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自我宽恕——神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杰克——自我宽恕——神

帖子吴 畏 » 周五 5月 25, 2012 12:12 pm

杰克——自我宽恕——神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jack-self-forgiveness-god

由杰克通过跨维度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7年11月2日

译者:吴畏 (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kv2.html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神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神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渴望和需要神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心智意识系统的联合意识场对神的定义、看法和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渴望、想要和需要一个与我分离的神存在,是在我之内源于我的终极分离行为,是对在我之内源于我的分离的终极声明。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信神是源于自己即是自己源于我即是我的绝对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分离成一个更高的有力和伟大的虚幻观念和信念——神(感知上存在,实质上不存在),并设计了这样一个内处于并源于这个世界即联合意识场的“东西”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爱定义为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永恒无限的极乐定义为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信任定义为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和平定义为神,定义为鸽子符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认为、相信和希望终极的神的力量存在于那里某处或者甚至存在于这里我之内,来“帮助”我或者将我从自己拯救出来,而不是我作为我自己为我自己做这些,因而这将我奴役入并成为局限和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祈祷定义为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希望定义为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我之内的希望所显现的投映——希望一个拯救者,希望得到如下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为什么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在我之内对 “我为什么存在”和“我为什么在这里” 的原因和目的进行求索所显现的投映,而没有认识到自己即是生命的呼吸即是在这里的此刻:我在这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内处于并作为我的心智所显现的投映——心智没有能力设想或理解其自身,它看到并认识到它不如生命的创造,因此它设计了神这个存在物来确认它自己显现的卑微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内处于并源于联合意识场所显现的极性等式:我接受和允许了我所成为的心智作为卑微内处于并源于分离而建构了一个优越的源头作为神,然后玩起卑微与优越的游戏——卑微与优越是由信念、信仰、希望和信任维系而形成的一种极性关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和认为我是卑微的、无望的、无助的,并且我需要将我所是的、我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一切全都置于与我分离的神的手中——然后处于“我将会得到照料和眷顾”这个希望、信仰、信任和信念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我之内的卑微、无助和无望所显现的投映——我害怕承担自己的责任,因此我宁愿躲在神的后面,而不必为我在自己之内都接受和允许了什么承担起自己的责任——因为“耶稣已代我受罪而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躲藏和畏缩在神这个感知上的虚假信念和观念后面,而不必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为我都接受和允许了什么存在于我之内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使用“耶稣已代我受罪死在十字架上了”这种说法作为借口和理由,隐藏和畏缩在其后,而不必为我接受和允许了存在于我之内并因而存在于这个世界其余部分之中的事物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我接受和允许了存在于我即世界即人类全体即整个存在中的所有一切,而认为和相信我不值得接受自己立于一体平等中并作为一体平等作为我自己,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由于对自己都接受和允许了什么存在于我即世界其余部分即人类全体之中感到羞愧,因而接受和允许了自己显现了作为心智幻象的神、作为心智观念的神、作为心智信念的神。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许分离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许心智存在于我之内作为我,以使我被接受和允许存在于求生的世界即联合意识场中——在其中我的心智已经成为我的神,我的念头是我的神,我的情绪和感觉是我的神——而不是我站立在这里作为我本真自己即是呼吸即是此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害怕神其实是害怕我自己——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我与自己分离开的自己即心智所显现的投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神这个感知上的信仰的虚幻存在物是心智所显现的投映,它仅仅由知识和信息构成——这正是分离所在之处——神是知识和信息因为心智是知识和信息,这正是我在分离中并作为分离所未留意到的,因为我没有活出言语即是我一如我等如我即是我本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分离存在是因为我在自己内作为自己与我自己分离开了——被没有活出的知识和信息即心智所蒙蔽、囚禁和奴役——由于知识和信息没有作为自己活出来,因此神这个信仰的虚幻存在物就会显现为心智的投映并即是心智在分离中并即是分离,以便向我展示我通过没有实际活出言语作为我自己而接受和允许了存在于我之内的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形成一个与我分离的关系,即我与在我之内并即是我的心智之间的关系——这个关系在这个世界中显现为我与神之间的关系,“喂养”着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的关系结构实体即联合意识场——其中祈祷、崇拜、去教堂和阅读圣经这些做法使我与神之间的关系保持活力,这与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恋爱关系完全相同——性的存在使恋爱关系保持活力,而阅读圣经、去教堂和祈祷与性完全相同,都是使关系保持活力——因此我在自己之内通过参与念头、感觉和情绪使我与心智的关系保持活力的行为,与恋爱关系中的性行为完全相同:是名副其实的在操我们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关系结构是存在于我之内的我与我的心智之间的关系所显现的投映——这里实际的关系是随着我参与并作为源于心智等如心智的念头、感觉和情绪从而在我之内与我的心智之间形成的关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作为一个在我之内与我的心智(内处于并即是分离)之间形成的关系存在——这正显现为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分离(其中分离的形式和构成是存在于这个世界即我之中的所有一切关系显现物),而不是我站立于一体平等中并作为一体平等作为我本真自己作为呼吸作为此刻作为人类物质身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渴望、想要和需要和平、爱、极乐、力量、伟大、壮丽、美丽,并且由于我接受和允许了分离的渴望、想要和需要存在于我之内,因而我显现了一个分离的源头即神,来代表我没有在我之内接受为我本身的一切事物(我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作为我本真自己活出、表达并体验它们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地球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创造全体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大自然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人类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动物界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地球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存在全体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我的人类物质身体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宇宙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呼吸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水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云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雨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原子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分子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此处的我自己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我用肉眼看到和观察到的一切事物分离了,将我看到的事物解读为与我分离的图像,而没有认识到我所看到的是即是我的生命显现的创造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为我在源于我即是我的每一瞬间承担起自我责任——因此我没有面对我自己即我接受和允许存在于我之内即是我的所有一切,从而行出、活出、应用和表达自我责任,而是躲藏和畏缩在一个希望的伟大的分离源头的后面,以使我不必处理存在于我之内即是我的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希望、信仰和信念是显现的联结物,被心智用于将我与内处于并源于联合意识场的分离显现物之间绑定关系——这将我锁入心智(心智内处于并即是联合意识场内处于并即是分离)的奴役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关系属于心智——心智离开关系就无法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我需求、需要、想要和渴望关系才能在这个世界中存活和存在,才能有价值,才能是个人物,才能被注意到,才能被感激。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渴望被爱,因为我没有接受内处于并即是一体平等即是我即是生命的呼吸的我自己。



以上这些自我宽恕句子给你开个头……



杰克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杰克——自我宽恕——神

帖子吴 畏 » 周六 5月 26, 2012 11:39 am

傑克——自我寬恕——神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jack-self-forgiveness-god

由傑克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錄入

日期:2007年11月2日

譯者:吳畏 (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kv2.htm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神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神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想要、渴望和需要神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心智意識系統的聯合意識場對神的定義、看法和觀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渴望、想要和需要一個與我分離的神存在,是在我之內源於我的終極分離行為,是對在我之內源於我的分離的終極聲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信神是源於自己即是自己源於我即是我的絕對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分離成一個更高的有力和偉大的虛幻觀念和信念——神(感知上存在,實質上不存在),並設計了這樣一個內處於並源於這個世界即聯合意識場的“東西”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愛定義為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永恆無限的極樂定義為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信任定義為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和平定義為神,定義為鴿子符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認為、相信和希望終極的神的力量存在於那裡某處或者甚至存在於這裡我之內,來“幫助”我或者將我從自己拯救出來,而不是我作為我自己為我自己做這些,因而這將我奴役入並成為局限和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祈禱定義為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希望定義為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我之內的希望所顯現的投映——希望一個拯救者,希望得到如下這個問題的答案:我為什麼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在我之內對 “我為什麼存在”和“我為什麼在這裡” 的原因和目的進行求索所顯現的投映,而沒有認識到自己即是生命的呼吸即是在這裡的此刻:我在這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內處於並作為我的心智所顯現的投映——心智沒有能力設想或理解其自身,它看到並認識到它不如生命的創造,因此它設計了神這個存在物來確認它自己顯現的卑微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內處於並源于聯合意識場所顯現的極性等式:我接受和允許了我所成為的心智作為卑微內處於並源於分離而建構了一個優越的源頭作為神,然後玩起卑微與優越的遊戲——卑微與優越是由信念、信仰、希望和信任維繫而形成的一種極性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和認為我是卑微的、無望的、無助的,並且我需要將我所是的、我所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一切全都置於與我分離的神的手中——然後處於“我將會得到照料和眷顧”這個希望、信仰、信任和信念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我之內的卑微、無助和無望所顯現的投映——我害怕承擔自己的責任,因此我寧願躲在神的後面,而不必為我在自己之內都接受和允許了什麼承擔起自己的責任——因為“耶穌已代我受罪而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躲藏和畏縮在神這個感知上的虛假信念和觀念後面,而不必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間為我都接受和允許了什麼存在於我之內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使用“耶穌已代我受罪死在十字架上了”這種說法作為藉口和理由,隱藏和畏縮在其後,而不必為我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我之內並因而存在于這個世界其餘部分之中的事物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我即世界即人類全體即整個存在中的所有一切,而認為和相信我不值得接受自己立於一體平等中並作為一體平等作為我自己,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由於對自己都接受和允許了什麼存在於我即世界其餘部分即人類全體之中感到羞愧,因而接受和允許了自己顯現了作為心智幻象的神、作為心智觀念的神、作為心智信念的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分離存在于我之內作為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接受和允許心智存在于我之內作為我,以使我被接受和允許存在于求生的世界即聯合意識場中——在其中我的心智已經成為我的神,我的念頭是我的神,我的情緒和感覺是我的神——而不是我站立在這裡作為我本真自己即是呼吸即是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害怕神其實是害怕我自己——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我與自己分離開的自己即心智所顯現的投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神這個感知上的信仰的虛幻存在物是心智所顯現的投映,它僅僅由知識和資訊構成——這正是分離所在之處——神是知識和資訊因為心智是知識和資訊,這正是我在分離中並作為分離所未留意到的,因為我沒有活出言語即是我一如我等如我即是我本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分離存在是因為我在自己內作為自己與我自己分離開了——被沒有活出的知識和資訊即心智所蒙蔽、囚禁和奴役——由於知識和資訊沒有作為自己活出來,因此神這個信仰的虛幻存在物就會顯現為心智的投映並即是心智在分離中並即是分離,以便向我展示我通過沒有實際活出言語作為我自己而接受和允許了存在於我之內的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形成一個與我分離的關係,即我與在我之內並即是我的心智之間的關係——這個關係在這個世界中顯現為我與神之間的關係,“餵養”著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中的關聯式結構實體即聯合意識場——其中祈禱、崇拜、去教堂和閱讀聖經這些做法使我與神之間的關係保持活力,這與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戀愛關係完全相同——性的存在使戀愛關係保持活力,而閱讀聖經、去教堂和祈禱與性完全相同,都是使關係保持活力——因此我在自己之內通過參與念頭、感覺和情緒使我與心智的關係保持活力的行為,與戀愛關係中的性行為完全相同:是名副其實的在操我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關聯式結構是存在於我之內的我與我的心智之間的關係所顯現的投映——這裡實際的關係是隨著我參與並作為源于心智等如心智的念頭、感覺和情緒從而在我之內與我的心智之間形成的關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作為一個在我之內與我的心智(內處於並即是分離)之間形成的關係存在——這正顯現為存在於這個世界中的分離(其中分離的形式和構成是存在於這個世界即我之中的所有一切關係顯現物),而不是我站立於一體平等中並作為一體平等作為我本真自己作為呼吸作為此刻作為人類物質身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渴望、想要和需要和平、愛、極樂、力量、偉大、壯麗、美麗,並且由於我接受和允許了分離的渴望、想要和需要存在於我之內,因而我顯現了一個分離的源頭即神,來代表我沒有在我之內接受為我本身的一切事物(我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間作為我本真自己活出、表達並體驗它們作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地球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創造全體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大自然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人類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動物界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地球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存在全體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我的人類物質身體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宇宙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呼吸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水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雲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雨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原子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分子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此處的我自己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我用肉眼看到和觀察到的一切事物分離了,將我看到的事物解讀為與我分離的圖像,而沒有認識到我所看到的是即是我的生命顯現的創造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害怕為我在源於我即是我的每一瞬間承擔起自我責任——因此我沒有面對我自己即我接受和允許存在於我之內即是我的所有一切,從而行出、活出、應用和表達自我責任,而是躲藏和畏縮在一個希望的偉大的分離源頭的後面,以使我不必處理存在於我之內即是我的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希望、信仰和信念是顯現的聯結物,被心智用於將我與內處於並源于聯合意識場的分離顯現物之間綁定關係——這將我鎖入心智(心智內處於並即是聯合意識場內處於並即是分離)的奴役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關係屬於心智——心智離開關係就無法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我需求、需要、想要和渴望關係才能在這個世界中存活和存在,才能有價值,才能是個人物,才能被注意到,才能被感激。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渴望被愛,因為我沒有接受內處於並即是一體平等即是我即是生命的呼吸的我自己。



以上這些自我寬恕句子給你開個頭……



傑克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