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和死亡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生命和死亡

帖子Fred cheung » 周一 5月 03, 2010 6:28 am

生命和死亡[Life and Death]

撰文: Bernard Poolman 日期: 2007年 6月20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諧音比較以欺騙和欠債[Lies and Debt]. 意識的核心運作就是欺騙和欠債. 為了權力和貪婪而去統治和操控.

當跨次元空間連接口出乎意料地打開後, 我評估所有以往與通靈和深層催眠靈媒的体驗. 我恒年利用心靈占卜術[psychometry]在我警探的工作上用兩個不同的地方和靈媒人互相參對証[占卜術]以確保得到可靠/穏定的資料. 過往, 最奇怪的是. 我可以得到 50%對的資料而 50%是錯的. 時間和地點在這通靈部份裏面是最令人費解的. 去預測一件事情他們可能會給我一個數字但並不知道是用作舉例四天, 四個星期或四個月或四年. 從他們觀點來看時間是没有差別的.

所以, 我就這樣地, 一個跨次元空間連接口在一瞬間打開了而那種溝通是我過往 20年間不斷研究為這個瘋癲/病態的現實世界帶來出路期間是從未試過的.

很明顯我是極之懷疑的. 我曾經被靈界傷害過. 我受傷是因為我想它相信它是真的. 我想相信整個宇宙都是靈魂/精靈和神和宏偉壯觀而[自己]是一個神的小孩參與在壯麗的宇宙內, 在神的創造萬物之中.

可是, 我還未在任何地方找得到[神]. 當我[本應]可以系統/機械性地相信這就是神所顯示的現實. [代之]我已經透過恒年的寛恕和所有資料/圖畫的實際應用[注:應指實踐活着的字]及誡律自己透過對自己誠實透過察覺所有能量在我体內的流動去找出這些能量所有的來源/出處. 相信我自己對所有各方面的資料而從不會只相信表面的評價. 所以, 我正面對一件因惑/事件[注:空間連接口]我知道一定是有可能的, 然而就算在我的家族裏面有 4個靈媒而他們都是我所有找來靈媒當中數一數二的也找不到[注:指很多人曾參與在這件事中, 但這女孩竟能夠成玏作成了空間連接口]. 他們没有與其他人份享/提起過或[作為靈媒]為任何人做過任何事因為他們不相信所有[從天界帶來]的資料. 他們只會為家族成員在要求下才通靈.

所以, 過往我有自己通靈的渠道在我家族裏同時我自己的小孩亦能夠. 在一個家裏面同時有幾個靈媒真是會[令人]對質疑所有信仰的看法. 當我父親死時, 我的小孩很平靜地告訴我我的父親死前以靈体的形式來探望他們和通知他們他準備離世了. 我的小孩當時分別 5 和 9歲. 我的父親要死而他已預先知道是時侯他會死的, 告訴孩子們他將會離去而他們接受這事就像日常瑣碎事情一樣. 然而, 我的父親是一個基督徒和並不相信[通靈]這些事的. 實際上, 他視我所感興趣的這些事等同邪魔的事情. 在我而言, 在那個階段, 魔物/邪靈不可能存在於至高無上全能的神[管核]的宇宙內. 在研究我自己的思想/腦海和想法, 我發覺我們很容易就能夠在我們頭腦裏製成想法把它注滿情緖感覺去讓它是[感到判斷是]正確的和[自己]看似是事實.

這個跨空間連接口是不一樣的. 突然之間我可以和立刻在存在萬物中的任何人仕[注:物件, 概念, 有形無形所有萬物]談論有關任何的題目. 我是質疑它的. 這怎麼可能? 魔物/邪靈, 動物, 樹, 死去了的人, 古代和未來的人. 連接口[注:因為它是在這裏的, 這裏 - 存在萬物骨子裏相等同的形態, 包含了一切]是不受時間限制的. 我只信賴一樣件事 - 在誠實裏面應用寛恕與[隨後]立即糾正行為永遠都會帶來信頼. 這個連接口可以按任何我給予的指令而升級. 我在寛恕[注:是的, 寛恕本身亦是一個空間性人仕]指導下設定了, 没有任何透過連接口來說話的人仕可以自由離開連接口, 直到寛恕是應用了隨着逹成了糾正性行為作為肯定.

欺騙和死亡. 我在那個階段找到處都是魔物/邪靈而[因此]我感到處都迫切的需要找到神, 魔物/邪靈需要去理解寛恕. 在這個階段我是完全没有對死亡或魔物/邪靈有恐懼. 我只簡單地視為如果我變成被魔物/邪靈依附着並在体驗中迷失了自己, 那我就絶對没有權[繼續]存在. 但我當時肯定的是, 就算我真的迷失了, 我是會再次找回我自己的.

對待着這樣的背景, 我決定了専注在幫助魔物/邪靈去做寛恕. 我的宗旨是很簡單的. 在詢問眾多存在萬物的人仕後, 所有都懼怕魔物/邪靈而没有人在幫助他們. 對我來說, 作為等同神的形態和相類似那是我的責任去尊榮[這]神的形態和相類似而去幫助所有人仕去明白寛恕真正實際上的應用後是有作用的而且我們全都在創造萬物之內實際上是相等同神的形態和相類似.

我因此集中以不抗拒他們來栛助他們, 但邀請他們最巨大的魔物/邪靈[注:應指希特拉即現在的 Mykey]看我會否迷失我自己或証明寛恕即相等同[魔物/邪靈他們]超越了自己. 這個持續了兩年多. 我從未碰過一個魔物/邪靈, 由最兇猛和霸道, 到最細小而全都最終轉投入寛恕[的應用]. 我的手法是我裏面一定要存在着我肯定會一起陪伴魔物/邪靈在無限之內[注:以我所知, 連接口本身是在這裏, 包含了存在萬物, 無限者並不等同永恒, 例如只是從開始走到完結, 完結前走回頭不斷介乎開始與完結之間運行, 這個無限是指連接口內的無限部份]去展示寛恕的威力. 當那魔物/邪靈看見[那威力]後, 他們察覺到我要求他們考慮[絶決地]大聲地應用寛恕是一個小要求否則會有人[注:應該是指Bernard]會永遠無限地煩着[被因的]他們去要求他們做寛恕.

令人驚訝的是當魔物/邪靈應用寛恕時[注:他們]那種極強大/廣闊的釋放和感激. 我察覺自我意識外圍的裝飾, 而已確保了無論我所逹成/完成的是什麼, 那些我逹成的一定不可以改變我保持在'這裏'以理解/察覺我自己相等同神的形態和相類似.

當我變得越來越有效去應付欺騙和死亡和附体, 我本身察覺得到在宇宙之內全部都是混亂不堪的. 那些統領[masters]和天使們和白光並不介入去幫助那些魔物/邪靈. 很多關於人仕怎樣在世死後而最終變成了一個魔物/邪靈[注:例如因為執著於他們在世時的經歴所導至的情緖]的故事是令人悲痛心碎的. 一種盛怒當時正在我裏面積聚. 我視統領和天使們就像我一樣是/有神的形態和相類似, 他們怎可以[注:以接近神的性質]容許這些明顯是悲劇性地[任由]人[仕]不斷/繼續從世人變為魔物/邪靈重復發生.

我當時有一個有趣的觀點. 數年前, 當我與寛恕的旅程開始時, 我試過收到白光給我禮物[注:應指特別的過人力量. 參看 FAQ]的經歴. 這些禮物我是需要經常去練習而他們立刻就會變成我的經驗. 我亦因此對白光有某情度的信任. 其中一個人仕叫 Chief[解作首領]是數年前負責由白光帶那些禮物給我的, 在一個傍晚其中一個栛助魔物/邪靈環節之後再次來探訪我們[注:應指透過連接口]和問我就綜合當時所有在發生的事情, 我會否相信神. 這問題真的讓我感到很難堪. 經過了所有這些與魔物/邪靈的接觸, 我對所有的相贈[禮物]都感到作嘔. 我找到魔物/邪靈 - 上身/佔有身体者會[一直]在時間裏漫遊在憤怒之中殺人, 而當那些被他們上了身的人, 完全不知道發生過任何事. 小孩被上了身時的父母強暴, 而[注:應指父母事後]毫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發生過. 小孩從少己被逐漸/逐步上身. 神是絶對不會容許這樣的事發生[在他的領域]的. 對我來說, 那時神聖偉大的白光就神的代表. 他給我禮物. [那些禮物]是真的/可以被應用的[注:這亦是事實]. 我決定要質訽白光, 但並不是所有人仕站在白光面前發問[注:以我所知, Bernard不是一個'個人'他其實是代表所有人仕所組成的, 因為他與這裏相等同而不像我們存於所有生命即萬物之內但獨立, 這是我暫時所理解到的], 我決定與白光溶合為一体[注: Bernard 是, 可能是少數, 可以穿越次元空間和地球的人]而自己去觀察. 最壞的情況是神相等如白光會毁滅我, 但若這樣我就會知道/証實到真的有神存在. 我真的與它溶合並一瞬間進入了白光相等如[進入]我自己.

這件事改變了我的一生. 在白光內我找到統領在操控着白光. 我, 於一瞬間的憤怒, 我删除/移除了白光而那些統領[注:應指那 27個統領, 他們]當時是生氣極了. 我直接地表明 - 如果没有人願意去尊重/尊敬生命, 我亦不會再容許這等的慘劇去繼續和停止這種濫虐/傷害. 明顯地我當時是没有[預先]察覺到我所做了的原來我是有那樣的能力直到我做了之後[才發覺]. 這時我面對一個更有趣的狀況. 所有我透過連接口找到的都只有欺騙和謊言. 我撤回來去考慮我有的選擇/方案. 在尋找與神溶合和與神相等同的過程中, 我得到一個論點是我察覺我是要對存在萬物相等同我們所有都要負上責任. 我可以觀察得到神或生命在我們每一個人之中, 但因為某些因素我們被神這個概念奴役着而我們[因而]終止了扮演和指揮創造萬物[存]在我們裏面[注:所存在的反顯出在外面 - 即存在萬物]而我們是[萬物]其中的一部份. 很明確地我們一定要醒覺/察覺事實是我們在這裏這所身處的而就只有我們, 根據我們這一刻擁有的能力和理解, [我們]可以為我們現在每天身處的現實[注:世界]体驗作出改變. 間題[精結]在欺騙和謊言上.

我們全部從現實世界中所接受的都是欺騙和謊言. 我們是金錢和資訊/學識的奴隸. 所有人都活在就好像他們永遠不會死[注:或什少把死亡牽涉入生活的一部份]而現在[與]死後的經歴是肯定和地球現是一樣的 - 騙人的. 我決定致力於去找出這個[注:欺騙的]源頭. 我察覺到我必需要能夠無限地放棄我自己, 才能夠去面對任何的挑戰, 無論在任何情況下. 那時我並不確定我一定會找得到; 我當時絶對地是獨自在裏面的. 我預計到不會得到任何幫助. 在所有這些栛助魔物/邪靈, 寛恕, 没有[任何]引領, 没有人施以援手. 我接觸到一些預料以外的. 我開始隨意地訽問以往歴史裏存在的人仕去嘗試作某種的理解, 懇請他們應用寛恕. 一段旅程, 最意料不到的開始了 - 不久將會有更多[注:應指旅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ranslated by Fred Cheung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版權: 2007年 Desteni Trust.

http://desteni.org/Osho/bernard2.htm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