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结构性压抑和宽恕(第一部分)

版主: 高洪0221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杰克——结构性压抑和宽恕(第一部分)

帖子高紅彬 » 周日 9月 08, 2013 9:20 p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jack-structural-suppressions-and-forgiveness-part-1

译者:高紅彬

通过安茱莉亚转录

日期:2007年5月31日


诸如奥修和耶稣这些不同的存有在许多早先的文章中探讨的宽恕一样,并不要求如同你已经被教授去做的那样,需要承受同样的自我惩罚的想法——因为有着改正应用的宽恕将会彻底改变这样的自我惩罚的想法。

宽恕不是逃避责任的一种手段——意味着当宽恕被应用的时候,你必须无条件地去做而不是在你应用宽恕的事物上面评判你自己,或者亲自接受它,而在于把宽恕当作一次机会,借助这次机会,为我们全体,使我们已经意识到的东西得以增强——增强我们自己内在的能力,我们知道我们自己拥有这种能力,即作为我们是谁的某种表达,然而却不允许自己活出这种表达。

许多教师说到宽恕,但没有一个告诉你如何领会其中包含的实际应用。一旦应用了宽恕,实际的生活方面也必须被应用起来,否则宽恕又有何用。太多的存有只是藉由针对他们正在应用宽恕的事物说出那些话语应用宽恕,但并没有应用他们已经做过的那些改正行动。意思是当宽恕的话语被说出来的时候——你无条件地释放你已经宽恕过的事物并且相对于应用宽恕之前活出不同来,因为你必须应用带有改正行动的宽恕——活出和成为你说出的作为你是谁的声明的话语。许多人会教你宽恕的好处,即宽恕在哪些地方协助和支持你,以及为何你需要藉由明白这些旧有的应用是什么进而释放掉它们。一些人告知你过去的情绪依附结构性显化发生在体内的什么地方,作为自我防卫的一种手段,紧紧抓住不放另一个人在你身上做的事情上所余留的愤怒情绪依附,例如,就这样不允许你自己体验对你自己所做的完全相同的事情。并且明白宽恕是如何得以通过觉醒针对你允许了什么事物在你的内部进行创造协助你,藉由释放你紧紧抓住不放的过去的情绪依附的结构性显化,同时宽恕你自己以及对你做了某些事情的那个存有,而在大部分的人生历程中你都对这些事情保持着愤怒,并且你紧紧抓住情绪依附不放,致使它在你身体上产生结构性显化——或者作为疼痛或者作为疾病。

无论如何,与你所做的任何事情一样,重要的不在于只是读到这些信息,而在于把它转换成某种解决方案。从我的观点看看身体在多大的强度上显示出宽恕的需要,然后你将会对为何你有不健康与不适的症状获得一个更好的理解。许多人意识到他们把他们的欺骗藏在自己里面而作为受到保护的一种手段,但很少人懂得维度界将不再允许这种做法。到现在已经这么长的时间了,我们还只是说出表达完全良好意愿的话语却在应用宽恕上面没有实际地做过任何事情。

在任何特定主题上应用的宽恕,理应躬行实践而不是仅仅说出来。为了协助人类,我们坚定地站在我们的决定里,以便所有人都从过去的习惯和意识系统里面解脱出来。因此我决定写出这篇文章以协助你应用宽恕。记住判断在我们忙于从事的事务里面不扮演任何角色。只要认识到我要求当你开始意识到你自己的身体显化的时候对自己诚实并且主导自己,终究我们都要在这里懂得我们是谁。我将要写的是少数几个身体显化以及他们源自哪里。然后我会教你一旦运用了宽恕所必需的实际应用,以使你决不允许这样的显化再次出现。这里开始;

人类被创造出来后不久,女性被告知男性是“更强壮的性别”。他们看上去有更多肌肉,更健壮,然后把所有这些优势放在一起,结论就是男性干体力活会容易一些。百万年以后的现在涌现出最令人着迷的女性所扮演角色的显化。首先我愿意祝贺女性表现得似乎是男性支配着她们,然而在事实上没有人这样做。

我认识到你从年轻时代开始就被教养要屈服于男性,但这是你真正所是吗?你和男性是平等的还是你是男性的奴隶?因此在最近两周时间里,当我观察女性的时候看到的东西已经成为我无尽的娱乐点,因为我力图弄明白你在做的是什么。

许多女性现在都忙于贪婪的应用和显化。一旦男性不再挡她的道,女性将会压倒在她路径上的其他人以“到达顶峰”。这无疑是我对于工人阶级女士的参照,借助于压倒胆敢在她们前进方向上放一只脚的每一个人,她们去掉了娇气,支配着劳动大军。

男性明白女性统治着全部的资本主义工作场所并且深深想念他们的统治决定着一切的那些日子。女性当前正抓住每件来自于臆构自我的东西,当女性为她们在每一个大型工业合法的最高地位所奴役的时候,她们察觉这些东西从她们那里被拿走了。然而,我大笑,仅仅因为它仍然使你们所有人感到多么好笑。我往任何渴望权力的女性里面看,我看到的全部实际上是窘迫。有些人甚至可能会说女性从来没有被驱使着变成这样,然而几百年后女性正在抵抗她们受奴役的状况,但是这离你是谁不会更进一步。

我理解女性正在指导她们自己,然而当前正在上演的是过度补偿,因为看不到中间立场,因而制造着对自己的压抑。我不会把你的中间立场告诉你,我宁愿告诉你如何能够指导你自己。你是不是至少在你的行动中意识到从服从到过于坚定自信你在过度补偿?站起来等同于你是谁同时指导你自己并没有错,我所谈论的是当你认识到获得一些“尊敬”的唯一办法是强迫人们接受它的时候。

显化的行为比如优势感以及职业驱动的强迫意念存在于这些女性身上。肉体上的显化诸如增大的肌肉组织,描画出力量,更大的体型“敌得过”男性的体形,更加笔直的体态确保有价值的形象……清单可以继续添加。无论这个世界会显得有多么艰难,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确实保持着一个基本的认识。

在每一瞬间,你是指导,你是流动,你是参与,你是创造,不是因为你参照公司形象塑造你自己,而是因为你在本质上保持住自己,因此你的样子并不视男性支配地位而定或者是你如何作出反应。宽恕在这里会给你机会,让你认识到你是谁,同时协助你和你自己“重新连接”,进而明白你在哪些地方妥协了你自己。认识到你是阴性的,这和你有力量差不多。

压抑也从如下所述中看出来:当你抑制着想法、感觉而不是理解它们你可能承受着颇为有趣的身体特征:体重增加。许多人抱怨他们的外貌,多半是体重增加和肥胖。体重增加,简言之,就是在心智里产生的情绪释放,或者是在你里面保护自己,或者是猛力推开所有其他的身体应用诸如遭到对抗,受到攻击抑或感到弱势。体重增加,如同在特定身体区域附近看到的那样,让我知道你在哪里拒绝了你自己,还有你是如何躲藏等同于你自己的某个特定的参与。

腹部周围的体重增加通常出于对恐惧的抑制。害怕未知,害怕未来,害怕过去。害怕“假使我像我之前一样失败了将会怎么样”。因此,当你处于恐惧中的时候身体会向哪些地方输送脂肪呢?这在内脏周围布置了一个防护层,而你的太阳神经丛和恐惧反应点都位于这个地方。鉴于此,我的意思是从生理上来看,你的身体在腹部周围植入了一层脂肪,以投射你很好的形象。

脂肪在某个特定的组织器官以及身体部位周围堆积起来,不只是脂肪,实际上堆积成层的还有信息。和过去有关的与当前面临的问题一致的信息把你带到一个“平衡”点。那个平衡的部分是身体如何储存脂肪以便于当你面对自己以压抑的形式存在的恐惧的时候,藉由使用旧有的信息带来稳定的“表象”。稳定和平衡毕竟连接着。在两个变量之间的平衡点上,稳定是显而易见的。因此当对恐惧的压抑在内脏里面发生的时候,覆盖其上的层状信息就代表着稳定性。

众所周知,脂类运载储存着的与保护有关的信息,这是脂肪的主要功能。因此当你有不安全感的时候你的身体会把脂肪送到哪里呢?与你受到抑制的恐惧有关的那些身体部位将被脂肪所覆盖,以便这些身体部位在受到保护的同时产生细胞信息。储存的信息不仅与当前的恐惧有关,而且与你自己的“感知到的”“最好的处理它” 的方法有关。对你来说,目前处理恐惧的最好办法是你的显意识、潜意识或无意识心智在对你预编程过的保护你自己的最好方法。你意识到保护你自己的是显意识,你隐藏着起作用的是潜意识,让我们响应全球恐惧的是无意识。因此,你的身体会自己形成信息之墙的结构(以脂肪的形式),你的恐惧和问题都位于这个地方。反过来,当你要使用与腹部(举例)有关的恐惧之时,你大脑的全部会积极地读出来自内脏区域的大量信息。

因此对于大脑来说,不仅是用一层脂肪把你的身体物理地隔离起来,并且要在“容易”拿到的范围内给予大脑全部的信息,就这两个条件而言,什么是更好的方法呢?容易起见当然我是说结果是全部信息都以脂类的形式储存在细胞里面,因此你的身体“读到”的就是信息。

如果你拥有的信息一天到晚以能量的形式流遍你的身体,那么细胞就是全部信息点的容留空间。因此你沉淀的脂肪越多,现成的信息存取点就越多。

腿部周围的脂肪告诉我你的方向感依赖于你指导他人,和你的方向感来自他人这种情况一样。换句话说,你或者是等着被指导,或者你主要的生活目的是指导他人而不是你自己。当你在结构上观察男性和女性的时候,当你观察有关肌肉、脂肪和淋巴构成的全部区域的时候,目前看到的是大腿携带着大部分体重。腿是身体上最柔韧的部位,当说到流动性时,考虑到更多的血液运动,结果腿是最有效反应的。由于我们就这样形成了腿部的结构,你将会看到腿部里面淋巴液和血液的流动是最普遍的。双腿引导我们获取食物(吃进胃里),逃避恐惧,引导我们自己获取金钱,从遗传上移动我们,把我们带向某个性伴侣……清单可以继续写下去。因此,作为拥有直接防护能力的一种创造物,双腿在人类自身的演化过程中是主要的部分。我们活着保护我们自己,因此当我使用直接这个词语的时候,我是说作为人类的我们直接地保护我们自己,而不是活出我们自己。

由于我们的下部构造由血管、脂肪和毛细血管所组成,因此双腿承载着极大的压力。这归因于双腿在涉及到我们保护自己的时候的重要性。当你观察人们的双腿,上面有全部的静脉曲张、萎缩纹和疤痕,你将会看到人类的双腿看上去就像一辆破旧的汽车,难道不是吗?我们已经把所有我们保护着的、所有我们的问题以及所有与我们的恐惧有关联的信息都放置在那里,然后你载着所有的东西,在超过20年的时间里你的双腿开始显示出身体紧张的迹象。由于不再支撑体重,韧带开始撕裂,骨骼开始破裂,静脉开始瓦解,脂肪开始沉入每一条大腿的中下部。爆裂的静脉无疑与最终打包的汽车引擎是一样的。多年以来,你已经通过那两条腿快速地传输了大量信息,最终这些静脉变得脆弱了。“重力的影响”,就像大多数人喜欢声称的那样,只不过是人们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用来描述人类身体崩塌的这一事实。看看在你身上有疤痕、伸展疤痕以及紫/青斑的地方,那就是你的身体如何开始显示承受压力的迹象。那就是你如何得知在你身体的哪些部位你过度补偿了无疑是某个特定的应用。

变得下垂的双臂自然体现着你愿意承载多少重量。这就如同在如此多的“中等”年龄女性身上看到的那样,她们承载着生活的重担。我们是如此担心我们自己之外的事物,以致我们时常负着重担。也许最大的负担就是“确信”在自己之外你会常常找到某人和自己作比较或者做到某人已经做到的。在你里面,你保持作为你真正所是。然而意识,作为观察物质身体时能够看到的是我们对于真正地在我们是谁里面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无能为力。意识显示你活得太快、活得太艰难而且你总是根据别人的标准取悦你自己。

因此,也许你的物质身体该被看作为维度界所用的一幅地图,在这幅地图上可以看出你在这个世界上把价值附给了哪些地方。价值?一个人能否把越来越“老”叫做有价值呢?这项练习向你展示了一个人在这个世界里面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是意识,因此尽可能去作斗争,这项参与产生的那些效果将会被看到。

超重无疑是在我们的孩子身上看到的主要“缺陷”之一。原因简单地说并不在于我们给他们喂养了不适当的食物,食物仅仅是在喂养放置在且预先存在于我们物质身体里面的特定系统。因此当你渴求某种事物的时候是因为某个在你里面的特定系统的组成单元需要特定的辅助以保持活跃。在另一篇文章中我会就这一点详细地给出更多解释。我们通常将我们对于孩子们肥胖的关心关联到他们自身的问题,实际上这是我们自己的问题,而且我们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问题上面。然而你没有认识到的是在你的孩子里面实际上坐着你自己,而你看到的却是另一个存有。发生于你的孩子身上的是他们在展示你——你自己。

作为一个协助你的部分,孩子们常常反映着他们的父母。因此许多孩子会复制父亲或母亲的行为举止、恐惧以及想法以帮助你,使你能够看到你自己。发生在体重增加上面的是父母忘记了他们允许了他们自己所成为的。这时孩子就选择增加体重把这一点带到父亲或母亲面前,而孩子们仍然在这里,并且在全部你所允许了的下面保持着你自己。这种体型的放大驱使着大多数父母帮助他们的孩子减肥,然而事实却是孩子需要父母为着他们自己认识到他们已经成为了谁。即使父母“打算”很好,然而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减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存在于父母里面的认识。

牢记孩子们能够看出而且听出你所表达的东西,比你意识到的更多,因此他们在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协助你。由于这个问题没有被清晰地处理,于是体重增加在一些家庭里成为众矢之的。许多身上肉多的孩子遭到父母的疏远。这无疑是由于父亲或母亲不愿意接受他们自己,因此他们排斥在他们孩子身上的特征,从而引起疏远,当你现在去看这一点的话你能看到的实际上是完全没必要的。

认识到体重增加是你的投射,你的问题,并且仅仅借助于你对于你在你自己里面所允许了的事物的宽恕,孩子就能够被协助到。只有在你能量性地释放了这些问题之后,你才能够开始在身体上协助你的孩子。

用我写过的东西实实在在地协助你自己,我会建议你把你的身体压抑显化拿出来并且将所有你能够涉及到的都写下来。你要清晰、不加判断并且绝对的坦白,以此为前提,关于我提到过的写下所有你能够关联到的。然后关于你是如何压抑自己以及你是如何允许了身体如此显化诚实地运用宽恕。于是在运用广泛的宽恕直到你在所有问题上面完全地站出来之后(这可能会花些时间并且你要更加诚实)实际地应用你自己。借此我是在说看到你所允许了的然后将事实真相和解决方案投入应用。除此之外,如果你与维度界存有在一起共事,就运用有指导的冥想,清晰地声明你是在协助自己释放身体压抑。不要允许心智告诉你你活得很好或者你的“问题”会自己走开。认识到只有你才能够协助你自己并且确切地说,来自维度界的协助是援助。我们将不会替你做这项工作,然而我们会在这里自始至终协助你并且我们会在你身旁和你一起工作。下面是一旦理解到位,接着如何利用宽恕连同实际应用解决压抑问题。

让我们说,你能够涉及到臀部区域附近以及腹部区域附近的体重增加。现在你问问你自己,什么是我必须要去察看的,以便能够运用宽恕。你察看你的年龄,察看你是如何从幼年时代开始参与到这些恐惧之中的。从关联到过去、未来和现在的恐惧的视角察看肚腹。察看你是如何自从幼年时代以来把这些恐惧关联到事件和记忆中去的。把所有这些都写下来,然后针对臀部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你将单独地应用改正,所以也许会写在某个单独的页面上。

关于你的臀部,你在多远的地方允许了你自己失去你自己的价值?你有没有价值是否应归因于他人对你的看法?你有没有价值是否应归因于你对自己的定位或者你的职业?因此再次把这些允许有价值的事物追溯到你的幼年时代。然后察看当前你对于臀部和腹部两者是如何允许的,进而直到今天仍然影响着你的决策。代表某些点的是什么人?你是如何参与其中的?

接着你就广泛地运用宽恕,直到你开始明白这些信息,而不只是和纸上的文字坐在一起。同样牢记你抵制之处就是你的心智不想要释放的地方。因此当你想着“愚蠢的练习”或者“不,那并不正确,我本就不会允许那样”,进而你就知道你已经到达了一个抵制之点。然后你也将其写下来并且无条件地运用宽恕,仅仅藉由无条件写下每件事物并且在其上面运用宽恕,牢记协助你自己能够造成什么伤害。同样牢记最重要的部分是认识到当你不允许你所创造了的保持重复的时候,实实在在的宽恕是有效的。只是藉由说出宽恕不能够矫正每件事物,为了让这样的状况和允许停止,你必须实际地作出改变。伴随着内疚和懊悔的宽恕阻止我们甚至为解决这个问题开个头。人们具有对于某件事物无法宽恕他们自己的倾向,由此他们进而允许他们自己“处理”这个问题,因而释放是不可能的。

因此让我们使用一个快捷的宽恕的例子。你正在解决腹部区域上的脂肪并且你写下接下来的:

• 既然你现在45岁,你追溯到所有与过去、现在、将来有关的恐惧,以及每一个如何关联到那些事件。例如:

• 自从11岁以来你就害怕你的父亲将会离开,起因于你妈和你爸的一段关于婚姻的会话。自那时以来,从11岁开始追溯这个恐惧,在15岁,17岁的时候你发现了同样的恐惧……直到你到达当前的年龄。针对每个恐惧都这样做。

• 现在将所有人关联到这些恐惧上,例如:

• 你的丈夫藉由谈论爱在你里面造成了失去他的恐惧。你把爱视为能够被带走的某种事物。因此问题是你对爱的感知是能够被带走的某种事物。

• 现在要坦率并且察看真相。首先通过认识到爱作为你而存在进而开始任何一个练习。你是爱并且你是恒常的,因此爱是不能够从你那里被带走的。爱不是外在于你的某种事物,爱不能够通过另一个存有或东西的移动而被移除。每件存在于我们里面的事物,我们已经被教养成不管外在于我们的每件事物怎样,为了满足自己(通过寻求他人“给予”我们爱)我们会拼尽一生。一旦你能够认识到这一点,运用宽恕并且无条件地释放这个问题将会是容易的。这里的容易指的是从这样的视角去看,那就是你将会认识到留下的是你,其他任何事物都不能决定你是谁,而实际上我们是恒常的,因此只有意识会告诉你在别处寻求你在自己里面所拥有的东西(存在的一切事物),从另一个存有那里,奴役着你。当某个存有不能等同于他们自己并且力图对意识视而不见,而意识以全部的想法、欲望等作为形式,承认自己受奴役的状况。这与另一种表现形式结合起来,那就是你需要作为你自己去体验的是允许我们与我们是谁的自己分离开来,创造这种需要,总是从外在于我们自己的地方得到满足。而不是这样说:“我是爱因此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只是我自己的表达。”你将会继续在你的外面寻求爱。既然你认识到了你与之发生相互作用的每一个存有或每一件事物只不过是自己的一种表达然而并没有决定你的价值,你能够看到每一个宽恕之点早已存在。你现在能够懂得从他人那里寻求爱和认可实际上没有必要,但是如果你想要与意识一起玩你将会被烧着。现在你能够更加清晰地看到你把与你丈夫做出的声明相连接的恐惧附到了哪些地方,同时停止亲自承受它。即使他离开了你,你也不会死或者崩溃或者决不再是自己。清晰地察看,你真的能够被另一个人的行动所改变吗,在你没有完全参与进去的情况下?另一个人能够做到他们所做的,然而正是我们对它的反应决定着是什么改变着我们。现在你得以清晰地坐下来同时察看你的被离开的恐惧来自哪里。你的丈夫将会离开仅仅是因为他说出了那些话语或者是那些话语依附于各种各样的记忆?

• 现在察看所有你参与到害怕损失,害怕未来、过去和现在的时刻,你就会对我们当前的行动是多么频繁地来自于这些点而感到惊奇。写下你所有的信念、行动和个性特征,进而你将开始明白你全部的生活是如何以这些“问题”诸如恐惧为中心的。所有这些问题压抑着你,在你身体结构的变化上显示出来。而身体将会把你的真相显示给你自己。

• 现在你能够看到你的丈夫离开你给你带来的恐惧来自于哪里,进而在实际上你得以开始解决每日的想法。想法是需要你将自己从中释放掉的东西。在一个人想东西的时刻以及对于某种事物发生情绪反应的时刻,你就意识到你将你自己陷困在意识里面,然后你就永远保持着受奴役的状况。当人们问我说:“我是如此深爱着这个人以至于我们不能忍受分离,这有何不妥?”我仅声明你的陈述允许你永远不自由,因为你已经决定了这个另外的存有为你的幸福设定了舞台。要是他们离开,或者改变你将会心烦意乱。我们当前在意识里面正面临的这种情况直接联系着集体的经历,在这些经历里面人们与他们自己相关联。这个世界的运行方式取决于人们如何参与到意识里面。当你玩那个游戏的时候你将会如同意识那样去体验,因此这个世界体验着我们允许了的东西。因此,我们没能站起来,我们保持着被奴役的状态。当我们藉由允许我们看到我们真正允许的从而为我们自己承担起责任的时候,觉醒走向前来,允许我们去改变我们自己,改变这个世界。实际地不允许任何更进一步的想法,站起来,如同你寂然不动的决定。成为你自己,认识到不论发生什么,你依然是你自己。所有存在的都在你里面,认识到你对情绪的依附将你连接到那些恐惧,而那些恐惧并不是你真正所是。它们将会使你保持在恐惧系统里面,和你参与恐惧的时间一样长。

我认识到这并不容易,因为你的想法将会允许你跌倒。因此不断地讲说:不,我不是这些想法、感觉和情绪。情绪是你附加到这些记忆中的东西,目的是为记忆增添价值。因此,认识到你附加进去的价值由你决定,存在于你的外部,因此你得以明白价值在你的内部。认识到只要我们寄予外在于我们自己的事物价值,我们就永远得不到安宁。牢记生命存在于觉醒的诞生过程中,觉醒于我们所允许的,因此允许我们站在意识的前面,允许自由,等同于我们原本被创造出来的样子。我们真的在本质上被创造成不受意识束缚的状态,因此你依附于什么,什么就奴役着你,而且只要你允许它们,你将永远无法释放掉这些构造物。心智喂给你想法、感觉、信念、欲望。你是否能够写下你附加到你的世界里面的每一件事物上的感觉、想法、情绪、价值以及欲望吗?既然你已经写下来了,清晰地看,想法仅仅是,由心智创造的空虚的念头而已。你还允许你自己被创造了一旦你参与进去就使你保持在受奴役的状态的想法的心智指导着吗?

如果你在此项练习中需要我的帮助或者你对有些东西不确信,请在论坛上随意和我联系——问杰克的问题。

在接下来的文章中我会讨论更多压抑在身体上的显化。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