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一角

版主: Fred cheung

Fred cheung
帖子: 252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冰山一角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4月 15, 2010 11:33 am

冰山一角

2009 年 一月十四日 (班諾, 連接口|班諾, Darryl)

班諾: 好的.

Darryl: 好了, 我們準備好.

班諾 (對 Sunette): 我. 帶我過來.

Sunete 吸入跟著呼出: '班諾'在這裏.

Darryl: 我們有- 我們有個很有趣的訪問. 我們有 班諾透連接口! 走了過來

班諾: 好的, 所以, 而我會從這邊說話.

D: 你會從這邊 說話?

班: 我會從這邊說話.

D: (冷笑)如果你聽到你自己 說了些 你想要澄清的 -

班: 我肯定會介入.

D: 好了, 好的, 我們有一項提問: 次元空間群 在他們的進程, 現時進行得怎樣?

連接口|班諾 冷笑.

D: 喂, 我只是負責讀出 問題的.

連接口|班: 比一個現時在地球 從未聽過 一體和等如的人類, 自己-寛恕, 自己-誠實 自己-糾正行動這些 還要更差.

班: 為什麼會這樣?

連接口|班: (點了根煙): 因為他們甚至不存在於 帶有功能上 有能力停止他們自己 在行為上(注 1), 明顯是 蓄意性在 對他們自己或另一個人 有傷害或危害. 而甚至一個現時在這世界的人 (也)會有在他們洞悉出的時刻 來停止自己, 而這 次元空間群 直接不會這樣做.

[注 1]: 情型聽起來 跟邪靈 或壞了只有不停重複重播的 DVD機很接近.


D: 他們没有這樣做 是因為他們- 這在次元空間群裏 它本質上有某些特質 不容許這樣發生?

連接口|班: 不. 這不關任何一切 或任何人容許它 不準發生, 而只是你自己.

D: 好的. 所以這次元空間群 是一個人仕, 嗎?

連接口|班: 不

D: 不?

連接口|班: 他們是..不存在

D: 不存在?

班: 解釋.

連接口|班: 他們就似一個 是真的小孩, 在想像著一個為他或她自己 出來的現實. 而在這現實裏, 一個小孩為在這現實裏 想像些 角色 是他或她 想像著出來的. 而我會型容這 次元空間群 他們的存在 在這刻像是這樣: 被一個真實, 活著的小孩 想像的角色 為要真確的 (實化)存在 當他們全都就只是 一個真實人類 的想像性意念.

D: 所以對他們來說 這看似是一個 3D 世界而所有人 都包在裏面?

連接口|班: 對啊. 這是真的. 這是真的 就像你與我在這裏坐著這麼真. 而在一瞬間裏, 試想像這所有一切 你在這刻正體驗著的, 你從這世界, 從這現實 醒過來. 從盡所有 你知道的一切, 而你察覺出没有一樣 你體驗過的 從没有是真實的.

D: 所以 -

連接口|班: 這就是每個人都要面對這點. 因為這就是它的實況. 而没有人想放棄 這樣, 亦是頗有趣的一件事.

D: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 人們, 嗯, 地球, 這次元空間群 這麼困難做出 改變?

連接口|班: 對他們自己, 對. 因為要他們放棄 他們一直都相信過往的他們是真的(注:留戀) 是極困難的事; 他們自己, 互相對方, 他們怎存在, 他們的體驗. 你不能夠信賴任何的一切. 你怎能信? 這正正這刻在你這刻裏面 包含著你的所有一切, 就是這些製造出 現今在是這裏的. 不然還有什麼, 會或可以, 這裏正包含著什麼?

D: 所以, 這是否指地球 就進程來說 是獨自没有支援? 因為我們是 -

連接口|班: 這不關 '獨自'與否, 真的. 所有 每一個人, 個別存在的部份, 都在它的進程內. 所以所有一切都一起 在它的進程入面. 這次元空間群 創製地球, 地球創製次元空間群. 地球製造出自己, 次元空間群也(注:會)製造出自己. 這就似你 創製你自己(出來).

D: 我們有一條問題是問, '除了 自己-寛恕, 自己-誠實, 在每口呼吸裏 的糾正應用 還有些什麼嗎?'

連接口|班: 你的 自己.

D: 你的 自己? 帶出你自己 - 跟你一起 '顯現出' 你自己?

連接口|班: 嘩. 這不關只各自的 自己-寛恕, 這自己-誠實, 這糾正應用. 生產出這些 影響, 這些 洐生出的, 這些 體體的..是你自己. 我指, 你決定你自己的 後果的, 在你身處在你怎應用自己. 而這自己-寛恕本身是没有問題的. 這呼吸是没有, 寫字没有問題的. 這是那人仕他們自己活著它的, 是這才是決定性因素.

所以這..自己-寛恕, 自己-誠實, 自己-糾正應用, 呼吸 寫字: 這些是提供的 工具來栛助 和支援你 等如是你 - 你栛助 和支援你自己, 在這自己-寛恕, 自己-誠實 和這寫字 和這呼吸. 還有這 自己-糾正行動.

D: 好極.

連接口|班: 這是 一體和等如 表現 必定要處在的. 這是双向性的.

班: 這指, 你在你的行動裏是什麼, 是反映在 並就等如是它; 它的後果. 這永遠都是 一體和等如的, 一體和等如, 一體和等如. 這是你會是什麼. 你決定的.

D: 有一條問題問這亞努其, 他們在其中一個訪問裏說: 這些動物 '當時是一個 錯誤.' 這是指什麼?

連接口|班: 動物 當時是一個錯誤?

D: 它說, '我們創製這些動物, 這當時是一個錯誤.' 我相信這是 恩基(Enki)說的.

連接口|班: 如果我 - 在那內容下 - 看這條問題

D: 這些動物是一個 錯誤. 像是他們 創製動物出來的 -

連接口|班: 這整個訪問没有 聽完.

D: 是嗎?

連接口|班: 或聽得不正確.

班: 內容.

連接口|班: 没有這個內容. 對.

D: 没有這內容?

連接口|班: 這就似 - 如果我看這條問題..這訪問是聽了, 但不真的入耳. 而跟著只聽了, '動物當時是一個錯誤'

D: 我想這在訪問 和文章內經常出現的. 好的, 我們會跳過這個 -

連接口|班: 看完整個訪問. 它會有解釋的.

D: 嗯, 這裏有一條. '來訪 Desteni 網站的人 是被引導來這裏的嗎?'

連接口|班: 不. (停頓) 怎解釋呢? 讓我們說 Desteni 是一個點位, 有趣的很, 這是在 系統內的, 在這 網陣(matrix)內的, 在這世界系統, 在存在裏 - 因為這在是 這裏的. 但這没有連駁 或互連駁入 這些實體化了, 實質, 已存在 預編寫好的設計內, 這些是所有一切 正活現著的. 指: 例如, 人類們, 是他們自己的程式 是基於他們怎 編寫自己 要怎存在 即他們從兒童期開始, 從所有這些 逐年成長逐年影響著 他們化身成 他們就是什麼. (注 1)

[注 1]: 內裏是什麼 就反映 外活在外世界.


所以這不是 '人仕們被 引導來 Desteni.' 這純綷 有這部份的你 是存在的, 但還未在 已存在著(existence)裏面. 指它還未 實體化成一個 物質性, 真的 察覺在是 '這裏'的. 這部份的你一直被, 讓我們稱它做 - 被'抑壓著'.

班: 冬眠.

連接口|班: 對.

班: 某情度上是.

連接口|班: 嗯..從你現存活在 預編寫了的 自己 '轉移'入他們悉別出 它自己, 即 desteni 堅處是: 一體和互等如 的實體化表現. 所以這就似一種 - 類似 你部份的你自己 你一直抑壓著現透出來 的一種悉別(察覺), 一直處於被冬眠. 而, 對啊..這就基本上發生什麼一回事.

D: 嗯, 這就似 - 嗯, 一個燈塔..我會這樣看它.

連接口|班: 類似這樣, 對.

班: (笑) 我不喜歡這字, '燈光'

連接口|班: 嗯, 這不是個.. 不..(發笑) 這是, 慢著..

D: 導航. 但, 你知道..

連接口|班: 這是較像一個..你走進你自己這一部份, 讓我們說它被冬眠了. 這就似走進一個漆黑的洞內, 而你唯一有的 是你在感應 來引導你, 類似. 你引導著你自己. 而有點感到你的路向. 而在你感應你的路時, 這會是這種 感應你前路 走向 Desteni這點, 即是你自己. 這點是 當你可以從你自己裏面 站起. 這真正的你. 這真確的你. 這一部份的你 真確(說)就是 生命.

D: 對, 這就是 當我最初找到 Desteni網站時的體驗. 這我是移向著這方向, 但我不能 明確說它出來 -

連接口|班: 對.

D: 或確徹的 界定它是什麼.

連接口|班: 對啊, 這就似一種 移向 - 一種動力 推著我入 -

連接口|班: 這是你 在推動著 你自己. 對.

D: 好的. 這很有趣的. Solmaz 問有什麼可以 實際做來栛助, 支援某些 患了精神分裂的人?

連接口|班: Solmaz..

D: 我想我那這放在一旁 因為可以某些人 會出相同的問題.

連接口|班: 這 在這刻有點似 兩種配置, 因為從 Solmaz的角度看, 不. 嗯, 因為這問題仍然出於 想要幫助, 想要拯救, 想要修正, 想要做某個做了些正確事的人, 這真確是繼承自 -

D: 要幹出一些偉績?

連接口|班: 對

D: 我估計 我們裏面很多人都是一樣.

連接口|班: 這是她最大的 渴望. 但精神分裂 - 只會當你 你自己裏存在是 没有分裂, 没有性格, 没有界定義才會出現. 所以當直接應付一個 有精神分裂的人時, 這刻當面對著這樣的一個人仕 就是那刻要面對著 自己-誠實, 實質進程在 衡量他們在自己的 進程裏走到那階段. 所以, 換句話說, 事件, 人仕們 會進入這人仕的世界, 直接進入, 從出於來 支援 和栛助. 這是没有一個準則就, 例如, 怎樣栛助 和支援某些有 精神分裂的人. 這同樣是 這面對這個有精神分裂的人 這面對者的進程.

班: 而明顯的 某些部份是必需的 所以讓某些部份可以被面對, 互等如和一體. 因此這些需要面對的 實質現實體驗, 會是真的. 就似這樣(啪手指). 進程是真確的 面對它. 因此, 你面對它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這精神分裂是真的. 然而, 兩者同時有著不同的 觀點. 不同的 自己-誠實 看法. 但互相關的.

D: 所以一般來說, 這問題的答案是, '不?' 你幫不了忙, 但人仕們會被 配置入 -

連接口|班: 這不關 '不, 你幫不了忙.' 這是關於 専注特定, 直接現實裏 面對著你自己. 面對著 精神分裂這個人仕 也一樣. 精神分裂的 面對著他們自己. 指, 面對者 面對著他們自己 而這精神分裂者 面對著他們自己. 這會是一個 自己-誠實, 自我反省, 個人進程的 評估. 當面對者 面對著等如是他們自己 的精神分裂者 - 會看見, '我處在這個進程 的那處?' 指, 我可以真確的等如是這人仕, 栛助 和支援我 出於 - 例如 - '我有真正的, 實質的, 實用的 走過了這點嗎?' 因為每個人都是 精神分裂的. 這是為什麼 精神分裂會存在.

D: 每個人都是 精神分裂?

連接口|班: (冷笑) 是.

班: 這只有一個人仕, 出於所有一切都 存在你裏面. 小心, 每個人都是 精神分裂的. 你的 想念本身 是一個 分拆離的 自己. 這是 精神分裂.

連接口|班: 你可以和你自己說話; 這是精神分裂. 你可以 改變你自己, 從一個人仕 轉到另一個, 當你從一間房間 走入下一間房間: 精神分裂的 實體化.

班: 每個人都 精神分裂病的.

連接口|班: 所以, 如果你已真確的 這樣鑽入你自己裏面, 誰曉得當你 作為一個精神分裂患者 鑽完後 的實體化型態 會是什麼? 這個, '你'會決定的.

班: 這跟 面對著一個邪靈 没有分別.

D: 一個驅魔者 面對著一個 邪靈..某個被 邪靈佔據上了身的人.

班: 我指, 不管你在協助著 或栛助著你自己 等如是這邪靈 與否, 會視乎你在那刻你是什麼, 等如是你 的自己 和你自己 等如是這邪靈. 同樣應用在 精神分裂上. 這是没有分別. 我指, 我們一直在說精神分裂是種 '多層-邪靈'. 你知道, 多隻-的邪靈 同一時間, 站出來. 當這些邪靈通常只針對做一點, 這個是 多重不同的點.

連接口|班: 這些全都在 栛助著他們. 人仕們在診斷 是 '精神分裂'的人仕, 在把入面活出外面來. 指, 是'正常'的, 因正常的人類, 裏面存在著精神分裂. 當你會對你自己 在思想裏對話 (而如果你極留心, 你會察覺甚至這些與這回話這聲音 的這些對話, [會]改變的). 這些腦海回聲 是不同的. 你就是 精神分裂.

D: 這真恐佈.

連接口|班: 視乎在你跟你自己 有什麼類型的對話, 有些會有高-音調的回聲, 其他的會有 較柔順音調, 其他的會有更指揮性音調, 情緒性音調. 這是真的很奇妙的: 這實化成這被人仕 診斷是稱有 '精神分裂'的人仕, 他是把這內裏活出來.

D: 投像(projection). 這是我妹妹有的, Donna, 她的情況變得很壞. 但, 這些面對著這點的人仕 - 他們在應對的是什麼? 我指, 為什麼他們會想要這樣做? 除了幫助 -

連接口|班: 這不關 -

D: 我指, 幫助他們 是可行點嗎?

連接口|班: 人仕們實化了 精神分裂的, 他們走他們的進程 走到了一點. 當他們不再存有 - 而這點是在每個人入面存在的. 從出於 思想意識系只能夠極限的應付就這麼少 你裏面出現著所有的這些而言 這有極多的東西在你入面翻滾著. 我指, 如果你真確的察看一下 在一整天裏你入面翻滾著的, 我指, 數量頗多的. 而視乎在你有過 過往那些前生的嚴重程度, 和帶著所有你體驗過的, 從你前一生帶落下一生, 再落下一生, 再落下一生 - 我指, 因為你作為一個人仕有過的經歴 不會消失的. 永遠保持著.

而這 '永遠' 同時在你一生的 思想意識系統配置裏 實體化. 所以基本是, 他們個人的, 本質體驗只源自從他們入面 怎翻滾出來, 這他們從來没有處理過, 他們從來没有指揮過, 他們没有整理好 這是 '他們-就是-什麼' 是他們自己的一部份. 這只變得太大|嚴重, 這思想意識系統不能再負荷應付它. 指, 不能分類. 不能 '袋裝'起它, 不能包存它. 而跟著它 化身成這 人仕的 活在實化體, 等如是這人仕, 在實質性裏. 而這就是 精神分裂.

班: 但這不是 統一空間 或無意識思想的一部份, 所以没有人看得出. 没有其他人仕 看得出它. 因為它没有 型成 '再集體的 精神分裂' 叫做 意識, 入面.

D: 我們在談論著 思想 和精神分裂, 邪靈, 就如他們是 身份-可替換的. 有人問, '跟據奥修的 '自由宣言'(全文在 留言網內) 進程會花上多久? 因為我相信人們在 -'

連接口|班: 三千五百三十八..個(乘) 一萬年

D: 萬年計? 這是很長的時間.

連接口|班: 在暫時來說.

Daaryl 拿出計算機, 把數字加在一起, 得出: '嘩 嘩 嘩!!!'

班: 它會變的

連接口|班: 它會的.

班: 它會變得 長, 或短些..

D: 什麼(會)是 數十億年?

連接口|班: 暫時這刻是.

D: 這些一生 互疊在上面, 有點似, 型態上, 你可說是..或在一個 檔案內. 我們要在一生裏 播出這所有這些 (前)生?

班: 在這刻不是一起播出, 這是為什麼這會花上這麼久. 而同樣, 另外要花上這麼久是因為 人仕們會真的 類似決定, '噢 不管了, 如果我們反正 不承諾. 這反正也會花上這麼長時間的.' 所以現在它就實化著 (成這樣).

連接口|班: 讓我們這樣說: 每一個在你裏面出現的 籍口, 每一個辯護, 而我指, 這是主動在 進程的其中每一部份. 這一個籍口, 已經會, 例如, 實體化 上數年的進程(廷長). 因為在那刻當你的 籍口和辯理起, 你是在 強辯和給你現時你的本質狀態籍口. 而在接受 和容許著這樣一點, 你是基本上宣述: '我有需要被(強迫) 指揮著 要有某些體驗 來親眼看出 我是用著些辯理和籍口後 我才肯活. 因為透過(你)有一個籍口, 有一個辯理, 你是真確的活這籍口和辯理. 你必定會活它出來.'

班: 即是指要處理 某些人仕的 歴驗.

連接口|班: 對啊.

班: 所以當你甚至需要進程, 你是在宣述著, '我不願意應用 一般通悉察覺, 洞察, 在是這裏..(注:即使)基礎在 所有其他人都已 體驗著其中, 我也必定要 堅持體驗它.' 所以這是個 利己-主義點. 因此它化身成一種體驗(而) 每個人的進程 為陪著你的 利己-主義而跟著 廷長, 要體驗和幫助你 在你淨化你自己的進程裏行.

連接口|班: 例如, 一個常見點 即是關係. 一般通悉察覺對關係的洞察 而廣泛的展示著在這世界裏 就這權力關係是怎樣本質展現 和被體驗過. 而在一般通悉察覺洞察點 是這整套對關係的處理手法 是不能接受的. 這行不通的, 這不支援任何一切, 或任何人, 但只是耗盡一生後, 或進入另一種關係 又再下一種. 確確實實的 源地踏步.

班: 而然而, 每個人都會 回來又投入.

連接口|班: 對, 即是 -

班: 即是 不誠實.

連接口|班: 絶對是.

班: 對你自己(不誠實). 我指, 你有過這樣的 歴驗 -

連接口|班: 你看出每個其他人 (都是一樣) -

班: 而你會重回到相同的體驗. 我指, 你還預想會有什麼 除了續廷你的 體驗 這相同一樣的體驗罷了? 明顯的, 是一模一樣. 而它必定要 變得更越 豪華, 更越刺激|衡激性, 呃, 心瑰魄動的. 你知道, 所有這些 必需的原素用來引起你 不(注:再)會喜歡你對你不誠實, 到足夠了後. 所以讓你會 停止.

連接口|班: 為什麼要 走同樣這舊路?

D: 為什麼他們會走同樣舊路? 利己-主義. 這不能夠肯強迫你自己 改變.

班: 一般通悉察覺. 一般通悉察覺是 簡單性. 利己-主義是 複雜性.

連接口|班: 極對.

班: 複雜性, 明顯的, 發展出 複雜 而這複雜源自 基礎在精神分裂的原則下. 這會都歸納在相同一點下.

連接口|班: 對啊.

班: 而所有人都想要自由, 但這是一個 精神分裂的 構想, 因為我們怎會可能是自由?

D: 所以這是没有 自由的?

班: 不. 自由?

D: 嗯, 某些人相信 自由是存在的. 你可以做隨你喜愛的事.

班: 我估一個被 界定了義的 字在這下, 一個字是確實被 相信了. 相信是一種 行動嗎?

D: 人們相信在神, 但神在有試過在他們身邊嗎?

班: 但, 我指 相信是一種 行動嗎?
D: 呃, 它只在人們的 思想裏 存在.

班: 你是活踐它來相信 或只是活在你思想裏?

D: 活在思想裏.

班: 你不能 實質的設計出一個 信念. (指著桌) 我相信這桌在這裏. 你不能這樣說, 因為它 '是' 在這裏. 你不能說你寧願信念的 因為你觸摸不到 信念的. 這對 精神分裂說是一件好事, 對嗎? 因為精神分裂 是基礎在 信念上.

D: 為什麼你會這樣說?

班: 因為每個人 相信他們在跟自己談話. 這不正是 跟自己說話怎運作在的? 我指, 你相信這你 真確的 你怎評考你自己的.

D: 我稱它做; '思想 大叫, 但-'

班: 噢, '容許性 思想大叫' 容許的, 思想? 你是說這個嗎? 容許了 的思想?

D: 容許思想. 一個 思想在大叫.

班: 是誰在聽? 是誰在說? 你確定你知道嗎?

D: 不再清楚了. 嗯, 讓我們換換擋. 一體和等如. 這不難看出一體; 每個人都是怎樣的 一體和相同的, 你知道, 人類物質性身上. 但為什麼這會 那麼困難來 說服是等如的? 為什麼會有, 像, 這個, '我必定要比這人 擁有更多錢.' 每當你問某人, '當每一個人都有同數量的 錢, 這不會更好嗎?' 他們第一個反應 - 他們會說, '不' 或, '這没可能的'.

連接口|班: 為什麼會這麼困難 看出等如這點 是因為你有些人仕 真確的對自己承認 他們是察覺和 真確的 '看得出'這點, 他們, 對所有其他人 和所有一切, 都是互等如的, 但跟著會出現的 是他們會 展露出真相來. 而没有人想要這樣. 指, 例如, 一個成功人仕 有一個家庭 和這房屋 和這車. 而他們必定會看到 與這個要殺人的人 互等如. 這暗示些什麼? 這會暗示這殺人犯 在這樣的人仕裏存在著, 而没有人想要大聲宣認這點, 可以這樣說, 因為他們想要保障 或繼續持有 或抓緊(注:愛) 他們在這世界 他們為自己一直堆砌起 的展示型態(presentation).

但如果他們會 察看入他們的想念裏, 入他們自己的 內裏體驗, 任何每一個人仕 都有過一個 在思想裏真正想要殺死另一個人 的想念. 它存活在所有任何一個人裏面. 這是為何 殺人犯會存在. 當在一瞬間的憤怒 你看出你自己 殺死另一個人.

班: 跟妓女亦一樣. 每一個人都有一個想念 在一瞬間他們是願意 化成那妓女的. 他們不管為不為 錢, 都就在那刻裏 會做出來. 每一個人都有這想念. 每一個人, 在他們一生中, 起碼有一次是這樣.

D: 所以, 殺人犯的情況, 這家庭; 這殺人犯的出現 真確是這 没有表現出來的 想念和欲望 累積了? 你是指這樣?

連接口|班: 不. 我在說是, 用徹底 班諾說過 完全相同的例子, 是..(冷笑) 我的例子.

人仕們是看得出 互等如這點的. 他們真確看出. 例如, 他們對殺人犯會出反應. 因為你知道你是殺人犯 你自己這一部份 在你裏面存在著. 因為你在你自己裏面做過. 你有在思想裏殺過人.

D: 對! 我明了..如果我看見某人 殺了另一人 因為他殺了他們的 小孩, 或侵犯了他們的小孩, 我會說, '我明白這點. 我會幹出相同的事.'

連接口|班: 噢, 你是已經幹出了, 在你思想裏.

D: 對啊, 我已真確的 體驗過我自己 -

連接口|班: 這是為什麼我說 承認這點, 這洞悉, 指這- 這是一個 自己-誠實點, 你會變得, '鎖起這個殺人魔!' 和 '殺了他, 他自活該的' 等等, 等等, 等等. 因為透過遣責 這真確的實質幹了出來的你自己 這行為, 你可以在隠藏入你自己入面. 這是為什麼 互等如不會, 蓄意的, 想要被看出.

班: 這亦引至在你 死後|後世有連帶後果; 你要面對你的謀殺, 即是你 做出你的謀殺, 即是真實做.

連接口|班: 噢, 對! 拜託..

班: 因為這跟, 實質性幹出來是一模一樣的真. 即使當你是在 物質性裏, 你在物質性裏 想的, 是真實是跟真正, 物質性的幹出來 没有分別. 而每一點都要面對. 因為這是 真相的你, 因為如果你有一道想念, '我要殺了這個人', 而你就體驗它. 這真確是一椿真的殺人.

D: 嘩..

連接口|班: 這是確實是真的.

班: 這就是等如. 只有某些被實化出現. 你必定要察覺事實上 你容許有這樣一個 想念, 是你的 等如是點. 而你必定要在死後面對它. 是為什麼會這樣困難.

連接口|班: 如果你不想死後面對它? 你重投胎.

班: 並化身成這真確的 在物質性裏做殺人犯. 這是一個, 從實際上看 的進程.

D: 所以, 是什麼令..當你說, 這些想念不是真的? 然而他們有 真實的影響.

班: 這是在溝通. 因為它們顯示你的真本質. 這真相的你. 如我們說, 你的想念就是你. 你的 思想純綷在 保護你 不受你自己的 不慎重實體化出來 (注:而受傷).

D: 對, 對. 這私人的..你以為你在你私人(想念)世界裏 就安全了.

班: 嗯, 你不是的. 你真確是與所有一切都 一體和等如的. 合理嗎?

D: 噢, 對. 這就似跟 任何所有一切 -

班: 這是為什麼我會建議 這不應有任何一道 想念在遊走著. 我指, 這它媽的在有什麼作用? 在跟自己 賽跑奥林匹克?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Fred cheung
帖子: 252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Re: 冰山一角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4月 15, 2010 11:34 am

(第二部份)

Darryl: 嘩, 還有些什麼在裏面 '奔跑'著的? 我在想著這 統一空間, 它會不改變它本質的.

連接口|班諾: 但這統一空間是你. 這統一空間是每一個人. 這是為何它會存在.

班諾: 所以你所有曾經有過的 想念..

D: 和我們已實化成真 的想念.

班: 不, 這是真的, 等如是想念, 等如是你 - 而你的 想念 就是'你', 是(這)現實. 這只純綷没有全部實化出來, 因為這在物質性裏 的思想.

D: 所以這真確是個 對我們怎對所作一切都要負上責任 極佳的敘述; 對我們的 想念, 字, 行動, 行為.

班: 嗯, 要察覺它的後果. 如果你不 等如和一體的面對它, 你會終有這樣的一生 來察覺它.

D: 這些在 第三世界裏 這群人, 他們完全没有支援, 没法活入這系統裏面, 他們被永久的 - 活在一生又一生 - 活在這麼惡劣的環境? 有否些什麼, 我不知道了..不是同情, 而 -

連接口|班: 要明白當你現時在這世界這樣, 是因為你自己(導至). 這不關 '更幸運' 或 '不幸'. 我建議: 察覺這點而不需要, 例如, 歴編這樣的一生經歴, 或的存在, 只是例如, 那些正在這樣的人生活歴驗著, 如你所敘述的..

要明白這些人仕 真確是你. 指, 每個人站在這絶對一體和等如這點, 當這介乎你在這世界那處, 跟其他人身處的 是没有區別. 你, 等如是他們, 是從一個更 大長遠的看法 來栛助和支援(他們)的. 而如果你自視你的 是理所當然的(注: 合理利己), 那麼你就必定要 親身為你自己來體嘗它.

每個人會有機會來力行這進程的, 互等如和一體. 每個人現身處的景況, 是因為他們自己. 在體驗著 因為他們本質是什麼 而自嘗著. 而從一個更長遠整體的看法, 每個人配置成這樣來 栛助和支援 其他等如是他們自己的人.

例如, 你可以看出你的意見, 信念, 概念, 觀點 (是對) 這些視為 '較不幸'的人. 你是怎辯理著你的存在(的合理) 透過用他們作為一個籍口 或這辯護 - 透過, 例如說: '我有錢' 和 '我有最漂亮的衣服' 和 '我有食物' 和 '這使我比他們更優勝|優等', 類似這些.

班: '因為神愛我 所以我享有' 這就是證據.

連接口|班: 如果這些存在 並用他們作辯理, 作籍口, 或躲在 利己-主義下的 自己-界定義, 你會停止的 - 呃 - 這是 '肯定'你會, 如果你不改變(自己), 你會在你下一生 歴遍這樣一生下的體驗. 而你就會知道! 你會知道 為什麼你會生成是這樣 在那環境裏.

班: 我會十分緊慎對待 我說或想的. 因為這就似一道 回力標. 而當它回力回來時, 你的耳就會痛, (碰). 這是個 回力爆標.

D: 當我們駛過 鎮區時, 你知道 鎮的貧民區, 這是 呃, 卑下區. 你不會感到更優越 - 嗯, 我不感到比他們更優越, 但我感到有點 內疚.

連接口|班: 嗯..(對 班諾) 噢, 不, 繼續解.

班: 你會能活像這樣嗎? 可以泰若自然的睡, 不睡, 當下著雨時睡在外面? 一無所有? 只有自己的一個 遮蔽處. 我們要借食物. 只求一杯滿. 你可以活成這樣嗎? 跟現世這裏現有的背景下? 你看, 我會可以做到這樣的. 最好研究一下.

這是一樣. 我指, 同情 或憐憫還會是什麼? 這怎可能成立如果當一個人 不能真確的處在 一體和等如你憐憫, 強調的對方?

D: 呃, 我不明白. 所以, 這是拿你所擁有的一切 並 -

連接口|班: 不, 不.

班: 這是不必要的. 這不是我要說的. 你必定要在你的自己裏面 找出方式, 在這點, 當你糾正你. 這你是能夠身處在 這你自己的實化體內, 就如你在 鎮區看到的. 所以它會停止出現. 因為這已不再 有必要被體驗 為了要明白它真確一回事 是怎樣.

所以你可以真確的 在是這裏 等如是這人仕, 一體和等如.

連接口|班: 這是為什麼會是 你存在的一部份, 例如, 這是在這整個體驗裏 的另一點, 是, 你有懼怕過這情況會身受嗎? 我們剛討論過的這點, 用它作一個 為你自己的 利己-主義 自我, 為你自己活在 正類似現實的籍口 和辯理 - 這是為何它會存在.

班: 如果你對它感到 內疚, 即是指你承認在 容許著它這些 (在裏面).

D: 著內疚?

班: 和 連接口|班: 一起: 對啊.

班: 內疚不正是承認嗎, 跟著你在說, '好的, 那麼我是 有罪的' 而這樣, 酷! 你可以這樣做的. 但從這裏, 你會從這點起停止嗎? 會考慮, '我是怎樣創成這個 等如了是我的, 等如這(顯現了)人仕? 是從 錢系統裏洐生產生的嗎? 是從文化系統(差異)裏洐生的嗎? 教育系統? 我可以怎帶出改變? 這是肯定的 一般通悉察覺性, 在這世界裏怎實用的 停止現已實體化了的這些. 我明顯的(首先) 開始停止我. 和我怎樣容許它在我裏面存現. 這會跟著帶你到一點 當害怕不再存在. 只當有欲望或(渴望)一種體驗 害怕才會存在, 這是荒唐的, 我指, 你知道這種體驗 是必定會 搞媽砸你的.
為什麼你甚至會渴望它? 為什麼你渴望有一段關係 當你已知道這定會 搞媽砸你的.

你注定會媽的 失去它的. 為什麼你渴望愛 如果你已知道它注定反正會用 怨恨來終結?

你怎麼可能 - 你怎可能作出一項 荒唐的: '我會永遠跟你在一起'

我指, 你知道 '永遠'是有多久嗎? 永遠是多長的時間?

D: 這是極太長的時間.

班: 我指, 你記不起昨天的 想念, 而你說 你想要說, '永遠?' 我天啊!

連接口|班: 要明白, 我們在這裏討論的 是甚至只是所有一切的 一角.

班: 這是冰山的一角. 我們在討論著 上十億個想念裏的一至兩個. 就現在這刻言.

連接口|班: 所以要明白 所有存在的一切. 例如, 如赤貧我們在討論著的, 它存在因為它在每個人裏面都存在. 而唯一可以停止它出現是在每個人裏面. 嘗試要給予, 或建起一個幫助點位 不是一個受時間永遠考驗下 絶對終止赤貧的做法. 停止必定要是自己 這是一個永遠, 絶對的終止.

班: 而這就是你堅處在的. 我堅站在這點. 而現在你在站起來. '這是我要堅站在是的. 我是這解決辨法. 我堅站在這點, 而這是對這裏的一個解決方案, 現時.' 媽管其他的, 我指, 這是甚至連要考慮也是太極廣泛大. 你應付你可以考慮(做)的. 這刻當你變得..察看一下, 有多少人隠藏起來? '噢, 我會看到死後的 真相' 真的? 我指 -

連接口|班: (冷笑) 不, 你會被立即送回地球 讓你看真相.

班: 你會, 你會的. 我指, 真的, 你會.

D: 你知道, 這全看似是 極巨大, 和, 和真是 -

班: 但在它的 簡單化內, 它是簡單化性的小.

D: 不, 但這像似 -

連接口|班: Darryl -

D: 你在說它是, '這 冰山的一角 - '

連接口|班: - 舉一個例, 只跟著這 簡單化性, 即是 '這世界裏存在的會出現 是因為我接受 和容許著它在我裏面存在. 從這點開始. 你硑究. 我是怎樣不斷的 支援著在這世界裏現存的 即這些我?' 而你停止你自己.

班: 你甚至可以 縮小一座冰山至消失了, 對嗎? 你在頂端開始 而你開始鑿消它.

鑿小, 鑿小, 鑿小, 鑿小. 每次在一口呼吸裏, 一次鑿小一點, 直到你做它. 我指, 這是無可避免最終會. 如果你做它的話. 如果你 '不'做, 你會走開這座冰山, 而它會比你即時應付它時 越變大越大. 而你會看著它而突然間, 它會消失. 而你會奇怪這座冰山發生了什麼事. 直至你出了下一個 泰坦尼克主意 而你被這媽的相同一座冰山 撞沉了.

連接口|班: 源地踏步.

班: 我指, 我們會遲些就這點 做些錄像.

D: 源地踏步. 對, 天啊. 好的. 緊守簡單化.

連接口|班: 問題是廣泛大的. 這是事實. 但, 解決辨法 真確是 簡單的.

班: 嗯, 明顯的..我指, 試想像, 問題的每一部份, 都是一個人仕 或你自己的 (注:構成)其中一部份, 這你只需要搞, 手拍臉數下 並說, '好的. 醒覺來, 混蛋. 是時候了, 現在, 我會send you around the bend 直至你學醒這媽的訊息.' 明顯的, 如果你這個也放棄, 那麼你是頗 你自己搞媽砸了, 因為你是你自己放棄自己, 對嗎?

D: 這亦是, 呃, (注:我們會)可以接受的.

班: 所以你願意走盡多遠? 對嗎? 對, 如果你願意放棄你自己, 你在宣述著什麼? 你在說, '請放棄我' 我會寧願接受我自己, 歴遍多次一生 一直至我學醒了, 而不是放棄我自己. 我會說, 所以這行不通, 讓我們媽的這樣做, 這樣做, 這樣做.

D: 不過, 如果你真的 '放棄' 會有什麼出現?

班: 呃, 某些其他的 搞媽混蛋等如是你走給你中指(硬要試痛路). 所以這甚至不會有可能出現. 而你的體驗同樣會給你 好好的重擊你一番.

連接口|班: 噢 對啊.

班: 這些體驗會是最佳的. 我指, 我會真確的建議 你不要即使是一點. 因為一點(就)型成這麼浩瀚, 極小的問題 累積起的體驗 讓你走 浮現出來. 這甚至是不必要的. 我指. 你可以令它 (變成)有必要.

D: 這有可能在一生裏處整理好嗎?

班: (淘氣的笑) 呃, 不~ 一口呼吸裏, 會 (有可能).

D: 這是很奇妙的! 我指, 就所有這些點, 就所有過往前生這些 没有面對的點, 在重複著, 吸增了動量, 爆炸幾何跳式 澎漲出這些巨大, 媽的這些點; 他們全都可以用呼吸, 在一瞬間清淨好?

班: 在呼吸裏. 噢, 記著 存在只是在一瞬間. 而在這裏面, 這存在著一口呼吸.

連接口|班: Darryl, 你仍然是看著所有 '在外面'的東西. 你徹底的忘記了關於你自己, 而這簡單性的 只針對你自己(來糾正). 所以我建議: 停止四處 '活在廣闊的外面', 並集中在每一刻的你. 否則, 它會複合惡化的. 這種體驗會似是更越大, 和更困難. 集中在你(自己).

班: 你在每口呼吸裏做. 這花一口呼吸. 而這呼吸溶解這浩瀚的所有一切, 因為, 你徹底的參與投入在 你在做的 而這就是你怎樣做. 而跟著下一口呼吸. 而每一個都是一口呼吸. 而在這口呼吸裏你什麼 決定所有一切. 試想像這點.

連接口|班: 所以小心這 '浩瀚巨大的問題' 不會用作籍口 來不應用你自己, 在是這裏.

班: 畢竟, 我們怎創製這問題的, 就只是一口接一口呼吸的做出. 所以我們怎解決它? 我們必定要用相同的方法. 一般通悉察覺. 一口接一口呼吸的. 我指, 這解決方法一直都在這裏. 每個混蛋想要蓄意瞞騙的, 我指; 他死了. 排隊等數些體驗. 不用多久, 態度改變. 從未想過情況可以更壞的. 它們可以的. 定可以 [聽不明]

D: 人們死後並發現自己在這 次元空間群裏 現時的反應是怎樣? 我指, 明顯的, 所有他們的信念 -

連接口|班: 嗯, 這是有 - 這是 個別不同的..

D: 呃, 我們可否說當你死時 會出現的情況?

連接口|班: 你整個的存在..和任何每一個接受 和容許了這些 被展開和揭露..展在你面前. 而你同時間體驗全部它們.

例如, 一道你對另一個人仕 有過的想念 - 而怎樣這一道想念影響到這人仕 和他|她|它這一生, 和這些人仕裏面因後果而怎體驗著. 因為這想念 導至你活在一某種, 特定的行動, 即使雖然這被抑壓, 瞞騙性的活行動裏, 它影響到一個人仕一生 到一個連帶後果點位, 為何這人仕自殺 因為你有過這一個想念, 而你對這人仕活幹這行為. 而你當時表面看似是對這人仕很薦友. 而你是極主要對他們的自殺(要)負責.

現在會發生是你體驗整個洐生流程, 你歴驗這你真接影響了這人仕, 等如是你自己. 而跟著當然, 還有其他因他自了殺而再受了影響其他人仕 的一生 只因為你容許了這一個想念. 所以, 這是(所有)每一道想念.

班: 這是完全的 蝴蝶效應 就所有每道想念要面對的.

連接口|班: 對. 包括你所有的前生. 而跟著你直接的看出你怎樣真確的要對 在這世界存在著的所有一切要承擔責任. 所有一切. 每個人類的想念 都是你自己, 每個人類的行動, 每個存在的系統. 這系統存在著的影響後果. 地球, 這世界, 這宇宙, 存在, 有什麼物質性實體化了, 呃, 所有一切 都被揭露.
而你必定要..這是要處在這入面並經歴這自己-寬恕, 自己-糾正行動, 呼吸 的進程. 你力行這些, 堅處在互等如和一體, 而如果你不能 - 不論你是 跌倒了, [當] 你不堅站處, 你重投胎. 而你實質性的 體驗它.

你會跌的. 我指, 很多在次元空間群的人仕跌過. 但這是被指揮地的站在這世界來看 你是什麼. 我堅站起, 或我接受和容許這跌倒? 因為在接受 和容許一個(注:退縮)跌, 你在說, 我是接受 和容許這些存在的. 跟著你帶這些入存在, 即是帶這一部份的你自己進入存在, 即是令讓它實體化 而跟著你物質性的體驗它, 即是投胎. 你送你自己去投胎.

D: 所以, 嘩. 你在次元空間群每跌倒一次, 這跌會製造一生 -

連接口|班: 如果你不從這跌倒站起來的話.

D: 這樣會代表這(一)點 -

班: (聽不明) 這是 重投胎.

D: 嘩..

連接口|班: 而跟著你, 當然還有這些 邪靈 -

D: 噢, 對啊. 邪靈怎樣了 -

連接口|班: 在猛打(考驗|開展)著每一點, 確保不會人仕 辯理 或籍口.

D: 這情型是怎樣? 你會怎跟人們解釋?

連接口|班: 呃, 你看不見他們的, 當然. 他們不似這些小, 惡魔人仕 會-

D: 他們在咬煩你的腳趾 -

連接口|班: 他們的呈現, 是在所有一切存在裏的 就如所有在裏面存在的一樣 (注: 都有其源因|是一部份). 例如, 你在看著你的 手提電腦, 你在看著你的 手提電腦, 但跟著, 突然間, 一個呈現(presence)會冒出來並說, '喂! 我看見這想念. 不能接受! 整理好它' 而他們直接的 顯示給你如果 例如你不從這跌倒堅站起來, 這會是你後果. 好的? 所以這人仕會知道 他們對自己的後果要負責的. 不是邪靈們, 或任何一切 或任何其他人.

D: 所以這有被明白過嗎?

連接口|班: 絶對的. 這點直接的揭示, 弄明白. 而極奇妙的, 而甚至在站在 面對著後果, 這人仕會不堅站起的. 而這是蓄意不堅站起來的.

D: 蓄意?

連接口|班: 這是不能接受的.

D: 這是怎樣會 - 我想我在問一般情況 - 但令這些大部份人仕跌倒入投胎一生 這點有什麼意義.

連接口|班: 但他們不想看出 他們是對這點 要負上責任的. 呃, 這就似 -

D: 所以他們是知道 他們没有被瞞騙的.

班: 他們不相信任何人會真確的堅站起來. 所以他們說, '噢, 如果我站起來 - 不會有其他人會站的, 所以為什麼要是我站起來?'

D: 真的?

連接口|班: '我還可以在我利己-主義裏 玩樂一下. 不需要經歴這些進程. 不需要體驗這些進程. 指: 這個會, 這驅使, 這迫他們應用自己'

D: 没有體驗過這個 - 只從透過想像, 我不能明白為什麼你會在死後, 看過所有你怎必需歴遍過這些後, 而仍然會說, '噢, 不關我事 我不需負責的'

班: 小心你說出的說話.

D: 什麼? 不不不!!!

連接口|班: 對, 因為你剛在那刻說出這些, 你現在要體驗它了.

D: (感到陷阱收近了) '不'! 我說, 我不能明白!

班: 你是在說..嗯?

D: 我是在說 我不能明白 為什麼某人會這樣做!

班: 我指, 你亦等同樣在說, '我會証明 這我是會堅站起來的. 我會做這樣做的'

D; 呃, 我有意圖 -

班: 啊~ (班諾 和連接口|班諾 一起笑)

D: '不'!!! 好的, 我没有這樣說! 不~

班: 小心你說出的話.

D: 嗯, 我們怎麼會知道應該怎 -

班: 你是在說, 你必定要 一諾千金(stand by your word)

連接口|班: 或你必定要知道 你真確是在說什麼. 我指, 這點是, Darryl 你有堅處在等如是那點嗎? 看出這後果? 這直接, 洐生出 就在你面前展現了? 不, 你没有.

D: 到點, 對.

連接口|班: 你可以說你没有明白嗎? 不.

班: 所以我指, 我建議, 說話時你要是真接. 如果你不是 -

連接口|班: 你剛實証了給你自己看.

班: 這只是一個 建議.

D: 嘩..

連接口|班: 就說, Darryl. 我們會預留一個 地方給你 -

D: (冷笑) 你會預留一個地方給我? 多謝, 朋友.

連接口|班: - 為你的後果. (笑) 而你必定要堅站起! 並不要跌倒!

D: 是的, 啊, 啊. 我和我的大口. 所以, 現在, 先生女仕們, 不要做 我剛鑄成了的.

連接口|班: 只, 用等如是一個 實例來看. 不要太感情用事.

D: 噢, 不..這是實在是這樣.

班: 好的. 現在就是這些.

D: 好的. 多謝, 大家.

1:09:53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