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Veno)——自我宽恕——男性臆构自我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Veno)——自我宽恕——男性臆构自我

帖子吴 畏 » 周六 7月 23, 2011 10:04 a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co.za/a/veno-self-forgiveness-male-ego


翻译者/责任人:吴畏

译注:臆构的意思是指通过意识构造,臆构自我就是通过意识虚构出来的自我。 如果觉得臆构自我不好理解,可以自己替换成虚构自我。臆构这个译法主要是考虑到英文单词ego的发音和含义。


维诺(Veno)——自我宽恕——男性臆构自我


由维诺通过跨维诺门户转录和打字

日期:2007年10月28日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根据心智臆构自我来定义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是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构自我来定义我自己以隐藏我在内心中体验到的不安全感、恐惧和自卑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是心智极性显现为的优越感,来隐藏和掩盖我实际在我自己里面体验到的自卑感和不安全感——我不想要任何人看到或注意到,因为我害怕如果他们真看到的话会评判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表现为心智臆构自我这样一副欺骗性的自我外表——通过将我自己表现为是优越的,以使他人认为和相信:我是猛男,我很强大,我不害怕。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因为这是我所知的唯一方式,以挺立并成为一个男人,向我的世界中的所有其他人展示——我是强壮而独立的男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只有心智臆构自我才会寻求报复,才会寻求战斗,才会寻求冲突,以重申、生成和加剧在我内作为我的它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参与于臆构自我中作为臆构自我是上瘾的。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从我父亲那里复制臆构自我显化表现,因为我视我父亲为我的榜样,我将其当作偶像来崇拜,我想要就像他一样——因此,为了成为我父亲,我成为了臆构自我,以使他为我感到骄傲。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通过呈现优越这种外表来使用心智臆构自我作为我自己的防御和保护,以便没人能认为他们敢惹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当通过成为而接入心智臆构自我时体验到一种愉快感、一种满足感、一种有力感。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心智臆构自我定义为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以感到有力量,感到强大,感到不可摧毁——以确保没有人或东西能以任何方式惹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不是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构自我来保护我自己,来防卫我自己,来保护和防卫他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喜欢冲突、战斗和争辩,因此总会试图/尝试卷入这些情形之中,以站出来说:“我就在这呢,我是臆构自我,你惹我试试看,我会叫你知道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构自我以变得强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接受并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构自我以变得有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实际认为并相信: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通过向他人表现出有优越感这种欺骗外表,这会在防卫中实际保护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我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经历,我已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是和参与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总是渴望、想求和需要战斗、冲突和争辩以在我内作为我生成它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是通过愤怒、挫败和仇恨生成的,并会寻求、搜索并卷入这些情形/场景中以在我之内煽动愤怒、挫败和仇恨用来生成它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臆构自我是心智的回声——与我自己分离开的我的“迷失”“部分”——成为了我之内的魔鬼,通过生成和煽动愤怒、挫败和仇恨而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是我之内的魔鬼的表现——我接受和允许了与我自己分离开的“部分”,因为我无法想象这样一个“东西”会存在于我之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在我之内将我与我自己分裂开来——显现魔鬼作为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自卑实际上是:处于恐惧和恐怖中——处于面对我自己的恐惧和恐怖中,处于对我自己的恐惧和恐怖中,处于对我接受和允许了我自己成为的心智臆构自我这魔鬼的恐惧和恐怖中。(译注:inferiority(自卑)可拆出in(在……中)和fear(恐惧)两部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构自我来操纵形势以使它按我的方式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当“臆构自我被挫伤” 时,它会“激昂”“澎湃”地回到使它挫伤的场景中去再次重申它自己,重新生成它自己,说:“我在这儿,看看我,看看我有多能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只有臆构自我才会想要战斗,想要通过冲突和争辩来扳正记录(译注:set the record straight,指使错误或误解变正确)。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在我之内显现和设计了这个臆构自我是因为我没有接受我自己在并作为一体和平等中作为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在任何给定时刻都对我自己的言行负有责任。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用作为优越感的臆构自我来掩盖和隐藏我的自卑感(对我自己的害怕和恐惧)和不确定性。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渴望变得比别人更强大更有力以对一些场景进行清理和给予指导——并且在这种想求、需要和渴望中,我显现了心智臆构自我,因为我相信我自己即我是谁太软弱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软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软弱存在。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成为优越感和隐藏在我内作为我的自卑感和不确定性而玩心智的极性摩擦游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心智臆构自我以我之内压抑的愤怒存在——这显现为心智臆构自我——我所成为的魔鬼。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压抑的愤怒显现为心智臆构自我——施加到和表现到与我分离开的其他人类存有、情形和场景上——而不是由我实施自我宽恕以解除我之内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搜索和寻求其他人类存有、情形和场景,在其中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来施加我之内与我分离开的这压抑的愤怒。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会故意激起这种情形和场景,以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来将我之内压抑的愤怒施加到与我分离开的他人身上。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使用心智臆构自我来从其他人类存有获取关注——以任何一切可能的手段被其他人类存有注意到——因为我没有接受我自己作为我是谁。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构自我来辩护对特定具体人类存有、情形和场景的行动、行为、反应和回应——以作为[想要、渴望和需要做表面上必须要完成的事情]的一个可接受的和受认同的起因和原因。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辩护、理由和借口来对特定具体的场景、情形和其他人类存有进行行动、回应和反应——从心智臆构自我内并作为心智臆构自我——来供燃和加剧对有力感、重要性和控制力这些体验的饥渴。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构自我,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以试图和企图控制一个特定具体的情形/事件/情景。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通过控制一个场景,使它按“我的方式”走,我从心智臆构自我中获取力量。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我就是“男人中的一员”了。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通过成为心智臆构自我,我将会吸引女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以“融入”男性的社会——因为要做一个男人,你必须有一个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我自己确立为在这个世界中/的心智臆构自我——因为我相信并认为:一个男人为了在这个世界中做一个男人,尤其是为了生存,男人需要一个臆构自我来保护他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我太害怕自我亲密和与他人亲密了,因此我成为了心智臆构自我,为的是不以任何方式体验我自己,而是做一个男人——一个这个世界(统一意识场)中/的定义的男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构自我来确保没有人或事物能以任何方式伤害我——不在情绪或甚至感觉上以任何方式(伤害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有了一个臆构自我就是强大有力了——一个男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当我是心智臆构自我时,我对/在我的世界和其中的一切人和事物中拥有控制和支配力——没有我的许可即心智臆构自我,没有任何事物能够或可以影响或改变任何事情。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通过害怕失去控制和不知所措而成为了心智臆构自我。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因为表面上心智臆构自我总是知道做什么。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害怕没有心智臆构自我——通过害怕:如果我不在并作为心智臆构自我中行动、反应和回应,那么我会失去我自己并被扣上窝囊废或胆小鬼的帽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不是心智臆构自我,那么我就是自卑的,是胆小鬼、窝囊废、废物、啥也不是、呆子。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没有了自卑感那么优越感也无法存在——为了停止臆构自我,我必须认识到心智的这两个极性即自卑感和优越感都是心智的虚幻的显现物——而我将它们定义为了我自己。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就是想要成为“男人中的一员”。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以被他人和女人接受和注意到,因为我没有接受我自己作为我是谁即生命的呼吸。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没有允许我自己认识到不耐烦是心智臆构自我的一个特点——因为心智臆构自我想要得到并且想要现在就得到。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相信女人喜欢和想要有臆构自我的男人——一个巨大的臆构自我——呈现着一个优越感的欺骗性外表,渗漏着信心和确定。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成为心智臆构自我来为了性快感而吸引女人。



我宽恕我自己因为我允许了我自己将心智臆构自我定义为信心,因为我还没有接受信心作为我即我自己。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org)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vsh.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自我宽恕——男性臆构自我

帖子吴 畏 » 周六 7月 23, 2011 10:05 am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co.za/a/veno-self-forgiveness-male-ego


翻譯者/責任人:吳畏

譯注:臆構的意思是指通過意識構造,臆構自我就是通過意識虛構出來的自我。 如果覺得臆構自我不好理解,可以自己替換成虛構自我。臆構這個譯法主要是考慮到英文單詞ego的發音和含義。


維諾(Veno)——自我寬恕——男性臆構自我


由維諾通過跨維諾門戶轉錄和打字

日期:2007年10月28日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根據心智臆構自我來定義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是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來定義我自己以隱藏我在內心中體驗到的不安全感、恐懼和自卑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是心智極性顯現為的優越感,來隱藏和掩蓋我實際在我自己裡面體驗到的自卑感和不安全感——我不想要任何人看到或注意到,因為我害怕如果他們真看到的話會評判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表現為心智臆構自我這樣一副欺騙性的自我外表——通過將我自己表現為是優越的,以使他人認為和相信:我是猛男,我很強大,我不害怕。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因為這是我所知的唯一方式,以挺立並成為一個男人,向我的世界中的所有其他人展示——我是強壯而獨立的男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只有心智臆構自我才會尋求報復,才會尋求戰鬥,才會尋求衝突,以重申、生成和加劇在我內作為我的它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參與於臆構自我中作為臆構自我是上癮的。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從我父親那裡複製臆構自我顯化表現,因為我視我父親為我的榜樣,我將其當作偶像來崇拜,我想要就像他一樣——因此,為了成為我父親,我成為了臆構自我,以使他為我感到驕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通過呈現優越這種外表來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作為我自己的防禦和保護,以便沒人能認為他們敢惹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當通過成為而接入心智臆構自我時體驗到一種愉快感、一種滿足感、一種有力感。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心智臆構自我定義為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以感到有力量,感到強大,感到不可摧毀——以確保沒有人或東西能以任何方式惹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不是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構自我來保護我自己,來防衛我自己,來保護和防衛他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喜歡衝突、戰鬥和爭辯,因此總會試圖/嘗試捲入這些情形之中,以站出來說:“我就在這呢,我是臆構自我,你惹我試試看,我會叫你知道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構自我以變得強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接受並相信我需要心智臆構自我以變得有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實際認為並相信: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通過向他人表現出有優越感這種欺騙外表,這會在防衛中實際保護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通過我自己在這個世界的經歷,我已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是和參與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總是渴望、想求和需要戰鬥、衝突和爭辯以在我內作為我生成它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是通過憤怒、挫敗和仇恨生成的,並會尋求、搜索並捲入這些情形/場景中以在我之內煽動憤怒、挫敗和仇恨用來生成它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臆構自我是心智的回聲——與我自己分離開的我的“迷失”“部分”——成為了我之內的魔鬼,通過生成和煽動憤怒、挫敗和仇恨而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是我之內的魔鬼的表現——我接受和允許了與我自己分離開的“部分”,因為我無法想像這樣一個“東西”會存在於我之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在我之內將我與我自己分裂開來——顯現魔鬼作為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自卑實際上是:處於恐懼和恐怖中——處於面對我自己的恐懼和恐怖中,處於對我自己的恐懼和恐怖中,處於對我接受和允許了我自己成為的心智臆構自我這魔鬼的恐懼和恐怖中。(譯注:inferiority(自卑)可拆出in(在……中)和fear(恐懼)兩部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來操縱形勢以使它按我的方式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當“臆構自我被挫傷” 時,它會“激昂”“澎湃”地回到使它挫傷的場景中去再次重申它自己,重新生成它自己,說:“我在這兒,看看我,看看我有多能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只有臆構自我才會想要戰鬥,想要通過衝突和爭辯來扳正記錄(譯注:set the record straight,指使錯誤或誤解變正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在我之內顯現和設計了這個臆構自我是因為我沒有接受我自己在並作為一體和平等中作為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在任何給定時刻都對我自己的言行負有責任。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用作為優越感的臆構自我來掩蓋和隱藏我的自卑感(對我自己的害怕和恐懼)和不確定性。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想要、需要和渴望變得比別人更強大更有力以對一些場景進行清理和給予指導——並且在這種想求、需要和渴望中,我顯現了心智臆構自我,因為我相信我自己即我是誰太軟弱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害怕軟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軟弱存在。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成為優越感和隱藏在我內作為我的自卑感和不確定性而玩心智的極性摩擦遊戲。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心智臆構自我以我之內壓抑的憤怒存在——這顯現為心智臆構自我——我所成為的魔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壓抑的憤怒顯現為心智臆構自我——施加到和表現到與我分離開的其他人類存有、情形和場景上——而不是由我實施自我寬恕以解除我之內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搜索和尋求其他人類存有、情形和場景,在其中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來施加我之內與我分離開的這壓抑的憤怒。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會故意激起這種情形和場景,以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來將我之內壓抑的憤怒施加到與我分離開的他人身上。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來從其他人類存有獲取關注——以任何一切可能的手段被其他人類存有注意到——因為我沒有接受我自己作為我是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來辯護對特定具體人類存有、情形和場景的行動、行為、反應和回應——以作為[想要、渴望和需要做表面上必須要完成的事情]的一個可接受的和受認同的起因和原因。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辯護、理由和藉口來對特定具體的場景、情形和其他人類存有進行行動、回應和反應——從心智臆構自我內並作為心智臆構自我——來供燃和加劇對有力感、重要性和控制力這些體驗的饑渴。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構自我,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以試圖和企圖控制一個特定具體的情形/事件/情景。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通過控制一個場景,使它按“我的方式”走,我從心智臆構自我中獲取力量。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我就是“男人中的一員”了。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通過成為心智臆構自我,我將會吸引女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以“融入”男性的社會——因為要做一個男人,你必須有一個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我自己確立為在這個世界中/的心智臆構自我——因為我相信並認為:一個男人為了在這個世界中做一個男人,尤其是為了生存,男人需要一個臆構自我來保護他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我太害怕自我親密和與他人親密了,因此我成為了心智臆構自我,為的是不以任何方式體驗我自己,而是做一個男人——一個這個世界(統一意識場)中/的定義的男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使用心智臆構自我來確保沒有人或事物能以任何方式傷害我——不在情緒或甚至感覺上以任何方式(傷害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有了一個臆構自我就是強大有力了——一個男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當我是心智臆構自我時,我對/在我的世界和其中的一切人和事物中擁有控制和支配力——沒有我的許可即心智臆構自我,沒有任何事物能夠或可以影響或改變任何事情。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通過害怕失去控制和不知所措而成為了心智臆構自我。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因為表面上心智臆構自我總是知道做什麼。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害怕沒有心智臆構自我——通過害怕:如果我不在並作為心智臆構自我中行動、反應和回應,那麼我會失去我自己並被扣上窩囊廢或膽小鬼的帽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如果我不是心智臆構自我,那麼我就是自卑的,是膽小鬼、窩囊廢、廢物、啥也不是、呆子。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沒有了自卑感那麼優越感也無法存在——為了停止臆構自我,我必須認識到心智的這兩個極性即自卑感和優越感都是心智的虛幻的顯現物——而我將它們定義為了我自己。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就是想要成為“男人中的一員”。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以被他人和女人接受和注意到,因為我沒有接受我自己作為我是誰即生命的呼吸。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沒有允許我自己認識到不耐煩是心智臆構自我的一個特點——因為心智臆構自我想要得到並且想要現在就得到。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相信女人喜歡和想要有臆構自我的男人——一個巨大的臆構自我——呈現著一個優越感的欺騙性外表,滲漏著信心和確定。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成為心智臆構自我來為了性快感而吸引女人。



我寬恕我自己因為我允許了我自己將心智臆構自我定義為信心,因為我還沒有接受信心作為我即我自己。

-------------------------------------------------------------------------------------------

版權: Desteni (http://www.desteni.org)




說明:如讀者發現譯文有何錯誤請指正,若有任何建議也請提出。如有必要,譯文會隨時改進,所以請訪問譯文原址獲取最新翻譯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qvsh.html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