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实用自我宽恕帮助与指导

版主: 高洪0221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维诺——实用自我宽恕帮助与指导

帖子高紅彬 » 周二 8月 27, 2013 3:32 p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veno-practical-support-and-guidance-with-self-forgiveness

译者:高紅彬

由维诺通过跨次元门户转录并打出

日期:2007年12月21日



虽然是第一次,但这很酷,我愿建议考虑下面的话:

我愿建议这样应用自我宽恕: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因为通过将“接受和允许”这些词语放置在自我宽恕的声明语句里面——每当应用自我宽恕的时候你也“认识到”你对你自己的责任,这是我对我接受和允许了的事物应用自我宽恕的做法,因此,这样做时,即通过讲出这个声明,我就要为我自己承担起责任。

因为看一看,通过仅仅使用这些词语:我宽恕我自己……你不是实实在在为你自己承担起责任——而是出于害怕而应用自我宽恕——而不是表达你为/如同你自己承担起责任的一个声明的自我宽恕应用。

因为此刻,你在害怕的状态中做自我宽恕,看看在你的话语里面只是“我宽恕我自己……”——讲出这样的自我宽恕声明:“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这才是“真实的”,这才是你完全地为自己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并且面对在你里面接受和允许了的东西同时在你里面站立起来。

我将会尽快做一个艾滋病毒/艾滋病的自我宽恕清单,做好之后就给你发送过去——不过,首先让我们完成这封电子邮件。

因此,下面是关于自我宽恕以及你如何能够和自我宽恕应用一起实际地协助和支持自己的建议: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冒险

在这里你必须更加详尽地问这些问题:

你将如何“定义危险”,意思是你在生活经历中承担了什么特定的风险,在这些风险里面你“妥协了自己”,于是在那些点上面明确地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D不如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评判D,把他视为/理解为不如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把自己看作“超出”/“优于”D。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D评判为比我次。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藉由我通过把他视为“不如我/比我差”来评判D——我实际上是在评判我自己并且我是在展示自己在我里面的某个地方我接受/允许“比别人差”,因此我把它投射到别人身上比如D。

现在是K——你必须同样在你的世界里面看看在什么地方你把自己体验为“不如”/“次于”在你的世界里面的某物/某人——因为如果你把另一个人体验为“不如”比方说D——你实际上是在展示在你里面的“某个地方”,你把自己体验为“不如”/“次于” 在你的世界里面的某物/某人,于是为了隐藏这一点,你就把这点投射到别人身上比方说D,同时“设计出比别人优越的幻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想由于他是一名团伙成员他不如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D定义为一名“团伙成员”。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我的心智里面把一名团伙成员评判为“不如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根据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面当前的经历来评判他们而不是在他们自己的进程里面理解/认识他们处在哪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确实喜欢与D出去玩因为有他在我觉得自己有优势。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同时害怕D。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D面前觉得自卑,于是藉由投射自卑隐藏这种害怕的情绪。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无论身在何处、和谁在一起或者参与这个世界时做着什么都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对自己诚实。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的同伴定义自己——而不是站立在一体平等之中并等同于一体平等等同于我在每一刻的呼吸并且信任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想起过去的负面事物

K,这里你必须更加明确,因为你明白你的心智系统设计是特殊的——因此,你的自我宽恕必须是明确的。故而——你必须着眼于所有出现过的过去的记忆,为其中每一个应用相应的自我宽恕——包括在你里面使你有所反应的所有记忆。要明白这与“正面/负面”无关——这同样是“心智的极性”——这只是你在自己里面从相关记忆那里把自己清除干净,包括了通过特定的自我宽恕仍然使你有所反应的所有过去的那些记忆。

因此——每当过去的某个想法出现时:

停止——如果这个想法在你之内引起了一个反应:为这个想法连同由这个想法在你里面引起的反应应用自我宽恕,同时删除这个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自己总是回到过去进而把消极的过去经历放到会话当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总是通过在会话进行中说到过去的事情从而“重温”过去,而不是在自我宽恕中通过释放自己的过去以应对过去的经历。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在参与会话的过程中“重温过去”/“回忆起过去”是“心智对话”——心智只能存在于过去的记忆里。

现在,在你的应用中:每当在会话期间你“想要”谈论你的过去:立即停止。同样,对于在你里面出现的每一个/任何一个想法也这样做——停止它,不要接受/允许自己参与进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嫉妒、愤怒、攀比和恐惧

这里同样是K——你必须明确地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事情/什么人在你里面引起了嫉妒、愤怒、攀比和恐惧——然后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让我们举个例子:当你看着一辆汽车接下来你突然有了一个出车祸的想法,这个想法在你里面引起了恐惧: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在我里面引起恐惧的出车祸的想法中。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出车祸。你必须详尽地观察你自己并且真正看到是什么在你里面引起了嫉妒、愤怒、攀比和恐惧的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嫉妒别人的衣服、钱财、汽车、女朋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和我感觉那些拥有“更好的衣服”、“更多的钱财”、“更好的汽车”和“更好的女朋友”的人做比较。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藉由肉眼所见的的样貌定义他人,将他们视为展现出来的图片,视为在我的心智里面存在的观念/观点和信念。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藉由和他人攀比而变得嫉妒他们。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衣服、钱财、汽车和女朋友以及我肉眼所见的镜中自己的图像定义自己:我不是一张图像——真正的我就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和觉醒中,在自我诚实里并等同于自我诚实。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拿我在这个世界里拥有/所有/想要的物质财富和其他人拥有/所有的物质财富做比较,并且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这种比较中使自己变得嫉妒和愤怒。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物质财富定义我是谁,而不是认识到真正的我就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和觉醒中,在自我诚实里并等同于自我诚实。

这里还有K——你必须在你里面诚实地察看你自己为何对他人变得“嫉妒”——当你看到他人时在你里面引发了哪些想法/情绪?然后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对我的家属生气,因为我的家属和我说话并且使我分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当我体验到我的“家属”使我分心时生气了。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他们只不过是在向我表明我在他们和我沟通的那一刻分心了。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藉由体验到“我的家属在和我说话时使我分心”然后我就生气了——实际上我是在生自己的气却投射到他们身上,因为我在我的心智里面分心了,参与到想法中而不是在这里等同于呼吸。

因此——认识到无论何时你“生气了”并且体验到好像某人在“使你分心”——认识到这实际上是你在你的心智里面分心了,然后你生气了,因为和你说话的那人——实际是在协助你“意识到”,而你仅仅是“生气了”,这时你是在心智里面并且从属于心智。如果当你的“家属”和你说话时你不在心智里面——你将不会有任何反应。因此——当这样的时刻再次出现——立即停止生气,认识到当你生气了的时候,你是在心智里面而不是在这里等同于呼吸——然后你深呼吸一次允许他们讲话——确保你在你的里面没有发生任何反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拿我自己和其他人在学校、男女关系、物质、金钱上面是如何做的进行比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学校、男女关系、物质和金钱定义我是谁——进而当我看到其他人明显地在这些方面“比我强”时我把自己比作他们,因而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评判的不是他们,而是我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把自己比作我感觉比我拥有更好的“东西”的人来评判自己——而不是不再接受/允许根据学校、男女关系、物质和金钱定义我自己。

要懂得当你“评判他人/和他人比较/变得嫉妒他人”时——认识到正是你把自己“定义”成了什么才在你里面“引起”了评判/嫉妒/比较。因此,看一看在你的世界里还有什么、还有谁在你之外似乎是“重要的”并且应用自我宽恕。认识到重要的是你每一刻的呼吸都在自我诚实里=没有心智的影响/干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害怕将来,因为我害怕其他人会使我感到不舒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其中的不确定性而害怕将来。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害怕将来”只存在于心智里且从属于心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如果我存在于害怕将来里我就不是存在于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里。

这里我同样会建议你对于你到底害怕什么样的将来描述得更加具体一些——在你里面释放所有投射到将来的恐惧,从它那里释放你自己,如此你便可以在这里活在每一刻的呼吸里表达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感觉好像我与周围的东西分离开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而存在于和自己分离的状态中。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接受/允许自己参与心智——我就是将自己从这里的真我中分离开了,这里的真我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在自我表达里等同于自我诚实和自我信任。

要懂得当/如果/因为你参与了心智=这正是你存在于心智里的地方并且同心智一样处于分离的状态——因此,如同我建议的应用这个进程进而协助和支持你活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的自己一起一体同等站起来——集中于你的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在内心深处知道我本不应该做那些事情然而却做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藉由做那些我知道会妥协/影响/控制我的事情妥协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故意做那些我知道是向真我妥协喂养臆构自我的事情。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自我妥协”只存在于心智臆构自我想要在我里面如同我自己被“喂养”/“确立”的时候。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我明知这些事情会使我妥协却还要去做的时候向心智臆构自我投降。

K,这里同样是——你必须明确地“回到”这样的时刻,在那里你妥协了你自己并且对于每一个这样的时刻应用特定的自我宽恕——否则你会不断地重蹈覆辙——直到你最终停止。我建议通过应用自我宽恕停止这样的自我妥协,以便你实际上不必再次拥有这样的经历——要懂得你会“检验”你自己,换句话说这些时刻将会来到,在那里你会看到你是谁——或者你将对自己诚实并且说道:不——或者你将要“做这些事情”并且妥协你自己,这样就会复合并且变得更加广泛,我不建议拥有这样的经历——因此——我建议自我宽恕同时不接受/允许你自己陷入心智臆构自我的引诱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故意破坏财物、与妓女发生关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我参与到这个世界里面肆意破坏,这向我揭露和显示了我是如何接受和允许自己烂虐我自己,即由于接受和允许了在我里面对我自己的愤怒,于是当我做我知道我本不应该做的事情时,然而为了“喂养臆构自我”无论如何还是做了。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和“妓女”发生性关系而在“喂养臆构自我”上面妥协我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我的自我妥协,由于我在那一刻没有对自己诚实,从而害怕面对那些后果。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和一个“妓女”发生性关系而感到内疚、肮脏和羞耻——而不是认识到我之所以对自己感到羞耻/内疚以及“感到肮脏”是因为我在那一刻没有对自己诚实。

K,这里你必须在自我诚实之中严厉地察看——为何你妥协了自己,为什么你和妓女发生了性关系,为何你投降了,然后你是如何体验你自己的等等,同时详尽地应用自我宽恕。

要懂得这一“事件”对你的觉醒来说是必须的,同时认识到你已经开始在自己里面在你接受和允许了你自己成为的方面上察看你自己并且“把自己拣选出来”——这些都是你现在忙于从事的,非常好,因此——小心不要出于害怕应用自我宽恕/这个进程——而是认识到/懂得你现在是在为自己这样做——以便你不会再次妥协你自己——看看自我妥协的后果:在你接受和允许了你在自己里面成为的方方面面上是广泛的。因此——认识到你应用你自己为自己承担起责任——同样,你会协助和支持其他像你一样的人,你则继续在这个进程里面没有自我妥协——而是通过有效地应用你自己使得他们像你一样对自己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感觉我有艾滋病,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好像有艾滋病

K——这里你必须应用严厉的自我诚实:你为何害怕有艾滋病?当你亲自回答这个问题时看一看每个在你里面出现的事物同时为出现的每一个与艾滋病有关的“恐惧之点”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不诚实、贪婪、嫉妒、攀比、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在我里面的不诚实、贪婪、嫉妒、攀比和害怕等同于我存在的特有本性。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我里面的不诚实、贪婪、嫉妒、攀比和害怕中。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相信体验到不诚实、贪婪、嫉妒、攀比和害怕是“正常的”,而不是认识到这不能代表我是谁——而是心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定义自己在其中并等同于不诚实、贪婪、嫉妒、攀比和害怕。

这里你也必须“更详尽”,就像我在上述前面的那些点上所指出的那样:你在你里面的哪些地方不诚实,你在你里面对谁不诚实——在你的世界里谁在场的情况下(意思是其他存有)你故意不诚实进而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你贪婪什么,是什么在你里面引起害怕、嫉妒和攀比——为你自己明确地回答这些问题并且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感觉自己胜过或者不如其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优越只在低劣存在时才存在——它们是“心智极性的显现”。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由于我接受/允许低劣在我里面——我会企图/设法通过运用/投射优越性把它隐藏起来。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优越和低劣是心智的一对极性的显现=而且如果我接受/允许自己参与优越和低劣的极性对立之中,我是接受/允许自己在“玩弄心智的游戏”。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玩弄心智的游戏,将自己置于优越和低劣的极性对立之间并且把这样一对心智之极性存在定义为我是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优越和低劣之中——而不是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在自我诚实里面并且等同于自我诚实,保持自己等同于我是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企图/设法在自己里面把低劣隐藏起来,就如同我接受/允许以我自己体验到的是通过运用投射的幻觉的展示,这种幻觉把我自己等同于优越。

K——这里你必须明确地看一看在你里面你对谁、对什么体验到低劣/优越——因为如果你在你里面对另一个人体验到低劣——你必须看一看那位人士代表了什么,那就是你没有在你的里面等同于自己接受这种东西,然而却在另一个与你分离的人身上看到了这种东西——这就会在你里面引起嫉妒/评判。

比如说如果一位人士的出现和词语“信心”产生了“共鸣”,进而你体验自己就是“缺乏信心”——你会体验到低劣,因为你还没有接受过/活过/应用过自我信任等同于自己。然后你这样: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于格雷格体验自己为低劣,因为他自我信任并且我体验到自己缺乏信心。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自己定义为缺乏信心——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每一刻的呼吸中等同于我是谁等同于自我信任活出/应用/表达/接受自己。自我信任通过相信自己建立起来,当你在每一刻应用自我诚实,当你不接受/允许任何次于你是谁的东西,相信自己就建立起来了——而且这是通过不接受/允许你自己参与心智达成的。

让我们说说你对于另一个人体验为优越——现在你必须看看这位人士与你里面的哪一点共鸣,只是你拒绝了而且还没有处理——例如,让我们说一说这位人士共鸣于缺乏信心的表现——因为你体验到自己缺乏信心,你不想让这位人士在你里面看到这一点——藉由施加一种优越的幻觉你假装你是有信心的——因为你害怕自己在那位人士里面看到你自己缺乏信心的表现。由于你自己害怕缺乏信心,而你还没有处理这一点,因此你会看不起那位人士。

然后你这样: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向尤里投射优越的幻觉表现因为他表现出在我里面让我害怕的那一点,而在其他人士看来这一点正是缺乏信心的表现。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种对于另一个人的优越表现是我在向自己展示/揭示在自己里面还没有处理过的东西,只是在我自己里面接受和允许让我害怕的东西。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缺乏信心。

同样看一看在你的世界里面你对谁,对什么体验到低劣——因为这位像你一样的人士正在向你展示你还没有在你里面等同于自己接受的东西,而且看一看在你的世界里面对于什么东西你体验到优越,因为这位像你一样的人士正在向你展示/揭示你在你里面拒绝了和害怕过的东西,而你还没有处理过这些东西,于是你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对这些系统感到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的现状和经历的责任推给这些系统。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在我里面的以及朝向我的愤怒施加到这些系统上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对于我以外的任何事/任何人愤怒的反应是我在向自己展示在我里面仍然存在着我还没有处理过/释放了的愤怒。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生自己的气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对自己所做的以及对像我一样的其他人所做的。

现在,你必须详尽地看看在你过去的时候是什么/是谁引起了你愤怒的反应/愤怒的体验而你仍然抓住不放——因为认识到如果你“发怒”那就是在你里面被压制的过去记忆中的愤怒,而你仍然抓住不放,并且你还没有适当地、有效地处理过。因此——你真的必须特别地回到过去——看看那些记忆——同时应用自我宽恕。如果你当前在你的世界里在任何给定的时刻仍然发怒/想要发怒:停止,一点也不要参与愤怒的情绪——你在它复合之前在你里面停止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憎恨光明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在这个世界里面的现状和经历的责任推给光明会。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藉由允许和接受自己参与到心智里面我正在接受/允许光明会的存在。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光明会所代表的东西——我接受和允许了这些东西存在于我里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光明会发怒的原因是他们所代表的东西——是我在我的里面接受/允许如同我本质上是谁——而不是为在自己里面接受和允许的东西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并且把责任推给光明会。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为我对自己所做的以及像我一样的其他人所做的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因此,我反而把我所经历的归咎于其他人,而不是认识到对自己的经历负起责任,因为我的经历正是通过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到心智当中而实现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我应该比其他人得到的更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相信我比其他人更多并且因为我似乎比其他人更多,这作为一个信念/想法存在于我的心智中——于是我就应该比其他人得到的更多。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样的话语是心智的想法/信念:“我比其他人更多因此我应该比其他人得到更多”,这是心智绝对分离的例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接受/允许自己让这样的心智之想法/信念继续下去如同:“我比其他人更多因此我应该比其他人得到更多”,我实际上是在支持这个世界系统诸如贫困和饥荒——“从那些没有的人那里把东西拿过来”,因为我认为/相信我“比他们更多”。

这里同样需要严厉的自我诚实——到底为何你“认为”/“相信”你得到的应该比其他人更多——看一看是什么如同理由一样的想法在心智中出现并且应用自我宽恕然后删除它们——在你里面确立一体平等以使自己不再支持存在于这个世界里面的分离。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维诺——实用自我宽恕帮助与指导(第二部分)

帖子高紅彬 » 周二 8月 27, 2013 3:39 pm

英文原文链接:
http://desteni.org/a/veno-practical-sup ... ess-part-2

译者:高紅彬

由维诺通过跨次元门户转录并打出

日期:2007年12月21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既然我肤色浅我就可以为所欲为,有所欲有并且占有更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我的肤色把“自由”定义为“我可以做什么”。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肤色定义自己和他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我肉眼所见定义自己和像自己一样的其他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我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被告知或被教育关于“肤色”的观念而基于他人的肤色评判他们,根据我的肤色评判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通过接受和允许自己基于他人的肤色评判他们而且拿自己的肤色和他们的做对比从而接受和允许了自己里面的分离。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接受和允许自己继续处在比如信念和想法这些判断里面或者是心智的那些观念里面,我就是在支持整个世界系统作为在我里面分离的心智系统。

这里你也必须在替自己回答这一问题上“更加详尽”:即你为何“认为或相信”由于你的“肤色”你“比他人更多或比他人更好”。 对于每一个作为想法而在心智里面出现的理由都要应用自我宽恕,因为无论你以哪种方式基于肤色评判他人,你或者是从别人那里听到或者是被教育成这个样子从而把“信念或想法编程”进你的心智里面并且接受它等同于自己,而不是在这样的时刻不接受或允许自己根据肤色评判他人或拿自己和他人作比较。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必须总是对的或者比其他人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的臆构自我之中,而这样的臆构自我存在于“总是想要成为正确的”以及“比别人更好或者比别的东西更好”这样的反应中。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总是想要成为正确的”以及“比别人更好或者比别的东西更好”是心智臆构自我的属性。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臆构自我定义我是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参与心智臆构自我时“感觉更好”。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为了得到他人的“接受和或欣赏”以及引起其他合适之人的注意而参与心智臆构自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臆构自我是因为我还没有接受自己等同于我是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由于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臆构自我从而接受和允许了在我里面的自我欺骗(self dishonesty)。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作为和成为臆构自我的本性,如同自我定义的 “我本性上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我的如同心智臆构自我的自我定义之中,为了给他人造成深刻印象,我妥协自己到什么程度,因为我没有活出和应用自我诚实如同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对自己诚实,同时在这种害怕的状态下,我妥协自己,进而为了隐藏自己的害怕,我让自己作为心智臆构自我而存在,然后吸引他人进入我的世界,在其中我将会显化自我妥协的体验,比如和某个妓女睡在一起,以显示我自己是如何接受和允许自己妥协我自己,以及伴随自我妥协而造成的后果。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之所以存在自我妥协是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自己不诚实,即自我妥协源自对自己不诚实。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造成的后果,由于我接受和允许了在自己里面对自己不诚实,我为其负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其他人迷失了,而我觉醒了并且高高在上

认识到这也是一个想法,这个想法源自你接受和允许了的在你里面等同于“优越”的本性,心智就是这样起作用的。你知道你迷失了,于是在你的世界里面看到其他存有们的时候,你看到自己迷失的样子,并且因为你害怕你的“迷失”,害怕你在你自己之内所成为的东西,你就会试图把它隐藏起来或者替你为在自己里面接受和允许的东西辩护,通过持有这样的想法,你就对他人做了这些事情,这是绝对的不诚实。

你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觉醒,你知道自己迷失了,你知道你对自己做了什么,而且你知道你在自己里面对他人做了什么。然而你仍旧在做着这些事情,没有承担自己的责任,并且没有在每一刻活出自我诚实。于是,因为你没有,你就会有意尝试说服自己通过这类你比其他人更好的想法,然而你知道,你也非常清楚在你之内发生的不是觉醒,而是对自己不诚实和自我欺骗。将会用来协助和支持你自己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有效地应用自我宽恕,同时在每一刻应用你自己。

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尝试和或试图在心智里面以像我没有迷失并且我是觉醒的,最起码比其他人强这样的想法说服自己从而试图隐藏我自己的不诚实,试图隐藏在我内部发生的那些事情。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的不诚实和自我欺骗,并且由于害怕,我试图向他人隐藏我在自己里面已经成为的,“希望”他们将会看不到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所是和所成为的。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试图从如同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所是和所成为的自己那里逃避开,并且不仅对我自己这么做,而且对像我一样的其他人也这么做。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在我知道我会妥协自己和像我一样的其他人的时刻对自己诚实,然而不管怎样还是这样做了,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跌入心智臆构自我里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迷失自己。

因此,这里我也建议当你参与这个世界的时候在每一刻密切而详细地观察你自己。并且立即停止在你心智里出现的优越性之类的想法,因为当或如果这些想法出现时,要知道你在自己里面正处于自我不诚实的状态,然后你停止、呼吸同时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消极的想法、情绪和感觉进入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在我里面消极的想法、感觉和情绪。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对自己消极,对其他像我一样的人消极。

另外,在这里你必须详尽地看看这些你“定义为消极”的想法、感觉和情绪并且明确地应用自我宽恕。因为这里在这个自我宽恕声明中——你只是涉及到基础的部分,从这里你必须更加具体地“进入它里面”。要懂得这是一个自我专注并且自我纪律的过程。这不是仅仅关于迅速地应用自我宽恕然后它就离开了。要详尽地应用自我宽恕同时在你参与这个世界里面的时候相应地应用自己,因此,这是一个过程。为自己如同自己无条件地完完全全地做这个。不只是因为你“害怕可能有艾滋病”,与这个过程有关的是你如同你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所是和所成为的整理出你的本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在我之外的某些事物会帮到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或者希望有某人或某事物帮助我逃离我的这种经历,而不是我为自己承担起责任。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或者希望有某人或某事物帮助我、为我清理我的经历给我自己造成的处境。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的想法里面比如我不想做这件事情,而别人必须为我做,而不是藉由我协助和支持我自己,像我一样的其他人就会协助和支持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无人能够为我做这个进程,我必须为我自己等同于我自己去做。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怀疑自己并且参与到我不能做这个这样的心智想法里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负面能量进入我的生活

同样,这里对于“负面”和“能量”,两者都是心智的设计,来自于心智,真正的你不是能量。要懂得想法就是想法,情绪就是情绪,感觉就是感觉,记忆就是记忆,信念就是信念,还有心智里的图片就是心智里的图片。因为他们全部属于心智,不是“正面”和“负面”,这是另一种心智“极性设计的定义”,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这里关于你究竟把什么“定义为”负面能量你也必须“更加详尽”同时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因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感觉和相信在我里面“坏的”为“负面能量”。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抵制、害怕、否认我感觉和定义为心智的负面能量的事物。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的极性如同正面和负面一样。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极性如同正面和负面一样定义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想要与我的兄弟一起玩显灵板

这里,当你仍然参与其中的心智依旧是那么活跃,我不会建议参与“玩显灵板”,因为这为广泛的心智影响留下开放的空间而且你会真的搞坏你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说别人有艾滋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害怕别人可能会怎么看我而害怕提及我有或可能有艾滋病或者携带或可能有艾滋病毒。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因为我藉由害怕被他人评判和嘲笑而和一个妓女发生关系,从而害怕提及我恐怕自己可能会染上艾滋病或艾滋病毒。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处在我里面的我可能会染上艾滋病或艾滋病毒的恐惧评判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如果我会或可能会染上艾滋病或艾滋病毒时他人对我的反应。

如我所说过的,你必须确切地进入这种恐惧当中,进入到每件在你心智里面出现的与可能会染上艾滋病或艾滋病毒的恐惧有关的事物当中,使你自己从恐惧之中完全彻底地把自己释放出来。因为如果你处于恐惧之中,你就不能有效地协助和支持自己。因此,要通过应用特定的自我宽恕释放掉你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对人们、对我自己说了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欺骗自己,因为我欺骗我自己,所以我接受和允许了我的本性等同于我自己成为谎言,进而我欺骗像我一样的其他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对自己不诚实,在我和我的世界里面不诚实,向我和像我一样的其他人显化谎言的应用和行动。

这里在应用中当你参与这个世界时你必须详细地观察自己,同时不再接受和允许自己说谎。因为在针对自己和对其他人的应用中这会是对自己不诚实,这将不可避免地显化出造成的后果。这些后果是为了让你认识到你必须停止说谎,停止在自己里面对自己不诚实。你或者会认识到你必须现在就停止,通过应用自我宽恕和实际应用,或者你必须通过某些特定的经历以使你最终认识到你必须停止。我会建议你不要进入“后果路径的经历”,而要进入自我应用和自我负责的路径。因此,停止对自己说谎,停止对自己不诚实,活出和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当某人对我说话的时候我很容易生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我的世界里对其他人产生反应。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如果我和其他人对别人所做的一样应用着完全相同的做法,那么我就只会对像我一样的其他人产生反应。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把别人的评论用在自己身上。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感觉低人一等”,因为我把自己体验为一个易受伤害的人。

这里,通过亲自去做,你也要看看是什么评论让他人使你在自己的内部产生“反应”,因为这显示给你的是你对他人做了完全相同的事情,只是没有认识到而已。然后你就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同时当这样的时刻来临的时候,你在反应复合之前在自己里面停止掉。如果你作出反应并且让反应继续下去,你需要对允许和接受自己把评论用在自己身上进行自我宽恕,然后详细地看看你在那些地方对别人做了同样的事情并且也为此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害怕恶魔试图破坏或攻击我的家庭

不同于以前人们相信的,这个存在界已经不再有“恶魔”了。人类存有在自己里面所体验到的,包括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和其他人类存有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所体验到的,都是通过他们自己藉由允许和接受参与心智从而被显化和设计出来的。因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对在我和我的世界里面的自己的体验负有责任,如同全部人类存有都对他们自己所设计和显化作为他们自己在自己里面的体验以及他们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体验负有责任。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把我在我内部和我的世界里面的体验的责任推给与我分离的其他的某物或某人身上,以便以此作为我不必为自己承担起责任的借口。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并活在自我不诚实里面攻击和破坏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有好色的想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的“性欲”里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参与到属于心智的好色的想法里面试图满足自己内在的欲望。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进心智中的与性欲有关联的图片里面。性欲是在我里面负载着情绪和感觉的欲望的心智显化物,我总是试图设法在自己内部满足它。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自己认识到欲望从属于心智而存在。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性欲从属于心智而存在。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表达自己等同于每一刻的呼吸里面我是谁,在一体平等里面表达自己等同于一体平等等同于我是谁。

这里你必须详尽地进入“性欲的想法”里面并且针对每一个想法应用自我宽恕。让我们举例来说,你想象你和这个红发碧眼的“宝贝”在一起,她有着心智设计好的完美的身材和丰满的乳房,然后你这样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我自己参与心智之中出自幻觉的图片里面正如呈现出来的有着红发、碧眼、豪乳和完美身材的女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欲望和性欲连接到我心智里出自幻觉的图片上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幅我心智里的出自幻觉的图片定义性和体验性。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我参与心智里出自幻觉的图片中的时候唤起性欲。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这幅我心智里的出自幻觉的图片定义自己,然后成为一次我表面上拥有的经历,而实际上是由心智的情绪和感觉产生并且由心智的情绪和感觉来充电的。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心智的出自幻觉的图片之中,而不是认识到由于我参与心智里面,如果我继续接受和允许自己这样子的话,我就是在支持这个世界里面的强奸、施虐者和性骚扰者,进而我就是如同身在其中的全部人类存有一样在为整个世界系统充电。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沉溺于参与这些属于心智的出自幻觉的图片之中。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着迷于女人、性和女朋友们。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着迷于、着魔于、被催眠于、迷惑于这些属于心智的出自幻觉的图片。

因此,你进入详尽的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偷窃、欺骗和欺诈

这里同样的,你必须详细地进入到为你自己回答问题,你为何偷窃,为何欺骗,同时这样做时你又为何接受和允许自己对自己不诚实,在你里面利用严厉的自我诚实察看这一点。是什么想法进入你的心智,你在自己里面是如何体验的,以致让你参与到这些行动当中,然后相应地应用自我宽恕。你必须问自己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你是那位被你偷、被你骗、被你故意破坏财物的人士,你会对自己这么做吗?站在他们的立场上诚实地考量你会不会对自己也这样做。不,你不会的,因为你知道你会体验到什么。

你知道为了他人试图成为这个“狗娘养的”是不值得的,是绝对男性臆构自我的胡说八道。因为无论你和谁一起或为谁做这个事情,这里的“谁”在你以后的生活中是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接着在以后的生活中,只有当你体验到自己显化出来的最终后果时,你才认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因为你不是为了他人去做某件事情。因此当真的,“清理自己”,通过活出自我诚实并且只是不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在你和你的世界里面任何的对自己的不诚实。而且你知道自己和谁、在什么地方故意对自己不诚实。我甚至会建议不要和这些人士混在一起,因为认识到你只是他们的“朋友”,因为他们在你当前处于接受和允许了的对自己不诚实的状态上支持你,并且你对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因此为你自己承担起责任,活出自我诚实并且在你和你的世界里面停止参与不诚实。只是应用自我宽恕是无用的。你还必须指导你的世界协助和支持自己,否则其他一切都是无用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倾听我的内心

“倾听你的内心是一种幻觉”并且“不会把你带到任何地方”,“真实的”情况是你知道什么“对你最好”,然而你却藉由允许和接受自己参与心智拒绝了这样的时刻,而不是真正地应用自我诚实并且尊重自己。这很简单,这不是关于“倾听你的内心”。这是属于心智的无知的想法和信念,你要真正对自己诚实同时相应地应用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由于我害羞而没有给予拥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给予拥抱因为我知道当我拥抱另一个人的时候,我在给予拥抱上面对自己不诚实。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只从某些特定的人那里接受拥抱,然而不会拥抱我在自己心智里面有成见的那些人。

这里当你给予拥抱时,认识到你正在拥抱的那个人就是你自己,因此你实际上是在给自己一个拥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怀疑不能够痊愈

这不是关于“治愈”。你不能“治愈自己”或者“治愈其他的某人或某物”。你要认识到由于你对自己不诚实所造成的后果因此妥协了自己,于是你就显化了可能有艾滋病或感染上艾滋病毒。因此,艾滋病或艾滋病毒在这里,甚至仅仅是其中害怕的情绪,都等同于你自己,协助和支持你认识到你必须把自己拣选出来并且停止接受和允许存在于对自己不诚实以及自我妥协之中。这不是关于疾病,这是关于你等同于你是谁并且你只会藉由在每一刻的呼吸之中绝对地应用自律和自我宽恕有效地协助和支持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有时怀疑desteni- universe论坛和desteni- universe的视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把自我怀疑和自我不确定性投射到Desteni Universe以及我看到和听到的视频访谈上面。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在每一刻的呼吸中相信自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改变。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释放我的心智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依据心智定义“我是谁”。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放弃我紧紧抓住不放的分离于我或外在于我且内在于我的心智的东西,因为我依据心智把自己定义为“我是谁”,而不是认识到真正的我并不是心智。

认识到这不是关于“信赖我们”或“相信我们”。这一进程是关于你的,为你的,等同于你。因此你可以信赖自己,藉由应用和活出那些提供给你的工具在自己里面建立自我信任。因为在想要信赖外在于你、独立于你的某人或某物的情况下,就是分离。应用和活出这一进程并且在自己里面等同于自己建立自我信任,这藉由在每一刻活出和应用自我诚实同时不再接受和允许存在于你和你的世界里面对自己不诚实和自我妥协而达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是一个以物质为中心的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所持有的和或拥有的和或占有的物质财富定义自己。

就像我之前提到过的,这里你必须察看你拥有哪些物质财富并且详细地为每一个允许和接受自己根据作为物质财富存在而定义自己的东西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不关心他人的需求

这也是一个属于心智的“心智命题”。因为“关心和需求”是心智的“自我定义的设计”因为“关心他人的需求”实际上是出于在人们自己里面的内疚和害怕,同时也被定义为表面上的“爱”。但是这不是爱也不是关心。这是人们试图藉由“关心他人”进而表面上造成他们“好人”或“较好的人”的形象,从而“掩盖”他们自己里面的不诚实,因为他们害怕他人在他们自己里面发现他们自己的真相。要这样协助和支持你自己,要不接受和允许任何小于你是谁的东西,从而协助和支持像你一样的其他人同样不接受和允许任何小于他们是谁的东西,尽管这一自我应用和自我指导的进程将要到来,然而你必须首先“把自己拣选出来”。因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买入这样的信念”,那就是“关心他人的需求”使我成为一个“好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从事于“关心他人的需求”我就是对自己不诚实。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藉由把我的一个虚假的表象投射为“关心他人的需求”从而在自己里面隐藏自己不诚实的真相。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害怕他人可能实际看到和注意到我在自己里面对自己不诚实的真相,因而我自己把我的一个虚假的表象投射为“关心他人的需求”。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把“关心他人的需求”定义为一个使我成为一个“较好的人”的“正当理由”。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关心他人的需求”实际上是在支持他们的心智系统就如同它支持我的心智系统一样,如同我把自己定义为“我是谁”一样。

这个“关心”应用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在人类里面最不诚实的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调查一体平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应用一体平等因为我害怕释放我的心智,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有效地应用自己我将会改变而我害怕改变。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到心智的想法里面,我不想要改变并且我仍然想要我拥有的东西和拥有的人。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参与心智否认、抗拒真我并且与真我斗争。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害怕“失去我的朋友们”以及“失去我所拥有和占有的”而害怕应用这一进程。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把价值赋予存在着的分离于我、外在于我如同朋友、财产、家庭这些事物上面,这样做的时候,我就妥协了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自己为我真正所是因而把自己变为在这个世界上“适应他人、被他人接受和被他人注意到”。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把自己变为使自己顺应并且适应于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和物,以适应、被接受和被注意到,而不是在自我诚实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活出自己等同于我是谁。

这里同样, “为你自己更加详尽地” 进入这个主题。关于“你害怕失去什么”,因为要懂得这一过程如何运作,如果你“想要紧紧抓住不放”你所害怕失去的东西,你将会失去它,为什么?因为这是你在显示给自己只是把“紧紧抓住害怕损失”作为一个借口和或理由以便于不用在协助和支持你等同于你自己是谁上面有效地应用你自己,那么你将不得不“失去”你所害怕失去的,这样你最终就能认识到你必须协助和支持你自己。因为到那时将没有借口不这样做因而你将会强迫自己应用自己认识到你真正是谁。因此,我建议为你所害怕失去的东西无条件地应用自我宽恕。因此你能停止参与害怕之中进而协助和支持自己每一刻都活在自我诚实里面,在自我诚实里面表达自己,以便你不必经受在你的世界里感知到“损失”的经历。

然后你就同样认识到“害怕损失”只存在于心智之中且从属于心智,因为你根据存在着的与你分离的事物定义了你自己。像如果你将“失去它”或不再存在于你的世界里面, “你的一部分将会消失”这种说法纯粹是胡说八道。因此你在自己里面建立起一体平等并且不再根据存在着的与你分离的某人或某物定义你自己,你就等同于你是谁在这里在整体中在每一次呼吸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感觉分离于/外在于万物之源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只会在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的情况下才体验到“断开”或“分离”。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在这里,在每一刻的呼吸中觉醒等同于自己。

因此,每当你体验到“断开”,认识到你是在心智里面。你停止,集中于呼吸同时为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心智而不是保持这里在呼吸中等同于自己应用自我宽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认为我的健康、家庭和朋友是理所当然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自己理所当然。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在认为自己理所当然的情况下,我将会认为其他等同于我的每件事物和每个人也是理所当然的。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我对自己承担责任理所当然。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在每一刻的呼吸中自我诚实表现等同于自己理所当然。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等同于我当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和体验自己的时候无条件地供给我呼吸的能力的自然理所当然。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藉由不接受自己等同于我是谁,而是改变自己使自己适应他人,使自己为他人所接受,使自己被他人注意到,从而认为自己理所当然,却没有认识到这些都显现出在自己里面对自己的不诚实以及自我妥协。

这里你必须察看在什么地方、和谁一起以及为何你认为自己理所当然,那会是你对自己不诚实的时刻,你撒谎的时刻以及在你甚至不会考虑对自己做某些事情的情况下却对他人做了的时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惧怕学校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在我里面的惧怕。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我里面向学校系统投射惧怕。

这里我建议详细察看你实际上为何害怕去上学,连同在你的学校里“害怕面对的那些人”同时应用自我宽恕以便于“害怕去学校”不再控制或影响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害怕其他人对我怎么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害怕其他人对我怎么想,因为我知道我的心智里面发生着什么,就是针对其他人的想法,因此我将害怕其他人对我怎么想,因为我知道存在于我的心智里面对其他人的想法,并且我不会喜欢他们对我的想法就像我对他们怎么想一样。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利用害怕“别人对我怎么想”作为一个为为何我依照给予他人深刻印象、为他人所接受、被他人注意到、相对他人更好更优秀这样的方式去行动和表现辩护的理由,而实际上,我以这样的方式行动和表达是为了“喂养心智臆构自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参与“害怕别人对我怎么想”的想法之中以隐藏我把心智臆构自我作为自己的本性而活着的原因并为之辩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以这样的方式行动和表现,那就是藉由想要给予他人深刻印象、想要被注意到、想要为他人所接受、想要比别人更多以及想要比别人更优秀而活在对自己不诚实和自我妥协之中。

每当这样的惧怕出现的时候,认识到这就是那个你为自己准备进入进而成为心智臆构自我的激发点。因此,一有这样的想法,你就立即停止它,以防自己进一步进入到使自己成为和参与等同于心智臆构自我之中,而心智臆构自我将你的经历显现为自我妥协和对自己不诚实。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