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88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39天:我完蛋了

我发现在某些情境下我头脑中会跳出“完了/我完蛋了”的字词,并感到大吃一惊和然后紧张的感觉,那时身体上会有一个相当的肌肉收缩/抽紧和因此僵住或好像我被瞬间冻住/脑袋发凉的感觉。例如,在面对某事件时我突然发现有些东西忘记了因此判定我自己没有准备好,和/或同时发现时间上再去做准备的确来不及,或遇到某些突发情况/问题是我第一次遇见和/或正在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状态,或那一刻我在里面判定或怀疑我自己做错/不好或搞砸了 的情境下。

我看到在字词“完了/我完蛋了”的背后,我里面有对我自己和现时情形的一个认知/判断:我没准备好、和/或同时剩余时间真的不够、或我没有任何知识/信息或记忆/经验关联——因此我觉得我没有解决方法去面对/处理这个现实情况。或我可能将再次面对我觉得极度可怕的被责骂/批评的情形如同我内在涌起的压倒性能量——一看到它出现在我里面我就感知/相信对于它我是毫无办法/能力去面对和解决的。而紧张、焦虑然后害怕/恐惧就来了。

因为对我来说,我里面“没有解决方法”意味着,我看到里面是一个“一片空白”的图片、并感到里面涌起压倒性能量和体验到整个物质身体僵化/发硬/动不了、也听到一个细微的声音在说“我要死了/我死定了”——因此对我而言那个能量涌起/身体体验已经在我里面被我定义为“死亡”并连接上“害怕死亡”的害怕/恐惧和焦虑/紧张压倒性能量。

而我没有看见/觉察/领悟到,我所害怕的“死亡”只是一个概念,我给它依附了大量的压倒性能量,而因此流出在我身体上有一个僵化/发硬/动不了和起鸡皮疙瘩如同过电流的体验——而然后我沉浸在心智中把这一切能量和体验 与我认为自己“没有解决方法”的自我判定和/或面对的现实情境 直接关联,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什么/如何在那个物质现实的片刻中。由此可见,字词“我完了/完蛋了”同样是一个我给它依附大量压倒性能量/体验的字词,并经由我的接受和允许来瞬间相当的困住/限制/冻结我自己如同我的物质身体,因此妨害我自己简单的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和直接面对/解决我的现实。

我没有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在物质世界现实的这里“没有解决方法”的意思是,目前暂时对于我正在面对的事物/情况/问题我里面的确没有/不足够相关的知识/信息和能力/经验或视野。因此显然我需要并可以支持我自己的是,去搜寻信息/资料、学习知识或向周围人请教/求助,并然后一点点实践应用它和练习我的能力在我的生活中。所以我看到“解决方法”就在我眼前、在我身上等如是我是谁。

我也观察/领悟到,我把自己困在心智中也去紧张/害怕朝向的是我作为创造者编程/启动并反复加强的压倒性能量在我自己里面,因为我将它视作为高等/强大于我因此可以完全接管/操纵我的“神秘”事物,而我对它没有任何知识/信息和如何工作于它的方法/方向。是的,曾经的我的确没有这方面的知识/信息和方法协助,但是,到今天我已经支持自己学习/应用调查/解构心智意识系统的许多工具/方法在我自己身上、我的生活中一段时间,并且还在继续研究并扩展我自己,所以不必再抓住这个“我完了/完蛋了”的自我判定去限制/制约我是谁/如何/是什么在我与我所创造的心智系统如同压倒性能量/体验的关系中。

也来察看一下我把自己困住在能量中的几个现实情境——
关于“没准备好”,那也只是一个在“准备”当中的偏差,而我只需将它补充到我的“准备清单”,或即刻看一看物质现实中有没有其他可以补救的方法来协助我。同时我也领悟到,有些“准备”是需要我在日常生活中坚持练习/应用我自己以便将那些“做/行动或改正”重新编程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中并成为我的活表达、能力的体现。

时间不够,仅指的是在那一刻要做到/完成某事情所需要的实时时间不足够,并不会对我即物质身体活在这里的现实有任何影响/破坏,更不会“死掉”。因此我看到我可以给予自己的支持/援助是:温和/亲密的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并专注于现实察看实时时间还有多少?在这当中我需要做或不做什么?我要与相关方交流什么、或寻求哪些帮助?等等

被责骂/批评,再次把我自己带回现实看到:无论他人朝向我/我的作为如何评论/批评/责备,那全都只是字词/声音在空间中传递,从未/永远不会冲击/影响到我即我的物质身体站立在这里的活表达;而他人带有情绪的表达方式也只是他们在对他们自己的心智反应起反应,我不必去个人化我自己。从中我也看见/领悟到,他人传递过来的字词是我可以拿起去了解/扩展视角并察看来反省/调查和修正我自己的。

某些突发情况/问题是我第一次遇见,一瞬间会让我感到紧张和不知所措。不过也不必令我自己掉入紧张能量/体验太长时间,因为显然现在的生活状况越来越方便,许多突发情况都可以在网络上或打电话寻找到相关专业人士的协助,有时只是可能多一些等待的时间和耐心。因此我可以援助自己的是:在呼吸中平静下来我自己,并专注于现实看一看暂时性的解决方法来帮助到我自己/他人。如果它的确影响到我的正常生活状态,我可以在呼吸中实际上察看这个“影响”的范围和到达的程度,以此来看看在现实中还有哪些实际的解决方法可以缓解或协助到我暂时的生活。

于此,我领悟到,我心智里跳出来催眠我自己的“我完了/完蛋了”的字词/声音,它只是一个能量和体验在我身心中,它是我创造的。它也是一个“提醒”告诉我这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挑战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立刻改变我自己的片刻。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88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540天:我与我自己

这些年为自己做书写调查我自己的过程中,写得最多的字词可以说是“我/自己/我自己”了,但是最近我发现对于这个看起来我最熟悉、常用的字词我里面的定义并不足够清晰/明确,而是在写或读或说话自我宽恕的过程中会有一些内在的拉扯/摇摆或不稳定在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害怕/恐惧只是放下一切而无条件的直接看见/面对我自己如同我内在的一切。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相信在我里面有着那么多、那么多我归类/评判为负面/不好/坏、甚至邪恶/恶毒/罪恶/暴力/残酷以及可怕/恐怖的东西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而那些东西最终将令我面对的是——轻则被责骂/评判/批评或罚站/写检查/示众、重则被逮捕/审判/裁决/坐牢或枪毙……这些后果太可怕了因为只是想一想它们就会触发我里面许多“失去我的好如同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焦虑/紧张压倒性能量所以我不敢去面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感知/认为,经由这些年的自我调查我已了解/认识到正是在我对自己的接受和允许参与两极冲突而流出到我的现实/这个世界上所有各种负面/不好/坏、甚至邪恶/恶毒/罪恶/暴力/残酷以及可怕/恐怖的后果显化,因此然后我觉得不仅我是坏/不好的,而且被在这个世界上个别/集体显化的那么庞大数量的后果吓坏了并因此怀疑/不相信我自己作为创造者——足以有能力/力量/自我信任来直接面对和负起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这实际上再次是我作为心智重新制造的一个“害怕人格”继续限困我自己,因为我只是启动了“害怕我自创的害怕”人格对/朝向我心智的内在现实和我投射出去的外在现实如同一切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后果”,直接或间接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在这个世界系统中各种律法/规定以及以此为基准的采取逮捕/审判/裁决/坐牢或死刑等实行行为,其目的是我们全体人类等如是心智意识系统为了管理/限制或以示惩戒流出/导致在现实中的伤害/破坏全体生命的行为/做法 而制订出来的管理办法/方便之举——于此可见它同样是我自己如同全体人类创造的东西在物质现实中如同我们自己,所以再次“害怕”是不必要的,而是只需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专注于物质现实、以普同常识为参照,去宁可多一些学习/了解这些我自己如同全体人类制订的“方便之举”——以便协助/帮到我自己以更全/大的视角来认识/理解这些我自己的“创造物”如同我自己,并然后站立在我所是者如同物质身体的正中央来赋权/指导我自己去决定和行动对全体最好的选择或方向就是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欲望/想要继续紧抓不放我心智里我自创的我已经拿它们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的一切东西。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感知/相信,我已经与我心智里的所有东西在一起/互动几十年了因此是相当的熟悉/知道/确定的预编程因此我可以比较舒适/放松的。但是一旦我放开/放下它们我将面对我自己作为生命本身的无限可能性/潜能在这里在我面前的现实中——而这令我看到一个广泛的不确定性,因此触发我里面的“失去明确/确定=正面的我是谁定义”的害怕人格。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普同常识是:我在我身体中平等一体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恒常/一致稳定、确实、明确的站立在这里在我的现实中;并且在我的生活中无论我接受和允许去参与/迷占心智极化能量如何摇摆/失衡/不确定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那些情境下,一直真正支持/援助我还能够保持更大程度上去比较稳定的面对/处理现实事情/问题和互动的——正是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我真正的自己存有体。因此,再次我所害怕的“不确定”依然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一个心智幻觉/能量体验而非是存在于物质现实中的真实事物。同时我一直欲望紧抓+不放的仅仅是心智预编程程式/系统那是相当的限制/狭窄/制约我如同物质身体作为生命的自由表达的。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理解/领悟到,实际上是我从一开始接受和允许把“自己”与我启动/激活在我里面的心智极化能量连接,并在与物质现实及人事物互动当中去循环编程/激活/加强在里面并拿来定义为我是谁——如此我领悟到,这个字词“我/自己/我自己”也已经被我接受和允许而编程/定义为心智系统的“自己”并连接两极化能量。而不是回到呼吸、对齐身体并看到普同常识是:我作为存有体在我身体的正中央——是驱动我如同物质身体等如是心智系统活表达的动力源,因此我等如是物质身体等如心智意识系统三位一体站立在这里。因此我=存有体是绝对的主导者来决定每口呼吸每个片刻中的我是谁,而心智系统如同物质身体,已经是我所创造的显化后果在这里在现实世界中,所以在这之中必定是我的自我责任如其内如其外。

因此,我承诺我自己去把字词“我/自己/我自己”重新编程/定义为:我作为存有体如同我的物质身体作为生命本身并等如是我内部的心智意识系统三位一体在这里作为一个整体。
我也领悟/理解到,心智意识系统是/作为我如同存有体编程/流出的我的一部分等如我自己作为存有体,因此它是我可以指导/赋权自己去了解、调查并指导/整合以给回我自己的我的一部分,而非继续把我自己卡困在极化的内在摩擦/冲突中。

我将如何支持自己活字词“我/自己/我自己”在我的生活现实中——
每当我看到我走进心智的两极化秘聊/图片和/或能量/体验,我承诺我自己去轻柔/缓慢深呼吸停止它并直接对齐物质身体对齐呼吸并活支柱如同脊柱稳定/确定的站立在这里;我随呼吸温和的放松我自己即我的整个身体,把注意力专注在胸口/身体某些部位并同时敞开/关注面前的现实,进而在面对/处理事情/问题和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去记得并提醒自己来练习呼吸/对齐物质身体,并活字词耐心/坚持和付出时间。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