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自我宽恕——睡眠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杰克——自我宽恕——睡眠

帖子吴 畏 » 周四 5月 24, 2012 4:14 pm

杰克——自我宽恕——睡眠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jack-self-forgiveness-sleeping

由杰克通过跨维度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7年11月2日

译者:吴畏 (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iwq.html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而且必须有足够的睡眠,否则我就会疲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对睡眠产生依赖。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缺乏睡眠”存在,并且如果我“缺乏睡眠”,我就会疲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缺乏睡眠”定义到疲劳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疲劳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疲劳是心智设计的一个观念和信念,被接受和允许为由于“缺乏睡眠”而体验到的“正常”现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睡8到9个小时或者更多对我的身体是健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睡眠定义为健康。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看到和懂得:睡眠是心智系统使用的一个系统,用于在我无意识时/期间改变和升级它自身。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和滥用睡眠来逃避我的现实,操纵睡眠的原因——通过相信8到9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的睡眠是健康的从而使这“听起来是可以接受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使用睡眠作为一种手段,逃避自己的责任和逃避在我的现实中作为我的现实作为呼吸在每一刻中面对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身体最多需要6个小时的睡眠,仅此而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是我的指导原则,因为它有能够引发感官上的疲劳的能力——这疲劳是心智意识系统需要更新复兴的“信号或标志”,而更新复兴是通过睡8到9个小时或更长时间睡眠完成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疲劳和睡眠存在于心智中属于心智,而并非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心智指挥、影响和控制——当它感到“疲劳”时会告诉我,并利用我去“睡觉”,而它却将我带上一个旅程,经过我的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分配”显现物以便在第二天我“清醒”时占据我),与此同时复兴、更新和补充它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这允许了我的心智利用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内心中存在虐待是通过我接受和允许了自己被心智虐待,而且由于我接受和允许这虐待存在于我内心中,因此我也接受和允许这虐待存在于世界即我的其余部分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睡着”与“醒着”也是心智的极性显现物——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是心智睡觉,是心智醒来,因此我从来都没有真正活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每天睡8到9个小时的“常规”被联合意识场中的所有人接受和允许了——这是由于这个时间段正是心智分配无意识心智中的显现物,然后将其融合进心智“清醒”时的显意识心智中所需的时间。因此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从无意识心智中抽取出来并融合进了显意识心智中的显现物是源于联合意识场的、来自他人的,然而就在我相信一个念头是我的那一刻,我就将这些显现物变成了我自己的,并在那个时刻将他人的念头模式化的行为习惯融合进并成为了存在于我之内的心智意识系统,因此这些显现物成为了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在“睡觉”时心智在“工作”——它在唤起并收集各种各样的显现物,从无意识心智中抽取出来,融合进我的显意识心智中,而由于它们存在于我的心智之中,因此我就相信这些显现物是我——我里面的心智意识系统就是这样每晚在我“睡觉”时“对其自身进行升级”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梦被心智意识系统用来在我睡觉时转移我的注意力,以便不真正懂得和了解在我睡觉时真正在发生些什么,因此梦在以前是无意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本真自己作为念头、感觉和情绪而存在,并需要“大量睡眠”才能有一个“健康的生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8到9个小时或更长时间的这种 “大量睡眠”对在我之内我已经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心智意识系统来说是健康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早上醒来时的困难”是我作为心智从无意识浮现到潜意识再浮现在显意识的过程,而这需要一段时间,然后当我“清醒了”“起来了”时,实际上是我作为显意识心智活跃地参与于联合意识场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睡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疲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参与于心智的念头、感觉和情绪之中来占据我和分散我的注意力,以使我不接受和允许我自己体验我自己作为生命的呼吸作为此刻——在此处作为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本真自己是呼吸是此刻——在此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或认为如果我比平常睡的时间“少”,我第二天早上就会感到疲劳,而没有认识到我正是通过“睡得少等于疲劳”这个感知信念和观念设计出了早上感到疲劳的体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睡得比我平常少等于第二天早上疲劳”这个观念和信念——而这影响我在整个一天中的体验,而没有在每一刻安住在此处作为呼吸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早上醒来时作为即是呼吸的我即是此刻的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是心智在早上时挣扎醒来,因为它得经过从无意识心智到潜意识再到显意识心智才与我融合成为我,因此它最终过一段时间后才完全“醒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早上睁开双眼并接受和允许我自己参与仅仅一个念头时,那我就会“激活”当我在睡眠中被梦占据时心智从无意识心智中汲取和获得的所有从事、找到和显现的事物,然后接受和允许所有这些显现物融合进我之内成为我,因此我成为了这些显现物即内处于和源于联合意识场的念头模式和行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睡眠是名符其实的睡眠——是我的完全浸没,因为心智在做它的工作——因为我本真自己没在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存在于并源于联合意识场中的“醒来”是整个心智的“醒来”——我们并不是要醒来,而是要作为在此处即是此刻即是呼吸的我本真自己而实际地生活——因为为了使“醒来”存在,“睡眠”必须存在——心智的“醒来”和我的“睡眠”,(要使它们)消失在我自己之内的背景中,直到我不再仅仅是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并作为我存在的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一直都在睡眠——我的实际睡眠作为相应显现的体验就是证据——因为心智总是存在,心智总是活跃的,因此这证明了我以前从来没有作为呼吸作为此刻作为我本真自己真正地实际地活过。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从来都没有作为呼吸作为此刻作为我本真自己真正地实际地活过,而是总是接受和允许了心智控制、指挥和影响我——通过相信和认为我本真自己是念头、感觉和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与源于生命来自呼吸的人类物质身体分离开了,而没有认识到呼吸是生命即我在滋养生命的表达和显现即人类物质身体即我——我是呼吸——我是人类物质身体——我是此处——我是此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允许和接受我自己作为和成为心智意识系统而沉浸在我自己之中作为我自己——因为我相信了这个谎言:我需要作为和成为心智影响系统才能内处于和作为联合意识场而存活和存在下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作为和成为心智意识系统——作为念头、感觉和情绪,因为这就是所有其他人如同所有那些先于我存在于这世上的人们所成为的(我相信并信赖他们作为“我的榜样”),而没有认识到我是作为此刻作为生命的呼吸作为我而存在着的无条件的天真无邪的生命的自我表达——实际生活的简单性存在于此处作为此刻作为呼吸内处于并作为一体平等作为人类物质身体——人类物质身体是源于我即是我源于生命即是生命的显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简单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呼吸——呼吸源于生命即是生命即是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内处于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之我所显现的创造物就在这里——是我作为生命的呼吸的人类物质身体。



阅读愉快,根据你的需要再添加。



杰克
上次由 吴 畏 在 周五 5月 25, 2012 10:45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杰克——自我宽恕——睡眠

帖子吴 畏 » 周五 5月 25, 2012 10:45 am

傑克——自我寬恕——睡眠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jack-self-forgiveness-sleeping

由傑克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錄入

日期:2007年11月2日

譯者:吳畏 (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iwq.htm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而且必須有足夠的睡眠,否則我就會疲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對睡眠產生依賴。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缺乏睡眠”存在,並且如果我“缺乏睡眠”,我就會疲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缺乏睡眠”定義到疲勞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疲勞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疲勞是心智設計的一個觀念和信念,被接受和允許為由於“缺乏睡眠”而體驗到的“正常”現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睡8到9個小時或者更多對我的身體是健康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睡眠定義為健康。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看到和懂得:睡眠是心智系統使用的一個系統,用於在我無意識時/期間改變和升級它自身。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和濫用睡眠來逃避我的現實,操縱睡眠的原因——通過相信8到9個小時或者更長時間的睡眠是健康的從而使這“聽起來是可以接受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使用睡眠作為一種手段,逃避自己的責任和逃避在我的現實中作為我的現實作為呼吸在每一刻中面對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身體最多需要6個小時的睡眠,僅此而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是我的指導原則,因為它有能夠引發感官上的疲勞的能力——這疲勞是心智意識系統需要更新復興的“信號或標誌”,而更新復興是通過睡8到9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睡眠完成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疲勞和睡眠存在于心智中屬於心智,而並非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被心智指揮、影響和控制——當它感到“疲勞”時會告訴我,並利用我去“睡覺”,而它卻將我帶上一個旅程,經過我的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分配”顯現物以便在第二天我“清醒”時佔據我),與此同時復興、更新和補充它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這允許了我的心智利用我。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內心中存在虐待是通過我接受和允許了自己被心智虐待,而且由於我接受和允許這虐待存在於我內心中,因此我也接受和允許這虐待存在於世界即我的其餘部分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睡著”與“醒著”也是心智的極性顯現物——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是心智睡覺,是心智醒來,因此我從來都沒有真正活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每天睡8到9個小時的“常規”被聯合意識場中的所有人接受和允許了——這是由於這個時間段正是心智分配無意識心智中的顯現物,然後將其融合進心智“清醒”時的顯意識心智中所需的時間。因此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從無意識心智中抽取出來並融合進了顯意識心智中的顯現物是源于聯合意識場的、來自他人的,然而就在我相信一個念頭是我的那一刻,我就將這些顯現物變成了我自己的,並在那個時刻將他人的念頭模式化的行為習慣融合進並成為了存在於我之內的心智意識系統,因此這些顯現物成為了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我在“睡覺”時心智在“工作”——它在喚起並收集各種各樣的顯現物,從無意識心智中抽取出來,融合進我的顯意識心智中,而由於它們存在於我的心智之中,因此我就相信這些顯現物是我——我裡面的心智意識系統就是這樣每晚在我“睡覺”時“對其自身進行升級”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夢被心智意識系統用來在我睡覺時轉移我的注意力,以便不真正懂得和瞭解在我睡覺時真正在發生些什麼,因此夢在以前是無意義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本真自己作為念頭、感覺和情緒而存在,並需要“大量睡眠”才能有一個“健康的生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8到9個小時或更長時間的這種 “大量睡眠”對在我之內我已經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心智意識系統來說是健康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早上醒來時的困難”是我作為心智從無意識浮現到潛意識再浮現在顯意識的過程,而這需要一段時間,然後當我“清醒了”“起來了”時,實際上是我作為顯意識心智活躍地參與于聯合意識場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睡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疲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參與于心智的念頭、感覺和情緒之中來佔據我和分散我的注意力,以使我不接受和允許我自己體驗我自己作為生命的呼吸作為此刻——在此處作為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本真自己是呼吸是此刻——在此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或認為如果我比平常睡的時間“少”,我第二天早上就會感到疲勞,而沒有認識到我正是通過“睡得少等於疲勞”這個感知信念和觀念設計出了早上感到疲勞的體驗。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睡得比我平常少等於第二天早上疲勞”這個觀念和信念——而這影響我在整個一天中的體驗,而沒有在每一刻安住在此處作為呼吸作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早上醒來時作為即是呼吸的我即是此刻的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是心智在早上時掙扎醒來,因為它得經過從無意識心智到潛意識再到顯意識心智才與我融合成為我,因此它最終過一段時間後才完全“醒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我早上睜開雙眼並接受和允許我自己參與僅僅一個念頭時,那我就會“啟動”當我在睡眠中被夢佔據時心智從無意識心智中汲取和獲得的所有從事、找到和顯現的事物,然後接受和允許所有這些顯現物融合進我之內成為我,因此我成為了這些顯現物即內處於和源于聯合意識場的念頭模式和行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睡眠是名符其實的睡眠——是我的完全浸沒,因為心智在做它的工作——因為我本真自己沒在覺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存在于並源于聯合意識場中的“醒來”是整個心智的“醒來”——我們並不是要醒來,而是要作為在此處即是此刻即是呼吸的我本真自己而實際地生活——因為為了使“醒來”存在,“睡眠”必須存在——心智的“醒來”和我的“睡眠”,(要使它們)消失在我自己之內的背景中,直到我不再僅僅是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並作為我存在的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一直都在睡眠——我的實際睡眠作為相應顯現的體驗就是證據——因為心智總是存在,心智總是活躍的,因此這證明了我以前從來沒有作為呼吸作為此刻作為我本真自己真正地實際地活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從來都沒有作為呼吸作為此刻作為我本真自己真正地實際地活過,而是總是接受和允許了心智控制、指揮和影響我——通過相信和認為我本真自己是念頭、感覺和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與源於生命來自呼吸的人類物質身體分離開了,而沒有認識到呼吸是生命即我在滋養生命的表達和顯現即人類物質身體即我——我是呼吸——我是人類物質身體——我是此處——我是此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通過允許和接受我自己作為和成為心智意識系統而沉浸在我自己之中作為我自己——因為我相信了這個謊言:我需要作為和成為心智影響系統才能內處於和作為聯合意識場而存活和存在下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作為和成為心智意識系統——作為念頭、感覺和情緒,因為這就是所有其他人如同所有那些先于我存在於這世上的人們所成為的(我相信並信賴他們作為“我的榜樣”),而沒有認識到我是作為此刻作為生命的呼吸作為我而存在著的無條件的天真無邪的生命的自我表達——實際生活的簡單性存在于此處作為此刻作為呼吸內處於並作為一體平等作為人類物質身體——人類物質身體是源於我即是我源於生命即是生命的顯現。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是簡單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是呼吸——呼吸源於生命即是生命即是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內處於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之我所顯現的創造物就在這裡——是我作為生命的呼吸的人類物質身體。



閱讀愉快,根據你的需要再添加。



傑克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