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心理師的生命之旅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6月 29, 2018 4:31 pm

48 我的暗黑勢力

在這想要先支持一下關於書寫自己、探索自己的時候的一個重要面向,那便是那些我們自己所懼怕自己、批判自己的,不想面對自己的心智想法內容和秘密,之前我們也談過了那些發生在我們身上和周遭的秘密其實並不是真的秘密正因為它們都已經在這人世間被揭露了各種不同的版本,而當它們發生了,我在此邀請各位這樣的去看,它們其實都已經被這個存在,這個世界,這個你所信仰的上帝或神佛或宇宙,或任何你以為的最高的原則,對我看到的而言,那是每一個你和我和其他的生命--在某個程度上面所接受了。因為若不是那最宏偉的已經如此允許了,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發生? 一個不被這個存在的事物接受的事情,是不可能會發生的,必定有某種道理令其發生和存在! 而既然它們存在,又是會對這個世界產生不好的影響,而我們過去的做法都越做越沒效的時候,那必定會有著更好的解決方式。

所以我們再來看看這些發生在我們內在和外在的所有的一切面向,為什麼它們是如此的發生? 到底這個社會文化國家種族的道德和價值觀中不希望不允許發生的事物,怎麼會一直發生? 而且可以發揮的創造的如此的極端和淋漓盡致? 如果你同意我的這個質問的話,那麼各位是否也可以試著去看,這些公眾認同的道德評判和價值觀可能有某些問題在裡面,至少這當中有我們還沒有探索到的事物和原則,是我們還沒有看見和了解和領悟的。當各種社會文化價值觀可以是如此的不同或對立而這些差異可能也已經造成了無數的你我生活中的衝突和卡點,令這個世界的人性難以進化以及我們個人難以進步之時,我們是否也可以給自己機會去弄清楚後面的操作是什麼。而當我們自己不明不白卻實實在在的成為了這些操作的主角的時候,我們真的可以忍受這些看不清的事物如此的在身體裡面操縱著自己直到生命的最後,然後繼續讓未來的世世代代繼承下去?

而這也就是我在此一直在進行為大家所揭露的事實,那我們所不能了解和掌握和駕馭的,而分離出去的片斷的自己,我們的心智系統,它是一個好的生活實用工具,但因為我們的無法掌握而任意的施展情緒和人格模式,令我們的身體和內外總是承擔著後果,如果我們有著某些人生的目的以及希望在這生中有所成就的任何事物,便會因為這些分歧而總是放錯了重點,或者最後只有將自己的生活縮限到最小,反之如果我們在整合之中則能夠有效的應用心智,則有潛力為我們成就到最大。所以上面說的這些,我的目的是要請每個人看看自己的內在,我們是如何的實踐了我們自己的道德價值觀德是非批判在我們的內在矛盾和這個外在世界一直也在上演的衝突,這裡倒不是要求各位去就此拯救這個世界,而是藉由我們所信奉而一直在執行的道德觀的內外實踐中看到問題的所在。

那麼我們再來看看,我們還在為我們自己不該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任何表現做些什麼事? 那就是無盡的壓抑再壓抑那些心智內容,而這也是我們強調了一方道德說法之後,我們便會在背後實化了另一端的表達的情形,例如,一個總是在擔憂和照顧父母或子女之中,同時也詛咒和懲罰父母子女的某些孝子和模範父母;那矜持木訥純情的某些女性和的男性內在的所謂的猥褻和骯髒的情色行徑;伴侶之間的慾望與憤怒的可怖的緊張關係;那些維護最高道德或善良原則的某些宗教或領導者的性與金錢的醜聞…。而在此,我們的重點則是也去看看我們內在那些我們最不想去碰的最醜惡的邪念,那些我們不允許的咒罵和髒話,那些我們一直在大聲疾呼和不容許的言行舉止,以及那些我們不屑去接觸的人們,我們是怎麼偷偷的在自己的內在進行著同樣性質的事物?

至少我們可以做到的是在面對自己的時候,可以為自己暴露出那些部分,來檢視和判斷那些思想行為在整體上的可行性,而不是連在自己之中都自我欺騙的假裝它不存在--需要看清楚,它們從沒有這樣的被壓掉就算了,它們將更是極端的由任何無法預期的管道流洩爆發出來。這些所謂的好的道德行為更實用的情況是將之作為一個人生整體的方向或目標,給出時間和空間來進行來活出來,而不是賦與兩極能量化的批判,若有任何失誤或偏差或失敗,只是去修正和調整和對齊方向,這就是一個整合的過程,如同學步的小孩,當跌倒了只是再爬起來才會順利的學會走路,任何批判只是會帶來停滯或放棄等等後果或相反的方向。因此,我們在此給予我們自己充分的理由去處理這些兩極化的分裂的自己的實用方式,便是照實的,在書寫或說出時,給自己看見和展開那原先不想讓自己碰觸的那些被自己評為負面的、邪惡的、軟弱的、或醜陋的、齷齪污穢的、愚蠢的、辱罵詛咒的、猥褻的、慾望的、冷漠的、狡猾的、惡意的、卑劣的…等等的字詞和想法如同自己都不讓自己看見的秘密,因為我們去了解這些也都是自己的一部分的所有內容,然後我們才有可能將之放在更寬廣的視野中引導它整合進自己並給自己調整和進步的機會。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6月 29, 2018 4:32 pm

49 字詞的能量


圖片故事: 長居澳洲的我媽近來難得回台灣逗留一陣,我和妹妹帶她到平溪玩,她想放天燈,我也好玩的寫下願望。在此要提醒大家的是,任何文化或宗教的祈願祝禱等等活動,能做到的是能夠在描述和說出的過程中有助於為自己釐清問題和各階段方向,但說到實現期待,唯有自己在物質層面的親身作為才有達到目的的可能。字詞或能量自身並不會去幫你完成這些在物質現實層面的目標。

在此文章我將說明的字詞指的是所有我們所使用的文字話語,無論在溝通、文章、道說、演講、思想中的,也可以更廣義的包含了數字和各種象徵符號,也如同之前說的,那些我們的自我定義而構成為自己所是的一切內容,包含那些我們還沒有幫助我們自己看見但卻總是在指揮和接管我們的深層意識內容,以及那些我們不想看見的秘密和骯髒和粗俗話語等等。至於畫面、記憶和影像以及聲音、語調、音樂,也全都可以由文字記號描述和解讀及轉譯出來。這些構成我們和這個世界的文字話語,幾乎對我們而言都連接充斥著某程度的正向或負向的價值觀和能量,而使我們很少有機會去在現實中如其所是的看待這些文字。

所以這些帶著負面情緒和正向感受能量和價值觀的文字話語意味著什麼呢? 意味著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是在各種被接管的波動當中被操弄著的,而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學習某個字詞的過程中除了那個字詞應有的意義之外,更連結著許多不相關的記憶和價值觀,以至於例如,當兩個不同成長背景的個體在交談的時候,雖然說到了同樣的字詞,但是各有所不同的整個套裝的能量連結,那麼你就知道這是個挺棘手的事情,因為一場溝通下來,如果沒有在主要的一些字詞上去核對個別的定義和連結,兩個人幾乎會是看起來有在溝通但其實是往往是相當粗略的並且帶著多重不相干反應的,甚至時常造成誤解、觸犯地雷、錯估期待的情形。當然在比較專業的或實用技術上的字詞由於定義較為明確清楚,情況便會比較有效。

例如我們說到”責任”這個字詞,有些人一聽到就會感到沉重、壓迫、想逃、衝突、痛苦,以及抗拒和自我否定等等負面的情緒經驗,因為那字連結到許多當學習接收時或被賦與到的相關記憶,而有些人聽到卻會感到振奮、高昂、躍躍欲試、榮耀等等的正面價值和感受,而無論感受的是正面或負面,也同時都包含著另一極的能量,影響著對話的情緒感受,而彼此也都經常不知道不清楚這個字詞對對方也對自己所連結的意義,這當中每個人都有相應的一些內在對話和記憶內容被挑起,而兩人在說到這個字詞時所使用的音調和表情動作,也都牽連到不同層面的能量和價值觀,然後接著這個交談還在繼續中,當中又提到了不同的其他字詞如同刺激來啟動不同的反應,所以我們由此可知經過一番溝通之後,雙方都被挑起一定的能量範疇,然後帶著離開,可能有人會結論這是一個極棒的溝通,而有人覺得雙方頻率不同以後最好少見面,但事實上這裡面經常投射的只是自己的心智人格模式。

那麼怎麼樣會是有效的溝通呢,例如在”責任”這個字詞上面,我們可以只是如其所是的來定義它,例如字典上面所說明的—個人本分所應當作的事情。或者我自己可以更明確的定義它為—與個體有關一切之發生而來的所應應對的範圍。那麼若交流雙方都能如其所是的看待這個字詞而不必連結到一些不相干的記憶,那麼溝通就是時刻在當下的有效互動了。所以我們也可以藉此了解和推論,為什麼我們可以溝通的範圍,學習的範圍,交往的朋友,都是那麼有限,而人們在交流中又是那麼容易的被彼此操弄的緣故。

由此我們又能夠更了解為什麼自我書寫/說出和自我探究,並且盡可能的解構清楚,是那麼的重要,而且不僅是解構掉這些附帶在字詞和記憶畫面上的能量和價值觀,還原這個字詞和物質現實自身,我們還要弄清楚和描繪出要如何地在現實中真正平等和有益的活出我們的字詞,所以各位可以看到這當中要做的工作不少,但這是我們若能在日常生活中的每個時刻能夠活的是真正的整合的自主的自己所需要付出的時間和努力,不幸也可幸的,由於我們每個人其實總是逗留在一些差不多的議題和環境當中因此所常用的字詞也是有限度的,幾年勤奮的工作就能夠有所成績的。之後便能夠更自由的去開展我們的用字和生活範圍了。謝謝。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7月 06, 2018 9:21 am

50 找尋出發點




當我們在人生和生活中卡在某處時,要從根本解決問題,便要去找到問題核心,也就是那出發點或起始點,那之所以卡困自己在事物之中的源頭,而那個點必定在我們自己身上,而不是我們投射出去的任何事物上,否則我們的出發點就應當是對齊物質現實的,一切都可以在進行解決中,便不會成為一個卡點而無法有所行動,或著總是使用重複卻無效的方式以至於問題從沒有真的由根本解決。

而我們之所以要去找出源頭,是因為它往往沒有那麼的在我們的意識當中,卻藏在潛意識和無意識的層面,所以當我們並不清楚或是不想去看明白這些幕後的操縱者,那麼我們也不容易去針對起源做到位的處理。而詭異的是,看看我們抗拒去看他們去找出它們的理由,包含了我們不相信自己能夠看清楚或解決,或者我們害怕問題若是被解決了,那麼自己就會失去或無法再享受什麼,沒有看見到正是因為我們沒有去為自己看見,我們這些擔憂仍然是被這些出發點所掌控著,根本就沒有跳離這些思想的脈絡,於是也沒給自己機會看到自己由這個起始點我們不但沒能解決根本問題達到所要的目標,更沒能夠給回自己那些更值得去活的這個人生。

先來看看我們怎麼去找出發點的過程。
首先,當我們面對一個卡點的時候,我們先將這個點書寫出來,例如我過去有段時間總是在起床的時候感到昏沉而只想賴床,但發現多睡其實不但沒有幫助反而越睡越累的情形。
再來,將所有相關的情緒感受,內在對話和想法,相關記憶,和行為結果寫出來。例如我會在醒時想著 "又是一天,又是一個人的生活,又要想著要吃什麼,我沒有什麼人可以讓我弄東西給他吃或者一起吃,我起來做什麼? 過一樣的孤單生活嗎? 我的頭好昏,我還想再睡,我睡不飽,我還可以再睡一會兒。"然後這當中的情緒感覺是--憂鬱、寂寞、昏沉、迷惑、疲累、懷疑、絕望…等等"。如果在當中我聯想到過去的記憶和經驗,也可以一起寫下來。然後我的行為就是繼續睡下去,繼續躺在床上重複想著這些事情。
最後,我們去找這些所有的想法和情緒和記憶和行為中,有什麼共同的點,而我們是由那個點出發而製造出這些結論和後果的。

現在來看看這個心智源頭的一些特質,於是也可以幫助我們去找到它們。
包含上面找出想法和情緒的過程中,我們其實某個程度知道這些表面的想法和出發點,只是沒有去明確的說寫出來,所以如果一時看不到,我們可以藉由一些對自己的詢問去找尋,例如我為什麼不能立即起床? 為什麼我知道賴床和耽溺對我自己並不好,但我為什麼要持續去做? 這當中有什麼信念是我認為自己解決不了的,有些什麼是我自己深信的價值觀拿來批判我自己和我的生活的? 在這當中我要什麼,我在追求什麼,慾望什麼,又恐懼什麼?
所以我們也看到這個點會是某些價值觀,也就是我們拿來兩極化的判斷對與錯、好與壞,我們在當中有慾望同時有恐懼的事物,而這些價值觀最後可以縮減到一些字詞,而這些字詞也是我們最後要工作的出發點。
另一個特質就是,這個出發點必定是自私的,意思就是只是以心智自我的需求為中心設想出來的,僅是放在自己心智裡面的而不分享的,並在自己內部或在外界製造對立面和衝突的事物,因此它甚至不是真正為自己著想的,沒有平等和整合於自己和他人,忽視了更多層次和面向的事物。

就上述的例子,我可以找到的出發點是--我希望能夠有在生活中親密的可以分享事物的夥伴,但我實際上沒有真正在現實中為自己解決問題。在這當中可以縮減到的那個兩極化的價值觀的一個關鍵字詞是 ”伴”,我怎麼將之兩極化呢? 我害怕沒有伴,而慾望有伴;我認為有伴是好的,沒伴是壞的。而我因為如上篇文章說的沒有將這個字詞如其所是的看待並且解決問題,反而連結到的是情緒和感受的正負能量,於是讓自己沒有能夠在現實中行動來解決問題,卻在相關的信念中卡住自己。例如,我認為過去有許多的失敗經驗,我相信以我的狀況我是很難找到伴的….然後一想到此事,我便憂鬱、絕望、無力….等等。這些情緒的佔據甚至令我的身體經常的疲憊,早上醒時仍感睡不飽,甚至使用相同的信念令我拒絕清醒,造成更多的身體問題。

好了,因此當我們找到了出發點,接下來就要進行相關的解構以便我們能做出具體的行動,未來再說明一些解構的相關要點。謝謝。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一 7月 16, 2018 9:05 am

51 對齊大原則

在說明一些解構和領悟的方法和過程前,我要再整理一下我們行走的大原則。我們書寫自己時,最終要解構和領悟和對齊的大原則/出發點其實就只是依據這個真實的存在的原則,但是何謂真實的存在原則呢? 這個原則也就是我由一開始全程在說明的所謂的真相,這個真相或原則不是用來相信和追求的,如同信奉任何的宗教、價值觀、知識那類的事物,而是看見那原本即已經存在的,並在心智層面與之對齊,於是可修正行為方向。但是如果讀者尚未看到這些事物,請先以這些整理過後的內容作為參考,再去有耐心的自行驗證和觀察。

首先,存在中的生命萬物平等,因為所有生在這個世界上面的生命都由地球而來,而地球也提供了所有的資源給予這全部的生命共享,僅僅只是人類的世界創造了不平等的現象,而那是因為人類一開始就在心智中沒有看見那一切等價的事實而做了偏誤的解讀,導致了現今的資源分配不平等狀況,但即便是如此,這個生命的平等原則仍是一樣的在這兒,而修正我們自身和世界的不平等,就要回到真相的看見和作為。同時,生命萬物是共享資源的共同體,一個整體,廣遠而言有著共同不可分割的命運,但因為個體給予自己的狹窄視野的限制和自私,也導致了生命目前在自作自受了這個後果,也就是說,僅對自己方面好,是會製造後果的。所以也是要還原這個生命的基本原則,自己和整體才會共好,那便是我們的行事原則必須是對全體最佳利益的。

在此當中,物質現實才是真實現實,心智的現實是虛構的,因為我們可以觀察到,在這物質現實中我們做的一切事物都有一定的邏輯,例如,你將A物由B拿到C,那麼這件事情就這麼的發生了,但是你在心智裡面建了一棟大廈,這件事情仍然沒有發生,除非你到物質現實中進行,但你卻因為做多了白日夢,對身心造成問題。所以這就是物質現實的證據,所以說,我們在物質現實中,以心智作為工具,來計畫和溝通事情,而最後一切都只在物質現實裡面發生。但是人們經常將心智裡的想像事物當真,並且做結論,令其接管我們的作為,那便會出問題了,例如我們在心裡相信自己是寂寞的,當其實我們周圍總是有生命事物圍繞著我們,而我們可以總是與之互動和作為,但我們因為相信了寂寞而什麼都沒有做,然後自己回頭證實寂寞是真的。

因此,存在的一切物質生命/生活/事物才是真價值,但心智現實在能量中強調了正負兩極端價值,於是在各種正反評論中,沒有跟著物質時空的腳步進行著事物,卻留在同樣的幾個人格/定義/模式裡面機械般的限制了生命/生活。例如自己在任何時刻停在寂寞感、焦慮感、對自己或某人的偏見裡面去參加任何活動,留在了虛構的情緒能量中,卻放棄了當下豐富的人事物在時空中的無限變化和創造自己的機會。要知道任何存在的人事物,甚至包括情緒和能量本身,甚至我們自己或任何一件事物的一切的組成內容部分,都是在平等一體的原則之中,沒有任何一樣是要去兩極化的用能量去評論的,所以當我在這裡強調不要用能量取代物質的時候,不是在批評否定能量和情緒,僅是因為這個方向是不能幫我們達到目的,是虛創的,是無效的,於是我們可以整合對齊物質來進行一切,所以我們不選擇這個虛構的方向罷了。例如,你可以問問自己你在人生中的一些目標,例如我想要成功找到一份理想工作,或一個伴侶,或解決某問題,我是否是要用有效的方式解決,而要放棄無效的方式呢?

所以在了解自己的各種無效模式,而要幫助自己回到理想生活時,我會對準這些原則,去解構心智的兩極能量和價值觀,於是給回和建立自己所要的在物質現實中的人生品質。這當中也延伸提出一些可以注意的事情--我們不是在尋找大家都在做的事情當榜樣,因為許多人都在心智的邏輯裡面已經讓這個現實世界建立在虛構的基礎上面造成了許多問題,所以我們在找尋的是有效的方式,而非大眾的方式。另方面有許多的我們自己有興趣的事物,只要不是會傷及他者或自己的,都是可以進行,也可以為自己創造的,所以當我們展開了視野,我們可以發揮的解決問題的方式可以有比你以為的多更多的可能性。而當我們說要做對全體有益的決定和選擇時,是可以就某件事物所涉及到的人們而言,例如當某事會影響到的是家人,那麼就可以以所有家人的利益為主,但是仍不去傷害到其他的人們的權益為原則。那樣才是對自己和家人最好而不會因此決定而有任何未來的不好的後果的情況。各位如何有任何相關疑問,可以留言給我。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7月 19, 2018 11:34 am

52 解開包袱




現在來說明,當我們已經將--一切都是平等一體,於是唯有做對全體最佳利益的事物,等同於我們必須先將自己整體照顧到最好”的大原則做為指導方針後,我們要去解構的和領悟的是什麼? 有些什麼方法去看? --我們要解構的,是不符合現實的心智邏輯,不相干的心智連結,然後在大原則中領悟到特定事件的實際面並活出更好人生。心智的邏輯和不相干連結,是我們只是經由片面的現實世界,由狹窄的視角中,做出的誤導自己的結論/評斷並生產有關的情緒能量,所以我們在解構中,是要拿掉那片段的結論和價值觀,因此釋放我們的情緒負擔,用最寬廣的視野來讓自己可以看見得更全面,於是才能使用有效的解決方式,或著為自己創造當刻的生活。

當我使用單一的刺激點去連結到一個結論而有情緒時。例如,當老闆給我的工作似乎比同職位的同事更多時,我認為老闆不公平而有情緒。首先,我知道我一旦停駐在一個自己內部的情緒衝突之中,那便是我自己有了狀況,那會是因為我沒有看見全部的情形,便是那瞎子摸象的故事,我只看見其中的一部分而製造了對立,其實是我在我的內部先有了兩極的觀點,所以我要幫助自己解決問題,就要去盡量看到事情的全部。前面也有說到,我們可以開始問自己問題去書寫出心智的所有內容並找到出發點,例如我從中找到了更多相關的內在對話和情緒,也發現其中一個價值觀和關鍵文字是”公平”,於是要幫自己解構和定義這些字。

但在說明如何重新定義文字之前,我們也需要去解構那些所有的心智反應連結,心智反應就是那些內部的想法、情緒、畫面、想像、記憶等等,因為那些是一些和真實發生的事件不相干的事物,而那些不相干的,就是我們生活中的多餘負擔,是我們要去解開的連結,清理掉了這些連結,我們才有可能回到真實的邏輯的生活中。例如在這個例子中有這個結論: “老闆不公平。”但實際上老闆分配這份工作,和不公平並不相干,因為實際上,我們若更貼近這個事件來描述,其實是“老闆分配了不同的事情給我們,而他給了我看起來份量較多的工作。”而至於這個事件對自己有沒有影響,就要進一步的去查看自己對於工作的整體需求和目標才是實際的。

如果在當中希望自己的工作份量少一些,或者發現若要做完這些分量是吃力的,那麼才要為自己去進一步的解決問題。這才是在對齊物質現實中生活的實際情形。而其實裡面的”比較”工作分量後的”結論”,以及憤怒或忌妒或受害的情緒,則往往是不實的情況。因為這當中會牽涉到的層面實在太多,卻是自己一時看不到的,例如老闆和同事的成長和工作背景,老闆做決策所考慮的所有脈絡和經驗和歷史,老闆與同事間發生過什麼事件和經驗,自己對於兩份工作內容的了解程度,自己對於當中所有人的工作潛力的了解,自己對於自己的一切心智設計和記憶的覺知程度,以及自己和這家公司有關的一切關係的了解…如果這些我們都沒有去深入知曉,我們如何判斷和比較這個工作的給予是否公平? 甚至這個比較本身是不會有結論和意義的。而在這些所有的層面中,了解自己的心智結構和經驗這一層面,才是最有可能也最直接的,而且是一切問題解決的源頭。

所以這也是一個簡單的例子來幫助我們了解,我們的心智太容易利用我們過去填充在自己裡面的知識和經驗和價值觀來毫無現實根據的去評判一件事情然後立即的給予結論。而因此如果我們真的是活在物質現實當中,我們將會更加的謙卑和尊重一切,然後在實際的問題中尋求解決方案。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可以幫助自己看見更多其實沒有看見的東西,例如,我會要求自己去觀察和蒐集例如—事件的真實客觀的貼近現實的描述其實是什麼;我不了解和可以蒐集的事情有沒有去親自求證或詢問;相關事件的其他各種可能發生的狀況;站在所有當事人的角度去看事情;自己平時怎麼使用這個邏輯和價值觀來評斷自己;自己在這事件裡面的慾望和恐懼是什麼;實際解決問題可以有多少種方式…等等的儘可能的各種角度來讓自己實際的擴展自己的視野。而這些更寬廣的看見和理解,就是我們如何可以儘量解構和釋放不相干和非邏輯的價值觀和能量,然後在領悟中協助和支持自己解決問題的方式。謝謝。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03, 2018 11:03 am

53 有效溝通首部曲—清理文字聯想

前面已經概述的說明了我們在使用文字話語的時候,幾乎都連結了各層面的無關的正負能量和不同的經驗記憶等等心智內容,以至於我們在使用字詞溝通的時候,往往不是以如其所是的字義來進行有效的理解和對話。所以在這裡我來介紹一下如何重新定義字詞/字彙。分為幾個步驟,首先是要去除連結,再來是要還原字義,最後是真正的重新以我們各自的方式來為自己量身定做一個能夠真正活出來這個字的方式。這篇文章我先說明第一個步驟。

所謂去除連結,也就是解構的過程,是將與這些文字/字彙不相干的一切內容,包括正負價值,記憶與經驗,情緒感受,畫面與想像…等等,例如平等這個字詞,我曾有的連結包括了: 平等才是對的;那是我們應該去做的事情;我過去接觸到宗教宣傳單裡面說到平等時的衝擊;我小時候認為長輩對我不公平的事件;我可能做過的對他人的不公平事件….,當中的情緒感受連結包含: 憤怒、哀傷、期待、慾望、罪惡感、懷疑、恐懼、焦慮…等等,若要做到最徹底,我可以經由聽、說、讀、寫,四個層面,將所有的內容找出來,例如,聽到平等時,我聯想到什麼,當中的情緒是什麼,然後當我說出平等二字,我連結到什麼內容,當中的能量又是什麼,然後是讀出的時候和寫出來的時候的內容和能量。最後將所有這些連結都在領悟中去除,或者用寬恕的方式也是相當的上手。

例如: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平等連結到了正負的能量和價值觀,認為平等是對的,是我應該去做到的事情,沒有做到就是錯的,當中沒有看見和了解到,當我將這個字詞連結到了正反價值和能量,我就會傾向於去用片面的事件做為刺激,來啟動了對這個字詞的評價和快速的結論,而連結了其實和我自己與他人不相干的事情,而不是在實際的生活中使用和活出這個字詞。

或者: 我發現和領悟到,我已經一直以來將平等二字連結到了正反的價值觀,也就是說,一旦我接觸到這個字彙,我就拿它來評斷自己和他人,認為某某有做到和沒有做到平等,而且也連結到了情緒感受,好像有做到就興奮起來,沒做到就會焦慮和恐懼,但是這些連結都其實和我真正要做到的平等沒有直接的關係,因為真實的平等需要依據我的出發點是否有和物質現實對齊,或者是否有一段時間和一些作為的觀察和證明,但在能量與價值觀中,我不但立即的做評斷的反應,而且會讓我卡在這個評判和記憶當中,令我分離於真正的現實,於是削弱我做決定和解決問題的能力。

又例如: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將平等連結到過去閱讀宗教傳單的記憶,當中我連結到哀傷和絕望,相信這個平等的實踐和世界的現象差距太大,連結到我的孤獨感,連結到我的投射關於我自己的處境,並且僅是看見了這個差距而連結到自我滿足,在當中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這些連結的價值觀和情緒能量,其實對於改善這個發生在我身上和這個世界的不平等是沒有關聯的也沒有幫助的,而在這些連結中,我反而更加的助長了不平等和自我分離。

或者: 我看見和明白到,我將平等連接到了一個和這個字彙沒有實際關聯的記憶中,在那兒我相信和連結到我自己的處境以及這個世界的處境是悲慘和絕望的,也連結和引發了負面的哀傷,寂寞情緒,繼而又連結到正面的滿足、正義、自負感,而在這些連結當中,沒有任何和平等的實踐有關的自主的選擇和解決問題的行為和動作,於是在這般的和平等的無效的連結中,我反而實現的是在我自己當中的不平等,因為我沒有等同於這個字詞本身的意義,卻讓自己處在對自己不好的消耗自己的情緒和價值觀念中。

這個舉例僅是在表面的理解中的清理,有時連結會深入到一些創傷記憶,那麼更要能夠為自己打開和疏通記憶的結。另要記得這些關於去除能量連結的過程,同時需要配合在身體中的呼吸和覺知,因為在身體對齊物質現實當中,可以更能支持將我們的心智認知對齊到物質現實狀況。此外或許許多朋友會覺得這個解構過程是不容易做到這般的理解,但要提醒的是,我已經做過無數的這般解構許多年了,對我而言,那只是不斷不斷練習對齊大原則的過程,當你也只是以這最大的視野的出發來看,會發現你的理解和領悟將越來越成為自在順暢的,好的,下回再來看看怎麼去如其所是的看一個字詞。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03, 2018 11:04 am

54 還原字的本義




現在要介紹的是,當我們將文字的不相干的連結/聯想/記憶,給看清楚/清理/解構/放掉過之後(請參閱前一篇),我們便可以將這個字詞如其所是的原本的意思還原,還原之後,我們就可以在拿這個字詞溝通時,無論自己是輸入或輸出,給予或接受的一方,都能夠依據一個字詞,一個句子,一整個交流的真實內容來呈現,那麼我們無論從事什麼事情,解決生活問題,或要達到什麼目的時,可以讓自己成為有效的。這也因為一個字詞原本的定義,雖對於每一個人的描述方式而言會有些許差異,但由於忠於字義而不會差距太大,即使有一點因為生活經驗上的差別可能有些不同,也是能夠輕鬆的核對,因此我們才能夠真實的在溝通。

在這裡要先提醒各位的是,當我們在還原一個字的時候,我們就真的只是將這個字詞如同一個象徵符號所代表的內容呈現出來即可,因為這本身就是一個回到物質現實的過程,並不需要去刻意的將之連結到一個正面的好的平等的一體的,或是對全體都好的方向上面,因為雖然這是一個好的意圖,但這意圖仍然是一個連結,一個價值觀,帶著正面的能量的作為,在這個作為和意圖中,我們就如同進入到心智的循環之中,仍然原地踏步在兩極中來回的評價,而不是或者拖累了自己去成就我們要進行的事物。在一開始的時候是不大容易分辨,但是可以逐步有耐心的去辨別出來的。所以對於一個本身即是對生活生命不大有利的字詞,例如懶惰,我們可以如其所是的了解它的字義是--個體不願活動自己的狀態。於是我們不在情緒當中批判這是個不好的行為,卻可以在現實中評估這個經常性的狀態對我們的身心是有毀壞性的後果,所以我們可以在當我們有懶惰的傾向的時候,選擇不要去做這個行為,不要去活出這個字詞,而用另外的字詞取代。

好的,現在來看怎麼還原一個字詞。首先,一個最簡單的方式,我們可以參考字典,字典普遍對字義有著簡要說明,只是如果我們可以更以在生活中以自己的語言,同時可以連小朋友都可以看懂的平易方式去落實的描繪會是更實用的,例如字典裏面的 “平等—通常只人與人間的權力機會均等”。一方面當中的權力和機會兩個詞本身也是需要還原的,另方面我可以看到更涵容的描述,於是我定義平等為—描述某群體的不同個體之間具有相同的某種狀態。而我查閱剛才說到的 “懶惰—不愛勞動和工作”。這個定義頗簡明,是可以使用的。再看這個定義, “價值—1.泛指物品的價格2.某種事物對於人生的意義或功用。”一方面價格也需要去定義,而我看到後面2的說明可以包含前面1的,於是我定義價值為—某人事物對於個體而言的功能或重要程度的評估。這當中每個人的定義可能都會有些出入,但只要是抓到主要的本義並不會差太多的。只是要多多的練習。

現在還可以說明一下更多的也有些好玩的關於還原字義的輔助方式。當我們在去除一個字詞中與字義不直接相關的能量連結之後,我們也可以使用物質上面的相關連結去提醒我們這個字詞的真實意義。所謂的物質上有關的連結,可以是與這個字的形狀、組合、發音,和個別字意有關的內容。例如平等,我看到這個字形本身有許多的橫線,如同平行的平衡的相等的象徵,還有平這個字,長的就像一個秤的形狀,所以我們使用這個秤要令其平衡,可以提醒我這是一個回到均等和穩定的動作,然後加上等,同時也如同等待,有時間性,提醒我在這個回到均衡穩定中是需要時間和耐心的,如此,在這個物質性的連結練習中,我將發展出未來要如何活出這個字詞的重新定義(下一篇會說明)。

現在也來玩玩看懶惰這個字詞,在我去除了與其有關的能量性的聯想和正負的價值觀內容之後,我讓自己在物質線索中重新看這個字,我看到這兩個字有兩個心,提醒我這個狀態是耽溺在心智的一種結果,懶這個字的組合,心/束/負,象徵著負面與心智被束在一起,而惰這個字的性質,有著墜落,以及不易變動的意涵,如同恆常的消極狀態,兩個字合起來,有如帶著一種持續的負面消極的心理而顯現在物質層面的狀態。那麼這個連結的練習可以提醒我,一旦我接受了這個消極我將更是傾向於持續的待在那之中,那麼這會是我要的自己嗎? 於是我可以使用這個字詞幫助自己在這個理解當中走出這個狀態。所以各位看到這個字詞在物質層面的延伸和連結上是很有趣的過程,任何語言都可以如此操作,而每個人可能看到的不同,而你將可以享受其中。好的,那麼下回我將說明如何重新定義字詞成為可以活出來的文字。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8月 10, 2018 7:21 pm

55 重新定義字詞





這回我們來到了重新以可以活出的方式定義字詞的階段。在最開始,我們將字詞的無關連結和記憶,自我發問和自由聯想的書寫出來,然後在擴展視野的看見和了解中清理這些連結。第二步是將這個字詞利用字典和現實經驗將其如其所是的定義描寫出來。前兩個步驟可以說是一個淨化字詞的過程。最後我們再看如何能在現實中活出,也就是用可以實踐這個字詞的方式描繪出來。可以說第二步是關於內容(what)的定義,第三步是關於如何(how)的定義。這部分的自由度相當的大,因為我們可以就對我們自己的了解和目標來進行定義,看在這個字詞中,我有什麼相關的和需要加強的部分,以能夠在觸及這個字詞時,或著在需要活出它的場合中,提醒自己如何的去實踐。現在來就我們之前提到的幾個字詞來做示範。

責任—在時刻的物質現實的視野中,去看見自己所是的,並即刻的對內外回應和交流,在當中適度的調整自己及處理事物,直到可與自己的生活原則或目標對齊的一個完成或平衡之中。
說明: 由於責任是對於與自己相關分內之事的一個面對和處理,而我們自己心智內部的情緒擾動和內在對話由於時刻會創造我們生活上的問題,所以是我首先要先去因應處理的部分,然後對於與我相關的生活大小事物我才得以更即刻有效的處理和解決,因此一切都是先檢查什麼是該處裡的事物,然後即刻的去因應而不拖延直到完成目前的目標,即為我要去活出的責任。

平等—覺察自己面對人事物的一切內外所產生的不平等的兩極評價反應,然後讓自己盡可能停下心智的活動並進行清理及淨化,進而在物質現實的活動中實踐對自己和他者同等有益的事物。
說明: 由於平等是任何個別部份的對齊,而由於自己已經長期習慣處於在兩極能量中不平等評價的狀態,因此我首先就要去除由自身產生的一切的兩極價值,而由於我們長期在心智的不平等價值觀中已經創造了許多物質現實上對生命的不良後果,於是也在觀察和覺知中在物質世界中創造對生命都有益的事物。

懶惰—當自己處於無意願活動的狀態時,在這個字詞中詢問自己是否要成為這個逐漸因為負面心智連結而造成的長期墜落傾向,於是在重新選擇中,為自己活出此刻對自己和人生有利的字詞,例如振作、賦能、動機、熱情等等。
說明: 對於能量性的或對自己和生命會造成不好的結果的狀態或行為,也可以在觸及這類字詞時,或在這類行為當中,去覺知並提醒自己,停下對這些字詞的反應以及行為,進而找出有利的字詞去實踐。

我—查看此時的自己是否在與身體和現實的整合之中,當發現自己正在僅用少數的點/部份來定義自己時,使用當時可用的工具(例如書寫、呼吸、領悟)協助自己回到現實的此處並創造自身表達。
說明: 因為當在生活中卡住在自我意識之中時,可以找到在某事件中的自我定義,也就是以自己為中心的固執不實的對自己的信念、價值和內在對話,由於這些東西將自己的完美和潛力縮限住,所以去清理解構後,便得以為自己活出更多的當刻創造和表達。

上面的幾個重新定義的例子中,各位可以看到那都是圍繞在回到物質現實的平等一體的對自己即全體最好的原則方向上,而我對每個字詞所做的陳述的所有內容,都將是我可以在實際的層面上執行和實踐的,而當我定義完成後,便可以給自己任務去實際活出來,例如每天或每周專注在一到三個字詞,並回頭查看自己執行的效果如何,有卡住的地方就繼續的清理和淨化,同時我們也可能要持續的修改定義的內容,以更能配合實際的狀態中的活用。另外,這些活用字詞的過程也可以用一些不同層面的實踐應用來練習和支持,將在後面文章介紹。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8月 18, 2018 8:56 am

56 開始活用字詞





當我們定義完成了一個字詞,其實更是我們活出/改變自己的開始,因為那正是定義字詞的真實目的,如果沒有活出來,那麼定義字詞本身不會造成任何的影響,影響是需要經由物質身體在這個物質世界裡面活出來的。前面提到我們可以使用一些更多的有關方式去試著在各層面去練習和實踐一個字詞,那可以經由視覺化一些情境去模擬,可以經由發聲的方式,也可以經由身體的動作來幫助我們去嘗試觸及這些字詞,但在這當中要留意的,是這些方式不是和兩極能量連結的,不是發自於某些恐懼或慾望,而是一個在覺知中物質的整合的活出來對自己最好的生活。

視覺化的情形例如平靜這個字,我會在腦裡視覺化連結到一個海天一色的情景,並藉由這個景象的提醒將自己帶到平靜中,溫暖這個字,我會看到淡淡銘黃色的陽光並體驗到身體可以帶給自己的暖和感….。在這些過程中,我總是在呼吸中與身體同在的。但如果是有過去的有能量記憶畫面跑出來,我們要能辨識出來那是帶有能量和評價的,而去清理之。而在發聲方面,可以由當我們口說寬恕或領悟的當刻實踐(口說和書寫都可以協助我們看見和領悟),例如我將要寬恕有關於懶惰的性格,而我希望當面對懶惰的時候,我能夠活出的字詞是振作,那麼我可以使用口說寬恕或領悟的時候,以一種振作的語調來說出這個過程,甚至還可以加入肢體的語言來進行,也就是說在看見、理解和領悟中,我就同時解除舊模式並執行實踐的部分,成為一個新的活出和創造的人格,尤其幫助我覺察和記得使用在懶惰這方面,而能夠在未來遇到了懶惰模式的時候可以用得上。

我們可以琢磨著在解除某些字詞和模式的時候,可以活出來哪些字詞來幫助自己,這也是相當有趣的,也可以是一個實驗過程。因為可能我使用的某個字詞還使不上力來解除某個字詞,那麼我再用另一個字詞,或著是一些字詞的組合來做。例如忌妒是一個頗有難度去解除的能量,我會選用的字詞包含--誠實、責任、查看、擁抱、寬容、自主、力量等等,看我如何使用聲音和肢體語言來幫助我進行這個整合的演出,這樣是否聽起來可以就是相當有意思的實驗過程呢?

再來是身體的行為出這個字詞的情形,我們可以一邊說出這個字詞,一邊模擬若是在身體上面表現出來會是什麼情形,而每個人對於同樣的字詞,也都會創造出不同的表達,例如振作,我會站起來,身體做一個前傾好像將要出發的預備動作。扎穩,我會雙腳平直的站穩,同時視覺化腳底將生出根往地面扎下去,或者我配合呼吸將我多餘的能量由腳底流出去於是我可以更與身體穩定的結合。熱情,我會弓箭步然後雙手前伸像是要去擁抱,如果你願意的話,也可變成一個動態或者舞蹈的表達,那是我有時會用的方法 ;)

以上這些活出字詞的練習或預備,是為了我們能夠在生活上真實活出的準備,尤其有些字詞可能是我們很陌生或沒有活出來過的,這些輔助如同預演和熟悉的過程,但是這和我們真正在生活中應用出來,也仍然是不同的,例如振作--當我在實際生活中覺察到我遇到某個情境好像就懶下來了,那些熟悉的想法和模式就這樣的要接管我了,那時我記起這個我練習過的振作,我便執行它,在那個情境下,我停下我的舊模式,查看一下我的身體和我的環境,發現我可能需要的是,例如,去洗個澡,讓自己身體舒適些,評估一下時間的安排,然後開始查找資料… 所以你看,那是一連串的作為,是依據每一個當時的情境去創造的生活,於是我在這些行為中活出了包含振作在內的實際生活作為,所以那更是活用的和創造的,不是僅僅如同心智僅是經由刺激啟動去複製相同的想法,動作,畫面,反應,而無視於當時實際的整體狀況做的決定和行為。

這幾篇關於活出字詞的介紹,其實是包含了我數年行走這個生命進程的整理和心得,所以對於剛開始接觸到的朋友們來說,要知道這是一個緩慢而確實能夠協助自己的過程而需要相當的時間和耐心行走,如果有任何這些方面的疑問,都可以來詢問我或跟我討論。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8月 25, 2018 8:26 am

57 在口說中領悟




如同自我書寫一般,我們也可以使用口說的方式來進行看見、理解和領悟,以及承諾的過程。因為無論是手寫或口說,我們同樣是在使用我們的物質身體來進行看見自己的心智的動作,例如,我們使用了眼睛和整隻手,使用了舌頭嘴巴和發聲器官,但實際上那是我們同時是在身心靈三位一體更加的整合的層面上使用我們不同的身體部位來進行這個自我了解的過程,而不是僅僅只是在心智或腦海裡面對化關想而已,尤其當我們還在開始強化覺知的階段,是很可能一下子就被我們的心智帶走了而不自覺,被心智帶走的意思,就是又進入了兩極化的價值評斷,而不是真正的在查看和幫助自己走出心智的循環。而當我們若能更穩定覺知些,並且更能辨識心智和現實的區別,又在時空較不允許的情況下,則可以用觀看心智的方式來領悟,可以有效果。

書寫對我而言是一開始的過程,它可以幫助我將所有的心智內容拿到紙上來之後,可以回頭再去一一的重新去整體的和客觀的和細節的逐步看見和領悟我自己的過程,因此可以處理到相當深的層面,而且因為可以不受時間限制的留存字句直到我處理完畢,因此只要有時間空間的允許,我都盡量的使用書寫的方式。而口說的部分我體會到的優勢是,我可以在沒有紙筆或走路做事的時候即時的進行(當然無論寫或說一般都是在我們擁有獨自時間而不會與外界互相干擾時進行的),而比起書寫,我可以更能夠應用發聲的和肢體的練習方式來即時的回饋給自己看到自己進行的修正是可以如何實踐在實際生活上。

雖然或許我用書寫的時候可以看到我書寫的字體的變化做為回饋,但在口說的時候,因為可以包含著身體的更大範圍以及更是接近平時的生活表達,所以它的應用回饋是更有效的,也因此我們也可以看出來,在某個議題要開始進行處理的階段或者是較為深廣的議題,使用書寫似乎較為深入和細節的處理,而因為我們終究要在實時中能夠進行自身的修正和改變,應用口說便更能回饋,當然我們同時也都一樣的可以在呼吸之中看見自己的內部和外部,於是一同應用在增進我們在一切之中的覺知。

而就像有些人總在擔心寫出來會被他人看見一樣,也有許多人對於自言自語的情況覺得不舒服,所以在這方面,也是我們可以練習去看見更實際的狀況以便能突破的情形,當然這裡並不是鼓勵人們不顧一切外在環境的現狀只顧自己的進步然後最後又其實危及到了人際關係,因為一切都還是要顧及自己的處境,只是要分清楚那是實際上的危險還是只是心智虛構的定論,我們可以查看一下,在自己一人的空間中,自言自語其實並沒有實際的問題,況且我們其實已經整天的在跟自己說話甚至他人在場也一樣,只是沒有說出口罷了,而當我們願意說出來給我們自己更整合的狀態中聽到,我們更能覺知到自己說的內容是什麼,對進行的事情有沒有效用或有沒有幫助,而那才是對自己更誠實和負責以及有用的。

現在來說明一下,在我們口說過程之中,其實也有一個可以給我們相當有益的支持點,那就是檢查自己說話的發音方式,一般而言我們說話的時候,有時候是比較與身體和自身整合的,有時候則是能量性的發聲,甚至有些人幾乎大部分時間都在能量的層面發聲而不自知,而如果在說話和發聲方面我們更能夠覺察而隨時修正,可以有助於我們的整合和成長。檢查的方式,就是觀察自己的聲音是否來自胸口或者是與身體共振的,那便是更為整合的方向,如果發現聲音來自頭部或者憋氣的或好像是喉部擠出的或特異飆高的假音等等情況,就很可能是來自被能量主導的聲音(除非那是自己為著某些特定情況主導自己的表達),是與某些心智人格有著連結的,帶著兩極評價的,那其實對自己和他人最終不是最舒適的狀況,各位可以利用這些訊息來觀察和調整。

最後就是去嘗試口說的過程了,當中要決定使用什麼字詞來活出這個口說時,也是如我在前面文章中說的,可以做嘗試和實驗的,例如在批判的心智結構中,我們可以使用溫柔接納的表達方式,在懶散拖延中,我們使用動機性的賦能的表達,在害怕和退縮中,可以使用高音量的果斷的表達…等等,當我們不斷練習,終究會看到一些效用的。謝謝各位。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4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