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709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活字词 放松:

定义--从一种身心紧绷/收缩即特定聚焦的状态,转变为一种放下特定聚焦或身心松弛下来的过程。

活出—在每当我看到我里面跳出摇摆/冲突的念头/能量和/或身体上肌肉绷紧/抽紧、或只是体验到某些身体上的不适感时,我轻柔/缓慢深吸一口气令我自己对齐物质身体,并放慢/使我安静下来去只是与我的物质身体呆在一起和呼吸,然后在呼吸中实际上感觉身体的肌肉慢慢释放能量并松弛下来的过程。之后去我指导我自己拿起这些点来面对/调查/为我自己负责。

高洪0221
帖子: 709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95天:我的完美人格

一直以来我观察我自己有一个相当的完美人格,在许多方面或细节中表现出来,并且有些部分显得相当的迷占=看似停不下来的样子。例如我对家里的打扫/清洁物品有一个极端的“追求干净”的行为模式,像是只是走过一低头看到地面上比如有一个小黑点/头发丝,我都会看似“本能”无意识身体上地立刻弯下腰去把它捡起来然后扔到垃圾桶里。而这一点我已经在这些年行走自我宽恕当中调查了很多次,这几天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我看到,当我的视觉看到物质现实中任何的事物上面出现一些非它们原本所是的东西或颜色或变化的时候,我立刻看到我里面跳出一幅画面——在那里我感知到曾经我所看到并创造在我心智里的它们作为“新”东西出现在我眼前时那个如其所是的样子——正在减损/破坏/消失,显然这早已潜意识/无意识地触发了我里面我预编程/制造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和焦虑/紧张压倒性情绪能量等如我的初始人格,在这个“吓坏/吓死我自己了”的声音=自我洗脑/能量迷占当中,我一次次放弃/妥协我自己而是任由心智等如初始人格来接管并告诉我在那一刻我是谁/我应该如何行动我自己。

为什么/何时/在哪里我是如何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编程/将我自己卡困在这个心智的完美人格中的?
我看到,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在我里面透过我的眼睛观察这个世界现实,我看到我有一个觉察在我里面,是平等一体等如全体生命在这里在这个物质存在中的呈在——我体验到一个完全/完美/完整等如是我的整个物质身体在这里的体验——而那一刻,在这个我“看见”的这一刻,同时我也看到我里面等如心智跳出一个“害怕”,而因此我允许自己立刻启动了我预编程的“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朝向这个我自创的“害怕”——并然后参与心智走向对立面编造出一个“完全/完美/完整”的图片并连接极端正极电荷,也将它制作为一个“欲望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由此,我接受和允许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一个关联到生命平等一体的完全/完美/完整的心智“骗局”当中,循环往复玩耍“欲望得到/紧抓这副图片—害怕失去它=我自己=死亡”两极冲突如同焦虑人格中——并然后,只透过这个镜片,去看待在我现实中每一样事物它们是什么/如何的情境,因此在我自创的“害怕/欲望/焦虑”人格的内在冲突中只能活着自我操纵我的物质身体去满足心智欲望的“完美图片”而大量消耗/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等如是生命平等一体的事实了。

我领悟到,当我仅接受和允许把我自己限制/卡困在这幅我自创的心智“完全/完美/完整”图片当中的时候,我只会分离/割裂我自己与正正在我眼前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人事物——而没有觉察/洞察/了解到,心智系统的“完全/完美/完整”只是一个连接了极端大量累积的正极电荷的概念/图片,它只是一个能量或体验在我里面像电流般流过。然而在这个物质存在中生命本身平等一体的完全/完美/完整——正是在我眼前的每一刻、随着每一口呼吸、每一个事件/情境的发生、发展、存在和转变……一直在播出、展现、呈在的鲜活的,那是没有预定程式/设计的、那是完全未知/不确定的、那是充满了无限的可能性/潜能在其中的,这更不是一个小小的心智意识系统所能够操纵/决定得了的。

我也看见我与我的物质身体的关系,我允许我自己创造了相同的模式——在很小的时候,我把我在我身体中如何体验一个舒适性关联为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活着“完全/完美/完整”的好体验,并立刻以“害怕”为出发点同样给它充电正极电荷并制作为一个“欲望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然后在每当我体验身体上不适或生病的时候就一个个重新制造“害怕不舒服/不好感觉”的害怕人格附加/关联到身体上各个不同部位/细节的“不好”体验上,意思是,但凡我标签一个身体部位/细节的感觉为“不好/负面”的,那么就会有一个“害怕人格”铭印在它上面——如此分离/分裂我自己与我的物质身体平等一体的事实真相。

因此我也领悟到,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一直在活着生命本身如同平等一体的完全/完美/完整这个事实真相在我面前——无论是我感觉身体舒适还是不舒服、或患了小病/疾病的情况下,因为我看到普同常识是:首先,我的物质身体本身正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生命体,一直在运行中保持着平等一体等如是平衡和完美的活表达,即使在我等如心智完全忽视呼吸/身体的存在而沉迷两极化能量冲突中给物质身体增加如此大的压力/紧张/消耗的情形下。其次,我的物质身体呈现出来的不舒服或小病/疾病等,已经是一个后果的显现=是病菌/细菌等如是生命平等一体等如整个物质身体在向我发送信号关于身体上出现了“问题”而需要我去面对和调查和负责,因此这些病菌/细菌等如病症如同生命本身同样活着完全/完美/完整的表达在我面前。第三,由此可见,在我与我的物质身体、与心智、与存有的关系中,唯一不是平等一体等如是生命的只有心智意识系统=两极化的能量摩擦/冲突和我对它一直以来的接受和允许和屈服于,即是我自编程/参与的“欲望/害怕和焦虑”等许多人格/能量迷占。所以,我可以放手、放下这幅心智里“完全/完美/完整”的虚幻图片了,而是回到呼吸/身体、专注于我面前的物质身体和现实,去看到我的物质身体在每一刻每一口呼吸中活如完全/完美/完整的事实是什么/如何是,以便把更多的了解给回我自己作为礼物。

我还看到我以这个相同的“完全/完美/完整”心智模式,如何创造了我与我的父母=权威,进而铺开到达与所有每个他人 的关系/互动方式。我记得我作为一个小婴儿的时候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得到来自父母/其他照顾我的他人真确全方位、全时段、全部注意力的照顾——那时我感到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拥有一个“完全/完美/完整”的被照顾/关心/重视——而然后我依循我的心智逻辑再次将这个“被照顾/关心/重视”连接大量正极电荷并制作为一个“欲望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之后我只透过这一面透镜如同“欲望得到他人完全/完美/完整的照顾/关心/重视—害怕失去该欲望=我自己/死亡”两极能量冲突如同焦虑人格,去观察/看待身边他人、和与他们互动/交流。由此可见后果是,我=心智只能活着操纵我自己去操纵我身边的他人和/或事物去满足这个心智的正面图片/能量如同一个空洞/缺失/不足的填充,而完全忽视/看不见每一个他人在每一个当下的他们所是者/是谁如其所是的表达。

因此我领悟到,作为一个人类的婴儿在出生之后的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个体是不具备自我照顾/关心/养育自己的能力的,因此需要身边有其他人给予这种全方位、全时段、全部注意力的照顾才能够生存下来,这是一个普同常识在物质现实中。但是,现在的事实是,我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早已经长大成年,不是那个需要他人给予这种照顾/关心的小婴儿的物质身体;并且我的物质身体正正的在这里在我眼前,我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么多年以来无论如何我自我照顾/关心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也是相当酷的——因此我没有必要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继续紧抓不放这个我在婴儿期等如心智系统制造的“完全/完美/完整被照顾/关心/重视”的“欲望人格”如同虚幻的图片和“害怕失去/死亡人格”和“焦虑人格”去卡困我自己,且妨碍/妨害我简单地在身体的呼吸中、回到现实去与他人平等地交流、互动,以及我可以更多学习/扩展如何照顾/关心/重视我自己的潜能。

每当我觉察到我里面跳出这个“完美人格”如同一幅“完全/完美/完整”的心智图片、和/或体验到胃部太阳神经丛里有一个焦虑能量升起/肌肉的抽紧时——
我承诺我自己慢慢地吸一口气并注意力回到我的身体里,提醒我自己“注意!这是一个自我卡困,在将我从正正在我面前如同完全/完美/完整的物质现实分离开来。我停止继续。”然后在呼吸中与我的身体在一起活放松、舒适,并觉察/体验物质身体这一刻的感觉/状态。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敞开我里面、睁大眼睛去实际上看见/看清正在我面前的现实环境、人事物是什么/如何是如其所是的表达/呈现,同时保持觉察看看我心智里是否跳出任何的秘聊/反应,我只是去标记它过后来处理/负责我自己,以支持/援助我自己练习活无条件看/听/感知和了解这个物质现实存在(和/等如我的物质身体)中各种各样真实/实际的完全/完美/完整的活表达。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709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96天:我的紧抓和不放人格

在自我调查的这些年当中我一直可以清楚地看见我里面有一个“紧抓不放人格”,我可以看到在每当我里面启动那个“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焦虑/紧张”复合压倒性情绪能量时,我的胃最上部靠胸骨位置、和小腹里面都会有一个瞬间的缩紧/收缩感,胃顶部的感觉会更明显,它好像也直接连接着我喉咙处的吞咽/呼吸部位的肌肉一起缩紧/抽紧,因此有一个相当卡/堵的感觉在此处如同一个焦虑情绪能量。而随着我的继续行走和调查,我发现很有趣的是,原来我接受并允许自己制造了2个人格——紧抓人格 和 不放人格 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今天来调查一下看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面对外在现实和看到我自己里面的心智现实出现反应时,去立刻启动并活出紧抓人格,如同在我的胃部太阳神经丛顶部等同于咽喉部肌肉的一个缩紧/抽紧的后果显化。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起来在我婴儿期的某一刻我正在如同我的物质身体相当舒适/满足并感到完全/完整/完美的好感觉躺在那里,突然我听到外部环境中有一个爆炸般的大声吼叫传过来在那里爸爸正在殴打/斥责哥哥,那一刻我感知/体验到好像这个尖锐的声波正在刺透/穿过我即我的整个物质身体——我觉察到这是一个平等一体的看见,但是我立刻接受和允许我自编程的“害怕人格”介入,因此立刻活出了“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如同一个全身、尤其胃部太阳神经丛肌肉的瞬间收缩/抽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一看见我里面跳出这个“失去我自己/死亡的害怕/恐惧”如同一个压倒性情绪能量涌起和/等如身体上尤其胃部肌肉的瞬间收缩/抽紧时,再次我接受并允许了我自创的“害怕人格”介入——因为我在我里面感知这个东西=压倒性情绪能量如此之庞大,看起来正在从我头顶压下来包裹/淹没我,这太可怕/吓死人了——因此立刻,我觉得我本能地想要/欲望“紧紧抓住”某些东西就像比如一根救命稻草——而显然我允许我自己编程/启动在我心智里的这个“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正正在我眼前、并且我已经感知/相信并确认它就是我所是者/我是谁——因此我立刻紧抓它=“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如同压倒性复合情绪能量如同我身体上尤其胃部肌肉体验到的瞬间收缩/抽紧感,并感知/相信它会来保护/免于我受到危害的,因为它就是我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我、只有我躲在我自己的心智里接受并允许我去允许我自己编程/制造的“害怕人格”一次又一次的介入,当我正在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呼吸中活着平等一体在外部环境中有一个与外在的互动发生时,当看到我里面我自己创造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如同压倒性复合情绪能量如同我身体上尤其胃部肌肉体验到的瞬间收缩/抽紧感涌起时——因此循环反复地在我心智里制造/重新制造更多更多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如同压倒性情绪能量,并且紧抓它们每一个来定义我自己我所是者/我是谁——显然这个后果必然是将我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越缩越紧/越抽越硬=因此导致我对我自己即身体和我与现实外部环境的互动的广泛制约/限制/卡困后果。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婴儿期的那一刻我在我的身体中,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正躺在床上如同稳定/踏实/确实在这里,无论我爸爸的喊叫/吼叫声有多么大/响和它有多尖锐/刺耳这从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造成什么缺损/减少或伤害/面临死亡危险等现实后果,这是一个普同常识——并且自那一刻一直到今天现在的我所是者/我是谁,恒常在这里在此刻支持/援助着我的正是我的物质身体和我身处其中的一切物质现实/人事物,比如我的床:)…… 由此我领悟到,我不需要继续允许我自己去等如/沉迷心智紧抓这个潜意识/无意识身体上的紧抓人格朝向我自创的心智产物=那些就只是幻觉/图片即能量/体验我可以轻轻地放手/放下它们了,而可以取而代之的是:支持/援助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专注于并活紧抓朝向我的物质身体、朝向我正在这里的外部环境=令我自己对齐我面前的物质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面对外在现实和看到我自己里面的心智现实出现反应时而我已经启动/走进紧抓人格的时候,去仅仅沉溺于心智中活着不放人格相当一段时间在里面如同我身体上小腹里面一个细微但强调的抽紧感。

因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记得在我0-3岁多期间几乎每天看/听着爸爸殴打/大声斥责哥哥的情境时,我已经接受并允许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躲在心智中自创的那个“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如同复合压倒性情绪能量当中——这一刻我感知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我立刻“想要逃离”但显然我作为小婴儿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尚不具备自我行动的能力,这使我体验到一个我在我的物质身体里“想要/欲望行动起来快点逃跑/离开这里的现实但是我完全动不了我自己”的感觉——而然后,我看见我在我自己里面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被我自创的“害怕人格”“吓死”、同时被我用这个“害怕人格”投射/依附于的外部我爸爸在虐待哥哥的现实“吓死”在原地——由此我看见实际上在整个我观看爸爸虐待哥哥的现实情境中我一直在接受和允许将我自己卡困在这个加强/叠加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如同复合压倒性情绪能量中沉迷,直到我看到这个现实情境过去了而后一切恢复了安静和平常的互动时,我感知到并相信“这个时候我才可以放松、放下来我自己”的感觉,并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我在接受和允许自己躲在我的心智中将我随时间编程/叠加的这个“不放人格”定义为我是谁并铭刻到我的潜意识/无意识物质身体中,以至于在我的物质现实中广泛地活出了它=抽紧感如同一个对我即我的物质身体即行动能力的一段或甚至颇长时间的限制/束缚/卡困,例如我拿起一件事情/工作去做,在它被我最终达到/完成之前我根本无法实际上身体上地放松和令自己只是舒适、轻松和自由的等如我的身体去享受整个行动和完成的过程,直到它被完成了的那一刻,我才能够体验到那个“放松”而它就像是累积了相当时间的紧张/压力能量的一个“发泄”而非实际上的释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事实上在我婴儿期每一次观看爸爸虐待哥哥的现实情境的那段时间里面,我在其中/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在此刻活着稳定/踏实/确实的事实在我眼前而从未受到过任何的伤害/体验到痛和死亡危险,然而是的——爸爸的巨大吼叫声和哥哥被打的尖叫声、和爸爸抡胳膊打哥哥的情境,在那时真的令我在我里面极度震惊以至于呆住和完全无法理解这是什么/正在发生什么事和为什么?——在这种情形下普同常识是,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回到身体的呼吸,并在我的自我诚实/信任中赋权我自己去我决定/指导我自己去调查/了解这个现实是什么/如何/为什么的脉络,并且对齐物质现实寻找实际的解决方法作为我的自我表达。而非接受和允许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自创的心智能量当中迷占/上瘾和因此束缚/卡住我自己如此长的时间,这一刻我可以轻轻的放开/放下这个“不放人格”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等如我的物质身体正在面对/做的事情/工作,它们是:在物质现实中的一个事件接一个事件、一个片刻接一个片刻的发生在这里在我面前,因此事实是我并没有/从来没有把它们任何一个抓住在我手中或塞进我肚子里和储存其中不放出去,并且我一直在我身体中推进着我自己如同我的物质身体在每一个片刻去只能做/完成一个事件——这是一个普同常识并且我一直在活着它作为我的表达之一。因此显然这个“不放”只是一个心智的幻象图片即能量迷占体验,它不是真实的,而是我一直以来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并给它充电而显得好像它如此真实以至于比我处于其中生活着的物质现实“更真实了”的幻觉——这导致了我在现实生活中绝大部分时刻真确只是活着“战斗”的极端冲突在我里面和我的外在世界中了。哈哈,调查我自己的过程越来越有趣咯 :)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体验到我的心智/身体中出现“紧抓人格”/胃顶部和咽喉部肌肉的收缩或卡/堵的感觉时——
我承诺我自己慢慢/温和的深吸一口气并立刻令我自己紧抓/对齐我的物质身体:注意力放在胸口位置,专注身体不同部位及整体的感觉,并且在呼吸中发声描述一些身体部位的状况/感觉是什么/如何,也敞开我里面无条件拥抱/吸入这个胃顶部和咽喉部肌肉的收缩或卡/堵感、然后随呼气慢慢释放它们,直到我体验/看到我在物质身体中基本上稳定/踏实和放松再回来做事。也同时保持觉察并标记卡困点,然后继续面对/处理/负责我自己。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见/体验到我的心智/身体中出现“不放人格”/小腹里的一个抽紧感、或已经沉迷了一段时间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慢慢/温和的深吸一口气并立刻令我自己回到/对齐我的物质身体,同时在我里面提醒我自己“嘿能量!跟我来,我来释放我自己”。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我赋权我自己敞开我里面拥抱/吸入并慢慢随呼气释放这些能量,一方面拿起卡困点继续调查/说出自我宽恕/给回我自己,同时睁大眼睛看清物质现实:察看我所做的事情在哪里/什么现状、下一个事件计划和这一刻我的决定是什么?然后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在一个呼吸和放松的片刻之后去我行动我自己。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