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則生活 與體驗生活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守則生活 與體驗生活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4月 15, 2010 11:31 am

Darryl: 我們今天 應談什麼?

好的, 我們將會, '討論'一下, 關於

體驗 生活, 或 守則 生活. 這是指什麼? 而這怎樣 '影響' 一個人 在你的, 人生裏很明顯的, 這根據你怎 '設定 你一生' 的 守則, 是會 決定出來的 '後果'. 你一生的後果, 而它會 明顯會 決定 同樣決定 在人生裏 的體驗. 然而如果你的 出發點 是 '體驗', 守則就會 出局, 拋出窗外! 因為你會 永遠依據你的 體驗來 '調校' 你的 '守則', 而跟著 你是不能被 '相信'的, 因為這 體驗是, '你的 指引', 即是指 你是 '利己-主義'. 這是你現在 的指引. 這是同樣十分重要, 這你根據來 '設定你人生' 的 '守則', 必定要是 '一條 守則'. 是, '真確的' 支援著 和是- 是會真確的 '做出', 是和 '得出', 是為所有生命 最受益的, 不 '只'為你的, 體驗. 即是指, 這有時候 你的 守則會是
與你望想要 '體驗'的 是有 '衝突'的而 (Kieran: 這是似, 永遠都是)

是, 開始時 這應該會像 這樣. 我指如果這不是 跟渴望要 體驗的 有 '衝突', 而這仍然有, 在這世界裏 有飢荒 或戰爭, 那麼明顯的 你是 不誠實. 因為那麼 你的 守則就 不, '真確是' 在支援著 生命的, 背景內容裏 或 確保著 所有人仕 都是
等如 和一體 在是, 這階段的 - 這物質性的 '體驗'裏. 我們明顯的 只可, 說及, 這 物質性 或這 思想性(metaphysical) 的. 這 思想性的 是在 '死 - 後' 出現的, 即只是另一個 物質性 的型態而跟著 你有這 物質性即是, 這個 '死之前' 出現的 - 介乎 出生後 和死之間

D: 在生 物質性時 你活的 方法會否同樣的 影響到, 思想性的?

這 思想性 和這 物質性是 等如 和一體的. '下面怎樣 上面就是怎樣' 這永遠都是這樣的. 如果一個人 真的 考信 '下面怎樣 上面就怎樣' 到, 它的 結尾, 那麼, 現在這世界怎樣, 就是 天界的 反映. 而, 天界 是這世界 的一個 反映. 等如 和一體!的 這是 '導至 - 產生效果', 天界發生什麼 '在地球'就出現, 在地球發生什麼, 天界就出現 什麼.

D: 你們可以給我們 一個例子嗎就, 某些人他們怎 透過體驗 和, 或 守則 來活一生?

體驗生活 會是例如, 當一個人會是 活著要掙, '錢' 要 '漂亮的一生', 每一天你會有 '體驗' 這些體驗會 洐生流出 和 '連帶後果', 你會, 根據它會怎樣 利益你 而計算它, 而相對的 你會 調校你自己 來 '追隨', 這 '體驗' 來會給你 最大得益, 最大, '快感' 最大 '舒適', 最大..我指 這完全是 '利己-中心', 這是關於 你處在'你的 世界' 怎樣平靜舒服, 當, 你 遺忘 所有其他一切 正發生著的 即基本上是 '體驗的 生活'.

如果一個人 用一個 '守則'的 例子 例如, 這是一個- 與體驗 '相關'的, 你會用例如這 愛的 '守則' 放進一個 '體驗'裏, 而跟著 '活'它, 所以讓你 體驗 愛, 而你想 其他每個人 都會同樣的, 因為跟著明顯的 我們會有 平和在 地球上, 而所有一切 會就 '突然間', 被某種 法術, '改變'了. 它, 不會發生的 我們可以 察看由這 嬉皮士時期. 在 六十年代, 和 '以後' 當愛 是這 守則, 從這時期, 這個什麼, 歌手, 他熱烈的宣揚 愛 叫做 (K: 約翰連濃) 約翰連濃, 他毫無作用. 不管, 即使上 百萬人 '愛著', 和放無數 白鴿, '一切毫無', 改變過, 所有一切 變得更 壞. 因為當你的 '守則', 是基礎在一種 '體驗'上, 這不再是一條 守則. 所以因此一個人 差不多可以說這 愛不是一條 守則. 愛 是種體驗

等如 和一體 是一條 守則. 因此這是 有 '感覺', 連駁著 它的. 這是没有 '能量' 連駁著它的, 這是有, '一個 連帶性', 在每口呼吸裏 特定 洐生流出來 後果- 這些是 可計算到的: 我們 '互相等如'嗎? 和我們的 體驗是否 '等如'? 是否- 這些, 引導著我們的 法律, 為著所有 '等如'嗎? 居住空間, 是為著 所有等如嗎? '食物' 是為著所有等如嗎? 食水 是為所有等如嗎? 資源是為 所有等如嗎? 而我們是否以 - 等如是 一體 '來處理它'?

一個身體: 全人類一體. 這是 '實用'的 等如, 和一體, 在所有一切的 '範籌'裏 所以因此 甚至是 '錢'. 是所有 錢 '等如'的 分配 等如是一個 用來溝通 的 '方法'. 等如是一個 公平分享的 '方法', 等如是一種 '感謝' 的方法, 等如是一種 支援的 方法, 或它是否, 被用成, 讓 某些人 '可以體驗' 豐足的 錢, 當我是- 其他人就體驗著 '没有 錢'. 這不是 等如, 這不是 生命的 '本質' 一是你 不是 '一體', 即就是你的 '一體', 在這 - 分柝離的 '背景內容'下, 由某些人 '有', 而某些會 無. 在 '很明顯的 守則'下 這: 因為你 '愛得 不夠深', 因為你不是 '追隨'著 這靈性的 '守則'. 你没有 '容許'有, 這 '一體' 洐生流出 的後果. 但在守則是 一體下, 在等如下 會說: 這不管在這階段 你的, 個別- 環境情況, 你應該被 互等如對待. 而 教育應該是 均等如的. 我會說盡一切, 現有科技 可做到而這, 這一個人 必定要 實質的, 開始察看, 甚至一 一個 '小孩', 他們出生前, 可以接取到些什麼, 如果他們會有, 會可以有一個 '等如 的一生'. 因為這就是 會有那極多的 '受痛苦' 的根源點.

以, 為一個人 明顯要成為 '神' 支配概念 之名下, 已很明顯的 送贈了你, 一種 '疾病', 這會 傷害你, 和讓你的 一整 '生'受苦, 當這 純綷是一種 基因的 缺陷? 我指, 我們已經 知道這些 東西, 但我們不會 應用, 因為, 我們以這- 這, '愛 的體驗'之名下 做, 因為, 我指那裏有, 這跟 愛有什麼關連? 愛是一種 利己-主義的 體驗. 這是為什麼, 當你跟某人 '墮入 愛'時, 我指, 這是全都 '是美妙'的. 但當你 '不再', 愛之後, 這體驗 改變了, 而你 變成某種是, 忽視, '憎惡' 鄙視, 所有各種 從它 洐生流出的. 現在, 愛 怎可能是一種 守則 如果它可以變的? 那麼 愛, 不是 一條, 可以被活 的守則, 因為它可以變 (K: 而它不會持久的-) 它不會 持久的, 對為著所有 生命
(K: 時間的洗禮驗証) 對, 它通不過 - 時間的 驗証.

D: 所以這些, 根據 '價值' 來著眼生活的人 怎麼了? 我估計 這些價值是, 可能同樣 基建在 體驗上 抑或它是 另 '一種 守則' 的說法?

當一個 '價值', 要明白這 '價值' 是根據它 '給你什麼' 來 '評估'的. 我指, 如果這 '給你的' 是由 另一個人 身上抽出來的 代價, 這不是一種 守則, 這是 利己-主義, 的 '價值'.

D: 這同樣可以 應用在 一班人身上

在一班人, 在一種 宗教, 在一種 文化文明, 在 '一種 族群'上, 察看一下 有屬於 族群身上 文化身上 宗教身上 '連帶價值'的. 到 大師! 到 基督 所有各種各類的. 但没有一樣 可以, 對我們現 生活在這世界上 的方式 帶出改變.
考慮一下 我們 '現有', 的差異. 我們 '現時' 的差異, 應該被 '考慮' 在一種 守則上 用來引導, 存在的. 差異 不應該是 '一種 價值', 差異 只純綷是, DNA 的 洐生物. 這純綷只是一種, 是進行了 交配後 當特定的, 資料 '型態', 稱做 DNA 混合, 和走出一個 '生命 型態' 的洐生物, 這跟著根據 文化 '或 語言' 來 '被編程'(programmed). 我指, 這是一個 肉體 機械人. 如果 '這樣', 如果我們不 互相顧及對方的話 我們全都是 肉體 機械人, 没有人會宣稱這是有一個 '神' 這明顯是 '監管'著 這所有一切, 除去這整個 DNA 的定律. 我指, '神' 不會需要 DNA 來組成, 一個 小孩, 會是 基礎在 媽 和爸的 DNA 兩者走在一起. 我指 '神' 會組成這 小孩, 出來 根據 '神的喜好', 不會根據一個 '被預-設定'的, DNA 特定下 洐生出的. 即是這些 - 每個地球上的 人類, 每隻 動物 每棵 值物都是, 'DNA', 的結果 來型成一種 型態.

這是已預知的, 在這小孩 出生前, 這特定的 DNA 就會, 在這 小孩裏面. (K: 這是 DNA 操控著 自己) 對, 而這會 自動化的 會, 根據誰 跟誰 '交配' 著誰. 你知道這 各種的, '血脈' 如果你想這樣 稱它的話. 這 DNA, 的資料線脈, 自不同的 家族 會混合 並產生一個 '新 - 的人仕' 但這不真確是 新的, 這 '只是', 一種 資料的 混合, 是源自 DNA的 (K: 所以跟著, 技術上說 DNA 就是神) 技術上說, DNA 就是 '神'.

班: 技術上來說- K: (冷笑) 因為這 唯一是它 '在創製'的, 是這個 東西 得出一個, 這 設計我們會稱做 '生命'. 但這真確是 一個 機械人 的設計. 是 '功能上 - 全無功效'的, 直至它被 編程後 所以當一個 小孩, 出生後, 這小孩 是無用的, 和 無功能性的 直至它 - 首先, '被教育'後 因此教育是 編程碼. 當, 這小孩被 根據 各種守則 不管 不 '考慮' 或 價值, 不會考慮 所有生命 '是等如'的 編程後, 這小孩 會濫虐. 而我們的 教育, 系統 不會為 等如 和一體 '預留空間'的.

D: 它是一個 CLOSED SYSTEM

對, 它是一個 '只服務' 利己-主義的 系統. 它服務 競爭, 它服務這 資本主義者 '系統'. 當一個 資本首都(capital), 即是- 是 權力, 或什麼是 資本首都? 資本首都 是那些 有錢的人 - 就有 權力 這就是 資本主義. 我指什麼是 共-產主義? 是否這 '社區', 應該共有 權力 指這是 '等如 和一體'的. 但這已被 資本主義 濫虐了, 資本主義說: 不! 我們有 資本 我們做決定, 社區 不準 '出聲', 社區為這些 有資本的 勞力, 因此這些 資本者, '決定' 這世界會 出現些什麼. 即全都是, 所謂 利已-主義的 因為, 他們用 '生產品' 控制. 透過- 透過 生產, 到消費者: '所有連 點' 都被 控制著 因為, 所有的 錢集中在, 一個 中央點 - 資本者 手裏.

D: 那麼這有否任何, 其他的 系統- 對不起, 不是系統 而是有没有其他 '守則' 除了, 等如 和一體外, 是- 考慮著 所有生命的?

我們在 物質性 和 思想性裏, 不能夠找出 其他代替 的守則, 是會 等如地 考慮著, '所有生命'. 明顯的, 當我們 開始 '等如地' 考慮 '所有生命'時, 甚至, 我們的 體驗, 在 '所有一切 - 會怎樣 帶出現', 在 物質性裏 會開始 '有改變'. 這是指 我們的 進化進程 會改變. 但對, 在這刻 我們在體驗著, 是一種 進化 的 '型態'. 但進化, 是指在- 出於, 是基建在 資料上, '小幼條' - DNA 上, 會 '會合' 和帶出用, 它本身是 '新' 圖畫 這 '看法'. 它本身, 是 新, '內容性 - 的各式型態', 會 '跟隨參照' 特定 '已現有' 的資料. 我指, 人類們, 不能夠, 在這 物質性裏 '自稱' 是真正 知悉很多 因為, 他們全都 基建在 資料上, 這 資料是 源自 五官感的. 這 '第六感', 是極只是一種 '自己-反映'

曾有一段 '時期' 當, 人仕們 曾有某些 對 思想性 還有接通的, 如果一個人有對做些研究的話 是已 '逐漸'的 - 消失了. 而如果你查看這 一九零零年, 在這些 書 'THE LIFE AND THE TEACHINGS OF THE MASTERS OF THE FAR EAST' (Baird T Spalding 著寫) 當時有 人類在地球上, 是可以在 水上面行走的, 是可以 實體化 食物, 和類似的事. 當時仍然 可以的, 如果你查看著 19-40年代, 1950年代! 你有 '實物化' 即是指, 人仕們 可以透過 靈氣(ectoplasm), 實物出 和真確的 '在地球上 - 移動'. 跟著在那之後 來到, 這- 這 '超心靈學', 這 '超自然療師', 這 練金術師 (Joel Goldsmith - Infinite Way movement) 的時代.

D: UFO 信奉說

這些 UFO 同樣變得 更普遍 當時有- 這些, UFO 的經驗, 他們真確是 UFO 墜落了的, 而諸如此類. 所以, 但没有一點曾經被 明白了解過, 當時跟這些 是有某些 '交互動'過. '跟著' 來到, '新世紀 年代' - 這 愛的年代.
在這年代, 這- 通靈 的型態 已改變成 進入一種, 完全徹底的 '思想裏-表現'. 這指這人仕 進入一套 '思想-套裝'.
即是一種 特定的 '模式' 或 振動, 跟著 '說出口', 而這些訊息 是永遠 '相同'的. 這些 訊息 是永遠 相同的:
這是永遠 關於 '愛', 和這是 永遠 承諾 將會有更 美好的日子 即是這些 永遠不會來到的. 而這會廷續 現在, 有差不多 續了 三十多年- 這 新時代. 始於 什麼- '75 年

D: 對, 這是當我 首次發覺它的


對, 而就在大概 1975年 左右 這 新世代 開始冒起, 與, 用這 '愛' 的守則 和明顯的, 這是來 '包裝著 愛' 入, 一種 未來 '投射' 的 型態. 所以這體驗是, 一個人在 盼望裏 是 '永遠'的. 但從來没有任何 '守則性 生活', 會真確的 為這些正 活在世界上的人 改變這 現實.

D: 回到這 守則生活你, 指出過 所有這些, 一系列東西, 是要, 在每刻裏, 察覺 等如 和一體. 我們可以怎樣 實用的 透過我們 日常生活, 時刻應用著這個?

我們發覺 是很奇妙的. 是這不會, 有可能 就只是 任何 '一個人仕' 就可帶出改變. 不管怎麼 對這世界. 這會是, 將會是 '所有人仕 - 等如是 一體' 指: 就 個人言, 這必定會, 在對 系統 來看 化成- 異常的 人. 這會 必需要 挑戰這 系統. 在這裏面 你必定要 考慮這 物質性的, 實質性的 你只可以完成, 這些 就你可以做的, 處在 並你等如是 '呼吸'裏 可以做的, 因為這是 你的真正 '現實'. 在這裏面你必定要考慮, 在這世界裏 '什麼系統', 是 '不' 支援 生命 一體 和等如的. 這 '主要' 的一個是 錢系統. 為這世界上 有 '任何'機會 出現改變, 這 錢系統 必定要變. 這 錢系統, 會必定是, '這它會' 考慮 生命的. 這 錢系統將會 繼續, '在它 崩潰裏'. 如我們說過, 差不多在 一年半前 (2007年),
這 錢系統 會崩潰而, 它會 繼續崩潰. 他們仍然不明白 '問題所在' 這真確是 存著在它裏面. 他們 永遠不會 明白的.

這問題, 是 '天生'的, 在這 資本主義 系統的 不誠實本質裏. 這資本主義系統 天生就是 不誠實的. 這是 '天生' 就基建在, 對 生命的 濫虐, 為著 '一小撮人 - 的利己興趣'. 這指對 濫虐 '極大多數 - 的勞工'! 和這 極多人的 資源,
所以讓 只極少撮人, 受益. (狗在吠叫, 似乎十隻 全吠) 你可以有一個- 有效的 (D: 這是- Zaggy嗎?)

所以, 是什麼, 是, 在這世界裏, 控制著 每個人的 一生? 是 - '錢'. 而, 它怎樣 控制著你的 一生, 是透過一條很奇妙的 守則, 它真確是 不只操控著 這物質性, 它同時 操控著這 思想性. 錢, 在 思想性裏, 是 能量. 能量 在物質性裏 就是, 用 錢來表示著. 等如是 一個, 真正的 '器皿', 會流動的 並是在 人仕間 '交易'的. 所以在, 這物質性 你是同時 體驗著 你自己在, 等如是 物質性. 用 '物質性' 能量 和這 思想性, 即是 思想能量.

這你在 物質性裏 '創製' 的 思想能量 這是指, 這 你自己的 '概念', 這 人格: 它化身成 你的 '精華' 籍著它你 '作出行為'. 就是當你死時 只會剩下的! 它是十分 受局限的. 只有這 '人格' 這, 你行為源於 的這 '概念'. 它 '不'是, 一種確實 真正的 '想念' - 這是一個 被接受了 '你就是這麼' 的概念, 是你, 從這 物質性 - 進入 思想性 '用來' 重複製出 你自己的. 因此當這 身體死時, 即是裝著 這些 你自己 反射 的 '器皿', 即是, 你 對你自己 的概念 -
這些你 '演活' 在你的 習慣, 你的 參與, 和在這世界裏 你怎 '行動' - 這是那些部份 將會, 就是 '你' 死後在 思想性裏..

D: 這個- 個體的改變, 會否比如說, 在你出生前 (我當時指, 有什麼改變 - 如果有的話, 在人仕完成一生後 會出現的)


當你到了你死後時, 你記不起, 你任何的 前生, 你記不起, 你來自那裏, 你 '找'不出你 源自何處, 所有這些 '是記錄計算' 透過這 靈魂 結構體. 這 靈魂 結構體, 或這 Akashic 檔案. 是存放 所有的, 前生記錄 保管在那裏.
有奇怪過為什麼要嗎? 因為你 '記不起'它! 所以因此 它被存放在, 一個 圖書館裏, 而這 圖書館 就是 Akashic 檔案.
那裏, 你可以 接通 並去 查看一下 你的 '前生', 但你 '記不起' 他們的. 所以這 靈魂結構體 是一個 '記錄 系統'. 這是在 腹腔神經 '叢' 的中央 當, 你的一生, 當你在 歴遍它時, 就被記錄下. 當你死時, 這 靈魂結構體, 呃 這記錄裝置, 與這些記錄 一併被放入 Akashic 檔案裏面, 所以讓你可以 遲些做一個 稱做 '一生回顧', 讓你可以 查看在你下一生裏, 你可以怎 '改進', 在你自己上? 你化身成 怎樣了? 類似這些

K: 正這點當你不能夠, 記起 和可以真的 '記下', 你的體驗, 會暗示這 你在你一生裏 不管什麼體驗 都不是 '真的' 因為它不是, '一項 真正自己 - 的體驗'. 如果這是一項 自己-體驗 它就會 在是 '這裏', 等如是一種 真確的 '回憶[remembrance]'. 不只是有需要被 '記錄'下來的 察解[knowledge] 和資料, 並 '存放', 在一個分離的 '結構' 實化體裏面.

如果我們 這裏用 Kieran, 從 和 Kieran 你 '死了' 大概在 三年前 (K: 對~啊) 班: 大概吧. 他死時, 在 連接口 是- 已經打開了, 而他 透過那裏走過來, 而他, 透過 Cerise 跟我 '接上了'. 所以, 有多少 Kieran 是他生前還剩下的? 他有一個 '獨特'- 他當時是個 頑皮的 混旦. 我指如果 他有過任何一, 他有一個 頑皮的 一生. 他有 你想盡要有多少就有多少的 錢 - 有盡所有一切, 但他 '有'些, '在'這世界時, 有人 為他服務, 他是 過度自信.
這 '過度自信', 在他 表現裏, 像似, 肯定的 過度自信 - 這 保留著.

K: 就是這麼吧了, 這點 - '這就是 我想要的' 並, 真確的 做它, 和完成它 - 立即地 在它的 有效性 和専注是裏, 就只有這點.


(第二部份)

這就是, 從一生裏 保存著的 (K: 就只有這一個 表現)

D: 你記得起 你的其他部份 抑或, 這只是-

K: 這是我 '活過'的 唯一一點, 這當時是一種 自己, 體驗


這是當時 在每刻不停轉換時 保持不變的點. 如果任何事在那刻出現, 他會源出自那點.. (K: 這 過度自信) 這 過度自信 - 這 殘留著. 這就是 他現在 就是什麼, 其餘的, 消失了 (K: 對, 是只會有在 我們精華 裏面的) 在死時那一刻. 而因為 '當他 走過來'時, 這 靈魂結構體 仍然在那裏, 但他没有 經過它, 所以他的 靈魂結構體, '没有' 甚至被放置在, 反正它 也會被?除的. 我指 因為- (K: 對啊 那時候是 被反彈的 我指)

D: 我指他們不是- 這 白光 或不管什麼 當時在那裏 掌管著, 他們没有來追你 或用這個-

K: 在那段斷 它是已經被 移除, 在最終


不, 還未 (K: 不 不 不) 這 邪靈空間 還仍在 運作. (K: 對啊~) 你知道 你走了一條 '不同的路', 你走入了這 '房間 的東西'. (K: 對, 這是一個 囚室) 班: 入了一個 囚室監獄 你是在 等著. (K: 你只會 當你是在一個 囚室裏, 你不會被 '視為一種 威脅') 所以他是 立即的 (K: 對 白光來說) 在一個 囚室裏. 因此他對 天界 不是一個 '威脅' (K: 對啊, 因為你被 囚禁著) 而跟著他, 走出 囚室 他透過連接口 走過來- 直接的. 所以他是 '有三個 星期' 從 '死後' 困在囚室裏 到首次, 透過 連接口 (K: 對啊~)

所以 (D: 你當時 明白在發生什麼事嗎?) (K: 在囚室裏, 不)

D: 嘩

K: 這是那麼- 這是 極 '短暫', 的體驗. 這不是一種 三星期 - 時間 的體驗


班: 嗯 時間- (K: 這是很 奇妙的) 不會在 思想性裏 體驗到的. (K: 對我來說這是 - 我死了, 我進入 囚室, 我來了地球 '我透過 連接口 走過來' - 透過 連接口) 班: 是有三件 事件 -

D: 嘩


事件 事件 '事件', 但這不是 組織在 '時間'上的 (K: 不, 我不會知道 已過了 三星期) 時間, 要記著 它 '直接' 接駁, 著 思想意識系統的, (K: 啊對的, '在是 物質性'裏) 班: 在是 物質性裏. 這不是某些, '真正', 在 思想性裏 存在著的.

D: 所以只有 你的 '主要點', 自己指揮 的守則 殘留著?


如果你没有所謂 '活過' 任何其他的話. 若没有任何你 '突顯出你', 等如是一個 '呈現' 在, 這 物質性 現實裏, 當你 '死時', 你就會是 一無所有 (K: 而這是會 發生的) 極多!
(K: 當然) 極多人仕就像 - 一無所有 (K: 一無所有或 只有, 一, 或兩點)

班: 所以如果你没有 活著一個特定的點 或守則裏, 即不是在 價值裏, 是某些會在物質性裏 突顯你出來的 - 是肯定向著 為所有全體利益的 - 那麼這就會是 一無所剩. 例如, 如果你整生都 活愛, 指從你的 概念, 到這要愛的 價值 或守則, 那樣的話 當你死時 你就只會一無所剩. 這愛不是真的, 這對那些在 真確實質現實裏 在這世界正捱著餓的人 - 那些正在 受苦裏 的人 不會有作用的 - 那麼你就是 無效率, 你不能 真確的 堅站起來 和帶出改變 因為你當時 利己-中心 在你體驗著: 我是 愛, Namaste. 我承認 看見你是我的 神, 我看見你 不管是什麼: 這在我裏面的 神, 在你裏面的 神. 我指這就像 真確的說: 我悉別了你 而我容許你 你的系統 而你容許我 我的系統, 我的 性格 - 而因此 我們在互相 容許著對方 化成我們想變做什麼, 我們有 自由-選擇 和自由-意向 而因此, 我真的不管 你在做著些什麼, 只要不來管我在做些什麼. 讓我們 '愛' 對方. 一切就會 美好的. 這些人仕 當他們死時 就只剩一無所有. 他們重新再開始.

要記著這 你必需要緊記的, 我們在 思想性裏 找到的, 包括 天界但還有 不是天界的. 記著 思想性 是指 '所有'屬於 思想性的. 我們找到, 是很奇妙的: 進化 從出於在 輪迴的角度看, 因果從來没有 出現過. 這從來没有所謂 靈魂上的 改善. 靈魂本身 等如是一個 在物質性裏一個 個體 當記錄 錄在裏面 - 你一生 的記錄 - 而這記錄會 跟著存入這 Akashic 檔案裏 而你下一生 從這裏 - 零碎片段會從這裏抽出 而它, 當成為, 預編程 和設計 你下一生時, 可能會成為 裏面部份片段. 所以靈魂是這 被編程的 個體, 即是你専注 嘗試要在這一生 要活出它出來 的物體. 好的

從没有人仕 在活透過 數不清時間後 他們會有任何改善過. 事實上這是一種 衰退-反進化, 一種 萎縮在進行著 就如你現在 可以在現實裏看出 - 某方式上 人類們正互相影響著. 他們對互相的關注 已大幅度 萎縮了 而在幹出更多 和更多 和越來越需要有一個 拯救者. 這是特定 做成這局面 為有效的 管制, 因為越高度需要一個 拯救者, 越容易給你來一個 佔據你 忙著你一段時間 而跟著你 從幻像中醒過來, 而跟著 又製造出另一個.

D: 跟 (男女)關係一樣?

班: 徹底一樣. 現在最主要使用的 方式是什麼? 政治. 政治已在新世代 變成了 新宗教 並取代了各種宗教 而因此現在 各種宗教嘗試用 政治來保持 穏當地位.

D: 所以如果我們 透過我們 體驗來做守則, 我們會是 '無救了'. 透過 守則來活 - 這會需要 自己-誠實, 時刻的..

班: 在互等 的背景下 什麼是 自己-誠實? 你必定要 觀察到 你, 對比 你已曾經 有衝擊過的, 不會有 更深的衝擊, 即是 跟據你在每口呼吸裏 你怎活 你的一生. 當你在 大圍圖畫內 你不可能是 自己-誠實的 因為你没有 影響力(注:1). 當在一個更大裏面 嘗試 並要是 自己-誠實, 當你根本没有 影響力時只會 令你灰心 和會真正的 摧毁你 因為這是 不誠實 - 你没有 影響力. 所以你可以怎樣 活到就如 你有影響力? 你對你日常生活 有影響力, 逐口逐口呼吸裏. 這是你怎應用它. 這是你在這裏 活互等和一體 的守則, 因為這是唯一你 可以影響的地方.

注1: 對大圍


D: 所以你不能夠 透過 激進主義 或 政治 來做到?

班: 你可以成為 激進主義的一份子 並組成一小組 而從那裏開始 推進. 但這現在會是 這小組必需保持 自己-誠實. 你在是 一體和等如, 你是在 創製出 另一個人仕. 所以這樣 你會是在你自己的一生中 自己-誠實 而當你在 並等如是這 小組時 你也是 自己-誠實 - 而 對, 小組是會有需要組成 這出於用這來帶出 或堅站起來 和發出聲音 為 我們需要走到一點 當我們(全)明白了. 試想像你下一生 你是再回來這裏的!

D: 這點令人稍會憂慮的.

班: 在你下一生 繼續被這些在 天界裏掌權的 在利己-主義 背景下 做盡一切 獨斷你怎過你下一生前(注:考慮完)

D: 所以對這個出現了些 什麼改變?

班: 他們以往 在天界裏有一群 '精英派' 會佔有所有 美好的一生 而任何挑戰他們的 都會被處置掉. 現在 每個人會投胎入 等如是他們 以往怎對待過 其他的. 他們會體驗著它 直至從這體驗裏 一條守則 誕生了. 一條 會考慮所有生命 的守則 - 這是 重生.

當你開始根據 全體 互等和一體 的守則 來活, 這體驗 會變得不相干的 因為這是 無可避免的 所有的體驗 將會是 互等和一體的 - 而因此 為向著 全體最得益. 你想要做的, 是力行 等如是這 守則. 即是每一個人 都會要做的. 你不會立即 就出現改變. 這會需要時間的. 這會需要些 根據一條 守則而活(的日子). 所以我建議 簡易的一條出路, 即是你 根據守則而活 並開始察看 實用的 怎活這條守則, 即是: 在 並等如是呼吸裏 在這背景內容下. 然後你可以組成小組, 小個體, 基礎在 互等如 和一體的 守則下組成 - 參與在裏面, 在你能力可及的背景下. 蓄意的, 主動的 支援.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Fred cheung
帖子: 244
注册: 周五 4月 09, 2010 3:30 am

Re: 守則生活 與體驗生活

帖子Fred cheung » 周四 4月 15, 2010 11:32 am

K: 所以這是 活等如是這 守則 直至這守則 等如是你..

班: 化身成為 體驗 -

K: 和化成 實體化

班: 對

K: 當你在你的 現實 或世界裏時

班: 而在這整個世界 即是每一個人, 所以因此 要活的方式 是 活這守則, 等如 和一體. 這是我 正活著直至它 實體化的守則. 因此每個人 是均等要負上責任的. 這唯一導至某人, 如果某人現在 例如不會考慮每個在 存在裏 的人仕 - 有些裝置會放置入你裏面 令你縮短 在這現實的逗留時間 並帶你到 思想性裏 (死後) 當你會只會維持著 你一直已是的 狀態 - 即正常說 會是一無所剩 - 而跟著你會 從頭再開始. 回到這裏 對等成為 你怎樣對待過 其他的. 現在 這是怎樣衡量的, 我指 - 因為現在 你不記得任何一切. 這些保存在 統一空間的 能量性裏. 要記著, '這裏' 是 用次元空間性 連接(carries)的 - 這有一種 概念表面看似 我們在進化著 化成 同時多次元空間性. 嗨, 嗨, 喂 - 没有比這 更大的慌話. 你是 同時多次元空間性的. 你現在這裏就是的, 在一個單一的身體裏, 只存在著 只是一部份的你自己 稱做 意識. 你没有 意識到你所有全部的你 而你身處它裏面. 要成為這樣 你需要互等如是 這裏的每一個人, 和一體 就等如是這裏每一個人 和考慮每一個人 都等如是你自己. 那麼你才是 意識到 它.

因此 意識如它現時 所理解的 是一種 欺騙. 意識 等如是它實質而言, 是個單一存在的個體(全一), 當無任何人 是察覺出互相對方 而所有人 都嘗試要變成 他們自己本質以外 另外的東西 而因此你是 永遠進入 迷失, 忘記 的循環裏面.

所以在 意識裏, 在它的 多次元空間性, 它的 多次元空間性 層面, 它的 多次元空間性 層疊 就如它現怎 存在著 - 留著所有 你曾經活過的 欺騙 而這你必定要察覺 因為就是這些 你會着這些 欺騙等如是你的 下一生. 直至你 堅站起 在這物質性 等如是這 互等如 是 全體 是 一體 是 等如 這守則 並活它 直至它實體化成為 生命的體驗. 那麼 生命就從 物質性裏 誕生了 等如 和一體 - 而這會繼續 直至這全完成了. 一般通悉察覺 這很明顯, 明顯是 一般通悉察覺, 一般通悉察覺 這很明顯. 但很多人會遺忘它的 因為他們的 利己-主義, 即是指他們決定了 某些在這個世界裏 的價值 合他們心意(serves them), 但他們用 無視所有其他人要 受苦來 為他們服獻

我會強烈建議 一個人不要無視 與你一起在這裏 的所有人仕 在這體驗入面 而一個人 改變這種體驗 透過停止現時正 體驗著這些. 改變你的體驗成 活在守則裏 直至這守則 再次變成體驗 而到我們改變了 我們的體驗 - 在世界裏的(體驗) 和我們改變了 會怎帶出 這未來. 我們亦會改變到我們 在思想性裏的 體驗 和守則 - 這是指 在 '來世'. 但肯定的 需要介入 因為有這 濫虐. 没有一個 現正身處在 受苦裏的人 會說 濫虐是假的 而這會變得 越來越真 因為這正是 怎被製成的真相. 以前這 透過 預編寫的人生 會容許某些人 能控制當他們在 物質性時 會有的體驗 還有某程度上 的控制, 所以他們有很少的 受苦 和很少 不幸事, 因為這是已 預編寫好 和被分流到 其他人仕 替他們受苦. 現在不再有這保障 所以是 等如和一體, 那些在物質性裏 濫虐其他的 會相對他們濫虐其他的 體驗回它 而他們的家庭 與他們相關的人 也會受牽. 這守則會運作 和在你下一生 和你下一生 和你下一生. 仍然會這樣運作.

D: 這會否被 預編寫成 '像以前一樣'?

班: 這是已經 預編寫好了

D: 透過 互等如和一體 的守則.

班: 這是已經 透過 意識 編寫了. 透過你在這現實裏 做的每一項 行動 即留下一個 烙卬. 這以往是經 預-編寫程式 管理的 所以讓它不會 回到你身上 而是分流到 某其他人的 一生裏, 所以你永遠 不需體驗你在做些什麼 的連帶後果. 這些分流 已被抽除, 所以所有一切 是轉彈回 做濫虐的人身上. 你越濫虐得厲害 你的後果越嚴重. 這是還有一段 回彈時間 但它會跟據你的 濫虐情度 而回彈. 越多的 濫虐, 需要越多的壓縮 即是指 你會等長一些時間 然後災難 滖滖而至 如果你發現你自己 對其他人在濫虐著 而在 24小時內你已經在 回彈面對它 - 這是有連帶後果的, 跟著你知道 好的 酷 我會回復正軌 因為回彈期不是太長久. 如果你傷害一個人 而只有在 五年後回彈才出現, 那麼你知道: 噢 砸了 我會不停有極多 災難將至 因為這用了這麼長時間才彈回來, 為每一點都要 實體化 因為所有的點 和災臭 是等如和一體的 - 即是指 你容許過 的內容上是這麼巨大. 這是指 每個淨化了的人, 處於一個位置是 他們的後果 是會立即的, 而這是你想要 逹到這樣. 你想要有 立即的後果. 如果你的後果 是立即, 你在 當你說出 你的字裏 你看得出你在做些什麼 要你停止你自己. 現在你的後果是 立即的 而你是處在 指揮性守則 在後果裏面 為要停止.

現在你在 壓縮了的時間, 即是指 你令所有其他人的 連帶後果來得更快. 因此 每個人對 所有一切都有 影響的. 合理嗎?

D: 對. 我們在談論關於 一個人 和他們的家庭. 我們的家庭 受我們的生活方式 影響著, 是透過體驗 或..

班: 和透過 DNA, 明顯是. 因為透過 流遍你和你家人的 DNA 定律 - 是同一樣的 能量性 訊號特徵 - 這是基建在 DNA上的. 因此它更容易的 流通在 可易辨別出的 路線上.

D: 所以如果我 透過一個 守則式 活我的一生, 這會否影響他們的生活 同樣推動進這方面呢?

班: 這會栛助他們 在他們各自的 進程裏面. 這指他們會變得 極更容易有效的 來應付連帶後果 和他們的 你會稱它做: 你的 實例會有影響的. Jissis(南非語 耶蘇) 用並不只是例子, 這同樣有從你行動裏 洐生流出的 - 你的 守則會誕生 他們會否變成 更守則性.

起初這會對很多人 有影響的 當小孩子會變得 更強的反應 或這父母會變得 更強的反應. 這簡單就是為 他們可以 看得更清他們自己 行為 和連帶影響 而跟著慢慢的 但肯定的 透過寛恕 和自己-誠實 這行為 和連帶後果會 化成一體 - 即是指 你的不誠實行為 和不誠實的 後果會出現得更快 更快 和更快, 直至你看得出 噢 天啊 是我在製造著 這些的 而跟著它會出現更快 直至當你做時 已全都在這裏, 你看得見 你在做些什麼 然後你會 停止你自己. 所以你在做的 自己-誠實 和自己-寛恕- 是你減少 你行為 與後果的時差 直至它在是這裏.

所以每個人因此可以 栛助他們自己 而這是你知道 你在你進程裏 就是這樣, 因為當你的 行動 和後果是 立即的 而你就在那裏 停住 - 三點 - 你現在 在你自己在後果裏 有這三位一體的 守則. 現在你可以真確的 停止所有直接與你 相關的 連帶後果.

D: 呃 對現在這刻正發生著 的這些事 這是好消息, 但不過 這過往的[還]是在 要回償出現(play out)

班: 他們會 要回償 而相同的點會出現, 當它來時 察覺要發生的事 是你過去造成的. 回到你製造那刻, 拆除那點, 在自己-誠實裏 查看它, 寛恕它, 要察覺它會再出現 因為要察覺 你必需要做到一點 到你是在製造著這些 後果的 - 這你不斷 停止它. 你不能停止過去 - 這現在正 陸續出現的, 我指 你没有停止了它, 你是在停止 重複製造它 出於你在縮短 它必需用的相隔時差. 所以現在停止著這時差 你想要把它帶近些 更近些 直至你是 指揮性守則. 實際上你什麼時候 是指揮性守則? 當你是在行動裏時 就停止住它的後果 - 而直至你做完這些步驟 為你過往 容許過的, 否則事件會重演 - 而記著是所有你過往 當你在這統一空間這裏, 在意識裏時 的前生 - 它們在等候著 輪著來再探訪你.

這是没法逃出這樣的, 是你製造它的, 你必定要 停止它 和你的製造點 而你的 停止點 必定要是 等如和一體的 - 必定要是同一個位置. 因為只有在那時 你才會有主指揮, 否則你仍然是 被事件引動. 你仍然是被 體驗牽引著走 而不是守則主動. 所以 我建議 活在守則生活.

D: 聽來真的像一本書 的論題.


(第三部份)
Darryl: 活守則生活 的確展示給我們看 我們要對自己 和我們的行動 負上責任的 而-

Bernard: 我指, 透過靈魂結構體 和宗教 和這整個 預編寫(注:人生) 的慌話出現的 是 對自己-負責任這點 被誤-導了. 因此, 人仕們 指揮他們的 生活成就如 某些像耶蘇的人 必定要來臨並拯救他們 - 他們不真的需要負責任 因為他們 '生來就有 原罪'.

因為他們看不見 他們的行動 和後果一起出現 - 因為這是有 這麼大的一段時差 介乎行動後 和連帶後果間, 這是第一點; 第二是, 是有那麼多事件是預編寫好的, 所以讓你可以傷害另一個人 而從没有什麼壞後果 出現在你身上. 因為你有一個 預-編寫好的 一生. 而所有在你身邊的人 - 你是在 操控著他們用來 接收你的屎果 並替代你受罪.

D: 所以, 是否這些 世界統治者 會受難多些?

班: 世界統治者 在那出現因為 人們配置他們在那裏的. 每個人都會 面對相同這點, 世界統治者要面對的 是因為你就是這世界統治者. 世界統治者在那位置 是因為你. 不為別的源因. 你不可以 怨責他們 變成這樣 - 你製成他們 這樣的.

D: 唔

班: 因此這些後果 會是關於 所有在存在 在意識裏(範籌) 的一切.

這跟 思想性 現時同樣在他們的進程裏 一樣. 他們没有接通任何 這稱為現實(的能力), 即是這物質性, 即是意識.

要記著, 這物質性 是實體化了的意識. 當這 思想是投射後的 意識. 介乎兩者之間 你就是在忙於 '運作 思想著' - 即是 投出 一道投射, 好的, 這是你怎 創製這物質性. 我指, 你同樣是 製造著你的下一生.

這思想 是用來從你自己裏 投射你出來. 這是種 牽制機制來防止你 造出過度的傷害. 因為, 在你正正的本質裏 這些你會做出來的, 如果你的 想念都要實體化出來的話. 因此你極少的 想念是會實體化出來的, 但你要為它們付出全部代價. 指, 在意識的層面, 這些想念會留下 一種烙卬 而它會變成 你洐生出而要付出代價 的其中一部份 因為你夠膽真確的 在利己-主義裏 只考慮你自己 而傷害其他人. 無論是你真確的 傷害他們 或你在思想裏傷害他們, 在後果裏 這是没有分別的. 這是一樣的. 所出現的是 這思想防止了大部份 真正的傷害出現在其他人身上 - 但這加害的後果 就如它怎被投射入 想念裏: 這你仍然要面對.

D: 這怎應用在 祈禱 和冥想上?

班: 明顯的 如果你的 祈禱 和冥想是出於 不會考慮真正有什麼會 在這現實 即是物質性 實化出現, 那麼你會承擔 你在容許的後果, 因為你會例如說 '這是 神的旨意' -那刻你剛說完 是神的旨意 這個苦困就出現, 就在正那刻 你變成後果性的 你是那個將會要 歴驗它. 你變成要對 你用神的名來 容許的 負上責任. 因為你在 隨意用神的名 - 你没有堅站起來 採取指揮性守則, 你不是 守則性的 站起來帶出改變. 你是, 事實上, 推卸給 神, 透過用 '以神之名' 或 '在神的 旨意裏'.

我會真誠的建議你 這這是 被稱為一種 不可原諒的 行動. 你必定要 體驗這後果.

K: 實體性的.

班: 實體性的, 對.

K: 在其中一生裏

班: 在其中一生裏, 對. 我指, 否則有什麼可以 醫治你? 一般通悉察覺不會 - 明顯的 洐生 和連帶後果 -, 你互等的考慮 全體生命不能(注:治好), 因為你不會 (即, 你不會均等的 考慮所有生命)

D: 我在想著所有這些 傳道人 和牧師 會說這是 神的旨意.

班: 明顯的, 為什麼他們會做 傳道人 和牧師..是因為 內疚, 大部份是. 他們做出過 在他們眼中是極卑劣的 行動, 這他們總要 包著自己用一種 型態讓他們可以 做出少些傷害- 但真確是他們在 做出更大的傷害, 因為他們做是出於 不誠實. 因此他們尋找一種-

D: 贖罪?

班: 對 或透過他們的行動 這表面看似 會用一個 '更強大 人仕' 之名 是某程度上是 無法實証的 來贖罪- 但他們可以 根據他們的罪 隨他們方便運用 來界定義這名號.

K: 就如, 像, 透過嘗試 為一個 '更強大 來源'的 行動 或以它的 旨意來行 這樣他們會 贖到自己的罪 即是他們所作 和他們構成了是什麼 和知道他們自己 和與在他們自己同在.

班: 對, 而跟著他們 盼望不用 為他們是什麼 而付出代價.

K: 對啊

班: 不幸的 -壞消息: 你會體驗它的, 在這或下一生裏, 而同樣在 思想性裏. 這思想性 明顯的是比 在物質性更困難, 因為你在那麼是要 洽當的準備你下 物質性一生 -即指 你在那裏 思想性層面的 體驗所有一切 而跟著你 輪到在 物質性層面, 來看你有否改變了; 因為你在這 思想性裏 不可能真的改變! 這 思想性只綷純是一個-

K: 一個準備.

班: 一個準備的空間, 你可以說 - 它是一個 火車站. 你等待著你下一生.

K: 讓你可以 反射顯出 你就是什麼.

班: 對. 現在這只有一個 現實 (注:剩下), 在裏面 所有都會面對他們自己, 即是這物質性. 這是 自我的針眼(eye of the needle), 這是 宇宙的 針眼. 宇宙裏 這美麗的藍眼. 在裏面 這宇宙一直在 淨化濫虐 而這已一直在做了 十憶 又十憶 又十憶年了.

D: 問題似乎是我們 没有從中學會.

班: 你怎可能?

D: 我指你-

K: 我會說 問題是我們 没有 '停止'-

D: 啊哈!

K: 不是 '學習'

D: 呃 這會是同一樣的事: 你學習 來停止.

K: '學習' 仍屬於一點在 '我是被 某 教會某些東西'..

班: 對啊, 讓我們考慮這問題. 問題是: 在宇宙裏 這是從没有時間的. 時間 -指, 這從没有一個 後果性的流程 當你能連駁 行動和 後果的. 什麼是時間? 時間是這用來 連駁 行動 和後果一起的. 現在, 我們正在做的- 我們只是用時間 來學習 這原來你的 行動是有 後果的.

K: 而在這樣 讓你可以看得出 這真是有 後果的.

班: 而所以讓你可以真確的 在 '時間'裏體驗它. 而你是在等候到你 -即如果是 害怕的由來. 害怕是出自 察覺出你將會 回償你做過的一切.

D: 包括 在前生的? 我指-

班: 這永遠在一條 哲理(或定律), 但這没有被實行. 因為某些人 操控所有一切 為他們自利的利益. 因為當他們看出 在宇宙裏不斷出現的, (即) 對行動是有 後果性洐生的, 他們嘗試要 操控它好讓他們不用面對它. 即是在這世界裏 極多 這樣正發生著. 富有的國家 靠活在 犧牲貧窮國家, 例如. 蓄意蠢化 社會某部份 所以讓某些可以 擁有一切. 同樣的情理 也在天界裏出現.

K: 蠢化大部份的社會 讓他們不會和不能, 呃, 讓我們說 去爬這 成功的階梯. 所以只有特定的 少數人會被教育成 走這成功的梯步 並擁有這全世界 所有的 錢和權在他們手裏..

班: 嗯, 一個新 金錢系統會提供全體人類 在支援生命的背景下 互相均等 - 這察覺出 每一個人 都 '是'生命 - 而相對的 支援對方 在他們體驗裏 給予這些會 尊榮生活的, 會明顯的 改變我們對所有一切 的看法. 並會删去 所有這些有錢人的權力.

D: 嗯, 這聽來似這些是 設定成來糾正我們 現正做著的.

班: 所有存在的 是一面折射棱鏡. 一面糾正的 棱鏡. 一面反映的鏡. 一個囚禁所為所有 自視他們自己是生命 -來看出 他們從來都不曾是過 生命. 他們一直只是條 寄生蟲, 在用 利己-主義之名 和要比其他人有更好體驗下 互相吸食對方: '起碼神是愛我的, 這是為何我的 體驗比你的更加好.'

K: 所以基本是, 我們永遠已知道 後果是存在的, 我們的 行動 和字 有一個直接影響著我們自己 和所有一切 和所有每個其他人. 而這 我們是 對我們自己裏面 和在並等如所有一切 和所有其他人裏面 佔決定性的因素. 而呃, 所以, 一少撮特定人, 出於直接看出這點, 而嘗試要, 正如你說 來製造 迴圈或循環 讓後果 或直接後果 不用被體驗 -但這後果 被分流向一群人身上 所以一少撮人可以 '免受'正接 '牽入'他們的行動和字 -帶來的後果.

D: 對.

班: 對, 一少撮人 對他們自己 有優越的概念 並視所有其他 實體化了的型態 是矮小於他們. 而因此是 不均等.

K: 為什麼這樣一點會存在的? 因為它在 每個人裏面都存在! 這每個人- 如果你身在這等的 地位, 你會做出 徹底一樣的事出來.

班: 完全徹底一樣.

K: 所以你不能怨責的.

D: 不是怨責, 這没什麼可怨責的, 這只是, 我們想要 糾正我們自己, 我們想要在 等如和一體的守則裏 行動 等如是它, 而不是基建在 體驗上..

班: Darryl! 讓我給你這樣說: 如果你 是條成功的一生, 你今天就不會在這裏.

D: 不會.

班: 這是基本道理. 因此, 我們知道什麼? 如果你的一生 是順暢, 你會傾向 找出的方法. 而你更會傾向找出一個 讓你長遠長期 避開不用走一條 可悲不順暢的一生 的方法. 因此這世界會 必定要進入這 -即正不斷出現著- 當每個人的人生 都不會順暢. 讓所有人都面對這點: 當你活在不考慮 理會每個其他人 均等和一體時 會有出現些什麼.

所以從出於 所有我們已知的 關於所有 哲學, 所有宗教, 所有 聖賢, 大師, 所有一切 -都變得不相干. 因為這些全没對一個在 永恒的背景下 我們真確會怎體驗 考慮過用實用的 解決方法. 這從來只考慮過怎面對在逐一次性 的一生.

我會懇請你 用在 永恒的背景下 考慮事物. 你是會留在這裏 一段很長的時間. 你已在這裏有一段 極長的時期, 你只是 不斷忘記 因為你嘗試要 逃避後果.

現在後果是 據時間線性的 執行 而能量已被 慢慢但肯定的 在積聚起, 來實化出一個現實. 即是稱為 '終結期'. 我們會 學會嗎? 我們不知道. 毁天滅地會 出賣(sell)(注:或告訴)我們的, 對嗎?

K: (冷笑)

班: 或許這會有 毁天滅地. 或許我們必需 現在就著手做 和盡快完成它.

D: 對..

班: 但要明白 這是有可能真確的 在一次物質性一生裏糾正你自己的, 在每口呼吸裏 帶這裏出來 行動和後果 在同一起 -和指揮性守則. 三點: 這是 行動, 是 後果, 這是我怎樣 指揮它 -我停止我自己 而現在我 指揮我自己.

一個你自己 在你的一生裏 直接的介入. 跟著: 在這世界裏 小組會化做 直接介入為那些 現時没有地位 對他們自己作任何改變的, 我指, 這是有很多人 基於我們已容許了的 是没有地位 不能幫助他們自己的. 你不能丟下他們.

K: 你可能是他們其中一個.

班: 這有可能出現的是你 -在另一生裏. 所以這是要負上責任的. Desteni 是這樣一個組織 正負起這樣的責任 而我們會用不同方式 來做. 你可以加入我們, 我指, 我是一種有參考價值 的文化.

D: 對, 絶對是!

班: 我們可能會 培養 (冷笑), 畢竟, 在你裏面 是要一種 守則表現 是所有 生命會得益的. 在這培植裏 - 你會需要放棄 你現時所屬的所有團體. 因為這世界所有的東西 現時都只以小圈子出現. 因為這全都是 特定呈示 和宣揚體驗 令你比其他人有更好感覺 的各種文化. 他們從不考慮所有人. 那刻當利己-主義出現時, 要知道: '我是一個小圈子的成員. 我不會考慮所有人. 讓我在這裏停止 並重新考慮我的 定位因為 這是有後果的.'

你怎知道這是有後果的? 人啊人, 這有一樣世界上無人能阻止的: 就是死亡. 我們會等著你(冷笑) (注:在那邊)

D: 對, 呃, 你還有什麼想要說嗎?

班: 現時没有.

D: 我多謝兩位在這裏 和在怎活我們的 日常生活 給予我們一點小洞察. 多謝.
我的 Facebook: 請加我 Fred Destonian Cheung
我的博客: http://fredcheung.blogspot.com/
我的Youtube頻道: http://www.youtube.com/fredequality

我是一個 Desteni '我' 進程(DIP)招募者,歡迎訪問 DIP課程網站: http://desteniiprocess.com/
了解 DIP怎樣經濟和在你本質裏幫助你.


回到 “人们写的文章”

在线用户

用户浏览此论坛: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

cron