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之,活之,是之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做之,活之,是之

帖子吴 畏 » 周四 7月 05, 2012 7:41 am

做之,活之,是之

英文原文:http://practical-desteni.blogspot.com/2011/12/do-it-be-it-live-it.html
中文译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4w73.html
2011年12月3日
作者:姗奈特•斯柏丝 (Sunette Spies)
译者:吴畏


[声明:大家好,在实用Desteni 博客中我将会分享我们自己即整个存在在内在和外在之中确立起平等如一作为我们自己的实际行走过程中遇到的多维面向/过程。
思想设计系列完成后将会做成一本书放到http://eqafe.com 上,完成时将会发布一个声明。谢谢。]


做之,活之,是之

我们有的一个倾向是:观察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生活,然后沉浸在我们“缺乏”或者通常“做不好”的事情、经历和方面上。在如下情形中我们尤其会体验到这一点:我们将这些(缺乏或做不好的)方面与他人做比较,并得到一个对我们是什么、我们成为了什么、我们接受和允许了我们自己是、活和做了什么的直接反映——一个我们无法否认的直接反映,而这仅仅是在使这些我们接受和允许了的缺陷和不足在我们自己和我们的生活中持续下去。

例如,缺乏纪律、拖延、没有驱动、没有动力,觉得项目、任务和事务如同义务和负担,没有激情,持续不断地通过他人来反映我们自己而发现和注意到我们是如何作为这些习惯和模式存在的。

一些人仅仅就“认了命”,使自己沉浸在心智的漫游中,幻想着“我们可以如何”——我们使用我们生活中的人作为榜样,将我们自己叠加到他们的纪律、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具体上,梦想着我们若像“他们”一样会是怎样的情形,而与此同时却沉迷在我们自己的绝望中:我们和我们的生活似乎“无法改变”,我们能做的最多只是“幻想改变”。

另外一些人试图在他们发觉他们“缺乏”、“不存在”、“不足”、“不安全”的那些方面扳平或改善他们自己,而生活则随之变成了一场持续的竞争,追逐着“变成”纪律、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具体——这就好像变成了一场赛跑,你的每一天或以疲惫挫折或以骄傲优越而结束——取决于你在试图“改善自己”这场游戏中是失败还是成功。

还有另外一些人试图扳平或改善他们自己而且他们实际成功了,然而他们所获得的却随之变成了他们的全部定义,那就是他们成为、活出和擅长的所有一切,当他们在一些人格部分和方面如纪律、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具体方面“进步”了时,他们在他们自己、他们的生活和关系的其它一些方面却受到忽略和忽视,因为他们的全部焦点和注意力都被输运到“变成”纪律、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和具体上去了。

更进一步,在这当中,每个人都对于什么是有纪律、有驱动、有动力、表达激情、以一丝不苟的精确性工作等等有着不同的定义,并且这些定义还附带有一种特定的“体验”即能量。于是,纪律、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具体的实际践行就丢掉了,因为我们为这些方面、表达、特性、特点制造和产生了一个能量性和图像性的观念、看法和信念,然后试图“追逐或变成”它们——要么通过、处于和作为幻想;要么现实变成了这些词语的“体验”,而不是实际活、是和做这些词语作为自己。

例如,我们看到或注意到某人通过工作、任务和项目中表现出的行动格外地有纪律,因此我们通过仅仅在那一个情境中观察他就将我们自己与纪律相关的所有方面的体验与之做比较。然后我们“批判自己、怜悯自己、操纵自己”而认为、相信或觉得我们不够“有纪律”——但是,仅仅因为那个人在“工作环境”中有纪律并不意味着“他是谁”就是有纪律的——作为他自己活着的行动和表达,平等如一地体现在他自己、他的生活和他与一切人和事物的关系的所有方面。“仅仅在工作环境”中“有纪律”并非是就平等如一而言的事实上的实际的真实的活着的纪律。从那个人的角度来理解,这种“纪律”可能是由于许多其它因素、方面或经历,如家庭、金钱或义务等等,迫使他成为他在工作环境中是谁、是什么及如何行事。

因此,在进程之中,我们强调这一点:不要接受和允许自己与他人做比较,因为心智在做比较方面倾向于将一个人在一个情境中的一个方面拿来叠加到自己的全部之上,认为或相信自己在自己的所有方面都是“不足的、无能的、缺乏的”。例如,将一个人在工作环境这一个情境中有纪律这一个方面拿来,将自己之内所有情境中的纪律与单单那一个事件做比较,将自己批判和谴责为“没有纪律”这个定义。

此外,单单“比较”这一点就没有“合理性”,因为我们的生活中与词语相关的一切都成了能量和图像的定义,“个性化”地存在于人类存有的心智意识系统中,因此每个人之所以以特定的方式行动、行为和生活都有着不同的原因、出发点或议程。

然后我们试图“变成有纪律的”并将纪律强迫、逼迫、强行施加在我们自己和我们生活的一个或几个方面上,多数情况下这反转成为拖延、疲惫、批判等等。因为我们试图变成某种仅仅在我们自己的头脑中创造出来的以图像和能量形式存在着的“观念”;另外一些人则只是存在于幻想之中,加剧他们的自我受害化、自我怜悯、自我操纵的状态和体验——认为并相信他们目前是什么则他们就永远都将会是什么。

因此,这里所犯的错误是,试图成为他人或他物,而不是真正实际将其做成自己、是为自己、活成自己。

所以,这里有个重新来过的机会——重新审视和考虑:关于我们体验到我们自己不足、自卑、缺乏、无效的那些面向、部分、方面、特性、习惯、模式,就比较和竞争而言,我们接受和允许什么。

改变自己是一种做,是一种行动。没有能量、图像、结果连接到其上——你只是做之、活之、是之。例如对于纪律——有纪律的,你采取一个简单的做的行动,在你需要指挥、关注和完成的所有方面,安排、组织并建构你自己和你的生活,并坚定自信地实际进入到那里,参与于现实世界之中,并做它。通过做,你开始作为纪律这个词而活,因为你通过在你自己、你的生活和他人的所有方面,实际完成、注意和指挥你需要完成的事情,纪律就成为你日常活动的一部分。随着行动和作为这个词语的活表达,你“自然地”成为这个词语作为你自己——你在这里作为这个词语,在做之、在活之、在是之——这是你在自己、自己的生活和关系的所有方面,作为纪律作为活着的言语的完整性。

纪律则成为/是一种做、活、是,即是自己——它不是定义或附着到观念、图像、能量、人或追逐上,而是渗透遍布自己、自己的生活和他人即自己的所有方面。

并且这同样适用于你的生活和现实之中的所有其它一切——关于驱动、动力、方向、激情、精确、具体。如果你简单地就是做它,在做之中应用你自己活它,你就成为/是它,它就在这里作为自己,作为存有,作为“自己是谁”的自然表达,在自己、自己的生活和他人的所有面向和部分中都立于平等如一。

因此,每当你试图是/成为某种你在他人之内注意到的事物,然而却发现你自己疲惫地在后面追逐它,或在你的幻想之中梦想它,然而你却沉迷浸泡在你自己的不足、缺乏和无能之中,这时你要知道你是在你自己的心智之中玩比较的游戏,试图成为一个观念,而不是简单地将其做、活、是成在这里的自己。

所以,支持协助你自己将你自己发展成为活着的言语——通过实际应用,取一个词语,简单地就是做之、活之、是之,将其应用于你自己、你的生活和关系的所有情境之中,而不是将自己局限和贬低为试图仅仅满足一个观念或理想。

取一个词语,在你自己、你的生活和关系中做之、活之、是之——独自坐下来,写出你愿意如何在你的生活和现实中应用即做、活、是这个词语作为你自己,以在平等如一之中将这个词语显现为自己。

例如,以纪律为例,看看你在哪里与谁倾向于散漫没有纪律,看看你可以持续不断地应用什么行动来协助支持自己将自己发展成活出这个词语并因而即是这个词语作为自己,然后在所有情境中践行这个词语作为自己,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如此一来,你将自己发展成为这个词语,而不是试图在后面追赶一个存在于你心智之中的与他人比较得出的作为图像和能量存在的观念,因此你协助支持自己事实上在自己和自己的生活中扩展自己,而不是将自己局限和贬低为就自我/心智而言的词语的图像、能量和观念。

很棒的一个做法是,首先为你自己写出来——写出在你、你的生活和关系当中你体验到你自己散漫没有纪律的所有方面或部分,以便使你可以在你的面前有一个关于你自己的具体实用的图像直观呈现。

然后你为每个方面逐个地写下你将如何在做的实际行动中协助支持你自己成为有纪律的——有纪律就是在做成、指挥和完成实际物理情境中需要做的事情方面持续不断地做之、活之、是之。

然后由此你为自己作为自己实际地去做,通过实践应用找到、发展和调试不同的管用的做事方式方法,直到你找到一个满意的作为自己本身管用的身体力行的表达。

显然,要记住这将是一个过程,需要有耐心,因为你是处于如下过程中:你在发展、改变和扩展作为一个活着的词语的“你自己”,实际地协助支持你自己去活,并与此同时释放掉词语的观念、见解、信念(就图像、记忆和能量而言)的奴役。

将你自己从比较、拖延和在幻想与梦境中浪费时间之中解放出来——深吸一口气,取一个词语,通过实际行动即在这里现实世界中的实际身体力行,协助支持自己成为活着的言语——在行走改变自己的过程中,一口气接一口气、一个行动接一个行动地去做。

(请注意:若有更多的问题和寻问,有Desteni论坛进行协助和支持。如果你在行走进程之中需要支持协助,请访问: www.desteni.co.za

姗奈特

回到 “英文博客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