里把我在观察某情境期间所体验到我里面带有负面/不好和/或依附了害怕+害怕我的害怕压倒性能量等内在体验,同步转移并投射到外部这个正发生在我眼前的人事物身上,从这里制造归咎于外/责备人格,也因此把一个物质现实情境/后果的显现同样制成/归类为“负面/不好”并依附一整个害怕人格/程式的对象。而我没有觉察到,我的上述作为已经导致一个转移注意力从正正在我面前的物质现实和显然需要进入现实寻找东西的事实 中转移开去并钻进心智寻找解决方法,但事实上走进心智无论做什么都已经在自动激活/累积/加强心智的两极化能量加燃料了。

进而,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记得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在自己心智里有一个发现,每当我自己想到要找东西/发现某样物品不见了、或听家长在大声说“某某东西不见了/要找一下”的话语时,我观察到我会自动走回心智去寻找:用故意调取与此事物/情境相关的过去记忆并在那个过去记忆如同图片播出当中去有一种努力/非常用力好像睁大眼睛去翻找/看清每一幅图片里的每一个细节的方式,在找东西——因为我感知/相信,通过努力回忆记忆看看曾经/上一次我把我要寻找的东西放在哪里的图片,如果那个“放置过程/细节”在我头脑中的播出图片是清晰/明白的那么我必定或很大程度上可以在我的现实中找到它,但是如果我在头脑中看到搜寻的记忆图片是模糊/空白/不够清晰的,那么就觉得我一定在现实中找不到。而没有看见/理解/领悟到,借助过去记忆来帮我找东西必定只是一个参考,因为事实是我与其他人在一个空间里一起生活,因此任何物品任一人如何放置都会出现有其他人也使用/挪动的情况发生,并且我也观察到当自己只是随意放置东西在之后的片刻中依然会有找不到的情况发生,故而我的紧抓心智图片=沉迷能量的找东西方式往往令我在走进现实的情境下“被我自己打败”,哈哈,显然物质现实的事物和移动并不会只按照我沉浸在心智里用能量编造/玩耍的图片和感觉来运作和呈现,而且还有一个后果是,有时候我要寻找的东西就在我眼前而我由于迷占能量却完全忽视/看不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感知每当我在我自己里面看到我的心智中跳出的信息/图片/字词等东西是清晰/明了就像一幅已完成的画作或影片播出的场景,那时我感到我在之中并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是相当稳定/确定/清晰和在这里的,这使我感到舒适/很好的感觉。反之,如果我在里面看到的图片/影片播出是模糊/某一块空白或少掉/不够清晰的场景时,我立刻感到我里面晃荡/摇摆和好像整个物质身体也一起晃动起来,这使我感到我失去了我感知并已经拿来定义为我是谁的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的好感受,也看到关于“失去”的一连串害怕+害怕我的害怕的压倒性能量涌起,那感觉很不好。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一直在紧抓初始的“害怕/恐惧/生存压力”人格/程式/压倒性能量,并也将这个基础能量同样依附到我在心智里所看到的震惊/空白和不知道我正在经历什么/发生什么并且充满害怕的模糊/混沌及不确定/摇摆的内在能量性体验——而由于我的存有体预编程只对心智极化能量吸引/着迷和追求,因此我一直拿我在心智里的能量性体验去标签/评判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作为我是谁的体验,这就形成这样一个心智的逻辑:我在心智里感到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我的物质身体如同我是谁是稳定/确定/清晰/在这里的,并且依附正向能量好感受。一旦我感到一点点两极能量的晃动/摇摆在我心智里发起,立刻我感知/相信我失去了这个正面的我是谁定义,瞬间一整个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程式/压倒性能也激活。

而然后,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去随时间随着我在心智里编织/累积的过去记忆越来越多,我也同样自动将每一个过去记忆都制成/紧抓为我是谁定义。并以我最初始编程的关于空白/不知/模糊与后来构建的清晰/了解/明确的两极化心智逻辑/能量体验,来标签/归类/定义我心智里的“记忆”和我对它们每一次“调取=记起”的行为及自我感知——而这样的接受和允许必然导致如此的后果:一旦我发现我用沉浸并调取某些过去记忆的方式获得好感受和同时在现实中取得“找到”的好结果,我就会自动加强正向能量而且更多相信/信任给予我在心智里的这个接受和允许的作为和能量,例如上述我用钻进心智接取记忆的方式去在现实中找东西的方法。而因此,显然,之后当我再次使用这个心智的解决方法而发现我所调取的记忆图片没有如我曾经成功过那样的清晰/明了/确定和正向感受能量充电时,立刻失去我是谁人格和一整个害怕+害怕我的害怕人格激活,必然我在自己的心智/身体中感到两极化能量的摇摆/晃动出现并越来越强烈起来,我就掉入了不好感觉中,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经把我在自己里面制造的记忆制成了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挡在我的眼前隔绝/妨害我只是简单的在一口呼吸中对齐身体/专注现实,反而成了我操纵自己去操纵我的物质身体和现实的东西;而且我实际上紧抓的记忆只是相当极端的两极化能量,那真的更大程度上扭曲/虚幻了曾经在那个片刻我在之中如何经历/行走的过去事件和当时我如何体验我自己的实情。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普同常识是:现在我在之中并等如物质身体正正的在这里在每一片刻在每一口呼吸中经历/行走通过我的现实=一个又一个事件/情境,这是最真实实际的存在!而我曾经走过的过去记忆,是我所编程/创造为的我所是者/是什么/如何所是和行走/经历过的历史/脉络;我需要支持/援助自己清理已经依附到其上的心智两极化能量以令我可以清晰看到过去记忆是什么/如何所是的实情。然后,那些我内在如其所是的记忆本身,我可以将它们视作一个参照来协助我在我在此刻的现实中例如寻找我要找的东西,但同时保持觉察不允许自己再次滑入极化能量。

我承诺我自己,将我所编程自己与记忆“紧抓、定义、矮化、迷占、操纵”的关系——改变为:清理、放手、平等、对齐现实、清晰、参照。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125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活字词练习

参照/参考:
定义— 为学习或处理事物而查阅并对照相关资料或他人视角/经验的过程。
活出—当并等如我在此刻现实中要做一件我做过或日常经常做的我自己或协助他人的事情时,我提醒自己先做几个深呼吸对齐身体,并在我里面检查对我在调取的回忆是否有心智反应涌起/是什么,并立刻清理记忆本身包含的和我对记忆关系的能量卡困。然后我将注意力对齐身体并扎稳/确定/清晰并同时扩展专注到我如同双手正在从事的情况和过程,并保持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我指导和决定自己来调取并查阅相关回忆以对照一下我此刻的做事方法/细节是否对齐到有效的方向,也检查我的作为是否对齐对全体最好的原则。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