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作為一個電視和收音機等如結構化共震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人類作為一個電視和收音機等如結構化共震

帖子Fred cheung » 周三 5月 05, 2010 8:59 am

人類作為一個電視和收音機等如結構化共震[ The Human as TV and Radio Stations as Structural Resonance]

撰文: Bernard Poolman 日期: 2007年 7月 15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人 類]等如一個結構化共震体, 每一個人仕都是一個電視台和電台的節目"製造工塲". 結構化共震是構成它自己的內裏部件眾根據被"預編排了"的震動形式去等如[整体地]結構体本身與及部件自己[注 1]. 基本上那人仕[注 2]/裏面的生命源動力[ life force]是完全体驗不到或很少會察覺到的, 等如思想是[/變成了]結構共震現象的'編程指令工具'.

[注 1]: 部件與外在整体是互相等如的因為實際上所有萬物都是一体互相反顯的, 並不只是外包含內, 每個內實際上是包含了"整個外在自己裏面的"只是没有察覺到, 我自己的閱讀察覺理解.

[注 2]: 處於人体/結構化共震体內的人仕.


現 在想像一下. 所有我們接受自父和母的, 所有對我們灌輸的教育繼而在現實世界中變得現實[/系統化], 我們怎樣衡量/比重價值, 想法/想念, 情緒, 感覺[等]"形成了[/構成/得出]"我們處於現實世界期間的這個[結構休/軀体]的形狀[/体態/結構化共震形態]. 這是些"數據[/資料]"而我們跟着對全世界宣佈"這個就是/等如我自己"而出去尋找[世上的]某一個[他/她]是願意去聆聽和賞識[/欣賞]我們在不停 播放[宣稱/以為就]等如是"自己"的節目[注 1]. 那些對此有以上回響的人仕, 我們稱為我們的朋友和情人. 家庭是最容易就這方面灌輸[數據化]我們[注 2]因為在我們成形[/成長]的過程中家庭成員是非常主要的"資料"來源/輸入者.

[注 1]: 資料化數據化了的結構化共震体 - 外貎和休態.
[注 2]: 先從我們的本性編碼繼而影響到身体和外形的共震.


在 某一個層面來說我們都共識到我們展示的"外觀/看得見的外貌"[所佔等如自己的比重]就等如一套我們稱為"我自己"或"我"或"我是"的套裝. 我們跟着修正[注:如打扮/內在抑壓'修養']我們的'結構化共震体'去到最佳[/合適]的水平以[透過身體]獲得[/換取]結果/回報去滿足我們的夢 想. 就像一個電視台一樣我們[不停]發送圖畫給所有願意去觀看的人以便換取讓我們滿足[/自豪]的回應. 像上了癮般我們必定要[透過令我們感到自豪的回應感覺]去自滿自己.

這些全都是很爽的, 問題是這些全都我們被節目-[結構化數據共震]播放所引至的極之"膚淺"[shallow 分折成 sh "allow" - Self Honestly "Allow" 自己誠實地容許]的反應[/效應]而這[注 1]反應引起的暴力, 強暴, 戰爭, 饑荒, 是没有被納入考慮範圍之內. 我們從來都没有考慮到世界是這樣的運作方式, 是基於/源自我們自己裏面的運作方式.


我們透過等如我們的結構化共震體[驅体-現今大部份人是透過思想]倒映/反顯在'世界內'. 我們四處播放節目[結構化共震數據]等如是我們自己倒映/反顯在'世界內'. 我們透過渴望參與別人正在播放的節目倒映/反顯在'世界內'[注 2].

[注 1]: 透過所謂本能性對身體形態着迷.
[注 2]: 以住欲望是透過自己的未來產生体驗或透過別人去'体驗它' - 維持對等中和. 形式並不固定但性質是相同的. 例如: 你在的士高見到一個女孩, 你'想'與她發生性行為這欲望與一個強暴犯在強暴別人時所想'原則上'[細察把兩者互相代入]的一樣的. 詳見'最近在 Desteni農莊死去的蒼蠅[ The Latest Dead Fly at the Farm]'.


而且, 我們並没有考慮過我們所播放的自動化節目內容[注 1], 可能被某人或某些其他的東西預先設置/預編排入我們裏面而我們只是在翻播抄下的節目拷貝. 這特別適用在當人生某部份的經歴中會覺得很困難去指揮或去改變自己或嘗試嚴律自己堅持去做的時侯.

[注 1]: 我們的 DNA就像一個節目表, 適當時侯引發對應的事件/節目內容.


更 加有趣的是, 如果我們不遵照大潮流和世界的觀點去參與世界的倒映/編排, 我們就會像未盡責地投入和感到像被驅逐的局外人般感到寂寞. 這種寂寞的体驗是刻意的以確保我們繼續"自己"容許/自願被監禁和"自己"監禁自己在結構化共震監獄[身体]裏面和局限了我們一系列編排了按程序播放節目 的種類會是根據/支援預早為這個現實世界安排好的一系列按程序播放的節目[注 1][注:亦是進化的假象]. 在這種形式下, 控制就會變得容易簡單和有效率.

[注 1]: 透過控制[如新聞/娛樂/電影/媒体]潮流和世界趨向而我們被寂寞驅使下"自動"經思想"受監控"和無意識地去集体執行個別事情/事件的"世界性滙編". 簡單來說就是把透過個人對世界打亂子的情況減至最低.


所以 - 看 - 我們時刻都在'播放'透過每一個字, 每一時刻/瞬間, 每一個思想/想法, 在我們所有投入參與的都等如一個表述. 這表述等如在解釋/翻譯 - "我存活在這些裏面而我就是的這漾的".

參看這個表述. 它在說: "這接受我[注 1]. 我是害怕獨自一個的. 請不要排斥我. 請去愛我. 我一個人是會落寞的"等等.

[注 1]: 察覺我和'我自己'性質上的分別.


鑒 定/辨別出這個表述 - 查看你[自己]正在投入參與播放的表述中/節目是否在容許/編排所有都等同地扮演/演釋着各自的角式與及在你播放的表述/節目裏有否展露出你"自己"任何 一刻都願意與世界上任何其他人仕對調身份/崗位而你"自己"調換了對方的人生經歴變為自己的但絲毫不會有怨言的[注 1]. 如果一個要受饑餓折磨小孩的人生經歴是你自己不能/會去接受的, 那麼就需要去改革和承擔相應[改革]的責任.

[注 1]: 因為一体互相等如和均等金錢制度會存在.


這 是我們對同等性和一体的演譯. 我們需要就自己透過"結構化共震"[身体]去播放的節目[夢想, 行為, 投入參與的時刻等]承擔責任. 我們是世界的'結構點眾'和'訊息/宣言/節目'而自己本身必定要改變/改寫存於這個世界中[注 1]繼而停止現今的混亂苦況. 我們本身就是那實際可行的解決方案本身就是一切所需去實行天堂/天界在地球. 這一定會是"一般共通察覺[common sense - 全体都察覺到的]" - 只有透過在地球的人仕真正創造/實体化/由內裏反映外處[注 2]'天界在地球'和自己變成等如天界化[注 3]這才會實現. 這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們必需明白我們是怎樣製成今天這混亂苦況與及怎樣能夠停止它持續下去.

[注 1]: 每一刻存於等如參與重新編排世界.
[注 2]: 透過自己和身体即結構化共震体.
[注 3]: 例如天界處於量子時間 - 像噴射機與地球烏龜的速度比較, 這噴射機的速度亦會出現在人的身上而烏龜的速度亦會出現在空間性人仕的身上 - 互相等如 - 天界化. 我自己的察覺.

我挑戰你['自己'], 對你播放的節目自己承擔責任. 我們會從中栛助 - 提出你的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12.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