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12

对网络上瘾=眼向外攀,这种攀附是离散法,它本身是种耗散。我虽然知道这是衰耗,但依然欲罢不能,而每次长时间的看都感觉很糟糕。因为另一种相信力量还不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与允许自己认识到。这种上瘾是基于感受,而这感受实则将我拖向泥潭。而我相信这感受是“乐”是“止息”处。然而每次接受沉沦于此,最终都只得到了虚弱和空耗,我也能感到自己一点一点被透支。

我接受与允许自己认识到,是心智在需要网络来滋养,而自己不能继续壮大这种习惯,每次的纵容都是对自己的残忍。我允许自己“娱乐”与允许接受自己“受苦”并没有区别,因为三维世界运作法则和心智所构建出来的大相径庭。而每次允许自己更深入于性幻想时,这种能量的产生方式实际是以透支肉身为代价。而我没允许自己坚定的相信这种透支的感觉实则是苦。

我接受与允许自己认识到,上瘾本身是种自身与外界某物建立的关系,这种捆绑关系本身的感觉就让人不自在。而我允许自己上瘾是因为没有允许自己坚定的相信系缚的感觉是种苦,而且在这种系缚并不是单纯在系缚我自身,而且在通过这些“管道”或者说是“丝线”在吸食我自身。并且实际什么也得不到。不是苦就是空。

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坚信,网瘾中难以得到快乐与利益。而把眼光收回来,这可以避免很多不好的事。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14

呼吸是真实发生的,并且在死亡前都不会停止。我之前对此尚有心结,是因为我没有认识到这种真实性。而借助呼吸我可以让自己更容易的稳定于当下,有个基点可以稳固自己和代表心智的网络争取时间。

我没有意识到,当自己起了淫念,这念的波是尽虚空遍法界的。这样看,我的念就不再单纯是我个人的事。而善的、有益的波同样是周遍法界,这种影响总是深远。我忘记了,这里没有别人,整个世界和自己的关系是一体的,所以我怎么对待别人亦怎么对待自己。而当一种习惯根深蒂固,我又该怎么解脱?我又往何处解脱?这种习惯该当扭转,显出好的,隐去不好的。当穷途末路,人类最后还会剩下一点希望之光。因为改变未来希望一直在,所以我也不应该“放弃”。当下就在这里,这个肉身的使用期限还没到,我还可以奋力把握住一个片刻又一个片刻。诅咒之力亦可转为祝福,我又何必诅咒自己。缠人的丝线尚未到纹丝不动,我亦未失召唤之力,可以唤出宝刀与之相待。

人生已多萧瑟,何必把有限的注意力放在没有意义的事物上?天赐人以眼,眼可以视善,可以不视。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15

原来看向什么就被什么影响。不好的不看、不听自然也少去很多没有必要的苦恼。我自己对自己是单独的世界,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灌注好的就得到好的,简单的法则。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1

睡觉的时候经常性的会有种欲望出现。它教唆我去拿起手机,然后去搜索“新奇”的信息。这欲望底层是不为人知的黑暗,这些黑暗和癫狂的东西真的被发掘出来不知道开心的是谁?基于这个现实我会有一些生活上的不如意,而网络成了一个转移视线的“便宜”场所,而我习惯于在这段关系中得到“镇定”的感觉。但是这条关系本身就带着刺激、消耗,只会让我更加滑入没有意义的衰耗之中。而我大部分时间都是无效和白白浪费的。我发现自己“很难”持续呼吸或者念佛。因为很容易被某个浮现的“想法”打断而去找“养料”去满足那个想法。基本满足这想法成了一种下意识的行为举动,虽然它本身毫无价值和意义。

可以和欲望说:去它的!当我允许自己参与其中,湮灭的是理性。根深蒂固的习惯对于利和害的取舍基本是颠倒的。一个当下过去了,又一个当下过去了,再一个当下又过去了。如果我放弃自己在这一刻向利好一面进取,那么实则是将自己暴露在有害的环境之下。所谓的放迭,眼着五色,耳着五音,舌尝五味,意欲发狂。放迭这条道,就是允许自己一步一步衰下去。放迭不是休息,因为放迭在耗竭自身。有些关系链条必然是要打断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去追逐浮现出来的欲望和想法,而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自己必须将其宽恕和取回。因为这泡沫中并不是美好的画面,而是精神污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放弃”。而“放弃”只存在于思想,负面的情绪本身不会带向更好。而我未清醒的是在每口气中,其实都有当下一点一滴的积累,而我习惯于将这承接这点滴的器皿打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断开和网络的关系是困难的,当如此看,我其实是在断开和自己的连接。而安然与乐并非是六根向外攀缘六尘这一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不知道何去何从,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就像是奴困。而我在哪里?我又会去哪?我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情绪和感受不会一直维持。过去以后还是要继续。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2

给一个自己不退的理由:因为有疼痛存在。光牙疼就痛得要死(当它发生的时候我怀疑我竟然还活着),而竟然还有比这更疼的,所以这种事是要拼尽全力去避免的。好色,肾疼(为什么要通过别人的图像自慰?如果本身便可以五光十色,只是未允许自己去放出此等光色。当我看向那些美丽的图像,仅仅是说自己不可能接近,所以而选择自慰。还是那兴奋呢?为什么要选择这种狰狞表现?)。好肉食,出身血(或许是因为肉的味道好,或者是钱在其中作祟,肉类在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而肉是什么?是一只动物吗?是一种另类的体验吗?而仅仅是人这种形态是纯粹的吗?是活的吗?肉的前生是活的吗?我为什么要吃?食物仅仅是眼前的饭菜吗?这些饭菜又是从哪里来的?而吃这些才是支撑人活下来的真正原因吗?是吗?不是吗?)。

————————————————————————————————————————————————————————————————————————————————————————————————————————————

在这里有个通往超越无限的可能,有简单明了的方法可以接近(要接近吗?哈)。我尚未知晓那宝珠其中的可能性,于其中可以看到些什么呢?我知道它静静的在这,不过似乎是隐去了光色,想去感知它的存在,而又非是以高亢或低沉的姿态得以亲近。我知道它一直在这里。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3

茄汁排条、白斩鸡,好吃的东西在眼前真是口水也要流出来了。但是即便是口水流出,也不能去吃,因为这是别人的肉,仅仅因为“好吃”就去吃它,这是很无礼的行为。不吃它是因为仁义,应该放下“美食”的诱惑去成全自己的仁义。

我又花了几个小时用在上网,而佛像就在我边上。人一懒什么也干不成,把花在上网的时间用来拜佛多好。拜佛是一举多得的运动,即能促使周身血液循环,又能帮助加速肾的恢复,拜的时候同时也在折服自身的骄慢,还能建立与诸圣的连接,同时又种下菩提的种子。先不求能拜多少,先求将身体从电脑这边挪动到佛像前。不求拜几拜,先从一拜开始。为何要沉迷于百害无一利的事业而放下百利无一害的道呢?(思想和身体都在表达着他不想动,他不想动。但是不动什么也得不着,人一懒就容易傻)

懒惰是自己允许的,而当下正是力量的源泉。其实越参与到当下真正的互动,就越发的精神。不需要浪费大把精力去外面东找西找,最好的东西自己在这个当下去提便是。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4

迷惘“未来何去何从"。对未来“不知所措”。这当然是个担忧,这层担忧是基于现实“需要钱方能生存”这条等式。可以从一个点切入:如果我有一张银行卡,但是它目前被冻结了不能提现,所以导致生活窘迫。但是它早晚会解冻,而解冻前里面的数额还一直不断暴涨。如果这样,虽然一时不能提现,但是这情况实际上也是值得高兴的,因为总会有解冻的那一天。现实的确有一些困难,乃至怎么走怎么发展也会是问题。但是有一个确定性,就是积累的过程不能停,这个积累虽然还未达到质变,但是本身是好的,能带来向好的方面变化的希望。就是所有不确定中,应该牢牢抓住这唯一的确定性。

担忧未来一点用也没有。

————————————————————————————————————————————————————————————————————————————————————————————————————————

说冻结未免太丧气。谁人能冻结你的财产?是自己不愿去取。珠子一直在那,用和不用还不是自己的事。怎么取?放下这疑问。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5

如果临时需要负债才可以维持平衡,这条道还值得进行下去吗?真是奇怪的现象。我觉得我先要搞清楚,自己是要利润还是要平衡。如果是要利润的话,或许可以“搏”一下,而“希望赚钱”,这个愿望总觉得是个坑。但是只是求个安定,那就未必需要走这条道。纠结也没什么用,不如分出纠结的时间搞点效益。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6

懒惰是修道的障碍。人一旦懒惰,事业上不会有成就。我就是有很深的懒惰习惯,这个点需要自己逐步去克服。懒惰很难与财富发生感应,懒惰也会错失很多的机会。懒惰,会使人身体沉重。懒惰,很多的利益不能得到。懒惰同时滋养着对未来的担忧和抑郁。我更愿意坐着不动,而不是去行动。实际上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干,而懒惰因缘会导致自己不断失分。失分过多估计就要被淘汰了吧。

财富是个积累的过程。直接中奖1个亿,这当然是个美好的“如果”,但多数情况下这是不会发生的。所以当人穷的时候,需要勤劳来维持自身生存。有千金虽好,但是更好的是有得到千金的能力。这能力并没有什么秘密,就是勤劳。我发觉自己非常容易遗忘,这遗忘与懈怠、轻忽息息相关。宁可容忍混乱也不去打理,这样是给自己做减法。“觉得自己不行”,这就是懒惰的借口。花在更多时间抱怨上,不如行动。行动才可能让人成为"笔"去“书写”。要领悟这行动是在“书写”,“书写”自己的人生。一幅画由基本的线开始,最简单的线条都不肯去练习去拉,永远是个小白。懒惰成就畏惧。畏惧织成牢笼。

为什么会有“自慰”?为什么更愿意去“自慰”而不是真正去“成为”?总有懒惰的影子。

我更希望别人去做,而不是自己行动——懒惰。所以先动起来,如先试着拉线,然后再谈如何优化。总是要行动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内卷”很大程度的原因是资源不够分配才导致的。不过“内卷”又不能解决问题,搞分裂只能让问题更加麻烦,还不如和谐一点。

徐鹏飞
帖子: 111
注册时间: 周一 9月 25, 2017 8:56 pm

Re: 徐鹏飞的进程分享

帖子 徐鹏飞 »

22-6-26

网络做为一种心智配置,与我和我的现实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关系结构。我的心智需要用它来滋养其生命,网络上碎片化的信息大多对我的现实不产生帮助,而我与这浏览转移注意的习惯捆绑,这种不自由和受控感对我现实的投射形成了三角闭环。我可以看到自己如何在这三角中不断循环从而感到受控和奴役。所以我必定要从这关系中脱离开来,若脱离成功得到的会是时间,而对时间的使用决定着自己未来的走向。那种依赖/害怕的感受必然是要宽恕和收回的。就像我无法逃离这里,不论如何想回避和逃离总是会回到这个原点。只是每一次都带着折磨的感受从新一次又一次的面对这个不得不超越的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害怕脱离网络,而我没允许自己意识到。这害怕的感受正是自己与自己分离,正是害怕将注意力收回的证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自己与感受分离,而没允许自己认识到,这种分离必然不是长久的,必然会不得不面对它。不论什么感受,都是由我创造出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与允许通过害怕失去关系,而不断的扬起泡沫。当泡沫不断的破灭,自己又停止不下害怕而产生新的泡沫。

全都是泡沫,通过害怕,自己正在塑造泡沫般的未来。泡沫不会长久的。而我想得到什么?这种“想”就是害怕的来源。紧抓不放从而自我束缚自我压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自己相信泡沫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与允许自己相信能从网络这个集体心智中得到“帮助”,而常识、理性和体验一次又一次的说这帮助不可能、不存在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了解了,网络这个集体心智只是人类对于关系的另一种衍射,只是关系。上瘾就是一种关系的绑定。

关系 关系 关系 关系 。

我忽视了与自己的关系。我忘记和迷失了自己的样貌。我总是一再忘记的本名。本名很重要。而我总是在投射,投射,投射......投射的东西好就算了,一直做梦就做梦。主要是投射的东西不好,感觉随时要陷入恶梦,而我不想做恶梦。我 我 我 我对我的定义一无所知,疯狂。

宽恕是在收回感受,而更为清晰的对这里感知。各种各样的想法产生各种各样的感受,那感受又在不断的逃离,藏到这里或者那里,逃的地方不好就要忍受折磨。精神影响着肉体,肉体又影响着精神。名号是重要的,借助这名号唤醒自己。自己在不断的参与恶梦,在织梦。。。做美梦的人一直不想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在那个位置也想继续美梦,美梦一直不醒就好了。但是我这种做恶梦的就比较想清醒。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