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表達-原則的及經驗的生活(上)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自我表達-原則的及經驗的生活(上)

帖子Tanya Chou » 周二 7月 05, 2011 2:44 pm

自我表達-原則的及經驗的生活(上)(Principled and Experience Living)

Bernard:好的
Darryl:我們今天要談什麼?

B: 我們將有一個關於"經驗的生活"和"有規範的生活"的討論。它的意義以及它如何在生命中影響一個人。而顯然的根據"原則"去設定你的人生將決定你的生命的結果,而它將顯然地也決定了經驗。

而如果你的起始點是"經驗",原則將被丟到窗外,因為你將總是根據你的經驗來調整你的原則,那麼你無法被信任因為經驗是你的指導原則,那表示,你的自我利益是你的指導原則。

在這兒也非常重要的是,你所依據來設定你的生命的原則,必須是一個實際上支持並且將實際上有對全體生命最好的效果的原則,而不僅是為了你的經驗。那表示你的原則有時候會與你欲求的經驗牴觸。

Kieran:(咯咯笑)那好像總是如此。
B: 是的,一開始會像那樣。如果沒有與你欲求的經驗有衝突,而這世界仍有飢餓和戰爭,那麼顯然的你是不誠實的,因為你的原則不是實際上在支持生命或確認所有存有是在經驗,在這個階段-物質之內,等同如一的脈絡之中。

我們顯然的可以只談物質(physical)或超自然(metaphysical)的。超自然的是死後所發生的,僅是另一個形式的物質,而你有死前所發生的物質;在生與死之間。

D: 在物質期間的生活也以同樣的方式影響超自然嗎(如同它在物質上的影響)?
B: 超自然和物質是等同如一的。"如上,即下。"它總是如此。如果一個人真的將"如上,即下"當作結論,那麼這個世界如同所知,是一個天界的反映,而天界是世界的反映,等同如一。它是因與果。發生在天界的事發生在地球。發生在地球的事發生在天界。

D: 你可以給我們例子說明一個人如何經由經驗和/或原則過他們的人生?
B: 經驗的生活會是,例如,一個人過著賺錢的日子。要去擁有好生活。每一天,你將會有經驗,那些經驗將會外流並產生後果。你會根據它如何有利於你來衡量。而相應地,你將調整你自己跟隨那將給你最多利益,最多快樂,最舒服的經驗,-我是說,它是完全自我中心的。它是當你在你的世界中平安過生活的同時,你沒有注意到任何其他進行的事情。那基本上是經驗的生活。

如果拿一個原則的例子,例如,那是與經驗有關的,拿愛的原則做例子,將它放到一個經驗中,然後活在你經驗的愛裡面。然後你希望每一個其他人也是如此,因為顯然的這樣我們將有和平的地球。每一件事會突然的,像變魔術般改變。那並未發生。而我們可以看到,由六零年代的嬉皮時代以來,在其中愛是原則…..
那個強烈提倡愛的歌手是誰?

K: 約翰藍儂。
B: 約翰藍儂。沒有造成不同。無論幾百萬人在愛與和平中;沒有改變,每一件事變得更糟。因為如果你的原則是以一個經驗為基礎,它就不再是一個原則。所以因此,我們可以說,愛不是一個原則。愛是一個經驗。

平等和一體是一個原則。因此,沒有感覺與之連結。沒有能量與之連結。有一個在每一個呼吸中可以量度的,跟隨著發生的,特定的流出。我們是等同的並且我們所有的經驗是等同的嗎?指導我們的法律對全體的提供是等同的嗎?對全體提供的生活空間是等同的嗎?對全體提供的食物是等同的嗎?水對全體是等同的嗎?資源對全體是等同的?而我們對待全體如一嗎?一體的身體:人類的身體。那是在萬物的脈絡之中實用的一體平等。

所以因此,甚至金錢-所有的金錢是平等的分配如同一個溝通的方法,如同分享價值的方法,如同一個感謝的方法,如同一個支持的方法-或者它是被使用來讓某些人可以經驗豐富的錢,而同時其他人卻經驗沒有錢。那不是平等。那也不是生命的平等。它不是一體。你在分離的脈絡之下顯示一體:有些人有,有些人沒有。而根據你的"愛得不夠"因為"你沒有跟隨靈性的原則"[如同在主流宗教所描繪的]-你不被允許去有這個一體的流出。

但是一體,在平等的原則之中會說,"它與你的特定的情形的這個階段是無關的;你應該被平等的對待"。

而教育應當是等同的。我們將會前去到一個程度,當科技已經是可以做到時,人們必須特別開始去看甚至一個小孩在出生之前[的情形],去觸及他們是否可以活在一個平等的生命。因為那重點是什麼,去讓一些人在某些人表面觀念的名義下受苦:"神"已然賜予你一個疾病傷害你並令你一生受苦。而它根本就是一個DNA缺陷?我的意思是說,我們已經知道這些了,但我們仍沒有應用,因為我們是在"愛"的經驗下從事它。我的意思是說,"愛"與應用它有什麼關係?"愛"是一個自我利益的經驗。那是為什麼當你與某人"相愛",一切是那麼美好。但當你失戀了。經驗就改變了。它成為某樣你鄙視、憎恨、輕蔑的事物。所有的經驗由它流出。

如果"愛"可以改變,它如何能成為一個原則?
那麼愛,不是一個可以活出的原則,因為它會改變。

K: 而且它無法站在-
B: 它不是為了所有生命。
K: -時間的考驗中。
B: 是的,它無法站在時間的考驗中。
D: 那麼人們依據"價值觀"來過他們的生活是怎麼回事?我猜價值觀也可能是以經驗為基礎的,或者它是原則的另一個詞嗎?
B: 要了解,價值是經由給予你而被觸及的。如果被"給予你"的要以其他人作為代價,它便不是一個原則。它是一個自我利益的價值。
D: 它也可以應用到一個團體。
B: 到一個團體,到一個宗教,到一個種族。你看,總是有價值歸因到種族、文化、宗教、大師、基督。所有一切事物。

但考慮到我們當前的差異,沒有一件這類事物在我們生活在這個世界的方式上造成改變。我們當前的差異應該在指導存在的原則中被關注到。差異不應該是一個"價值"。差異只是一個DNA的外流。它只是一個DNA組合物的外流,其會產生特定形式的訊息並提供依據文化和語言而設計的生命形式。我是說,它是一個生物機器人。如果我們都是"生物機器人",如果我們沒有關注彼此-沒有人可以說那兒有個"神"明顯的在監看著一切,驅散整個DNA的原則。

我是說,"神"不會需要DNA去教養出一個以爸媽的DNA合併為基礎的小孩。我是說,"神"會根據"神"的希望帶領出那個小孩,而非根據一個預先設計的特定的DNA之外流。那是這樣的情形:每一個在地球上的人類,每一個動物,每一個植物都是DNA塑造成形的結果。它已經在小孩出生之前就知道那特定的DNA將會在那小孩身上成為的。

K: 是DNA在操弄它自己。
B: 是的,而它將自動的會,依據誰和誰配對,你知道,不同的血緣,如果你要這樣稱它,由不同的家庭而來的DNA資訊線將會組合並形成一個新存有。但它不是真的"新的"。它只是來自DNA的一個訊息的混合物。

K: 所以那麼,技術上而言,DNA是"神"。
B: 技術上而言,DNA是"神"。
K: (咯咯笑)因為它是一件會創造的東西。
B: 它是形成我們稱為"生命"設計的東西,但實際上它是一個機器人的設計,除非它被程式設計否則在功能上是無用的。當一個小孩出生了,這個小孩是無用和沒有功能的直到它開始被教育。因此,教育是程式設計。當小孩根據不關注在全體生命的等同的價值來被設計,這小孩會虐待。而我們教育系統沒有為一體平等做出預備。

D: 它是一個封閉的系統。
B: 是的,它只是一個提供自我利益的系統。它提供競爭。它提供資本主義系統,而資本是權力,什麼是資本?資本是有錢就有權力。那是資本主義。我是說,什麼是共產主義?是否公眾應該有權利,那才是平等如一。但那已被共產主義濫用了;共產主義說,"不!我們有資本;我們決定。而公眾沒說,公眾為那些有資本的人工作。"因此,資本家決定。這就是發生在這世界上的事。那會是自我利益,就其本身而言,因為他們控制了由生產到產品到消費者。所有的點都被控制了,因為所有的金錢在一個中心點被中心化了;資本家。

D: 所以有任何其他系統嗎-對不起,不是一個系統,而是有任何其他會將所有生命考慮進來的非等同如一的原則?

B: 沒有其他考慮所有生命平等的原則可以在物質或超自然之中找到。顯然地,當我們開始關注所有生命的平等時,甚至我們對一切事物如何出現的經驗將開始改變。那表示我們進化的過程會改變。而是的,在此刻,我們所經驗的是一個進化的形式。但此進化的觀點是來自,以資訊為主的困境-DNA-遇上並形成它自己的新圖像。新的,有脈絡的它自己的形式,跟隨著可獲得的特殊訊息。我是說,人類無法在物質中宣稱他真的知道很多,因為他們都是以資訊為基礎;通過來自五個感官的訊息。"第六"感僅僅只是"自我反映"的那個。

曾有一段時期,那時存有已經可以和革新的超自然有些接觸,如果你有研究-它已經被削減了。如果你研究1900年代,在這本書"遠東的生活與教導(The Lives and Teachings of the Far East)"(Baird Spaulding著),地球上的人類可以走在水上,可以實化食物和事物等等。那是可能的。

你觀察1940-1950年代,有所謂的"實體化",那是說存有,經由靈氣,物質化然後實際的在地球移動。在那之後就有了靈媒,療癒者,和Goldsmiths[Joel Goldsmith-移動的無限方式的創始者]。

D: 幽浮狂熱。
B: 幽浮也變得更加普遍。有幽浮的經驗。有真實的幽浮墜毀,等等。但沒有任何一點被了解。有一些交流在當中。

然後新時代來到了。愛的時代。而在這個時代,通靈的形式改變成為一個心智表達的形式,完全地。那是說一個存有進入一個"心智組合",那是一種特殊的震動"模式",然後說話。而訊息總是一樣的。

那訊息總是相同的:它總是關於"愛",且總是承諾從未到來的好日子。然後它持續到現在已三十多年了,新時代。大約在1975年開始。

D: 是的,那是當我首次注意到它的時候。[那實際上是1978年當我有了白光經驗並試著找出發生了什麼,我在學校圖書館找到了賽斯書,已經出版了好幾年。]
B: 是的,就在約1975年時,新時代開始出現並使用"愛"的原則,而明顯的它要將"愛"容納進入一個未來投射的形式,因此那經驗永遠是一個希望。但從未有任何有原則的生活可以實際上改變那些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的現實。
D: 回到有原則的生活,你提到這列項目去覺察在每一時刻等同如一的存有。我們如何可以實際的將它放在心上渡過我們的日子?

B: 我們發現很有趣的是,對於任何一個存有要在這個世界使用任何方式造成改變是不可能的。那必須是要全體的存有如同一體。意思是說,個體對系統而言必須是無名氏,那將會挑戰這系統。在其中你必須關注於你可以去做你能做的,物質的,實用地,在如同你的呼吸之中。因為那是你的真實現實。在其中你必須知道在這世界中的系統是不支持等同如一的生命的。最主要的就是金錢系統。在這世界上若要有任何改變,金錢系統必須去改變。

金錢系統將持續崩解中,如我們約一年半前所說的。
金錢系統會崩解而它會繼續崩解。他們仍然不了解實際上存在於它之中的問題。他們將永遠不會了解。這問題是傳承於資本主義系統的不誠實。資本主義系統是與生俱有的不誠實。它是與生俱來建立在因少數人利益而濫用生命的基礎上。這是說濫用許多勞工和許多資源因此只有少數人受惠。

[狗兒們開始叫。好像全部十個一起。]
B: 所以,在這世界上控制生命的是什麼?是金錢。而它如何控制你的生命,是經由一個奇妙的原則。它實際上不僅控制了物質,它也控制了超自然。金錢在超自然是能量。能量在物質便是以金錢為代表,如同一個實際的移動的容器,而且在存有之間,是一個交易。

所以,在物質肉身中你經驗你自己如同有物質能量的物質和超自然-那是心智能量。那你在物質創造的能量-那表示那"你自己的概念",那人(persona),會變成你的本質,由其中你的行動是當你死後將會留存的,那是非常有限的。就是那人,那個你行為來自的概念,不是物質的,真正的思想-他是一個你接受的你所是的概念,那個你過去由物質重新創造你自己進入超自然的。

因此當這身體死了,那是你自己的反映的載體,如同你自己的概念,那是在你的習慣,你的參與和你在這世界行動的方式之中活出來的。那是那將成為在死後生命,在超自然的"你"的部分。

D: 在你出生前那個實體會改變嗎-[我在這裡要問的是:如果有的話-在一個存有的生命之後會發生什麼改變?]

B: 當你到了死後生命你記不得任何你的前世。你記不得你由哪裡來。你無法找到你的源頭。那些全部都被包含在你的靈魂結構內。那靈魂結構,或阿卡莎記錄,是所有你的前世記錄被保存的地方。有奇怪為什麼嗎?因為你無法記得!因此它被放在一個圖書館。而你可以到那有著阿卡莎記錄的圖書館去看你的前世。但你無法記得它們。

所以靈魂結構是一個裝在太陽神經叢中心的記錄系統,在那兒你的人生,如你所經歷的,被記錄在內。當你死了,那靈魂系統,那記錄裝置以及記錄,會放在阿卡莎記錄內,所以你可以之後去做所謂的,"生命回顧",所以你可以看一看你的下一個人生,你可以讓自己有進步嗎?你已經變成了誰呢?像那樣的事情。

K: 你的主要部份無法被記得。而且必須去實際記錄你的經驗便暗示任何在你的人生經驗的不是"真的"。因為它不是一個實際的"自我"經驗。如果它是自我經驗,那麼它會"在這裡"如同一個實際的記憶,不只是如同知識和訊息必須被記錄並保存在一個分開的,顯現的建構。

B: 如果我們拿Kieran來說,Kieran,你大約三年前死的,將近。
K: 嗯…
B: 將近。他在門戶已經打開之後死的,然後他由那兒過來。他是經由Cerise與我"連結"的。所以Kieran由他的過去世留下了什麼?他有一個特別的-他是一個頑皮的渾蛋,我是說,他有一個頑皮的人生,有所有它可以夢想的錢-一切事物。

但他在這世上有某樣東西對他是有效的,他是果斷的。那在他表達中的確定性,那個決定性的果斷,那個留下來了。
K: 那就是了。那個點是"這是我要的",然後實際上做它並立刻有效完成它,而它是明確的。那就是了。
B: 那是由一個生命中留下來的。

K: 就只是那一個表達。
D: 你記得你其他的部分或…
K: 那是我唯一活著的點,那是一個"自我經驗"。
B: 那是唯一當每個時刻轉換時圍繞的點。如果在某刻任何事情發生了,他會來自那一點-那留下的果斷-那是他現在所是的。其他的消失了。
K: 它不存在。
B: 在死亡的那刻而且因為到他過來的時候-靈魂結構仍在那兒,但他沒有通過它,所以他的靈魂結構沒放在那而且反正它被消除了,因為…
D: 沒有白光或任何負責白光的人跟在你後面嗎?
K: 在那階段它已經被拿走了。
B: 還沒有,邪靈次元仍然是在操作。你去到一個不同的地方,你被放在一個像房間的地方。
K: 是在一個隔間,當你在隔間裡你不被視為一個威脅。
B: 所以他被立刻放入一個隔間,因此他對天界不是一個威脅。
K: 是的因為那你就不是一個威脅。
B: 然後由隔間出來直接進入了門戶。所以他由死亡到第一次透過門戶有三周的時間。
D: 你了解發生了什麼嗎?
K: 不知道,在隔間的時候不知道。那是一個很短的經驗。它不是一個三周的經驗。
B: 時間不是在超自然經驗得到的。
K: 對我而言是:我死了,我進入隔間,我來到地球,我由門戶出來。
B: 有三個事件:事件、事件、事件,但不是以時間為基礎的。
K: 我不知道三星期過去了。
B: 時間,要記得是直接與MCS連結的。
K: 沒錯,在物質身體中的。
B: 它不是某件在超自然存在的事物。
D: 所以只有你的自我主導的原則的重點留下來了?
B: 如果沒有任何事物是你活著的本身,如果沒有任何事物令你在這個現實站出來如同當下,在物質中-當你死了你就會像什麼都不是。很多存有就像是什麼都沒有。
K: 他們若不是什麼都沒有,就是只有一或兩個點。

B: 所以如果你沒有由一個特定的點或原則而活,那不是一個價值,那是某件讓你在物質身體中站出來的事物-那是確定對全體有益的-否則你就什麼都沒有。例如如果你在全部的生命中活在愛裡,是說由你的概念,愛的價值或原則,那當你死了你便什麼都沒有。那愛不是真的,它對於那些真正實際現實中在挨餓的人-那些在世界上有困難的人是沒有差別的-那麼你是沒有效的,你無法實際的站起來並造成不同因為你是自我中心的在你的經驗中:我是愛,Namste(譯註:印度瑜珈鞠躬致意用語)。我承認在你裡面的神如同你,我承認所有的事:在我之中的神,在你之中的神。我是說那就像實際上說:我承認你和我允許你了你的系統和允許我了我的系統,我的人格-而因此我們允許了彼此去成為我們要成為的,我們有自由選擇和自由意志,因此我不真的在乎你做的,也不要在乎我做的。讓我們彼此相"愛"。一切都會很好的。那些存有死的時候就什麼都不是。他們重來一次。

要記得你必須放在心上的,我們在超自然的發現,包括天界也包括了非天界的。要記得全體都是超自然。我們發現到的,是很奇妙的事情:由業力,輪迴的觀點的進化從未發生。並沒有較好的靈魂,可以這麼說。靈魂自己是一個在物質中的身體,經由它保存了記錄-人生的-然後那記錄就會進到阿卡莎記錄然後你的下一世由那兒而來的片斷會被帶走,然後它也許將形成你下一世的部分。那時它被設計和預編程式。所以靈魂是被預編的身體,那是意向的身體,是你嘗試去活的這一生。

經過億萬年的時間沒有任何存在曾經進步。事實上已經曾有一個反進化(de-evolution),一個縮減之處,你可以在這個現實中看到-人們用這樣的方式交流。他們對於彼此的關注已經被刻意縮減並且越來越是如此,而對一個救世者的需求便增加了。它已被如此特定的完成以維持有效的控制,因為對一個救世者的需要愈高,愈是容易提供一個來讓你持續被占據一陣子,然後你幻想破滅,然後另一個又被創造出來。

D: 在關係中也是一樣嗎?
E: 完全一樣。現在用在這裡的主要手段是什麼呢? 政治。政治已經變成新時代的新宗教取代的宗教而因此現在宗教使用政治去嘗試保持相關。
D: 所以如果我們活在一個經由我們的經驗原則的生命,我們是"無可挽救的"。經由原則而活-則將需要自我誠實,恆常地…

B: 在平等的脈絡之中什麼是自我誠實? 你必須去觀察你沒有比你對你之內的有更多的影響,你對你之內的是根據你如何活在每一個呼吸的你的生命。你在較大的圖像中不可能誠實因為你沒有影響。去嘗試在一個較大而你沒有實際影響的之中自我誠實只會使你沮喪,然後實際上毀掉你,因為那是不誠實的-你沒有影響。因此你如何能活得好像你有影響? 你在你的日常人生中有影響,你持續的呼吸之中。那是你應用它的所在。那是你活在平等和一體的原則所在,因為那是你唯一可以有影響的地方。

D: 所以你無法經由激進主義或政治來做嗎?
B: 你可以成為一個激進主義的一部分,然後形成一個團體,然後由那兒開始去推動。但那表示現在這個團體必須維持自我誠實。你在同等如一之中,你現在正創造另一個存有。因此在那兒你將在你自己的生命中自我誠實而你將在如同團體中自我誠實-是的,團體將會以如此去帶出或站起來的方式形成且製造噪音,關於什麼是我們要的並到達一個我們要到這裡的點。想像你的下一世你還要回到這裡!

D: 那是要被考慮到的。
B: 在過去你的下一世是被控制天界的存有所決定而他們是以他們的自我利益的脈絡在做事情。
D: 那麼那是如何改變的?

B: 他們在天界有一個"菁英"團體,那會讓所有的好人生和任何會挑戰他們的被關照到。現在每個人將投胎到等同於他們對別人所做的而他們將變成已經對別人所做的。他們將經驗它直到超越此經驗的原則誕生。一個關注全體生命的原則-那是再生。

一旦你開始以與全體等同如一的原則生活,經驗變得是無關的因為它是無法避免的,全體經驗將等同如一-而因此是對全體最好的。你所要做的,是走過此原則。那是每一個人將要去做的。你將不會立即造成改變。這將需要時間。這將需要根據一個原則使用在一些生活上。所以我建議簡單的方式,是你以原則生活,並開始考慮活出原則的實用方式,那就是:在脈絡之內,在與如同呼吸中。然後你可以創造團體,實體,一個以平等和一體之原則為基礎的團體-參與其中,在你的能力的脈絡之中。刻意而主動的支持它。

Tanya Chou
帖子: 1146
注册: 周四 12月 30, 2010 12:51 pm
联系:

Re: 自我表達-原則的及經驗的生活(上)

帖子Tanya Chou » 周二 7月 05, 2011 2:55 pm

自我表达-原则的及经验的生活(上)(Principled and Experience Living)

Bernard:好的
Darryl:我们今天要谈什么?

B: 我们将有一个关于"经验的生活"和"有规范的生活"的讨论。它的意义以及它如何在生命中影响一个人。而显然的根据"原则"去设定你的人生将决定你的生命的结果,而它将显然地也决定了经验。

而如果你的起始点是"经验",原则将被丢到窗外,因为你将总是根据你的经验来调整你的原则,那么你无法被信任因为经验是你的指导原则,那表示,你的自我利益是你的指导原则。

在这儿也非常重要的是,你所依据来设定你的生命的原则,必须是一个实际上支持并且将实际上有对全体生命最好的效果的原则,而不仅是为了你的经验。那表示你的原则有时候会与你欲求的经验抵触。

Kieran:(咯咯笑)那好像总是如此。
B: 是的,一开始会像那样。如果没有与你欲求的经验有冲突,而这世界仍有饥饿和战争,那么显然的你是不诚实的,因为你的原则不是实际上在支持生命或确认所有存有是在经验,在这个阶段-物质之内,等同如一的脉络之中。

我们显然的可以只谈物质(physical)或超自然(metaphysical)的。超自然的是死后所发生的,仅是另一个形式的物质,而你有死前所发生的物质;在生与死之间。

D: 在物质期间的生活也以同样的方式影响超自然吗(如同它在物质上的影响)?
B: 超自然和物质是等同如一的。"如上,即下。"它总是如此。如果一个人真的将"如上,即下"当作结论,那么这个世界如同所知,是一个天界的反映,而天界是世界的反映,等同如一。它是因与果。发生在天界的事发生在地球。发生在地球的事发生在天界。

D: 你可以给我们例子说明一个人如何经由经验和/或原则过他们的人生?
B: 经验的生活会是,例如,一个人过着赚钱的日子。要去拥有好生活。每一天,你将会有经验,那些经验将会外流并产生后果。你会根据它如何有利于你来衡量。而相应地,你将调整你自己跟随那将给你最多利益,最多快乐,最舒服的经验,-我是说,它是完全自我中心的。它是当你在你的世界中平安过生活的同时,你没有注意到任何其他进行的事情。那基本上是经验的生活。

如果拿一个原则的例子,例如,那是与经验有关的,拿爱的原则做例子,将它放到一个经验中,然后活在你经验的爱里面。然后你希望每一个其他人也是如此,因为显然的这样我们将有和平的地球。每一件事会突然的,像变魔术般改变。那并未发生。而我们可以看到,由六零年代的嬉皮时代以来,在其中爱是原则…..
那个强烈提倡爱的歌手是谁?

K: 约翰蓝侬。
B: 约翰蓝侬。没有造成不同。无论几百万人在爱与和平中;没有改变,每一件事变得更糟。因为如果你的原则是以一个经验为基础,它就不再是一个原则。所以因此,我们可以说,爱不是一个原则。爱是一个经验。

平等和一体是一个原则。因此,没有感觉与之连结。没有能量与之连结。有一个在每一个呼吸中可以量度的,跟随着发生的,特定的流出。我们是等同的并且我们所有的经验是等同的吗?指导我们的法律对全体的提供是等同的吗?对全体提供的生活空间是等同的吗?对全体提供的食物是等同的吗?水对全体是等同的吗?资源对全体是等同的?而我们对待全体如一吗?一体的身体:人类的身体。那是在万物的脉络之中实用的一体平等。

所以因此,甚至金钱-所有的金钱是平等的分配如同一个沟通的方法,如同分享价值的方法,如同一个感谢的方法,如同一个支持的方法-或者它是被使用来让某些人可以经验丰富的钱,而同时其他人却经验没有钱。那不是平等。那也不是生命的平等。它不是一体。你在分离的脉络之下显示一体:有些人有,有些人没有。而根据你的"爱得不够"因为"你没有跟随灵性的原则"[如同在主流宗教所描绘的]-你不被允许去有这个一体的流出。

但是一体,在平等的原则之中会说,"它与你的特定的情形的这个阶段是无关的;你应该被平等的对待"。

而教育应当是等同的。我们将会前去到一个程度,当科技已经是可以做到时,人们必须特别开始去看甚至一个小孩在出生之前[的情形],去触及他们是否可以活在一个平等的生命。因为那重点是什么,去让一些人在某些人表面观念的名义下受苦:"神"已然赐予你一个疾病伤害你并令你一生受苦。而它根本就是一个DNA缺陷?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已经知道这些了,但我们仍没有应用,因为我们是在"爱"的经验下从事它。我的意思是说,"爱"与应用它有什么关系?"爱"是一个自我利益的经验。那是为什么当你与某人"相爱",一切是那么美好。但当你失恋了。经验就改变了。它成为某样你鄙视、憎恨、轻蔑的事物。所有的经验由它流出。

如果"爱"可以改变,它如何能成为一个原则?
那么爱,不是一个可以活出的原则,因为它会改变。

K: 而且它无法站在-
B: 它不是为了所有生命。
K: -时间的考验中。
B: 是的,它无法站在时间的考验中。
D: 那么人们依据"价值观"来过他们的生活是怎么回事?我猜价值观也可能是以经验为基础的,或者它是原则的另一个词吗?
B: 要了解,价值是经由给予你而被触及的。如果被"给予你"的要以其他人作为代价,它便不是一个原则。它是一个自我利益的价值。
D: 它也可以应用到一个团体。
B: 到一个团体,到一个宗教,到一个种族。你看,总是有价值归因到种族、文化、宗教、大师、基督。所有一切事物。

但考虑到我们当前的差异,没有一件这类事物在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的方式上造成改变。我们当前的差异应该在指导存在的原则中被关注到。差异不应该是一个"价值"。差异只是一个DNA的外流。它只是一个DNA组合物的外流,其会产生特定形式的讯息并提供依据文化和语言而设计的生命形式。我是说,它是一个生物机器人。如果我们都是"生物机器人",如果我们没有关注彼此-没有人可以说那儿有个"神"明显的在监看着一切,驱散整个DNA的原则。

我是说,"神"不会需要DNA去教养出一个以爸妈的DNA合并为基础的小孩。我是说,"神"会根据"神"的希望带领出那个小孩,而非根据一个预先设计的特定的 DNA之外流。那是这样的情形:每一个在地球上的人类,每一个动物,每一个植物都是DNA塑造成形的结果。它已经在小孩出生之前就知道那特定的DNA将会在那小孩身上成为的。

K: 是DNA在操弄它自己。
B: 是的,而它将自动的会,依据谁和谁配对,你知道,不同的血缘,如果你要这样称它,由不同的家庭而来的DNA资讯线将会组合并形成一个新存有。但它不是真的"新的"。它只是来自DNA的一个讯息的混合物。

K: 所以那么,技术上而言,DNA是"神"。
B: 技术上而言,DNA是"神"。
K: (咯咯笑)因为它是一件会创造的东西。
B: 它是形成我们称为"生命"设计的东西,但实际上它是一个机器人的设计,除非它被程式设计否则在功能上是无用的。当一个小孩出生了,这个小孩是无用和没有功能的直到它开始被教育。因此,教育是程式设计。当小孩根据不关注在全体生命的等同的价值来被设计,这小孩会虐待。而我们教育系统没有为一体平等做出预备。

D: 它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B: 是的,它只是一个提供自我利益的系统。它提供竞争。它提供资本主义系统,而资本是权力,什么是资本?资本是有钱就有权力。那是资本主义。我是说,什么是共产主义?是否公众应该有权利,那才是平等如一。但那已被共产主义滥用了;共产主义说,"不!我们有资本;我们决定。而公众没说,公众为那些有资本的人工作。"因此,资本家决定。这就是发生在这世界上的事。那会是自我利益,就其本身而言,因为他们控制了由生产到产品到消费者。所有的点都被控制了,因为所有的金钱在一个中心点被中心化了;资本家。

D: 所以有任何其他系统吗-对不起,不是一个系统,而是有任何其他会将所有生命考虑进来的非等同如一的原则?

B: 没有其他考虑所有生命平等的原则可以在物质或超自然之中找到。显然地,当我们开始关注所有生命的平等时,甚至我们对一切事物如何出现的经验将开始改变。那表示我们进化的过程会改变。而是的,在此刻,我们所经验的是一个进化的形式。但此进化的观点是来自,以资讯为主的困境-DNA-遇上并形成它自己的新图像。新的,有脉络的它自己的形式,跟随着可获得的特殊讯息。我是说,人类无法在物质中宣称他真的知道很多,因为他们都是以资讯为基础;通过来自五个感官的讯息。"第六"感仅仅只是"自我反映"的那个。

曾有一段时期,那时存有已经可以和革新的超自然有些接触,如果你有研究-它已经被削减了。如果你研究1900年代,在这本书"远东的生活与教导(The Lives and Teachings of the Far East)"(Baird Spaulding着),地球上的人类可以走在水上,可以实化食物和事物等等。那是可能的。

你观察1940-1950年代,有所谓的"实体化",那是说存有,经由灵气,物质化然后实际的在地球移动。在那之后就有了灵媒,疗愈者,和Goldsmiths[Joel Goldsmith-移动的无限方式的创始者]。

D: 幽浮狂热。
B: 幽浮也变得更加普遍。有幽浮的经验。有真实的幽浮坠毁,等等。但没有任何一点被了解。有一些交流在当中。

然后新时代来到了。爱的时代。而在这个时代,通灵的形式改变成为一个心智表达的形式,完全地。那是说一个存有进入一个"心智组合",那是一种特殊的震动"模式",然后说话。而讯息总是一样的。

那讯息总是相同的:它总是关于"爱",且总是承诺从未到来的好日子。然后它持续到现在已三十多年了,新时代。大约在1975年开始。

D: 是的,那是当我首次注意到它的时候。[那实际上是1978年当我有了白光经验并试着找出发生了什么,我在学校图书馆找到了赛斯书,已经出版了好几年。]
B: 是的,就在约1975年时,新时代开始出现并使用"爱"的原则,而明显的它要将"爱"容纳进入一个未来投射的形式,因此那经验永远是一个希望。但从未有任何有原则的生活可以实际上改变那些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的现实。
D: 回到有原则的生活,你提到这列项目去觉察在每一时刻等同如一的存有。我们如何可以实际的将它放在心上渡过我们的日子?

B: 我们发现很有趣的是,对于任何一个存有要在这个世界使用任何方式造成改变是不可能的。那必须是要全体的存有如同一体。意思是说,个体对系统而言必须是无名氏,那将会挑战这系统。在其中你必须关注于你可以去做你能做的,物质的,实用地,在如同你的呼吸之中。因为那是你的真实现实。在其中你必须知道在这世界中的系统是不支持等同如一的生命的。最主要的就是金钱系统。在这世界上若要有任何改变,金钱系统必须去改变。

金钱系统将持续崩解中,如我们约一年半前所说的。
金钱系统会崩解而它会继续崩解。他们仍然不了解实际上存在于它之中的问题。他们将永远不会了解。这问题是传承于资本主义系统的不诚实。资本主义系统是与生俱有的不诚实。它是与生俱来建立在因少数人利益而滥用生命的基础上。这是说滥用许多劳工和许多资源因此只有少数人受惠。

[狗儿们开始叫。好像全部十个一起。]
B: 所以,在这世界上控制生命的是什么?是金钱。而它如何控制你的生命,是经由一个奇妙的原则。它实际上不仅控制了物质,它也控制了超自然。金钱在超自然是能量。能量在物质便是以金钱为代表,如同一个实际的移动的容器,而且在存有之间,是一个交易。

所以,在物质肉身中你经验你自己如同有物质能量的物质和超自然-那是心智能量。那你在物质创造的能量-那表示那"你自己的概念",那人(persona),会变成你的本质,由其中你的行动是当你死后将会留存的,那是非常有限的。就是那人,那个你行为来自的概念,不是物质的,真正的思想-他是一个你接受的你所是的概念,那个你过去由物质重新创造你自己进入超自然的。

因此当这身体死了,那是你自己的反映的载体,如同你自己的概念,那是在你的习惯,你的参与和你在这世界行动的方式之中活出来的。那是那将成为在死后生命,在超自然的"你"的部分。

D: 在你出生前那个实体会改变吗-[我在这里要问的是:如果有的话-在一个存有的生命之后会发生什么改变?]

B: 当你到了死后生命你记不得任何你的前世。你记不得你由哪里来。你无法找到你的源头。那些全部都被包含在你的灵魂结构内。那灵魂结构,或阿卡莎记录,是所有你的前世记录被保存的地方。有奇怪为什么吗?因为你无法记得!因此它被放在一个图书馆。而你可以到那有着阿卡莎记录的图书馆去看你的前世。但你无法记得它们。

所以灵魂结构是一个装在太阳神经丛中心的记录系统,在那儿你的人生,如你所经历的,被记录在内。当你死了,那灵魂系统,那记录装置以及记录,会放在阿卡莎记录内,所以你可以之后去做所谓的,"生命回顾",所以你可以看一看你的下一个人生,你可以让自己有进步吗?你已经变成了谁呢?像那样的事情。

K: 你的主要部份无法被记得。而且必须去实际记录你的经验便暗示任何在你的人生经验的不是"真的"。因为它不是一个实际的"自我"经验。如果它是自我经验,那么它会"在这里"如同一个实际的记忆,不只是如同知识和讯息必须被记录并保存在一个分开的,显现的建构。

B: 如果我们拿Kieran来说,Kieran,你大约三年前死的,将近。
K: 嗯…
B: 将近。他在门户已经打开之后死的,然后他由那儿过来。他是经由Cerise与我"连结"的。所以Kieran由他的过去世留下了什么?他有一个特别的-他是一个顽皮的浑蛋,我是说,他有一个顽皮的人生,有所有它可以梦想的钱-一切事物。

但他在这世上有某样东西对他是有效的,他是果断的。那在他表达中的确定性,那个决定性的果断,那个留下来了。
K: 那就是了。那个点是"这是我要的",然后实际上做它并立刻有效完成它,而它是明确的。那就是了。
B: 那是由一个生命中留下来的。

K: 就只是那一个表达。
D: 你记得你其他的部分或…
K: 那是我唯一活着的点,那是一个"自我经验"。
B: 那是唯一当每个时刻转换时围绕的点。如果在某刻任何事情发生了,他会来自那一点-那留下的果断-那是他现在所是的。其他的消失了。
K: 它不存在。
B: 在死亡的那刻而且因为到他过来的时候-灵魂结构仍在那儿,但他没有通过它,所以他的灵魂结构没放在那而且反正它被消除了,因为…
D: 没有白光或任何负责白光的人跟在你后面吗?
K: 在那阶段它已经被拿走了。
B: 还没有,邪灵次元仍然是在操作。你去到一个不同的地方,你被放在一个像房间的地方。
K: 是在一个隔间,当你在隔间里你不被视为一个威胁。
B: 所以他被立刻放入一个隔间,因此他对天界不是一个威胁。
K: 是的因为那你就不是一个威胁。
B: 然后由隔间出来直接进入了门户。所以他由死亡到第一次透过门户有三周的时间。
D: 你了解发生了什么吗?
K: 不知道,在隔间的时候不知道。那是一个很短的经验。它不是一个三周的经验。
B: 时间不是在超自然经验得到的。
K: 对我而言是:我死了,我进入隔间,我来到地球,我由门户出来。
B: 有三个事件:事件、事件、事件,但不是以时间为基础的。
K: 我不知道三星期过去了。
B: 时间,要记得是直接与MCS连结的。
K: 没错,在物质身体中的。
B: 它不是某件在超自然存在的事物。
D: 所以只有你的自我主导的原则的重点留下来了?
B: 如果没有任何事物是你活着的本身,如果没有任何事物令你在这个现实站出来如同当下,在物质中-当你死了你就会像什么都不是。很多存有就像是什么都没有。
K: 他们若不是什么都没有,就是只有一或两个点。

B: 所以如果你没有由一个特定的点或原则而活,那不是一个价值,那是某件让你在物质身体中站出来的事物-那是确定对全体有益的-否则你就什么都没有。例如如果你在全部的生命中活在爱里,是说由你的概念,爱的价值或原则,那当你死了你便什么都没有。那爱不是真的,它对于那些真正实际现实中在挨饿的人-那些在世界上有困难的人是没有差别的-那么你是没有效的,你无法实际的站起来并造成不同因为你是自我中心的在你的经验中:我是爱,Namste(译注:印度瑜珈鞠躬致意用语)。我承认在你里面的神如同你,我承认所有的事:在我之中的神,在你之中的神。我是说那就像实际上说:我承认你和我允许你了你的系统和允许我了我的系统,我的人格-而因此我们允许了彼此去成为我们要成为的,我们有自由选择和自由意志,因此我不真的在乎你做的,也不要在乎我做的。让我们彼此相" 爱"。一切都会很好的。那些存有死的时候就什么都不是。他们重来一次。

要记得你必须放在心上的,我们在超自然的发现,包括天界也包括了非天界的。要记得全体都是超自然。我们发现到的,是很奇妙的事情:由业力,轮回的观点的进化从未发生。并没有较好的灵魂,可以这么说。灵魂自己是一个在物质中的身体,经由它保存了记录-人生的-然后那记录就会进到阿卡莎记录然后你的下一世由那儿而来的片断会被带走,然后它也许将形成你下一世的部分。那时它被设计和预编程式。所以灵魂是被预编的身体,那是意向的身体,是你尝试去活的这一生。

经过亿万年的时间没有任何存在曾经进步。事实上已经曾有一个反进化(de-evolution),一个缩减之处,你可以在这个现实中看到-人们用这样的方式交流。他们对于彼此的关注已经被刻意缩减并且越来越是如此,而对一个救世者的需求便增加了。它已被如此特定的完成以维持有效的控制,因为对一个救世者的需要愈高,愈是容易提供一个来让你持续被占据一阵子,然后你幻想破灭,然后另一个又被创造出来。

D: 在关系中也是一样吗?
E: 完全一样。现在用在这里的主要手段是什么呢? 政治。政治已经变成新时代的新宗教取代的宗教而因此现在宗教使用政治去尝试保持相关。
D: 所以如果我们活在一个经由我们的经验原则的生命,我们是"无可挽救的"。经由原则而活-则将需要自我诚实,恒常地…

B: 在平等的脉络之中什么是自我诚实? 你必须去观察你没有比你对你之内的有更多的影响,你对你之内的是根据你如何活在每一个呼吸的你的生命。你在较大的图像中不可能诚实因为你没有影响。去尝试在一个较大而你没有实际影响的之中自我诚实只会使你沮丧,然后实际上毁掉你,因为那是不诚实的-你没有影响。因此你如何能活得好像你有影响? 你在你的日常人生中有影响,你持续的呼吸之中。那是你应用它的所在。那是你活在平等和一体的原则所在,因为那是你唯一可以有影响的地方。

D: 所以你无法经由激进主义或政治来做吗?
B: 你可以成为一个激进主义的一部分,然后形成一个团体,然后由那儿开始去推动。但那表示现在这个团体必须维持自我诚实。你在同等如一之中,你现在正创造另一个存有。因此在那儿你将在你自己的生命中自我诚实而你将在如同团体中自我诚实-是的,团体将会以如此去带出或站起来的方式形成且制造噪音,关于什么是我们要的并到达一个我们要到这里的点。想像你的下一世你还要回到这里!

D: 那是要被考虑到的。
B: 在过去你的下一世是被控制天界的存有所决定而他们是以他们的自我利益的脉络在做事情。
D: 那么那是如何改变的?

B: 他们在天界有一个"菁英"团体,那会让所有的好人生和任何会挑战他们的被关照到。现在每个人将投胎到等同于他们对别人所做的而他们将变成已经对别人所做的。他们将经验它直到超越此经验的原则诞生。一个关注全体生命的原则-那是再生。

一旦你开始以与全体等同如一的原则生活,经验变得是无关的因为它是无法避免的,全体经验将等同如一-而因此是对全体最好的。你所要做的,是走过此原则。那是每一个人将要去做的。你将不会立即造成改变。这将需要时间。这将需要根据一个原则使用在一些生活上。所以我建议简单的方式,是你以原则生活,并开始考虑活出原则的实用方式,那就是:在脉络之内,在与如同呼吸中。然后你可以创造团体,实体,一个以平等和一体之原则为基础的团体-参与其中,在你的能力的脉络之中。刻意而主动的支持它。


回到 “Desteni 常見問題”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