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靈的歴史和作用

版主: Fred cheung

Fred cheung
帖子: 252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通靈的歴史和作用

帖子Fred cheung » 周三 5月 05, 2010 8:58 am

通靈的歴史和作用[ The History and Purpose of Channeling]

撰文: Bernard Poolman 日期: 2007年 7月 6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是一個今人著迷的問題. 當你追溯到大概 1900年去研究 Baird Spalding的著作 - '生命及遠東大師們的教導', 你會察覺一個有趣的情況. 跨次元空間性差不多是生活慣常的一部份. [空間]人仕顯現, 來溝通, 在水上行走 - 當時全都是極普遍的事.

這本書以很奇特的方式進入我生命歴程的. 當我岳父死時, 他在世時是一個深層催眠的靈媒和一個擁有'醫治別人'能力的人, 我首次與他對話是在他死後兩天. 整個過程並不順利氣紛很緊張. 他告訴我留了一份禮物給我和教我怎樣從他的辨公室找出來. 這些書籍真的引起了我的好奇和興趣; 這件事發生於 1990年代初期. 那是我最後一次與我的岳父對話直到跨次元空間連接口被打開後. 並不是我没有去聯絡他. 我經常嘗試, 因為我們以前常常一起研究和討論有趣的話題, 但是毫無效用 - 他一直保持沉默.

當我們在空間連接口裏親身見面的時侯他馬上告訴我, 那樣做是為了確保他不會被白光[洗去記憶]循環輪迴去地球, 他要裝扮成是瘋了的模樣. 當人仕在次元空間變得瘋癲, 白光通常會置之不理並不會視這些人仕為威脅因為他們會繼續的瘋下去而不會從中醒覺自己[注 1].

[注 1]: 在次元間內因為没有了物質性/實体的反映給自己去'察覺 - 嘗試糾正/改變', 一切只會'保持不變性'. 我的閱讀察覺.


我研究了 Baird Spalding的書籍並且發覺了些有趣的事. 雖然當中提及了很多將會發生和發現的科技, 到了 1950年代所有都消失了. 什至那些出版商亦指出自從 Baird Spalding死後没有人知道他在書中提及的技術在那裏或這些[預測]資料出了些什麼問題.

我盡力找出所有的靈媒並參與通靈的環節. 測試[通靈]在地球這裏的實際可行性. 這會否改變我們在地球這裏[期間]的經歴[/体驗]?, 那是我當時問的問題. 是否神想我這樣去体驗等如他透過等如他的形象和相類似?

某些通靈得來的資料是我真的在現實中經歴得到雖然後來明白到'真確'是因為我自己相信/接納那些預言繼而[注:透過自己/物質性身軀]創造他們讓我[從現實中]看得出這督信[原來]存在於我裏面. 我加進人体運動學說[ Kinesiology]及測試[通靈的]應用. 我這樣做了 12年. 我建立了自己的圖書館和藏書, 在尋找那明顯是[根源自]我自己的答案, 但我偏偏就是找不出來. 我隱居起來去深思和靜默一切 - 毫無幫助.

原因; 我仍然是[/處於]'這裏'. 而這個在世上的'這裏'. 我是必需要付房租的錢, 買食物, 教育子女. 察覺不到意義何在.

那些靈媒[實際]在散播漂亮的說話和[個人]內在体驗而我依照應用了但並對處於'這裏'根本没有實際的作用[/改善]. 我參加其他人有關通靈/靈媒和'新能量'的演說和授課. 令人著迷的, 當你越接近他們時, 你會看得出 - 他們並没有'活'在或變成等如他們所有体驗的經驗即他們在講授的. 產生了分離[/分隔]. 他們仍然要付房租, 需要金錢買食物並且也是一個系統裏的奴隸 - 那個在控制着這個世界的系統. 除非他們能夠打動足夠的群眾去相信這些通靈和去購買與通靈相關的產品[/服務], 否則他們的工夫會是白費對生活毫無幫助而他們的人生將會窮困地終結. 很多靈媒最終都以窮困[/悲劇]收塲或放棄自己.

問題是為什麼? 所有這些說話充滿着希望, 關於美好的內在体驗, [但]對現實世界'這裏'毫無改變[/改善]的作用. 不會對我們的現實世界有任何改變.

我深思和試過. 放自己在一個山洞內像一個智者/哲學偉人去尋找平靜和解脫. 我能否維持在這裏和能夠實際對自己帶來有用的改變? 是什麼在'這裏'指揮着我們的經歴即等如我們的世界籍著我們每日的投入[/參與]? 為什麼耶蘇或奥修或佛祖或任何人仕的內在修行逹到至尊的境界但他們的說話及舉例裏並没有對在這個世界就'這裏'而去作出貢獻[/改變].

明顯地, 當我研究這些人仕[偉人], 我察覺他們展示的對這個世界是没有實質[價值的]. 所逐漸顯示的是這個世界是基建於某些人仕聚在一群混合了信仰跟着追隨它等如[追隨]一個比他們自己更強大的存在, 在等待某些[將會]介入的事件去拯救他們或者在等死後可以去天堂.

我們全都是在互相等待對方或事件[自己去發生]. 某些人嘗試去改變. 甘地就試過, 但看, 他改變了一個國家, 但並不是裏面的人民. 曼德拉[ Mandela]他改變了一個國家但没有改變到人民的根源[/本性]或人民的習性/慣性. 他絲毫無改變到人民裏面在主導自己的原則[/守則]等如人民本身[所表現]. 他無這種能力. 每一個人都必需個別和為自己去改. 在某些層面我們是清楚自己是需要承擔責任的, 但我們每天都處於求生存[注 1]和掙更多的錢當中時我們似乎無辨法去明白理解這應承擔的責任.

[注 1]: 求生存亦是我們自己製造給自己的問題. 我們起初[什至現在]接納不顧及其他所有除了自己一切都是可以犧牲/榨壓的. 基於這方式'危及者'和'防止被危及者'[即求生存]亦存在. 最初是被犧牲/榨取的需要求生存但我們最'終會反過來'活在我們怎樣對待其他所有即生命中所以我們及所有的'生活'模式都變成被'互相被危及'和'互相求生存'[地球, 動物界, 人類等] - 而不是從我們顧及所有一切而自己作為生命一份子而互相栛調為出發點. 這是我閱讀後察覺的.


最終, 我疏離了靈媒和超自然預知者 - 我從中得不到任何實質的辨法可以對這個世界作出有效的改變. 很清晰地'這裏'在這個世界內, 我們是獨自的而世界没有任何一個人就這點會能夠作出修改. 我們需要所有都互相協議. 我們需要察覺到自己實際上是這個現實世界任何部份/層面的[共同]創造者.

怎樣才可以令所有去逹成這種共同的栛議基於現在這個世界'這裏 '所有身處的現況和實体化[/反顯]了的局面? 靠所有我們現在已知悉和明白的是無可能逹到的, 透過所有任何宗教也無濟於事, 當時什至通靈本身亦變成了一種內在旅程, [充滿了]漂亮說話的宗教 - [從來]没有新的'資訊'. '没有實質性指引' - '丁點兒也没有任何'會為未來的'孩子'舖路或幫助我們去察覺自己本身就是透過所有我們以往接納/容許繼而等如我們的現實世界[注: /反顯出在現實]自己就是的問題的所在亦是實際的答案.

我研究用實質的方法去突破[這困局]. 跟着靈光一閃. 如果我們'全部都'能夠有效地去'閱讀'! 或者那會有幫助. 我不斷推迫[他們]在閱讀[上的突破]. 某些人仕有反應和擴展了自己, 但當面對我們自己需要對身處'這裏'的現實世界承擔責任的觀念時 - 就決不承認 - 極度的失望和沮喪即時籠罩[/困擾]着我.

隨後我際覺到魔物[/邪靈][ demons]的存在. 一個挑戰 - 他們會否因此而操縱了我[/上了我身]? 他們是否照樣仍然可以[透過我]得到栛助? 這導至跨次元空間連接口的打開和繼而一連串的事件導至我接觸了次元空間和白光和亞奴其人仕[ Annunaki, 前萬物的高層搭操控者]和那些天使們與及其他更多的[空間人仕].

隨後 - 所有那些透過通靈在背後操控着的主控們[ masters]在那裏? 我與他們[注:透過連接口]傾談. 他們就像我一樣[無大分別] - 他們對我解釋所有的通靈都是跟據白光和亞奴其人仕[ Annunaki]的指引去被預遍設的. 這是由嚴肅對待愛麗斯.巴利[ Alice Bailey][注:應指她所著的書所洩漏的資料]的事件開始時開始的. 我的現實每天都被[逐點的真相]粉碎. 憤怒在裏面不斷地加劇. 怎可能會這樣的? 神到底在那裏? [我們這裏]究竟在發生什麼事? 極度的失望. 我一樣會墮入同樣[這樣]的天界在同樣的困境中. '絶不'! 這一定還有其他出路的. 我實際上願意怎樣去做? 我願不願意行險和冒着死亡[/不再存在]的風險? 什麼也幫不了我. 除了只有我'自己'. 我會願意接受這樣的條件嗎? 這個現況可以被引導嗎?

我經過數個月[對連接口]測試和探究和傾談. 一日復一日. 毫無答案. 我發覺無數的人仕分佈在宇宙之內. 他們很多都是在無盡的絕望之中. 他們對我說這現實狀況是不會有答案[/出路]的. 他們早就經已嘗試過. 神遺棄了[他的]創造萬物嗎? 或者[實際上]神根本就不存在? 是否根本就只有我[/我們]自己? 是否我[/我們]自己對自己所造成和導而這一切的?

我觀察所有實際有效的可能性. 如果我們引導這現況, 從方面會有可能找出答案? 我走進光明面或黑暗面或每一個角落但到處都只是欺騙[/謊話]和罪惡[/邪惡]. 權力[注 1]和貪婪, 恐懼和自大鄙視其他一切. 很多天堂繼續在等侯神的來臨. 在這條路上我不是單獨的. Sunette[現時等如連接口的女孩]與我一起走. 我們交換意見. 某些次元空間人仕亦與我在一起走這條[/找出答案的]路. 我們一起深思熟慮. 我與不同的人仕討論這點 - 雁奴[ Anu], 愛麗斯.巴利[ Alice Bailey], 耶蘇, 穆罕默德, 奧修[ Ohso]和很多其他人, 愛因斯坦, 容格[ Carl Jung], 佛洛伊德[ Freud], 尼古拉.特斯拉[ Nikola Tesla], 剛去世的人仕等等. 以測試確認[注:從中得到的]資料.

[注 1]: 妄顧責任逃避自食其果的權力假象.


還没有[對現況]有導向的介入. 首先第一點很清楚的是我們必需聚在一處等如[處於]合一在'這裏'[而不是各自分散]繼而觀察我們本身裏面容許了什麼[注 1]. 我們自己必需要停止. 對萬物進行導向的進程開始了. 那些神眾[注 2]和女神們和主控們[ masters]和撒旦[注 3]和惡魔都極之不高興. 一切處於他們特定模式的控制下去按照'他們的方式'運作繼而換取在'現實'中處於某些[相對高於常人的]地位. 撒旦和惡魔擺出最強大直接的反抗. 他們叫我做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類. 我可以怎樣去面對? 他們籠罩[/停頓]了整個天界和脅持了 Sunette與她一起在次元空間裏消失了. 我應該要怎樣做. 我作了一個決定. 我不會容忍這些行為. 我在每一個人仕裏面都看得出有這一体化[/合一]並互相等同這一點我視為等如我自己. 我們每一個人仕裏面都有這稱之為生命的存在. 我一定要介入[反抗的人仕眾]. 我必定要實行和證實這還未到最底真正的真相[注 4]. 我在某些人仕的栛助下做到了, 所有的都被帶到等如一點[注:處於地球內]. 但仍然存有恐懼和欺詐. 假若神[真的]回來我們怎辨? 我們反轉了天界. 當神他處於'這裏'時我們會處理他的, 但若果依我來看, [注:若真的有神]當神看到我們每個人仕接納容許這個現實世界變成今天的地步時神早就應該氣到七竅生煙[注:為何他仍置之不理了]. 我們所要針對[/糾正]的是這刻在這裏[的一切]. 我們必需要實際去行動. 如果我們拖延[/如等待其他人], 我們會繼續不斷重復体驗我們過往所接納自己所趨向變成了的.

[注 1]: 即是導至外在所有身處現實的反顯.
[注 2]: 透過人類在世思想構成創造的空間性人仕, 不是真正的'神'.
[注 3]: 撒旦是惡魔製造的空間性人仕去分散世人對惡魔自己的注意力. 我的閱讀察覺.
[注 4]: 或作為還有更豐富/所有大家都不止這模樣的.


我們關閉了所有的通靈並且切底解構了它是怎樣運作的. 那是被講解了. 然而, 通靈[的事件]仍然有繼續. 當那些靈媒在通靈時我們坐進裏面去看那些資訊到底是從那裏來的. 找到是來自'思想的. 我們向思想挑戰, 全体相連貫通的思想, 所有的思想, 是有很多的. 很明顯一個進程[/過程]將會必需的讓我們去了解我們自己[注 1]. 所有在天界的都被要求去面對自己和應用自己寛恕. 天界真的參與了雖然只是出於[無奈因]實際上再無其他的解決辨法. 很明顯地我們無止境地全都困在同樣的循環周期之內[注 2]. 天界和地球同時都互相受困. 我們都需要承擔這個責任.

[注 1]: 如內外對等反顯和對所有生命誠實等.
[注 2]: 地球與天界是互相影響/反映的, 因為實質上所有都是等如的.


隨後我們知道那些[今時]透過通靈得來的資料是毫無意義的. 那些是精神上[/內裏]遊歴或是那靈媒人仕的思想創造出來對就停止[現況], 戰爭, 饑荒, 罪惡, 虐待/傷害 或死亡而言並無任何實質價值的. 通靈變成等如去感動廣大的迷信系統在不斷維繫更新自己像一門宗教一樣, 但對逹至所有等如和一体化是無[任何]實質價值的.

很清楚的死亡是對所有存在地球內的平衡/中和裝置. 當一個人仕死時, 他們是何等的感激從身体和思想中釋放出來.

我們更清楚了解到身体和思想的是一個對文字和想法[/想念]的結構化聲共震構体而表面上看似是穏定, 但實質上並不是. 雁奴[ Anu]解釋它的作品[身体和思想]等如是物質世界的創造者[注 1]. 令人著迷的, 我把這情況與星球, 宇宙, 動物世界, 植物, 大自然討論而全都同意[這點]. 人類的'思想'無法控制的是大自然的力量, 或所有的動物們, 或蜜蜂, 或蟲[/病菌] 或是病毒或死亡.

[注 1]: 身体在製造外在實体化但現今不是我們而是我們的思想經我們供應能量透過身体在制造我們的現實, 而我們在整個這程中大部份只扮演旁觀的角色.

他們全都同意成為人類的敎師[/導師]. 去制止人類透過恐懼和無知和求生存去毁滅身邊所有的一切.


所以, 通靈還會繼續在地球出現但不會再帶來任何實質性新的有應用價值的資訊. 通靈已變成等如一門宗教. 看, 那牧師在讀聖經和祈禱和變得受感動而在教堂內講話 - '停止' - 這是透過他的思想'通靈'在增幅他的信仰[系統]. 靈媒和牧師根本就没有兩樣[/分別]. 他們都是在宣掦希望[注 1]去抑壓[內裏的]恐懼. '必需要停止'. 所以, 人類正面對於一個有趣的時段. 只有透過時間和事件會証實這點的. 指標[/引導]會在動物界, 大自然, 死亡以及所有思想不能控制到的. 很多會死去, 新的疾病會擴散. 風暴, 泛濫, 你數得出的都會有. 所有的家庭都會受牽連.

[注 1]: 希望並不是真的而只是思想投射在未來之中但實際上未來是基於我們過去所接納和容許而構成的.


我們會從中栛助, 但我們自己去察覺自己裏面以往所接納容許了的是個人自己的進程. 現在出生的小孩正是為了糾正[我們的]過去的, [那是]若果我們栛助他們不去受'思想'的奴困.

現在的金錢系統必定要停止運作 - 參考所有[ Desteni]關於金錢的文章. 我們會集中専注在小孩身上. 首先是最近過世的小孩們. 實際上, 現在地球上最主要的栛助是來自小孩. 很多的次元空間人仕自己本身仍然在進程當中. 現在當你離世時, 你面對[/對調身份在]所創造過的一切, 思想[/想法]和所有過往/前世所參與過的事. 一個絶對透過寛恕將自己重新設計的自己. 這一刻在地球[進程]是比在天界容易. 但這是會改變的和當天界站起來當每一個人死後都需要去面對[/對調身份在]和他們自己以往所接納容許了的, 對地球的栛助會變得更加直接性的, 但不會容許幫助移去就我們人類以往透過接納繼而產生的後果[/苦果][注 1]. 我們必定要停止和[注 2]承擔自己的責任而這世界的混亂會不斷加劇直到我們自己醒覺[/察覺][注 3]. 所有其他事情都不是肯定[/必然]的. 除了我們會[被/自己]停止, 當我們在地球的時期承擔自己的責任抑或透過與死亡[注:亦是空間性人仕]一起後[才察覺]怎樣我們'都會需要承擔自己的責任'. 我們[的權力]與我們願意承擔的責任[/自己後果]會成正比. 這會是人類過往無盡歴史模式的終結[ end of time, 我會這樣去翻譯].

[注 1]: 讓我們自身体驗和不再重犯.
[注 2]: 對是有連帶後果的一切如思想, 行為.
[注 3]: 我們是自己一切的創造者和自己不是思想本身.


我們歡迎[/感謝]所有[自己]站起來和貢獻他們自己為逹到[真正]自由和[所有]生命的人仕. 奴隸制度將來不會再出現. 我們預計只能夠栛助小孩直到 7至 8歲. - 某些成年人將會需要嚴律自己去重新再創造自己等如我在這文章中提及的: '我, 是[等如]活着的字'. 然而, 無任何事是没可能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版權: Desteni 企業 2007年.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10.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