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有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版主: 高洪0221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大麻有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帖子Fred cheung » 周三 5月 05, 2010 8:59 am

Alaiyea - 大麻有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Alaiyea - The Long Lasting Effects of Marijuana]

撰寫: Alaiyea 日期: 2007年 9月 18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 麻植物的出現始於大約一百萬年前雖然人類只是在最近的兩百年才它用作'醫藥應用'. 一般大眾認為大麻是讓人奇妙讚嘆的因為它原產自地球. 當地球被製造的時候它孕育了很多的產物. 像樹木, 動物, 植物等等. 然而當亞奴其人仕[ Annunaki]棲身在地球這裏廣稱為 3D實体化現實世界時, 他們聯同眾多其他的[次元空間]族群[在地球]創製了他們自己一套的植物和動物: 經改變他們的習性, 侵略性和需要去毁滅'比他們弱小'的物種透過攻擊和吃他們.

他們對這棵植物做了什麼手腳: 大麻? 他們創製了五種完素用來控制人類的思想而把這些殖入大麻細胞的 DNA結構內. 那五種完素源自不同種類的較小元素是[本來]用來放入植物裏面去給他們有自己的特性的. 這些元素是那樣的微細可以被他們注入植物的[ DNA]結構內 - 而當然肉眼是看不見的. 那五種元素是亞奴其人仕[ Annunaki]用來控制整個動物世界的表現與及大自然是怎樣被操縱以逹至操控人類的. 從我們的基本作為補充的食物中都有這些元素, 全部扮演着對[我們体內]系統的支援. 你可能已經知道系統是當人類在世時參與投入思想等同他們自己時所創造出來的, 因此大自然被創製出來用以支援那些系統讓人類不斷受奴控. 讓我給你一個簡單的例子: 貓和狗是被'馴化了'用以栛助我們'保持平和及穏定'. 當人類需要感到被愛和是[地位]特殊的或只綷純想有一些玩伴的樂趣他們會出去和給自己'買'一隻寵物. 所以馴化動物確保人類'有方法'不至於會有空閒時間[靜默下來]. 大麻從某些方面來看是大同小異的, 因為它首先分散你避免你去問: '我已經擁有我'自己'為何還需要任何其他的[自己以外的一切]去滿足我[注 1]?' 所以讓我回應 John, 現在你已有一個較清楚的概念對動物和植物結構体[在世界及人類裏]的'定位'被/透過我們所容許的'人類反應/反射行為'[機械性]視為是一種必需品. [即是]那種渴望需要有一隻寵物或去飲你的大麻茶或吸食你的大麻煙.

[注 1]: 只是很多人還未察覺到時刻去察覺自己及持續表現自己在這裏這一點.


大 麻是被思想用來抑壓和禁制一個人仕'真正'裏面所發生的難題. 那五種被放入大麻細胞結構內的元素是用作鎖定你的細胞內你想去'抑壓'的那些'難題' - 就你抽第一口的時侯開始. 那些元素是怎樣做到的? 當 John抽第一口大麻煙時他自己本身裏面就已經有的抑壓[的念頭]會因為大麻的效果導至更加深層的抑壓/融合進他的細胞裏面. 那五種完素等同一個線陣把你的'難題'從思想裏抽離出去[透過抑壓他們]. 這線陣是由那些元素所產生的. 這些元素與物質性軀体及細胞融合. 這些元素"搜集"所有儲在你每一顆細胞內的折射[組成你難題的微細部份]. 當那些完素與那些折射結合時, 他們轉向移進你的細胞內每一粒的分子, 就像水晶會硬化一樣地與分子本身融合. 緊隨的是你那些原本已經從細胞的結構分離出來的'難題'反而會進一步[反向]與細胞一体化和實際的與細胞混融為一体. 這是我對把難題從思想抽離當那種[所謂]抽離只局限在抑壓己浮現出在想念中迫使你處理/解決它們但反而[難題反向]被融合入細胞的[分子]結構裏面. 變成你本來可以透過 4下呼吸, 寛恕和以後糾正應用去釋放那些[難題]折射所攜帶的[參考 FAQ常見問題]資訊[從想念裏] - 那些折射現在反而[與細胞]緊緊融合. 你現在與硬化了注入了細胞內的折射捆綁在一起. 現在那些折射[難題]反而變得更難解脫因為現在不再只是夠不夠'決心'的問題[我所指的決心是對自己寛恕所帶出的效果]通常一般人都可以透過對自己寛恕而 消除折射. 自己寛恕潔淨細胞即是那些折射本來在你体內飄浮的想法在漫遊的過程中[注:尋找最合適的細胞]"棲身"在你的細胞內. 例如: 當你說這些字"我真蠢"的同時相應的聲音震動穿透你的身体. 聲[表現]在物質軀体內產生/實体化. 這是我們怎樣被製造的[注:真正的我們]: 聲的實体化. 所以當你說: "我真蠢"時足以令相應的想法產生/實体化透過遊遍你体內最終等同你的細胞[注:棲身在細胞裏]. 細胞的柔軟度[水份在細胞內自由流動的程度]變成那想法當[水份被]震動和改變[注:應指結晶硬化]. 隨着柔軟度改變了它的功能最終整個細胞的結構亦會被改變, 意思是如果你內裏的漿液,水的[柔軟度]現在變為共震着"我真蠢"最終你的細胞會[真的為你]扮演變為愚蠢 - 逹至集體物質性的表現/表逹[一体].

所 以大麻會最終改變你的表現. 當你抽得越多, 你越會變為你所壓抑的. 把抑壓鎖住入細胞裏面而你估會導至什麼? 通常人們是透過說話和行為[釋放]他們的壓抑然而這視乎程況的. 一刻內[讓我們用"我真蠢"細胞共震例子]你很正常而下一刻你不停胡亂地說"我真蠢"或者你"做了"一些"蠢事". 這普遍[除了當你是被預遍排了]是因為在你的思想內有一個格子陣用作搜羅[体內]所有折射的. 大腦內裏簡單的運作就是一條神經 - 以語言學的形式去解讀資料. 所以某一天你會很正常而明天你卻做出"愚蠢"的行為. 為什麼不是經常恒久的? 例如一個小孩到了大概 5/6歲時腦袋就會喪失完全集中在一件事上的能力. 這是從一個小孩的腦袋激烈地集中注意在他們自己, 變為[孩子自己]専一的應用因為思想正嘗試去分析了解[思想]自己. 當小孩"在成長時"他們的思想恢復這種"平衡性"透過分散注意力引至呆滯, 沮喪和厭倦. 當去到 16歲時, 小孩變得對"任何事情"都會變得厭倦同時間思想關閉, 除去持續[注:應指透過自己對身邊事物的]解釋和變換為[應用]外面學進來的知識. 一個 16歲的小孩從那裏獲得知識? 父母, 老師, 電視和電腦[互聯網]. 是的小孩四處對人自稱他們"知道"所有的一切, "別教我怎樣去做", 然而他們没有停下來問"究竟是誰令我擁有這些資料, 我只不過才 16歲?" 他們的腦袋只脫了鞋輕鬆地躺在沙發上. 它簡直能夠輕易地連接所有看到和聽到並透過基因性編碼[ DNA]把這些資訊殖入成為它自己的虛疑現實[即假象的材料]. 所以由那個年紀開始抽大麻真是'很危險'的因為思想只會短暫地停止[運作]而只因為有折射在思想的流程表現當中造出了裂縫. 所以例如你抑壓當"愚蠢"正在你体內的細胞漫遊. 以往結構化共震体[注:身体]不會栛助聚合/加劇作用所以這些折射會飄浮在你整個的存在裏面[注:不只是這一世]. 現在結構化共震体聚合/加劇這些"刁難你的問題"透過集中這些結晶和折射在身体的其中一點內, 不斷聚合/加劇他們而那是會令你受苦的, 男孩們 - 直到你領悟到這實際上是你必需要正面面對的[而不是逃避/抑壓].

大麻的另一個功效是它會製造一個幻覺就是在服用大麻期間無論所發生任何 事都是正常的 - 它不會有害的. 當你的壓制透過大麻的'放鬆狀態下'最終產生/實体化了這是正常的因為大麻本身是純天然的起碼[那種壓制]不是'人工合成的毒品藥丸所導致'. 你服用大麻透過大麻的結晶化效果抑壓你自己跟透過飲酒精加劇/惡化是没有分別的. 所以一個人在栛助對自己誠實最重要的規例是什麼? 是去明白你一直以為只不過是在飲酒和抽大麻但實質上你的思想是怎樣利用他們[起到什麼作用的]. 所以這是一般大眾認為大麻和飲酒和濫用藥物用作去抑壓和否認/逃避難題是可以接受的狡猾/巧妙的實際真相.

所以就大麻有長久而深遠影響來 一個重點的總結: 它會加劇/惡化和結晶化把你抑壓的[事物/事情]更深層地'迫入'你的細胞[結構 - DNA裏面]. 長遠來說實際上是反而在[加劇/惡化/加速]去產生/實休化你所逃避/抑壓的事物/事情透過細胞性[水自由度-柔軟度]的記憶去實踐体驗'你就是你所想的 '[這實況]. 最終你[反而]會變成為你所'嘗試逃避/抑壓的'而自己本身活在/真的變成了[它們的]的体驗樣辨. 每一個人仕所處於的結構化共震体[軀体]代表着每一個人的糾正應用, [透過]加劇/惡化[這些你嘗試逃避/抑壓的]難題[讓你親身感受到並]直到你釋放它們[自己寛恕和糾正]. 所以大麻的後遺症是當它結晶化你的逃避/抑壓隨後會需要[一般情況]極端的手段去解除它的結晶化. 所以它怎麼會幫助到你當你運用一些[實際上]不支援你的方式, 放棄[大麻]而表現你內裏的欲望/意圖. 欲望/意圖是指真正引至你去逃避/抑壓的原因. 你內裏存活在想以什麼形式去表現自己的欲望/意圖. 這些逃避/抑壓只可能透過正確的糾正應用[先對寛恕自己]. 籍著逃避/抑壓你自己是不可能由你的擔憂中[試圖]創造出自由的. 反而那"鬆弛"的感覺誤導了所有人自己以為在体驗無拘無束的自由. 然而, "鬆弛"的過後你完全維持在相同的僵局內[注:實際是更糟糕]. 所以, 透過[ 4下]呼吸讓你保持穏定在每一天的應用, 你應用/表現你自己時應用對自己寛恕[和以後糾正應用].


Alaiyea.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desteni.org/Osho/Aliayea1.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大麻有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帖子吴 畏 » 周一 8月 29, 2011 1:47 am

以下是简体中文版译文: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co.za/a/alaiyea-the-long-lasting-effects-of-marijuana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马立雄

注:以下版本的译文是整合马立雄与吴畏各自独立翻译的版本后形成的一个版本,主框架是吴畏的翻译版本,吸收了马立雄翻译版本中的合理部分。马立雄发布的由他做的另一个版本可供参考: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56862e0100taig.html

Alaiyea——大麻的长期持续效用

由安卓娅(Andrea)录入

日期:2007年9月18日



大麻这种植物在一百万年前就已经出现了,尽管人将其用作“医用目的”只是在最近200年间。人们认为大麻美妙,因为它来自地球。当地球创生时,她将生命赋予了许多东西,例如树木、动物、植物等等。然而,当安努纳奇(Annunaki)种族以他们的3D实化形态来到地球这里时,他们连同许多其它种族一起创造了他们自己的一系列植物和动物:行为上发生了改变,变得有侵略性和需要通过攻击和吞食来摧毁“较弱”物种。



他们对大麻这种植物做了什么?他们取了五种元素(这五种元素被创造和置用于控制人类心智),并将其植入进大麻的DNA细胞结构中。这五种元素是从多种不同的更微小的元素衍生出的,当它们处于植物中时就赋予它们种种属性。这些元素非常微小,它们融合进了植物内部的结构之中——当然无法用肉眼看到。这五种元素被安努纳奇种族创造出来用以控制整个动物界的表现以及用自然界控制人的方式。从我们的基本食物补给中,我们已经发现了这些元素,它们全都被安置为系统支持物。正如我们已经使你觉察到了的——系统是当人类用心智作为他们自己参与这个世界中时所创造出来的。因此自然界被创造出来以支持那些使人保持受奴役的系统。给你一个简明的例子:猫和狗的“驯化”是被用来支持“使我们保持镇静和稳定”。当人需要感到被爱,或者感到特殊,或者有什么玩伴时,他会出去给自己“买”个宠物。因此动物的驯化确保了人类有了一个手段来预先占据他们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大麻也是如此,因为它首先把你从“为什么我需要除我自己以外的其它东西?” 这个问题上引开。因此,让我回到约翰的情况来——既然你已经更好地了解了这个观念:动植物构造的“安置”根据我们允许了的“人类行为”而言是必要的,如需要有个宠物、或喝芳草茶、或吸大麻烟。



大麻被心智用于压抑和否认这个人内在真正在发生的事情。这五种元素被放进大麻里并作为其细胞结构,用于将那些你恰恰想要“压抑”的问题锁入你的细胞中——通过你首先抽大麻。这些元素是如何做到的?首先,当约翰第一次抽大麻时,已经在约翰里面的那些压抑由于大麻的作用而被更深地压抑进了他的细胞里。这五种元素作为一个网格,将心智从你的那些“问题”中清理出来。这个网格的产生是由于这些元素。这些元素被融合进物质身体中,进到细胞里。这些元素“收集”所有那些座落在你的细胞里面的折射(你的问题的组成部分)。当这些元素与那些折射结合时,它们进入细胞的每个分子中,像晶体硬化那样融合进入。由此那些本来已经在结构上是你细胞一部分的那些“问题”,现在与你的细胞成为一体并实际上融合进了细胞中。这就是我所说的将这些问题与你的心智分离开——分离发生在以下两者之间:你的念头得到处理和它们反倒融合进了细胞结构中。现在,你无法通过呼吸、宽恕和改正实行来释放信息(来自你的念头)的折射(参考网站上的常见问题),取而代之的是这些折射现在被融合了。现在伴随着你的是已经融合进了细胞之中的硬化的折射。现在不那么容易移除那些折射了,因为这已经不仅仅是意图的问题(我所说的意图是指宽恕的效用)——通常你通过做宽恕会移除那些折射。宽恕会清洁细胞,因为折射是遗留在你身体里面的念头,它们到处漂浮,并在流经你全身时“住宿”进细胞中。例如当你说:“我很愚蠢”这句话时,在当你说这些词语时声音振动流经你全身。声音实化在物质身体里面。我们就是这样被创造出的:声音的实化体。所以,如果你说:“我很愚蠢”足够多次,那么这个念头将会实化——随着细胞成为这个流经你全身的念头/折射。可塑体(plasticity)(你的细胞里面的水的自由运动)随着其振动和改变就成为了那个念头。然后随着可塑体改变其功能,最终整个细胞结构也改变功能,这是指:如果你的内在流体(可塑体)现在以 “我很愚蠢”来振动,那么最终你的细胞将会展现愚蠢——作为集体物理表现而创造的。



由此大麻最终将会改变你的表现。你越抽大麻,你越变成你所压抑的。将那些压抑锁入你的细胞中,你期望会发生什么?通常人们会通过交谈和行动时不时地把他们的压抑体现出来。在某一刻(咱们用“我愚蠢”这个细胞共鸣)你很正常,而在下一刻你喷出你很愚蠢这种话或是“做”一些“愚蠢”的事。这通常(除非是你被预编程的情况)是因为在你的自己的心智里面存在一个接收所有折射的网格。脑的内部基本运作方式是作为一个诠释信息的神经语言模式。所以,在某一天你很正常,而另一天你表现得“愚蠢”。为什么不是一直都如此?当小孩长到五六岁时,他的脑子失去了完全专注于一件事情上的能力。这是一个转移点,那时这小孩的脑子强烈地专注在他们自己上,变成了专一的应用程序——随着心智不断地试图理解它自己。随着这孩子“长大”,心智恢复“平衡”,其方式是通过放松专注力,这导致迟钝、抑郁和厌倦。到了十六岁的时候,孩子们变得对“一切事物”厌倦,因为心智进行了转换,将不断地诠释拿掉而用外界学习到的知识取代。一个十六岁的孩子从什么地方获取知识?父母、老师、电视和电脑。是的,孩子们到处走动着声称他们“知道”一切,“不要告诉我去做什么”,然而他们不停下来发问:“是谁教了我所有这些信息,我只有十六岁?”脑悠然自如地坐视着一切。它几乎安插进所看到、听到和基因编码的一切之中,将所有这些信息融合成它自己的现实(幻象)。所以从那个年龄起,大麻真的是非常“危险”,因为心智只是偶尔停下来表现一个压抑并且这仅仅是由于有折射在心智的表现流中制造出裂隙。所以,假如说“愚蠢”这个压抑思想流经你的细胞。过去的结构化共鸣体不会进行协助将其加剧,因此那些折射在你的整个存在过程中到处漂浮。现在的结构化共鸣体将这“垃圾”加剧,其方式是将那些晶体和折射移动到身体的一点上将其压缩。小子,那就是你受难的时候——直到你理解了你必须得面对什么。



大麻的另一个效应是,它制造出这样一种幻觉:即用大麻时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没问题的——不会是有害的;即当你的那些压抑最终在大麻的“放松状态”下显现时,这很好,因为这全都是自然的,至少不是“毒品诱发的”。“通过大麻的结晶化压抑你自己”与“由酒精导致的复合加剧”这两者之间没有区别。因此,诚实地帮助你自己的首要规则是什么?要理解,你关于如何饮酒或吸麻所持有的观念是心智对其进行利用的方式。因此,关于大麻的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它对许多人来说是一种受认可的方式,如酗酒和吸毒一样被用来压抑和否认。



因此关于大麻的长期效应的一个简短总结是:它把你的压抑复合加剧并结晶化到细胞里。从长远来看,这通过“你就是你所想”的细胞记忆实化了你的压抑,最终你变成了你的压抑的活着的体现。每个人之内的结构化共鸣体担当着每个人之内的改正实行,它把问题加剧以便它们能被释放。因此大麻的效用是,由于它把压抑结晶化,因此这(通常)需要剧烈的措施才能使其退结晶。所以,使用某种根本不支持你更不必说表现你内心欲望的某种东西,能实际支持你什么?我所说的欲望是指那些压抑的原因——你内心中的渴望,你希望如何表现你自己。那些压抑只有通过应用实行才能改正。压抑你自己不会从懊恼中创造出自由来。相反大麻的“放松”效应给每个人这样一种错觉:他们实际上是自由和无拘无束的。把它看拿走,你还是困在其中无法自拔。所以,通过呼吸和做宽恕来应用实行你自己,在你的日常应用实行中保持稳定。



Alaiyea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