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回复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85天:我的焦虑人格-自我宽恕

这是一个从我行走自我进程一开始就时常面对的人格,而刚开始我看它如同一团“迷雾”,因为我感知它是与害怕/恐惧和紧张情绪一同触发并缠绕在一起而且是压倒性的在我里面,因此我难以区分清晰。慢慢地,在我行走通过一个又一个害怕人格之后,对它=焦虑人格有了些看见/认出。
我发现我的“焦虑”人格,可以说几乎在生活的每个片刻,无论是我独自一人做事、还是我与他人在一起等方方面面,都会触发如同我能体验到胃部尤其是最上部肌肉、似乎直接连接着咽喉部吞咽/呼吸的那块肌肉——瞬间会有一个收缩/抽紧,并且明显的随着时间推移缓慢但细微的在越来越紧的感觉。这会导致我感到咽喉/胃顶部有一个“堵/卡住”因此吞咽/呼吸困难或反胃/胃胀气的不舒服感,并且有一种即使我使用呼吸法也难以短时间松开/释放这部分能量累积的体验。
比如,我独自一人在炒菜,到了放盐的片刻,我会看到我头脑中跳出各种秘聊/想法“放这么多够了吗?好像不够,要么再加点,可是这样会不会又太咸了?可是……可是……”或者,我与他人坐在一起只是聊天,我也看到相似的秘聊/想法飞舞着“这样说合适/对吗?或者应该那样做才好。嗯,他们的说话我不太同意,直接表达反对好像不太好,那该怎么说呢?这样说好还是那样说更好呢?……”或我只是在观看影片/新闻同样的秘聊/想法出现“哎呀,这个多不好/为什么要这么做呀,要是那样那样该多好呀!嗯,这样真好,就不必出现那种不好的结果了”等等,我感到我里面摇来摆去的瞬间失去了稳定和平衡。
因为我感知/相信,我非常非常想要把每一个事物即它们的部分/细节考虑和做或看到都是“最好”,同时很担心/害怕出现任何的“失去好”=“差错/不好”;并且我非常非常想要获得他人的正面/说我好的反馈而很担心/害怕他人说我不好/讨厌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做事或与他人在一起时的物质现实里来引发心智现实,而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做事或与他人在一起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放这么多够了吗?好像不够,要么再加点,可是这样会不会又太咸了?可是……可是……”或者“这样说合适/对吗?或者应该那样做才好。嗯,他们的说话我不太同意,直接表达反对好像不太好,那该怎么说呢?这样说好还是那样说更好呢?……”或我只是在观看影片/新闻同样的秘聊/想法出现“哎呀,这个多不好/为什么要这么做呀,要是那样那样该多好呀!嗯,这样真好,就不必出现那种不好的结果了”等等,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做事或与他人在一起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立刻连接到感到摇来摆去而瞬间失去了稳定和平衡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感知/相信,我非常非常想要把每一个事物即它们的部分/细节考虑和做或看到都是“最好”,同时很担心/害怕出现任何的“失去好”=“差错/不好”;并且我非常非常想要获得他人的正面/说我好的反馈而很担心/害怕他人说我不好/讨厌我。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这每一刻我已经允许我自己触发了我的焦虑人格的起源/来源点。在那里我0-3岁,几乎可以说天天、或有时一天几次看到爸爸殴打哥哥、听到爸爸大声吼叫斥责哥哥以及哥哥被打时的尖叫声……那时瞬间触发的是压倒性的害怕/恐惧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显然那一刻我被外在的现实和我内在的“害怕/恐惧”压倒性能量 吓坏/快要吓死了。然后我很想要立刻逃跑/远离,但是我发现要么我还不具备支配我身体的能力、要么即使我跑出去也无处可去因为这里才是我的家呀,这给我一种“无路可逃”的感觉。进而我再次钻进了心智寻找解决方法出于害怕/恐惧,并在我心智中反复玩耍着一方面“非常非常想要/渴望有什么办法逃离此地/避开我里面可怕的害怕/恐惧”的欲望,同时紧紧抓着“非常非常害怕再次看到这个现实情境等如我里面的压倒性害怕/恐惧”的害怕/恐惧——把我自己困住在“欲望逃跑/活下去---害怕滥虐/死亡”的两极之间,并且在我观看爸爸殴打哥哥的情境中随时间越来越增强、加强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等如身体上尤其胃部肌肉的缩紧/抽紧。并且我领悟到这个焦虑人格的构建和形成已经无意识、潜意识地铭印到我的整个物质身体中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面这个童年记忆中,事实是: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并没有遭受到任何来自父亲对我的殴打/受伤的后果,这一切都只是我的哥哥在承受着,而我真确只是被我所看见爸爸殴打哥哥这个情境、和我里面等如心智触发的压倒性害怕/恐惧能量——不仅吓坏/吓死我自己、而且完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回事?但是,在那一刻是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屈服于心智的“害怕/恐惧”而仅仅走进心智寻找解答,而不是回到物质现实拿起普同常识来为我自己察看实际的事实是什么/如何。因此显然我等如心智活成了一方面紧抓“欲望/想要好/舒服因此逃离”以获得好感觉、同时紧抓“害怕/恐惧再次面对内和外的现实”作为防御机制以抑制/隐藏或避开不好的感觉——构建了沉浸在“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间反复摇摆/失衡同时又拼命想要紧抓点什么“救命稻草”的焦虑人格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个人格/模式我从很小构建并允许自己反复参与和活出它,在我的生活现实中可以说覆盖到了绝大部分情形中,意思是但凡我看到我头脑中提起/跳出一个“想要做某事”的想法/念头,它就被我立刻关联到正极的“欲望”——显然依据心智的逻辑同时触发的必定是“害怕失去这个欲望”的负极害怕,并因此启动了一个焦虑人格在我里面而困住我自己。而在这一刻,我又接受并允许自己去对我作为创造者制造在我里面的这个焦虑人格等如压倒性情绪反应等如身体上极大的不舒服感觉——再次起反应,触发了相同的害怕和焦虑以及担心/恐惧情绪,循环地抽紧/收缩=限制/卡困/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而导致某种程度的难以释放的后果。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的是,如果没有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躲在“害怕”背后令我自己仅仅活在低下/次等于我眼前发生的爸爸滥虐哥哥的现实、和我所创造的“害怕/恐惧”内在现实的位置上,而因此一次次的放弃/妥协我自己,心智不可能超越在我之上/成为我的主宰。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我身处我面前的物质现实中无论独自一人还是与他人在一起做事/交流或只是观看影片/新闻,实际上是我躲在我心智中一直玩耍着上面这个童年构建的“焦虑”人格,启动每一个“想法/念头”连接正极电荷制作为“欲望”,同时触发对立面的“害怕失去欲望”的“害怕”连接负极电荷——显然在我这个接受和允许之下,我的眼前只是心智两极能量的屏障一直在妨碍/妨害我去看见/看清眼前的普同常识实际上相当简单和可以轻松面对/处理的事实,及我内在我作为创造者的作为并为此负起我的自我责任。这可以停止和轻轻放手、放下它=焦虑人格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个焦虑人格的构建和加强和紧抓不放,是源于我小时候对心智系统及其运作方式的不知道/了解、并且没有方法/工具协助我自己调查/释放我自己而因此困住了我自己在心智能量的幻觉/幻象中。不过现在我正在行走支持/援助我自己自我教育、调查/释放和给回我自己进而整合并活字词作为我的自我表达 的进程,因此我有自我信任/力量/能力在这个“自我卡困点”上慢慢地站起来,深呼吸并活稳定、舒适、放松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在这里,自我指导来面对并处理每个事物、与他人交流的情境。

每当下一次再次我在做事或与他人在一起或只是观看影片/新闻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也保持觉察对心智的反应,若是看到我里面跳出任何想法/念头,我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只是一个想法,我不允许自己去将它制作/连接正极的欲望。”然后,在呼吸中检查这个想法,并自我指导将它带回现实在普同常识下来作实际的考虑/考量或计划,或我决定只是随呼吸/说出自我宽恕来缓慢但确实地放手/放开它。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也保持觉察对心智的反应,若是看到我里面跳出害怕/担心朝向人事物,我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是害怕人格,正在将我带入焦虑,我停止,我是在这里。”然后缓慢轻柔的深呼吸,并且活动身体、舒展双臂、拥抱自己在呼吸中行走通过这个害怕人格,回到物质身体的踏实/稳定。

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把注意力放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一旦我察觉到咽喉/胃顶部肌肉出现一些细微或明显的抽紧/收缩感时,我深呼吸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是焦虑人格正在启动,它只是一个能量并不是我真正是谁。”然后随着慢且柔的呼吸,我活动身体、张开双臂拥抱自己、拥抱这个部分如同整个身体,并随呼气释放它。并且专注于身体上的体验/感觉支持我自己活稳定在这里在此刻。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86天:我的困惑人格

自我书写——
在面对外在人事物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我时常可以看到我头脑中出现一幅“升起许多个问号???”或这些问号越来越多以至于“相互缠绕并打结起来”的图片播出,同时背景里也跳出许多心智秘聊/想法“嗯?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试了好多次依然不行?应该是可以的呀,上次我就这么做的,为什么这次就行不通了呢?真让人想不通!!”、“那些人的这种说话/行为真让人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那样做?那样难道不是更好/便利一些吗?”等等。跟随这些秘聊我可以感到我的胃上部里面的肌肉越来越抽紧好像真的打成了一个“死结”而无法松开的感觉,还有两边太阳穴发胀/有时想到头痛依然没有找到解答。我感到紧张/焦虑和着急并且能量越来越累积/加强的感觉。
因为我在我里面感知并相信,当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对某人事物的“不了解/明白”的内在体验时,我立刻感知/看到我里面好像出现一个“空缺/不足或空白”,这再次触发了我自己预编程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而再次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我很想要快速/急迫的去找到解答以填满它。

物质事件——
每当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而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

心智秘聊——
“嗯?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试了好多次依然不行?应该是可以的呀,上次我就这么做的,为什么这次就行不通了呢?真让人想不通!!”、“那些人的这种说话/行为真让人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那样做?那样难道不是更好/便利一些吗?”等
出现一幅“升起许多个问号???”或这些问号越来越多以至于“相互缠绕并打结起来”的图片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焦虑和着急并且能量越来越累积/加强的感觉

结论和行为——
我感知并相信,当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对某人事物的“不了解/明白”的内在体验时,我立刻感知/看到我里面好像出现一个“空缺/不足或空白”,这再次触发了我自己预编程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而再次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我很想要快速/急迫的去找到解答以填满它。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看到几个童年时期的过去记忆。无论是我出生不久第一次听到来自爸爸的很大吼叫声而感到震惊/惊吓、还是那段时期每天看/听着爸爸殴打/大声斥责哥哥的情境、还是我3岁多被妈妈送到上海外婆家而后再也看不见妈妈的身影了…… 在那些片刻,我看到我里面第一瞬间的震惊/惊吓感觉伴随着头脑中浮现出一幅“一片空白”的图片,同时触发压倒性的害怕/恐惧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当时我对外在的物质现实/情境、也对我内在涌起的压倒性能量反应全都不了解/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只是陷入极度害怕/恐惧和身体上绷紧/抽紧/僵化的不舒服感觉。因此我很想快速/急迫地逃离现场,但同时我看见我无处可去,进而走进心智用触发困惑情绪的方式作为一个屏障/迷雾遮挡在我眼前以便可以抑制/隐藏掉我所害怕的内在和外在的“不了解/明白”等如我所害怕的压倒性害怕/恐惧。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这一切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启动/制造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的自我欺骗环圈,不断地妄想用缩进/抽紧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越来越紧的方式去抑制/隐藏或逃离我自己,显然我——正是这个将我自己从里到外紧紧的束缚/捆绑的那个人!
 我领悟到,在上述那些童年记忆当中是我接受并允许将我对外在物质现实、和我内在心智现实的暂时不了解/明白这情境如同这个“一片空白”的内在体验,统统都直接关联到“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因此重新制造出一模一样的“欲望头脑中清晰/明了--害怕空白/模糊”并等同于“欲望活—害怕失去我自己/死”的两极冲突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而不是支持我自己回到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见/看清普同常识是,对于任何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人事物,只需去询问/调查以增加了解给回我自己就OK了。我可以轻轻地放手、放开这个“一片空白”人格/模式等如压倒性害怕/焦虑/紧张情绪能量了。
 我还领悟到,实际上我早已接受并允许自己将我躲藏在我心智中去编程/反复制造/加强的心智系统等如其中所有的想法、念头、图片、想象、过去记忆及能量体验等,统统拿来定义了我自己我是谁,并绝对相信这是真实可信的,并因此显然重新制造了一样的“欲望紧抓/占有—害怕失去/减损”等如“求生存—害怕死”的两极性冲突在我里面。而没有觉察/看见/领悟到,我在我的身体中等如每一口呼吸完美/完整/完全的在这里在此刻,本就有着无限的自我表达/呈现的潜能,岂是那一点心智的东西,比如困惑/一片空白等,可以来定义=限制的?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在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 而我再次进入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放慢我自己,保持觉察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掉入这个“困惑”的能量体验而卡困住我自己。而是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了解/明白,并不是什么不好,它只是在为我反映这是一个我需要进一步去调查或学习/扩展我自己的视角的点。”
我承诺我自己宁可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面前的人或事物及我的身体/心智现实里如其所是的样子,并为我自己调查/弄清楚我对他们/我自己不了解/明白的部分是什么?然后我指导我自己走上前更多观察或提问、或自我调查/研究以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87天:我的困惑人格-自我宽恕

在面对外在人事物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我时常可以看到我头脑中出现一幅“升起许多个问号???”或这些问号越来越多以至于“相互缠绕并打结起来”的图片播出,同时背景里也跳出许多心智秘聊/想法“嗯?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试了好多次依然不行?应该是可以的呀,上次我就这么做的,为什么这次就行不通了呢?真让人想不通!!”、“那些人的这种说话/行为真让人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那样做?那样难道不是更好/便利一些吗?”等等。跟随这些秘聊我可以感到我的胃上部里面的肌肉越来越抽紧好像真的打成了一个“死结”而无法松开的感觉,还有两边太阳穴发胀/有时想到头痛依然没有找到解答。我感到紧张/焦虑和着急并且能量越来越累积/加强的感觉。
因为我在我里面感知并相信,当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对某人事物的“不了解/明白”的内在体验时,我立刻感知/看到我里面好像出现一个“空缺/不足或空白”,这再次触发了我自己预编程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而再次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我很想要快速/急迫的去找到解答以填满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而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而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嗯?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那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试了好多次依然不行?应该是可以的呀,上次我就这么做的,为什么这次就行不通了呢?真让人想不通!!”、“那些人的这种说话/行为真让人难以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不那样做?那样难道不是更好/便利一些吗?”等,并同时出现一幅“升起许多个问号???”或这些问号越来越多以至于“相互缠绕并打结起来”的图片,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等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而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和图片等之中,去连接到紧张/焦虑和着急并且能量越来越累积/加强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感知并相信,当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对某人事物的“不了解/明白”的内在体验时,我立刻感知/看到我里面好像出现一个“空缺/不足或空白”,这再次触发了我自己预编程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而再次吓坏/吓死我自己了——因此我很想要快速/急迫的去找到解答以填满它。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些片刻我已经触发了几个童年时期的过去记忆。在那里无论是我出生不久第一次听到来自爸爸的很大吼叫声而感到震惊/惊吓、还是那段时期每天看/听着爸爸殴打/大声斥责哥哥的情境、还是我3岁多被妈妈送到上海外婆家而后再也看不见妈妈的身影了…… 在那些片刻,我看到我里面第一瞬间的震惊/惊吓感觉伴随着头脑中浮现出一幅“一片空白”的图片,同时触发压倒性的害怕/恐惧能量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当时我对外在的物质现实/情境、也对我内在涌起的压倒性能量反应全都不了解/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只是陷入极度害怕/恐惧和身体上绷紧/抽紧/僵化的不舒服感觉。因此我很想快速/急迫地逃离现场,但同时我看见我无处可去,进而走进心智用触发困惑情绪的方式作为一个屏障/迷雾遮挡在我眼前以便可以抑制/隐藏掉我所害怕的内在和外在的“不了解/明白”等如我所害怕的压倒性害怕/恐惧。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这一切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启动/制造在我心智虚拟现实里的自我欺骗环圈,不断地妄想用缩进/抽紧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越来越紧的方式去抑制/隐藏或逃离我自己,显然我——正是这个将我自己从里到外紧紧的束缚/捆绑的那个人!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在上述那些童年记忆当中是我接受并允许将我对外在物质现实、和我内在心智现实的暂时不了解/明白这情境如同这个“一片空白”的内在体验,统统都直接关联到“害怕/恐惧”人格/能量,因此重新制造出一模一样的“欲望头脑中清晰/明了--害怕空白/模糊”并等同于“欲望活—害怕失去我自己/死”的两极冲突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而不是支持我自己回到身体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看见/看清普同常识是,对于任何我暂时不了解/明白的人事物,只需去询问/调查以增加了解给回我自己就OK了。我可以轻轻地放手、放开这个“一片空白”人格/模式等如压倒性害怕/焦虑/紧张情绪能量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早已接受并允许自己将我躲藏在我心智中去编程/反复制造/加强的心智系统等如其中所有的想法、念头、图片、想象、过去记忆及能量体验等,统统拿来定义了我自己我是谁,并绝对相信这是真实可信的,并因此显然重新制造了一样的“欲望紧抓/占有—害怕失去/减损”等如“求生存—害怕死”的两极性冲突在我里面。而没有觉察/看见/领悟到,我在我的身体中等如每一口呼吸完美/完整/完全的在这里在此刻,本就有着无限的自我表达/呈现的潜能,岂是那一点心智的东西,比如困惑/一片空白等,可以来定义=限制的?


每当下一次在面对外在人事物、和/或看到我里面/身体上出现某些情形而我再次进入暂时不了解/明白的情境时——
我承诺我自己深呼吸并放慢我自己,保持觉察不允许我自己再次掉入这个“困惑”的能量体验而卡困住我自己。而是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不了解/明白,并不是什么不好,它只是在为我反映这是一个我需要进一步去调查或学习/扩展我自己的视角的点。”

我承诺我自己宁可在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看见/看清面前的人或事物及我的身体/心智现实里如其所是的样子,并为我自己调查/弄清楚我对他们/我自己不了解/明白的部分是什么?然后我指导我自己走上前更多观察或提问、或自我调查/研究以把了解给回我自己。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88天:花多少钱才合理?

自我书写——
某天早晨醒来记得一个梦境,在梦里我看到好像在一个饭店里面,一盘鸡肉和一盘猪蹄,说是要将近1000元,我在想“天哪,这么贵!这是什么神仙鸡/猪呀?怎么会要这么多钱?这家老板想钱想疯了吧。”我感到内心相当疑惑和抗拒,还有生气/不满情绪。
醒来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我可以拿来调查的点——关于,买东西花多少钱才合理——好像我里面早已形成了某种定式=不同的东西“应该”或“大约”在多少钱上下,是合适/合理的,而超出过多为“太贵”,少于它我会感到“便宜/优惠”并因此触发一些正面感受能量,比如高兴/快乐/兴奋和购买之后的满足感。也看到一些秘聊,“啊!太好了,这么便宜,这回我可是赚大了,才花这么点钱就买了这么好的东西,值了!”
因为我相信,从小到大看得见社会上不同种类的商品都会有一个标价,而这些价格好像是由工商管理局来制订的,而他们是依据什么/如何制订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有一个所谓“市场”的东西,还听说这玩意会有“波动”,但好像对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太大。因此随着时间我在我里面慢慢形成不同的东西/物品有一个“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了。

物质事件——
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

心智秘聊——
“天哪,这么贵!这是什么神仙鸡/猪呀?怎么会要这么多钱?这家老板想钱想疯了吧。”
“啊!太好了,这么便宜,这回我可是赚大了,才花这么点钱就买了这么好的东西,值了!”

情绪/感受能量——
感到内心相当疑惑和抗拒,还有生气/不满
感到高兴/快乐/兴奋和购买之后的满足感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从小到大看得见社会上不同种类的商品都会有一个标价,而这些价格好像是由工商管理局来制订的,而他们是依据什么/如何制订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有一个所谓“市场”的东西,还听说这玩意会有“波动”,但好像对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太大。因此随着时间我在我里面慢慢形成不同的东西/物品有一个“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了。

看见、领悟、了解——
 首先我记得从小观察着大人们如何购物和讨论某东西花多少钱买的、怎样是贵了、怎样是便宜,“贵”了的话如何多支出钱,这使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我们家里存下的钱数量减少/失去”的图片,因此立刻触发了我里面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即压倒性负面能量;而“便宜”了的话如何支出少=好像多赚回来一些钱,这使我看到我里面那幅画面中的钱增加/或留下更多一些,因此感到我里面那个“想要得到/更多”的正面欲望正在被满足,这感觉好极了。所以那些时候,我感知/相信无论如何买东西“便宜”一定是好事,而“贵”肯定是不好的啦。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接受并允许自己只透过“害怕”镜片去观察/看待物质现实中人们与金钱和物品购买之间的关系,并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而编程/制作各种关于“花钱应该如何”的两极化定义/判定,也拿它们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
 我看见,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仅仅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而编程/制作各种关于“花钱应该如何”的两极化定义/判定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将我自己卡困在我自创的“欲望花钱少=获得好感觉”和“害怕失去该欲望/花钱多=面对失去的坏感觉”对立两极当中,而因此在每一个在这里在此刻的购物=付钱的物质现实中,仅仅立刻启动并走进心智玩耍“欲望得到--害怕失去”极化的能量游戏,而彻底无视/忽视正正在我面前的普同常识,这就是:每一个物品/产品都是经由许许多多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来自地球的各种生物/事物以及其他人类的投入/付出/工作还有奉献生命而形成并流通最终到达我面前,因此我付出金钱以得到并使用该产品/商品的作为如同一个感谢对/朝向整个过程当中的每一个参与者等如我自己。
 我领悟到,当我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只是沉浸在这个我从小形成的对不同事物“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的时候,我只是活在我自创的“欲望更多—害怕失去/较少金钱”=“欲望活—害怕死”的生存害怕/恐惧/焦虑人格中分离/分裂我自己和实际上是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所创造的创造物之一=金钱本身,并只是活出了金钱的奴隶。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正正在我眼前运转/我参与其中的金钱系统=世界系统一直播放着多么明显的不平等事实,比如所有那些从事种植/制作供应我们全体人类等如我们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基本所需食物/物品的劳动者,他们却是获得收入=钱比例最少/价格偏低的群体——这就是我们自己等如心智长期以来如何对待生命即我们自己的现实/后果,这是我的责任。
 我也领悟到,每当我面对商品/产品时仅仅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这些“贵/便宜”等心智秘聊/想法/图片的来回摇摆当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消耗/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生命能量,同时也忽视/无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对这些商品/产品的实际物质性需求,由此可见那些我的“购物不满意”之后果,正是我自己创造的。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不诚实点,注意!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掉入心智两极化的比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支持/援助我自己去专注于物质现实、并把我自己的支付能力考虑进来,然后做物质性的比较和自我决定。最后在呼吸中在感激中付钱对齐对全体最好。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683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 高洪0221 »

第489天:花多少钱才合理?-自我宽恕

某天早晨醒来记得一个梦境,在梦里我看到好像在一个饭店里面,一盘鸡肉和一盘猪蹄,说是要将近1000元,我在想“天哪,这么贵!这是什么神仙鸡/猪呀?怎么会要这么多钱?这家老板想钱想疯了吧。”我感到内心相当疑惑和抗拒,还有生气/不满情绪。
醒来后我意识到这是一个我可以拿来调查的点——关于,买东西花多少钱才合理——好像我里面早已形成了某种定式=不同的东西“应该”或“大约”在多少钱上下,是合适/合理的,而超出过多为“太贵”,少于它我会感到“便宜/优惠”并因此触发一些正面感受能量,比如高兴/快乐/兴奋和购买之后的满足感。也看到一些秘聊,“啊!太好了,这么便宜,这回我可是赚大了,才花这么点钱就买了这么好的东西,值了!”
因为我相信,从小到大看得见社会上不同种类的商品都会有一个标价,而这些价格好像是由工商管理局来制订的,而他们是依据什么/如何制订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有一个所谓“市场”的东西,还听说这玩意会有“波动”,但好像对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太大。因此随着时间我在我里面慢慢形成不同的东西/物品有一个“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天哪,这么贵!这是什么神仙鸡/猪呀?怎么会要这么多钱?这家老板想钱想疯了吧。”、“啊!太好了,这么便宜,这回我可是赚大了,才花这么点钱就买了这么好的东西,值了!”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去连接上相当疑惑和抗拒,还有生气/不满、或感到高兴/快乐/兴奋和购买之后的满足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从小到大看得见社会上不同种类的商品都会有一个标价,而这些价格好像是由工商管理局来制订的,而他们是依据什么/如何制订的过程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有一个所谓“市场”的东西,还听说这玩意会有“波动”,但好像对我们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影响不太大。因此随着时间我在我里面慢慢形成不同的东西/物品有一个“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些片刻我已触发许多过去记忆,我记得从小观察着大人们如何购物和讨论某东西花多少钱买的、怎样是贵了、怎样是便宜,“贵”了的话如何多支出钱,这使我看到我里面出现一个“我们家里存下的钱数量减少/失去”的图片,因此立刻触发了我里面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初始人格即压倒性负面能量;而“便宜”了的话如何支出少=好像多赚回来一些钱,这使我看到我里面那幅画面中的钱增加/或留下更多一些,因此感到我里面那个“想要得到/更多”的正面欲望正在被满足,这感觉好极了。所以那些时候,我感知/相信无论如何买东西“便宜”一定是好事,而“贵”肯定是不好的啦。而我没有看见/领悟到,实际上是我接受并允许自己只透过“害怕”镜片去观察/看待物质现实中人们与金钱和物品购买之间的关系,并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而编程/制作各种关于“花钱应该如何”的两极化定义/判定,也拿它们来定义为我所是者/我是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仅仅复制/拷贝走在我前面的人而编程/制作各种关于“花钱应该如何”的两极化定义/判定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的时候,实际上我已经将我自己卡困在我自创的“欲望花钱少=获得好感觉”和“害怕失去该欲望/花钱多=面对失去的坏感觉”对立两极当中,而因此在每一个在这里在此刻的购物=付钱的物质现实中,仅仅立刻启动并走进心智玩耍“欲望得到--害怕失去”极化的能量游戏,而彻底无视/忽视正正在我面前的普同常识,这就是:每一个物品/产品都是经由许许多多平等一体于我自己的来自地球的各种生物/事物以及其他人类的投入/付出/工作还有奉献生命而形成并流通最终到达我面前,因此我付出金钱以得到并使用该产品/商品的作为如同一个感谢对/朝向整个过程当中的每一个参与者等如我自己。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并允许我自己只是沉浸在这个我从小形成的对不同事物“一直以来的价格”的印象等如一个理所当然的“判定”如同一个标准/参数在我里面并等如我自己的时候,我只是活在我自创的“欲望更多—害怕失去/较少金钱”=“欲望活—害怕死”的生存害怕/恐惧/焦虑人格中分离/分裂我自己和实际上是我自己等如全体人类所创造的创造物之一=金钱本身,并只是活出了金钱的奴隶。而没有觉察/领悟到,正正在我眼前运转/我参与其中的金钱系统=世界系统一直播放着多么明显的不平等事实,比如所有那些从事种植/制作供应我们全体人类等如我们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基本所需食物/物品的劳动者,他们却是获得收入=钱比例最少/价格偏低的群体——这就是我们自己等如心智长期以来如何对待生命即我们自己的现实/后果,这是我的责任。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面对商品/产品时仅仅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迷在这些“贵/便宜”等心智秘聊/想法/图片的来回摇摆当中时,实际上我只是在消耗/滥虐我自己即我的物质身体的生命能量,同时也忽视/无视我自己等如我的物质身体对这些商品/产品的实际物质性需求,由此可见那些我的“购物不满意”之后果,正是我自己创造的。

每当我在询问/浏览或考虑/打算做一些购买之事时——
我承诺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提醒我自己“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不诚实点,注意!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掉入心智两极化的比较。”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支持/援助我自己去专注于物质现实、并把我自己的支付能力考虑进来,然后做物质性的比较和自我决定。最后在呼吸中在感激中付钱对齐对全体最好。

谢谢阅读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