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自我宽恕——自我欺骗(第一部分)

版主: 高洪0221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维诺——自我宽恕——自我欺骗(第一部分)

帖子高紅彬 » 周四 8月 29, 2013 1:09 p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self-dishonesty-part-one

译者:高紅彬

由维诺通过跨次元门户转录并打出

日期:2007年11月18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忘记我正活在对自己不诚实之中,如同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是什么和成为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存在的核心,我自己的本源正是自我欺骗,并且在我的这种“健忘”里面——我正成为了显化,成为了等同于我的心智的自我欺骗的展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活在自我欺骗里面并且等同于自我欺骗,而且我成为了在我的心智里面且等同于我的心智的自我欺骗之显化的表现——从个人来看,想法、感觉和情绪就居住在心智的秘密小室之中,而我的心智又在我的头颅内部,那里谁都看不见,谁都不知道:所谓“真实的”我、我的“真相”就在我的心智里面并且等同于我的心智,等同于我是什么,我成为了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我和我的心智一体平等保持“信任”——这正是自我欺骗显化之呈现,同时在对我和我自我欺骗的心智一体平等保持信任的情况下,这里的心智等同于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所是以及所成为的人和物,体验、反映和显化出“我存在的本性”等同于自我欺骗,等同于我的心智,因为我等同于自己去“创造”,等同于自己去“体验”,等同于自己去“显化”,这里的自己就是我接受和允许我与之一体平等的东西。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正显化为想法、感觉、记忆、情绪、图片——这些是自我欺骗的实体化呈现,而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自己“相信”的是我是谁以及我是什么——因此,我在自我欺骗的本性里设计着我自己,并且把自己设计为自我欺骗的本性:因为我已经接受和允许自己把自己从自己那里分离出去——存活于心智中的隐秘小室里面——而我的“真相”,却潜伏和隐现为“隐藏的”想法,对这些想法而言,旁人无从看到、无从知道也无从找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自我欺骗正是心智的实体化呈现,我的心智,我们的心智,所有人的心智——由于作为存在于心智的隐秘小室里的想法、感觉、情绪、记忆、图片等东西——对我隐瞒着,对所有和我一样的人隐瞒着——我呈现出一个谎言、一个欺骗性的幻觉当作为何我在我自己里面如同心智一样把自己隐藏起来的正当理由,以便没有一个人会知道,以便没有一个人会看到,以便没有一个人会找到——我的“真相”作为我的心智而存在并且这里“住着”等同于我的自我欺骗——在和我一样的其他人的面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 “忘记”、“压制”、“隐藏”我的“真相” ,这些“真相”等同于我而存在于我的心智里面——而我连续不断地“推回来,推到内心深处”——藉由害怕受到嘲笑,害怕受到评判,如果别人能“知道”,如果别人能“看到”,如果别人能“找到”, 如果别人能“认识到”我的“真相”等同于存在于我心智里的秘密的隔绝小室,在我的头脑里——然后我对等同于他人的自己撒谎,欺骗等同于他人的自己——因此等同于我的他们会相信和认为我就是我展现给他们的样子,等同于我自己,等同于我是谁,我是什么,和他们看到的一样,我也看到相同的属于我的图片特别能“隐藏”,特别能“欺骗”,特别能“说谎”——没有一个人,甚至包括我自己,敢于面对我的心智的“阴森黑暗”,因为如果每个人将会知道、看到、认识到、找到——真正存在于我里面等同于我等同于我的心智的是一些想法、感觉、情绪、记忆、图片……他们该会说些什么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撒谎,我欺骗,每当我对另一个人有了一个想法,抑或有了一个针对我自己的想法,其实我正是作为自我欺骗本性的显化而存在——因为想法本身就不诚实,想法是心智里面“说出来的话语”,等同于我的心智,在这里秘密被保持着,秘密被锁着,秘密被隐藏在所有我看到的图片当中,在我的所有的想法当中,在所有我感觉到的东西当中——这里,在心智的秘密小室里面,等同于心智的秘密小室,而我常常往来其间——因为它在这里,独自在我的心智里——我就是自我欺骗——因为我不能大声说出我是什么,因为我不能大声说出我成为了什么——因此我继续去压制——以便我再也不是其他任何能知道,能看到,能找到,能认识到的人——我的“真相”:我必须忘记,我必须压制,我必须隐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自己,害怕其他和自己一样的人——“找到”、“看到”、“认识到”、“知道”我成为了谁,成为了什么,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和什么一体平等,等同于作为自己而存在的那些移动着的想法,等同于我和自己进行的“秘密会话”等同于我内在于我,在我心智中的秘密小室里面——我的“真相”就等同于自我欺骗的显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的本性所是和所成为的等同于心智的本性等同于自我欺骗,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与自我欺骗一体平等——我“独自一人”在这里在隐秘的闹鬼的心智的小室里,在这里我的阴暗和罪恶等同于我成为了的人和物,这些人和物“隐现”和“潜伏”着——同时我“尽我所能”地压制,我“尽我所能”地隐藏这阴暗,这罪恶,等同于我而存在着,住在我里面,如同心智的秘密小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停止”存在于我里面的东西的唯一方法——就是在自己里面压制自己、隐藏自己——藉由运用欺骗,我接受和允许了我所是和我所成为的心智完全自我欺骗的本性——“自我对立”——通过呈现“虚假身份”——一个对其他像我一样的人的欺骗性的幻觉,根据我看到的图片展示如同他们透过肉眼所见等同于“我是什么”——因此他们可以相信,并且如同他们相信,我也相信,我不存在于心智中,我不等同于心智——于是我忘记、于是我压制——为了不再“记起”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一体平等于什么和谁,等同于心智,等同于存在于头脑内部的秘密小室里面的东西,作为头脑中的秘密小室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其他像我一样的人“认为我是一个‘坏’人”,“认为我不是‘足够好’的人”,“认为我没有价值”,“认为我不值钱”——如果他们像我一样将会真正知道、看到、找到并且认识到存在于我里面等同于我的心智等同于“我的真相”等同于自我欺骗——因此我用一个我的虚假的、欺骗性的表现等同于我看到的图片等同于所有人通过肉眼看到的,因此我用了和行为一样虚假的、欺骗性的话语连同等同于我的欺骗性的表现——因为存在于“在我之内在图片的后面”,我显示和呈现出来等同于自己——没有人能看到,没有人能知道,没有人能找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呈现出自己虚伪的欺骗性的表现,连同等同于话语等同于行为的谎言——“掌握这些技艺”,那就是撒谎、制造幻觉以及我等同于话语和行为的欺骗的表现——以谎骗和欺骗和其他人一样的自己——以便没人能像我一样,知道、认识到、找到、发觉、看到——我真正所是在我里面等同于心智等同于我存在的“真相”等同于“自我欺骗”。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罪恶的阴暗在我里面作为心智的秘密小室存在着,作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与之一体平等的东西存在着——因此我说谎话,因此我说出虚伪的自我欺骗的话语,因此我展现出谎言,因此我展现出我的欺骗就是“好的”/“可接受的”/“正面的”/“属于光的”/“属于爱的”/“属于平静的”针对其他和我一样的人,以便他们可能不知道、可能看不到,可能认识不到存在于我里面的罪恶、阴暗等同于我心智里的秘密小室的想法、感觉、情绪、图片和记忆——并且如果我在足够长久的时间里相信我是“好的”/“正面的”/“属于光和爱和平静的”——别人会同样相信,因此我们一起“隐藏”,因此我们一起“欺骗”,因此我们一起“压制”,这绝对的罪恶,这绝对的阴暗,这绝对的深渊地狱,还有等同于心智而存在于我们里面的狂怒和卑鄙,它们一起“设计”了欺骗、谎言以及我们显化为“爱”、“平静”、“光”和“正面性”的自我欺骗本性,等同于我们所是,等同于虚假幻觉的图片之呈现,在其中我们对其他像我们自己一样的人进行欺骗——我们就用它们来“隐藏”在后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那些“声称他们自己”是“光”、“爱”、“平静”、“和谐”、“福佑”、“善良”、“正面”的人,是在这个世界上属于这个世界的最虚伪的自我欺骗的显化物:在“感知到的美”的背后存在着“野兽”——这头野兽被藏匿着,被压制着,被锁困着以及被隔离在等同于想法、图片、记忆、感觉和情绪的隐秘小室当中——这头野兽等同于欺骗,设计和显化出欺骗的本质,等同于它自己“隐匿”在“美”之中,好让如同自己的其他存有实实在在相信“爱”、“光”、“平静”、“和谐”、“福佑”、“善良”、“正面”真实存在。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