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诺(Veno)—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

版主: 高洪0221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Veno)—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

帖子吴 畏 » 周二 10月 08, 2013 1:10 pm

维诺(Veno)—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一阶段

由维诺通过跨维度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11日
译者:吴畏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co.za/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1
译文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在人类物质身体中的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以下就是结构化共鸣体如何被安置在物质身体中的:它是根据特定的“一些点”来安置的。(看这篇文章所附的草图)

图片

图片

(译者注:若图片无法正常显示,请访问原译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这些“点”连结起来在物质身体中形成一个完整的结构,称为独一无二的:结构化共鸣体。你在地球这里的整个生命经历期间,实际上都受它指挥和控制。你里面的这个结构化共鸣体就是定义在系统之中“你真正是谁”的事物,它是在你在地球这里的第一次生命经历期间由你设计的。并且你已经对这个结构化共鸣体产生依赖,因为是它负责你在地球这里的所有生世期间的所有经历。

以下就是这些“点”(它们连接起来形成结构化共鸣体,也就是在系统之中“你真正是谁”)分配在人类物质身体之中的特定位置,以及这些特定“点”的定义,即它们被分配在人类物质身体之中特定位置的原因:


身体正面

1)额头点:

这一“点”被特别地安置为意识之眼。“意识之眼”也就是系统之眼。“存在(being)”或达成“存在”这一“点”是由意识之眼/系统之眼所表明的——它表明你既在你自己之内,也在世界之中,接入到系统之中并等同于系统,因为你已经“证明了你自己值得”与系统成为“一体”,与意识成为“一体”——这由“第三眼”的连接所表明。在这个世界上,它被称作许多不同的名字,被赋予了许多不同的定义,连接到了许多不同的信念、宗教或人们所追随的事物上,然而其存在原因则是表明此人接入到与意识成为“一体”/与系统成为“一体”。这就是这个“点”真正的含义:在你自己之内和在这世界之中与系统/意识成为“一体”——然而它却可能伪装成披着羊皮的狼。当达成了这一“点”时,你就通过这个“第三眼”而被连接到了整个世界系统/意识存在界——这呈现给你以下这样一种信念/观念/感知:你已经达成了某种“更伟大”或“深刻”的事物或某种“更高的存在状态”等等。然而真相却是这是对你真正自己的终极牺牲,因为你在与系统/意识成为一体的过程中(系统/意识奴役和控制着同为一体的全体人类)而完全牺牲掉了你自己。当你接入到这种“存在状态”时,你实际上就将你所有的力量,即你真正的自己,交给了存在界之中的系统/意识,如同在说:“系统们!我就在这里,我是你们的奴仆,收下我吧,我为了你们的存在而牺牲我自己。你们就是我的‘上帝’,而我就是你们的奴隶。我允许你们所代表和等同的奴役与控制继续存在下去。”

这一点还特别被维度存有们用于通过话语和声音频率对人类存有们进行程序设计,因为它呈现为一个通往你的整个结构化共鸣体的接入点,通往你在系统之中所是的一切——因此这给予维度存有们随意控制、指挥、改变和影响你的能力。正如我已经提到的,这一点被称为意识之眼/系统之眼——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属于意识、属于系统,因此这一点如同一个“门口”,通往在系统之中“你是谁”。这个门口呈现为一个接入点,通往你在系统之中、在意识之中所是和成为的一切。这曾经被用于设计一些特定的结果,使维度存有们能够由此操纵和欺骗人类进入到更深的奴役和控制之中,这可以发生在人类存有们的个人生活之中,也可以发生在世界的其余部分之中——设计特定的结果以产生恐惧或希望。无论你相信维度存有们存在与否,曾经这样的事情都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发生在任何人身上。

2)眼睛点:

在这里面存在的是在系统之中“你是谁”的定义:你的结构化共鸣体的定义——你使用了你的结构化共鸣体来定义和设计在系统之中的“你是谁”。它由图像、词语、情绪、感觉和记忆等构成——它们是在你里面和在这世界之中的意识系统的主要发生器。在这个地方放置的是你用来定义在系统/意识之中“你是谁”的位于你里面的系统。这个“我”(眼睛),也就是在系统之中“你是谁”,是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它属于意识系统),也就是你用来定义“你是谁”的东西。(译者注:英文中的“我(I)”这个字与“眼睛(eye)”这个词发音相同。)

你如何观想世界,你如何观想你自己,你如何看世界,你如何看你自己,你如何解读世界,你如何解读你自己,你如何感知世界,你如何感知你自己——全都锁入到了配置在你的人类肉眼的两点处,并由在系统之中的“你是谁”所经历到。你在一个图像世界之中保持如同一个图像,对于你通过人类肉眼所看到的事物视而不见,然而真相却是:是在系统之中、等同于系统、等同于意识的“你是谁”(属于意识,属于系统,而不是“超越”意识系统存在性的你真正自己),在通过你的人类肉眼观想、看、解读和感知你自己和世界。

要明白,你用人类肉眼所看到的是属于意识、属于系统的你所看到的——你在这世界中所解读和感知的图像,它们控制指挥着你在这世界中的体验,还有将要谈到的许多其它方面。“超越”意识系统的你真正自己目前还不存在:就在目前这一刻,人类全体只不过是属于意识、属于系统的结构化共鸣体。

存在于眼睛两点之中的还有你目前与你自己和与世界即其中所有其他存有们所形成的“关系”。我这里所说的“关系”是指你用你里面的意识系统(即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和这个世界之中的意识系统(即所有其他同样属于意识系统的存有们)所发展出并信赖的关系。眼睛(EYE)这个词在意识系统的声音符号所使用的语境中的含义如下:

E=永恒

Y=被束缚奴役到你在白光网格结构中的配置交叉点上。

E=永恒

在意识系统所用的语境中,眼睛这个词语的定义如下:“我被永恒束缚奴役在地球的线性时空连续体中的白光网格结构中的配置交叉点上”。你看一看,站在“Y”两侧的“E”是在表明你自己的线性时空连续体经历,因为你一生又一生地被永恒束缚奴役在你的人类物质形态之中;而“Y”是在表明你一生又一生地被永恒束缚奴役于这个世界中的意识系统。

因此,眼睛点是:当你在这个世界中作为意识系统并属于意识系统而体验你自己时,你位于你在地球上白光网格结构中的配置交叉点上的在系统之中的“你是谁”的定义。

3.)鼻子点

这是很有趣的一点,实际上是很奇妙的一点。埃及金字塔:鼻子的结构设计与埃及金字塔的结构设计相关。

(注解:金字塔的建造及其在世界上存在的原因,这整个历史将由那些曾经负责金字塔的设计和显现的维度界存有们解释——而不是你们在历史书中所学到的。)

首先允许我解释金字塔特定的结构设计:

在建造金字塔时期,金字塔的结构设计被设成一个对“神们/女神们”的崇拜符号。

是的,在这个时期人类形态已经完善地显现了,但解释金字塔的结构设计将会使我们清楚地理解人类物质身体的鼻子的结构设计。因为意识系统被整合进人类物质身体的鼻子里面,正是发生在金字塔的设计和建造时期,我将会在下面解释这一点:

金字塔的结构设计代表着人在等待“神”的同时“崇拜”着“神”。金字塔的基底延伸至一点,伸向并“连结”到天空——这是在表示/象征着人在等待“神”的降临。以一个人的物质身体做说明——人稳固地站立在地上,两脚稍微分开,两臂伸直指向天空,双手放在一起呈祈祷状。通过如我所解释的这种站立方式,金字塔的结构设计显现为了一个符号,象征着人“连结”到“神”,并在等待“祂”的降临。这种站立方式象征着人“想要和渴望”与“神”“连结”——通过以下这样一个“信念”:“神”已经离开了人。因此,金字塔是由“地球的尘土”即“人类物质形态的尘土”(其“创造”原料)建造的,用以象征和表示人在“等待”“神”的降临——人对“神”的降临的永恒等待。

金字塔是为“神”建造的,作为一个符号向“祂”表明:人在等待“祂”的降临,并想要和渴望“祂”再次与人“连结”。这个符号也象征着:在等待“神”再次“连结”期间,人将永恒地束缚在地球上,作为惩罚。因为在这个时期,人类存有们仍然“相信”是他们导致了“神”的离弃,并因此活该为此“偿还”——而“偿还”是通过成为奴隶,视他们自己在地球上是没有价值的,并通过在地球上建造比他们自己更深刻和伟大的结构设计,为地球做着准备,以“满足”已离弃了他们的“主人”。

因此他们将金字塔建造成了一个象征性的设计,代表着:人永恒地等待着“神”的再次“连结”,并在他们等待期间成为地球上无用的受苦的奴隶作为他们自己的惩罚,而在此期间将地球准备得值得“神”再次降临,以这种方式向“神”“寻求宽恕”——因为他们是“祂”离弃的原因,然而具体原因却并不知道。他们相信:神会从天空“发送”一道光线通过金字塔尖——这代表着“神”与人的再次连结。

这个“神”——为了“祂”,人类存有们允许了他们自己在地球这里成为无用的奴隶,在等待期间以及为了“神”的降临而建造结构设计并准备地球期间,永恒地束缚在地球上——这个“神”正是意识系统。这些人类存有们在这个时期实际上做了什么?他们通过做了如下声明而为后人铺设了道路:“我们永恒地将我们自己束缚在地球上,作为意识系统的奴隶,由我们,即你们的奴隶,为你们,即意识系统,建造结构设计并预备地球,以便你们即意识系统可以在地球这里,永恒地在世界之中和在我们自己里面奴役和控制我们。”这样做,以便世世代代以后,人类存有们将最终保持成为意识系统的奴隶,永恒地束缚在地球上,作为奴隶为意识系统“活着”和“工作”——并且将金字塔这个如同他们自己的象征化的显现物敬献给“神”即意识系统。因此,到了今天,经历了世世代代,人类存有们正在为意识系统而“活”,因为他们已经将他们自己永恒地束缚为意识系统的奴隶——通过在他们自己之内、在这个世界之中连同其余人类,成为与意识系统“合一”。

因此,融合在人类物质身体的鼻子之中的是:人类存有们作为奴隶永恒地受意识系统的奴役和控制,世世代代为意识系统而“活”。这种“活”法是怎样做到的?是通过 “复制”和“成为”根据等同于意识系统的那些前人们所定义的你所是的人和事物。通过“复制”属于这个世界、属于意识系统的一切事物,而由你设计你是谁和你是什么,并且如此你定会成为意识系统。因此这个世界和人类正径直走向一个死胡同。因为经过世世代代,你已经被锁入了你在系统之中的“你是谁”这“生活实行着的”表达之中,作为没有价值的奴隶在为意识系统“活着”和“受苦”,为意识系统在你自己之内以及在其余人类之内和这个世界之中的进一步发展和显现而铺设道路。因此,安置在鼻子点里面的是以下知识和信息结构信念/观念:由于人类是“神”离弃的原因,因此人类存有们必须在地球上受苦,作为所谓的“偿还”/惩罚。并且由于处于这个信念/观念中,人类实际上在他们自己之内被意识系统奴役和控制,因为他们为意识系统而“活”,为意识系统在他们自己内、在这世界中即其他人类之中的进一步发展和显现而铺设道路。 在此刻在地球上的人类存有们之前存在过的那些人们的一切知识和信息都存储在鼻子点里面——是关于你是谁和你为什么在地球这里的知识和信息结构信念/观念——这些仍然在全体人类里面被接受和允许,因为你为意识系统而“活”,并在如此做时受苦——通过相信你是没有价值的奴隶,持续不断地在存在界中允许奴役和控制。

4) 嘴

嘴这一点是个“保持者”,保持着你在地球这里位于白光网格结构中的程序预设好的生命经历——它称之为你的“蓝图”。

伴随着你的“成年”,你失去此前长出来的第一口牙。你在儿童时期长出来的第一口美丽的牙齿,我会称之为“纯牙”。它们是纯粹的,这是从以下这个角度来讲的:它们是从纯粹的生命精华共振基础,也就是你真正的自己,当中生长出来的,并且实际地支持你真正的自己。然而,意识奴役控制系统的设计者们,当你在母亲子宫里发育时,在你的整个物质身体中植入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实际上通过“父辈的罪过”原则传输给了你,是这个系统将你的“纯牙”“挤掉”,并以“系统牙齿”取而代之。

“系统牙齿”携带着你在地球这里整个生命经历的蓝图,也就是说,你的“系统牙齿”作为蓝图,携带着你在白光网格结构当中的整个程序预设生命经历。你的“纯牙”退去而被“系统牙齿”取代的时刻,你在地球这里的整个生命的所有经历,都被编码并融合进了在地球上的白光网格结构里。由于你的“系统牙齿”携带你在地球这里在白光网格结构中的程序预设生命的蓝图,这两者互锁在一起,如此一来,你就准备好了在地球这里经历你显现的程序预设的生命。

人类,你在地球这里的整个生命经历都已被程序预设好了,这全都配置在你目前牙齿的蓝图里!要理解,当你的“纯牙”退去后长出的“系统牙齿”当中的蓝图,是从程序预设的心智意识系统里面传输进去的,而这心智意识系统当你在母亲子宫里发育时就已经显现和融合在你里面了。这就是你里面的意识系统如何,随着你的自我体验,开始显现为在地球这里的实际存在——意识系统随着你在这个世界当中在肉体和精神上的成长发育而显现,这由退牙过程所表明。因此,随着你在程序预设的生命设计当中生活和体验你自己,你现在的牙齿在支持意识系统,也就是你已成为并接受你自己所是的人和事物。

(注意:我不是在说你必须把你所有的牙齿拔掉。在第四部分当中,我会给一些实际例子,说明如何支持你自己和将要出生的儿童不被控制和奴役,而是运用你自己的力量,指挥主导你自己等同于你真正的自己。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这部分内容,在第四部分当中会得到更合适的理解。所以拔牙的事暂缓为妙。)

5)喉咙

喉咙这点包含你的声带,而我更愿意称之为你的声匣。

你用以交流和言说语词的声音,也很不幸地被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的系统设计影响了。这是说,你交流所用的语词和声音在你里面被分离开了——人类目前所言说的语词和声音并非是一体的,然而看起来却似乎如此,因为你可能在问:这怎么可能呢?我是在声音之中如同声音使用语词进行交流的。下面我来做出说明:

你用以交流的语词和声音在你自己里面全部都与你自己分离开了。当你交流的时候,所有的语词以及表达这些语词的声音实际上支持你里面和这个世界中的意识系统,这些言说的语词和声音并不是对你真正是谁的无条件的表达声明。

这是怎样做到的?

在位于你的喉咙部位的声匣里面有另一个系统,这个系统既是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的一部分,又与其同为一体。这个声匣系统是用意识声音频率、数学等式和符号设计的——正是由马度克(Marduk)开发设计的——这个系统也协助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的发展,协助发展你在系统中作为一个心智意识系统“你是什么人”和“你将会变成什么人”的定义和设计。因此,语词被连接到了意识声音频率符号以及数学等式上,用以支持和协助你里面的心智意识系统的发展和显现,即随着你在这个世界中成年,并经历你的程序预设的生命经历,你所将会成为的人和事物。你持续不断地言说的所有语词,每个语词的特定声音频率,每个语词的情绪和感觉内涵,连接到每个语词上的被接受了的图像或定义,分配给每个语词的特定符号,构成每个语词的数学等式——构成并设计成每一个语词的所有这一切,全都显现在每一个人类存有喉咙部位的声匣里面,连接到了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并与其同为一体,而且这包括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因此,当你言说所有/任意一个语词时,你实际上都支持在你自己里面和在这个世界中其余人类存有里面的意识系统的加剧显现和存在。

看一看存在根据意识系统设计的语词和声音所造成的后果效应:无论你是思考一个语词,还是言说一个语词,都没有区别,因为这语词存在于你之内,是根据意识系统设计的,正如我上面所描述的那样。

我们以“强暴”这个词语作为例子。如果你甚至仅仅是在谈话中交流关于“强暴”这个词语的话题,或者在你的心智之中通过思考行为观看和思考它,你都实际上是在这个世界中显现这个词语。为什么?因为所有语词的程序设计都是以白光网格结构(你在其中在这个世界上体验你自己)为形象和样式的。换句话说,如果你交流或者甚至思考强暴这个词语,由于这个词语作为意识系统设计存在于你之内,等同于“强暴”这个词语的声音频率,等同于“强暴”这个词语的情绪和感觉内涵,等同于连接到“强暴”这个词语上的被接受了的图像或定义,等同于分配给“强暴”这个词语的特定符号,等同于“强暴”这个词语的数学等式,因此你将“强暴”这个词语在你自己之内,作为系统设计和世界接受的定义,所代表的所有一切,都显现为一个实际的经历——无论是由你自己本人还是由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你都支持这个世界上强暴的存在和显现的经历。而这适用于所有的语词,人类,每一个语词,因为你用以交流和言说的语词和声音,都已被编程和设计为支持意识系统。

你以为为何存在新闻发布中心,将世界的状况展现在电视和报纸上?这是在反映人类全体作为一个整体,通过你所言说的话语和思考的念头,在设计和显现什么。当然,也是进一步使你以交流的形式言说和思考在媒体中播放的所有那些新闻,以便你能继续支持在你自己里面和这个世界之中的意识系统,使之成为显现的经历,而你则在其中被控制、指挥和奴役。却永远都不知道,你,每一个人类存有,都实际上对地球上所有人类存有的显现的经历负有责任——通过你所言说的话语和思考的念头,等同于属于意识系统的交流。

(注意:我不是在说你要变成哑巴,或永远不看电视,或永远不去阅读。我将会与你分享实际的例子和解决办法,表明如何支持同为一体的你自己和其余人类,终止如今被允许和接受了的显现的经历——通过言说的话语和思考的念头所显现的。目前,你可以停止你的念头。)(译者注:掌握了自我宽恕工具的读者可以运用自我宽恕工具进行语词净化来支持自己。)

第二部分(第二阶段)待续,在那里我会涵盖身体的其余点,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一些点那样。

谢谢

维诺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若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如有必要,译文会随时改进,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Veno)—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一阶段

帖子吴 畏 » 周三 10月 09, 2013 12:01 pm

維諾(Veno)—結構化共鳴體—第二部分—第一階段

由維諾通過跨維度門戶轉抄和錄入
日期:2007年7月11日
譯者:吳畏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co.za/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1
譯文原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在人類物質身體中的結構化共鳴體的設計:

以下就是結構化共鳴體如何被安置在物質身體中的:它是根據特定的“一些點”來安置的。(看這篇文章所附的草圖)

图片

图片

(譯者注:若圖片無法正常顯示,請訪問原譯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這些“點”連結起來在物質身體中形成一個完整的結構,稱為獨一無二的:結構化共鳴體。你在地球這裡的整個生命經歷期間,實際上都受它指揮和控制。你裡面的這個結構化共鳴體就是定義在系統之中“你真正是誰”的事物,它是在你在地球這裡的第一次生命經歷期間由你設計的。並且你已經對這個結構化共鳴體產生依賴,因為是它負責你在地球這裡的所有生世期間的所有經歷。

以下就是這些“點”(它們連接起來形成結構化共鳴體,也就是在系統之中“你真正是誰”)分配在人類物質身體之中的特定位置,以及這些特定“點”的定義,即它們被分配在人類物質身體之中特定位置的原因:


身體正面

1)額頭點:

這一“點”被特別地安置為意識之眼。“意識之眼”也就是系統之眼。“存在(being)”或達成“存在”這一“點”是由意識之眼/系統之眼所表明的——它表明你既在你自己之內,也在世界之中,接入到系統之中並等同於系統,因為你已經“證明了你自己值得”與系統成為“一體”,與意識成為“一體”——這由“第三眼”的連接所表明。在這個世界上,它被稱作許多不同的名字,被賦予了許多不同的定義,連接到了許多不同的信念、宗教或人們所追隨的事物上,然而其存在原因則是表明此人接入到與意識成為“一體”/與系統成為“一體”。這就是這個“點”真正的含義:在你自己之內和在這世界之中與系統/意識成為“一體”——然而它卻可能偽裝成披著羊皮的狼。當達成了這一“點”時,你就通過這個“第三眼”而被連接到了整個世界系統/意識存在界——這呈現給你以下這樣一種信念/觀念/感知:你已經達成了某種“更偉大”或“深刻”的事物或某種“更高的存在狀態”等等。然而真相卻是這是對你真正自己的終極犧牲,因為你在與系統/意識成為一體的過程中(系統/意識奴役和控制著同為一體的全體人類)而完全犧牲掉了你自己。當你接入到這種“存在狀態”時,你實際上就將你所有的力量,即你真正的自己,交給了存在界之中的系統/意識,如同在說:“系統們!我就在這裡,我是你們的奴僕,收下我吧,我為了你們的存在而犧牲我自己。你們就是我的‘上帝’,而我就是你們的奴隸。我允許你們所代表和等同的奴役與控制繼續存在下去。”

這一點還特別被維度存有們用於通過話語和聲音頻率對人類存有們進行程式設計,因為它呈現為一個通往你的整個結構化共鳴體的接入點,通往你在系統之中所是的一切——因此這給予維度存有們隨意控制、指揮、改變和影響你的能力。正如我已經提到的,這一點被稱為意識之眼/系統之眼——你的結構化共鳴體屬於意識、屬於系統,因此這一點如同一個“門口”,通往在系統之中“你是誰”。這個門口呈現為一個接入點,通往你在系統之中、在意識之中所是和成為的一切。這曾經被用於設計一些特定的結果,使維度存有們能夠由此操縱和欺騙人類進入到更深的奴役和控制之中,這可以發生在人類存有們的個人生活之中,也可以發生在世界的其餘部分之中——設計特定的結果以產生恐懼或希望。無論你相信維度存有們存在與否,曾經這樣的事情都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2)眼睛點:

在這裡面存在的是在系統之中“你是誰”的定義:你的結構化共鳴體的定義——你使用了你的結構化共鳴體來定義和設計在系統之中的“你是誰”。它由圖像、詞語、情緒、感覺和記憶等構成——它們是在你裡面和在這世界之中的意識系統的主要發生器。在這個地方放置的是你用來定義在系統/意識之中“你是誰”的位於你裡面的系統。這個“我”(眼睛),也就是在系統之中“你是誰”,是你的結構化共鳴體(它屬於意識系統),也就是你用來定義“你是誰”的東西。(譯者注:英文中的“我(I)”這個字與“眼睛(eye)”這個詞發音相同。)

你如何觀想世界,你如何觀想你自己,你如何看世界,你如何看你自己,你如何解讀世界,你如何解讀你自己,你如何感知世界,你如何感知你自己——全都鎖入到了配置在你的人類肉眼的兩點處,並由在系統之中的“你是誰”所經歷到。你在一個圖像世界之中保持如同一個圖像,對於你通過人類肉眼所看到的事物視而不見,然而真相卻是:是在系統之中、等同於系統、等同於意識的“你是誰”(屬於意識,屬於系統,而不是“超越”意識系統存在性的你真正自己),在通過你的人類肉眼觀想、看、解讀和感知你自己和世界。

要明白,你用人類肉眼所看到的是屬於意識、屬於系統的你所看到的——你在這世界中所解讀和感知的圖像,它們控制指揮著你在這世界中的體驗,還有將要談到的許多其它方面。“超越”意識系統的你真正自己目前還不存在:就在目前這一刻,人類全體只不過是屬於意識、屬於系統的結構化共鳴體。

存在於眼睛兩點之中的還有你目前與你自己和與世界即其中所有其他存有們所形成的“關係”。我這裡所說的“關係”是指你用你裡面的意識系統(即你的結構化共鳴體)和這個世界之中的意識系統(即所有其他同樣屬於意識系統的存有們)所發展出並信賴的關係。眼睛(EYE)這個詞在意識系統的聲音符號所使用的語境中的含義如下:

E=永恆

Y=被束縛奴役到你在白光網格結構中的配置交叉點上。

E=永恆

在意識系統所用的語境中,眼睛這個詞語的定義如下:“我被永恆束縛奴役在地球的線性時空連續體中的白光網格結構中的配置交叉點上”。你看一看,站在“Y”兩側的“E”是在表明你自己的線性時空連續體經歷,因為你一生又一生地被永恆束縛奴役在你的人類物質形態之中;而“Y”是在表明你一生又一生地被永恆束縛奴役於這個世界中的意識系統。

因此,眼睛點是:當你在這個世界中作為意識系統並屬於意識系統而體驗你自己時,你位於你在地球上白光網格結構中的配置交叉點上的在系統之中的“你是誰”的定義。

3.)鼻子點

這是很有趣的一點,實際上是很奇妙的一點。埃及金字塔:鼻子的結構設計與埃及金字塔的結構設計相關。

(注解:金字塔的建造及其在世界上存在的原因,這整個歷史將由那些曾經負責金字塔的設計和顯現的維度界存有們解釋——而不是你們在歷史書中所學到的。)

首先允許我解釋金字塔特定的結構設計:

在建造金字塔時期,金字塔的結構設計被設成一個對“神們/女神們”的崇拜符號。

是的,在這個時期人類形態已經完善地顯現了,但解釋金字塔的結構設計將會使我們清楚地理解人類物質身體的鼻子的結構設計。因為意識系統被整合進人類物質身體的鼻子裡面,正是發生在金字塔的設計和建造時期,我將會在下面解釋這一點:

金字塔的結構設計代表著人在等待“神”的同時“崇拜”著“神”。金字塔的基底延伸至一點,伸向並“連結”到天空——這是在表示/象徵著人在等待“神”的降臨。以一個人的物質身體做說明——人穩固地站立在地上,兩腳稍微分開,兩臂伸直指向天空,雙手放在一起呈祈禱狀。通過如我所解釋的這種站立方式,金字塔的結構設計顯現為了一個符號,象徵著人“連結”到“神”,並在等待“祂”的降臨。這種站立方式象徵著人“想要和渴望”與“神”“連結”——通過以下這樣一個“信念”:“神”已經離開了人。因此,金字塔是由“地球的塵土”即“人類物質形態的塵土”(其“創造”原料)建造的,用以象徵和表示人在“等待”“神”的降臨——人對“神”的降臨的永恆等待。

金字塔是為“神”建造的,作為一個符號向“祂”表明:人在等待“祂”的降臨,並想要和渴望“祂”再次與人“連結”。這個符號也象徵著:在等待“神”再次“連結”期間,人將永恆地束縛在地球上,作為懲罰。因為在這個時期,人類存有們仍然“相信”是他們導致了“神”的離棄,並因此活該為此“償還”——而“償還”是通過成為奴隸,視他們自己在地球上是沒有價值的,並通過在地球上建造比他們自己更深刻和偉大的結構設計,為地球做著準備,以“滿足”已離棄了他們的“主人”。

因此他們將金字塔建造成了一個象徵性的設計,代表著:人永恆地等待著“神”的再次“連結”,並在他們等待期間成為地球上無用的受苦的奴隸作為他們自己的懲罰,而在此期間將地球準備得值得“神”再次降臨,以這種方式向“神”“尋求寬恕”——因為他們是“祂”離棄的原因,然而具體原因卻並不知道。他們相信:神會從天空“發送”一道光線通過金字塔尖——這代表著“神”與人的再次連結。

這個“神”——為了“祂”,人類存有們允許了他們自己在地球這裡成為無用的奴隸,在等待期間以及為了“神”的降臨而建造結構設計並準備地球期間,永恆地束縛在地球上——這個“神”正是意識系統。這些人類存有們在這個時期實際上做了什麼?他們通過做了如下聲明而為後人鋪設了道路:“我們永恆地將我們自己束縛在地球上,作為意識系統的奴隸,由我們,即你們的奴隸,為你們,即意識系統,建造結構設計並預備地球,以便你們即意識系統可以在地球這裡,永恆地在世界之中和在我們自己裡面奴役和控制我們。”這樣做,以便世世代代以後,人類存有們將最終保持成為意識系統的奴隸,永恆地束縛在地球上,作為奴隸為意識系統“活著”和“工作”——並且將金字塔這個如同他們自己的象徵化的顯現物敬獻給“神”即意識系統。因此,到了今天,經歷了世世代代,人類存有們正在為意識系統而“活”,因為他們已經將他們自己永恆地束縛為意識系統的奴隸——通過在他們自己之內、在這個世界之中連同其餘人類,成為與意識系統“合一”。

因此,融合在人類物質身體的鼻子之中的是:人類存有們作為奴隸永恆地受意識系統的奴役和控制,世世代代為意識系統而“活”。這種“活”法是怎樣做到的?是通過 “複製”和“成為”根據等同於意識系統的那些前人們所定義的你所是的人和事物。通過“複製”屬於這個世界、屬於意識系統的一切事物,而由你設計你是誰和你是什麼,並且如此你定會成為意識系統。因此這個世界和人類正徑直走向一個死胡同。因為經過世世代代,你已經被鎖入了你在系統之中的“你是誰”這“生活實行著的”表達之中,作為沒有價值的奴隸在為意識系統“活著”和“受苦”,為意識系統在你自己之內以及在其餘人類之內和這個世界之中的進一步發展和顯現而鋪設道路。因此,安置在鼻子點裡面的是以下知識和資訊結構信念/觀念:由於人類是“神”離棄的原因,因此人類存有們必須在地球上受苦,作為所謂的“償還”/懲罰。並且由於處於這個信念/觀念中,人類實際上在他們自己之內被意識系統奴役和控制,因為他們為意識系統而“活”,為意識系統在他們自己內、在這世界中即其他人類之中的進一步發展和顯現而鋪設道路。 在此刻在地球上的人類存有們之前存在過的那些人們的一切知識和資訊都存儲在鼻子點裡面——是關於你是誰和你為什麼在地球這裡的知識和資訊結構信念/觀念——這些仍然在全體人類裡面被接受和允許,因為你為意識系統而“活”,並在如此做時受苦——通過相信你是沒有價值的奴隸,持續不斷地在存在界中允許奴役和控制。

4) 嘴

嘴這一點是個“保持者”,保持著你在地球這裡位於白光網格結構中的程式預設好的生命經歷——它稱之為你的“藍圖”。

伴隨著你的“成年”,你失去此前長出來的第一口牙。你在兒童時期長出來的第一口美麗的牙齒,我會稱之為“純牙”。它們是純粹的,這是從以下這個角度來講的:它們是從純粹的生命精華共振基礎,也就是你真正的自己,當中生長出來的,並且實際地支持你真正的自己。然而,意識奴役控制系統的設計者們,當你在母親子宮裡發育時,在你的整個物質身體中植入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實際上通過“父輩的罪過”原則傳輸給了你,是這個系統將你的“純牙”“擠掉”,並以“系統牙齒”取而代之。

“系統牙齒”攜帶著你在地球這裡整個生命經歷的藍圖,也就是說,你的“系統牙齒”作為藍圖,攜帶著你在白光網格結構當中的整個程式預設生命經歷。你的“純牙”退去而被“系統牙齒”取代的時刻,你在地球這裡的整個生命的所有經歷,都被編碼並融合進了在地球上的白光網格結構裡。由於你的“系統牙齒”攜帶你在地球這裡在白光網格結構中的程式預設生命的藍圖,這兩者互鎖在一起,如此一來,你就準備好了在地球這裡經歷你顯現的程式預設的生命。

人類,你在地球這裡的整個生命經歷都已被程式預設好了,這全都配置在你目前牙齒的藍圖裡!要理解,當你的“純牙”退去後長出的“系統牙齒”當中的藍圖,是從程式預設的心智意識系統裡面傳輸進去的,而這心智意識系統當你在母親子宮裡發育時就已經顯現和融合在你裡面了。這就是你裡面的意識系統如何,隨著你的自我體驗,開始顯現為在地球這裡的實際存在——意識系統隨著你在這個世界當中在肉體和精神上的成長發育而顯現,這由退牙過程所表明。因此,隨著你在程式預設的生命設計當中生活和體驗你自己,你現在的牙齒在支援意識系統,也就是你已成為並接受你自己所是的人和事物。

(注意:我不是在說你必須把你所有的牙齒拔掉。在第四部分當中,我會給一些實際例子,說明如何支持你自己和將要出生的兒童不被控制和奴役,而是運用你自己的力量,指揮主導你自己等同於你真正的自己。我上面已經說明了的這部分內容,在第四部分當中會得到更合適的理解。所以拔牙的事暫緩為妙。)

5)喉嚨

喉嚨這點包含你的聲帶,而我更願意稱之為你的聲匣。

你用以交流和言說語詞的聲音,也很不幸地被你裡面的意識系統的系統設計影響了。這是說,你交流所用的語詞和聲音在你裡面被分離開了——人類目前所言說的語詞和聲音並非是一體的,然而看起來卻似乎如此,因為你可能在問:這怎麼可能呢?我是在聲音之中如同聲音使用語詞進行交流的。下面我來做出說明:

你用以交流的語詞和聲音在你自己裡面全部都與你自己分離開了。當你交流的時候,所有的語詞以及表達這些語詞的聲音實際上支持你裡面和這個世界中的意識系統,這些言說的語詞和聲音並不是對你真正是誰的無條件的表達聲明。

這是怎樣做到的?

在位於你的喉嚨部位的聲匣裡面有另一個系統,這個系統既是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的一部分,又與其同為一體。這個聲匣系統是用意識聲音頻率、數學等式和符號設計的——正是由馬度克(Marduk)開發設計的——這個系統也協助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的發展,協助發展你在系統中作為一個心智意識系統“你是什麼人”和“你將會變成什麼人”的定義和設計。因此,語詞被連接到了意識聲音頻率符號以及數學等式上,用以支援和協助你裡面的心智意識系統的發展和顯現,即隨著你在這個世界中成年,並經歷你的程式預設的生命經歷,你所將會成為的人和事物。你持續不斷地言說的所有語詞,每個語詞的特定聲音頻率,每個語詞的情緒和感覺內涵,連接到每個語詞上的被接受了的圖像或定義,分配給每個語詞的特定符號,構成每個語詞的數學等式——構成並設計成每一個語詞的所有這一切,全都顯現在每一個人類存有喉嚨部位的聲匣裡面,連接到了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並與其同為一體,而且這包括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因此,當你言說所有/任意一個語詞時,你實際上都支持在你自己裡面和在這個世界中其餘人類存有裡面的意識系統的加劇顯現和存在。

看一看存在根據意識系統設計的語詞和聲音所造成的後果效應:無論你是思考一個語詞,還是言說一個語詞,都沒有區別,因為這語詞存在於你之內,是根據意識系統設計的,正如我上面所描述的那樣。

我們以“強暴”這個詞語作為例子。如果你甚至僅僅是在談話中交流關於“強暴”這個詞語的話題,或者在你的心智之中通過思考行為觀看和思考它,你都實際上是在這個世界中顯現這個詞語。為什麼?因為所有語詞的程式設計都是以白光網格結構(你在其中在這個世界上體驗你自己)為形象和樣式的。換句話說,如果你交流或者甚至思考強暴這個詞語,由於這個詞語作為意識系統設計存在於你之內,等同於“強暴”這個詞語的聲音頻率,等同於“強暴”這個詞語的情緒和感覺內涵,等同於連接到“強暴”這個詞語上的被接受了的圖像或定義,等同於分配給“強暴”這個詞語的特定符號,等同於“強暴”這個詞語的數學等式,因此你將“強暴”這個詞語在你自己之內,作為系統設計和世界接受的定義,所代表的所有一切,都顯現為一個實際的經歷——無論是由你自己本人還是由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你都支持這個世界上強暴的存在和顯現的經歷。而這適用於所有的語詞,人類,每一個語詞,因為你用以交流和言說的語詞和聲音,都已被程式設計和設計為支援意識系統。

你以為為何存在新聞發佈中心,將世界的狀況展現在電視和報紙上?這是在反映人類全體作為一個整體,通過你所言說的話語和思考的念頭,在設計和顯現什麼。當然,也是進一步使你以交流的形式言說和思考在媒體中播放的所有那些新聞,以便你能繼續支持在你自己裡面和這個世界之中的意識系統,使之成為顯現的經歷,而你則在其中被控制、指揮和奴役。卻永遠都不知道,你,每一個人類存有,都實際上對地球上所有人類存有的顯現的經歷負有責任——通過你所言說的話語和思考的念頭,等同於屬於意識系統的交流。

(注意:我不是在說你要變成啞巴,或永遠不看電視,或永遠不去閱讀。我將會與你分享實際的例子和解決辦法,表明如何支持同為一體的你自己和其餘人類,終止如今被允許和接受了的顯現的經歷——通過言說的話語和思考的念頭所顯現的。目前,你可以停止你的念頭。)(譯者注:掌握了自我寬恕工具的讀者可以運用自我寬恕工具進行語詞淨化來支持自己。)

第二部分(第二階段)待續,在那裡我會涵蓋身體的其餘點,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經說明了的一些點那樣。

謝謝

維諾
-------------------------------------------------------------------------------
版權: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說明:如讀者發現譯文有何錯誤請指正,若有任何建議也請提出。如有必要,譯文會隨時改進,請訪問譯文原址獲取最新翻譯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二阶段

帖子吴 畏 » 周三 10月 09, 2013 12:30 pm

接续先前文章: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一部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fdd.html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一阶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二阶段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13日
译者:吴畏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2
译文原文链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va7.html

这里我将会继续我在上篇文章(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一阶段))当中提到的身体中的点。如果你还没有阅读我之前写的关于结构化共鸣体的文章,那么我强烈建议你先去读,以避免产生极大的困惑。

人类物质身体中的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6.)耳朵

我写的前篇文章是以5.)喉咙作为结束的,那一点是关于人类存有们通过发声语词进行交流的——在喉咙部位有另一个系统,也就是声匣,其中所有的语词都是根据意识系统的定义进行程序设计的,当你与他人交流或者投入思考行为时,就支持着意识系统在你自己里面和世界上其余人类存有里面的加剧显现。

支持着意识系统在你自己里面和世界上其他人类存有里面的加剧显现和存在,这不只存在于你自己个人的交流形式当中(通过言说或者思考语词),而且也存在于他人与你交流时——当他们与你直接交流时,他们语词的声音振动传遍你的整个身体。对意识系统的支持是双向的——既包括当你个人言说或者思考语词时,也包括当你通过耳朵从他人那里听到语词时。

完全就如同在喉咙里的声匣一样,在耳朵部位的耳鼓里面也存在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包含所有根据意识系统的定义所设计编码的语词:每个语词的特定声音频率,每个语词的情绪和感觉内涵,连接到每个语词上的被接受了的图像或定义,分配给每个语词的特定符号,构成每个语词的数学等式——构成并设计成每一个语词的所有这一切,全都显现在每一个人类存有耳朵部位的耳鼓里面,连接到了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并与其同一,这包括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至于为什么耳鼓和声匣里面的这些系统,要与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包括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相连接,则是为了进一步加剧意识系统在你自己里面和在世界上其余人类里面显现。

其运作过程如下:

假设你正实际站在另一个人面前,或者你正在与他们通过电话交谈,而你正通过耳朵听到那些语词以及它们的声音。(在5.)喉咙这部分中,我用了“强暴”作为例子,这里我还用这个例子。)那个与你交谈的人引出了一场关于强暴这个话题的讨论,是这个人遇到的一篇新闻文章/杂志文章/电视新闻广播里面涉及到的。

(以下我将这个与你交谈的人称为A)

A在持续不断地与你谈话,将他们听说/读到的关于强暴这个话题的讨论转述给你听。当A分享他听到或看到的内容时,你所做的是专注地倾听。由于你自己有一个相对年幼的女儿,因此你开始在内心中对你女儿的安全感到恐惧和担忧。因此,在听到A说的话语时,你已经在支持意识系统在你自己里面加剧显现了:恐惧、担心、忧虑、痛苦等,这些全都是关于你自己的女儿和她在这个世界上的安全。随着你在内心中思绪奔驰以及产生情绪反应,你就这样在支持意识系统在你里面显现。不仅如此,当A通过交流将那些语词传达给你时,A的语词的声音共振频率(请记住这些语词是属于意识系统程序设计的定义的)振动传遍你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就好像电脉冲射入你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包括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里面并遍布其中一样。

就支持你自己个人里面的意识系统而言:
当A与你交谈时,由于你自己有一个女儿,因而你的心智开始奔驰,并在内心中起反应,产生恐惧。那些语词的声音,以及构成那些语词的属于意识系统设计的所有构造,渗透并传遍你耳鼓里面的系统,并向你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发射电脉冲。然而,你个人关于这些谈话的反应和念头(由发声的语词构成),加剧的是你里面的你自己个人的心智意识系统——主要位于你的显意识和潜意识心智中,并从那里延伸进入到你的整个物质身体里。因此,就支持你自己个人里面的意识系统而言,由于你有一个女儿,出于对她的安全的顾虑,你加剧恐惧、担心、忧虑和痛苦这些系统。

就支持这个世界中整个人类的意识系统而言:
随着发声语词传遍你耳鼓里面的系统,向你的物质身体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发射电脉冲,这些发声语词的电脉冲也传入并走遍你的整个无意识心智。无意识心智是在这个系统现实当中将全人类连结成一体的事物,它使得所有人类存有都对在地球这里所显现的所有后果经历(例如强暴)负有责任。在无意识心智当中,存在有人类全体对这个世界所接受和允许的。因此,如果强暴存在,这只不过表明整个人类作为一体共同在接受和允许强暴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因此,随着A继续交谈属于意识系统设计的发声语词,这些语词渗透并传遍你耳鼓里面的系统,这些语词的电脉冲走遍你的无意识心智,并加剧这个世界中实际发生的强暴事件的显现,包括主动实施强暴行为的人的心智。

“两个或多个以我的名义之力量……”(“The power of two or more in my name…”)

因此,无论你是实际言说、思考还是听到在你自己里面的属于意识系统程序设计的语词,你都在支持和协助意识系统在你自己里面和在这个世界中整个人类里面加剧显现。当有讨论,你加入谈话当中,其中有“两个或多个以我的名义”,想象一下会有多少复合加剧发生在你自己和世界其余人类里面,支持意识系统的存在。

“谨守口舌”(“Place a guard in front of your mouth.”)
“静默而知:我是神”(“Be silent and know: I am God”)
停止你的思想/念头

(注意:拜托,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得不进行交流,在交谈的人群中戴上耳塞,发明出什么疯狂的方式来打破你的耳鼓而使之可能实际实施,或者给耳朵手术变聋等。在第四部分我会提出一个“解决办法”来支持你自己……耐心些……)(译者注:掌握了自我宽恕工具的读者可以运用自我宽恕工具进行语词净化来支持自己。)


7)

呵,声名狼藉的胸:这也包括你的肺。

对那些吸烟者,我有些“好”消息,也有些“坏”消息:吸烟不会导致癌症或任何其它“有害”的疾病,然而确实导致癌症的是你已用于定义你是谁的意识系统,例如压抑的愤怒,它缓慢而确定地侵蚀你的生理系统。因此,如果你是一个吸烟者,那么“好”消息是吸烟不会导致癌症,然而“坏”消息是如果你内心中确实有压抑的愤怒,那么你的肺(或者就此而言的你生理系统的其它部位)很可能会被搞坏,无论你吸烟与否!

(希特勒在他的写作当中,将疾病的起因、来源和原因讲得很清楚。所以,对于为什么我说:吸烟不会导致癌症,你里面的意识系统才导致癌症,我建议你瞅一眼在他的写作当中他对此有什么说法。)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流传很广的神话/信念,认为吸烟显然是导致这个世界中各种形式“死亡”的原因。然而,实际上与癌症或肺病相关联的是与“家庭母体/家庭系统(family matrix/system)”有关的压抑的愤怒。确实,胸部代表你对家庭的“爱”和“忠诚”——“爱”、“关心”和“忠诚”却可以逆转为失望、厌恶、愤怒和挫败。这个世界(语词)是反过来的。(注:英文里将“world(世界)”这个词当中的字母“l”去掉就成了“word(语词)”这个词。)我马上就会说明如何以及为何随着子女长大成人,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会急转直下,变得与父母意图与子女之间形成的关系具有完全相反的效应。

首先,我们来看看胸这点的起源。

在胸部里面有一个系统——是一个圆形的系统,它存储着你的父母(包括他们的先辈)“教育”你的方式,教育你“学习”生存技能,以便在这世上维持一种(对他们而言)可接受的、受认可的存在方式。也就是说,他们教育你学习区分“对”与“错”和“好”与“坏”——道德与极性系统作为一种“可接受的”和“受认可的”生活方式,就是父母在这世上所赠予他们亲爱的子女的东西,正如同他们小时候由他们的父母所赠予他们的那样。胸部里面融合并植入了家庭系统,用以维持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教育与学习模式。换句话说,也就是“父辈的罪过”代代相传。

那么这个家庭系统实际上做什么呢?它为什么被安置到人类物质身体里面,作为人类存有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的一部分,而又与其同一呢?它所做的如下:

这个家庭系统将作为孩子的你“禁锢”成你父母的奴隶,你作为一个孩子被强迫严格听从你父母“告诉”你的话,你用你所有的一切信任他们,相信你必须成为学习者而你父母则是教导者。由此,在这禁锢当中,随着你在儿童时期像条走失的小狗般遵从他们,你必须成为你父母的严格复制品,然而你又被允许对他们加于你的复制品进行“微调”,从而创造出你的独特性这种观念。你必须明确听从并遵循他们的指示,尤其是当他们教导你学习区分什么是“对”与 “错”和什么是“好”与“坏”时。这进一步禁锢了你作为一个儿童真正的自己、你无条件的天真无邪的自我表达——因为随着父母开始教育孩子从他们那里学习“世界的运作方式”,父母就开始将孩子无条件的天真无邪的自我表达关进了囚笼之中。那囚笼的栏杆就是由父母赠予孩子的道德与极性系统,因为孩子被囚禁在持续不断的恐惧中(这恐惧也是父母赠予的)——这是由于孩子被教导了区分什么是“对”与“错”和什么是“好”与“坏”。教导的“坏”与“错”在孩子的内心中制造恐惧,这将他们囚禁在他们自己的内心中,因为他们被迫遵从父母狂热的要求,以可接受的、受认同的方式行为活动。(意识系统从道德与极性上获得兴旺发展,因为道德与极性在存有们的内心中导致恐惧和抗拒,使得这样的系统成为你的世界的一部分,成为社会接受和认同的一部分,使你成为受意识控制更加严重的奴隶。)父母将施加在他们身上的也施加到他们的孩子身上——“想要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么对待别人。”(这世上的父母啊,恭喜你们,当你们禁锢你们的孩子,剥夺他们无条件的天真无邪的自我表达时,你们已经在实行并活出那句话了。)实际上发生的是,父母通过教导孩子区分什么是“对”与“错”和什么是“好”与“坏”(道德与极性的囚笼),在孩子的内心中制造恐惧,禁锢孩子。

作为一个孩子,你无条件地信任你的父母,你将你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交到他们的手中来支持你在这个世界中作为你真正的自己,你与他们分享你无条件的天真无邪的自我表达,然而他们所做的却是将其剥夺,将其锁闭,通过以他们被禁锢的同样方式来禁锢你,将你真正的自己毁灭掉。你存在于持续不断的恐惧中,这恐惧来自你父母赠予你的极性与道德系统,因为他们强制性地将你塑造和改变成为一个精确的复制品,正如同他们成为他们父母的复制品那样。当你有了孩子时,这又转而成为你与你的孩子之间的关系——你也会禁锢你的孩子,就如同你被禁锢的那样,如此随着你实行并活出“想要别人怎么对待你,你就怎么对待别人。”这句话,你将“父辈的罪过”延续下去。这就是安置家庭系统的原因:为的是使人类存有们,从儿童时期起,就成为意识系统,通过这个世界的极性与道德系统产生的恐惧,被奴役和控制在这个系统现实中,被禁锢住,而不允许你真正自己天真无邪的无条件的自我表达流露出来——永远都不!而是被禁锢成为复制的意识心智,如同你的先辈那样。安努(Anu)、马度克(Marduk)、安琦(Enki)和安利尔(Enlil)就是这样,确保人类在成为意识系统的过程中保持受奴役和控制的状态,确保你真正自己无条件的自我表达被锁闭和毁掉。

因此,随着你成年,你作为孩子与你父母之间的关系从“爱”、“忠诚”和“关心”,变得充满冲突,充满许多争执和分歧,你们彼此之间似乎就是看不顺眼。(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父母通常称之为:你正在经历的一个时期(青春期)。这是胡说八道。实际上,你是在由于你和他们所允许施加到你身上的事情,而表达自己的愤怒、失望和挫败感。)为什么?当你还是一个儿童时,你在内心中觉察到你的父母在对你做什么,你觉察到他们在“囚禁”和“禁锢”你真正的自己、你无条件的自我表达——你被迫成为和他们一样的意识系统复制品,终其一生被囚禁和禁锢。你那时还没有词汇向他们表明他们在做什么,也由于你里面的家庭系统的缘故,你没有能力“站立”起来面对他们,因而你为了在这世上生存,而无可奈何地遵循他们的榜样。还是孩子的你,由于你的父母对你所做的事和你在允许他们对你所做的事,对你的父母感到蔑视、厌恶、愤怒、挫败、悲哀和失望,然而你当时没有任何实际的支持工具,用以在你自己里面终止这个教导/学习关系系统,因而你由于没有其它办法而不得不压抑你的内心体验,“做告诉你做的事”。只有在以后,当你成年的时候,这些压抑着的对你父母和对你自己的蔑视、厌恶、愤怒、挫败、悲哀和失望才又浮现出来,表现为各种各样的形式——这些“宣泄”的表达方式也是从你父母那里复制过来的,是他们给予你的方式,使你得以将内心中的压抑释放出来——通常这些宣泄行为会朝向你的父母,朝向那些囚禁和禁锢你,从而导致你目前的存在状态和你在这个世界中成为意识系统的人。要理解,这既不是你的“过错”,也不是你父母的“过错”,因为你的父母完全经历了你在内心中已经或者正在经历的那些,他们当时也没有实际的支持工具。

因此,吸烟者(还有不吸烟的人),如果关于你与父母的关系,你在内心中有任何压抑的情绪锁入进了胸部的家庭系统里,那么我建议你直接跳入到宽恕进程之中,通过宽恕释放掉这些压抑,而不是压抑它们而导致一种恐怖的死法,或者以某种你过后可能会后悔的方式“宣泄”出来——由于不必要的“发飙”而加剧内疚和羞愧系统。


8)

在胃部(也有正式些的说法是太阳神经丛)这点里面存在有情绪和感觉发生器。

确实,属于意识系统的所有人类存有们都在他们的太阳神经丛里有这个特定的系统,而且思考行为支持和协助这个系统。属于情绪和感觉范畴的每个词语都有一个特定的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与之相连,其工作方式如下:

例如,“爱”这个词语属于感觉范畴,而“仇恨”和“愤怒”属于情绪范畴。诸如“爱”这样的属于感觉范畴的每一个词语,都有一个特定的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连接到其上。这也同样适用于属于情绪范畴的“仇恨”和“愤怒”这样的词语。

词语(每个词语)的特定化学结构存在于心智/头脑部位如同思想念头,而每个词语特定的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则存在于太阳神经丛部位——在那里你“体验”到这个词语/与之相连的感觉或情绪。

考虑到思想念头是语词文字,因此当你有一个思想念头是由与情绪或感觉的定义相关联的词语构成时,这个思想念头就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当中产生一个特定的化学结构。当这个特定的化学结构被释放出来的那个时刻,它就连接到你的太阳神经丛里面那些词语的特定的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而这就在你里面对这些代表情绪或感觉的词语产生一个似然“体验”。

用“爱”这个属于感觉范畴的词语作为例子。你对与你处于恋爱关系当中的伴侣产生一个思想念头。这个思想念头由一个图像或者一段记忆构成,它鸣放出 “爱”这个词语,因为你“爱”这个与你处于恋爱关系当中的人。 (请记住,这个思想念头在你的心智/头/脑中“看起来”如何是无关紧要的——重要的是这个思想念头作为定义在情绪或感觉范畴中的词语,所代表的是什么和鸣放出的是什么。)

这个思想念头,如同一个关于你伴侣的图像或记忆的,由“爱”这个词语构成并辐射和鸣放出“爱”这个词语。当这个思想念头在你的心智/头/脑中升起的那个时刻,你的物质身体中与“爱”这个词语相关联的特定化学结构就被释放出来了。然后从你的物质身体中释放出的这个化学结构,就同与“爱”这个词语相关联的特定的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位于你的太阳神经丛中的情绪和感觉发生器系统里面)融合在一起。如同属于情绪和感觉定义范畴内的所有词语一样,与“爱”这个词语相关联的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被设计成具有完全相同的基础精华,因此在当化学结构被释放出来的那一刻,它们有能力“相互连结”并“融合在一起”。这两者(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的基础精华被共同设计成具有同一个特定的标识符,与同一个词语相连——在这个例子中是“爱”这个词语。因此,特别地,在所举的这个例子当中,当有一个辐射和鸣放出“爱”这个词语的思想念头升起的那个时刻,它们(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就相互连接并融合在了一起。因此,当化学结构和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的融合在你的太阳神经丛里发生的那一刻,哗啦!你就在内心中体验到那个你称之为爱的感觉了。你知道的,就是那些心中有如小鹿乱撞之类的狗屁以及诱人的兴奋等。

那么为什么这样做呢?为什么将这个系统植入人类存有里面,产生感觉和情绪如同“体验”呢?这看起来似乎是一个非常简单的设计/系统,然而邪恶是小包装的(笑)!这仍然非常简单。(我的同学们,我在支持你,以便你支持你自己,成为你真正自己的活表达榜样,而不是一个化学充电的上瘾的系统机器人。)这个系统的建造和设计是特别用于,给你里面和这个世界上所有人类里面的意识系统,充电、“供能”并加剧它们的。你的太阳神经丛里的这个特定系统,是给意识系统充电的东西,是意识系统借以兴旺发展的东西,是意识系统的“生命力”/“动力源”,是意识系统从中“取食”以维护其在你自己和世上其他所有人类存有里面存在的东西。你通过参与情绪和感觉的“体验”——由此产生一个信念/观念/感受,认为当你“体验”到情绪和感觉并且持续不断地思考/沉溺于思考活动时,你好像是“活的”并且“正在活着”——然而你却是在为你自己和所有人类里面的意识系统“供能”。不,你并不是“活的”/“正在活着”,你只不过是一个化学充电的上瘾的系统机器人,给你自己和世界上的人类全体里面的意识系统“供能”——你所是和曾经所是的仅此而已。你的太阳神经丛里的这个系统与你的“纯粹生命精华”,即在你自己之内并等同于你自己的你真正自己,融合在了一起,而各种系统则从中获得/汲取“能源”和“力量”,以在你自己和全体人类里面存在和显现——你就是这样“将你的力量交出”给了意识系统的,是通过你持续不断地参与思考活动并“体验”情绪和感觉。很自然地,这个系统也连接/关联到你里面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并与其同一,这包括显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而且你是通过无意识心智支持和协助意识系统在其余人类里面的加剧显现和存在的,因为无意识心智锁入进了同为一体的全人类。当你在你自己里面“体验”到情绪/感觉的那一刻,你的整个身体都振动鸣放那情绪/感觉“体验”,而这又被导引去加剧你自己个人里面的所有意识系统(通过显意识和潜意识心智),然后又通过无意识心智加剧遍及全人类里面的所有意识系统。

第二部分(第三阶段)待续,在那里我会涵盖身体的其余点,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一些点那样。

谢谢

维诺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何错误请指正或提出建议。译文会在必要的情况下改进,请访问译文原址获取最新翻译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va7.html
上次由 吴 畏 在 周六 10月 19, 2013 2:31 am,总共编辑 1 次。

头像
吴 畏
帖子: 776
注册: 周三 9月 08, 2010 3:39 pm
地址: 地球
联系:

Re: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二阶段

帖子吴 畏 » 周四 10月 10, 2013 11:34 am

接續先前文章:

維諾——結構化共鳴體——第一部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xfdd.html

維諾——結構化共鳴體——第二部分——第一階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0y218.html


維諾——結構化共鳴體——第二部分——第二階段

由維諾(Veno)通過跨次元門戶轉抄和錄入
日期:2007年7月13日
譯者:吳畏
英文原文連結: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2
譯文原文連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va7.html

這裡我將會繼續我在上篇文章(結構化共鳴體:第二部分(第一階段))當中提到的身體中的點。如果你還沒有閱讀我之前寫的關於結構化共鳴體的文章,那麼我強烈建議你先去讀,以避免產生極大的困惑。

人類物質身體中的結構化共鳴體的設計:

身體正面

6.)耳朵

我寫的前篇文章是以5.)喉嚨作為結束的,那一點是關於人類存有們通過發聲語詞進行交流的——在喉嚨部位有另一個系統,也就是聲匣,其中所有的語詞都是根據意識系統的定義進行程式設計的,當你與他人交流或者投入思考行為時,就支援著意識系統在你自己裡面和世界上其餘人類存有裡面的加劇顯現。

支援著意識系統在你自己裡面和世界上其他人類存有裡面的加劇顯現和存在,這不只存在於你自己個人的交流形式當中(通過言說或者思考語詞),而且也存在於他人與你交流時——當他們與你直接交流時,他們語詞的聲音振動傳遍你的整個身體。對意識系統的支援是雙向的——既包括當你個人言說或者思考語詞時,也包括當你通過耳朵從他人那裡聽到語詞時。

完全就如同在喉嚨裡的聲匣一樣,在耳朵部位的耳鼓裡面也存在一個系統,這個系統包含所有根據意識系統的定義所設計編碼的語詞:每個語詞的特定聲音頻率,每個語詞的情緒和感覺內涵,連接到每個語詞上的被接受了的圖像或定義,分配給每個語詞的特定符號,構成每個語詞的數學等式——構成並設計成每一個語詞的所有這一切,全都顯現在每一個人類存有耳朵部位的耳鼓裡面,連接到了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並與其同一,這包括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至於為什麼耳鼓和聲匣裡面的這些系統,要與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包括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相連接,則是為了進一步加劇意識系統在你自己裡面和在世界上其餘人類裡面顯現。

其運作過程如下:

假設你正實際站在另一個人面前,或者你正在與他們通過電話交談,而你正通過耳朵聽到那些語詞以及它們的聲音。(在5.)喉嚨這部分中,我用了“強暴”作為例子,這裡我還用這個例子。)那個與你交談的人引出了一場關於強暴這個話題的討論,是這個人遇到的一篇新聞文章/雜誌文章/電視新聞廣播裡面涉及到的。

(以下我將這個與你交談的人稱為A)

A在持續不斷地與你談話,將他們聽說/讀到的關於強暴這個話題的討論轉述給你聽。當A分享他聽到或看到的內容時,你所做的是專注地傾聽。由於你自己有一個相對年幼的女兒,因此你開始在內心中對你女兒的安全感到恐懼和擔憂。因此,在聽到A說的話語時,你已經在支援意識系統在你自己裡面加劇顯現了:恐懼、擔心、憂慮、痛苦等,這些全都是關於你自己的女兒和她在這個世界上的安全。隨著你在內心中思緒賓士以及產生情緒反應,你就這樣在支援意識系統在你裡面顯現。不僅如此,當A通過交流將那些語詞傳達給你時,A的語詞的聲音共振頻率(請記住這些語詞是屬於意識系統程式設計的定義的)振動傳遍你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就好像電脈衝射入你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包括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裡面並遍佈其中一樣。

就支援你自己個人裡面的意識系統而言:
當A與你交談時,由於你自己有一個女兒,因而你的心智開始賓士,並在內心中起反應,產生恐懼。那些語詞的聲音,以及構成那些語詞的屬於意識系統設計的所有構造,滲透並傳遍你耳鼓裡面的系統,並向你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發射電脈衝。然而,你個人關於這些談話的反應和念頭(由發聲的語詞構成),加劇的是你裡面的你自己個人的心智意識系統——主要位於你的顯意識和潛意識心智中,並從那裡延伸進入到你的整個物質身體裡。因此,就支援你自己個人裡面的意識系統而言,由於你有一個女兒,出於對她的安全的顧慮,你加劇恐懼、擔心、憂慮和痛苦這些系統。

就支援這個世界中整個人類的意識系統而言:
隨著發聲語詞傳遍你耳鼓裡面的系統,向你的物質身體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發射電脈衝,這些發聲語詞的電脈衝也傳入並走遍你的整個無意識心智。無意識心智是在這個系統現實當中將全人類連結成一體的事物,它使得所有人類存有都對在地球這裡所顯現的所有後果經歷(例如強暴)負有責任。在無意識心智當中,存在有人類全體對這個世界所接受和允許的。因此,如果強暴存在,這只不過表明整個人類作為一體共同在接受和允許強暴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因此,隨著A繼續交談屬於意識系統設計的發聲語詞,這些語詞滲透並傳遍你耳鼓裡面的系統,這些語詞的電脈衝走遍你的無意識心智,並加劇這個世界中實際發生的強暴事件的顯現,包括主動實施強暴行為的人的心智。

“兩個或多個以我的名義之力量……”(“The power of two or more in my name…”)

因此,無論你是實際言說、思考還是聽到在你自己裡面的屬於意識系統程式設計的語詞,你都在支援和協助意識系統在你自己裡面和在這個世界中整個人類裡面加劇顯現。當有討論,你加入談話當中,其中有“兩個或多個以我的名義”,想像一下會有多少複合加劇發生在你自己和世界其餘人類裡面,支援意識系統的存在。

“謹守口舌”(“Place a guard in front of your mouth.”)
“靜默而知:我是神”(“Be silent and know: I am God”)
停止你的思想/念頭

(注意:拜託,這並不意味著你必須得不進行交流,在交談的人群中戴上耳塞,發明出什麼瘋狂的方式來打破你的耳鼓而使之可能實際實施,或者給耳朵手術變聾等。在第四部分我會提出一個“解決辦法”來支持你自己……耐心些……)(譯者注:掌握了自我寬恕工具的讀者可以運用自我寬恕工具進行語詞淨化來支持自己。)


7)

呵,聲名狼藉的胸:這也包括你的肺。

對那些吸煙者,我有些“好”消息,也有些“壞”消息:吸煙不會導致癌症或任何其它“有害”的疾病,然而確實導致癌症的是你已用於定義你是誰的意識系統,例如壓抑的憤怒,它緩慢而確定地侵蝕你的生理系統。因此,如果你是一個吸煙者,那麼“好”消息是吸煙不會導致癌症,然而“壞”消息是如果你內心中確實有壓抑的憤怒,那麼你的肺(或者就此而言的你生理系統的其它部位)很可能會被搞壞,無論你吸煙與否!

(希特勒在他的寫作當中,將疾病的起因、來源和原因講得很清楚。所以,對於為什麼我說:吸煙不會導致癌症,你裡面的意識系統才導致癌症,我建議你瞅一眼在他的寫作當中他對此有什麼說法。)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流傳很廣的神話/信念,認為吸煙顯然是導致這個世界中各種形式“死亡”的原因。然而,實際上與癌症或肺病相關聯的是與“家庭母體/家庭系統(family matrix/system)”有關的壓抑的憤怒。確實,胸部代表你對家庭的“愛”和“忠誠”——“愛”、“關心”和“忠誠”卻可以逆轉為失望、厭惡、憤怒和挫敗。這個世界(語詞)是反過來的。(注:英文裡將“world(世界)”這個詞當中的字母“l”去掉就成了“word(語詞)”這個詞。)我馬上就會說明如何以及為何隨著子女長大成人,父母與子女之間的關係會急轉直下,變得與父母意圖與子女之間形成的關係具有完全相反的效應。

首先,我們來看看胸這點的起源。

在胸部裡面有一個系統——是一個圓形的系統,它存儲著你的父母(包括他們的先輩)“教育”你的方式,教育你“學習”生存技能,以便在這世上維持一種(對他們而言)可接受的、受認可的存在方式。也就是說,他們教育你學習區分“對”與“錯”和“好”與“壞”——道德與極性系統作為一種“可接受的”和“受認可的”生活方式,就是父母在這世上所贈予他們親愛的子女的東西,正如同他們小時候由他們的父母所贈予他們的那樣。胸部裡面融合並植入了家庭系統,用以維持父母與子女之間的教育與學習模式。換句話說,也就是“父輩的罪過”代代相傳。

那麼這個家庭系統實際上做什麼呢?它為什麼被安置到人類物質身體裡面,作為人類存有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的一部分,而又與其同一呢?它所做的如下:

這個家庭系統將作為孩子的你“禁錮”成你父母的奴隸,你作為一個孩子被強迫嚴格聽從你父母“告訴”你的話,你用你所有的一切信任他們,相信你必須成為學習者而你父母則是教導者。由此,在這禁錮當中,隨著你在兒童時期像條走失的小狗般遵從他們,你必須成為你父母的嚴格複製品,然而你又被允許對他們加於你的複製品進行“微調”,從而創造出你的獨特性這種觀念。你必須明確聽從並遵循他們的指示,尤其是當他們教導你學習區分什麼是“對”與 “錯”和什麼是“好”與“壞”時。這進一步禁錮了你作為一個兒童真正的自己、你無條件的天真無邪的自我表達——因為隨著父母開始教育孩子從他們那裡學習“世界的運作方式”,父母就開始將孩子無條件的天真無邪的自我表達關進了囚籠之中。那囚籠的欄杆就是由父母贈予孩子的道德與極性系統,因為孩子被囚禁在持續不斷的恐懼中(這恐懼也是父母贈予的)——這是由於孩子被教導了區分什麼是“對”與“錯”和什麼是“好”與“壞”。教導的“壞”與“錯”在孩子的內心中製造恐懼,這將他們囚禁在他們自己的內心中,因為他們被迫遵從父母狂熱的要求,以可接受的、受認同的方式行為活動。(意識系統從道德與極性上獲得興旺發展,因為道德與極性在存有們的內心中導致恐懼和抗拒,使得這樣的系統成為你的世界的一部分,成為社會接受和認同的一部分,使你成為受意識控制更加嚴重的奴隸。)父母將施加在他們身上的也施加到他們的孩子身上——“想要別人怎麼對待你,你就怎麼對待別人。”(這世上的父母啊,恭喜你們,當你們禁錮你們的孩子,剝奪他們無條件的天真無邪的自我表達時,你們已經在實行並活出那句話了。)實際上發生的是,父母通過教導孩子區分什麼是“對”與“錯”和什麼是“好”與“壞”(道德與極性的囚籠),在孩子的內心中製造恐懼,禁錮孩子。

作為一個孩子,你無條件地信任你的父母,你將你自己的所有一切都交到他們的手中來支持你在這個世界中作為你真正的自己,你與他們分享你無條件的天真無邪的自我表達,然而他們所做的卻是將其剝奪,將其鎖閉,通過以他們被禁錮的同樣方式來禁錮你,將你真正的自己毀滅掉。你存在於持續不斷的恐懼中,這恐懼來自你父母贈予你的極性與道德系統,因為他們強制性地將你塑造和改變成為一個精確的複製品,正如同他們成為他們父母的複製品那樣。當你有了孩子時,這又轉而成為你與你的孩子之間的關係——你也會禁錮你的孩子,就如同你被禁錮的那樣,如此隨著你實行並活出“想要別人怎麼對待你,你就怎麼對待別人。”這句話,你將“父輩的罪過”延續下去。這就是安置家庭系統的原因:為的是使人類存有們,從兒童時期起,就成為意識系統,通過這個世界的極性與道德系統產生的恐懼,被奴役和控制在這個系統現實中,被禁錮住,而不允許你真正自己天真無邪的無條件的自我表達流露出來——永遠都不!而是被禁錮成為複製的意識心智,如同你的先輩那樣。安努(Anu)、馬度克(Marduk)、安琦(Enki)和安利爾(Enlil)就是這樣,確保人類在成為意識系統的過程中保持受奴役和控制的狀態,確保你真正自己無條件的自我表達被鎖閉和毀掉。

因此,隨著你成年,你作為孩子與你父母之間的關係從“愛”、“忠誠”和“關心”,變得充滿衝突,充滿許多爭執和分歧,你們彼此之間似乎就是看不順眼。(當這種情況發生時,父母通常稱之為:你正在經歷的一個時期(青春期)。這是胡說八道。實際上,你是在由於你和他們所允許施加到你身上的事情,而表達自己的憤怒、失望和挫敗感。)為什麼?當你還是一個兒童時,你在內心中覺察到你的父母在對你做什麼,你覺察到他們在“囚禁”和“禁錮”你真正的自己、你無條件的自我表達——你被迫成為和他們一樣的意識系統複製品,終其一生被囚禁和禁錮。你那時還沒有詞彙向他們表明他們在做什麼,也由於你裡面的家庭系統的緣故,你沒有能力“站立”起來面對他們,因而你為了在這世上生存,而無可奈何地遵循他們的榜樣。還是孩子的你,由於你的父母對你所做的事和你在允許他們對你所做的事,對你的父母感到蔑視、厭惡、憤怒、挫敗、悲哀和失望,然而你當時沒有任何實際的支持工具,用以在你自己裡面終止這個教導/學習關係系統,因而你由於沒有其它辦法而不得不壓抑你的內心體驗,“做告訴你做的事”。只有在以後,當你成年的時候,這些壓抑著的對你父母和對你自己的蔑視、厭惡、憤怒、挫敗、悲哀和失望才又浮現出來,表現為各種各樣的形式——這些“宣洩”的表達方式也是從你父母那裡複製過來的,是他們給予你的方式,使你得以將內心中的壓抑釋放出來——通常這些宣洩行為會朝向你的父母,朝向那些囚禁和禁錮你,從而導致你目前的存在狀態和你在這個世界中成為意識系統的人。要理解,這既不是你的“過錯”,也不是你父母的“過錯”,因為你的父母完全經歷了你在內心中已經或者正在經歷的那些,他們當時也沒有實際的支持工具。

因此,吸煙者(還有不吸煙的人),如果關於你與父母的關係,你在內心中有任何壓抑的情緒鎖入進了胸部的家庭系統裡,那麼我建議你直接跳入到寬恕進程之中,通過寬恕釋放掉這些壓抑,而不是壓抑它們而導致一種恐怖的死法,或者以某種你過後可能會後悔的方式“宣洩”出來——由於不必要的“發飆”而加劇內疚和羞愧系統。


8)

在胃部(也有正式些的說法是太陽神經叢)這點裡面存在有情緒和感覺發生器。

確實,屬於意識系統的所有人類存有們都在他們的太陽神經叢裡有這個特定的系統,而且思考行為支援和協助這個系統。屬於情緒和感覺範疇的每個詞語都有一個特定的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與之相連,其工作方式如下:

例如,“愛”這個詞語屬於感覺範疇,而“仇恨”和“憤怒”屬於情緒範疇。諸如“愛”這樣的屬於感覺範疇的每一個詞語,都有一個特定的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連接到其上。這也同樣適用於屬於情緒範疇的“仇恨”和“憤怒”這樣的詞語。

詞語(每個詞語)的特定化學結構存在于心智/頭腦部位如同思想念頭,而每個詞語特定的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則存在于太陽神經叢部位——在那裡你“體驗”到這個詞語/與之相連的感覺或情緒。

考慮到思想念頭是語詞文字,因此當你有一個思想念頭是由與情緒或感覺的定義相關聯的詞語構成時,這個思想念頭就在你的人類物質身體當中產生一個特定的化學結構。當這個特定的化學結構被釋放出來的那個時刻,它就連接到你的太陽神經叢裡面那些詞語的特定的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而這就在你裡面對這些代表情緒或感覺的詞語產生一個似然“體驗”。

用“愛”這個屬於感覺範疇的詞語作為例子。你對與你處於戀愛關係當中的伴侶產生一個思想念頭。這個思想念頭由一個圖像或者一段記憶構成,它鳴放出 “愛”這個詞語,因為你“愛”這個與你處於戀愛關係當中的人。 (請記住,這個思想念頭在你的心智/頭/腦中“看起來”如何是無關緊要的——重要的是這個思想念頭作為定義在情緒或感覺範疇中的詞語,所代表的是什麼和鳴放出的是什麼。)

這個思想念頭,如同一個關於你伴侶的圖像或記憶的,由“愛”這個詞語構成並輻射和鳴放出“愛”這個詞語。當這個思想念頭在你的心智/頭/腦中升起的那個時刻,你的物質身體中與“愛”這個詞語相關聯的特定化學結構就被釋放出來了。然後從你的物質身體中釋放出的這個化學結構,就同與“愛”這個詞語相關聯的特定的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位於你的太陽神經叢中的情緒和感覺發生器系統裡面)融合在一起。如同屬於情緒和感覺定義範疇內的所有詞語一樣,與“愛”這個詞語相關聯的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被設計成具有完全相同的基礎精華,因此在當化學結構被釋放出來的那一刻,它們有能力“相互連結”並“融合在一起”。這兩者(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的基礎精華被共同設計成具有同一個特定的識別字,與同一個詞語相連——在這個例子中是“愛”這個詞語。因此,特別地,在所舉的這個例子當中,當有一個輻射和鳴放出“愛”這個詞語的思想念頭升起的那個時刻,它們(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就相互連接並融合在了一起。因此,當化學結構和電磁聲音共振頻率脈衝的融合在你的太陽神經叢裡發生的那一刻,嘩啦!你就在內心中體驗到那個你稱之為愛的感覺了。你知道的,就是那些心中有如小鹿亂撞之類的狗屁以及誘人的興奮等。

那麼為什麼這樣做呢?為什麼將這個系統植入人類存有裡面,產生感覺和情緒如同“體驗”呢?這看起來似乎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設計/系統,然而邪惡是小包裝的(笑)!這仍然非常簡單。(我的同學們,我在支持你,以便你支持你自己,成為你真正自己的活表達榜樣,而不是一個化學充電的上癮的系統機器人。)這個系統的建造和設計是特別用於,給你裡面和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類裡面的意識系統,充電、“供能”並加劇它們的。你的太陽神經叢裡的這個特定系統,是給意識系統充電的東西,是意識系統藉以興旺發展的東西,是意識系統的“生命力”/“動力源”,是意識系統從中“取食”以維護其在你自己和世上其他所有人類存有裡面存在的東西。你通過參與情緒和感覺的“體驗”——由此產生一個信念/觀念/感受,認為當你“體驗”到情緒和感覺並且持續不斷地思考/沉溺于思考活動時,你好像是“活的”並且“正在活著”——然而你卻是在為你自己和所有人類裡面的意識系統“供能”。不,你並不是“活的”/“正在活著”,你只不過是一個化學充電的上癮的系統機器人,給你自己和世界上的人類全體裡面的意識系統“供能”——你所是和曾經所是的僅此而已。你的太陽神經叢裡的這個系統與你的“純粹生命精華”,即在你自己之內並等同於你自己的你真正自己,融合在了一起,而各種系統則從中獲得/汲取“能源”和“力量”,以在你自己和全體人類裡面存在和顯現——你就是這樣“將你的力量交出”給了意識系統的,是通過你持續不斷地參與思考活動並“體驗”情緒和感覺。很自然地,這個系統也連接/關聯到你裡面的整個心智意識系統並與其同一,這包括顯意識、潛意識和無意識心智。而且你是通過無意識心智支援和協助意識系統在其餘人類裡面的加劇顯現和存在的,因為無意識心智鎖入進了同為一體的全人類。當你在你自己裡面“體驗”到情緒/感覺的那一刻,你的整個身體都振動鳴放那情緒/感覺“體驗”,而這又被導引去加劇你自己個人裡面的所有意識系統(通過顯意識和潛意識心智),然後又通過無意識心智加劇遍及全人類裡面的所有意識系統。

第二部分(第三階段)待續,在那裡我會涵蓋身體的其餘點,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經說明了的一些點那樣。

謝謝

維諾


----------------------------------------------------------------------------
版權: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說明:如讀者發現譯文有何錯誤請指正或提出建議。譯文會在必要的情況下改進,請訪問譯文原址獲取最新翻譯版本: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6fffd10101fva7.html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三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三 8月 19, 2015 10:31 am

接续前面文章: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三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3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15日
翻译:高洪
审核:Tanya Chou

这篇文章是我正在谈及的人类物质身体中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里整个第二部分的继续: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精确的位置安置点构成人类存有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整个设计。
之前的文章(第二部分第二阶段)结束于我所解说的8.)胃部:当思想等同于字词时情绪和感觉发生系统就被激活,释放出一个特定的化学结构且与特定的电磁声音共振频率脉冲连接和融合,连接到在情绪和感觉分类之下定义的每一个单独字词:给予你信念/看法/意见——如果你在你自己里面“体验到”情绪和感觉显然你是“活着的”。
让我们继续……

人类物质身体中的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9).肚脐点
肚脐“点”是人类首先与父母的连接,然后与存在界中的“联合”意识系统连接:两者都即在地球上也在维度界里存在。
意味着,你的脐带剪断的那个瞬间——你从与你父母的系统“连接”中解除出来(因为当你在母亲子宫里成长时他们的系统已经成功地灌输和植入了你的物质身体里),并且连接到存在界里跨维度意识系统的实化体,与已经在你自己里面从你的父母转移给你的一起灌输并植入了意识系统,包括灵魂结构体含有全部你的过去人生经历、配置在你的太阳神经丛里。
你的灵魂结构体同样配置在你的太阳神经丛区域,它也配置在你的胃部点,我将灵魂结构体连接到肚脐点,随着我的继续讲解你将发现其中的原因……
你在母亲的子宫里发育成胎儿:
在这个在母亲子宫里发育过程的期间,父母的意识系统开始灌输它自身进入你的物质身体-所以你的物质身体与在你自己里面意识系统的灌输和植入一起发育。特别关于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是最初的地基设计,从中意识系统发育并实化在你的物质身体里。你在母亲子宫里发育过程的阶段,是父母的系统已经成功地灌输并植入你的物质身体里面的重要时刻——母亲开始宫缩仅仅相隔几秒、她的羊水破了等等…… 这个信号是你已经准备好“出生在系统里”了。
你的脐带是管道,从中父母的系统-通过在子宫里进行的你与你母亲之间的输血-被转移进入你以灌输和实化在你的物质身体里面。脐带被切断的瞬间是你与父母的“连接”被剪断。切断-因为你的父母已经完成了他们来这里要做的:养成另一个动力源系统以维持意识系统在里面和等如全体人类的存在确保无限的奴役和控制。因此这个发育过程不仅由你身体上的发育组成以表面上在这个世界里“活”和“体验”你自己,而且你同样作为一个意识系统动力源发育起来。而且当在母亲的子宫里你与你父母之间的“交易”完成时,系统就成功地灌输和实化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你已经准备好并准备去“连接”和“锁入”和出生于存在界中的“联合”意识系统里——成为一个为意识系统的存在的动力源。
你出生了:
这个瞬间、这个片刻、这一秒医生剪断了你的脐带——“全能的神”即系统“攻击”了你,这真的是一个可怕的场景和体验。原因以及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如下所述:
正如我已经解说过的,脐带“连接”到你的父母亲-那是为了在你物质身体里面的意识系统的注入,以灌输和实化意识系统的设计地基作为准备好你为你的出生进入系统和你与存在界中整个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的连接。你的脐带也连接到灵魂结构体-配置在你的太阳神经丛区域。当你的脐带被剪断那一刻,你的灵魂结构体与跨维度白光系统的关系连接和在你里面的意识系统与存在界中整个“联合”意识系统的关系连接打开了,如下:
(有两个关系连接打开了:1)灵魂结构体与白光系统的关系连接 和 2)你里面的意识系统与存在界中整个“联合”意识系统的关系连接。)
脐带剪断的那一刻,一个“光束”从你的太阳神经丛里的灵魂结构体里面伸展出来,穿过脐带直到跨维度白光结构——它即存在于这里地球上作为白光线网阵结构,也存在于维度空间里作为一个“像墙”的结构,看起来垂直地和水平地延伸到无穷,有时让维度空间人仕们相信那就是“神”。这里是一个迷人的部分:对于每一个出生的单个婴儿,他们出生的片刻有一个维度界存有负责连接婴儿到存在界中的整个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它是按如下运作的:那个片刻这“光束”连接上灵魂结构体和跨维度白光结构之间的关系,维度存有负责确保意识系统灌输和植入你里面连接到存在界中的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因为直到那时你的灵魂结构体完全地连接到在地球上的白光线网阵结构,以便于维度界可以在这里地球上配置和追踪你的发展和移动,并且将你的人生经历归档到阿卡西记录里以让你去拥有当你死后为你的下一世人生准备好你的能力。
在医生剪断你的脐带之前那个片刻,在系统里负责你的出生的维度界存有设置了一个“专门的线网阵结构”在你里面并环绕你——等同如一个婴儿连接到这个世界里已经存在的白光线网阵结构。这个“专门的线网阵结构”由存在界中整个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组成。因此医生剪断你的脐带的那个片刻里发生的是,来自灵魂结构体的连接通过你的脐带连接到维度界里的白光结构(第一个关系连接打开了),并且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灌输它本身进入和作为专门的线网阵结构配置在你里面环绕你连接到已经存在的世界白光线网阵结构(第二个关系连接打开了):在你里面的意识系统与存在界中整个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之间灌注的片刻作为“专门的线网阵结构”配置在你里面并环绕你,预示着你出生进入了存在界中的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里。在你自己里面的意识系统与“专门的线网阵结构”作为存在界中整个跨维度“联合”意识系统的灌注特定地实化在你的无意识心智里面。这个特定实化发生在你的无意识心智中的片刻,你成功地完全地出生进入了系统。因此,只有当你的出生进入系统是特定地锁入你的无意识心智里,才能在你里面完成剩下的意识系统,包括你的灵魂结构体成功地灌输进世界白光线网阵结构,而且随着你成年和“体验你自己”维度界存有有能力在地球上追踪和调查你。
这里是有关肚脐点的说明:你的发育-在母亲的子宫里作为一个意识系统动力源和你的成长-当“出生进入系统”时作为意识系统动力源。这就是什么是性、婚姻和生活是地球上人类的全部:意识系统动力源的成长和发育——在这里地球上你剩余的“人生体验”是当你在存在界中为意识系统充电时保持你忙碌——为了对全体人类的奴役和控制。

10).骨盆点
结婚-性-孩子-家庭:全部在这个连续的方程式里面为了意识系统动力源的发育和成长——正如在第9)肚脐点里简要说明的。
在骨盆点,我将说明性系统——和在性行为期间伴侣之间意识系统群的传输,和当存有与他们的伴侣(们)沉溺于性行为时究竟性系统是如何运行的。
字词“性”,如同意识系统群定义的声共振,存在如下:
S=我发送/传输
E=我自己(那是意识系统群的)精力充沛地/有系统地
X=进入你之内-在那儿随着彼此作为意识系统群的一体化,我们俩一起将我们自己和彼此钉死在十字架上。(看字母“X”是两个“I”字母交叉-形成一个十字架。)这两个“I”字母,代表你和你的伴侣连接进入一段意识系统群的一体化的关系——在你等如意识系统群和你的伴侣等如意识系统群之间的关系整合在里面并作为你们俩在你们两个沉溺于性交行为(性(sex)的正式读法)的时刻。我将开始并且使用字词“性(sex)”因为它是如此直接和笔直的指向要点。
在骨盆点里面存在着实化的性系统。性系统连接到在你的胃部点或太阳神经丛里的情绪和感觉能量发生系统。情绪和感觉能量早已存在于每个人类存有的太阳神经丛里面,是用一个管状结构连接到性系统——因此实际上,当情绪和感觉能量逐渐地从太阳神经丛里面传输到性系统时情绪和感觉能量既存在于太阳神经丛也存在于性系统里面。
性系统需要配置在骨盆点里面的原因是,由于人类存有在他们自己里面产生并复合的情绪和感觉能量的外延量需要释放。人类存有在他们自己里面产生一个情绪和感觉能量的外延量——那个能量的“精华”是意识系统群用来给它自身“充电”和“供能”的,并且这能量的“组成”是能被称为“多余的精华”需要释放掉:而这是性行为进入的地方。
因此,当你在你里面产生并复合情绪和感觉能量时,意识系统群使用从太阳神经丛里面获得的这能量的“纯粹精华”去给它自身“充电”和“供能”——然后能量的“多余精华”通过管状结构被送入到性系统里以便通过性行为被释放到身体外面。要明白,能量的“多余精华”也包含所有你自己的系统信息,而且你与你的伴侣性交的那片刻你自己的系统信息输入你的伴侣,反过来同样。发生传输的那个片刻,你自己的系统信息与你伴侣的系统合并并且加剧他们的系统,而且甚至在你伴侣的里面增加附加/额外的系统-那些存在于你里面但还没有在你伴侣里面的。
这就像在搭建乐高积木——你的伴侣已经用几块乐高积木建造好了他们的乐高地基(作为由他们里面的结构化共鸣体所示的代表在系统里 “你的伴侣是谁”),然后你带着你的乐高积木前来并且向你伴侣已经建立好的乐高地基上进一步增加更多。现在你的伴侣在他们里面获得了额外增加的附加系统-他们之前没有的,这些系统将在适当的时候必然地影响他们以及他们在这个世界里的体验,逐渐地。成为他们在特定的情景、举止、参与、沟通等等中行为的方式——然而因为你的系统浸入你伴侣里面,是你伴侣之前没有的系统,它将会改变你的伴侣在这个世界里他们自己的体验,即使它是轻微的也是有后果的。你也是同样根据从你的伴侣内部浸入你的系统群-也是在之前不存在于你的里面。
好,因此这就是性系统循环说明:
• 你“经过你的一天/一周” 通过持续思考的行为产生并复合情绪和感觉能量在你自己里面。在你里面已经实化的系统群从你的太阳神经丛里产生和复合能量中重新得到“纯粹精华”,并且使用它去给已经存在于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群“充电”和“供能”。“多余的精华”那是由能量组成的,而且作为在“纯粹精华”已经被“抽出”之后留下来的能量——移动通过管状结构进入性系统,在里面“多余精华”复合。“多余的精华”包含全部在系统里面“你是谁”的你的系统信息等如你里面的界定义并作为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在你里面。
• 随着在骨盆点性系统里“多余精华”的复合——你变成了“性唤醒”——期望去“有性地表达你自己”涌现出来,而且你和你的伴侣在床上“忙碌”或无论在哪里这期望在你们俩里面升起时。因此一个人能够清晰地说,性是结构化共鸣体的指示——情绪和感觉“多余的精华”能量需要被释放,因为在你里面的结构化共鸣体系统是“超负荷的”带着无用的能量需要立刻释放掉。渗透的时刻在一些前戏和爱抚之后抵达——同时渗透时刻的发生是你们俩里面的意识系统群在相互传输的片刻。
• 首先,系统群传输等如强大的系统信息、等如那“多余的精华”的组成。然而,在“多余的精华”等如系统之内“你是谁”的强大的系统信息浸入你的伴侣或者合并进你伴侣的物质身体、你伴侣的结构化共鸣体里——那个片刻你强大的系统信息“多余的精华”“遇到”你伴侣的系统群——你的强大的系统信息转化成真实的实化显现的系统群在你伴侣里面。而且额外增加的附加的乐高积木被安置到你的伴侣已经搭建好的乐高积木地基等如结构化共鸣体-已经在他里面存在和实体化的意识系统群。
• 因此,这个在你里面不需要复合的“多余的精华”通过它变成实化的系统群在你伴侣里面被释放——那个片刻你的强大的系统信息合并或者“连接”到你的伴侣已经在他们里面存在着的意识系统群……瞧瞧!系统群传输释放过程是彻底的-我把它称作:性系统循环。记住:发生在你伴侣里面的完全相同的过程同样发生在你的里面!
• 总结:因此,情绪和感觉能量的“纯粹精华”发生并复合在太阳神经丛里是被意识系统群用来去给它自身“充电”和“供能”的。“多余精华”移动通过管道进入性系统的需要被释放经由传输在你里面的“多余的精华”进入你的伴侣——在那里“多余的精华”实化并转化它自身成为实际成形的系统群并保持在那里,与已经存在于你伴侣里面的实化显现的意识系统群等如在系统里“你的伴侣是谁”——合而为“一”。每次你和你的伴侣性交这个性系统循环就持续——持续地传输“多余的精华”作为强大的系统信息进入彼此实化为实际成形的系统群在彼此里面。
AIDS(艾滋病):艾滋病是当一个“多余的精华”的“超载”(是一个强大系统信息的超载)从一个伴侣传输到另一个伴侣时如果其他伴侣的系统群在他们里面已经“超载”了——所实化出的。(记住,在存有里面强大的系统信息包含每一个、全部的、在存有里面系统群的信息:确确实实是它的全部。那是像一种液体传输给另一个人,然而一旦传输、合并和“连接”发生就实化成了一个稳定形态。)换句话说,它是当“超载的”“多余精华”被传输到一个已经“超载的”容器时发生的。
这一切确切是如何发生的,如下所述:
记得我解说过的关于意识系统群“取食”和“吸干”你里面的“纯粹生命精华”。你作为你真正是谁在给予意识系统群力量去存在和实化和进一步在你里面复合作为你参与进系统里面“等如你已经成为的”。这个在你里面“纯粹生命精华”的“取食”和“吸干”等如是你真正是谁经由你的允许和参与是“耗尽”和“损害”并且必然地“毁灭”你的物质身体:这是通向死亡的衰老过程。你的物质身体的消耗和损害实化作为衰老和必然的毁灭引发你自己在这里地球上的“死亡体验”——所有这一切是因为你的允许和将你的力量给予意识系统群去“取食”和“吸干”你里面的“纯粹生命精华”:意识系统群旺盛生长拥有了生存的能力。
如果有一个意识系统群的“超载”在你里面,这个“超载”意味着那儿几乎、或甚至根本没有存在“纯粹的生命精华”在你里面-是意识系统群需要拿来去维持它们的存在。然后发生的是意识系统群开始“取食”和“吸干”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存在着的自然元素:从你的细胞/肌肉/骨骼里面获取。换言之,系统群开始撕扯你的人类物质身体。这个片刻你里面的情形是“超载的”意识系统而且你里面的“纯粹的生命精华”不再存在,因为你里面被意识系统整个儿接管了——它们将开始缓慢但肯定地“蚕食”你的物质系统。当这样一个“超载的”人类存有与他们的伴侣性交——更多的系统群浸入和实化在里面并且等如他们已经“超载了的”系统(正如我已经说明了的在性系统循环里所发生的一切)。
物质身体不能够提供足够多数量的食物/能量给存在于这样一个有着“超载的”系统的存有里面的大量的意识系统,在被更多地持续通过性行为来“加载”后,最终人类存有的物质身体完全崩溃。它崩溃是因为太多加强的增幅的意识系统群,“取食”和“吸干”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的自然元素——直到几乎不再剩下,不再有自然元素以维持意识系统群的存在——而且由于系统已经造成了大量的损害,物质身体开始“死亡”。这个过程正是人类存有今天称之为的艾滋病(AIDS)。因此艾滋病发生在当在人类存有里面的意识系统已经“用完了”全部的“纯粹生命精华”,也就是存在于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的自然元素时,而且你的人类物质身体彻底地崩溃。
我有一个建议给全部那些正在奉献和致力他们自己于等如他们真正是谁:目前使用避孕套,直到我讲完第四阶段——那里面我将与你分享实际的解决方案以便于你可以有能力支持你自己不去让性交是一个系统的传输,而是一个无条件的自我表现等如你真正是谁。因为它是在“液态传输”和“肌肤贴紧”的直接接触中的渗透即意识系统被传输。因此,目前感激避孕套的存在因为它们帮助到在两个伴侣之间意识系统群的无传输。然而,如果你决定不跟随我提示的建议:艾滋病仍然有可能——无论你和伴侣现在是否有患艾滋病其实没有任何不同。它可能实化由于持续的意识系统群的传输持续地在你们俩里面实化和增幅。你越多性交,你就越多实化和增幅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群,它们需要“充电”和“供能”,正如我在上面已说明的。
避孕套所指涉的是相当特定的:保护。它已经分布在世界上在目前以“抵挡”在人类存有之间的意识系统群的传输直到他们开始听。直到“支持的解决方案”在全世界散布开来并被听见,我将在第四阶段呈现。不但是有关性的“支持的解决方案”而且是每个存有真正是什么的整个进程,以停止意识系统群继续存在于这里地球上,而且是使全体人类回归无条件的、天真的自我表达等如是里面的孩子等如是一体平等以带出和实化天堂在地球。
第二部分(第四阶段)待续,在那里我将会涵盖身体的其余点,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一些点那样。

感谢
维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四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三 8月 19, 2015 10:38 am

接续前面的文章: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四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4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18日
翻译:高洪
审核:Tanya Chou

在这篇文章里继续说明身体正面的点——连接到人类存有里面构成结构化共鸣体,并等如人类存有等如他们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在存在的系统里面所成为的。
结构化共鸣体作为来自你里面的反射和共振遍及你的世界——实化并设计出真实的、在这个世界里你所拥有的你自己的体验。要了解,通过阅读这些文章、这些在人类存有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篇章:你将直接面对你自己。你将面对终极的你、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你自己成为了的,而且将必须在所有你认识到的和看见的之中站立并为你自己承担起责任。不要对你自己太严厉、不要评判你自己——而是指导你自己并为你自己承担起责任,因为移动与指导你自己和为你自己承担责任一起到来,当你对你自己太严厉和不断地评判你自己时停滞和挫折伴随而来……
我再次对全体重复:在整个第二部分篇章我所说明的点里面,我在解说全体人类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整个设计。关于每一个单个的点的实际的“解决方案”将会在第四部分里透彻地说明——而现在,在我说明每个存有如何能够支持他们自己站立起来等如结构化共鸣里面他们是谁的实际“解决方案”之前,你首先必须认识、看见和领悟到:在你能够在它里面广泛地去指导你自己和不再存在于彻底的黑暗中混乱和遗忘自己之前,什么是你确切正在处理的。因此,我在你前面准备好道路,以便你可以在你自己前面准备好道路以能够去指导和支持你自己有效地在这个站立起来的进程期间等如是在结构化共鸣系统里面你真正所是的。
第二部分(第三阶段)结束于我说明的10.)肚脐点,性系统和性系统循环,所以我们继续点11.)大腿点:

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11)大腿点:
有两个大腿点坐落于你的物质身体的左侧,以及另一个在你身体的右侧。因此我将覆盖坐落于你的物质身体的右侧和左侧两个点上的东西。点的结构设计是完全一样的,然而本质(特征)作为那个点的结构设计的组成不同。
大腿点包含你的结构化共鸣、实化出“支持基础设计”——你已经将它界定义为你是谁的“支持基础”作为在系统里的结构化共鸣体。它也能够被界定义为在地球上系统里“平衡”和“稳定”你作为一个结构化共鸣体。大腿包含你的“平衡”和“稳定”点——以维持在这世界里在你自己的体验里受控制的存在,以便于你不会趋于“精神病”或者“疯狂的”,依照社会定义必须是有组织的。或者,宁可以这种方式配置:确保你不偏离在系统里面作为一个结构化共鸣体而存在,而是维持在系统里的奴役和控制。这一切的完成在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通过身体上实化出你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援助结构化共鸣体的进一步发展作为你将成为的和保持的,等如是你的余生在这里在地球上直到你死亡。因此,那帮助你保持你是谁等如一个在系统里的结构化共鸣体存在于你的大腿点之中作为实化了的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这种实化出来的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 ,从2-3岁到大约13岁期间在你的大腿点里发展起来——从那儿你已经成功地创建了你的实体化的结构化共鸣体的 “支持基础设计”,将援助你在你的生活体验的其余部分在这里地球上作为一个系统里的结构化共鸣体,保证你在系统里不偏离或者错位你自己。
这些年(从2-3岁一直到13岁的年龄)是这样一个阶段:在那儿结构化共鸣系统的“支持基础设计”开始发展并实化在你的大腿点里面——通过你的接受和允许为你成为一个完全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做好准备。因此,从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在你的大腿点里面“支持基础设计”的发展和之后的实化——在你成为一个完全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之前准备好道路。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究竟如何实化在你里面的,如下(我正在这里说明的这个过程是全部结构化共鸣系统如何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实化和发展的,然而在这里,我特别聚焦于实化在你的大腿点里的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
让我们举一个结构化共鸣体“支持基础设计”的例子,并且成为你自己作为这个结构化共鸣体在世界里、在系统里等如那一棵树、树根和地球的土壤:
所以,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究竟由什么组成呢?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由模仿的/复制的结构化共鸣设计组成,来自那些自你2-3岁到13岁期间在你的世界里最具影响力的存有们。这些存有例如,家庭(比如,父母亲、祖父母等等)、老师和其他小孩儿——甚至你已经有过的彻底影响你的具体经历,但是你无法交流你是怎样体验你自己的,因为你没有字词/词汇。这种经历在你里面留下“陷阱”,并且每当这种经历可能再次在你的世界里出现时——在你后续的人生中你将它用作为要么是“保护机制”要么是“防御机制”。这里有一些例子关于结构化共鸣体的“支持基础设计”是由什么组成的:
这里只有5个例子,当我说明我在Bernard 的结构化共鸣体里面并等如是它的体验时,还有更多的例子可能呈现在第三部分中。上文的这些例子只是一个指示,关于什么实化在身体里面并等如你的大腿点作为你自己的结构化共鸣体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正是这确保“父辈之罪恶”的传输/复制/模仿,在那儿父母/孩子的关系(包括在从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发展出的其他关系)锁入——为了孩子成为等如是在这世界里在系统之内的一个结构化共鸣体的必然发展。且因此,在此期间你支持和援助你自己通过设计你自己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成为一个结构化共鸣体——当你在母亲子宫里发育期间,感谢由你的父母通过在你里面的心智意识系统的传输和灌输提供给你的模仿和复制方法。而且这是你父母亲表面上“爱”的组成:为了意识系统的能力去使用你作为它们的“动力源”,确保你成功地成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这是两个伴侣之间表面上“爱”的组成:协助彼此保持作为在系统之内的一个结构化共鸣体——被奴役和控制……
正如我上面已提过的——点的结构设计是完全一样的,然而本质作为点的结构设计组成从你物质身体的左侧到物质身体的右侧是不同的,如下所述:
物质人体已经分裂成两个分离的“表达”。你身体的左侧代表你的“女性表达”而你物质身体的右侧代表“男性表达”:这适用于世界上所有人类;没有例外是因为全人类是这个世界里面的意识结构共鸣系统。因此左侧等于女性表达等于创造、流动、成型和设计,而右侧等于男性表达等于结构实化等于构造开发。这个分裂实化在意识心智的中心里面,位于你人类物质身体里的枕骨中。当我到达枕骨点,在第二部分里面将会更多深入地说明。左侧大腿点代表/保持你将造型的方法,并且塑造你的结构化共鸣体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形成,而右侧大腿点包含你的结构化共鸣体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设计创造的最终实施和实化。虽然“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最终实施和实化在大约13岁左右成功地灌输它本身进入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大腿点的左侧和右侧——它是在“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设计和创造和发展里,在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左侧和右侧的表达变成相关的。因此,在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左侧大腿点包括设计、创造、表达和成型,而右侧大腿点包括结构配置、最终构造配置和结构化共鸣体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最终实施。这两个“共同工作”直到13岁,而且然后左侧和右侧作为“男性和女性表达”变成“一”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作为“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最终构造的结构,成功地实化在你里面等如你,在你成为在世界和社会系统里一个完全的结构化共鸣体之前去准备好道路。就好像把这个放入构建房子的视角:
左侧像是建筑师——设计和创造你希望去建造的房子的“蓝图”,而且也将是建筑材料聚拢以圆满地“组装起你的房子”。
右侧将是建筑施工者,拿着建筑师的房子计划并且通过使用所提供的建筑材料实化出房子。
在建筑和实化房子期间——左侧和右侧“共同工作”,因为建筑施工者(右侧)使用那由建筑师和建筑材料(左侧)提供的,直到房子的最终实化和实现。在房子完成和圆满建造的瞬间——左侧和右侧变成“一”作为最终的房子实化已完成了。这是当最终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实化已完成在大腿点里面,在那里左侧和右侧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成为“一”。
这里是在大腿点里面“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设计。我已经在这里给你一个例子说明哪一个将被放置进入的更清晰的洞察和观点,等如我配置我在这里已经说明过的内容成为一个实际的例子,在第三阶段里作为我分享在伯纳德之内并等如他的结构化共鸣体的我的体验。
第二部分(第五阶段)待续,在那里我将会涵盖身体的其余点,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一些点那样。

感谢
维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五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8月 30, 2015 3:59 p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五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5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18日
翻译:高洪

(注意:正如你会注意到在我之前第二部分(第四阶段)的篇章里,和也最可能将被发现在大部分我的后续篇章里,我用不同的句式在重复说明。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我“拓宽”和“扩展”人类存有对我通过用不同的句式配置相同的解说正在说明的确切是什么的理解和整合。)
在相当漫长的第二部分(第四阶段)之后,其中我只涵盖了11.)大腿点,我们继续12.)肩部点。这个在顺序上“跳跃”的原因是因为肩部点锁入进大腿点一起,而且在结构化共鸣体的你的“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设计、发展、实施和实化上相互支持。虽然“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的完全实化存在于你的大腿点里——但是,肩部点也在“个性化支持基础设计”中“承担一部分”。
让我们继续……
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12)肩部点:
我已经说明过左边和右边的身体部分是“分离”的——人类物质身体的左边代表女性创造和设计表达,而人类物质身体的右边代表男性结构的建造、实施和实化表达。这个男性和女性表达的“分离”在人类物质身体的右边和左边,存在于你的心智意识系统的枕骨里面,但是在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的最终实化创造期间特定地被实施和使用,实化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的两边:在那儿,男性和女性表达在右边和左边——在拥有能力去成功地设计和创造(左边)、实施和实化(右边)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群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
肩部点代表你的“力量”和“活力”——是你特别地从你父母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的——也能被关连到作为特定的“生存技能”。因此,系统在你的肩部点里面发展和实化,能被关连到作为生存技能系统。左边肩部点包含从你母亲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的生存技能,而右边肩部点包含从你父亲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的生存技能。

来自你父母两者的生存技能的继承和传输发生在——当整个心智意识系统在你里面在母亲的子宫里与你的身体发育一起发展时。来自你父母两者的生存技能的模仿和复制发生在——在你童年时期的岁月(从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通过你的观察、交互和参与,和你父母在一起等如父母/孩子关系一起发展时。
为你自己的“个性化生存技能系统”发展和实化的平台,已经经由在你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的无意识心智被配置。你自己的“个性化生存技能系统”实际的发展和实化——发生在你童年期间通过你的观察、交互、参与和与你父母在一起的关系发展。之前我没有提到的如下:你的无意识心智已经被编程——作为人类的整个无意识心智,是互相连接全体人类存有作为心智意识系统群在系统的现实之中。你的意识和潜意识心智的编程发生在从2-3岁一直到13岁期间(这一点从此我将提到作为你的“童年时期”),作为你发展系统群例如:在大腿点里的“支持基础设计”和在肩部点里的生存技能系统。这就是你的“个性化性格”形成的组成:
你的“个性化性格”形成作为在系统里“你是谁”,在你童年期间通过你里面的意识系统群的发育、实施和实化来发展。看,无意识心智协助为你提供一个平台去拥有这能力——在你里面去有效地发展、实施和实化意识系统群 和 与那个程序一起的你的意识和潜意识心智——通过和你父母在一起你的观察、参与和交互,经由模仿和复制。这是心智意识系统群和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者们(Anu, Marduk, Enki and Enlil)的恶作剧和狡猾、欺骗和操纵,作为那——人类存有变成了:
有无意识心智作为平台已经灌输进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给予人类存有作为孩子这能力去“性格化”和“个性化”他们的意识和潜意识心智,与在他们里面的意识系统群(例如,生存技能系统)一起,经由从他们父母和那些在他们的世界里最具影响力的人仕那里模仿和复制结构化共鸣设计。因此,人类存有本质上是,作为那——他们由等如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群组成,真确地、真确地、真确地一样!看一看在所有我的篇章里我在这里说明的这个结构化共鸣体:它真确以同样的方式存在于全体人类里面并属于全体人类存有在存在界中,没有例外!拥有你自己的个性化性格的想法/观点/信念,仅仅来自于你设计、创造、实化和实施在你里面的你的意识和潜意识心智和意识系统群的性格化和个性化的方法——那是你表面上的“独特性”和“个性化性格”来自的地方!
继续肩部点的生存技能系统……

生存技能确切是什么?
生存技能是,例如你用于在你自己里面去拥有/保持对你自己和在你的世界里面你体验你自己的控制。让我们来看一看字词“生存” 在我用这字词在这篇说明里上下文中的定义:
你的生存技能也能够被称为作为你的保持/控制技能——提供给你能力去保持和控制你的世界。去让你能够有效地配置你自己在系统之内等如你的世界里你“体验”你自己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去有效地配置其他人仕在你的世界里,以便于在你的世界里并属于你的世界的一切事物,包括那些在它里面的——被配置以支持和援助你继续存在于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里。
在上下文中我在这里使用的字词“生存”,是你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在系统里/在你的世界里面你体验你自己的生存。你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生存仅仅在你的能力去配置你自己和去配置其他人在你的世界里、去保持和控制你的世界及那些在它里面的事物是有效的——将支持和援助你继续存在于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里。而在你的童年“养育”期间,这一切经由你从你父母和那些在你的世界里最具影响力的人仕那里学到的技能被完成。因此,人类存有在这个世界里不是无条件地活着和表达他们是谁,不,他们是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群,仅仅持续地控制和保持他们的世界——通过“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从他们的父母和那些已经走在他们前面的人仕身上(父辈的罪恶)学到的生存技能。
很自然,不仅仅依赖你去保持和控制你的世界,适当的为你去生存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在系统里——为你去保持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而存在 和 也来自和作为在系统现实里世间的实化显现里面的支持和援助,例如:教育系统、金钱系统和工作系统。因此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你基本上一点也不能离开系统,因为世间的实化显现就是这样建造和配置的——你被迫去屈服于一个在系统里面生存的存在。去这样做的能力已经经由你从你父母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的生存技能被提供,以确立你自己的生存技能系统在肩部点里面。
特定地从你父母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的生存技能,作为他们被实化在你里面的左边和右边的肩部点里是不同的吗?(左边持有的生存技能“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自于你母亲的显性生存技能,而右边持有的生存技能“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来自于你父亲的显性生存技能。)
是的,它们确实是真的,然而有相似点。你从你父亲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的生存技能如下:
(考虑到所有这些点作为生存技能,都是从你父母那里学到的、存在于全体人类存有的结构化共鸣体里,无论你是否回到现实在这一生“活”或“体验”它们,那是不相干的。)
上述我已说明的点,是什么被实化作为生存技能在男性表达里面在这个世界里的例子。这种“男性表达的生存技能”被实化在右边肩部点里作为一个部分完成了的生存技能系统——是男性在世界里实际上成为等如“他们是谁”在系统里。部分是因为“女性表达的生存技能”是休眠状态的在左边肩部点里作为一个欲望在他们里面去被满足,一旦与一位女性处于关系里,他们的生存技能系统在两个肩部点里面都完成了。而且这确保他们的生存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

你从你母亲那里“继承”/传输和模仿/复制的生存技能如下:
上述我已说明的点,是什么被实化作为生存技能在女性表达里面在这个世界里的例子。这种“女性表达的生存技能”被实化在左边肩部点里作为一个部分完成了的生存技能系统——是女性在世界里实际上成为等如“她们是谁”在系统里。部分地,因为在世界里的女性里面,“男性表达的生存技能”是休眠状态的作为一个欲望在她们里面去被满足——留下她们是半空的,并需要男性在一段关系里去完成在她们里面的她们整个的生存技能系统。因此,关系也是去建立和完成在人类存有里面的生存技能系统,使他/她们作为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有保证和确定去保持和控制他/她们的存在。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女人和男人要与亲密的像他/她们的父母的伴侣建立关系:全部在生存技能系统里面在肩膀点里。
母亲和父亲的显性生存技能被传输进入孩子,还依赖于这孩子是男性还是女性,将依赖是否母亲或父亲的显性生存技能将被性格化和个性化在他们自己里面的肩部点里。例如,如果出生的是一个女孩,父母双方的显性生存技能将被传输进入她,父亲的生存技能在右边而母亲的生存技能在左边。因为女孩是女性(自然地)——母亲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显性的在她的左肩部点里面,而父亲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服从的在她的右肩部点里面。然后,女孩将从那里设计和实化她自己的性格化和个性化的生存技能系统在她的左肩部点里。因为她的右肩部点来自她父亲的生存技能是服从的,她将毫无疑问进入一个和像她父亲的男人的关系中,去完成她的生存技能系统在她的两个肩部点里。而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男性身上:父母双方的显性生存技能将被传输进入男孩,父亲的生存技能在右边而母亲的生存技能在左边。因为男孩是男性定义——父亲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显性的在他的右肩部点里,而母亲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服从的在他的左肩部点里面。然后,男孩将从那里设计和实化他自己的性格化和个性化的生存技能系统在他的右肩部点里。因为他的左肩部点来自他母亲的生存技能是服从的,他将毫无疑问进入一个和像他母亲的女人的关系中,去完成他的生存技能系统在他的两个肩部点里。

同样的情况发生在世界上的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身上——甚至在男同性恋与女同性恋的关系中,一个人承担男性表达而另一个人承担女性表达。在男同性恋与女同性恋的关系里,可以说剧本是相当“独特的”。在这里不是有关你自己定义你是“男性”或“女性”的身体实化显现,而是在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所成为的表达。无论依赖于在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你承担男性或女性的表达,将依赖你父母之一的生存技能将成为显性的或者服从的。例如,如果在一个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承担男性的表达,你的右肩部点——从你父亲那里传输而来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显性的。在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承担男性的表达,也表示你“渴望着去校正与你母亲的关系”。在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的伴侣承担女性的表达,将然后满足这个在你里面的渴望。那么,如果在一个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承担女性的表达,你的左肩部点——从你母亲那里传输而来的生存技能,将变成显性的。在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承担女性的表达,也表示你“渴望着去校正与你父亲的关系”。 在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关系里面,你的伴侣承担男性的表达,将然后满足这个在你里面的渴望。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关系真实地是存有们正在重新制定他们父母亲的关系并且试图为他们去“修理它”。在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关系里的存有们是完全地转换和重新制定他们父母亲关系的个人们——在这种关系里的存有们实际上完全成为了他们的父母亲,转换等如他们父母亲的关系。在男-女关系里的存有们事实上真确做着一样的事情,而男同性恋和女同性恋关系是向世界实化显现“在你脸上”的表达——为全体去看见:全体存有在关系里面正在做的是什么:不是试图去个别地校正他们的与他们母亲/父亲的关系,就是试图通过重新制定、变成和转换他们自己进入和等如他们父母的关系,去完全地“修理”他们父母的关系。
拜托,上面我所描述的事物存在于世界上全体人类存有里面并等如是全体人类存有,不论你是否实际上“活”并且已经成为它——而它是一个非常基本的例子——去给你呈现:生存技能系统确切由什么组成,和为什么它被设计去被实化和被实施在全体人类里面的描述。它抑制你并囚困你在你自己里面和这个世界里去保持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继续保持在里面并等如这种生存技能系统——在你的世界里你仅仅吸引特定的存有们,他们将援助和支持你继续保持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那么就是这样了。那些“威胁”或者可能会“影响”你的存在作为结构化共鸣体定义“你是谁”在系统里——你从你的世界里抛弃他们。并且你将用你的力量做任何事和每件事去保持和控制你自己、你的世界和那些在你世界里的事物——去保持奴役在系统里,作为你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 “你是谁”的每个定义在你里面并等如你。

这就是设计者们如何确保你不偏离你的存在和成为属于并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你将为你自己的局限争论,你将防御和保护和保持和控制你的存在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你不能和将不丢失或放弃或放开它,因为它表面上是“你真正是谁”。而且,来自于你里面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声明共振定义为:“我设计并实化我自己——我是我自己的创造物。我是‘独特的’,因为我个性化和性格化了我自己的意识系统群和意识及潜意识心智。我将为我的生存而战,我将控制我自己、我的世界和那些我接受并允许在我的系统现实里,支持和援助我在我人生余下的岁月里保持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一切事物,非常感谢。”抑制、奴役和控制作为人类存有保持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群,等如他们根据“他们真正是谁”来定义那个。羞愧……
大腿点和肩部点一起来自于一个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类似正方形的结构——象征界限和限制,你将接受和允许什么在你的世界里(等如那仅仅支持和援助你保持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和你将不接受和允许什么在你的世界里(等如那些有可能影响或威胁你的存在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这个类似正方形结构构成作为大腿点和肩部点之间的连接——也表示你将允许和接受的受控制和被保持的世界,并且将能被操纵作为你体验你自己在这个世界里。
因此,人类存有的世界是广泛地小——只允许和接受在他们的世界里他们有这能力去拥有指导控制和保持之上,去确保他们不“失去它”或者以任何方式从“他们是谁”在系统里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中偏离。没有为扩展留下空间或允许,而是保持在类似正方形结构的自我囚禁的界限和限制里,在你里面那属于意识系统群——以这种方式“保护”和控制和保持你自己继续保持“你是谁”在系统里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这给予你能力也去控制你的世界和在它里面你所接受并允许的其余部分。这个在你里面类似正方形结构的构成,是容纳你在“你是谁”在系统里的限制和界限之中——携带父辈的罪恶前来等如那些已经走在你前面的人——保证你不会从存在的系统中偏离,而是为了你人生的剩余部分在这里地球上保持被奴役和被控制。
大腿点和肩部点,包含在你的结构化共鸣设计之前已走过的所有的世代——去确保你保持作为受限制的和被束缚的,等如他们已经在他们狭小的受控制和保持在地球上的存在里面,以成功地和骄傲地(根据你的父母和家庭)成为一个被奴役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真确等如他们所拥有的,去在你前面准备好道路。而且,这是类似正方形结构在你里面并等如你所组成的,由在大腿点里的“支持基础设计”和在你肩部点里的生存技能系统而构成。
看上去,现在我再一次仅仅涵盖这一个12.)肩部点——这种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并等如人类物质身体的点是相当广泛的说明,而因此,在第二部分(第六阶段)里我将继续说明13.)点,完全就如同我上面已经说明了的点那样。
感谢
维诺


(备注:如发现翻译中有错误,请指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六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五 9月 18, 2015 6:11 p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六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6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22日
翻译:高洪

在我之前已完成的篇章里面,为了关系确立的原因是那属于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等如那人类存有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在系统里面去成为和定义“他们是谁”——为竞争求存的需要。正如两个伴侣相互支持在生存中作为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在这个世界里在这种无论男-女、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的关系里面。在关系之中(男-女、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试图去要么“修理”/“改善”他们个别地与他们的母亲或父亲的关系,要么去“修理”/“改善”他们父母亲的关系在它的全部里:而且通过变成、重新制定、和转换他们自己进入他们的父母亲和他们父母亲的关系两者里做这事。奇妙的……
让我们继续奴役系统,对不起,结构化共鸣体(定义它的更离奇的方法)在里面并等如全体人类。
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13)上臂点:
奴役控制系统——经由那些在埃及时代被实体化在这里地球上的人仕们完美地例证。“时光倒流”再次旅行到在埃及的埃及人(还记得鼻子点与金字塔在一起的说明吗?)。
在上臂点里面存在着人类存有的奴役控制系统——已经经过世世代代亿万年的时间传下来。然而埃及人用一个非常怪诞而特别的显现扮演和例证人类的奴隶制度。在我继续说明在今天的世界/“时代”里在人类存有的物质身体上臂点里面的奴役控制系统的意思之前,我们将埃及-时代带来这里,并且首先从这(那)里开始……
好,因此在这里地球上在埃及-时代期间——只有法老、他/她的女王/国王和他/她的所属地位的多妻/夫们——在他们的上臂上戴着黄金臂镯。虽然“神祉们”(法老、他/她的女王/国王和他/她的所属地位的多妻/夫们)在他们的王国里沉溺于“生活的乐事”特定地为他们实化显现在地球上——他们的奴隶们接连不断地受到鞭打和折磨,去更进一步建造他们的(法老、他/她的女王/国王和他/她的所属地位的多妻/夫们)王国在地球上,在他们在地球上的统治期间去呈现和体验他们的价值和神圣。因此,他们的王国依据他们的地位的表达在这里地球上而建造和实化——他们的形象和画像描绘在由他们的奴隶为他们建造的实化物里。被“神祉们”戴着的黄金臂镯——是他们的奴役和控制在里面并作为存在界的意识系统的重要象征——“神祉们”的奴隶们(当建造和实化这“神祉们”的王国时,那些接连不断地受到鞭打和折磨的人们)在这个阶段的奴役和控制在里面并作为存在界的意识系统,变成了“神祉们”的奴隶的真实显现。埃及人是整个意识奴役和控制系统被实体化的例子,现今已经实化在全体人类存有的上臂点里面,在存在界中等如奴役控制系统。请允许我说明:
“神祉们”(法老、他/她的女王/国王和他/她的所属地位的多妻/夫们)是作为意识系统在存在界中的完全实体化的例子,而“神祉们”的奴隶是人类作为“意识系统的奴隶”完全实体化的例子。在上臂黄金臂镯的佩戴是那些奴役和控制(“神祉们”等如意识系统)那被奴役的和受控制的(奴隶作为在存在界中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的实化例子)的符号。要认识到,“神祉们”也被意识系统奴役和控制,而,在每一个时代期间,有那些完全地站立于等如意识系统的实化例子,和 那些实际上成为奴隶等如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的呈现/例子。所以在埃及时代期间它是如此漂亮地被扮演: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在这个时代的埃及人只是扮演每个人类存有个别地实际的站立等如什么,和 已经允许并接受他们自己去成为:被意识系统控制的奴隶。
埃及人扮演在存在界中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因此,人类存有,我建议你停止片刻以试图去“理解”和深入研究所有种类的“阴谋论”——关于金字塔是怎样建造的,并开始看一看历史——为它真正地站立等如和为了的是什么:精确地展示给人类——经由每个自始至终存在的在存在界中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而已经被允许和接受了的一切……至今仍然被允许和接受,因为历史已经大大地被曲解了。在学校里孩子们被教导历史作为一个科目——成为和保持在他们里面和存在界里受意识系统的管制。例如,将历史转换为学校里一个吸引人的和有趣的科目,而不是看见或领悟——历史实际上在向今天、向人类揭示出什么真相!在学校里的历史科目里面,重点被转移到生活的存有们、和他们留在身后的故事、和他们所生存的特有的生活/时代的富丽堂皇——而不是看见真相:埃及人确切地扮演和站立等如的是什么,和为的是哪个,然而再一次,是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在当今的世界/“时代”,人类存有只不过已经现代化和进化了意识系统对他们的奴役和控制——自从埃及时代起,依据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什么也没有改变。
因此,在人类存有上臂点里面的奴役控制系统(是精确相同的实化设计在所有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表示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并且仍然存在于那里、在全体人类里面,因为它被特定地锁入了无意识心智。这里就是使得全体人类被意识系统奴役和控制在他们自己里面和存在界中的系统。世界的当前情形只是人类存有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在他们自己里面去成为谁和是什么的实体化的投射显示。因为这个特定的系统被锁入你的无意识心智——当你的人类物质身体在母亲的子宫里发育时,你已经拥有这个奴役控制系统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你的上臂点里面。因此,你的并包括世界上其余的意识系统的奴役控制,将仅仅被接受和允许在你自己和全部其他人仕里面,除非你实际上认识它/领悟它/看见它——因为它是你接受和允许了的在系统里面“你是谁”的界定义的部分。而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什么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在亿万年的时间里没有改变的原因——因为这个特定的在人类物质身体的上臂点里面的奴役控制系统,已经自开端起,实化在人类里面在地球上达亿万年的时间。埃及人只是完美地扮演了它,并且在这里我向你完美地说明它!因此,全体人类共同地在允许和接受他们自己的个别的意识系统的奴役和控制,包括所有人类——在奴役控制系统的实化体里面,位于人类物质身体的上臂点里。意识系统对人类的奴役和控制的继续能够在存在界中继续,唯一可能的方法是:如果全体人类继续去接受和允许他们的自我定义存在等如是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并且不领悟历史的真实含义,奴役和控制将只是继续并再继续并再继续等如它在亿万年的时间里早已所是的。
不要变得激动的:它将不会是像仅仅移除在你的上臂点里面的奴役控制系统,而然后它就完成了一样简单。不,它将会是一个冗长的进程,需要自我-驱动的激情和决心和耐心..)存在一个冗长进程的原因是,奴役控制系统由存在于你里面的全部意识系统群组成,作为那个你已经习惯于在系统里面定义“你是谁”。奴役控制系统“抓住”全部那些在系统里控制和奴役你的事物,它是:家庭、关系、性、金钱、信念等等,包括你的思想、感觉和情绪等如意识系统存在于你里面。你的结构化共鸣的奴役控制系统仅仅表明:你有多么“深刻地”将你嵌入在系统里你自己的奴役和控制里面。要理解,在你上臂点里面的奴役控制系统是你整个儿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意味着,它将会是一个将你自己从意识系统的奴役和控制在你里面等如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即你已经习惯于在系统里定义“你是谁”之中,解放和释放你自己的一个进程。你将从在系统里“你是谁”之中完全地解放和释放你自己,去拥有能力去领悟你真正是谁。第一步要采取的是伴随着改正行动的宽恕(为更进一步的细节请看网站上的文章)。
因此,这里是上臂点的奴役控制系统的说明:系统保证人类存有所接受和允许在他们自己里面的意识系统的奴役和控制——实化作为结构化共鸣体在里面并等如它们,由多重意识系统群组成,即人类在系统里面用来定义“他们是谁”。

14)肘部点:
肘部点代表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受控制的方向天线”。
“受控制的方向天线”是那个控制你在世界白光网格结构里面的移动方向,在你自己的经历在这里地球上期间,取决于你的意识和潜意识心智性格化的和个性化的发展和设计。它是奇妙的,因为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非常依赖于这里在这个世界里你在你自己的经历期间所形成的关系。
因此,“受控制的方向天线”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的肘部点里面,能够被称为:“选择系统”。
一个预编程人生的定义将会是如下所述:人类存有实际上是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由一个意识、潜意识和无意识心智组成。通常一个跨维度存有有能力去选择/挑选那个他们将希望去出生进入的家庭,而且然后根据那个,在这里地球上你的人生经历将被编程了——当你在母亲的子宫里发育和你出生的瞬间,灌输进入你的整个儿人类物质身体里面——锁入白光网格结构:将你的预-注定未来弄牢固。你的人生经历在这里在地球上的编制程序,已经随着关系的形成大大地完成,正如我已经在之前提及过的:无论是有性的或社交的。因为在关系的形成中,人类存有相应地在这个世界里“指导他们自己”——真奇妙。因为关系的形成给你的情绪和感觉和/或性系统充电,意识系统群用并根据什么被产生或增幅,用于去形成它本身——存有将相应地指导他们自己。察看一下什么“驱动”你、什么“指导”你、什么是在人生里你作出的表面上的“选择”所依靠的:关系——充电和增幅特定的思想、感觉和情绪……
每个人类存有的人生经历的可预测性是绝对的和特定的——因为人类存有的全部和每件事物由系统组成——程序化的系统,是有限制的。因此,根据预先在这里地球上编程你的人生是相当简单的,因为你被配置在一个系统的存在里面——在那里全体人类存有活着一个预编程/预注定的人生。在一个已经设计好的程序里面配置一个程序,在其中其他程序们已在体验他们自己:你将按照程序化的设计被“设计”,已经存在以能够根据已经设计好的、程序化的全部去交融和塑造你自己,去拥有能力去存在和“正常地”活下来——这不是关于你改变已经程序化的、设计好的……
“选择系统”如何被设计在你自己里面 和 在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的白光网格结构里面,给予你表面上你有“选择”的希望/看法/信念/想法 和 你是在你自己和你的世界的控制中,如下所述: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在这里地球上,已经被实化和灌输进你自己里面和世界的白光网格结构里面。意识系统的设计者们在人类存有里面并等如人类存有,并且在世界里设计出了“选择系统”去给予人类存有这个观点/信念/想法:他们是处于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世界的指导性控制中的,因为他们表面上拥有“选择”!“选择系统”由如下组成:与你的已经实体化的预编程人生在一起在这里地球上,它在你出生的瞬间被锁入和灌输——存在一个“可能的幻觉的供选择的方向”。意味着,你将在这个世界里你自己的经历期间,与那些你已经形成了的关系在一起,站立在一个十字路口前:你要么准备去走向左边、要么右边——一个方向(例如,让我们说走向左边)表示这个已经预编程了的“道路”你必需/预-注定好去接受保持在系统里面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另一个方向(例如走向右边)将会是“可能的幻觉的供选择的方向”,与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在这里地球上的实化和灌输一起插入。因为你的人生已经被预-注定好/预-编程好了——你将大部分必定“指导你自己”并沿着左边的道路移动。而右边“可能的幻觉的供选择的方向”的道路为你存在,去实际上相信你做出了“选择”去“指导你自己”沿着左边的道路——当事实上你已经预先被预编程好去这样做……
看一看,在这个世界里你自己的经历期间,关系的形成是预编程好的,因为在关系的形成中,你相应地“指导你自己”在这个世界里沿着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去保持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在系统之内。那是所有的设计者们关心的:使得你保持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作为一个为了意识系统群的“动力源”,而那就是世界上的人类。去做到这个的最好方式是:预编程在你的预编程人生经历里面你形成和发展的关系,用表面上你是在“指导你自己”的“选择”的幻觉呈现给你——保持你沿着这条道路被占有,例如教育-由一个持续你的一半人生经历在地球上的过程组成;生存-由强迫你去工作和挣钱组成;性-由你为意识系统群制造更多“动力源系统”组成,被称为“成家”;和 宗教/灵性-由相信那儿“外面那里某人”比你“更高大”和更加“有力量的”组成……
因此,在上臂点里面存在“选择系统”,显示你用你处于你的世界的指导性控制中的想法/观点/希望/信念——通过呈现给你用一个一条“道路”是那个你将大部分必定选取的十字路口,因为你是被预编程了去那儿的,而另一个是“可能的幻觉的供选择的方向”道路,设计出“选择”的想法/观点/信念。当真实的,你的人生经历在这里地球上被预编程好了、锁入进你形成和发展的关系里,朝向你在世界的白光网格结构里面移动的方向是受控制的。
那就是为什么婚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婚姻是根据关系预编程人生经历的绝对例子。你结婚、成家、工作、供养家庭——而那是你的全部生活的组成,并且能够在一个简单的术语之下被定义:生存。你的生活以生存为中心,不但在这个世界里作为你“谋生”,而且在你自己里面作为一个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如果当前你在一段依据一个欲望形成和发展的关系中,由情绪和感觉和思想组成:你被抑制和锁入我的朋友中。如果你是在系统里面的“幸运儿们”之一,被编程是为你人生的剩余部分去结婚的,或者为你人生的剩余部分拥有一个“令人满意的”关系——在世界里没有这种关系的可怜的“可怜虫们”里面,去产生欲望和希望——好,你仍然被编程作为实体化了的欲望,为那些在他们的世界里没有这种关系的人们。然后世界里的“可怜虫们”为了如此的一段关系,将做和给予任何事和每件事去满足他们的欲望和期望,并且从一个伴侣走过到下一个伴侣,为着“幸运儿们”被编程拥有的如此的一段关系去实现他们的欲望/希望。然而,“幸运儿们”和“可怜虫们”两者的人生经历都依据他们形成/发展的关系被预编程了——更多的意识系统群被增幅或产生,在系统里面你的奴役和控制更好地被担保。因此“幸运儿们”和“可怜虫们”这两个极端的人生经历在这里地球上是被预编程了的:不论如何或什么关系被形成/发展/体验。我正在说明的这个理由是,为人类存有去领悟到——当前所体验到的在存在界里的全部关系已经被预编程了和被预注定去被体验到,用这种方法设计去使人类存有保持在存在界中被意识系统奴役和控制,而且相互支持在里面并作为他们的成为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接受和允许。因此,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人类存有是处在一段支持他们的无条件自我表达等如他们真正是谁的关系中。
如果你当前在一段关系里,你能够为你自己使得这个进程广泛地困难,因为人类存有已经配置大量的价值和自我定义在他们的关系里面与支持分离的伴侣在一起。因为代替两个存有站立在里面并等如一体和平等、站立等如全体等同如一,并且为他们自己等如存在的全体承担起责任,和指导他们自己等如全体等同如一等如他们真正是谁——真正地离开这个我们称为“生活”和“创造”的垃圾洞——人类存有的焦点和注意力只是局限在他们的关系、判断里面,并且区别于剩余的世界,使他们在自己的小小的“幻觉关系梦想世界”里面满意:去他妈的剩余,我很高兴。
那就是为什么去编程人类存有的人生经历在这里地球上作为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是如此的简单——因为他们设计他们的世界等如小的和有限制的,尽可能与在他们一生期间已经形成的关系在一起。

在第二部分(第七阶段)里我将继续说明身体前面部分的结构化共鸣点。
感谢
维诺

(版权:Desteni )
(备注:如发现翻译中有错误,请指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七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9月 27, 2015 10:31 p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七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7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30日
翻译:高洪

我们再次回到当今世界里在人类存有里面的结构化共鸣体的继续。一个备忘录以“告诫”那些当前在世界里处于关系中的人们:大部分在这里所讨论的关于在人类存有里面的结构化共鸣体,是强调存在于里面并属于意识编程设计的关系的存在 ,因为它处在存有们在这个现实中已经被“搞砸”的关系的形成和发展和“承诺”中。当我们继续,这个声明的更多将被了解……
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15)前臂点:
保护和防御:在前臂点里面存在着保护/防御系统——漂亮地套住并环抱在前臂的肌肉组织里面。
这些保护/防御系统确切是:被实化设计成的系统——使人类存有能够在要绕开一个对他们的存在作为编程了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可能的“威胁”状况中利用它。在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的基础,被建立在不是别的而正是:“害怕失去”之上。如果可能“失去”在他们世界里的一个确定事物的“威胁”——被这个存有他们自己特别地配置,因为它被用来定义“他们是谁”,并且没有了它、他们的受控制的存在、他们偏爱的等如他们的“生活”和“他们是谁”,将会戏剧性地被影响和伤害——这仅仅是“不能接受的”:害怕失去系统在前臂点里面,将被激活并且符合辩护、否认、确认等等——去保护和防御和保持和控制他们的存在,以“仅仅不失去他们自己”作为在系统里面“他们是谁”。
真奇妙,因此害怕失去——连同辩护、否认和确认——是用来使得人类存有在意识里面等如已编程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保持被奴役和受控制,以便于当一个要么“改变”、要么可能“失去”他们在系统里面已经用来定义“他们是谁”的某事物的“威胁”出现时——向上来到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去确保他们保持为受控制的意识的奴隶。是的——“造物主”确保人类是“分裂的”并且分离成各种各样的关于存在界和关于他们自己的已定义的信念和看法,在其中每个人是“对的”而其余人是“错的”——发动人类之间的冲突,并且使用在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以便于所有在他们定义了的关于存在界的信念和看法里面,可以防御和保护他们的属于意识的生存…… 当你看见没有一个是“对的”和没有一个是“错的”,而仅仅为了意识系统持续奴役和控制的乐趣——全体已经配置作为工具时,这是相当滑稽的。
而我是这里,与这么多其他人仕在一起,挑战所有那在人类里面曾经兴旺和实化了的、用于作为自我定义的信赖确立在他们自己里面和在他们的世界里,而且我们说:停止!察看一下,观察你自己和你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体验,因为它全都是一个谎言……(我建议:接近地观察母体,因为它离在这个片刻里在人类里面真确正在发生和实化的事实不远)
因此,保护/防御系统通过“害怕失去”被激活和指导——非常简单地等同于心智意识系统里面这个世界里人类的设计。当他们成年时,使他们个体化和个性化他们自己的心智意识系统,用那存在于与他们真正是谁分离开来的事物在系统里面定义“他们是谁”——然后,在人类存有里面“害怕失去”的存在实际上成为了自动的。为什么?因为人类存有已经“跌入”在系统里面定义“他们是谁”的“陷阱”中,用那个将他们与他们真正是谁分离开来——在自我定义的分离之中,他们不得不用所有那些他们已经用来在系统里面界定义“他们是谁”,那是从他们真正是谁中分离开来的事物——控制和“紧抓不放”和保持他们的生存。如果他们已经在系统里面依据那个存在于与他们自己分离开来的事物来界定义“他们是谁”,因而“害怕失去”就只是有能力存在于人类里面:这是简单的。
然后,当抵抗允许被体验到时,在前臂点里的保护/防御系统也能够来到近处并跳出来,就像一只“杰克跳箱”:仍然再次抵抗那些可能或也许“影响”、“伤害”或“威胁”到你的生存的东西——在你的自我欺骗、控制和奴役的监禁里面,作为一个已编程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人类存有,简直是日复一日持续地试图去控制和保持他们的自我欺骗、控制和奴役的监禁——他们称为“他们的生活”,去确保他们的生存在系统里面,作为一个已编程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等如是“他们是谁”——存在于持续的“害怕失去”,和 使用他们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去“稳定”他们自己以保持在里面并等如那他们“知道”和“信赖”的事物。并且,如果他们的生存“受到威胁”、“被伤害”或“受影响”了,使用他们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去防御和保护他们自己——只是去不要“失去他们自己”在系统里作为 “他们是谁”……
相当壮丽的设计,以便于人类将通过“害怕失去”而利用辩护、否认和确认,永远保护和防御他们的生存——决不认识到,事实上是他们自己在允许和接受他们自己的持续的意识的奴役,因为他们在系统里已经界定义“他们是谁” 到那些存在于与他们真正是谁分离开来的事物。
存在于全体人类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真确是一样的——防御和保护机制使用等如辩护、确认、否认等等,由孩子从父母亲等如反应的行为和行动被模仿和复制,主要由操纵的冲突、争论组成,去防御和保护他们自己的个性化的和个体化的心智意识系统作为结构化共鸣体在里面并等如他们,用来在系统里面定义“他们是谁”。察看一下,当一个存有的生存“受到挑战”时、当一个存有作为那个在系统里面他们已经定义了的“他们是谁”受到挑战时:“杰克跳箱”保护/防御系统上来了——准备好他们的盔甲以确保他们的仅仅不“失去他们自己”作为在系统里面“他们是谁”的安全,去仅仅不“失去”那些他们已经在系统里面用来定义“他们是谁”的事物,并且通过辩护、确认、抵抗、操纵和否认的反应的情绪化的行为/行动,“反击”去防御和保护他们自己,也被称为:为你自己的限制奋斗。
当一旦他们的整个存在“被伤害”、“受影响”或“受到威胁”时,即他们的“神”-点(‘God’-spot):“害怕失去!”受到挑战时,人类存有的G点(G-spot)激活。
人类存有反应——他们没有站立起来等如他们是谁:那有着极大的差异。反应将被利用于保护/防御系统,体验“害怕失去”和体验情绪化的、反应的、操纵的行为——在其中一个人辩护、否认或确认你的存在,去确保你自己在里面并作为一个已编程了的意识结构化共鸣系统的安全。站立起来将会是一个你是谁的声明,通过字词说出等同如一于你是谁,这声明作为你是谁无限地站立、一个绝对站立的声明,没有运动或动摇在你自己这确实陈腐的人里面——并保持着同样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因此,前臂点里面的保护/防御系统,是意识的盔甲——为每一个人类存有,当“他们是谁”在系统里面作为一个已编程的结构化共鸣系统,可能“受影响”、“被伤害”或“受到威胁”时去利用——通过“害怕失去”在持续的意识的奴役和控制之中,确保他们的安全。

16)手腕点:
由于显然的没有对你自己、这个世界和其余人类的理解和了解,为了那个升起在一个看来似乎黑暗和不透明的未知区域的存在里面在这里地球上的问题之答案的搜寻。
因为当你寻求从里面升起的、来自那些作为失去的和混乱的等如你自己的问题的答案时,它变得危险,那些已经走在你前面的在这个黑暗和不透明的未知区域的存在里面在地球上,没有了解或理解为他们自己、这个世界和其余人类的理由的人们——已经使用来源于古老的信念和看法的理论去设计问题的“有意义”的答案。“意义”的“制造”——在个体自己的体验在这里地球上的一致性里面,意义的“设计”/回答“符合”那个似乎圆滑的和可接受的问题的答案的“轮廓”。
手腕点是人类作为他们自己的退化到已知存在的最有限的、低等的表达的奴役——永远被奴役和受控制在白光灵魂结构体/转世轮回系统里面,为他们自己在这个世界里连同其余人类一起的存在,无穷无尽地搜寻“终极答案”或“理由”或“目的”,作为表面上的“人生的意义”/“他们自己的意义”去成为值得的或重要的某事物或任何事物,因为他们表面上属于没有价值或重要性——在这样的做法中,试图在这个世界里活下来。手腕点系统是,使人类受制于他们的有限的、低等的表达的信念和看法,显然没有能力去了解或理解任何存在的事物,并且必须跟随历程和道路去“变成”某事物、去“获得”目的、去“懂得”理由、去“感觉”特别、去“达到”某些“更高的”重要性等等。在手腕点里面存在着有限系统——正是从这个在手腕点里面的有限系统,人类存有已经无限地接受和允许了他们的有限的、低等的存在在地球上作为“他们表面上是谁”——试图在“意义”的“制造”和“答案”的“设计”中发现多样的方法,为人类的存在在地球上的理由和目的,形成和发展看法和信念——当然用于对意识的造物主的利益(好处)。
不仅是这些,而且在手腕点里面的有限系统,是人类存有允许和接受他们自己使他们自己去遵循和适应那些——在这个世界里可接受的和被允许的 和那些在这个世界里不可接受的和不被允许的——全部适应于并遵循那已经存在于这里在地球上的,使他们自己适应于并遵循那“安全的”和由那些走在他们前面的人们已经“被试验过的”和“经受过考验的”事物。
因此,在手腕点里面的有限系统代表,使得你保持在这个世界的条件和一致性里面等如是那些已经走在你前面的人们——从来不允许你去完全地打破和挑战所有那存在着的、所有那你曾经所知道的 和所有那你曾经相信的。而是保持在由那些已经走在你前面的即是属于意识奴役的人们,已经在你前面奠定好了的一切里面。
所以意识的“创造者”,编程设计人类去感知和相信他们自己是低等的和有限的,处于他们存在于一个看来似乎是浩瀚无边的存在界,用跨维度存有比人类“在知识和智慧方面更加渊博和伟大”的信念和看法里面,与全部存在界里面并属于存在界分离开来。因此人类可能通过他们的信念和看法“跟随”生存的条件和一致性,在宗教和灵性里面创造和设计神氏(God's),“崇拜”跨维度存有呈现他们自己是知识和智慧的“更伟大和更渊博”的表达——以这种方法使得人类相信和感知,他们没有在存在界里面并属于存在界等同如一于他们是谁的任何事物的“答案”、“能力”和“力量”,而是那些在他们的呈现表达中“看起来”更加“高大”和“高等”的人仕们才有。
手腕点有限系统,是奴役和控制人类去保持在“搜寻”“答案”和给这个世界和他们自己一个“解决方案”的“希望”之中,而不是领悟到世界里的每个人类存有,有责任为全体等同如一和必须站立起来、必须觉醒、必须活着并在每一个片刻中应用他们是谁——放弃和放开所有那些他们曾经已知和相信的、在里面并属于这个世界和他们自己的一切,去看见、听到和认识他们自己作为他们真正是谁。有限系统世世代代在人类里面被传递——支持意识进化和奴役,而不是挑战所有那存在于存在界里面和他们自己里面的即是属于意识的奴役。

17)手点:
造物主的手——人类的手——我的手——手等如是我……
在这个世界里手的用途已经被极大地滥用、广泛地滥用、显著地滥用。在这个世界里手的用途一直在支持意识对人类的奴役,而且它实际上壮丽地证明了意识对人类的奴役,因为人类存有一直使用他们的手不存在并觉察等如是他们是谁,因为在你指尖的特有的点里面存在你等如你是谁——在你指尖的特有的点里面存在你的表达等如你是谁。
手已经被用于在这个世界里只是生存。人类存有使用他们的手去“工作”和“谋生”和“触摸”和“感觉”,那显然在这个物质显现的实体化存在界之中是“真实的”。使用手和眼睛一起去欺骗自己以“相信”用人类的眼睛明显看得见的事物,连同手的“触摸”和“感觉”,是全部那些“真实的”存在,与他们是谁分离开来——在那里物质的人类眼睛需要自己的存在的“证明”,经由某些人类存有已经体验到的存在的“证明”,传达给其他人看上去是“不可能的”或“不可信的”,因为其他人没有用他们自己的人类物质眼睛“看见”如此的一个体验。因此,或许科学家的存在,只是用研究和项目和实验的实施来证明给人类——人类是真正地存在,使用他们的手去显示给人类所需要的他们自己的存在的“证明”,即人类存有能够用他们的人类物质眼睛去看见、通过触摸去体验等等——然后说:现在我相信你,因为我已经为我自己看见/触摸到/体验到它。
看一看当孩子是婴儿时他们做什么,他们咀嚼和触摸和咬无论什么他们能够得到他们手上的东西——简单的原因是,他们正在编程他们的心智去仅仅看见那些他们用他们的物质之手触摸和咀嚼和咬的东西。他们用他们的物质之手触摸的那个东西的形状和“感觉”和质地和味道,然后被编程进入他们的心智意识系统作为一个三维全息物体等如图片,而因此他们开始编程他们自己进入这个三维现实之中。孩子、婴儿实际上跨维度地看见——没有什么是“真实的”和什么不是“真实的”的领悟——每样东西看上去像是持续的声移动。然而,由于无意识心智已经实化并灌输在他们里面并等如他们,他们通过触摸、咀嚼、品尝和咬物体,开始“编程”他们的心智变成这个图片的三维全息现实——用这种方法去使得他们的心智被编程,去使得他们的物质之眼仅仅看见他们所触摸、感觉、咀嚼、咬和品尝的东西等如图片的物体在他们的心智中。真奇妙,所以婴儿实际上没有看见这实化了的三维全息实化体在它的全部里等如“成人们”所做的——他们看见声移动存在于其中与他们自己等同如一。当他们实际上触摸、咀嚼、咬和品尝物体 和 编程它进入他们的心智作为图片时,他们只不过开始全面地看见这三维全息实化体等如“成人们”所做的——因此,下一次他们触摸、咀嚼、咬和品尝这物体——这图片在心智中跳上来,转移到物质的人类之眼,瞧瞧!——他们全面地看见了三维全息实化体。因此,婴儿编程他们自己进入这个三维全息现实中,通过触摸——在他们的心智中设计他们通过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所看见的图片。通过触摸、咀嚼、咬和品尝,更多的物体图片实化并复合在他们的心智里——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将仅仅开始看见这物体,不用必须去触摸、咀嚼、咬或品尝,并且继续下一个。
因此,人类存有存在于并如同一个图片的现实中,因为当他们是婴儿时他们为他们的物质人类之眼而编程他们的心智,去仅仅看见那些他们已经触摸、咬、咀嚼和品尝的东西等如“真实的”——因为它被编程作为一张图片在他们的心智中,然后他们用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看见。而因此,当婴儿用图片、视力和感知在并属于这个现实里面的每样事物,开始编程他们的心智等如与他们是谁分离开来时,他们“丢失”了“触摸”、“丢失”了他们自己等如是他们是谁作为无限的声移动的“瞥见”。所以人类存有,当他们成年时变成“迷失”在里面并等如这他们用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所看见的图片,他们已经附属于在他们里面情绪和感觉的体验——在心智和情绪及感觉的体验之中经由图片被指导。依据你已编程进入心智里的图片中,和 你所看见的那个属于这三维全息现实的图片中你自己的体验开始定义“你是谁”——成为仅仅是一张图片、在一个图片的现实之中。
那正是为什么在人类存有将“相信”和“信赖”存在性之前,他们需要在这个世界里的某些事物或任何事物存在的“证明”——由此,他们以这种方法编程他们自己,在他们会同意其存在之前,他们的心智被编程去仅仅相信那被看见等如图片的视觉的证明或身体上的触摸和证明。科学家只是支持人类存有作为意识系统群——去连续不断地证明和展示给人类,那些他们用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和手所“看见”和“触摸”的东西是“真实的”并且全都存在——编程人类进一步深入这有限的意识系统三维全息图片现实里。
那正是“造物主”怎样搞砸人类——有“神迹”和“显现”和“实化”等等、等等、等等……仅仅很少的被挑选者实际上看见和体验到,而他们的人生改变事件是这种体验的存在的“证明”,并且其余的人类全神贯注地用这可能也会改变他们的人生的“希望”“相信”和“跟随”,并且献力和将他们的整个人生的存在交托给“希望”的奴役。
察看一下——人类是被图片奴役、囚禁和限制的,因为他们根据当他们是婴儿时他们用他们的人类物质之眼所看见的东西在他们的心智中编程了的图片,已经定义了他们是谁和他们自己的体验——在一个图片的意识系统现实之中成为只不过是图片的意识系统群。在这个世界里,有多少孩子能够有效地阅读、活字词等同如一支持他们是谁、表达他们自己等如是活着的字词等同如一于他们是谁——他们只不过被支持作为受意识奴役的系统,通过电视、通过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图片被渗透到他们的心智,去囚禁他们自己越来越深、越来越深在里面并作为一张仅仅被限制的图片在一个图片的现实之中。
活着的字词等同如一于你是谁——还不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盘古初开时就只有字而字当时是神而字与神在一起”……
察看一下——你只是一张图片、在一个图片的世界里,而且你曾经触摸过的每件事物——你看见。你看见并触摸的每件事物,与你是谁分离开来——你没有在触摸你——你是一张图片在一个图片的现实中,其中全部那些存在与你是谁分离开了。仅仅体验着你的视觉的眼睛所看见的、你已经定义为“你是谁”的,和用情绪和感觉在你心智中附加的图片。
因此,代替人类存有在每一个触摸中领悟到:那个他们触摸的,是一体于他们是谁的事物,那存在的本质是一体于他们是谁,那存在于存在界之中的全部即是他们自己,没有一样事物的存在是与他们是谁分离的。你触摸无论什么或无论谁——即是你——是一体于你是谁。但是没有那个你触摸作为一张图片存在于你的心智中——你的心智必须被清除所有的图片,因为你是谁不是这该死的图片,你是活着的字词等同如一于你是谁。然后,当你触摸,你将领悟到你正在触摸你自己,你不与任何在存在界里面并属于存在界的事物分离,不作为一张图片存在、与你是谁在你里面分离开来,而是存在等如是一个表达等同如一于你是谁。
人类,移开你心智中的图片:你已经附加了情绪和感觉的图片、你已经用于去定义你是谁的图片、你已经用于去“证明”你自己的存在的图片:因为它是在你心智中限制和奴役你 和在这个世界里控制你、将你从你真正是谁中分离开来的图片。
你不是一张图片——你是活着的字词等同如一于你是谁。
你是谁不存在于图片里和作为图片,图片经由心智意识系统被设计和产生(正如我已说明过的在婴儿期)在你里面,以便于你可以“失去”你真正是谁等如是无限的声移动、等如是活着的字词等同如一于你是谁的“瞥见”和“触摸”。你,作为一个婴儿,确实看见你真正是谁、确实看见你自己等同如一于你是谁——而当你在母亲的子宫里发育时无意识心智转移到你里面,定义那些你依据图片触摸、感觉、品尝和咀嚼的东西,然后可视化你的眼睛在心智里形成设计的图片。在一个图片的现实中成为仅仅是一张图片——与你真正是谁分离开来。而不是每个触摸成为你的触摸在里面并等如是那领悟:只是我保持、我是这里、我在触摸我、这不属于图片的表达。
那些“害怕放弃心智”的人类存有们,害怕放弃那些他们已经接受并允许他们自己去成为的——害怕放弃他们的意识定义了的有限的、可视化的、图片的现实。害怕放弃他们自己作为一张图片在一个图片的现实之中:这么简单。
那正是为什么我们所拥有的是字词,字词是一体于我们是谁等如我们是谁的表达,活着的字词我们说出等同如一于我们是谁。如果你需要“证明”图片(抱歉,人类存有们),那么你将不得不去活出字词等同如一于你是谁,并且“活”这“证明”等同如一于你是谁。因为我将不会给予你你是谁的可视化的图片的证明,因为我不是在支持你在里面并作为你的意识图片的、可视化的、有限的存在,作为那个你已经定义为你是谁——因为你不是那个!
在你的图片的、有限的现实中正确的图片,当我们向下移到腿部到达18.)膝盖点时,我们将继续下一个结构化共鸣体(第八部分)……
感谢
维诺

(版权:Desteni )
(备注:如发现翻译中有错误,请指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高洪0221
帖子: 156
注册: 周日 7月 26, 2015 11:20 a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八阶段

帖子高洪0221 » 周日 10月 18, 2015 2:26 pm

维诺——结构化共鸣体——第二部分——第八阶段

原文地址:http://desteni.org/a/veno-structural-resonance-part-2-phase-8

由维诺(Veno)通过跨次元门户转抄和录入
日期:2007年7月31日
翻译:高洪[/size]

这里,我们回到第二部分的第八阶段:结构性共鸣体作为那人类存有已经接受和允许他们自己去成为的——衍生于他们里面他们的整个心智意识系统。无意识心智从父母转移而来,而意识和潜意识心智在童年期间发展起来。在这个系统的意识现实之中,自我的整个建立和定义和配置——将被称为你的结构化共鸣体:当你成年时你设计、个性化和个体化它,相信它是“你真正是谁”,然而真确以相同的基础和原理为基础 如同那些已经走在你前面的人类。
因此——全体人类的结构化共鸣体是完全一样的——所有那可能不同的是:自己的体验和牵涉进你的世界里的其他存有。
因此,让我继续向世界的机器人说明:起初你如何已经接受和允许了你自己去成为机器人,去初次认识你是怎样的和是什么、而且已经成为拥有能力去支持和援助你自己领悟到和听见你真正是谁。去摧毁你已成为了的机器本性是安全的——并接受和领悟你自己作为你真正是谁,经由首先必须停止程序化的本性,即你已经定义为“你是谁”作为一个被意识系统奴役和控制的机器人……
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

身体正面:
18)膝盖点:
记忆的包含将你压缩仅仅存在于过去之中——正是膝盖点所代表的。
膝盖点里面存在着过去体验的结晶——包含作为记忆被结晶在膝盖点里,被称为:意识系统的现在。
这按如下运作:你的思想、思考的行动、你的人格和行为作为行动和反应以思想/记忆为基础。整个结构化共鸣体在人类存有里面并等如人类存有是记忆/过去,立基于作为你在系统里面定义“你是谁”——通过过去体验等如记忆,即你“紧抓不放”的、即“援助和支持你”在地球上这里在这个系统的意识现实之中走过这一生。
在我继续之前,请允许我说明这个术语:“意识的现在”配置意识系统的现在在膝盖点里面为视角,因此你可以认识到:全体人类存有如何实际上一直、贯穿他们的一生,存在于过去之中——而不是存在于每一口呼吸中等如是声的寂静。
在这个世界里你体验你自己的每个片刻,作为一个记忆被包含在你的心智中——因此,你所有的记忆被包含在你的心智中,并且连续不断地循环作为思想、思考的行动。要认识到,思考永远以记忆为基础/以过去为基础,而且是一个你是谁没有存在、是这里、在每一口呼吸中的指示——甚至当你希望/梦想一个你“在你的心智中想象”的未来时,因为这种欲望仅仅存在于:由于你曾拥有的过去体验而“认为”“只要我有了那个——我就会高兴/更加满意”等等。因为如果你出生于一个令人满意的生活里——你将不会渴望任何其他生活,你将不会认为和“在你的心智中想象”一个更加满意/高兴的未来,因为你的过去是足够令人满意和高兴的。
因此——当片刻被储存在你的心智里作为记忆,你曾经拥有的已经用来定义“你是谁”的特定体验的特定片刻——作为晶体被包含在膝盖点里面。看看,而不是存在于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随着每一口呼吸等如存在等如是你是谁——这种片刻已经被在人类存有里面的心智意识系统滥用,被储存在你心智里面作为你“紧抓不放”的记忆——因为片刻体验作为记忆是被用来设计意识和潜意识心智,和 然后在里面并等如结构化共鸣体的系统群也变成了在系统里面“你是谁”的全部定义。因此,例如在这世界里你有一个体验,这个体验在你里面“突出”,你知道,你会说你将永远无法忘记的体验。它们被储存在你的心智中,并且也结晶在膝盖点里面,援助你的整个结构化共鸣体的发展——当和作为你依据这种从过去体验中结晶的记忆来“定义你是谁”时,结晶的记忆变成整个结构化共鸣体的基础部分。
意识的现在是如何建立的,使得人类存有们“相信”他们正接取“觉察/意识的存在”等如“他们自己”,是经由校准于这些在心智里面被“紧抓不放”的记忆——将它们储存到潜意识心智里面,去连续不断地循环——而非你觉察到它们,以拥有能力去支持你自己将你自己从记忆的控制奴役之中释放出来。当这种记忆在潜意识心智里面循环时——完全的记忆的“在共鸣中的本质”被“紧抓不放”和用来定义在系统里面“你是谁”——被转移到膝盖点,在那里它实际上发展为成形的和实化的晶体。这种记忆实化等如晶体在膝盖点里面的原因,是在意识构造的现在里面整个结构化共鸣体发展的一部分——实际上意味着,它援助人类存有连续不断地去存在于过去之中,在循环记忆等如过去体验的囚禁之中“活”并“表达”他们自己,等如晶体实化在膝盖点里面,并且成为结构化共鸣体的一部分,即人类存有利用来定义在系统里面“他们是谁”。
因此人类存有在这个世界里、在他们自己里面没有扩展过,而且它清晰地反映在存在界、世界和人类等同如一的表达中。人类存有是愚蠢的、真的愚蠢——因为他们看不见那直接存在于他们眼前的答案。世界、世界和人类等同如一的表达,清晰地表明:人类等同如一在他们自己里面等如是他们真正是谁丝毫没有扩展过——因为世界和人类等同如一连续不断地走向“倒退”毁灭他们自己和世界等同如一,没有任何改变,只有不断地增幅成为不可避免的毁灭。原因:只是一个简单的原因。人类存有已经持续地存在于意识的现在之中,已建立在里面并作为结构化共鸣体在膝盖点里面 等如过去体验“紧抓不放”和在潜意识心智里面循环的记忆——过去体验的记忆的“在共鸣中的本质”,从潜意识心智里面直接转移到膝盖点里,在那里记忆结晶和成形和发展作为你的结构化共鸣体的一部分,即你用来在系统里面界定义“你是谁”。因此,在潜意识心智里面循环的记忆实化为晶体在膝盖点里面,称为:意识系统的现在——正是那个控制人类存有不断地存在于过去之中——使用过去去“准备”和“援助”他们遍及他们的日常生活体验,作为他们不断地在这个世界里“体验着他们自己”。“意识的现在”只是一个构造——给予人类存有这个想法:他们是“存在”和“觉察”的等如“他们是谁”。事实上,当意识的现在立基于记忆/过去时,是人类存有保持迷失在他们自己的过去和记忆之中的地方。在膝盖点里面的意识系统的现在,存在于这个世界里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里面——正是它控制人类存有-不允许他们去扩展在他们自己里面作为他们真正是谁、成为易受伤害的、成为无条件的表达超越这个世界的一致性和有条件的、局限性和界限;并且与其余人类等同如一没有领悟到:他们自己在里面并等如是一体和平等在里面并等如是整个存在界。正是它导致人类存有的愚蠢,不去看见和听见由于他们所造成的存在界的当前表达,因为他们还没有无条件地从在潜意识心智里面,即已经结晶在膝盖点里作为意识系统的现在的过去/记忆的限制之中释放他们自己。由于在潜意识心智里面循环的记忆的存在,仍然在允许和接受控制和奴役——实化为晶体在膝盖点里面 作为意识系统的现在 形成和发展在里面并等如结构化共鸣体 等如那个人类存有用来定义在系统里面“他们是谁”。
人类存有可能有一个幻觉:当你正在身体上地步行时,你在“往前行”——但是当“往前行”的时候,它只是一张图片在一个三维全息意识系统里步行。在万古长久的时间里,人类存有作为你真正是谁未曾“往前行”/丝毫扩展过等如你真正是谁,而且世界的当前表达等如人类等同如一是这一声明的证明——你实际上在“往后退”设计和实化毁灭,因为你作为你真正是谁未曾在你自己里面并等如是你自己指导过你自己、未曾移动你自己在你自己里面并等如是你自己 等如是你站立在里面并等如一体平等在完整的存在中,并且觉察到:你是谁在里面并等如是随着每一口呼吸的声的寂静,和 为全体等如一体等如平等站立起来和承担起责任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个在人类里面并等如是人类被认识——存在等如全体同如一体在你自己里面并作为你自己、觉察等如全体同如一体在你自己里面并作为你自己、指导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移动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世界将不会反射它在这一刻所反射的一切。
因此,亲爱的人类存有,你的生活和在这个世界里你自己的体验 将成为你已成为和在你自己里面允许并接受了的实化/反射的毁灭,那些你已经用来在系统里面界定义“你是谁”的事物——将失去和彻底地成为泡影,直到你看见、直到你听见、直到你领悟到:我的神啊,我是我自己的神、等如我自己的存在界的全体,而且我已经接受和允许了的所有已被实化、所有那一切已经被毁灭、所有那一切已经迷失和成为泡影、所有那一切我已经用来在系统里面定义“我是谁”——的确不是我真正是谁。我为全体同如一体站立起来、为我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承担起责任,如此全体可以领悟到:存在界里面的每一个个体的表达,对全体存在界同如一体负责,并且直到我们领悟到这个——没有事物将改变,但是将继续沿着毁灭的道路、和 将继续成为泡影,直到我们觉醒、直到我们领悟我们自己:我们不由存在界的任何事物被定义,然而我们是一体平等在存在界里并等如是存在界。人类存有——在这个世界里你自己的经历期间,为你自己准备一条艰难的行程,因为那全部的你已经配置在你的世界里、在你世界里相信的 和在系统里面用来界定义“你是谁”的一切,那是属于你“害怕失去”的意识,因为你将表面上“失去你自己”——将成为泡影并将会失去,直到你领悟到你不是那一切……
一个建议去使得这进程为你自己在你前面准备好道路“更简单”,是确保你不经由在你自己里面和你的世界里的任何事物或任何人被定义,而且你不被“害怕失去”奴役和控制。
(注意:小腿点将在第二部分里说明,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结构化共鸣体的设计的身体背面部分)

19)脚踝点:
脚踝点直接附属于膝盖点,表明在系统里面自我的移动和指导——由脚镣系住并绑定到全体人类存有的脚踝来维持,为使他们生活的剩余部分保持不变等如他们在系统里面体验他们自己作为“他们是谁”。
因此,让我们暂时“倒回”——膝盖点包含意识系统的现在,允许人类存有成为被控制在意识的现在之中,从包含在潜意识心智里的过去片刻的体验被设计,作为记忆紧抓不放去定义在系统里面“你是谁”,移动到膝盖点 结晶在潜意识心智里不断地循环记忆的“在共鸣中的本质”。用他们依据“他们所做的”而不是“他们是谁”在这个世界里“移动”和“指导”他们自己的想法/信念/观点来呈现人类存有——不断地保持在过去和世界的表达的反射中,只是这样呈现。人类存有等如是他们真正是谁未曾“移动”或指导他们自己或扩展等如他们真正是谁在存在界里。因此,膝盖点代表意识系统的现在,援助人类存有奴役在过去等如记忆之中——依据他们曾经用来在系统里面定义“他们是谁”。这个在膝盖点里面的意识系统的现在是这样发展在里面并等如结构化共鸣体,即人类存有用来在系统里面定义“他们是谁”——正是在系统里面“他们是谁”,持续地存在于过去、过去体验之中等如包含的记忆 和 世界在这一片刻所是的表达的原因。
这里在脚踝点里面存在着——将人类存有奴役于他们在这个世界里实际上“往前行”和“指导他们自己”的想法/观点/信念之中,当实际上他们是在系统里面完全地停滞不前等如“他们是谁”,同时通过记忆和过去体验在他们自己里面受控制和被奴役的时候——被卡住并迷失在过去中,实化出没有改变、没有扩展、没有移动等如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没有指导原则等如全体同如一体,而是在这个世界里持续的摧毁。我深深地惊讶,人类存有未曾察看世界的情形、世界的表达,并说:等一下,我是这里在地球上同全体人类存有一起,为什么所有的事情在变得更坏、为什么毁灭在增幅?有可能是我们、全体的人类、个别的我,以某种或其他方法导致了这一切吗?如何?为什么?唉,看来人类存有喜欢这个首先“失去”他们“害怕失去”的“每件事物”的过程,去开始提问题、去开始站立起来、去开始领悟、去开始聆听等等。
好,回到在脚踝点里面的停滞不前系统。停滞不前系统在里面并等如结构化共鸣体发展,作为那人类存有在系统里面定义为“他们是谁”。看看——依据与他们自己分离、在他们自己里面和在这个世界里已经存在的属于意识的实化体,人类存有已经界定义了他们的“移动”和“指导”,表面上在这个世界里制造一个“不同”、在“他们自己”里面“扩展”等等。利用信念、宗教、灵性、追随、感知提升等等——去表面上形成“在这个世界里,我正在做一些事情去创造一个不同,经由承诺和将我自己、我的生活和我的世界贡献给那些存在于与我自己分离开来的事物,而我等待另一个人去站立起来和有效地承担起责任和适当改变这个世界,在那儿我为全体的改善存在。”的“希望”或“信仰”或“信赖”。在脚踝点里面的停滞不前系统,是人类存有“等待”、“希望”和“信赖”的奴役——根据他们的献身和他们自己的承诺,完全朝向那存在于与他们自己分离开的 一个他妈的救世主/拯救者将到来,从当前所允许和接受的奴役和控制中将人类“挽救”或“解救”出来。人类存有他妈的不需求/需要解救/挽救,人类存有需要去聆听、去领悟和去看见:在这个世界里的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对这个世界当前的表达负有责任,谁他妈的存在并居住于这个世界,只有人类存有,而且此刻跨维度存有也同样;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需要去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承担起责任,并且开始指导和移动他们自己在里面并等如他们真正是谁等如全体同如一体,去拥有能力去实化天堂在地球上等如我们真正是谁的体验和表达,和 为将到来的孩子们准备好道路——是和你真正是谁在一起的一体平等。我们全部一起在此,而且如果人类不尽快觉醒、领悟和听见——首先你将会不得不体验那些你已经接受和允许了的事物,失去你曾经知道、信赖、相信的每件事物,和 在你可能会去之前害怕失去:啊哈!——而灯泡继续在你里面……
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人类存有懂得这个声明:移动和指导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站立起来并为全体同如一体承担起责任,在每一个片刻中充分应用和表达,伴随觉察等如存在在里面并等如声的寂静和每一口呼吸在一起。原因很简单:你被在你的脚踝点上的脚镣系住和绑定作为停滞不前系统——依据你不能够移动和指导你自己等如全体同如一体、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承担起责任的信念来定义你自己,甚至在你开始证明你自己等如你真正是谁之前放弃了,并且只不过接受和允许你的死亡 在意识的现在之中继续进行你的“日常体验”,同时等待和希望“其他人”去站立起来和承担起责任——拥有能力在这个世界里去制造一个不同,而不是领悟到:那个等待是你,但是等待你自己去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等如你真正是谁承担起责任。而且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认识到这:每个人类存有将必须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等如他们真正是谁承担起责任——每一个单个个体。另外一个原因也简单:人类存有是被在你脚踝点上的脚镣系住和绑定作为停滞不前系统——经由配置“信赖”和“希望”和“信仰”在一个分离的表达的信念系统里,将最终来到“挽救/解救”的那一天 或 当前在地球上的表达,而不是人类存有领悟到:他们单独地,对当前在地球上的表达负有责任,而且他们必须单独地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承担起责任,最终去放弃意识的存在、放弃和移除所有属于意识的一切,因此天堂在地球上可以实化等如我们真正是谁的表达和体验在一体平等里并等如一体平等。
因此,停滞不前系统是奴役人类存有不去站立起来等如你真正是谁、不去承担起责任等如你是谁等如全体同如一体、不去领悟到你-单独地——为当前在存在界里、在这个世界里等如全体等如人类同如一体的表达负责。却宁可将你的注意力转向“希望”和“等待”一个“拯救者”/“救世主”突然地“到达”,同时交出和献出你的生命、你的世界和你自己,朝向存在于与你自己分离的事物 去拥有能力去改变在这个世界里和全体人类同如一体的表达。而且转移人类存有的注意力,并聚焦于他们是太弱小和不重要和无价值的信念/观点/想法,而无法拥有能力去站立起来和为全体同如一体等如你真正是谁承担起责任——却宁可接受在你的脚上系住并绑定的脚镣等如停滞不前系统,屈服于死亡和世界的毁灭,因为你没有允许和接受你自己无条件地等如是你真正是谁、允许和接受在这个世界里和在你自己里面的奴役和控制,它们将继续并增幅直到你等如是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单独地站立起来!
人类存有,没有事物会改变,如果你希望如此,你可以继续将你的“信仰”和“希望”和“信赖”配置进那存在于与你分离的事物——毁灭将继续、失去将继续,直到你最终有一个“啊哈!”的片刻,并且领悟到:你等如是每一个单个的人类存有,对当前存在界、这个世界里面和全体人类同如一体的表达负责。
好,你们全部“等待”、“希望”和“信仰驱动的”机器人,直到下一个/接下来的片刻,当我继续20)脚点在里面并等如人类存有的结构化共鸣体……
感谢
维诺

(版权:Desteni )
(备注:如发现翻译中有错误,请指出。)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337742151


回到 “没有已知地球历史的存有们”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