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宽恕 — 分离/记忆 第一部分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自我宽恕 — 分离/记忆 第一部分

帖子吴 畏 » 周三 7月 13, 2011 6:45 am

英文原文网址:http://desteni.co.za/a/self-forgiveness-seperation-memory-part-1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

自我宽恕 — 分离/记忆 第一部分

李小龙:自我宽恕 — 分离/记忆:第一部分

由李小龙通过跨次元门户抄写和录入

日期:2008年10月14日


分离/记忆:第一部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来定义我自己,并处于这定义之中而在物质界里存在和表达作为分离并处于分离中的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分离(separation)这个词语的声音表达(即是这个词语)是‘蛇人国家’(the serpents nation),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物质界中存在于它的控制之下并成为它的控制——通过和经由接受和允许我与作为我而存在着的一切事物分离开这样的存在方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为我所是和所成为的我的分离即我的奴役而责怪蛇人——无论它们是‘圣经’中所描绘的还是作为其它的跨次元种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不断接受和允许责怪这种行为,是在不断重新断言我被奴役于我作为分离的存在形式之中,而使用责怪作为一种手段来继续这种自己定义的存在形式——在分离中、即是分离、属于分离,而分离是显现了的我所成为的奴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责怪的事物,我将责怪指向的事物,是我的内在也就是我自己的精确呈现,而责怪这种行为以及我所责怪的对象是我在向我展示/揭示我成为了什么,这由作为我的另一者即我所责怪的对象反映给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成为的、存在为的和经历的事物,只有当我已经作为它而存在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已经被实施。因此,对我的奴役存在的仅有可能是我已经恰恰作为奴役而存在,这奴役即我、我的现实、作为我的这个存在即它的所有组成部分,它们是在向我反映:我的内在本性/本质也就是我自己已经成为了什么和以什么形式存在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他人施加于我的和我施加于他人的,正反映所接受和允许了的我的存在形式,也就是我在我整个人之中并作为我整个人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所是的和存在为的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施加于我的奴役并不是施加于我的,因为我当时已经作为奴役而存在了,通过和经由将我自己奴役于分离我当时已经作为分离而存在,因为我没有立足于与这里也就是存在着的一切事物合一等同,因而他人作为我不得不承担起我拒绝了去看和认识的位置——它们作为我是在直接向我展示我是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设计了责怪这种构造以便确保我作为分离这种自己定义的存在形式,因为只要我责怪并继续责怪,那么我就不必站立起来并为我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为我所成为的和我对我自己所做的,我自己也就是整个存在之中、这个现实世界之中存在着的一切事物(这个现实世界就是我,它反映我也就是我的存在形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和滥用分离作为我不站立起来为我自己(也就是我的存在形式、我所成为的、我对我自己和对作为我而存在着的所有其它人和事物所做的)承担起责任的借口、原因和理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和滥用奴役作为我不站立起来、停止并改变我所接受和允许了的存在形式(也就是我所是的、我所成为的、我对我自己和对作为我而存在着的所有其它人和事物所做的并仍然在继续做着的)的借口、原因和理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作为奴役即自我定义为分离而存在,使用责怪这种构造(这是理由和借口的一种显化的几何设计)来隐藏我的实际真相,以便不必站立起来为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是的、我所做的和已经做了的)承担起责任,而是仍然存在于故意的无知和隐藏之中,企图克制和压抑我的真相——自我抛弃,抛弃了我真正的自己即与万物一体平等的生命,而作为一个限制、一个虚无,作为囚困于时间之中的一个记忆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目前我的一切都是记忆,现在的我自己即我的全部都是对过去经历的记忆所构成的并以这种形式存在着,这些记忆形成、塑造、铸成我如何在意识的现在(now of consciousness)之中存在和体验我自己——意识是一个记忆编程系统,它依据并作为我如何设计了我自己即对过去经历的记忆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将我自己创造成了一个系统,被编程来根据记忆而运作,以记忆的形式而存在并因此被限制于记忆编程系统这样一种自我设计之中——因为通过记忆作为记忆而存在是我得以存在的唯一方法,以便由现在确保我的未来,并因此确保我作为一个自己创造的记忆编程系统这样一种存在形式——通过确保我的未来由我在现在的存在形式记忆而设计出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执取记忆的唯一理由和原因是故意,因为我已经将自己设计成了一个系统,没有记忆这个系统无法运作、行事或存在,记忆的存在连续不断地向我重新断言和确认我根据并作为记忆本身这样一种我自己定义的存在方式;没有记忆我无法存在,因为我必须得有记忆才能确保我的未来,我在现在通过我的存在形式记忆来创造我的未来——这就是我存在的目的,也就是确保我作为自己创造的记忆编程系统而生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全部就是对过去经历的记忆,相信我在现在存在于记忆之中,以便确保我在未来的生存——通过在现在从/属于/作为我的存在形式记忆来创造我的未来,我作为记忆这种存在形式根据的是我作为记忆的定义和存在——我作为记忆而活并使记忆成为我在物质界中的本质/本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抛弃给了记忆这个构造,将我自己设计成一个记忆编程系统——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故意拒绝站立起来并为在这里的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是的、所做的、所成为的和已经做过的一切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或看到故意抛弃自己所显现的后果……直到现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连同关于我并即是我的一切事物共同创造了这个现实世界、这整个存在及其当前显现的表达形式,这是以关于我并即是我的形象和样子而创造的,也就是所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抛弃和我通过关于我即是我的一切事物所做的事情——通过由于故意接受和允许分离和自我奴役这样的行为而将自己抛弃给记忆构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从作为显现的物质性记忆的我自己这个源头起点创造并设计自我定义构造,通过并作为自我定义构造而存在,并且被转变成意念(thoughts)。我所存在于其中的意念是我在通过作为意念的我自己指导、交流和跟随我自己——意念起源于作为我的存在形式的自我定义,而自我定义是我从我的核心即对过去经历的记忆也就是我之中设计和创造出来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显现和创造并设计出的、我所成为的并作为我的存在方式的、由自我分离编程的自我奴役系统,也就是在物质界中并即是物质界的由意念、自我定义和记忆所构成的心智——我通过并作为心智而在这个现实世界也就是我自己之中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关于我并即是我的这个显现的物质现实世界之中存在的一切都是显现的记忆创造物,在我的世界之中直接存在的一切都是由记忆显现的,反映为作为我的存在方式、我所成为的和我的表达途径的记忆——我显现为这个现实世界,反映着我所显现为的我的内在现实世界即我是什么、我成为了什么和我作为什么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存在限制为记忆的存在——本质上我仅仅是一个记忆并作为一个记忆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也就是作为现实世界和这整个存在的我的一切将这个现实世界创造成了记忆——显现的物质存在世界是记忆的记忆,这就是这个现实世界所是和所成为的,这根据并成为的是我的存在形式记忆所显现的形象和样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构造关于恐惧并即是恐惧的借口和理由,以便不必面对我所成为的仅仅不过是个记忆的现实世界,因为我的一切存在构成和形式不过是记忆,也就是当前我所是的一切是作为我父母曾经存在形式的记忆的一个拷贝和复本——复制的、拷贝的记忆就是我所是和我所成为的,因此也就是一个由记忆定义的并作为记忆的记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继续我通过记忆作为一个记忆而存在的这种存在形式,使用自我定义设计和作为系统的意念,通过这个系统我从我的起源、源头和核心即记忆(也就是我)而运作——因为将我自己抛弃给我所成为的记忆要容易得多,从记忆中存在着自我定义设计并由此意念被创造为一个心智系统,也就是重复播放记忆(显现为我显现为物质界)的意识——必须将这一切都放弃才能真正生活——哈哈(lol)。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和滥用自己创造/设计的‘患失’构造,以便不必放弃和放开自己创造/设计的存在形式:我作为记忆作为心智——我在物质界中并作为物质界而将我自己显现为心智、作为并通过它而存在,我根据它定义了‘我是谁’并将其定义为‘我是谁’,不断地繁殖着‘患失’这种防卫机制,防护我作为记忆作为物质心智显现的存在和创造,以便不必将其放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是我将自己奴役于这个现实世界、这个存在世界也就是我自己之中,来向我展示和揭示:我无法逃避面对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成为的在我之中的对我自己的奴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是我在我自己之内作为我自己、经由‘隐藏’我的真相这种‘隐藏’本质而建构了我的整个存在,而没有认识到事实上是我将这个现实世界创造成了与我经由‘隐藏’这种本质而创造的我自己相抵抗的显现的极性对立面,将这个现实世界也就是我自己创造成揭示我在整个存在之中长久以来所企图隐藏的——因为这个现实世界将会揭示出我所是和所成为的事物以由我来最终面对。



待续……


版权 2007 http://www.desteni-universe.co.za 本文只可以原版形式和完整文档形式分享以防止任何篡改。


-----------------------------------------------------------------------------------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poof.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自我宽恕 — 分离/记忆 第一部分

帖子吴 畏 » 周三 7月 13, 2011 6:45 am

英文原文網址:http://desteni.co.za/a/self-forgiveness-seperation-memory-part-1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自我寬恕 — 分離/記憶 第一部分

李小龍:自我寬恕 — 分離/記憶:第一部分

由李小龍通過跨次元門戶抄寫和錄入

日期:2008年10月14日


分離/記憶:第一部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來定義我自己,並處於這定義之中而在物質界裡存在和表達作為分離並處於分離中的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分離(separation)這個詞語的聲音表達(即是這個詞語)是‘蛇人國家’(the serpents nation),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物質界中存在於它的控制之下並成為它的控制——通過和經由接受和允許我與作為我而存在著的一切事物分離開這樣的存在方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為我所是和所成為的我的分離即我的奴役而責怪蛇人——無論它們是‘聖經’中所描繪的還是作為其它的跨次元種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不斷接受和允許責怪這種行為,是在不斷重新斷言我被奴役于我作為分離的存在形式之中,而使用責怪作為一種手段來繼續這種自己定義的存在形式——在分離中、即是分離、屬於分離,而分離是顯現了的我所成為的奴役。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所責怪的事物,我將責怪指向的事物,是我的內在也就是我自己的精確呈現,而責怪這種行為以及我所責怪的對象是我在向我展示/揭示我成為了什麼,這由作為我的另一者即我所責怪的物件反映給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所成為的、存在為的和經歷的事物,只有當我已經作為它而存在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已經被實施。因此,對我的奴役存在的僅有可能是我已經恰恰作為奴役而存在,這奴役即我、我的現實、作為我的這個存在即它的所有組成部分,它們是在向我反映:我的內在本性/本質也就是我自己已經成為了什麼和以什麼形式存在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他人施加於我的和我施加於他人的,正反映所接受和允許了的我的存在形式,也就是我在我整個人之中並作為我整個人所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所是的和存在為的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施加於我的奴役並不是施加於我的,因為我當時已經作為奴役而存在了,通過和經由將我自己奴役於分離我當時已經作為分離而存在,因為我沒有立足於與這裡也就是存在著的一切事物合一等同,因而他人作為我不得不承擔起我拒絕了去看和認識的位置——它們作為我是在直接向我展示我是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設計了責怪這種構造以便確保我作為分離這種自己定義的存在形式,因為只要我責怪並繼續責怪,那麼我就不必站立起來並為我自己承擔起自己的責任——為我所成為的和我對我自己所做的,我自己也就是整個存在之中、這個現實世界之中存在著的一切事物(這個現實世界就是我,它反映我也就是我的存在形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和濫用分離作為我不站立起來為我自己(也就是我的存在形式、我所成為的、我對我自己和對作為我而存在著的所有其它人和事物所做的)承擔起責任的藉口、原因和理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和濫用奴役作為我不站立起來、停止並改變我所接受和允許了的存在形式(也就是我所是的、我所成為的、我對我自己和對作為我而存在著的所有其它人和事物所做的並仍然在繼續做著的)的藉口、原因和理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作為奴役即自我定義為分離而存在,使用責怪這種構造(這是理由和藉口的一種顯化的幾何設計)來隱藏我的實際真相,以便不必站立起來為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是的、我所做的和已經做了的)承擔起責任,而是仍然存在於故意的無知和隱藏之中,企圖克制和壓抑我的真相——自我拋棄,拋棄了我真正的自己即與萬物一體平等的生命,而作為一個限制、一個虛無,作為囚困於時間之中的一個記憶而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目前我的一切都是記憶,現在的我自己即我的全部都是對過去經歷的記憶所構成的並以這種形式存在著,這些記憶形成、塑造、鑄成我如何在意識的現在(now of consciousness)之中存在和體驗我自己——意識是一個記憶程式設計系統,它依據並作為我如何設計了我自己即對過去經歷的記憶而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將我自己創造成了一個系統,被程式設計來根據記憶而運作,以記憶的形式而存在並因此被限制於記憶程式設計系統這樣一種自我設計之中——因為通過記憶作為記憶而存在是我得以存在的唯一方法,以便由現在確保我的未來,並因此確保我作為一個自己創造的記憶程式設計系統這樣一種存在形式——通過確保我的未來由我在現在的存在形式記憶而設計出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執取記憶的唯一理由和原因是故意,因為我已經將自己設計成了一個系統,沒有記憶這個系統無法運作、行事或存在,記憶的存在連續不斷地向我重新斷言和確認我根據並作為記憶本身這樣一種我自己定義的存在方式;沒有記憶我無法存在,因為我必須得有記憶才能確保我的未來,我在現在通過我的存在形式記憶來創造我的未來——這就是我存在的目的,也就是確保我作為自己創造的記憶程式設計系統而生存。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的全部就是對過去經歷的記憶,相信我在現在存在於記憶之中,以便確保我在未來的生存——通過在現在從/屬於/作為我的存在形式記憶來創造我的未來,我作為記憶這種存在形式根據的是我作為記憶的定義和存在——我作為記憶而活並使記憶成為我在物質界中的本質/本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我拋棄給了記憶這個構造,將我自己設計成一個記憶程式設計系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故意拒絕站立起來並為在這裡的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是的、所做的、所成為的和已經做過的一切承擔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或看到故意拋棄自己所顯現的後果……直到現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連同關於我並即是我的一切事物共同創造了這個現實世界、這整個存在及其當前顯現的表達形式,這是以關於我並即是我的形象和樣子而創造的,也就是所接受和允許了的自我拋棄和我通過關於我即是我的一切事物所做的事情——通過由於故意接受和允許分離和自我奴役這樣的行為而將自己拋棄給記憶構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從作為顯現的物質性記憶的我自己這個源頭起點創造並設計自我定義構造,通過並作為自我定義構造而存在,並且被轉變成意念(thoughts)。我所存在于其中的意念是我在通過作為意念的我自己指導、交流和跟隨我自己——意念起源于作為我的存在形式的自我定義,而自我定義是我從我的核心即對過去經歷的記憶也就是我之中設計和創造出來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顯現和創造並設計出的、我所成為的並作為我的存在方式的、由自我分離程式設計的自我奴役系統,也就是在物質界中並即是物質界的由意念、自我定義和記憶所構成的心智——我通過並作為心智而在這個現實世界也就是我自己之中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關於我並即是我的這個顯現的物質現實世界之中存在的一切都是顯現的記憶創造物,在我的世界之中直接存在的一切都是由記憶顯現的,反映為作為我的存在方式、我所成為的和我的表達途徑的記憶——我顯現為這個現實世界,反映著我所顯現為的我的內在現實世界即我是什麼、我成為了什麼和我作為什麼而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我的存在限制為記憶的存在——本質上我僅僅是一個記憶並作為一個記憶而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也就是作為現實世界和這整個存在的我的一切將這個現實世界創造成了記憶——顯現的物質存在世界是記憶的記憶,這就是這個現實世界所是和所成為的,這根據並成為的是我的存在形式記憶所顯現的形象和樣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構造關於恐懼並即是恐懼的藉口和理由,以便不必面對我所成為的僅僅不過是個記憶的現實世界,因為我的一切存在構成和形式不過是記憶,也就是當前我所是的一切是作為我父母曾經存在形式的記憶的一個拷貝和複本——複製的、拷貝的記憶就是我所是和我所成為的,因此也就是一個由記憶定義的並作為記憶的記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想要繼續我通過記憶作為一個記憶而存在的這種存在形式,使用自我定義設計和作為系統的意念,通過這個系統我從我的起源、源頭和核心即記憶(也就是我)而運作——因為將我自己拋棄給我所成為的記憶要容易得多,從記憶中存在著自我定義設計並由此意念被創造為一個心智系統,也就是重複播放記憶(顯現為我顯現為物質界)的意識——必須將這一切都放棄才能真正生活——哈哈(lo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和濫用自己創造/設計的‘患失’構造,以便不必放棄和放開自己創造/設計的存在形式:我作為記憶作為心智——我在物質界中並作為物質界而將我自己顯現為心智、作為並通過它而存在,我根據它定義了‘我是誰’並將其定義為‘我是誰’,不斷地繁殖著‘患失’這種防衛機制,防護我作為記憶作為物質心智顯現的存在和創造,以便不必將其放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是我將自己奴役于這個現實世界、這個存在世界也就是我自己之中,來向我展示和揭示:我無法逃避面對我自己也就是我所成為的在我之中的對我自己的奴役。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是我在我自己之內作為我自己、經由‘隱藏’我的真相這種‘隱藏’本質而建構了我的整個存在,而沒有認識到事實上是我將這個現實世界創造成了與我經由‘隱藏’這種本質而創造的我自己相抵抗的顯現的極性對立面,將這個現實世界也就是我自己創造成揭示我在整個存在之中長久以來所企圖隱藏的——因為這個現實世界將會揭示出我所是和所成為的事物以由我來最終面對。



待續……


版權 2007 http://www.desteni-universe.co.za 本文只可以原版形式和完整文檔形式分享以防止任何篡改。


-----------------------------------------------------------------------------------

說明:如讀者發現譯文有何錯誤請指正,若有任何建議也請提出。如有必要,譯文會隨時改進,所以請訪問譯文原址獲取最新翻譯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poof.html


回到 “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