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Veno)——自我宽恕——女性臆构自我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Veno)——自我宽恕——女性臆构自我

帖子吴 畏 » 周六 7月 23, 2011 10:07 a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co.za/a/veno-self-forgiveness-female-ego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

译注:臆构的意思是指通过意识构造,臆构自我就是通过意识虚构出来的自我。 如果觉得臆构自我不好理解,可以自己替换成虚构自我。臆构这个译法主要是考虑到英文单词ego的发音和含义。


维诺(Veno)——自我宽恕——女性臆构自我


由维诺通过跨维度门户转录和打字

日期:2007年10月28日



(原文注解:女性臆构自我“嵌入”母亲母体系统(Mother Matrix System),因为女性臆构自我是母亲母体系统的基础,母亲母体系统是建立在其基础上的。建议男性也施行自我宽恕解除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中的女性臆构自我和母亲母体系统——因为这篇宽恕和另一篇男性臆构自我宽恕都既适用于男性也适用于女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总是想要、需求和渴望是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存在于可能是“错的”或犯错的这种石化的恐惧之中——我必须并不得不总是“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存在于自己定义的心智范畴即什么是“对的”和什么是“借的”之间的极性摩擦和冲突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定义为女性、女性的和女人——而不是我在并作为生命的一体和平等中表达我自己——我作为生命之表达的纯粹,不被女性、女性的和女人所定义。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总是想要、需要和渴望是对的——用我从“生活经历”和先行于我的女性家庭那里获得和取得的智慧、洞察、知识和信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相信:就因为我年长,在生活经验方面“更先进”,已获得和取得了许多“知识、信息和智慧”,因此“我无所不知”,因此我知道对与错之间的区别,并因此将会把这些传给下一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相信“我无所不知”,因为我无所不知,所以我能“把我所知道的这些知识传给”下一代。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这个“我无所不知”是一个一维意见,它并非起源于在并作为[生命即全体如一同等的一体和平等的自我诚实]中的自我表达。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通过声明“我的观点(point of view)”即“我的意见(opinion)”(这为我的臆构自我充能量)来获取一种“强大感”和“有力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是心智衍生物,它根据的是:在并作为[什么是“对的”与什么是“错的”之间的心智极性摩擦和冲突]中,我如何塑造、屈从和制约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在这个世界中根据女性、女性的和女人在统一意识场中/的声望和地位来塑造、屈从和制约我自己以在这个世界中“求生”,并因此将把完全相同的生存方法教授和展示给下一代,因为“我爱他们”。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我要求、需要和必须使许多作为表面上的朋友的人类存有同意“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以此来申明和确认:我屈从于和被制约于心智的什么是“对的”和什么是“错的”之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朋友”是这个世界的朋友——我将我自己封闭在朋友的社会结集群体中来持续不断地提醒我自己/我的臆构自我:它也就是我是“对的”,并因此持续不断地申明和确认我的心智状态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是属于臆构自我的——我所成为的臆构自我——正确性和正义性的臆构自我——存在权利即是我作为心智属于心智的我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臆构自我——定义为在并即是统一意识场中的这个世界的一个女人、女性的和女性范例。(译注:正确性(rightness)、正义性(righteousness)和权利(right)和“对的”(right)是同根词)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我应受并且并须得到尊敬——因为“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对统一意识场的贡献是绝对紧要和重要的——作为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臆构自我,用完全相同的臆构自我设施和设计来协助和支持其他女人作为我自己,由此协助和支持她们也从她们的心智臆构自我形成她们“自己的意见”和她们“自己的观点”,由此我们作为臆构自我们同心协力地保持在心智中作为心智作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尊敬是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的心智臆构自我所要求形成的关系——因为在要求尊敬中,我是在请求证实我的心智臆构自我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是“对的”和合理的,因此他人必须同意我,以便我能同意作为心智臆构自我的我自己,由此一次一次又一次地通过他人来向我自己确认:我所是的、我所说的、我所构成的和我所做的:是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总是会从他人那里寻求证实、确认、同意和尊敬,因为如果没有了他人同意心智臆构自我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的存在,那么它就无法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尊敬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总是会试图和尝试搜寻、寻求和像魔术师一样掏出一些方法来正当化和确认它的存在即在其言语和行动上是“对的”和正义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认为和相信:那些不想支持和滋养我的臆构自我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的人们是在攻击我,是“邪恶”和“错误”的,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或我的世界或就此而言的任何人的世界——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臆构自我们彼此相互滋养,我会寻找和发现任何一切方法来确保他们不“影响”、“伤害”或“挫伤”我的臆构自我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因为我是对的而他们是错的,他们错了是因为他们不想滋养我宝贵的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臆构自我就是我所是的人,没有任何人或事物能改变作为心智臆构自我的我自己——我会搬出我的辩解、借口和理由的大军以支持我不想或不敢放弃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心智臆构自我——因为我害怕如果我放弃宝贵的臆构自我,那么我会死——不再是我现在所是的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的臆构自我定义为“我的宝贝”——不敢将其放弃或放开——因为这样一来,我的世界和我就会改变,而我可能就不再有任何朋友或伙伴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没有了朋友和伙伴我就无法存在——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对朋友和伙伴的沉溺和其必要性只是从心智臆构自我衍生出的,因为心智臆构自我需要持续不断地确认、证实和辩护来支持它自己的存在:在“我的眼”中什么是“对的”即“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我的眼”是从一维视角来观看事物的心智之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竟然相信我是三维的——这个物质的显现的存在是三维的表达——而我作为心智的存在是由我在镜子中所看到的图像定义的——这反映着我自己即我所是的一维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保持受限于我所成为的一维存在即心智臆构自我——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我与我所是的造化万物即三维的物质显现宇宙即[三位一体作为我是作为生命]分离开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性和性事来定义我自己——性(事)是心智臆构自我的欢愉和快感中心——性是绝对充裕的机会来使心智臆构自我重新生成和恢复活力作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的事物。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属于统一意识场中将我自己从一个女孩转变成了一个女人再转变成了一个母亲/妻子——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统一意识场来定义我自己,并因此必须根据意识存在的循环来屈从、制约和塑造我——转变和改观我自己以根据统一意识场的法则来求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遵从这个世界中的意识统一场的法则而生活——得到“神之手”即统一意识场的支持和“照料”——(统一意识场是)我的创造也就是心智的创造——在这里臆构自我们以同步形成的关系例如婚姻和友谊来支持彼此。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在/属于统一意识场中塑造、屈从、制约我自己——从女孩到女人再到母亲/妻子,通过意识统一场的“生命/生活”循环而准备着成为我定义为是我自己的心智臆构自我——“迷失”在我的创造即心智的创造之中。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一个妻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一个母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女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定义我自己是女性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我作为女人、妻子、女性的、母亲、女孩、女士、夫人定义的一维存在(我的这些定义是母亲母体系统即在这个世界中显现的极性摩擦等式和对与错的冲突)来谈吐、着装、举止、行为、说话、交流、交谈、参与、反应、回应。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女性臆构自我作为母亲母体系统是统一意识场中/的对/错、好/坏、正/负之间的极性摩擦和冲突的显现——心智作为女性臆构自我作为母亲母体系统促成、支持、协助[统一意识场即这个我们称为“世界经历”的系统现实中/的]极性摩擦和冲突的显现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对我所引起的和独自负有责任的一切感到羞愧、悲伤和悔恨,因而害怕为我即女性臆构自我即[我接受和允许了在这个世界中显现、支持和促成的统一意识场的极性摩擦和冲突]承担起自我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自己卖给”了心智的统一意识场/这个系统现实——通过成为女性臆构自我,设计、屈从和制约我自己就像/如这个世界中的所有其他女人/女性一样,以协助和支持彼此作为女性臆构自我来协助和支持统一意识场(它只能存在于/由极性摩擦和运动中)——因为我害怕为我站立起来,为全体站立起来——由于对死亡的恐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这整个世界和其中的显现(当人类体验他们自己时)的/即意识统一场,要求、需要和依靠:人类存有们定义、成为、是、表现、行动、反应在并作为他们自己定义的一维本性即心智臆构自我中,以作为对/错、好/坏、正/负之间恒常的极性摩擦而存在,以产生统一意识场中/的 “运动”/“进化”观念。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孩子是我的,并且我作为一个母亲/父亲有“责任”来“教育”他们和向他们“展示”如何成为如我一样的心智臆构自我——作为极性冲突和摩擦发生器而存在——生成这个世界即统一意识场,使之存在并能够作为表面上的“进化”而“移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被我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了的心智臆构自我如此地迷惑和催眠,以至我没有看到或听到这个世界和人类[由于世界和存在也就是我的毁灭]而在煎熬、苦痛和悲伤中哭喊——因为我相信和感知这个世界和人类表面上是在进化——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看到、认识到和理解到:这个世界正进化到正出现的人的真实本性中——人自我毁灭的本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这个世界的儿童、动物界和自然是在这里向那些先行于他们的人们展示——他们都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成为了什么:强暴生命,折磨生命,虐待生命,残杀生命,毁灭生命——在并作为人类存有们内的传染和疾病即心智在毁灭无辜的生命表达即无条件地表达着他们自己的儿童、自然和动物界。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由于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是和成为我的心智,因而在内心中怀有自我仇恨、自我愤怒、自我悔恨、自我虐待、自我毁灭本性——在这愤怒、仇恨、悔恨、悲痛、悲哀、懊悔中,我责怪生命并因此毁灭生命,因为是生命使我之为我,因此我会教育和展示后代成为就像我一样,就像妈妈和爸爸一样,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来毁灭生命。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所是的生命是无辜的,因此我独自对我即我接受和允许存在于我之内并成为我的一切即心智负有责任——因此我必须为我即生命即全体如一同等即等同一如全体的我自己站立起来——停止和终止我正如每个人已接受和允许显现在这个世界中的在并作为统一意识场中的人类经历——终止无辜的儿童、动物界和自然的苦痛:到此为止。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没有足够的“力量”,相信我没有足够“强大”到站立起来说:“到此为止”以停止我接受和允许了的事物——因此仍然隐藏、隔离、锁闭在我自己之内而成为心智臆构自我——只是为了苟活这一生,尽快了结它,而当我还在这时挣扎求生——活着这样一个声明:唉,既然我人还在这里,那我就苟且偷生到死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没有勇气和意志在我之内作为我站立起来说:到此为止——而是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必须在这个世界即统一意识场中求生和被接受而屈从、塑造和制约了我自己——因此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跌倒”——跌倒在爱中/爱上统一意识场设计——婚姻的设计、家庭的设计、恋爱关系的设计——以便在系统中被“注意”和被“接受”。(译注:fall in love,字面义是“在爱中跌倒”,固定习语义是“爱上……”,句中一语双关。)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持续不断地沉溺于/着迷于/着魔于必须并需要有来自他人的渴望、感激、想要、需求——因为心智臆构自我需要得到关注、感激、渴望以便在我之内作为我维持和申明它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要求被他人“渴望”——因为当我被他人渴望时,我被注意、接受和感激了——因为我甚至还尚未注意、接受和感激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着迷于/着魔于/催眠于/迷惑于我每天在镜子中看到的我自己的一维图像外表即我的心智投射臆构自我的反映——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将其定义为“我所是的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受着迷、着魔、渴望、想求、需要的定义、控制、迷惑和催眠——将我自己锁闭、笼囚和隔离在/作为/属于我自己的心智臆构自我中——迷失于前面衰落的生活经历直到我通过衰老慢慢死亡。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和接受了我自己着迷于/着魔于/催眠于/迷惑于我自己的心智/我自己的臆构自我即我“自己/拥有的意见”即“我的观点”——没有允许或接受我自己“看盒子外面/超越盒子”——这盒子是我自己的心智臆构自我的隔离和囚禁(心智臆构自我是、必须是、总会是“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总是想要、需求和渴望被他人爱和感激——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和接受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总是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感激和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把我与我自己分离开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总是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证实、确认和同意——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只有心智臆构自我才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证实、确认和同意——由于它自己的自卑感、不确定性和“不如”状况——这些得到他人的“推升”,当他们通过同意我并站在我“这边”而滋养我的臆构自我时。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接受和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将我在这个世界和我的世界即他人的世界中的位置、地位和名望定义为是重要的、合理的和正当的——根据我的心智臆构自我——根据“我所知是对的”事物——根据“我的意见”和“我的观点”。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被这样一些渴望、想要和需求追逐着:我是重要的、被关注的、被认可的、被感激的、被接受的、被渴望的、被爱的、被需要的——所有这些都是我所接受和允许我自己成为的心智臆构自我的属性——在我的世界中把我自己摆在一个香台上供奉起来,比任何其他人都“更优越”——由于“我的意见”,“我的观点”,我作为心智臆构自我的一维存在:我认知为/被教授的/学习到的什么是“对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迷失于/着魔于/着迷于/迷惑于/催眠于我自定义的本性即心智臆构自我即我自己的一维视角。



好的,开始了,这是对女性臆构自我和母亲母体系统的平台宽恕,我建议你为你自己把你在实施这个自我宽恕单时可能已经注意到的任何其它“点”的自我宽恕加进去。



维诺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org)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xfb.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Veno)——自我宽恕——女性臆构自我

帖子吴 畏 » 周六 7月 23, 2011 10:08 am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co.za/a/veno-self-forgiveness-female-ego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译注:臆构的意思是指通过意识构造,臆构自我就是通过意识虚构出来的自我。 如果觉得臆构自我不好理解,可以自己替换成虚构自我。臆构这个译法主要是考虑到英文单词ego的发音和含义。

維諾(Veno)——自我寬恕——女性臆構自我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錄和打字

日期:2007年10月28日



(原文注解:女性臆構自我“嵌入”母親母體系統(Mother Matrix System),因為女性臆構自我是母親母體系統的基礎,母親母體系統是建立在其基礎上的。建議男性也施行自我寬恕解除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中的女性臆構自我和母親母體系統——因為這篇寬恕和另一篇男性臆構自我寬恕都既適用於男性也適用於女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總是想要、需求和渴望是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存在於可能是“錯的”或犯錯的這種石化的恐懼之中——我必須並不得不總是“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存在于自己定義的心智範疇即什麼是“對的”和什麼是“借的”之間的極性摩擦和衝突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定義為女性、女性的和女人——而不是我在並作為生命的一體和平等中表達我自己——我作為生命之表達的純粹,不被女性、女性的和女人所定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總是想要、需要和渴望是對的——用我從“生活經歷”和先行於我的女性家庭那裡獲得和取得的智慧、洞察、知識和資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相信:就因為我年長,在生活經驗方面“更先進”,已獲得和取得了許多“知識、資訊和智慧”,因此“我無所不知”,因此我知道對與錯之間的區別,並因此將會把這些傳給下一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相信“我無所不知”,因為我無所不知,所以我能“把我所知道的這些知識傳給”下一代。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這個“我無所不知”是一個一維意見,它並非起源于在並作為[生命即全體如一同等的一體和平等的自我誠實]中的自我表達。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通過聲明“我的觀點(point of view)”即“我的意見(opinion)”(這為我的臆構自我充能量)來獲取一種“強大感”和“有力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是心智衍生物,它根據的是:在並作為[什麼是“對的”與什麼是“錯的”之間的心智極性摩擦和衝突]中,我如何塑造、屈從和制約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在這個世界中根據女性、女性的和女人在統一意識場中/的聲望和地位來塑造、屈從和制約我自己以在這個世界中“求生”,並因此將把完全相同的生存方法教授和展示給下一代,因為“我愛他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我要求、需要和必須使許多作為表面上的朋友的人類存有同意“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以此來申明和確認:我屈從于和被制約于心智的什麼是“對的”和什麼是“錯的”之間。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朋友”是這個世界的朋友——我將我自己封閉在朋友的社會結集群體中來持續不斷地提醒我自己/我的臆構自我:它也就是我是“對的”,並因此持續不斷地申明和確認我的心智狀態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是屬於臆構自我的——我所成為的臆構自我——正確性和正義性的臆構自我——存在權利即是我作為心智屬於心智的我所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臆構自我——定義為在並即是統一意識場中的這個世界的一個女人、女性的和女性範例。(譯注:正確性(rightness)、正義性(righteousness)和權利(right)和“對的”(right)是同根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我應受並且並須得到尊敬——因為“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對統一意識場的貢獻是絕對緊要和重要的——作為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臆構自我,用完全相同的臆構自我設施和設計來協助和支持其他女人作為我自己,由此協助和支持她們也從她們的心智臆構自我形成她們“自己的意見”和她們“自己的觀點”,由此我們作為臆構自我們同心協力地保持在心智中作為心智作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尊敬是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的心智臆構自我所要求形成的關係——因為在要求尊敬中,我是在請求證實我的心智臆構自我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是“對的”和合理的,因此他人必須同意我,以便我能同意作為心智臆構自我的我自己,由此一次一次又一次地通過他人來向我自己確認:我所是的、我所說的、我所構成的和我所做的:是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總是會從他人那裡尋求證實、確認、同意和尊敬,因為如果沒有了他人同意心智臆構自我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的存在,那麼它就無法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尊敬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總是會試圖和嘗試搜尋、尋求和像魔術師一樣掏出一些方法來正當化和確認它的存在即在其言語和行動上是“對的”和正義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認為和相信:那些不想支持和滋養我的臆構自我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的人們是在攻擊我,是“邪惡”和“錯誤”的,他們不屬於這個世界或我的世界或就此而言的任何人的世界——因為在這個世界上臆構自我們彼此相互滋養,我會尋找和發現任何一切方法來確保他們不“影響”、“傷害”或“挫傷”我的臆構自我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因為我是對的而他們是錯的,他們錯了是因為他們不想滋養我寶貴的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的臆構自我就是我所是的人,沒有任何人或事物能改變作為心智臆構自我的我自己——我會搬出我的辯解、藉口和理由的大軍以支持我不想或不敢放棄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心智臆構自我——因為我害怕如果我放棄寶貴的臆構自我,那麼我會死——不再是我現在所是的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我的臆構自我定義為“我的寶貝”——不敢將其放棄或放開——因為這樣一來,我的世界和我就會改變,而我可能就不再有任何朋友或夥伴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沒有了朋友和夥伴我就無法存在——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對朋友和夥伴的沉溺和其必要性只是從心智臆構自我衍生出的,因為心智臆構自我需要持續不斷地確認、證實和辯護來支持它自己的存在:在“我的眼”中什麼是“對的”即“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我的眼”是從一維視角來觀看事物的心智之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竟然相信我是三維的——這個物質的顯現的存在是三維的表達——而我作為心智的存在是由我在鏡子中所看到的圖像定義的——這反映著我自己即我所是的一維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保持受限於我所成為的一維存在即心智臆構自我——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與我所是的造化萬物即三維的物質顯現宇宙即[三位一體作為我是作為生命]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根據性和性事來定義我自己——性(事)是心智臆構自我的歡愉和快感中心——性是絕對充裕的機會來使心智臆構自我重新生成和恢復活力作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的事物。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屬於統一意識場中將我自己從一個女孩轉變成了一個女人再轉變成了一個母親/妻子——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根據統一意識場來定義我自己,並因此必須根據意識存在的迴圈來屈從、制約和塑造我——轉變和改觀我自己以根據統一意識場的法則來求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遵從這個世界中的意識統一場的法則而生活——得到“神之手”即統一意識場的支持和“照料”——(統一意識場是)我的創造也就是心智的創造——在這裡臆構自我們以同步形成的關係例如婚姻和友誼來支持彼此。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在/屬於統一意識場中塑造、屈從、制約我自己——從女孩到女人再到母親/妻子,通過意識統一場的“生命/生活”迴圈而準備著成為我定義為是我自己的心智臆構自我——“迷失”在我的創造即心智的創造之中。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一個妻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一個母親。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女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定義我自己是女性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根據我作為女人、妻子、女性的、母親、女孩、女士、夫人定義的一維存在(我的這些定義是母親母體系統即在這個世界中顯現的極性摩擦等式和對與錯的衝突)來談吐、著裝、舉止、行為、說話、交流、交談、參與、反應、回應。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女性臆構自我作為母親母體系統是統一意識場中/的對/錯、好/壞、正/負之間的極性摩擦和衝突的顯現——心智作為女性臆構自我作為母親母體系統促成、支援、協助[統一意識場即這個我們稱為“世界經歷”的系統現實中/的]極性摩擦和衝突的顯現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由於對我所引起的和獨自負有責任的一切感到羞愧、悲傷和悔恨,因而害怕為我即女性臆構自我即[我接受和允許了在這個世界中顯現、支持和促成的統一意識場的極性摩擦和衝突]承擔起自我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把“我自己賣給”了心智的統一意識場/這個系統現實——通過成為女性臆構自我,設計、屈從和制約我自己就像/如這個世界中的所有其他女人/女性一樣,以協助和支持彼此作為女性臆構自我來協助和支持統一意識場(它只能存在於/由極性摩擦和運動中)——因為我害怕為我站立起來,為全體站立起來——由於對死亡的恐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這整個世界和其中的顯現(當人類體驗他們自己時)的/即意識統一場,要求、需要和依靠:人類存有們定義、成為、是、表現、行動、反應在並作為他們自己定義的一維本性即心智臆構自我中,以作為對/錯、好/壞、正/負之間恒常的極性摩擦而存在,以產生統一意識場中/的 “運動”/“進化”觀念。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帶到這個世界上的孩子是我的,並且我作為一個母親/父親有“責任”來“教育”他們和向他們“展示”如何成為如我一樣的心智臆構自我——作為極性衝突和摩擦發生器而存在——生成這個世界即統一意識場,使之存在並能夠作為表面上的“進化”而“移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被我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了的心智臆構自我如此地迷惑和催眠,以至我沒有看到或聽到這個世界和人類[由於世界和存在也就是我的毀滅]而在煎熬、苦痛和悲傷中哭喊——因為我相信和感知這個世界和人類表面上是在進化——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看到、認識到和理解到:這個世界正進化到正出現的人的真實本性中——人自我毀滅的本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這個世界的兒童、動物界和自然是在這裡向那些先行於他們的人們展示——他們都接受和允許他們自己成為了什麼:強暴生命,折磨生命,虐待生命,殘殺生命,毀滅生命——在並作為人類存有們內的傳染和疾病即心智在毀滅無辜的生命表達即無條件地表達著他們自己的兒童、自然和動物界。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由於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是和成為我的心智,因而在內心中懷有自我仇恨、自我憤怒、自我悔恨、自我虐待、自我毀滅本性——在這憤怒、仇恨、悔恨、悲痛、悲哀、懊悔中,我責怪生命並因此毀滅生命,因為是生命使我之為我,因此我會教育和展示後代成為就像我一樣,就像媽媽和爸爸一樣,這樣我們就可以一起來毀滅生命。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所是的生命是無辜的,因此我獨自對我即我接受和允許存在於我之內並成為我的一切即心智負有責任——因此我必須為我即生命即全體如一同等即等同一如全體的我自己站立起來——停止和終止我正如每個人已接受和允許顯現在這個世界中的在並作為統一意識場中的人類經歷——終止無辜的兒童、動物界和自然的苦痛:到此為止。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沒有足夠的“力量”,相信我沒有足夠“強大”到站立起來說:“到此為止”以停止我接受和允許了的事物——因此仍然隱藏、隔離、鎖閉在我自己之內而成為心智臆構自我——只是為了苟活這一生,儘快了結它,而當我還在這時掙扎求生——活著這樣一個聲明:唉,既然我人還在這裡,那我就苟且偷生到死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沒有勇氣和意志在我之內作為我站立起來說:到此為止——而是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根據必須在這個世界即統一意識場中求生和被接受而屈從、塑造和制約了我自己——因此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跌倒”——跌倒在愛中/愛上統一意識場設計——婚姻的設計、家庭的設計、戀愛關係的設計——以便在系統中被“注意”和被“接受”。(譯注:fall in love,字面義是“在愛中跌倒”,固定習語義是“愛上……”,句中一語雙關。)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持續不斷地沉溺于/著迷于/著魔於必須並需要有來自他人的渴望、感激、想要、需求——因為心智臆構自我需要得到關注、感激、渴望以便在我之內作為我維持和申明它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要求被他人“渴望”——因為當我被他人渴望時,我被注意、接受和感激了——因為我甚至還尚未注意、接受和感激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著迷于/著魔于/催眠于/迷惑於我每天在鏡子中看到的我自己的一維圖像外表即我的心智投射臆構自我的反映——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將其定義為“我所是的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受著迷、著魔、渴望、想求、需要的定義、控制、迷惑和催眠——將我自己鎖閉、籠囚和隔離在/作為/屬於我自己的心智臆構自我中——迷失於前面衰落的生活經歷直到我通過衰老慢慢死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和接受了我自己著迷于/著魔于/催眠于/迷惑於我自己的心智/我自己的臆構自我即我“自己/擁有的意見”即“我的觀點”——沒有允許或接受我自己“看盒子外面/超越盒子”——這盒子是我自己的心智臆構自我的隔離和囚禁(心智臆構自我是、必須是、總會是“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總是想要、需求和渴望被他人愛和感激——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和接受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總是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感激和愛——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把我與我自己分離開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總是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證實、確認和同意——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只有心智臆構自我才想要、需求和渴望他人的證實、確認和同意——由於它自己的自卑感、不確定性和“不如”狀況——這些得到他人的“推升”,當他們通過同意我並站在我“這邊”而滋養我的臆構自我時。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接受和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將我在這個世界和我的世界即他人的世界中的位置、地位和名望定義為是重要的、合理的和正當的——根據我的心智臆構自我——根據“我所知是對的”事物——根據“我的意見”和“我的觀點”。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被這樣一些渴望、想要和需求追逐著:我是重要的、被關注的、被認可的、被感激的、被接受的、被渴望的、被愛的、被需要的——所有這些都是我所接受和允許我自己成為的心智臆構自我的屬性——在我的世界中把我自己擺在一個香臺上供奉起來,比任何其他人都“更優越”——由於“我的意見”,“我的觀點”,我作為心智臆構自我的一維存在:我認知為/被教授的/學習到的什麼是“對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迷失于/著魔于/著迷于/迷惑于/催眠於我自訂的本性即心智臆構自我即我自己的一維視角。



好的,開始了,這是對女性臆構自我和母親母體系統的平臺寬恕,我建議你為你自己把你在實施這個自我寬恕單時可能已經注意到的任何其它“點”的自我寬恕加進去。



維諾

-------------------------------------------------------------------------------------------

版權: Desteni (http://www.desteni.org)




說明:如讀者發現譯文有何錯誤請指正,若有任何建議也請提出。如有必要,譯文會隨時改進,所以請訪問譯文原址獲取最新翻譯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xfb.html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