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自我宽恕——愤怒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自我宽恕——愤怒

帖子吴 畏 » 周一 5月 21, 2012 7:28 am

维诺——自我宽恕——愤怒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anger
由维诺通过跨维度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7年10月18日
译者:吴畏(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d38.html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愤怒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愤怒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愤怒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带着愤怒参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以愤怒做出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愤怒中做出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愤怒发泄到他人身上,而没有认识到我内心中的愤怒是由我自己通过参与念头而显现出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愤怒存在于我内心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接受了我自己带着愤怒并在愤怒中做出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愤怒存在于他人内心中,并因此肯定了我内心中愤怒的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金钱系统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这个世界的金钱系统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上帝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本不存在的上帝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我父母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我父母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我自己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我自己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而不是利用这愤怒站立起来,说:“到此为止!”,并停止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世界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这个世界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人类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人类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政府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政府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媒体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媒体发泄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向与我分离的某人或某物发泄愤怒是在表明责怪——而没有为自己承担起责任,为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通过参与念头而使愤怒存在于我内心中应用自我宽恕,由此我作为我、为了我、作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愤怒存在于我内心中是由于我没有允许我自己活出自我诚实从而为我自己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强奸犯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责怪向强奸犯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杀人犯和杀手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责怪向杀人犯和强奸犯发泄我的愤怒,而没有认识到是系统们(心智)作为他们在接受和允许这些——这是与我接受和允许了存在于我里面的心智系统完全相同的系统。够了!我作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来,我不再接受和允许心智系统指挥我、控制我或剥夺我的力量。因此我不再接受和允许在这个世界中作为强奸犯和杀人犯的心智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这整个存在中对这整个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向这整个存在发泄我的愤怒,而没有认识到我对其感到愤怒、向其发泄愤怒的那些人或事物,正是我对其负有责任的人或事物,而发泄愤怒只不过是在表明责怪,是在表明我不愿意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存在于我内心中并因而存在于这整个存在之中的事物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军队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军队发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对与我分离开的某人或某物感到愤怒或向其发泄我的愤怒是行不通的,只会留下更多的挫败、愤怒和怨恨,而没有认识到我必须在我内心中作为我自己作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来,不再接受和允许不如我本真自己的任何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对与我分离开的某人或某物感到愤怒或向其发泄愤怒,我是在赋予那人或事物存在下去的力量,是在接受与允许、支持与援助其存在下去——而没有取回我自己的力量,作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来,用自我诚实、自我应用和自我宽恕来帮助与支持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金钱的存在感到愤怒,希望金钱从未存在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金钱发泄我的愤怒,为这个世界的状况以及其中我的生活的状况而责怪金钱,而没有自己首先看看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我在我的生活中目前的状态、位置和体验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我在我的生活中目前的状态、位置和体验发泄愤怒,责怪我之外我周围的一切事物和一切人,而没有在我自己内心中站立起来并指挥我自己——如果我对我在哪里和我成为了什么感到不满意的话。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税务系统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税务系统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用酒来试图压抑我内心中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毒品和药品之类的物质来试图压抑我内心中的愤怒,而没有在我内心中站立起来,指挥这愤怒,通过自我宽恕将其释放掉,不再接受和允许这愤怒存在于我内心中吞噬并压倒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愤怒吞噬并压倒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愤怒的奴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愤怒来指挥和控制我,来告诉我我是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为了我自己作为我自己花一会儿时间,认识到:等一等,可是我并不是这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教育系统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教育系统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保安力量、警察、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保安力量、警察、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个世界上存在着许多大量不同的事物我可以向其发泄愤怒、对其感到愤怒——使我无法看清并认识到我为我正体验到的愤怒负有责任,因为这愤怒存在于我内心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安努(Anu) 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安努(Anu)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发泄愤怒,而没有为我通过参与念头而接受和允许了在我内心中产生的这愤怒承担起责任——通过应用自我宽恕和活出自我诚实承担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教师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教师发泄愤怒(在学校里,教师教给孩子们无用的知识和信息来编排设计他们的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宗教、灵修、新时代运动等等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宗教、灵修、新时代运动等等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教皇和牧师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向教皇和牧师的存在发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毒品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毒品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酒精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酒精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火器、枪等等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火器、枪等等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并相信对与我分离开的某物或某人感到愤怒并发泄我的愤怒,是在做出一个我不接受和允许其存在的声明,而实际上却恰恰相反。对与我分离开的某物或某人感到愤怒和发泄愤怒是在对责怪的声明,因此我恰恰给予了那些人或事物存在下去的力量。因此不是要发泄愤怒或责怪,而是要认识到如果我允许和接受我的心智/系统的存在,我就恰恰是在接受和允许那某人或某物的存在。因此在我内心中作为我站立起来,不再接受和允许我的心智控制我、指挥我或剥夺我的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疾病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疾病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贫困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贫困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饥饿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饥饿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财富的存在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财富的存在发泄我的愤怒。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自我宽恕——愤怒

帖子吴 畏 » 周三 5月 23, 2012 12:58 am

維諾——自我寬恕——憤怒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anger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錄入
日期:2007年10月18日
譯者:吳畏(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d38.htm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憤怒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根據憤怒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參與於憤怒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帶著憤怒參與。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以憤怒做出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在憤怒中做出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憤怒發洩到他人身上,而沒有認識到我內心中的憤怒是由我自己通過參與念頭而顯現出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憤怒存在於我內心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接受了我自己帶著憤怒並在憤怒中做出反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憤怒存在於他人內心中,並因此肯定了我內心中憤怒的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金錢系統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這個世界的金錢系統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上帝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本不存在的上帝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我父母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我父母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我自己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我自己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而不是利用這憤怒站立起來,說:“到此為止!”,並停止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世界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這個世界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人類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人類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政府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政府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媒體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媒體發洩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向與我分離的某人或某物發洩憤怒是在表明責怪——而沒有為自己承擔起責任,為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通過參與念頭而使憤怒存在於我內心中應用自我寬恕,由此我作為我、為了我、作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憤怒存在於我內心中是由於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活出自我誠實從而為我自己承擔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強姦犯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責怪向強姦犯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殺人犯和殺手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責怪向殺人犯和強姦犯發洩我的憤怒,而沒有認識到是系統們(心智)作為他們在接受和允許這些——這是與我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我裡面的心智系統完全相同的系統。夠了!我作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來,我不再接受和允許心智系統指揮我、控制我或剝奪我的力量。因此我不再接受和允許在這個世界中作為強姦犯和殺人犯的心智系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在這整個存在中對這整個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向這整個存在發洩我的憤怒,而沒有認識到我對其感到憤怒、向其發洩憤怒的那些人或事物,正是我對其負有責任的人或事物,而發洩憤怒只不過是在表明責怪,是在表明我不願意為我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我內心中並因而存在於這整個存在之中的事物承擔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軍隊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軍隊發洩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對與我分離開的某人或某物感到憤怒或向其發洩我的憤怒是行不通的,只會留下更多的挫敗、憤怒和怨恨,而沒有認識到我必須在我內心中作為我自己作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來,不再接受和允許不如我本真自己的任何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對與我分離開的某人或某物感到憤怒或向其發洩憤怒,我是在賦予那人或事物存在下去的力量,是在接受與允許、支持與援助其存在下去——而沒有取回我自己的力量,作為我本真自己站立起來,用自我誠實、自我應用和自我寬恕來幫助與支持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金錢的存在感到憤怒,希望金錢從未存在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金錢發洩我的憤怒,為這個世界的狀況以及其中我的生活的狀況而責怪金錢,而沒有自己首先看看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我在我的生活中目前的狀態、位置和體驗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我在我的生活中目前的狀態、位置和體驗發洩憤怒,責怪我之外我周圍的一切事物和一切人,而沒有在我自己內心中站立起來並指揮我自己——如果我對我在哪裡和我成為了什麼感到不滿意的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稅務系統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稅務系統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用酒來試圖壓抑我內心中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毒品和藥品之類的物質來試圖壓抑我內心中的憤怒,而沒有在我內心中站立起來,指揮這憤怒,通過自我寬恕將其釋放掉,不再接受和允許這憤怒存在於我內心中吞噬並壓倒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憤怒吞噬並壓倒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憤怒的奴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憤怒來指揮和控制我,來告訴我我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為了我自己作為我自己花一會兒時間,認識到:等一等,可是我並不是這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教育系統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教育系統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保安力量、員警、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保安力量、員警、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這個世界上存在著許多大量不同的事物我可以向其發洩憤怒、對其感到憤怒——使我無法看清並認識到我為我正體驗到的憤怒負有責任,因為這憤怒存在於我內心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安努(Anu) 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安努(Anu)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發洩憤怒,而沒有為我通過參與念頭而接受和允許了在我內心中產生的這憤怒承擔起責任——通過應用自我寬恕和活出自我誠實承擔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教師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教師發洩憤怒(在學校裡,教師教給孩子們無用的知識和資訊來編排設計他們的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宗教、靈修、新時代運動等等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宗教、靈修、新時代運動等等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教皇和牧師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向教皇和牧師的存在發洩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毒品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毒品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酒精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酒精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武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火器、槍等等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武器、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火器、槍等等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並相信對與我分離開的某物或某人感到憤怒並發洩我的憤怒,是在做出一個我不接受和允許其存在的聲明,而實際上卻恰恰相反。對與我分離開的某物或某人感到憤怒和發洩憤怒是在對責怪的聲明,因此我恰恰給予了那些人或事物存在下去的力量。因此不是要發洩憤怒或責怪,而是要認識到如果我允許和接受我的心智/系統的存在,我就恰恰是在接受和允許那某人或某物的存在。因此在我內心中作為我站立起來,不再接受和允許我的心智控制我、指揮我或剝奪我的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疾病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疾病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貧困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貧困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饑餓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饑餓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對財富的存在感到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向財富的存在發洩我的憤怒。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