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活在是字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我, 活在是字

帖子Fred cheung » 周二 5月 04, 2010 9:03 am

我, 是[等同]活着的字 [ Bernard Poolman - I, the Living Word]

撰文: Bernard Poolman 日期: 2007年 7月4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 不要透過想思去嘗試理解. 用'自己'. 閱讀時透過自己不斷翻譯給自己通過這個程察覺點就會透過自己產生. 繼而可以在閱讀過程中保持在不斷的 4下呼吸內, 把'自己'[不是自己透過處於思想/腦海內]透過這些字'活'在這些字裏面. 再進一步, 閱讀時把自己'活'在等同存在萬物即生命這裏.

還是小孩的時候, 我在所有本地學校的測試中都被評為擁有優於一般小孩的智商. 在低年班的時侯這句說話似乎肯定是對的. 但升上更高的年級後, 這句話就變得不大對了當我的分數有規律地按年驟降. 在我最後的一個學年, 我是勉強地捱過的.

跟着在大學. 再次 - 所有的測試顯示我應該選修工程系. 我修了, 但對那些工作應付不來. 入了大學的 6個月後, 我決定重做那些測試. 其一個是閱讀的測試. 我是一個熱衷於閱讀的人, 大部份是小說, 百科全書和歴史性的書. 過了不久, 這明顯我有閱讀上的問題. 很有趣的是它亦影響到作答問題和寫信. 更有趣的是這閱讀困難是特別關於對字詞[/用字]的定義的. 這表示如果我被指派的工作是關於抽象[但]我已知的字詞定義, 我是很有效的. 但當牽汲到新的字詞定義, 我就開始去推測或只會變成一個胡說一通的傻瓜.

我修讀了一個[改進]閱讀的課程和改修了法律. 立即看得到改善. 可是那不是在体育校隊完成的最後一課. 在我修讀法律的最後一年, 我正在完成契約法律[的課程]. 當我 9次不及格之後, 那教授約見了我去了解. 我們意見上有出入. 我的作答是根據我的察覺和理解, 等同一種對法律的應用. 他說如果我不是照他在課堂上所發出的知識和[過往]事例去作答, 他必定不會給我合格. 我在無選擇下只好同意並討好那教授. 因此, 我合格了和給予了一個法律的學位.

但我仍很好奇. 在擴展我的閱讀能力期間, 我察覺到當我在任何討論牽汲到一些字詞定義是我並没有真正活過它和完全變成等同它時我就會變得緊慎和不安. 我經常因為在討論中我[只]用了學識[/知識]而對方是用他的實際体驗和我溝通而陷入困局. 這變成了微不足道的分界而我決定擴展我在等同字詞定義[本身]這方面和確保我自己真實實際地体驗和活過那些在這個世界的字然後我才等同有效[地]呈示自己.

明顯地, 某幾點變得清晰的. 如果我在經歴中没有絶對地對自己誠實[注:我没有'活'在即表現等同誠實], 在我活[並等同]我世界內[注:接受]的文字裏犯了極嚴重的錯誤而我會被迫回去重新撿討我在那裏錯過了[注:在流動的聲音河流中]自己表現的船.

這變成了一個嘗試與失敗的漫長進程. 在這個過程中我察覺了寛恕[這是另一個故事]和發現在一瞬間我能夠以驚人的方式書寫 - 像在流動的聲音如在流動着的河流.

在探索這點的過程中, 我察覺另一樣有趣的事. 我以往的閱讀困難, 並不是我獨有的 - 所有的人類都有這個困難. 這都是我們的恐懼和批判, 我們的苦難和憂慮的根源[注:因為分離]. 我們過往是[/等同]活着的字和字詞的定義[但]基於我們從小被教育下和從來都没有真實地變成[/等同]那些字讓我們活那些字就等同我們自己的表現[注: 我與字及義透過'活'互相等同].

我探究這點而察覺到我們的字及我們給予它們的定義會變成我們 DNA功能的一部份而[這些字和義]會以我們細胞的柔軟度和細胞內結晶化等同水的晶体就如 Emoto所展示的那些去表現出來. 我們, 等同人生跟着虛擬表現自己[注:1]透過這些結晶体而現實世界變得透過我們接受的字與我們所接受繼而趨向的定義相等同和合一.[注:2]

注:1 DNA實際上是一個監控我們在什麼時候會有怎樣的舉動繼而引發適當事件去發生的監控機制而被誤解了的, 這是我從閱讀中察覺的.

注:2 我們接受的字和其定義[趨向與我們'內裏'本性等同] -> DNA的功能部份 -> 以細胞內的水結晶表現[/儲藏] -> 在人生中按時觸發相對事件及我們的舉動 -> 與現實世界產生互動變為世界的一部份[與我們所處的'外在'世界等同中和].

在找出這個正影響着全人類表現障礙的解決方法時, 我察覺到一個嬰兒在它起初的幾年的學習模式與在學校的小孩或在現實世界的成年人是有分別的. 嬰兒是以量子[ quantum, 極快]的速度學習的 - 就像時間並不存在一樣, 像在天界的時候一樣; 而 7成以上的行為和個性功能會[復製]在 7歲之前的自己發展過程內完成. 試想象結果是行為失控或性格失常是從小孩本身的基礎組成/鞏固期時[注:從身邊的人尤其是父母]被復製過來的.

令人著迷的是 - 這問題和它的後果人類並没有察覺得到和明白而大部份的情況更是不為大眾所知道, 在不察覺但不斷增復的情況下被用作互相傷害和操控對方[注:應指 elite利用此特性來操控大眾]. 當永遠只從我們自己利益的觀點出發是不會能夠得出有效[解決]答案的. 實質上, 人類是在被奴困, 毫無權力和正在走上最終自我毁滅的道路. 我們篤信分佈在各個科學和教育的層面研究而他們誤解了在最初 7年裏面活在字裏的效果和影響郤毫不在意. 當我們用盡所有方法找盡毎個角落去解決這個世界不斷產生的問題除了没有察覺到[他們全都是]我們容許和製造源自在自己裏面, 等同我們自己[注:1], 我們本身[注:所接受/容許的]就是問題的源頭.

注:1 從接受繼而趨向等同我們自己繼而反映在外在世界.

需要怎樣做. 靜默. 我必需要靜默我的思想去觀看. 我必定要回復到初生時 - 去停止所有的字, 所有的[世界]價值觀, 所有[字詞]的定義和重新開始就像我是初生時一樣, 但有一樣不同的是 - 這次我會是我自己的教師. 我將會把自己誕生出來. 我會毫無保留地審視任何我容許處於我裏面的字, 再一次等同我和重新開始. 我一定要明白察覺要對自己誠實. 我一定要明白在自己演進的過程中對自己嚴守紀律, 等同我在這個世界創造我自己. 我必定要停止[所有存在我裏面的一切]和任何性格而這樣我必定能夠處於等同所有生命[存在萬物] - 意思是, 那個答案必需要証實它自己, 當所有生命合一地應用它時, 我們將會是互相等同和合一並活在和諧當中等同神. 我清楚地明白這樣神/創造者的一點存在於我們每一個的裏面. 這進程開始了 22年而已走到現在的階段.

在這個進程中我們發明製成了工具是可以栛助我們的, 如果我們堅決約束自己去應用它. 我們發展了軟件去衡量進度跟着在小孩身上測試. 所有的結果都証明了有即時的效用. 不久我們會發行這個軟件去栛助大家.

這個進程對小孩他們仍然對在世界裏的自己產生好奇去發掘自己是比較有效的. 成年人通常必需要作出一個專注的誠諾去應用自己起碼 7年去重建他們的年幼期和誕生自己與寛恕[一起應用].

我建議所有人都投入這個應用. 不竟, 天生判斷力[/通用常識]大力指出如果我們全都等同地互相明白對方的字詞定義, 我們會能夠處於合一而作出全部所有都是最有利的決定而我們不會容許我們自己被奴控透過[去接受]那些不是出於對[所有]生命作出最大貢獻的文字.

遲些再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版權: Desteni 企業, 2007年.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6.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