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618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6月 28, 2020 4:09 pm

第455天:说他人闲话-自我宽恕

我一直对身边那种被我视为“说别人闲话的人”有情绪反应,也观察身边他人发现很有趣,大部分人好像都对这种行为/做法或他人有反应,但同时我们也时而会对/朝向其他人有这种行为。我看到我里面会出现许多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人怎么这样,在别人背后说长道短/讨论他人家里是非好坏?关你什么事?”“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我感到生气/不满和想不通。
因为我相信,从小我们全都被教导并相信“在他人背后说别人的闲话/八卦,是一个不好/不太好的行为。”因为当我们当着他人的面讨论/评价他们时多少会顾及他人的感受而尽可能用平缓/正面或普通的文字去描述并作反馈,然而当我们“在背后”议论其他并不在场的他人时,就很可能随意或故意去用某些负面/不好或低等些的字词去描述/评价他人只为那一刻图了个自己的说话爽快感——这种行为是两面的因此是阴暗的=见不得人的做法,因此必须杜绝才行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立刻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这人怎么这样,在别人背后说长道短/讨论他人家里是非好坏?关你什么事?”“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的物质现实,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之中,去连接上生气/不满和想不通的情绪能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从小我们全都被教导并相信“在他人背后说别人的闲话/八卦,是一个不好/不太好的行为。”因为当我们当着他人的面讨论/评价他们时多少会顾及他人的感受而尽可能用平缓/正面或普通的文字去描述并作反馈,然而当我们“在背后”议论其他并不在场的他人时,就很可能随意或故意去用某些负面/不好或低等些的字词去描述/评价他人只为那一刻图了个自己的说话爽快感——这种行为是两面的因此是阴暗/见不得人的做法,因此必须杜绝才行呀。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已启动了过去记忆,我记得小时候外婆很多次教导我关于“做人,一定要表里如一”,意思是,心里是怎样想的与我说出来的话语/字词是相差不多或一样的,记得外婆说,这样的作为才表明这个人对周围其他人是真诚/坦白即“没有坏或歪心眼的”。所以在那时候我允许自己完全接受并拿它来定义我所是者/我是谁作为一个正极的自我定义/信念在我里面。而然后,每当我观察/听到周围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我立刻看见我里面那个我拿来定义我自己为“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正在被攻击/证明无效,这使我立刻看见我里面我自创的“失去我自己/死亡”害怕/恐惧人格/能量跳出,显然又一次“吓死我自己”了。然后我再次想要逃离/远离我自己里面这些“可怕的东西”,因此重新制造负面评判朝向他人即他们这个说闲话的行为,作为借口/辩解继续抑制/隐藏我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正负两极评判/定义/能量冲突的唯一创造者,而与他人即他们如何说话/行为他们自己毫无关联 的事实。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我也关联了另一些过去记忆,很多次当我与他人聚在一起聊天过程中也在说其他人的闲话的时候,我看见我自己里面:一方面也触发了 我拿来定义我自己为“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正在被我自己的作为攻击/证明无效 的自我感知,而因此感觉很不好;另一方面我看见我里面升起“想要获得他人的好感/认同”的正极欲望,而因此看起来现在跟着他人的话题也一起去说别人的闲话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然后大部分情况下,我看见我在我里面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仅仅屈服于心智自私利益的欲望/想要的满足而妥协/放弃了我自己并继续参与一起说别人的闲话。而我没有觉察/领悟到,实际上在那一刻我拥有完全的自我信任/力量/能力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不参与说闲话、或起身走开、或听清他们的讨论内容然后为我自己决定是否拿起自我责任作出我的回应,除非我允许我自己屈服于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制造在我里面的“欲望---害怕”两极化的能量幻觉。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你什么事?为什么这些人如此喜欢聚在一起说别人家的事情,自己就闲得没事可干吗?”的心智秘聊/想法和困惑情绪中迷占时,实际上我已经将我自己囚困在我自创的这个“我是一个真诚/坦白即表里如一的人”的正面定义/信念和“欲望好—害怕不好”两极之间冲突我自己,并进而继续紧抓困惑作为一个借口/辩解和投射他人,实际上继续在隐藏/抑制我心智里面的一切活动只与我自己有关而与他人无关、这是我的自我责任 的事实真相;也真确一直妨碍/妨害我自己去简单的在一口呼吸中停止,并敞开我里面和走上前去提问以实际上倾听/了解他人所说话语如其所是的含义并参与交流。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沉浸在“这种在背后说他人闲话的人最讨厌了,很容易搬弄是非或令别人对那些人们产生负面/不好的印象,这不是制造矛盾么?”的心智秘聊/想法和不满情绪中迷占时,实际上我已经允许自己触发我里面我自创的“害怕他人如何看我”和“害怕矛盾/冲突”的害怕/恐惧人格、并投射到那些正在被其他人“在背后说着闲话”的人们身上,反复循环在两极之间给系统制造/供应能量。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把我自己带回来在此刻在这里,并专注于现实情境去了解他人的说话/字词、和实际评估这些内容是否属于“闲话=意为朝向不在场的他人一些偏离实际情况的臆测/猜想或编撰/演绎或负面评判/责怪等说话”,然后为我自己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回应什么/如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我还关联上了另一个童年记忆,小时候从许多方面听到说在他人“背后”说他人闲话是一种相当“阴暗”的行为,而当我听到这个字词的时候我立刻触发了我里面从小观看电影而看到其中的那种“坏人躲在一个光线很暗的地方或角落,比如在谋划一个抓捕/杀人的计划”等场景/图片即过去记忆,而在那里我听大人告诉我“那些是坏人,只有坏人才会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去做那些阴暗的事情,都是如何害别人/好人的极端恶/坏的。所以一定要最终把这些坏人统统抓起来并杀死才解恨……”等说话/字词,因此那时候我走进心智感知/相信“背后=阴暗=一定是一个极端坏/不好并且与死亡有关的东西,我一定要想办法离它越远越好。”的信念在里面并等如我自己。——因此显然,当现在我看到在我面前有一个他人如何在其他人背后说闲话的情境出现时,我早已立刻触发我自己里面所有这些关联到字词“背后=阴暗”的过去记忆等如两极化判定/定义及其连接的“坏/罪恶、失去我自己/死亡”的负面评判和朝向它们的极端害怕/恐惧,而因此再次“吓死我自己”在我自己里面。而不是在身体的呼吸中将我立刻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身体和现实中,然后拿起普同常识为我自己去看见/看清:“背后”的意思是,一些人在另一些人不在场的片刻讨论他们的生活/事情。而“阴暗”的意思是,某些空间/区域光照很少或几乎没有因此显得光线暗黑而看不清事物的情境;另外,我看见只有心智意识系统才会分类“正面/光明”和“负面/阴暗/黑暗”两极性对/朝向/投射到我们所生活在其中的环境/自然现象,如此沉迷能量游戏给系统充电,所以这只是一个幻觉。我可以轻轻放手、放开它了。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听到身边他人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然后保持在轻且柔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倾听他们的说话/字词以了解其如其所是的内容/含义。同时保持觉察我心智里是否跳出任何的反应朝向这些人,如果我看见了就去标记它并过后来面对/处理/负责它。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与我的朋友们/家人在一起,而聊天中听到他们在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然后保持在轻且柔的呼吸中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去实际上倾听他们的说话/字词以了解其如其所是的内容/含义。也同时觉察我心智里是否有活动/反应,并为此负起我的自我责任。
然后,我承诺我自己在呼吸中保持敞开的倾听,而当我发现他们的谈话方向比如去向更多臆测/猜疑/责备或我看到有偏离普同常识的时候,去参与讨论并提问来帮助我自己对他们了解更多,而非只是走进心智的两极化评判。并且去我决定我指导我自己作出回应。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与我的朋友们/家人在一起,而聊天中我察觉到我也参与一起说其他人的闲话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吸一口气并停止说话,和将我的注意力带回物质身体和面前的现实,并提醒我自己“注意!这里是自我欺骗/不诚实,我不允许我自己去跟随!”然后给我几秒钟轻且柔地呼吸并且稳定/平静/舒适/踏实在我的身体中。进而支持我先敞开我自己倾听/提问以便了解更多方面的信息,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作为参照一起参与进讨论/交流,但不允许我自己再说他人“闲话”。而如果我听到其他人说他人“闲话”,我指导我自己去给他们作出一个提醒因为显然我们全都不希望其他人在我们背后像这样说我们自己的“闲话”,并也许建议我们更换其他的话题来聊。

谢谢阅读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8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