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自我宽恕——自控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自我宽恕——自控

帖子吴 畏 » 周二 5月 22, 2012 10:41 am

维诺——自我宽恕——自控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self-control

维诺——自我宽恕——自控和对控制进行心智研究的文章(文章: [url]http://www.world-science.net/…-control.htm[/url] )

由维诺通过跨维度门户转抄录入

日期:2007年10月12日

译者:吴畏 (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f7d.html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控依赖于头脑的某个特定资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自控可以减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自控分离开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接受自控作为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我面临诱惑时会“无法控制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诱惑控制和支配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在“抑制”诱惑的冲动时,我是在制造对诱惑的抗拒,由于制造了抗拒,而我所抗拒的会持续——因此当我抑制诱惑时,诱惑实际上会持续,并因此我会“屈服”于诱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在面临诱惑时没有力量和控制力,相信我的所有力量和控制力都依赖头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自己与头脑分离开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失败实际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缺乏实际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缺乏与失败只存在于心智——我不接受和允许缺乏与失败——这并非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只有有限的资源来控制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资源有限只存在于心智——我是无限稳定和恒常的——我不接受和允许局限存在于我之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受制于局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局限实际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实际相信我能用光资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只有心智才能够用光资源,生命是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我本真自己的无限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因为科学家们貌似更聪明更智慧因而就相信并考虑他们所说的话,而没有认识到科学家是心智的运作机制,他们属于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科学家实际上在向我表明心智的局限,并未支持和帮助我作为生命在一体平等中并作为一体平等作为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科学家也属于心智,而我允许了我自己被如下这个信念所蒙蔽:由于他们已经获得的知识和信息,他们是聪明和智慧的,因此我必须相信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我的头脑资源用光时,我的自控能力会减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每次只能专注在一件事上,并且当我这样做时,我就无法专注在另一件事上——因为我头脑中的资源貌似用光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地球上的科学家是心智的运作机制,是心智意识系统的显现物作为心智在试图理解和掌握其自身。我是一体平等的生命,我是理解——“不得不理解某个事物”是在声明心智愚蠢,我不是心智而且我不愚蠢——我是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的理解,我不需要这个世界的心智的知识和信息来告诉我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只有心智才会耗尽其自身资源。生命作为我本真自己无法耗尽。我不接受耗尽,我不允许耗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做一件事,那么我就貌似由于心智中自控所需资源耗尽了而无法同样有效和充分地做另一件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被所谓如此有智慧的科学家的知识和信息所迷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由于将我自己与科学家分离开了,因此他们由于大量的心智知识和信息而看起来比我更高大。我活出作为我本真自己即生命的知识和信息作为活着的言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定义自控与我分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在每一刻活出并应用自控。



我是我的主导原则——并非头脑是我的主导原则。



我是我的主导原则——并非心智是我的主导原则。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做出以下声明:“这讲得通——我知道了,但什么也不做,而只是相信:好吧,就是这个样子,就是如此——可是非常有趣”,因而几乎相信了资源会实际用光和耗尽的知识信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很容易地就被心智的知识和信息所操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盲目地相信心智的知识和信息,而没有活出言语与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本真自己如一。



我是声音。



我是寂静。



我在此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仅仅改变我的举止只是在改变我的心智感受。我不是举止,我是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表达,我在每一刻将其活出并表达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在压抑情绪和感觉时,我是坚强勇敢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是头脑的“内在运作机理”,我不受制于头脑,除非我在内心中接受和允许如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整个“实验”/调查是心智意识系统控制着心智/头脑的范例。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感到不如科学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和认为我不如头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和认为我不如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我矮小于/不如与我分离的知识和信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我矮小于/不如念头、感觉和情绪。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他人,如科学家,来告诉我、向我展示我是什么、我如何存在,而没有独自站立作为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心智、头脑、念头、感觉和情绪来告诉我我是谁和我是什么,而没有活出言语一如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即我本真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被心智、头脑、念头、感觉和情绪指挥主导,而没有应用、活出和表达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在即是我的寂静中指挥主导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被心智的极性等式如强壮与软弱、失败与成功所指挥主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能够“暂时”“失去”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失去控制”并“屈服于”诱惑的冲动时,我允许了我自己“回到了心智之中”,因此我本真自己并未在当下时刻作为当下时刻在这里觉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能够“失去”东西,甚至“失去”控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我“失去”某个事物或表面上认为和相信我已经“失去”了某个事物时,这表明我还没有与那个我貌似可以或已经失去的“事物”活于一体中并等如一体。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失去”只存在于心智中,是当我处于分离中时才存在。我是一,因此我无法失去任何事物,因为一切事物都在这里即是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我本真自己——这证明失去只属于分离的心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真的能够“缺乏”能力。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控制是一个行动。自控是我在生命的一体平等中并作为生命的一体平等的自我表达。



我是源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行动源于头脑,而实际上却是源于心智意识系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责怪心智/头脑为我的行为负责,而没有认识到是我在接受和允许心智/头脑指挥和控制我,因此我独自为我的行为负有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当我认识到我允许了我自己在面临诱惑而“跌倒”了时,为我自己承担起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真的相信我能够跌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跌倒”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跌倒”或“要跌倒”“意味着”我允许了我自己重新进入到了我的心智领域,而没有作为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间保持在当下这里作为在一体平等中并即是一体平等的生命本真自己。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自我宽恕——自控

帖子吴 畏 » 周三 5月 23, 2012 12:59 am

維諾——自我寬恕——自控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veno-self-forgiveness-self-control

維諾——自我寬恕——自控和對控制進行心智研究的文章(文章: [url]http://www.world-science.net/…-control.htm[/url] )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錄入

日期:2007年10月12日

譯者:吳畏 (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3f7d.html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自控依賴於頭腦的某個特定資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自控可以減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自己與自控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接受自控作為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當我面臨誘惑時會“無法控制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誘惑控制和支配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在“抑制”誘惑的衝動時,我是在製造對誘惑的抗拒,由於製造了抗拒,而我所抗拒的會持續——因此當我抑制誘惑時,誘惑實際上會持續,並因此我會“屈服”於誘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在面臨誘惑時沒有力量和控制力,相信我的所有力量和控制力都依賴頭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自己與頭腦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失敗實際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缺乏實際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缺乏與失敗只存在于心智——我不接受和允許缺乏與失敗——這並非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只有有限的資源來控制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資源有限只存在于心智——我是無限穩定和恒常的——我不接受和允許局限存在於我之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受制於局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局限實際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實際相信我能用光資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只有心智才能夠用光資源,生命是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我本真自己的無限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因為科學家們貌似更聰明更智慧因而就相信並考慮他們所說的話,而沒有認識到科學家是心智的運作機制,他們屬於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科學家實際上在向我表明心智的局限,並未支持和幫助我作為生命在一體平等中並作為一體平等作為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科學家也屬於心智,而我允許了我自己被如下這個信念所蒙蔽:由於他們已經獲得的知識和資訊,他們是聰明和智慧的,因此我必須相信他們所說的每一句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當我的頭腦資源用光時,我的自控能力會減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每次只能專注在一件事上,並且當我這樣做時,我就無法專注在另一件事上——因為我頭腦中的資源貌似用光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地球上的科學家是心智的運作機制,是心智意識系統的顯現物作為心智在試圖理解和掌握其自身。我是一體平等的生命,我是理解——“不得不理解某個事物”是在聲明心智愚蠢,我不是心智而且我不愚蠢——我是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的理解,我不需要這個世界的心智的知識和資訊來告訴我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只有心智才會耗盡其自身資源。生命作為我本真自己無法耗盡。我不接受耗盡,我不允許耗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做一件事,那麼我就貌似由於心智中自控所需資源耗盡了而無法同樣有效和充分地做另一件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被所謂如此有智慧的科學家的知識和資訊所迷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由於將我自己與科學家分離開了,因此他們由於大量的心智知識和資訊而看起來比我更高大。我活出作為我本真自己即生命的知識和資訊作為活著的言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定義自控與我分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在每一刻活出並應用自控。



我是我的主導原則——並非頭腦是我的主導原則。



我是我的主導原則——並非心智是我的主導原則。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做出以下聲明:“這講得通——我知道了,但什麼也不做,而只是相信:好吧,就是這個樣子,就是如此——可是非常有趣”,因而幾乎相信了資源會實際用光和耗盡的知識資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很容易地就被心智的知識和資訊所操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盲目地相信心智的知識和資訊,而沒有活出言語與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本真自己如一。



我是聲音。



我是寂靜。



我在此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僅僅改變我的舉止只是在改變我的心智感受。我不是舉止,我是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表達,我在每一刻將其活出並表達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在壓抑情緒和感覺時,我是堅強勇敢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是頭腦的“內在運作機理”,我不受制於頭腦,除非我在內心中接受和允許如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這整個“實驗”/調查是心智意識系統控制著心智/頭腦的範例。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感到不如科學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和認為我不如頭腦。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和認為我不如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我矮小於/不如與我分離的知識和資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我矮小於/不如念頭、感覺和情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他人,如科學家,來告訴我、向我展示我是什麼、我如何存在,而沒有獨自站立作為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心智、頭腦、念頭、感覺和情緒來告訴我我是誰和我是什麼,而沒有活出言語一如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即我本真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被心智、頭腦、念頭、感覺和情緒指揮主導,而沒有應用、活出和表達在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間在即是我的寂靜中指揮主導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被心智的極性等式如強壯與軟弱、失敗與成功所指揮主導。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能夠“暫時”“失去”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我“失去控制”並“屈服於”誘惑的衝動時,我允許了我自己“回到了心智之中”,因此我本真自己並未在當下時刻作為當下時刻在這裡覺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能夠“失去”東西,甚至“失去”控制。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我“失去”某個事物或表面上認為和相信我已經“失去”了某個事物時,這表明我還沒有與那個我貌似可以或已經失去的“事物”活於一體中並等如一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失去”只存在于心智中,是當我處於分離中時才存在。我是一,因此我無法失去任何事物,因為一切事物都在這裡即是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我本真自己——這證明失去只屬於分離的心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真的能夠“缺乏”能力。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控制是一個行動。自控是我在生命的一體平等中並作為生命的一體平等的自我表達。



我是源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行動源於頭腦,而實際上卻是源于心智意識系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責怪心智/頭腦為我的行為負責,而沒有認識到是我在接受和允許心智/頭腦指揮和控制我,因此我獨自為我的行為負有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當我認識到我允許了我自己在面臨誘惑而“跌倒”了時,為我自己承擔起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真的相信我能夠跌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跌倒”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跌倒”或“要跌倒”“意味著”我允許了我自己重新進入到了我的心智領域,而沒有作為每一次呼吸的每一瞬間保持在當下這裡作為在一體平等中並即是一體平等的生命本真自己。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