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洪 的进程分享

高洪0221
帖子: 54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3月 24, 2020 2:45 pm

第425天:物品的摆放

自我书写——
对于物品的摆放我一直喜欢作分类、归整的工作,并且一般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物品用完之后就再放回原处。而在家里面我发现我的母亲和女儿是那种物品随意放置、同一物品经常会换地方,比如脱下来的衣物/袜子等随手一放,过后会叫喊着某某东西找不到并问我们其他人有没有看见,就像每年在父母家一个多月,可以说天天都能听到母亲寻找物品的说话声;或各种化妆品明明有一个盒子可以放进去,却每天用完之后就随意地摆在桌面上东一个西一个并没有放入那个盒子;或每日脱下来暂时不洗的衣物随手搭在椅背/床边等处,并不在意衣服是否会压皱,而有时等要穿的时候拿起来发现需要先熨烫才能穿了……再比如,每日早晨上班前她会搭配衣物和鞋子,因此几双鞋子全都摆放在靠门口的地面上,试穿OK之后就出门走了留下来一地的鞋子…… 每当在家里面我看见这些情境/场面时,会立刻走进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我感到疑惑/不理解。
因为我相信,在家里面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物质事件——
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心智秘聊——
“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

情绪/感受能量——
疑惑/不理解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在家里面/工作中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在我的过去记忆中,很多次我经历“找不到东西”的过程,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升起许多的“欲望找回—害怕失去”秘聊/图片循环播放、并且感到我自己里面摇来摆去/纠结/挣扎、和有时生气/责怪甚至憎恨朝向我自己,这是一种不好/很不好的内在体验,因此当时我就对我自己说“下一次,我一定要做好分类、整理、和从哪里拿就放回哪里去,便于我容易找到和尽量少丢失的情况发生。”——这样我就不用再次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心智两极化冲突/摩擦了。可见,我允许我自己从小开发/形成的这种摆放物品相当分类、整齐、清晰的行为模式,再次仅依据“害怕失去”和“害怕直面我自己里面的各种负面/不好体验”作为出发点,并以此冲向对立面制造/加强/形成“欲望通过摆放物品归类/整齐而满足欲望保有/得到它们”的“欲望”即正极电荷的填充。以至于长期以来在摆放物品这个实际的现实情境中,我一直对/朝向我自己做着压抑/紧绷=操纵/控制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这个我心智的正极“欲望”的图片/能量填充——而因此实际上滥虐/消耗我自己即我的身体。
 我也看见,每当我在观看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物品的行为、动作和现实情境时,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触发了上面这个“害怕找不到/失去”和它的对立面“欲望找回/得到”等如两极化图片/回忆/能量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并去投射他人,和进而重新把我自己卡困在“困惑/疑惑”情绪能量中因此实际上真确“困住”了我自己,如此只能活成一种模式——即要么正面、要么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摆放物品的呈现/表达方式,却因此逃离/避开了我自己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心智反应/波动的唯一创造者、和我一直在逃离/避开的只不过是我里面“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恐惧”即心智幻觉/幻象 的事实真相。
 我领悟到,实际上每个人在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无意识行为/习惯模式,比如这个摆放物品,它是经由个体从小身处生活环境、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去观摩/学习/改进等、也包括我们允许自己对心智两极化参与/投入的接受和允许,而随时间累积/形成/塑造而成为今天的我们所是者/是谁即如何摆放物品的表达方式/形式=后果的显现。因此可见,如果我作为一个个体仅仅躲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中,去以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我所编造/附加在这个行为/情境上的两极化评判/定义/能量连接,在没有对他人即他们的这种表达方式/形式去做过任何倾听/了解/调查的情况下 就轻易地作出结论/判断——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 我也领悟到,关于字词“乱”和“整齐”,它们已经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循从小被教导/洗脑的东西而在我里面形成了正负对立两极的事物,而非这两个字词它们如其所是的定义/含义。因此每当我觉察到它们跳出在我的心智中、无论朝向我自己还是他人的时候——这恰恰是一个机会点,我可以拿起它们调查/了解我自己、解构/释放我自己在这两个字词上的自我限制/卡困,并重新定义它们和进而去活它们作为我自己等如是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 我还领悟到,每当我看/听到他人如此循环地重复一样的行为关于随意摆放和后续经常寻找/喊叫找不到东西的行为/表达时,实际上这正在为我反映回来,一方面我们等如心智有多么严重地将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能量冲突之间而几乎忽视/无视物质现实中实际上我们本人就是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本人正是我们自己现实中的问题制造者)的明显事实在眼前;另一方面也许他人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自己的不了解/困惑和/或希望获得某种协助/帮助。因此这恰恰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或者检查我自己里面、或者上前一步去询问、倾听、与他们交流/讨论的机会,而非只把我自己囚困在自己的心智中玩耍两极能量游戏并搞砸我的现实/与他人的互动。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中聚焦在这里,并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如何一直将负面评判朝向他人而逃避我自己里面的对心智害怕/欲望两极参与的接受和允许。因此我停止!”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观察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和取用物品、东西的行为/动作以及方式/形式是什么/如何是如其所是的样貌/情境。
进而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对他们的某些行为、做法不理解,宁可做一个深呼吸回到物质身体和现实中,检查我自己里面并停止评判;然后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向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询问他们关于为什么以这种形式摆放物品、或摆放时作出某些行为、动作等,只是把对他们的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察到他们表达出某种对自己这种时常循环找不到东西而朝自己生气/恼怒的说话/行为时,去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平静/稳定地观察他们,直到我评估他们恢复到了相对平缓的状态时,去我指导我自己走近并询问他们在这个点上是否需要我给予他们任何协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54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二 3月 24, 2020 2:47 pm

第426天:物品的摆放-自我宽恕

对于物品的摆放我一直喜欢作分类、归整的工作,并且一般都是从哪里拿出来的物品用完之后就再放回原处。而在家里面我发现我的母亲和女儿是那种物品随意放置、同一物品经常会换地方,比如脱下来的衣物/袜子等随手一放,过后会叫喊着某某东西找不到并问我们其他人有没有看见,就像每年在父母家一个多月,可以说天天都能听到母亲寻找物品的说话声;或各种化妆品明明有一个盒子可以放进去,却每天用完之后就随意地摆在桌面上东一个西一个并没有放入那个盒子;或每日脱下来暂时不洗的衣物随手搭在椅背/床边等处,并不在意衣服是否会压皱,而有时等要穿的时候拿起来发现需要先熨烫才能穿了……再比如,每日早晨上班前她会搭配衣物和鞋子,因此几双鞋子全都摆放在靠门口的地面上,试穿OK之后就出门走了留下来一地的鞋子…… 每当在家里面我看见这些情境/场面时,会立刻走进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我感到疑惑/不理解。
因为我相信,在家里面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我的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天哪!为什么会这么乱?为什么就不能多做一个动作/多花几秒钟时间摆整齐些/放回原位/将衣物捋直了再放呢?何必等到后续要找的时候再次找不到、或要穿的时候没法穿,这是何苦呢?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行为。”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了疑惑/不理解的情绪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在家里面/工作中任何物品的摆放难道不是为了更容易找到的目的吗?而因此把物品都作分类、折叠平整、放置整齐,这样的话既节省空间又容易找到,何乐而不为呢?况且有时看到他们寻找东西找不到而表现出一种生气/烦躁甚至愤怒的样子,我感觉这种体验一定不好/很不好,假如是我我必定不想要再次去体验它,所以他们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行为、和已经有过对自己如此的生气/愤怒然后还在继续一模一样地如此行动,这岂不是在给自己制造下一次再次体验这种不好感觉的“机会”吗?所以我怎么都想不通。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经触发许多过去记忆,记得很多次我经历“找不到东西”的过程,那时我看见我自己里面升起许多的“欲望找回—害怕失去”秘聊/图片循环播放、并且感到我自己里面摇来摆去/纠结/挣扎、和有时生气/责怪甚至憎恨朝向我自己,这是一种不好/很不好的内在体验,因此当时我就对我自己说“下一次,我一定要做好分类、整理、和从哪里拿就放回哪里去,便于我容易找到和尽量少丢失的情况发生。”——这样我就不用再次直接面对我自己里面那些我作为创造者制造的心智两极化冲突/摩擦了。可见,我允许我自己从小开发/形成的这种摆放物品相当分类、整齐、清晰的行为模式,再次仅依据“害怕失去”和“害怕直面我自己里面的各种负面/不好体验”作为出发点,并以此冲向对立面制造/加强/形成“欲望通过摆放物品归类/整齐而满足欲望保有/得到它们”的“欲望”即正极电荷的填充。以至于长期以来在摆放物品这个实际的现实情境中,我一直对/朝向我自己做着压抑/紧绷=操纵/控制我自己的物质身体去达到/满足这个我心智的正极“欲望”的图片/能量填充——而因此实际上滥虐/消耗我自己即我的身体。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在观看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物品的行为、动作和现实情境时,我早已允许我自己冲进心智触发了上面这个“害怕找不到/失去”和它的对立面“欲望找回/得到”等如两极化图片/回忆/能量冲突/摩擦在我自己里面并去投射他人,和进而重新把我自己卡困在“困惑/疑惑”情绪能量中因此实际上真确“困住”了我自己,如此只能活成一种模式——即要么正面、要么负面地评判他人即他们的摆放物品的呈现/表达方式,却因此逃离/避开了我自己才是我自己里面所有心智反应/波动的唯一创造者、和我一直在逃离/避开的只不过是我里面“我自己创造的害怕/恐惧”即心智幻觉/幻象 的事实真相。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每个人在今天所表现出来的无意识行为/习惯模式,比如这个摆放物品,它是经由个体从小身处生活环境、与他人的互动过程中去观摩/学习/改进等、也包括我们允许自己对心智两极化参与/投入的接受和允许,而随时间累积/形成/塑造而成为今天的我们所是者/是谁即如何摆放物品的表达方式/形式=后果的显现。因此可见,如果我作为一个个体仅仅躲在我自己的心智虚拟现实中,去以我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我所编造/附加在这个行为/情境上的两极化评判/定义/能量连接,在没有对他人即他们的这种表达方式/形式去做过任何倾听/了解/调查的情况下 就轻易地作出结论/判断——这显然违背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关于字词“乱”和“整齐”,它们已经是我早已接受并允许我自己依循从小被教导/洗脑的东西而在我里面形成了正负对立两极的事物,而非这两个字词它们如其所是的定义/含义。因此每当我觉察到它们跳出在我的心智中、无论朝向我自己还是他人的时候——这恰恰是一个机会点,我可以拿起它们调查/了解我自己、解构/释放我自己在这两个字词上的自我限制/卡困,并重新定义它们和进而去活它们作为我自己等如是物质身体的一个表达。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我看/听到他人如此循环地重复一样的行为关于随意摆放和后续经常寻找/喊叫找不到东西的行为/表达时,实际上这正在为我反映回来,一方面我们等如心智有多么严重地将自己卡困在心智的“欲望—害怕”两极能量冲突之间而几乎忽视/无视物质现实中实际上我们本人就是解决方案(因为我们本人正是我们自己现实中的问题制造者)的明显事实在眼前;另一方面也许他人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他们对自己的不了解/困惑和/或希望获得某种协助/帮助。因此这恰恰是一个我可以支持/援助我自己或者检查我自己里面、或者上前一步去询问、倾听、与他们交流/讨论的机会,而非只把我自己囚困在自己的心智中玩耍两极能量游戏并搞砸我的现实/与他人的互动。

每当下一次我再次看到家人/朋友家里面/办公桌面上的物品摆放得随意/凌乱、和听到他们时常叫喊找不到东西时——
我承诺我自己立刻深呼吸并把我带回物质身体中聚焦在这里,并提醒我自己在我里面“这是一个我的自我欺骗点,如何一直将负面评判朝向他人而逃避我自己里面的对心智害怕/欲望两极参与的接受和允许。因此我停止!”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睁大眼睛、敞开我里面实际上看见/观察他人即他们如何摆放和取用物品、东西的行为/动作以及方式/形式是什么/如何如其所是的样貌/情境。

我承诺我自己,如果我对他们的某些行为、做法不理解,宁可做一个深呼吸回到物质身体和现实中,检查我自己里面并停止评判;然后支持/援助我自己去向前一步走到他们面前,询问他们关于为什么以这种形式摆放物品、或摆放时作出某些行为、动作等,只是把对他们的更多了解给回我自己。

我承诺我自己,在当我观察到他们表达出某种对自己这种时常循环找不到东西而朝自己生气/恼怒的说话/行为时,去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平静/稳定地观察他们,直到我评估他们恢复到了相对平缓的状态时,去我指导我自己走近并询问他们在这个点上是否需要我给予他们任何协助?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54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一 3月 30, 2020 12:12 pm

第427天:害怕未来

自我书写——
昨晚女儿来与我讨论她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人与她讨论他个人的一个项目的未来规划并邀请她考虑是否愿意一起加入。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相当的焦虑感,我发现这是关联到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害怕/恐惧。我看到一系列心智秘聊/想法在翻滚:“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同时我已经看见我里面满脑袋都在播放各种“未来情境图片”且大部分是不好/很不好的,显然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焦虑。
因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物质事件——
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心智秘聊——
“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

情绪/感受能量——
紧张/害怕/焦虑

结论和行为——
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或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看见、领悟、了解——
 我看见一些童年记忆浮现。我记得小时候每当我里面产生一个“想要获得某个玩具/食物/衣物等东西”的欲望/想要的念头时,我早已在我里面启动并播放各种“在未来的某个环境/情境中,我抱/吃/穿着这些我想要的东西而自我感觉良好和也许得到来自他人的称赞/好评”图片即想象/幻想,也触发/加强了大量正极电荷给这些图片因此令我自己沉浸在某种“好/极好”的正面感受中迷占我自己。然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比如某些我的想要/欲望由于各种现实因素或大人的某些决定而最终“没有得到/不够完全达到”等现实情境发生在我眼前,那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那个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而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因此要么生气/愤怒去向外发脾气、要么隐藏/压抑去向内妥协我自己。以至于随时间我接受并允许把这个我的预编程“失去/害怕失去”等如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一层又一层累积/叠加到字词“未来”并投射到所有每一个正在规划中而尚未发生在此刻现在现实中的人事物上——因此将字词“未来”制作为某种看起来像是“大恶魔”般可怕/恐怖=吓死我自己的幻觉在我自己里面。
 我也看见,正是由于一直以来我只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朝向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循环往复地参与/重新制造“害怕/恐惧”缩紧/抑制/隐藏/蒙蔽我自己,而因此令我完全忽视/无视正正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的事实真相:即是,在生活现实中关于“未来”只是一些计划、打算、想要、规划或考虑,而它们必然需要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推动我自己去行动、做事,并在实际上“做”的每一个当下片刻中依据当刻的现状去即时地作出调整以便去向我所计划/想要的方向/目标或结果——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 我领悟到,实际上“未来”的人事物,只存在于我自己内在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是一个虚拟的想象/图片,因此我可以支持我自己运用活想象力的方式去协助我自己比如把某些计划、规划制定得更清晰、考虑更周到一些以便对后续事件/工作的实际行动/操作有帮助,但是,我完全没有必要令我自己去紧抓心智中我自创的“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不够达到这个欲望”这极端两极能量冲突/摩擦,反而令我更加看不清眼前现实的实际状况/情境并作出必要的调整,这真确毫无必要继续下去,我可以轻轻地在呼吸中放下、放开、放手它们了。
 我也领悟到,每当面对各种考虑/讨论“未来”之事的情境时我允许我自己去立刻投入、反复加强的各种心智秘聊/想法/图片/想象/反应等之中,再次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编造/启动的又一轮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其目的只为把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囚禁/卡困/奴役在心智两极化能量中消耗/滥虐。因此它不是我真正是谁,因此在那一刻我有能力、自我信任、力量去深吸一口气并且我决定/主导我自己去立刻停止和回到现实——因为我是它的唯一创造者。
 我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将来会怎样?”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仅仅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自己的过去记忆中,即那些我如何努力、用功也“学不懂某些知识/信息”的过程/卡困的内在体验而令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并因此已经投射到女儿即她正在与我讨论的这个“未来话题”上。因此与女儿即她的话题毫不相干,并且显然我已经抽离/分离在我的心智中而非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去与女儿讨论。

问题解决和改变——
在为我自己获得上述这一切看见/了解/领悟之后,每当下一次再次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在当我自己独自思考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先给我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把注意力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思考或拿出笔纸书写的方式来作考虑、计划,也参照普同常识去检视/评估我的考虑/计划。如果我察看到我里面跳出任何心智的反应,去只是深呼吸并随呼吸慢慢地放开/放手/放下两极化能量迷占,然后回到现实和继续计划。
在当我与他人一起讨论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敞开我自己里面、睁大眼睛观察/倾听他人的考虑/计划或提出的疑问/细节,如果期间我觉察到内在升起任何心智反应就只是深呼吸放下/放手它,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检视/评估他人的现状和考虑/计划;进而在了解的基础上,去与他人分享/交流我的视角/考虑/建议。

谢谢阅读

高洪0221
帖子: 545
注册时间: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Re: 高洪 的进程分享

帖子高洪0221 » 周一 3月 30, 2020 12:15 pm

第428天:害怕未来-自我宽恕

昨晚女儿来与我讨论她遇到的一件事情,一个人与她讨论他个人的一个项目的未来规划并邀请她考虑是否愿意一起加入。在整个讨论的过程中我觉察到我里面升起相当的焦虑感,我发现这是关联到未来的不确定性的害怕/恐惧。我看到一系列心智秘聊/想法在翻滚:“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同时我已经看见我里面满脑袋都在播放各种“未来情境图片”且大部分是不好/很不好的,显然令我感到紧张/害怕/焦虑。
因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来引发心智现实,因此立刻由我面前的物质现实走进了心智的虚拟现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启动我的心智秘聊/想法“听起来这个项目好像挺庞大的,如果女儿接受了的话,那是否会让她的工作量和压力都增加很多?是否会影响到她目前的生活现状/方式以及其他一些打算?”“可是,听下来女儿对该项目的题材并不太感兴趣,并且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现在基于某些因素而决定下来,将来会否不满意?”以及与此相关联的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每当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的物质现实,去在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之中,立刻连接上紧张/害怕/焦虑的感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在上述这一连串的心智秘聊/想法、过去记忆、联想、想象、幻想、图片和反应的循环运转之中,去立刻给出一个结论并连接上了行为——我相信,“未来”是某种完全无法掌握/清楚确定下来的东西,即使个人提前做了相当详尽的计划/规划,也会有许多方面或细节无法考虑到,而因此当随着时间的推移到达了某个点/环节时,自己将或多或少地遇到各种缺少/不够或舍弃/放掉或突发状况甚至需要做较大的重新调整等工作,这使我看见我自己里面我预编程/制造我自己为的许多“缺少/失去”和“害怕不够/失去”再次跳了出来,当然感觉很糟糕。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这一刻我已陷入了童年记忆。我记得小时候每当我里面产生一个“想要获得某个玩具/食物/衣物等东西”的欲望/想要的念头时,我早已在我里面启动并播放各种“在未来的某个环境/情境中,我抱/吃/穿着这些我想要的东西而自我感觉良好和也许得到来自他人的称赞/好评”图片即想象/幻想,也触发/加强了大量正极电荷给这些图片因此令我自己沉浸在某种“好/极好”的正面感受中迷占我自己。然后随着时间的过去,比如某些我的想要/欲望由于各种现实因素或大人的某些决定而最终“没有得到/不够完全达到”等现实情境发生在我眼前,那时我立刻看见我自己里面跳出那个我自创的“失去/害怕失去”而令我感到极度害怕/恐惧,因此要么生气/愤怒去向外发脾气、要么隐藏/压抑去向内妥协我自己。以至于随时间我接受并允许把这个我的预编程“失去/害怕失去”等如连接的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去一层又一层累积/叠加到字词“未来”并投射到所有每一个正在规划中而尚未发生在此刻现在现实中的人事物上——因此将字词“未来”制作为某种看起来像是“大恶魔”般可怕/恐怖=吓死我自己的幻觉在我自己里面。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正是由于一直以来我只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对/朝向我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我作为创造者预编程/设计的这个“失去/害怕失去”=压倒性负面情绪能量——在循环往复地参与/重新制造“害怕/恐惧”缩紧/抑制/隐藏/蒙蔽我自己,而因此令我完全忽视/无视正正在我眼前的物质现实的事实真相:即是,在生活现实中关于“未来”只是一些计划、打算、想要、规划或考虑,而它们必然需要我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推动我自己去行动、做事,并在实际上“做”的每一个当下片刻中依据当刻的现状去即时地作出调整以便去向我所计划/想要的方向/目标或结果——这是一个普同常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实际上“未来”的人事物,只存在于我自己内在的心智虚拟现实中是一个虚拟的想象/图片,因此我可以支持我自己运用活想象力的方式去协助我自己比如把某些计划、规划制定得更清晰、考虑更周到一些以便对后续事件/工作的实际行动/操作有帮助,但是,我完全没有必要令我自己去紧抓心智中我自创的“欲望得到/紧抓——害怕失去/不够达到这个欲望即图片”这极端两极能量冲突/摩擦,反而令我更加看不清眼前现实的实际状况/情境并作出必要的调整,这真确毫无必要继续下去,我可以轻轻地在呼吸中放下、放开、放手它们了。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每当面对各种考虑/讨论“未来”之事的情境时我允许我自己去立刻投入、反复加强的各种心智秘聊/想法/图片/想象/反应等之中,再次全都只是我作为创造者编造/启动的又一轮心智系统的防御机制,其目的只为把我真正的自己等如是我的物质身体即生命囚禁/卡困/奴役在心智两极化能量中消耗/滥虐。因此它不是我真正是谁,因此在那一刻我有能力、自我信任、力量去深吸一口气并且我决定/主导我自己去立刻停止和回到现实——因为我是它的唯一创造者。

我宽恕和给回我自己因为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去看见/了解/领悟到,当我允许我自己沉浸在“关键点是她对这种机械类的构造/运作几乎可以说‘完全不懂’,学起来必定相当吃力……这样的话,如果……将来会怎样?”的秘聊/想法中时,实际上我仅仅把我自己限困在我自己的过去记忆中,即那些我如何努力、用功也“学不懂某些知识/信息”的过程/卡困的内在体验而令我对我自己感觉很不好,并因此已经投射到女儿即她正在与我讨论的这个“未来话题”上。因此与女儿即她的话题毫不相干,并且显然我已经抽离/分离在我的心智中而非在这里在此刻的现实中去与女儿讨论。

每当下一次再次我自己思考规划/与他人一起讨论某些未来事件/情境时——
在当我自己独自思考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我自己先给我一会儿时间缓慢/轻柔地呼吸、放松/放开我自己里面并把注意力带回此刻在这里的物质现实中;然后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思考或拿出笔纸书写的方式来作考虑、计划,也参照普同常识去检视/评估我的考虑/计划。如果我察看到我里面跳出任何心智的反应,去只是深呼吸并随呼吸慢慢地放开/放手/放下两极化能量迷占,然后回到现实和继续计划。

在当我与他人一起讨论期间,我承诺我自己提醒并保持我自己在身体的呼吸中,去敞开我自己里面、睁大眼睛观察/倾听他人的考虑/计划或提出的疑问/细节,如果期间我觉察到内在升起任何心智反应就只是深呼吸放下/放手它,并拿起普同常识在我里面检视/评估他人的现状和考虑/计划;进而在了解的基础上,去与他人分享/交流我的视角/考虑/建议。

谢谢阅读


回到 “進程分享”

在线用户

正浏览此版面之用户: 没有注册用户 和 5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