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心理師的生命之旅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一 1月 29, 2018 9:03 pm

28 真與假的正向

由於新時代/靈性的這幾十年間的快速發展,許多人都已經經常的將正能量、能量、正向掛在嘴邊,而當我在說明正負向的情緒感受經驗其實是我們真實的物質身體的負擔時,就會有許多的疑問出現了,所以在這裡整理和澄清一下。

其實真正的正面正向,就是這個我們已經所存在的這個物質界,也就是這個地球上面一切的物質現實,人事物,如同它已經所是的無所不在的寬廣涵容,提供我們每個人的一生的生活所需,食衣住行、行走坐臥和我們自己的身體,沒有一刻不支持著我們的生活和生命,縱使我們由於太過於視其為理所當然,以及我們幾乎因為沒有看見這個現實而一再一再的濫用這個物質世界,它永恆的在那兒支撐著我們,無論如何。

再看看這個我們人類有史以來一直在追逐的快樂原則,那個快樂多是在心智能量層面的定義,也就是你的正面感受,來看看這個感受的性質,它總是稍縱即逝,是吧! 否則我們怎麼總是在追逐著它呢? 我們嘗了一會兒它的美好滋味不一會兒它又不見了,然後我們就得繼續去找尋,經常是由外面找到新的刺激物,或者往裡面去找尋快樂的想法和記憶或白日夢,然後我們為什麼總是保不住那個快感?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而如果它總是來來去去,那個真實性在哪裡? 為什麼它的來去不是掌握在我手上,因為如果是那樣我們就能夠一直保有它了不是嗎?

當中的機制仍然是對於心智意識系統的整體的一個了解,先再說一下,它有著這麼一個正負兩極化的本質,也如同刺激反應的機制,所以一個內外的刺激,就跟隨著正負的反應,而我們會解讀它和評論它,是能量感覺好或不好的,是對的或是不對的片面價值觀,而一般而言,正的負的會去平衡它們自己,所以如果我們放任自己耽溺在正面太多太久,負面也相對的這麼強烈,相信尤其是體質比較情緒化的人更容易觀察到這樣的性質,像我的過去。

但也因為自己自幼小就是如此的極端,終於也發現一件事情,就是那些我原本總是認為越快樂越興奮的經驗越好的我,總算也發現到,一來是這個如上所說的反覆的後果,另一方面就是,那些興奮的經驗其實也是痛苦的經驗,如同我在很前面的文章所提過的關於爽快與疼痛,如果我們確實去在身體的感官裡面體驗一些經驗,會發現許多時候心中的解讀和身體的感受是相反的,也就是說,我越來越能看到的是,當我心中解讀那是很棒的正向感受時,我發現我的身體正承受著痛苦。想到有一個曾學習演小丑的朋友給過我一個例子,當他們練習將痛苦和興奮表現到極端的時候,發現兩種經驗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分辨不出來,可以想見那對身體是很折磨的經驗阿,呵呵。

那麼在這樣的處境下,我們該怎麼去應付呢? 方向就是,將我們總是對齊到這個現實的生活,因為如上說言,既然這個物質現實與我們的身體早已經是恆常的支持與總是寬容,我們只是跟它們在一起,就是恆常的穩定與正向,而當然我們的任務也就是去維護和增進它而非忽視與濫用它,尤其當我們耽溺在能量性的感覺中時更是經常做著破壞它的事情,以至於我們現在得要做得更多去彌補它的後果,如環境的汙染、生活水準的不平衡、身體的病痛、關係的動盪等等,如果我們真的認識到我們過去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做過的那些事情總在令我們承受後果,那麼與真實生活對齊更是刻不容緩的。

當然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仍有許多起起伏伏的事件,於是我們也會跟著事物在內外反應出來,但也因為是跟隨著真實發生對齊,我們便能夠相對快速的就能回覆穩定,不會因此繼續循環製造因為虛構的想像而來的更多後果,並且朝著有效的問題解決前進。所以領悟這些實情,就讓我們更加的去了解我們的心智的內容,於是逐步能夠掌握和統合自己的行為和生活。多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2月 10, 2018 10:43 am

29 我們的共命

前面已經說明了許多關於我們每一個活在地球上的生命,以及在這個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還有在我們自己裡面的不同人格表現中,每一個和全部都是在一個平等的客觀物質現實基礎上面的,在這當中,如果我們能夠在進行事物和交流以及解決問題的時候都將一切對人事物的主觀的和情緒的批評,拉回和對齊到平等的基礎上面,那麼我們才更能夠基於客觀的現實做判斷和決定,於是有效的解決問題與突破自己。

那麼在我們的平等的起始點中,許多人有著關於不平等的困惑或疑慮,因為看看這個世界,有人生來富有而命運平順,有的人生來貧窮而命運多變,即使我們共享著同樣的地球和世界並且我們的身體有著共同的物質組成,那麼怎麼樣去看這個平等呢? 在這種原本平等卻又不公平的生活環境中,該怎麼說服自己去平等的看待他人呢? 這裡我要請讀者有耐心地跟著我去蒐集這個地球與世界的演進和更多的資訊,因為我們如果無法回歸這個平等與共命的視野,那麼我們在解決自己身邊的小事情的時候也就會有重重的阻礙。

是的我更在這裡也提到了人類有著共同命運的現象,我仍然會試著用更簡明的方式來說明。也是曾提過的,這整個生命環境原本的樣貌是裡裡外外的在一種均衡的狀態中的,但是因為人類過度的使用了心智的兩極性的批判和對立,逐漸逐漸的在歷史的演進之下,終於成為了像現今的貧富和環境極端不均的情況,這便是後果,我們許多人在不同程度上成為了這個後果的犧牲者,以至於生活狀態是相當的辛苦的,然而重點是,我們已經來到了這個位置,如果我們繼續的濫用著心智的極端化情況,例如不斷的批判和抱怨這個世界的不平,哀怨自己的成長環境和遭遇等等,自己只是仍然停滯和令事情更加的惡化,然而如果由我們每個自己的位置開始終止這個惡性循環,當在個人的層面上有了回報和收獲,我們逐漸也能擴展和影響到更多的環境。

或許你會說,我連自己都顧不好了,大概更沒有能力去顧到其他了,哈,這也說回了剛才提到的共同命運,因為我們若是真誠地為自己進行這個回到平等的物質現實,確實的為自己活出一個計畫中的有品質和尊嚴的生活的話,你勢必會影響到身邊的人,因為你處理過的每件事情你走過的每個地方,到那兒都有著互動和交流。就像人類一開始大家不約而同的過度的使用了心智的評判,就一起造成了如今的世界樣貌,無論整個大世界,或我們身邊的小世界,甚至我們對自己的一切看待和做為,那麼當我們這些有所覺察的人們願意真正的使用正確的方式為自己而活,那麼先是自己的個人成就,逐漸影響到身邊環境,接著更大的環境也能夠有所改變了,而且,不會如你的心智以為的不可能或需要那麼久。

所以在這兒我提出和呈現以及強調了人類和生命現象其實是共同命運的事實,主要並不是要說我們應該如何站出來為其他人和這個世界做些大事,這是每個人的重責大任等等的這種強調(當然如果這是你的使命或長項,是可以去做的),而是基於共同命運,基於起始點的平等,我們不需要因為自己已經是這個心智行為後果的位置而我們就有這個權利去以這些不公平的環境做為理由,來繼續的寵溺我們的心智,繼續的抱怨和耽溺和容忍自己的脆弱,而是我們其實更沒有理由如此的對待自己,如此的總是默認自己的無能和挫敗的經驗,並且就拿這些持續的定義自己、放棄自己。

另外我們也可以去查看一下,那些我們以為自己遙不可及的或罪魁禍首的菁英、富豪、權威、名人,他們的生活以及身心狀況實際上如何,他們有一部份人們,是的,的確在他們的生命中,有活出了堅毅、耐力、持續、專注等等特質才令他們得到了世界上的這個位置,那部份可以是我們去學習的地方。而,他們所已經遭遇的身體壓力和心智系統以及將承受的後果,也並不會和一般人有太大差別,即使他們有過多物質享受或名聲,他們真正擁有的和我們一樣,一副身體以及所有裡面在運作的只有他們自己真正知道的心智,而那也是這些人們要去為自己承受和處理的,所以要知道,我們對這些我們羨慕或者痛恨的人們或事物所產生的東西只是我們心智的看法和信念,和這些個人事物本身是兩回事情。因此回到先前一直在說的,那物質的現實中去了解一切,而唯有停下、處理我們的心智兩級的解讀和判斷,釋放身體的心智能量與自己的身體校準,才能給回我們自己一個真正值得的人生。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六 2月 10, 2018 10:44 am

30 一同前進


這裡還要繼續說說我們人類的平等的共同命運,上一篇說到的是關於那些我們經常以為自己是這個世界、國家的具有財經地位或有能力者的受害者/依賴者,或者認為自己的命運遠不如那些我們認為的那些佔優勢的人,而因此放棄自己的努力而甘於僅只是如此的生活,卻沒有看到的是其實所有的人們,在一個最根本的身體與心智的層面上擁有的是一樣的本質與建構,也同樣的需要為自己真正的站起來突破一切的自我設限,看清楚我們的處境,然後為自己也等同為他人繼續前進,那麼我們的環境和世界才有可能再逐步歸於平衡。

因為那些名譽或地位或財富或其他值得追求的,其實都成為心智的材料,讓我們分離了自己,以致於所有人都沒有活出自己本已經是的或應有的榮耀、尊重、健康、富裕…,即使我們可能看上去如此。而由另個層面,人們也會在心智裡面想著,既然大家都一樣,那麼我有什麼本事需要去改變呢? 知足不好嗎? 何必給自己找麻煩? 哈哈,心智就是這樣的,會用各種理由來將自己原本可以做到的事情用許許多多任何可能的理由拋開這個自己對自己的責任,自我放棄,到後來要承受後果時又後悔的情形,這其實都是在自己的層面上做決定,沒人能夠逼迫自己。

現在我要在發生在每個人自己身邊的心智投射建構的情境上說明關於我們的同體命運的現實。還記得先前說過的投射嗎? 我們會對身邊的他人的作為進行一切的解讀,然後又感到不明白為何他人能夠做出如此的行為,卻沒有覺察到這些解讀其實來自於我們自己內在的情緒感受和思想,同時我們也沒有足夠的了解他人的一切行為背景和動機,於是完全由自己的內在世界建構了一個事件,又放到了他人的身上,那麼由我們這些反覆的模式看來,我們只是在自己的虛構世界裡面,那些被我們刻意解讀了卻又說不了解的對象,也全都在我們自己的世界裡面,我經常看著自己和他人的這些個投射行為,真的非常的神奇,因為既然這一切的想法和信念和感受都來自於自己,那麼那些尤其被我們看作是敵對的或是衝突的或是評價的對象,我們應更能夠同理對方才是,怎會反而成為我們衝突的對象來造成人際困境了?

例如,當我們看到某些人能夠在人前盡情唱歌、跳舞、表演的時候,感到看不過去,想著他怎會這樣暴露自己讓人笑話,唱跳得又不好,我自己就不會讓自己陷入這種丟臉的情境,真弄不懂這種人。好的,其實在這裏我們並不真正瞭解對方為何如此,有時他們說了我也不想去聽去相信,因為我如此確信自己的批判是真的,然而實際上這個想法只說明了自己如何的長期以來退縮在人群後面,只要有什麼動作就大力的批判自己,以至於令自己愈來愈膽小於站出來表現自己,而如果我們看到了這些投射僅是映照了自己的狀態,可能你會去問的反而是,這個人過去不是這樣的,他是如何突破自己的,能夠不必顧慮到他人的偏見而勇敢去做,而這正是我的處境和需要突破的,我可以去跟他交流了解一下。

各位可以隨手拾來就能看到自己和身邊的例子,那些原本已經共同生活許多年的伴侶,或者長遠好友,可以就因為一個或幾個事件而反目成仇,卻沒有給自己這個機會去好好看入對方其實或許是能夠映照自己最多層面的一面鏡子。而看看我們身邊經常發生的批判或抱怨的小事件,一樣樣也都足以讓我們看見自己是誰,也就是我在前面文章裡面提到的,我在那個事件當中,我的感覺、想法、內在對話、想像、記憶、反應動作等等是什麼,出發點是什麼,而對方是如何我們無法證實,真正能夠弄清楚的卻是自己的所有這些內容,而正是這些內容令我身心感到壓力和受苦的,我為什麼不花些時間來為自己弄清楚,讓自己卸去這長久以來的束縛,而我們卻只是一再的遠離那些我們認為造成我們的問題的人們,讓我們的人際自由範圍越來越窄小,這真的是我所要的人生嗎?

由於我們如此的習於去批判和抱怨,長期的令自己身心俱疲,以至於總是蒙蔽了我們自己而沒有給自己機會發現到,我們沒有真正的敵人,那些是我們自己,我們投映出去的,所有的人事物和大環境已經都在身邊在我們這一生中一再的給我們機會用了無數的方式恆常的在這兒支持著我們,所以這些揭發有沒有給你足夠的理由令我們與所有身邊的人,在我們的同體命運之中,一起突破阻礙朝前邁進呢? 這是個值得每個人好好為自己思慮的事情。感謝你的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四 2月 22, 2018 7:32 am

31 恆在的個體性

前面的幾篇文章在強調的是我們每個物質生命和我們每一個人,以及在我們自己裡面的平等和共同命運,那麼我們的個體性在哪裡? 因為在我們許多人的一生中,活著的目的似乎是為了要找回自己,活出自己,被看見被肯定,證實自己的存在,無論在工作領域上面,家庭地位上面,社會地位上面,人際關係當中,甚至尋找伴侶或生育小孩的底層的目的中…,那麼如果我們其實和所有人是平等如一的情況下,我們自己在哪裡?

其實這個疑問的來源,也同樣是在於我們尚未分別出我們的物質現實世界和心智的虛擬世界的差別的緣故。因為由物質的現實來看,我們早早打從我們出生以來便已經在物質身體層面俱足了那個個體性了,那個生來即是獨特和與眾不同的差異性相信每個人都知道,沒有一個人是一樣的! 這呈現在我們的身體一切的明顯的和細節的之中,呈現在我們每個人不同的肢體語言和表達之中,僅僅是我們太過視其為理所當然而忽視了那些事實,以至於甚至任意的輕視自己的這個或那個而羞於表達自己,所以這裡我們有很多的功課要做,首先我們需要將自己的所有對自己的批判、輕視、羞愧、躲藏等等的事項去看見它們並列出來,為自己看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子評價和對待自己,以至於自己終其一生要從他人那裏得到肯定卻永遠沒有辦法如願,即由於這個對自己的出發點。需要認清這個自我肯定的責任和源頭若沒有為自己搞定,那些努力終究是白忙一場。

我們的平等和同一,是完全沒有和我們的個體性有任何的衝突的,所有的人、生命、和我們的組成部分之間,全然是可以和平共存並且因為彼此的互相支持令彼此發展出來發揮更多。但是在我們的心智對現實的誤解之中,我們幾乎花許多時間在瞎忙,而忽略了真實的生活和真實的自己。有些人認為他們要的不僅僅只是每個人能夠表達出自己罷了,他們要的是自己比所有其他的人都特別或者擁有更多,至少在某個自己追求的項目上,或者跟身邊的人的僅僅一件小事情上面,當然,我們平時的教育就是在我們的成長中這麼教導我們的,我也曾經嚴重的落入這樣的思維中,直到認清楚我們的心智如個盲目著在跟自己玩著怎麼樣的遊戲,試想像一下,當你面對兩個同是生命而有著不同特點的個體,我們在心理面強行的只是為了感覺問題,去指定其中一個比另一個好或多,這樣的意義在哪裡? 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 而我們幾乎總是放縱心智贏得一切,卻沒發現我們因此更失去自己的特別,現在讓我說一下為何如此。

首先我們可以留意到,當我們需要特別,需要比別人多的時候,那都是基於一種能量性的感覺,是一種欲望,或者害怕失去,是一種長期的處在這個正負兩極化的價值觀和能量中的循環,而當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處在這個慾望和恐懼中的時候,什麼事情發生了,許多人總是一時間感到贏了特別了得到了,在當中得意,但是更多數的時候呢,卻是感到輸了庸俗了失去了,在當中痛苦,但是我們整體人生看起來到底是如何,只是不斷的循環而已,沒有真實的變化和改變,在這全程當中我們在永恆的支持著我們的物質現實當中不知道失去了多少真實人生的尊嚴、滿足、關注、豐裕,那原本可以總是在我們的人生中享有的。所以各位有沒有看到,當我們在心智中如此的相信我們的追求的後果,竟然是真的失去了整個人生原本可以真的進步和發展的和成為更好的。因為我們同時也能看到,這個追求特別和更多的虛構的信念本身造就了我們從原本的全有,到後來的削減和脆弱,而且非常有意思的,每個人都一樣擁有這個相同的信念,反而因為這個同樣的信念,我們變得在信念中平庸而壓抑,沒有辦法展現我們自己所是的不同和可以更多的創造的特色,這不是很奇妙的一件事情?

最後我們可以為自己呈現的一個更多的視野的是,當我們在無盡的等待和意圖爭取給自己的更多資源的時候,自己和他人以及這個世界正在逐漸形成並且更加惡化成為真實的兩極化情境,因為當我們只是願意在心智裡面造成自己的特別,我們將我們的潛能禁錮在自己的身體裡面難以發揮,我們總是以為我們能夠做的非常有限,我們總是達不到我們要的某種特殊的程度,沒有讓自己看見當我們沒能在實作中為自己解決和發揮更多,然後也能直接的影響身邊更多的人的時候,我們自己和家庭和社區和更大的社會的資源分配、環境和健康條件都出了很大的問題,這些問題的無限延伸到了最後所有的人都成了同樣的輸家,因為我們還看不懂這樣的個現實—每個人和所有的生命的平等同體的命運,而唯有在這基礎上,在自己真實生活中的細微處持續的改變和展現自己最佳的,才有機會在物質層面的正向循環中改善所有的一切。謝謝你的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五 3月 02, 2018 9:07 am

32 真實表達自己



接續著前一篇說到的表達,以及我在錄影中說到的,我們每個人,包含所謂的菁英份子們,都在某程度上面壓抑了自己的表達,而甚至關於那些以為自己其實做了全然表達的情況,卻仍有一部分其實是在壓抑的,例如在憤怒中,看起來好像自己非常的在表達之中,但由於那是一個由自己分離出來的片段的表達,而因此事後仍會發現其實有一部分在心智在當時的沒有全面看見之中是壓抑住的,而那些自我衝突部分也因為沒有處理,後面產生了諸如後悔、感到罪惡、不安全、需要補償等等總總的後果,有時甚至自己仍弄不清楚自己已經因為這些片面的表達為自己未來的人生造成了更多的壓力和負擔。這些心智運作的細節未來會繼續的談,而現在我要來說明更清楚些的是關於我在這裡所說的真實表達。

所有在物質生命中的一切表現形式都是某種程度的顯現和表達,但是關於我們人類的表達,因為帶著心智的各類的能量和各個分離的人格並且由其所掌控的情況,絕大部分的表達都是片面和不完全和衝突的,或者是私利的而沒有看見全貌的,那麼,後果就會產生了,所以這裡要分辨清楚的是,表達若是心智與身體裡外整合的平衡的全然的表達,便是在此時此刻的真實的表達自己,但若自己的表達或表現是以片段的/分離的--能量/價值觀/人格所帶領的,那麼這個不完全的表現,就會製造循環的兩極化的不必要的後果。

因此,可以說,當我們在人生的旅途中,無論你有一個向前成長的人生目標,或只是要解決一個眼前的或長期的問題,或者真的過一個好的生活,那麼這些都牽涉到你如何的表達你的自己的過程。當我們仍是一個嬰幼兒時,隨著心智的成長,我們的表達逐漸由完整的成為分裂和片段的,而現在我們又將重新學習如何去經由清理這些分離出去的片段,回到我們原本的與物質身體的整合之中的完整表達,但是並非這是回到嬰幼兒的表現方式,因為身為成人,由於我們的智能和知識的累積,會令我們的表達在物質現實中成就更多的事物。

所以我們看到雖然各種情緒或著衝突或者壓抑雖然都也是某種表現,但我們更說它們是一種被心智奴役的顯現,這種心智奴役/操控的情況呈現在所有的個別人類之中,而我們因為有如此多的信念和價值觀和投射,我們因此往往在一整個人生之中,都沒有真正的全然的展現自己的創造和才能和特色,只是活在假象的恐懼和慾望之中反覆循環的僅僅只能呈現有限的自己,當你原本就已經具備了一切潛能,卻只選擇了一丁點來表達自己,各位,你若能看到這個事實,真的可以重新考量自己的人生選擇。

在具體的表達自己方面,這些我們將要活出的表達也非憑空就自然顯現的,的確有些表達方式是我們似乎一出生就具備的,例如每個嬰幼兒有屬於自己表達全然開心的時刻和樣貌,但是成長過程中這些逐漸被壓抑和分離,所以很多人的開心就變得不僅僅是開心,而是背後有個分離的目的,成為強顏歡笑或者各種有條件的笑容,而要回到全然的笑,就需要解構和釋放這些分離的有壓力的心智想法和情緒能量。而有許許多多的特質是自己其實在這一生中沒有為自己活出來過的,但是自己知道那被活出來是怎麼回事,於是投射在他人身上,在找尋朋友或伴侶或導師的時候就會去尋找這些特質,卻不知道自己本身就具足了那些表達的條件了,所以在重新學會這些表達之前,自己需要為自己定義這些特質,例如自信、寧靜、穩定、清澈、優雅、溫柔、關心、欣賞、接納、勇敢、熱情…..。

提醒一下,所謂全然表達並非要表達到極端,好像要笑就要痛快的大笑,哈,而是你只是笑而已,為了你要成為笑而笑,當中沒有其它的恐懼或慾望等的能量在你裡面控制你,而是你自己主導的一個笑。近來我在走向自我表達的過程中,我看見可以做到例如當我在路邊遇上小動物,我可以停下來去與他們互動,但我發現我早就想要做也知道怎樣做這樣的事情了,僅僅是我自己過去沒有發現的在那些當下我的心智裡面在恐懼的種種原因在阻滯我,於是當我能夠更了解我的心智並能清理那些內容,才變得能夠好像自然的做出這些表達,如同我知道我一直也都是具備這個表達的,只是到現在我才得以實踐它而在物質現實中享受我與小動物們的互動了。謝謝你的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3月 18, 2018 8:52 pm

33 我們是多重性格


因為上篇文章也說到了人格,或性格,就為各位說得更清楚些,是的,無論你有沒有發現,我們早就已經是多重人格/性格了,多重人格在這裡的定義不是如同精神醫學上面的嚴格定義,在那個定義中,一個人的解離,也就是人格之間的分離程度,即轉換時失去對另一人格狀態的記憶的程度更明顯,以至於不同人格出現的時候是非常的明顯的戲劇性的交換和取代和佔據。而我們在這裡所說的每個人的人格,也就是我們心理學領域所謂的人格/性格測驗所測出來的那類模式,只是測驗所測出來的仍極少的反應我們每人真實的人格複雜度,而且我們的人格也可以說只是表面上的自己,而那些是可以依照我們的意願改變的表象模式。

如果我們觀察我們自己的不同人格/性格--我們就用性格來區分說明吧,當我們被某一個性格佔據的時候,我們也如同多重人格患者一般經常不能夠記得另一個性格狀態,以至於無法去自由的轉換它們,例如當我們是在憤怒時,或焦慮時,無法立即將自己換到輕鬆、愉悅、穩定的或是其他狀態。所以由此你也可以有一個了解關於我們要去的方向,那就是,當我們是和我們的物質身體與外在物質現實對齊,而非由心智主導或接管的時候,我們可以自在的由某個表達轉換到另一個表達,而非僅僅只能夠卡困在那一個性格中的情形,故我們也可以藉由這個轉換的自由度的觀察來檢視自己釋放心智和拿回自主的程度。

那麼什麼是性格呢? 它們是屬於心智系統的一部分,一個性格會有一套相應的反應模式,當遇到某個事件點的刺激的時候,那些刺激經常在物質現實中有各種刺激點到達感官,例如看到一個場景或某個人、聽到某句話、聞到某個味道…就會整套引發出某性格,例如焦慮性格、自卑性格、受害性格、傲慢性格、疑惑性格、寂寞性格、內疚性格、羞愧性格…等等等,而每一個性格都包含一套連結反應,例如某人的 “自卑性格”中,會包括了畏懼和恐慌的情緒、責備自己的內在對話、過去受傷的記憶和身體往內縮緊的反應。

但由某個單一事件中,我們往往同時啟動了好幾種的性格,裡面就會有許多的情緒、秘聊、記憶和身體反應的組合,它們在一瞬間就一起或著一個接一個的啟動。如果不曾面對處理這個事件(刺激)和性格(反應),我們在當時就會感到內在一團混亂,只是非常的難受,又一時難以說明白,只是想逃離這個現場或著趕快做別的事情轉移注意力,然後好像它們隨著時間逐漸自己消散就沒事了,其實並非如此,如果這些就這樣被我們逃掉而沒處理,它就會在身體上面繼續的累積和深化,直到下一次類似的刺激發生的時候,我們的反應將會更大更難處理,好的,這就是,我們為什麼要去書寫,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才能夠幫助自己看清楚這些心智的內容和細節,於是進行了解、領悟、清理、釋放、修正的工作。

這時讀者們會不會問到,那麼我們清理解構這些屬於我們的性格之後會怎麼樣呢? 這些不就是我嗎,那我們真正又是誰呢? 我若不是這些性格了,我會變成怎麼樣子,所有的性格都不需要了嗎? 那麼那些好的性格怎麼辦呢? 哈,如果能走到這些疑點就很棒了,因為答案都是有的並等著去解決,那是我們走向更真實美好人生的開始。其實前面的文章也有部分答案了,會繼續的為大家整理。可以先用如下說明理解一下。

如果看我們的一隻手,有手掌和五個手指,那些手指代表我們的人格們(實際上要更多得多),而手掌就是我們真正的整合的理性的穩定的那個覺知的自己,然而大部分的人們甚至因為太長時間都處在自己的人格們之中,乃至於極少觸及這個覺知的自己,這個真正的自己可以說過去經常只是在給這些心智人格供電罷了,而我們要清理這些人格,便是在同時壯大這個覺知的自己,於是更有力量去放掉這些個人格,那麼我們要去到哪裡? 就是去到讓這個更深部覺知的自己和我們的身體更為結合,於是當我們從事任何活動和行為的時候,我們直接就是在身體的覺知中進行,而能夠隨時調整我們所要進行要活出的表達,這些表達如同一些字詞的活出。例如我將面對一群人講話,我要表達的是自信和穩定與勇氣,然後我便能夠整體表現出來,能夠真正自由自主,主導自己的表達和人生。我將會整理說明更多,謝謝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3月 18, 2018 8:52 pm

34 我們的三位一體


各位是否時常聽到”身心靈平衡”的說法? 但到底什麼是身心靈? 現在我們也將整合的看一下我們人類個體生命所是的基本組合,因為了解了這個層面,也就可以更清楚我們在面對自己的問題和生活上的進步方向。

我們是由三個基本單位的組合,自己、身體、心智。身體—是我們都已經知道的,包含了所有組成我們物質身體的一切內容,由細胞、原子、分子、的細微層面,到大的器官肌肉骨骼等等組織的一整個整體,是我們在這個物質現實中生存的主體。心智—是我前面文章在逐步介紹的,是一個心智意識系統,包含了情緒感受能量、思想內容、記憶、人格/性格等等許多層面的系統,它是我們在物質現實生活中需使用的一個溝通平台,但是因為長期的濫用結果,反而成為了我們真實生活中的一個限制,甚至成為生活中主要問題的來源。現在我首次在此介紹一下所謂的自己指的是什麼。

自己。有許多的領域用不同的方式來說這個自己,例如本性、靈魂、元神、精神、存有…等等,或許你可以用更多其他的代名詞來代表這個自己,或用不同的方式描述它,但它真實的是什麼,卻只能是某一個實際的來源,我將用比較實用和方便我們使用的方式來說明它。當我們說,我有”意識”到這件事情的發生,我有”覺知”到我身體的某個地方在疼痛,這個意識或覺察,就是我們自己在作用著,但我將會只說他是覺知/覺察,而不說是意識,後面會說明。這個自己,是一個生命基質,本質是物質性的,就如同一個生命力,它是我們的心智和身體能夠運作的源頭,或者我們可以比喻它們如同我們個體的發電機、電池。由於這個自己的存在,我們才能夠思考和感覺,而我們的身體才會動作。

由於我們絕大部分的人,沒有自我訓練去發展我們的覺察能力,因此在說到這個自己的時候,大家會覺得有些玄和難以捉摸,但至少我們能知道我們有”覺知”到一些我們自己的身體內部變化,所以那就是我們發展的一個起頭,為什麼我們要訓練去壯大和成長我們的覺知呢? 因為這樣我們對於我們的潛意識、無意識的內容、以及身體內部一切的波動便能夠更細微的了解和掌握,也就是更是整體的主導著自己,那麼我們將能夠有效的解決問題和掌握生活。哈,這不就是我們一直在進行的事情嗎? 前面一直在說我們要了解我們的心智,這個去了解去覺察的主體,就是我們的自己。

實際上我們自幼以來的三位一體,大都處在一個不平衡的狀態,我們自己太過靠近心智,將自己過度認同於心智,卻遠離了身體,過度認同心智的結果,就是將自己的生命力拿去給心智過度充電,但是心智其實僅是我們可以拿來使用語言溝通和計畫的工具,它的本質是能量性的,是兩極性的,如果過度使用了,我們就會有無數的價值觀和信念和投射以及兩極的情緒化,然後這些情緒和價值觀就會指揮操弄著我們身體的行為,然後讓身體凋萎生病,又由於心智的能量全是由我們物質身體供應的,所以這就變成了反客為主,所以當我們過度認同和使用了心智,這個心智將過度使用自己的來源,最後也將自己隨著主人一起終結。

這是為什麼我們除了了解心智的作用和細節之後,我們要去清理這些過度使用的內容,然後讓自己回到這個三位一體真正在活著的主人,也就是身體上。讓自己與身體更加的結合,並發展自己對於身體的覺察,我們一方面要覺察心智如何的作用在身體上,然後釋放掉那些多餘的心智能量,一方面我們和身體結合之後,我們對於身體的第一手的掌握才會更深入和詳盡和確實,因為我們長久沒有將覺知放在身體的結果,已經讓我們放棄了太多它原本的直接的存活、再生、復原和全知等等的能力。

所以我們要進行的方向就是,由意識走到覺知,因為我們過去只認為我們是心智和意識,故僅將我們的覺知縮限在意識的範圍中,所以我們覺知的範圍極為渺小,而我們自己和我們的身體,以及這整個我們活在其中的物質現實,實際上比起這心智和意識要巨大太多太多太多了,兩者各方面的差距超越我們的了解,或許可以由某些有發展出特殊異能的少數人們看到我們的潛能…,如果我們真能夠去壯大自己如同覺知並真正的與身體結合,使我們的三位一體達到平衡,那麼我們的人生和世界將會有極大的轉變,但這得要靠我們自己一步步的在生活中踏實地達成。謝謝各位的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3月 25, 2018 11:37 am

35 後果/報應/業力

現在來談談前面文章中有提到的後果是什麼意思,這個後果有別於宗教哲學等其他領域所說的善惡因果報應或是業力,可以由更簡單的方式來觀察了解,卻能涵蓋更深遠的範圍。這裡主要的源頭是來自於心智,它是在更早的我們內部首先由我們的往內部覺知/查看中發現的內容開始,而非局限於往後行為的因果層面的,所以簡單而言,是當我們有心智的兩極能量的活動產生時,無論有沒有產生明顯的外部行為,若沒有去在當刻停下或處理它們,也就是當有未竟之事產生時,將造成未來阻饒更多個體活在當刻的機會,甚至更多的後續問題,這就是後果。

所以當在一個時刻中,或一個事件發生時,我們產生了內部心智的移動或分裂時,也就是同時活在兩個世界裡面,一個物質現實,一個心智的情況下,我們正在製造著此刻或未來的更多要處理的事物,在這裡的這個後果不見得是固定的什麼情況,但幾乎都是我們不想要的,我們沒有期待的,跟我們原意不符的,甚至跟目標相反的情況,因此正都是我們希望能夠避免的,但不幸的,我們經常好像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面臨了我們要避開卻避不開的事情時,也不知道我們是怎麼走到這一步來的,看不到那個出發點是什麼,也不知道那全是我們自己創造的,就很冤枉的和充滿著抱怨和不平的甚至憤怒地看待這些後果,然後全然認為自己是其它的人事物的受害者,諸如此類的情形。

因此這裡我們看一下若一個人在某個做某”壞事”的情境中,事實上那個壞事或那個不好的行為的源頭,其實早就已經種植在我們的心智當中了,但那個出發的點,並不見得是個”壞的”卻必定是個”分離”於真實的物質事實上的,因此甚至有人會以為那個源頭是”善意”的,但那個善意的出發點卻是並不實際的虛構點,例如--”我為了孩子/伴侶好,我要犧牲自己為他們付出…”; ”既然愛我,你就應該…”; ”我這樣的讓你痛,是為了你好…”等等。這些是片面的價值觀,背後藏有著兩極的情緒,即是害怕和慾望,卻因為忽視了實際上現實的運作原則,造成與現實的分裂,造成了許多衝突、矛盾、摩擦的點,而那些點就是後果。那些點會不斷的循環又循環,越滾越大,甚至發展到極端傷害性的後果,如同因果報應和業力,所以說那是未完成的事,那是我們要去盡可能發現就去處理,而不至於無限的循環下去的。

例如上面例子中我們可以簡單找到一些更實際的現實: 你所愛的人他們其實有各種的能力處理自己;每個人有自己愛人的行為方式;為了害怕痛而學習事物會對人生造成更大的阻礙….。而如果我們在一開始就能夠在確實現實中來穩定的判斷事物的話,我們的行為就能夠有效的表達自己,與身邊的人事物更有效的溝通互動,讓我們的行為能夠確實的達到其有效的支持人己的目的。所以我們看到真實的因果報應的源頭並不是由行為層面去看那善惡與否,那樣來看的結果就會變得必須要去更加細節的去解釋各種各類的後續現象,以至於看起來簡單的善惡說卻變得複雜難懂。因此這裡我們也更看到真實的善惡需要去重新的定義。依據前面文章已經給予的脈絡,所謂的善,便是自出發點上即在物質現實的同體平等中對自己和他者做最好的事情,而一旦在出發點中虛構了分離和批判,那麼便是如同在自私的慾望和恐懼中驅動,惡便由此而生。

因此我們在此也要看到我們已經接受了那些分裂了自己的出發點,容忍了無數的後果循環在我們的生活中,成為我們生活上更多無數個隨時都會遇上而卡住的點或地雷,而那些點和地雷,是我們一開始自己埋種下去的,那些出發點,可能來自繼承和學到的價值觀和自己的連結,那些個點和價值觀我們接收的時候並沒有去檢視它們,然後自己繼續發展成更多的的價值觀和許多的意見/偏見,逐漸建構起一個個人格結構或者一座座城堡,它們之間彼此衝突和矛盾,等待著我們去拆掉那些固執點和結構,找到所有的價值和意見的最根本的基地來整合我們自己,那個基礎就是我們的一體等同的,有著無限潛能的物質身體和世界。

由於我們每個人的人生自一開始就已經開始學習和接受了自己在完整和平等中建造了內在的分裂/分離,接受了自己在完整和平等中相信了殘缺和正負批判,並且將這些都投射到了外在的物質現實,於是原本在內在的虛構運作,成為外在的行為上的真實現實,這是為什麼我們的生活世界處處顯露著不平等和分裂,而這整個世界和生命都在承受著兩極化的因果循環和業力。好的,回到我們個自的生活上,因此各位如果看得到這個實際在/對我們的切身產生的一切不公平和不平等,就是該回來看看自己可以如何在自己裡面先將自己的分裂還原,如何做?去書寫了解自己,了解自己在這件事情中的每一個想法和情緒的真確性,然後還給自己完整與平等,然後使用回自己的外在的人事物。這當中還有一些點會在未來展開。謝謝各位。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4月 15, 2018 3:22 pm

36 我是創造者

認識自己的過程同時是相當需要具備對這個現實的一定的認識才能夠徹底地進行,對許多人而言在這兒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就我們先前文章中的了解,或許你已經可以逐漸發現到我們的確是無所不在的投射我們自己的信念和想法到外界的一切,而我們因著我們所相信的去從事我們的行為動作,然後又由我們從信念而出發的行為結果,去解釋自己是受到外物或他人的干擾而影響了自己的一切,最後,由其實是自己最先前的假設性的信念來預言了自己一切的遭遇,卻認為原因在外面的情況下,這些事情只是一再的循環而沒有能夠被解決。這個情形一再的成為我們最大的問題和考驗。

說到最明白,就是,我們自己創造了自己一切的現實,卻將自己當作自己的受害者,永恆的將自己卡在問題當中,無限的循環,直到自己願意走出來,承認這一切是自己的創造,我們才有可能真正的掌握了自己的生活。這個就是我們一直在心智中可以說藏匿在其中所衍生的後果,因為我們唯有去願意將心智中的所有內容攤開來給自己看到,並一再領著自己回到物質的實際情況中,我們也才給了自己機會好好的活這個人生。

說到自己其實創造了自己的現實生活,如果我們真的看到了這個實情,我們也能夠了解和領悟到,我們一切的抱怨,其實都是對自己的抱怨,因為那些他人沒有對自己做而虧欠自己的愛與責任,其實是自己首先虧欠自己的; 而對他人的罪惡感,認為沒有幫他們做到的事情,也都是先反映了自己長久沒有為自己做到的; 我們總是自己的受害者和加害者(提醒一下這裡說的是信念中的加害和受害,而非實際現實上的,實際上若有傷害生命的加害和受害者,也都是可以立即的進入解決問題的程序,而非在心智的定義當中逗留的)。當我們想要利用他人的處境來證明自己很厲害的時候,自己也是早已經在一切事情發生之前,就已經相信並擔憂自己的價值是可以被比下去的,相信或假設了生命價值的不平等,但是我們無論如何要去在這些比較、競爭和忌妒上面證明的都將是白忙一場,因為我們若忙著創造的是假象,就會停滯在其中,停滯在我們的生活和生命中,直到我們不得不發現這個真相為止。

所以就如心理學上面所提到的自我實現的預言一般,當我們的出發點是什麼,我們終究會回來證實這一點,例如當我們要在一個關係裡面證明自己是值得被愛的,由於出發點是相信了自己可以不值得被愛,因此證明的就一直是自己原先相信的,也就是永恆感到沒有被愛,甚至將原本的關係都一一的破壞、停滯或終止了(如果還不大清楚感受和現實的差別,感受性的愛僅存在於感覺能量層面,而真實的愛是在行動和生活中的實現)。因為當我們自己都不能尊敬和相信和愛自己,他人如何能夠尊敬和相信和愛自己? 因為即使他人做到了,自己的解讀中也都變相了。 所以在這個例子中,我們便要為自己認識到,無論如何每個存在的人和每個生命事物的價值都是一樣的,都是值得的,而唯有尊重自己和一切同等的存在和生命,我們才有可能去真正的解決自己的問題,作改變,實踐一個對自己和他者都好的生活。而過去我們大都僅僅在自己的心智裡面自私的為自己而忙(自私的意思如同我先前提到的,就是自己在自己的秘密裡面跟自己玩,沒有能夠接納/寬恕自己而攤開來溝通和改變),於是自私的結果其實是與自己的原意相反的結果,對自己沒有好處,所以,這裡我們仍要看看這善與惡的定義,其實更是來自於我們是否活出的是真實的(於是可以創造自己要過的生活—如同善),或者是虛構的在兩極信念中(於是總是在不得不承受循環的後果—如同惡)的生活。

因此經過這些解說,讀者們若仍沒有看到自己其實真正是自己的人生的創造者,那麼建議可以挑戰自己去看見,我們拿一個自己最近的抱怨來看(抱怨的意思就是自己對各方面不滿的原因投射到外面的因素並認為自己在當中沒有責任和能力處理),然後去問自己為何要抱怨,自己的信念的源頭是些什麼,在當中自己原本可以有些什麼責任和能力是自己可以為自己進行的,如果你/妳能徹底地對自己誠實,會看到自己是如何已經一步步地創造出自己的人生。這些我未來仍會多做些講解。而我們真的可以將這個事實的認識當作這個人生可以給自己的大禮,因為如果我們正是自己生活的創造者,那麼,我們想要過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生,便能夠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謝謝各位的閱讀。

Tanya Chou
帖子: 1191
注册时间: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周志盈 的生命之旅

帖子Tanya Chou » 周日 4月 15, 2018 3:23 pm

37 寬恕和給回自己

多年前當我在追求真實解答的道路上看到了可以整合現實一切的答案和需要行走的生命進程時,我其實有一長段實踐是懷著深沉的罪惡感在前進的,因為,我知道其實在許久之前我就大略摸索到了那個答案,我也看到有許多人也是如此,但是我也像多數人一樣,給自己一些理由就放棄了,那些理由是我自己的人際關係卡點,以及我對自己的軟弱的定義等等,我明白我壓抑了這麼久和這麼多,而我竟然是這麼多在停滯和放棄中的,於是帶著這些很深的自我責難和罪惡,我開始解構我的一切卡點並且順應著已經選擇給自己的使命,要讓自己成為一位更全面更有力的協助者,但是帶著這些內疚和罪惡感的前進是相當的辛苦的,所幸在我沒有放棄的情況下,使用的又是對自己所接受和允許的一切的寬恕,我終於可以說是走到了一個較平衡的點上面了,現在就為大家介紹一下這個寬恕自己的方法。

寬恕的目的就在於解構自己以往給自己一切的不合理的虛構的和限制自己的定義,於是給回自己一個原本簡單的生命,在生命本是的一體平等之中能夠讓自己能夠發揮原有的潛力從事對自己和生活中一切都有益的事情。如我前面的文章所說的,尤其我在我們所處的文化中所看見的,多數的人們在多處的環境場合中,比較以壓抑和自我設限的方式過活,這當中有無處不在的自我責難、自我貶抑、自我不足、自我價值感低落的情形,然後接著又在長期累積的壓抑中不時的暴衝出情緒的衝突,這些衝突是由內而外的投射,外顯成為對他者的反動,要由他處證明自己的價值和能力和優越,但永恆的是在兩個極端上面來回游走,雖然身處在穩定的物質現實中,內心的擺動卻是不穩定的,於是我們藉由寬恕來協助自己的,就是與物質現實對齊,回到簡單穩定卻更加無數倍豐富的物質生活。

所以當我們陳述: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對自己做了….)” 之時,更白話的是在說--我意願原諒我自己,原諒那些我曾經以及現在仍在對自己做的一些事情,那些是我曾接受過的心智內容和情緒,也是我曾經允許了它們對我所造成的一切後果,於是我可以在這個過程中,給回我自己的生命本是的簡單穩定和潛力。而各位也可以由這個過程中看到,我們也在面對自己之中,接納寬容了這些自己,於是我們不必停留在躲避和自責和投射中,而能夠朝更好的生活繼續邁進。例如我可能說寫出: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長時期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當我沉溺在自責和內疚的情緒和想法中,我便無法給自己機會面對這些罪惡感和道德觀,於是就無法放下它們讓我自己過好我的生活。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沒有去看見了解和領悟到,這些帶著負面情緒能量的,關於自己不好的價值觀和道德感本身就是心智虛構的,因為我可以看見和理解到這些事物的存在除了僅僅讓我更多的壓抑、自責、停頓和衰弱之外,幾乎沒有令我更好的幫我解決我的問題。

我寬恕和給回我自己,因為我沒有看見、了解和領悟到,我可以在發現我做的事情對自己和他人有不好的效果時,在這當中學習到更好的處理方式,並修正自己的行為方向,朝向對自己和他人都好的結果,而不是製造和停留在自責和內疚和抱怨中。

順便解說一下這些寬恕句子中出現的”看見—了解—領悟”三個詞。看見指的是,去察看和補充更多的物質現實資料,取代在心智能量中訊息不足和邏輯謬誤的情形。了解,是關於使用和組織這些資料來支持自己達到更多的明白。領悟,是指在這些看見和理解中可以到達一個在物質現實中可行的結論並據以執行。對自己的寬恕可以用寫的和說的,而且相當上手,可以直接說寫。當然如果你可以不使用寬恕句型而達到相同的清理和領悟效果的書寫也可行。未來會給出更多的寬恕書寫例子。謝謝閱讀。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