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是有机体(Self is the organism)

高紅彬
帖子: 9
注册: 周三 5月 22, 2013 10:43 am

自身是有机体(Self is the organism)

帖子高紅彬 » 周一 8月 19, 2013 11:14 pm

英文原文链接:http://desteni.org/a/self-is-the-organism

译者:高紅彬

日期:2008年5月30日



自己(Self)是本源,是现实的源头,是现实存在的方式。意思是说正是自己的存在,正是自己的存在性/自然本性如同“我接受和允许自己成为是谁”显化了这个现实,显化了这个现实存在的方式。

从自己分离出去的一点/多点不是“问题”,就像这种说法:自己是那个点(那些点),全部点等同于全部起源等同于全部来源。例如:一个人可以“责怪愤怒”,把愤怒当作“为什么我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我体验自己为这个样子”的原因,在这个例子中,被责怪的与自己分离的那个点是愤怒,而不是认识到愤怒是在自己里面被体验到的,通过自己的允许而存在——在此,愤怒本身就是自己,因为他存在着并且被自己体验到了。因此,这点本身并不是愤怒——是愤怒等同于自己。在此——这点不是愤怒——这点是自己,愤怒是通过参与其中而产生出来的,并且如果你体验到愤怒,你就成为它,你就是它。

因此,不能责怪愤怒本身,而要认识到:我通过允许自己参与到愤怒里面我就是在接受和允许这个愤怒存在——因此,我必须为自己承担起责任=并且停止。

在自己里面体验到的所有一切东西都一样——你就是那个你接受和允许自己参与其中的并且体验这些东西等同于你自己的人。

如果你不能够进入门户,这将意味着你还没有找到存在着的等同于自己的全部点的来源,也就是说你还没有识别清楚在你里面并等同于你的那些点,这些点把你创制成此刻在这里你所成为的样子,你是谁,你体验自己成为什么,但是仍然处在与你,与你自己分离的状态。

这意味着,你的存在里有一些点,这些点构成了一个与另一存在、来源、源头分离的关系。正因为你处在与某个特定点分离的状态——某个关系形成了,并且这个关系存在于用线条连接的两个分离点之间,而这段线条就代表了某种关系。

这到处制造着幻觉,同时显化了一个当前以意识形式存在的全息知觉身份。意识成为显化了的投射的自己,成为另一个来源、起源,借助意识形成了(与自己)分离的关系,显化成某个属于自己并且等同于自己的全息知觉身份。因为在分离里面发生的是你从哪些地方分离了你自己,“成为超出”你的,就像一些处于这个进程中的人已经认识到的:等同于意识的心智控制着你,同时心智包含了自己全部的点,正是这些点显化了心智的存在,而且在这些点上自己把自己分离出去了。

每个不等同于起源的自己的点将显化为一根能量全息栅格线,或者将被体验感知为某副图片,感知为某种情绪或者感知为某种感觉。因此每个你分离了你自己的点,以一根关系的连线显化与你相连接的那个点,在此,你从这些点上分离了自己,全部这些点显化了栅格线结构体,等同于属于意识的心智存在和构成的——形成和塑造着你借助于心智在这个现实之中把自己感知为“我所是”的全息呈现。作为感知者也是某种能量负载的接受者,借助于五种感官以及第六种感官,这种能量负载被心智解读了。意思是说你通过心智的体验只是某种感知,因为通过心智体验到你与自己分离——你只是在“感知你自己”,因为如果你处在与自己分离的状态中时,你怎么能够体验到真实的你呢?你不能——因此你成为接受例如“某种能量负载”的感知者,因为你现在存在于反—应里——一个代理你的分离的来源/起源。接受到某种“能量负载”例如像“爱”,然后你借助心智去体验,通过心智借助五种感官以及第六种感官去解读,而这六种感官就等同于一些几何构造体,通过这些几何构造体心智存在于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并且等同于人类物质身体——使你的内部体验“有意义”抑或被理解。

五种感官组成了意识的五角星形栅格线结构,从属于肉体。五种感官嗅觉、触觉、视觉、听觉和味觉组成了几何构造体,通过这种几何构造体,借助于人类物质身体,心智解释着这个现实。

第六种感官对应的栅格线结构是六角星形,组成了属于高等意识的生命之花栅格线结构,在这个结构内部存有把他们自己感知为当下的物质性,同时把自己的源头感知为高等的自己/神性/本源,感知为等同于统一场的高等意识栅格线系统,通过一个能量提升的过程进入,即提高意识水平——所谓的内在旅程。一个从某个点把自己分离出去的例子——形成一个两点关系栅格线,等同于整个栅格线结构的“一部分”,心智就存在于整个栅格线结构里面并且等同于整个栅格线结构:自己就是“这里”(在当下的统一场里),等同于在人类物质身体内部并且等同于人类物质身体的一个点,而且分离的“部分自己”也在那里,在这个现实的统一场里,如同人类物质身体以外的与自己分离的其他点一样,显化着到处的分离。在这个例子里面,自己从一个“高等的自己”/“本源”/“神性”那里分离了自己——这个“部分的自己”“在那里”要被达到,借助于诸如“提升能量”/“提高意识水平”的实践,从而显化一段“朝向一点”的“旅程”。

第六点的栅格线特别地从属于第六点作为某个比自己“更高的来源/起源”——作为一个分离点而存在,等同于“部分的自己”——“那里”,即外在的,与自己分离的——感知为比在这里在人类物质身体里面等同于人类物质身体的自己“更大”/“更多”。

这一内在的旅程仅仅是从一个五点栅格线结构到一个六点/七点/八点(诸如此类)栅格线结构。真实发生的是通过改变他/她对心智所见之现实的感知,存有把知觉从一个维度转移到同样的另一个维度,因为自己在现实中通过心智去看。例如,某个存有在贯穿其若干次生命的存在过程中,在五点栅格线结构里面并且等同于这个结构,仅仅在五种肉体感官的范围内通过心智借助于他们自己的经验感知他们的现实。然后一个事件发生了——这个事件使得他们从五点栅格线结构“转移”到六点栅格线结构,他们只不过是在转变知觉,通过感知到那里有比处于这个现实中的统一场中的他们自己“更多”/“更大”的某种事物——与某件发生过的事情有关。虽然全部发生的是存有在他们自己里面通过心智“转换知觉”的结果,在转换之中——他们在他们自己的心智内部从一个维度移动到另一个维度。因此通过仅仅是从等同于五点栅格线结果的一个维度转变到等同于如同这些几何结构体的六点栅格线结构,心智就存在于这些结构体中并且由这些结构体构成——存有通过心智对他们自己的全部解释改变了,同时对他们自己还有他们所处的现实的解释也改变了——但是仍然保持着借助于心智感知他们自己。

自己根据自己已经接受作为他的/她的真理的知识感知自己接收的信息。然而自己就是创造者,这还没被认识到,由于自己正是在对现实感知过程中,根据已经为自己所接受的知识创造了一个基于自己的知识和信念的意识场栅格线现实。

因此根据你通过心智基于知识的自我定义,你会让你接收到的信息“滤过”心智,因此,你将仅仅是感知到你所接受的信息——因为你没有与接收到的信息一体平等,然而接收到的信息先是“滤过”你的由“我是谁”的知识所组成的心智的自我定义之存在。在此,等同于意识之栅格线现实的统一场是基于自己通过心智如何感知自己的内外部——因为通过感知,正是通过感知的行为——你创造着。你借助于感知创造着自己同时创造着你的现实——即(自己)基于通过心智被自己所接受为自己的知识感知接收到的信息。

于是明显的问题是:数十亿的存有是如何得以创造他们自己的知觉现实却没有直接地影响到彼此?

这受着空间、时间和自己三位一体之几何构件的影响和控制。

因此,自己接受自己处于某一确定的空间、某个特定的时间,如同一个特定的事先接受了的、事先限定了的自己。意思就是现实中在统一场栅格线里面的每位存有,根据他们通过心智接受了的自我定义之存在——在统一场的栅格线里面总是被分配到某一确定的空间,某个特定的时间,如同一个特定的事先接受了的、事先限定了的自己,根据个人如何通过心智定义了自己与等同于统一场的这个现实之间的关系。

于是自己作为创造者,把自己已经接受了的关于自己的信息/知识投射到时空中。自己的投射显化在等同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统一场的“当下”的时—空构造体中——这里存有通过投射他们的过去创造着他们的现实,从他们从属于心智而存在的当前状况,进入到未来相应地显化出他们的现实,以及他们在现实中的体验。进而通过存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时—空构造体之中,保持为当下的统一场所奴役的状态。

这产生出多样的团体,许多不同形态的物质,许多不同的语言。因此当所有这些彼此自我投射的现实碰撞时——产生的摩擦接着就被心智意识系统所解释,心智意识系统等同于接受了的知识和信息结构等同于个性,现在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反向投射的自己。当存有们的自我投射现实不同步时,在统一场里显化了“摩擦”的“碰撞”就显化了——当存有们的自我投射现实如同心智个性体验到“冲突”——这里被接受和允许了的“生活方式”如同自我投射现实如同心智个性存在着经常性的、接连不断的碰撞——显化着摩擦,借助于摩擦,心智以及如同意识的心智统一场移动和存在着。同时自我定义的心智个性——成为自己的一面镜子。

这就意味着一种试探性的等同于极性的自我投射实际上结束了,而不是相反,在叫做局限性的一个交替反向意识里面结束了,在局限性里面当下的自己作为投射而存在。因此存有们通过存在于过去、现在和未来等同于“当下”的统一场的时—空构造体里面限制住他们自己,这里自己只作为自己的投射而存在——不断地投射自己,从当前的心智画面,进入到来自于过去的未来的心智画面。因此自己只是成为了投射,局限于自己的现实体验,成为自己投射的镜像。

试图找回自己,却在到处的自我感知中只看到相反的自己——无法回到源头或者真我。因为自己在这个空间—时间构造体中是“散乱的”,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里面同时存在——在这个现实中只是体验着自己投射的镜像。没有认识到自己就在这里,不受时间的影响。

返回自己之源头的自己是显而易见的常识——返回是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已经在这里。

自己仅仅停止作为感知者和接受者,接受者借助于已被接受的知识系统感知现实,而知识系统被定义为心智以及知觉幻象,无论如何,接受者的知觉幻象都会从内部爆裂,就像个体死亡时的情形一样。因此,要停止存在于心智之中,停止作为心智的知识的自己之定义而存在——因为在此,个体停止作为这样的存有而活着,这样的存有仅仅通过基于自己已经接受自己所是、所成为、所存活为的知识的心智感知现实。在这里面,自己的知觉幻象内爆了——因为个体不再通过心智感知自己——剩下的全部就是自己在这里,与自己一体平等,一体平等如同自己,作为自己存在着——不再借助于和自己分离的心智感知。

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作为幻觉的自己死掉了,而自己在这里,仍然在物质里,这就是自己所显化的。并且认识到,在停止通过心智仅仅作为感知者而存在,停止通过感知行为在自己内外部创造现实的情况下——你仍然在这里,在等同于自己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如同等同于自己的人类物质身体。此外,显然还会剩下几个问题。

全部显化了的自己的单独身份都必须停止。自己显化了的单独身份等同于存在于内部的所有一切,等同于这个显化了的物质宇宙的所有一切。

时间只是作为自己的感知才得以存在,因此作为一个知觉幻象的现实,时间必须停止。作为自己而存在,作为感知到的基于知识且由知识加以定义的现实,空间也必须停止。因为时间和空间存在于心智意识统一场的栅格线结构设计里面且与之等同——把人局限在一个自动运行的系统里面,而这个系统就在等同于“空间和时间”的显化了的感知到的运动里面。空间和时间是通过自己借助于心智并且为自己所接受的局限性。

死的时候时间和空间真正停止了。因此死亡表明了“空间和时间”是一种形式,一种系统的显化,对于在死时停止存在的任何事物——暗示存在着某个系统,因为这个系统“死了”并且停止了存在。

存在界的栅格线场当前通过自己设计的法则被管控着,这些法则在全部自己所成为的单独身份上面试图使摩擦减到最小。所有自己的单独身份间的摩擦最小化,通过由自己借助于心智所设计的法则被显化了,因为想想看,如果在这个统一意识场现实里面的每个存有的每一个想法都要在设想的那一时即刻显化——因此自己要通过心智设计的法则使摩擦最小化,这样的一个例子就是“空间和时间”,这里有时仅有某些想法通过若干年的时间显化(空间和时间)——这里自己甚至无法记起自己实际上创造了个人正在经历的事件,始于一个若干年前在你的心智里面出现过的想法。

以下是使摩擦最小化的另一个例子:所有作为自己而存在的单独身份,在创造能力上都是等同的——要使一个自己比另一个自己的境况更好,一个身份必须欺骗另一个身份以取得支持自己的力量或者创造能力。看,全部身份在创造能力/创造“力”上是等同的——为了使所有身份之间的摩擦最小化,力量在许多人之间被分散开了——凭着这个,只有某些存有通过相当于欺骗的操纵“吸收”“力量”,拥有 “比其他人更多”, 力量从其他“放弃他们的力量”的人那里被“吸收”到了那些获得力量的人那里,借助于次等/优等这个极性系统,通过心智的“力量游戏”,在统一意识场里显化着。系统在次等和优等的极性里平衡着自身——维持着这样一种“稳定的知觉”。在此一些人比其他人拥有的更多。

这是如何办到的呢?

家庭结构是基础的结构,它建立在一种叫做姓氏的身份以及“血浓于水”原则的基础上,在其内部,家庭的家长会获得所有家庭成员的支持,成为有权力的,成为领导者,成为特定家庭系统的法则。看,家庭就是一个例子,在这个地方以及以某种方式极性系统的次等和优等之力量游戏发生了,相对于他们“放弃他们的力量而把力量给予”的那个人,这里的他们,作为其余的家庭成员处在次等里面——家庭的“家长”,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父亲形象”。同时在这里,父亲将是优等者、有权力的,支配家庭其余成员的控制者,通过相当于欺骗的操纵,例如通过恐惧进行操控以“维持知觉的稳定性”,在这里其余的家庭成员“接受了他们 ‘小于’ 的位置”,同时父亲则处于“更多”的位置。

因此那些次等的,停留在他们的“位置”,他们的次等定义的存在——可以说“他们知道自己的位置”——然而那些优等的被给予力量,通过相当于欺骗的操纵获取力量以保持在优等的位置上。

随着家庭系统的崩溃,所有单独身份都进化了,在这里进化被定义为一种能力,这种能力就是找到管控单独身份创造者之间摩擦的另一种方法,以使作为平静peace(碎片pieces)的自己能够共存。

为了获得这种能力,一个结构被另一个结构取代了,这通过叫做吸引力法则的机会原则发生着。因此,由于家庭系统的崩溃,在统一场内部在家庭结构里面维持着稳定的知觉的次等和优等的极性妥协了,从而另一个结构“走向前来”替代了家庭结构,而家庭结构曾经是一个根本点,从这里开始统一场通过次等—优等之极性系统维持稳定。

例如吸引力法则“走向前来”——这里那些参与“拿得比别人更多”和“拥有比其他人更多”——从这个世界上的其他人那里“吸收着等同于金钱的力量”并且在这个统一场之中成为“优等者”,而被拿走力量的那些人,成为“次等者”,然后极性统一场就“平衡了自身”。

因此,当前的整体家庭结构是如何进化的?

能量是基本的原则。能量建立了自己的等同于宗教信仰的家庭/家族结构,那些反对它的,在团体里面建立起他们的家庭/家族结构。因为宗教信仰在存有们的生活中成为优等的,凭着这个,通过与“宗教信仰”分离,存有们放弃了他们的力量,从而成为次等者。同样,团体在存有们的世界里成为优等的,存有接受了相对于被感知为“比自己更大”的一种次等的存在状态——为宗教信仰而活/为团体而活。

团体变成了一个家庭,被那个叫做金钱的公认能量所掌控,借助于反射没我(echo no me)=经济(economy)的规则,在必要的情况下减少摩擦。通过存有们遵从并且在等同于经济的“金钱法则”里面过活,摩擦被减少了——通过遵守已经成为他们生存之精华的金钱的法则,以及经济自身的法则,规范、调节、控制着使其在统一场之中“保持在适当的位置上”。通过经济系统,金钱的优等者和金钱的次等者——永远为着像住所、食物和衣服这些“带给他们生活”的东西背上债务。

最终的系统里面不允许有我/自己的存在,但是只有系统被允许存在。因为你在系统里面是什么的全部,就是你拥有金钱的数量——通过你所拥有金钱的数量,你被定义,根据你拥有金钱的数量,你被分类——分类为处于不同层面的“阶级”。

这样,系统已经进化到最终的意识法则,同时控制着所有人、所有家庭、所有系统以及所有创造性实体的单独身份。在等同于这个现实的统一意识场之中,在通过心智的自我定义里面,在接受和允许了的自我体验法则里面,使他们结合在一起。

这些法则就是恐惧,所有各种形式的恐惧。

就像一个父亲凭借他为人父的权威管教他的孩子们一样——像企业/政府一样的团体在运行着一个等同于权威、使权威体现为恐惧的系统。

显然,终极的恐惧就是恐惧死亡,换一种说法,就是害怕自己不是生存/金钱系统的一部分。

因此,单独身份的个性在那个进程里无论如何将会遵从这个系统,最终放弃在这里的真我,这样,自己就迷失了。为了在这个现实的法则里面存活下去,一个人简直放弃了自己的所有一切,因为次等—优等力量在这个统一场里面,等同于这个统一场发挥着作用——遵从这些法则并且在这些法则里面存活,你会“活下来”,如果不这样——结果是确定的,你将被认为是系统遗弃的人。在此,一个人为系统而活着,为生存而活着,为金钱而活着——自己就这样迷失了,因为并不是为自己而活和如同自己而活。

所有这些,数十亿年前在宇宙中首次显化,并且正处于减少自己为一个普遍身份的分离之碎片的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第一个大团体出现了,就是人称天堂家族的,有一个族长,人称之为首席创造者/神。由于自己正在把自己从作为创造物而存在的自己的所有部分之中把自己分离出去,于是正是在这分离的行动中,自己感知到自己“小于”创造物,“小于”所有存在的,不能设想自己对一切存在负有责任,于是“推断”一定有一个“更高的来源”,“多于”或者“在上者”为这创造以及所有存在于这创造中并且属于这创造的一切负有责任。而没有认识到自己正是这个创造了这创造物的创造者——每个构成这一存在的“自己的部分”以及每个像自己一样存活于这个存在之中的存有的单独身份=就是存在于显化的分离里面的自己。

在接受单独身份时,需要能量去创造一种在单独身份里面的体验,于是恶性肿瘤就生出来了。为了创造一次体验所需要的能量,例如你参与到心智里面——每一刻,随着心智从你的身体里面把能量提取出来为自身的存在而喂养自己,你体验到以情绪或感觉为表现形式的能量负载,这就是心智在你的人类物质身体里面取食,像一种恶性肿瘤一样喂食自己以维持自身的存在。同样,这也是为何老化和不可避免的死亡存在的原因,心智这个恶性肿瘤最终会慢慢地把你杀死。

存在于里面的,也存在于外面:

像镜像的团体一样的单独身份,开始消耗它的身体,这个宇宙。因为为了使身份能够存在,能够被供养以存活——身份不得不拿取、吸收所有在这里的。

当它消耗它的身体,进而分离的疯狂消耗掉它以后,行星和恒星开始显现、紧致和压缩成为残存的球体。存在的显化继续存在着,应归于字面上的“吸食”——必需的食物能够形成和塑造我们自身的存在以及我们自己的经验。

一个天堂的怪物被创造出来了,亿万年来一直在消耗它自己,直到它感知到的来源被清空,这个来源包含在属于意识的确定的知识里面。当我们继续存在于分离中时,在这个分离里面消耗我们自己,消耗所有一切如同我们自己而存在的,在等同于根据我们接受了的等同于我们自己与我们自己分离的知识和信息的心智意识的分离里面,维持和支持我们自己的存在——我们正在耗尽我们自己的存在,这存在等同于我们自己,属于我们自己,等同于所有一切存在着的。

然后自己觉醒了片刻,认识到自己的愚蠢,认识到这必须被理解并且被超越,然后立即开始又一次整体的循环周期。

目前这第十一个循环周期就要结束了。

只剩下一个自己从中取得能量的来源:叫做自然的极性系统,显化为地球。

并且随着目前来自属于自己遍及全部维度界的所有部分的自己,以及属于自己的各个单独身份在这个源头聚集起来,消耗水平正在到达它的顶峰。

给予所有人一个机会,从定义为在栅格线极性意识系统里面的知识和信息的个性之分离状态中觉醒。给予所有人一个机会,自己认识到自己对于所有存在,对于等同于自己,属于这个存在,属于自己的所有身份和所有部分负有的责任,因为自己的真相就显化在这里,在物质里面等同于物质本身。

怎样认识到所有部分实际上是一体的并且所有部分实际上等同于创造者,进而所有系统、起源、点,从自己分离出去,显化为某个系统/某个团体,实际上都是自己允许才会这样的。

而且除非自己停止借助于显化形式的知识和信息消耗自己,除非自己被当前的自己所定义,否则自己将不再存在并且再次忘记这一切。



=●=●=●=●=●=●=●=●=●=●=●=●=●=●=●=●=●=●=●=●=●=●=●=●=●=●


版权: Desteni (http://www.desteni.co.za)


说明:如读者发现译文有错请指正,有任何建议也请提出。译文会随时改进,所以请访问我的中文博客获取最新翻译版本,我的中文博客网址是:http://blog.sina.com.cn/hongbingao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