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心理師的生命之旅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4月 15, 2018 3:24 pm

38 受害人格的寬恕


我幾乎沒有認識任何沒有當過受害者的人,而我的前半生也做了夠久的受害者了,然而這個受害的角色,竟是我們全人類共同虛構出來並且一體等同的擁有著的一個共有的角色,推測看看如果我們不再需要這個角色的時候,至少我們自己的生活範圍內的世界將會已經多麼的不同了,因此我就在此為這個角色做一下寬恕的示範,而我們可以在我們面臨的每一個生活事件的細節中應用寬恕來解構和清理這個角色。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自我有生以來已經如此的習慣這樣一個受迫害的角色/性格,將這個性格視為我的理所當然的一個部分,並且從來沒有發現這個角色帶給我的整個人生以及他人的影響的程度是如此的深廣

我寬恕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所謂的受害者性格,就是在每一個時刻當我對某事物有任何不滿意或憤怒或抱怨,將這些事物原因投射到所有的其他人事物的因素上面,甚至包括我自己在內,於是我同時將自己停頓在這些不滿/憤怒/挫折/抱怨/責難等等的情緒能量、內在對話、想像和記憶中的情形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去在這些受害/抱怨/責難的人格模式/習慣/角色之中,看見了解和領悟到,當我將自己卡在這個能量中的時候,我其實認同了我是一個沒有能力的、依賴的、脆弱的人,而在這當中僅只是停頓自己並持續的只是製造更多的正負面能量,並且一再的重覆地確認我的無能、無力、無奈的處境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在這些抱怨和責難如同自己是一個受害者的角色中,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其實在對事件一開始的期待和出發點中,以及當事件不如預期之時的解讀中,就一直都在自己心智裡面創造了自己作為一個受害者的處境和無力無能的有限制的角色,卻認為這些處境是他者所給予的,於是更再次又再次的證明了自己對於現況的無所適從和受迫害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甚至在責難自己之中成為自己的受害者角色,在當中我一樣的相信我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沒有/失去能力去改變和調整或修正,於是讓自己仍然固執的沉浸在一個失敗/脆弱/無力的處境中,當中沒有看到正是自己的信念和習慣和創造讓自己逗留在這個處境中的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給自己看見自己可以在那些事物和關係並不如我的意思和期待進行的時候,去給自己機會在第一時間裡面去調查和檢討事情和關係互動的經過情形和過程,以幫助自己在沒有效用的環節中重新了解事情可以如何調整和修正方向以使之朝向對大家最好的結果,卻寧可無限的耽溺在對自己和他人和事物的無效的信念中並讓自己的人生長期的處在失望和失敗之中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自己在面對自己的受害者性格中,仍然在心智中以這樣的理由和信念想著: 大家都是這樣的;為何要由我先開始;這個太難了啦;這個情況是無法改變的….等等的合理化和辯解的理由,讓自己仍然持續延長著自己創造的受害者人格模式並延伸自己不滿意的生活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理解和領悟到,我已經讓這個受害者人格剝奪了我人生中所有可以自己為自己創造一切我所嚮往的美好生活的機會,而我卻像是不願意去接受和看見這個沉痛的現實,又在恐懼失去自我和害怕改變的想像中抗拒著改變,於是在自己在心智內製造和虛構的種種內在衝突中,仍然持續的維持著這個人格模式,沒有領悟到唯有決定放下這個受害者模式並著手開始解構和清理與之有關的連結和記憶和能量,我才得以給回自己一個更佳的人生的機會並得以進行相關的事物。

如此的寬恕自己中,各位仍然可以在自己的更多寬恕和解構中同時的延續自己的看見和理解,並且深入到生活中的人事時地物的細節中。接下來會介紹寬恕解構之後的自我承諾和修正部分。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4月 29, 2018 8:32 am

39 允諾與改正陳述

這個部分的用意可不難理解,或許各位也曾有自省和檢討的經驗,我過去在寫日記的時候,對於我不想要再犯的錯誤或者說走偏的方向,我會重新模擬可能的一些作法,於是下回再遇到相同或類似的情形時,就可以修正或改變,所以這是當我們在做了寬恕/解構後,在有了更多對整件事物的理解和領悟後,就能夠讓自己在未來遇到此類情況時可以調整和改善。而在這當中我們對齊/校準的大方向,就是在回到這個現實的狀況和實際的邏輯中,我們如何可以最對自己做真正最好的事情,當然前面說過,除非這個調整是對所參與的人事物都好的情況,才會是對自己最好的。

現在就上回受害人格的寬恕來看如何做有關的承諾與修正陳述—

每當作為我自己看見自己參與了受害人格的思想、情緒、想像、行為的時候,我停止我自己,並回到呼吸

--我了解到,當我由於某些事物的發生而感受到一些不舒服和難受或憤怒的情緒的時候,那些負面的情緒經驗,是發生在我自己的身體內部,來自於我的身體製造的能量,因此我自己是製造和創造這些情緒的主體,並非如我歸因的來自外界其他的人事物

--我了解到,這些負面情緒的來源是和我的潛意識和無意識的解讀、想法、信念、價值觀、記憶、想像等等的連結,而這些意識層面的內容以及情緒,也來自於我成長以來發展和建構在我自己內部的知識和訊息

--我領悟到,我已經長期習慣自動化的將發生的人事物的現實,連結到了我的心智解讀、想法和知識信念中,也連結到了我的各種負面情緒,在這一切過程中,我自動化的將我的這些經驗歸因和投射到他者,認為是某些外在的因素造成我的不方便、不舒服,於是又自動化的產生了相關的行為來肯定我的信念,而這就是我的受害人格,讓我經常卡在這個受害感裡面,而不是去為自己解決問題

--我領悟到,我在內部感受到的一切不對的、不便的、不適的,事實上都來自我自己,因此是我自己的責任,而不是任何其他人事的責任,那些人事物只是作為我的內在人格結構的引發點,來提醒我自己的責任,以及我自己還有什麼沒有解決和處理好,於是總是框住和限制了我解決問題的能力

--我領悟到,這個受害人格,它的存在功能僅僅只是讓我將我自己遇到事物時卡住的時候,在歸因他者或甚至自己的時候,讓我卡在一些情緒和想法的循環當中,在當中我假設了我的無能和脆弱,並相信只有他人的改變能夠為我解決我面臨的苦惱和不便,或相信因為我自己沒有能力改變,因此這些事物永遠都沒有解決的可能

--我領悟到,我自己的人生,因為我自動化的採用和選擇了受害人格模式,因此經常得讓我停滯在其實不必要的情緒能量中,消耗我的身體和健康,卻完全無法幫助我解決問題和發揮我的潛力,因此我並不需要這個人格模式作為我的一部分,而是需要去超越這個模式和心智結構

--我領悟到,是我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從未在現實中去檢驗我所受到的教育和學習,而在各種環境中接收了這一套人格行為模式,也由於過去這個現實環境缺乏了關於各種心智意識層面和人格模式的了解,令我容易自動化的接收了這個心智行為模式,於是現在要做的不是再去做他者和自己的受害者,而是在當中去了解我自己,為自己走出這個人格模式,


我允諾我自己,由這個受害人格中,我在呼吸中釋放我的能量並寬恕我自己,為自己看見和了解自己和現實的整個過程,領悟自己原本與萬物的一體與同等的價值,給回自己原本的信心、潛力、純淨、自由,於是可以協助自己過一個更好的人生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4月 29, 2018 8:33 am

40 自己的責任範圍


這其實也是我們面對人際的事件或議題時常會問的: 到底問題是誰的? 問題出在哪裡? 因為我們如果了解了自己和他人的責任範圍,那麼處理事情時就可以有效多了,我們常討論的心理界線/界限/界域問題也就是等同於找到真正的自己的責任範圍的意思,及在我的個人界限範圍當中,責任就是我的。否則就會變成,只有自己能處理的問題,卻要他人承擔,而他人自己才能處理的問題,自己卻要攬下來負責,許多人一生在追求這永遠達不到的責任方向,浪費了許多能夠享受人生的時間,所以我們就來看看自己的責任範圍是什麼? 請注意這裡在說明的都是心智層面上的狀態,當在物質現實中因為某人損害了他人的人事物而討論賠償的這類責任,是在物質層面上需要作解決的時候,這個解決過程和心理層面的解決是不相衝突的。

其實在其他文章裡面也都時常提到了,當我有任何內在的正負向情緒感受經驗,以及想法、信念、圖像、想像、價值觀、內在對話等等時,以及相應的外在行為產生時,那都是屬於我自己的責任範圍,無論我的信念中多麼相信那是他人的作法所帶來的,當然,他人的內在情緒和想法和作為,也都是對方自己的責任。這時候就會有這樣的問題出現: 那麼對方的言語行為的傷害難道就不需要為他們自己負責,卻要我來為他們負責? 事情上這些言語行為發出的彼方都是正在和將要為他們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的,但是被動被影響到的一方,也會有發生在這方身上的思想信念和言語行為的反應,而那些由我們自己身上產出的,就是自己的責任了,也就是說,自己要來解決問題。而如果你很希望幫上他人的忙,也仍是要先能夠為自己做到自己的分,才更能有效的協助到對方。

其實就是這麼簡單罷了,但是這當中有許多令人們難以理解的部分,就是在於大家仍沒有徹底的了解無處不在的心智投射的這個問題,所以相當的容易去將自己的問題丟到他人的身上,尤其是當人們還沒有充分的體驗到,當自己的內在部分處理過後的情形,例如由於我已經相當習慣去處理這些心智投射,為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負責任,於是面對他人的言語行為的時候,相對的比較不那麼容易產生內在和外在的情緒和人格反應,當能夠成功的處理過一個又一個的心智模式,便會越能夠看得出來,當自己為自己負了責任,即使他人言語文字上的刻意操弄或惡意攻擊,都可以不在心智層面產生共振共鳴現象卻需要他人來克制自己才能夠幫自己解決問題,因為那幾乎是不可能的,身邊的一個人能夠不去啟動這個雷,還有外面那麼多無法控制的人事物隨時可以啟動這些雷,所以還是自己去挖自己的雷最快阿。

由於我們經常的弄不清個人的心理界域範圍和責任,才會有許多各樣類型的心智操弄關係產生,例如現在相當流行的所謂情緒勒索現象,以及邊緣性格容易操弄人的狀況,其實都是雙方沒有將各自的責任釐清的緣故,例如若只有一方在利用情緒或作為操弄人的時候,他利用的也是另一人自己的情緒行為的操弄,否則其實無法操弄得起來,所以也就是說,每個人在玩這些操弄的時候,只是主要在跟自己玩,看他人要不要跟罷了,如果不希望被勒索或被操弄的話,只有自己停止這類的操弄才有可能達成。需要了解到這些操弄是極為普遍的,例如親人或伴侶之間,或甚至助人關係之中,我們很容易的藉由期待對方的情緒和言語行為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卻沒能為自己看到自己原本已經在此的價值,而因此雙方經常的處在情緒的起伏和循環中,沒能好好的協助彼此創造更開闊的人生。

有許多人對於為自己負上責任有許多的擔憂,但如果你願意去真的為自己看清楚和解構,會發現這些擔憂都是虛構和多餘的,他們只是綁著自己的枷鎖,令自己總是在擔憂害怕和束縛之中而看不到自己還能有許多的選擇,因此若你願意選擇真的為自己負責,先將你在此的所有擔憂列出來,一個個為自己看清楚並清理之。未來還會多說些關於人們普遍的擔憂的現象。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5月 12, 2018 9:45 am

41 真正誠實的自己

我們好像都知道什麼是誠實,誠實就是表達出真的實情,但我們會發現這當中會出現許多問題,例如為什麼兩個人在描述同一件事情的時候會有不同的堅持? 為什麼同一件事情我們有時候認為是這樣,有時候又認為是那樣? 而當我們知道我們每個人有這麼多不同的人格/性格/信念,而這些性格和信念又經常互相衝突的時候,到底哪個才是說真話的我? 而有時候我們真的不能說真話,因為萬一真的誠實表達了自己,就會得罪他人! 所以在這當中顯示,我們所認為自己已經了解的那個誠實還是不夠的,同時,我們仍然要由瞭解我們的心智以及我們的整合的三位一體來到達真實的自我誠實。

如前所言,由於我們的性格總是此起彼落,就會有類似如下的情況發生--當我們這一刻表達了挫折和傷害的抱怨,到了下一刻變成了憤怒,若誠實的發了脾氣,到了下一刻又變成內疚,然後再誠實的去跟人抱歉然後要去彌補錯誤? 哈,事實上,我們甚至沒有勇氣能夠那般的誠實表達自己,因為那樣的話,他人會怎麼看我? 一會兒這樣一會兒又那樣,那我到底是怎樣,多麼奇怪,多不好意思,難以見人! 而且誠實會傷人傷己,我真的要那麼做嗎? 那一剎那或許很爽快,不壓抑,但之後又要收拾殘局,我能放心那麼做嗎? 到底什麼是真正的做自己?

現在來看我們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正由於我們了解了我們的心智情緒,人格模式是可以如此的矛盾衝突,此起彼落,其實那已經證實了,這些能量和價值觀,並不是最核心的,最整合的,可以在三位一體的平衡中的那個自己。就前面文章介紹的,我們的每一個情緒和性格模式,都是在一種訊息收集不完全的或偏誤的情況下,僅只摸到大象的一個部分之中所做的暫時性的、片段的、撐不久的、欠缺真實邏輯的,或甚至憑感覺的、扭曲和無中生有的一個結論。那是情緒能量的一個特徵,會將我們接管並帶向情緒的一個極端和角落,以至於看不到事情的其他面向和真相和全貌,而當我們在較為冷靜平穩的時候,便會有機會發現到,其實若能將自己和整件事情的脈路和背景和全貌整體的看清楚,那麼事情的解決方式將才會是整合的平衡的和有效的,而這個過程才會是真正的自我誠實,但看我們是否願意給自己這些機會。

簡單而言,真實的誠實,在此我們稱為自身/自己/自我的誠實,因為那是在整合的自己之中,也只有自己能夠為自己達成的那般真正的誠實。這個過程是—首先在事件之前或之中或之後去覺察到自己是在心智情緒經驗之中,而盡可能的不去行動化一時的情緒衝動,然後給自己機會在內省中為自己去看到和了解事件和自己的整個過程和內容,最後在自身責任中找出有效的方式去解決問題,並因此調整和改變自己,於是在類似情境中會更加的覺察和有效的處理。當然這是個一再一再練習的過程,而最開始的時候,我們可能還會一個不小心就把整個心智模式演了出來,然後事後才發現,阿,這是情緒,一時被接管了,但那不是真正整合的我,好的,不要又跑去自責那邊,記得前面說到的對自己的責任,然後給自己機會去將過程再次呈現給自己看清楚,或許這次又會看到更多的面向,一次又一次,會發現自己逐步的改變和進步。

所以,我們知道,真正的誠實,不必是好像要去跟神父告誡一般的,去跟當事人將實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將自己所犯的錯誤全盤托出然後等候發落,哈,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這可能是內疚、羞愧、自卑、自我貶抑、權威關係…等等的情緒、潛意識對話、無意識記憶、人格模式又再出來接管自己了,而此時仍然要給自己機會去誠實的負責的書寫和解構。因為你最需要交代的對象,便是自己,是否要跟他人分享和溝通可以視情況而定。而我們才是最後能幫助自己解決問題的人。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5月 12, 2018 9:46 am

42 自我意識

我們過去談到的一切心智系統和設計的一個核心的、領頭的、總在背後操控的主體,便是我們每一個人的自我意識,有些人會說這是人們的自大/自負/小我,但其實比這些部分更廣泛,它在佛教哲學中稱之為我執,有研究的朋友們可以連結這方面的知識來了解,但是也能夠深刻的觀察到在應用方面真的很不容易,因為,我們這麼習以為常的這個自我,這個自我意識和我執,竟然是虛構的,因為本以為這個自我利益的保護,竟然是真正在自己背後拖累和阻礙自己一切發展的源頭,而我們縱使知道,也這麼的不願意和難以放下,多麼的有趣的一個現實狀況。

這個自我意識就是我們在評斷著所有一切的這個主體,我們作為廣大遼闊的生命群和生命歷史之中的一個小個體,在這地球上存活的一生中,我們所能夠佔據的時空相對的實在不大,但一旦這個自我意識開始評斷,它總是相信自己的結論就是真理/真相,是不可動搖的事實,但往往那些結論卻實際上是必須忽略了多麼廣泛的就在眼前的事物和訊息才能夠做到的阿。這些自我意識除了是認為自己一定就是對的,直覺看到的結果就是真的等等的評論之外,還包括許多我們已經很熟悉的認為每個人在世上就該一直在爭取的權力、地位、價值、存活的信念和行為,也包含我們經常沒有覺察到的認為自己總是脆弱的、渺小的、不足的、不值得的、錯誤的等等的和自己有關的一切評論,都包含在這個自我的概念之中。

故此在這個對自己的執著中,因著一切對自己和因此投射到外界的定義和價值觀,我們其實積極的在限制我們自己的自由和潛力。在此我們需要澄清關於放下自我/我執的一些誤解--我們不需要這個自我意識,並不表示我們將要變成消失不見了,也不是我們將要去過和尚尼姑的生活了,相反的,我們將更加倍有效的能夠擴展自己的生命表達和生活以及對周遭的影響,因為我們才能夠因此看到真實物質現實中的生命和世界和自己的存在的無可動搖的平等價值。我們可以揣摩一下,當我們不必使用那些限制我們的兩極定義,我們便不必再受傷了! 因為我們不必在心智中將自我意識如同一個標靶一樣的等著被自己和他人來評論和攻擊,一切只剩下實際的現實--我們可在生活中自在的朝著自己喜歡的、想要去過的生活和從事的目標前進(當然那包含著當我們的物質生活還無法滿足基本需要的時候,為自己去行動賺取生活所需),然後當我們遇到任何阻礙,就設法解決問題,一時走錯了方向,就不猶疑和拖延的即刻修正,當中的對錯或成功失敗都是讓自己繼續前進的參考,並不需要因此在兩極能量中流連和停駐以及創造受傷的情境。

我們看到這個世界已經因為每個人的自我意識而造成了總總的其實很奇怪卻又見怪不怪的現象,例如,當我們在某個目標上面前進的時候,我觀察到無論在哪一個領悟,科學界、政治界、學術界、工商場域、緊密關係上,甚至黑道幫派中,若人們是真實專心的朝著研究發展和創造我們理想的目標前進並有所斬獲的時候,會發現走在前面或有競爭者,會利用著權力地位和財力和一切方式,將後來居上或旗鼓相當的人們加以控制、打壓或淘汰或甚至威脅到生存的地步,之後後者可能會非常奇怪的為什麼自己正在如成長中的教育和所學中積極地朝向目標前進卻有如此遭遇,我是真的在追求科學真相阿! 我不是真的在替人民謀求最佳利益嗎? 我這麼認真的在幫助我的伴侶解決問題;我這麼的效忠於組織的事業!...然而幾乎對所有人而言,甚至自己都不知道的是,自己除了這些意識上面的努力之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自我意識的追逐,似乎無論我們表面上在追求什麼,只要危及到了自我,那些原本在追求的就其時都放到次要的了。

因為對於在當中成為這些他人的自我意識如同權力地位和求存的受害人們而言,如果自己沒有這些需要被他人認同和求存的自我意識,那麼其實並不會也不必令自己成為一個受迫害的角色,而是可以在若已經失去和危及這個原本努力的位置之後,為自己立即的尋求其他的管道持續的在自己的人生中前進,因為我們所有生命本有著等同的價值,是不需要其他的認可而能在現實所給予的一切的估量中為自己找到最佳方向的。而由另一個角度,如果這些原本被打壓的角色如果有一天也占到了更好的位置,是否就能免於去操控他人了呢? 由對一切關係的觀察而言,那是很難得豁免的,除非自己願意去覺察和超越這個自我意識的障礙。因此受害者正也是自我意識上的共謀者才會真的被害,甚至並不需要對方行使權力和自我意識都可以自動的受害。故此,我們若有意願去徹底的解決自己的這個循環的處境和無止盡的限制,那麼就要好好為自己去看清楚這實際的物質現實,並朝向清理自我意識的方向前進。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一 5月 28, 2018 8:58 pm

43 假死與真生


前面說到了我們的自我意識其實是一個多出來的給自己多餘的負擔和限制的自我,而這個看來簡單的敘述和訊息實際上幾乎一開始將帶給每一個人的每一個心智一個極大的抗拒和挑戰,正因為我們一輩子都相信了我們的心智和那建構的自我意識就是我們自己,因此若要脫去這個自我意識的衣裳,我們就會看到無數的抗拒的理由和行為出來阻止自己進行下去。這也是我們長期所處在的”舒適圈”,由於這麼相信我們就僅僅是如此,於是也以為這真是塊舒適的地方,但若誠實的去看,那也仍然是個抗拒的理由,因為我們實在並不是全時間的都是舒服的,而生活中有很多很多我們不想要去碰的地方。

看看我們過去做了那麼多的自我了解有關的心理人格測驗和他人的驗證和自己一再的自我說服,那些人格測驗、性向測驗、智力測驗、心理評鑑、自己和他人給自己的定論、那些: 我就是XXXX的人;這就是我的個性;那沒辦法我就是這樣….等等一再一再的肯定這些性格,如果我都不再需要這些性格了,那我還是我嗎? 這個時候我們將面臨的又是一個很深的與生死攸關的恐懼,那便是害怕失去,害怕失去了自己,當中連結著自我懷疑、不確定性、不安全感、慌張失措和極端的恐懼,但沒有覺察到的是,這個恐懼未知、害怕未來本身就是一個心智的根本設計/建構,之所以說是設計和建構,是因為我們仍然可以經由現實的觀察、知識上的補充,以及領悟與解構的過程,能夠將這些根深的模式加以清理而獲得解放和自由。

我在更加認識到原來性格/人格/習慣模式真的只是一些像是我分離出去的、外加的、虛構的並成為自己身上的負擔時,在要決定去清理的同時,又有那些對自己不信任的擔憂,由於自己已經經由一些書寫了解到我是能夠改變自己的人,但是對於好像從來沒有真正成功過的一些模式感到隱隱的壓力,同時也有那些如果我真的徹底的改變了我自己,那麼我會變成什麼樣子的擔憂,不確定我是否真能信任自己到那樣的程度,還有個想要確認這樣我是否真的存在的隱憂在背後。同時間我也常產生懷疑,不知道哪部分的自己是真的,哪部分是假的,懷疑自己是否做了有效的區分了。但經過了持續的嘗試,我幫自己證明了,這是可以經由持續的練習越來越加清晰和有信心的過程。

故此我在這裡要分享和給各位澄清的是,並不是我們經常在想像中的,以為先要死去才能再生那樣的截然區分的過程。是的,我們需要將那些自我定義清理掉,那或許可以比喻做我們要去殺死那些我們原本所知的自已,哈,但並非由字面上看來那般的恐怖,要知道我們是為了我們真正的身心靈健在的最佳考量而做的,許多想過要輕生的人們所相信的,是以為自己必須要真的結束自己的生命,才能夠除掉心理層面的痛苦,但實際上不是這樣的,我們其實可以清理這些內在的負擔而讓生活更加完美有尊嚴的。

同時,我們也不會像是整個改頭換面那樣的去嚇到人然後搞砸人際關係,那個原本的在現實中和內在的自己,其實一直都在,只是如同一個被長期以各種信念綁住的自己,那個自己並不是原本一頭猛獸我們才要去綁他,猛獸或弱者,也同時是我們因為虛構的信念給自己附加的人格定義,他們也是長期被壓抑和綑綁的後果,是累積的能量讓我們的身體成為我們的各種人格的魁儡的緣故。而那些虛構的自己也因為真實到我們已經長期的實現在物質生活中的程度,因此也會感到是困難和漫長的,但由我自己的考量中,無論如何都是划得來和必要去面對的。

所以簡單而言就是我們需要改變自己,並不需要全部的改變,有些我們已經實踐的對自己和整體有益的特質是可以保留的,同時在處理的過程中,是一樣一樣來的,是逐步的,所以是一部分一部分,同時情緒和行為程度上也逐漸減量的,然後我們不需要瞎忙那麼多的時候,就會多出許多時間來發展自己,也就是重新生出自己的過程,那包含了過去我們一直想做而沒去做的事情,包含了我們還想更多的學習,更多的培養興趣,更多的擴展自己的生活圈,更多的真正的活出一些我們喜歡的特質,而關於活出真實自己的部份我也將在未來分享更多。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一 5月 28, 2018 8:59 pm

44 共享的秘密

我們每個個人已經是如此的視為理所當然和習慣於我們自己和他人是擁有許多秘密的事實,但是極少有人會問起或對關於需要保密這件事情提出疑問,而保密這件事情已經層層的連結到太多的心智結構,包括安全感、信任、尊重、誠實、得失等等人際的關係和對人的評價,連結到自尊、自我利益、專業態度、法律規範、國家安全等等由細小到偉大的人世間的事物。哈,先不說遠了,我只是先就每個人因為保守自己的秘密在一生中下了這麼多功夫和時間並且犧牲了過多的身心健康的情況而言,先說明一個概論給大家作參考。

如果各位有所檢驗和同意我先前關於心智結構的描述和現象,那麼各位也可以開始準備去為自己看看這樣的一件事,即,我們其實並不需要保守這麼多的秘密--秘密本身並沒有我們看得那樣的嚴重,而且秘密幾乎全都已經是公開了的,同時如果事情不打開,我們同時拒絕了解決問題的機會。各位,我並不是在說,從此開始我們就要將我們的祕密一個個揭露公開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不是的,因為那已經成為不實際的,由於現今我們和整個社會因為長期以來的一些虛構的信念,許多事情既使自己放下了,也不便於就這樣的顯露,因為如此可能真的將自己暴露在某些為難和危險之中,因為大眾的價值觀已經相當的根深而形成了這個不是全然安全的生活環境。因此在秘密的處理上面,我們變得實際上需要考慮的更多。

我們可由巨觀的現實情形來看一下。我們每個人所有的一些秘密,其實早已經在人類文明中可以說全部被揭露過了,甚至是甚為普遍的現象,例如,我看起來堅強,但是我其實經常相當脆弱;我是個善良的人,但我內在有邪惡的想像;我看似輕鬆,但處於艱困之中。然後就是那些相關的脆弱或邪惡或困難的信念。你會發現實際上你身邊認識的就有一堆人有這些現象,關於信念的內容的性質也不會相差太遠。但是多數人都是恐懼的抱著這些自己的也是所有人共享的秘密無法分享,哈,很奇妙不是嗎? 那麼理由是什麼呢? 當然就是我們都害怕被批判被拒絕和失去,尤其是自己重視的那幾個人。好,現在來看看,一個秘密,身邊多少人會接受或拒絕呢? 答案是,有些人會接受,有些人批判,有些人沒有差別。那麼那些我最想要隱瞞的那些人呢? 他們會接受我還是拒絕? 其實答案就是自己的出發點,都只在自己的身上。

其實如果我們不說,不會知道結果如何,問題是我們只相信我們相信的。然後終其一生,我們花了好多好多的時間和力氣去擔憂這些內在的事情被發現被看到,被自己親近重視的人,這本身是一個相當諷刺的事情,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到底曾否有真正親近的人呢? 由於那些重要他人並不了解我的內在,我們無從證明他們與我們的關係的真實性,但是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我們自己對自己的拒絕、貶抑、壓抑、憎恨、嫌惡、不了解,我們從來沒有真正的與自己親近,真正的擁抱自己,對自己寬容,於是給自己學習和前進和解決問題的機會,卻僅是停在那些總是循環自虐的信念中,只是感覺層面中虛構的自我意識。而我們因為這些共享的卻隱藏的秘密的綑綁,我們其實都僅活出了同樣的有限,而施展不出其實各有特色的無限,而我們與自己和彼此其實比我們想像中實際上更為接近,卻拒絕跨出那一步直到最後,這人生啟不是很冤?

因此邀請各位為自己來看一看自己一直抱持的秘密,因為那當中都是我們自我批判的材料,我們在諸多的價值觀和自我批判中已經將我們的生活範圍縮限過多了,你真的在當中感到舒服嗎? 或者你從來還沒有察覺到更多的自我批判的存在,因為我們已經太過習慣自我放棄了? 其實都能夠給自已機會去更多的了解自己,一切我們所製造的問題都是等待我們去解決的。我們只是要去說寫出來,而不是在腦裡面想,便可以越看越多,然後能夠去處理它們。再次的,我不是說要去將秘密都好像是無條件的對他人坦白,而是我們不再利用這些事件或內容來讓自己恐懼,批判自己和他人,而是將那些情緒和評價和內容變成我們要去進行解決和使自己進步的事物,我們只是要過自己的這一關,當我們能夠坦然的面對自己的所有,也才能真正自信的以全部的自己來面對外界和經營自己的人生。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6月 09, 2018 8:34 am

45 有情緒沒想法

心理治療理論中的認知行為學的理情療法中也對於行為被引發的順序提出這樣的觀察--先有想法/信念,然後才有情緒/感受,然後才引發了行為,邏輯和實際上似乎都可以說明。但是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許多行為情境看起來似乎並不是完全如此,有時候好像是情緒先出來才會有想法和行為,或者只看到了情緒和行為的合併表現,有時甚至在行為之前什麼情緒想法都沒有就這樣表現出來了,所以我們在這篇文章中先就前面兩者的狀況來討論。

許多時候在一個情緒事件中,我們會發現到事件刺激一出現,情緒在第一時間就衝上來或浮出來,然後我們事後才發現跟隨著那個情緒的,是許多相關的想法,那麼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如何藉由修正我們的想法來改善情緒的狀態呢? 先說明一下,事實上,若不去追究,而我們若能夠依據前面所討論的書寫和呼吸工具耐心的進行處理,無論看起來是誰先誰後都能夠改善的,只是我們若能夠多了解和觀察一些心智的機制或許對於處理這些行為模式可以更有些掌握。

若發現情緒似乎先蹦出來,事實上那是因為我們長期以來的制約結果。我們觀察得比較明確的思想先於情緒的時候,各位可以留意到,是在事件發生當中似乎沒有什麼狀況,而在事件發生之後,我們開始拿這些人事物作為材料去反覆思考和歸因的時候,逐步的一滴滴的累積一點一點的情緒,然後又連結了過去記憶,引發了整套性格模式,於是開始做出一些行為,而這是我們開始利用新的事件去創造實行性格的過程,這些性格可能是原本就有的,也可能是新造出來的。然而,當我們利用生活事件去重複的提取這些人格模式的時候,反應速度就會變得越來越快,而因為長期的累積了這些人格/性格記憶,累積的情緒包裹/情緒體也就相對的越深廣和強壯,於是在類似的一個刺激/啟動點出現的時候,就足以立即的引發整個情緒事件,看起來好像只剩下情緒性的肢體語言,整體反應快到自己來不及去介入,去覺察、呼吸和停止。

一般沒有能夠意識/覺察自己在情緒中的自身責任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的人們,通常會相當的深信和歸因於一切都是因為外來的啟動而導致如此,成為抱怨的受害者,或者另一個極端是批判自己出了問題然後陷在自責和壓抑之中。然後這兩個走向都將繼續的加深加廣這些性格模式。若要停止並修正,唯有盡快的處理。在這個情形中,我們便是需要在事後去面對,去書寫、領悟、改變,所以我們也知道當一個模式已經存在一段長時間並有深層的情緒體在裡面時,這會是一個相當的過程,因為需要藉由一個個事件的發生,或者去有紀律的給自己時間去深入到記憶中看清全貌。

人們的心智系統也在某種轉變的過程,它們與我們的身體似乎更緊密,對心智相當敏感的人,或許也能觀察到,無論是否處理過,有些性格模式好像更沒有警訊的就這樣快速全套的冒了出來成為行為反應,更是來不及阻止,但是請各位仍然耐心的去處理,因為即使心智的速度快,我們已經更加的了解它,並且已經具備了該有的方法,即使情緒和行為看起來好像是先發生的,但如果我們坐下來面對自己去書寫而不是只是在心智裡面想,仍然可以逐漸看到思想信念和出發點是如何成為情緒的操手隱身在其中,要注意許多的想法是在潛/無意識的層面,原本就不容易立即的看到,而當我們一點一滴的去書寫看見和解構它們,我們就在強化我們的覺察力,最後終究能夠在行為之中或之前覺察到而能進行當刻的轉變,甚至整個釋放掉這些心智人格。

有些人會說處理情緒看來是不可能的,正因為它們看來是如此的深廣長遠,然而這其實也是屬於心智的解讀和歸因,因為那看來巨量的情緒,其實際重量輕如鴻毛,在我們的物質身體中是不成比例的,經過了呼吸過程是可以逐漸回收和釋放的,而要在行為層面改變,只有藉由書寫和實際的應用來證明給自己。只怕因為我們是如此的相信我們的相信而失去了改變的機會。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6月 09, 2018 8:34 am

46 有行為沒情緒

前面說到的是有感覺到情緒感受,卻看不到當中的想法的情形以及可以怎麼去看,現在我們來看看當我們已經行為了出來卻沒有感覺到情緒的情形。哈,這樣說更奇妙了,連前面的想法和情緒都看不見了,只剩下事件刺激和行為反應模式,這是怎麼回事? 其實這裡所謂的行為不僅僅是單純言語行為,雖然表象上似乎只有出現了外在的言行,但其實可以說是一種情緒性行為的表現。各位有沒有遇過這種情形,即我們看到他人的言語行為透露著焦慮或憤怒,但當我們回饋他們要他們放鬆的時候,他們卻回答說,我沒有焦慮/生氣! 但我們似乎就看到了,會覺得只是對方不願意承認。或者他人回饋我們有情緒的時候,自己常會覺得被誤解,因為自己並沒有感覺到情緒,而且認為,我就是這樣子! 這就是我! 不是情緒! 這時我們將要進入心智意識系統的更進階層面的了解。也可以藉此看到,我們其實被這個心智系統控制的層面有多麼地廣泛。

我們已經知道心智/性格模式包含著一些內容成分--情緒/感受、內在對話、畫面/想像、記憶等等,以及行為的層面,但我們可以將這些成分的凸顯度更約分為兩大項,一項是情緒能量,其情緒的顯現較突出,另一個是結構設計,其思想行為的顯現較多。有的人前者的成分重,有的人後者的成分重,例如我們會看到多數女性比較情緒化,但不表示男性比較沒有心智,而是多數男性比較偏心智的結構顯現(所以若男性看來情緒的覺察較遲緩其實真的是能量成分較不明顯),或著每個人對於不同的人事物,會有不同的能量或結構偏向。所以當我們在說心智的時候,由於情緒是比較在自己身體感受裡面較鮮明的,因此比較容易藉此覺察自己的性格模式,但是當某性格模式偏向結構性質時,便不易由情緒來覺察。

另一個情況是,我們的意識系統,除了意識、前意識、無意識的層面之外,還有一些更深層的量子和身體的層面已經被發現但仍在探究之中,同時如我前面所說的,心智的演進過程令我們的心智結構和反應速度更加的緊密和快速,因此過去會在行為之前被看見的情緒和想法逐步產生的過程變得更不益被覺察,故而有我們的情緒行為發生的實在太快來不及介入的情況更多的情形。最後,前面也說過,我們的心智性格有些是來自於先天或遺傳,有些來自於後天的環境養成和自己的創造,若是來自於與生俱來/遺傳的,就比較是會直接的由行為層面就直接的表現出來,不需經由想法帶著情緒然後逐漸產生固定人格的過程。

因此藉由上述簡介的多重原因,我們可以開始了解由思想和行為層面構成的性格模式,它們其實不那麼需要去感覺到情緒,但確實是一些性格模式,而且這些行為模式也是會干擾到自己和他人以及人際關係的,各位可以自己去回顧某些固定的行為,雖然自己內在好像沒有感到很大的困擾,卻會影響到日常生活和溝通,也會經常的由他人的抗拒或攻擊或迴避等等言語行為回饋給自己,但若因為自己沒有很大的感覺而不去理睬這些回饋,則可能在生活上持續累積後果,越到後面就越難處理。

現在談到如何處理,其實同樣的,無論是任何的性格/行為模式,都仍然可以使用內省,也就是往自己裡面查看的方式來了解自己,在只有發現行為層面而沒看到情緒的情況中,我們就更要去留意他人所給予的各種回饋,這當中他人的回饋或許也只是他人的誤解或意見,但是自己可以經由對自己的內外的行為和想法的觀察與覺察並察看現實的情境來判斷。你可以由外部看到和聽到自己的言語和肢體行為中,其實顯露著一些情緒成分,成為情緒性的言語和姿態,而如果我們己經對於自己身體內部的情緒能量有了相當的覺察程度的時候,我們也更能夠看到其實在行為的同時間,往往仍然是有著像是某種身體之外的能量在身體的內部藉由各種方式顯現和擾動的。

在書寫的時候,我們便可以藉由描述自己的外在身體語言行為過程,也去試著描述內在的情緒能量現象,然後去看見這些帶有情緒性質的言語行為中所隱含的想法、信念、記憶、畫面等等,接著仍然依據我們對於物質現實的理解和領悟來進行解構。我將在錄影中舉例說明。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6月 29, 2018 4:30 pm

47 分歧片段的人生

我們若留意自己的生活,我們會發現自己被分身在不同的能量身分區塊之中。是的,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的生活時間和區域是被分隔的,而那是這個現實本身已經成為的生活基本構造,例如我們有家庭、工作、休閒活動、朋友聚會、上課進修等等的不同的時間和區域和人群對象的分隔,那是現實的常態,然而在這個現實的時空區塊中,我們也將自己依據這些多層面的情境來區分和定義自己成為不同的心態、情緒、關係、角色,以至於我們會在這些不同情境中自動化的被套入正向與負向的價值觀和各種被操縱的人格角色之中,卻不是整合的自己自主的在各類情境中引導自己活出不同的創造。有許多不同的層面可以說明。

例如我們在家中對待家人時因為認為自己是個有家教的父母,所以對待小孩的時候就會只表現出自己認為父母該表現的管教者的嚴肅姿態而壓抑住自己也有的輕鬆柔軟的可能性,然後在朋友面前將自己定義成為一個開心果,就總是扮演搞笑的角色,而因此抑制自己也能夠分享生活壓力的權利,然後在與某個特定的權威同事的互動中,定義了自己是一個能力不足的角色,那麼也不知怎地,見到此人自動就變成為一個好像真的沒有看法的人,或者在伴侶面前,自己成為了一個負責任的照顧者或者受寵的被疼愛者,於是也相應的自動化的在對方面前就只是那般的成為那個角色…。這個情形有可能是大範圍的受到了文化習慣的制約,例如在公共空間的表現,或者文化對於某些角色如教育者或子女角色的規範,也有因為每個人特定的遺傳和環經因素發展的結果的特殊性。

而種種這些不同程度的正反能量的制約,我們在一天之中就會有無數次的進出能量的轉換之中,在這當中我們會有許多總是痛苦的生活片段,然後總是有那無盡的期待某些時刻的來臨,例如,上課天早晨起來的那時段的慵懶,上班時刻的無精打采或無奈或戰戰兢兢,在旅遊前夕時的興奮狀態,在演講和展演前的無法入眠,在沒有伴侶的時候總是感到孤寂與等待,在上台表現時才有的生龍活虎,或者過節時刻的特定情緒和人格模式,或者只是前後面對兩個不同的人或事情,我們的表情和肢體語言模式的立即自動化切換,每天須面對著如此被分類成好好壞壞的事物,順眼和不順眼的人們,我們的環境是如此的複雜,於是頻繁的進出各種情緒能量中讓身體透支,甚至當我們因為某個機緣下定決心要改變自己,過些時日又回到從前的自己,因為連那些決定都是被人格能量所控管和區隔了...。

要知道,就在你所定義並區隔出來的無聊的課業、痛苦的工作,或單身的寂寞中,甚至那些白日夢的幻象中,你不知已經錯失了多少,因為若你能夠在那每一刻的當下真的活著,那每一刻當中總是在支持著你的點點滴滴的可以總是令自己學習、成長、發現新事物、擴展創意、成就人生願景的過程,卻就這樣的在自縛自虐中度過了。而由於身處於那些被定義為負面的人事物環境中,自己又將那美好的期待總是投射在未來中,反覆的在壓抑中追求與等待,而到了那個期待到來的時刻,卻因為累積的過多的能量而挫折和衝突循環不斷,於是幾乎沒有什麼時候是可以把握當刻活在當下的,那麼在這隨時由能量人格切換著帶著跑的之中,我們不知錯失了多少人生。

可以問問自己,這些每天在不同模式的轉換中有多少,是我們在自己的整合於自身和現實世界之中的意願和決定呢? 於是我們可以知道一切可以是在現實的某程度和範疇之中的自己的責任和最佳的選擇,然後在生活中令一切的進行在自主自導之中而不必是一再的不得不被自己的定義和情緒拖拉著一會兒興奮一會兒痛苦然後經常的內在衝突然後成為外在衝突,以及不斷的以為是由天外飛來的挫折干擾,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是一種自我操弄於是也容易被他者操縱的情形,正因為我們其實有所覺知,但無法放棄我們所耽溺的能量和信念中,其實一切都暗藏在自己心智的自我欺騙的自我利益的自我定義和期待與恐懼中。

解決的方式,去了解那被想法和情緒分解為片片斷斷的自己,了解這個總是在支援著自己的物質現實整體,了解自己已經擁有一切的潛力並且資源和支持都在這兒了,我們本是一個可以更為整合自主的個體,更有能力去處理問題的,不須去否定自己的一切和情緒能量,他們本就是自己的一部分,只是我們如何將這些脆片拾起並整合回來,去在自我信任中寬恕自己的分歧並持續前進。於是我越來越可以當無論我走進任何時空,我都可以整合穩定清晰的在自己之中,更自由完整知足的分享和表達自己當下的觀察、感覺和覺察,在與環境的融合中可動可靜,時刻迎接的都是新的探索、分享和創造。謝謝閱讀。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5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